第一百五十四章,出力的玉珠讨银子/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过来的少年,轻轻的手搭在妻子肩头。只这一个动作,不认识他们的人也能知道,这是一对小夫妻。

再看少年妇人不用回身去看,就醉心的把身子往后面依了依,就知道他们很恩爱。

恩爱,是刺激到南安侯夫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状若疯狂,举起手臂愤怒地挥舞起来:“当年的事情,全是你们亏待了我,全是你们眼里没有太妃,是你们对不住我…….”

她一直就这么着想。

“可现在是你不对!”一个清脆的嗓音响起。

玉珠丢下祖母走出来,双手握住衣袖,因为激动而身子微微颤抖着。玉珠早就想出来了,但是又怕文章侯府的人说她没有家教---我们安家是很有礼义仁德的家啊----才耽搁到现在。

在宝珠的话,把玉珠的话激得在心里乱跳时,南安侯夫人的话就是打开玉珠心门的最后一道钥匙。

玉珠小脸儿上气鼓鼓,就差也挥小拳头。她大声道:“我们要看,我们今天就是要进去看!我们是客人,我们不去看,我们就失了礼节。你不让我们看,不过是想让我们当让人笑话没规矩的客人!要看,”玉珠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瞪着,气势秒压住南安侯夫人:“不让我们看长辈不行!”

一个老的,怒火喷涌。

一个小的,怒气勃发。

这两股子怒火都熊熊燃烧,南安侯夫人大怒更重,狂呼道:“呸,你算什么…….”

“子曰说的……”

“曲礼上说的……”

“诗经上说的……”玉珠上下嘴皮子飞快动着,背起书来。

安老太太忍住笑,身子微有颤抖。宝珠没忍住,低下头轻轻的笑,同时也用肩头去感受身后那个人的胸膛晃动。

“那天三姐同五公子争辩,就是这样模样。”宝珠轻轻地告诉袁训。袁训好笑到不行,他是怕宝珠吃亏才走出来,没想到他完全不用走出来,让玉珠一个人发挥就行了。他轻声调侃:“就这气势我见也怕,那天居然没赢?”

定亲那天三姐姐和书呆子掰书没有赢,是宝珠说的,袁训本来还想装不相信。为了讨好宝珠,也得说玉珠一定赢是不是?

但后来又有一件事情证实宝珠说的话,第二天一早,玉珠就打发人送来一个信笺,上面火气犹在:“请四妹夫好好攻书,怎么样也得占在那个呆子上头。”这是指放榜时的名次。

这是输了还火大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袁训对着信笑,宝珠对着信惊呼:“这是薛涛笺,上好的,三姐一般不舍得用,”就大为诧异:“难道气的连纸张也认不清楚,还是去个信提醒一下三姐用错了纸,不然她过上几天后悔了,只怕又要去淋雪吹风的懊恼,病了多不好。”

袁训也笑话宝珠:“你打发红花去说一声不就行了,怎么你也要写信?我们住在一个城里,离得也不是过远。”

宝珠正对着那上好的,玉珠舍不得用的薛涛笺发呆,闻言就正色地道:“和这一等的才女打交道,要她怎么来,我们就要怎么回才行,如果回得俗了,我是不打紧的,就怕才女说怎么你也跟着俗,把你小看进去,这可不行?”

袁训大乐:“好好,你去写信,只是姐妹间通话,别用我的好纸笺,就那普通的,你用一用算了,免得才女以后天天这样,我可没有那么的好信笺给她回话。”

宝珠就嘟高嘴儿,嘀咕半天没有用,就拿普通纸笺去个信。

玉珠很快回信,上面的话更可以逗笑全城的人。头一封信的语气是怒气冲冲,这一封信的语气就是可怜巴巴。

“我再放着不用,就只能留给别人用了。”

宝珠和袁训对着信笑得滚到一处,袁训作了一个简短评论:“看来还没有气糊涂,还知道她放的好笔墨纸砚,以后是要搬到常家的。”宝珠做了一个注解:“若是真的气了,这东西应该留在家里才是。”

袁训就装懊恼说没有看到那一番争论,然后今天他对着玉珠,估计出来玉珠那天应该就是此时滔滔不绝的模样。

就更要笑:“常五公子有这么厉害吗?”袁训还真的不服气上来。

他都敢和小二打赌说中探花,虽然是小二先狂妄的,但两个人语气中间,都把别的书呆子蔑视到底。

区区一个常家,就敢比小袁和小二还要狂?这真是让小袁不服啊。

宝珠低声回他:“没有,五公子也没有赢。”说起来那天两个人争到脸红脖子粗,到吃晚饭时还是互相不服,没有论出输赢来。

袁训窃笑调侃:“以后记得喊我。”

“喊你作什么?不是又多出来一个书呆子。”宝珠白眼,那天就嫌书呆子太多,不是书呆子不足。

“喊我准赢啊,”袁训自信满满。

宝珠就取笑他,而且忍不住回眸一笑,虽然不是百媚生,也宛转可人。袁训忙装出一副对佳人而放老实的模样,小声地道:“我只有一句大话,三姐如果再有不赢的时候,你来告诉我,我把小二拉过去遛遛。”

宝珠忍俊不禁。

此时北风虽然严寒,客人虽然受冻,气势又颇剑指刀扬,但小夫妻这一方小天地,还是让他们圈得温馨如在房中。

而这个时候,那背书呆子玉珠终于停下来,对着南安侯夫人皱皱鼻子:“好了,就这些了,这些书上全是说,你-今-天-不-对!”

然后鼓起腮帮子:“让让,我们要进去看视!”

文章侯府的人目瞪口呆,二老爷扪心自问,他也算是肯看书的人,和这个小姑娘比起来……二老爷满脑袋黑沉,比不得比不得。

见她适才说累了,正在大喘气儿。饶是大喘气儿的时候,那眼珠子还不放过姑母,直直对着她,像是发现她再有不对,又要一长篇的书背出来教训她。

玉珠还是个姑娘,教训南安侯夫人固然不对,但她说的全是书上的话圣人所言,又不是她自己的指责,让人还怎么反驳她而说南安侯夫人是对的。果然看书有好处,这就让玉珠钻了个空子。二老爷虽然想打断玉珠的指责,还想再指责玉珠一通,却又无从指责起。

这姑娘书背得太熟,二老爷越听越惊心,到最后嘴都不敢张。怕说出来的话有一个字不对,让她再找出空子来,反用圣贤书把自己也教训一通。

如教训姑母这般。

再看南安侯夫人,已经惊得快糊涂。

玉珠说的是官话,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但是组合起来的意思,她就听不懂。她看的书并没有玉珠多。

但听不懂,却不妨碍她直接接收话意。那些曲折难懂的文字,看似枯涩,其实只有一个意思。就是当客人的守住礼节,而你呢,又不是主人,就是主人,也不能不让客人守礼节。

综合起来就是一个意思,我们要去看老老太太,你让开!

南安侯夫人回过神来,几十年的固守仇恨,让她只有一个字:“滚!”

“我们要看!”掌珠走上来。

“我们要看!”宝珠也开了口。在她身后的袁训虽然没有说话,但他硕长的体态,沉稳的面容,无一不体现出对妻子的支持。

以一对多,总是凄凉的。

南安侯夫人死死的按下心中的凄凉,但却按不下与她对峙的这几个人。对面站着的,有她用一生去恨的小姑子;有她的孙女儿,还有那个虽然一言不发,却给人最多震慑的少年。

“你们敢对我动手?”南安侯夫人张牙舞爪的嘶吼。

“这是我的孙女儿,这是我的养老女婿!”安老太太终于没忍住,喊了出来,不再是摆着笑脸。白发在她的头上,随着她的体态在北风中颤动。安老太太也面容剧变,以前、旧日、曾经,也是一个盘踞她多年而不得解开的困惑。

而幸好,还是解开了的。

这解开是哪一年,安老太太倒不记得。也许是她疼惜兄长一生没有夫妻和,也许是她无意中领悟到恨人太累,而别人也有自己的不容易。

就说南安侯夫人吧,她能找出五百件事情指责安老太太,安老太太就能找出一千件事情来指责她。

当年的事情,应上一句老话,一个巴掌难拍响。

安老太太不会体谅南安侯夫人的心情,却后来也就领悟到她,“不容易”。累死累活的和自己丈夫自己公婆自己小姑子争来斗去,就是想不到“和好”二字。

宽恕与原谅,是南安侯夫人不曾有过的领会。

那老太太呢,她却慢慢的喜欢上这几个字。终生的去恨,该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更别说,宝珠刚才的问话“别人家里没有这样的事情出来吗”,也一样是老太太曾经想过的。

安老太太不会原谅南安侯夫人的曾经、以往、过去,但却不妨碍她都丢在脑后。不原谅与丢下来,也是两个概念。

她瞪着她。

她瞪住她。

安老太太继续喊道:“为你自己想想吧,都老了不是吗!我带着养老的女婿来见老老太太,我们是来看她的!”

袁训轻推宝珠,和宝珠双双走出来,一左一右的替换下掌珠和玉珠,握住老太太的手。

安老太太又哆嗦了一下,才从回忆清醒过来,这是她的养老女婿。

旧的困惑一旦放下,老太太就去信南安侯,告诉他自己打算为三个孙女儿操心亲事。换成以前,老太太是不愿意的。

她在丧夫以后,很是痛苦了一段时间。她的父母去世后,她的嫂嫂,就是面前站的这个疯狂妇人,在丧礼上把老太太羞辱一通,说夫妻不和,全是安老太太造成,当着来参加丧礼的无数人责问安老太太:“你兄长过不好,你就开心了是不是?”

这个举动把南安侯最后一丝想和妻子修好的心打散---毕竟夫妻不和,对谁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而且终生不做夫妻和好之想。而当年的安老爷为护妻子,负气离京,带着妻子回原籍,免得再成为南安侯夫人口中依靠舅兄的人。

要那种强的人,都会理解南安侯夫人的举动。

得饶人处且饶人,在南安侯夫人心中是没有。她要的,就是占上风,占上风,不停的占上风。

任何一口气,怎么能输?

安氏夫妻回小城没几年,一场瘟疫夺去安家所有男人的性命,安老太太守了寡。你们说她恨不恨?

她上恨南安侯夫人,下恨自己的两个媳妇三个孙女儿。

你们都还有女儿,我没有我没有!还要为那早死抛下我的人把持这个家。二房的媳妇,不思好好的抚养掌珠,居然还在娘家兄长邵大爷的怂恿下,打算改嫁。

这都是恨。

恨,终究过去了。

而南安侯回信,大力的赞扬了妹妹的建议。而且提出,三个孙女儿的亲事,只能有一个是养老的。

三人行,必有我师。

三人行,也必有不满意的人。

三个亲事中,必然中间会有差一些的。不如你只选中一个,而且还要对方挑选呢。老太太首选的,仍是宝珠,和袁训选的一样。

宝珠性子柔和,而且肯为别人考虑的多。再来就是,宝珠没有父母亲,当祖母的应该地多疼她,而宝珠没有父母亲,也就会更加的依偎祖母这个长辈。

但老太太又怕兄长找来的人,头一眼见到掌珠艳丽,挑中她。还有玉珠是博学的,来的人必定是衣冠中人,也许爱上她。

老太太就不表露出来,只是开始办这件事情。

此时她左手扶住袁训,右手扶住宝珠,想到孙婿眼光和自己一样,打心里感激一下上天。感激上来,安老太太更不愿意和自己的嫂子再像以前那样的互恨。她转向孙氏:“我们是来吃酒的,若是方便去看老老太太,就去看,若是不方便,我们就不去看了。”

老孙氏也感动上来,这几句话清晰的表达安老太太的心思。

我们是来吃年酒的!

老孙氏就自作主张,她更不愿意在家里起争执,免得客人都表示她是来吃酒,而自己家里却像是请人吵架的。就让了一步,叹气道:“您的心意已经到了,这就请正厅上去吃茶吧,真是的,这倒是我们慢待了您。”

安老太太寻思一下,这要是没看成病人,像是自己又赢了一局。就带笑和袁训宝珠要转个方向时,有一个苍老的嗓音唤道:“二小姐……”

大家循声看过去,见台阶上的正房门,不知何时打开。两个丫头扶着一个瘦弱得只有骨头的老妇人出现在门内。

她站在那里,面上总带着生命随时会离去的沧桑,深深的击中安老太太的心。安老太太张了张嘴,这位老妇人虽然变化很大,因病在床上吃喝胃口差而皮包着骨头,可是她。

老太太湿了眼眶,当年那个在街上指着自己大骂的老乞婆……老太太无语一下,潜意识中的称呼总是会出来。

好吧,这其实是个老太太,她真的老了!

这种老,和安老太太偶然记性儿差的老不一样,和南安侯夫人垂下的面皮老不一样。这是一种凡是见到的人,都会有荒凉之感的苍老。

老人迟暮就要离去,熟悉的人见到她以后,在心中会有荒凉之感。

安老太太不由自主的叹息着,因为惊讶于她的老,身不由已的,垂手行了一个晚辈礼。

“二小姐,给……”老老太太因为没有力气,笑容活似挤出来的。但她口齿不清对着身边丫头说的话,却让安老太太能听清楚。

丫头走出来一个,双手捧着一个匣子,里面是个宝石簪子。大家都能清楚,这是给老太太的见面礼。

安老太太这么老了,还收到过年的见面礼。她心头一震,余下的人也心头一震。安老太太忙唤儿媳和孙女儿:“这是老老太太,是掌珠的曾祖母。”

“是了,”邵氏张氏玉珠宝珠一起答应,袁训也在内,在外面行晚辈礼节。

他们可就没有见面礼拿了,老老太太病得快糊涂了,压根儿就想不到事先打听安府里来几位,备几位的见面礼;而且此时也想不到给晚辈们东西。她虚弱的笑了笑,再含糊地道:“奉茶,”这奉茶自然不是请客人们进房的意思,病人的房里气味儿不好,老老太太的意思是让安老太太等人回去正厅上用茶。

丫头们扶着她,已经转身往里面走。

安老太太等她身影消失在门内看不到时,才又吁一口气,看了看宝石簪子,是大红血色宝石的,成色儿相当的好。

足以见主人的心意,是真的打算给礼物,并不是打算拿来扎人用的。

老太太暗想,这算是我赢了,我得了件东西。老了老了,快有曾孙子的人,过年还收见面礼,这真是稀奇事。

而老孙氏呢,笑容则全在面上。这一局,看看,我们又赢了。这位老姑奶奶,你不是乖乖的行了礼?

你们全家都行了礼呢。

就带着儿子媳妇走上前,笑容比刚才还要热烈,请客人们往正厅上去看用茶。

主人和客人都认为自己占了便宜,接下来的谈话就亲切的多。他们走着说着,浑然似忘记还有一个人在。

也就更没有注意到一件事,南安侯夫人忽然就不出声了,难道就没有原因?

她不出声谢天谢地,大家都恨不能忽略她才好,也就没人去看南安侯夫人,没人看到她直勾勾的看往一个方向。

从老老太太的正房看出来,是这个院的院门。再往院门外面看,是一池碧水,有道曲桥。曲桥在水上,冬天更寒冷,且并不是往正厅去的必经之路,老太太他们回去时,就没有注意曲桥上有人。

而南安侯夫人在母亲出现在房门时,则看到两个人急步往这里来。显然他们也有一个人眼神儿好,看到老老太太出来,这两个人就停下脚步,是不过来的意思。

这两个人,南安侯夫人都认得。

一个人花白胡须,姿态昂然,是她从没有和气过的丈夫南安侯。

另一个人玉色锦裳,顾盼有神,是世子钟恒沛。

他们出现后,南安侯夫人的心就不在安老太太身上,而是瞬间大挪移到数十年的旧事上面。他不肯再往这里走?

他不肯来拜见母亲?

南安侯夫人的心本就是凉的,就更加的凉的如穿透了心。

她不是要多加关注的看他,她是恨之入骨的恨不能扎穿他!

但再恨,她竟然动不了一步。她恨,他堂而皇之的来这里;她恨,他来了不拜见母亲;她恨…….

那眼前终于空虚一片,那一对祖孙缓步离去,南安侯夫人眼前一黑,往后面倒了下去。

……

消息传到正厅上时,老太太孙氏很是不悦听着。

“有积年的老妈妈看过,说是气血上头一时的晕厥,并不打紧。不过,还是请个医生来看看吧?”回话的人,是老孙氏的心腹人。

老孙氏没有法子,只能压下恼怒,留下侯夫人陪着安老太太坐着,她带着二太太三太太去看视。大过年的,老老太太倒能扛得住,还能出来站站,小姑子倒是想让大家过不好年吗?

老孙氏是抱怨着出去的。

文章侯府的女眷们走了,余下的侯夫人一张嘴面对安府来的几个女眷几张嘴,安老太太就得到片刻的宁静,可以想想自己一路进来后,那些值得回味的地方。

她还是沉浸在一种奇迹似的心情中,随意地浏览着正厅的画梁雕漆,心想我竟然安然无事的坐这里了,另外,还有一个礼物拿?

这日子过得,愈发的神奇。

正想着,玉珠凑到耳边:“祖母祖母,我今天为你出了大力气,嫁妆可以比宝珠多吧?”安老太太顿时回魂,就是还想多寻思一下她的见面礼儿,那精神头儿也让玉珠的话硬生生拉回来。老太太重新脑子清明,低声骂:“作什么应该比宝珠多出来?”

谁让你出力气的?又没有人求着你出。

玉珠见说不赢,小声再恳求道:“哪怕多出十两银子的呢?”见祖母直接回道:“再多说的倒扣嫁妆!”

吓得玉珠退回去,一个人坐在那里不服气,私下里喃喃:“不是养老女婿的,更要多给银子才是道理吧?”

难道多十两银子的也不行?

还是祖母嫌自己今天出的力气不足够?

玉珠纳闷儿,我可是把论语诗经曲礼全用上,难道是祖母嫌我没用中庸和大学?那道德经和庄子应不应该用上呢?

另一边老太太也纳闷,这不是个清高的吗?清高的可以喝竹子雪过日子的人,怎么这成亲也会伸手要嫁妆?

就狠瞪玉珠几眼,你那不顺眼的姐姐都没有伸手要,凭什么你就能多要?老太太又白眼孙女儿,用口型无声说了一句:“喝你的竹子雪梅花水去,那不要钱。”

才女玉珠姑娘一看就懂了,她更纳闷,竹子雪梅花水好喝,而且是老天给的也不要钱。可栽竹子和梅花,可是要钱的。要要钱,有什么不对吗?

作客不好骨嘟起嘴,玉珠就拿帕子掩住,扁了几扁,以示自己心中很是委屈。又去看宝珠,宝珠正端坐着含笑,静静听着邵氏张氏和侯夫人说话。

她的笑容,和她发上的珍珠相衬无间。

玉珠那小嘴儿就更扁得平,宝珠都有那么多的好东西了,为什么就不能比她多十两银子?玉珠愈发的固执上来,就十两银子,哎,十两银子。

祖母你今天得了一件好东西,难道不分下来?

玉珠就对着老祖母继续坚持,也用口型无声的要求:“十两?祖母求你了。”

“扣嫁妆!”

“十两?”

“扣嫁妆!

安老太太才结束和文章侯府在家的、出嫁的,一场混战。还坐在别人的客厅上,又要和自己的孙女儿理论一回。

好在老孙氏不久回来---南安侯夫人也没有大事,就是一时的昏了---重新攀谈起来,老太太没有功夫理会玉珠,玉珠只能作罢。

这边的客人主人,客人客人的混战结束,另半边厅上,坐着的男人们中间也不能算太平。

主位上,坐的是文章侯,下面是二老爷三老爷排开。客位上,南安侯最长,南安世子钟恒沛在次首,最下面的,想当然是袁训。

但厅上主人们的目光,却更多的在关注袁训。

在韩世拓的口中,提到袁训他就信任,提到袁训他就骄傲,勾起父亲和叔叔们的无限好奇心。要知道世子就是提到姑老爷南安侯时,也没有这样大的信任。

文章侯等人,包括还死抱着姑丈对姑母不好的二老爷,从官场亲戚等各个方面上来说,都打心里愿意和南安侯和好。

但是和好,不代表他们的心里就是一片坦途,相反的,还是格格登登的,不时要让旧事绊自己一下。

韩世拓也是一样,对南安侯不能做到完全的心里舒服。再加上和南安侯相比,袁训不过是才结的亲戚,他就肯帮自己筹划的周周全全的,韩世拓面对父亲时,自然是大夸特夸掌珠的四妹夫。

自然,也影射了一切的亲戚,包括南安侯在内。

他的父亲文章侯不能理解儿子的这段心思,因为作为一个中年人,自认老于世故---他自己认的,自认有一双法眼----他自己想的,文章侯认为袁训在说大话。

就凭你?

也敢夸口把我废了一半的儿子弄去当官?

文章侯想这只能还是姑丈在里面起作用,但是他心里影影绰绰的,又不能完全忽略袁训,又用尽法子打听不到袁训的来历,就形成一种很想了解的奇特关注。

不但他是这种心情,他的弟弟们二老爷三老爷全是这种心情。于是,才一坐下来,这几兄弟的眸子,就有意无意的在袁训身上扫视。

袁训警觉。

这兄弟几个准备抽风?刚才祖母和他们家的女眷们水面无波水底波澜的来往了一回,这些男人们觉得不赢,又寻上我了?

他就去看南安侯和钟恒沛,南安侯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容斜对文章侯兄弟,隐隐的有鄙夷,还有不屑。

这兄弟几个人,没有一个是好鸟。

南安侯是这样发的暗示,袁训也是这样的收到。袁训就直直身子,先自己掂量一下。在座的他年纪最小,这年纪轻呢,有时候有别人眼里又另是一个名词:资格浅。

这个道理是他打小儿书上学到的,但根深蒂固刻在心里,却是在表兄太子府上深印的。初去乍到的人,哪怕是个老杂役,都敢说你几句,说你诸事不懂。

所以别人看你好欺负,不扎一下子不会回头。

袁训就暗暗好笑,对面的那几兄弟,年伯叔叔们,你们想来欺负我,先想想我在哪里当差最好,我掂量了,你们也掂量一下子再开口吧。

“呵呵,小袁呐,”袁训才想到这里,文章侯先开了口。他见到别人是这样的称呼袁训,觉得挺亲切,也这样的叫。

袁训也真的是年青,就在座中欠欠身子,亦表示对这个称呼没有异议。陪个笑脸儿:“侯爷有什么说的?”

文章侯府几兄弟也是俊美男人,但见到这个少年的一笑,有如日头绽放在屋子里,兄弟几个顿时对南安侯再次钦佩,都在想,这样的少年,亏他是怎么找出来的。

于是兄弟们背后的猜测,就再次浮现出来。

他们从知道安家进京后的家事以后,就多想一句,认为姑丈犯傻。

这么好的少年,又是不到当差的年纪就在太子府上当差,说没有来历谁会信呢?既然有来历,南安侯府里姑娘也有数个,怎么不许给自己的亲孙女儿呢?

三兄弟加上不在这里的四老爷,一直有个猜测,今天很想验证一下。

当一个大好少年,不许给自己家里的姑娘时,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许不得。二老爷从袁训就座后,就频频地把他的面容和南安侯套在一起,他先入为主,越套越觉得有可能。

越觉得有可能,二老爷就好似拿住南安侯和袁训的把柄,笑得奇奇怪怪的,在心里转悠着。听兄长和袁训攀谈起来,二老爷就用心听着,伺机好把自己的疑惑插进去,如果是真的,那姑丈今天可有些丢人。

就是世子,你以为也别再夸口说什么有了好亲戚,其实这亲戚还是没跑出旧亲戚南安侯的家里。

文章侯笑容可掬:“小袁,你是哪里人氏?”袁训就抬眸,不用问他也知道这一家人打听过自己。他的籍贯从不隐瞒,就回道:“我是山西大同府出生,在大同长大。”

文章侯才哦上一声,二老爷笑得别有用心,对南安侯道:“姑丈在山西为官数载,难怪能为他早早地在太子府上寻份儿差使。”

南安侯和袁训全是聪明过人,一听就知道这位想得远。南安侯还不动声色,而袁训则是找补上一句,对文章侯含笑:“和宫里淑妃娘娘本是同乡。”

二老爷即刻哑了嗓子。

南安侯这个时候开口,慢条斯理地道:“我在山西为官的时候,谁又认得小袁?我不比老二,你在京里当官,在京里认得的人才真的是多。估计小孩子也认得几个。”

二老爷狼狈的捧起茶碗当掩饰。

韩家几兄弟,都当过花花公子。二老爷至今还是青楼上风流客,而在十数年前,更是让一个青楼过气头牌讹诈,拖着个儿子说是二老爷的,在文章侯府门外闹了好几天,花了一千两银子才打发走。

二老爷暗暗惊心,十数年前的事,姑丈远在京外,韩家又不和钟家三位老爷走动,他是怎么知道的?

当时这事情压下去算快的。

他才惊到这里,袁训怎么会放过他。袁训对文章侯的是解释,对二老爷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朗朗地对南安侯道:“舅祖父这话有什么出处不成?不过依我来看,二老爷不是认得的小孩子多,是认得的铺子掌柜多吧?”

二老爷脊梁骨后面“吸溜”一声,一道冷汗直落到系腰的汗巾子上。

他那茶碗更举得高高的,挡住自己神色,更加的惊疑不定。

自己的私事,这个少年是怎么知道的?

老爷们都在外面有铺子,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二老爷瞒着二太太,又在外面和人入股,他入股的铺子,全是女掌柜的。自然他的人,也一样的不时奉陪上去。

袁训见他吃惊,暗暗好笑。心想你也太大意,敢把玩笑开到我的头上。好好想想我在哪里当差,我家大姨姐和你侄子作亲事的时候,你不是去打听过我是不是太子面前得宠?

问的是谁,我都知道。

坐下还没有说十句话,厅堂上就*辣起来。三老爷见势头不对,就打个哈哈岔开话题:“有铺子是好事情,谁家没有铺子,”三老爷最想问的,是袁训肚子里对当官还有没有别的主张,他把话题接过来,就摆出一脸关切,问道:“听说你要下春闱呢?”

袁训笑回:“是的。”

“哎哟,可惜我们世子不能去,他念书可是聪明的很。如果这一次能去,也就不用舅祖父和你多费心。”三老爷投石问路,话也是想过的,自然就转回到当官上面去。

袁训稳稳的回答他:“问过他,他说不愿意下考场,不然也是能去的。”

文章侯险些跳起来,一口热茶烫到嘴里,顾不得擦,就问道:“世拓能下春闱?”袁训心想看你们全敲打着我说话,不漏点儿手段给你们,只怕你们没完没了。就郑重回答:“他要是愿意下本科的春闱,这倒不难。”

“真的?”文章侯腾地站了起来。

他儿子不能再下科场,一直是文章侯心中的憾事。他倒不是怕儿子急着夺他的爵位,而是他的侯爵名称,叫文章。

文章侯的文章,这辈子就这样了。有人活到老学到老,但文章侯袭爵后,就俗事多官事多家事多----其实谁不是这样呢-----他自己都认定文章不会再好,那么再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期盼,全放在韩世拓身上。

偏偏韩世拓小时候念书十分的聪明,更让文章侯觉得有所盼头。然后他长大了,丢了科考的资格。

数十位御史弹劾文章侯教子不严,文章世子伦理德行上有亏,最后全是一个口径,这样的人不是官胚子。

不管你秋闱考得怎么样,干脆点儿吧,春闱你就别考了。

有一位御史写得相当的犀利,这样的人要是当了官,他到了地方上,是教人奸骗表亲呢,还是教人道貌岸然?

皇帝直接就批了同意。

文章侯后来政绩上没有建树,不敢公开的提。又托过人去宫中活动,奈何老太妃当年是得宠的,得宠很多时候意味着得罪的人多,再或者嫉妒你的人多,,树倒打猢狲,文章侯不就是那树倒后的猢狲?他就没办成。

而韩世拓本人又不肯再在书上下功夫,他不能再走“文章”这一条路上,就成了文章侯的一块心病。

这块心病揣在怀里,不时的会出来晃一晃,把文章侯烫上一回。这出来晃的也有节奏,一般三年晃一回,每回开科选,文章侯就都是难过的。

难过而没有办法,这才是个真难过。

而今天,一个少年,他对自己说:“世子下春闱,是有办法的。”文章侯跳起来茫然,又竭力回神的缓缓坐下,一刹时,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再聪明人的人,想不全别人的方方面面。袁训随口的一说,见到文章侯有片刻的失态后,就明白过来。

原来这位“文章”侯,还是重视文章的。

这个了然,让袁训大为惊奇。以太子来看,以袁训来看,甚至以冷捕头来看,文章侯府重视的应该是另外两个字“章台”。

走马章台寻花柳,这才是朝野上上下下对文章侯府的总看法。

而今天,这位侯爷无意中表露心迹,居然对“文章”还有染指之心。袁训让他打动了!

掌珠大姐已经嫁到这个家里,不管韩世子是宝珠姐丈也好,是宝珠姐姐的丈夫也好,袁训都得盼着他往好处去。

可袁训一个人盼,也没有用,还得韩世拓自己肯上进才行。

袁训在为韩世拓筹划之时,不但把韩世拓的想法考虑进去,还要考虑到文章侯府的这个环境,这个氛围。

以袁训和南安侯府这种对家人有责任心的男人来说---南安侯虽然夫妻不和,但他照管南安侯夫人衣食,没成夫妻之实,也付出丈夫之责任---此等好人现实中很多,既不傻也不呆。

袁训和南安侯都瞧不起文章侯府。

看看你们兄弟几个人都是死的吗?把好好的一个侯府名声弄得乌烟瘴气,圣眷没有说怪太妃去世?那别的人圣眷浓厚,家里没有人在宫里,又与谁有关呢?

而今天,袁训的瞧不起消去不少。

他是古代文人一流,虽然学武。他有很重的文人习气,文人一句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文章侯还肯重视“文章”两个字,让袁训对他的好感多了一些,认为一家子人还有可救药。

而好感上来时,还有一件事就得要重视。见文章侯一个劲儿的发呆,而二老爷三老爷是目瞪口呆,袁训不得不提醒:“本科的春闱,可就没有几天了?”

那丢下书十几年的人,还能由发呆而在余下的十几天里把书攻完?

文章侯闻言,双眼发直。直了没有片刻,他迫切地再问:“那下科呢?下科......”南安侯也小小的侧目了一下,这个人看来也不是完全的混帐!

科举制度下,念书人不想着去赶考的,应该是所有人眼中的混帐。

袁训稳稳的回答:“下一科是三年后,那个时候,世子已经离京!”

“哦哦哦,”文章侯才发现跑了题,他本来是想借今天打探一下小袁吹牛大王。现在不用他打听,袁训镇定冷静的态度,清晰流利的口吻,让文章侯也吃了定心丸。

对面的少年,他对儿子说的,全是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