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今天是遇情敌的日子/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训才要翻脸:“你说什么!”在他的身后涌出十几个举子,都带着嘻嘻哈哈的笑容,见外面围的人多不好出去,就裹成一团的往外面挤,嚷着,“让让,中了中了的,我们找地方喝酒去。”

旁边又有人认得他们,就起哄:“中了多少名,请我们不请?”那中的人满面油光——三月的天气正是穿春衫的好季节,但是在这样的人堆里好似呆在火炉中——又趾高气扬,让人扫一眼过来,就能在同伴中认得他。

看样子也不缺钱,缺钱的人今天能中的话,就是当棉袄估计他也得大方,他正狂挥着手:“走,赵爷请你们喝酒,凡是去的人都有酒喝。”

“走嘞,赵五爷中了八十七名,都跟着喝酒去!”人堆里有人起哄,跟去的人忽拉出来一片。中的人固然虽然需要同喜,而不中的人也一样想借酒浇愁。

冯尧伦本来横眉怒目正要对袁训说话,也没有挡住别人去路。但冷不防的,他身后也有人想喝酒挤上来,把他直对袁训撞过去。

袁训肯定不接住他,就是接,那十几个人的力气非同一般,他也不想逞这个强。就忙往后面躲,后面却也有人挤过来。

他素来机灵,才能在正月十五的时候护住宝珠无恙。就看准了墙根的方向,用足了力气在人堆里蹿出去。

冯四少的话才到嘴边,眼睛一晃,再看袁训的人已经混入人堆里。他随后就追。

阮梁明见到不妙,大叫:“别挤,”他手中有两匹马,又怕惊马乱奔踩到人,牵着马往墙根儿处避。

这个时候不乱的人也跟着乱了。等到冯家四少再次见到袁训时,见他已经到墙根那里。袁训是没有什么,衣裳也是整齐的。但冯四少就狼狈了,他标准的是个文弱人,衣裳早乱了,扣子也扯下来一块。但再狼狈,也挡不住他前去和袁训理论的心思。

冤家路窄又遇到,冯四少再次到了袁训面前。

这个地方好,侧边有大柱子挡住,又有一排酒缸或是腌菜缸,不容易让挤得动,是个天然的屏障。袁训和冯四少在缸后面会面,两个人都目光炯炯,带着互不服输。

“窃珠贼!”冯家四少从牙缝里又挤出一句,丝毫不管自己此时样子并不太好看,额头上无端多出来一块灰。

他还是这三个字。而这三个字,确切的指向袁训。

袁训想装听不到也不行,这个说话的人面对的是自己,面前只有自己一个人在。

袁训火了,心想理理你的衣裳吧,你倒还有心思骂我?

见此时乱劲儿没过,也就不去核实名次是不是像那人说的那样,先和这个人吵一架再说。他瞪足眼睛:“宝珠是我的!”

旋即又有薄薄的冷笑讥诮而出:“与你有什么相干!”袁训想真是奇怪,一个两个的都来骂我是窃珠贼,宝珠是我的,我明媒正娶的,你们是不长眼睛还是不长耳朵?

看不到的,就去听听。

听不到的,就用眼睛看清楚。

宝珠光明正大是我的!

正大光明的知道吗?

冯四少则更加的来火,他素来是个憨厚斯文过于木讷的外表。可事涉到宝珠,冯尧伦认为自己有理由生气。

因为他的打小儿憨厚,他脸上就表现不出袁训的讥诮。当一个人把轻蔑表现出好几种表情,也是一种能耐吧。

这个人,就是此时的袁训。

冯四少有的,是肝火上升后的怒容满面。

他胸脯起伏着,先是微微的,带着还想压抑下去,再就越起伏越大,剧烈中怒吼道:“是我先求的亲!”

“那又怎么样?”袁训大刺刺抱臂,心想一看这就是不会和人生气的人,还敢妄想来气你家小爷我。你先向宝珠求亲的是吗?这个我知道啊。

又不是不知道。

袁训反而放轻松,你越生气我越没事人般。想想他是应该生气的,宝珠不是他的,他想着得不到;我收入房中,他想着看也看不到,怪可怜的不是吗?

而想想小袁我应该是得意的,宝珠是抱在怀里娇滴滴的。

他就更加的得意起来。

一缸之外的地界不管怎么举人们怎么乱,这里空间却大,足够两个理论的人耍得开。小袁不但能悠闲抱臂,还能点着脚尖给冯四少看。他轻点着,慢慢悠悠:“啊,你求过亲是吗?”

那语气轻飘飘的,好似在说一只苍蝇,再或者是一只臭虫。

如果让袁训来选,他认为臭虫更合适来比冯家四少。

冯家四少怒火满腔,转瞬眸子就红了,如果再能磨个牙,就好似要撕了袁训一般。

而袁训见到他这个样子,一面得瑟,一面心里也发毛。宝珠好似他的命一般,这个人是不是疯了?摆出这像他更在乎宝珠,得不到就要来和我拼命。

说回来,拼命你怎么不早点儿拼。

随即袁训叹了口气,他正在拼呢。他在考场上和我拼上了,而我算中了一暗箭。竟然与这个疯子同一名次。

好吧好吧,还有殿试不是吗?

袁训看似不气的模样,其实心里也是气的。他的气不像冯四少泪眼汪汪,袁训是越生气,越摆出我不气,他下巴对天鼻子对天俊脸也早对着天,继续地想,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了你看还有谁能和我并列一处?

小袁对并列的酸意发泄在这里。

“宝珠是为着给你相看,安祖母才拒绝的我!就为的,给!你!相!看!”冯四少气急败坏。安家拒绝他,冯四少虽然遗憾,却还过得去;后来又听说安家拒绝余伯南——小城的才子一流;冯四少心中安慰。

要相不中,就全相不中,也免得相中一个,另一个脸上无光。

他心中恋恋不舍的,虽然成过亲,也还记挂着宝珠到了许亲的年纪,宝珠可找谁呢?然后他母亲冯二奶奶为冯家姑娘们亲事进京,冯四少照顾祖父,是后来才进的京,恰好能赶上掌珠成亲。

这一去,了不得。

宝珠……你成过亲了!

冯四少再一打听,由宝珠定亲揣摩到宝珠成亲,他再木讷也能明白。因为袁训等人去安家过年,安家请来本城的少年们陪伴他们,冯四少是见过袁训的。

这样一想,袁训是上门去相看,不是纯属过年。

他难免的就联想到安祖母在袁训等人上门前,拒绝的两门亲事。一个姓冯,是他本人。另一个是姓余,是余伯南。

千丝万缕都指住一件事,安家祖母留下宝珠三姐妹,为的是给京里来的人好相看。

冯家四少火死了,一旦弄明白就没有睡好几夜觉。他本就出自书香门第,科考是他必经之路。那么就比一比吧,看看这个窃珠贼有什么能耐,能让宝珠等着,由着他相看?

袁训有太子找来的诸多书卷,一边当差一边看书,一边和宝珠玩耍,一边还要照管安家韩世拓等诸事。

冯四少是一门心思,苦苦的读书,中举是他的重要事情,他的家人也不会让他做别的杂事情。今天结果出来,竟然让他和袁训齐头并进,排在一个名次上。

冯家四少从看到榜单,就激动得想要落泪。什么太子府上,什么比我英俊……你不过如此。

和我一般,不相上下。

他才得意的挤出来,就见到那惹眼的人,宝珠女婿出现在面前。冯四少想也不想,几乎是冲口而出:“窃珠贼!”

冯四少和余伯南同时选定这个称呼,是都认为他们和宝珠青梅竹马,认识在先,这姓袁的是偷了原本属于我的宝珠。

两个人在宝珠成亲后,都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没有袁训,那宝珠将会是我的……

在这一点认识上,冯四少更为深刻。因为是他先求的亲,是他在先的。

此时见到,不必客气。再客气……。就让对方那脸扬着朝天给气死过去。

冯四少劈头盖脸的大骂起来,和周围嘈杂的嗓音混杂一处,倒不显得夹生。

“你凭什么一出来就聘宝珠,仗势欺人!花言巧语!巧言令色!坑蒙拐骗!三寸不烂之舌,你巧舌如簧……”

袁训硬生生让他骂呆住。

娘的!你就这么的恨我?宝珠是我家的,作什么你要生气?

但见冯四少骂得他眼珠子更泛红色,泪花花盈在眼角边。袁训还是一头雾水。不对吧,你为了我娶我媳妇骂我……

我娶我媳妇……值得你骂?袁训心想,我又没娶你媳妇。

小袁不是不能提拳揍他,以冯四少的文人体质,一拳也就倒了。可是他一个是看冯四少虽大骂,却一副可怜模样。一个就是他骂得越凶,袁训忽然生出得意之感。

这么多人喜欢宝珠?虽然其实一共就出来两个。

不过呢,这一个两个的却全是大好少年,从余伯南到冯四少,都算是端正少年,又苦攻书籍。余伯南能为了宝珠干冒风险去跳墙,险些把名誉败坏的同时,也意味着他有多想得到宝珠。

有时候不惜一切的想得到,可以算是深爱的一种。

有时候不顾一切的想得到,只能算是个想占有。

冯四少呢,又在此时指住袁训大骂,口口声声窃珠贼。

袁训聪明过人一眼看穿他得不到的难过,自然愿意把自己此时的快乐,建立在冯四少的痛苦之上。

他就愈发地得意洋洋。

冯四少快要跳脚。

小袁则面有微笑,似乎让他骂得很是舒服,很是享受。

一旁却有人不答应。

哄乱的人散得差不多,而冯四少的骂声也嘶哑着小下来。起初骂人嗓音太大,又不是习惯骂人的人,这嗓子就力气不济跟不上。

但寻来的阮梁明还是能听清楚。阮梁明牵着两匹马,在缸外面大翻白眼儿:“哎,一女百家求好不好,这是应当的!哎,你以后有女儿,难道冲着青梅竹马就肯许亲?冲着头一个来求亲的就肯答应?”

“噗!”再就看到袁训的模样,阮梁明这抱不平就打不起来,改成失笑一大声。他哈哈放声:“小袁,人家在骂你,你这是什么表情?”

他这才看到袁训抱着手臂,晃着脚尖,那脸上浮动笑容,满面的得意,满面的傲气,满面的斜睨。

好似面前那骂声是段空气。

“哈哈哈哈……”阮梁明迅速同情冯家四少起来,你还没让他气死,算你小子命大!

换成任何一个人,得不到前来掂酸还遇到对方是这个模样,医生接下来的生意可就兴隆。

冯家四少也气得的确不行了,见又来上一个,而阮梁明又大笑特笑。虽然小侯爷正转而在同情他,冯家四少又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要他同情。冯四少跺跺脚,哑着嗓子甩下一句:“殿试上再比!”

拂袖而去。

阮梁明更是大笑:“哈哈,他骂你半天,怎么他还这么气盛?”袁训这才放下手臂,掸掸衣上不存在的灰尘,像掸走的是冯家四少,慢条斯理,故作不生气地道:“他得不到,气也应该。但是气得吃药,我可不付钱。”

他说得轻巧,也一直以为自己并不生气,自己气别人就行了。但手一放下来,心里的火气腾腾往上蹿,也是气的不轻。

阮梁明和他重新去看榜,见果然,他和冯家四少并列春闱第五,那些说闲话的人并没有说错。当下阮梁明说恭喜,说回家去把备好的贺喜东西送过来,再去知会各家亲戚,中午在袁家吃高升酒。

袁训就同他分开,回自己家让宝珠预备酒宴。

……

三月的轻风,细细裁剪着人的心情。微起的雨丝中,一双燕子归巢而去。今天放榜日,街头巷尾都在津津乐道谈论,而酒楼上早就有呼三吆四的祝酒声。

三四枝夭桃从僻静处生出,仿佛在打探这人间的热闹为着何来?

袁训的心,也很快把冯尧伦撇下来,转成小别胜新婚。

他出京近半个月,半个月宝珠可想不想我?又加上刚回来就看到自己高中春闱,怎能不让他的心情如雨中碧桃,一个接一个地吐出花苞儿来。

见家门在即,袁训更轻快的似要从马上飞起。出门儿在外,就算别人招待的好,也是感觉吃不好睡不好的,同家里相比,是相差许多。更何况他们有时候办事情,大多是不知会当地官员,更别说会有人招待他们。

“溜鱼片,瓦块鱼,干脆来个一鱼四吃,再让宝珠亲手炖个大蹄膀,”袁训吸溜下口水,想入非非:让宝珠给我换衣服,让宝珠给我洗脸,让宝珠给我……然后就见到一个人从家里走出来。

这个人是顺伯。顺伯乐颠颠,手舞足蹈地走出来:“小爷,你中了,你高中了!”秋闱是地方性的考试,春闱却是各地秋闱考出来的人汇集京中而考的试。从秋闱一甲第十九名,再到春闱的第五名,袁训算得上是高中。

袁训中了,最开心的莫过于他的家人,包括有他的母亲,他的宝珠,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顺伯和忠婆。

顺伯摇摆着身子,喜欢得路也走不稳。袁训满面笑容,下马把马缰交给顺伯,随口道:“谁是头一个来恭喜的?”门旁边还有两匹马,看得出来家里有客人。

还必定是男客人。

北人骑马,南人乘船。北方的官道上时常能见到骑马的妇人,但袁训往来的人家,却没有骑马拜客,又带着个丫头还骑马的妇人。

他就满心里喜悦的猜测,来的应该是亲戚和知己家。

才说到这里,见门房内的小客厅内——这是设下来给跟着主人来的随从们坐的——走出一个人。这个人见到袁训回来,就行了个礼,垂手说了句恭喜袁爷。

袁训见到他后,饶是受了个礼。那满口中甜津津的寻宝珠做菜吃的口水,就变成又苦又涩,好似宝珠给他上的将是一盘子苦黄莲。

对方是道喜的,袁训还不能甩脸色。对方是个仆人,袁训还必须摆出为尊者的气度。其实他的心里第二波子火,接上心头没有完全熄灭的冯四少那把子火,正腾腾的起来。

他见到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是余伯南在京里的小厮。

那不用问了,正在家里当客人的也不是别人,就是余伯南。

今天是什么日子?情敌一个接一个的出来。

袁训就不等顺伯再告诉自己,直接道:“顺伯赏他。”说到底,人家是道喜的。

顺伯还是乐得不能自持,太开心了,这精气神儿就足,他提着嗓门儿,吆喝似的高声回:“好嘞,小爷高中,有赏啊!”

一面把马牵进去,一面对余家的小子道:“跟我去拿赏钱。”

袁家是宝珠当家,宝珠是个大帐房兼总管家,又是主妇。

可赏钱,却不是由宝珠这里拿。宝珠只学着料理的是田产,田产上收息过来,把一年该使用的各项银两分开,有一份儿交给忠婆。来个人跟个仆人的,赏钱忠婆那里也能出。

宝珠手中,自然也有。但她今天注定招待客人要忙,顺伯就带着余家的小子再去见忠婆,这“再见”的话,是指余伯南带着小子来贺喜,袁夫人喜欢,已经赏过一回。

他们走在前面,袁训是“气定神闲”,“中举后开心无比”,“不慌不忙”地落在他们后面。等见不到他们时——走的两条路,有树挡住,袁训拔腿就跑,他的宝珠正和那窥视珠子的人在一起,他不跑快点儿过去可怎么行?

宝珠会人的小客厅,自然又不是门房旁的这个。

袁训一气跑过去,眼尖地看到红花在一个厅外坐着,也是一脸的喜滋滋,为她的姑爷高中而喜欢。

袁训就停下来,重新气定神闲,不当一回事儿的过去。

“爷回来了!”红花乐的也是嚷。

宝珠就转出来,一转出来,宝珠就是喜不自胜,两只手儿张着,又要去摸衣边儿,又觉得换个地方放更好。

身子是又要奔过去,又怕这不合适。毕竟还有客人在。

而那个客人恰好走出来。

余伯南在出来以前,告诉自己要笑,不就是笑一笑,这没有什么难的。笑完了再恭喜他,恭喜完了就坐他们家喝酒,今天你高中,总不带撵客人的吧?

喝完了酒,下次再来。从此和宝珠就一直走动,一直走动……。这里面包含着余公子膈应人气死人的想法,但余公子就是不说。

你偷走我的宝珠,我看两眼你奈我何?

余伯南就笑得阳光灿烂的出来:“呵呵呵……”

前面站着嫣然若花的宝珠,喜悦思念爱恋轮番在面上转着。后面跟着个情敌,在那里“呵呵呵呵……”

袁训怎么看怎么别扭,心想这么不般配,你怎么还好意思站出来的?看我的宝珠,多展样多大方多么的……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袁训把洛神赋也用上去。

再看姓余的你,仿佛兮若呆瓜之蠢蛋,飘飘兮若无赖市井郎。袁训想怎么不去门后面蹲着,那里倒是合适你。

这真是很想满怀缠绵的见宝珠,却让两个呆瓜打得粉碎。袁训就板着个脸过去,看上去他不像高中,而是像没中似的。

来到,打横用手臂把宝珠一搂,就搂到身后。身后,宝珠拧了上来:“嘻嘻,你回来了。”

温热的身子毫不顾忌有外人余伯南在,贴到袁训身上。

宝珠满满的思念,让当丈夫的这一搂,肌肤相接后,按捺不下的爆发出来。好在她是个古代闺秀,好在她是矜持的人,还没有更多的亲密举动出来。

就只躲在袁训后面亲热一下,以解解宝珠的相思苦。

而那一句“嘻嘻”,就纯属讨好。

余伯南上门来贺喜,宝珠接待他毫无芥蒂。可表凶和余伯南同时存在,宝珠本能的又要看表凶脸色。

想这个人都中了,还绷着脸过来。难道是和宝珠生气不成?这自然不可能。宝珠每一回因余伯南而看过袁训脸色,就要重新把正心思,宝珠没有错不是吗?

和宝珠生气为何来?

既然不可能,那就是见到余伯南在这里,表凶他又把旧事想起来。宝珠忙安抚他:“嘻嘻,”这娇柔的嗓音讨好而又求告,意思你千万不要在这里对宝珠发脾气才好啊。

她在袁训背后,就没看到袁训本能的反手抚她一下,有怕她扑上来摔倒的意思,也有眷恋渴望接触的悸动。

笑容,不由自主的就这么出了来,让面前的余伯南干瞪着眼,打心眼里寻思这姓袁的真不害躁,有客人在,我这么大个客人在你面前,你看到没?

余公子我个头儿也不错呢,虽然没有你高。

余伯南火冒三丈,就故意拱拱手,刚才已经哄过自己,满面笑容才是客。就把个笑容再打得浓浓的,笑声大大的:“哈,袁兄,恭喜你高中,小弟我特地来贺喜。”

袁兄?

袁训白眼儿纳闷。这小子不称呼我已经许久。有时候他往太子府上找董仲现阮梁明,见到袁训是能避就避,不能避就苦巴巴的一笑,好似见到袁训余伯南就成了一苦瓜。

袁训也认为余伯南就是一苦瓜,可他又要寻思,这个人重新又下礼,这是来者不善啊。

就还礼,探问道:“你中在多少名?”袁训心想这个人要不是中的比我高,估计打死他也不肯再称呼我。

但是他看过榜单,不过他只看了前十名,十名以内绝对没有余伯南。

这就怪了,这个人要是不中,而又肯称呼自己,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想和我走动,就能以后经常的上门来看宝珠。

余伯南也只能有这样的心思,袁训也就一猜必中。

当下听余伯南回:“小弟我中在第三十四名,”袁训的脑海中迅速出现一长幅的画面,跳跃的非常快,远远的去了天马行空之处。

这些画面有余伯南中殿试,余伯南得官,余伯南趁自己在家和不在家的时候,往家里来……

这小子是想留在京里当官,和我这一生是打不完的擂台。

袁凶很想吹胡子瞪眼,可今天他是高中,瞪眼睛像是不对。

表凶岂是好惹的,袁训不转眼珠子就有主意。心想你就中吧,中过殿试我就把你举荐到新安县去!

新安县离京里不远却也不近,而且官职在身,不奉旨你就不能私自回来,你敢回来我就敢拿你的错。

表凶微有得色出来,心想我的主意是不少的,到时候看你还怎么偷看我的宝珠?

宝珠不是你的,不是你们的,多看一眼也不行。袁训这样想着,用后背拱拱宝珠,索性反两只手把宝珠护住。

一左又一右,横竖是不让宝珠再露出脸。

那新安县是出了正月摘的乌纱,原本是想京中发个官员过去。但没想到太子回奏说官员们为争这几个官职行贿成风,皇上大怒,就不再选派官员,只命新安县的邻县代管,等殿试结束后,从中选送良才前往就任。

这个官职就还空在那里。

袁训想着怎么打发走余伯南,远远的不在眼前才好。而余伯南想着控制自己面上的笑容,看上去都似有心事。

宝珠见有一会儿无人说话,心想要糟,难道他们在酝酿情绪,准备再次开战?

余伯南肯定是吃亏的。

表凶肯定是占便宜的。

宝珠虽然向着自己的夫君,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在自己家里表凶打了客人。就强伸出个头来端详袁训面色,陪笑问他:“才回来,不换衣服吗?”

袁训哦上一声,宝珠又叫:“红花儿,添茶来。”有心对余伯南笑上一笑说我们去了,又怕这笑把握得分寸不对,又惹自家夫君添气,就不看余伯南,想已经叫过小婢添茶,这不是明白让你坐会儿的意思。

你且等会儿,等我回房哄好我家的这个,让他再出来好好的招待你。不敢说有多热情,至少有个主人之道。

宝珠推着袁训去了。

进到房中,宝珠不欢快也强着欢快,再说她本来就是欢快的。夫君小别回来,又高中春闱,宝珠若雀子般叽叽哝哝:“红花不在,我去给你打热水净面可好?”还没有出去,卫氏送了来。

宝珠就亲手捧过大铜盆,送到袁训面前,再歪着脑袋笑:“哎,净面了。”

袁训不接。

他回到房中,那脸就往下一沉,今天两段怨气,前气加上后怨,袁训有撒娇的本钱。就往榻上一坐,一动不动像个木偶。

宝珠见他这样,也是早有心理准备。就放下大铜盆,拧出手巾送到他面前,笑脸儿盈盈:“哎,净面的喂。”

袁训不动。

宝珠扳住他面庞,给他擦干净了,再笑推他:“衣裳落的全是灰,再闻闻,还有几点杨花味道。你解衣,我给你取干净的。”

再回来,袁训还是没有动。

宝珠就抬他胳臂腿,让他站着解汗巾子,又怕他几天没回来就空儿要纠缠,好哄着他:“等下一准儿的客人多,你才回来,可保养着些,宝珠是你的,晚上再缠我不迟。”

袁训听到“宝珠是你的”这话,就开始冷笑。

宝珠不管他,知道自己的夫君顶天立地时也能顶天立地,没有天地可顶时,比三岁孩子还会撒娇寻事。

心想哄你也哄了,衣服换了、脸也洗得白白净净,等你出去见到客人,你再不当个好主人,宝珠也管不了你许多。

他是宝珠推回来的,宝珠就再推他。

抱他手臂,一半扯一半用身子顶上去推他下榻:“去吧,好人儿,你高中了这是大喜的事情,快去见过母亲,让她夸夸你,再去等着迎门候客人。”

袁训的身子死沉死沉的,像个千年老树根子扎土里,长在榻上一样。他的脸上,继续是冷笑。

宝珠就恼了,放开他教训他:“一点儿旧帐,我像是永远亏欠着你,平日里没有不恭敬你过,今天是你的好日子,论理儿来说,今天闹脾气不应该!”

她这一恼,袁训才慢慢吞吞地道:“论理儿说,我应该出去。可我才受过两段气,才回房享受你一丁点儿的温存,我还不想出去呢。”

“哪里来的两段气?”宝珠反驳道:“余伯南只有一个。”

“不是余伯南的还有一个呢。”袁训两只眼睛对天,带着外面受足了气,你还给我气受,你真是不应该的神态。

宝珠狐疑上来,放软嗓音:“还有一个?断然不是与我有关?那……”宝珠轻咬住嘴唇,也不乐意上来:“是你的王府姑娘给了你气受?”

“哼哼!”

“她给你气受,你还不乐死?”

“哼哼!”

“一定是她见到嫁进来没门儿,要别寻人家,你受的这种气是不是?”宝珠火了,斜身往对面榻上一坐,小脸儿绷着,也带足了气,酸溜溜的道:“你受的气,总是别致的。”袁训咀嚼一下这话,瞅着宝珠阴阳怪气:“是啊,别致的很呢?为了宝珠受两段气,她居然还不认!”

宝珠嘟嘴:“为了宝珠,才没有两段气给你受。”

“有!”

“没有!”

“若有呢,你准备怎么样赔礼?”袁训贼眼溜溜。

宝珠恼道:“若没有,你准备怎么样赔礼?”袁训仰着脸想想:“若是有呢,以后让你怎样就怎样,特别是晚上,你不许再扭捏。”宝珠涨红脸要啐,眼面前还没有争论清楚,就先止住啐来问:“若是没有呢?”

袁训贼兮兮地笑:“晚上你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宝珠是可忍,孰不可忍,对着地上啐上一口,不管怎么样都是你如意。再想想自己就余伯南这一段莫须有的罪名,哪里还有第二个呢?就道:“好!就依你。宝珠若是没有第二段的事情给你添气,以后罚你晚上见天儿的顶香跪床头。”

袁训坏坏伸出手,他占了宝珠便宜,就总是这般得意之形。宝珠负气伸出手,与他对击了三掌。

“啪啪啪!”

宝珠就叫出来:“说吧,第二段在哪里?”

袁训撸撸袖子:“我不怕说出来你不服,就怕说出来你那白里透红的脸儿要红半天。”宝珠不依地道:“说,你敢说我就敢听!”

“姓余的对你说我中的第五名?”袁训斜眼过来。

宝珠乐了,急急打断他:“错!是报捷的上门来贴条子,我和母亲才知道。”

“然后他来了是不是?”

“是啊,你也看到了不是?”宝珠心想那么大个人在家里,你难道转眼就忘记,不是你们还见过礼。

“姓余的来还说了什么?”袁训步步紧逼状。

宝珠微愣,回想着:“还说了什么……。”

才想上一想,袁训就大声咳嗽:“咳咳,凡是有他在的事儿,不用想太久。”宝珠忍不住微笑,表凶就是和宝珠生气,也句句形容带着宝珠完全是他的那霸道。宝珠就娇嗔:“他来自然是说贺喜,还能说什么?”

“你看,我不回来,你就一直闷着吧。”袁训挑眉头对余伯南不屑:“他怎么不说还有一个人与我并列春闱第五名?”

宝珠奇怪:“是吗?”然后就上上下下瞍着袁训,扑哧一笑:“原来你这第二段气,却是指这个?”

“而这个人为了宝珠才给我气受,他的名字叫冯尧伦!”

宝珠的笑容一下子僵住,她溜圆了眼,从记忆深处把这个熟悉的名字扒拉出来。还不肯相信,喃喃自语:“别是重名的吧?”

“人我都见了,差点儿当街打起来……”袁训一脸的忿忿。宝珠不听也就罢了,听过惊呼一句:“他,他伤在哪里?”

袁训握紧拳头,放在离小几表面一寸处,作势要捶桌子。你看你关心的是谁?知道你相信夫君,但也不能明说是不是?

宝珠就尴尬了。

为什么惊呼别人受伤?这还用解释吗?一般的人到自己夫君手底下,都是受伤的份儿吧。宝珠太看得起自己的夫君,又和冯四少青梅竹马,也同样的了解冯四少比余伯南还要斯文。说白了,叫更不经打。

她顺嘴出来这样的话,还不是与自己夫君能打架有关系!

对面是气呼呼的表凶,内心是尴尬窘迫难以转回。宝珠一一回想到冯家四少的求亲,她甚至想到冯家二奶奶以前就对祖母提起自己和冯四少的亲事,是隐晦的提,祖母是明确的拒。拒了以后,人家又明白的提,祖母又拒,然后冯家为给老太爷冲喜等不及,就定了邻城的赵家。

宝珠低声的嘟囔:“他早就和赵家的女儿成了亲的呀,他求亲的事儿,我早就不记得,真是的,谁又记得起他呢?……。和你成亲后,总算是夫妻和美的吧,再说你打了人,我岂有个不担心的,打伤了要赔银子不是…。就你偏提起这以前的事儿,就像你是没有这样的事情一样……。”

宝珠说到这里,由难堪而转为生气。

这生气让一段尴尬一段难堪一段窘迫逼出来的,宝珠板起脸,说话也快起来:“你还有那王府的姑娘,她还寻过我的事儿呢,这样说来我们扯平。宝珠呢,在家里是不出门儿,就出门儿去哪里,全回过母亲或是你。而你呢,出门宝珠就不问,你去了哪里宝珠也管不牢,你还要同宝珠发脾气……呜……。”

把个袖子盖在面上,宝珠就呜呜起来。

袁训慌了手脚,赶快来哄。小别胜新婚变成小别在吵架多没趣。袁训凑到宝珠身边:“哎,我就和你理论理论,有什么不应当的。你不是也追着我王府姑娘王府姑娘的。哎,今天我高中,你不高兴反而哭着算贺我?”

“呜,赔礼!”宝珠在袖子后面拧身子。

袁训上去就扑,把宝珠压在怀里,扯去袖子再扯衣裳:“赔礼的来了。”那手不老实的,早伸到宝珠衣服里。

宝珠是一定不答应,扭着身子推他:“赔礼!不然我就恼了。”身前一凉,三月里天是夹衣服,早让袁训解开来,露出绣鸳鸯戏水的大红里衣。

袁训又去解她汗巾子,早情热上来……

小夫妻在房中“胜新婚”,客厅上余伯南很是受煎熬。

他又是一碗茶下肚,又在地上转了两圈。他也气了,主人呢?抓住宝珠回去就不出来了,你这是晾着客人,还是对客人示威?

他和宝珠去作什么?换衣裳……。余伯南登时在脑子里出现的全是不雅的场景,就更加的恼怒。

又转了几圈,余伯南认定是袁训不让宝珠出来,认定袁训这是变相逐客。重重一拂袖子,大步腾腾走出客厅,那气得腿都是直的,走路不打弯儿,在门房里叫出小厮:“我们回家!”顺伯却挽留他:“余爷,在这儿用饭,你也中了,我家小爷也中了,同喜同乐乐。”

余伯南气都饱了,哪里还能想到用饭。和小厮出来上马时,又后悔不迭。对那门内看看,也许,宝珠现在出来了也未可知?

但他也出来了,没办法一梗脖子:“走。”和小子打马离去。

出这条街口就遇到熟人,见几辆马车过来,有家人招呼:“是余公子,”顿时,最前面的两车打起帘子,头一个车上是安老太太,她笑呵呵,还是对余伯南很慈祥:“我的儿,你来贺喜他的?好好,听说你也中了,我临出门前,你母亲打发人来对我说,我喜欢得不行,才让人送东西给你,你回去看看喜不喜欢?”

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她的好孙婿中得高。这春闱是那山南的海北的举子尖儿全在里面,好孙婿能中第五名,这是他有能耐。

安老太太就想不起来问余伯南,快中午了,怎么你不留下来用饭?

后面的玉珠更是摆手,极快乐的样子:“改天来做客,祖母说为你摆台小戏子庆贺庆贺,自然的,要先为四妹夫摆过。”常五公子也中了,中在前五十名以内,恰好符合玉珠的要求,让他中,又不能中在四妹夫之上,玉珠也快乐极了,也想不到问余伯南:“不吃了饭再走?”

张氏也是吉祥话几句,车马就过去。

她们的快乐感染到余伯南,余伯南懊恼自己气度不足,再多留一会儿,也就能和祖母聊天,和玉珠显摆自己本科的好文章。

中了的文章,本主都是满意的。

但没办法,只能再次离开。

没走几步,又见一个熟人。掌珠在车里唤他,也是一张嫣然笑脸儿:“你中的什么名次?”听过后说好,也急着去袁家道喜和余伯南分开。

余伯南肚子的气经这一里一里的问候,早冲到爪哇国去。他笑着调侃自己,难怪得不到宝珠,原来是自己性子急躁,又把今天的缘分丢了大半。

如果不是这样的急躁,如今还坐在宝珠家里谈笑风生,怕不气到那偷珠子的?我中了,宝珠一定会亲手敬杯酒儿,那多有趣!

正想着,前面有几骑过来,边走边大喊:“避开避开,殿下驾到!”余伯南带着小子忙下马,牵马躲避到道边儿。

见十数骑人神采奕奕过来,簇拥在中间的青年,着一袭象牙白色锦袍,昂首顾盼是温和的,而又风采过人,无人能比。

太子殿下头天在贴榜出来前就知道袁训高中,他先往宫中去道喜,为了让袁夫人加意的喜悦——报捷的敲着锣打着鼓上门去贴高中的条子,再讨要赏钱,这是件喜庆的事情——太子就没有往袁家来说。

而他呢,在榜单贴出来的今天,本来就是要往袁家来道喜。又见到阮梁明代他和袁训来复命,说怕袁家来的有客人,让他先回去换衣裳准备待客。

殿下就欣然而出,宫中接出妹妹——这是个早就定好的中宫道贺大使——兄妹一起往袁家来。

在他后面的,就是瑞庆殿下的华丽宫车。车前车后都是宫中侍卫紧紧围住,车内的,小殿下正在盘算占便宜。

这个便宜自然是去袁家占的。

瑞庆小殿下在车里陶陶然,坏蛋哥哥中的高,母后让瑞庆来贺他。瑞庆好心眼儿的来道贺,可给瑞庆个什么呢?

又想到接下来的节日,就是一个多月后的端午节,宝珠嫂嫂只怕又来抢瑞庆的好东西。这可怎么能行?瑞庆这一回先下手为强,不然就后下手糟殃,又要白看着瑞庆相中过的东西,让宝珠嫂嫂得了去。

嗯,今天得先拿一样好的回去,也算瑞庆先占住一回。

而瑞庆是没有贺礼的,瑞庆是来道贺,再收贺礼的。

瑞庆小殿下聪明绝顶,书不怎么用心念,真的考她,也能在老师面前混得过去。诗不怎么学,十一岁的她今年已经会做五言绝句,那诗虽然稚气,已经足够中宫欢喜,皇帝宠溺,太子夸奖。

因为太聪明,所以不肯用心学习,只把淘气一出子接一出子的上演到底。

她在车里笑得眉眼花花,眉眼嬉皮。从出宫后就只盘算一件事儿,可给道喜的什么呢?

自从盘古开天地,上门道喜的在路上就寻思给我什么,可真是少见啊少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