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进宫/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褚大汉和方明珠回转。方明珠惋惜:“竟然没让我的表姐见见你!”宝珠女婿都肯和褚大汉喝酒,方明珠分外荣焉。

她一定不会说这几个字,分外荣焉,但是她是骄傲的。

褚大汉是个本分的明白人,当头一盆凉水泼下:“文章侯府的侯世子,会跟我喝酒吗?”方明珠一向得意上去,就拉不下来。就反驳:“宝珠女婿都认为你好……”

她的丈夫说话直接:“我们成亲这么久,你表姐和你姨妈可来瞧过一回?”不但方姨妈是这样的想,就是褚大汉也是这样想。

但方姨妈想的结果,是继续恨!

褚大汉也从中思量出别人眼里没有自己,又何必去兜搭。

他让方明珠往安家去拜年,是安家女眷们赞成明珠嫁给他。

他让方明珠感谢袁家,是安四姑奶奶成亲时给明珠添过箱。

他知道安三姑娘也就要嫁,安三奶奶也帮过钱,褚大汉也会让方明珠前往,说声恭喜。

唯独安二奶奶张氏,安大姑奶奶府上,褚大汉没有让方明珠去。一个原因是文章侯府他时常送水,见过掌珠,掌珠并不认得他是谁。

一个原因就是夫妻成亲这么久,嫡亲的姨妈表姐看着富贵,却从不照应。

最后,就是掌珠也没有生孩子,邵氏也没有做寿,就褚大汉的见识来看,没有可恭喜的地方。褚大汉也知道不走动,必定是岳母和娘子以前不好,他对她们算了解颇深。可不好,也是你们的表妹和外甥女儿不是吗?

由刚才喝的三大杯酒,想到娘子表姐母女的“冷淡”,褚大汉就敲打方明珠:“不见也罢了。”方明珠嘟嘟囔囔:“让她见见我家不纳妾,羞羞她……”

春月怡人,夫妻们就这样去了。

袁家,袁训和宝珠往里面去。宝珠就问:“怎么总是给五两银子?”

袁训瞄瞄她:“你有多给的心思?”

“没有,不过你特地交待出五两,你平时又是不管宝珠用钱的人,想来是另有道理,就问上一问。”

宝珠笑眯眯:“新科的探花郎,请提壶灌我可好?”

“这醍醐还能提得起来?”袁训故意反问过,再转为正容,见月色明亮块块磊磊,不知是桂花树还是嫦娥在撵兔子。出神看了一会儿,淡淡道:“不但今天是五两银子的回礼,就是以后,没有我的话,也全是五两银子的回礼。”

“再灌,”宝珠觉得这壶灌得很有道理。

“知心知面不知心,他若是贪银子的人,五两银子一直给着就不会满足。一饭成恩而斗米而仇,这种人一抓成把。有些是暂时的不懂事体,也还能转得过来。有些则就是居心叵测,不可来往。”袁训露出一抹鄙夷,不知道想到了他认识的谁。

继续道:“他们上门,按我的话,就是五两银子的打发他们。他若是只贪这五两银子,又还好些,不过是个小贪,还能应付。再说他也没有总上门的道理,我家就天天有喜,也轮不到他天天来贺,最短半月,最长数月过来一遭,不过就是打发五两银子。”

“她要是嫌五两银子少呢?”

“那正好一拍两散,让她恼去吧,以后隔三差五的这五两银子也省下来!”袁训冷笑更深。

“她若更恼呢?”宝珠很想问到透彻。

袁训冷冷道:“我这里岂是他撒野的地方?”

宝珠又问了句看似很呆的话:“若是怕她恼,在乎她恼怎么办?”袁训微微一笑:“这样的人要多少有多少,乐此不彼的占小甜头,去一个又一个,你留下何用?再找这样的人,也很不难。你当这种人是个宝贝?”

宝珠叹道:“说起来,还是人要争气才行。”让人看成没用的人,又不是自身条件不行,完全是内心想得不对,不肯付出斤斤计较爱占小甜头,真是可惜了你那个人!

爱占小甜头,与对自身环境不满,也有关系吧?是英雄豪杰大气的人,谁还会想占那一点儿?

袁训爱怜的抚住宝珠肩头,柔声道:“这话有理,人要是不争气,就只有受气的份了。”宝珠心下感动,握住袁训双手,想宝珠有你这个争气的人,可不是受气的人。

情动十分,又把袁训双手按在面颊上,娇柔的亲了亲。

“哗啦”一声喧哗声起,有人尖叫:“谁敢再和我打赌,我下科必中状元!”另一个豪迈粗嗓:“呵呵呵呵,我和你打赌,我本科必中武状元!”

“武状元不算!袁兄,我成全的袁兄你在哪里……。”

那粗嗓子也叫起来:“姓袁的,你躲人有一手,躲酒也有一手!”

宝珠轻轻地笑起来,袁训吸气,仿佛牙痛得不行。他咬牙:“小二和小王爷……”小二是猖狂,梁山小王爷是嚣张。

宝珠放下他手,轻推他一下:“去吧,但喝一碗酒,就喝碗醒酒汤去,红花早给你备下一大桶,她会装酒碗里给你送上去,保证别人看不出来,”

“她都让人看出来十几回了,那醒酒汤全灌了脚底下地,”袁训道:“你让她别再送了,红花一走我就挨骂,”

果然,那二个猖狂和嚣张的人换了个说词大叫:“躲到一旁去灌醒酒汤了吧?”

“黄汤没灌饱,不许灌别的汤!”

袁训叹气:“我……”我没奈何,乖乖的辞别宝珠,重新过去。宝珠没有办法生气,又见表凶步子尚且敏捷,知道他酒量,这又是在家里,宝珠眼睛看得到,就自己回房去歇着。

褚大汉回去,又让方姨妈大骂一顿,说他傻,说他攀不到高徒惹一身没趣。方明珠得意回说喝了三碗酒,方姨妈再接着骂,说不敢见人一辈子没出息,明珠嫁给你是瞎了眼,有王孙公子同坐不去,小厅上喝酒,你是下人吗?

褚大汉不理会她,自去睡下。

第二天京里的布料涨了价,因为做衣裳的人不少。手里没有几个的,也要租件半新衣裳穿。手里有几个的,就要扯块新布料才行。

中举的人相对于京城总人口来说,凤毛麟角,九牛一毛。可商家们还是犀利的抓住这个机会,就是裁缝师傅们,也都涨了价钱。

那些有钱的人家,又是为进宫去做衣裳,怎么会只做一套两套呢?自然是十套八套的做才是。

宝珠花钱做了衣裳,也赚了钱,算一算,竟然衣裳是白做的。可见做生意好,她捧着个算盘摇头晃脑袋的乐,让袁训狐疑了半天没猜准。等到知道答案,袁训大乐。

哈,家有掌柜的!

哈,还有探花郎!

怎么听是怎么样的怪啊。

但宝珠不管,她正兴头上,正数银子呢,才不管什么叫士农工商,什么叫商人狡诈。当然宝珠么,也是有狡诈的一面的。

……

不出几天,就是进宫的日子。赐宴都有时辰,按着时辰进宫,按着时辰进殿,倒不会错乱。袁训和宝珠别了母亲,宝珠打扮得花团锦簇,顺伯赶车,袁训骑马,卫氏和红花也是一人一身新衣裳,俱是新做的,陪坐车中,主仆都先喜欢得了不得。

“去年端午节,那片榴花林像火红日头,在下面站一站,人都跟着花尊贵起来。”卫氏喜不自胜。红花则咽口水:“好吃的点心。”

惹得宝珠问她:“红花,你早上吃饭了没有?”这馋模样,像是昨天晚上都没好生吃。红花才一笑道:“我学的是紫花,”

去年给紫花带过一块点心回去,紫花吃的时候,就是这个模样。

宝珠又要说她:“没有事情不要笑别人,有了事情,更不能笑话别人。”红花装着听不懂:“请奶奶再说一遍才好。”

“就是你记住,别人有了德性上的缺点,你不要笑了又笑,真的惹人发笑那也没法子忍着。”宝珠细心的叮嘱着。

红花心中泛起得意,想想同到安府中的青花,又想到紫花。她们能有红花这样的福分,有奶奶亲自教导道理吗?

青花还有三姑娘玉珠这个大才女,紫花跟着软包子二奶奶,这一点不会有。

无事又把自家奶奶不着痕迹讨好一通的红花,如今管着几个铺子,历练得更加的聪明起来。

这一回进宫,和去年端午节不一样。去年端午是开放外宫一角,与民同乐,不禁游人,游人则是从偏门进去。

而今年是中的人携家眷进宫,是中宫赏赐的恩典,是从正门进宫。

不奉旨不许宫中走马坐车,而又是按时辰进宫,袁训一行到宫门外,就见到熙熙攘攘,放马车的地方上全是人。

都在这个钟点上到来。

有一个夫人带着两个丫头快步过来,看那样子像是盼望很久:“宝珠,我可等到你来,我们一直在等你呢。”

这个人俏丽面容,眉头儿细细,穿着大红色刻丝牡丹花的罗衣,下身是碧绿色绣红萏的裙子,好似一把子小葱花过来,眉眼儿却已是三十早出去。

却是余夫人。

这算是个老熟人,宝珠就招呼她,见她走得近了,自然是留神的。而今天这个时候和余夫人站在一起,宝珠的身份大不相同。

探花虽然不是官职,但宝珠也不肯再对着余夫人*份。她安然对袁训一瞥,袁训又轻咳一声,宝珠就更明白,心想表凶和我想的一样,他总是维护我的,就对着余夫人平平的见了一礼。

余夫人大惊失色,往后退了一步。

以前的余夫人,见到宝珠姐妹们以后,是个只受礼,而不还礼的人。当时她占着是长辈,不时有高傲之举动。

今天她出门前,再早是在前几天里,就知道宝珠女婿高中探花,余伯南出于不想多说袁训,就没对母亲说宝珠女婿是公主教习,而余夫人又是官眷出身,对官阶高低略有知晓,袁训一天不授官,他就一天是布衣身,妻随夫身份,宝珠就低于余夫人。

余夫人早就想好,冲着宝珠女婿是探花,她打算今天就还个礼吧,以后也好与宝珠再见面。

她的丈夫早有信进京,另汇一千两银子随信而来,让夫人不必回去,为儿子在京中谋取官职,又有五百两的礼物是专门给南安侯的,另有专人送去,这一点上余县令对夫人有自知之明,她对着安老太太总不服气,没个铺垫。让她去南安侯府,以女见男,这叫不妥中的不妥。

信中最后道:“唯今是三月里,今年考政绩,卓异先已经办好。侯爷有信来,嘱我准备年底进京。”余县令对安老太太素来照顾,南安侯也有回报。

余家以后,也就要是京里人。只要余伯南官职授在京中。余夫人这个从不肯为自己留余地的人,也愿意对着宝珠回个礼,为以后大家都在京里留个走动的余地。

但宝珠今天不行晚辈和敬尊长的礼节,她行的,平平一礼,像是她的身份和余夫人对等了似的。

就是对等身份,宝珠也应该行个晚辈的礼才是。此时宝珠竟然像是宣告,她和余夫人没有情分,第一不是亲戚,第二长辈们和余夫人也不是知己。

余夫人惊骇莫明。

随即,她心中的火腾腾的上了来。这是她的习惯,也是她这类人的习惯。有点儿不如意的事,先要使泼辣,从不去想想对面是个明理的人,并不是不讲理的人。

很多人扛不住好,遇到恶人折磨自怨自叹也能过下去。遇到好人诚心的对待,反而就想欺负人!

也算不知道珍惜的一种。

火腾腾的余夫人再想一想,就满心的委屈上来,亏了我等你很久!

她所说的“很久”,不过是一刻钟刚出去。余夫人之所以会等很久,是今天来的人、车、马,都多,宫门侍卫管制这里,停车马要依着秩序而行,余伯南带着家人安置马车在排除,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再除去这个原因以后,余夫人是真心的在等宝珠。

原因一,她没有别的认识的人。冯二奶奶也进宫,余夫人素来怕她的学识端庄。又怕冯二奶奶得意——春闱殿试冯四少都比余伯南中得高——很多才子屡试不第,历朝历代都有。科考与才子名声不见得是直接联系。

而宝珠温柔和气,对她装个大样,言语过份些,宝珠并不介意,余夫人就等宝珠。

说白了,是宝珠让人舒服,和宝珠在一起可以随意。

说白了,遇对着不讲理的人,不敢不讲理。但遇到讲理的人,就想扮下恶人。

这话听上去真是可怕,做个如沐春风的人还有这些附加的坏处,人人都火气上头看她又如何!但好在,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余夫人。

让别人人如沐春风,还是人的美德之一。

原因二,就是对宝珠女婿突然起了好奇心,这个好奇心起在春闺后。那时不过是雨前地底下的笋根子不显山不露水,到了殿试以后,就是雨后春笋一发不可收拾。这相不中自己儿子的安四姑娘,能有福气嫁到上好的女婿?

只要他敢比余伯南好,余夫人就敢不服气。

宝珠女婿的高中,把余夫人想在安老太太面前炫耀的心击得粉碎,如落地狱的十九层——地狱得为她单独加上一层,以免那碎落的心无处去安置。再来以她这样人的见识,不狠狠撞个钉子,就很难屈服。

老天就安排她来窥视打听来了。

原因三,就是殿试榜单上的名次不容她忽视,余夫人有交好的心。

她来前气势不错,还大模大样的唤宝珠。是她占着长辈,占着旧交,占着……但不管是什么,全让宝珠一个平平的礼节打落尘埃。

没有道理!

目中无人!

你眼里还有长辈吗?

余夫人难以压抑住,面上红一阵白一阵。宝珠则装看不见,微微而笑:“今儿天真热不是吗?”好似大家在闲谈。

余夫人气了一个倒仰,你眼睛里没有我也就罢了,难道还见不到我在生气。为了我生气,你就陪个下气又能怎么样?

换成余夫人是宝珠,她的女婿中得高,不但不陪下气,还要讽刺几句才是她。但此时生气的是余夫人,她旧脾性又上来,认为别人理当让着她。

宝珠见她不回话,也猜到她气得狠。不想和余夫人多纠缠,正要说告辞,身边的袁训也早不耐烦,隔袖握住宝珠手也要说走时——顺伯自会停车,有几个人大步走过来。

为首的人七尺大汉,肩膀宽阔,人已经威风凛凛,偏又着的是大叶红金甲,甲上环扣锃亮耀眼,这里是宫门外青石板街,他每走一步,身上盔甲就晃动一下,脚下石板又微闷的有了一声。

在他后面跟的人,比他官职低而不敢走在他身边,但也是清一色的鱼鳞金甲,都神完气足,面有笑容。

来的这一行人,是邹明和他的下属。

“哈哈,小袁呐,探花郎,你今天更俊了,你等下不是当探花,是打算羞花吧?”邹明来到就取笑袁训。

在他后面的人也嘲笑不止,有一个人甚至上来扯动袁训身上淡紫色绣鲤鱼的罗袍,四月里初夏的天气,衣着单薄,衬出袁训修长的身材,而淡紫色更如月夜清江水,为探花郎又添数分俊俏。

那个人就啧啧连声:“不知道你会做文章的话,花丛里你呆着,说你是个姑娘我也信啊。”

“你不但信,还要扑上去!”

“我不是蝴蝶蜂子,我扑什么扑!”

袁训绷紧面庞没好气,邹明见他表情不对,在他前面喝住这几个人:“有女眷们在,等他一个人在时,再胡扑不晚。”宝珠早到他们过来,邹明虽然是认识的,也早躲到袁训背后,一个人握住表凶后面衣裳偷偷地发笑。

这句话把几个人提醒。大家就互相看看:“既然探花夫人在,容我们见一见吧。”“

探花已经是绝品,他的夫人必定更是不凡。”

“我们整衣服,免得探花要发脾气,说我们不能见人。”

几个人依就贫嘴贫舌头的,但是不约而同,整得盔甲哗啦一声,震得听到的人精神头儿一振,这几个人对着袁训拜了一拜——宝珠在他身后面:“探花夫人,这厢有礼了!”

这里到处是人,有人下车的,有人停车的,是个乱劲儿,宝珠自然不出来。袁训见他们促狭,无端端的要看宝珠,甚至不惜先下个礼节,就摆摆手,更护住宝珠不让看,对着邹明翻白眼儿:“我说你倒是帮我把车停好,”

顺伯察颜观色,给邹明在家门外拴过马认得他,又知道家里同宫中的渊源,见邹明带着人过来,心想我不用去和别人挤了,老胳臂老腿的悠闲一下,这车可以悠闲的找个地方停。

果然邹明听过,豪爽地道:“停这里乱哄哄的,等下你取车都难,”宫门外虽然地方不,不是管制的地方乱停车有罪。管制划好的地方,也是车挤着车的停。

“去个人,把这车换个地方去停。”就出来一个人,带着顺伯赶车走开。袁训道声谢,大摇大摆带着宝珠往宫门内走。

余夫人硬生生的看愣住,诧异纳闷而且不解。可巧儿余伯南过来,他挤出一头的汗水,让余夫人见到,更觉得对着宝珠再也高傲不起来。

再看走开几步的淡紫色身影,更悠闲得似欲随风而去。那几个威风八面的将军们,走在他旁边还是想看宝珠。

宝珠垂着头,偏不给他们看。

余夫人满心的余伯南中了举,可以在安家的人犹其是宝珠面前炫耀,让宝珠后悔的心就此消失,刚才那对宝珠的不满也烟消雾散,再也凝结不起来。

“宝珠女婿家是什么大官?”余夫人问儿子,这就有些怯声怯气出来。

余伯南扭头装没听到,袁训要是大官,余伯南也许还不会这么的恨。正因为他不是大官,是凭真本事把冯四少和余伯南全都比下去,余伯南的心头,才是有一块红印消不去。

想到宝珠时,就是胭脂痣。想到袁训时,就成了旧年蚊子血。

恰好冯二奶奶下车,余伯南就催促母亲:“去见见冯家。”余夫人也装听不到,扭头去看宫门上淡紫色人影和宝珠步入,扯住儿子就追:“我们跟上宝珠,我还有好些话儿没对她说。”余伯南啼笑皆非。

从母亲去年进京,余伯南就让她往安家去走动。不是为往南安侯府钻营,以前的旧知己家也不能轻易抛开。

余夫人不肯去,她对儿子期望值高这不是坏事,但把别人看轻这就不好评价。她想着余伯南“高中”,再去羞辱安家,不想今天羞辱到自己。

可见人的上进有多重要,不上进,就要受气没商量。

……。

宫门上盘查得相当严格,不但让报名而进,而且还虎视眈眈好似拿贼似的看着。虽然没有搜衣裳的事情,但是侍卫们那双双铜铃似的眼珠子,让余夫人进宫的喜悦打到极低。

她不由自主又去看宝珠,她明明是见到她们夫妻悠游而进,也有问话的事情,但就不像这么不客气。

余夫人还是急急去追宝珠。

宝珠此时就像是发光的日头,让余夫人追……追在后面。

余夫人追宝珠还不太容易,因为进到宫门以后,有黄色丝带拦出路来。这是怕举子们认不得路乱闯,又怕他们乱闯。

两边全是红衣小太监,有一个人高声叫:“沿着……路走,不许乱看,不许张望!”余夫人急急去看宝珠,见宝珠正扭着脸儿和自己丈夫在说话,泓光一般的日头,勾出她弯弯的鼻子,勾出她一侧美丽的面颊,宝珠今天,又打扮的好。

她嫌天热,不肯大红大紫。又从没有见过袁训多穿过朴素青色黑色等以外的衣裳,又是探花郎会奉旨掐花的大喜日子,袁训身上的淡紫色衣裳,是宝珠瞒着给袁训做的,做出来,就逼着袁训穿。

袁训只能穿上。

宝珠用来相配的,又是芙蓉色绣淡紫色菊花的罗衣,下身蜜合色裙子,上面有点点的盘金。不多,怕多了就失去雅致,又显得奢华,只丝丝缕缕的金钱,若见若不见的,衬出点点珠光出深海。

海虽深暗,也能见到点微明珠之光。

明珠虽灿,却分布各处,并不夺主人神韵。

一枝颤巍巍的碧玺挂珠长簪子,是袁夫人以前的旧首饰,戴出来式样儿再也找不到对手,在宝珠乌发上摇啊摇。

她的面颊更发出明珠一般的光泽,宝珠今天罗衣锦绣,柔情绰态,名符其实是个发光“宝珠”。

余夫人今天也打扮好,不但打扮上扮年青,穿一件碧绿如长天的裙子,脂粉也涂得用心。可再细细地观看宝珠夫妻,竟然是近了只见到他们娟秀,远了更如远水中莲花,只能远观而不能亵玩。

越远,越觉得差距更大。

暗地吸凉气的余夫人咬牙,想这个丫头不过在京里一年就出息这妖精的模样,倒叫自己……好不后悔!

坏心思有时候,只砸自己的脚面子。

羡慕、嫉妒、追之不及的心思涌出来,激得余夫人跟在宝珠后面就要过去,却见宝珠转了一个弯儿。

她也转了一个弯儿,就有一个太监高声喝止:“不许出线!”

“那……”余夫人手指宝珠正要说她出了黄丝带,余伯南手急嘴快,抢在母亲面前应了声是,拉过母亲就离开。

余夫人眼睁睁看着宝珠夫妻悠游的走上另一条小路,此时在他们面前已经有一个年长些的太监在带路,看服色是个大太监。

“小爷奶奶,给您安置在宁华殿的偏殿,那里可以放衣包,可以换衣裳,也可以午休,我带您去。”

宝珠袁训离开丝带,是中宫的心腹太监来接他们,中宫体贴周到,考虑到这四月里大热的天气,会一身接一身的出汗,特意指了一个休息换衣服的地方。

袁训满面含笑,也不敢怠慢他,应道:“好。”而夫荣妻贵,宝珠甜甜的笑着,难免想上一下,这又是淑妃姑母的好意才是。

走上小半个时辰,才见到宁华殿的正门。见宫门不大,繁花似锦。在门外可以见到一株老杏树由内墙中出来,上面全是粉嘟嘟的杏花,惹得蜜蜂成群围绕。

蜜蜂嗡嗡声越重,这里越觉得安宁。

再进到门里面,见小桥曲栏都是精致的。有一个瀑布水小而短,却奔腾而下之态不减,飞喷招遥中,摇岚曳石,浮动烟波。

因为水声喷溅中,宫院中更显得宁静。

宝珠自言自语:“原来是用繁花和水声衬出宁静安华。”袁训莞尔,送他们来的大太监接上话:“奶奶说得是,前面儿更好,等您和小爷去往殿后,那里有水亭子,还有一条小路直通御花园,那里还要好咧。”

“这本就是御花园隔出来的。”袁训也耐心为宝珠讲解。宝珠这一次进宫,多出来两个讲解的人,不由得嫣然回眸,面颊上早就灿若朝霞,晕红得又似杏花红蒸。

绕过水边就是偏殿,正门口儿,两个女官两个宫女拜了几拜,含笑相迎。宝珠哆嗦了一下。袁训察觉到,忙关切的来扶她——大太监来迎接的时候,夫妻就早松开手——关切的问:“想是走得累了?”

“是喷泉水溅到身上,”宝珠用这句话掩饰进去,把心中的疑问压到最底。

她是根深蒂固的古人,她是根深蒂固的有阶级思想,她进宫是根深蒂固的牢记宫中诸等的服色品阶,免得给小太监大的赏封儿,认不清大太监的服色,让人笑话不知礼是件丢人大事。

女官的服色都是不低。

宝珠心中疑惑,姑母位列妃嫔,以宝珠知道的,姑母身边没有这样高品级的女官。但是,宫内的事情谁又知道。也许姑母颇受宠爱,得到的赏赐也不一定。

她挽住丈夫的手,深情的看着他,有他在这里,不管有什么疑惑宝珠都可以不担心。随后,婆婆袁夫人的慎重交待浮上心头:“在宫里可千万别奇怪!”这话当时说得郑重又郑重,宝珠就心头释然,母亲她早就知道宝珠会奇怪,母亲自然是清楚姑母的现状。

她的耳边,把她惊吓一下的女官正恭敬地道:“应该是中了暑,这天热的,中了暑初时是不觉不得的,溅到凉水时就发作出来也是有的,换换衣裳喝点儿凉的也就好了。”随着她的话,两个宫女有一个对卫氏和红花含笑:“这手中抱的是衣包?却是不用,这宫里备的有小爷和奶奶换的衣裳,但是带了来,也就随我来安置吧。”

卫氏和红花也跟在宝珠后面学过宫女的服色,见这个宫女也有来品阶,忙行了礼,抱着衣包等物跟随她先进去安放。

宝珠,则由女官们带走。袁训和大太监往殿后水边上去坐着,这里有花树掩映,能看到进出御花园这边门的人,别人却不能透过花树看到这里。

“娘娘还好,”袁训和大太监闲聊着,听到身后有动静,回身一看,袁训惊艳的睁大眼睛,再玩笑似的挤挤眼睛。

宝珠换了衣裳,桃红宫衣,天青色宫裙,首饰也全换下来,是清一色的赤金点翠镶红绿黄紫小宝石的头面。

宝石像星辰一样在宝珠发上闪光,宝珠就更加的亮丽起来。

袁训站起身来,为宝珠扶一扶发上的钗环,打心里感动,却还是没有说。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皇后是他的姑母,因为皇后此时并不姓袁。他也张不开口说当年为了保住他父亲短短的性命,祖父把姑母卖给了……。人牙子!

还不是卖到什么正经人家当女儿当丫头,那总是好听一些。人牙子卖姑娘的去处,可就多了,给的钱也多,是卖断不能再赎。有些去处很是难听,那是一些袁训都不愿意宝珠听到的地方。

这些是袁训的父亲告诉袁夫人,在他的手札是给妻子以后时时看的,就没有写得这么明白。

袁家的难关一过,就去找当年的人牙子赎女儿,人牙子说运气不错,让人领养走当干女儿。再找到那一家时,那一家几年前失火全家烧了一个干净,袁家的人一路哭着回来,直到他们去世,也以为女儿是一定死了的。

袁皇后在袁训十一岁那年,也就是她的弟弟去世十一周年,才找到袁训母子,瞒着辅国公强接到京里。等辅国公知道,妹妹外甥已走了三个月。

能在辅国公的地盘上,无声无息接走这一对母子,除了中宫皇后母子以外,天下再能做到的人可就很少。

这不是接走阿猫阿狗,这是辅国公府的姑奶奶。

旧事在袁训心里打了一个转儿,他就不肯再想。此时杏花闹枝头,何必想以前的伤心事情。让大太监回去复命,又请女官宫女们退后,水边早铺设好果子点心,夫妻两个人并肩坐下,自在的赏花看水,也看从这个园门进出御花园的人。

当水风让心情舒畅时,袁训才徐徐问出:“你不喜欢她?”他不指名道姓,宝珠也知道是说余夫人。

袁训会问也正常,因为对着一个旧日的长辈不恭敬的行礼,这不是宝珠的为人。如果是宝珠尊重的人,她会不管不顾的行个大礼。如果是宝珠不喜欢但也不讨厌的人,宝珠也会行晚辈的礼节。

宝珠平平的行礼,固然让袁训满意,可袁训还是想问点儿什么。

“是。”宝珠也不掩饰她的想法。

没想到宝珠也直接的袁训,仿佛猜到什么,默然的不想再提这件事,宝珠对着水中游鱼凝视:“以前她说我和姐姐们有娘生没爹教,”

袁训慢吞吞哦上一声,他也一样的没爹教,知道这句话很难听。

“后来她说我娘也没有。”

袁训又慢慢腾腾地回一个字:“嗯。”他眸子里怜惜起来。

“再后来祖母拒绝余家亲事,她说我不长眼睛。”宝珠平静地叙述,转了转她乌黑有神的大眼睛,不见有一丝儿生气腔调:“你那天对我说明珠女婿的话,我没提动那壶,却茅塞顿开。”

袁训微微一乐。

“这样的人越忍让越上头上脸!有几分可用的,还可以忍着。没有用的,何必忍她!”

袁训在宝珠手中握了一握,柔声哄她:“所以我的宝珠是缺不得的,得掬在手心里才行。”宝珠悠悠对着白云看,由衷地道:“真盼着宝珠在你心里,是一直一直的缺少不得。”

“那是当然。”

“又盼着宝珠在母亲面前,在祖母面前,在姐妹们面前,也是缺少不得的。”宝珠微笑。可能心头的气出得差不多,宝珠调皮的心上来,吐了吐舌头:“再说今天宝珠大模大样的还不是为了夫君你。”

袁训最会凑趣,一指点在自己鼻子上,圆了眼睛扮不相信,为了逼真,还拖长嗓音:“又怨上我了?”

“她把宝珠再次看低没什么,因为宝珠而把宝珠的表凶看低,这可不行。所以,不行敬礼!”

宝珠噘起嘴。

“哦……哦…。哦……”袁训拿脑袋划着圆圈,把似信非信表现到淋漓尽致。宝珠就笑起来,见又一行人往御花园里去,就随意的看上几眼。

这一看,宝珠扁扁嘴,娇嗲嗲道:“冤家路窄了哟!”她骨嘟起嘴儿。

袁训就在水面上繁花里到处的找,忍俊不禁:“又调皮了,这花和你有仇,还是这鱼和你有仇?”

“是人,你那王府的姑娘今天也来了,也是来贺喜你中探花的吧?”宝珠牙也是酸的,脸色也酸起来,好似刚打翻醋海:“等会儿你还要当着我掐花儿给她的吧,谁叫你今天是探花郎呢!”

自己说着,自己生起气来,把个身子往旁边一扭,小脸儿一沉,按手于膝开始生气。

说是生气,又才气上一刹,又回身去看袁训面上表情,似乎想看看他见到他的王府姑娘,是欣喜呢?还是缠绵?

这真是自己找生气,可宝珠找个不亦乐乎。

袁训呢,听说是人,就拍拍脑袋表示自己想起来,隔着碧水花树对着御花园门看去。园门这边只有一个,但进园子的人却不止一拨。

常四姑娘走的,是另一边儿。而袁训却目光斜飞,看到另一个美貌华衣的女子面上。宝珠啊呀一声,顿时肚子痛起来,气呼呼指责道:“原来你夜半踩雪看的人,还有她一个!”

袁训目光的终点,是镇南王府的嫡长女,宝珠在去年游宫闱的时候远远见过,因为她身份高贵,安家姐妹才进京,对王府侯府的姑娘都仰视中,就多看几眼。这位嫡长女美貌过人,宝珠就记在心中。

宝珠即刻不泛酸,而是从牙齿开始再到全身,没有一个地方是痛快的。把手中帕子打袁训:“还有几个,给我从实的招来。”再很是霸道地道:“我可说在前面,想我松口进来人,这就不可能!”

袁训懒洋洋取笑:“你已霸了我,还不如意吗?”见宝珠频频追问,又往另一个姑娘面上扫了一眼。

宝珠看过去,这一回就更气才是。

这一个也不是常四姑娘,是大学士张家的嫡女。恰好也是宝珠见过,并且知道身份的。

宝珠心中格登一下明白,假意地问道:“你看你相中的,全是嫡生的,宝珠的父亲可不是嫡生的,”

“是啊,”袁训抓住宝珠的一点儿内疚心,哪怕是她假装的,也要取笑一下:“你现在知道自己下手快,霸了我不错吧。除了宝珠以外,不是嫡生一路嫡下来的,我从来看不上。”

宝珠还生气吗?

她马上就笑得好似新开的杏花,灿烂又娇媚,抓住袁训的手拧上几下:“我呀,以后可就对你放心了,”

“放心了?”袁训狐疑:“你敢对我放心,你这大胆的小坏蛋!”又坏坏的对着新出现的,第三位姑娘看去。

宝珠也就跟着看过去。这一位宝珠却不认得,就噘嘴问袁训:“给我介绍介绍吧,这又是哪家王府上的姑娘?跟的人又多,走道儿又气派,”

袁训装模作样看上几眼,问宝珠:“你不认得的?”

“我不认得的,”

“那我怎么会认得,这一个我也不认得。”袁训笑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