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簪花/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碧金帘子的宫室内,中宫着的是常服。她去了凤冠,乌发上挽的松松的,披一件娇黄绣鸾凤的罗衣,在靠窗的绣墩上斜身而坐,面上自然的微笑,微垂下颔在出神。

罗衣宽大的垂在地上,遮出小几大小的面积,上面有只雪白的猫儿伏着。

“回娘娘,探花夫人在外面候着呢。”有人隔帘回话。

中宫动了一动,把神思从久远中收回来,吩咐下来:“让她进来。”外面,带路的宫女笑嘻嘻作个手势,又上前去打起帘子,宝珠独自走进来。

这和刚才见驾不一样,这里除了她们再没有第三个人。

碧窗下那秀雅的妇人这一回能看得仔细,她面庞乍一看是年青的,但神情成熟和一般的中年人没有两样。

“过来,离我近些,”

宝珠走近她,更加清楚的见到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面有岁月的痕迹。

不是一点儿皱纹都没有的。

在宝珠看来就更亲切,她恭敬的跪下去,既然这里没有别人,宝珠就仰起面庞,嫣然而笑唤着她:“姑母,”

“哎,”中宫笑着答应一声。伸手,她就可以搭上宝珠的肩头。她的手指修长白晳,又转而抬起宝珠的下颔,借着夏日午后的骄阳,仔细的看了看宝珠肌肤,也一般儿的是娇嫩雪白,年青,像块白玉豆腐捧在手上。

她的眉眼儿中露出满意的神色,然后红唇内逸出一句话:“我的儿,你嫁到这样的人家里,要惜福的才好。”

这个秘密的小见面,这是中宫的最后一句话。

宝珠自然是点头的。

……。

文章侯府,也正在午饭后歇中觉的时候。掌珠素来健壮,又见到窗外新植的一丛芍药开得夺目,就不肯睡。邵氏陪着女儿,和她有一搭没有一搭的说着话。

“这府里人多,比跟着老太太住热闹多了,就是有一点儿不好,二房和四房里闹生分,怎么还不见和好?”邵氏摇着个新的棕竹团扇,上面绘着美人宴游,带着惋惜说道。

掌珠噗地笑了,她手中摇的是绢宫扇,下面有个大雁坠子跟着晃动,她幸灾乐祸地道:“一辈子不好也使得的,我刚进这个家门的时候,就看出她们两个人好不长久,二太太阴险,又有城府,那心眼子总要比别人低一些,装的东西多一些,那才是她。四太太呢,又是块暴炭,平时说话哪壶不开她就偏提哪壶。平时都是二房的让着四房的,这因为求官的事情让上司追查,二老爷咬四老爷,四老爷不服,反过来咬他,”

邵氏叹道:“他们总是兄弟,怎么就没个人劝劝他们,劝不住老爷们,劝劝太太们也好。”她的目光在掌珠面上打个转儿。

很想说让女儿去劝和,等她们好了也落下个人情,但知道女儿打小儿就不是为人说合的那种人,邵氏就把话咽回去。

掌珠继续在笑,扬着脸道:“就是二太太四太太经常使唤的,和她们走动最勤的几个管事的,也见风转舵的离她们远远的,前儿我听到四太太要个东西,管事的也推没有,嗯嗯啊啊不利索的给,”

“管事的还敢这么大胆,把四太太给驳回去?”邵氏大吃一惊。她是个软性子的人,又在为人处事上得过且过,无可无不可的,和别人相处时,只要对方愿意攀谈,邵氏都能和她们聊起来。

又知道自己算是侯府的客,平时也不敢要东西,她还没有见识过文章侯府有大胆的下人。

掌珠对两位太太的联盟瓦解持欣喜态度,笑眯眯道:“当主子的连自己都管不好,难免号令不严。如今是有眼色的家人,都不理会二房和四房的话。听谁的才是?又她们两个人互相置气,二太太吩咐下来的,办过以后四太太不喜欢怎么办?”

“那还是不办的好,”邵氏也就理解。

母女说了一会儿,掌珠口渴上来。就叫甘草进来:“去厨房上看看,早起世子爷让买城外的好水,让他们做梅汤喝,去看看好了没有,要是好了就端两碗来,我和老奶奶喝。”

甘草就出去往厨房上来,房中母女继续说闲话。

文章侯府里没有小厨房,不管哪一房设小厨房,都是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除了老老太太病着起不来,她的丫头在房中煮汤药补品以外,别的人煮个汤药,也是交到大厨房上。

大厨房,在进大门后转个弯,离影壁最近的那几间房子。

甘草走到院门上,就想着先叫管厨房的陈管事。后来一想这个家里的人全都可恶,奶奶没发威以前,甘草绿窗去要房中的净面水都难,甘草就对自己道:“还是不要叫了,这大中午的,他们只怕都躲懒出去逛,叫了没有人理。再不然,就是他们知道你是来要梅汤的,就是梅汤好了,也告诉你梅汤没好,把你晾得跑上三四趟,才把东西给你。不如,我自己先进去找找,要找到的是人,我就和他打招呼,反而怪他们不在院门这里守着。如果是见不到有人,横竖装梅汤的家伙上午就送来,我自己装了就走,一大家子人喝汤,少了一点儿他们也难以发现,倒还免得见到他们的面,明明是奶奶要的东西,却要我甘草求着他们才给。”

说完这一段话,甘草就蹑手蹑脚进来。在院子中间四处张望,见静花树影,果然是不像有人在守着,甘草就悄声骂:“没有王法的东西!一个一个的都不用心当差,还没事的只是挑我们的刺儿,”

就更放慢脚步,想着拿到他们一件半件的错,或是汤煮干了,再或是菜抛洒了不肯爱惜,好去对掌珠搬弄是非,让掌珠来骂他们。

悄悄儿的上了台阶,正要去掀厨房门帘子,就听到里面有动静。低低的,像有人在拿碗碟。甘草就奇怪,这院子里静悄悄的,这人呢,又轻手轻脚……她兴奋起来,是厨子在偷东西是吗?

不管是谁,拿住他,以后握着这点儿小把柄,包管让他服服帖帖。

甘草更轻轻的,凑近帘子缝往里看。这一看,把她自己吓了一跳。

里面的那个人,中等个头儿,娇小玲珑,穿一件石榴红的罗衣,下面是白色挑线裙子。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人是雪白,神是鬼祟,正是四太太是也。

四太太?

甘草手托着下巴,再不托就怕下巴掉落一地。她惊奇的张大嘴,把四太太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

大厨房的中间,放着大锅灶。上面有好几个灶眼,一个上面冒着热气,煮的是梅汤。那酸溜溜的味儿,诱的甘草咽了好几下口水。

梅汤的旁边,放着一个小陶土罐,上面也冒着热气,同时还有草药香。

甘草就想了起来,这是二房里熬的药才是。

二老爷和四老爷生分,四太太不甘示弱的和二太太也不和。四太太嘴皮子溜,毒辣的话她说出来十句,二太太才只有一句话出来。两个人没交战几个回合,二太太就病了,说肝气疼,天天要公中出钱抓药,要厨房上人的煮药。

虽然平肝疏导的药花不了几个银子,可四太太眼热起来,又见厨房上每天为二太太熬药,竟然成了专门侍候二房的,也跟着心口疼,也抓一副药,也天天让厨房熬煮了来吃。

老太太孙氏提到她们就叹气,侯夫人回自己房里甩下几句难听话:“我还没有吃药呢,她们倒先吃上了,”也是个无可奈何。

本来这气呢,是对着生,你指责我,我指责你。

架呢,是对着吵。你不让我,我不让你。

药呢,也是可以做伴儿吃的不是?你喝一琬,我喝一碗也就是了。可二太太那病,肝气疼的人都是面色沉郁,肝有病的人一般是面相上一看,这个人心情不佳,二太太平时就是这死气沉闷模样,她说肝气疼就说得过去。

四太太是个坐不住的人,没事儿就爱在家里乱逛。心口疼的病人又总是要静养的,药呢,没病的人喝着胃也跟着不舒服,四太太睡了没两天就爬起来,心口疼就此治愈,她的药也不用再抓,厨房上的人背后念佛,可以少煮一个人的药。

这就是大厨房上煮药的原因。而今天四太太对着二太太的药站着,甘草就疑惑起来。又想到四太太不是个好人,家里人包括老太太都这样的说,甘草就屏住呼吸,把这个事情往下看下去。

见药灶旁边放着一把长勺子,适才甘草听到的动静,应该就是四太太取勺子的声音。四太太正一只手揭开药罐的盖子,另一只手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纸包,抖开来,把一头对着二太太的药罐,细细地倾倒进去。

甘草吓的捂住嘴,心里焦急得不行。

是毒药吗?

是四太太要把二太太谋害了吗?

血,一下子涌到甘草头上,让她的脸涨得血红。她内心激烈的交战,喊?还是不喊?

不喊,甘草眼前已经能看到二太太口吐鲜血倒在地上。

喊,如果四太太放的不是毒药,那甘草可就成了血口喷人,以四太太的为人,是不会放过甘草的。

看着四太太把小纸包里的东西倒完,把小纸包收到怀里,拿手中勺子在汤药里搅动。甘草茫然了,她现在就是说是四太太放的,估计也没有人肯相信自己。

自己一喊,四太太只要把小纸包往灶下的火上一烧,就可以消灭证据。

可不说,二太太倒地身亡总在眼前晃动。

正在急着,茫然的视线忽然捕捉到另外的一点。那是一个衣角,上面油也有烟灰也有,本来是土黄色,现在是白也有,黑也有。

白的是面,黑的是炭灰。

这是厨子王大的围裙一角。

甘草认出来后,她松了一口气。行了,这件事儿还有一个人知道,他都不肯叫喊出来,而二太太又不是甘草的妈,甘草为什么要叫喊呢?

一个和尚,就自己挑水喝,自己作主。

两个和尚,就有了人分担,他不作主,甘草也释然的不用作承担。这个担子放下来,甘草又意识到自己应该退回去装没有来过的才是。

她原路而回,梅汤也不要了,出了院门一溜小跑着回去,到了掌珠面前,气喘吁吁满头是汗,把掌珠吓了一跳。

“是厨房上的人又尖刺了?”掌珠问道。

甘草“呼呼”地喘气,气还没有顺下去,还是没说话。掌珠就恼了,先入为主地道:“走,我去骂他们!”

“不必去了,下人就像猫啊狗啊的,犯不着生气,”邵氏就劝。

掌珠不理会,站着撸袖子,撸完袖子又要找个家伙,心想看我今天不把厨房上砸上几样就不是我,又在榻上寻了一把扫帚,扫榻用的,大小分量刚好合适。

喝命甘草:“跟着我来!”又要叫绿窗,再带上几个小丫头去,她们管骂架,掌珠奶奶管打,甘草迸出话:“有话回奶奶!”

“等我打完回来你再告诉我!”掌珠正火冒三丈,没功夫听说话。

“不是不是,奶奶想错了,梅汤还没有熬好,是我有句话儿要紧的,要赶紧的回给奶奶知道。”甘草又急了一头大汗。

掌珠这才觉得不对,放下扫帚,也不喊绿窗和小丫头了,对甘草狐疑地问:“你说?”甘草还没有说话,先对着邵氏看了一眼。

“你糊涂了吗?老奶奶不是外人!”掌珠喝问她。甘草面无血色,不顾奶奶生气,又对邵氏看了一眼,那神色明摆的是老奶奶在,有话就不敢说。

邵氏却不在意,不但不在意,她还很喜欢。邵氏起来,摇着扇子往外面走:“她对你忠心呢,我也坐得困了,回房睡个午觉岂不舒服?让她慢慢的和你说话吧。”

邵氏出去以后,甘草一五一十的对掌珠附耳说了,又把厨子王大躲起来看在眼中的话也回了一遍。甘草担心地道:“要知道二太太吗?万一她出了事?”

掌珠冷笑:“我们去说,她肯信吗?还有那王大,他肯当证人吗?”甘草就为难起来,听外面绿窗回话:“厨房上王大给奶奶送梅汤,”

“让他进来。”掌珠收了冷笑,吩咐下去。

绿窗在外面本来是接下王大手中的梅汤,听到掌珠有话,绿窗就对王大努嘴儿,低声取笑他:“奶奶正等着喝呢,叫你送进去,一定是有赏钱给你。”王大见绿窗娇俏动人,又肯和他说笑,就皮着脸儿悄声回道:“我有了赏钱,分你一份儿。”

绿窗不相信的撇嘴一笑,打起门帘子让王大进去。

掌珠在榻上坐着,见到王大进来并没有表情,甘草接过梅汤,王大见没有话就要走,掌珠叫住他,挑眉问道:“厨房上活累吗?”

“回奶奶不累,”王大不明原因,就带着愕然回话。

“差使也不难当吧?”掌珠不动声色,又徐徐的问道。王大心想这位奶奶也是个想争管家的人,难道是笼络到我这里了?他是不介意多个主人的人,反正给谁当心腹都是当,就摆出卑躬屈膝,陪笑道:“我当惯了的,本是不难。就是……”

掌珠淡淡:“有话,你只管对我说,我,你还能不放心吗?”王大忙道:“是是,”鬼鬼祟祟地压低嗓音,道:“就是最近买办买的菜不好,菜到了家里,都烂了一半叶子;这四月里早就有各样新鲜菜,说了几回他们不肯买,尽弄些地瓜大白菜的,奶奶明鉴,再好的厨子也得有好食材才行。把我累死了,没有新鲜的菜,我也做不出来合奶奶口味的菜。”

掌珠听过无话,让他去了。自己微闭双眸,手指轻叩折扇出神。有酸甜味儿出来,掌珠睁开眼,见甘草拿掌珠常用的碗舀出一碗来,送到掌珠面前:“这王大今天却知趣,我听他对奶奶全是胡扯,尽编排别人,没有一句话是真的,还当他今天这梅汤也不肯尽心。但打开看时,奶奶您看,冰也放得多,这汤也熬得浓,奶奶素来怕热,用上一碗也睡一会子倒不错。”

她说着,又把个描金的小调羹放入碗中,发出“叮当”地小小脆声。

掌珠不去接她的碗,慢慢的道:“这梅汤,还能用吗?”甘草先是一怔,再就明白,她大惊失色,紧张地抓住自己衣裳,把衣裳捏出一团儿的皱,甘草吃吃地道:“这,这不可能,他怎么敢……”

“他自然是不敢!他是家生子儿奴才,还有老婆孩子都在府里。他不敢,别人呢?”掌珠面色沉下去。

甘草懊恼地道:“看我,我竟然大意了,还是奶奶警醒,四太太和咱们也不对,咱们这房里的器具又摆在厨房里,她自然是看到的。她本心应该是没有把奶奶也坑害的心,可坑一个也是坑,坑两个也是坑,见到我们这房里的东西现成的摆好,她顺手就做了也未可知,”

“抓只雀子来,”掌珠听她说完,静静的吩咐着。

甘草就去外面走廊上,这里挂着十几只好雀子,是韩世拓一直养着的。甘草挑了一只连鸟笼子拿在手上,绿窗在外间和两个当值的小小头做针线,见到就道:“奶奶看雀子不出来看,却放在房里头?”

甘草没心思理她,径直进来。绿窗在后面骂她:“小蹄子这两天就奇奇怪怪的,耳力也不好了,不知道是见了神,还是见了鬼?”也不理会甘草,继续低头做针线。

又扎了十几针,一股子怪声音出来,又有凄惨的鸟叫声。绿窗才笑:“这鸟在外面呆惯了,进房里见不到花,它就不答应?”

又一股子酸酸臭臭的味道出了来,小丫头们跳起来就散开,都道:“臭!”有一个小丫头胃口浅,闻到就要呕吐,边捂嘴出去边道:“这是谁家挑粪水呢?”

绿窗也不能闻,拿个帕子掩住鼻子,驳斥道:“胡说!外面挑粪水,我们深宅大院里怎么闻得到?”

她怕薰到掌珠,掌珠要骂,忙快步进房去看,帘子一揭,绿窗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怔忡住。这股子难闻的味道,却是从房里出来的。

小几上放着鸟笼子,是适才甘草拎进去的那个。笼子里本是一只翠羽红嘴的雀子,是最活泼叫得最婉转的那一只。现在这雀子奄奄一息地瘫软,笼子里、它的嘴边儿、好看的羽毛上都沾着黄绿秽物,难闻味道就是这样来的。

鸟笼子大多是没有实在底的,小几上也喷溅上很多。

绿窗叫了起来:“这是怎么了?”然后才看到鸟笼子旁边是一个小碗,碗里面是酸酸的梅汤。绿窗没有往梅汤上面去想,胆怯的不敢看掌珠面容,只问甘草:“你做了什么,你做下什么!”

两个丫头是同时陪嫁到这个府上,平时虽小有摩擦,也情如姐妹。绿窗担心不已,这事情奶奶不会做,那只有你甘草。

甘草你在奶奶房里做下这样不洁的事情,奶奶把你撵出去,绿窗岂不难过死?

“不是她。”掌珠幽然的嗓音打断绿窗的责问,她也用帕子捂住鼻子,但是眸中并没有怒气,反而雪亮的像搏击长空前的苍鹰,犀利的像针尖上最亮的那一点。

挥挥手,让两个丫头收拾房里,但是道:“把雀子洗干净,还送到我房里来。”绿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愕然道:“奶奶……”

“是,”甘草答应着,把还懵懂的绿窗拉出去,鸟笼子也一起带出去。两个丫头走出去,绿窗把鸟笼子交给小丫头去水边儿刷洗,回过身来见甘草去拿擦桌子的东西,绿窗一把揪住她:“怪脏的,让小丫头去刷,你来告诉我刚才房里怎么了?”

甘草脸上绷得紧紧的,默然带上警告:“你不要打听!”推开绿窗还是取了东西进房收拾。绿窗不明原因,在后面愣住,忽然赌气上来,见甘草才进房里去,门帘子挡住她的身影,还在摇摆没有停下来,绿窗误会,就狠狠地道:“甘草丫头你想把我拿下去,自己占高枝儿是不是?你也不对着镜子照照,就你那嘴脸儿,也能在奶奶面前把我挤走?”

绿窗忿忿,也取了一份儿水盆巾帛进来。见掌珠和甘草正说着什么,而见到绿窗,掌珠皱了皱眉头,绿窗心头陡然一寒,随即委屈地泪眼汪汪起来,甘草果然是在奶奶面前搬弄自己不好了吗?

“这里不用你,甘草一个人收拾就行。”掌珠正和甘草谈论“梅汤”,让打断很是不悦。绿窗气得几乎泪水双流,压住委屈才又道:“我……”

掌珠沉下脸,喝道:“出去!”

绿窗惊得呆若木鸡,直直盯着甘草。你你……她转身抱着水盆就走,那泪水断线珠子似的涌出,已洒了一串儿在地上。

掌珠和甘草分明看到,可“梅汤”的事情让她们魂飞魄散,没有心思去管绿窗的想法。掌珠吩咐甘草把门帘子重新拉严密,看着甘草收拾,同她道:“不是毒药。”

“我也这样的想,要是毒药,那书上写的,戏文上看的,入口就没有了。”甘草低低地回。

掌珠面色白了白,想幸亏自己警惕,幸亏自己先拿雀子试了一口……不然就不是毒药,自己上吐下泻的也让人难过。

又病了耽误筹划管家不说,还在这个时候病倒,表面上看着,更像是和二太太四太太跑到一起去凑趣的。

呸!

掌珠轻啐,我倒和她们能是一流?

“不是毒药,为什么要下呢?”掌珠颦眉低语。

甘草把桌子收拾干净,出去水盆交给小丫头清洗,再回来把见到的事想了又想,对掌珠猜测道:“依我看,应该是四太太和二太太争风,嫌二太太吃药花公中的银子,她想出这个法子来,是整治二太太的。”

掌珠也正这样的想,见甘草说出来,点头表示有理。甘草再道:“而奶奶中招,应该是顺手而做,我们这房的器具现在的摆在那里,”

“损人不怕再饶上一个,多整治一个是一个!”掌珠用力拍拍小几,手指上一疼,心疼指甲,收回来看看指甲还好好的,就没有再拍。

甘草这个丫头,也是个心性儿大,喜欢高过别人的人。她无意中窥视到这件事,又见到掌珠拿她当个正经出主意的人商议,就更加的殷勤献策:“奶奶我们得还回去才行,”

“那是自然的,”掌珠愤愤。

“不然,也给四太太下一贴这药,这药是药铺子里买的,多给点儿钱,说我们家老母猪吃多了,要清肠胃,也就能抓到。”

掌珠奇怪:“你怎么知道?”

甘草笑得眼睛只有一条缝儿,显然为自己知道的多,她也是得意的。“奶奶忘记了,我进府以前,是个乡下丫头啊。”

掌珠释然,一笑却在心中暗想,丫头用得好,就是臂膀;但让别人用上,也就是别人的臂膀。好好的,四太太去下药,她的心眼儿子里到底有多歪,下药这事儿也能干得出来?

再来不偏不倚的,偏让甘草这丫头见到。大厨房上人都死绝了吗?大中午的只有王大一个人在,而王大还偏偏不说破?

这真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啊。

掌珠对甘草和绿窗的信任是同样的,她不让绿窗参与,就是觉得甘草碰的也太巧合,从而对自己的丫头也心生警惕,那么这事情,还是少一个丫头知道就更好。

她把谜团压在心里,但另一团火气却压不下去。

四房?

嗯?

老虎头上你也敢占上风?

掌珠默默想着,对甘草的疑心,对王大的疑心,王大是收了谁的银子,再或者让这个家里的谁给收伏了呢?

她不知道的,王大回去后,又把二太太的药送过去,走到厨房院子里一处偏僻的小房间,正搂着厨娘花三嫂“风流”。

“三嫂,我给你出了气,你看好吧,我一箭几雕,管保以后小奶奶不管再对着我们横,她总得吃东西不是。还有,你说买办不好,总是不买你要的新鲜菜,我也在小奶奶面前说了,这个小奶奶,脾气跟灶底下的猛火一样,管保她就要跟买办过不去,以后买办乖乖买我们要的菜,你想往家里拿多少,就拿多少。”

花三嫂三十岁年纪,雪白身子微胖有肉,她就拿手指头点王大:“你这话是真的吗?四太太下药你看着你不说,万一让人查出来你看到了,说你也有份儿,你这差事可就丢了,”

“放心吧,”王大吹牛道:“没有人见到,再说四太太下的不是毒药,”

花三嫂一翻身子起来:“你怎么知道不是毒药?”王大嘿嘿又把她压倒,学着戏台上腔调:“山人我…。自有妙计啊。”

旁边是他的衣裳,里面揣的,是和四太太一样的小纸包。王大心想,小奶奶进府,好似夜叉进家门,她现在还不能管家,但时常在侯夫人和老太太面前出主张,弄得府中下人们偷吃酒也提心吊胆,没有一个不恨她的。

不出这口气儿可怎么行?

是家人的就不能出气吗?

他们也一样的想出气。、

至于四太太,是和王大走的一个药铺子,无意中让王大见到。王大悠哉地想,现在多好,现在都可以推到四太太头上,大中午的她往这里来,又不是府中的无名之辈,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见到她进这院子?

反正这黑锅,四太太是背定了……。

算算时辰,王大让花三嫂起来:“二太太那里也就要发作,我们还是穿好衣裳预备着好侍候,”两个人才走出这房门,就听到外面乱起来,有人奔跑着叫:“请医生,不得了的,二太太病得重呢,带马,快去请医生……”

二太太在房里吐得一塌糊涂,而侯夫人掌珠三太太都急忙出房门来看她,四太太收到消息后,是不情愿的:“她见到我好似乌眼鸡,我为什么要去?”

……。

宫中的宁华殿,还是安谧的。

宝珠辞别皇后,回去见到酒宴上还在热闹。会钻营的女眷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彼此把持着不乱了方寸,到处敬酒。

见到宝珠进来,不知是谁嚷了一声:“探花夫人回来了。”宝珠忙陪起笑脸儿,又见到张姑娘、萧郡主……等才熟悉热烈的几个姑娘们急步过来,都拍手笑嚷:“这下子好了,我们可以簪花儿了。”

张老夫人也嚷:“我来捧那盘子。”几个至亲旧交的中年妇人们笑着簇拥老夫人过来,花香就扑面而至。老夫人手中是一个大的荷叶式白玉盘子,里面云堆山涌般满盘子杏花。

红得颤巍巍,好似朝霞落在白玉上。

宝珠还是不能明白,萧郡主张姑娘就争着告诉她:“皇上那御宴上作诗掐花儿,给皇后娘娘送去,娘娘见到喜欢,说女眷们都有份儿,让你家那探花掐些好的送来。你家那探花呀……”说到这里,两个娇女双双闪动眼波,都有了娇嗔。

宝珠忙问:“他做了什么不该的事情?”

“正是不该呢,”萧郡主和张姑娘又双双抢话头儿,围观的女眷们也就都笑着,跟着两个娇女话头儿说,一个一个喜笑颜开的:“该打不是,”

“小夫妻亲香,竟然把我们一概不放眼里,”

“小夫妻好着呢,就眼里没有了我们,”

宝珠急了,又见她们笑容俱不是坏意思,拧身子不依:“好伯母婶娘姐姐妹妹们,求你们快告诉我吧,再不说,我可要急死了。”

大家又笑,张老夫人乐道:“把她怄得不行,说给她听吧。”女官们也在旁边抿着唇笑,张姑娘道:“你们家那探花,着实的可恨!”

“可恨,而且又可恶!”萧郡主接上。

“他掐了好花儿,就回奏给皇上,”这是张姑娘。

萧郡主又笑,自以为这样的抢话有趣:“他说有一枝好花儿啊,是给你掐的,让我们都不要抢你的,”

“你说气人不气人?”张姑娘笑着嚷:“他竟然敢把我们先不放眼中!”

宝珠还没有摆出“对不起,难为情”,萧郡主又嚷嚷上来:“皇上呢,就让他打动,说小夫妻好,他看着也喜欢,就下了一道旨意,”说过噘嘴儿。

张姑娘噘嘴儿。

李姑娘噘嘴儿。

同过来的姑娘们把宝珠围住,一起噘嘴儿。

宝珠在这会儿功夫,已经把羞羞答答,十分见谅,多多原谅的表情摆好,笑容可掬,一脸内疚地埋怨袁训:“啊呀,说这话儿真不应该,”

再对着一圈儿的小噘嘴儿蹲身行礼,一一的说声歉意。

女官们见这样的热闹,就在后面宣出来:“皇上有旨,花要探花夫人先簪,余下的方是各家夫人小姐们簪上。”

宝珠微张圆了小嘴儿,一抹红晕浮上面颊,心头浓情浓得不能再浓,但害羞也羞得不能再羞。她双手掩住滚烫的面颊,这个人,这个人……。你少出些儿风头就不行吗?

姑娘们拍手笑:“快快簪上花,你簪上我们才可以簪呢。”一枝开得浓艳的杏花,穿在镶绿宝石的金簪子,绿宝石和红杏花配得美丽勾人,端端正正由着姑娘们的手,簪到宝珠的发上。

余下的,姑娘们上前来抢。张老夫人早交出白玉盘子,回到座位上笑得前仰后合,又拿起酒杯来,对相熟的女眷们道:“来来,我们再吃上一杯,今天托皇上和娘娘的齐天洪福,才有这样的一乐,”

认识与不认识的人都说有理,大家共饮了一杯。女官们又送过花来,刚才那一盘子已经让姑娘们抢得不能再戴,手快的如张姑娘萧郡主等,发上都是三五枝杏花。没有的人,就由女官们一人一枝的发下来,都是金簪子穿好的,一个一个的戴起来,厅堂上本就花枝招展,这下更是招展花枝。

常四姑娘幽幽地站在一个角落,幽幽地对宝珠翻了一个小白眼儿。

宝珠正在敬冯二奶奶,又有余夫人也没有丢下,就没有收到这白眼儿,让白眼儿空落一回。余夫人让她在宫门上的一冷,此时的又一暖,反而知道感激她。

总算当着人,宝珠还没有忘记我,就吃了一大杯,又约宝珠去他们家吃酒。

御宴也有时辰,到时候就止。女官说娘娘有旨意,不必谢恩,中宫已经见过宝珠,又赐宴,算给了以前没有过的恩典,不想再出来见女眷。夏天都要出汗,犹其这是午饭后的午后,日头暖起来,好似怀里抱着个手炉。给女眷们备的有更换衣裳的地方,没有带衣裳换的,那里也可以小歇中觉,还让她们去游园去。

要知道下一回再进来这样的玩,女眷们中有超过一半儿的人可就不成。

冯二奶奶关切宝珠,想大家换衣裳的地方不都在一处,就让宝珠跟着她去。余夫人没有伴儿,又想让宝珠跟着她去。

宝珠都婉拒,红花和卫氏在偏殿的另一角儿和下人们用饭,主仆互相找到,出门后有一个宫女带路,还往宁华殿里来。

宝珠感动不已,姑母想的多周到啊,她知道宝珠头一回走内宫的路,进门时有人带,出门时也得有人带才行。

宁华殿上香风水长,宝珠换下衣裳,见备的还有香汤,又洗了一回在殿后看花等袁训。打了一个小小的盹儿,还见不到袁训回来,又见往御花园里去的人多,宝珠兴致上来,带着红花和卫氏,也都是换了衣裳的,这殿内备的衣裳本就很多。

主仆兴冲冲的,往御花园来。

天下名山大川,各有不同。御花园以皇宫的缘故,不敢比天下的名景幽地,也是出自天然,再雕琢成精华。

有白石砌路,夹道红花,落满一地犹不知足;有空翠爽肌,绿意袭人,浑然不知春夏秋冬为何物,唯有木叶无数;还有大开大合的怪山石,后面是烟波一袭红萏白萏,俨然大光明胜景。

宝珠来的晚了,进园子的女眷们才走了一拨。没有人相约游园,宝珠就自己掂量着,去看红花白径的好,还是去水边戏水?

“宝珠,”身后有人唤她。

回身一看,见一个少年,有敦厚之相,肤色并不是白净的,但五官斯文有书卷气。衣裳一件宝蓝色的袍子,颜色欠深了些;一条黑色绸裤,倒还是以前他的风格,以稳重为主。

他带着热情的笑容,又想再浓些,又怕有唐突,最后笑出一脸的灿烂,再轻唤道:“宝珠。”对着宝珠再走过来一步,就原地站住好似钉子一般,再也不会动步的感觉。

他离宝珠可还有十几步,就早早的停下来,还跟以前一样,是忠厚而又老实。

卫氏和红花认得他,忙垂手满面春风的问好:“四爷好,听说四爷高中,我们家老太太说去道喜,奶奶不得空儿,也忙着备下东西和老太太的一起送去,说早看出四爷是必中的,四爷不中,奶奶断然的不相信。”

冯尧伦微有喜色:“宝珠说我一定中吗?”又讪讪的:“宝珠还是你女婿中的又敏捷又好。”想到宝珠女婿,冯四少总不会是滋味儿。他本来不是个情感热烈外露的人,见到宝珠也只会端正的问个好,不像余伯南会跟着宝珠问长问短,宝珠你要吃吗要喝吗。

但深藏的感情发出来,却炽热浓烈没有东西压得住。

冯四少定定地看着宝珠,一刻也不肯离开她。他想问宝珠你过得好吗?但见到宝珠肌肤微丰,笑容灿丽,自然是过得好。

他想问宝珠你快乐吗?但见宝珠眸子明亮,笑涡儿深深,自然是过得好。

宝珠过得好,和宝珠不是嫁给自己才过得好,这两个想法让冯四少苦恼不已。而宝珠此时,也小小的在苦恼。

有一件事儿,宝珠很想问个明白,宝珠可以直白的问你一声儿吗?

不问出来,宝珠怕今天晚上觉也睡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