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宝珠的神奇日子/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花觉得今天真是诸事儿不顺,先是听到紫花说大姑奶奶要害人命,不然她的命就让人给害了;接下来就是她吓得魂掉一地,安家也忘记去——奶奶允她去,红花自然是要往安老太太面前代宝珠请个安的——青花的点心,自然也没有给。

没给就没给吧,最多明天给青花在街上称个好盒子点心补她,却又见到碎点心染了衣裳。

红花是很能干的,可红花也还是个小姑娘。

她傻巴着眼瞪着衣裳,忽然欲哭无泪。这是红花最喜欢的一件衣裳,这是夫人找出来的衣料,至少有十几年的年头。颜色轻俏,花色又好,外面铺子上早就买不到。

家里只有奶奶和红花是年青女人,奶奶宝珠做了一件罗衣,一条裙子,在家里穿。

余下的红花做了这衣裳,是出门儿才舍得穿,而今天还是头一回穿。

红花就眼泪汪汪的往里面走,本想先回自己房里去换衣裳,不想宝珠坐在窗前——四月里天气好,碧窗推开刚好吹风看花两不误。宝珠就唤她:“红花儿,祖母婶娘可好不好?”

说着话,见手中扎的花儿该换丝线,宝珠就低头另取一枚绣花针,又问道:“三姑娘的嫁妆打到了哪里?”

为了嫁妆,宝珠都收到玉珠好几封信,在信上玉珠那语气都像要哭出来:“样样不能越过宝珠,可宝珠去年成亲,木料没有今年的贵,我花费的银子却要和宝珠的一样,打同样数量的床柜子箱子都不能,”

想到这里,宝珠微笑,等着好好听一出子玉珠姑娘挨骂记,却听到“呜呜”两声。宝珠惊骇抬眸,见红花哭着走到面前:“奶奶,不好了,”

“你别急,慢慢说。”宝珠自然是惊的,她强自稳住。

红花用袖子拭泪水。这水红色的衣裳最怕让别的颜色染上,一旦染上就不好洗。她索性大方一回,用新衣裳擦眼泪,看在宝珠眼里更让她吃惊。

红花经常一个人去办事情,也算练出些胆量。能让红花吓得神智不清,擦泪水不取帕子,那会是什么大事情?

宝珠就急上来,先问她:“是铺子上有人来讹诈?”

孔老实看管的那铺子,春风一路无风无浪,喜喜乐乐的赚钱,半点儿悬念也没有。

而另外三个铺子上,卫大壮是个外地人,早就有附近的市井混混们去敲诈。敲了头一回,第二回再也没有上门。宝珠和卫大壮都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放下狠话,却不再来,但庆幸之余,都存着小心。

宝珠想红花哭得这么凶,应该是指这件事情不好了。

红花却摇头:“呜呜,不是的。”

“那,是老太太病了?”

“不是,”

“是三姑娘见嫁妆不如意,又孤高起来,不愿意成亲?”宝珠忍不住笑

“呜呜,不是。”红花还是摇头。

宝珠就嗔怪道:“那,就只能是你红花弄脏了新衣裳,你哭起来对不对?”无事儿就让表凶指责孩子气的宝珠,笑红花孩子气:“没几天就端午节,还给你新衣裳呢。再说,该!你那一块两块点心作贼似的从宫里往外面拿,还全碎了难讨人情是不是?你拿它们作什么。”

她一个人抿着唇笑起来。

姑母是娘娘,以后进宫的次数多着呢,红花你每次都揣点心,仔细让人把宝珠也笑话进去。

红花就不再哭,眼泪还沾在脸上,惨兮兮地说出来:“不好了,大姑奶奶侯府里要出人命了!”袁家真正的姑奶奶没见过一面,红花和卫氏还用安家称呼叫掌珠。

宝珠脑子“嗡”地一声,手中针指滑落,空出双手握住红花肩头,急切地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适才去见紫花,她这般的说……”红花就把话学出来。她怕紫花学话有出入,尽量按紫花的语气,一个字不少的说出来。宝珠还没有听完,已经信了七分。

这是大姐掌珠的个性。

这是她能办出来的事情。

宝珠亦哭了:“套车,去文章侯府。”

红花才刚哭完一场,心里明净许多。见宝珠急急忙忙的就要过去,就劝住她:“话是紫花学出来的,是真是假还不知道。我吓得哭,是觉得句句跟大姑奶奶很像,奶奶急着要去,可万一紫花学错了话,大姑奶奶那性子,难道不怪奶奶吗?”

宝珠想想有理,就按捺自己重新坐下。这才发觉满面是泪,帕子搭在一旁小几上,宝珠取在手中拭泪水,红花又小声地道:“不然,让爷去打听打听?”

“这可不行。”宝珠先就不答应。

要知道袁训在宝珠和红花眼里,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化身。

当差,行的!

办铺子,行的!

中举,行的!

打架,行的!

另外,哄宝珠笑,逗宝珠哭,样样来得。宝珠从嫁过来以后,天天心宽笑容多。带动她的小婢红花,也是把主人放在半天里仰望着。

可红花在此时,就想的和宝珠不一样。红花只想劝住掌珠不要和人下药,小爷无所不能,一出面必定能成。

宝珠却还怕表凶知道,把掌珠看不起。

在掌珠来看,不以牙还牙怎么行?

在宝珠来看,能有什么样的事情,足够你去对自家人下药?

但再不愿意表凶看轻掌珠,在红花把表凶提起来,宝珠心头一暖,人就镇定下来。对红花解释道:“这事儿还没有听真,你千万不要对爷透露一个字。”

“是。”红花也忽然的明了,是啊,奶奶的铺子还瞒着小爷呢,奶奶也不是所有的话,都会对小爷说。

从红花的角度来看,奶奶是怕什么呢?当然是小爷太好,小爷太俊,奶奶不敢全抛一片心吧。红花倒也能理解。

帮着宝珠收拾掉地上的针线,见宝珠颦眉不语,红花好生的担心,又进言道:“不然,明儿去文章侯府里看看怎么样?”

宝珠稍有霁容,语气也缓和起来:“啊,红花儿你愈发的能干,就是你说得对。那常家是说过殿试过后,帽簪金花好成亲,日子前天祖母打发人来告诉我,我回去看看也应当。横竖这几天家里也没有事儿,你去换出门衣裳,我去回母亲,请她应允我明天回家去,对了,就说祖母也请母亲一起回去,祖母本来就说请母亲喝雄黄酒,先聚上一聚,索性我们明天都回去。”

主意拿定,宝珠恢复不慌不忙,款款地起身,告诉红花:“你换好衣裳就候着我,等我回来,你再去见祖母,就说我们明天去聚,问是她打发人请大姐,还是你回来的时候顺便儿告诉大姐明天也回去。”

红花也觉得不错:“还是在老太太那里更好说话。”就目送宝珠走开,红花回房去换衣裳。

宫式点心早就融化得不能下口,红花就给青花包上一个大石榴——捡那皮没绽开的拿上一个,免得又染了衣裳——在袖子里揣好。

袁夫人照例坐蒲团上思念丈夫,她回说不去,宝珠再三的劝她:“隔些日子,也要出去走动走动,再说祖母早就说想您,再您也散散岂不是好?”

袁夫人知道宝珠是好意,却不过她的情意,就说去,又让宝珠备办礼物,说家里没有,就外面去买。

宝珠谢过回来,拿钱给红花,又包上一盒子果品说给祖母,打发红花再出去,宝珠一面为掌珠担心,一面备办明天回家的东西。

总要时新菜,再加上四色东西。

她往厨房里去看,忠婆听说后,就道:“老太太我虽然没有见过几回,但知道也和夫人一样,爱新鲜东西。石榴樱桃都有,那么大个的石榴,一个好有半斤重,我们家得的算早的。再来明儿一早又有人来送新鲜鹅肉,拿上一只,再拿上一条活鱼,奶奶看这样可行?”

宝珠就说费心,果然是周到的。谢过忠婆回房,还是心绪不宁。

宝珠就自语道:“就真的想和人出人命,也得去花功夫买药!可恨那甘草,怎么就不劝着大姐姐,反而助着她!等到她把药买回来,文章侯府人来人往的,下药也得寻个机会吧,不至于今天就出事!明天呢,就能见到大姐姐劝她。宝珠啊宝珠,你千万要镇定,不要着急的才好。”

隔上一会儿,又失手打翻茶盏。宝珠心头一酸,险些又哭出来。强忍住泪,对自己道:“这不算什么大事情,有宝珠呢,还哭什么。宝珠不行,还有表凶呢。”

心头格登一下,好似有把钥匙扭开了郁结。宝珠恍然大悟:“原来我想的,是告诉表凶呢?还是先不告诉他?我想的却是这个……”

她垂头凝神,又痛苦起来:“不!”宝珠不愿意让表凶知道,怕他把宝珠的姐姐看成心狠手辣之人。

掌珠是个性强,性子差,可那是宝珠的姐姐。宝珠素来看别人都往好处去想,何况是自己的姐姐。

“出了什么样的事!上有长辈,外有司法衙门,就是这两样也不行,还有祖母还有宝珠,为什么偏偏要去和人下药!”宝珠想着,又叫起来。

一想到掌珠可能又犯糊涂,宝珠就心如火焚。就揭帘出来,准备往外面散散心。

满面忧愁才下台阶,就见到她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怕他会笑话的人——夫君袁训,大步匆匆回来。

宝珠怔住,就看天色。这才不到中午,表凶回来算是早的。忧愁才上眉头上,就要往心头上按,更是一件不易的事儿。这也是宝珠不想现在就面对袁训的原因。

她往一块不大不小的山石后面藏起身子,见袁训先去见母亲,松一口气,快步回身坐在菱花镜前面,把胭脂又涂上一些,遮盖住泪痕,又对着镜子强笑几回,才笑得有些自然时,帘子一响,袁训的嗓音先过来:“小宝儿,快过来告诉你喜事儿。”

……

袁训今天心情不错。

一大早的,他往太子府上去当差,想到这科举之路总算走完全程,步子就轻快的如踏春风。太子府前才下马,看门的人先过来,恭喜他高中;进府内没几步,遇到的人没有一个不问他昨天宫里簪花的事情,又一个一个地问他讨花儿戴。

平时都是闹惯的,就都跑上来。

袁训没有办法,就地把太子府里的杏花拔了。

侍候太子的心腹小子,叫长庆的那个,就数他最会侍候。长庆就往太子面前去报信儿,故意装得哭丧着脸儿:“殿下不好了,府中的伴当们把袁家小爷围住,问他要花儿戴,小爷正在爬树,掐的就是您昨天才夸日边红杏倚云彩的那杏花儿树。”

太子殿下当时就笑喷,他正在卷头绘瑞草大黑漆书案后看东西,笑得跑出来给了长庆一脚,笑骂道:“蠢才,你这是唐突唐诗!日边红杏倚云栽,到你嘴里就成了倚云彩。”

就出来去看,见袁训果然正在树上掐花儿。

探花郎果然好风采,在树上爬着,绿叶也遮不住他的俊脸儿。就有人在下面起哄:“树上又多一朵子花,这朵花儿大。”

太子掌不住的笑,在厅口儿上负手道:“这探花郎昨天风头没有出够,又来荼毒我的杏花。不过今天这里没有你媳妇,你头一枝子花可就给谁呢?”

下面的人就更哄笑。

宫里的事情,只要不是*,好玩的从来传得快。而太子府上的这些人,又全是消息灵通的。昨天圣旨下,探花夫人不簪花,别的人都不能簪花这事情,早就传遍京中,乐坏一干子风雅人士,和一干子房闱中会风流的人士,街头巷尾都在说今科的探花这是疼媳妇呢?

还是怕老婆。

冷捕头就在下面“犯坏”,凑太子殿下的兴致:“回殿下,他准保一会儿第一枝子花,又要装相揣怀里。不过他回去给不给媳妇,这倒不好说。”

大家更笑起来。

袁训瞪下来一眼,跳下树来,把一捧的好杏花,衣襟兜着的,先送到殿下面前。太子一乐,就对他招手:“把花散给他们你跟我进来,免得他们追着你要,你天天在我的树上倚云彩。”

又把长庆说的笑话告诉袁训。

袁训也笑得“噗”一声,把花散给别人,跟着殿下进来。长庆见哄得太子开心,又见到他们是要长谈的意思,早就退出去守在门外。他手里也有一小枝子杏花,长庆嗅那香,又自语道:“难怪他中探花,以前就香喷喷得殿下只爱惜他一个,现在探花了,就更加的倚重他才是。”

守住殿门,不放外人进去。

殿内,太子把几个公文交到袁训手上,悠然地道:“我的表妹表妹夫要还朝了,母后知道,又是一件喜欢事。”

“真的?”袁训还没有看,先就大喜。

太子此时说的表妹表妹夫,只能是袁训的姐姐陈留郡王妃和姐夫陈留郡王。袁训把公文看了一遍,又去和冷捕头呆上一会儿,就不在太子府上用饭,欢欢喜喜回家里来报信。

他先去告诉母亲,接着就回房来找宝珠。

见宝珠坐在梳妆台前,袁训又要开她玩笑:“妆罢低声问夫婿,你也知道贴过花黄才能见我?”换成是平时,宝珠小嘴儿巴巴的早就还回去了。

今天她没有,宝珠正在维持她“嫣然”地笑容,生怕自己调侃着回表凶的话,会把心中让掌珠引出的尖刺给带出来。

宝珠是“得体贤惠”地一笑,俨然一个小贤妻。笑容满面起身迎接,用的是解释的口吻:“快中午,怕妆容不整齐,才照的镜子。”

袁训倒奇怪了:“你照镜子也要对我解释吗?”

宝珠也一怔,对啊,这件事儿也要解释吗?再说表凶从来不是处处过问的丈夫,难怪他起疑心。宝珠就又想掩饰,又怕自己掩饰不过去,走过去握住袁训的手,把话题岔开:“你刚才叫我要说什么?”

“哦,姐姐姐夫要回来了,舅舅也要回来了,”袁训开心地道。

宝珠就更嫣然,她虽记挂掌珠,也是真心为袁训喜欢,神思暂时能把掌珠放下去,道:“那要收拾房屋是吗?他们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样花色的摆设衣裳,衣裳总要提前做的吧?”

袁训哈哈笑起来:“他们不住在我们家里,另有御赐住所,以前还朝时,也是这样。”主妇宝珠听过,松了一口气,原来不住家里。又觉得遗憾,原来不住家里。宝珠咦了一声:“舅父不住在家里可以明白,姐姐姐夫也不在家里住吗?”

“不住,”袁训把宝珠搂入怀中,轻声地道:“有没有人对你说过我是独子?”宝珠想了起来:“媒人都这样说,就是舅祖父也这样说。”

袁训微笑:“南安侯也不完全清楚。”

“那,是怎么一回事情?”宝珠今天已经遇到一件惊吓的事情,由不得担心又要遇到一件。好好的,怎么袁家对外都不承认有姐姐这个女儿。

有了卖皇后的故事在前,宝珠心惊胆战,手指冰凉起来,往袁训怀里挤了挤,颤声地想说句什么,却因为心情而带出来几个字:“我怕,”

袁训的心尖也随着哆嗦了一下,这里面其实也是一番隐情,只是能说的说,不能说的以后大家意会。他还以为是宝珠过于敏感才这样说就搂住宝珠回榻上去,让宝珠坐在怀里,才告诉她:“不必怕。姐姐生下来那天,就过继给了舅父,是舅父的嫡长女!”

“啊?!”此时就是红花来说掌珠杀了人,宝珠也不过就这么惊讶。她眼睛瞪得溜圆溜圆,怕也不记得了,手指揪得袁训前襟紧绷,吃吃地问:“为什么?”

好好的女儿,为什么要过继给舅父家。

宝珠今天是一重惊再加上一重惊,就晕晕懵懵地,没想到一个很明显的原因。袁训告诉给她:“呆子,舅父是国公府第,我们家可是布衣平民。”

一个是国公府的嫡出长女,一个是袁家的布衣小姐,这是不能相比的。

话都说到这里,宝珠也就想问个明白。她还没有理清这里面的弯弯绕儿,只觉得亲生的女儿给了别人这多痛苦,管他是什么国公府第去,就难免还在战战兢兢:“那嫁的又是什么人?”

“陈留郡王,他是姐丈。”

宝珠大脑一片空白,茫然地对住自己夫君,眼神儿连动都不会动了。

当她知道皇后是姑母的时候,也不过就这样的吃惊。

她的脑袋里,一个人接一个人的转出来。先姑母是娘娘,再来太子是表兄,瑞庆小殿下是小表妹……这已经足够神奇了好不好,然后冒出一位郡王是亲姐丈……。

这日子还能更神奇一点儿吗?

“呆子,小呆子?”袁训摇晃着她,呆子小宝一动不动,魂不知飞去哪里。

宝珠咽了口口水,让袁训叫醒。没有征兆的,轻松兴奋起来。现在是她摇着袁训衣裳,嚷道:“陈留郡王是你姐丈,他很厉害是不是?我听人说过他打仗的书,说他一袋箭破一百兵,是真的吗?还有说他……”

袁训吃醋:“我也挺厉害的吧?”

“还有听说他……”宝珠呱呱又是一堆话出来,乍地一停,狐疑上来:“我小时候听说他的书,如果我大了,他是你姐丈?那他还没有老吗?”

婆婆的年纪可在那里摆着呢,姐姐是大不到哪里去的,姐丈就又能有多大?

袁训失笑,抢白道:“你小时候!敢问你今年几岁?”

宝珠呆呆:“我十六啊,”

“你那时候是几岁?”

“我八岁啊。”

额头上挨了袁训一巴掌,袁训笑骂:“难道不对吗?姐姐大我五岁,姐丈今年三十出去,他这个人,心里除了打仗就是打仗,成名的早,成亲的晚,你八年前听到他的故事,正合适。”

宝珠想想:“也是,他还不老。”又笑嘻嘻:“我还以为他是老人家。”

说到这里,宝珠眼睛又直了,又原地不会乱动了。

袁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接着摇晃宝珠:“哎哎,小呆,二呆,三呆,四呆……”宝珠慢吞吞地动了,但是声调弱弱的:“叫我作什么?”

“哈哈,你不反驳吗?承认这么多的呆子全是你吗?小呆二呆三呆四呆,你怎么又没精神了?”探花郎赢了一回嘴皮子,乐得就快手舞足蹈。

宝珠慢慢腾腾的,先是想不理会,后来又觉得不像自己,慢慢的翻了翻眼皮,好似要做白眼儿,又没有做全,就又塌拉下眼皮,又没精神了。

袁训大乐,继续晃动她:“这是什么表情?是知道你婆家的亲戚全非富即贵,比宝珠的好是吗?”

不但好,还像是宝珠就要有一个去害人命的姐姐,宝珠在心里小小声回了这一句,就更沮丧。

她是由婆家亲戚而想到自己家里,这一想,不得了,掌珠大姐就要犯糊涂,一旦犯出了事……婆家的亲戚难道不笑吗?

表凶不明就里,还在一个劲儿的取笑。

宝珠强打起精神还他:“我们家有舅祖父,总比你马上就要放的官儿高,”这成了小夫妻关门比亲戚去了。

袁训见她十分提不起精神,搂紧她亲昵地道:“呆子小宝,你早就是泼出去的水,是我们袁家的人。我的姐姐,就是你的姐姐呀。”

这话更触动宝珠在想掌珠的心思,宝珠怯声怯气地道:“那宝珠的姐姐,也是你的姐姐?”袁训回答道:“宝珠的姐姐是我的姐姐,宝珠的姐丈,可不是我的姐丈。不过我的姐丈,一定是宝珠的姐丈。”

宝珠满腹心事也让袁训逗得有了一笑,精神头儿就聚回来很多。又想了起来,娇嗔道:“难怪,你许给大姐丈去边城,许得那么干脆。倒是我担心呢,为你好捏着一把汗。”

“我许给,你的大姐丈。”袁训笑着纠正,着重声明“你的”,那去边城的姐丈,是宝珠的。

宝珠翻翻眼:“好吧,你许给宝珠的大姐丈,这样总行了吧。”

掌珠还是心里放不下的那一块儿,但主妇宝珠恢复不少,要去办正事儿了。拉着袁训起来:“虽然不跟我们住,但也得收拾房屋,也许会回来住上几天陪母亲也不一定。快来,用到你呢,陪我去见母亲,问问舅父姐姐一家都喜欢什么,再跟我到库房里搬布料出来,你的活这几天要停一停,”

袁训即刻打断她:“凭什么?”

“要给舅父姐姐一家先做几身衣裳,你就先别争了,可好不好?”宝珠拖着表凶出去,在路上哄他。

袁训这一会儿无精打采,宝珠在前面拖,他往后面堆,还说风凉话:“有了亲戚就不要我了吗?呆子小宝,你皮痒了是不是?”

“痒着呢,等着你给我搔呢。”宝珠拖累了,早有法子,转身面对前面,把袁训手臂搭在肩头上,往前面拽。

她出足了力气,就在前面呼气:“一头牛。”

袁家大院照就是安宁的,几丛蔷薇攀爬上高墙,千头百头的粉红冒出,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就要绽放万紫千红。而杏花正是好季节,开得灿若云霞,又寂静无声。

碎金色的光光点点洒布在长廊上,宝珠拖着她房里的“牛”一路行来,想着这日子是多么的好。掌珠姐姐怎么就不珍惜呢?

宝珠也知道有了身后“表凶牛”,宝珠的日子幸运过于别人。可以前宝珠也曾认为自己是最不幸的那个。

掌珠姐姐有母亲,夜晚伴着说故事睡眠。

玉珠姐姐有母亲,夜晚伴着看书拍着睡。

乍看上去,掌珠现在并不比别人差才是。文章侯府虽然不是圣眷宠幸的人家,但没有圣眷的人家又有多多少?

大姐丈,以前有不好是吗?可浪子回头金不换,他不是也决心出门去奔前程了吗?有宝珠在,有身后这头“牛”在,不会坐视他不变好的呀。

宝珠在碎金日头中,一面拖着她的“牛”前进,一面心中暗暗祈祷,可千万不要犯糊涂啊。

……

大清早的,安老太太从房里出来,漱了口,就面色一般往椅子上一坐,看着凝重端正,俨然一个上年纪祖母不苟言笑。

但眼皮子却灵活的一掀,往西厢里瞅上一眼。

院子里杏花正闹,几丛蜂蝶绕花行。西厢房的门帘子一打,走出玉珠姑娘来。

廊下的小丫头见到,就先悄悄的捂着嘴笑。跟着玉珠的青花也窃笑,独梅英在房中对老太太使个眼色,悄声道:“三姑娘来了。”

“哼,”安老太太打鼻子出气。

正说着,玉珠姑娘走上来,梅英就往外面退,也是窃笑不止。房中只有祖孙在时,玉珠姑娘笑靥如花,手指院子里一株桃树,上面结出不少花骨朵:“祖母您看,桃之夭夭,桃之夭夭了,”

这是桃夭里的一句诗,出自诗经周南,是庆贺年轻姑娘出嫁的诗。玉珠借着机会说自己就要出嫁,余下的意思不言而喻。

姑娘出嫁,自然是备嫁妆。

安老太太面无表情:“采薇去。”

玉珠气结。

她用诗经含蓄要嫁妆,祖母用诗经直接回自力更生。

采薇,不但是出自诗经小雅的一首诗,采薇还有一个典故。

商末孤竹君的两个儿子,一个叫伯夷,一个叫叔齐。在父亲死后,兄弟都不肯当国君,都认为自己不如对方贤德。你让我来,我让你,最后两个人相约一起到首阳山下采薇菜吃,也就是泛指野菜的意思。

这是后代大多认为的两位先贤。

现代人讲究进取。年青人更是心态浮躁,估计认为两傻蛋。

玉珠提醒祖母她要出嫁,绕来绕去还是不离最近的主题,嫁妆没有宝珠的多。老太太经典的你诗经来,我诗经还你,不但直接告诉玉珠一个钱没有,你再要,你吃野菜我也不管,还敲打玉珠,人家两位先贤,可是不管家里要东西的,人家可是国君的位子都推来让去,你一直讨要嫁妆真是不该。

玉珠姑娘有备而来,每一回都不是轻易能打回去的,虽然每一回都没赢过老太太,但玉珠接着又吟道:“燕燕于飞,泣涕如雨。”

这又是诗经中的。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玉珠把头一段掐头断尾,余下的都不要了。她笑眯眯暗示祖母,玉珠就要走了,就要不是家里的人了,以后要看只能常家去看回门时看。就要瞻望弗及啊,难道祖母你不伤心难过吗?

照规矩,是要泣涕如雨。

以后泣涕了,会不会后悔现在没有对玉珠好一点儿?玉珠姑娘试图用各种方法,挖出来祖母的同情心。

玉珠缺少银子嘛。

安老太太则悠然:“采薇首阳山,乐哉乐哉。”

她一个采薇,就把玉珠姑娘的诗经打得七零八落。

玉珠道:“祖母您念错了,陶潜的原诗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安老太太不慌不忙:“采薇,也一样的高雅,不然那两位先贤,怎么偏跑去首阳山?”

玉珠想想,再念道:“耿耿不寐,如有隐忧。”这还是诗经中的,玉珠姑娘说我忧愁的睡不着啊。

安老太太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取笑她:“这是白天没采够,再去采一回,跟乡下老农似的,从早到晚的劳作,包你腰酸背痛,一觉睡到天亮,”再次喝斥:“采薇去!”

玉珠悻悻然回房,老太太房里房外的丫头早就笑倒。张氏在西厢里候着女儿,见她又和昨天一样的脸色,而昨天又和前天是一样的脸色,前天就和……

张氏故意逗女儿:“我早知道的,你没赢吧?”

“祖母一个采薇,就把我的所有话都打倒。”玉珠嘟囔:“祖母竟然还看过诗经?”张氏笑得不行:“你现在知道了吧?你家祖母深藏不露,前天你用老子道德经要钱,那道德经能是要钱用的?你大败而回;昨天你把墨子请出来,又是铩羽而归。今天你这诗经出利不捷,我早猜到。”

侯府的姑娘怎么能小瞧呢?

上房里,安老太太伸个懒腰,道:“动动骨头感觉好多了,动动嘴皮子也感觉好多了。”又鄙夷玉珠:“为了要嫁妆,老子庄子墨子全上来了。这些先贤们,是为你要钱才生出来的?”

为了钱就搬弄出先贤们,他们不值钱吗?由着你乱用。

梅英进来也是忍俊不禁:“我以为老太太总会输一回,没想到老太太也是书读百家,不比三奶奶和三姑娘差。”

“我要是不会看书,早就不许她看书,告诉她女子无才就是德。她念的书早就是我翻烂了的,当时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老了,我就明白了,原来是为着对付她!得早早的备下这一手。”

梅英笑得弯下腰:“哎哟,老太太喂,您这个笑话可比什么都好笑啊。”您当年看书,是还没有出嫁的时候。

没有出嫁就知道备下招儿应付孙女儿,这话还不可笑吗?

这也太有远见了。

安老太太就不笑,继续拿玉珠调侃:“幸亏我当年闺中爱看书,不然的话,我的银子可就不保。”

正说笑着,就见到有人来回:“袁亲家太太,四姑奶奶来了。”安老太太立即摆出喜气洋洋,头一天儿红花说宝珠要回来,老太太一早就是见客的衣裳。这就不用换,大小丫头们簇拥着,欢天喜地般迎接她的亲家,她的得意孙女儿去了。

经过西厢时,老太太故意把个脸儿对着玉珠扬上一扬,让她仔细看看自己见到宝珠才是真正的喜欢,然后扬长而去状。

玉珠正在换衣裳,也是要迎宝珠的,见到祖母的喜色,就要哭不哭的找母亲诉苦:“宝珠就这么的宝珠?”

“宝珠是老太太的养老孙女儿,别比了,我的东西全给你,你还不满意?”张氏早就让女儿和老太太一出又一出的要嫁妆,不给!再要嫁妆,再不给!给磨得说起来只会笑,她也匆匆换上好衣裳,带着玉珠去迎接。

没过多久,掌珠又回来。老太太一个要陪着袁夫人说话,一个是掌珠没有带着长辈回来,她不用迎接,就还坐着。

坐就坐着吧,偏偏在掌珠上来请过安后,老太太笑容可掬,对袁夫人道:“这文探花出来了,武状元又要比试,托亲家的福,我们家中了一个探花,接下来,就要出武状元了,昨天那武状元来看我,我说你可用心的比,不敢说比我好孙婿那样的用心,那样的聪慧,但一个武状元只怕还是稳稳的,”

袁夫人不知道原因,就是听过也早丢开,就和老太太谦虚,说她夸得袁训太过。而掌珠不作声,张氏把玉珠扯到一旁,低声交待:“你要是想以后回门,祖母对着你大夸武状元,你就继续要银子。要是不想听那武状元,你就别再要了。”

玉珠打个寒噤,也是。那武状元后来又想向玉珠求亲,幸好宝珠街上捡到常五公子,玉珠迅速订了亲事。

她的亲事定得快,一家人上门相看,当天看当天就定。那武状元呢,也奇怪,居然不介意,还往安家送了一份儿大礼,老太太自然下喜贴,人家只怕会来。

一次两次的亲事都不成,这家人就不生气?他们还要来走动的话,以玉珠来想,只能是心中有气憋着,想比比看,到底是我好,还是你嫁的女婿好?

接下来就是武举,他要是真的中了举,又让祖母一提再提的,玉珠想想也挺难过,就答应母亲:“我暂时不提就是。”

张氏就再去陪客人。

宝珠这个时候,邀上掌珠去看玉珠的嫁妆。看了一回姐妹们回来,宝珠故意对玉珠道:“三姐,你大喜以前,我们回来的次数可是来一回就少一回,今天麻烦你去照管厨房,看着弄菜可好不好?”

掌珠不知道宝珠是要支开玉珠,也说这样对,玉珠也欣然:“我能管管家的日子,也就不多。”常五公子是最小的公子,玉珠嫁过去以后,也轮不到她当家。

玉珠就出去。

宝珠和掌珠坐在东厢里,邵氏也回来,也在上房里。这里只有姐妹两个人,宝珠一面闲闲的说话,一面想着怎么样把话题引到掌珠的家事上去。正为难,掌珠先问道:“宝珠,你家里的使用开销是怎么样的划分?”

宝珠虽然觉得这就可以说到家事上,再问到姐姐家事上去,但她同时也心头一动,更多的愿意去理解掌珠。

掌珠姐姐的日子,和宝珠的可不一样。

宝珠你一个劲儿的拿自己心思往她身上套,全然的不理会她遇到什么,这也太不对了。

宝珠家里并没有多余的使用,每天水菜全是太子府上送来,衣料衣裳也是固定送来。宝珠就委婉地道:“并没有划分,全在一起。”

“你们家,和我们家不一样。”掌珠拧眉,她不是个诉苦的人,就是想找个人说说:“那侯府里乱到不行,四个房头包括老太太,又有老老太太,竟然是六个房头出来,又有亲戚们在里面搅和,又像多出一个房头来。各自都有私房铺子,都往自己怀里搂钱。”

宝珠就道:“那可就管不住家人们。上梁都不正,”说到这里,歉意的笑笑。再说下去,就像把此时侯府对外名义的上梁,掌珠的公公婆婆给骂进去。

“就是管不住!”掌珠愤然过,又不接着往下说。有些事情是家里的丑,掌珠还不会对着妹妹丢这个人。

宝珠屏住气,轻轻问出来:“那,你过得好吗?”

她不敢问得很在意,可掌珠还是听着惊心。

好吗?甘草昨天晚上拿回来一包子药,掌珠收在梳头匣子里。房里放着一包子药,掌珠借着宝珠的话问自己,好吗?

有人会觉得这样叫好吗?可能也会有人认为痛快极了!

掌珠的心拧着,找不出答案回宝珠。而宝珠的心也拧着,还是想着劝劝掌珠。你这不是风云雷霆,你这是居家的内宅。自己先弄得乌烟瘴气的,以后还容易改过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