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为了玉珠斗诗文/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掌珠让震撼住,她对杨夫人刮目相看。这个让掌珠并不放在眼中的女子,带给掌珠新的一课。掌珠是不会当面承认她缺少人疼爱。

可她知道,杨夫人说的没错。

没完没了争强的女性,大多内心缺少一种爱。因为缺,才去争。不争,就怕得不到。得不到,不再是遗憾,而是缺憾。

是吃亏。

是面子问题。

都知道内心需要的是平和,完美的女人不是强硬,而是美满的家庭,丈夫和子女。都知道,但是真心去追求的人,并不多。

真心知道正确道路的人,并不多。

没有不走弯路的人,所以把弯路当成老天的不公,并不见得正确。弯路,有时是通往正确道路的正确途径。都会绕弯子的,不是弯路代表吃亏,吃亏代表就长经验。就刻意的去寻找这种低谷似的经验。然后接着怨老天不公。

而,处处皆是风景。

杨夫人用这简短精练的话语,在掌珠心目中重新建立她的地位。掌珠也是聪明人,就问道:“那我要什么?”

她要听听杨夫人怎么说。

杨夫人柔柔的笑,她全身的魅力自这一刻散发出来,让她面庞有光泽,眸子灿神采。她细声细气地道:“你要什么,还用我说?”

又弯了弯眼笑道:“我要的,和你一样呢。”长长的亲昵的,拖着的尾音,又一下子把掌珠的心拉近到她。那种心头触动、茸茸春草雨后生的感觉,不仅仅是女人对男人。

女人对女人,也是一样的有。

杨夫人满意,这才斜扫一眼掌珠放下的银包,从雪青色袖子里伸出修长柔软如柳枝儿的手,把银包推回去。

“收着吧,我要的是我该拿的,并不想图你的。”

掌珠何等精明,别人说不图你的,却用上一个“图”字,恰恰说明她有所图。一定是图!她爽快的收起银包,摆出这下子我们更好说话的态度,直截了当地问:“你有什么,可以对我说。”

掌珠对她说的,杨夫人都帮了忙,掌珠有什么理由不帮别人呢?

夏日金黄色的光芒,从窗棂上透进。并没有打在掌珠面上,那将会是睁不开眼而且是主人的不礼貌。

金黄色的光,照在掌珠的衣裳上。大红和象牙白两色绣暗花宽镶花边儿高领的衣裳上,暗纹闪闪出现,好似掌珠眸子里那隐隐闪动的心思。

明人不说暗话。掌珠知道杨夫人不是白白帮忙的人,也不介意让杨夫人从自己的眼睛里看出来。

“我,嘛……”杨夫人慢吞吞的,柔软的手指握起茶盏。她招待掌珠的是正红梅花色底儿的瓷盏,而手边儿搭的,又是一块镶了碎青玉面儿的小几,掌珠看得出来她用的东西都价值不低,曾有一段时间信任她手面大,能为韩世拓跑官职,就是看在这些摆设的份上。

掌珠静静等着。

杨夫人不慌不忙的拂着,一手是茶碗,一手拂过小几,拂过她雪青色满身绣的罗衣,微风吹来,罗衣上绣的虫鱼都栩栩如生,生动灵巧。

这件衣裳,也价值不低。掌珠心中闪过这句话时,就失笑了:“你不必再告诉我,我已知道你要什么。”

杨夫人见她冰雪聪明,心想自己当初听到她一句抱怨世事的话,就把她印在心中,果然是没有看错人。就半真半假地嗔道:“是啊,我不是说过,你要的,就是我要的,而我要的,也就是你要的。”

掌珠心悦诚服的点头。但她心悦诚服的,只是杨夫人这一手儿不用说话,就唤起别人心头话。别的地方,掌珠还是疑惑。

她个性强,但一旦与对方有所交心,倒是不掺假,不喜欢绕弯子。而在掌珠心里,此时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就直接笑道:“我听人说,你贩私货?”

“噤声!”杨夫人无奈,面色白了白:“我的小姑奶奶,这话可不能乱说。”掌珠见她竟然也有怕的时候,不禁嫣然:“这不是在你家里?”

杨夫人缓缓才恢复面上血色,低声还有余悸:“在我家里,就安全吗?”掌珠玩心起来,就想逗她:“那我应该怎样的说?你教教我?”

“什么也别说。”杨夫人警告似地出声,声明这不是一个可以谈论的话题。掌珠更觉得有趣,就道:“那你就没有能同我说的话了?”掌珠一语揭破:“不是为着你的钱,你怎会一次又一次的帮我?”

掌珠此时精明地把杨夫人上一次骗她几十两银子,也颠倒的说成是杨夫人为她奔波。掌珠,亦同样是不弱的。

杨夫人眸子闪了几闪,她不计较上一回的几十两银子,她之所以不还掌珠,是怕还了掌珠,掌珠在气头上就不同她来往,又知道掌珠还会有事用得到她,她先收着有什么。

她不是神算,不会掐指算出掌珠还会遇到事情。是事实上,没有一个人,不是一出子接一出子的遇到大大小小的事情。

杨夫人此时用心琢磨的,是掌珠话中的意思。“你不和我说挣钱,可就没有别的可说了”,这是掌珠刚才的话。

“那你,有法子?”杨夫人试探地道。

掌珠瞅她一眼,怎么,你当我笨吗?掌珠道:“我要是一点儿用没有,你还认得我吗?”杨夫人面上一红,再就掩饰性的笑笑,也爽快起来。

“不瞒你说,自我丈夫死后,向我求亲的人还真不少。不过我不耐烦去当人填房,我自己没有孩子,以后过继一个也行。但趁着年青,将来的养老费用,我是要早盘算好的。”杨夫人开诚布公地道。

掌珠挑眉:“你有铺子,还不足够用?”话说宝珠的铺子生意就是好,前几天又让人给掌珠送来五十两银子,掌珠却不过宝珠的好意,谢过收下。

以掌珠来看,杨夫人你一个人能吃几两银子?用得着担上与私货牵连的名声。

本朝走私,最重也是杀头。

杨夫人却笑了:“我手上有十几个铺子,一年下来,上千的银子。”掌珠怔住,杨夫人冲她笑:“可我的开销,一年要上万两银子才行!”

如滚雷震心,碾过掌珠的心田。掌珠要是有上万两的银子,早就在文章侯府横着走。她的面色一下子难看之极,人家一年花钱就是上万两,还在找挣钱的门路。而掌珠到目前,一个铺子也没有弄好。

铺子的钱是有,但找起来忽然就难了。后来一打听,还是今年科举惹的祸,外地进京的举子中不乏财主。有些是中举有望,家里人买下来给他在京里当活钱用的。有些是中举无望,又年纪不老,下科还要再来,索性京里置办铺子家宅,免得三年以后再进京又要客店里落脚。

掌珠突然一笑,玉珠抱怨嫁妆,三婶儿也羡慕宝珠的铺子,想给玉珠弄一个,但直到今天也没有办好,也是与今年科举京里人多有关。

街头上早有笑话出来,今年米更贵。

杨夫人以为她笑是愿意同流,接下去:“我的心里话,不妨对你亮一半儿。想钱就得消息通,我是寡妇人家,我虽想清静,可在家里呆着就少钱。我认得你,是我们脾性相投,然后才知道你们家藏龙卧虎,和南安侯府有关连,”

“还有太子府上。”掌珠已清醒,把话头接过。杨夫人凝神:“只要同你家四妹能走动,再和南安侯府的世子能认得,余下怎么来怎么往,是我自己的事情,不沾到你一点儿。有了钱,多了没有,少的三几百两银子,每年倒都还有。”

掌珠啧了下舌头,不是她没见过世面,是她已感觉出来这三几百两银子的后面,隐藏着什么。杨夫人不愿意说“私货”两个字,掌珠也不再多说,她说考虑,杨夫人也不逼她,掌珠告辞出来。

行过客厅上,见那叫黄大虫的女子正在说笑。见掌珠出来,黄大虫大叫一声:“小侯夫人,”杨夫人这里一向是这样的称呼掌珠,掌珠含笑,亦觉得是个彩头。

“你家里最近安宁吗?”黄大虫眸子如珠,怎么看也是一个美人儿,只要不看她粗俗的行为就行。掌珠现在顶顶不烦她们,不是因为她们都来帮过忙,是杨夫人的那句话“都没有疼爱”,还在掌珠心上。

黄大虫的身世,掌珠听说过。黄大虫出身市井,生得美貌,家里人把她卖给别人当妾,让大娘子打了出来,家里人又要再卖她,不想黄大虫从那一家逃出来的时候,路上认识一个闲汉,那闲汉把黄大虫钱全骗光,抛弃了她。

黄大虫这粗俗的个性,与她出身无关,与她的经历有关。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在生活的任何考验前面,把持得很好。

掌珠原本是瞧不起黄大虫这些人的,今天她瞧得起了。谁又高贵,谁又低贱,谁又是性子好的,谁又是性子差的。还不是因为,少了一些东西。

不是缺钱就是缺疼爱,不是缺疼爱就是缺聪明,不是缺聪明就是缺运气……

就本人来说,都并不想缺。

掌珠就对黄大虫摆摆手中帕子,笑说道:“我家去,改天再来会你。”黄大虫就大叫:“小青死娼妇,死哪儿去了,快来送小侯夫人出门。”

小青不知打哪儿钻出来,怯生生的送掌珠。掌珠今天,也不再鄙夷她的软弱。以前她是瞧不上小青,她和自己母亲是一样个性。

小青生得白净,却嫁给一个蠢汉。婆婆骂,丈夫打,杨夫人捡到她的时候,小青满身伤痕,让她丈夫在街上追着打。杨夫人本着女人的同情心,大怒喝止,把小青带了回来看伤。小青再回家去,她家里人见到一个贵夫人同她认识,居然不敢再虐待她。

小青在杨夫人这里,还是懦弱的脾气,但在家里可以有点儿容身地,就十分的在杨夫人府上效劳。

袁训对此十分了解,才不悦宝珠认识杨夫人,但是告诉宝珠不必瞧不起这样的人。

……

月色初明,马车在袁家门外停下,顺伯停下前面的车,后面的车是袁训所赶,也停下来。宝珠卫氏红花三个人坐在后面车里,忙下车来往前面车前去。里面坐的是袁夫人和忠婆,忠婆已拉开帘子。宝珠扶着婆婆下车,一面夸赞她:“母亲今天打扮的好。”

袁夫人身上是一件绯红色的薄薄袍子,这是宝珠新做的。原本是为辅国公等人回京时,大家见面备下的,今天玉珠成亲,袁夫人就穿出来。她满头银发并不涂染,配上清一色的金首饰,再加上红色衣裳,秀丽容颜,把今天来的客人全都比下去。

宝珠虽知道不应该取笑别人,可她想到余夫人见到自己婆婆时,那张大嘴不敢相信宝珠有这样雍容华贵的婆婆表情,宝珠就低下头“呼”地一笑。

“你三姐成亲,你应该开心才是。”袁夫人会错意,以为宝珠还在为玉珠成亲而喜欢。宝珠就更嘴角上弯,应声是。

他们这是刚从安家回来。

婆媳走上台阶,宝珠又下意识回身找袁训。见他已走到袁夫人另一边,伸手扶住母亲另一只手臂。宝珠就往台阶下面看,道:“这天还不算晚,你不赶紧的把车还到殿下府上吗?”

另一辆车,是太子府上借出来的,此时还停在府门外。顺伯赶着袁家的车,正从角门里往院子里去。

从车棚到正房要绕很大的弯儿,远不如直接进门方便,一般袁夫人和宝珠出门,总是门外下车,直接回房。

袁训对她笑一笑,宝珠就闭嘴不问。袁训是个差人,现在更已官职在身,半夜有人找出去半夜里回来,宝珠从来不问。

小夫妻送袁夫人回房,袁夫人还是很开心。她和平时让小夫妻早早歇息不一样,而是和宝珠继续说长说短:“三姑娘这亲事办得好,新郎倌儿我今天才看到,天庭饱满,地角也方圆,是个清贵的面相。老太太这就没有了心事,把她接过来住吧?”

宝珠忙道谢,袁训忙说好。

袁夫人还是喜滋滋的,又道:“她那院子也收拾的好,不知道肯不肯过来,我们这里清静才是。如果她爱热闹,要我们过去住,我倒为了难。”

袁训笑道:“总是要住到一处,祖母过来呢,要喜欢热闹,就用花篱起道隔屏障,祖母住一边儿,母亲住一边儿,我和宝珠的房子本就在中间,我们隔开你们,左耳朵是母亲的清静诵经声,右耳朵是祖母的热闹打牌声,倒也有趣。”

宝珠却道:“祖母除了打牌,再没有别的热闹爱好。自然的,上了年纪,爱热闹也是有的。”袁夫人微微一笑,看了看宝珠,就没有说话。

安家老太太是个爱热闹的人,袁夫人一眼就能认得清楚。宝珠打小儿跟着祖母长大,说她爱热闹是有限的,自然也是眼见的事实。这就说明一点儿,袁夫人在心中唏嘘,亲家老太太为了宝珠姐妹们,屏弃她的很多热闹。

袁夫人就不说破,又和宝珠袁训说了几句辅国公等人回来的话,就让他们回房。袁训一路跟着宝珠回到房里,宝珠反而奇怪:“不是出去吗?”袁训装出一脸的讨好:“这不是要先哄好宝珠,”

“你难道是出去玩的?”宝珠心想还要哄好我才走,一定不干正经事情去。进到房中,见大书案上袁训昨天收的一张信笺还在,宝珠就戏道:“应该是这信笺不是一般人来的,所以才哄好宝珠才出去。”

袁训在后面嘻嘻:“王府姑娘来的,去看看吧,羡慕死你。”宝珠就打开看了,才看到一半,抿着唇儿乐了:“还是大表兄有兴,想得也周到,你们也会玩。”

信笺是南安侯世子钟恒沛来的,上面是这样写的:“……明日安常结亲,我辈送亲。只恐新人洞房逞机辨,常府门第书香,我和二弟应付不下,怎好?为新人计,弟当明日候我相招,探花一至,满室生辉,洞房圆满,亦是功德事一件。”

信中调侃新人的意味十足。

在玉珠定亲那天出现的钟恒沛,还真是想得周到。

宝珠拿着信笺对着袁训晃着笑:“今天你和表兄们鬼鬼祟祟的,我见到了,就说未必说好话,大姐还说我鬼祟,才怀疑你们。看看,宝珠猜对了,你们这是要去—闹—洞—房。”走上前来央求:“也带我去吧,我虽然不能机辨,但你要人磨墨倒茶,我却是顶顶不俗的人。”

想想,拿红花做个比喻:“总比红花儿好吧。”

说比红花,是说宝珠比磨墨比常府的下人们好。不拿常府的下人们比,而拿自己的丫头比,这是宝珠不肯平白的说人家下人的缘故。

袁训就大刺刺一坐,把脸抬起来:“哎呀,宝珠难得的求我,我真是为难啊,带去了,全是男人,你可坐哪儿?不带你去……”

下巴上一暖,让宝珠扳住。宝珠吃吃笑着,把袁训脸儿扳下来,对着自己,继续软语相求:“带去了吧,不然,扮个小子跟着你去?”

袁训就打量宝珠,对着宝珠柔滑如玫瑰花瓣的额头看看,故意拧眉头摇头:“不像不像,”又看宝珠一对灵活的眼眸,正满含着讨好,袁训忍笑再摇头:“看穿看穿,”这双眼睛还不让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宝珠?

再看宝珠的尖尖鼻子,袁训撇嘴:“不行不行,”

宝珠正要急,袁训凑到她胭脂般红唇上亲了一口,坏笑一地:“男人们论文,宝珠去了能有作用?”

“我可以……”

外面,红花回话:“南安侯府钟世子的小子来请小爷,说早约下的,”袁训回说:“我就出去。”而宝珠愈发的磨上来,嬉皮笑脸的活似个小子样子。袁训就拿指头点住宝珠额头,又要取笑她:“嗯,这不是才女一流,带去丢我探花的人怎么办?”

宝珠嚷道:“你就告诉他们,探花是我陪出来的,这样光彩吗?”袁训笑着起身,搂住宝珠再打趣道:“去换衣裳,虽是五月里,夜里也凉,多带上衣裳,免得冻得哭。”

宝珠十分得意,宝珠也能去听人论文了,进去包上两件衣裳,一件自己的,一件是袁训的,身上衣裳不用换,是白天玉珠成亲时也能见人的,夫妻同出来,袁训赶车,一个侍候的人也不带,红花追出来要跟上,宝珠神神秘秘地对她小声道:“见才女呢,人多了人家就不肯出来。”

就把红花吓回去,夫妻挽着手出来。

钟恒沛的小子还在外面等着,一起往常府里来。问那小子新人争到了什么地步,小子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进到洞房。

夜风清爽,明月如辉。街上行人今晚不多,想来都在家里纳凉。宝珠见行过一条街都没有人,就悄悄的把帘子卷起一半,上面有系子,栓住,自己斜倚车内去看街景。从她的视线看出去,不管怎么看,都先看到袁训的后背。

宝珠微笑起来,她虽然不是珠围翠绕的环境里长大,却从小儿白天黑夜的奶妈丫头陪着。这么单独的和表凶出来,在宝珠心里总很是稀罕。

表凶的后背,背影儿惹人缠绵。

表凶挺直的身子,他赶车的手势……宝珠告诉自己,她愿意和他去地老天荒。

……

常府门外,红烛高照。门上喜字儿对联,斗方儿,大红灯笼,下面还喜气盈面的家人,仿佛还是新人进府时,那冲天喜气的模样。

家人们在嘻笑,也不由得他们不笑。从来新人入洞房,没有见过和自己家这样的。一个歪戴帽子的家人笑道:“厅上已经做到第三十首诗,这几位老爷们也算是高材的了。”

到底是常府的家人,都是识货的。有一个家人以为门外面没有人,只往里面看,候着一会儿送客就行,就说实话:“有几首不好,”

大家就一起看他,想让他说出不好在哪里。却抬眼见一行车马过来,足有十几个。家人后悔多话,就再纠正一句:“这短的时间,也难为了。”大家也都见到又有客人上门,就下去迎接。

夏夜风自多情,已经把他们的谈话吹到袁训耳朵里。

袁训眯起眼,这是说谁做的不好呢?想来想去,像是说来的客人。今晚来的客人,可以分为两拨。

一拨儿是常家的亲戚,还有一拨儿就是送亲的钟氏兄弟。

袁训先不打听,带着宝珠下车。又怕是说钟氏兄弟,让钟恒沛的小子快点儿进去告诉他们,援兵来了,前面别做得不好。

那小子找袁训以前,是见过常家的阵仗的,也知道这会儿有些十万火急。论的不好,将来亲戚面上一定有笑话出来。

虽然全是亲戚面上,笑话也不会多出来,但全是走科举的路,让人笑总是不好。

听到袁训交待,小子跑地飞快进去。

袁训也不敢再耽误,他出门是只有宝珠和那小子两个人同在,此时后面带出来十几个人,全是太子党中文才高,今天晚上不当值,家里没有必要留的事,能早约出来的人。

宝珠早更得意上来,看看表凶办事儿总是稳当的。这一行人是车行到各个路口上,袁训打声唿哨,就全跟上来的人。

大家往里面进,家人们见来者不“善”,陪着小心带路。二门上,钟三留沛匆匆过来,见到来的人多,跺脚却是大喜,口中急道:“快快,再晚香就尽了。”

见到宝珠跟来,钟三咧嘴一笑,竟然没功夫见礼,就带着往里面走。

“什么样的局面?”一个跟袁训的人问道。

月色清雅,高照行人。钟留沛手指住,笑道:“大哥二哥送亲,只是不走。明白告诉常大人,说两个书痴成亲,这洞房不见得是好相与的。他们要候到听房已过,才算这亲送到结束。常大人也深以为然,正厅上酒用罢,送走闲散客人,叫上常家的至亲知己门生们,陪着大哥二哥二门里面坐,离洞房最近,方便听房的人来回话。”

跟来的人们都释然,难怪我们要往二门里,有女眷的地方去。大家掩口互相看着窃笑,这不是为了小袁邀约,早对他们说今天晚上二更以后进不熟悉人的二门,估计大家都得想想再来。

钟留沛抹把汗水,像是下面的话很好笑,他不是窃笑,却是笑了:“洞房里面先是斗文,这夏天热,窗户开着,外面全能听得到。他们本来是笑的,笑着笑着,就和大哥二哥论起文来,兄长们不敌,”

柳至也来了,就笑起来:“这是为难送亲的,幸亏这常府再也没有没成亲的公子,不然以后谁敢和他们家结亲事,只怕是没有人敢送亲啊。”

大家又笑,宝珠也掩口笑个不停。

钟留沛却急急道:“你别打岔,听我说完。”大家都想是来救急的,先了解情况更好,就都让柳至等会儿再说笑话。

柳至一缩头:“好。”

“兄长们不敌,就让人叫我和三弟,又让小子去叫小袁,小子们才走,洞房里就变了花样。”

虽然没有人想打岔,想听到这一句,花样是什么还不知道,但想想也是促狭的,就都又笑起来。

笑声中,钟留沛不得不把嗓音略提,道:“洞房里新人斗古文不过瘾,就说时新的更好。三表妹让三妹夫做一百首新词,要句句有红烛。三妹夫想来是做词的行家,慨然说好,但让三表妹做一百首诗,要句句扣住月色,”

“哈哈哈哈……”

虽然都约好不打岔,可听到这话以后,还是都笑出来。就数宝珠笑得银铃似的最动听,袁训自己一边儿笑,一边听着呆子小宝的笑声自我陶醉。

小宝儿的笑声就是好月色了,等下上去让她笑一百声……还是免了,不能乱给别人听。

大家就忍不住调侃起来。

“我们要是不来,这一百首做不出来,这洞房也就泡汤,”

“哈哈,书中自有颜如玉,诗中自有花烛美。”

“走,”

嘻嘻哈哈的,声音早传到厅上。钟氏兄弟大喜,本来都正执笔苦思,就都迎出来。不及多寒暄,上厅上一看,袁训等人就都明白,果然事情紧急。

这个厅应该是二门里最大的,两边还有偏厅。

正厅上开着四桌酒,钟氏兄弟只有四个人,余下的全是常府的人和亲戚,想来全是通家好,女眷在内厅上开三桌酒,并不下门帘子,并不避人。

钟氏兄弟,乍一看是势单力孤。

这还不算,在两边偏厅上,还坐着几十个常大人的门生。常大人曾在国子学里呆过,又当过一任考官,门生有几十个和他走动的,也不能算多。

袁训等人就笑得更厉害,钟恒沛给他们看香,难怪他们着急,原来这一百首诗,还点着香在限时。

小小的金香炉,上面一枝子大粗香已经过去一半。

这种香一枝是一个时辰,是现在两个小时。过去一半,就只有半个时辰,现在的一个小时。再看钟氏兄弟的诗,袁训就明了,常家是真正的书香门第,才有识货的老家人。

果然,是有几首不好。

钟恒沛自己也知道,低声都结巴了:“这不是急吗,要凑数。”袁训摆手让他不要急,也不要再说,对着来的人点名:“小柳,去叫人,按我昨天对你说的,”柳至是见到这种阵仗,做诗才最光彩,他早抢过一枝子笔,又取出一张纸:“我做诗,”

“你不但叫人,还得做十首出来,”

柳至张大嘴:“啊?你同我开玩笑呢?”按你昨天说的,把人都叫来,我还有时间吗?袁训拍住他肩头:“你马快,再叫姚远,梁良与你同去,快点儿啊,回来路上再把苏先叫出来,”

“可苏先说他累了,他才从京外面回来,还受了伤,”

“管不了许多,你看两边埋伏的,今天晚上只怕一百首诗还交待不过去,”袁训把他一推:“去吧。”

再低声嘻笑:“新人入洞房,功德无量。”

就出去三个人。

三个少年都是薄薄罗袍,在夜风中跑起来,袍角儿飞扬,看得常大人不禁微笑。他抚须想,啊,老夫今天这儿子成亲事,估计要成个佳话。

他的眼睛盯住袁训,定亲那天袁训来到没坐多久,后来探花一中,天下闻名。常大人一直没来得及认真见过他,今天才能细细地打量他。见他正在分派:“每个人尽力的做,不要想着一百首这个数目,香尽以前全做出来,把不好的挑出去。”

“对对,”钟恒沛总算有功夫抹汗,而且松了一口气。有做的不好拿上去交差,还真的……以后这人丢上一辈子。

一旁儿早备下成箱子的纸笔,七、八个家人帮着研墨。少年们各取纸笔,有流连在厅下面对月寻灵感的,有早执酒杯,边喝边写的。

这中间,袁训是最稳的那一个。

常大人点头满意,小五的这门亲事倒是不错。先不说南安侯如今是自己的上司,这袁训现在算自己的下属同僚。

十三道监查御史,常大人并不完全管辖。袁训更加例外,他是过了明旨,依然在太子跟前行走,都察院的两位左右都御史,南安侯在其一,都是不敢管袁训的。

从仕途上来看,常大人想自己五儿子这门亲事是好的。

而从文才上来看,此时来的人,又全是闻名过的才子,这中间探花郎更是出色。常大人就自己个儿的得意,又有亲戚们见到一堆神采飞扬的少年们来帮忙,都夸他娶了一个好媳妇。

这个时候,洞房重又传出争执声。

“你说,头一个打仗的人是谁?”这是常五公子的声气,玉珠哑了嗓子。他们两个人争诗写词,写到中间,还没有忘记斗嘴。

论打仗的人,是玉珠先提起来。玉珠成亲那天,就知道常家的不同。洞房这一天,玉珠是一定会难为丈夫的。她自己难不到,就寻思旁门。五公子是走科举路的,是个斯文人。那兵书呢,他一定不会看。

别人成亲前,恶补嫁妆。玉珠姑娘成亲前,恶补兵书。

她才问五公子最早的兵书是什么,五公子回答不上来,是常大人的门生,有一个回答上来。现在该五公子问,他也刁钻,问的问题一样古怪。

新人回答不出来,这问题就往外面传。宝珠早坐到女眷中间去,因知道自己念书不深,就老老实实不敢说话,此时就担心,万一表兄表凶全不会回答,这洞房……

袁训头也不抬,回答道:“头一个打仗的人是盘古。”

宝珠见回答上来,先就松口气。

众人都不解,常大公子就问:“出自哪个典故?”袁训还是不抬头,他正在写诗。一面写,一面答:“自从盘古开天地,人人知道,还要出处吗?盘古和天地打,打开了他们!”

众人绝倒,算过。

把答案传到洞房里,两个新人暂时无话可说,他们也在低头做诗做词。

外面,传话的三个人快马加鞭,都有腰牌别在身上。遇到巡道的人,就灯笼下面一亮,说声有事,继续飞奔。

这是京里天子脚下,不是无人管束的旷野。

柳至马先到一处寓所,在外面大呼:“余伯南,余伯南!”余伯南还没有睡,正在赏月乘凉,院子浅小,外面一叫他就听到,见嗓音不熟悉,但大呼小叫的不怕人,不会是歹人,余伯南就大声的回:“什么人!”

“探花喊你斗诗文!”

余伯南一跳起来,精神马上来了:“好!”换衣裳叫小子带马,余夫人才睡下,也让惊动。见半夜三更的不知明里的叫儿子出去,大衣裳也不着,一件里衣儿就出来:“去哪里,什么人?”

“斗诗!”余伯南已大步往外,想探花叫我斗诗!看我赢定你!

柳至早就在外面催促:“快快!”又去下一家,余伯南乐了:“这是冯家。”见柳至在外面大叫:“冯尧伦,探花喊你斗诗文!”

冯四公子带着五、六个兄弟一起出来。大家上马到路口,柳至急道:“限着香呢,我还要找人不及送你们,你们沿着这条路走,这条路没巡逻的,但到了前面槐花胡同,没有人候你们,就等着,有人候你们,他是长陵侯世子,有个这样的腰牌,”

一拍腰间,让他们看明白了,再道:“快去。”拍马又走。

他急促的话语,和探花叫你斗诗文,把余冯等人心头的火惹得足足的。都是少年,都有冲动。也不管这事儿是真是假——在京里这么久,总是见过柳至一面两面,余伯南往太子府上去过,是认得他。

都感觉出真的十万火急,就拍马:“走。”

往前面路口上去,果然有两个人在明光处站着。冯家的人都谨慎,先松口气。如果是歹人,不会先在明光处亮出面容给别人看。

冯家兄弟中,冯大老爷常年在京中为官,他的儿子们跟出来两个,都认得长陵侯世子,怕兄弟们不认得,指给他们看:“果然是世子。”

大家还是快马前行,见到巡逻的人,也是一瞬就过。常府门外才下马,就见到又一群人快马过来,最后一个,是刚才叫人的柳至。

冯四公子才佩服,他的马真是快。见柳至马上提下一个人,那个人都快吐了:“差点儿让你颠死,你这哪是诗文会,你这是要我命。”看面容,却是今科的状元孟至真。

余冯等人,都更认真起来。状元都到了,今天晚上不是能善罢干休的。又疑惑,这一家门上贴着喜字,有喜事儿还斗诗文?

他们都是白天从安家喝过喜酒回来,也会过宝珠,但是并不认得常大人府上,这就没有想到。

一行人忽忽拉拉往里奔,不是走,是跑。你裹着我,我卷着你。冯大老爷的儿子想,这活似赛跑的,斗诗文哪有这么的不斯文?

但见柳至手中提着状元郎,多一个人在手中一样的跑在前面。冯公子五体投地的服气,一边擦汗一面不再起腹诽。

一堆人进到厅上,见满厅客人,心想总要见个礼儿,互道姓名,把斯文行止拿出来,不慌不忙的,不疾不徐的,方步迈好的,这才是夫子门下的念书人是不是?

可哪有这个时间给他们。

有人过来,袁训也在其中。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一人手中塞枝笔,加张纸。道:“做诗,月色!”

就这四个字,明白的早明白过来,糊涂的还成发懵。

这主人呢?

这是为什么呢?

余伯南一转眼儿见到宝珠在内厅上,才开心的要说话,宝珠道:“做诗,快。”冯四公子一听,咦,宝珠的声音。也转个笑脸儿过来,还没有说话,冷不防的肩膀上狠拍一巴掌,袁训同样又给余伯南来上一下子,一拨,把他们拨得面朝外面,看不到宝珠,袁训道:“三姐成亲,洞房里要诗,快!”

又手一指香:“只有一指了!”

“好!”

这下子,冯余也就明了,顾不上和袁训计较打得肩头重,眼睛盯住一指的香。又顺便看到另外几个人。

榜眼张公子,带着几个兄弟先一步来到,也正在做诗。

来的人多了,钟氏兄弟就能缓下来。他们四兄弟做三十首诗,还是半枝香内做出来的,也早累了。就帮着张贴诗,帮着看墨笔足不足。

见柳至写得飞快,钟恒沛虽然不想打搅他,也敬佩地笑道:“小袁说你给十首,我还担心,却原来你真的是急才。”

“我这是路上想的,我一路上跑马近半个时辰,月色早在心里,诗也在心里。”柳至眉开眼笑,一面写一面盖印,一面念叨:“这是我写的,盖个小印,免得让人抢。”

钟恒沛窃笑,你当别人都不写名字吗?

烛光一闪,厅口儿又出来一个人。这个人面容惨白,右手臂上还扎着白布,就能看出他是失血过多的白。

“苏大人,”

常家当官的人不少,这就都认得他。这也是太子跟前的宠臣,早在柳至和袁训前面深受太子宠爱。

这一位苏先,却是前科的前科的前科状元郎!

他看着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出头,他是十二岁就下科场,少年名扬,就早了袁训三科,是九年前的事情。

常大人深为得意,看看我今天来的客人皆是不凡。但又担心,看上去他受伤不轻。正要上前去问候,外面月亮下面,有人大叫大嚷:“表兄们,候我一候儿,我来了,我没到,你们谁敢论诗文!”

钟氏兄弟,袁训宝珠一起笑。

阮二到了。

阮二不猖狂,没有人敢这么的猖狂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