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一家人见面/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暗笑自己,她这般的紧张为着何来?来的不是别人,是表凶的舅父,是表凶的姐姐。可宝珠直到站在大门外面,就还是紧张。

门外面客人下马的下马,下车的下车,袁训跟着一个中年人旁边,正等着姐姐下车。日头把他侧脸儿飞扬起,让看到他的人总是眩惑,竟然不知道是他的人在发光,还是日光在发光。

宝珠见到他,就定下心来。也就明白过来,她对他一片深情,所以才会紧张,怕他的家人不喜欢自己。

好在看了一圈儿后,宝珠见到所有人的眼光,全是放在袁训和袁夫人身上。

那中年人,宝珠能猜出就是辅国公。他生得气宇轩昂,宝珠知道他是文官,但还是能从他身上看出父辈们武将的身影。

他见到袁夫人出来后,就伸出双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走过来。在袁夫人出来以前,辅国公的眼里只有袁训,但袁夫人出来后,他在这个时候眼睛里就不再有别人。直到握住袁夫人双手,那眸子才移动,是又把袁夫人从头发看到裙边,低声细语地道:“可好不好?这几年真让我担心坏了。”

只看他外表的气慨,真看不出他还能说出这样柔声的话语。

这个人的外表,是十分的有气势。

而袁夫人见到兄长,则活泼起来,就像年青几十年回到少女闺中,略带撒娇半有埋怨:“担心什么!我不是好的很,阿训也中了探花,我就说京里的风水好风水好,哥哥你总是不相信。”

宝珠暗暗稀奇。

像舅祖父和祖母那样的兄妹,这又有了一对。

接下来,宝珠就见到她小时候就景仰已久的人,陈留郡王。

宝珠对陈留郡王的想像,他身经百战的,不是黑铁大汉,也像庙里金刚。但此时人就在不远处,袁训叫他姐丈的人,却是玉树临风般的潇洒。

他比袁训还要高出半头,生得容长脸儿,眸光犀利。犀利到什么程度呢,他偶然扫了宝珠一眼,仿佛也知道她是谁。宝珠的面上就痛了一下,油然生出想用帕子挡住的想法。

说人眸光如鹰如鹫,陈留郡王的眸子竟然比如鹰如鹫还要厉害。

宝珠不知道战场上打滚的人,眸子里也带出来杀气,只知道这个人厉害,忙转过脸儿不敢再偷看姐丈。

好在他也没有多看宝珠,他正和袁训说话:“小弟,你长大了!”语气亲切好似亲兄长,宝珠放下心,他们都对表凶好,就也会对宝珠好才是。

郡王妃下车时,有小小的轰动。她有三个孩子,小的是个姑娘,抱在奶妈怀里。大的两个是男孩子,生得酷似父亲,却面无表情。小小的脸蛋上一片严肃,看得宝珠快要笑出来。

袁夫人见到,立即心肝宝贝的叫着。什么都不记得了,扯着孩子们就往里面走。辅国公自然是陪着进去,是袁训想了起来,对姐姐道:“这就是宝珠。”又唤宝珠去见。

宝珠早就吃惊不已,郡王妃和婆婆生得好似一个模子出来的。见到她,就知道婆婆年青时是什么模样,就上前去见了礼,殷勤地道:“外面热呢,快进家里歇息才是。”

郡王妃和辅国公、她的丈夫一样,对宝珠一笑说声起来,就又把心思放到袁训身上,她让袁训到身前来,抚住他的肩头,就泪如雨下:“果然长大了,走的时候只有十一岁,今天要不是你在城门上接着,街上见到我不敢认你。”

陈留郡王不耐烦上来:“大热的天,进去再哭吧。”郡王妃想想也是,就带泪笑道:“看我,想他想的不行,又听说他中了探花,又听说他娶了妻,”在这里,才对宝珠又看了一眼,仿佛才想到还有这样一个人在旁边,宝珠就再陪笑:“请进去吧。”

陪着她和婆子们进去。

袁训和陈留郡王在后面跟来。袁训得意:“姐夫,看看要不是我提醒你,我姐姐一定在大门口儿就要哭,我们这一会儿还进不来。”

“哦,是吗?”陈留郡王到了这里,像是很放松,又像是还揣着心事,就一副懒洋洋的劲头和袁训往里面走。袁训又逼问他:“这一回我是要跟着你走的,你早答应我的,别再说不带我走!我成亲了,我大了!”

这种语气,乍听上去和瑞庆小殿下差不多。

陈留郡王让他逗笑:“小弟,你是长大了,无赖要胁也长进!”袁训听他口风儿不对,他本来是走在他侧边,此时虎的转个身子,挡住陈留郡王,脸色一沉:“你又变卦!你给我的信,我放得好着呢!那是证据,你许给我了,又想不认帐是不是?”

“不是我认帐,要我认帐可以,得我的亲岳母,你的母亲答应,你妻子答应,岳父大人答应。”他说的岳父,是指辅国公。

再把手一拨,把袁训拨到一旁,他继续大步往里面走,边道:“长高了不像小时候讨人喜欢,小时候我一拨拉,你就打好几个滚儿出去,现在重了快要拨不动。”

袁训追上来,有些气急败坏:“我小的时候我还敢揍你呢,就那时候讨你喜欢了?”陈留郡王瞪眼:“小蹦豆似的,哪一回你讨到便宜!”再手一挥,他的手展开,可真是不小。挥动着斥责袁训:“我就见天儿上你的当!来的路上我问过岳父,你感谢我吧,我就知道你最会无赖!我旁敲侧击的问,还没卖了你。岳父听过,还以为是我的主意叫你从军,就差没把我打了!你这宝贝似的独根苗,你老实家里呆着吧!”

“你!”袁训气得说不出话,一把揪住陈留郡王后衣角。陈留郡王往前再走,就要把衣裳扯破,就好笑转身,拧眉道:“当个探花你就能耐了?找打我这会子没功夫!我是来你家做客的,小弟,带路,去弄点儿好茶给我。宫里御宴吃得不饱,拿茶垫垫吧。”

又想了起来:“哎,你有媳妇了啊,让她做点儿吃的给我!”

袁训面如锅底,把他衣裳更揪得紧:“你说,你说话算不算!不算我就不放手!”陈留郡王好笑:“你不放手能吓到我?”

“我不但不放手,我还揪着你去见母亲!把你以前的信拿出来当众念,你以前说好男儿不当缩头脓包蛋,你以前说醉卧沙场好,劝我不要丢下功夫!你敢现在承认你以前不是煽动?”

陈留郡王失笑,盯着袁训格外认真的眉眼儿:“你来真的?”

“真的!”袁训斩钉截铁。

“那岳母要是拦阻?”

“不会!”袁训心想我说走就走,还拦什么拦。

“岳父要寻我事情?”

“怎么可能!”袁训在心里笑,找你事情又不是找我事情,等我走了,你慢慢的担吧。

“你姐姐哭哭啼啼?”

袁训更加不屑一顾:“那你还不教训她,她嫁给你就是这样的人,难道嫌弃自己丈夫不成?”再不管陈留郡王要笑,袁训又板起脸道:“不过除了我跟你走这一条,别的事情你可别骂我姐,不然我跟你急!”

“你跟着我走,先想好了,去到了挨军棍,我可没有人情放!”陈留郡王也板起脸,把手在背后负了起来。

袁训喜欢得一跳多高,松开姐丈的衣角,笑容满面就来奉承他:“我就知道你是试我的,你不要我,你还能要谁?你敢不要我,你敢要个别人试试!我全给你捣散喽。”陈留郡王哭笑不得:“这人长大,怎么无赖半点儿不少?”

再揉肚子,让小弟吵得更饿了才是。“去,让你媳妇做吃的!这到了太平地方上,怎么还让人挨饿。”陈留郡王又往前走,想想又问:“小弟,你现在是什么饭量?”

“我早就比你能吃,我力气也早就比你大!”袁训毫不服输回他。陈留郡王见他这样满不在乎的回答,捏捏手指“格格”地响,喃喃自语:“小时候挨一巴掌哭半天,早就不记得了?”袁训两只眼睛对着天:“御宴从来吃不饱人,要吃饭就跟我来。”他装听不见的功夫,也相当高深。

两个人是最后进到房中的人,招待他们说话的地方,是袁夫人房中。

辅国公一路看来,算是满意。道:“这地方不错,”他的疑惑从见到院子后,就再也不能忍耐,问道:“我有十年没有来京里,但我想没有记错,你这条街叫御史台街,另一边是前军都督府,妹妹,这种地方不是你有银子就能办到的,你是从谁手中买下来的。虽然我们家不在京中,但也许我认识也不一定。”

宝珠心头一跳,就知道舅父和姐姐一家,也许都还不知道中宫是亲戚。她正犹豫着要不要避开,让他们自己说话。这一家人的到来,舅父只关切母亲,姐姐只关切小弟,宝珠虽不觉得夹在中间像个外人,却总觉得避开更好。

恰好袁训吩咐:“去做点儿吃的来,”说着,他又笑得满面喜欢:“宝珠做菜最好吃不过,不比忠婆差。”

房里的人就都对着袁训笑,都是几年没有见到袁训的人。他走的时候还是小小少年,当时年纪十一岁,到了京里就十二岁,恰好路上过了个生日。

十一岁还算孩子,再见到他已经会夸媳妇好,辅国公等人都乐得不行。这就算长大了!

而这个时候,袁夫人才抚额头:“哎呀,见到你们太喜欢,竟然忘记让宝珠行礼。”

她笑吟吟的:“宝珠,快来见过舅父,见过你姐丈和姐姐。”

宝珠松一口气,差点儿以为他们把自己都忘记。宝珠走上前去,先见辅国公。辅国公早备的有东西,有人送上来,是一整盒子的头面,辅国公笑道:“南安侯的孙女儿,必然是好的。我见到她就不错。”

宝珠又松一口气,又去拜见姐丈陈留郡王。

她才拜下去,袁训插话笑道:“姐夫你要给两份见面礼。”陈留郡王笑道:“就我是好欺负的?”袁训嚷道:“你不知道,宝珠小时候就听过你打仗的事,她比我还早认得你呢,让你出两份,还是看你是在客边。”

“那你要携弟妹到我家,你还就专门和我过不去了。”陈留郡王说过,大家更都笑个不停。独宝珠涨红脸,悄悄儿的对袁训使个眼色,意思你就别闹了。

袁训偏偏这时候调皮起来,眨眼睛:“啥?你要对我说什么?”宝珠气得一嘟嘴儿,袁夫人辅国公就笑得更加厉害。陈留郡王也觉得可笑,命人道:“舅爷讨东西,都知道他打小儿就无赖惯了,给他吧。并不是弟妹要,是他要才是。”

就有人笑着捧上一个长匣子,袁训一见大喜,跳起来接住:“我要的那剑?”陈留郡王白眼他:“你要的,全是我心爱的,我舍不得给你,给你你也使不好。”袁训又要争:“谁说的?”陈留郡王道:“这是另外给你买的,不是古剑,古剑我怎么会给你,你将就吧,要就要,不要还我。”

袁训抱在怀里,又问:“还有一份儿呢?”再对宝珠挤挤眼。陈留郡王笑道:“找你姐姐要去。真是的,越大越会讨东西。”

“我小,难道不知道?”袁训笑嘻嘻,又带着宝珠到郡王妃面前去,嘻笑道:“宝珠见姐姐,姐姐快给好东西,不然宝珠要哭的。”

宝珠再也忍不住,跺脚,习惯地把个拳头肥白的,在袁训面前晃了晃,同时斥道:“老实!”这本是夫妻间常说的话,可此时拿了出来,宝珠明白过来后,拳头早就伸出去。她紫涨面庞瞪着自己的手,讪讪的一时居然收不回来。

“哈哈,”陈留郡王大笑起来:“恶人自有恶人磨,小弟,你还有今天哈哈,”陈留郡王一脸的解气。

这是袁家的命根子,因为辅国公儿子多,外甥就一个,外甥也是他的命根子。郡王妃成亲后,从不敢怠慢家中,但一提到唯一的弟弟,就件件依着他齐。

就差上天摘星辰给他。

大人们都在笑,那一脸严肃的志哥儿也忍不住了,终于表现出童真的一面:“舅舅,去年母亲还给你留了一盒子糖,说我们都有,没有你的你会不喜欢。”

宝珠扑哧一下,乐了起来。

表凶动不动就往宝珠身上推,却让小外甥给揭了底。看看,都是惯着你才是。

袁夫人带着袁训进京的那年,最大的孩子志哥儿也才会走路,他听说有个舅舅但不是记事的年纪,在志哥儿心里是算没见过的,路上好奇一直到京里,见舅舅漂亮高大,志哥儿喜欢他,就再也装不了老成,跑上来说话。

袁训丝毫不难为情,蹲下身子抱住志哥儿笑道:“那真是好,是志哥儿知道舅母要,所以才留下来的?”

宝珠低头噘嘴,怎么总是要怪到宝珠身上呢?志哥儿没有进京以前,哪里知道有舅母的存在呢?

郡王妃送给宝珠若干衣料,另外也是珠玉一类。宝珠谢过,觉得房里再也呆不住,再呆下去怕孩子们和舅舅开玩笑,这当舅舅的又要混赖到无辜的宝珠身上。就问过御宴上可曾吃好,去厨房做菜去了。

辅国公和郡王妃的从人都多,但宝珠让他们不要帮忙。她要亲手做几个菜,把刚才的窘迫给扳回来。

宝珠我是贤惠兼得的人,可不是只会挥肥白小拳头的。

房中,宝珠一出来,笑声就静下来。袁训知道舅父必然有话要问母亲,又天热,就邀请陈留郡王去洗浴换衣,再去饮酒。辅国公、袁夫人、陈留郡王妃三个人留了下来。

……

三个人中,两双眼睛都盯在袁夫人面上。辅国公是等候的,而陈留郡王妃却是迫切的。袁夫人在兄长和女儿的紧盯下面,眸子却对着一旁的回纹香几上看去,像是不敢对上眸光。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叫他们吃惊。

她还不肯说,郡王妃着了急:“母亲,”房中没有别人,郡王妃走到袁夫人手边,扶住她手臂摇了摇,恳求道:“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到京里来?”

本着世家女说话含蓄的习惯,郡王妃才没有问出来是跟着谁到的京里。但必然是有一个人的存在,才会因为他而千里迢迢背井离乡而走。

而辅国公也缓缓开口,不是不生气的:“也算厉害的!山西有你女婿在,有我在,你们走得一点儿踪迹也没有。要不是你及时的来了信,我死的心都有了。”

又手指住郡王妃:“娴姐儿刚怀上念姐儿,听到这个消息几乎小产,”下面的话,辅国公说不下去,就此停下来。

袁夫人震动一下,她知道对于兄长来说,她是最重要的。对于兄长女儿来说,袁训更为重要。她犹豫了一下,优雅的站起身来。

辅国公和郡王妃一刻不停的用目光跟着她。全是自己一家人,有什么心事是难以启齿的呢?

见袁夫人走到房门口,对外面仔仔细细地瞧过,才回身来,用低低的嗓音问女儿:“进宫去见到中宫娘娘了吗?”

“这是自然会见的。”郡王妃奇怪母亲问这一句,心想母亲这是怎么了?她难道不知道像国公父亲和丈夫这样的外臣重臣进京,按例皇后要笼络见女眷的。

袁夫人还是极低的嗓音,微笑道:“娘娘对你好吗?”

“好,”郡王妃听不懂母亲一句接一句的话,更不明白说着母亲进京的事,怎么又扯到中宫身上。

她是头一回进宫,而且名义上的父亲和丈夫都是要职,娘娘怎么会对自己不好呢?

袁夫人看着女儿的糊涂,笑了笑道:“就是中宫娘娘把我和你弟弟接来。”

“啊?”

“啊?!”

两声惊奇一起出来,像房中忽然刮起不可能的狂风骤雨,辅国公和郡王妃一起傻眼。

有一刻,他们会认为他们听错。在他们的意识里,不管想到谁,都不会想到中宫身上。可这两个人又不是一般没有见识的人,在听到耳朵里的那一刹那,打心里先接受这两个字。

换成不是这个人,又是谁能在辅国公世代盘踞的地方上,在陈留郡王的治下,把袁夫人母子无声无息地接走。

就在这一对父女差点儿问出这是为什么时?郡王妃名义上,是国公的女儿不是。袁夫人又轻声地说出一句话:“阿娴,你还记得有个姑母吗?”

郡王妃打了一个寒噤,茫然的重复:“姑母?”随即她完全明白了母亲。在这几年里,郡王妃因为想她和弟弟,曾百般的怪过母亲。是什么原因,你不肯在信中明白的告诉我和国公父亲。而现在答案就在面前,郡王妃了然了。

如果姑母不是中宫,那这内幕不值得母亲一直揣着不敢说。

如果姑母不是中宫,郡王妃对自己名义上的父亲,和自己的丈夫也有一份儿骄傲。问天下别的人,谁能不声不响把母亲和弟弟拐走?

山西那个地方,是国公父亲和自己丈夫的地盘。

而辅国公,也同时的明白了。他即刻就沉默下来,在郡王妃嘴唇动了好几下后,辅国公才出来头一句话:“可有证据?”

国公亲眼见到妹妹过得好,外甥有出息,可还是本着谨慎的问上一问。

“她对我说了许多的旧事,都和手札上写的一样。”袁夫人嫣然。见到亲人的喜悦,和得以把这秘密吐露的痛快,更让她看上去容光焕发。就是她满头的白发,也像并不显眼。

但在辅国公眼睛里,永远是扎眼的。妹妹的每丝白发,都从来扎痛国公的心。他微叹道:“既然是真的,那这事儿得保密。她接来你们,不过是想见阿训这个侄子,如今阿训已经长成,又中了探花,”说到这里父女一起忍不住的笑,都是开心而又得意的。

辅国公再说下去:“你可以跟着我们回去了吧?”

他笑容殷殷:“小妹啊,今年给父母亲扫墓,我和娴姐儿可都帮你问候了,我们说你四处游玩去了,就没能亲身过去。”

袁夫人见兄长这样的痴,就打趣他:“父母都已经去世,他们灵魂儿难得还能让你骗了?兄长放心吧,我和阿训也年年清明都烧香呢。”

“呵呵,那就好。明年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我们在京里住不久,我们是奉旨进京,可没几天就要走,”

袁夫人惊奇道:“大老远的来上一趟,怎么不住上半年三个月?”又对着女儿笑:“你家姑母快要把你想坏,”辅国公变了变脸色,郡王妃在一旁见到,又有些想笑。姑母把我想坏我还没有见到,但父亲把当妹妹的生母想坏,却是郡王妃亲眼见到的。

随即,郡王妃又往外面看,问道:“弟弟去了哪里?他长得这样的高,我看了真喜欢。”这种类似于南安侯对安老太太的感情,在辅国公家里却是司空见惯。

辅国公和南安侯一样,也只有一个妹妹,辅国公和南安侯一样,也对妹妹疼爱备至,不愿意让她离开自己的眼前。

郡王妃在这样的家中长大,那加上她是记事的年纪袁父去世,见过父亲羸弱的郡王妃对自己的弟弟,更胜过南安侯对安老太太,辅国公对袁夫人。

不过这一刻儿没有见,郡王妃就问道:“又粘着他姐丈舞刀弄棍去了?打小儿我就说不让他玩这个,全是母亲惯的,说祖父一生名将,”

她这里说的祖父,是她的外祖父前辅国公。

她此时的父亲就不乐意了:“阿娴是说我弃武就文的不对?”

“舅父又多心,”郡王妃占下国公府嫡长女的位置,但私下对着他,却还是称呼舅父。她自有父亲,她从小占下舅父长女的名分,却还算是亲生父母面前长大,早知道这父亲是舅父。此时没有别人,当着母亲在喊舅舅父亲,总是透着怪。郡王妃含笑:“舅父虽然是一生文职,但又有谁敢轻看您呢?谁不知道您是一身的好功夫。”

对面坐的全是疼爱自己的人,郡王妃就半撒娇的埋怨:“所以才把弟弟教的能文会武的,我见到总担心伤到他可怎么是好?”

此时这房中坐的人,都没有往袁训想投军的上面去想。辅国公得到女儿的这番“责怪”,更是开心地笑着:“训哥儿最随外祖父,我是不得不教他啊。”就着这话,又对妹妹含笑:“所以,娘娘也罢,姑母也罢,你们在她身边也呆了好几年,这边是亲人,我们也是亲人,你跟我回去也应该,”

辅国公并不把中宫娘娘会阻拦看得太重,他世代功勋腰杆子不软,中宫能接侄子,他不能接妹妹吗?

房外,袁训和陈留郡王也聊得甚欢。小花厅上,宝珠早把菜上了四道,陈留郡王善饮,握杯在手后,也和岳父妻子一样,先是盘问袁训往京里来的事。

“那年岳父和我在军中,好生生的说你和岳母不见了,岳父差点晕过去。”郡王是称呼辅国公岳父的,他的真正岳父他没见过,在心里没印象。

他因没有辅国公对袁夫人的兄妹感情,他退开一步,反而看了几分清楚。他问道:“是什么人接的你们,又是什么人助你在太子府上当差?你当时年纪小,没有人帮忙怎么就能到太子府上?”

陈留郡王握杯在手:“如果不是派来的人带回去殿下的手书,上面殿下盖了太子宝印,说你和岳母平安无事,岳父急得就要弃官不做,国公也不要了,他要追着你们进京呢。”

这太子加盖宝印,又八百里加急快马让送回去,可没有一件是平白能弄来的。

袁训咧着着嘴,看着挺开心。

他完全相信陈留郡王,可袁训此时也没有说。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袁家又冒出姑母大人。姐姐成亲的时候,父亲都已经去世多年。袁训想只怕姐姐都记不清,何况是更不知情的姐丈。

他就含糊地道:“是个旧亲戚,父亲那一枝的,他在太子府上当差……”就此轻轻滑开:“以后我们再说这事。”他也有一肚子话要问,现出关心来,问道:“姐夫,你和项城郡王是为什么打起来的?”

陈留郡王和项城郡王各自带兵大打出手,梁山王喝斥无用,就把他们撵到京里来打御前官司。

陈留郡王一听就笑了,斜着眼睛不掩鄙夷:“那混帐!”把手中酒一仰脖子喝了,有些惊奇:“这酒好,不比御宴上的差,御宴上我没有喝好,正寻思着塞些钱让人给我宫中弄出一些来,不想你这里就有。”

“你在京里,这样的酒我管你够!”袁训催着听故事:“是为什么?那混帐和你过不去?”他笑得不无讨好,陈留郡王却警觉:“小弟,我虽不在京里,却早听说太子殿下对你十分的宠爱,”

他在这里坏坏的一笑,袁训涨红脸:“那死了的魏建金,都说了我什么?”又恨恨地骂:“不是殿下拦着,我早宰了他!”

见袁训恼上来,陈留君王劝道:“大丈夫岂能没有几点名声上的议论,你生得好为人聪明,照我来想,也应该在太子府上拔头筹,惹来嫉妒说明你好。你别恼,听我对你说,那魏建金是我杀的,你知不知道?”

“我早猜到!”袁训对着这个出力的姐夫,有了得色像这事情是他做的一样。他就不再生气,只问:“两件事,快说吧,为什么和项城打,又是怎么知道魏建金和我不对的?”

陈留郡王一乐:“我就一张嘴,你别急,你慢慢的听。”宝珠又送菜上来,见到他们热烈的交谈着,宝珠更是骄傲。

看表凶不但是宝珠心爱的,也是所有人都心爱的。

她走出去,打算再用心弄几个菜来,让姐丈好好的在家里喝个痛快。可怜他年纪不大的时候就征战,可怜他生得这么的好,却要在刀剑中过上一生……

陈留郡王自然不知道宝珠是这样想的,他正开口道:“我知道你在太子府上,魏建金到我帐下的时候,履历报得清楚,是太子面前行走过。我想正好,跟他打听打听你过得怎么样。就说给他接风,我自己亲自陪他,”

袁训大觉吃亏:“你还亲自陪他?”

“我这不是怕经过别人的手,又问的是太子府上的事情,那个人要是传出去几句不好吗?”陈留郡王取笑袁训:“才夸你聪明,你就笨上来。”

“好吧好吧,他说了什么!”袁训又就要恼。

陈留郡王微微一笑:“凡是京里来的人,我亲自见他,他以为我打听京中事,并不会奇怪。他能说你好吗?他以为我是十分真心的待他,又以为他从京里出来,对我会有用,就把你说得不值钱似的,你都知道不是吗?”袁训涨红脸,魏建金见到表兄太子宠爱于他,背后起谣言的人,他是头一个。

“我不必听了!我来告诉你吧,他把我说得跟龙阳断袖似的,我打断他的腿,又砸断他几根肋骨。他的家人要告我,让殿下撵出去。魏建金是四处求人,见京里呆不下去,才没办法去往边城。”

“就是这些话!我听的时候都一心头火,何况是再学给你听,我也恼。我们不说他说的什么,我们来说说他怎么死的,可好不好?”陈留郡王对着杯子里的酒笑:“看在你的好酒份上,我得告诉你我不算白喝。”

袁训眉开眼笑:“信都是从驿站走,信中不敢问。我听说他死,就知道必然是姐夫为我报了仇,你要知道殿下不许我杀他,不然我早宰了他!”

“嗯,”陈留郡王在此留意了一下袁训神色,见小弟说到殿下时浑不在意的信赖,果然如他打听的,是殿下面前十分的宠臣才是。

他固然可以放心,但他提起袁训的懊恼事却不是为了哄他喜欢,为了告诉他杀了人。陈留郡王就先说杀人的事:“他喝到一半,我已经听了个七七八八,他傻子不知道,还在诉他怎么冤枉,让你逼得京里呆不住。我当时盘住他让他安心,第二天让他去前锋送封重要的信,让我的亲兵在路上杀了他,把他的头提了回来。”

陈留郡王也有几分得色上来:“前锋打仗呢,死谁都不奇怪!”这样胡言乱语的人,怎么还能容他再多活一天?

袁训喝彩:“好!”

“你先别好!我说这事呢,是敲打你!”陈留郡王有几分认真:“这件事情我看得出来太子殿下包庇你,当然也有几分是为了他的名声。这件事情可以包庇你,却不会件件包庇你。我和项城郡王的事情,可不许你插手,你身为监查御史,可不许循私!”

“我知道我知道,”袁训笑嘻嘻。

又喝了几杯酒,陈留郡王才告诉他打官司的事:“去年原本是回京议事,不想半路上有变我们又折回去,随后,皇上先在云贵征了一批兵,我和项城郡王折损的人最多,自然是我和他先分。为分兵将打了起来,这里面又有污七八糟的事,梁山王看着豪气,其实老滑头,他看调解不下来,索性不管,让我们到御前来说话。这老家伙最擅长的就是这一手,装糊涂比他打仗还能耐!”

袁训嘿嘿:“原来是这样的内幕,我说我这么聪明,又在殿下府上,我消息算是灵通的,我把个邸报都倒过来看了,也没看出玄虚来。”

他胡乱自夸,又让陈留郡王大笑了一通。

“梁山王有他的私心,他儿子小王爷今年要去军中,这个时候,他怎么肯得罪我,再得罪项城呢?”陈留郡王漫不经心,像这御前打官司他半点儿不怕。

袁训却为他着想:“姐丈有什么主意吗?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陈留郡王又要笑话他:“几年前走的时候,才这点儿高,几年后见面,又是探花又是御史的。这就敢说大话。”袁训气结:“我一片好心,求我的人可多着呢,你不要算了!”

“找你没用!”陈留郡王道:“你当我和项城郡王心里没底就敢跑了来?真正御前打官司能是好打吗?”

“你看你看,我就知道你有主意,你就是不肯告诉我就是。”袁训说风凉话。

“能有什么主意!缺兵将不是吗,皇上的意思那就民间征呗。正好今年武科开,皇上让我们进京,是主持武科,让我们自己挑人。”陈留郡王道:“就这主意!”

不然,就是在御前两位主帅再打一架,打到头破血流又能怎样?

袁训反而眼睛亮了:“你缺人缺到这个地步?”

“是啊。”陈留郡王慢慢腾腾,说到这个话题他就没精神:“又不许民间乱征,只能征能征的,又才打过一仗大的,都少人手,”

“我给你举荐的那个人,那你正好带走吧。”袁训坏笑,他答应韩世拓的,就说一不二。陈留郡王嗤笑:“收到你信我就打听了,我正准备骂你呢!我要好蛋,可不要这脓包蛋,文章世子从没有习武的名声……”

“你也不是都要会武的,”袁训磨着他:“我可答应给他的。姐夫你打听东打听西的,你明摆着信不过我,这个人你就没有打听清楚?”他挑起眉头:“这是你弟妹的亲戚,你不答应,你弟妹会哭,到时候你哄。”

袁训又把宝珠给扯出来,不过陈留郡王不是别人,对自己小舅子很是了解,他在桌子底下给了袁训一脚:“打小儿的无赖,几时能改!”

当晚他们在袁家用饭,算是尽欢而回。

……

月色明亮,陈留郡王妃依在窗前,还没有睡的打算。明月又大又圆,但看在边城长大的陈留郡王妃眼中,却还是没有家里的好。

此时无人在她面前,孩子们早跟着奶妈睡去,陈留郡王还在会人。

陈留郡王虽不在京里办公,但也有一些往军中去过的人在军中,又有兵部户部支应钱粮的人必须应酬,他还没有回房。

郡王妃就得已好好想想今天听到的事。

这件事当时听到就足够惊奇,后来就是每过去一点光阴,就越发的后怕震惊!

姑母!

中宫娘娘!

这是个多大的秘密才是!

这件事情一旦扯出来,牵涉到欺君罪,人言可畏等等。女孩子在卖的途中,总是能说出来风言风语,再变成空穴来风,在宫闱那样的地方是难以抵挡的。

而在亲人的眼中,又痛惜她必定吃了别人不能想到的苦,才到今天的后宫第一人。

郡王妃叹气,唉…。原来是姑母接走母亲和弟弟。姑母接,是应当的,谁也不能说出什么来不是?

对面,是辅国公住的地方。本来是一家人单独住一个驿站,全是官中去收拾。但国公和郡王本是一家人,他们不介意住在一处,也就这样的安排。

辅国公也正在接待客人。南安侯和他私交很好,知道他进京,白天不敢打扰他,晚上让人送一桌席面来,和辅国公坐坐。

“你猜,你问我的那事情,是什么人?”辅国公用低不可闻的嗓音问。他信得过南安侯,又收到过他的信表示疑问,问袁家到底另有什么亲眷在宫内。辅国公知道进京南安侯一定要问,本来他也稀里糊涂,还想和南安侯谈谈,此时是知道原因后想避呢,却又避不开,就让南安侯先说。

和郡王妃想的一样,这件事情重大。南安侯要是猜的不对,辅国公可不告诉他。

他没想到南安侯用筷子沾着酒水,在桌子上直接写了两个字:“中宫!”才写上去,就用帕子擦掉。

辅国公掩饰不住的惊奇:“你,”又佩服上来:“你怎么知道?”再强打一笑:“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这个我信你。”南安侯心想你就是不告诉我,也应当。他指指自己面上:“我还有眼睛,我看得出来。”

“真,真真的没想到,”辅国公面色恍然:“把我脑袋想破,我也想不出来,是她!”南安侯嘿嘿两下,他对辅国公家事有几分了解,就幸灾乐祸起来:“那你还接得走他们母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