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呜呜和嘤嘤/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想到旧事,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最早的时候,殿下认为表弟想去从军,是不是自己对他不好?太子殿下就有意的冷落表弟,过上几天见表弟当差总是勤谨的,不管自己是不是冷落于他,他都一样。

他拿那份儿银子,总是对得起的。太子殿下就释然,认为表弟想去从军是年少轻狂,可袁训并不是个轻狂浮躁的年青人;太子又认为表弟是年少热血,反正与年少有关。他加意的培养他,把表弟放在第一位,在心里比早几年就侍候太子的苏先和柳至还要重。

又有说流言之前车之鉴,太子殿下又相当的保护袁训。以至于太子为袁训办婚事以前,京里只有一定层面的人,才知道太子府上有这样一个宠臣。

忠勇王自然是早知道的,他碰钉子就在他早知道上面。不是早知道,这位王爷还不会碰钉子,也不会背后总让中宫骂他。

袁训中了探花,太子也如愿以偿把表弟安置在都察院,身居要职不说,还有一个相当好的空缺就要出来,南安侯在外官任上乞骸骨,皇上许他回京,却不答应南安侯告老,说南安侯是有经验的人,朝中需要这样的老人,给南安侯安在左都御史的位置。

等袁训再历练几年,南安侯恰好退去,这现成的就是一个职位。

都察院是维护封建统治正常秩序,和保障各体制平稳运转方面,一个重要的部位。权力大,大的事情往上奏请裁决,小的事情自己就可以作决定。它的两个最高长官,就是左右都御史各一。

殿下终于觉得可以放心时,然后殿下遭到这一盆冷水。这当头浇下来的滋味儿,激得太子殿下脸通红,手指哆哩哆嗦半天才稳住,把他面前回话的人早就吓得跪下,连声地叫他:“殿下,殿下?”

“啪!”

太子醒过神儿,就狂怒大作。一抬手腕,旋风般把拿起书案上一块砚台,对着地上狠狠摔去。墨汁喷溅得地面四处都是,砚台坚实是石头的,在地上不但没有碎,反而盒盖滑出去很远,殿中就“当当啷啷”出现无数响声和空荡处的回响声。

殿内的侍候人全跪了下来,殿外的侍候人伸头伸脑的来看,殿内传来太子的咆哮声:“去人,把袁训给我拿回来!”

这咆哮声由殿内直传到院子里大杏花树下面,惊得转角曲廊上挂的鸟儿扑楞着翅膀在笼子中扑腾,而太子妃缓步正走来,也让这出其不意的怒吼声惊得腿弯儿一软,她正在下台阶,险些踏空步子。

跟的丫头扶住她,太子妃颦眉担心:“去看看殿下为谁大动肝火?”一个丫头应声翩跹地过去,她穿着杏花儿红色裙子,体态轻盈如风。太子妃对着她的背影儿皱眉,怎么偏偏又是她往殿下面前去了。

真是各有各的烦恼。

丫头没过多久回来,缩头悄声儿地大气也不敢出。太子妃见到她的娇弱样子又冷冷眼神,丫头浑然不觉,小声地道:“回殿下,太子殿下在为袁训生气,派出一队人要把他拿回来呢。”太子妃就丢了怀疑丫头的心,那描得细细的眉头更加的拧着,在心底自语道,又是为了他?

对这个袁训,竟然比对苏先和柳至还要好呢?

苏先倒也罢了,苏先与太子妃没有关连。可是比柳至还要好,太子妃见到就是吃味的。太子妃出自柳家,柳至是她的堂兄弟。

去劝,还是不去劝?太子妃这一刻进退两难。进去劝,太子妃怕碰到太子大怒上的晦气。太子殿下是标准古人,奉行女子无才就是德,又推祟后宫不干政,并不能接受太子妃有时的“好意”。

但不进去劝呢,太子妃又忍不住想知道原因,袁训素来是太子殿下最喜欢的人,他能把殿下惹得暴怒还真是有本事。

袁训他干了什么呢?

太子妃打心里是希冀袁训能少得些儿太子的关注,在她心里总对袁训有种奇怪的嫉妒。她的婆婆皇后娘娘对袁训也不错,她很想讨好的小姑子瑞庆小殿下,也对这个袁训亲密,犹其是太子妃隐约听到瑞庆小殿下出宫去找袁家的那媳妇去玩耍,太子妃总是不快的。

盼着这个袁训惹得殿下生气,殿下把他远远的打发走才好吧。

人的嫉妒心很是奇怪,出来的也匪夷所思。太子妃本着这不应该出来的嫉妒,就还是往殿上去,打算去听个究竟,再充当舒缓殿下心情的知音人。

转弯处,两排甲士把太子妃拦住。他们叉手行礼:“回太子妃殿下,殿下正和人议事,您请回吧。”

太子妃冰冷着脸原地站了一会儿,才面无表情的转身回去。

又一次,她被挡在这正殿的外面。后妃女眷是不可以议事的,总有一些事情,终身与她们无缘。

……

校场的看台上,项城郡王的脸色很是难看。从袁训上台,项城郡王就一直盯着他,盯到郡王他自己一肚皮火气出来。

他在想陈留郡王搞什么鬼!

两个郡王从进京后,一步接一步的,没有事先商议过,把皇帝逼到对他们安抚再安抚的地步上,都是人精中之鬼。

他们两个可还不好,要是好得背地里再商议商议,只怕把宫门侍卫也带走去打仗。

陈留郡王不喜欢项城郡王,但对项城郡王治军打仗却还是佩服的。项城郡王也一样,他不喜欢陈留郡王,他们中间有一些前代旧事解不开,妨碍后代也不能为好,但项城郡王也一样认为最精明的郡王应该是陈留。

看,陈留郡王娶到辅国公的长女,项城郡王就没到手,不得不转娶他人。这是后代的他们中,存在的一点的小矛盾。

有了这样的认识在前,项城郡王不得不瞪住袁训,寻思陈留郡王又玩什么鬼花招?

这位自称袁训的年青人,他正在比刀术。他的一招一式里,无不充满陈留郡王家传刀法的身影!

而就在刚才,他骑马射箭时,一弓发数箭连中靶心的功夫——这是在安家相看宝珠时,让阮梁明等人逼着显摆过的——这是辅国公府家传的绝技!

这个小子,有辅国公的功夫,又有陈留郡王的功夫,说他和陈留郡王没有半点儿关系,项城郡王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但苦思苦想,项城郡王也想不通接下来是什么戏码?

而陈留郡王让他的人——显然这姓袁的是他的人——陈留有这样的人,不直接纳入麾下,而是在这看台上招摇,是为了当众显他的身手,好为这个年青人谋官职吗?

这也有可能啊……。项城郡王这样的想着。

不容他想太久,校场外来了几匹快马。看台上的两位郡王和官员们全看在眼中,苏先头一个站了起来。

苏先一站起来,余下的官员们全都起身。比苏先官职大的两位大人,更知道苏大人是太子的心腹,不敢不陪他起身。

苏先陪同项城郡王好几天,项城郡王也知道他的身份。见官员们一个接一个的整齐站起,项城郡王自然对陈留郡王看过去。

他们再不和,此时是同在京中,互相总得关注关注。他见到陈留郡王松了一口气,面带笑容的也起了身。

项城郡王认得苏先,陈留郡王自然也认得苏先。苏先这一起身,陈留郡王即刻清楚是太子殿下的人到了。

因为苏大人满面笑容,半点儿不担心中,还对着台上袁训笑眯眯看了看。

来的人,与小弟有关。

陈留郡王由眼风中看出玄虚,就起来得也不担心。眼风中,项城郡王总觉得自己让蒙着一层,但见陈留郡王的人已随着他起身,校场中呼呼拉拉大半边儿的人都木桩子似站着,项城郡王骂骂咧咧的也只得起来。

余下的全是他的人,也呼地整齐站起。

随着官员和郡王们的起身,台下看热闹的人也觉得发生不对,他们正扭脖子前后左右的看,就听到有人大喝:“奉太子殿下命到此公干,让路让路!”

这一行人马直到台下,为首的是长陵侯世子,他传的是殿下之命,殿下要快些拿人回去,长陵侯世子马也不下了,面对郡王们毫不觉得失礼,不卑不亢往上拱一拱手:“两位郡王,太子有令,让袁训随我们回去!”

袁训皱眉,瞪他一眼!再转向苏先,毫不掩饰的瞪他一眼,除了是你小子背后告状,就再找不出第二个人!

长陵侯世子和苏先一起笑了,世子挑眉头,袁训深得殿下的宠爱,偶然看他吃瘪,世子总是能开开心。

“袁大人,您身在要职,非一般人可比,跟我们回去吧?”长陵侯世子取笑道。他傲然的居然不过问郡王,项城郡王一面不悦,想太子党果然名不虚传,算是京中第一党!又一面猜疑,皇上亲口答应校场上征兵,太子殿下没有出面阻拦的道理,太子贸然派人过来,又有什么原因呢?

眼皮只沉上一沉,再抬起来时,见袁训已走到看台下,他的马有人牵来,他正在上马,长陵侯世子正在对他笑,说了一句什么嗓音太低,项城郡王没有听到。

此时就是空中的风,对项城郡王来说也古怪极了。最让他奇怪的是,陪同他们来的官员们没有一个觉得奇怪的,全是一脸轻松自如,有人还低声在交谈,看那表情说的就是别的事,与此地看台上无关的事情。

他们都不认为太子殿下在有圣命允准的前提下,带走这个人不对吗?

项城郡王紧紧的锁起眉头,正觉得自己的探子有打听不到的事情时,正想着陈留郡王不阻拦,自己要不要出一声,言明到这里的人全归他和陈留郡王管,这是皇上都答应的事情,一声暴喝响彻校场。

看台的另一侧,梁山小王爷跳起来喝道:“姓袁的,我要定你了!别跟着那软蛋走!”

长陵侯世子恼得“唰”,马上一拧身子,手中铜梢儿马鞭子指定过来!要不是正在当差,世子又要冲上去和小王爷打上一架。

梁山小王爷则铜铃眼瞪起,双手叉腰,上半身不住摇晃,用架势无声地挑衅着,你来你敢过来!

如果他旁边没有人劝他,以小王爷的性子,是一定要大骂的,爷爷我等你!这是他惯常用的口吻。

长陵侯世子铁青着脸,一动不动就指住他。

他当差不能先动手,但这欠揍的小王爷敢上来,世子心想算你妨碍我公务,我正好揍你!加上小袁和苏先,我们仨儿不管你有多少人,也把你打趴在这里。

梁山小王爷不是不想冲出去,他是头一天就登校场擂台的人,他在打架上面从来不给他的爹丢面子,是他的两只手臂,各让几个幕僚攥住。

左边手臂是三个幕僚,右边手上是四个幕僚,这下子小王爷身边可足够挤的慌。在小王爷身后还有一个年长的幕僚受惊吓地道:“世子爷您可不能这时候插话,他们正当着差呢,”妨碍公务,和寻常打架可是两件事情。

小王爷每回和太子对上,幕僚们都是用足了心思来推敲这场架应不应该打,此时这架,明显是犯不着打的。

梁山小王爷就恼火地更摇动着身子,他本就生得粗壮,膀大腰圆,这一晃动活似头黑熊在这里示威。长陵侯世子瘦弱高挑,像只小鸡子似的指住他——此时离开太过丢人——世子爷对世子爷,就一动也不动。

两个人眼睛迸出火星子,火星子在互相叫嚣着他们都懂的话,你上来!

你先上来!

你敢上来吗?

陈留和项城郡王面面相觑,心想这京里官场上还真火爆。就见一只手伸出,按下长陵侯世子遥指的马鞭。

袁训不但按下世子的马鞭,还顺手拍了拍他肩头,然后对着与长陵侯世子同来的人招招手:“我们走,”

那气势他才是这趟差事为首的,他才是说了算的那个人似的。劝开遥对的这一对人以后,袁训面带微笑,姿态优雅的对梁山小王爷拱了拱手,高声道:“失陪!”小王爷这么的看好他,走时招呼总要打上一个。

这就可以离开,袁训又忽然想起,浓眉耸起,反手一指对住苏先鼻子,抿紧嘴唇点了点。苏先笑容满面,因梁山小王爷适才摇晃身子太有喜感他记在心中,苏先也学着得瑟状晃了晃肩头和脑袋。

梁山小王爷一见大乐,也看出苏先必定是弄了什么鬼儿,再次对袁训怂恿大叫道:“他敢挡你的道,你揍他!”苏先嘿嘿笑了两声,握起拳头捏巴捏巴,爆出连串的骨节声来。

就有看热闹的人叫出来:“好功夫!”这位大人功夫也不错。

“你这么有能耐,也跟我当兵去!”梁山小王爷矛头转向苏先。幕僚们又劝他:“您别再说话了!”每回和太子可以对上,不要针对好不好?

苏大人把头缩回去不理他,一个小袁胡闹已经够太子殿下烦的了,我还是别添烦恼的好。

在他们闹的时候,袁训一行人已经离去。

台下看的人一片嗡嗡声,台上项城郡王疑窦四起,打发随行的将军重去台口上招募人,他忍无可忍地对陈留郡王凑近身子,不高不低地道:“这个人是你认得的?”

那一身功夫你别想瞒住我。

陈留郡王对他笑笑,道:“他的名字叫袁训!”

项城郡王一下想了起来,原来是他!

太子党中有名的三宠臣,苏先苏大人,在那边儿坐着;柳至,是太子妃一族;袁训,是今科的文探花。

袁训相对的低调,又因为他是文探花,项城郡王就没放心上。他刚才听到袁训报名字时,是觉得耳熟。可他进京后见的全是人,听的满耳朵全是名字,光重名的就听到好几个,项城郡王就没想起来。

此时,他自然就明了。默默地坐好,觉得有什么东西似千丝万缕,却怎么也连不到一块去。

太子党中有名的人,却是陈留郡王的功夫……平时也没见到陈留郡王受到偏向的优待才是……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

“跪下!”

太子怒容满面,见到袁训进来就恼怒的喝斥。再一拂袖子,两边的人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

袁训垂头缩肩膀,是宝珠口中常和他玩笑时说的“老实”,进前直直跪下。

事情已经这样,袁训就不再辩解,只等着殿下的雷霆到来。太子殿下恨恨看着他,怎么看怎么生气,怎么看怎么想不通,一时怔住,就只看着他发呆。

夏日的轻风送入殿中,还有几点碎阳映照于地。碎阳从窗外来,带着浓荫和花的影子。轻风闪动中,花影调皮的烙上袁训面容。

花影子中,袁训紧抿的嘴唇,沉静的眼神,镇定的神态,无一不表露出他的坚定和决心。太子殿下则开始头疼。

“说吧,”太子长长的叹气,觉得真的拿这个家伙没办法。他幽幽长长的叹息着,把心底的无奈表露无遗。

太子是可以震怒的,太子是可以大骂袁训眼里没有他的,太子甚至可以把袁训打上一顿……以上这些都在袁训意料之中,可太子殿下一条也没有选择,只是灰心丧气般的叹出一口长气。

这口气带足了沮丧,像是殿下在分说他数年的照应,数年的心血,你怎么半点儿不放心上,无情无意的一个劲儿要离开我呢?

袁训心底最不能触碰的地方,在这叹气声中打开。原本痛的地方更痛,原本不痛的地方也痛起来,痛得袁训鼻子一酸,泪水长流而出。

“殿下!”

袁训哭了。

他的哭声,像滚烫的开水浇到太子心上。太子哆嗦一下,由不得地问:“你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只管对我说说吧。”

在他的语声中,袁训膝行过了来。他跪地而行的姿势,又把太子心头最痛的地方给碰到,太子继续哆嗦,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直盯盯看着表弟到了腿旁,听他再哭着叫一声:“殿下!”把面庞贴到太子衣角上。

太子完全让他震惊到!

他的表弟,素来有开朗之称,总如一团阳光般让人喜欢。他的表弟,得母后之疼爱,得太子之宠爱,瑞庆小殿下又以哥哥称呼他,都怕冷落了他。

他的表弟,天姿聪明,为人能守谦虚,处事能守谨慎,前程明朗并不需要猜想。他还能有什么伤心事长埋心头?

太子手按住袁训肩头,仿佛这样就能感受到袁训的心中痛一样,沉声而柔和地道:“男人不哭,”

袁训抽泣几声,像在强忍泪水,又像是忍住伤痛。他没有抬头,自知面有泪痕并不好看。双手掩住面庞,泣道:“求您,让我去了吧,”

一刹时,所有的往事都在袁训眼前展开。他不是不知道感恩的人,他不是不知道殿下这里也需要用人,可真正而完全展示他小袁的能力,是他打小儿就有的心思。

一个心思,能在人的心中存放十几年,并且不时的去想上一想,在现在来说,这就叫梦想。很多的梦想与主人的经历有关,袁训的也不例外。

他想去从军,他想告诉任何人,他小袁不是任何人能看不起的人!

又一缕花香飘入殿中时,有如殿下的手,轻柔的出现。花香能提神,也把袁训从泪水中扯到现实中。

满面是泪实在不是他的风格,袁训胡乱用袖子擦眼泪,垂头把自己心思一一道来:“我的母亲嫁给我的父亲,两家门户不相当,更别提般配二字。我的母亲为此遭受许多非议,最难听的,是说我母亲闺中就已是有染之身,我的父亲是收受丰厚钱财,又相中母亲的嫁妆,才成就这门亲事。”

“这些我知道。”太子轻声。中宫查到家里还有弟妹母子存在,更把袁夫人家世查了一个清清白白,当时为什么下嫁,后来又是如何生活,无一遗漏的上报回来,太子殿下自然是知道的。

“我是遗腹之子,因为父亲身体不好,生下我后,更给母亲带来无尽的谣言。幸好外祖母还在,姐姐又刚强,母亲又大度,还有舅父待我如亲子般的照应……”袁训拿造谣的人没有办法,一个原因是当时他年纪小;另一个原因就是说这闲话的人,本就是辅国公府中的人。

“从我懂事起我就听闲话,从我懂事起我就发誓愿!我要让这些人全闭上嘴,我要让他们看一看,虽然我的父亲是平民出身,虽然我的父亲赢弱早死,可我,就是比那些人强!”

太子紧紧闭上嘴。

他收到的回报,也包括袁训小时候受到哪些人的欺负。太子要衡量天下,他再心疼表弟,至不过对表弟好点儿,是不会为表弟出这种气。要知道那些人中不乏是他以后的臣子,殿下处事不能以儿戏示人。

所以袁训说的话,太子殿下完全了然,他就更没有反驳的话能出来。他不能给表弟出气,表弟自己立志这也应当。

“后来到了京里,又有姑母和殿下照应。可是殿下,我几时才能不受照应,我几时才能自己展翅,”袁训猛地抬头,把一张犹存泪痕的面庞对住太子,他重新湿润眼眶:“表哥!你让我走吧。”

一声“表哥”,叫得太子殿下差一点儿就让他感动,差一点儿就脱口说出一个好字来,袁训后面又跟出来一句,赌气意味十足:“我走了,高兴的人可不少。”

太子失笑,抬起巴掌就想揍他,又没打下去。

袁训最后一句纯属实话。他在殿下府上,年纪小位置高,行动自由薪水一流,想得到袁训位置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明就里,不知道袁训和殿下关系,想黑了袁训,把他拉下马的人,没有八百,也占一半。

这对任何一个宠臣来说,都是不陌生的。

可袁训不想再这样,他才表露过他的心声。他要用自己的本事得到自己的位置,他不想再受照应。

战场上两军对阵,再没有谁能照应到他。他能封侯拜将,他能号令三军,全是自己的能耐。

太子完全明白表弟的心思,可太子殿下还是不能答应。

母后就这一个侄子,隔上三天就叨叨国舅就一个儿子,国舅命薄。国舅是国舅,却还不能公告天下,中宫娘娘说起旧家,总是有伤心的事,总是能对着儿子伤心一回。

太子心想我放表弟走了,怎么对母后说呢?

袁训还等着他,而太子殿下在为难。他觉得自己好似成了一座孤岛,四面荡漾的全是表弟的声声控诉。他不要再受到照应,他要按自己的意志行事……这怎么行!

可是不行的话,又偏偏再说不出口。太子殿下能责备他有大志吗?能在边城缺人用的时候怪他想从军吗?别说不能怪他,就是今天当着郡王的面接走袁训,太子殿下将面对的是层层压力。

思绪中,殿下感觉自己越发的孤单,而表弟,这个不安分的混帐,还在眼巴巴候着自己回答。表弟一向生得俊,生得俊的人都有无形中的影响力,殿下想表弟若再叫声表哥,他可真的扛不住了。

表弟可以和殿下理论边城缺人,可以拿保家卫国当话题,他却什么也不说,偏偏叫了声他很少称呼的表哥。殿下腾腾的火气就此难发出来,呆坐那里想这事儿真是难办。

“啪!”

一件公文没压好,滑落地上,惊出动静。

太子殿下目光扫过书案上大叠公文,有了主意。他命袁训:“去偏殿坐会儿,和我用午饭,我再和你说话。”

殿下想不管是什么样的心思,都爆发在一时的冲动里。立志能有数年,你再立几年也无妨。过上几年只怕不再有这样想法也未可知。先一边儿凉快会儿,再说不迟。

袁训就去了偏殿,在那里叫人送水来洗,他有衣裳在太子府上,让人取来更换。把自己弄得满身清爽,再来好好想想怎么说服自己的表兄。

殿下用心批阅公文,袁训在偏殿上西瓜樱桃石榴吃了个不亦乐乎。偏殿外临水,荷风香送,袁训太过舒服,迷迷糊糊的还睡了一觉。

醒来时,摸摸肚子饿了。就伸头往殿内看,心想这午饭什么时候才能吃?

这一看,却看到殿中多出一个人。袁训瞅瞅,这不是项城郡王?大中午的他来蹭饭不成?

沙漏就在阁子上,以袁训视线能看到。他见到午饭时候已过,就知道殿下今天又废寝忘食忙到现在。殿下正在见项城郡王,袁训虽饿也没有办法,再去拿瓜果大嚼一通。他并没有用心地听殿中的话,但殿内的话还是传到他的耳朵里。

项城郡王字字谨慎:“殿下,目前军中一共有多少兵,报上来的空饷有多少,报空饷固然不对,但不报也没有办法。战场上说死人就死人,等我们报上死亡,那兵已经增添上。若是没增添上时就报死亡,再报加上一个人要兵饷,来回转折得费无数功夫……。马匹有若干,有外疆的来,也有内地发来……”

从袁训的角度上去看殿下,太子殿下咬牙忍笑。

袁训自己也在忍笑,心头一块大石落下。有了项城郡王这番话,袁训不用再挖空心思的去说服殿下。

太子殿下也在心动。

军中并没有明设监查御史,太子不敢轻易去惹梁山王疑心。十三道的监查御史分布全国,都在各省内。袁训如果去了?会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让梁山王生气的坏事?

项城郡王还在面前,他话锋一转,就把袁训好生的吹捧:“袁大人年少有为,听说才中过探花,功夫也不错,颇有陈留郡王少年时风采……”

借着午后这点儿空闲也跑来的项城郡王,一面自报过底细,一面把太子神色放在心里揣摩。他也算厉害的,在袁训走后的一个时辰里,就把他的“底”揭个干干净净。除了“秘密”不知道以外,辅国公陈留郡王夫妻去做客他都知道。

鉴于袁训与太子的亲密度,项城郡王懊恼自己春江水动竟不知,这就过来试探太子殿下。这位袁大人去从军,是殿下你的属意?

他唠叨到一半的时候,太子殿下也饿了,但还忍住在听。项城郡王走的时候,固然什么也没打听出来,但也觉得满意。至少他表示对于军中暗派御史也好,明派也好,项城是没有意见的。

用苦情戏逼迫征兵,和阻挡太子殿下派人,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事情。项城郡王摸着脑袋上大包,那是对着皇帝叩的,再加上一头汗水,这是对着太子憋出来的,心想我也没落下,我还是跟上来了。管你派人不派人去,管这个袁训用的是谁家功夫,我只守住我的地界儿,别处都可以表忠心。

他不知道在他走后,殿内表兄弟四目相对,袁训微微而笑,太子想笑笑不出来。最后殿下挥手:“你和别人不同,这也不是小事,自己去吃饭吧,再让人给我送点儿来,吃过回家,这里不用你了。”

袁训自知不用再多说,吃过出府门的时候,又知道一堆的幕僚正和殿下在会议。袁训在太子府门外,抬头看刺眼的夏日午阳,浑身就有了轻松之感。再暗自庆幸,自己就要走了。

对表兄很是了解的他,知道殿下权衡利弊以后,应该会答应。

……

袁家,乱成了一团。

辅国公呆坐不语,袁夫人不用他劝,辅国公就留下劝的话先劝自己;陈留郡王妃面色冷淡,在她对面坐的是两个哭泣的妇人。

一个是安老太太,安老太太是让接来的。袁夫人不让宝珠去拦袁训,红花又觉得应该去拦,她单独出门早就熟练,雇个车去见老太太,把她接了来准备劝袁训。

老太太是哭着进的门,见到宝珠就搂在怀里大哭:“我的孙女儿,你怎么就这么的命苦,”老太太具有一切女眷的通病,如西方贵夫人最爱的就是没事儿往地上一晕,东方女眷们则是听到打仗就浑身发颤,倒不是一定都受过战乱的苦。

她们光听到,就足够把惧怕全演绎出来。

另一个是奶妈卫氏,卫氏早含着一包子眼泪不敢哭,老太太一上门,卫氏也跟着哭起来,也口口声声:“我的姑娘,我好容易陪你到长大,好容易配了个好姑爷,如今就要分隔两地,以前你们多么的好,以后都再难见,你的命,忒苦了,”

外面跟老太太的人,从齐氏梅英开始都开始哭。陈留郡王妃气得变了脸色,嫁给我弟弟就命苦吗?

你们真不讲理啊。

老太太的号啕大哭,卫氏的掩面痛哭中,还夹着宝珠的哭声。

“呜呜呜……嘤嘤嘤……。”像群打不走的蜂蝶嗡个不停。

陈留郡王妃都想把宝珠亲手拎出门外,去外面好好哭去。

就在这哭声中,红花尖叫一声:“小爷回来了,”发呆的,痛哭的,嘤嘤的,都往外面去看。见果然是袁训皱眉过来。

袁训进门前就知道宝珠一定要哭,进门后果不其然听到哭声一片,而且还有祖母的哭声。他想这必定是宝珠请来的,就更加的不耐烦。

进来不看别人,先看的就是母亲。见母亲还好,依然镇定冷静地招呼儿子:“你回来了,”袁训应了一声,再去见舅父,见舅父仿佛牙疼一样的脸色,袁训打心里好笑,很想问下舅父有没有骂我姐丈不拦我?

再看安老太太,满面是泪怔怔地看着他,袁训陪个笑脸儿,祖母对不住,我是一定要出去几年的。你身子骨儿还好,我出去几年没什么。

再看姐姐,对着自己很不高兴,袁训直接装没看见。然后他压根儿没看宝珠,虽然眼角里见到宝珠一面哭,一面要和自己对眼风。袁训直接忽视,找把椅子坐下来。面对房中全打在他身上的视线,平静以对:“这是我多年的愿望,我要走了,三天就走的。”

“呜呜呜……”宝珠哭了起来。在她的哭声中,辅国公说了句什么,袁训就没听见。本来是应该听到的,可宝珠哭声灌得他耳朵发疼,就在咫尺对面的舅父说话,袁训的耳朵也选择拒听,只去接受宝珠的哭声。

袁训木着脸。

袁夫人又说了一句什么,可宝珠的哭声“嘤嘤嘤……”,又一次把袁夫人的话也吞没。这种嘤嘤哭声,女性撒娇的意味十足。要是痛哭,必定是哇啦哇啦的声贝高。可就这低低的嘤嘤,足以把房中其它人的话全吞走,让袁训干瞪着两眼,硬是没法子和别人交谈。

他干脆的站起来,适才一眼也不看宝珠,怕对上她没法子解释。此时避不过去,瞪住宝珠就吼:“回房去哭!”

宝珠吓了一跳,先住了哭。再不敢相信的看着袁训怒视自己,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才是。宝珠骤然遇到,让吓得颤抖一下,就咬唇委屈地出去,并不回房,坐在房外长廊栏杆上,再次哭泣起来:“呜呜呜……。嘤嘤嘤……。”

她就在这里哭,在这里哭至少还能听到他说话,看到他身影。宝珠可是半点儿都舍不得离开你呀。

袁训茫然的回身坐下,完了。他还是听不到别人说话,此时姐姐在说,然后祖母在说,舅父又说,母亲又说,这些人都在房中,他听不见。

他听到的还是那房外的“呜呜呜……。嘤嘤嘤……。”,在“呜呜呜……。嘤嘤嘤……。”内,袁训还能听到宝珠的指责声。

天知道宝珠正在外面制造呜呜和嘤嘤,哪有机会来骂他。

可表凶就是听到,还见到宝珠挥舞着她肥白的小拳头,那拳头直逼到他的鼻子下面……“腾!”,袁训站了起来,把正在劝他的辅国公也吓了一跳,把话头断住。

见外甥头也不回,往外就走。然后他走过杏花树下,对着大门,看样子是要出去。从这个房里看不到大门,但红花的叫声却一声接一声:“小爷,您……要走吗?”

袁训不理她。

“小爷,舅老爷在,老太太也在,王妃也在,您您不能走啊?”

袁训不理她。

“小爷……。没有话对奶奶说吗?”

红花丫头真是白白的操心,袁训一个字不回,离出大门还拂了一下袖子,似要把所有阻拦的人全拂开,这才上马离去。红花不死心,还追到门口儿跟在后面看,见那马没几步就出了街口再也看不到,红花才哭着回来告诉宝珠:“小爷走了,”

宝珠早在袁训往外走时就不哭,想这个人从自己身边经过,一句暖心的话也没有,竟然是个铁石心肠。

只是,是几时他开始铁石心肠的呢?

宝珠茫然:“哦,他走了吗……。可去了哪里呢,”一想自己无法去追,宝珠继续大哭起来。

这一夜,袁训没有回来,宝珠也无处去找。她一个人睡下,先伤心而后转为恨,恨时眼前到处是和表凶的恩爱场景,恨得无力又软弱,恨不起来时,又痛痛的去爱他。

再爱,这个人也不在面前,宝珠又重新去恨。可她的恨总是虚弱得扶不起来,只惹得宝珠软软绵绵的似没了骨头歪着,只觉得面前一片漆黑,床前那一盏小烛火总拨不明,宝珠就再哭上一回。

想袁训想得头疼时,宝珠就把她曾看过的,还记得的书一遍一遍的搜寻,想从中找出一些能让自己明白丈夫,而又能劝慰自己不再哭的话。

可找来找去,出现在她脑海中的不是“芭蕉不展丁香结,”俱是新愁,再就是“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百般的忧愁中,宝珠火了!她坐起身子,心头生出一掬恼怒。要离开宝珠,就该有个解释。想这个人白天走得全无情意,当宝珠好欺负吗?

既然此时无情意,何必以前情意深?

看沙漏不到四更,宝珠全无睡意,也不再哭泣,开始认真筹划起来。丈夫是家中独子,怎么能走?

去找姑母,去找太子,实在不行,去求瑞庆小殿下也来哭上两声,只怕就能打动表凶。还有一个人跳出在宝珠眼前,宝珠沉下脸,姐姐只怕是今天头一个要找的才是!

这件事情,与姐姐有脱不开的关系吧?所以她才不让宝珠去寻丈夫。宝珠是有主见的人,她想要的,自然是自己争取。因为天还没亮,宝珠就不叫红花。自己端着红烛去取出门的衣裳,进宫的衣裳……。先备好,天明一穿就走。

宝珠要留下他,哪怕去见一千去见一万的人帮忙劝说呢?

虽千军万马,宝珠亦往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