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让宝珠也去/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刻,天和地都似消失。绣虫草的绡帐,枕头边的轻罗扇,也都从眼角中消失。这一刻,袁训的心中只有宝珠,宝珠心里只有袁训。

人最原始的*,在小夫妻身上爆发。这*爆发时,没有功名没有誓愿没有考虑没有环境没有将军黄沙里也没有碧窗宝珠明,只有你需要我和我需要你。

袁训把宝珠揉着往自己怀里塞,都不管自己力气用到像在掐宝珠拧宝珠把宝珠揉碎了成渣合在自己血脉里。而宝珠也不管不顾的,再也不想恭敬矜持夫妻床上也应该有一定羞涩水准,她像露珠儿融进一汪水抱紧丈夫,像一滴水融化进大海中一样了无痕迹。结合,本就是愉悦的,小夫妻更在今天把它就成两相融化,恨不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方叫满意。

那攻城掠地般的亲吻无处不在铺天盖地不管轻重的到来,那嘤嘤的娇息声留恋缠绵温存纠葛不愿意斩断。

这种热情就是天地也能化为热流,何况是这一对相爱相得互相满意的夫妻呢?

感情可以融化一切,热恋可以消除痕迹。宝珠在热得几乎把她烫化的怀抱里觉得自己又是那个被爱着的小女人,天是自己的,地是自己的,表凶的心也是自己的。她就更依恋更舍不得他的把自己奉献出去,竭力地把自己最好的怀抱最暖的热情也给他。

两个人都像干涸的土地,拼命从对方身上汲取着什么,又像拥有一切的星空大海和森林,努力的再给予对方。

他们都怕对方收不到,又怕自己得不到,于是就更狠更重的把对方往自己怀里揉,往对方的怀里去。

床前红烛弱如萤草,也能感受到夫妻情深的摇曳着,似把最好的光华送给他们。夏风微微,也不住往床前来吹,似这样就把迷了他们的眼,烫了他们心的汗水给带走一些。

是什么却才下了眉头,又上了心;似什么无情恼来又多情;是什么愁如一江春水,又喜如明月倚楼;是什么让双溪蚱蜢舟里,载不动这许多的喜和忧。

在这个夜晚,宝珠没有诧异袁训不同于寻常的粗蛮,袁训也可以理解宝珠不同于以前的放开。平时出门一天也会回来就携手相对言笑好像几天没见,以后经年就要不再见。平时破个谜儿吃个果子娇痴调笑成亲数月还若新婚,以后黄沙青草独想倚人袅袅随风。

袁训在情到极致时,转为轻掬低吻。宝珠在握紧他以后,又怕弄痛他,总会轻轻的拂上一拂。这种轻掬与轻抚,更让两个人四目相对,爱恋十足。

宝珠在最柔怜时,想到几句词。它们和着窗外月,来得全然不费功夫。“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二年两度负东君……著意过今春。”

她断章取义的想着,断断续续的想着,也许这词有对得上景致的一星半点,也许这词压根儿对不上,宝珠都不管了,她只要在此时此刻里,著意过今春。

沉沉睡去的时候,两人手指还纠缠的扣住,合在一起。宝珠和平时一样,往袁训怀里缩着,而这是夏天了,他们夫妻是秋天成亲,这是过的第一个夏天,对于他们来说是陌生的热,而袁训也没有拒绝,就是他自己,也固执的睡着了还抱紧宝珠的小腰身,似一生一世般扣在手中。

再醒来时,宝珠睁开眼,见天色已明,而自己是独自一人。再欠起身子,就听到外面有细微的动静。

宝珠起身就过去,只披着长长的一件罗衣。她见到袁训半弯身子在榻前面,榻上小几放着老蓝色的一个包袱皮,袁训正往里放着衣裳。

“不,”宝珠轻呼一声,奔跑过去。袁训回身,宝珠握住他手中的衣裳,一言不发的扯到怀里,紧紧的抱住,仿佛留住他的衣裳,就能留住他的人。

袁训鼻子一酸,低声道:“别这样,宝珠你不要这样,”试着把自己的衣裳再从宝珠手里拿出来。宝珠固执的抱紧,袁训稍用了力,就夺出一点儿来。宝珠再往怀里抱抱,袁训再夺出一些来。

你夺来我抢去的,宝珠忽然发了脾气,丢下衣裳,转身跑回内室。长长的罗衣角,和罗衣上带子随着她的急步轻飘起来,软绵轻柔的更拂动袁训就要离去而内疚的心。

袁训虽拿回衣裳,却又忘记放进包袱。他下意识站着,对着宝珠的背影看着,等到看不到时,宝珠转到床的一旁,袁训还在等着,他知道宝珠会很快回来。

果然,宝珠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怀里抱着一大叠的衣裳,全是袁训的,跑回来气喘吁吁往榻上一放,又再进去,再抱出一堆衣裳腰带鞋子出来,往榻上一放,人呼呼地喘息时,又开始没头没脑的,一件又一件的往包袱里塞。

那包袱就那么点儿大,这是袁训早就想好的,几件衣裳一把剑,就可以走天涯。宝珠把一堆的衣裳往里塞,她塞她塞,塞到包袱涨得有原来几倍高,再塞就胀破时。宝珠悲从中来,自己深爱的丈夫还是要走的,想哭又自觉得不能再对着他流泪,宝珠就把身子拧到一旁,默默的垂泪。

温暖的手臂从后面搂住她,袁训没有劝她,但是温柔的抱住她的肩头,他温柔的,把这温柔一直传递过来,直到宝珠的心头。

眉头上似有,而心头上也满了,宝珠不回身,只握住他放在自己肩头的一段手腕,轻轻的摇了摇。

无时无刻的,他们又陷在缱绻中…….

打破这旖旎的,是房外的叫唤声。这声音穿林渡风而来,在别人家里大叫,叫得没有半点儿不自在。“袁兄,四表姐,小二我来了。”

袁训和宝珠迅速从情深中回魂,两个人同时想到的都是对方。袁训把宝珠肩头只一拨,宝珠就变成面对着他。袁训慌手慌脚的手掌在宝珠脸上拨拉着,把她已干的没干的泪痕全都擦掉。宝珠则急急忙忙为袁训理衣裳,把他从上到下,乱的没乱的衣裳全整一遍。

小二这就到了门外。

好在他还知趣,知道这房中住的是一对就要分别的夫妻。见到竹帘子挂着,小二就没直接进来,他在外面先道:“咦?难道不在吗?”

其实透过竹子帘早看到里面有人在。

袁训忙答应:“在呢,”又推宝珠:“小二来了,”宝珠也忙道:“小二,快请进来,你表哥他在家。”

袁训低声和宝珠取笑:“废话,我这不是才答应过,我不在家我怎么能答应。”夫妻亲昵一如平时,宝珠也忍不住笑,见表凶打趣自己,也吃吃地笑:“这不是你让我答应的,”袁训哼上一声,学着宝珠也来了一句废话:“小二快进来,你表姐也在家呢。”

边说边转身子去接小二,背后吃宝珠捶了一记花拳绣腿,还有宝珠的吃吃低笑声。

夫妻微一怔,这种日子是多么的好啊。随即,袁训若无其事的去见小二,小二已经进来了,不容他再多想别的。

而宝珠也打起笑容,小二已经进来了,不容宝珠再多想什么。

“袁兄,表兄,表姐夫,”阮家小二一气称呼了袁训三种不同的称呼,袁训和宝珠一起好笑,袁训问他:“你到底想叫我什么?”

小二眼珠子发亮:“叫你什么都应当,叫什么也不能表达我对你的敬佩。”袁训往自己周身看看,又叫宝珠:“你看我今天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宝珠就凑趣儿过来,一本正经地打量几眼,再点头道:“嗯,竟然无赖是长进了。”

“找打不是?”袁训挥挥拳头,宝珠一笑走开:“小二我去给你泡茶,”小二谢过她,就继续对着袁训大加夸奖,宝珠在帘子外面都听得一字不少。

“我早知道你是有抱负的人,你不是我哥哥,就会在家里喊我要出门儿,父亲把他骂上几句,他只能在家里装软蛋,”

袁训这就明白小二对自己的新敬佩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惊奇:“小二,你这粗话从哪里学来的?”

小二还是块璞玉,奶妈婆子丫头珠围翠绕着,精致像大红锦绣中的珊瑚珠子。骂上几句粗话,怎么听都不是味儿。

小二却不管他的诧异,学着袁训挥舞着拳头,激动的近似声嘶力竭:“粗话怎么了?你别管我说不说。我只佩服你好男儿大好年华沙场醉卧将军梦里,我只羡慕你无牵无挂无有忧虑边城画角声声急,我只…….”

袁训一把握住他嘴,小二就更佩服了,他小眼神儿更加的崇拜,这样的身手,抓小二如抓小鸡子似的,难怪你敢去边城。耳边却传来袁训警告的低语:“什么是无牵无挂,别让你表姐听到!”

小二点头如捣蒜,袁训这才放开他。小二大喘口气儿,小声紧张兮兮地道:“表姐不肯吗?”宝珠捧着茶在帘子外面:“嗯哼!”

都听到了,你们两个人知道不?

袁训忙清清嗓子,提起嗓音如正常:“小二,你说要喝酒,让你表姐备酒去。”宝珠才要白眼儿这两个人,见小二被提醒状:“对对,表姐,”他笑嘻嘻对着宝珠,鉴于刚才犯了一个语言对仗上的错误,小二诚心的打了一揖:“有劳表姐辛苦,兄长让我来打前站,我还说不必,果然这个前站是要打的,袁兄他骥驰千里,非别人可以比得的,但比不得的这些人呢,咳咳比如我那让父亲一骂,就缩在家里不敢出门的兄长,”

宝珠又让他逗得忍俊不禁。

“咳咳,还有董表兄,拍胸膛夸口说他也飞千里,让董伯父骂得也成窝里驹,”

袁训啼笑皆非,窝里驹这话,是小二你的杜撰吧?

“他们全是比不得,但送行这事儿还是比得的,他们马上就到,没有五十人也有三十人。按日子算,袁兄你明天就要离去,表姐今天总得给你点儿好吃的吧,也算我们一份儿。”

小二说完,宝珠愣住。

是啊,她总得给他一点儿好吃的吧。可这几天就生气难过去了,宝珠没半点儿准备。而小二切实的提醒到宝珠,他明天就要走了。

宝珠慌上来,茶也不送了,把茶盘子往袁训手中一塞,对小二道:“有有,”打帘子出去就叫:“红花,”

红花从房里出来,殷勤一如平时:“奶奶唤我什么事?”宝珠急急地道:“随我到厨房去看看有什么菜,再叫顺伯套车,送你去买菜。”

说话声传到房里,袁训幸福的笑一笑,小二凑过来觑着他脸色:“看你表情,我立了大功吧?可给我什么作奖赏呢?”

袁训见到陈留郡王就要管他要东要西,阮家小二一样知道自己有这权利,兄长房里是可以瞄东西的。

他一边说,眼睛一边对着书案上几枝子翠管笔扫过去。袁训无奈,那全是他心爱的笔。他手中还端着个茶盘子,就往小二手中也一塞,笑得大方:“这个给你,小二,你看这茶碗是官窑的,你表姐疼你,泡的是新茶,新茶可是八百里快马送来,京里铺子里还没有,你快尝尝。”

小二嘀咕:“小气鬼儿,拿新茶糊弄我。过了河你就拆桥,刚才怕表姐多心那会儿,你怎么不糊弄我呢?”

喝一口茶,满口鲜香,小二也就暂时安分。

…….

黄昏的时候,宝珠走出厨房。见白天太热而摆在廊下的席面已挪到院子空地上,一共四桌,都还坐满的是人,袁训坐在中间,依然是最出色的那个。

像天边的晚霞,虽然是每天都有,但轻红淡青每天神采不同。

宝珠越看他,就越爱他,就心中重新难过。看这满院子的人,有的是下了值刚刚才到的,有的是上行到来,一直坐到现在不肯离去的。他们都流露出割舍不能的情意,宝珠又怎么能不是?

红花从大门上过来,往厨房看看,见面案上堆满宝珠一天的成果,路菜点心冒着热气散摆开来,红花嗟叹:“太多了,奶奶早该出来凉快凉快。”

宝珠黯然,她对着地上蒸腾转凉的热气看着,对着天空中飞掠归巢的鸟儿看着,对着又红又大的落日看着……这样的日子再有不知是哪一年。做再多的路菜,又能把宝珠心意尽情的揉合进去吗?

红花总是能跟上宝珠的心情,也就垂下眼敛。直到顺伯过来道:“红花儿,你倒没有回话不成?”红花这才慌乱想起:“看我,见到奶奶只想着体贴,竟然忘了说。”顺伯就笑,他的笑和宝珠红花强装出来的不同,顺伯久跟老辅国公的人,见过打仗而且是不怕的人,他认为小爷走的没有错,走的足以告慰老国公的在天之灵,这个家里顺伯是唯一真心的喜欢。

因为真心喜欢,顺伯就更愿意劝解宝珠不要难过。他没有说虚的此时见不到的什么升官快的话,而是对宝珠道:“奶奶来了客人,是前几回来道过喜的禇家夫妇。我认得他们,小爷又见过那家的男人,我这就让他们进来,男人可以和小爷再喝几杯,女人可以陪奶奶说说话,也开开奶奶的心。”

宝珠就知道是方明珠来了。想想顺伯说的不错,现在来几个客人和宝珠闲话,宝珠就不再多想袁训离开的事情,也就心情恢复不少。

她带着红花往门上去,红花也让顺伯的话提醒。见惯宝珠昨天痛哭,今天闷闷不乐的红花,走在后面聪明劲头上来,搜索枯肠的要让宝珠打起精神。

“上午大姑奶奶来,奶奶是喜欢的;下午三姑奶奶来,奶奶也是喜欢的。这晚上表姑奶奶来,奶奶一定更是喜欢的。”

宝珠知道红花是番好心,就故意和她说笑开心:“见方表姑奶奶,我不见得会喜欢吧。”主仆没事儿还说过方明珠,几时会懂事儿呢?

没想到红花还硬是找出来笑话,告诉宝珠:“可笑呢,我大门上见过她才进来的,还是在家里的时候,老太太给做的衣裳,带的首饰,还是老太太给她的金簪子,一色半新不旧,亏得她那男人也不给她置办几件,绸衣置办不起,新到京里的细布并不贵,我们铺子上有的,我知道价钱,亏得表姑奶奶好颜色,就还是旧衣裳,

“这并不好笑,我倒更看重她那男人才是。”宝珠反而正色起来。红花是逗她说话,就奇道:“做小营生的男人有什么可看重的?”

宝珠停下步子侧了侧面庞,把“小营生男人”三个字咀嚼几遍,道:“你看他是小男人吗?我却觉得不是。他起早贪黑的为一家人衣食辛苦,这头一个他担起责任。第二个他挣钱不多,也没有贪图明珠的衣裳首饰,明珠走的时候,祖母把她的衣裳首饰尽数给她,总是有几件好衣裳好首饰的,她如今穿出来,既是她的体面,也是他的体面,这一点儿,又是难得的。”

红花就是“顿悟”的叹息:“不是奶奶告诉我,我就想不到这些。我跟着奶奶也夸一夸她那男人吧,他一再的来道喜,也是个难得的。”

“就是这话,不自卑不攀高的,明珠找了个好人。”

主仆说着,前面就是大门,见到一个黑铁大汉和娇弱妇人候在那里。果然和红花说的一样,方明珠穿的是在安家时做的粉红绸衣,又有一根金簪子在发上,曾经是安老太太的东西。

但她的神态,一天比一天的不像在安家那时候。今天就改变的更彻底,方明珠面上的笑容谦恭不像谦恭,骄傲是肯定没有,又想低身段儿又自己不习惯,但自知抬不高,又强迫往下压,总带着夹生的模样。

宝珠心中感叹,明珠真的是变了,居然还带出来讨好的笑容。她一切既往的过去,对禇大汉先轻施一礼,再亲切的握住方明珠的手:“明珠,你又来看我了,”

此时宝珠反倒是羡慕方明珠的,想着以后自己孤枕相思,明珠倒是夫妻双全。她笑容愈发的温柔,又去看方明珠带来的东西,是街上买来的表礼。宝珠道谢过,一定要请方明珠进去坐坐。

方明珠又得意又喜欢,宝珠如今是贵夫人了,能和宝珠闲说谈话重回以前时光,是多么让人喜悦的事情呀。但她如今懂事得多,带着压抑不住的笑容,没有回答,而是先看了看丈夫。宝珠见到她的懂事儿,更欣慰起来。就对红花笑道:“去告诉小爷来客人了,再添一副酒碗。”

红花小跑着去了,看上去主仆都在热情留客。

褚大汉还在犹豫,说了几个:“身份不配……坐在一起让人笑话……”宝珠就是怕他会拒绝,而自己是女眷不好强着挽留,才让红花去请袁训出来留他。宝珠此时的心是脆弱的,别人给予的一丝一点儿的温暖,都足以让她感动。何况她心地善良,冷眼旁观方明珠早有悔改的迹象,也就早有按她改正程度而照顾她的心。

老天是从来不薄待人的,为人好的,自然会得到照顾;为人不好的,也日久能见人心。聪明也罢愚笨也罢,心地才是最重要的。

褚氏夫妻来了好几回,褚大汉的心地早为袁氏夫妻接纳。袁训赶出来,酒意让他的眸子明亮,神采飞扬中也是诚心邀请褚大汉进去同坐。褚大汉见这位袁大人意气风发已到十分,却还是肯谦虚待人,感动上来的他顿时忘记不合适不般配的话,跟着袁训去坐下,两碗酒下肚,浑身发热,周围热烈讨论军中的事情影响到他,他津津有味听得入神。

小客厅上,宝珠请方明珠坐下,让红花拿果子来。

“宝珠,谢谢你还像旧日一样的对你,”方明珠眼眶也湿润起来。而宝珠大吃一惊。什么?她脑子里眩惑了。

谢谢你,宝珠。这话是明珠嘴里说出来的?宝珠无端的也感动起来,她虽然肯善待方明珠,在能帮助的地方也愿意帮助她,可心底还对方明珠是旧的看法。今天这一句谢谢,让宝珠心头暖得不能再暖。

明珠你也会说谢谢?你真了不起。

一直以为你说你喜欢听的话,全是应该的。别人说话再对,你此时看不懂,全是该倒霉的。呵,一个人正确的改变,总是会让周围的人都愉悦起来,包括她自己。

方明珠拿着红花才送上来的果子,见到小客厅上摆设得不算华丽,却高雅不凡,人坐在里面,不舒畅也舒畅了。厅外一串儿红花开着,几欲探进来的姿态。轻风过来,汗水还没有出来就已消失,在这种愉悦中,方明珠的感激就更涌出。

“我以为,以前的日子我一天也过不得了,有时候我想能过上一天,能还和以前那样,和祖母坐着说说话,有丫头为我倒倒茶,到钟点了吃点心,我就什么都知足。宝珠,谢谢你又给了我这样的日子,”方明珠双手抱住果子,觉得握住的不是鲜红的果子,而是以前的好日子。

宝珠含笑听着,带着鼓励的笑容。明珠你应该多多的这样想,多多的想到以前和现在的不容易。以前祖母待你不比姐妹们差,你也算是祖母身边长大,姐妹们都过得比你好,你早就应该悔悟了才是,早就应该想一想这其中的原因才是。

不管什么时候自省,都是不晚的。

在想着开导方明珠的同时,电光火石般,宝珠也想到了与她自身有关的一点。她几乎要跳起来时,方明珠恰好在道:“你看你过得多么的好,都知道你的丈夫书念的好,这两天又都知道他武艺好。又能文又能武,以后会当将军,又气派又威风……..宝珠,谢谢你还认得我,还肯和我坐着说话。”

方明珠是让袁训给震撼住。

她知道袁训要去从军是昨天的事,昨天知道后褚大汉就要来道喜,方明珠这一回听母亲的,固执的不肯答应。褚大汉从昨天问到今天,方明珠才告诉他实话。方明珠哭了:“宝珠女婿的官儿越做越大,她还肯认得我吧?以前官儿小吧,才肯让我们上门。现在他要去当将军了,将军我戏台上见过,小时候街上也见过,都高头大马看人一眼,腿肚子都哆嗦,我不敢再去和宝珠走动…….”

方表姑娘以前是个势利人。

她在安家呆得舒服时,她的亲舅舅邵家大爷她都是看不上的。宝珠家里新出来的事情,在明珠眼里,不给宝珠女婿大将军当,他怎么会去?在明珠看来,这又是袁家的一桩喜事。由宝珠家里一件又一件的喜事,明珠姑娘心里的自尊一层一层塌掉。

她的自尊本就是方向错误的,全都压倒后,反而来个大洗牌。她痴痴的问自己,以前认为对的,为什么在现实中处处碰壁?

以前认为别人都不对的,为什么在现实中衣食丰全?

这些心情导致方明珠见到宝珠热情接待不亚于以前,由衷的说出:“谢谢。”

宝珠垂泪,方明珠也垂泪。

这一对并不是姐妹的姐妹相对而坐,都是一腔心事。

方明珠在想宝珠是让自己感动哭的,自己能把宝珠都感动,还能把祖母也感动吗?一个人的反悔,从冒芽到结果,不是一瞬就能达成。方明珠能知道感激已经不易,指望她通情理,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

宝珠是让她感动了,落泪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方明珠。但更多的,还是割舍不下袁训的心情,和她也顿悟的心情。

能开导别人的人,也能开导自己。明珠说宝珠你的日子过得好,明珠说宝珠你的丈夫要去当将军……宝珠问自己,好日子是你自己能成就的吗?

你此时在别人眼中的荣耀,不是一个人作成,是由祖母、夫君、舅祖父、婆婆等人联手而成。自然,还有你的父母生你养你,奶妈护你顾你,轻风明月拂眷与你,宝珠,你才有明珠眼中的好日子。

最应该感谢人的,不是别人,是宝珠自己。

宝珠还是不支持袁训离去,但她也同时反省到袁训不回来的原因。他怕见自己,就和昨夜他悄悄回来,见到自己没睡,他那一刻明显是又想退出去。

宝珠想到她还在闺中时,祖母言语难听,细究起来姐妹们也不是和气的。大姐喜欢占人上风,三姐喜欢清高疏远,宝珠那时候还是快活的啊。她知道父母不在,祖母姐妹就是自己的亲人。本着这样的心情,宝珠从来能原谅掌珠,愿意为和玉珠能交谈而看书,也能体贴到祖母膝下无依。

当时总有寒凉之感,却还能做到平衡如一。而现在家是她在管,婆婆慈爱,丈夫疼爱,宝珠你却恨他。

恨的一宿没睡好,恨的去指责一切可能造成表凶离去的人…….

宝珠垂泪,却原来不想他离去,也还是要感谢他的。诸般的事情都感谢他,心里也就没有创伤。

当晚袁训回房,就见到桌子摆着整整齐齐的点心和路菜,红漆小食盒全摊开,里面的菜精致得像地上的花。两个包袱,一个大的,一个小的,都装得鼓鼓囊囊,又有棱有角,宝珠打的,总是好看样子。

袁训也感动了,嗓音微颤:“给我准备的?”不是给他的,又能是给谁的?可袁训一定要问上一声,才能把心中的感觉确定。

宝珠笑容满面点头,就是嗓子眼里止不住的又干涩出来。袁训把她搂到怀里,轻轻摩娑她的乌发,柔声道:“谢谢宝珠,我太喜欢了,”

宝珠这几天就哭去了,这一会儿又泪蓄眼眶。她哆嗦着嗓子:“我不想你走,”

“我知道,”袁训与宝珠四目相对,认真的道:“我还会回来,等我回来,以后天天陪着你不离开。”

他把一根手指放在宝珠唇上,低声道:“你要信我啊。”

宝珠告诉自己信他不如爱他,他不打一声招呼的要走,宝珠还敢信你吗?可爱与感谢,却是永远都有。宝珠用力点着头:“嗯。”

她深爱他,所以愿意继续信他。

……

长亭风凉,夏天日头再肆虐,也抵不过长长官道上吹来的空旷之风。几朵小红花开在野草中,伸头探脑看着长亭外的这群人。

来送行的人相当多,太子殿下也到场,让袁训再带走一套上好盔甲。他道:“时间太紧,这是昨夜才从库房里翻出来。”

可见太子殿下的库房相当的深,东西太多。

袁训接过放在马上,南安侯送他一匹好马:“从这里到边城道儿远呢,你两匹换着骑,平时另一个就驮东西吧。”

红花悲悲戚戚,不顾尊卑不同,上前来交待:“小爷你一个人去,也没个人服侍,住下店千万让人把水烧滚了再喝,千万别洗冷水澡,千万…….”

安老太太把红花拉开,红花说得太多,她就没功夫说了。老太太短短两天就瘦了一圈儿,她和邵氏张氏一起上来哭:“去到自己小心,可怜见的,从此不在家里,出门儿哪有在家里舒服呢?”

郡王妃把她们拉开,总哭真是不中听。郡王妃和辅国公告诉袁训:“给你派了四个随从,让他们在边城上等你,你都认得的,全是老家人,”袁训眉头一挑不耐烦。辅国公就道:“还是那喜欢自己独担的脾气,从来不改。”袁训对他陪个笑脸儿,再把姐姐叫到一旁,没好气道:“我走了,你要喜欢宝珠才好,哪有不喜欢弟妹的姐姐呢,”

郡王妃心想这种姐姐到处都是,但弟弟特意交待,郡王妃只能听着。她明明不把宝珠放在眼里,还是故意地掂个酸:“你那宝珠要再来和我吵呢?”

“怎么会!”袁训斜睨着她:“我走了她还吵什么,再说宝珠不是那样的人,不信你去问母亲宝珠好不好,这是我自己挑的,没错!”

郡王妃撇嘴,看你心偏的没了边。又对弟弟道:“你姐夫说反正就要见到你,他就不来送你。他进宫去见驾,说请皇上应允你在他帐下,免得到了边城大家分人都分不清楚。你去了以后,我按时让人给你送衣裳,你衣裳破了,让你姐夫的兵给你缝补浆洗。”

袁训说知道,见天色不早,拜别殿下和长辈们。看向宝珠时,袁训又难过了。掌珠和玉珠陪着宝珠,宝珠很想笑出来,却总笑得泪眼汪汪。

此一去,不知何时能再见到?

此一去,不知担心几时能消?

袁训就只深深看过去一眼,翻身上马,身子定了定,似想回头再说什么,但还是没有回身。马鞭子扬起,马蹄声的的,转眼间他已出去一箭之地,身影化为官道上行人中的一个。

风吹杨柳飘去又飘来,再看那远去的人和马,已成一个黑点。

黑点渐小,小到最后消失在视线中。宝珠泪水夺眶而出,在她木着的脸上泪流两行。宝珠一动不动,痴痴的对着官道尽头。那时有行人过来,有挑担子的大嫂,有赶车的大汉,就是那离去的人,再看也看不到了。

她没有哭泣,没有哽咽,只有这泪落不止,似永远不会干在面上不住滴落。这无声地悲伤,像块沉重的石头压在看到的人心上,安老太太直到回家,想着宝珠该是多么的难过,就更伤心不已。

她正忧愁,余夫人来看她。余夫人本来就着三不着两,见老太太为宝珠伤心,就劝解道:“这人的福气都是有数的,你的宝珠福气太大了,上天就叫他们夫妻分开,散散福也是真的。我还没有对你老人家说过,你也说说你的宝珠吧,在宫里大模大样的,不管郡主贵小姐的都敢玩笑,那一天我就看着她过了头,果然,这不就夫妻分开了。”

老太太没好话回她,两个人话不投机,余夫人悻悻然离开。出门就后悔,对自己道:“我是定了一门好媳妇,让老太太帮着相看的,这还没有说,就让她撵出了门。果然这家子人气运要倒,撵客人出门的事也干得出来。”

她一气回家,发誓这个月不再上门。

老太太中午就没怎么用饭,下午南安侯走来看她,说水边儿花开,带着妹妹走去散心,正说着别的话引开她心思,有人来回:“袁亲家夫人来了。”

老太太一急,又上了年纪,这眼前一黑就要栽倒地上。南安侯吓得扶起她,高声唤人:“请太医,拿我名贴快去请太医。”

袁夫人远远见到,也顾不上风度仪态,小跑着到老太太身边。老太太缓缓睁开眼:“是宝珠出事了是吗?”不等袁夫人回答,老太太就哭道:“这孩子没爹也没有娘,打小儿就娇弱,这生生的夫妻分离,她怎么能受得了,怎么不能病?”

袁夫人见到这一幕,心想幸好我想到了,不然宝珠倒是没事,这老太太可先要病倒。袁夫人道:“宝珠没事,是我有事情来和你商议。”

安老太太一听宝珠没事,顿时好了一半。坐直了挤出笑容:“是说我们合住的事情是吗?”袁夫人笑道:“这件事儿也要说,这几天里你老人家可就赶紧的过来吧,我打发车轿来接。你不来,家里就我一个人,我也孤单呢。”

“不是还有宝珠吗?我那可怜的孩子,”老太太这样的道。

袁夫人笑着:“这是我和你商议的第二件事情,”老太太瞪圆眼睛:“哦,你说,”袁夫人道:“我才陪女儿进宫去辞行,她后天就要离开。我的意思,让宝珠和她一起回去,你看怎么样呢?”

南安侯听过,就面有喜色。而老太太却还愣着:“为什么跟她走?”

“老太太,你担心孩子们都担心糊涂了,这可不像素日的你,你精神头儿快拿出来,我慢慢的对你说。”袁夫人打趣她。

安老太太让这话一激,就精神重抖起来,眸子也眯着认真起来:“你说你说,”

“从军中到我女儿住的那城,不过几天路程。宝珠跟去,小夫妻可以早早见面,你说可好不好?”袁夫人笑语嫣然。

老太太还没有回答,南安侯先说了一个字:“好!”他呵呵笑起来。

安老太太也慢慢的懂了,暗想这是好主意。她为宝珠担心的,不只是小夫妻分离,宝珠孤单。还有袁家日见兴旺,宝珠还没有孩子,而房中也没有妾。老太太对宅门里的心思最精通,她虽然不知道郡王妃不喜欢宝珠,但依着惯例,郡王妃不能坐视弟弟没有子嗣,她离弟弟近,给他几个妾也无人能说不对。

袁夫人出这主意,的确是为了早抱孙子。她在袁训没走的那两天,见宝珠痛哭不止,就有了这主意。

她才进宫对皇后说过,皇后也答应,袁夫人就来见安老太太,想来她没有不答应的,但宝珠是为她养老的人,让宝珠再离开她,得征求她的意见。

而老太太呢,则想的不但是孩子,还有怕宝珠失宠,谁叫她的好孙婿根基太多,一会儿出来一个,又生得俊俏能干,老太太眼里见得人多,她放心不下的还有这个。

本来袁夫人不提出来,老太太虽然想不出这主意---她在边城没有人照应宝珠,她就没有这样的思路---老太太也正在想让过上半年,让宝珠动身去探望,候着不打仗的时候,住上一个月再回来。

老太太的主意虽然好,但路上到底山高水低,怕出事儿不敢轻易提出。而袁夫人的这主意,随同郡王妃前往,不怕路上风霜雨雪打劫住黑店,到了地方也有现成的地方住,很是妥当。

安老太太想通这些,就满心里情愿。

可情愿中,她还是发愁:“好孙婿不在你身边,宝珠又走了,我这心里觉得对不住你。”她还是要为亲家考虑才是,到底都是经历风雨,能知道事情对错的人。

袁夫人则笑道:“怕什么,我还有你,你还有我,和您老太太相比,我还年青。我先来告诉你,你别怕,凡事儿有我呢,”又对着南安侯笑:“再说还有侯爷在,就依我的主意,我们给宝珠收拾起来,打发她后儿就走,以后呀,就我们一处要过上几年了,”

这朴实的话语,足以抚平安老太太的忧伤。她情不自禁想到余夫人说宝珠没福的话,老太太一面点头说好,一面又暗自骄傲。有这样的亲家,谁敢说宝珠没福气?

这骄傲随即转成自得,这好亲家,不是老太太亲自寻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