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处处慈爱为宝珠/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夫人恳切中肯,安老太太还能说出什么来,唯有打心眼里感激她。南安侯见妹妹也弄明白,趁热打铁提议道:“既然商议好,又后天就离开,妹妹赶紧的去换衣裳,和亲家夫人去告诉宝珠,”

南安侯停顿一下,微笑地猜测:“我冷眼看宝珠这一年多,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只怕她不肯走,你们还得准备好话劝她才行。”

袁夫人和安老太太异口同声赞成南安侯的猜测,袁夫人含笑中,带着对媳妇的满意:“我知道宝珠,她一定要说家里没有人,她不会离开我,也不会离开老太太,这不,我就先来找老太太,就是侯爷刚才说的,我们一起去劝她,告诉她赶紧的跟上去,也许小夫妻还能见上一见。”

南安侯听到这样的话都感动。想宝珠真是有福气,遇到这样通情达理,满心里为儿子媳妇考虑的好婆婆;又为妹妹喜欢,遇到这样心地善良的好亲家。最后南安侯也是得意的,他不能不得意,不得不得意,他是非得意不可的那个人。

这样的好亲家,没有侯爷牵线是不能有的。

侯爷这样的一说,老太太可就急上来,后天儿?这日子可紧得不行。她让齐氏陪袁夫人慢慢的正房里去用茶,她扶着梅英,失火般紧赶着往房中,去换出门的衣裳。

她走得气喘吁吁,梅英都劝她慢些儿:“把您累出病来,四姑奶奶心里可怎么好过?”老太太不但不听她的,还在走着的时候就劳神寻思宝珠需要带些什么。

“衣裳,宝珠早有一辈子的了,再说布料到处都有,好不好的她自己缝几件也使得。衣裳占地方,带上四大箱子也就行了。”

梅英骇然地笑:“布料处处都有,还带上四大箱子衣裳?”这个建议显然让老太太不满意,老太太瞪眼她:“一箱子夏天的,一箱子春秋天的,一箱子冬衣,一箱子皮货,”再叹气:“唉,竟然不能多带些衣服去。”

这位侯府的姑娘,遇到点事儿就能把她的出身露个一干二净。

四大箱子衣裳,换成穷人家半辈子都足够了,老太太却还在遗憾,唉,去了只怕没衣裳穿。可是多带些去呢,老太太精明呢,就能想到宝珠是跟着姐姐走,东西带得多人家照顾上也多,凡事能省则省吧。

这就唉,不能多带是也。

梅英忍俊不禁,见台阶就在眼前,老太太是不看路的一个劲儿走,梅英得扶住她,边扶边笑:“不是还有郡王妃在,在她的地界儿上,一定是住到她王府里,我跟着老太太,见过多少别人没见过的世面,就是王府也是去了好几遭儿,只是住下来赏玩几天,却还没有过,四姑奶奶呀,托着老太太有个好福气,就要去王府里一住几年,真让我打心眼儿羡慕,”

老太太脱口反驳:“你懂什么,宝珠要是懂事的,就应该……”话到下面,就咽了回去。小丫头打帘子,梅英和老太太进房,梅英不用她吩咐,丢下老太太去取衣裳,等到取了一件石青色湖绸素面衣裳,又一件老蓝色挑线裙子回来,就接上刚才的话问道:“老太太说四姑奶奶应该怎么样,您告诉我,万一您见到四姑奶奶又伤心去了,忘记说时,还有我提个醒儿。”

安老太太却不肯说,含糊地道:“没什么,”帘子微动,南安侯边道:“且别换衣裳,我进来了,”一面就进了来。

梅英莞尔,幸好这还没有换不是。而安老太太也取笑:“你再晚一步,我可就换上了。”南安侯对梅英作个手势,示意她出去。梅英想侯爷趁老太太换衣裳也要挤进来,只能是说要紧的话,就丢下衣裳出去。

南安侯一直看到梅英在外面把帘子拉紧,才对妹妹迅速转过面庞,而安老太太也同时压低嗓音,飞快地求证:“哥哥你不会弄错吗?确定是中宫!”

“辅国公亲口告诉我的!”南安侯语出惊住老太太,还怕老太太不能明了,再低声清晰地道:“袁家的一切,都是中宫在照应!”

安老太太吸一口凉气,她一直的猜测一旦成真,她反而蒙住。

她面对梅英咽下去的下半句话,就是宝珠如果懂事儿,不应该久居郡王府中。但宝珠柔弱女子,不住郡王府中,独住又让人担心,老太太才适时的把话咽回,免得梅英听到。

以南安侯来想,妹妹是他的妹妹,不是小家子的妇人,不会让“中宫”这两个字吓住。但又见她想得太久,袁夫人在外面等得着急,未免要想这兄妹二人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亲家背后起嫌隙可不好,又是这样打着灯笼难寻的好亲家,南安侯轻易不肯让袁夫人疑心。

他跟进来,只为再肯定宝珠跟去是正确必要做的,见妹妹发怔,就低低再告诉她:“不要犹豫,袁家只怕是外戚!”

“中宫”,只让老太太怔住。

“外戚”,却让老太太震惊。

皇后外戚?

灸手可热的名称,背后又带着巨大的风险。如果是外戚,这不能说的外戚,只能是有不能说的原因。

不能说的话,对当事人来说,都是威胁和风险的。但翻过来看,又是莫大的前程和富贵。

老太太心想自古权势一半儿是水,一半儿是火,给宝珠找这样的人家,她要呆得好哟,那是祖上积德。她要是呆得不好呢,以后可就没有人能代她接下来。

果然,还是赶紧地让宝珠跟着丈夫走好。

她想心事想得忘记南安侯就在房里,伸手就解自己衣领上扣子。南安侯笑了一声:“二妹你是喜欢糊涂了?”他特意用“喜欢”来提醒安老太太,对这件事情你只能“喜欢”才行。老太太嗔道:“我不要你交待。”

往外努嘴儿让兄长出去,梅英进来,给老太太换好衣裳,一同出来见袁夫人。

袁夫人在起坐间里坐着,对面是南安侯,下首是齐氏站着相陪。袁夫人正和气地告诉齐氏:“给老太太收拾随身的衣裳就得,几件子吧,我那里什么都有,缺什么这里有的,再回来取就是,我们就要住在一起,大家互相照应着。”

齐氏是前南安侯夫人的侍候人,在京里呆了一辈子,是见过不少贵夫人的人,但她独对袁夫人服气。亲家夫人这股子和气劲儿,肯从别人角度上去想的温柔劲儿,再没有别人能学得来。

齐氏忙答应着,老太太就这时出来,南安侯陪着她和袁夫人出门,上马上车,往袁家来。

……。

宝珠在家里,却不是一个人。

她送走袁训回来,袁夫人和郡王妃去宫中辞行,进城后就和她分开,顺伯送宝珠回来。宝珠伤心想不到别的,又有红花这个丫头在回来的路上,她不停的抽泣,主仆都无精打采的进房,一个坐在碧窗下忧愁,一个坐在廊下发愁。

瑞庆小殿下就在这时候闯进来。

说她闯,是她又一径儿小跑着进来,裙角扬得像风中的蝴蝶,翩翩又翩翩。红花有气无力回的话:“奶奶,小殿下到了。”

瑞庆小殿下一跳,就到了红花面前:“咦,红花儿,你哭什么?”她不说还好,说过红花才忍住的泪珠子又“噼哩啪啦”往下掉,成串儿地打在长廊木板上,溅落成花。

“啊,是因为坏蛋哥哥走了是不是?”瑞庆小殿下扯动小嘴角笑嘻嘻。不等红花回答,自打帘子,一跳进到房内,到处找着:“宝珠嫂嫂,我来了。”

宝珠走出来,又是一双红肿的眼睛,和没有血色的面颊。瑞庆小殿下愕然一下,随即又笑出两颗小虎牙:“看来坏蛋哥哥竟然真的走了?”她一面窥视宝珠,一面弯腰往榻底下床底下寻找:“在这里?不在!”

又往上跳两跳,想当然是看不到梁头上,也尽力地一笑:“在这里,不在!”又偷偷地瞧瞧宝珠。

凡来的人找袁训,不是床底就是梁头,本是件可笑的事情。难道他不钻床底就猴子似的爬梁头吗?

宝珠本就在离别情绪中,让小殿下这一番举动就想到夫妻玩闹,表凶坐在梁头上大笑:“呆子小宝生气了,”宝珠在下面叉腰挥掸子:“你下来试试?”

当时玩笑,离别后想起,惹得重新掉眼泪。泪水扑簌簌也和红花一样的掉出来时,瑞庆小殿下端着小下巴走上几步:“嗯,你哭呢,坏蛋哥哥一定是走了的,走了的好,以后没有人敢打我手板儿,别的师傅哪一个敢打我呢?哈,”

她像是有了新的主意,一转身咕咕在宝珠泪水中笑着,小鼻子翘得高高的尽是得意,带出吩咐的口吻来:“好吧,坏蛋哥哥不在了,宝珠嫂嫂你的首饰匣子给我瞧瞧。”

宝珠没去想这两件事不成正比,表凶不在,和看宝珠首饰匣子有什么关系?她此时忧伤,无心去想,只依言捧出首饰匣子,这一看却还不少,三个匣子摆满小几,碧闪珠泽,宝石夺神。

里面有袁夫人给宝珠的,有中宫三五次赏下来的。瑞庆小殿下一一的挑出珍珠头面,碧玉簪子等,全是中宫以往的赏赐。

给宝珠看,小殿下扁扁嘴:“这些全是母后的,是瑞庆看到过的。”她凶巴巴:“瑞庆看到的就是瑞庆的,嫂嫂你知道吗?”

宝珠现在哪有精力想首饰,苦着脸道:“殿下要,殿下收下吧。”瑞庆小殿下果然双手圈住,盯着宝珠红肿的眼睛,继续凶巴巴,却说的是另一番话:“母后赏的,你给了瑞庆,母后会怪你的哦。”

“那依殿下说怎么办?”宝珠还是打不起精神。

瑞庆小殿下对她的心不在蔫不满,认为叫得大声宝珠会用心些,就叫起来:“如果你不再哭,瑞庆就不拿走,如果嫂嫂再哭,瑞庆就全拿走。”她甚至把明珠在手中串着,诱惑似地道:“你看你看,这是南海出来的,外面可是买不到哦,”

她此时孩童淘气尽显,用足了力气告诉宝珠,你不要再哭。

这样的贴心,这样的周护,让宝珠感动得泪水盈盈,才唤一句殿下,说我不再哭了,瑞庆小殿下一仰脖子,“哇!”大哭起来。

宝珠吓得顾不上自己,此时什么伤心都抛到一旁,过来哄她:“殿下你还是心疼这首饰吗?”你心疼理当让你。

“母后说不许哭,也不许瑞庆去送,说瑞庆哭起来很难看,可是瑞庆不能哭,为什么你们都能哭,哇……。”

红花在外面听到,也受到感染似的,“哇……”跟殿下的人是后面到的廊下,见状就推红花,她们全是常跟到袁家来的,都认得红花。

“红花儿,回房去哭吧,看你把殿下招的,等下眼睛肿了回宫去,你吃罪的起吗?”

红花此时也想不起来是殿下招的红花在哭才是,想想担不起罪名,就抹着泪水回房去哭。

房中宝珠好哄着,小殿下只哭了一会儿就停下。抹干净眼泪时,就一跳下榻:“我要走了,母后只许我出来一会儿,想来是怕我哭的难看把你们都吓住,你不许再哭了哦,再哭瑞庆就回来拿首饰。”

殿下踮着脚尖晃脑袋。

宝珠忙刻意的嫣然,让小殿下看的满意,携着她手送出门。相约下回再来吃宝珠做的点心,小殿下上车后是得意的。

看我,我能哄好人呢。坏蛋哥哥知道了,应该来谢瑞庆吧,瑞庆不要你谢,只要你把打瑞庆的手板儿还回来就行了。瑞庆一笔一笔记着呢,一共打了三次,打了十五下,瑞庆哭了,这眼泪也得还回来。

再一想,咦,宝珠嫂嫂才哭出来很多,还有红花简直是个泪坛子,夫妻同为一体,小婢又是这家的,能算坏蛋哥哥还眼泪吗?

小殿下又愁眉苦脸没了主意,坏蛋哥哥你真是太坏了,你在宫里把母后惹得背着人哭,又惹得宝珠嫂嫂背着人哭,又把瑞庆的眼泪也惹出来,有朝一日你回京来,你要好好的还才行。

嗯,就这样办了。

瑞庆小殿下对打仗还没有概念,她就半带淘气半带稚气的这想法。

殿下的车出街口后,南安侯袁夫人安老太太的车马过来。宝珠才收拾好首饰匣子,就见忠婆来唤自己:“夫人回来,亲家老太太也到了,南安侯爷也到了,请奶奶去说话。”

宝珠感爱不已,心想母亲祖母和舅祖父一定也是来劝自己的。想到小殿下亲自出宫来劝,又想到祖母舅祖父大热的天早上送表凶出城,不曾休息有半天,顶着毒日头,半下午又来劝自己,宝珠忙站起来答应是,再对忠婆陪笑:“请先回去,我重妆扮下再去。小爷走了,母亲岂能不难过,祖母岂能不难过,舅祖父哪有个不难过的呢,再看到我带着泪,不是更惹她们难过?”

忠婆感叹地道:“奶奶想得周到,我对奶奶说一句儿,夫人看着没有哭,这两夜却没有好生的睡,如今只有奶奶在家,奶奶欢欢喜喜的就对了。”

她就先回去,宝珠叫出红花打水,自己洗了脸重施了粉。丈夫不在,不肯和平时一样打扮,只把泪痕遮盖住就是。

又逼着红花也洗干净脸,不许再哭,主仆来见袁夫人。

……

袁夫人和安老太太聊着,袁夫人指着外面的几间房子:“老太太,那里离我这有点儿距离,你爱热闹,你住哪里只管听戏听曲子,中间有道花篱笆隔着,再让人起道葡萄架,我们就又热闹又能隔开。”

转脸儿对南安侯又笑:“都察院和我家原是有道小门的,后来封上。如果那门还是开着的,侯爷过来那才叫方便。”

她面容平静,看似没有半点儿独子离去的担忧。南安侯对妹妹使个眼色,你看看人家,不见得心中不担心,不担心还会送走袁训就当天进宫,再打发宝珠离去?人家的担心都压在心里,这才是能容天下事的心怀。

安老太太早就惭愧上来。她回想自己从听到袁训要离开,就抱怨埋怨去了,就带着兄长去找辅国公理论去了。抱怨埋怨起不到半点儿好处,只能让人浮躁且生分才是。安老太太暗暗责怪自己,我真的是老了,事情出来不寻思主意,只是抱怨什么?

看看我这亲家太太,人家就一个儿子,这独子离开她,她能没抱怨吗?可没听到人家说一个字的怪天怪地怪身边人,人家不声不响的安排好媳妇同时离京,这样肯为别人着想的亲家可不能得罪,再要找这样的好亲家,可上哪儿找呢?

老太太想她把我的事情都安排好,我可不能再由着自己性子说喜欢和不喜欢,如今是她怎么说,我就怎样的行,这就一家人和和气气,就是小夫妻不在,我们也能过得美美满满的,兄长也放心,小夫妻们在外面也安心。

安老太太是个习惯于自已作主张的人,但今天她完全让袁夫人折服。听袁夫人安排得滴水不漏,老太太就笑呵呵:“你说的,竟然是我想的。我也念经呢,也不是总贪热闹,上半天我随着你念经倒好,有你带着我,不怕这经文再难住我。”

她遇到机会,也讨好袁夫人两句。侯府的姑娘怎会不认得经文?

袁夫人抿唇而笑,想老太太也是个好相处的人。一开始说定亲的时候,袁夫人是打听过老太太为人的,京里都说老太太为人刚强,这还算是客气话。

能把自己兄嫂弄成一辈子不和气,用刚强完全形容不了。

袁夫人是本着对兄长辅国公的信任,才劝着袁训去走一趟:“相不中再寻别家的亲事,”不想去了就成。

袁夫人成亲前见过安老太太好几回,都觉得她和传言中说的不太一致。今天的她更是一个好说话的人,竟然是自己怎么说,她就怎么答应,袁夫人不肯放过一点儿夸奖别人的机会,由衷地道:“和老太太我们投缘,我们就应该是一家人。”

南安侯暗中点头,看看人家这心地,百般的为妹妹设想周到,还把高帽儿一顶,戴到妹妹头上。

三个人正你觉得我好,我觉得你更难得,宝珠走进来。

长辈们顿时笑眯眯,慈爱的目光都放到宝珠身上。

宝珠啊,你不要再烦恼了,你就要去会你丈夫,就是会不到,也离得近,比在京里见面容易。

宝珠还不知道呢,行过礼坐下,见长辈们和气柔和,宝珠想幸好洗干净脸过来,不然祖母是上年纪的,母亲是才走了儿子的,都指望宝珠劝着才行,宝珠你再哭哭啼啼,可就不像话。

她陪笑:“母亲喊我作什么?”

长辈们不约而同的都一笑,再亲切的看着宝珠。

宝珠在这样的目光中,虽还没听到为她夫妻聚首的主意,也顿时眼前大光明。她暂时的没有深爱的丈夫,却还有疼爱的长辈在身边。

宝珠暗想,我还是那大福气的人,我还哭什么呢?我想念他,我无时不想念他,可我还有一家子长辈要承担,我可要扛起来才叫好。

也让那远行的人没有挂念。

她更笑得温婉,候着长辈们说话。看他们样子,都是肚子里存着话。

南安侯自觉得是这家子的外人,他抚须但笑不语;袁夫人对安老太太看,意思这好话儿当由老太太来说;可这不是老太太的主意,老太太不敢擅专,老太太笑得稚气一团的,袁训离去她足的老了几岁,可这一个主意她又年青回来,她对袁夫人笑着,还不怕宝珠看到的使眼色儿,意思是说为她想了这么好的主意,你快告诉她,让她也喜欢喜欢。

这场面很温暖很贴心,宝珠也就跟着更笑。正想问老祖母那眼风儿是什么好事情,她的婆婆和和气气地开了口:“宝珠,你姐姐今天进宫辞行,后天她就要回家去了。”

宝珠吃了一惊:“不多住几天吗?”她为婆婆难过地道:“姐姐难得和母亲相聚,想来是姐丈公事在身要走,就请姐丈先回去就是,姐姐留上半年三个月的,想来宫里不会说话。”

有姑母在,她难道不想和侄女儿多见几面?

实在是边城太远了,就是圣命准许一年回来一次,回来也是一件大事情。

郡王妃不喜欢宝珠,宝珠也不喜欢她了,但该为母亲想的,宝珠并不拿自己的喜好来衡量。

袁夫人并不知道女儿和媳妇争执过,袁训不会说,郡王妃不会说,宝珠更不会说才是。她虽然不知道,听到宝珠的话,也一样的更疼爱宝珠,宝珠是为她而难过的,袁夫人爱的就是宝珠肯为别人着想,话说袁夫人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她赶着宝珠叫道:“你不必忧愁,我见到了,也和她呆了好几天,我知足。如今叫你来告诉这事,不是让你为我难过的。宝珠,你收拾起东西来,后天随着姐姐一起去边城吧。”

宝珠呆了一呆,就全明白了。

“母亲!”宝珠想也不想,跪了下来:“母亲为我想的周到,可我却要违背您的话。夫君不在,祖母和母亲就是我的责任,我能照顾好你们,不要赶我走才是。”

安老太太笑容加深,看看我的孙女儿,就是这样的知道道理。

南安侯点头微笑,宝珠果然是个可疼的人,妹妹选她没有错。

而袁夫人起身,抱住宝珠面庞在怀里,心疼的道:“我的儿,快别说这样的话。你祖母并不老,还不是那需要床前有人的年纪,”安老太太嘿嘿笑出两声响亮的来,表示我还没到需要你寸步不离的时候。

“我就更不老了,你不在家里又有什么!”袁夫人继续劝着宝珠:“我们要是没条件去的人家,也就罢了。现放着亲姐姐姐丈就在那里,不愁没人照顾,你还不快收拾了跟去,守在家里也无事情。”

宝珠由不得的又哭了,遇到这样的好婆婆她不哭还能忍得住吗?宝珠扯住袁夫人的衣袖泣道:“母亲一片心思为我,宝珠怎么能不知道。但是夫君是为他的大志去的,我去了,他不嫌我绊手脚吗?再来,夫君是个孝顺的人,见到我抛下母亲去就他,他是一定要发脾气的。而宝珠我,我是离不开母亲的啊。”

宝珠说的是真心话,她的婆婆实在肯为儿子媳妇打算。

宝珠就更不能丢下她,摇头道:“这断然的不行,他不在家,我是一定要在家的。”

南安侯眼前也明亮起来,心中纵有千江万水愁,也让这婆媳的话给暖沸腾。

她肯为她想着,她也肯为她而想。

天底下最暖人心的情意,未必就是爱恋。不就在这你为着我想,我为着你而想中吗?

如果天下的人都肯为别人着想,所有的人都在为别人着想中,再收到别人的着想,那该多好呢?

南安侯微湿了眼眶,他的妻如果有这婆媳的万分之一,他的日子就将大变样儿,而文章侯府也不会是今天的面貌。

外面又走进来两个人,是辅国公和郡王妃过来。见宝珠跪着哭,袁夫人正在劝她,辅国公就打听了原因。

辅国公也满意了:“妹妹从来心地好,外甥媳妇呢,也体贴孝顺。”对宝珠道:“你母亲的主意已定,你是个孝顺的人,就依着她的话。”再对妹妹笑:“你打小儿就是这样,自己认定的事情,不打招呼的一个人决定一个人去办,”

当年和袁家成亲,就是太过主见,而让别人钻了空子。不过妹妹喜欢……

想到那个“别人”,辅国公眸中微有恼恨,但眼前无尽的温暖,让他随即恢复自如。

他只遗憾的是妹妹不能一同跟去。

袁夫人深明大义,对兄长道:“我若是走了,娘娘身边没有娘家人,她在宫里只怕孤单,不能抛下她。再来小儿女们定亲的时候,兄长许给南安侯养老,南安侯也许给兄长为我养老,有话在先,我不能抛下亲家老太太,要带着老太太走倒也好,但边城气候,她怎么过得习惯?又路途遥远,她年老的人可经不起。”

辅国公只能忍痛割爱,他的妹妹素来有主见,又总是在情在理上,让人无法反驳。

郡王妃则不依,她就要走了,也就不怕有南安侯在座笑话,上前去对母亲撒娇:“本来我想多住几天,为了让我送人,就打发我早走,这可不应该。”

“你大了,有王府有孩子们,多丢一天,一天是你的不对。你在京里总是客边,志哥儿到了念书的年纪,早回去早打发他念书,和舅舅一样中探花吧,”袁夫人抚着女儿发角,循循教训,却又爱怜满面。

安老太太一生儿花女花全无,见到母女情深的这一幕,就红了眼圈。但想到还有宝珠这个好孩子,老太太又满心欢喜。

中宫可能是亲戚,郡王妃却一定是亲戚,宝珠你的日子过得好,可就是祖母脸上的光彩。当祖母的重新容光焕发。

袁夫人让宝珠起来,让女儿坐下,重回座中,就手安排宝珠的离家。

“奶妈红花都跟着你走,你用习惯她们,她们也知道你的喜好,再让顺伯跟着你走,为你赶车倒是稳当,”

宝珠忙推辞:“顺伯最中用的,母亲允我去看夫君已是当不起的疼爱,我怎么能再带走顺伯?”

辅国公微微而笑,如他所说,他的妹妹想办的事情,从来办得妥当。

看看她安排的有多周到。

袁夫人笑道:“顺伯有功夫呢,你别看他老,他当年可是跟着外祖父战场上杀出来的,有了他,你去到以后,少依靠姐姐多少。”

袁夫人为人可敬的地方,就在这里。

女儿是她的亲生女儿,与她感情深厚,可袁夫人面对媳妇时,还是把盼着她自立自强的心思流露。

这种盼宝珠自立自强,并不是觉得女儿会和宝珠处不来,而是袁夫人本人就自立自强,她顶着流言嫁给丈夫,她顶着蜚语抚养儿女,虽然有娘家照顾,但来自别人的压力,还是要自己承担的。

她自立惯了,所以面对媳妇将去受女儿照顾,也还是如实告诉她:“为你准备妥当,你去了就可以少依靠别人,哪怕那个人是我的女儿,是你的姐姐。”

肯为媳妇着想到这种地步,由不得人要尊敬她。

而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这巴掌拍响的话不是一定指争吵上面,可以用在很多事情上面。袁夫人肯慈爱,而宝珠也肯接受,并不会在此时多心的去想,母亲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暗示我姐姐不是我的亲姐姐?

会就着别人一句两句话乱想的人,就此生分的人,却也不少吧?

宝珠没有多心,只是感动。

郡王妃弯弯嘴角,想去了不就是依靠我的,还能少依靠了?母亲这话真不对。

宝珠想,去了以后是住在姐姐家里,宝珠不再想讨好她,也就不怕她。以前的在乎,不过是患得患失,怕自己不讨姐姐喜欢,表凶就不会喜欢,爱屋也会及乌不是吗?

但既然姐姐声明不喜欢自己,这讨好倒可以节约,宝珠也省下来不少精神,大家见面依礼就行,反倒轻松。

那准备上越妥当,去到就越省心。谁愿意总是去麻烦这不喜欢自己的姐姐呢?

宝珠就不再反驳婆婆的安排,带着顺伯还真的是方便很多。先不说他赶车宝珠习惯,就是这趟出门虽是有人同行,宝珠也需要男的人手在身边。

走了顺伯,其实也不打紧,祖母就要和母亲同住,祖母有好些家人都能看门……

安老太太这个时候插话,笑容可掬:“出门儿呢,穷家富路的,不比在家的时候,我也给你两个人,”往外面看,梅英齐氏等人都在,老太太叫进梅英:“你在我面前长大,一直跟着我,如今也可以出去看看,你们夫妻跟着四姑奶奶走吧。”

梅英宝珠都愕然。

梅英先道:“我舍不得离开老太太,换个人跟着四姑奶奶走吧,”哪怕给姑奶奶四个人呢。安老太太打断她笑:“什么话!孔青一身好功夫,你呢,又是我教出来的,管家管帐的都在行。跟着宝珠走吧,一不小心,孔青还能混个功名出来,一不小心,你也许还能当个官太太回来,那我多喜欢。”

老太太满意地叹气:“你们侍候的姑奶奶好,四姑爷还能不照应你们?”

南安侯含笑,妹妹也出了老本儿,居然是不给金子不给银子,把孔青和她最得力的丫头梅英出让。

出门在外,得力的人比金子银子还值钱。金子银子可以挣,得力放心的人可不是容易挣来的。

宝珠也不能同意,她道:“我想着顺伯跟我走,祖母和母亲同住,还有孔青大叔可以照看门户,他和梅英姐姐都跟着我走,老王大爷过上这一年更老了,别的人谁能有孔青大叔精心呢?这可不行。”

宝珠是一定不要,老太太是一定要给。郡王妃听着,不相信她的心思都已经出来。南安侯在一旁本是听着,见祖孙争执不下,南安侯打断她们:“我会看门,有我在,还愁没人看得好门。”

宝珠惊奇,舅祖父你不当官了吗?堂堂侯爷跑来这个家里看门?

袁夫人轻笑出声,辅国公则大加赞同:“我信你,侯爷你是会看门的人。”南安侯双手把花白胡须一捧,笑道:“我历年在外,凡是任命我看的那一道门户,我没有看不好的。”辅国公哎了一声:“你还真说得出口!那一年,我就是塞个小官员罢了,也让你铁面无私揪出来,哎,你还真的会看门。”

“以后这就不打不相识,所以这看门的活儿,我最在行。”南安侯对房中诸人笑着:“交给我你们都放心,”他拖个官腔:“这京中的事儿,以后只交与我就是。”

安老太太撇嘴表示鄙夷,袁家有中宫照应,这京中的事儿,只怕你是个靠边站。

宝珠也就想起来姑母,想到太子……就再没异议,上前拜接祖母馈赠。当下老太太让梅英回家去叫来孔青,可顺便的收拾她们东西。老太太应该给点儿什么,她打算晚上再给,又和袁夫人仔细敲定宝珠要带的东西。

药要带,银子要带,又问郡王府上有几家应该走动的亲戚,这日子紧着呢,明儿一天就得给宝珠办好礼物,这一去就是好几年,亲戚门上都要拜访才行。

郡王妃说不用不用,袁夫人都不肯听,何况是安老太太。

袁夫人有她的想法,这是她的媳妇,去了不会拜亲戚,亲戚们难道只笑话宝珠一个人?总是要把当长辈的一起笑话进去,这礼物是要备办的。

安老太太不是郡王妃祖母,更怕宝珠去了以后让亲戚们说不好,这礼物呢,得办得又大又好,还有一件最为难的,就是又大又好,还得路上好带。

郡王妃听她们商议大老远的带东西过去,而这些东西家里都有,又劝不下来,实在是郁闷的很。

那路上费的人手车马功夫,难道都不值钱吗?可长辈们坚持要如此,毕竟,这是“京里想到了,特意大老远带去的”,重点不就在这“老远带”几个字上,她们还是讨论得不亦乐乎。

商议完已近黄昏。袁夫人让宝珠回去收拾东西,安老太太让人去告诉邵氏掌珠、张氏玉珠,上午才送完一个,这后天又得送一个,都快着点儿,为宝珠准备饯行,再住上两夜,也就要几年见不到宝珠。

……。

老太太派的人很快到了文章侯府,问声我们家姑奶奶在不在,请出来我家老太太有话让告诉她。

大门上的人先冷笑一声:“都在客厅上忙着呢,您自己进去找吧。”派来的人一愣,心想怎么这么不懂事儿,这是下人还是位大爷?

他就往里面走,又走几步,遇到一个认得的家人,这个家人见到他就满面春风,和大门上遇到的人截然不同,上前来先请了一个安:“您来找我家奶奶?”

传话的人就笑起来,见左右没有人,就问道:“你们家真是奇怪,一个见到我像是见到鬼,一个见到我像见到财神菩萨,”

这个家人对自己侯府的情况还能不明白,他笑着回话:“你自然是财神菩萨那里来的,而见到你像见鬼的人,他自己心里有鬼,看到谁都像见鬼。”

传话的人就打听这缘故:“家里有什么好事儿不成?”

家人笑道:“说你是财神菩萨,自然好事儿是由我们奶奶而起,而且还和奶奶娘家有关。不但是好事儿,还是大好事儿。”就带着传话的人往正厅上去,在路上告诉他:“我们侯爷喜欢得正要办桌子酒谢奶奶呢,”

“这当公公的谢媳妇?于理不合吧,”传话的人光听听就觉得有趣。

“这府里在圣眷上背晦几十年,盼星星盼月亮似的,亏着我们奶奶,你家的大姑奶奶才有了一道圣旨进门,侯爷能不喜欢吗?”

“来的是什么圣旨,还和我们安家有关?”传话的人微微一笑:“只怕是与舅老太爷钟家有关,要不然就是和四姑奶奶袁家有关吧?”

带路的家人拍他肩头:“老弟,可不就是这话,可不管是与我们姑老太爷钟家有关,还是与袁家有关,没有你家老太太,可就不成亲戚。”

他就开始说圣旨:“赶午后来的圣旨,从侯爷到老爷们都吓得腿软,以为又有得罪的事出来。二老爷四老爷不敢去接旨,推不在家。侯爷带着世子爷去接旨,却原来是嘉奖的圣旨。说我家世子爷带孝肯立功,由陈留郡王举荐,将随郡王后天离京去军中。皇上说到底是老外戚家,是个表率,这就赏了一百金子下来,你说可体面不体面?”

安家来传话的家人就笑了:“那这财神菩萨不是我家老太太,是袁家才是。让我告诉你,陈留郡王,是四姑奶奶袁家的亲戚。是四姑爷的姐丈。”

------题外话------

昨天宝珠谢袁训,而仔应该谢支持的人,每天打仗似的定时,匆匆,总丢下什么。

今天写在电脑旁边,幸,想起。

本书一百万字,感谢支持的人。

还有一件事也因匆匆,早在心里却直到今天才表达。

感谢快乐亲爱的,感谢支持再支持。

感谢过好舒服。

另外公布重大消息,本书开始头一次的加更。

今晚八点加一更,请亲们不要错过。

不错过的正确方法如下:

在章节目录里点:订阅未订章节,就可全定。

漏掉者,打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