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理解/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孔老实话说得飞快,又反复问宝珠卫氏红花有没有记住,到他走的时候,也近一更天气。宝珠带着红花亲自送他到大门上,回来就开始收拾东西。

她可什么都没收拾,心里这就急上来。

好在卫氏勤快,她留在房里先把衣箱全打开,所有的包袱皮全摊开。衣裳一大半儿是装大箱子,那是装车的。随身换洗动用的东西,除了小匣子外,装的是包袱。

明月高挂,宝珠走进来,见红烛闪动,几上也有,阁子上也有,桌子上也有,先笑了一声:“这是准备收拾一夜了?”

“我的姑娘,您这是走远路儿,就这一天两夜的功夫,你还指望着偷会儿懒,那衣裳家什全飞到包袱里不成。”卫氏絮絮叨叨已经开始收拾,把宝珠的衣裳拿着往包袱里送。

她心情愈发地明朗轻快,把以前对宝珠的称呼叫了出来。

宝珠见奶妈收拾得有章有法,就笑道:“您先收拾着,红花先不用在这里忙,奶妈收拾我的,红花去收拾你和奶妈的,我来把田庄上帐合一合,明儿一早给母亲送过去。”宝珠将要离京城千里迢迢,管京里的田庄太吃力。

卫氏也说好,红花就往外面走,就要手碰到淡青色原色竹帘。

“红花,”卫氏叫她。

“红花,”宝珠也同时叫她。

红花心里早就弓箭上弦般紧张,任何一点儿动静都让她“唰”,来个大转身。那发上簪子几乎没摇掉一个,在她发上晃当几下,还没有稳住。

宝珠才提起笑,见奶妈候着自己先说,就去拿帐本子,笑道:“奶妈先说,”又把砚台打开。卫氏见姑娘办银钱,在她心里这是大事情,错了自己描补的不好,让家里知道说奶奶这点儿账目就错也不好。

就先对红花道:“我的衣裳,拿个几身够穿的就行了,从我跟着姑娘到这家里,过年春分都做了几件好衣裳,好衣裳不拿啊,走道儿看磨损,”

宝珠则笑了,听到这里就打断奶妈,嗔道:“您看您说的这是什么,”

重新对红花道:“我叫住你,就是告诉你这件事情。以前在家里,你和奶妈都有几件好衣裳,年节下才肯穿,还有今年下新做的,又是一人一身皮衣裳,那个能御寒,记得带上。再来,别听奶妈的,我们这去了,起初儿总要郡王府里住下,第一亲戚是要会的,第二姐丈姐姐治下的官员太太们,她们能不来见我?总要见上几个,小爷是这家里的独一份儿,能见到我的不会是一般穷人家,衣裳都包好的,出门儿说不上节俭这几个字,不要让边城的官太太们说我们给小爷丢人,”

红烛把她的翠眉染红,染得宝珠面上是重重又层层的喜色。她眸子如星,在卫氏眼中是从来没有过的聪明劲头儿,卫氏就哎哟一声,忙不迭地道:“奶奶说得对,就依着奶奶,真是的,我就想到走道儿损衣裳,奶奶想的我就想不到。”

宝珠嫣然:“就是这个话儿,”垂下头去核查帐本子。

红花出去,卫氏继续收拾宝珠衣裳。她刚才嘴里交待自己的衣裳少拿几件,是怕给宝珠路上添麻烦,能少带就少带。现在听到宝珠说得在理,喜滋滋地更是给宝珠包的全是好衣裳。

旧的不要,八成新的,带上些许几件子当家常衣裳。

如安老太太说,宝珠出嫁时做的,到袁家做的,足够穿上一辈子——过去女眷全这样,出门子衣箱越多,说明家里富贵—卫氏就挑挑捡捡的不亦乐乎。

间中,又喜欢的打量几眼自己奶大的宝珠姑娘。见她凝神收拾,带足了一丝不苟的劲头。那认真的模样,又衬上她的丹齿琼鼻,弯弯如流水般;香肩秀颈,又芳泽不能再加。这增一分儿则浓,减一分儿则淡的好气度,让卫氏怎么看怎么心里乐开花。

“我的姑娘,你可出息了,”卫氏自己叽叽哝哝:“你就要去到那郡王府里当客人,还得有一堆儿的官太太来拜见你,这事儿多体面啊。”

啾啾低语,宝珠没功夫去细看。想卫氏左右不过是说衣裳带这件,首饰带那件的,就不管她,专心地把帐本子整理清楚。

京里的田庄子并不复杂,宝珠一会儿就盘好,放在书案上候着墨汁干,走来看奶妈收拾的东西。

有了孔老实刚才来的指点,奶妈收拾得也就有模有样。

见宝珠过来,卫氏权当歇息一下,手指给宝珠看:“孔掌柜的说暂时不用的东西,他帮着送到骍站里,和下一批往边城去的车辆一起运送,这真是殿下太太太照顾了。可我想着也不能麻烦这国家大事,他们运正经东西呢,我们夹进去让人知道,难道不说话吗?又怕他们弄丢了也没法子去找,好皮货好东西我们自己带着,不是给六辆大车吗?运用不到的再交给孔掌柜,让他去麻烦太子殿下。”

宝珠露齿轻笑,点头说好:“就是这样,能不给殿下添麻烦的,就不去麻烦他,免得让别人让我们仗着是亲戚就作威作福,”

她在喜悦当中随口说出,卫氏愣住:“什么亲戚?”和殿下是亲戚?

宝珠知道说漏了嘴,那件儿“秘密”祖母也没有告诉,何况是奶妈和红花。宝珠就岔开话:“反正要麻烦姐姐的,姐姐是亲戚,不如多多的去麻烦些。横竖我们也不带累赘的,”说到这里用目观看,宝珠就笑了:“果然奶妈想得周到,我过来就是说小爷的衣裳也带上才是。”

卫氏挑眉头笑了,随手把宝珠的珠色儿里衣,全是绣花大朵的,叠放到一处,道:“我岂不知道要带小爷的,小爷走的时候就一个包袱装衣裳,要他多带他就燥了,不敢让他多带。这我们正经的过去,自然是给他带上。”

见样样周到,宝珠省心不少,就笑道:“您先给我收拾着,我去把小爷心爱的东西拿上几件,我们在那里安下家,让小爷回来见到,也像回京里一样。”她才走到书案前,寻思带哪些为好,帘子轻动,红花过来,怯声怯气地问:“我的书和笔可以带去吗?我少带一件衣裳好了。”

宝珠莞尔:“全带上吧,你看小爷喜欢的文房我也带上呢。”

红花喜欢得几乎没跳起来,到底大了,稳住自己,给宝珠恭恭敬敬行礼道谢,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去收拾她的文房。

忠婆这个时候走进来,对宝珠笑:“夫人说奶奶过去一趟,她还有话要说。”宝珠见说,就放下手中东西出来。

见忠婆没有陪自己同去的意思,她早几步往厨房去。静夜唯有明月光,厨房里的灶火就明显可见。

宝珠的心更柔软起来,忠婆在给自己做路菜点心呢。

想几天前,宝珠挥汗如雨给表凶做路菜,揉进去的没有一处不是情意。今天忠婆挑灯给自己做,那处处面点也全是情意情深。

宝珠捧着帐本子,正好把这个给母亲,一路踩着月光,一路欣欣然去见袁夫人。

……。

明月把花影子叠叠堆上窗台,袁夫人嘴角儿噙笑,搭在红漆雕花小几下垂的手腕上,握的还是亡夫的手札。

她柔柔低声的道:“小夫妻有情呢,送他们一处儿做伴多好,”轻风低呜,花影子在地上微动,仿佛是人的回声。

“你也喜欢是不是?有情的人呢,远隔千山万水,远隔阴阳又能如何,但能常相聚首,就让人说不出的快活,你说是不是?”

她眸子如玉,渐渐就痴痴。宝珠在这个时候到来,在外面轻唤:“母亲,”袁夫人回魂,打起笑容:“是宝珠啊,进来吧。”

宝珠揭帘进来,眸光对上婆婆的面容,心头就潮来波涌的感动一下。她袅袅行过去,每走一步心头就多一份儿汹涌。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母亲啊。

月动竹帘,浅浅斜月在宝珠身后辉映,走来的人儿仪静体闲下,满溢的是欢喜。这种欢喜看在袁夫人眼里,无一不是对她儿子满满的爱恋。

她就更是含笑,看着宝珠走到膝前拜下,双手送上帐本子,娇滴滴道:“请母亲核查,以后这份事儿恕宝珠不能再聆听教导,”

袁夫人接过,看也不看放在几上。正要让宝珠起来,见宝珠又娇声说出一句话来:“还有一件事儿,要请母亲教我。我这一去,自然要拜父亲。但不知父亲安葬在什么地方,想来姐姐是知道的,”

袁夫人微微点头时,宝珠又道:“但是不知道父亲喜欢什么,母亲以前给父亲带的是什么,请母亲细细的告诉了我,也免得我出了错儿。”

袁夫人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拉宝珠起来,让她站在身前,眸子也湿润了。媳妇回去,能想到拜公公的坟墓,这是一般人都能想到的。但宝珠还能挂念到袁父喜欢什么,又特意问到袁夫人以前拜祭时给他摆些什么,岂不让袁夫人感动。

这是心里有,才会问出来这些话。

这是打心里尊重,一直放在尊重的位置上,才能想到问这样的话。

袁夫人好一会儿没说话,宝珠静静的也不敢打扰她。轻风从窗外拂来,把明月光吹得光亮十分,袁夫人面上那痴痴情浓的爱恋,清清楚楚的全让宝珠看到。这种深情,也让宝珠快活无比。

她对她的表凶,同样的是情难自己。

这一对婆媳你懂得我,我在这一刻也就懂得了你。或者说她们本就应该是互相懂得的,懂得对方对“情”这一个字,可以用尽心思。

总是因为付出才得到,总是因为付出的——得当!得当这两个字是画龙必须点晴,她们彼此懂了对方。

“啪哒”,像是猫儿在屋脊上跳动跑开。袁夫人和宝珠全让惊动,袁夫人并不掩饰自己的失态,她为了对丈夫的深情,才能理解小夫妻的感情。换成别人家时的老太太,对“情”字早不放心上。

“随我来,”袁夫人扯着宝珠到内室中,黄花梨香几上,整整齐齐放着几份儿东西。有一把子钥匙,袁夫人一个一个的交给宝珠。

“这是我的房子,就在你姐姐那城里,袁家的老房子,是这把钥匙,却在隔城呢。这一把,是我在边城田庄子的钥匙,你父亲祖父母的坟墓,全在田庄子附近田上,那几亩地,是袁家置办的。”

宝珠在今天,心头已经让烫了再烫,烫过了全化成无尽的感激。她默默接过钥匙,袁夫人又给她一个匣子:“这里面是我嫁妆里的铺子,你去掉以后该找什么人,我全写在里面。”宝珠很想说上一句什么,又一时找不出恰当的话。

说感谢的,已经说得俗气。

不说什么,就白白的拿着,又像是不恭敬。

宝珠就在心里找了又找,找出一句俏皮话出来:“哎呀母亲,您放心我会管好的,等您再去,一定多几间铺子出来。”

袁夫人轻笑:“够你的衣食就行了,哪里还要多几间铺子出来。”又把该交待的再说一遍,打发宝珠回去早睡:“有住的有用的,有不足的不要怕张口,姐姐府上去要吧。要赶路儿呢,不用白忙活,早早的睡下才是正经。”

宝珠拜了几拜,又请她早睡,捧着她的东西出来。她的婆婆一分银子没有给,但却给了宝珠最大的助力。

宝珠出去以后,袁夫人还在月下抱臂独自低语。她在轻风中含笑:“你看,如今我们才是自己养媳妇,这在京里,全家人都靠着姐姐养活。”

她回想到几年前,中宫把她接来,也是衣食住行全都包办。袁夫人衣裳都没带出来几件,也是怕路上不好带,又怕进京后开销大,只抱一匣子首饰,带着袁训就上车。

这首饰就是零星给宝珠的那些,从到了京里后就没动用过,放得久了时有忘记,等到宝珠进门才会一会儿出来一件,一会儿又出来一件。

袁夫人是家里的姑奶奶在养,所以打发宝珠和女儿走,没有半点儿不自在,也不觉得麻烦女婿,她自有宅子和进项给媳妇,不过就麻烦你们带一路子罢了。而宝珠抱着东西回去的路上,也窃笑着想到这一点。

母亲的田庄子宅子全在边城,这京里不过就那几亩地。想来,全是依靠姑母才是。而宝珠呢,你也去依靠姐姐吧。宝珠笑得眉眼弯弯,宝珠不要都依靠她,可好不好?

她有手里的这些东西,还用依靠谁呢?

回去给卫氏红花看,卫氏红花也惊赞不已。这一夜还是睡得晚,宝珠这就可以放心地带袁训的东西,把他心爱的全都带上。

也给他一个惊喜不是。

第二天一早,宝珠做好准备姐妹们要来送行,却没有想到头一个上门的人,是想不到的一个人。

……

头天睡得虽然晚,第二天也都起来得早。天际才微明,宝珠睡眼惺忪在房中擦牙,顺伯在外面回话:“回奶奶,奶奶的表亲褚家的又来了。”

宝珠以为方氏母女出了事,急忙忙要了水漱口,净面也净得匆匆,出来见褚大汉。

褚大汉是要出门的打扮,背着个大包袱,脚边儿还放着铺盖卷儿。宝珠难免让吓到:“你这是去哪里?”

又往褚大汉去找方明珠。

头一个想法,宝珠以为褚大汉让方姨妈气得离家出走,不再管方氏母女的死活。她惊得杏眼圆睁:“有话好说,夫妻不要分离的才是。”

褚大汉憨憨地一笑,跪下来就给宝珠磕了几个头。他行这样的大礼,又把宝珠吓得后退几步,红花扶住她连声地叫:“奶奶当心撞到家什上,”才把宝珠让吓走的魂儿喊回来。

宝珠方定下来,红花气得就要骂人,手指褚大尖声道:“有话就说,大早上的来吓什么人!”褚大汉陪笑:“红花姑娘不要恼,奶奶也别惊吓,听我把缘由告诉你们。”

红花余怒未息状,扶着宝珠坐下,嘴里很想嘀咕又不是正经的表亲,但知道宝珠是厚道人,怕惹宝珠不快,红花才没有说。

褚大汉还跪在地上,宝珠叫他起来他不肯起,只能无奈。

“我有事求奶奶,上门前想了一夜,实在没有人可麻烦,这才厚着脸皮过来。”褚大汉在包袱里摸着,取出十两的银子三锭,对宝珠低声下气道:“我也要去从军咧,走前得把岳母和娘子的事安排好。这是我多年积攒的银子,够她们母女用上一年,一年以后,我自然就有了银子寄回来。这银子请奶奶收下。”

红花不敢相信的道:“你让我们奶奶代你管?”先不说奶奶要走,就是奶奶不走,又是你的哪门子亲戚,会代你管家?

宝珠去了疑心,这就笑了。命禇大:“你起来我们说话方便。”褚大站起来,那脸上直愣愣的还是不想改他的初衷。

宝珠先不说她就要走的话,先问褚大:“你好好的有营生,为什么还要去从军?”褚大露出笑容:“说来话长,”

“你慢慢说,”宝珠很有心情听听褚大的心思,她想也许就能更明白表凶的心情。她吩咐红花:“想来还没有用饭,去厨房上取早饭来。”

褚大感激泣零,他对袁氏夫妻的看法,就是不用过多的客气,他们只要说出来的,就是真心的给予。

宝珠不仅会收东西,还是个大方给予的人。

红花就出去,宝珠做出听故事的准备,微微而笑:“你说。”

“我家贫苦,我随着乡亲进京,他折了本钱本想带我回转,是我想回去还和原先一样的穷,这京里处处繁华,还能没有我一碗饭吃,我执意留下,得了好些乡亲的帮助,安下家娶了妻。本来我是满足的,可是没想到和姑奶奶您做了亲戚,”褚大在这里憨厚的笑了几声,有些难为情。

宝珠有些明白,笑道:“是我丈夫去从军,你也就想了起来?”

褚大汉急了:“不是不是,”

宝珠奇怪:“那你这心思是哪儿出来的?”不是学出来的?

褚大汉笑得小心翼翼:“从军的事情,我是跟袁大人学的。但我的心思,却是和姑奶奶做了亲戚以后才有的。”

宝珠更好笑:“既然这事儿离不开我,你就明白的告诉我吧。怎么是和我做了亲戚,就生出离家的想头?是方姨太太还是素日的眼高心大,把你逼迫的要离开家?”

说到方姨妈,褚大毫不掩饰不满。他正要说,红花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饭过来,宝珠就止住褚大:“吃过再说。”

褚大看过去,见是两盘子白馒头,就是小巧些,又有一盘子牛肉,一盘子咸菜,还有一海碗粥,香味儿直往鼻子里冒。

褚大着实的感激,对着宝珠深深的弯下腰去,道:“姑奶奶您乐善好施的,这辈子一定公侯万代,多子多福多寿禄。”

再直起身子,对红花也打了一躬:“红花姑娘请放这里,我先和奶奶把话说完,奶奶还当家去,我把馒头包好,粥喝完,就可以上路。”

红花依言摆下,也和宝珠一样起了好奇心。小爷去从军,你也去从军?这家里不好吗?大热天的丢下家赶道儿,你又是怎么想的呢,红花站旁边,把个耳朵支起来。

褚大一向给人粗人的印象,此时这粗人粗壮的眉头上怅然迷惘,好似小二做诗做不出来的寻思时。

宝珠兴趣更提上来,一个字不说不愿意打断他的心思。

“这话要从我家岳母说起,是奶奶才说过的,岳母眼高心大,娘子嫁给我,她是不喜欢的。不瞒奶奶说,我家娘子生得美貌,论理我不该高攀她。可我和她们做邻居,进进出出见到母女们在家门口儿站地,这心就痛上来。为了治这痛,先开始我以为我犯心痛病,还拿了好几贴药来吃,后来才发现是为着娘子,我就大着胆子先对娘子说了,我怕娘子不答应,我当时说了大话,我说这富贵不长眼,以后也许到我家,就这样成了亲事。”

宝珠喜欢得格格笑了两声,夸他:“好好,你很能办事儿。”

褚大让夸得难为情,低下头嘿嘿几句,他急着要赶路,不敢多难为情,把话一直的说出来:“有这句话在前面,岳母见天儿的骂我做的营生低,我呢,又看不上她眼空心大,又不知道感激人。亲戚不是不肯照顾,是她自己不好才是。却又有奶奶和袁大人这样的好人,从来没有看低过我们。”

宝珠惭愧一下,你不在同一个层次里,看低还是有的。

人的位置低,是不能怪别人看轻自己的。但袁训宝珠也不是一味的看低他们,对褚大也还有应该有的尊重。

就是这一点儿,让褚大肯敬重他们。

位置低的人也有尊严,也不是什么样的人都肯敬重。

“蒙袁大人不弃,那天我也能和大人们一起喝酒,见到席面上还有几个人,衣着打扮也和我一样,”

宝珠抿着嘴儿笑,袁大人的兄弟是鱼龙混杂那种,不然怎么会把宝珠的铺子全弄清楚,想来是有人认得红花,而又在各处铺子上见过她。

主仆本以为避开袁训就行,现在想想也很简单,有认得红花的,就能找出宝珠的铺子。原本想着京里这么的大,难为表凶能找出宝珠东一处西一下的铺子,再想想表凶在太子府上当的也许就是这找人的差事,所以瞒不过住他。

宝珠把袁训差事猜得不算全对,也离得不远。

褚大眉头扬起来,粗大面庞上多出光彩来:“就那天才知道奶奶和袁大人一直就是这样的好,不是看着亲戚才和我们来往,”

宝珠汗颜,并没有往过,是你来才是。

“就是那天,我才知道三拳两脚能挣出家业来,虽然也流血流汗,但侥幸中了,不是娘子喜欢,岳母也满意。而且娘子也就可以和奶奶们来往,这是她最喜欢的事情。”褚大说起方明珠笑容加多。

方明珠和宝珠坐了一个晚上,回去后直到半夜也没睡,拉着母亲说和宝珠用什么茶碗喝茶,茶叶是什么样的,坐的是什么椅子,小几上牙边儿又是什么花式的……。

这是她以前的日子,她还期盼着能重新过上。当丈夫的在旁边听到,只要是爱她的,都愿意尽份儿力给她。

而最大的催化剂,是袁训等人的谈话。他们纵情说笑,他们把军中的事情如数家珍,褚大汉听得热血沸腾。

袁训是昨天走的,前天褚大汉来贺喜吃的饭,他前天夜里就决定下来,又想了一天,把家里的水打满,地扫过,存下的银子全是铜板碎散银子,送到银铺里熔出三锭大银,今天一早方氏母女没起身时把包袱一打,他的行李要多简单有多简单,再拿个铺盖卷儿出来,就见宝珠来了。

他的话让宝珠情动不已,宝珠肯定不对褚大情动,她情动对的是自己丈夫。

听听这大字不识的粗人也想让妻子得意,何况是深爱宝珠的表凶呢?

褚大不上门,宝珠也知道袁训是为了封妻萌子而去,但她在心里只选择不理解,不愿意多理解那一层。

此时亲耳听到褚大的朴实话语,他没念过书,修饰一概没有,全是心里想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让宝珠把那层责怪表凶有了前程又折腾的心,融化在这无花无朵的话语里。

褚大相当的实在,他说完了,就不管宝珠怎么想,再打一躬,把银子送到一旁的黑漆小几上,道:“这是留给岳母娘子的安家钱,本该明着留给她们。可怕她们拦我,又不能看到娘子哭,再来岳母娘子全是乱花钱的人,一古脑儿全给,怕不到三个月就花光,后面几个月她们可怎么生活?如今只有奶奶是可靠的人,请奶奶收着这三十两,按月给上个一两二两的,最多一年,我就再寄钱回来。”

扭头对早饭咽口唾沫,憨厚地又笑:“这馒头真香,谢奶奶厚赐,我这就吃去了,吃不完的我带上,中午又可以省点儿钱。”

他还真实在,吃不完的我带上。

宝珠由不得的看着他笑,而红花也没有再骂他的心,红花也让褚大的话感动。看看这个人是多么的周到,和小爷一样的周到。

小爷有人使唤,所以能把他走以后奶奶的日子安排得滴水不漏。而这个大汉,他只有自己,银子也不多,但尽他能力把走以后家人的日子安排好。

虽然不在一个层次上,但周到的心是一样的。这就不分高低。

红花让他打动,就对宝珠眨巴眼睛看着,宝珠会意,眸子望着厅外天边初起的朝霞,心里想着还在路上的人儿,徐徐对狼吞虎咽的褚大道:“你吃,再听着我说话。”

她的心愈发的明朗起来,为自己受到的照顾,也为褚大这份周到家人的心。见褚大吃着,眼珠子抬起来对自己,宝珠不怪他失礼,他从早上到这里来,说了一大通话,还没有用上早饭。宝珠嫣然:“我也要离开京城,”

褚大手中馒头掉在桌上,他惶恐不安的捡起,心里慌乱上来:“奶奶要去哪里?”

宝珠让他安心:“你不要急,你的事儿我给你办好,就是你去从军,也可以跟我一道儿走。”褚大瞪大眼,宝珠悠悠道:“我的婆婆见我伤心,送我去边城,就便儿也能为丈夫浆洗衣裳,也能和他多会几次面儿。”

宝珠晕红面颊,羞涩浮上眉梢。

“这敢情好,”褚大还没有弄懂,但是本着忠厚先夸上一句。宝珠幸福地道:“所以我说你别急着走,我不是一个人上路,我的婆姐陈留郡王妃回边城,她带上我,我可以再带上你,这路上不太平的地方,我们人多也就不怕不是,再来你也省下盘缠,也能早到边城。”

褚大更晕乎。

郡王妃是姑奶奶的婆姐?

她可以带上自己一起走?

好事儿一件又一件把褚大打蒙掉。但他心里固执的只想到家里人,离座起身,哈下腰道:“我的岳母和娘子?”

“你只管坐下吃着,我们慢慢地说,你跟着我明天走,不急在这一会儿。”宝珠手指座位,看着褚大坐好,再笑道:“如今有一个人,又心地好又能管事儿,把方姨太太和明珠交给她,你完全可以放心。”

褚大就问:“是什么人?”

“就是我家老太太,我的祖母。”宝珠笑吟吟:“说起来明珠长这么大,又能进京,全是祖母一手养活的。祖母昨天来看我,说回家收拾几件好皮衣送我,今天准来。你就在这里等着,她老人家过来,我带着你去求她,祖母一准儿会答应,你可放心吗?”

褚大又是感激,又是感动,一个劲儿说:“好好好,这就太好了。”他说好的功夫,把粥喝完,又吃了一盘子馒头,同时心思也想好。

丢下碗筷,褚大来对宝珠道谢。他一个大男人,笑得羞羞答答:“奶奶为我岳母和娘子打算的好,我这里谢过。但我想我还是自己走的好。”

宝珠诧异:“为什么?”

“平时没孝敬过,怎好又来沾奶奶的光儿,再说我这一路上还要从各处驿站盖印过城,跟着奶奶走,奶奶自然能帮我办好,可我心里过意不去。岳母娘子要交给奶奶,再多沾了光,以后可就还不了。”褚大提起包袱背好:“奶奶别怪我,这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走才行,奶奶让我把馒头和剩下的菜包上就行,我有盘缠银子,有十两呢,我能走到。”

宝珠一面喜欢他的为人,一面骇然:“十两银子你可怎么能到?”

“没事儿,路上真的短了钱,给人打几天短工也行。我都想好了,先到码头上找个船上的短工,就把船钱给省了,”褚大笑出一嘴白牙,把他的主张得意的告诉给宝珠听。

宝珠又要叹又要笑:“哎呀,你不必太过客气,我只带上你一路子,哎呀,”褚大不听,在他的世界里,受人恩惠不可以太多,太多了怕今生还不起。他径直去把吃剩下的馒头和菜包着,宝珠见拦不住,忙对红花道:“去取一百两银子,厨房里有忠婆一夜做好的路菜,多包些过来。”

红花飞奔出去,这里宝珠拦下褚大让他等着。

褚大激动的眼泪花花,背好他的包袱,提着铺盖卷儿候着。

红花很快回来,捧着几斤重的银子气喘吁吁:“奶奶,给。”宝珠示意她送到褚大面前,红花一手是银子,一只手上是一包袱菜和点心。褚大坚决不肯要,五大三粗的汉子涨得脸通红说不要,说像上门来讹银子的。

宝珠道:“我信你,就是你半路上不想去回来了,又有什么!拿着吧,买匹马路上骑,余下的衣食上不要苦到自己,路上吃饱吃好,既要从军就早些到吧,早到也早拿饷银子。”

这番话把褚大提醒,他给家里只留三十两,只打算用上一年左右。他如果用走的去从军,有人走上一年也不稀奇。

理想很丰满,现实总骨感。

褚大就呆了,是啊,得早早的到那地方上才行。见这位行事说话总带着好心地的姑奶奶件件考虑得周到:“我只怕比你先到,我跟着郡王妃,她道儿熟悉。你到了以后,可以往郡王府上来见我。”

褚大就不再推辞,重新给宝珠叩头,接过银子和路菜包袱出门儿。出门没几步,红花小跑着过来,手心一亮,上面是锭小元宝。褚大吃惊:“红花姑娘,您这是……”红花笑道:“凡是跟我家小爷志向一样的人,红花都是佩服的。奶奶都帮了银子,我怎么能落下,我帮你五两,路上吃点儿好的,赶道儿也有力气。”

褚大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就要给红花也叩几个头。红花吓得把银子塞给他就跑回家,褚大重新收拾好包袱,一面流泪,一面走出了城。

他现在盘缠足够,就不再打算去船上短工,他认认路,附近有个卖马的地方,他如宝珠说的,打算去买匹马,这样走道儿就方便起来。

他离开袁家后,宝珠还在唏嘘,抱着银子去见母亲回话:“请母亲和祖母一同帮他分派这份儿银子吧,他眷顾家人的心,也是不差呢。”袁夫人听着喜欢,也是觉得和儿子一样的有志气,再加上她最肯照顾人,就让宝珠放下:“你放心的走吧,要遇上他也让他放心,我和你祖母会料理的。”

当天宝珠又忙忙的收拾了一天,还有红花更脚不沾地,红花去买草药,又要带着卫大壮认识孔掌柜。又有掌珠玉珠来说了话,安老太太让人送东西过来,一直忙到半夜。

……

月如圆轮,照得银河如水,似有潮生。

明月同时照亮大地,在离京数百里的官道上,马蹄的的伴着月明。

“吁!”袁训轻呼一声勒住马,抬袖子抹额头上的汗水,英俊的面上有了笑容,回首往京城方向看去。

明月总带着相思意思,让离家的人情不自禁要想到家。

这方圆还是经常有人家的地方,有人烟的地方夜间野兽就少,袁训又艺高人胆大,他是连天加夜的策马狂奔。

此时摸摸马身上全是汗水,袁训带马缓缓走着,让自己想想宝珠,也让马休息休息。

无人的旷野中,情思无尽的涌上来。

袁训微笑,不是我走得突兀,是早去,也就能早回来不是?

不管是功名路也好,还是志向路也好,早踏上早走到,早走到就能早早的夫妻见面。

袁训早有准备,他早打听清楚,三年两年里还是能回来和宝珠会上一会的,所以他走的没有犹豫。

他母亲的想法,袁训也能想到。他没有在离家前提出让宝珠去姐姐府上住下,是那出生的地方还有一些事情,袁训要早收拾干净,再把宝珠接去。

而且他是那里长大的,知道风沙狂舞时遮面盖脸,骄阳来时又暴晒过于内陆。他还不忍心让宝珠吃这样的苦,呆子小宝除了没爹娘以外,别的在衣食住行上面,算没有吃过苦头。

夜风凉爽,温柔得如宝珠的肌肤。袁训想到这个比喻就失笑,不过两天没见到呆子小宝,这不想得不能再想。

玉肌无汗的心思都出来了。

他曼声吟道:“有谁知我相思?”再一想这相思就是告诉宝珠,宝珠也还是满腔怨恨的。恨吧,等我回来你就不恨了。他重新打马狂奔而去。

夫妻同心,宝珠还真的没有睡。她在烛下出神,乌眉细睫上全是沉思,在回想下午去宫中辞行的场景。

中宫屏退众人,对宝珠只说了一句话:“不是我让他去的,不是我,”她反反复复地说着,仿佛对宝珠没完没了的解释,就能让她自己心安。

宝珠不认为姑母应该对自己解释,她只是解释给她自己听的,解释给她认为可能听到的婆家祖父母听,袁训的父亲听。

这些人都不在世上,中宫就抓住宝珠解释个没完,像是宝珠能明白,别人就都明白。

她忧伤的面容,缩在珠光宝气的榻上轻声的哭泣……宝珠轻轻叹气,都是为了他。由这人人都为了他,宝珠觉得肩头上压力沉重。

她这一去,不再是小夫妻团聚,还带足所有人的期望。宝珠走去镜前凝视自己的面容,轻问自己:“你能吗?你要照顾好他,也照顾好自己才行啊。”

月儿,更皎洁的明亮着,把玉枕纱内熟睡的人儿映照着。宝珠倒头就睡着了,手心里攥住她定亲的信物——玉蝉,一段红绳在手心里露出半截。

在她的梦里,人虽然不没有离京,玉蝉早就合二为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