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谁敢伤舅爷?/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变故一出子又接一出子的起。不由得看的人心中要想,这个袁训实在是个惹事儿风云人物。

先是梁山小王爷来找他的事,像是两个人以前有过节。现在来了一位将军,听语气和袁训是兄弟,是哪门子兄弟还不知道,但龙怀文大喝出拿下时,在后面没看到龙怀文和袁训表情的人也心中一紧,听出这对不是兄弟,竟然是仇人!

再看袁训,嘿嘿冷笑一声,随即喝骂回去:“就你也配!”

喝声中,龙怀文后面跟的士兵就出来两个,正要上前,外面又匆匆进来一个人,他是边走边笑:“大哥,你在和什么人生气?”

“啪!”一个士兵让袁训一个进步打飞出去,从他鼻子尖前面擦过。这个人也身法敏捷,闪身一步让开,也就怒了,定睛观看那场中怒气冲冲的人,就眸子一直,他惊呼出声:“这这……是小弟!”

他张大嘴,那眸子里不但有惊惧,还有骇然,像是他们一个一个的都没有想到袁训还会出现在面前。

袁训一抬手,把另一个士兵也打出去,已经是拒捕模样,冷笑再对着他,鼻子里哼一声:“七表哥,是我啊!”

梁山小王爷又目视身边的人,那人再凑到他耳朵上:“这是辅国公第七个儿子,龙怀朴。”梁山小王爷此时是存心要看热闹,火把一起,他半隐在黑暗中,此时更往后退上一步,等着看这场热闹怎么收场。

他的爹总怪他粗中无细,小王爷这一会儿想起来老子的教训,大手互相搓来搓去,打算细细的寻思一回。

怎么回事?姓袁的叫辅国公儿子表哥?他们就不是亲兄弟,适才只见到龙怀文时,根据他对袁训小弟的称呼和恨意,梁山小王爷还以为袁训是辅国公的私生子,一个人暗笑了半天。

此时一声表哥,排除小王爷的头一个想法,这是表兄弟。这就简单了,这不是姑表亲,就是姨表亲。小王爷瞪大眼睛,你表哥气势汹汹要抓你,此时他是官儿你不是,姓袁的你还有什么办法?

小王爷寻思,要我帮忙不成?再摇头,不行不行。老爹说收伏人得一波三折,最好是诸葛亮收孟获七擒又七放。且等等,看姓袁的还有招儿没有,等你没有招儿走投无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时,爷爷我才能出面。

这一位不是来寻旧仇的,他是来收伏袁训的。

梁山小王爷就一边儿猫着不出声。

见那龙怀朴已经和龙怀文争论上来,龙怀朴搭眼一看,就看得出来龙怀文借机想宰了袁训。这心思并不难猜,这种事情龙怀文以前就做过,就是没得手就是。

龙怀朴暗叫不好,这里全是人,你想杀人也不看看地方。龙怀朴也是庶生子,又是弟弟,不敢教训龙怀文,先是打个哈哈:“大哥,你是来见小弟的吗?”

“哼哼,他在这里闹事,七弟,你想保他不成?”龙怀文怒道:“七弟你难道不知道军规,我按军规处置,拿他回去问罪!”

龙怀朴心想我是为了你好,就和龙怀文争执起来:“大哥,这是件小事情,不值得你这样办理!”

“你倒来教训我?”龙怀文对他瞪眼。

龙怀朴硬着头皮:“大哥,打架是常事儿,又没有人出首来告,这不算什么,走走,我们喝酒去,”

“我在当值!七弟回去吧,别妨碍我办公务!”龙怀文再次对袁训怒目,喝道:“你还敢拒捕!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来人……。”

“大哥!”龙怀朴也急了,断喝一声,道:“父亲可就要回来了!”看看袁训,又道:“姐丈只怕也到家了!”

不提陈留郡王还好,提起来陈留郡王,龙怀文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睛都红了。没有陈留郡王的存在,他还不会和袁家姐弟结下仇怨。

他先把龙怀朴骂了:“我不要你提醒!”见身边的人因龙怀朴的出现而不肯动,龙怀文自己大步走过去,大骂道:“我执行公务,我看哪一个敢拦我!”

“当啷!”他亮出佩剑。

这一刻,他杀人的心已经人人看出

袁训在剑光一闪出现时,快步往上一跃,龙怀文大叫:“来得好!”把剑往上一迎,袁训一猫身子,狠狠一拳从剑光下穿过,打在龙怀文肚子里上。

龙怀文穿的是盔甲,身子只歪了一歪,还没有倒下。袁训一抬脚,把他的剑踢到半天里。另一脚也没闲着,重重踢在他下巴上。

这两脚又干脆又漂亮,像闪电一闪,就见到剑飞上天空,一闪即落。而“格啪”一声,龙怀文让他一脚踢歪了脸。

“好!”

沈谓大声叫着好!他是不管袁训和这两个人有什么仇,沈谓从京里来,也不管出来的这两兄弟是什么人。他见到袁训干净利落的身手,没口子的为他打气,拍着双手喝彩!

太子党们在京里一条心,出来也是一样。

跟沈谓一起的几个少年,也是一样的大声叫着。他们不但叫好,还在叫骂:“娘的!将军了不起吗!你这是借机杀人!将军什么好的,好似我们没见过!”

少年们全是功勋后代,虽然到了这里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此处还能找出几个认识的人,他们还是天不怕地不怕。

梁山小王爷也咧咧嘴,对捧着手腕回来的白不是,和一瘸一拐回来的王千金道:“快看,你们输给姓袁的一点儿也不冤,这小子就没对你们下杀手!”

白不是哭丧着脸找人揉肩头,对梁山小王爷抱怨:“姓袁的功夫几时这么好的?”王千金后背上疼得难当,他整个后背撞上的墙。一边抽凉气一边插话:“他本来就好!在京里我们打架他出手少你就没见到,他娘的他就会打着殿下招牌装和事佬儿!”

对场中努努嘴儿,王千金痛得歪着嘴,还要看袁训笑话:“到了这儿他就不装了,他再敢装一出子好人,我把昨天夜饭吐他一脸!”

梁王小王爷“嘘”一声:“别打岔!”

场中,龙怀文身子飞了起来,袁训还不罢休,上前拧住他右手臂,他的身子正往后去,袁训却往前一扯一拧,几种力量用匀了,绞在一起,在场的人全听见“卡嚓!”

“通!”

龙怀文重重摔了下来,双眼紧闭,已经晕了过去。

人人心头震惊,都没有想到袁训也有杀他的心,看着这位盔甲在身的将军闭目不醒,再想到刚才那声“卡嚓”,都猜想他是断了手臂还是断了肩膀。

肯定是断了一处。

梁山小王爷讶然憋住气,姓袁的还有这么狠的时候?在京里打架你装腔作势的跟怕事似的,这跑到这儿人生地不熟悉,你就不怕了?

哦!龙氏兄弟认得姓袁的,姓袁的你在这儿有熟人,哈哈,想要你命的熟悉人!

小王爷瞪住袁训后背想,真是知人知面看不出你的心,你还真是狠!

一出手就废人。

好的,人家也想杀你,你出手也没错。

再看袁训,还是没有停手的意思,他眸中杀机骤涨,跳上前双脚腾空,人人都看得出来他攒足了劲,对着龙怀文脑袋就要踏下。跟着龙怀文的当兵的急忙来救,让袁训打出去一个,踢出去两个,闪出一点空来,又提脚对准龙怀文……。

这一刻,他红了的眼睛,杀气腾腾的喘息,看得周围的人情不自禁的心头一寒。都暗叫一声:“完了!”

他这一脚踏上去,这将军眼看要烂了脑袋没了命,可他又有什么好处呢?这是当众杀人啊!

梁山小王爷也白了脸色,这杀人的罪名,我可怎么救下你的命?

认得袁训和不认得袁训的人全傻了眼,虽然他们离得有距离不能来救,可他们也没有一个想到来救,全让惊呆住!

“小弟住手!”一旁还有龙怀朴,他扑上来就救,他不能眼睁睁看着龙怀文杀袁训,也不能坐视袁训杀了龙怀文。

见袁训来势迅猛,龙怀朴也急了,飞身一个鱼跃,一脑袋撞到袁训腿上,把袁训撞得身子一歪,脚变了方向,重重落在龙怀文肚子上!

晕过去的龙怀文闷哼一声,痛得醒转,又痛晕过去。

龙怀朴就也红了眼,反身拼命的把袁训抱住,就差跪下来求他:“小弟,你不能杀他,这是你亲表哥,看在父亲的份上……。”

他自知不是袁训对手,这就苦苦哀求。袁训在他的哀求中,杀气渐渐往下褪,但机灵还在,他当众伤人,负责军纪的军官不抓他,此地衙门捕快也得抓他。袁训大声道:“你眼不瞎!是他要杀我!”

“等父亲回来再说,好不好,”龙怀朴竭力地安抚袁训,就在此时,外面又进来一队人。走在最前面的人很不耐烦,言语中对龙怀文龙怀朴毫不客气:“你们兄弟在这里又玩什么!挑新人吗?梁山王有令,新人到齐了,郡王们一起挑!”

然后他也呆上一呆。

龙怀文在地上躺着,他嘴边儿吐的有血,断的是右手臂,在盔甲里面,血是慢慢才流到地上,血腥气弥散开来,来人就是这个时候进来,头一眼看到的就是受伤的龙怀文。

来的人大惊失色,虽然他和龙怀文不好,也上前惊呼:“大哥,大哥你怎么了!”

梁山小王爷觉得这热闹又要是一出子,就再侧目身边人,那人再低声道:“辅国公的嫡子,排行第八,他叫龙怀城。”

梁山小王爷嘿嘿,又来一个。他寻思着袁训要是把辅国公的嫡子给打伤,他的麻烦是不是就大了?

嗯,不过得防备姓袁的又杀机上来,又想杀人。

梁王小王爷对自己带来的人悄声道:“都盯着点儿,打随他们打,杀人可就不行!”说过他自己先紧紧腰带,微弯下腰子目光如电,先做好随时扑出去的姿势。

龙怀城这个时候,从龙怀文身边跳了起来,怒道:“谁打伤我大哥!”他眼睛尖,一扫眼见到梁山小王爷在一旁,龙怀城愣了一下,正想小王爷怎么在这里?与这件事情又有什么关系时,龙怀朴用明显压低的嗓音道:“八弟,别问了!”

“放屁,凭什么不能问!”龙怀城这就误会,还以为是和梁山小王爷的人有纠纷。他往这个方向也很正常,辅国公盘踞此地数代,算此地的地头蛇。梁山王虽然在外也多年,和辅国公在这个地方呆的时间相比,还是强龙不能压地头蛇。

个中自有他们自己知道,又说不出来的弯弯绕。

龙怀城心思不停地转动,心想父亲不在,梁山王这是给我们兄弟下马威吗?才想到这里,他就看到另一个人。

袁训对着他冷笑!

这又是一个与袁训以前有过节,都下过狠手的人。

袁训走时十一岁,到今年是个子也变了,面貌也随着变了一些。但龙氏兄弟都一眼就认出来,认出来后就迟疑的再打量,他们是认得太真,反而不敢相信的再确认过才行。

龙怀城也就惊呼一声,不敢相信地叫出来:“小弟!”

随即他的脸色难看过来,面容扭曲着,像吞下一大捧土,又像遇到他平生最不愿意见的人和事,即刻就把梁山小王爷抛到脑后,龙怀城嗓子涩起来:“你,原来是你,你回来了,”说到最后,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带着无尽心事在其中。

袁训还是冷笑连连,心头杀机重新浮起:“是我!”你也想和我试试吗?

龙怀城定定的,他明明想看清这个人是不是袁训,是不是真的,却又把眼光错开不愿对着袁训,过上一会儿,他才跳起来,怒道:“是你打伤大哥?”

“他要来杀我!”袁训从容不迫地反驳。

龙怀城愣了愣,又跳了起来:“可现在是你伤了他,你你你……”龙怀城勃然大怒,把手用力一挥,喝命自己的人:“我龙氏一族,从来军纪严明!不管是什么亲戚,把伤人者给我拿下!”

“是!”龙怀城的人答应一声,出列两个人。

袁训后退一步,微张着双手。而出来的两个人看出袁训不好对付,也谨慎的没有一步就上来,两个人成合围之势,慢慢地对袁训挤过来。

沈谓和几个少年都急了,沈谓想小爷我在京里怕过谁?出来就怕你们这些报私仇的将军,回去也让人笑掉大牙。沈谓一拍胸脯,刚才想帮忙打架,身上大衣裳早就解去,一身短打正方便往前蹿。他一蹿出去,喝道:“京中沈谓在此,这位将军,你抓人也得讲讲道理!”

在他身后的少年们呼地围上去,都怒目圆睁,看样子都不是好惹的。

龙怀城不是不吃惊的,这些人要一拥而上他也吃不消。但是就此放过袁训,龙怀城又不甘心,龙怀城就大声反驳沈谓:“军有军纪,城有城规!我不拿他,就成了循私!”

他对着沈谓冷笑,就凭你们这几个人,也敢在我家世居的地方撒野吗?再一挥手,喝道:“来人,调兵去!”

梁山小王爷还是没有动,他一直急躁,今天能耐着性子后,就一直的能压得现在。小王爷目不转睛地对着袁训坏笑,嘴里喃喃:“你得罪的人越多越好,嘿嘿,再多得罪几个吧,”

爷爷我是时候再去救你。

诸葛亮七擒孟获,小王爷七救袁训,嗯,这部书以后说出来,一定是人人打赏,人人说好。

夸的自然是我小王爷,不会是别人儿。

他算盘正打得漂亮,外面又进来一队人。这队人可能是在外面就把里面的事情听得清楚,他们一进来,为首的人就没好脸色:“谁在这儿跟我们舅爷过不去,有几个肥胆子你敢拿舅爷!”

梁山小王爷这一回不用别人告诉他,他认得,这是陈留郡王帐下的,是陈留郡王的家将,家人出身,一路做到将军,只看他的品阶,比龙氏兄弟都要高。

他叫夏直。

夏直一进来,龙怀城的脸就绿了。陈留郡王按道理来说,是他的姐丈。可夏直说的舅爷,却一定不是他。

龙怀城龙怀朴有自知之明,包括地上晕的龙怀文,他要是醒着他也有数。

再看夏直往门阶上一站,手一指围住袁训的两个人就恼了,他跺脚大骂:“不长眼的王八羔子!你们碰舅爷一手指头,老子把你们蛋剁下来喂狗!”接着就骂:“去人,把这不长眼的给我拿下!”

“有!”从他后面就扑出去几个人,没几下子倒把拿袁训的人给拿下来。那两个当兵的叫冤枉:“我们是奉命!”夏直跳着脚骂:“奉你娘的命!……。”

“夏将军!”龙怀城脸抽搐着,你这是指鼻子指脸的骂我呢!他眼皮子一阵一阵的跳,脸色好似涂了墨,咬牙道:“是我,我让拿的他!”再一指袁训:“他伤了人,你倒是看看!”

夏直一挺腰子,比他脾气还大:“龙大公子,你凭什么说我家舅爷伤了人!”

他一口一个舅爷的,龙怀朴羞得脸对着地不敢抬头,龙怀城气得哆嗦着,和夏直理论袁训杀人都忘了,抬着的手抖动着:“他是舅爷我是什么!”

我是嫡子,我才是正经舅爷呢!

夏直斜睨着他:“这我怎么知道!你这话去问我家郡王。我家郡王眼里谁是舅爷,我们当家人的就认谁是舅爷,这我们有什么办法,您不满意自己去问,别来难为我这下人!”

龙怀朴苦笑,八弟你为这事儿自找没趣已经不是头一回,你怎么总不长记性还要再问呢?

再看夏直说完,不管龙怀城的脸憋成猪肝色,夏直带着人大摇大摆从他面前过去,目光放在袁训面上时,夏直哈哈大笑,弯腰行了一个军礼:“见过舅爷,恕我们盔甲在身,不能全礼。”

袁训早在他进来以后,就面容轻松有了笑容。此时忙上前扶住,笑道:“夏大叔,现在你是将军我是兵,可不能再对着我行礼。”

夏直直起身子,满面笑容对着袁训再看看,忽然一巴掌拍在袁训肩头:“舅爷你长高了,这会子是个大人。还记得你走的那一年,”他把手放在腰间:“这么点儿个子,让郡王一拳就打出去多远,当时你还要揍他。现在你大了,你还敢揍吗?”

袁训得瑟:“怎么不敢!在京里我揍过他好几回,不信你问他去!”夏直放声大笑:“哈哈,你可别说嘴,郡王在呢,他昨儿晚上到的,打发我来接你,我这才知道你到了。这不,幸好我来了,我要是晚来一步,你就要又揍两个!”

他坏坏地瞅瞅还好好站着的龙怀城和龙怀朴,那眼神像是在说看看我救了你们,你们还不感谢吗?

龙怀城一口气儿才顺过来,又气得险些晕过去。

他怒气上头,见这真正的舅爷一出现就风光无限,龙怀城恼得什么也顾不上了,怒骂道:“今儿就是梁山王来,也不能打伤了人还没事情!”

“腾腾腾,”外面又进来四个人。

今天这顿晚饭一波三折,再进来个谁像是都不奇怪。而进来人总在节骨眼儿上,于是在节骨眼儿上,闲人们一起往外面看,就把这四个人及时的看在眼中。

见他们都是四十岁往上的中年人,面容普通,只眸子有神。衣着也半新不旧,看不出是什么来头。

可他们往门里一站,龙怀城舌头立即打了结,吃吃道:“周大叔,何大叔……。”

他舌头还没有撸直,又一个人狂笑而出:“哈哈,我爹没来,我来说话行吗?”一个人大步走出,在他后面跟着的人都笑:“你找王爷,王爷没功夫,小王爷却在这里!”

“啪啪啪……”一院子就是见礼声。

梁山小王爷咧着嘴:“我来告诉你们实情吧!这满院子几百号人,大家看得清楚!”一指地上的龙怀文,他才让人救醒,还动弹不得:“是他要杀他,”再一指袁训:“他还手,还手把你打伤了,你看看你的剑没了,他的剑却还在腰间没出鞘!”

再一拍大脑门儿,对着院中来投军的众人道:“各位,我说的是也不是!”

他说的不偏不倚,得到大家呼应:“是!”

然后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出来:“他先亮的剑!”

“这将军你拿人就是拿人,他拒捕你再叫人拿他就是,是你起杀人的心……”

“这里面有私仇,听也听得出来,有私仇,还拿人……。”

龙怀朴见那四个人进来时,早躲避到一旁。此时就是恨不能出去,进来的人一出一出全在大门里面,要是大门上空着,龙怀朴早就躲开。

龙怀城在越说越响的议论声中涨得脸通红,再看看那四个人,他就一句话也不敢再乱说。来的这四个人,是辅国公安排接袁训的人,他们让人耽误就晚了,他们是有话能直呈辅国公的,龙怀城虽是嫡子,也不敢对他们怎样。

梁山小王爷把实话说了一遍,也不肯定龙氏兄弟公报私仇的罪名。他大笑道:“就这样,有私仇你们校场上打去,立下生死状,打死不偿命。但当值的报仇,投军的寻衅,我可不能看着!”

一扭身子:“走了!”

他后背对着袁训,边走边道:“姓袁的,爷爷我救了你,你记得感情份!记得请我喝酒!”袁训在他后面道:“这不是换了地头儿,小王爷你该请我们才是!”

这换地头儿的话,不是你先说的。

沈谓掩面窃笑过,扬声附合:“说得对,小王爷请客,我作陪!”

梁山小王爷恼怒的回头,先骂沈谓:“滚一边儿去!”再对袁训骂道:“小爷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你请我一顿怎么了!”

袁训奇怪:“你什么时候花的?”这不是血口喷人吗?

“你成亲时!我花了六百两!”

袁训摇头不认:“三百两!”

“六百两!后来三百两我现银子给的你!”

袁训心想你可真会赖,这换地头儿果然风水都变了,记得小王爷以前不耍赖的才是。你可是只送了三百两,另外的钱你酒喝晕乎,往我手里一塞,就两锭大元宝,不到三百两啊。余下的钱是你自己丢的,与我无关。

袁训不承认,翻个白眼儿:“我成亲时就收你三百两的东西,一分银子也没见过!”梁山小王爷火大地道:“在你家丢的也算,在你家喝多酒外面丢的也算,全算你帐上!记得请我喝酒,不像话,收人银子你不认……”

他气呼呼走的。

沈谓笑得快滚到地上,袁训自言自语寻思:“我家的酒难道不要钱?”再一想还真的不要钱,是太子殿下出的。

随即,他就让面有喜色的人围住。

“小爷,你成亲了?哈哈,这才算大人。”

“谁家的姑娘?”

“长得好吧?”

袁训得瑟:“成亲了的,自然长得好,不好我能要她,品性?贤惠的很,手巧着呢,”再揪住自己绣花衣裳招摇:“新衣裳,我老婆给做的新衣裳,”

旁边有几个人见不再打,端起碗才喝一口汤,让他这得意劲儿硬是膈应到,一口汤喷到地上。袁训不理会,人太多了也没听到,自己瞅瞅衣裳,虽然星月不明,火把光也有限,但仍能看出衣裳落了灰不再光彩,袁训就丢下衣裳:“我走的时候是新的,现在可不新了。”

夏直拿大手不住拍打他肩膀,袁训要是个木桩子,就他这手劲儿,早把袁训砸到地里面去。夏直一边拍,还一边开心:“睡过媳妇?大了,你果然大了!”

当兵的说话就是粗,好在袁训打小儿生长在这里,他知道没有不好的意思。当下夏直要带袁训去见陈留郡王,袁训想了想,叫上沈谓几个人,又想到蒋德和关安虽然还不能算知人知心,但也把他们都叫上,一行人在别人的羡慕中,嘻嘻哈哈出了门。

……。

宝珠站在水边儿上,对着夹杂泥沙黄土草根子的河流凝视。远处青山隐隐,看不出暴雨后的痕迹。但离山十里的干涸河道里,按当地人说法是几年难遇的有溪水。

岸两边站满的人背着包裹挟着铺盖,指手划脚抱怨天地淌眼抹泪儿叫着撞天屈,各式各样的嗓音都出来。

在这嗓音里宝珠充满感激,她怜悯着这些让山洪挡住去路的人们,也同时想到自己没有和郡王妃同行,而是半年后一年后去看袁训的话,那被山洪挡住秋水泛江挡住风雪挡住的满面焦急的人中,将会有宝珠一个。

宝珠啊宝珠,你总是一个会感激并且愿意感激别人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幸福和如意。

宝珠再看身边的顺伯,总是微笑对他。她们是昨天就挡在这里,好在雨不再下。在袁训用了二十几天到达大同府,宝珠一行只走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宝珠心里急,就出来看水势。郡王妃让她不要看,说这路能走自然有人回话,水边儿人多,看挤到你,让人把你看了去就更不好。

顺伯却道:“想是奶奶急,我也急,我陪奶奶走一趟。”顺伯就赶上车,把宝珠红花送过来。郡王妃不放心,还是打发四个男人跟着过来。

这个老人能知道宝珠的心思,说明他也想早到边城,让奶奶和小爷再见上一面。

宝珠感激的问他:“顺伯,小爷也从这里经过吗?”顺伯道:“这是自然的,这是必走的路。如果还有别的路,别说奶奶是急的,郡王妃一样焦急,我们早就换条道儿走。”他对着混沌只有十数丈的水端详:“这河沟是挖出来防山洪的,奶奶你看,那南边儿地里都在抢收庄稼,但这水就是漫出堤岸也不耽误他们。这沟挖得深,要是不深,我们这么些子人把车一抬,湿几身衣裳也就能过去。”

红花素然起敬,望向河水念念有词。宝珠听她嘀嘀咕咕,打心里不解,尖着耳朵听一听,红花喃喃:“过路的水神你听着,我家小爷从这里走的时候,你可挡道儿没有?你要是不挡道,到了地方我给你烧高香,你要是挡了道,到了地方我下了车就往河里扔脏东西,走一道儿扔一道儿,你可听到没有?”

宝珠听她念得虔诚,忍住笑不理会她。又看了一会儿,听旁边的人都说只要不再下雨,停上三到五天这路就能走了,宝珠仿佛得了定心丸,心想就得自己来看看才能知道,见红花也念叨结束,叫上顺伯主仆回去。

车在堤岸下面,离堤岸五六里路的地方,青草棵子里还有石榴花的地方,是上百户人家的小镇,宝珠等人就住小镇上。

车到镇口儿,见寂静几无人烟。有几个走过去的人,也是满面忧急的赶路人,嘴里还道:“这水今天还不退吗?再不退这里可住不起了。”宝珠在车里嗟叹,猛地听到一通大笑声。这笑声里无忧又无虑,少年朗朗,可追日月。

十几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嘻哈着走过来,他们满面春风,浑然不知愁滋味儿。见顺伯赶着车过去,一个个地收敛起笑容,庄重的在马上欠欠身子,候着宝珠的马车过去。

宝珠心中又感激上来,这又是太子殿下的安排。

离京的头一天晚上,孔老实来送大车。问明白共有六辆大车,孔老实说还带得太少,说奶奶这是去安家,并不是去去就回来。又再传太子殿的话:“车你得有人赶,想来郡王妃不缺这几个人手,但她大老远的进京,带的人手一定是盘算过各有用处,你带的人手本就不足,她分出人手来赶车,随行护卫的人就要减少。我有几个投军的人,从没有走过这道儿,正好你带上他们,让他们路上轮流赶车吧。”

直到今天宝珠想起来,还在想如果没有殿下帮忙的话,就不能有现在这样的如意。宝珠怎么能不感激呢?

车在客栈停下时,宝珠更是温暖。

这镇太小,这客栈是镇上唯一的,早几天里,就有郡王妃的人打前站包下来。宝珠等人到了以后,又有一帮子赶路的人来闹事,说他们没地方住,你们占着整个客栈算怎么回事?掌柜的出来解释,让人家这是早就包下的,不是看着钱多也没有抢了你们的住处,又加上郡王妃一行人手多,这些人才另外找地方住去。

手扶红花下车,宝珠嫣然进客。想这一路子麻烦东麻烦西的,对郡王妃的芥蒂就下去好些。

卫氏留在房里,趁着走不了,把宝珠衣裳洗的洗浆的浆。抬眼见奶奶进来,卫氏忙问:“那水凶不凶?”

“没淹到人,但河沟太深,附近的人趁雨停都在抢地里没烂的庄稼,找不到人手修那冲垮的桥,只能再住几天等水下去。”宝珠取下面纱,见桌子上摆着陶盆,里面轻黄灿红一束野花,给房中增添明亮出来,宝珠就笑:“这又是大姐丈弄的?”

卫氏边叠衣裳边笑:“是啊,除了大姑爷谁爱弄这个,”往外面看看,卫氏努着嘴儿:“郡王妃难怪这么大福气,人家大早上正看着志哥儿念书,跟郡王妃的人,趁着不上路在检视车辆,前儿我们坐的车撞到石头上松了,也让他们一早修好的。再来梅英和孔管家,去厨房上帮忙给郡王妃和奶奶弄可口儿吃的呢,奶奶又不在,弄这花儿草儿的,只有大姑爷是个闲人。”

一歪头,见红花正从包袱里取书本子,卫氏打趣她:“红花姑娘,你这是要当才女。”再对宝珠笑道:“奶奶看红花都没功夫弄花草,昨天我说房里单调,要没有大姑爷同上路,可不得单调一路子吗?”

野花娇媚斑斓,宝珠抚弄几下,笑道:“各有各的好处不是?昨天大姐丈给姐姐房里也掐花送去,姐姐喜欢,说他心思细腻,又说给姐丈的差事,就得是个细腻的人才妥当。”扭身对卫氏笑:“我不好问,但我猜到了,奶妈可能猜到吗?”

卫氏还在对着红花笑,笑红花搬着凳子,上面摆着红花才女的文房东西去外面念书,见宝珠问,卫氏扭过脸儿:“这我可不知道,不过依我想呢,得让大姑爷管钱才行。”宝珠摇头晃脑:“咦,这和我想的一样,我是猜了两天才想出来的,奶妈倒是怎么知道?”

“这还用猜那么久,奶奶想,这钱的事情可不得交给自家人才能放心。”卫氏见宝珠也猜那么久,有些自得。

宝珠轻笑:“郡王府上还能少得了自家人?”

卫氏却有她自己的想头:“郡王妃这样的好,这路上对奶奶照顾得无一丝儿不周到,”宝珠点头,这是句实话。卫氏下面道:“那府上的自家人,难道没有早就照顾到吗?大姑爷如今是才过来的自家人,还是世子爷呢,还能让他当把门的不成?”

在这里卫氏挑眉头若有所思:“世子爷都是好差使,那我们小爷呢?他在京里就是探花,又是大人,这去了至少也是一个大将军吧?”

宝珠骇笑:“至少,一大将军?”宝珠打趣道:“大个儿将军还差不多,”手里回来时端的有碗茶,说着话就慢慢的喝完,起身道:“我去看姐姐,有话和她商议。”卫氏看着她的背影就欢欢喜喜:“去吧去吧,长天白日的,正是姑嫂闲话的时候。可是我总在说,没有正经事,你也应该去和她坐着,这坐着坐着就熟悉了,我们可要指望她照应好几年呢。”

宝珠扮个鬼脸儿:“奶妈您这是要上年纪,絮絮叨叨地总说个没完。”说过笑着出去。卫氏在房里对自己笑:“看着你过着这日子,让我老我也甘愿。”

走廊下面,传来红花的念书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卫氏“扑哧”才有一声笑,听对面又有念书声出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是志哥儿才学三字经。

红花念:“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志哥儿:“融四岁,能让梨……。”

小院里顿时其乐融融起来。卫氏乐陶陶地收拾房里:“哎呀,你们念的敢情是一本书吧,倒还能对得上去?”

她是个不识字,只觉得听着好听的人。

宝珠踏着念书声走进郡王妃房里,郡王妃正抱着念姐儿教她念诗,对她道:“你看哥哥上学呢,外祖母也上过学,我们念姐儿也来上学,可好不好?”

宝珠暗自庆幸,幸好红花最近成了书痴,走道儿没事就拿本书哇啦哇啦的念。宝珠懂得红花的意思,红花是小爷夸过的,又指点过红花几段书,红花感恩戴德,就把念书当成正经事一件来做。

要没有红花念书,宝珠想这姐姐的瞧不上自己,又要多出来一条吧?

她如今倒还真的不放心上,瞧不上也是自己担着,宝珠的心里只拿你当感激的一个人儿。当下笑容满面问了好,念姐儿早让母亲拘得不耐烦,这就得以出去玩,去看哥哥和红花的热闹。

郡王妃含笑,说也奇怪。出京以后,宝珠的一切全是她的责任,郡王妃对宝珠倒喜欢起来。她不知道这是人劣根性的一种。宝珠拿她当姐姐看的时候,郡王妃认为弟妹娇娇依恋的,撑不起一个家。

宝珠不拿她当姐姐看,骨子里自立自强,事事与郡王妃分庭抗礼,郡王妃自己能独挡一面的人,又觉得宝珠件件合她心意。

说白了,不过是起初宝珠总想讨她喜欢。而现在呢,你喜欢不喜欢不放心上。姐姐你喜欢,宝珠也是该依着你的地方依着你,不能听从的地方万万不能。姐姐你不喜欢呢,宝珠也是该礼遇的地方半点儿不差,不能的地方再不屈就。

人与人交往中,姿态放得低,对方就高起来,这是人之本性。

但宝珠是冤枉的,倒不是为她说话,是宝珠看着这是丈夫的姐姐,才会对她百般的亲热。

她们两个人以前的那点儿不和气,只能说宝珠没见到郡王妃时,就打心里全盘的接受她。而郡王妃呢,挂念母亲操心弟弟,对宝珠还有考校的心。

这个,也可以说是人之常情吧。

------题外话------

致清雅小筑亲,昨天事情多,以致没有多更。

但仔记下,这几天有空就会多更。感谢喜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