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夫妻相见恩爱浓/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月过了十五,郡王妃和宝珠到达太原府。这是陈留郡王的治地,离京都走了两个月有余。宝珠暗暗感叹这远路走的真不容易,就这还是与姐姐同行她认得路。如果让宝珠自己来看丈夫,她还真不知道会不会走上一年。

见府城出现眼前,红花也呼一口长气:“我的娘啊,总算到了!奶奶,我们没有走错路还真不错。”宝珠轻笑:“我也这样想。”

这段路出了京都还算好,野店行人不断。出京城十几天,一天下来见不到几个人已经正常。他们又是晚上赶路,后来几天见不到一家野店也正常。

在到山西的前几天,旷野无人,黄土漫漫,寂静得天地中只有这一行车驾孤独行走,仿佛天地一草芥。

当身后身后全无人烟,不管从哪里往天空看,那月亮都像在眼前。

到了山西后,大部分路都是这样,除了沿河而行时有树有水,其它时候月挂当空星辰深邃没有太大的区别。

回首路程,红花还在抚胸口后怕:“奶奶,要是只有我们走这条路,只怕走错几百里才知道。”连个可以问路的都没有。

宝珠悠悠然往窗外看,安慰红花:“不管怎样,我们到了。”

见路过行人面有笑容,忙忙碌碌挑担子打招呼扛东西走车马,宝珠让红花看:“这太原府还真热闹,不愧是山西名城。”红花趴在车帘子还是愁眉苦脸,宝珠逗她道:“你倒不喜欢,我们在这里还会有自己的铺子,许你入股的倒不好?”红花眉头紧攒住:“好是好了,就是回去可太难了。”宝珠放声而笑:“还没有到家,你倒想着回去了。”

宝珠是开心的,她总觉得到了这里表凶就在身边。车外走过的人们,空气中飘动的尘土,熙熙攘攘中无处不带着丈夫的气息。

这里是他生长的地方啊,虽然这还不是大同府。

宝珠快快乐乐的当晚歇在郡王府,第二天就告诉郡王妃:“请姐姐帮我安排拜见亲戚们,我只打扰三天。”

郡王妃大吃一惊:“母亲把你交给了我,你不住这里住哪里?”宝珠就把钥匙给郡王妃看:“母亲的房子给我住,再说我新到了这里,还要去拜祭公公。本来我应该今天就走,但路上我也看得明白,从这里离开再回来很不方便。祖母和母亲交待的有给亲戚们礼物,大老远儿的我们带了来,先见见亲戚们吧。”

郡王妃又一次对宝珠刮目相看,弟妹竟然愿意自己住?

见宝珠今天穿件粉色宝相花罗衣,又是一件水绿色裙,一笑面晕如花,还是那娇憨可爱的人儿。郡王妃更放心不下:“你说拜父亲这是正当的我不拦你,不过又何必急忙忙的先见亲戚再拜父亲?”郡王妃看出宝珠有不想回来的意思,更加的诧异:“你一个人住我怎么能放心?你担心路上来往不方便,又怕什么,我自然派人护送你。”

宝珠与她同行到这里,在路上深得她的照顾,没有一处不周到,就难为情说自己要离开她的照顾。话本来是含蓄地说着,但见郡王妃挑明了说,宝珠就不藏着掖着,把心里话尽情的对姐姐说:“住这里,不方便,”

头一句就让郡王妃恼了:“怎么不方便?是有人给你话听,还是有人敢对你不敬?”宝珠失笑:“我才只住一夜,能有什么话听,又有什么人赶着对我不敬?”郡王妃听过更加生气,道:“那你为什么急着要走?”

“住这里不方便。”宝珠重复刚才的话,见郡王妃眉头又挑,赶紧地出来第二句:“离我的夫君远。”她此时谈不上害羞,还是她从昨天到了就感觉离袁训越来越近的心情,就笑嘻嘻地:“我丈夫在大同府,母亲的房子,父母亲以前的旧居全在大同府,那里才是我应该住的地方。”

郡王妃哎呀一声这就明白,对着宝珠的笑脸儿嗔怪:“你呀,太孩子气!母亲不在,你丈夫也不在,只有我在这里,你跟着我住才是对的。旧居去看看就行了,父亲的坟墓就在那附近,你先住在我这儿,过上几天,我收拾了,和你一起去拜父亲,再把你带回来。”

郡王妃为留住宝珠,甚至道:“你不是个宝珠嘛,跟着我最稳当!”

宝珠嘻嘻:“可也许夫君还在大同府呢。我路上打听过了,以前大军回师,修整也在大同府。”她低下头拧着手中帕子,羞羞答答地道:“要么他在,要么他不在,以后回来也是大同府更近。”

又竭力地找理由:“还有舅父家要去拜望,还要拜外祖父母的灵位。哪能在这里呆着,等到方便的时候才去,让人知道,说我没礼节不是。”

郡王妃很是为难。

她虽然有不喜欢宝珠的地方,其实那不过叫“不满意”。但宝珠到了这里,舅父丈夫和弟弟都在外面,当姐姐的义不容辞要照顾这“宝珠”。

听宝珠说得在情在理,又对弟弟情意缠绵,郡王妃还是不能答应。她先道:“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首先,舅父不在家,他家里你不必去拜见。”

宝珠吃了一惊,脱口而问道:“不是还有舅母在家中?”据说还有好几位表姐妹。国公府大于舅祖父南安侯的侯府,宝珠对国公府的姑娘们颇有期待,把她们想得又可爱又美貌,以后可以常来常往,泡一壶春江水,做会儿促膝的闲谈。

郡王妃冷笑,这冷笑不是针对宝珠,而是听宝珠说起舅母,郡王妃不自觉的挂上不屑,让宝珠愕然。

宝珠才在想舅母不就是姐姐名义上的母亲吗?姐姐你可是辅国公嫡长女,但看表情怎么似和这母亲怨气冲天?

她才想到这里,郡王妃淡淡道:“有舅母在,你就更不用去!”

“啊?”宝珠微张大嘴,但她很快就竭力自然,不明所以中陪个笑容,把脸儿扭开对地心中翻江倒海般惊骇,但没有再问。

郡王妃也眼睛对着地,像在回忆不愉快的旧事。她很快发现自己失态,恢复自如,对宝珠半安抚半阻拦地道:“没有我带你去,没有舅父弟弟带你去,你什么地方都不要去。”宝珠再陪笑,她是越听越糊涂。

像是这里有专门对宝珠而设的龙潭虎穴吗?

宝珠既然愿意来,就想到独住会有一切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虽然她不知道辅国公府的情况不在她想过的范围之内,但她不改骨子里主见。

她没有摆在面上的刚强,却从来不缺主见。这主见也包括主客都安乐,也许当个让主人喜欢的客人又叫礼貌。但宝珠见郡王妃坚决反对,又有一些她听不懂的话,宝珠就暂时答应住下,再闲话几句,郡王妃才到家中总有事情处置,宝珠见家人川流不息往来回话,就告辞出来。郡王妃让她好好歇着,说路上必定是累了的,宝珠说好。

想办点儿事,总是要先碰壁,宝珠并不气馁。

陈留郡王妃把她真的当“宝珠”看待,指给她一处最精致最秀丽的院落,宝珠无心赏玩,回去就让红花请来顺伯和孔青说话。

“顺伯您对这里最熟悉,您看怎么办?我们费用尽有,又有母亲把铺子告诉我,我自然要去看过。可姐姐不许随便出府,我知道她是一番好意,却拘得我不能办点儿自己的事情。”宝珠先请教顺伯。

她并没有隐瞒郡王妃的原话,包括说到舅母那一段。宝珠心里想顺伯你总是听得懂的。

顺伯从来为表示自己不老,回话办事儿总是很快。但今天他沉吟,孔青在旁听到,又见顺伯不说话,孔青颇不服气:“老太太把我给了奶奶,就是想到总有不太平的事情。要我是做什么的,不就是保奶奶太太平平见小爷的,顺伯,我们路上比试过,我还不是你老人家的对手哩,怎么,有我们两个在,还有不能去的地方?”

孔青想除了战场上我不敢去,那儿人太多,双拳难敌四手我还知道。但一般的七八个人遇到我,又算什么。

顺伯这才说话,他神色复杂,眼神闪烁不定,似有什么为难事总在心中。他虽然用一种平淡的语气,可宝珠孔青都听得出来顺伯心中其实不平静。

“郡王妃既然不让奶奶独自去,那还是别去的好。”

孔青大吃一惊。

宝珠是继在姐姐房中吃一惊后,又吃了一惊。

这里面有什么事情,竟然能涉及到宝珠身上。那只能是和表凶……以前有过节?

宝珠不敢再推敲下去,又实在疑惑,只问顺伯:“那我们真的要在姐姐这儿住几年?”顺伯默然过,看得出他回的相当谨慎,是揣摩过的话:“总有,能去的时候吧。”

宝珠让他沉郁的语气逗乐,也不服气上来:“我只是去父亲的坟上看看,又有什么?”她偷偷瞄着顺伯的脸色,再道:“我只是去拜外祖父母的灵位,难道拦住门不容我拜祭,这可太没有道理了。”

拜祭前辅国公的灵位,把顺伯的心打得一抽,疼就上来。孔青也一直注意着他,觉得这奶奶连灵位都不能拜也太离谱,就见到奶奶才说过话,顺伯用力握了握拳。

孔青骇然,他是见过辅国公的人,他对妹妹袁夫人和气温和,在孔青眼里是和南安侯一样的老好人。难道,也有一腔伤心恨事?才阻得奶奶也不能前往!

孔青对着顺伯的表情,都想劝宝珠听郡王妃的吧,不然你看顺伯那表情,活似想咬死谁。

宝珠和孔青都有让步的时候,顺伯却迸出一句:“去!为什么不去!该拜的还是要拜!”然后他扭转身子:“我去见郡王妃,我告诉她我陪奶奶去!”他走出房外,还有余音传来:“千军万马我都闯过,我还怕几个毛孩子!”

孔青和宝珠面面相觑,孔青小心翼翼道:“这是什么情况?”宝珠道:“你问我,我又去问谁呢!”

主仆相对犯糊涂,都在想以舅父对妹妹和外甥的情意来说,不会有天大的仇怨,那就没有阻拦人拜祭的道理才是。

外面有脚步声“蹬蹬”过来。

红花在隔壁收拾箱笼,听到这脚步声震心,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伸出头来看却是顺伯,红花就笑:“顺伯,您这是给我们看腿脚儿麻利吗?”

顺伯奔得白胡子都成了一条直线。

顺伯没功夫理红花,一口气奔到房中。对着宝珠笑得合不拢嘴:“小爷,小爷到了!”宝珠惊喜交集,脑子一晕,话也忘记再问上两句是不是真的,就快步出房,孔青顺伯红花梅英卫氏都跟在后面,往郡王妃房里过去。

宝珠一路走,一路陶陶而乐。他来了!

他知道宝珠来看他,他才过来的吧?

这耽误他当大将军吗?要是耽误,可别给宝珠脸色看。宝珠日日夜夜的想你,可不是来看你脸色的。你要对宝珠好点儿才行,宝珠可要在这里陪着你,你出征去,宝珠也不走,你回家来,宝珠在这儿呢,还和在京里家中一模一样,咱们两个一直这样,永远也不改可好不好?

转过廊角,宝珠是笑的。

绕过小桥,宝珠是笑的。

陈留郡王府中的两个妾来看宝珠,见到舅奶奶小跑着似飞一般,都惊吓得手握住嘴,不由自主的叫出来:“天呐,出了什么大事情,舅奶奶你别跑,小心摔着,”

宝珠不管,宝珠反而把裙子更微提一分,还是跑得飞快。

在她后面,红花也跑,卫氏也跑。梅英也跑,还回身怪孔青慢:“这还是你吗?”说过还不糊涂,对跟在后面的顺伯是堆出笑容:“顺大爷我说的可不是您。”

顺伯毫无芥蒂的挥手,看似慢慢腾腾的走着,却总紧跟在最后面。“我看得清楚,是小爷没错。奶奶在这儿,小爷今天晚上飞不走,总能见着,我不着急。”他现在是不着急的,刚才他回来报信,可是急得胡子都蹶得直直的。

顺伯不但自己不着急,还叫红花:“红花儿啊,你跑那么快去做什么?”红花再怎么跑,有裙子限制只能是那速度,总离顺伯不远,红花听过就道:“顺伯,去见小爷难道不快些吗?”红花反过来取笑顺伯:“您现在就不亮腿脚了?”

“亮什么!你就是跑到天边儿去,也是奶奶先见小爷。”袁训过来,顺伯心情大好。看看小爷和奶奶恩爱,我顺伯这一趟远差就没有白当。他调侃完红花,又去调侃卫氏:“大妹子,慢些儿慢些儿,你还能抢奶奶的光吗?”

这一句话说的,卫氏梅英全慢下来。梅英弯腰抚着裙角下小腿,叫苦道:“我可从没有这么跑过,这会子腿疼得不行。”

顺伯嘿嘿,得意的笑了两声。迈开他久经锻炼的两条腿,慢条斯理把卫氏和梅英落在后面。最后面,是那两个妾气喘吁吁过来:“出了什么大事,舅奶奶要这样的跑?”卫氏和梅英争着告诉她们:“姨娘可不得了,我们家小爷来了。”

两个妾对着她们脸上的笑快魂飞魄散:“就是舅爷来了,你们就不要命的成这样?”卫氏和梅英顿时沉下脸,吓得两个妾往后退几步,卫氏和梅英没好气地行个礼,在路上想过寄住的胆怯全都飞走,她们转身就走,而且还想你们懂什么!我们奶奶见小爷一面容易吗?这不是跋山涉水,千里迢迢,才见上这一面的吗?

和不懂的人,真是没法子说。卫氏梅英全都气呼呼。

……

郡王妃房里,姐弟相见的喜悦已经抛开。袁训面如锅底,负手在房中走来走去。他正在生气,恼道:“为什么不让宝珠去拜祭外祖父外祖母?让她去!”

郡王妃在京里看弟弟还没有看够,此时见到他大长的身子,肩头宽厚,手臂在衣内鼓起,负手黑着脸儿气势十足,郡王妃就笑着埋怨他:“看你说的轻巧,你这不是一般的人,你这是个宝珠不是吗?我千辛万苦的带了来,不求你说我个好字,也不能碰着擦着遭你埋怨。见是要见的,等我过年拜祭时,再带着她一同前往。你放心,肯定让她见。她是我袁家宗妇,哪有不登堂入室拜长辈的道理?”

袁训见姐姐说宝珠是“宝珠”,就有了笑容。见姐姐是个榻式座椅地方儿宽,就往姐姐身边一坐,笑问她:“如今你喜欢她了?如今你知道她是宝珠了?”

郡王妃爱惜的不住摩娑弟弟,随口答应着:“知道知道,知道是你的宝珠,你这宝珠给我生下侄子来,我更当她是个宝珠。”

袁训就问她:“要是生个小宝珠呢?”他坏坏地打破姐姐美梦。郡王妃愣住。袁训笑话她:“到时候姐姐你又要嫌她不好吧?看看,所以母亲把房子钥匙给了宝珠,你这儿压根儿就不能久住,看你脸色还看不过来,”

郡王妃笑,但抬手装作要打袁训:“你胡说!你不谢我路上照顾她,反而又出来一堆的话,等你不在,我就欺负她,把这气加倍的给她。”

袁训躲她的手,又听姐姐这样的说,就势儿起来,笑着作了一个揖:“我错了,姐姐你别欺负她,你只教导她吧。”

郡王妃满意,说了几个:“这样还像话,你得哄着我喜欢才行,”才把弟弟放过去。

眼前是家中唯一的男丁,郡王妃对着他总是由衷的笑容满面,重新笑着招手:“再过来坐下,我还没有看够呢。”

袁训就坐过去再给姐姐细看自己。

郡王妃含笑对着弟弟的鼻子眼睛,才说:“你真的和父亲一模一样,”外面有“啪啪”脚步声过来。袁训往外面一看,欢喜不禁:“宝珠!”郡王妃话说到一半,人就一愣,就身边一空,弟弟一溜就到了门边,喜笑颜开只看外面。

再也不管身后还有个姐姐。

郡王妃抿抿嘴唇,就见到院子里出现一个人。红漆九曲的栏杆下面,宝珠香汗喘息眸子发亮。她是看到袁训以后,仿佛不能即刻接受这巨大的惊喜,宝珠在原地站住,目不转睛,笑容绽开,一嘴的小白牙几乎全都表示对袁训的喜悦时,宝珠叫出来:“表凶!”

张开手臂就扑了过来。

郡王妃吓得身子一跳,这是什么姿势?

再看弟弟,他也张开手臂大步出去。一个往房门前来,一个往房门外去。两个人在台阶下面相会,宝珠扑到袁训怀里,而袁训把宝珠紧紧搂住。房外候着听使唤的丫头全窃笑着避开眼睛避开这场面,却避不开他们的话语。

袁训把宝珠脑袋往自己怀里塞,全然不管掉了簪子歪了花钿。他笑吟吟:“你怎么来了?”如果细看他的面上,他还在假装生气,就是装得不像,索性放弃。

宝珠用劲儿的抬头,不想让他把自己闷在怀里,宝珠要看他。对上袁训后,宝珠即刻醉心,她吃吃地笑:“宝珠来陪你,”

“不像话,你能陪我什么!”袁训虽然嗔怒,但怎么听怎么缠绵。

宝珠笑眯眯得意:“母亲许我来的,祖母也说好孙婿不在家,快打发宝珠走。宝珠就这样让撵来的。”

袁训笑容满面:“原来是撵来的,不是宝珠愿意来的。”宝珠格格笑出了声:“愿意来的,你可不能看轻宝珠,”

郡王妃本不应该对着观看,她所受教育也应该是不看的。可她忍不住不看,看到这里又听到这里,早就满含着姐姐对弟妹醋意的郡王妃在心里接话:“你可不能看轻这宝珠,这是宝珠!”她好笑起来,当宝珠不是宝珠吗?

姐弟真正同心,袁训恰好在笑:“怎么敢看轻你,把宝珠不当宝珠呢?”郡王妃在后面撇嘴,酸,你们还真是够酸。

宝珠又吃吃笑:“就是,我是宝珠啊。”

郡王妃实在受不了,她觉得眼前乱晃,脑袋也乱晃,偏偏她也想弟弟,她舍不得走。就板起脸,重重的咳上一声。

她要是不咳得重些,怕那对腻腻歪歪的人听不见。

咳声一起,宝珠受惊似的要从袁训怀里缩出去,而袁训回头看看丫头们全避开,只有姐姐独坐房中,他还能怕姐姐吗?

把宝珠搂在手臂中带进房,宝珠脸红得快要滴水,郡王妃难堪的别开眼睛,对着墙角的漆红雕百宝的高几看去,眼角余光见弟弟还是没有放手的意思,郡王妃再微启朱唇:“咳咳,”袁训殷勤地问候她:“姐姐你路上着了风寒?”

郡王妃咳声噎在嗓子眼里,对弟弟紧搂弟妹肩头的手快速瞄了瞄,无奈实话出来:“你们不热吗?”

一语打醒她的宝贝弟弟。

袁训急急忙忙松开手,同时对宝珠转正身子。郡王妃心思这又是哪一出子,就见宝珠也转对袁训。小夫妻飞快地为对方整理衣裳,抚了抚头发。那熟练程度,看得郡王妃快要笑出来时,两人对郡王妃转过身子,都笑嘻嘻:“好了。”

“扑哧!”郡王妃乐了。

袁训和宝珠分开,两侧边各有四把红木座椅,袁训对宝珠摆手:“去那边儿坐去。”宝珠回他:“你别跟着我。”分两边坐下,小夫妻相对一看,又笑得甜甜蜜蜜的。

郡王妃再想和弟弟多坐儿也明白了,我是多余的。

她站起来:“你们坐,我走。”走出一步后,她咦了一声:“这是我的房啊,”她想和这两个人生气吧,又偏偏生不起来,郡王妃拂袖对弟弟:“回弟妹的房去,看你占我地方了!”袁训毫不客气,道:“姐姐辛苦,”扯上宝珠就走。

把个郡王妃气又惹上来,注视小夫妻从视线中消失,才怔怔道:“没廉耻的,小弟你全是母亲惯的,宝珠你不知道避人吗?大白天的你们也这样亲热,惯的!”

那一对人不管她,早就走开。

……

红叶数片在月色下伸展摇曳,秋风到了这里,让花草亭阁挡住去路,太原城外吹来的秋风,在郡王府中就成了春风绵绵。

窗户是半开的,房内的人儿也实在不冷,他们火热的依偎在一起,宝珠伸长手臂搂住袁训头颈,面颊贴住他肩头,见他*的胸膛就在眸前,宝珠想了起来。

这个人的肌肤是铁打的,曾撞疼过宝珠的小脑袋。宝珠就拿个纤纤手指,对着那胸膛点上去。

宝珠戳戳戳……

越戳越觉得有弹性,软中带硬,姿势顺手,几点欢爱过的汗珠在上面又实诱人。

袁训轻笑,握住呆子小宝不老实的手指,低声亲昵地调戏她:“你还想?我实在不能奉陪,这不是才把力气全给了你,宝珠,你让我歇会儿可好不好?”

宝珠涨红脸到一半,又理直气壮抽出手,在那胸膛上继续戳。宝珠是占住理的:“这里撞疼过我,我不找回来可怎么行?”

“哎哟哎哟,”她的表凶小声呼疼,眼角眉梢全是笑意,见宝珠嘟起嘴儿看过来。表凶笑嘻嘻:“我好疼啊,人家头一次……。”

宝珠大羞,娇声道:“讨打吗?”

袁训抱起她继续玩笑:“我又没说错,人家是头一次挨你的打。”手捂住胸口,继续装相调侃:“闺房之乐乐无边,闺中挨打……。”

宝珠气呼呼:“怎么样!”忽然想了起来在路上的猜测,宝珠虽然才得欢好,这事情也压在心底没忘。

她扳住袁训面庞:“你如实地说,是不是舅父有麻烦?”袁训微愕,随即带笑:“没有的事儿!”宝珠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他,试图从他脸上发现点什么。再道:“那就是姐丈!”宝珠放柔嗓音:“不是为了舅父不是为了姐丈,好端端的你为什弃官而来?”

袁训心头激荡,想夫妻一体同心果然不虚,再由这句话想到应该是自己的心事给了宝珠暗示。袁训再次把宝珠拉入怀中,轻声道:“别乱猜,没有的事!”他轻抚宝珠后背,用不正经掩饰:“陪着我睡,睡起来我还要……。”

腰上让宝珠掐了一把,袁训轻轻拍抚几下,宝珠沉沉睡去。

她到了地方,又见到夫君,夫妻恩爱缠绵更上一层,宝珠这一觉睡得很香。她做了一个梦,梦中见到她去世的公公含笑以对,问道:“你来了?”他模样儿和表凶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单薄文弱,似一把风就可以吹走,宝珠知道这只能是她的公公。

她正在内心夸赞,想难怪婆婆倾心下嫁给他,公公生得比花瓣儿弱,比白石水清,比碧空更俊朗……

然后她醒了。

宝珠揉揉眼睛,唤道:“表凶,我做梦……。”肩头一侧顿生寒凉,这一侧空空如也。摸摸枕头不再温暖,袁训应该早就走了。

宝珠坐起来,衣裳也不披,心里知道拦他不住,但嘴儿还是似撇不撇,脸儿似哭不哭。见床前烛光还在,八月里天气窗纸上漆黑一片,是黎明前最黑的那段时辰,宝珠还是流下泪水,又走了……。

想他匆匆回来就和宝珠欢聚只一个晚上,宝珠想我应该开心才是。可是这心头酸的难过,宝珠无声的抽泣起来。

……

此时鼓打五更天,城门才开,官道上站着陈留郡王妃和袁训。袁训认真的同姐姐道:“我走了,就打发宝珠去拜父亲和外祖父外祖母。”他昂然抬头:“我的妻子不怕东怕西!”

郡王妃却要稳重从事:“我也从不怕他们!但宝珠不同,宝珠要是有什么闪失,我就不好见母亲。”

袁训微笑:“多谢姐姐疼她,但让她去吧。我的妻子回乡祭祖是应该的!有谁拦着,只管写信告诉我。”听远处鸡叫啼明,马一直在他手上牵着,袁训翻身上马,对姐姐笑道:“我走了!”

郡王妃心头不舍上来,握住弟弟马缰,千言万语涌上来,平时最深藏心底的话最先出来。郡王妃满面关切:“看着点儿舅父,他这几年心事颇多。”

“我知道!”袁训在马上含笑,轻声道:“所以我才回来!”

郡王妃愕然,正想再问他几句,远方四野八乡的鸡一起啼叫,袁训不再迟疑,收回马缰笑道:“凡事儿有我,如今我大了,当我还是小时候不能分忧吗?”俊脸儿晃动一下,打马离开。

等他奔驰出去,只看到是一个黑点时,郡王妃悠悠喜悦的自言自语:“呀,弟弟也大了!”真是的,他也能分担忧愁了。他说他为舅父的难关才回来。郡王妃知道那难关不好解开,但还是满面欣喜,往她停在城门内的车里走去。

坐上车,见天光往上一跳,日头出山洼来,照得城头大旗守兵城下铺子门板全是光亮。郡王妃又道:“可是的,要对他的宝珠好呢,弟弟都这么大了。”郡王妃对宝珠以前的不满又下去一分,其实她也没有的否定宝珠,就是把自己弟弟看得太高。

今天送别后,郡王妃更把自己弟弟看得太高。但这太高的弟弟心爱的就是宝珠,郡王妃想能不爱屋及乌吗?宝珠就是乌鸦一只,也得心爱她才行。何况,人家是宝珠呢。

郡王妃忍不住一笑。

回府路上想着弟弟的交待,一路还筹划着把这宝珠送给拜祭父亲,下车过了影壁还是步子匆匆。

这时两个人闯入她的眼帘。

松柏旁的甬道上,宝珠和红花低着头在看铺地的青砖。郡王妃奇怪地问:“你们丢了什么?”宝珠和红花都没有看到她进来,大早上的冷不防耳边有人说话,吓得红花妈呀一声,宝珠则弱弱回答:“看我丈夫是从这里出门的吧。”

本能说过,宝珠涨红脸。这个心思怎么能对别人说呢,何况对面站的还是那不喜欢自己娇痴的王妃姐姐。

宝珠转身就走,身子背过去,问候的话才出来:“姐姐早,呃,太早了,我还是回房呆会儿吧。”红花也匆忙弯了弯腰,跟在奶奶后面,主仆落荒而逃。

郡王妃啼笑皆非,对着主仆背影道:“我竟然是吓人的?”再想这宝珠你真正的痴,你丈夫怕你哭才不和你道别,你偏又跑出来寻他的脚踪儿。

宝珠,你太痴了。

……

大早上起来丢个大人,宝珠羞得上午也不敢往郡王妃面前去。好在郡王妃也没有让人来叫她,宝珠得以在房中好好的找理由。

在碧窗下伴着红叶,宝珠愁眉苦脸歪着脑袋为自己开脱:“嗯,本来是想着到大门上送夫君,后来见到地上有个……”

那光溜溜的地上能有个啥呢?

有夫君的东西,半件儿也没有啊。

有件稀奇树叶子花草?不行不行,这不是说王府的下人扫地不干净,才到这里可不能给别人惹不是。

宝珠唉声叹气,把个面庞左歪过来,右斜过去,就是说不出口她在房中自己伤心一会儿,猛地想到也许表凶还在府门。姐姐总是要送的吧?

就叫上红花主仆往大门去,大门才开,门上除了门人外,另外别说是人了,鬼也没有半只。越是没有人,宝珠就越恋恋不舍,她不愿意回房,就和红花叽咕:“你猜小爷是从甬道的左边儿出的门呢,还是从右边?”

红花见到小爷一样的喜欢,小爷走了没让奶奶送,也没喊红花起早服侍,红花早就泪眼汪汪,红花也不想回去,和奶奶一样,觉得对着空荡荡大门多看几眼也是舒服的,就和宝珠认真的猜着:“小爷从这右边走的,”

宝珠说是左边吧,红花低着头对地寻找:“右边,这有小爷的鞋脚印子。”宝珠就和她一起去找,然后一抬头见到郡王妃。

表凶离去的不舍让窘迫完全冲走,宝珠反复嘀咕着问自己:“丢人吧?”再自己回答:“没事儿呢,宝珠在地上找,找掉了的东西,”然后自己嘻嘻,好似面对着郡王妃,把手上戒指亮出来:“我掉了这个,又找了回来。”

奶妈看她一上午对着窗外独坐,对梅英抹着眼泪儿:“唉,看我的姑娘得是多大的福气啊,昨天才到小爷就回来团圆,难怪她坐着想,就是我也挂念小爷。”

梅英让奶妈惹哭,擦眼泪跟着叹气:“唉,我们不要打扰奶奶的好,让她坐那里好好的想小爷,真是的,他们两个多么的要好,这又分开了,怎么能不想呢?”

宝珠就全无打扰的在窗户下面自我解脱一上午,而奶妈和梅英轻手轻脚地不惊动她,不时的偷偷洒一把泪水。

晚饭前,郡王妃让人来请宝珠。宝珠过去,见郡王妃笑容可掬:“弟妹啊,你一片孝心,来到就要拜祭父亲,我不应该拦你,”

宝珠喜出望外:“明天就打发我走吗?”宝珠想离开几天再回来也使得,把早上的尴尬事也能冲淡。过个十天半个月的,谁还记得宝珠蹲在地上找自己丈夫的脚印。

她太过喜欢,郡王妃多心上来:“我这儿就这么不好?”看你听说要走就跟个孩子似的喜欢。宝珠后悔失“笑”,不该笑才对。忙收拾一堆好听的话出来:“我舍不得姐姐,除了自己姐姐,谁会对宝珠这样的好,又管宝珠行又管宝珠住,又管宝珠……。”

郡王妃着实领教一把宝珠的小嘴皮子实在很甜。

王妃有些领悟,弟弟疼她如宝珠一般,与弟妹的这张巧嘴儿分不开。郡王妃也想开开她的玩笑,笑道:“我虽然好,你也不会跟我后面查脚踪的,”宝珠腾的红了脸,郡王妃又笑:“所以早早打发你走,也早早的接你回来。”

宝珠欢天喜地,起身就来拜谢:“多谢姐姐,我一定早点儿回来,”郡王妃更笑了:“回来查我脚踪儿是不是?”

宝珠羞惭惭垂下头,直到回房那脸上的红晕还像云霞一样染在面颊上。一个人不肯睡,坐在窗外看王府的月色,又叽叽哝哝半天才自我解嘲。

郡王妃也雷厉风行,主要还是想宝珠早去早回。第二天上午,她亲携宝珠出城。在城外宝珠红花卫氏梅英惊吓的瞪大眼,顺伯抚须而笑,孔青也啧舌头。

给奶奶派这么多的人?

一大堆精神抖擞的精兵,盔甲锃亮,刀剑雪尖,整整齐齐候在城门两边。郡王妃微有得色,对宝珠道:“我给你五百精兵护送,再给你十个家人,四个丫头,”宝珠心想我不是去打仗,我是去祭祖啊。

可姐姐一番好意,怎么能拂了她。

郡王妃把宝珠送到车上,交待了足有半个时辰:“早去早回,我们在道儿上过的中秋,没走亲戚没摆酒,等你回来我补亲戚的酒,也给你接风,已经让人采买东西去了,你可早点儿回来,晚了就没新鲜东西吃。”

宝珠就问她都有什么好东西,听完以后暗暗咽口口水。不是宝珠犯馋,是姐姐采买的太好,把宝珠馋虫给勾出来。

她满口答应着道别,上车后半天还和红花说那些好吃东西。“螃蟹,”红花也馋了。对宝珠笑道:“从这里去采买南方螃蟹,那得多少钱一只才能运来?只怕跑死马,而且不会多。红花分个腿子吃就行了。”

主仆路上说说笑笑,又看风景。有一天说经过的就是雁门关,宝珠红花卫氏梅英一起去看。见山峦蜿蜒,起伏险峻,梅英激动得泪水一大把,反复念叨着安老太太:“没有老太太让我侍候奶奶,我怎么能看到这样的景致,这是老太太也没有看过的景致才对,”

红花趴在车帘子那里,眼珠子叽哩咕碌乱转着。宝珠见她半天不动,就问她在作什么,只是伸出脑袋吹冷风。红花缩回车里,一本正经地道:“红花作诗呢。”宝珠乐了:“什么诗?”红花眨巴着眼睛:“才有了一句,我想这里这么的险,头一句是雁门关山险,”噘起嘴:“下面的就没有了。”

宝珠笑弯了腰,好在是坐车里,不怕摔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