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宝珠到此刻字/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直到出城还为舅父闷闷不乐。

见马车出了城,官道两边树叶子哗哗作响,几个人面有喜色,打马过来。为首的一个人中年模样,在满眼秋风里拿手擦额头上的汗,笑道:“看我这一头冷汗,奶奶您总算回来。您不让我们跟着,说几百号子人进城招眼,只带着十个人和您的随行家人就去了,从您走后,我这心可后悔死了。您要是让人冲撞了,郡王妃还不拿我军法从法。”

这是那五百士兵的为首队长。

宝珠见他忠心尽显,虽然是姐姐有交待给他们,也打心里感激他们当差谨慎。特意让红花打起车帘子抚慰他:“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

宝珠心中同时升起疑惑。

姐姐也许和嫡母不和,舅父也许治家不严。由此而来的姐姐不许宝珠乱走动,舅父的老家人顺伯小心周护都可以解释。怎么这一个亲兵队长也如此担心,难道舅父和姐丈之间还有不和的事情?

想到这里,宝珠释然。她和自己的姐姐掌珠玉珠,也是一会儿好一会儿又话不投机。自家人盘子碗摔打到,也属正常。

宝珠先这样的解开自己心思,吩咐马车上路,悠悠然看道上绿色,又把袁训想起心中。宝珠抿唇轻笑,不管舅父和姐丈有什么矛盾,舅父和别人有什么矛盾,宝珠都相信她的表凶解得开。

她的表凶在宝珠心里,近似于庙里让人朝拜的四大天王。

像是没有难得倒表凶的事情。

她们现在是往袁家旧居去。

袁家旧居在大同城外的镇上,要穿过大同府城才到。却不是出城就往边境上走,而是南城门进,东城门出。宝珠这才就便儿的先拜外祖父母,他们是在顺道儿上。

宝珠的行程是明儿一早去拜公公坟墓。她大老远的来了,又对公婆的感情羡慕依恋,打算在他们曾住过的地方多住几天。据说公婆成亲后,住的最久的地方就是袁家的旧居。在住的这几天里,宝珠还要把母亲交给她的铺子一一查看。然后宝珠当个听话的好孩子,接下来就回陈留郡王府,免得让郡王妃担心。

她的马车在官道上静静行驶,而国公府的祠堂也恢复安静。

祠堂里发生的事件,由于各房姨娘都不好,几乎不走动就没人知道,姜姨娘是见到凌姨娘带人手执棍棒才跟出来,就那她在凌姨娘挨得惨后才出来,也是个看笑话的。

凌姨娘是个爆性子,姜姨娘笑话也看了,犯不着乱得罪她,是不会乱说,她只自己回房暗笑。而凌姨娘丢了人,儿子又受伤没好还不能给她报仇,她治伤去了,也不会乱说自己的丢丑事。

等到国公夫人和几房姨娘都知道时,已经过去好些天。这是后话。

……。

正值秋天,官道两边林高叶茂,远山黄青绿红,岚气如丝带绕在山顶尖。流云雪白得赏心悦目,下面不像家里有闻不完的桂花香,却草堆中发出香气莫明沁人心脾。

高山白云,远望旷野无边。宝珠心情渐好,和红花说说笑笑,顺伯来回话:“奶奶,我们就要到了。”

宝珠就命:“红花儿,打起车帘子来,横竖这里无人。”红花闻言就去扯帘子,而顺伯带笑又回:“奶奶也该打起帘子来,正好请奶奶看一看,那边是我们的田地,袁家姑爷就葬在那边。”宝珠忙用力的看看,只见到满眼庄稼金黄。

“离得远,只能请奶奶看个方位。这边,就是袁家的旧居。”顺伯说到这里,喜欢地道:“奶奶您看,接您的人来了。”宝珠也见到几骑飞纵而来,骑马的有男也有女。红花瞪大眼睛:“顺大爷,我没在看错吧,那是女人骑马吗?”

顺伯抚须大笑:“红花姑娘,难道你往这里来的路上,还没有见过骑马的女人?”红花嘀咕道:“见是见过,但是没想到自己家里人有女人会骑马。”她说的嗓音小,顺伯没有听见,宝珠却听见,宝珠嫣然地笑:“你虽然书看得还少,但南人乘船北人骑马也没有听过?”红花闻言讨好道:“奶奶,您可别学骑马,我怕那马。”

宝珠忍住笑,她听得懂红花没有说出来的意思,于是就更打趣她:“我学,为什么是你怕?”宝珠翘翘鼻子,笑嘻嘻想宝珠也怕的。

“奶奶若是骑马,红花也得学骑才行。不然又像在京里那一回,奶奶去见才女红花不能去,谁侍候您招呼您走路呢?”红花煞有介事。

宝珠微微一乐,笑着再说一句:“红花儿,下了车给你长月钱。”红花才乐颠颠,就见来迎接的男女们就到车前。道上儿上不方便,匆匆见过礼,大家簇拥着宝珠车驾进镇。红花卫氏梅英孔青一起得意,看看我们奶奶不管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的。

卫氏梅英还忙着往外看稀罕,见这镇子在边城不算小,足的有几百户人家。进镇后,往来行人不绝,挑担子做生意马群牛群羊群大姑娘小媳妇都走在一起,杂货铺子吃食铺子饭馆儿还有一家金银铺,用个细竹竿挑着幌子,上写“金银”两个字。

杂货铺子前面,有几十个乡下人围着。宝珠才觉得有趣,要问今天唱大戏吗?她是久闻乡下大戏有名气,可宝珠光听说还没有见过。宝珠也乐颠颠了,悄悄告诉自己这里还有大戏听。见马车恰好停下在此处,两个大脚健壮妇人引着几十个乡下人,都穿着崭新的衣裳,浆得直挺挺穿在人身上好似套个架子。

宝珠才恍然,原来这全是迎接我的?

就见他们一起拜倒,这其中有会作揖的,有不会只会下跪的,有下跪也怕不对,还左右乱看别人是什么形容的,齐唰唰喊着:“乡里人给奶奶磕头。”

这嗓音嘈杂,有的说在前面,有的怔怔跟在后面。宝珠是不由自主的笑容满面,心里感动起来。适才镇外见到许多庄稼没有收,难得他们不收庄稼先来接自己,问顺伯:“这是我们的佃农吧?”家人不会有这么多,也不会用这样粗糙的人吧。

这和母亲的气质先就不合。

顺伯说是,带头的两个妇人又上来磕头:“余氏(方氏)见过奶奶,给奶奶请安,奶奶道儿上辛苦,一帆风顺的可算到家了,备的有香汤水,只怕不合奶奶心意。”

宝珠嫣然,这是家人。看母亲的通身气派,用家人也只会是这样出口成章的才行。

因大街上人都来看热闹,宝珠在门外就没有抚慰他们。

宝珠看杂货铺子也是稀奇的,进去就先细细的打量。见铺子只有间半屋子大小,明亮干净,又一点杂味儿都没有。柜台安在中间,摆着笋干等当地土产,另一角摆着干货瓜子儿粗布,地上有酱缸,真正是个杂货铺子。

宝珠暗想母亲高华芳贵,表凶明亮夺人,和这酱缸粗布怎么也扯不到一起去。余氏方氏会错了意,见奶奶眉目卓越,淑女窈窕,又知道小爷是京里娶的亲,这一位应该是名门贵女才是。就解释道:“这是姑爷的旧铺子模样,原先摆什么,还就摆什么。不指着挣钱,是姑娘不愿意打破姑爷在时的旧样子。”

又怎么笑:“看我们说得习惯,是我们夫人让还照旧样子归着。”

宝珠颔首微笑说明白,心中满满的又感动上来。这才是真正的情意呢,可见母亲爱父亲,从没有拿她国公女的身份压父亲,也不曾想改变过他。母亲知道自己爱的人,就是这杂货铺子的东家或少东家,母亲自己也百般的尊敬与他,才把这里保留得原封原样。

宝珠暗暗唤一声:父亲,宝珠虽然从没有见过你,也不可能再见到你,但只要想想你和母亲,就知道人间是有真情意。

这是她成亲后就一直向往的地方,在宝珠心里这里见证过她公婆的甜蜜日子。如果不是甜蜜的,怎么还会在公公去世多年以后,婆婆袁夫人还日日抱着他的手札如痴如醉。

宝珠一面走,就一面陶醉起来。这里收拾得干净,酱缸盖得严实并无气味。但土墙味儿,秋风吹庄稼的味儿从外面进来,宝珠闻着,比宫中的奇花异草还要动心。

想她的气度高华,人所难比。想她的公公必定是个传奇。

这难描难画的一段感情,就要在宝珠面前徐徐展开,不由得宝珠笑颜顿开。

铺子实在不大,再走几步穿过一个蓝色土布帘子,就到后院子里。这里水井土墙,墙头上细草招摇,下面开着一畦菜地,这个天还有豆荚架子,架子下面是三五种水菜,两株又高又大的柿子,上面挂着红果子,无一不让宝珠稀罕。

她仰面看了会儿红柿子,又摩弄了一会儿垂下的豆荚。玩了一通,又觉得自己准备好了,才转身肃穆对着一侧三间房门。

这院子分两下里,一侧是一明两暗的三间房,和对面两间的房子相比,三间的才是正房。也就是宝珠一直想看的,她公婆居住的地儿,和她的表凶长大的屋子。

她郑重认真瞅着那纯是木头原色的木门,心里想这比雕了花漆过红漆的还要好看呢。对余氏和方氏客气地道:“请带我进去。”

她面上忽然而来的肃然,把宝珠的好家教尽显无遗,也让余氏和方氏更起尊敬。余氏和方氏更不敢怠慢这位看似和气却又极稳重的奶奶,两个人蹲身子行礼,道:“奶奶请随我们来。”

……。

房门推开的那一会儿,宝珠屏气凝神,似乎全身的血液都不会流动。高贵的母亲,英俊的表凶,还有那病弱常年卧病的公公,宝珠可就要进来,就要细细了解你们以前没有宝珠时,是怎么样的过日子。

见三开间的房子,中间按宅门里的格局应该是起坐间,但这里却不是。首先没有摆榻,摆着大八仙桌子,乡下老农的那种。笨拙上就出来新意,让打小儿就算娇养的宝珠耳目一新。

桌子上摆着瓷碗,乍一看并不是太名贵。但宝珠拿一个在手上,就看出这表面拙朴,其实是特意烧就这大而无当的样子,里面还绘的有诗,用手抹一下并无墨迹,这是一起烧进去的。

诗是诵春花的,而落款上写着,小儿娴三岁做诗。

宝珠含笑,她知道娴是姐姐的闺名。那这些碗中的字全是自家人做的才是。再拿起另外一个来看,见却是赞叹美人容貌的诗。宝珠缠绵上来,这是父亲写的,这是父亲写来夸赞母亲的。见有晨起梳妆的字样,又自叹自身如杨花不能常伴春风,病如弱丝只怕随时会去,宝珠怔怔的泪湿眼眶。

她为公婆的情意又感动上来,她为这屋子里处处有他们相爱的痕迹而落下泪来。

“奶奶,”红花见她失态,小声儿的扯扯宝珠衣袖。宝珠忙用帕子拭去泪水,小心地放下瓷碗,心想这一回算来着了,在这里多住几天,细细的观看不迟。就再随着余氏方氏走进公婆的睡房。

睡房里摆设陈旧,可见是多年的东西。最显眼的是一张大床,别人家的床上都刻着百子多福,而这张床上从床头以床脚,无处不刻着寿字,可见主人盼丈夫长命的殷殷心切。

宝珠让那个个不重样的寿字吸引,又眼尖的认出这些字全是母亲的。她又爱又惜地指尖从床栏上寿字划过,笑问余氏方氏:“妈妈们想来俱是母亲的陪房?”从习惯性的称呼“姑娘”就能听出。

余氏方氏陪笑:“是。”

“那这些字,全是母亲亲手写的吧?”宝珠眸子亮起来,再抿唇儿一笑:“我见过母亲写字的。”交给宝珠的帐本子上面,有袁夫人的亲笔题字,娇柔婉转又有笔力,和这床上的刻字一个味道。

余氏方氏就起敬了,再一想奶奶是从京里夫人那里来的,可不敢小瞧她。余氏方氏就殷勤的告诉宝珠:“当初定下亲,我们姑娘一定要嫁,老国公老夫人可尽着心的打嫁妆,姑爷是个病弱的身子,常年的睡着,除了夏天才出房门走动几步,老夫人说这床可得用心,又重新现打了这个,奶奶您看,这上面的寿字是我们姑娘的,可床板内侧还刻着长寿佛,这是老国公夫人想得周到,”

宝珠此时忙检点自己,上午去拜外祖父母的灵位,可是虔诚到十分的。要是有一点儿走神,对着这床,可就对不住开明肯让女儿下嫁给她所爱的外祖母。

对着这床上无处不在的字和佛像,宝珠抚了又抚不肯离开。可又想去看表凶的房间,只能恋恋不舍的收回手。稍一转身,窗外日头刺得床上有什么一闪,宝珠随着心头一动,急忙睁大眼睛去看,见床头上佛像下面,多出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阿训在此”。

宝珠扑哧一笑,走出这房门还低头笑得吭吭的。

红花认得不少字,小爷的名字自然是认得的。红花随在宝珠身后,也笑得头也不抬。小爷当年一定是调皮的,才会在这的精雕细琢的床上刻下他的名字。

想来是偷偷刻上的。

余氏方氏看守这里多年,房中摆设全是自擦拭,也见过那两个字,见奶奶笑,她们也笑了。卫氏和梅英就傻了眼,梅英就悄悄推红花:“笑什么呢?”

红花扮个鬼脸儿给她:“我不告诉你。”梅英在她头上敲个爆栗。见宝珠在对面房外停住步子,梅英和红花就不再闹,快步儿跟上去。

对面和袁夫人夫妻的睡房一样大小,却一间分成两间,用板壁墙隔开,就成两间窄房子。宝珠笑问:“这是姐姐和小爷的住处?”

余氏方氏说是,宝珠问过哪间是姐姐的,先去的是这一间。

进门后一愣,这里贴墙却是一面土炕。炕上铺陈的是杏花红绫的被褥,但下面是炕洞还是能看出来。

余氏就解释:“这里原本就是两间,有一间是袁亲家老爷夫妻在世时住的,这全是原样子。{”宝珠就对她嫣然。

从杂货铺子的格局来看,祖父母是称不上老爷的。但他们去世多年,媳妇的家人依然恭敬,让宝珠对母亲深为敬佩以外,又觉得国公府挣回一点儿面子。

有这样的陪嫁下人们在,国公府并不全是凌姨娘那样跋扈、两位姨娘乱穿衣裳那样的人才是。宝珠由衷的想,同是一样府里出来的人,一边儿是谦恭有礼,一边儿是无法无天。这中间的区别,是心地。

全是心地的不同,才一样的环境长出两样的人。

她在被褥上摸摸,把心神这就收回。对余氏方氏又笑:“这颜色是姐姐喜欢的才是。”方氏笑回:“奶奶说的没错,郡王妃没出嫁以前,时常来住上几天,姑爷夫人总是吩咐给她喜欢的,不肯有半点儿让她不满意。”

宝珠奇了:“姐姐只来住几天吗?别的时候她又住哪里呢?”宝珠已经知道郡王妃和她名义上的母亲矛盾很深,也知道姐姐对自己的生母情深难舍。又知道自己婆婆从来不肯亏待一个人,她连新媳妇和下人都从没有亏待过,想来不会任由女儿去受国公夫人的冷眼,自然是名义上过继,还养在身边的才是。

这来住几天的话,是从哪里说起的呢?

余氏方氏一起笑,这件事情别说在大同府,就是在整个山西,也不是秘密。她们齐声道:“奶奶想来是不知道。郡王妃一生下来,就过继给国公爷当长女,是由老国公夫人养在房中,老国公夫人爱如珠宝,就是亲事,也是老国公夫人亲自去陈留郡王府上许下的。”

宝珠还真不知道这事情,她怔了怔,又温暖的笑着。

幸好今天一进城就去拜见外祖父和外祖母,现在听到这段故事才不会觉得心中有愧。宝珠暗暗称奇,必然有个好外祖母,才会有母亲这样的好人才是。

宝珠就大约的能猜出来,那舅母应该是半点儿没抚养过姐姐,而还能猜到的,就是那舅母也许还对姐姐过继不满。但有外祖母做主,她没有半点办法。从这里就能明白,难怪姐姐说舅母在府中,你更不应该去了。又说舅母不必拜见,看来个中内幕也是一言难尽。

也许还有别的事情。

听方氏还在描补刚才的话,笑道:“姑爷身子不好,夫人有了郡王妃以后,依老国公夫人的意思,当天小襁褓一包,就要把郡王妃带走放她房里。她早早备下的有暖车,又是四个奶妈子。可夫人不答应,说她才当母亲,她舍不得孩子,她要多看几天,郡王妃就满了月才走。在没满一周岁以前,不是天气特好,老国公夫人从来舍不得送回来,怕病呢。一周岁后郡王妃会走了,才时时的往来,在这里住上几天。”方氏说着眼泪下来:“说起来,老国公夫人是个多好的人啊。”

“是啊,又慈祥又和气,把郡王妃疼得像心尖子一样,偏偏她又疼女儿,夫人一想女儿,老国公夫人再舍不得,也把郡王妃送回来。哪一回送,不是三五辆大车,二三十个从人跟着。”余氏也跟着缅怀起来。

这样的盛景,让卫氏梅英红花只想想,就肃然起来。

这样的好人,让卫氏梅英红花一起把帕子放脸上,这好人儿怎么就去了呢,怎么不等着见我们奶奶,你的外孙媳妇一面,要知道我们奶奶可也是个好人啊。这好人,不应该见上好人一面再走吧。

余氏方氏见把奶奶的下人也惹得一起难过,忙又展开笑容:“却是高寿呢,老夫人去世时可近古来稀的年纪。”

古人七十岁上下,可以算是高寿的。

卫氏梅英红花一起长长的:“哦……”这年纪那是等不得见奶奶。

宝珠又把炕头上箱子打开。

箱子有两个,一个是红木的,一眼可以看得出来雕花精致。另一个是却一般木头的,虽然抹得干净,可也不能掩饰上面的陈旧,岁月留下的斑驳。

宝珠从没有见过农家旧箱子,就先打开旧的。

“哎,奶奶小心挤到手,”余氏方氏都没想到从京里来的奶奶会兴趣浓厚,想阻拦时已经来不及。宝珠开了箱子,这就怔住。

箱子里不是锦绣衣裳,全是洗得干干净净的布衣裳,旧而褴褛,还有补丁。

这是姑母的旧衣裳!

宝珠一想便知。

宝珠叹气,看来祖父母为了保公公的命,忍痛卖女儿后,还一直在想念她。宝珠眸中又含上水光,以手缓缓翻动着那破旧的宝珠从没有见过的衣裳,心想姑母如果知道她的旧衣全都保存,祖父母无时不有盼她回来之意,她的心里一定就没有怨恨。

中宫有过怨恨吗?

中宫没有说过,但以宝珠来想,虽然是保她公公的命,姑母也应该有几分怨恨在心里才是。

宝珠抚着衣裳,轻轻在心里道,姑姑,你不用再怨了,祖父母当年也是舍不得你的,也是刀剜了心尖子一样的失去你。

她对着旧衣失神起来,余氏觉得不对,叫了几声奶奶,宝珠清醒过来,见自己吓住她们,就把箱子重新合上,掩饰的道:“我想这不是姐姐的才是,就出了神。”

方氏就笑:“这旧衣是袁家姑奶奶的,论起辈份来,奶奶该叫她姑母的。她几岁上走丢,姑爷在世时年年让人去找她,可惜啊,从没有找到过。”

宝珠欣慰,已经找到了。明天我到父亲坟上,一定告诉他姑母找到了我们,姑母现在贵为中宫,冠宠六宫呢。

接下来又看了郡王妃的旧物,就去看袁训的住处。依就是很窄,炕上小几还有笔墨纸砚在上面,有一本书翻到一半,用纸镇压住。种种,都显示当初母子们走得很急,也把中宫思念家人的心情尽情表露。

几把剑,从短到长,一字儿排开挂在墙上。宝珠撇嘴,这还真的是他的房间,就爱放这些东西。又见书架上有兵书有四书,有画画的书还有琴谱。宝珠惊奇,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凡事都能,却没想到他还会抚琴。宝珠把琴谱抽出在手中,忽然又是一乐,看也不看,把琴谱又塞回去。

这屋子太窄,宝珠走在前面,别的人不能在身后雁翅般排开。宝珠有把握其它人没有看到她刚才看到的东西,这书架是内外两层,内中另有玄虚。琴谱抽出来后,里面露出的像是话本儿小说。

宝珠暗乐,把柄让宝珠拿在手里了,等你再回来看宝珠羞你。可见这探花郎和别人没区别,也是爱看杂书的。

她当即对余氏方氏道:“这里好,我住这里。”余氏方氏齐齐吃了一惊:“奶奶使不得,这里屋小浅窄,上夜的人都住不下,奶奶你怎么住?”见宝珠坚持,她们犹豫着,有默契的回头:“奶奶真的要住这里,对面姑爷和夫人以前住的,倒比这间宽敞。”

宝珠眯眯笑道:“就这里好,母亲父亲那里,我不能打扰。”

让一对有情人的旧屋子,还是保留原样的为好。

余氏方氏见奶奶执意如此,也只能作罢。好在这镇子安全,奶奶又带来五百兵,倒不怕有贼有强盗。当下安排上夜的人,红花说她自然是睡在奶奶房里,随便打个铺盖就行。

搬个榻进去也行,摆开两张椅子也行。最后宝珠让红花陪她睡炕上。

卫氏梅英央求堂屋里摆张榻,她们两个就可以轮流上夜。对面有袁夫人出嫁后,临时起的两间下人房,孔青和顺伯各占一间。五百精兵,轮流在屋前屋后巡逻,不巡逻的人,余氏方氏说有地方安置。

宝珠这才知道,原来袁夫人出嫁以后,她愿意陪丈夫住旧居,她的父母亲怕女儿烦闷,就起了这个小镇,这里原本是小村庄,这就成为不小的镇子。

有一半以上是辅国公府的佃农,余下一半则是十几年来新落户的。历年的战乱逃难有人不时加入,就规模渐大。

镇上金银铺子饭馆儿等有钱铺子,全是袁夫人的陪嫁。五百精兵不费事儿的就各家里住下,都靠近宝珠所住的这院落。

宝珠参观完毕,在堂屋里坐着喝茶歇息,心想上午见到的国公府金碧辉煌,不亚于姐姐的郡王府,应该是以前的光辉还在。但光辉下,处处让人痛苦不堪。

而这里呢,小镇田园风光清爽,乡下老农黑脸粗皮。却处处让人温馨感动。

宝珠更爱这里,也更想把舅父的为难弄出个究竟。但眼下,她得先见半个镇的人,先见这半个镇的母亲陪嫁,铺子上管家。

……。

“奶奶请看。”

屋子里不多时就站满人,余氏方氏帮着把帐本子送到宝珠的面前。宝珠拿不下,余氏方氏就送到桌子上,在宝珠手边。

宝珠把手中那本随意握着,扫眼看来的管事们有高有矮,但都上了年纪,在中年以上。宝珠把帐本子放下,和气地道:“各位辛苦,母亲让我来,并不是查帐的,而且各位全是母亲相中过的,又管了这些年,我并不懂,轮不到我说什么。余妈妈方妈妈把帐本子交回吧,还照原样儿的管着就好。”

地上站的管事们全刮目相看,这位奶奶看着年青,却肯相信老家人。其实宝珠说的也对,她初来乍到又懂什么。再说家人们交帐本子是应该,宝珠却查不过这好些家铺子。而且家人们中有人不好,袁夫人能不管吗?郡王妃离得近难道也不管?

还有舅父虽然看似一身麻烦,但由他殷殷想接走袁夫人来看,也不会不代妹妹料理。就是他闲空儿不多,也不会丝毫不过问才是。

宝珠想我何必盘查来去,没的生出来有,寒了这些主人在外,还打理铺子人的心呢?

她先把个大方面庞摆出来,以安管事们的心。

奶奶我不是来换管事的,也不是对你们不放心,你们可以放心的做事,还和以前一样。

余氏方氏在下午的接触上,都知道这奶奶不是那小家子气尖酸揽银子钱的人,她们也暗自想过,夫人是什么样的人品,小爷又是什么样的人物,听说中了探花,看书都不走眼,还会看错亲事吗?

看书不走眼,看人走眼的人多了去,但在余氏方氏心里决计不是她们的小爷。

见宝珠果然不揽事儿,余氏方氏更要恭敬她才行。道:“奶奶既然来了,不看看可怎么行,想是奶奶走远道的累了,也是我们考虑不周,今天就着急呈上来。”宝珠心想这一对人可真是精明,万一我是个查帐的,你们不今天呈上来,不就遭到怀疑?

而她们怪在自己身上,是我们考虑不周,急着呈了上来。

听下面的话,又是句句为宝珠考虑。

“奶奶说不看,那怎么行?夫人让奶奶来,一眼也不看,也不好。不如帐本子放下,奶奶横竖是要住上几天,把这里游玩一遍,歇息过来,慢慢的再看不迟。奶奶总有指点,请吩咐才好。”

宝珠现在知道母亲把这里丢下来,在京里一呆几年不担心是为什么了。不管是余氏还是方氏,都是精明又本份,老实又可靠。

说出来话来字字珠玑。

“奶奶不看,也不好,”见到夫人,您也不好回话是不是?假如夫人随意的问上两句,您总不能回我相信母亲的家人,我没看。

“不如帐本子这里放下,”他们底气十足,不怕查看。

“奶奶看过总有指点,”这话谦虚得宝珠才起生意才有铺子一年左右的人劲头足足的,心痒痒的都想把孔老实那里学来的生意经说两句才好。但好在宝珠涵养素来是高的,还能压得住这让老家人恭维后,心里那突突冒泡的话头。

宝珠比下午更认真地打量他们。

下午是看出余氏方氏的勤谨,这晚饭前是看到余氏方氏的本份。精明,自然是随着勤谨和本份无处不在。

精明,与本分,并不冲撞。可以同时在一个人身上表现出来。

方氏和余氏为人是精明的,做又守住下人的本份。宝珠暗叹,母亲好福气!宝珠心生羡慕,宝珠几时能有这样的家人呢?

侧目看向红花卫氏梅英,宝珠又安心地笑了,宝珠也有,宝珠不但现在有,以后也要按母亲所有的来学,教出一大批这样的家人。

管事们送帐本子,却让新奶奶暗中把家人们互相作个比较。比完不分上下,新奶奶颇有光彩。把帐本子让红花收下,再道:“赏!”

顺伯和孔青,郡王府的家人们也两两配对,抬上一个又一个小箱子来。宝珠愕然,这不是我从京里来的箱子啊。宝珠抚额头,姐姐你又自作主张了。宝珠要赏人,又与你有什么关系?

见箱子打开,里面是京里出的尺头,在这边城上是很见到的布料。又有各式小银锞子,打开来晃闪着人眼睛。

又有京中新式样金簪子银簪子,戒指耳珠也全是京中式样。看得余氏方氏等人笑得合不拢嘴,都上来拜谢:“大老远的,难为奶奶想着带来,那车马功夫可费了不少,多多谢过。”

宝珠笑容可掬,但在心里嘀咕,这才不是我想着的,这车马功夫也不是我费的。我就是怕麻烦姐姐,才不肯带这些东西。我问过母亲约有多少家人,母亲报了个数儿,又说几年过去,滋生的家人也就长成,带多少东西去赏算不出,还是就地儿取银子打赏也简捷。

宝珠嘴上答应,心里也不肯,心想我虽然是这个家里的唯一媳妇,去到就拿母亲的钱打赏人,也让下人们笑话。她还是自己带了东西。

这金银簪子,金银戒指耳珠,实在与宝珠无关。

宝珠只纳闷,我的东西呢?我带了许多的新奇金银锞子来赏人,我的东西去了哪里?

姐姐肯定不昧下,可你擅自出钱也属不对。宝珠想再见到她,要和她好好的谈谈才是。宝珠就没有母亲的铺子,那时候还没收过表凶的薪俸,一开始也打算自己养活自己,带了许多的草药和轻巧珠宝,准备这里卖钱,维持宝珠的开销。

再说京里铺子全交给孔老实,自有一份收入。

宝珠忽然发现自己借这件事发了财。难怪说嫁人可以穿衣吃饭。

太子殿下有一笔银子等着自己在这里衙门口儿上取,又有离开京城的那天,祖母通知各家亲戚们来送。上年纪的亲戚们,叫姨祖母表舅祖母的人冲老太太面子过来,除了路菜以外,各家出的全是银子。

表兄们和袁训都好,没有送成袁训他们遗憾,就重重的送宝珠。除了家里送的钱以外,表兄各有私房银子相送。就是小二是表弟,也送一百两。对宝珠说:“四表姐不会同我虚客套,你这一去就要数年才回。我表兄他上战场去了,一年两年不回来,你吃什么你喝什么?”说得宝珠跟个穷光蛋上路似的,又不收他的就成了假客气,宝珠也收了。

这样宝珠一家子能收好几份儿钱,董家阮家全是祖母送过,伯母舅母们送,表兄表弟表姐妹们也有相送,宝珠出趟远门儿,一天收了数千两银子。

阮梁明董仲现全在太子府上当差,他们把宝珠叫到一旁,告诉她:“这钱我们帮你收了,全送往太子府中,边城有常例银子珠宝战利物品发来,太子殿下这边收下算官中的,把银子数目你拿着,你去边城衙门里取。那边扣下,这边补上,是一样的。”

宝珠于是收了那张写满姓名和银子的纸笺上了路。在路上回想难怪全出银子,原来是表兄上门收的。

又有袁夫人把铺子交给宝珠,宝珠想我的钱已经花不完,又何必再用姐姐的。见家人欢欢喜喜收下来,银戒指银簪子全是赏铺子里伙计的,由管事的带回去。宝珠郁闷,我的呢?我的心意全闷在心里了。

管事们都出去,余氏方氏给宝珠看晚饭。郡王府中的侍候人走进来一个,笑道:“王妃说舅奶奶不要多心,舅奶奶来了,怎么能让舅奶奶花钱,舅奶奶的东西王妃放着呢,等舅奶奶回去,还给舅奶奶带回去。”

宝珠道谢,看着她出去,心里还是闷闷。这姐姐,你不是不喜欢宝珠的吗?

……

晚饭干净精洁,田里现采的菜,米也是新碾的。现拉的过水面,现蒸的大包子,腊肉野味儿全是这里的味道,宝珠吃得香甜,不知不觉吃得比平时多。

梳洗已毕,卫氏在外面上夜,把门关上后,宝珠取起小烛台,这是她现要的,瓷烧制的冰凉却精巧,对红花抿唇笑:“来吧,看看我们谁找的多。”

红花也举个小烛台,主仆在袁训房里从前到后的乱照墙壁炕头木头家什。“哎,我找到了,”红花指着桌子上,上面也刻着字,“训”。

没一会儿,宝珠也找到一个。宝珠不是单纯的找,找到一个以后,她就从袖子里抽出一把短剑,这是瑞庆小殿下送的,宝珠路上无聊,和红花拿客栈桌子板凳试过,锋利无比,入木如切泥。

此时宝珠拿着这剑,就在找到的训字旁边刻上,“珠”。

记得性起,宝珠后面就刻“宝珠来也”,“宝珠陪你”,还好不是最调皮的人,没刻“宝珠到此一游”。

刻到书架上时,宝珠对红花偷瞄一眼,心中遗憾。怎么让红花睡在房里呢,如果是自己在房里,就可以把表凶私藏的宝贝,那话本儿书细细的看上半夜,窗外秋风呜咽,而对书如对表凶还在,那该有多好?

宝珠一面遗憾,一面在书架上刻:不用心念书者,重重打手心。想想窃笑,又在下面加上一行小字,瑞庆公主殿下很愿意执行。

想来小殿下必然是开心啊开心的,点头说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