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大家出钱过难关/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知道自己有了对郡王妃来说是件大事,但还是低估自己有了带给郡王妃的喜悦。她正坐在房里安胎---人人都让她少动,最好睡着别起来---听到余氏来回话:“奶奶,郡王妃的车驾到了镇口,宝珠还是吃惊的。

“那,”她说出一个字,身子习惯性的就要起来。这是她丈夫的姐姐,惯性的想要去迎接是打儿培养出来的本能。

守着她的奶妈红花,才从外面进来的余氏,廊下随时侍候的下人们,一起惊呼,好似宝珠干出什么高难度的大动作:“奶奶小心。”

把宝珠又吓回去了。

她贴住椅背,暗自惴惴。从现在到生下来还有七、八个月,天天都让一堆的人看着,还让人活不活了?

幸好幸好。

宝珠庆幸,幸好我在这里有了,就得已在这里住着,不然回到姐姐府上才然后看出有了……多出来姐姐盯着是什么样的局面难以描述,宝珠干脆打了个寒噤。

很想表示迎接的宝珠,就在一堆人的“关注”下,老老实实原地不动,好似长辈见晚辈一样,候着郡王妃进来。

“见过王妃”,外面的话语一声近近一声,宝珠满心不自在,忽然转变成“扑哧”一声。这太滑稽,不就是有了吗?

宝珠又不是琉璃做的,也见过别家的女眷有了,也没有到这样一步不能走动的地步。

她正这样想着,见郡王妃风尘仆仆出现在门外。人总是受本能驱使,宝珠堆出笑容,又把身子往上一抬,似站非站,而房里人还没有出声阻止的时候,郡王妃先惊呼:“哎哟宝珠,你可不能乱动啊。”

她行装也忘记在房外解下,匆匆进来,握住让她说得啼笑皆非的宝珠手,把宝珠从头看到脚。等到检查完毕,这宝珠还是原样儿,郡王妃喜笑颜开,这才有几分从容和轻言细语:“啊,宝珠,你有了啊。”

宝珠很想翻个白眼对姐姐,心想眼看我就成了不中用的人,以后就像这镇上养的猪,一堆人对着我看,然后我吃了睡睡了就吃。

宝珠是见过那猪的,城里姑娘没见过养猪,好奇地跑去看。头天她说过去,猪倌把猪洗得白胖肥嘟,睡在新垫的黄土里一动不动,活似个白玉堆。

可白玉堆也是个猪啊。宝珠就此起了担心,我以后会比猪还胖了怎么办?

女人千古不变的担心,一个是胖,一个是老。还有容颜不漂亮衣裳不美鞋子不俏…….诸如此类种种,不能尽述。

宝珠也不例外,一样是个爱俏的小女人。

于是宝珠见到郡王妃的头一句话,是小心翼翼问她:“姐姐有了三个孩子,竟然是不胖的。”说曹操曹操到,志哥儿忠哥儿念姐儿一起跟来。

“见过舅母,”这是大几岁的志哥儿忠哥儿。

“舅母你要给念姐儿小妹妹玩吗?”这是小小的念姐儿。

宝珠原地呆住,舌头打结:“呃,念姐儿,小妹妹不是用来玩的,”念姐儿就质问两个哥哥:“羞羞,你们骗我!”

志哥儿笑嘻嘻避开妹妹指责的眼光,扮个鬼脸儿:“你就是生下来陪我和弟弟玩的呀。”念姐儿听懂这句,哇一声哭出来,对郡王妃伸出小手:“母亲抱抱,念姐儿不是生出来玩的。”

郡王妃抱过女儿,斥责两个儿子:“休和妹妹胡说,看书是正经。”志哥儿和忠哥儿蹑手蹑脚退出房外,见不到母亲,就好似放开缰绳的野马,从后院子出去,有几个人跟上,在野地里跑起来。

房中郡王妃哄好念姐儿,才回宝珠刚才的问话。郡王妃拿出当姐姐的派头儿,但鉴于宝珠是有了的人,郡王妃就又亲切又指点,和京里两个人驿站里吵架是两个样子:“胖怕什么,你有了才是要紧的。”

哪怕宝珠你真的成了猪,有了才是头等大事。

宝珠心想这是姐姐的心声吧?她很想逗逗姐姐,带笑问道:“我喜欢孩子呢,但是我又好奇,姐姐你生下三个外甥并不胖,真是得天独厚的不是?”

郡王妃的话让宝珠硬挤出来,郡王妃道:“嗐,多骑会儿马,再给你一大家子人管着,起五更睡三更的,保你瘦下来。”

这是从宝珠认得她以后,头一回听郡王妃道自己的辛苦。

宝珠就掩面笑,心想果然你也怕胖。这生过孩子怕胖,果然姐姐你也担心过。她先在心里窃笑,再想的才是姐姐还是能耐的。宝珠虽然出嫁也就管家,但她那个家人也太少,又都不挑剔,和郡王妃相比差得太远。

由这,宝珠就想到郡王妃抛下一大家子人,不顾跋涉来看自己,宝珠感动上来。她嫣然:“姐姐,”

郡王妃以为宝珠又有古怪的问题出来,就瞅瞅她。

“多谢你来看我,远道儿你来了,家里可怎么办?”宝珠晶晶亮的眸子里满含感激,仿佛在说你不该为我跑这一趟,你不应该带着孩子们都颠簸啊。

宝珠有无数回懂事的时候,郡王妃都不是头一眼就放在心上。但这一回她很受用,她含笑看着宝珠,回想到自己在京里的不喜欢弟妹,仿佛还在眼前。

以后要喜欢她了才行,她就要是自己侄子的母亲,为弟弟诞下后代,怎么还能不喜欢她呢?郡王妃只字没提她去国公府的震慑,只浅浅的笑着,像是为宝珠特意的跑一趟不值一提:“我不过来看看你,陪你几天。可怜见的天保佑,你有了。可怜见的你偏在这里有了,我就不能一直一直的照顾你,又没有长辈陪着你,让你走可就不能,可让你住这里,我不放心,我不过来亲眼看看,这可不行。”

宝珠听她一长串子的“可怜见的”,抿唇一笑。姐姐你就是满心的照顾,也是不愿意明说的。

当下姐姐和弟妹就更融洽,彼此的心都让这忽然到来的喜事拉近。她们好似亲姐妹一样的说起话来,郡王妃详详细细地告诉宝珠注意这个,宝珠说好;又说宝珠你别吃那个,宝珠说好。

虽然有上年纪的妈妈们在,郡王妃也还把宝珠当成没有长辈在身边的人,格外的怜惜于她。

当晚郡王妃一行歇息在这里,晚上怎么睡,对孩子们来说成了个问题。

晚饭后,三个孩子磨着母亲都要在这里睡。小小的念姐儿吵得最响,而且很得意:“念姐儿是女孩子,才能和母亲睡她以前住的房间。”念姐儿相中那房间小,是她从来没有住过的小房间。

志哥儿和忠哥儿不依:“让奶妈带你去别的房间睡,母亲这里我们要睡。”他们也是相中那房间小。

宝珠看着孩子们在红烛下争得哇啦哇啦的,油然生出甜美之感。她像见到自己的孩子一样,唇边甜甜的笑着。

最后还是念姐儿赢了,那房间太小,对面袁夫人的房间郡王妃也不肯动用,只有念姐儿能睡在这里。志哥儿和忠哥儿灰溜溜的让奶妈带走,丫头家人陪着送到隔壁院落现腾出的房间睡。

夜深了,宝珠听隔壁念姐儿的小小嗓音,想着自己以后的孩子也是这样的粘着自己缠着表凶,宝珠就笑容加深,悠悠的进入梦乡。

红花现在不敢伴着她炕上同睡,怕自己不小心碰到宝珠。红花在炕前摆张榻,睡在这里好侍候宝珠夜里要茶要水。

外面月夜深远,白杨树官道带着月色曲折地通往天际边。城门下面,来了几十骑人。“开门!”为首的一个人从斗篷下面露出面庞,对着城头上大叫。

“你们是谁?”城头上有人手举火把往下照。

见一张英俊面庞,眉梢是威武的,仪态却带着贵公子派头。而此时,在他身后的人都把风帽取下,守城头的人吃了一惊:“这不是二公子六公子八公子?”

辅国公府的三位爷。

城头这就打开,龙氏三兄弟随手抛袋赏银下来,打马如飞直奔府门。

……

“呜呜……天杀的,没天理,丧尽天良啊…….”数枝红烛,也不能把凌姨娘房里败兴气压住。架子上空空,阁子原摆的地方空空,地上扫过,但碎瓷片子米粒大小的似星光烛下闪烁,怎么也收拾不干净,都扎到地里去了。

而凌姨娘睡着,额头上包着,手臂上包着,面上青红紫肿数处,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样子怎么看怎么的衰败。

在她的隔壁,是她的女儿和她一样的打扮,和她一样的痛哭:“你凭什么来打我,我是你打的!父亲,我要见父亲!”

这是龙素娟姑娘。

龙怀文房里,谢氏也是一样,她无辜的也带上了伤。但她当时就在床边,及时的钻到大床下面,受伤相当轻。她抱着儿子,木着脸对着丈夫:“你看,我平时劝你,你还恼!姑奶奶回来就是和你们算账的,她让孩子避出去,孩子才没让吓倒!”

龙怀文不是不想回两句,说些狠毒话出来。但他让郡王妃这一手给惊得狠,龙怀文打心里沮丧,打不起精神反驳妻子的话语。

他还担心的一条,就是下午的事情会是姐丈陈留郡王的授意,龙怀文还是忌惮陈留郡王萧瞻载。

他眉头紧锁,姐姐回来打砸,怎么说都是家务事情分说不清,就是父亲回来,也很难派姐姐的不是。特别父亲一直在女儿们中间,明显的偏心养女,在余下的女儿们中间,倒是不偏不倚。在儿子们中间,更是一碗水儿端平。

平白无故的让打砸了,这理可能还找不回来,龙怀文郁气堵在心口上,更觉得断臂的地方疼得厉害。

月色在宝珠看来是明亮温暖的,宝珠享受着郡王妃的关爱,耳边又是念姐儿在隔壁的叽哝絮语;在龙怀文眼里就成秋月惨淡,成了一块难以下咽的大干饼。

看一眼,噎一口。再看一眼,再噎一口。

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就让龙怀文更烦躁不堪。听那脚步声敏捷熟悉,像是自己的贴身小厮,没事他娘的又跑起来,难道又有事出来不成?

“谁!”

没等脚步声到房门外,龙怀文先怒吼一声。谢氏一惊,然后她抱着的孩子哇哇大哭起来。谢氏气得泪如泉涌,心想好好的没事你吓我儿子做什么。她抱着孩子就走,心想我们避开你们这些是非人才好。

在门外,谢氏见到小厮留守。谢氏又吃一惊,她颤颤巍巍地问道:“你慌里慌张的,是郡王妃带着人又来了不成?”

“不是的,奶奶!”留守显然很急,这般回过话,就一头扎向房中。谢氏悬起心,就不走也跟进房。见留守正上气不接下气的回话:“二公子六公子八公子回来,在正厅上让请各房的人,不管是姨娘还是姑娘们全要到场,说出了大事。”

龙怀文也面色一白:“难道是父亲?”

“并没有戴孝回来!”留守不愧是龙怀文的小厮,一句话就直切重点。但龙怀文并不能就此放心,他反而更为心惊。

虽然算日子还并没有开始打仗。

梁山王很少急匆匆的用兵,他总是大军修整好了,大家会议好了。国公们郡王们纵有不满,也让一堆的会议给磨平性子,直到他们表态全听梁山王的,梁山王还不肯动兵马,他还得把粮草催逼足够。

用催逼两个字很能形容梁山王,又催促又逼迫是这位皇家人的惯用手段。

不催,别人也不肯轻易地给。

而年成欠收的时候,不逼迫谁又理他?

以上种种情况,龙怀文都心中有数。但变故总在心中有数时发生。龙怀文让小厮扶他起来,揣摩是父亲忽然出了事,还是兄弟们中有人是狼子野心?

他担心的是最后一条,有人狼子野心趁他不在父亲身边,抢先拿到袭爵的资格。龙怀文的孝心,一大部分建立在他的父亲是国公上面。

他挣扎着下床,谢氏就哭了:“叔叔们夜里回来一定有事,你就不能避一避吗?总是没事情惹事情,有事情还更往事情里钻,你又不是好的时候,你的身子还怎么去惹事情?”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两三个丫头婆子快步过来,谢氏认得这是国公夫人的人,见她们房门也不进,只在门外躬身道:“家里有大事,国公夫人请大奶奶去正厅商议事情!”

借说话的故儿,丫头婆子们眼睛往房里一溜,见房中果然少了许多东西,大家默然不语又走去凌姨娘和龙素娟房里,把话告诉她们一遍,把这母女两个人的房中也打量了,出来,婆子们才悄声道:“果然是真的!”

“是啊,说大姑奶奶带上百的大汉进来打了凌姨娘,你刚才没看到吗?包括大奶奶都有伤,啧啧,大姑奶奶总算发飚,我们知道信时,她早走了,这热闹没得看,你们知道国公夫人说什么吗?国公夫人说也罢了,这个窗户纸大姑奶奶早就想捅开,国公不在家,她不发威谁发威?”

“唉,这个家怎么看着都像是要败了,”

只有一个人相当老成,劝道:“别说了,公子们急头怪脸的回来,还在正厅上候着全家人说话,”说到这里,她也叹气:“唉,这姑娘们也要请去正厅,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呢?”

家人们都摇头,这到底怎么了?白天有郡王妃闯府打砸,夜里有公子们打门而回,急不可耐地让找全家人,总带着凡事儿都不好的感觉。

她们全是家人,树倒就要猢狲散,又走在秋月下面,都生出悲凉感,再去告诉别的房头。

正厅上,龙氏三兄弟面无表情。国公夫人虚了丈夫的位,坐在居中的另一侧,也是一脸的不安。

烛光把她的面容映出,看得出来她曾有过极好的容貌,五官还带着旧日的秀丽。但憔悴堆满眼角眉底,日子不如意一看便知。

她扶额角想一会儿,就问儿子一句:“怀城,出了什么事你就先告诉我吧,我这心都急得要化掉,”

“母亲!父亲没事,您先放心!等人到了,我们自然全说出来。母亲您记住,您是国公夫人,您等下得带头才行!”龙怀城总是这样的回答她。

国公夫人泪盈于睫,想到那个与她不和的丈夫她是痛心的,再想想三个公子此时绷紧嘴唇,活似国公府明天就要倒,国公夫人又没闲功夫去痛心,只能发挥自己的想像,尽情的猜测是得罪了梁山王?

不然就是自己的堂侄项城郡王又发难?

国公受了伤?

儿子嘴里问不出来,国公夫人就火了,把一腔怒气发泄到别人身上。她抹干净泪阴沉着脸,看看左右,除了二公子六公子的母亲姐妹们到了,别的人都还在磨蹭。

“再去催!告诉她们,再不来全抬了来!”国公夫人怒容满面。

“哟,这是谁这么当家,这么的威风?”外面有人阴阳怪气的接上话。龙氏三兄弟同时眉头一皱,都听出来这是最搅和的姨娘---生下长子,自以为国公夫妻不和,就可以压住所有姨娘的凌姨娘。

龙二龙六龙八回来的路上是商议过的,有小弟虎视眈眈,如今他强硬,不把钱粮带回去小弟就先难对付。

再来保住父亲最要紧。

龙八在路上又把“保住”重点说了,龙二龙六本就强悍,让八弟把孝道拿出来一通一通的教训。他们不服气地同时,也早掂量过“保住父亲”这话的含意。

主旨是银子,明白主旨,这问题想起来就简单得多。

首先国公夫人嫁妆不少,她出身不错。

再来陈留郡王和小弟出面管这件事,陈留郡王战功赫赫,古代战功就等于无数银钱。只要姐丈他愿意,他完全可以帮父亲过这一关。

还有小弟,那…..如今打不得动不了的坏蛋!

都知道姑母大人嫁妆富可敌国,据可靠消息说姑母出嫁,带走半个国公府。至今大同城内的铺子,有三分之一是姑母的。

余下三分之一是国公府的,历年让儿子们瓜分的差不多。

余下三分之一,是别的商户。

父亲这银子要是让小弟和姐丈出了,小弟袭爵…..也不是没有可能。

三兄弟乱想着,都觉得没有好处小弟怎么肯出钱?他们全是打过姑母嫁妆主意的人,就把袁训看得也成一样的人。

外有如狼似虎的小弟,三兄弟只能联手,先对付小弟,再来兄弟们争风。

进家门以前,龙二摆出兄长的姿态,把两个弟弟好一通交待。龙六不服,拍胸脯说二哥你出多少我就出多少。龙八阴阴地更正:“所有以前是家里的铺子房产,重新归公!”

兄弟三个人心照不宣,旧产归公,以后谁袭爵就是谁的。以后再收这些田产难上加难,借这件事情收回最是顺风顺水,又理由正当。

看谁人你敢不交?

不交你就是不要父亲,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袭爵的人踢出去一个是一个。

三兄弟难得的一条心,在听到凌姨娘怪声怪气时,兄弟三人互相使个眼色,如临大敌候着凌姨娘进来。

厅外走来几个人。

他们一上来,让姨娘讽刺的国公夫人先笑了,“噗!”

龙二龙六龙八愕然过,再就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怎么了?他们才进家,还没有听到郡王妃回家的事情,骤然见到凌姨娘母女和谢氏包着头,面上像开水果铺子,青红白紫肿都有,三兄弟没一会儿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哎哟,这是天下掉砖头,专砸你们这一房是不是?”龙二捂着肚子。

龙六肩头抖得停不下来:“哈哈,这是新又做的亏心事吧?”

老八龙怀城时时想到自己的嫡子身份,笑了一回勉强端住,强拿捏出肃然来问:“凌姨娘,出了什么事?”

“亏你还有脸问!”凌姨娘嗓子哭得嘶哑,并不耽误她和国公夫人母子吵架。她沙哑着嗓子似个破锣,对着龙怀城重重一啐,就奔着国公夫人而去:“你当家不是吗,你当家怎么不管管那贱人,你这一会儿当家了,下午你死哪儿去了!”

国公夫人两边站的人把她拦住,凌姨娘抬手---进来前她就早长袖卷起,这一回亮出来的是指甲---狠狠一下,把个丫头脸抓出几道血印退出去哭,凌姨娘眸中如喷火,好似魔鬼附身般阴狠:“让你们笑我!全是贱人,你们也配来笑我!”

龙怀城恼得青筋爆起,他见过凌姨娘多次使泼,龙怀城也有些怕她,又有大哥在,不能乱动凌姨娘,龙怀城就奔着龙怀文而去,怒吼道:“大哥,管管你的姨娘!”

龙怀文用眼光狠狠和八弟碰上,龙怀城心想和以前一样,大哥还是蛮横不讲道理。以前兄弟们离心,各自为政。今天三兄弟齐心,龙怀城不怕老大,他退后一步,对龙二龙六冷冷看去,意思你们还闲看着?

不把老大拿下来,别的人不会出钱。这也是三兄弟在路上的共识。

凌姨娘正坐在地上哭,鼻涕一把眼睛一把地往别人身上甩:“这家里没有王法,就我们娘儿们让贱人欺负了,别的贱人全是好人吗?以前没欺负过你们吗?…….”

“砰!”一声巨响。

龙二一拳捶在茶几上,咆哮道:“都给我闭嘴!”

凌姨娘冷不防的吓得心头一震,就觉得心口不好起来。她下午才吃过亏,受了天大的气,本来就心气儿不平,又猛然受到这一击,心口紧紧的抽搐起来。

她捂住心口,面色才发白时,“砰!”

又一声巨响出来,彻底把凌姨娘吓住。

龙六可不能把威风全让给二哥,他紧随其后也捶了桌子,也怒吼一声:“都好好听着!”

一片寂静。

这就安静下来。

静得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到。

龙八自以为得意,看看还是我能指使动人。两个哥哥此时好似八公子的打手,八公子微弯唇角正要说话,龙怀文阴沉沉出来一句:“哟,好威风啊!”

断臂处一阵阵的痛上来,提醒龙怀文他今天不是兄弟们对手。可见兄弟们一个接一个的逞威风,龙怀文忍无可忍敲打他们,我还在这里坐着,你们都收着点儿。

他话才一出口,龙二龙六龙八目光“唰!”,全打在他面上。

打得太急,就带出几分凶狠。

龙二龙六又才发过威风,眼睛本就是瞪着,面上肉本就是横着,看得龙怀文背上一寒,用力一拍桌子:“哎哟!”

大公子忘记自己惯用的是右手,他这一拍,有轻微的骨头错声,他下午才正好的右手夹板又歪了。

疼席卷而来,只一刹,龙怀文在九月的深秋夜里,额头上痛出黄豆大的汗珠子。谢氏尖叫扑过来:“别发火儿,你听听我的话可行不行,有话好好的说,”

“啪!”龙怀文有气没地方出,见妻子聒噪,给了谢氏一巴掌。把谢氏打得步子不稳,摔倒在地,后面她的丫头上前扶起,龙怀文还瞪着她不丢,吼道:“我还有左手呢!”

龙二龙六龙八一起冷笑,你打老婆震兄弟,谁又听不出来呢?

这个时候,留在府中的四公子五公子带着生母姐妹们进来,穿一条裤子回来的龙氏三公子才按下对龙怀文的火气,心想先说正事不迟。

正厅里,这个家里的人从没有这样齐全的聚在一起过,又不明白原因,就都面有疑惑。在路上商议好的是三兄弟轮流来说,龙二先开口。

他开口却不是说正事,而还是带着好笑,问自己的母亲宫姨娘:“家里出了什么天地变的事情?只落在大哥那一房?”

下午打得鬼哭狼嚎,别人不来帮忙也是打听过的。宫姨娘就微微一笑,这事情也太好笑才是。宫姨娘笑道:“大姑奶奶带着人回来,把大公子凌姨娘二小姐打了。”

“我们亏了上万两的银子,呜呜,我要见父亲,让他回来作主!”龙素娟大哭。

龙二龙六龙八坏坏一笑,龙二笑容满面,他打心里知道自己笑容满面,心想闻祸而喜,人之常情也。对于大哥这一房遭劫难,龙二笑容不减,还是笑着问龙素娟:“二姐你别说胡话,你们房里哪有上万的银子?”

“有!”龙素娟早点过亏损,还真的有上万银子。

凌姨娘为护八百两的座屏,挨踹了好几脚,最后也没保住。座屏,是半大不高,摆在桌子上条几上的摆设。一个摆设就八百两,加上碎的首饰,打破的瓷瓶,瓷瓶全都名贵。从龙怀文夫妻到凌姨娘龙素娟房里全打得粉碎,说上万两倒是不虚。

谢氏挨了丈夫一巴掌,坐旁边人又木呆了。她呆呆地想,光我的嫁妆就有两千两赔进去。那上好的沉香木屏风,是她娘家最心爱的东西,为了女儿嫁国公府才肯陪送,今天也全碎了。

沉香木成灰,也还值钱。但整块儿的不是更贵。

谢氏想着自己丢失的东西,把旁边的说话都没听进去。

二公子龙怀武把龙素娟的话套了个干净,顺便套出来一部分谢氏的嫁妆。下午的事情也就清楚。正厅里虽然大家都看笑话,但也心中各有震撼。

今天这事是为了表公子!

宫姨娘对龙二道:“怀武,如今他大了,惹不得了,为了他回来,我特意给你舅舅们去信,你舅舅们说定边郡王有话,袁家小爷现在依附的是太子,又有陈留郡王夫妻护着他,我现在这里交待你,不许你再和他生事情!”

龙怀武打个哈哈,眼前一闪,就是小弟在陈留郡王帐篷发难,他还挨了那杀千刀的太子党一拳。

那个打自己的混蛋,像叫什么连渊,真他娘的不要脸,翻脸就打人,脸翻回去就套近乎:“呵呵,老龙,”

龙怀武几时想到,几时在心里重重一声,我呸!

这事情家里的龙大龙四龙五都不知道,随着回来的龙六龙八不会说,龙怀武对母亲堆笑:“我和小弟哈,我们好着呢。”

好得你儿子挨拳头。

龙六让袁训打了一顿,脸上的伤早恢复,也跟着哈哈:“是啊,我们和小弟在军中可亲热了,见天儿喝酒,”

龙六的母亲洪姨娘也放下心。

龙怀文几乎没让气晕过去。听听,一个一个的都和小弟是好的,这不是孤立我吗?龙怀文恶更从心头起,等我好了…….

他还没有把下句想出来,老八龙怀城对龙二笑道:“二哥,你不说,就轮到六哥说了。”龙二不无遗憾:“好吧,竟然我闲话说得太多,”但他语气里没有半点遗憾,正事总能说得清楚,而大哥的笑话不赶紧的看,明天再看不就少笑话一天。

龙怀武转向龙怀无:“老六,那就你起个头,八弟跟上,我说在最后。”

龙怀城一想,二哥你阴险啊?在最后说的全是重点,我占着挺好,怎么这开头是你说,后面也成了你的呢?

他虽不快,但想把这件事情办好,就没有言语。

龙六就把事情说了一遍,语气沉重:“父亲有难处,就是我们大家的难处。都不是拿不出来的,回房都点点吧,三天的时间,先把浮财交到帐房里,再点铺子和田庄!以前归公的,全部交还。”

他转向生母洪姨娘:“母亲,您准备准备。”再看看妹妹:“妹妹今年不成亲,嫁妆也得先封存不许再动。”再看妻子,长叹一声,一脸的孝子模样:“你的嫁妆全拿出来吧,要是全家拿出来的还不足够,还得往岳父母家去借。”

这一次厅上的寂静,比刚才还要静。

刚才是掉根针能听到,此时是房外听使唤的家人呼吸都能在耳朵里。

从国公夫人开始,人人都眼睛愣巴着,想这家这就倒了吗?再一想,都恍然大悟,是啊,也亏空这么多年,这亏空与人人都有关,心里都早明白有这一天才是。

龙六还眼巴巴地望着母亲妹妹和妻子,还怕大家心里没反应过来,再加上一句:“明天把姐姐从婆家接回来,她也得出一份。陈留郡王姐丈小弟都出的。”

洪姨娘是两个女儿。

洪姨娘面上闪过不忍,叹息着答应下来:“好吧,凡是我有的,都是国公赏的,原本应该出…….”

“啊!”她最小的女儿尖叫一声:“我不活了,你们谁敢动我的嫁妆,我就死给你们看!”她跑出去。

她的嫂子,龙六妻子借机追出去,避开对自己嫁妆的回答。

洪姨娘深深的叹气。

八公子龙怀城也转向母亲:“母亲,”他轻轻叫上一声,国公夫人也长长的叹气,泪珠儿滑下面颊。烛光下,这正厅上还是金碧辉煌,梁头上绘的镇守异兽还很新。厅内有几代赏下来的上好宫灯,御赐如意等等,这是以前祖先的得意,现在儿孙们聚在这里说家要败落,国公夫人伤心起来。

龙怀城还以为母亲不肯,他把早想好的一大迭话拿出来:“想来是父亲对母亲不好,伤母亲的心。可母亲想想,您还是这个府里的国公夫人,父亲有难,自然是您帮一把。您帮了这一把,父亲后悔上来,父母亲就此和好,儿子看着也喜欢。”

国公夫人更是泪水簌簌掉落,她抽泣一声,哽咽道:“好,叫梅香们开库房,也不用等明天了,今天晚上你就看着收拾出来,换成银子拿去给你父亲……”

她这就坐不住,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当她是国公夫人来敬重,全是因为他们夫妻不和。而今出了嫁妆,国公夫人也不指望谁因此高看自己。她踉跄起身,扶着丫头手一头哭,一头回房。

龙怀城分外骄傲的在后面打躬:“儿子送母亲,母亲好好歇息才是,父亲他,可是身子却好。”国公夫人摆摆手,也许是让儿子不要说,也许是让儿子不要骄傲,洒下眼泪数行,一言不发头也不回的走了。

烛光下,八公子神采过人,舒心畅意地往椅子上一坐,姿势大马金刀,眼神儿威严地扫视厅上其它的人。

这些人和母亲相比,个个得到父亲的恩宠都多。可毫不犹豫出钱的,还是我们母子!

…..

三更梆鼓声过去,大同城内几无人走动。月色明亮,犹如一道明镜台。正骨的张医生在月下流连,静夜里方便他思索疑难杂症,也方便他把祖传秘方再独自琢磨。

秘方有祖传的,但祖传也是当时人研制的。张医生医道是高的,志向也不小。正抚着几绺山羊胡须寻思,这一味中药加入秘方中,是不是生肌更快?

外面的的马蹄声惊破夜晚。

张医生的心思就投入外面,嘀咕道:“梁山王大军还离得不远,大同城不会有敌兵才是?这半夜里跑马惊四野,不怕巡逻的把你抓起来?”听马蹄声更近,张医生下意识扯扯身上衣裳:“找我出诊的?”

他面色往下一沉:“半夜三更的人看骨科,不是强盗就斗殴,老夫不给这样的人治。”就叫仆人:“防风,说我不在!”

“砰!”

房门随即让打响。防风尖着嗓子:“医生不在!”“砰砰砰!哗啦!”张医生气急败坏,忘记自己是不在的,往门口就冲。冲到一半,路上握根拨火棍在手里,挥舞着出来怒骂:“老夫的门还要呢!哪个小贼把我门打破!”

那哗啦声,是他家大门让冲开。

门口站着两个黑影,他们阴在门边黑暗中看不到面容。张医生恼得也不看,提棍就打,嘴里叫着:“看我家传打牛棍!”

不想来人更厉害,一偏头避开这棍,再一转身到了张医生背后。跟出来的家人才呼:“先生小心!”

“哎哎哎,”张医生大叫声中,让人抛到门外马上。而他也认出来的两个人是谁,张医生大叫:“抢人了,国公府里抢人了!”

马蹄的的在他的叫声中。

对面小贺医生拿被子把脑袋盖住,在被窝里忿忿:“国公府真不像话!下午抢一回,这晚上还要抢一回!唉,似我等名医,一看就好,好了不犯,还怎么挨抢呢?”他顿觉自己名医风范,不用抢啊犯不着抢

小贺出手,不死人就活人。治好的一定好,治不好的找别家也无用。

小贺医生面子回来,继续大睡。

张医生一直鬼叫到国公府门外,下马也不问谁病了,大喝一声:“前头带路!”他医风从来端正,又骨科这一行,接得越早越好。他一径奔着到了正厅,打眼一看,见厅上公子姨娘姑娘奶奶们全在,龙六公子悠然站在厅中,正对着龙怀文无奈:“哎哟,大哥,你不先对我动手,我是不会伤你的。看看你的手,你有伤为什么还和我动手呢?”

这完好无损的人,正在指责龙怀文。

大公子怀文右肩夹板早就散开,东一片西一片落在地上。他左手端着右手摔坐地上,面色腊黄如同秋日枯草,更找不出一丝血色。

有人说一句医生来了,公子姨娘姑娘奶奶们全看过去,还没有说句医生赶快,张医生一跳过去,破口大骂:“大公子你拿右手当面人儿捏着玩吗?下午我才给你正过,你这又要正!你这手不是泥不是粉不是灰不是糖人儿不是陶土,这是血肉,知---道---吗!”

最后一个字落下,骨头接好,夹板也合上。

不等别人说谢,张医生一跳起来,转身就走。一面走再一面:“再有正骨的,你烧了老夫房子老夫也不来!你拿自己骨头不当一回事儿,老夫却拿自己睡觉顶顶当回事!再敢来看老夫隔墙打牛棍!对了,我说,砸我家门的那个,你把我家大门砸破,有贼可就挡不住!去,跟我回去给老夫看门!”

认准一个,张医生揪住他不放:“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可踢你了啊!”

偌大国公府,只听到这一个老头的怪骂声。

也不能怪他生气,下午郡王妃走后,他才给龙怀文正一回,这没有几个时辰又正,这是你们家银子多,拿医生跑腿涮着玩吗?

正厅上凌姨娘没了指望,她的儿子现在不能逞强使狠,而她的女儿吓直了眼睛,等着她拿主意。

凌姨娘心头猛烈的抽上一下,白眼儿一翻,往地上一倒。

“来人啊,请医生……”

“嗖!”张医生一个箭步又进来,用手在凌姨娘鼻子下面一探,脸一黑:“这个是庸医心口病,老夫不会看,去叫本城庸医来吧!”

他话音才落,就有家人往外面嚷:“备车,请小贺医生!”

……

不到三天,粮价备涨。宝珠这安胎的人本来是不管这个的,但这镇上的铺子一半是她家的,她虽还不知道大同府内也有三分之一的铺子是母亲陪嫁,但管事的匆忙来和余氏方氏等人商议,宝珠听到一句两句。

郡王妃也焦急起来。

陈留郡王不在家,稳定治下物价等事,也是陈留郡王妃的事情。陈留郡王妃倒不避着宝珠,从她过来,天天把宝珠摆在眼皮子下面看着吃喝才放心。

宝珠这又听了个全套。

余氏也忧心忡忡:“这消息属实,管事的正和我们商议呢。不知怎么的,城里最大的三家米铺子全落地涨价,头一天一斤米面的价钱,到了第二天就涨出一倍,到了下午更不好了,又涨出一倍来,”

陈留郡王妃震惊:“是谁大胆扰乱物价!”

“说不准,衙门说正在查。又说内地大旱,有上百个内地粮商在山西到处采购,不惜抬高价格来买。我们家里吃用是不愁,但铺子上再不跟着涨价,米面就要让人哄抢光了。他们在我们铺子里买一斤,转手不出街角,卖给那外来的樊家米面铺就挣几倍的钱,唉,国公不在,夫人又远,只能请郡王妃和奶奶拿个主意。”

宝珠还没有弄明白,在她长大的太平岁月里,也有物价波动,但从没有动得这么厉害。宝珠就请郡王妃拿主意。

“涨,一起涨!”郡王妃咬牙:“反正我们粮仓里有存粮,看这起子人能买动多少!”

辅国公府,国公夫人姨娘公子奶奶姑娘管事又坐到正厅,国公夫人垂泪:“这是有人想拿下国公府!公子们回来为国公筹军粮,这粮价就涨得邪乎。凑起来的钱本来足够买粮,但现在要花三四倍子的钱才行!”

龙怀城红了眼睛:“卖田卖铺子卖庄子!”

从国公夫人都惊得涕泪交流。国公夫人哭道:“小八,咱们全出银子还不行吗?按以前的粮价我们给梁山王送银子…….”

“省省吧母亲!”龙怀城急头涨脸:“梁山王他肯吗?我们给银子,他要花几倍的银子买军粮,他肯他就傻了!这粮价没准儿就和他有关系。不按定例送粮给他,梁山王一定拿父亲开刀!”

龙二龙六蛮横上算强的,可对着这一天一涨的粮价,甚至两涨的粮价全呆若木鸡。

“天要绝我们家啊,这卖了田卖了铺子再卖庄子,以后日子可怎么过?”两兄弟喃喃。

而龙八还在发狠:“各房里搜!凡有的金子银子值钱东西全取来,哪个不给要哪个好看!”

------题外话------

多更新了要票票哈。

给票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