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宝珠进城/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一通的乱搜查以后,帐房里又入帐一笔银子。

国公夫人见不是事,悄悄的让人把儿子叫回来。国公夫人叹气,她倚着杏黄色迎枕愁眉苦脸:“几处全是哭声,凌姨娘又没有好,三公子那边的沙姨娘来见我,问我你们是不是背着国公在抄家?这事情几时是个头……”

她忧郁的斜拈帕子,把心事全寄在青荷色帕子上,手指紧紧捏住不肯丢开。

她的紧张全在这里。

龙怀城抚额头,在房中来回踱步。他一脸的为难,像是他办的这件事情已经耗尽他心思,而母亲还来添乱。

“能过今年就不错,过了再说吧,”

国公夫人更让骇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红了眼圈:“那,那我去看看凌姨娘,”龙怀城不高兴地道:“她有什么好看的,心口疼?她早应该发心病去该去的地方,省得给人添麻烦。”又埋怨母亲:“您不记得她对您无礼?”

“她也配?”国公夫人还是柔柔弱弱的,但语气和刚才大变样儿。谴责过,又转为幽幽:“这不都是做给人看的,我还是去看看吧。”叫上丫头正要走,见管家小跑着过来。国公夫人又是一惊的模样:“又出事?”

管家陪笑,心想如今家里是到处草木皆兵。他道:“是头一批的粮车准备好,昨儿说是二公子送,我来告诉一声,再问下是哪天走,什么时辰动身?要是今天就走,八公子得去送送不是?”

“啊,是。”龙怀城从椅子上拿起回房脱放下的织锦黑色大披风,对母亲道:“我去去就来。您实在闲,就去看看大哥他们吧,如果还能看雀子逗猫儿玩,就别去了。”

他去和龙怀武龙怀无会合。

…….

袁家旧居里,郡王妃颦眉,手按在青釉窑变姜黄茶碗上,红唇微嘟,似在丝丝吸着凉气。宝珠静静陪着她,让念姐儿坐在身旁,拿绣花绷子扎花儿给她看,免得念姐儿在姐姐想事情的时候去打扰她。

下午的日头在院子里留下明亮,志哥儿忠哥儿喊打仗的嗓音远而又远,菜地里小黄鸡啁啁偶然有声,往来的人蹑手蹑脚,不敢轻易发出动静惊动主人。‘

更把房中衬得静谧。

直到有人匆匆过来,是郡王妃带来的管家。他忙活得额头上全是汗,怕这样去见主人,主人要怪,就在房外急急的抹汗。

抹汗的时候,又怕郡王妃等得太久,管家在门外就回话:“没有见到那商人们。”说完这句,他额上的汗抹得差不多。几步过来,微哈起腰,声音放低:“有消息说,他们可能去了太原。”

宝珠一惊,所幸针指是打小儿练就的,绣花针不会扎错。

郡王妃带着毫不吃惊,只眸子冷酷的眯了眯。慢条斯理的才说了一句:“这些黑心的粮商们,他们是怎么了?高价买这么多的粮,这又是打算坑谁?”

“不管他们要坑谁,咱们得想个法子才行。”管家再次道:“他们可去了咱们的地方。”

郡王妃下意识地来看宝珠,她是特意来陪宝珠的。来前把家事安置好,打算住上一个月的郡王妃不得不有提前回去的想法时,就要看看宝珠是不是不喜欢。

这一看,郡王妃沉下脸。她见到她的女儿念姐儿,穿着淡粉色绣红色菊花的小锦袄,豆绿盘金小裙子下面晃动一对小鞋脚,贴着宝珠,仰面正对舅母嫣然地笑。

“念姐儿,你怎么离舅母那么近,你撞到她可怎么办?”郡王妃示意奶妈去抱起来。念姐儿小小年纪,并不知道女人怀孕前期,没坐稳胎时,和琉璃瓶子没区别。她快快乐乐地还告诉母亲:“念姐儿陪舅母绣花啊,舅母给念姐儿做小衣裳。”

宝珠抿唇微笑。

奶妈把念姐儿抱开,念姐儿哇啦了两声,郡王妃接过她到怀里,嗔怪地按按女儿秀巧的小鼻子:“你揉我吧,别纠缠舅母。”

念姐儿有得人揉搓,就开心起来。郡王妃见小女儿笑容如花,明秀可爱,忍不住一笑告诉她:“舅母做的也不是你的衣裳,是弟弟的。”

“为什么不是弟弟,不是妹妹?”念姐儿还是很开心:“我要妹妹不要哥哥,哥哥会欺负我。三堂叔家的表姐说姐姐好,舅母给我接回来姐姐吧。”

宝珠和陈留郡王妃都笑起来,借着这欢笑劲儿,陈留郡王妃歉意地道:“宝珠,你看我不能陪你了。”

“我正要说姐姐请回,又不忍心你大老远的又奔波回去。”宝珠放下针线,不是不怅然的。郡王妃也惆怅,见到宝珠面上的舍不得,更打心里难过上来。她眼角微热,就拿帕子拭了拭。

除了这动作像柔弱妇人以处,再放下帕子,郡王妃恢复刚强:“我早早的回去,还早早的来。”

宝珠很想说你别来吧,可姐姐是一片照顾之心。

而且姐姐在身边时,固然是多个看管的人。可她真的要离开,宝珠又想到未免冷清。

她含笑道:“这话,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

“怎么说?”郡王妃没有听懂。

“论理儿,我应该请姐姐安坐家中,你家里自有一摊子的事情,让你路上奔波我心不安。可想到你不来吧,我又孤清清的难受。真是的,听到你要走,我竟然成了个孩子似的,这就拿不住主意。”

郡王妃哎呀道:“弟弟不在,母亲也不在你身边,你偎我本是应当。”宝珠对她笑笑:“是啊,所以这心矛盾呢,但主意呢,却还是要拿。”

宝珠轻轻地笑:“请姐姐早回吧,接下来天冷,只怕你回去的路上就要遇雪。下了雪,可就别来了,我会办年呢,我带着家下人等过年。明年开春路上好走,请早来吧。”

她秀眸微润,虽是温婉模样,但也把话说得刚强。

郡王妃心中一动,又接纳宝珠一分。宝珠本来就不是随风倒的弱草,不过是外表柔和罢了。郡王妃听完她后面的话,对宝珠又爱又怜,不由得道:“宝珠啊,你这说的是哪一家子的话,我是你的姐姐,你是我的弟妹。你丈夫不在家,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说什么下雪了就不必再来,等明年开春的话。我就是回去了,心里想着你的身子,哪能等到明年再来?”

她也就雷厉风行起来,先对管家道:“让人套车,叫哥儿们回来,我们今天就走。”宝珠吃了一惊:“天在下午,等明天再走,我晚上为姐姐饯行。”

“还饯什么行?又不是外人。”郡王妃就势起身,把念姐儿抱着送到宝珠面前:“对舅母说咱们走了,但很快就再回来,和她一处过年可好不好?”

“不好,”念姐儿扭身子不依,小眼神儿还在眼馋宝珠扎的花。宝珠和郡王妃说话,绣花绷子丢在八仙桌上,上面花卉微卷半展,系住念姐儿不肯丢开它不看。

“我不回家,我要和舅母住,看舅母扎花儿做衣裳。”念姐儿小手抱住郡王妃脖子,在她脸上讨好地亲了亲。

宝珠眸子亮了,唯我独尊的日子虽然好,但有念姐儿做伴就更好。她也对郡王妃满面的讨好:“姐姐,”

“不行,”郡王妃见女儿和弟妹难舍难分也笑了。但是她为宝珠身子着想:“你现在可是安安稳稳的原地呆着,别让撞着碰着的才好。”

志哥儿忠哥儿满头是汗,鼻子上一道灰印子,不情愿的让找回来。听说回家,两个男孩子都撮着小眉头:“回去吗?我们不是代舅舅陪舅母的吗?没见到舅舅就把舅母抛下,舅舅回来哭鼻子谁哄?”

宝珠正要笑,忠哥儿又道:“舅舅是用糖哄的,”

宝珠才愕然,志哥儿一拍脑袋:“对呀,舅舅还和我分过糖。”

当舅母的就此傻眼,见进来姐姐的随从,姐姐正在吩咐他们。宝珠悄悄问志哥儿:“舅舅吃过你的糖?”

志哥儿完全记不清楚,这些话他是听母亲和舅舅取笑时说的。但志哥儿脖子一直,煞有介事的道:“是啊,我小时候他抢我的糖。”

郡王妃交待完,宝珠还在缩着头笑。卫氏梅英代宝珠送郡王妃母子到镇口,红花陪宝珠在房中,看着宝珠嘻嘻嫣然,好似得了什么宝。

“奶奶这就说一不二,不是吗?”

红花最近不是搬着书,就是搬着帐本子。余氏方氏已经知道小姑娘红花才是奶奶的管铺子总管事,中年的奶妈、沉稳的梅英竟然都不是,红花又请教过她们,把宝珠想有个自己铺子的心思稍作吐露,说奶奶并不想全指望着花夫人的钱,让余氏方氏很是敬佩,红花看帐本子就过了明路。

她此时,又抱着一本帐本子。

宝珠一愣:“哦,”这才慢慢想起来:“是啊,现在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了。”她还没有开始品尝唯我独尊,红花提醒她:“是别的事情您说了算,吃喝行走,您说了不算。”

“那住呢?”宝珠眼眸弯弯:“红花,我们去大同府住几天你看可好不好?”

“那要坐车…….”红花一脸的不兜搭话。宝珠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儿,是哦,我还不能坐车呢?

那就再等等吧,自然是孩子重要。

……

边城的秋天有着别处没有的美丽。

它有着京城同样的深黄绿草紫花红果,又有无边无际的辽阔,不管往哪里随处看上一眼,风鼓荡着隐隐啸声直扑入怀,透骨的寒冷好似随时能把人冻僵。

小王爷萧观走出帐篷,先就喝上一口冷风。他抖抖脑袋,像要把这风甩到别处去。再跺跺脚心想南边儿的人都说京里寒冷,可地方可比京里冷得多。

放眼望去,也是的。四面没有挡头,大同城外的卫所都只看到两个黑点,最近的青山又更像他的黑玉围棋子儿,风得已肆无忌惮地吹,昨天营门上的旗帜都让拔走两根,更别说人,自然是冷的。

“小王爷,咱们今天还上校场去寻人摔跤?”寸步不离他的王千金和白不是过来问道。萧观皱眉摇脑袋:“不好!就我们自己个儿打没精神。”他懒懒地道:“我喜欢这里,风刀子烈酒火爆脾气的马,比京里好!可是打架这种事儿,还是在京里更痛快。”

在京里天子脚下,不管王世子侯世子,全是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打架绝不让着。

在老爹的军营里真无趣。

不管遇到谁,都是一哈腰,堆出笑容:“小爷您出来逛逛?”不哈腰的,又都是盔甲端正的人,“啪”,站直了,全身盔甲哗啦迅速归位,行个军礼不苟言笑:“见过小王爷。”

这还有什么趣儿,连个能骂的人都找不到。

他们都那么恭敬,让萧观半点儿性子发不出来,把他憋得慌。

白不是很多时候是小王爷肚子里的蛔虫,猜出小爷又拳头发痒,想寻人打架。白不是就献计策:“趁着陈留郡王还没有和咱们分开,小爷,咱们去他军营玩去,”

他不愧是萧观最喜欢的人,总是能说到小王爷肚皮里---那条虫上面。

萧观一拍大腿:“走,找姓袁的小子教训他去!”他精神头儿这就上来,骂骂咧咧甩动肩头:“爷爷我相中他,他敢不来,跟着他的姐夫能有出息?不识相,还有……更不识相!”

最后一个不识相骂的是沈谓。

王千金就附合地笑,把腰刀一拍:“小王爷,姓沈的不给面子!当初点兵还有脸说是亲戚,是亲戚他怎么不要小爷您呢!走,咱们揍他去!”

打架这种事情,萧观百玩不厌。他带着王千金和白不是哈哈笑着去寻马,还没摸到马缰。就见到几骑人马带着风尘灰,衣裳上还沾着枯草根子,往梁山王的大帐前面来。

“龙家的人?”王千金道。

白不是再瞅一眼:“粮草到了!”白不是瞪着眼睛发白光,嘴里吸气:“咝咝,辅国公这老家伙还真的厉害。小王爷您看,这后面怕没有上千车的粮草,他还真说到办到,把成国公那份儿也送来不成?”

萧观眯起眼约摸的点点,肯定点不清爽,不过是凭着父亲教的估了个数目。他道:“上千车没有,再说就是上千车,也还不足够两个人的份儿啊?”

突然出来的这个热闹像是更好看,萧观兴冲冲带着王千金和白不是回头:“去看看辅国公是怎么交上来的。”

“这还用问?”王千金糊涂了:“不是说山西这几年欠收吗?但再欠收他自家粮仓里总有吃的,总不能自己吃的不留下。现在国公爷大话要出两份,自然是把存粮拿出来,再掏腰包取银子,外面买一部分。”

萧观嘿嘿斜眼他:“你笨了吧?”小王爷忽然发现自己比别人聪明,他更开心起来。但不是他妄自菲薄,而是他的爹不在他身边,给他留下得力的幕僚,这些人有王爷钧命在身,不怕小王爷发火,三天两天里就敲打一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外面有太多的人比小王爷您聪明,但您不用比聪明劲儿,您将来要当大将军大元帅,您会识人用人拢住人就行。

正规教育下的世家子,所以不是草包。

萧观能相中王千金和白不是,就是他们在很多事情上,有不同的见解。他能把这两个人带到边城来入军,也是经过他爹的幕僚诸般挑剔,才留下的两个人。

在京里是王千金和白不是聪明点儿,这到了军营,小王爷就聪明了。

王千金白不是混混出身,有把子硬气,再一把子好功夫,别的方面就难以和世家子小王爷相比。

王千金就请教萧观:“小爷您告诉我,下回再遇到这事,我就知道了。”白不是也把脑袋凑过来听。

“听好了,我闲下来辅国公算了算,他一家是掏不出来这么多的粮食。掏不出来,如你所说,就自己搭钱去买。这里面学问可就大了。”萧观目光闪烁,他的心完全沉浸到辅国公这些粮是怎么来的,当然这是头一批,还有后续的粮他还要怎么弄来才是?

此时的小王爷,再不是平时的莽撞模样,已经像是个世事练达的人。他把下巴一端,颇有点儿诸葛亮风范,沉思道:“辅国公世代镇守在这里,有许多的便利。他大义的站出来肯为成国公出一份儿,不知是什么原因他要买好成国公,还有,他的钱粮不够,只怕他还有打压粮价的事情,”

“天呐,这是要遭弹劾的事情!”白不是低低惊呼。

“是啊,这里面不寻常。”萧观说完,带着两个人走去大帐看动静。

见押车回来的龙二公子龙怀武正在交令,梁山王满面春风,一般正常情况下,谁收到钱粮都会这个模样吧?

“呵呵,国公办事老夫我最放心。”帐篷里到处是梁山王的哈哈声。龙怀武怎么听怎么刺心,心想我们这颗颗粮食可来的全是血汗。

收到这批粮食时,龙怀武带着弟弟们,跟他回家的是龙六龙八,在家里念书的是龙四龙五。老大老怀文不用指望,他不想让正骨张再骂一回,就得老实睡床上养他的骨头。

五兄弟面对金灿灿的粮食都嘘唏。

龙四公子甚至对远山而怅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兄长,五弟八弟,我们从小锦衣玉食长大,到今天我才发现这不是粮,这是金子才是。”

掬一捧米,龙四公子有了泪花。

他的私房可全在这里面呢。

龙怀武很快告辞,再对着梁山王的笑声多呆会儿,他怕自己能红了眼。

萧观摆摆手,让帐篷里别的人都退出去,独自上前,对梁山王问道:“父亲,我不信辅国公府拿出来的这么爽快,只怕是……”

正要把自己的猜测说一遍,梁山王用眼光阻止住他,道:“随我来。”父子出来上马,梁山王只命几个亲信跟着,带着萧观奔出五十里,那里是他的粮仓营。

梁山王的精锐人马,有一半驻扎在这里看守。

到了以后,梁山王命守营的将军们自便,他把儿子带到粮仓营的中心。这里有高台一个,平时是摆鼓楼的,夜间有人当值,见到敌情就用鼓声示警,这儿可以看得清楚全营。

萧观一看就愣住,张大嘴:“这这,父亲……”

小王爷狐疑地望向父亲,您老人家明明粮都吃不完,还把成国公逼的快要动刀子,这是什么道理?

为将者,不是要爱抚部下。国公虽然不直属父亲管辖,但在粮草上面,父亲却有权调动他们。就像郡王归皇帝管,但他们带兵马时,梁山王就可以指挥他们。

对着粮仓营到处满满的粮仓,萧观满腹疑窦。

“你看到了?”梁山王沉声问儿子。

萧观想这里一眼望不到头,密密麻麻全是粮仓,我怎么会看不到?就点头。

“你在纳闷为父我不缺钱粮,为什么还把成国公那东西撵得要死要活?”梁山王抚须傲然:“听说他都想和为父我动刀子了,哼,就凭他!”

小王爷年纪小,这里又就父子两人,余人皆在台下。萧观就道:“父亲,这不是您逼的吗?”梁山王反问:“我不逼他,别人还不当我说话?他们更不肯上交才是!”

眼望无数粮仓,梁山王对着冷风豪气顿发:“我没有几下子手段,早让这些人撵走!大倌儿,你以后要接为父的位子,你给我听好了!”

“啊?是。”萧观还是稀里糊涂。

“成国公不识时务,人也不灵活,我放他一马,别人可不放过他。与其他的钱粮全归定边郡王,这里面还有别的郡王,不如我取来。我取来,也是皇上的,并没有放自己腰包里!

“啊,是!”萧观认真得多。

“辅国公呢,就又有新花样!我十天前就收到线报,整个山西省粮价坐地上涨,他这批粮食是近三倍的价钱送来,”

“啊?!”萧观呆住。这不是傻子吗?他忍不住打断父亲的话:“那辅国公交完今年的钱,他明年还不趴下去?”

烈烈风伴着小王爷的话,有如锯齿碾磨,带足了不和谐。梁山王面容更沉,在风中缓缓回头,眸中夹杂着慈爱扫在儿子面上,徐徐道:“这与我有什么关连?”

他重面对烈风,胸怀远山。似乎这样,他的抱负和重点才更加地能明确。关山依就,是王爷的责任。野花小草参天树倒地,与他毫无关系。

“大倌儿!我一年一年的按例收钱要人马,别的事情我都不管!”

这场活生生的教导,让萧观莫明悲愤上来,也醍醐灌顶的明白了。皇上要的,是关山。不是让父子们周护张三李四的安稳。

梁山王此时又道:“再说成国公府上气运是到了,辅国公却还元气在。”萧观忙问:“父亲,我又不明白了。前天程先生对我说,辅国公府也艰难…….”

“你忘记陈留郡王是他女婿?”

萧观才恍然大悟,听父亲又道:“还有袁训的母亲,是辅国公的妹妹。”说到这里,梁山王沉吟不语,似在等儿子对他这句话的回话,又似陷入心事中。

萧观就接话,父子聊得正好,他得说点儿什么不能冷场,让父亲继续指点自己。小王爷就道:“是他妹妹,又怎么了?”

“混帐就是!”

劈面就挨父亲一句骂。

萧观才不服气,梁山王道:“前辅国公嫁女,嫁妆富可敌国!”萧观“啊呀!”,把自己脑袋重重一拍,就嬉笑起来:“姓袁的小子虽城府深主意坏,又不肯跟着我,但为人却是不含糊的。”

这城府深主意坏,和为人的不含糊,一般都是成反比的吧?

梁山王见儿子一点就透,也就笑了一笑,但再沉下脸:“你没事多向先生们请教,不要搬着个刀剑就没完没了。”顿上一顿,再道:“说也奇怪,袁训母子往京里去,只抱了一匣子首饰,”

萧观觉得心里让父亲打开不少,早嘻嘻哈哈上来:“袁家我去过,这小子成亲,花了我六百两,”

梁山王都无奈了:“别总提你那六百两。”

“是,我就是说我去过他家,除了房子值钱,他日常穿用的从不靡费,辅国公府的首饰一定是上好珠宝,足够他们花用的。哎,”萧观明白过来:“那袁家夫人的嫁妆,可全在山西呢,就在辅国公眼睛底下!”

梁山王乐了:“大倌儿,你这才想到!”

“呃,我是笨了。”萧观小王爷搔着头,也乐了:“那现在就一件事情,辅国公为什么买好成国公?”

梁山王嗤之以鼻:“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萧观自己寻思半天,寻思出另一个聪明主意,他凑近父亲,鬼鬼祟祟地道:“父亲,您看山西粮价大涨了不是吗?”他对下面粮仓看看:“咱们还有这么多,吃不完霉坏了可怎么办?”

“哼,这还要你说,等你想到天早亮了!”梁山王得意抚须:“为父我早让人运粮过去,大倌儿啊,咱们不哄抢粮价,但别人先动手脚,就中得些便利却是无妨。上不愧对皇上,下不愧对郡王国公将士!”

他的儿子憋足了气:“您说什么?这事儿敢情不是您起的哄?”梁山王狠瞪他:“废话!为父我是那样的人吗?再说倒一个国公对我有什么好处!钱国公要是没有倒,我帐前听令交钱粮的不是还能多出来一个?”

萧观两眼对天发直,喃喃道:“那那,那只能说辅国公府太背运,偏偏他说大话一交双份儿,他的地方就涨粮价……姓袁的你不是不要亲戚的人,这下子你也跟着赔钱吧?”貌似姓袁的吃了亏,小王爷应该开心才是。

可他在回去的路上,硬是没有打起精神来。就是才知道他的父亲从中赚到不少钱,又学到许多书本上没有的见解,萧观小王爷还是闷闷的随父亲回营。

王千金和白不是又来请他去陈留郡王营中,去寻衅太子党。但小王爷想想,姓袁的才亏了钱,火气大的正想寻人晦气。送上去给他打,小爷我可算是随着他一块儿吃亏。

就摆手:“改天改天。”

…….

秋雨才住,院子里湿泥地没法子扫,墙头上红花落英缤纷,又有菜叶子油绿,柿子掉落几个,红通通的另组成一副风景。

经过的人无心去看,都面有愁容。

宝珠睡在炕上,盖着红色绸被,觉得小腹上还是隐隐的在痛。奶妈梅英红花余氏方氏郡王府留下的家人目光片刻不离开她,奶妈早泪水满眶,不时问上一声:“痛的好点儿没有?”

正中的堂层里,坐着本镇上的两个医生,正在低声讨论:“我看,还是吃坏了肚子?”另一位拿不定主意,这房里睡的可是袁家的媳妇,肚子里是袁家一脉单传的小爷的血脉,他沉吟:“我看还像是受凉……”

他用探询的眸光请另一位拿主意时,另一位却也不敢肻定他的话,琢磨半天,还是小声的来商议:“真的不是吃错东西?”

“着凉了吧…….”

大同城里,顺伯赶着大车,车上坐着贺家的药童,按他的指点大街小巷地找小贺医生。郡王妃没走几天,奶奶忽然肚子痛,这还了得,全镇的人都慌了手脚。

这位奶奶肚子里可不仅是心肝肠肚,还有小小爷在里面呢。

国公府信任的医生,正骨是张家,别的全是贺家,都是几代的医生,虽说活宝特性各有千秋,长相外貌也各不同,但医术正道人正直,这是没得挑。

顺伯上午就赶车出来,到这午后还没有把人找到。老头子白胡子都狼狈起来,做几条湿哒哒跟着汗水粘在他下巴脸上。他再次把车从一家人门外赶开,对贺家的药童吼道:“到底在哪家!”

药童跟着活宝主人,也染上几分怪性子。心想有能耐你找别家去看,一定要找我家先生你就脾气小点儿。

他双眼怪翻:“我要确定,还用跟着你没头苍蝇似乱转?”

他的衣襟让揪起,顺伯一把握住药童拉近,鼻子快碰到鼻子,老头子怒道:“再找不到,我把你扔西大街口水井里!”

顺伯随袁夫人进京好几年,这药童却才只十一、二岁,是新到贺家没几年的。药童没让顺伯吼糊涂,是想想他的话糊涂了:“我说老头儿,你对这城里还挺熟悉?”西大街水井,是大同城人人避开走的地方。

那里跳过好几个大姑娘小媳妇,都说看一眼也拽人进去,白天都没有人敢去看。

药童心想你把我哪儿不好扔,一定扔那口有水鬼的井里?这老头儿算你狠,你想让我死了不托生,也当个水鬼不成?

药童就小脾气下去,挤出个笑容,心想你这人咱惹不起。道:“再往邱家去看看,邱家媳妇生孩子难产,我家先生要么在那儿,要么不在,您就认倒霉吧。这秋雨才下,生病的人多,他又走去哪边看病就不知道。”

小贺医生的名头,在大同城里不是白吹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大车已经动了。没有一会儿,邱家门外停下。药童更佩服,这老头儿在这城里挺熟。他跳下车,见老头儿早就人影不见并不奇怪,药童慢慢腾腾的进去,一问门上人,果然才有个老头闯进去,而小贺医生也在这里。

邱家的奶奶正在要紧关头,大人眼看快没了力气,血一个劲儿的出,孩子还没有出来。小贺医生家传只不看骨科,但妇科他也是一样的不亲自动手。

女人的下体,他也避开。

他在帘子外面听人报信,再指挥人怎么接生。正在乱转骂自己:“怎么不找个媳妇,这接生的事情我贺家传媳不传女,全是我贪新鲜女人,这般年纪还没成亲…….”

医者父母之心,小贺医生听到房中女人的尖叫比刚才无力,他哭了,狠狠给自己一个巴掌:“这孩子接生出来,我就找个媳妇,把接生的活计教给她!”

城里有名的稳婆,全让邱家请来,但这一趟还得请小贺医生来,这个胎位太不正,小贺医生不在,稳婆们全不敢下手。

这里正忙乱,顺伯过来,如前一般就去揪小贺医生衣领。小贺医这一回不由着他,双手紧抱廊柱,大叫:“一家看完,才看下家。先救快死的,再救不打紧的!祖传家规,谁敢更改!”

顺伯没有办法,扑通给他跪下来。廊下还有几处雨水痕迹,溅了小贺医生和他自己一脸一身,顺伯道:“我家奶奶肚子疼!”

小贺医生火冒三丈:“这房里却随时要死人,一尸两命你知道吗!”但医者本心,他飞快又问:“疼得冒冷汗吗?”

“没有!”

“那见红没有!”

顺伯幸好是以前侍候过袁夫人,对这些还懂些,出来前问过,大声回:“没有!”

小贺医生一手抱紧廊柱,狰狞着脸一手挥舞拳头,大骂道:“那用轿子抬来,我下面还有病人,我不能为你一家不要别人!”

顺伯腾地起来,吓得小贺医生还是双手紧抱柱子,放声大叫:“我不能走,先看一家再看一家!”

在他的叫声中,顺伯早大步去了。

小贺医生抹抹叫出来急出来的汗水,对着房中再问:“见到头没有?给产妇吃东西,让她别闭上眼!”

大门外,顺伯大车往回急奔。

卫氏傻了眼,断然反驳:“不行,奶奶一步也不能动!”接着愤怒:“这不是庸医吗!”顺伯心中知道不是,但见卫氏忿然泪水下来,解释怕她不听,又多费功夫。顺伯对余氏方氏道:“备轿进城!”

“哎哎,不行!”又跳出来一个,红花也急了。红花叉上腰怒气冲天:“去人,把那庸医绑了来!”

红花以前就没干过这般强势的事情,可这不是真的急了吗?

余氏方氏见和这对人说不明白,只按顺伯说的去准备。等她们回来,红花和卫氏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我们奶奶有半点儿不对,谁负这责任!”

顺伯不理她们,径直来见宝珠,三句话:“国公府一直看小贺医生,小爷郡王妃全是小贺医生开的安胎药;他有病人他不肯抛下!”

“我去。”宝珠清醒得多。

她一下子就听懂顺伯说的话,那位来看过几回的小贺医生,面相上怎么说呢,有几分和大姐丈韩世拓一样的风流习气,但国公府一直是请他出诊,而且他来看自己一向诊银不菲,他还不肯丢下手边病人,宝珠懂了,要么自己没事儿,要么是这个人的医德是好的。

卫氏红花这就阻拦不住,梅英给宝珠穿好衣裳,收拾几件衣裳。本来梅英也要跟去,但见到奶妈红花一定随行,梅英道:“去了一定是住下的,我留下收拾你们的行李,明儿一早给你们送去。”

孔青也跟去,说认认在城里的住处,明天回来接梅英和铺盖。

轿子在几乎全镇人的眼中起行,郡王妃先派五百人随宝珠回来,后来又带着五百人来,给宝珠又留下三百。分一半化整为零,全是便衣先到大同城里,各处道路上接应,再有几个人去看住那活宝贺医生,怕他别让别家蛮力请走,自家不就扑了个空。

轿子的颠,全在轿杠若是竹子的,走起来忽悠忽悠好似坐船。

袁家的是大轿,木头轿杠,就这还怕轿底颠,四个人抬轿杠,又分出四个人,用块直木板在轿底兜住,手垂于下握住的又是四个轿杠。好似把底部给垫平,就有颠簸也减去不少。宝珠坐在轿内,就觉四平八稳。

这抬轿子的人,必定是训练过的一条心思动步迈腿才行。

宝珠在见识过母亲首饰奢豪,半个小镇作陪嫁后,又从这细小的事情上看出世家与别人家的不同。

就是祖母是从侯府里出来的姑娘,但安家却是一般,祖母的许多都不可以和母亲相比。

宝珠就更爱抚着小腹喃喃:“你可要争气才好,咱们怎么样的不痛快,也得撑到去见医生。”好似她肚子里已经有个孩子在。

其实还不到两个月。

小贺医生在家里候着,给宝珠把过脉,小贺医生那脸色阴沉得不行。换成别人,估计跟他一样的难看。

“奶奶,您是吃多了不消化。”小贺医生瞪着眼。眼角瞪的是在他家门前门后门里门外挺立的大汉们。

这一看就是当兵的,身姿挺直和别人不同。

他从邱家一出来,就让“押解”回家,然后把他看管起来,小贺医生抽鼻子揉下巴拧脑袋做怪相,大家的女眷全这样,有了就太喜欢,喜欢就进补,再进补…….

他听到没见红时,就心里基本有数。

宝珠涨红脸,吃多了?

难怪…….

不吃多也很难,都叫她静养,然后一天三顿正餐,再加上间中两顿点心,晚上睡前夜宵。奶妈说多吃小小爷生下来就壮,余氏说多吃生的时候有力气,方氏说不吃可不行。

就变成眼前这副模样。

小贺医生险些又要大骂,依他性子换成来看病的是别人,他早就跳着脚骂!但老顺头在眼睛前面,小贺医生忍忍气。

别人跋涉来看病,当医生的却觉得是他忍气吞声。小贺医生万般无奈的口吻:“进补要适当啊!”

从奶妈到红花都不说话,余氏方氏陪笑:“给奶奶炖的汤,是夫人以前有小爷的那阵子,还是您开的那汤药方子?”

小贺医生看惯大宅门的病,更加冷笑:“光是我的方子也倒不会,但是你们又有从京里的从山南的从海北的补方子,可别讹我!”

卫氏也红了脸。

红花也红了脸。

要是梅英也这里,梅英也一样红脸。

她们在余氏方氏送的汤以后,又给宝珠补一回来自京中的方子,来自小城的方子……宝珠吃到不消化,大家都有份儿。

------题外话------

呜啊呜,总算勉强赶上。亲爱的编辑,快些审我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