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宝珠闯府/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阴阴的像要下雪,宝珠手炉抱着,坐房中等红花看新的帐本儿,又抬眸对梁头寻思应对舅父府中的新主意,间中百无聊赖,盼着下场大大的雪,她好看雪景。

院子小,侍候的人又多。宝珠让不要都过来,免得邻居们见到她一个人用过多的侍候人,引起疑心也不好,引起红眼也不好。

大汉们就一早过来把粗活重活干完,如扫院子打水,这院中方便,还有一口水井,宝珠尝了尝是甜水,可别人都不敢给她喝,一定城外取山泉水,宝珠总体谅她们巴着侍候上能好的心情,总是配合的。

院门敲响时,顺伯慢慢去应门,院中还有两个大汉,就闪身走进厨房。厨房的墙上有道门,和隔壁院子相通,隔壁院子也是如此,都有门互通,大汉们就从这里避开不相干人的视线。

小贺医生走进来,顺伯见到他自然是奇怪的:“咦,不是说明儿……”他明儿再来这话说到一半,小贺医生早有准备,不慌不忙打断他,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哟,这院子收拾得光鲜,老顺头,我顺路经过,来讨杯茶吃。”

顺头就知趣不言语,也看到他身后的药童陌生。就只把他们往里面让:“您还要见奶奶不见?”小贺医生慢条斯理:“见,怎么不见?这院子就三间房,我不见奶奶难道您把我安放在院子里就秋风喝茶?”

装模作样打个寒噤:“这天贼冷的,十月里了,冬天了!”带着药童往廊下来。

小院子客人一眼能看到房中,主人在房中也一眼看到院门。顺伯由小贺医生自去,关着门嘀咕道:“该弄个大屏风作影墙,也有个遮挡不是。”

余氏和方氏从房中出来迎接,也是愕然小贺医生不按天数儿又过来。奶奶有了并不是见不得人,余氏方氏也和顺伯一样,想问句您今天来是为什么?却见小贺医生一手拎药箱,一手抢先摆了摆,余氏方氏也就势见到药童是新人,把嘴闭上,蹲身福了福,带小贺医生进去。

宝珠在房中早看到,不禁莞尔,眸子在药童面上一扫,再对小贺医生温和地道:“您带这位女眷来,是为什么?”

余氏方氏这才一愣,再把药童看上两眼,而药童扭捏露出女相,方氏恍然大悟:“这不是文大奶奶?”回身告诉宝珠:“这是国公的长媳,大公子的妻子。”

红花坐在一旁,单给她摆个桌子,供她按宝珠吩咐查帐本儿,红花奇怪地问:“奶奶怎么知道她是女眷?”

谢氏见红花年纪小小,却能随意插话,不由得多看两眼。只这两眼,谢氏的心安定许多。这房中,有着家里没有的,说不出来的安宁感。哪怕主仆们都在说话,也让人觉得似到绿林中的宁静。

谢氏暗暗喜欢上这里,又凭着感觉上的舒畅,想兴许我来对了!

还没有和宝珠攀谈,宝珠将会是什么反应,谢氏也不知道。

换成性子不好的人,听说她的婆婆和丈夫起了坏心,还不把她撵出去吗?就不撵出去,也会仇视怒目以对吧?

谢氏站到这大门上时,心里还打着鼓的不安宁。但此时她忽然心定,忽然有了身为女眷前来做客的感觉。

这多少让谢氏能放下一些担心,也让她能从容的听这房中话语。

宝珠嫣然在回红花的疑问:“你坐的那位置,看不到贺医生是自己拎药箱,哪有带着药童,还自己拎药箱的先生?”

小贺医生翘大拇指:“奶奶真聪明。”再对宝珠使个眼色,暗示我没有把你有孕的事情说出去,你也别乱说。

小贺医生从来不愿意看大宅门里的龌龊事,他也是能避免就避免。他只介绍谢氏:“这是我家表妹,方妈妈你也没看错,你眼神儿倒好,这是国公府上的大奶奶,论起来,你们是嫡亲的姑表亲。”

再对余氏方氏使个眼色:“两位妈妈,出去吧出去吧,这儿没有你们的事了。”

余氏方氏笑着出去,红花道:“那我呢?我也要出去吗?”小贺医生搔头:“奶奶们说私房话,你没事儿也出去吧?”

红花对他瞪瞪眼,手中握着笔看摊开一桌的帐本:“你看我能抬着桌子出去吗?”宝珠也道:“这是我的贴身小婢,她留下不妨事。”红花才松口气,奶奶急着要理清楚这帐上的钱,你们要打发我走,可就又耽误我半天功夫。

她埋头,表示我不在你们随意的说。

小贺医生这才代谢氏也来意挑明,宝珠笑了笑,转向谢氏,和她对着打量一打量。头一眼,两个人都是舒服的。

谢氏虽然是药童打扮,也看得出来她面相娴雅,和凌姨娘是不同的气质。

而在谢氏的眼中,宝珠比她小的多,面上还有几点稚气,但特别沉稳。

这种见面就让人舒服,本身就是一种能耐,也代表主人总有和气的一面。和气温柔,才能常熏陶出宁然味道。

小贺医生见没有他的事,袖子里取出小茶壶,讨了把好茶叶,再一壶热水,一个人摇头晃脑品尝起来。

房中,宝珠先是出神的。她沉吟着不说话,谢氏没底气上来,没话找话道:“进城怎么不住姑母宅子,那里大,侍候的人多,各样使用都舒服。”

宝珠微微笑,这是因为母亲事事防着你们,宝珠也防着你们。嘴中回道:“不怕你笑话,我没住过小院子,如今是我当家,没有长辈们拘着,自然是由着我的性子来。”

谢氏听她不肯喊嫂嫂,心中也不敢奢望。把房中看上一眼,见动用东西全是旧的,谢氏就买个好儿:“弟妹到来,本该备宴相请。怎奈房里还有不省事的人,请你怕反而给你添气生。这样吧,明天我打发人,私下送些东西过来给弟妹用,弟妹莫恼,只能是私下的。”

又讪讪垂头看自己的裙边儿:“若是早几天我知道你进城,那时还有好些东西,我嫁妆的没用过,全是新摆设。如今,全让叔叔们给父亲筹粮,拿去用了。”

宝珠正想听听国公府内的消息,就让谢氏说清楚些。谢氏把各房搜刮东西说了一遍,宝珠叹气又生气,她已经让顺伯去查谁把粮价抬高,这个人若是现在出现宝珠面前,宝珠会把她一通好骂。

她一面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一面转开心思想小贺医生难怪人人尊敬。他面对表妹也分得清轻和重,没有乱说一句。

只听谢氏没有问候自己安胎的事,就知道她不知道。

看在小贺医生份上,虽不知道谢氏通风报信是不是真心,宝珠也愿意和她聊上一聊。宝珠要说的,可不是感激。

她徐徐而问:“大奶奶,我不过是你丈夫的表弟妹,而那边儿,却是你的丈夫和你的姨娘,你背着他们,来把他们揭穿,不怕他们着恼么?”

谢氏眼圈儿一红,宝珠愕然,心想这是你自己要来的,你来必定为你自己,你偏帮着我就等于和你丈夫对立,你来前难道不知道我会怀疑你吗?又哭是为什么?难道你丈夫对你不好,你才伤心吗?

谢氏的话,让宝珠想不到,也让宝珠大吃一惊。

“夫主为大,我怎么会不知道?看弟妹是个知书达理的,不怕你笑话,我在闺中也看过几本书,家父以女人无德为主,教我们把女论语背得烂熟。将夫比天,我牢记于心。夫有恶事,本该劝谏谆谆。可是,我们那一位是我劝不过来的,我也不愿意郡王妃再打砸我们房中…..”

想到陈留郡王妃过来的那天乱劲儿,谢氏更失声而哭。

宝珠微张着嘴,红花也愣住。

“哪位郡王妃去打砸?”宝珠心中还以为一定不是姐姐,姐姐是舅父的养女,她回娘家打砸可不是好听事情。

谢氏泣道:“我们家还有哪位郡王妃,我说的是陈留郡王妃,我们家的大姑奶奶。那天…..”她又哭又说,说着又哭,把那天的事情详细地对宝珠说了一遍。

红花听着听着,就不由自主露出笑容。红花想这事儿办得太对不过,可知道不能让谢氏看到,就继续埋头。

宝珠也难免露出一星半点的笑,很快又克制下去。

问问日子,是姐姐来陪自己的那天。宝珠心头温暖如春,她没有想到姐姐肯为她震慑人。但再听下去,中间还夹杂着和袁训的过节,宝珠为谢氏叹了口气,你看上去是个好的,怎么嫁给这样的人?

古代的姑娘在亲事上,大多是盲婚不能选择。

宝珠随即又把祖母在心里感爱,若是没有祖母和舅祖父许亲事,宝珠想来也会嫁的不错,但再好的人,也不如表凶好。

想到这里,宝珠又想到在她亲事上,还有一位大功臣。

舅父辅国公是也!

宝珠从到大同,就总想打听舅父家事,倒不是她出了京就揽闲事儿。她是心中对舅父感激,想着能为他出点儿力,报报前情。

这事情,我管定了!

宝珠面对谢氏的哭诉,更坚定自己做过的决定。她又感激姐姐,又痛恨龙怀文曾对表凶下手,又能把体谅谢氏的心上来,就劝谢氏不要哭:“多谢你来告诉我,我有一句话告诉你,虽然大公子主意不正,姨娘心术不正,但我们却还是可以好起来的。”

“我就是为这个上门,”谢氏收泪涨红脸:“弟妹,我成亲多年不曾动喜信儿,吃了表哥好几年的药,才得了一个儿子。我虽没见过表弟,但听说他出息了,又依附的是太子殿下。以后大公子和姨娘不好,争斗的事情在后面。对他们我已经死心,不愿再劝。只要我儿子得安全,我虽少了很多嫁妆,所幸还有两间铺子不曾上交,收息虽不多,但足够我母子暖饱。又有父亲这难关过去,父亲总是疼爱孙子的,他以后自会照管我们。”

宝珠颔首:“这事儿我能答应你,大人们不和气,与孩子们无关,与别人无关。”谢氏忙起身道谢,宝珠沉吟一下,又问她:“凌姨娘生的姑娘,为什么还不成亲?”

“唉,还不是痴心妄想惦记陈留郡王。”谢氏又把龙素娟的事情告诉宝珠。宝珠冷笑:“岂有此理!别说这亲事是外祖母为姐姐许下的与她无干。就是姐姐要纳妾,也轮不到国公的姑娘巴巴的作妾!凌姨娘也不管管!”

宝珠怒容满面,龙二姑娘这是拉开架势想往姐姐府里钻。她心里顿时有了好几个主意,才颦眉要想,小贺医生含蓄地插话:“表妹啊,你们今天是会亲戚来说开的,不是没事儿添气生。这气者,医家最不喜欢。小气郁闷,大气伤身……”

他叨叨说了一长篇的不要生气,宝珠嫣然。

红花对他又一次刮目相看,丢下笔来见宝珠:“小贺医生果然不是庸医,奶奶多赏他银子才是。”

红花本是好意,说的也是自己真心情。但小贺医生跳起来,险些把他的茶壶扑倒,他勃然大怒:“你心里还当过我是庸医吗?岂有此理,你眼神儿太差!”

宝珠格格笑了起来,拿个帕子来掩住。红花对他挑挑眉头,学着他的腔调:“这气者,医家最不喜欢,小气郁闷,大气伤身呐……”溜回桌子旁边去了。

小贺医生让堵得脸如猪肝色,走的时候还气呼呼,把个袖子对着红花拂了几下才告辞,就差说一句以后你生病,可别来找我。

我是庸医你就别来。

红花等他走出院门,才对宝珠笑道:“奶奶您看他,他竟然不知道就要丢份儿大生意?”红花扮个鬼脸:“他再继续和我生气呀,我们带来的好草药可没他的份儿。”手指在算盘上麻溜的打着:“这城里缺我们带的草药,孔大爷从不骗人,有太子殿下在,他敢我们吗?这秋天下雨冬天再下雪,路上更不好运东西,草药过不来,我们坐地起价,一车草药是这个数。”

送去给宝珠看。宝珠见赚得不少,但还是皱眉:“这点银子不够买下舅父的田。

“不是还有夫人这些铺子的进项,”红花又抱过帐本子来:“为了舅老爷国公,全花进去想来奶奶肯,夫人知道也是肯的。”

宝珠却断然道:“我们不能动母亲铺子进项。”

“这是为什么呢?”红花眼睛乌溜溜的转动。

“这是我刚才想通的,你想啊,文大奶奶可以来对我报信儿,那么多铺子,就没有一个人去往国公府里报信不成?人太多,保不齐出内鬼。小贺医生还能和文大奶奶是亲戚,舅父家大业大,舅母和姨娘们都过府二十年有余,他们就寻不出个亲戚在这里?”宝珠摇头:“不行,这钱得另外想法子。”

红花傻了眼:“那,可就没法子了。我们带的东西我全算进去,也就这么个数儿。除非奶奶不做这件事。”

“保住舅父家产要紧,怎么能不做?我们装看不到,以后难见母亲。小爷要是知道,回来他能不骂吗?”宝珠再摇头:“不行,得办这桩!”

宝珠思忖道:“若是我没有身孕,我不怕和人生气去,我也不怕动用母亲明面上的钱,让那起子坏人知道去,我并不怕他们。至多拼不过,我们大车一坐,回姐姐那里住。如今我有了,不想和人生闲气,而且我心里生公子们的气,我不愿意让他们知道是我出手买下,免得他们猜出我势必归还舅父,他们更放着心的花用。这钱,得动他们不知道的才行。”

红花就搜刮肚肠,也只想到还有一笔银子:“太子殿下说衙门口儿上可以取钱,”宝珠苦笑:“那银子数千两并不多。我算着,也许还有孔掌柜的中秋节分息在内,可那和这买田数目相比,牙缝儿都塞不住。我没让你去取,就是舅父府上出来这件事,实在不行,我当衣裳首饰也罢,也得保住舅父家产。那银子留着不花用吧,等我花得干净,我们还能用那银子支撑一时。”

红花就用手把面颊托起,苦苦的思索还能从哪里挤出银子来。

宝珠不时看她,就不由得一笑。宝珠心里是有主意的,但这主意得行在几件事情办完。宝珠悠悠在想,头一件,是谁起哄抬的粮价?第二件,凌姨娘母子狼子野心,不敲打不行。第三件……宝珠轻叹,舅母肯为舅父贴她的嫁妆,怎么却对府中不闻不问呢?

想了一会儿抬头,打发红花送几个新果子去对面秦家。秦氏来拜过,当时宝珠没有回礼,不想让秦氏看出她衣食富裕。这是方氏今天现买的果子,虽是上品却是普通果子,给宝珠熬果子酱下汤圆用的,也正方便宝珠回礼。

和秦家还不熟悉,防人之心总要有。

红花去过回来,说秦氏改天来谢。宝珠无话,随手扎几针花儿,又丢开来又睡了一时。

……

“我有了……”

袁训趴在帐篷里,一个人有滋有味的对着宝珠的来信。这信基本上每天都看,看一回喜悦一回。

他笑嘻嘻的,英俊面容上此时更焕发光彩,有如宝玉流光,溢星泛辰。对他来说,天底下再也没有比这句更让他喜欢的话。

翻个身子,他仰面把信举得更高些,想像自己举的不但是信,而是有身孕的宝珠。手上纸轻飘飘的,宝珠自然比信重,可袁训还是自己寻思着重量,拿捏一回力气,再笑得好像偷吃腥的猫。

宝珠有了……

他任思绪飞扬,正想得好,外面有人叫他:“袁将军,郡王叫你。”袁训答应着,一跳起来,把信小心翼翼折叠好放入怀中。

在他的胸前,是最稳当的。

他的履历从京里发出来,上面官称已经写好,就是一个将军,虽然是最末流的将军,但羡慕他的人还是不少,都说他沾了他是探花的光,而且他的圣眷相当不错。

像沈渭,还只是校尉,跟随袁训。

袁训出来,沈谓跟在后面,又有辅国公给的四个侍候人周何花彭跟上,后面跟着一队亲兵,去见陈留郡王。

陈留郡王在帐中,正和两个人说话。他正说到:“……不想我帐下人才济济,两位也过来……”抬眼见小弟到了,陈留郡王露出笑容招手:“小弟,你的面子还真是大,这两位冲着你来的吧?”

他刚才说着谦虚话,不过是早猜到他们与袁训有关。

那两个人转过身子,袁训乐了,却是他投军路上认得的人,蒋德和关安。他们在点兵那天,也是指着要跟陈留郡王,但项城郡王等人不答应,第二天告到梁山王面前,说陈留郡王这里来的世家子太多,梁山王就把除了太子党指的不变外,余下的分出几个给别人。就是东安郡王定边郡王帐下,也一样的分出人,倒不是单独对着陈留郡王一个。

蒋德指给项城郡王,关安指给靖和郡王。

这两个人不服,也真能耐,纠集一群不服的人闹事,梁山王险些要打他们军棍,才压下他们火气。在后来三军离开大同府,郡王们出兵方向不一,大营分开,他们和袁训难分难舍,也就分开。

不想今天又见到他们在这里,袁训又进帐时听到姐丈说的话,心中也就明白,重重抱住蒋德,开心地道:“嗨,嗨!你们是怎么来的?”

蒋德则捶他的后背,打得啪啪作响,大声笑道:“我说过我们不分开,小袁,你有没有想哥哥?”

袁训才说一个字想,关安不依,锁眉头拧紧:“你们两个是女人吗?兄弟有什么想的!兄弟是放在心里一直不丢!”把蒋德脑袋重重一拍,关安喝道:“让开,该我和这小子说上几句。”蒋德揉脑袋退开,关安独自面对袁训时,他顿时也眉眼花花,张开手臂把袁训紧紧搂住,笑得满帐篷全是回声:“哈哈哈哈,小袁呐,你想哥哥我不?”

沈谓在帐篷门口好笑,不是兄弟不能用想吗?

等到关安放开袁训,袁训急忙打听他们怎么过来的:“你们两个可是王爷面前有了名,王爷怎么放答应你们过来?”

蒋德和关安满面谦虚:“不值什么不值什么。”

陈留郡王也纳闷:“你们还真出息,动的什么手脚让我也知道知道。”蒋德满不在乎:“这事儿不难,”他手指比划着数银子,关安则拍着腰间,那里虽现在没有腰包,却能人人明了。

陈留郡王扑哧一笑,颇为得意:“没想到到我帐下来,还得贿赂花钱。”他转向袁训,又同他开玩笑:“小弟,当初要你我可亏了,为你动手为你还送出去一匹马,晚上我同你算帐,看你得付我多少钱?”

袁训对他鄙夷一下,再就拉住蒋德关安:“我姐丈帐篷里最没意思,他不喝酒我们都不能喝,走,去我帐篷,我还有袋子酒……”

“哎,你等下跟我去见梁山王,战前会议,低阶军官也有份。”陈留郡王开着玩笑打断他。袁训寻思一下,把蒋德关安交给沈渭:“小沈,你带他们去,我的酒在哪里你知道。”沈渭皱眉头:“你羊皮袋子的那袋酒?不是嫂夫人有了,我们喝了?”

袁训大为惊奇:“我请你们的酒,可不是那袋,我是从姐丈这里拿的酒,那袋子酒我是准备背着你喝的,没敢让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沈谓笑容满面:“小袁将军不好意思,我太喜欢,第二天我就自己拿了。”见袁训要翻脸,沈谓做好往外跑的架势,,双手连摆:“慢来慢来,你老婆有了,这是喜事儿,你可不能发脾气。”袁训翻个白眼儿:“明天你别跟我,你跟别人去吧。”

“好!那我跟郡王!”沈渭眉开眼笑,在蒋德关安身上一瞍:“你有这两个有钱财主跟着,不要我也应当。”

陈留郡王放声大笑:“我说沈校尉,你准备好银子,我就要你了。”

大家嘻嘻哈哈着,蒋德和关安都道算是来着了,这里比别处就是好。当下他们两人也跟着袁训,大家出帐篷,一起来见梁山王。

到梁山王的地方,快马半个时辰。在路上,沈谓凑近袁训耳朵下面,低声道:“这两个人死乞白赖的要跟着你,不会有鬼吧?”

“我知道。”袁训悄声回他。过一会儿又装作诧异笑话沈谓:“你不是要跟我姐丈,怎么还为我上心?”

沈谓用马鞭子捅捅他,示意他看陈留郡王,大声笑道:“你没听到郡王是要银子的?你不花钱,我还愿意跟着你。”

他们顶风逆行,笑得嘴张太大,灌了沈渭满嘴风。

陈留郡王回头看他狼狈,嘴里喃喃:“一百两,这个只值一百两,”再看自己的亲兵,看一个,说一句:“十两,”看向袁训时,袁训火大:“姐夫你不把我说贵些,我可再不理你。”陈留郡王绷紧面庞:“一文不值!”

风把他的抱怨传过来:“居然我还另有生钱的门路,早知道小舅子应该卖给别人才是,多少还值几个。”

就这样笑闹着到了地方,在梁山王帐篷外面下马,陈留郡王和袁训进去,沈渭早说过他对蒋德关安不放心,把他们两个拘在自己身边,慢慢地套着话。、

军营中的地上,早就一片雪白,这是半个月前就下的雪,好在还不太厚,薄薄的能看到枯草根子,但寒气扑面袭人,透过衣甲不容情进来。

……

大同府下头一场雪时,飘飘扬扬的一夜全城皆白。辅国公府的看门人还算精神,并没有跺脚捂耳朵的抱怨,他们迎门的身子,还是笔直的。

这些也是久跟辅国公的老行伍。

见午后雪不止,有一行人往这里来,看门人互相看看,猜测还没到送年礼的季节,国公又不在家,这是谁家随从众多,往这里来拜客?

女眷们来拜,应该走角门。

等他们再近几步,看门的人都露出戒备,他们腰上天天佩着刀剑,这就手放到刀剑把上,做出迎敌的准备。

太平日子时,有人敢往国公府上闹事,一定是吃错了药。但不防备呢,看门的人又实在担心。来的这行人现在完全转到这街上,足有上百条彪形大汉,前呼后拥一顶大轿,两辆大车。看车轿没什么可怕的,来的有女眷才是。

可来拜客带上百条大汉,当主人的不小心才怪。

见他们离得近了,大汉面上横肉凶猛都能看清。一个看门人走到当街,大声喝止:“停下!这里是国公府私地,你们什么人,敢往这里闯?”

大汉们倒也听话,他们这就停下。两辆大车辘辘过来,最前头赶车的人胡须雪白,戴个旧帽子,他还没有下车,看门的人就惊呼出来:“这不是顺大爷吗?”

顺伯精神抖擞下车,眯起眼认出来:“这是老钱保家的孙子?”再看大门上原地不动地三个人:“小牛子,大二愣,这个……哦,你是王梁的儿子!”

四个人倒肯恭敬顺伯,齐齐行了个礼,问候道:“听说您随姑奶奶在京中享福,是几时回来的?轿子里的,莫非是姑奶奶大驾?”

两辆大车里肯定不是,车一停下,车里的人就尽出。六个妈妈,一个丫头,往轿子前面去站着。

顺伯哈哈一笑:“轿子里是小爷的奶奶,我们今天是来拜客的。”老钱保的孙子虽觉得稀罕,他知道国公夫人和袁夫人是不走动的。而大公子的手臂,阖府上下都传遍是让袁家表公子白折断。

他是下人,他不多作评论,只陪笑问:“奶奶是拜国公夫人的,”回头招呼同伴们正要上前见礼,顺伯更笑:“不拜夫人,只见凌姨娘!”

顺伯笑得没有芥蒂,但听的人可就疑心上来。老钱保的孙子见轿子里表少奶奶大模大样,到了地方那轿帘子一动也没有动过,丝毫没有下轿的模样,老钱保的孙子想,难道这位奶奶身为晚辈,就坐轿子进府不成?

这可是太笑话了。

你总是头一回上门拜客,先不说这般大样不好,再来进庙不拜如来,进庵不拜观音,进国公府不拜夫人拜姨娘,这不是笑话吗?

看门的全是机灵人,老钱保孙子把顺伯扯到一旁,低声问:“您老把实话告诉我?这位奶奶来,和郡王妃上一次来是不是一个心思?您老可别再害我们。郡王妃上一回过来,这是自家姑奶奶,我们哪管多问,后来把大公子房中砸个粉碎,大公子把我们叫去狠骂一通,后来又说扣月钱,是八公子等人回来,说我们全是跟在国公的人,不能薄待,月钱这才保住。这一回,我们可不乱放人,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们都知道您那小爷和公子们不好,国公不在家,这位奶奶好生生来寻亲戚,未必是好意思?”

顺伯听完,嘿嘿一笑,拿手把胡子一拂,落到一侧肩头上,露出嘴来嗓音更亮。他把个拳头一举,另一只手揪住老钱保的孙子,虎目圆睁“孙子!让你说着了!”

对着看门人道:“孙子们,你们没拦住郡王妃,也就拦不住我们。放老实,把路给我让开,事后谁敢扣你们月钱,我老顺头保准的等国公回来,一文不少的还你!现在,孙子们,站开了!”

他手中扣住老钱保的孙子,回头对带来的大汉们喝道:“跟着我,咱们今天是一定要进!”大汉们齐声应是,把雪花震得都滞了一滞。

“哎哟,顺爷爷,您这是……”老钱保的孙子只来得及说上一句,就让老顺头带着往门里就闯。大门上人都知道顺将军的厉害,不敢惹他,往两边就躲,眼睁睁看着一百大汉簇拥轿子进去,直奔凌姨娘房中。

干瞪着这行人背影,王梁的儿子伸长舌头:“不是我们不拦,是我们也拦不住他!”再见到一个妈妈落在最后,这就笑容满面进来,在她脸上没有半点儿闯府的尴尬。王梁的儿子忙弯弯腰:“表姑,您老也来了。”

余氏却是他的表姑母。

余氏笑嘻嘻来交待他:“没事儿,放心吧,我们奶奶不是来闹事的,我们比郡王妃和气呢,我们不砸东西,就是来说几句就走。不多带上人,你们平白让我们进去,你们才担干系呢。”

王梁的儿子倒也算明白,道:“是是,这样算闯进去的,自然我们少担责任。但对不住您表姑,我们还得往夫人面前回一声,而且家中三、四位公子在,也得回一声儿才行。”

余氏说你去回你尽管去回,横竖你们身上责任小些就行。小牛子见全是熟悉的人,也陪笑上来:“妈妈,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不管奶奶来拜谁,这初次上门,坐轿子正门进来总不像话?”

就是来位郡王,他也不敢这样的大模大样。

“告诉你不得,以后你就知道原因。就是国公回来,也不会怪的。”余妈妈笑眯眯,这不是有了吗?

和四个小子说完话,余妈妈也认得凌姨娘房中,不用人带路,自己去了。

凌姨娘等人早就惊得怔怔的,没想到袁训娶的妻子有这般胆量,她也敢闯府进来。

天气寒冷,龙怀文又一直卧床,凌姨娘龙素娟都在他床前烘火,再你一句我一句地骂着袁家,骂着其实公子们,骂着国公夫人,抱怨国公偏心,至今没把长子立为世子。

院子外面有一声尖叫:“姨娘不好了……”就没了动静。龙怀文眸子一瞪,才说两个字:“不好!”听院子里有打斗声,然后一个小厮往房中跑的脚步声,他的步子沉重,是龙怀文听惯的。

然后,“扑通!”这脚步声没了。换成另一堆,是一堆的脚步声。虽然整齐划一,但龙怀文是经过训练的将军,他听得出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训练有素的一队士兵。

只有士兵才能走出这种听上去一致的脚步。

他也不是吃素的,一个翻身坐起,床头摘下他的佩剑。

本来床前不佩剑,谢氏说她怕,让摆远点儿。但自从陈留郡王妃来闹过以后,龙怀文就处处提防。毕竟他现在是个明靶子,躲也没处躲;手臂受伤,打也不能打;不能打,自然逃不远。他剑在手中时,凌姨娘和龙素娟才明白过来。龙素娟尖叫一声,往床底下一钻。这是她上一回见到谢氏躲在床下,后来谢氏伤势最轻,龙素娟牢记心中,原来床底下是个好地方。

她躲进去以后,才把自己娘想起来,再尖叫一声:“母亲快来!”

“啪!”

房门让用力推开,十数条大汉进来分列两边,老顺头昂首挺胸进来,在房内站定,眸光寒冷和龙怀文的愤怒眸子碰撞一下,龙怀文怒极,当我这里是菜市口吗?谁想带人过来就过来?

他把剑一甩,抛去剑鞘,寒光在手。见老顺头冷冷打量着,鄙夷浮现在嘴角,明显让龙怀文看到以后,再转过身子对门外欠欠身子:“奶奶请进,您要见的人,倒都在这里。”

凌姨娘嘴唇哆嗦,不识相的怒声:“你们凭什么……”就见门外进来一个丫头,手里抱着个包袱,进来东瞅西瞅,把不耐烦不满意不喜欢全表现一个遍以后,颦眉带着勉强选定一个椅子,嘴里嘀咕得恰好能让凌姨娘母子们听到,她道:“这椅子离门最近,看上去干净,没有人经常坐才是。”

包袱打开,取一块布巾擦椅子。

她擦椅子,再擦椅子。凌姨娘恼得几乎要晕过去,正要怒骂,丫头似乎猜到,对她狠瞪一眼,她凶巴巴的,又有陈留郡王妃上一回的阴影在,敢往这房里瞪眼的人,总让凌姨娘有些畏惧。

凌姨娘忍气去看儿子,龙怀文大怒:“小贱人,你是谁!”

他虽然有伤,却喝声有如雷霆。

嗓音才出来,大汉们“唰!”,凶狠目光整齐地落在龙怀文身上。

双拳难敌四手,饿虎还怕群狼,这句话龙怀文不能说他没听过。这一刻,他知道不是对手,就恼得满面紫涨,想到一回又一回的受羞辱,只恨不得此时就晕过去,眼里见不到才好。

而房外,此时有一句悦耳嗓音,一字一字送进房中。

“红花儿,你收拾出来坐的地方没有?收拾好了,我可就进去和他对嘴去。都说好女不和男争,但别人把我们惦记在心不忘记,我们也躲不开是不是?”

这嗓音动听之极,如果是换个心情换个气氛,足以让龙怀文母子心头一爽。可此时他们阴沉着脸,实在爽不起来。

红花回道:“就好。”包袱里再取出锦垫,把从椅背到椅座全铺好,自己再端详端详,红花转身往外福一福:“有请奶奶。”

红花小嗓音也甜,这一声也叫得有如黄莺出谷,分外娇啭。

龙怀文母子硬生生气成呆子,大脑一片空白。

你们当我房里是什么地方?

见一个年青媳妇托着一个人的袖子,人还没有进来,那大红色团花牡丹的长袖先进来。随后,数个妈妈都穿戴得金锦闪烁,把一个人围得水泄不通地进来。

这一刻,房里房外无人说话,十数条大汉也垂头恭敬。受他们的影响,龙怀文和凌姨娘也不由自主屏住气,盯着那小小人圈子,直到妈妈们散开,见露出一个美貌的少妇,她眸如宝石,乌油油的好头发,衬出娇嫩肌肤。

龙怀文眼睛一亮,随即嫉妒上来,他见到顺伯时就猜出来,这必定是小弟的妻房。

而凌姨娘眼角抽搐,原来是你!

床底下钻出龙素娟,龙素娟也松口气,随即骄傲上来,不过是你啊!

房外走来谢氏,谢氏见宝珠来者不善,更想着上前打声招呼的好,却见宝珠装不认得她,一眼也不看她,只定定把龙怀文打量过,冷笑道:“我当欺负我丈夫,又想对我下手的人是什么英雄汉,却原来不过如此!”

她鄙夷道:“好个舅父,却怎么会有这样坏了心烂了肠子只知道害人不管对错的儿子!”

“你想怎样!”龙怀文心里灰了半截,却原来小弟娶了这样一房好妻子。男人看女人,先看容貌,再看气派。

龙怀文心想就她一个人在大同,虽然有许多兵,可妇人天性都是怕事的,如他的妻子谢氏,平时说得最多的就是少惹是非。再见到宝珠昂然前来责问,这份胆子可就不小。

到底你是到我家里,这是我家!

龙怀文心想一个两个全是为小弟来的,干脆点儿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宝珠更加怒目:“是我该问你想怎样!”总想害人的人却问别人,真真可笑。话才出来,外面有人高声叫道:“且慢动手,不要打,等我进来说话!”

顺伯往外面看看,对宝珠道:“公子们到了!”

龙三龙四龙六龙八是跑着来的,他们兄弟虽然不和,但为父亲的事情才同心合力过,不能现在看着龙怀文吃亏不管。

收到信后,四公子们是急步而来。在院门见到许多士兵先就吃惊。公子们不知宝珠的来意,又吩咐去集合府中兵马。而在他们后面,国公夫人姨娘们,看热闹的姑娘们家人都跟过来。

龙八头一个进的房,也是眼睛一亮,想小弟好福气,房中有这样一位美人。见宝珠虽有怒容,但房中还安静。龙八忙道:“这是弟妹吧?我是你八表兄。”

宝珠冷面如霜,但从他进来就扶着红花起身,此时见礼:“见过表兄。”龙八见她肯行礼说话,暗暗放心。宝珠又和另外表兄们见过礼,大家还礼毕。国公夫人姨娘们走上台阶时,听龙八问出来:“弟妹,您带人闯府,是什么意思?”

宝珠绷紧面容:“表兄们问得好!我为夫君而来居住,不过是家中祖母挂念母亲关心,原本想侍候我丈夫衣裳,却没想到平地起祸事,有人打主意暗害我。我虽是弱女一流,却不是怕事胆小的人。更何况事起必有原因,我不得不来问问。”

目光打到龙怀文面上,宝珠怒道:“你所作所为,不配为兄!我只问你,你母子遣人对我下毒手,是我和你有仇,还是和你们有怨!”

再转向龙八,宝珠更怒:“表兄们在此,就更好了!这就有人主持公道。今天对我说得明白便罢,说不明白我可不是好打发的!”

把下巴再昂一昂,宝珠喝道:“人来!”

“有!”房内大汉整齐回应,听上去也若惊雷。

国公夫人姨娘们在房外听得清楚,各自心中起惊疑时,骤然听到这一声,女眷们吓得腿一软,而院子里姑娘们在雪地上,脚一滑就摔倒两个。

听宝珠还在冷笑:“你寻我不如我寻你,我们自己送上门来了,大家都给我听好,不给说法决不离开这府,从此归他们养着,直到舅父我丈夫回来!”

龙三龙四龙六龙八都傻呆住。龙三公子搓手道:“这这,这不知弟妹可有证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