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认栽的人/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怀城等钱三笑完,静静地问:“那这块地,我们就插不进去手?”钱三也有预感,虽能坚持,也先把遗憾摆出来:“我要没估计错,这个时辰冯掌柜的铺子和家正在封着呢。五年以前,衙门里听我们的。自打调来现在这三位,知府、同知、通判四个人里,只有一位同知是咱们的人,早让另外三个给挤兑下去,说来也奇怪,他们三个也不好,怎么就能把咱们那位给踩下去呢?”

龙怀城淡淡:“这还是南安侯在的时候弄的,南安侯在山西当省大员好些年,离走几年就出这样的事情,表面上看,他和父亲还挺好,就我知道的,父亲还是拿南安侯当个知己看。所以有时候父亲看走了眼,略提提他也不听。”

钱三踌躇着:“有句话,不知公子知不知道?”

“说。”

“和咱们家认了亲的,姑奶奶的媳妇安氏,是南安侯的孙女儿,公子您听没听说过?”

龙怀城更笑得惨淡:“我还跟着父亲在姐丈军中,没回来时我就知道。可又能怎么样?咱们不说她是女流之辈,只说就是她肯往京里去信,而南安侯也肯帮忙斡旋,只我这几天就要银子,冯掌柜的最迟后天得放出来,来不及呀。”

他长叹。

钱三垂下头,而且听说安氏还不是亲孙女,是南安侯的亲戚。

钱三对寻南安侯的事无话可说。只咬着牙皱眉苦恼:“公子,冯掌柜的不出来,我们合伙买这块田就有难度。冯掌柜的钱不拿出来,凌二也不能跟里面掺和,现在最有钱的就那两位。”他苦笑:“早几年,就生出多少招揽万大同的法子,这小子软硬不吃,偏偏目光独到,跟他合伙的人都赚钱,就是不跟咱们合伙,别的商家不动他,我们就动不了他。”

钱三想,国公府日渐衰落,就快谁也动不了。

“就只有一天时间了,能在那女人身上想想法子吗?”龙怀城对万大同早就不感兴趣,想想他不买自己帐,提起来只有恨的。

钱三道:“也只能如此,我去试试。”时间紧迫,钱三当下告辞龙怀城出来,出府门时一个人还在羡慕。冯家的钱可不少,衙门里早就想打他动静,现在估计搬珠宝都搬得手软吧?

而这个时候,不等钱三去见“洪奶奶”,洪奶奶上房里,早有一位客人。

……

为了宝珠见万大同,红花也跟着大半夜的没睡。她约下万大同再会面商议,是在当天上午。时间不管宽裕,但舒服睡个觉的时间还有。

红花呢,没睡成。

大早上,客栈伙计来见她。宝珠没有起,红花也一样的睡着。隔窗户伙计回的话:“有位掌柜的来见洪奶奶。”红花就披衣梳妆,顺伯跟着她,从上房的窗户进去。装着在里面梳妆才起,懒懒地问:“哟,这是谁啊,我让人闹了半宿没睡好,才睡会儿。您来有什么事?”

隔帘,有人笑道:“是我啊,我是昨天来过的伍掌柜。”

这就是那两起了合伙人中的,其中一起。伍车左石中的伍掌柜。红花认了认,见是他。就听他说什么。

伍掌柜的很是谨慎,对着帘子瞅上半天:“您房里还有别人?”

“当然有,我现在怕了,白天也不敢一个人见你们。我记得小时候这里好着呢,现在就成了贼窝,我的南海珍珠,我的西海白龙马……。”

伍掌柜的微笑:“奶奶小时候,只怕没有现在这么多钱吧?”

红花装着语塞:“…。也是。”伍掌柜的笑着:“我这就给奶奶一个安全的良方,不过奶奶您只能一个人听。”

房中半晌才不甘不愿的回话:“好吧。”一个披着大雪衣,在雪中也把风帽压紧,面纱带好的女人,看不到妆扮,看不到面容,独自缓步出来。

红花道:“我自己出来,单独听你说就是。”

伍掌柜的干笑几声,但心中也暗暗警惕,心想这个女人警惕心颇高。昨天把凌二摔出砸坏房门,伍掌柜的恰好刚到,就看在眼中。他知道这位奶奶带的有功夫高的人,不过换成别人带着她那么多的钱出门,也一样得请高人护送。

见红花执意不肯让自己的下人离开这里,她自己倒出来,伍掌柜的没有办法。虽然他说的话极不情愿地让别人听到,可也只能把嗓音压低,给自己一个心理上的安慰,想着别人听不到吧。

当然他也清楚,习武的人一般耳朵都会比别人好。

顺伯在门帘内,不为着偷听话,只为着红花安全,是一步也不离的在这里。见伍掌柜的还没有说话,身后一滞,又多个人出来。顺伯恼了,回头狠瞪万大同。要不是怕惊动外面的谈话,顺伯真想揍他。

谁让你从窗户进来的?

你是怎么把我们家这点儿秘道全弄清楚的?

万大同陪个笑脸,早见到外面有人,对外面指指,意思别说话,咱们听一听吧。伍掌柜的不想给洪奶奶的下人听,但没有办法。顺伯也不想给万大同听,但也没有办法。

因为房外谈话已经起来,顺伯现在打断伍掌柜的,怕把他吓得出了这房,换成明天后天他也信任全无,不敢再说。

顺伯就拿万大同没办法,不过摆手让他不要离自己太近,能远着点儿最好。万大同这一会儿乖巧,反正这房是木板壁,离开几步也听得到。

他就退后,把个耳朵高高耸起。

“洪奶奶,您昨天晚上受惊,这地您还要吗?”伍掌柜的徐徐而问。

红花怒声回他:“上有青天,下有王法,谁也撵不走我!”

伍掌柜先钦佩她:“奶奶好胆识。”再露出好笑:“青天和王法有什么用?奶奶想拿到这块地,又能按年收租子,得靠这个!”

手指凭空写出一个字。

一撇,又一捺,是个人字。

万大同不在门帘子后,他看不到,就对顺伯求救的看看。顺伯扭开头不理他,给了万大同一个没趣碰。

万大同讪讪地才想我这苦命的管事啊,红花在外面解开谜底,红花不屑一顾,她一直维持的是“嚣张跋扈”,就更讥诮道:“人?人有什么用。大街上全是人,昨天晚上偷我东西的也全是人。”

“人上人呢?有没有用?”伍掌柜的倒也直白。

在房中的万大同,这一会儿忽然无声张嘴打了个哈欠,不想再听下去。外面说话的人不过两句话,万大同已听出来是伍掌柜的,接下来的谈话他不用听也就知道。

万大同索性离顺伯再远点儿,坐到桌前,摸摸茶壶里是热水,慢条斯理的拎在手中,拿过一个茶碗,烫了烫碗,再给自己倒了碗热茶,惬意地喝上一口。

热茶一条线的冲下肚里,万大同舒服的眯了眯眼。还是这暖和地方来碗热的舒服,昨儿那房忘记备火炭,一夜冻的……幸好是男人的,不怕冷。

顺伯见他这般大样,气得胡子冲他翘着。外面谈话进入正题中,顺伯分心两用,耳朵呢,又得听着外面。

他胡子蹶着,耳朵尖着,自己要照照镜子,不比万大同的大模大样差到那去。

万大同咧着嘴嘻嘻无声而笑。

他手脚轻,伍掌柜的在外面听不到,继续对红花道:“奶奶不要讽刺,想在这里做生意,您得背后有靠山。当然了,以我来看,也许您敢来,敢住这儿,敢不怕昨晚的事,您背后也有靠山。”

红花直接给他大白眼儿,不管自己脸上有面纱,对方看不看得到。:“有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

伍掌柜的笑笑:“有,我和奶奶就合作。没有,我给奶奶指条路。”

红花从跟着宝珠有铺子开始,一年多里也敢自己出门叫车,太子府上也去,宫也进过,早历练的不错。傲视别人不用怎么假装就很逼真,她云淡风轻:“哟,是什么厉害角色?”

伍掌柜的失笑:“奶奶,我这么认真的告诉你,你能尊重点儿吗?”这语气,像是我们在谈买卖似的。

“我要对你说的,可不是一般人。”伍掌柜道。

红花撇嘴,没事儿,隔面纱他看不到。但又怕他看不到,红花语气更淡薄:“哦,那就不是角色,是个贵人不成?”

“正是一位贵人。”伍掌柜郑重地道:“奶奶可听说过项城郡王?”他要不是时间紧,冲红花这态度,早扭头就走。

而时间紧,就也不想和红花废话,先把郡王抛出来吓吓她,大家再来说话不迟。

红花窃笑。

郡王?

项城郡王我不认得,我认得陈留郡王可以吗?我认得郡王妃可以吗?我认得小殿下,认得太子殿下,说出来吓住你,所以我不说。

红花纹风不动,小嗓音更拖得长长的:“我不乱认识外面男人。”这一声傲慢无礼目中无人,万大同在房中差点把茶喷出来。

放下茶碗,他捧腹无声狂笑。说得好,说得妙,女眷身份守得呱呱叫。

伍掌柜的就尴尬,这奶奶不给面子,不是傻子,就是靠山十足。他就着这尴尬装着生气:“那奶奶您认得什么人?”

“做生意,有钱就行。”红花仰面对天。在心里想,气死你气死你,让你打我家国公舅老爷的主意。

昨天介绍伍掌柜,说他是久在此地。红花想久在此地,你没算计人吧?

伍掌柜再好的涵养,也让她气得七窍生烟。阴森森一笑:“您这是有人撑腰子,不过我还得提醒提醒你,少了我家郡王,这地你就想低价儿买才是。”

把袖子一拂站起,冷冷道:“您几时后悔了,几时再来找我吧。”他的铺子并不难问,随便的个经济都知道。

他快走出去,红花在他背后扮个鬼脸儿,把房门关上,还没有回身,“哈哈哈哈……”爆笑声从房中出来。

万大同走出里间,还是捧腹大笑模样:“好好,我都佩服你了。哈哈……气死人不偿命这是。”

……

国公夫人斜倚窗户,衣裳厚,不嫌窗棂冷,抱臂袖手看雪。雪清冷的漫天飞舞,无边无际,却也无忧无虑。

国公夫人喜欢看的,就是这无忧无虑。以前的她,也是无忧无虑过的。直到那年的雪天,她遇到她的丈夫。

笑容,来到她的唇边。

不过几丝,就把她容颜上添色几分。

发自内心的笑容,本就比水灵灵花卉还有神采。

她和辅国公是先见过面,再成的亲。也曾看过他温柔地双眸,也曾得到他疼爱的怀抱。直到那年事出来……

国公夫人收敛笑容,深深的叹气,叹气中有着难以愈合的失落。太喜欢一个人,就会办错事情是吗?

因为太喜欢太喜欢他,喜欢的只想要他关注自己。因为太喜欢太喜欢他,喜欢的不能接受他周围的一切。

也因为太喜欢他,生怕别人比自己更出色。

一切,都是因为太喜欢。

嫉妒,就油然而出。似春草杂乱而生,似雪花漫天飞舞。就像窗外的雪花,自在是自在了,也没有约束的随意而生。填满天地般的,填满她曾经的心胸。

每想往事,总是让国公夫人黯然神伤到不能自己。她太喜欢一个人,反而把他推得离自己远而又远,推到无数莺莺燕燕之中,推出来他的一帮子子女,都不是自己生的。

她瞬间白了脸,由长女想到小女,由长子想到小儿子。国公夫人失声低低的抽动肩头哭泣,她的心是痛的,她的心也是庆幸的。

幸好,长女是在自己膝下,虽然和她并不走动。

幸好,自己还有一个他的孩子。

说曹操,曹操到。“母亲,”龙怀城揭帘,满面喜色进来。甫一进来,就先打量房中有没有别人。见只有母亲独自窗前站立,窗户又大开着,她对着冷风。龙怀城还没有看到国公夫人面上,就知道她又在伤心。

他走上去,笑容更深。把国公夫人扶到榻上坐好,榻旁有一个大火盆烧得正旺。富家火盆里的旺,不是捡几枝柴火烧得火焰半人高。这房里的火盆正旺,里面又放的有香,浓得房中温暖也好香味也好,都快化不开。

这旺火味道,恰恰是龙怀城此时的心情。

他太喜欢,太开心,太兴奋。

“母亲,知道吗?家里卖的那块地我是没法子分一块了。”龙怀城笑嘻嘻。国公夫人已经擦干泪水,听过忍不住一笑:“你没到手还这么的乐,卖的价格很高吗?”

龙怀城欢天喜地:“高!”他乐得跟个孩子似的,一反贵公子们稳重姿态,打着手势比划给国公夫人看。

“翡翠,这么大块儿的,成色碧得没法子说,有一匣子。”

国公夫人莞尔:“这是个有钱人。”

“白玉,有这么一块是整,我摸了摸,还是暖的。”

国公夫人略有惊讶:“那这人是世家里出来的吧?”她不安起来,沉下脸:“别又让你堂舅舅们浑水摸了鱼走,凡是和他们沾一起的都不是好事。”

龙怀城得意地道:“不是他!他的人是伍掌柜的,这都过了明路了,姓伍的上午去找过那洪氏,进客栈踌躇满志,出来的时候气急败坏。而刚才他们坐一块儿说价格,洪氏一直的抬,把别人全气得不行,姓伍的是想压我们家田价,一看就能明白。”

他骄傲的一昂脖子:“这一回和项城姓王没关系了。”

国公夫人松口气,而龙怀城觉得解气。他难免地要想到姐丈陈留郡王,陈留郡王因为袁训并不待见龙怀城,龙怀城也要死乞白赖的凑上去。

原因这就是一个大的。

龙怀城母子最不能看的,就是项城郡王。虽然那是国公夫人的出身处。

龙怀城刁难袁训,甚至知道别的兄弟对袁训下杀手,他也不管。就是自己瞎想,小弟要是没了,姐丈就得对自己好。不对自己好,难道去和七个兄长当兄弟?

没有袁训,龙八公子就是陈留郡王的小舅子。也是唯一。

他是嫡子。

他是别人眼中,那意外出现的嫡子。但也是嫡。

在这里随便地把陈留郡王想一想,龙怀城再回到今天的喜悦中去。对国公夫人笑道:“那场面,要是能请母亲亲自去看看该有多好。”

他幸灾乐祸地道:“凌家的人居然还有脸去,那凌二可到现在都没出来呢。他们伙同伍掌柜一个劲儿的压价格,还有一帮子不要脸的,我这回可算看清楚了。以前那些站中立的人,今天也露出真嘴脸。但全让洪氏打下去。”

歇口气的功夫,国公夫人笑道:“那是卖给洪氏了?”

龙怀城却笑:“还没有定。”

国公夫人奇怪:“定银也没有收吗?”

“她抱着一堆的珠宝,不是付不起钱的人,不用收定银。再说,还有一个人万大同和她顶真,要没有万大同在,价格也喊不出来这么高。洪氏一出场,就出一倍半的价格,万大同就加一成,洪氏加一成,他再加一成……哈哈哈,”

龙怀城轻快地笑了起来。这两个人都是银钱足的人,当主人的自然不怕他们白喊价格不给钱。这人也丢不起不是吗?

“洪氏把别人气得脸发白,她又让万大同气得脸发白。哦,她戴着个面纱,围得跟襁褓里孩子似的,脸是看不到的,不过依我想是白的,两个人吵到最后,都有钱不相上下,那价格也不能再添了,就他们两个人吵,说明天见输赢。”龙怀城悠然而又舒畅。

国公夫人就点头:“也好,价格高,虽然你没有落到手里,却能帮到你父亲更多,而上一批筹粮的损失也就补回,你父亲回来,一样的会夸你会办事情。”

“就是这样。”龙怀城笑得合不拢嘴:“我让钱三带几个管家去写契约,明天就让他们按手印付钱,拖一天我心里也是悬的。”

他嘴里说着是悬,神色上没有半点担心。

在见过洪氏的翡翠白玉珍珠宝石的,谁还会担心呢?

当然,龙怀城也让人看住客栈,洪氏出来一步,就跟上一步。也怕她突然跑了。

此时万事都考虑得周到,只要明天把钱一收,街上粮价还算好,后天就可以打发六哥去送粮,这事儿就算圆满办成。父亲见到笑眯眯,梁山王…。老混球也是笑眯眯,都得夸自己会办事是不是?

回来办这事的明明是三位公子,龙二龙六和龙八。

但龙八把功劳全算在自己头上,他就差指着鼻子对全家人大叫:“是我,全是我!我是嫡子,我才是最中用的。”

嫡庶不同,这是才认亲的表弟妹安氏,用最近的举动一次又一次表明的。

龙怀城把喜悦转到表弟妹身上,在母亲桌上找找,不费功夫就找到一个小盘子的蜜饯,龙怀城笑道:“这不是咱们家会做的,又是弟妹送来的?”

国公夫人笑得甜甜,几十年没有人敬重过她是正妻,最后是个远来的晚辈规规矩矩的对她。国公夫人笑盈盈:“除了她还会有谁?她从京里来,带着会做蜜饯的婆子,做了送给我,我很爱吃,才打发人送两筐果子给她,又送去一碗好汤。”

在这里,国公夫人轻叹:“要是能请来坐坐,常常的来闲话半天,那就更好了。”

“她会来的。”龙怀城安慰母亲。

国公夫人没有把婆子的猜测,安氏可能有孕告诉儿子。她就只对儿子点头:“是啊,过年她还能不来吗?就是不往府中来,也得去拜祠堂吧。”

掐指算算,到过年她的身子应该显出来,那就一清二楚才是。

……。

“你说什么!”钱三大声咆哮,他带来的管家全愣在当地。

对面洪氏还是不给人见的打扮,风帽下面飞出她明亮的眸子,也飞出她慢吞吞的嗓音:“你们不信,现去自己打听。和你们离得不远的一块地,人家的价格只有你们的十分之一,”

钱三气得颤抖起来,手中握住的契约也跟着瑟瑟。

他怒得眼睛都红了:“不可能!”他转身吼带来的家人:“去请万掌柜的来!有的是人要这块地,不要的你别后悔!”

牙尖嘴利的洪氏,今天嗓门也低了,气焰也不凶了。听着钱三膈应她,她也不接腔。

她也不怕钱三,在她的身后,站着五六个大汉。

房中沉默压抑着人心,钱三的脸色好似让这沉默挤住一样,眉头鼻子嘴唇都往一块儿皱。他打发人去叫万大同,又打发人去看看这洪奶奶是不是说假话后,坐都坐不住,在房中不住的踱步。

从昨天顶峰上的喜悦,到今天摔到谷底。钱三都糊涂的直了眼,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间,在寂静中一点一点的过去。钱三的心七上八下,八下七上,像个断线的风筝一样。就在他受足了煎熬时,有人回来了。

去找万大同的人先回来。这个人一进来,房中目光就全到他的脸上,钱三是蹿过去的,吼道:“人呢!”

他的后面没跟别人,一目了然。

这个人的脸色铁青:“姓万的一早退了房走了。”

钱三和管家们全呆滞住。

一直没说话的红花没好声气:“我都猜到了!今天一早我听到这地方地价原来是便宜的,我就知道我上了当。各位,别拿国公府吓人,我不怕呢。太子府上我也进过,不瞒你们,我家有亲戚在那里当差。这事儿太可气了,你们欺负我几年没回来,就弄这么着一个混蛋坑我是不是?”

钱三和管家人人满嘴苦水,万大同你真真的是个混蛋!

“你们来以前,我让人报了官了。我是个女人,我敢不小心吗?你们来以前,我也让人去看过姓万的,知道多早吗?天才亮,他就退房不在了。我让人城门上去拦他,这事儿得问个明白才行。结果城门早开了,他不早走了才怪。”

红花阴阳怪气,把钱三等人一顿的数落。恼火道:“请回吧,我是要买田的,好在这定银没下,我重新的打发人去看田,我还有事,各位别占我地方了。”

钱三等人灰溜溜地出来,在客栈外面对洪奶奶一样咬牙切齿。公子在等钱用,买粮的经济都找好在家里候着,这位变了卦,姓万的又反了悔,这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一个管家低声道:“别是他们商议好的?”

“嗯,得把这女人也看住才行。”钱三交待人还是守住客栈,匆匆回府去见龙怀城。

龙怀城差点把桌子掀了,气得眼睛瞪圆,这就上马来见洪氏。从钱三回府到龙八公子过来,不过半个时辰。

洪奶奶带着家人不翼而飞。

客栈的掌柜也奇怪:“没退房啊?”龙怀城怒了:“没退房东西呢!”房中住的是女人,至少要有件衣箱吧。可现在只有客栈自己的东西,别说女人东西了,就是长头发都没有一根。

这地方红花就没住过,里间房子本就光溜溜的,现在更还是光溜溜的。看在龙八公子眼中,像是席卷而逃的模样。

把看客栈的人叫来问,他们不是一个人,是三五个人。都说没看到。龙怀城只能相信,一个人会眼花,好几个人怎么会眼花。

再说洪奶奶不是苍蝇,她带着家人东西,那么大箱子的珠宝,不会平白消失。

怀疑这客栈掌柜,这掌柜的是本地人,多年经营,不是三五年前出现的,更不是只出现三两个月,没法子怀疑。

龙怀城都快急疯掉了,而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的过来。

城外几大块田地,商议的往下落价儿。凌家姜家一个是凌姨娘家,一个是姜姨娘家,分别是大公子和七公子的外祖家。

他们和回来筹粮的龙六龙八公子过不去,还能有个理由。

还有白家常家,本地大户,也跑来凑趣儿,一样的找经济说卖田,价格也压得极低。

钱三一个大男人,泪都迸出来:“这是愿意的!他们不是真卖!就是欺负咱们现在没钱,要是有钱,他们敢这样,我们就真敢买!”

买卖这种事情,不一定要成才能价格哄动。外面大叫我家田价低,你真的来买,大家谈来谈去,最后没成交,但是市场价格这就下来了,这是真的。

龙怀城急红了眼,此时知道上当。他不能等,他没时间了。此时再糊涂也知道上当,正在客厅上跺脚大骂,小厮名刀怯生生伸个脑袋进来。

“没事别来烦我!”龙怀城此时是看谁烦谁。名刀脑袋还在那里伸着,小心翼翼地道:“军中,有信来。”

龙怀城拿到手上看,更把他气得大骂一声:“梁山王,你这老匹夫!”

这是催粮的信!

国公夫人听到信,匆匆来看儿子时,听见到儿子状若癫狂,拍着桌子怒骂梁山王。国公夫人吓得泪水双流,让厅外的丫头小子全退下,一个人过来安抚龙怀城:“镇静些,你说的这些话很不好,小心让别人听到传出去,梁山王能不恼你!”

龙怀城悲愤上来。

他多想把这件事办好,现在办成一个黑锅扣自己脑袋上。龙怀城扯住母亲的袖子,泪水颤颤抖抖滑下面颊:“母亲,”

他泣不成声:“这是有人要逼我们去死啊,”

国公夫人见儿子居然说出绝望的话,更是心头作痛。她的儿子已经面如土色,国公夫人只能强自支撑。搂住龙怀城,国公夫人哭道:“你别急,先保你父亲要紧。就是穷了,就是没官当了,我们母子粗茶淡饭的也能度日。只要你父亲在,你在就好。”

母子抱头正在痛哭,外面有人走上来,大公子龙怀文阴森森地道:“哟,八弟办事儿稳当,怎么却哭上来了!”

龙怀城不见他还好,见到他气得一跳起来,挥舞着拳头,面色狰狞:“你还有脸见我!我不找凌家的事情,已经算客气,你等着,等这件事过去,我把凌家一把火烧了!”

“哟,八公子你可真厉害啊,不过我看你还是省点儿力气,先把这一关过去再说吧。”外面又走上来凌姨娘。

国公夫人都愤怒了。

她上前护住龙怀城,双眸喷出怒火。几十年的怨恨汹涌而出,她昂首冷笑:“几十年里我让着你们,倒让出你这等的家贼!贱人,”她怒斥凌姨娘:“你糊涂油蒙了心,连带你儿子也糊涂了!想想吧,这样的折腾,先倒的是谁!国公一旦倒下,覆巢之下,你还能蹦哒吗!”

她忽然厉害了,又句句切中利弊。打迭起一肚肠讽刺话的凌姨娘就此愣住。

而国公夫人还没有完,她一直痛恨龙怀文。转向龙大,国公夫人痛心疾首:“你是个长子,你又在家,这事儿你不说帮着弟弟们,你反而跟在里面践踏!姓洪的贱人和姓万的混帐,没准儿就是你找来的!你心计深啊,是一定要把这个家折腾散。不过你想想去吧,这个家没了,你还能当将军吗?你的将军是别人看你父亲面上给你的!你还能当国公吗?都折腾吧,折腾散了爵位没了,一了百了,你们谁也当不成!”

闻信而来的龙六公子、龙四龙五,和姨娘们姑娘们,在外面全听在耳中。大家都心头震惊,知道听到的坏消息确定为真。

宫姨娘走上来,也哭了:“你们还闹什么!想法子才是真的。”

龙怀城听母亲骂了一通的话,他在这间中倒冷静下来。

把手中公文掷给宫姨娘,灰心丧气:“已经来催了。三天内不启程,到地方就晚。晚了就军法从事。”

把嗓门儿一提,龙怀城对着这一干子人怒骂:“杀头可不是我,是父亲!”

鲍姨娘晕了过去。

大厅上乱成一通,救人的救人,哭喊的哭喊。龙六公子火爆地骂起梁山王,龙四龙五低声飞快商议着,而龙怀城冷笑以对龙怀文,讽刺道:“大公子!我们家里的长子,我认输我不行,这件事情不是我一个人的,现在我让贤。兄弟们都没辙的话,长子你得走前面吧,交给你了,反正砍头你也在我前面,谁让你是长子呢!”

龙怀文还是镇定的,他面无表情:“哦,你们都听我的了?”

国公夫人在乱中也耳朵尖,捕捉到这一句,怕龙怀城动起意气来,和龙怀文再争。正看着人救鲍姨娘的她,急步一个转身,嗓音清厉在厅中回荡:“大公子,你有主意就听你的!”

厅上顿时安静。

无数怀疑猜测的目光全投到龙怀文身上。龙怀文哈哈一笑:“别看我,姓洪的我不认识,姓万的也不是我指使的。我到这儿来,八弟当我是看笑话的。哈哈,不错,我就是看笑话的,我想八弟你真是蠢啊,放着财主你不找,你拿自己家里的地折腾。你卖这地的心思,家里人全知道。你!走了的老二,还有你,老六!你们三个才混!借着办这事,把我们都搜刮得干干净净,让你们起坏心!现在没主意了吧,”

龙怀城冷笑截断他:“主意我还有!而你说放着财主不找,想必我们想的一样!不过大哥你亲口说,你当着家里人,你得亲口说出来,你敢说你的主意你没有起坏心!”

“那也比你卖家里的地好!”龙怀文怒道:“没错,凌家是我让去的,而白家也是我早商议过的。八弟,有金山在那里你不用。那些本来就是我们家出去的钱!卖自己家的地,亏你想得出来!”

龙怀城也恼了:“你是诸葛亮!你打姑母的主意,你自己去说!”龙怀文沉着个脸不接腔。厅上的人再听不懂的,现在也就明白。

宫姨娘道:“对呀!我们现在没钱,袁家姑奶奶可是有钱的主儿。当初她出嫁的时候,带走半个国公府。”

龙六公子不再怒骂,也是眼睛一亮。

龙四公子停止和兄弟龙五的商议,走上来也有了笑容:“大哥八弟,你们不用争了。大哥这计策,是想保住家里的地。”

龙怀文重重一哼。

“而八弟呢,也是一片好心在当差。”龙四公子转向龙怀城:“八弟,说真的,你卖家里的地,我和五弟都不情愿。可你和六弟坚决这样办,我们也不好说。现在这事情到这种地步,与其贱卖田地,不如袁家去想想办法?这也是我和五弟才商议出来的。”

龙怀城笑了,他玩味地打量几个哥哥,慢慢道:“好,这主意我也赞成,还是我刚才说的,我最小,我认栽,我认在大哥手里我摔这跟头,这事情先放着,等父亲回来请他老人家裁决决这事。这事儿,我撒开手,全是哥哥们,有主意你们走前头!”

他扶着国公夫人坐下,自己也寻个椅子坐好,双眼对厅顶,一脸的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龙四公子就笑:“八弟说得也有道理,”他转向龙怀文:“大哥,八弟这样说了,这主意又是你也提出,我也提出的,大哥,小弟我不能推开,我和你往袁家去一趟吧?这是求人的事情,请弟妹上门只怕不好。”

龙怀文冲着他冷笑:“四弟你傻了吗?”

龙四公子一愣:“大哥何出此言?想是你想一个人去办这事,行行,那我让你就是。”龙四公子心想你一个人上门,弟妹不把你再骂几顿才好。

龙怀文冷笑:“我说你傻,不是说你要去不对。”

“那大哥的意思?”龙四公子问道。

龙怀文阴阳怪气:“你看我和加上一个人你,好吧,再加上五弟,不行再加上六弟,实在不行,把老二老三老七全都叫回来,我们七个一起去,你觉得弟妹能让我们进门?”

说着斜斜对双眼上翻的龙怀城瞅过去。

龙四公子恍然大悟:“是!”果然有道理。

龙四公子就笑:“八弟,”

“别叫我,我累了,从我回来我吃不好睡不下的办这事,如今栽在自己哥哥绝妙好计之下,昨天的几倍田价,变成今天的十分之一不到,我说哥哥们,让兄弟我独自伤心吧,别搅和我了。”龙怀城依然双眼对天。

这诉辛苦的话让国公夫人心头一酸,她也是觉得儿子辛苦,而当兄弟的还要欺负他,国公夫人流下泪来。

龙四公子却更加地要笑,对着龙怀城走上两步:“八弟啊,现在不是负气的时候。你想想,弟妹是个重规矩的人,她不是为这事还让门来骂过我们吗?而且弟妹只和母亲走动是不是?”龙四公子对着国公夫人轻施一揖:“母亲在上,如今这事儿,只有八弟才能去得。而且我兄弟们虽然在家,却还有母亲在呢,请母亲拿主意才是。”

“四哥,你倒精乖,把这烂摊子踢到我母亲这里。我说平时的,可没见你这么敬重我母亲过。”龙怀城半讽半诮。

龙四公子微微一笑:“八弟,难道我平时见母亲,不是称呼母亲吗?”龙怀城跳起来:“废话!你见母亲不叫母亲,难道叫姨娘。”

龙怀城怒火还有一层:“我忙活半天,风头让你出了。是你和大哥联手的吧,不然他怎么肯自己不要这光彩,就你四哥一个人在这里话多!”

“老八,”国公夫人劝道:“老四说得有道理,外甥媳妇是眼里有我的人,见天儿的给我送东西,”说到这里,国公夫人欣慰:“她做个小菜,都肯想到我呢,”对儿子含笑:“你去的好,你去找她吧。这全是为了你父亲,不然我和你一起去?”

龙怀城对上这一番话,脾气没了九分。余下一分,还是在龙怀文身上。龙怀城手一指他,对国公夫人道:“不是我上来不答应,弟妹给母亲送东西,母亲也疼爱她,有点儿好的也给她,我全知道!我就是不愿意让人当枪使。我这大哥,你简直的就是一个混蛋!”

龙怀文动动右手臂,还是痛,他挑眉冷笑以对。

“表弟妹得罪过你,我姐姐也得罪过你,你坏呢,你使这损招儿。把本来赚钱的事情变成亏钱,是你早就想好这毒计。”

龙怀文得意:“那你卖地啊,就按现在市价去卖吧。”

“不行!”厅上姨娘们姑娘们齐齐出声,这可是大家的啊。宫姨娘此时也服个软儿,对国公夫人陪笑:“夫人,现在不是说你好我坏的时候,家里的东西是我们都有份的。不是我们想姑奶奶的钱,而是姑奶奶她现在用不到,不如支借了来,以后再还也是一样。”

国公夫人点头:“是这个道理。”才把目光放到儿子身上,龙怀城道:“我还没骂完呢,等我骂完了我就去。”

宫姨娘赶快对龙怀文道:“大公子,你的计策很好,但你可别再回八公子的话,让他骂完,他就去了。”

龙怀文翻眼,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

宫姨娘装没看到,心中得意,该说你的时候,就得说说你,不然你这“大”,公子你总尾巴在天上也不好。

龙怀城继续大骂龙怀文:“不要脸,用这坏招儿吧,你自己还有不能去的理由。这坏招儿,还得别人去。把袁家的钱弄了来,责任是表弟妹担着,受益的有我,这不错。但也有你,看你坏的,你这招儿太坏了。你恨她,你自己还不去?”

“怀城,”国公夫人虚弱地道:“骂几句就算了。”

“母亲等我说完。”龙怀城道:“母亲不去,您是长辈,家里虽然让哥哥们折腾,可还没到穷人揭不开锅的时候,您这嫡夫人就去了,也让弟妹看不上不是。”

他得意的把“嫡夫人”三个字咬得重重的,姨娘们有人想不屑,但碍于现在不敢惹龙八,都忍着。

国公夫人感慨万千。

龙怀城转向龙四公子龙五公子,一样大骂:“我呸!你们哪一个不去都不行!这钱是为大家借的,凭什么我一个人舍着脸子去求人。”

宫姨娘又插上话,反正她的儿子龙二公子不在这里,求人的事情与她不沾边。宫姨娘道:“这话有理,公子们是男人,理当一起前去。”

龙怀城对龙怀文坏笑:“我说大哥,你是有妙计的人,到时候弟妹不答应,全指着你的妙计说服她。她要是不原谅你,你负责下跪!”

龙怀文怒容涌现,宫姨娘抓住机会,横他一眼:“别说话。”把凌姨娘气了一个倒仰。

龙八看也不看他,再来找龙四龙五:“四哥五哥,你们是亲爹亲娘的兄弟,四哥今天又大出风头,等下弟妹不答应,四哥千万记得再出风头,五哥你记得让他出来,到袁家可别装怂。”龙四龙五啼笑皆非:“八弟,那你呢?”

“我这嫡子不是吗?”龙八趾高气扬,关键时候,你们知道嫡公子的好了吧?他道:“我负责带你们进去,弟妹千不看万不看,看着嫡亲的舅母也得给我面子。哥哥们还嫌不够,我负责先说,这总行了吧?”

再扫一眼姑娘们,龙怀城满面慈悲:“姐妹们就先不去了吧,我们兄弟要是不行,就得姐妹们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