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偷鸡不成反蚀米/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给你,”南安侯把抱着的药材放到妹妹老太太手边。安老太太认一认,见是女人的药,还以为兄长买给自己的,老太太提起一枝山参埋怨:“亏兄长还在山西为官多年,难道忘记那地方有出参的地方?大老远的,你从京里买带到山西,又乱花钱。”

老太太还道:“我还想着在那里备些土产往京里来换钱呢,你倒买这些带过去。”

南安侯含笑:“妹妹啊,你再看看。”

老太太又看了看,疑惑道:“这几味药,却是女人难产方子里不能缺的,”老太太忍不住笑:“哥哥,你这是给宝珠带的,”

“是啊,给宝珠的,”南安侯抚须颔首。

安老太太欣然道:“那就带上吧。刚才我还在想,我们路上少带行李的好。我问过亲家太太,”提到袁夫人,安老太太更对着南安侯笑得开心:“哥哥啊,这就是你的一片心了,没有你作主,提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亲家太太,”

南安侯见妹妹喜欢,他就更喜欢,装出来颇为自得,嗯啊道:“啊,这个啊,嗯,是个好亲家。”

这亲家实在太好了,好到什么地步,南安侯准备等下和妹妹细细的说。

“亲家太太说山西本是她的家,山西什么都有,又说到了山西送我两件古玩,还要送哥哥两件,”老太太继续显摆亲家好。

南安侯睁大眼,别人说送他贵重东西,他总要表示一下诧异和喜悦,他就这么着眼睛睁着,还觉得不够,又装出贪心模样:“送我什么好的,”

他的模样逗得安老太太开怀大笑,手指住兄长打趣:“看这侯爷,听到收东西居然像没见过世面的,你放心吧,国公府的东西,还能不好?”

“妹妹呀,正是知道是国公府的东西,而且你也知道我在山西为官有年头,辅国公府我去过好些回,家什摆设我都看在眼里,随便给我一样子,这趟山西就算没白陪你去。”

南安侯话里头有好几个可笑,安老太太更笑得哈哈的,把哥哥话里的几个笑话全抖落出来,一个一个的再笑一回。

“敢情兄长以前当官在任上,往别人家里做客,全是去看东西的?”这是一个笑话,安老太太乐不可支。

又说第二个笑话:“还家什摆设全看在眼里?笑得我不行。哥哥啊,那笨重大家什就给你一个,你倒怎么运到京里来?”

南安侯耸耸肩头:“啊,这个为兄为官多年,对那里人熟地熟,找个变卖的地方倒容易,把银子一提,就回京了。”

安老太太忍住笑:“打住!你刚才的话里可笑之处我还没说完,别再添新的笑话。”南安侯慢条斯理:“啊啊,慢慢讲来,我慢慢的笑就是。”

“刚才说什么山西收了东西,才算没白陪我去。”安老太太佯怒:“原来不是为陪我,是为几年前相中国公府的东西,以前收不得,现在能收,这才和我去山西。”

这笑话和孙子钟怀江沛打趣祖父去山西是玩的话相合,南安侯笑道:“看来人人都这样看我。”我成了陪玩的。

老太太不知道他们祖孙另有笑话,笑道:“话是你自己说的,怪不到我这里。”

用手把中药再捡几样看看,世家女不是老中医,但常用的滋补药材认得好坏。老太太点头:“竟然样样上等,也罢,看在你是为宝珠尽了心,哪怕是为想人东西去的,我也带上你。”

“有劳有劳,生受生受,”南安侯哈哈大笑。

他笑得嗓音不小,老太太起了疑心:“我的话比你的话还要可笑?这笑竟然古怪。”南安侯示意她再看药材:“看仔细了,这东西不是我的。”

“那是亲戚们送的?”安老太太面上生辉:“送宝珠都没少给,送我,自然要更好些。”

南安侯对着妹妹得意样子,故意慢吞吞让她领会:“你让亲戚们不要送,他们都打算空手送行。”

“我倒比宝珠还要差?”老太太嘀咕:“老了老了,这就瞧不起我怎么着?”说完,老太太重新想到:“那兄长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你不买,又不是收礼,难道是天上掉下来?

老太太想有这好事,我也捡去。

南安侯徐徐,缓缓,不慌不忙,慢慢腾腾……

“别卖关子!”安老太太急了。

南安侯凑近她,道:“太子殿下赏赐!”他说过就埋怨妹妹:“这茬你忘了?”

安老太太屏住气。

南安侯开始喝茶:“总算不笑话我了,我可以歇会儿。”

“别歇着,”老太太回过神,满面笑容,但嗓音不由自主放低,低低唤一声兄长:“细细的把事情告诉我。”

袁家与中宫与太子,是兄妹谈论过的小秘密。

袁训宝珠走了近半年,老太太有日子没听到宝珠招待瑞庆小殿下,也没听到她的好孙婿在太子门下如何如何。袁夫人过年往宫中去,老太太难想到亲家太太是单独去见中宫,就把旧话压在心里,暂时忘记。

今天这事情又可以拿出来谈论一回,宫中有人,圣着丰厚,安老太太只说个话头,就津津有味上来:“殿下又眷顾我的宝珠?”

“是啊,还有让我寻思到现在的话,二妹你要不要听。”

老太太急忙道:“你说。”

南安侯微微笑着,把适才去见太子又回想起来。

殿下说钱国公的事时,面容上虽带着微笑,却透着郑重。但说完钱国公府后,太子殿下笑容轻松:“侯爷,袁训妻子是五月生产吧?”

老太太听到这里,就旁边打岔:“我的孩子几月里生,太子是怎么知道的?”安老太太心想这不是军国大事,不过是个官眷生孩子,亏殿下你倒记得住。

宝珠去年有孕,八百里加急快马信到京里是当月。从去年到此时是今年正月,太子殿下光听中宫就说了几十回,中宫让有经验的女官推算出月份日子,太子想不记住都难。

南安侯轻笑:“我当时听到也纳闷,袁家这圣眷也太厚了,宝珠生孩子宫中都有日子出来。”

老太太急着往下听:“再说。”

“我倒不知道,我就回殿下说,像是五月里生。”

老太太大笑:“这殿下知道的事,侯爷倒忽略了。”

“殿下就道,”南安侯在这里停一停,像是下面的话很重要,而事实上,下面的话也的确也好听。

老太太就收住笑等着。

“太子殿下说,哦,盼着头生是个男孩吧,这样就都能放下心。”

老太太瞪圆眼睛,南安侯并不意外,当时他听到,也是心里大为吃惊,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后面殿下赏宝珠东西,南安侯就以为是当然。

安老太太正在走南安侯当时吃惊的过程,她似自语,又似和兄长商议:“好孙婿是太子殿下得力的人,宝珠生孩子殿下关心,是他的仁心倒也应当。但这头生男孩大家放心,可把我闷在这里,哪些人放心呢?”

以南安侯兄妹来想,宝珠生男生女,与殿下有什么相干。

兄妹猜了一回,猜不出来。只能说中宫关切,盼生男孩是人之常情。这话不能解释殿下也盼着的疑惑,但勉强能让兄妹先按住疑心。这就老太太把东西收着,带南安侯看自己带什么走,又收拾一回。

……

伍掌柜的推开门帘,见龙怀文独自在内。他回身对跟的伙计点点头,示意他在外面守着,自己走到房内。

这是大同城内的一间茶馆里。

见茶已泡好,伍掌柜的坐下,端起一盏嗅嗅茶香,一开口明显埋怨龙大公子:“怎么约在这里见面?”

“那我闯到你铺子里去?”龙怀文冷笑。

伍掌柜的瞥他一眼:“大公子从哪里来的火气?”他阴阳怪气:“八公子也走了,四五公子们是念书人,大公子,这正是您在府中说一不二的时候,谁还敢给你添气?”

龙怀文阴沉沉道:“难道我就此窝在家里不成?”

“哎哟,大公子,你就说手没有好利索,晚上半年再去军中,到时候仗也打得差不多,不怎么出力,军功折子上有你一笔,这事儿多好。”

伍掌柜的说完,龙怀文泛起奇怪的笑,慢慢道:“我也这样的看,”伍掌柜的才一愣,龙怀文一字一句道:“让项城郡王以后见到我,把军功全让给我。”

伍掌柜的手一哆嗦,差点把茶碗摔地上。他不敢置信地问:“什么!”他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

龙怀文盯紧他,重复道:“告诉项城郡王,以后战场上和我遇到,他杀的人也算我的!”

低沉的嗓音清晰有力,伍掌柜确定自己没听错,就出来一句:“娘呀,您这是中的什么邪?想出这么个主意来?”

“没中邪!”龙怀文沉着脸。

“我们郡王他怎么肯答应?”伍掌柜的心想这不是废话吗?他杀了敌将归你,这不是胡扯?伍掌柜的摇头:“不行不行,就是郡王答应,战场上看的人多了,他的将军们也不肯答应。”还有一堆当兵的,哪个不想军功呢?

他们也不肯才是。

龙怀文对这拒绝早有预料,淡淡道:“不答应也行,以后就别说我办事情不利索!”伍掌柜的才哎哟一句,龙怀文起身。高大的身躯带着威慑压下,龙怀文冷笑道:“我是世子这事他都没能耐,让我怎么在府中作为!”

“话不是这样说的?”伍掌柜的不示弱的才嚷出来,龙怀文双手按住桌边,微俯下身子,冷声道:“难道,他的本意就是我家里没有世子?他想把我们家拖垮不成!”

刀锋似的眼光,让伍掌柜的愣在原地动弹不得。

龙怀文最后冷冷扫他一眼,大步离去。

等他走后,伍掌柜的鼻子里出气:“哼,郡王的意思,就是不是皇家血脉,凭什么你们还享受荣华!”

项城郡王本来就这意思。

国公们镇守边镇都好些代,是收回地方的时候到了。

伍掌柜的随后出来,往自己铺子里走。离着还有两条街,一个伙计迎上他说了一句话,伍掌柜的面色微嗔,骂道:“这母子两个,一个比一个无能。”

但再无能也得打发应付,伍掌柜的加快步子回去,见等在后院子里的,果然是凌姨娘。

“姨娘有要紧的消息告诉我?”伍掌柜的语带嘲讽。

凌姨娘苍白着面庞,有几分气急败坏:“我让你去对付袁家,怎么还没有动静!”伍掌柜的不悦,你让我对付谁我就对付谁,我是你的人吗?

“姨娘,我不是帮你和女眷们怄气的。”伍掌柜的直截了当。

凌姨娘面庞都有几分歪斜,充满愤怒:“你傻了!难道你还没有查出来,那洪氏就是袁家出来的!”

伍掌柜的翻个白眼:“你有证据吗?”

凌姨娘不语。凌掌柜冷漠地道:“从洪氏一出来,您就说是袁家的人。害我也跟着查了半天,袁家除了一位奶奶,人家怀上了,怎么可能是她!姨娘,你和谁不对,别来找我!”

谁会想到一个丫头就是那洪氏。

凌姨娘还真是胡扯,见这一扯没说服伍掌柜的。凌姨娘还是不死心,道:“你再不动手就没机会!”

“哦?”伍掌柜的一脸漠不关心。

“她今天打发人往府中辞行,明天就去太原,等她到陈留郡王府中,你再想动她比登天还难!”凌姨娘太想使坏,心情急得口不择言:“那是陈留郡王妃的亲弟媳,你们也不动手?”

伍掌柜的板着脸。

“袁家可是有许多的钱,她死了,再让项城郡王在战场上把袁训杀了,袁家的钱可就归国公府,我们有了,自然不亏待你!”

伍掌柜的双眼上翻对天。

凌姨娘有无力之感,怨毒的恨声道:“现在你们这样对我,以前你们是什么样,你都不记得了!”

“以前,呵呵,以前,”伍掌柜的笑了。以前认为你能当上国公夫人,以前认为你当上国公夫人以后,国公府的兵马可以归我们郡王。

现在倒好,全便宜梁山王。

以前……还提它有用?

凌姨娘恼得直直对伍掌柜盯了片刻,知道再说也挑不动伍掌柜的对袁家媳妇下手,跺跺脚,冲了出去。

她知道这些人全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她知道要靠自己……。可凌三不在,弟弟虽然是管这一方的指挥使,却胆小如鼠,给他钱可以,让他害人他都得想想,让他杀人更是不能。

凌姨娘茫然若疯狂,她还能去找谁呢?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后,伍掌柜的收起讽刺面容,往外面叫进来一个人。这个人带着明显是士兵的身姿进来,伍掌柜的吩咐他:“袁家的人明天动身,从这里到太原府山路险峻,可动手的机会很多,都准备好了吧?”

“您放心!我们装成是凌指挥使和龙大公子的人马,得手便罢,不得手也让陈留郡王和辅国公府不和!”

伍掌柜的点头无话,让那个人退下。独自在房中时,伍掌柜的仔细把这事又想一遍。陈留郡王以前就和辅国公的公子们关系一般,这又有龙大公子和袁家的媳妇不和,明天上路的还有陈留郡王的小女儿,只要蛛丝马迹留得好,陈留郡王和龙公子们的仇这就结定了。

这是个最好的机会,伍掌柜的想我怎么会放弃呢。

更别说袁家有钱,辅国公当年嫁女花的钱,任谁听到都流口水。明天这一票,还能收回不少珠宝吧?

伍掌柜的满意之余,就更懊恼没有找到洪氏和万大同。这两个人同样是肥羊,那随身携带的珠宝,啧啧,真让人动心。

……。

人的感情中,最崇高的就是爱。最值得歌颂的爱,不应该是男女之爱。但男女之爱话题太多,千古以来诗人赋者利用率也最高,总像时时排在头一位。

也许是恋情总太美吧。

宝珠身在此爱中,她深爱自己的丈夫。由爱丈夫,而更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因此处处谨慎,防备周到。

郡王妃先后两次给她计八百府兵,还有几十个侍候的人。又有顺伯孔青,宝珠可以说是随从众多。

她没有想到还有人敢来找死,但想到小心没错。见轿子转到山路上,宝珠这就警惕极高。

“孔管家,小姑娘睡了没有?”宝珠隔一会儿,就问守在轿外的孔青。

念姐儿在另外的轿子里,由奶妈抱着,宝珠的轿子虽然大,可让她抱着念姐儿,又怕身子不便,别撞到自己,又拘住念姐儿,这就分开。

孔青守着宝珠,顺伯守着念姐儿轿子。孔青就对顺伯看过去,见顺伯还隔着轿子和念姐儿说话,孔青笑道:“没睡呢,刚才要绿叶子,说可惜没有花,这一会儿像是不再要。”

宝珠就笑笑。

二月山林还有积雪,阴处冻得结实,走上去格叽有声。平整的地方明亮如镜,在叶子间隙中陡然可见一亮,是日光透过木叶打下,把周围也照亮。

冬天的树叶并不是全落,常绿树木的叶子经过一冬更深绿,和新生的碧绿相映成趣。

路边,能见到山树裂石而出,又能见到山峰或直若劈。白雪岚气由厚重转为舒朗时,是山路数弯已到半山。

“好看!”念姐儿在轿子里拍的小巴掌有声,宝珠听到嫣然含笑,正要回念姐儿一句,顺伯骤然出声。

老人目光严峻,厉声低喝:“停下!”

车和轿子同时停止,卫氏梅英和红花都在车上,把车帘子一揭,红花跌跌撞撞先扑下去,然后是梅英一跳落地,恰好在雪上滑,几乎没摔个跟斗。人还没有起身,半蹲身子跟在红花身后,也往宝珠轿子过去。

卫氏年纪大就慢了,是最后一个跳下车的。她落地时,“咚咚!”有巨声出来。卫氏早有准备,还是吓得惊呼出来,惊呼声完全让后面的巨声掩住。

原本寂静的山林,刚才还似乎再无人迹。而现在是所有能想到的声音都出来。积雪坠落,山石滚落,人声叫喊,马声嘶鸣,以至于树木摇动,弓箭刀剑声,反倒盖了下去。

宝珠一手掩在腹上,一手捏住轿帘,做好有人请她弃轿,就随时出去的准备。而外面红花和梅英到了,嗓子虽然哆嗦,却毅然坚定:“奶奶别怕,有我红花在呢。”梅英也跟着说上一遍,孔青笑了。

隔个山谷在大战,孔青在这边笑容从容:“红花,等下人攻到我们这里,你头一个应战。”红花腿一软,坐到雪地上。

宝珠笑着把帘子打开一条缝,也打趣红花:“你害怕,就回车里吧。”红花见到宝珠半个面容依然自如,红花呆呆地问:“奶奶倒不怕?”

“怕什么!”宝珠扬起眼眸:“小爷天天能遇到的,我遇到一回,能感受一下,这样更好。”如果不是有身子,宝珠一定会走近些看上一看。

她的丈夫在战场上遇到的,一定比这个更凶险更可怕吧。宝珠此时完全想不到自己身上,她的心一分为二,一半在袁训身上,一半在肚子里孩子和念姐儿身上。

山谷中的声音,带给宝珠奇妙的感受。她仿佛去到袁训身边,守着他跟着他,和他在血光中穿行。

如果袁训在这里,宝珠一定是害怕的。但袁训不在,宝珠反倒很能担当。这和担当起铺子,担当起家业不一样。远处传来的可是刀剑砍中血肉的声音,血腥气也随风过来。但宝珠不怕,她不能陪着丈夫上战场,却能在意识中陪他一回,宝珠是平静和满足的。

同时她也有悲哀。对自己下手的人,不是凌姨娘就是别的姨娘们。宝珠并没有想到单独与项城郡王有关,倒想到和陈留郡王有关。

她和念姐儿都是别人眼中的好靶子。

宝珠微微叹气,又把心浓浓的放到丈夫身上。这来找事的人不长眼,他可以不在乎八百府兵,却没想到太子殿下吧。

“赵大人!结束了?”孔青在轿外大声地问。

赵大人爽朗的笑声过来:“几百个人不值什么!”

“噗!”

他把个什么东西往地上一丢,宝珠是不会去看,只猜了猜,难免猜到人首级上,这就恶心上来,急掩住口,才强压下去。

赵大人的声音近了:“哈哈,这群人还敢冒充大同府守兵!这是想让凌大人背黑锅啊。”他往地上扔的是件刻着大同守兵印记的刀剑。

这就不会是凌姨娘!

宝珠就吩咐:“红花打起帘子,请赵大人过来。”

“别别,”赵大人在外面听到,笑道:“我身上不中看,还是隔帘子说话吧。”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满身血,不由得更要笑。女眷们见到这模样,不怀着孩子也能吐出来。

对着他的红花,就面色发白,手在胸口上往下抚。赵大人见到,对她一笑。“哇!”红花奔出去几步,大口呕吐起来。

孔青手快,早把梅英眼睛捂上。梅英没有看到,急得直问怎么了。卫氏没有吐,却带着随时会晕过去的神色。

这从头到脚全是血,这还是人吗?

还有大人你就别笑了,你嘴角边挂着血丝,笑起来的模样好似才吃过活人。

赵大人对着红花背影还委屈:“这不是要快,快我就也下去动手,小姑娘,你远点儿吐啊,你吐的模样看着吓人。”

宝珠也就不揭帘子,心想我也没有那胆量,本想尊重一下他,打帘子说话,这就免了吧。她先问过念姐儿好不好,再来和赵大人隔帘谈论:“依大人来看,来的是什么人?”

赵大人滴水不露:“回奶奶,这事儿您就别问了!安心上路,从这里过雁门关也好,到太原也好,我全安排妥当,你不用担心。我的职责,就是保证您在山西的安全。”

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

把宝珠挡回去的赵大人,心里好奇不比宝珠少。

让他按时给宝珠送银子,赵大人能想通。这是官眷,为了丈夫往这里来守着,薪俸在这里领也罢。

但太子殿下最近几封手谕屡屡提到她和她没出生的孩子,让赵大人百思不得其解。

这孩子是殿下的吗?

这话不敢乱想,可除非这孩子是殿下的,不然殿下犯不着关心备至。浪费快马送信,信中还添上这一笔。

这孩子……赵大人怎么想也想不通,他就更不肯和宝珠探讨行刺这件事,不想让宝珠受到惊吓。

这就安排上路,总要走过激战过的地方。赵大人让把车帘轿帘全拉紧,不要乱看,看着他们过了这条山道,赵大人松口气。

接下来还有山道,但接下来另有人接应。这奶奶,真是个宝贝。

他带来的副将也纳闷,对着走远的一行人问道:“大人,辅国公府的亲戚倒要我们出兵护着?以前没听说国公受太子殿下青睐过?”

“现在不一样了吧。”赵大人随口说过,一抬手:“收兵,把罪证全拿上,我们去和凌指挥使交涉去!”

跟来的人就哄然笑了:“凌家有钱,这下子不给个几千两不放过他。”

……

“什么!”凌大人呆若木鸡,对着摆在桌上的“罪证”傻眼。

赵大人撸撸袖子:“我说大人,您带兵有一手,这都跑过了界!雁门关总兵让送来的,还有一堆人脑袋,他说打劫的是过路的官眷,人家不依,家里官大,这就全砍了!这是腰牌,这是刀剑,全刻着印记呢,你说你的人倒有多傻,杀人越货也不换换衣裳,”

凌大人如梦初醒,颤抖地叫起冤枉:“这不是,这不是我的人啊!”

“可印记在上面呢?”赵大人冲他坏笑。

当晚凌姨娘知道,一样傻眼。龙怀文在房中焦躁踱步:“怎么不和我商议就去找伍掌柜!现在好了,姓伍的办事情,全推到舅舅身上!”他一语道破:“母亲!姓伍的是想让陈留姐丈恨我们!”

“不是他,他没答应,他真的没答应我…。”凌姨娘面容呆滞:“现在怎么办,你表弟让拿走还没有出来,你舅舅也让拿走了……”

……

半个月后,宝珠和念姐儿平安到达太原。离太原还有一半的路,郡王妃就派人来接,接下来又官道较多,算是顺风顺水。

而京里,南安侯、老太太和袁夫人在这一天动身。

袁夫人出门是没有牵挂,就是老太太出门大费周折。

“姑娘,你真的不带我去?”丘妈妈在这一天里,终于明了她是不能去的。抱着自己的小包袱,丘妈妈老泪纵横:“我不跟着姑娘去,以后只怕再也见不到,我老得不中用了是不是?”

安老太太对她早有安排,招招手:“让丫头们扶着你,我带你去看样东西。”说过回身对齐氏等一干子老人道:“你们也跟来瞧瞧。”

齐氏等人答应。

丘妈妈道:“这是去哪儿?”见是出门上车,丘妈妈老糊涂了,喜欢起来:“我说还得带上我,不带上我,谁会做好点心呢?”

她把个小包袱在怀里抱着更紧。

车停下来时,却是在南安侯府的后门上。安老太太没下车,先嘀咕:“幸好让亲家太太先出城,不然她和我一块儿出城,我还得安置好人,不让她着急吗?”

见丘妈妈下车,安老太太对她笑:“跟我来。”后门大开,钟大老爷在这里候着,见到姑母过来,笑道:“到底还是您老人家亲自告诉她才行?”

大老爷打趣丘妈妈:“妈妈,您这又回来了?”

“我不回来,我要跟着去山西呢。”丘妈妈还是糊涂着。

齐氏等人簇拥上,尾随老太太直到侯府后院,走到一座厅上。一进去,大家先抽一口凉气,这厅上摆着一口没上漆的棺材,开着盖子。

丘妈妈半天才看到,以为家里又没了人,这就开始流泪,帮着举哀:“这是哪位没有了啊?”

“妈妈别哭!”安老太太笑道:“这是你的寿材,你好好看看,还有哪里不满意的。”丘妈妈走上前去,用手敲敲听声,又闻闻木材味儿,咧开没牙的嘴笑了:“木头好,做的也细,倒是给我多漆几遍才好。”

安老太太对她笑:“你自己看着人漆,爱漆几道漆几道。这山西呀,你就别去了。”

“不行!”

“听我说,我也想到这事,我这一去,不容易,再带上你个老妈妈,更不容易。我也担心等我回来,你见菩萨去了怎么办?这不,我让兄长给你备下寿材,你可撑住等我回来,但万一我赶不上送你,这东西我备下,我心里也放心。”安老太太再转向齐氏等人:“你们全是跟过父母亲的老人,都老了,都别去了,若是我十年八年的才回来,这中间有谁等不得我,也照这样的例。”

齐氏等人痛哭出声,丘妈妈这一会儿也清醒了,满面皱纹的面庞抖动着,泪水流个不停。

寿英和丫头们都笑,钟大老爷也笑,道:“妈妈们,你们应该喜欢才对。姑母是去抱曾孙,这是大喜的事情。”

大老爷转向老太太:“姑母,我得先向您道声喜。您这疼孙女儿,竟然疼出个朝中出兵护送。昨天我才听说,往边城去的一队兵与您和亲家太太同行。”

老太太笑得满面开花:“这不是我们家能有的恩典,这是亲家太太的才是。”钟大老爷笑道:“我也这样的想,我们家也是圣恩隆重,可家眷出行有兵同程,这倒从没有过。”

他遗憾:“只是父亲不让我去,不然我也跟着风光一回。”

南安侯走过来,他换上一身行衣:“我走了,你也走,这家怎么办?到底你是个大的,孙子们又小,还有姑娘没定亲事,这些事情我全交给你了。”

他后面跟着二老爷和三老爷。

南安侯又向他们道:“我不在,你们要当我在一样敬重兄长,爱护兄弟才行。”二老爷和三老爷答应着,三老爷笑道:“父亲,如果您到了那里闷的慌,写信给我,我就去陪您。”

“三弟,父亲要人去,也是我先去。”钟大老爷对三老爷晃晃脑袋。

三老爷不让他:“父亲才说大哥是大的,要守着家。”

“有你和二弟在,也行。”大老爷说过,二老爷也开口:“别争了,大哥年长,守家。三弟你小,别乱出门。父亲要人,我去。”

三老爷嘀咕:“我女儿才成过亲,我倒还小。”

南安侯微微一笑,太子殿下让他带儿子们去,说这样方便查事情,也不招人疑心。但南安侯自有主张,他当初在任上时认得好些小官吏,南安侯觉得他们更便利,第二天开出名单呈给太子,获得太子首肯,还夸南安侯考虑周到。

带儿子们去,路上有人服侍周到。但在山西他们人生地不熟,办起事来还是当地不得志的小官吏更顺手。

南安侯这就一个儿子也不带,孙子也有两个说行万里路比读万卷书好,也要跟去的,南安侯让他们先把万卷书读好,再说万里路不迟。

说说笑笑中,就没有人再哭泣。家人们和老爷们公子们送南安侯和老太太出来,正要上车,有人叫道:“姑娘,你等我会儿,”

丘妈妈抱着她的小包袱又奔出来。

安老太太道:“她又糊涂上来了,”南安侯道:“你先上车,我来打发她。”老太太就依然先让扶上车,等到她坐好,丘妈妈到了车前。

老太太展颜对她笑,心中也有不舍。丘妈妈是最老的,还有一干子老人也都年纪不小,今天离开,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真的难说。

她就不忍心说丘妈妈糊涂忘记刚才说的话,只打算再和她说一遍。

南安侯在车旁,先开口微笑:“妈妈,你在家里好生住着,老爷们会照看你,”丘妈妈却道:“我有话和姑娘说,”她把手中小包袱塞到车上,对安老太太竭力笑得喜庆:“这牌带上,到山西好赢人钱。”

南安侯失笑,而安老太太感动得眼眶子一湿,怕自己又招出老妈妈们的泪水,才强忍住。对丘妈妈不住点头,安老太太心想我得说点儿什么才对得住她的心,就打起笑容道:“放心,我去到准保不输。”

“那就好,”丘妈妈笑着笑着,还是流下泪水。安老太太见她舍不得离开车辕,自己的舍不得心更上来,再叮嘱她:“看着寿材,让人多漆几道,可别给府里省钱省功夫。”

“哎,我自己看着,”丘妈妈这才松手丢开车帘,退后几步哭去了。钟大老爷也感动于她的忠心,安慰她道:“妈妈放心,你喜欢怎么收拾寿材,你就怎么收拾就是。”

“好嘞,”丘妈妈背过身子答应,继续去哭。

南安侯带两个随从,这就大家上马,送行的人跟上。安老太太在车里已经不哭,寿英陪她坐车,把丘妈妈送的包袱打开,寿英请老太太看:“您以前输的不冤枉,妈妈的这副牌,清一色红中白板和幺鸡,别的花色一个没有。”

老太太大笑。

这是专门准备好了,作弊用的。

……

二月春风还寒冷,码头上近水,虽日头上来,也寒气袭人。

方明珠把衣领裹紧,故意不去看衣着华丽的表姐掌珠。

邵氏张氏分别从常府和文章侯府里来,也是才到。邵氏看到外甥女儿,对紫花道:“去叫表姑娘来车里坐着暖和,”紫花答应就要过去,就见远远的来了一行人,紫花先道:“老太太和舅老太爷到了。”

水中大船上,早就上船的袁夫人也见到,和忠婆这就走下来去接。

安老太太下车,先笑谑的是忠勇王府的老王妃。老王妃取笑她:“我以为你说笑话,你还真的要去啊?”

“要去,”老太太得意的不行,扯着身上行衣给老王妃看:“不出门哪能做新衣裳,新做的。”显摆过,又拉住老王妃的手,低声道:“今年清明我不在,倩玉姐姐坟上代我说一声。”老王妃轻拍她的手,柔声道:“难道你这一辈子都有情意,”

老太太唏嘘:“有什么情意,你知道我的,是个极要强的人。这不,要强到最后,还要依靠着孙女儿,也幸好还有几个孙女儿呢。论起来,就比我嫂嫂强。你别不高兴,我昨天特地往文章侯府去了,也往我嫂嫂面前烧了香,哎,回头想想这一辈子,就是你关心我,我再关心你,以前不关心的都错了。”

“你拜你亲戚,轮不到我不喜欢。”老王妃握握老太太的手,笑道:“保重,早早的回来!”安老太太收起感伤,又得瑟起来:“玩呢,哪能早回来。”

老王妃又笑话她:“老胳膊老腿的,去一趟不容易,也是的,你就多呆着吧,过上几年也玩不动了才是。”

“等我给你寄好东西,”老太太简直眉飞色舞。她和老王妃同时看向水中的兵船,老王妃更是微笑:“我们王爷如今是肠子可以悔青,说当初亲事上应该追着才对。我倒看明白了,我说你别只看着袁家小子中探花,有志气就后悔,当初你就是追着要,估计也不给你。”

她凑近安老太太:“我孙子在兵部昨天才打听的,说报上来的请功折子准了,兵部正要发出去。你的孙婿,官升三级。这还没打几仗呢。”

安老太太只把笑容加深,心想我还没告诉你我孙女儿生孩子,太子殿下都关心到生男生女上。如果你知道这个,只怕更想不通。

马蹄声响,又一行人过来,是文章侯府的过来相送。又有诸家亲戚们到来,老太太别了老王妃,抖擞精神上前去,准备一一的接受道别。

她在春寒中,好似不倒的青松。

而南安侯先迎上去,文章侯带足羡慕:“姑丈,这辞官以后还这么威风的,亲戚们中也就只有您了。”

水面停着一排几十只大船,每只船上约有数百的人。日头光打在他们的面上,把他们的英武之气尽皆显扬。

南安侯打个哈哈把这话混过去,他心中想,别来问我这个,我可没这能耐,弄些当兵的把我护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