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风波平息/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原莽莽,星河一望无际。银河如黛色山尖高不可攀,把星光随无边夜风洒下。借着星光,不但何安田能看到手中的人,就是周围包围这里的几十个人也能看得清楚。

何安田手中握着的,是一张乌黑早已断绝生气的面庞。他双眸紧闭,嘴角流出一丝乌血,但肌肤触手温热,是才死去没有多久。

“不好!”

何安田大叫一声,放下这个,又提起来另一个看时,见同样的一张乌黑泛上眉梢的脸,再去看另外一个,也是一样的没了气。

这活口一个也没留下,何安田恼得迸出泪花,跳上马狠抽一鞭子,回到他和张辛分手的地方,也是张辛等人遇袭,他得到袁训相救的地方,张辛还活着,何安田刚才看到他还动过。

张辛果然是活着的,但受伤也重。

他离那些人太近,变起仓促,他被一刀劈在胸前,跟他一起出营的亲兵手忙脚乱在救助他。何安田到来。一马鞭子抽飞一个亲兵,恼得也不顾张辛伤势,也不下马,一伏身子揪起来单手提着又回到袁训那里,把张辛脸对着死的那几个人,何安田怒道:“看看你认识的好人!你这不长眼自找死的东西,你自己死也就罢了,还带累了我!”

春月更加明亮,月光下,这几个人的死因一目了然。

他们是大腿上中箭摔下马,同时马匹也中箭,没跑远几步,就死在前面。马不是袁训射的,他射的是马上的人。

大腿中箭不会死人,袁训的箭上并没有淬毒。死的人全是服毒。

张辛嗓子里格格作响,他伤重痛得满头大汗,又惊吓得冷汗直冒。他现在明白这是挑唆哗变不成又杀人灭口,但这时候他叛变罪名已成。

张辛干脆眼白一翻,晕了过去。

何安田把他就要往地上摔,一双手接住张辛。袁训含笑道:“何将军,他可是个活人证,怠慢不得!”

“啊,是。”何安田也就明白过来,但还是恨恨地对着张辛呸了一口。

……

陈留郡王大帐中正在热闹,有酒香飘出来。

正中两个书案对出来大桌子,围坐着十二个人。陈留郡王抱着一尺多高的酒坛子,亲自挨个在倒酒。

头一个是夏直。

夏直本来是他的家人,最早是贴身侍候陈留郡王的小厮,十几年下来直到将军不敢骄傲,在太平地方上不用打仗,夏直还时常来贴身侍候郡王。

这是陈留郡王在部下中头一个信任的人。

把酒给夏直倒满,陈留郡王笑道:“军中不许饮酒,不过不担心袭营的地方,喝一口儿解解乏没什么,我看不见,你们全看不见。”

坐的人哄地一声笑了,夏直在笑声中捧起酒碗,见到郡王奔着他来,早就离席的他躬身笑道:“是,您这赏的不是酒,是水才是。”

说着,一饮而干,酒催得他浑身发热,夏直单膝跪地行了个礼:“谢郡王赏水!”

旁边的人又吃吃笑着。

陈留郡王也笑,走到第二个人面前。这是个年近五十的老先生,这是他最得意的幕僚,叫顾玄武。

顾玄武离席,也谢过郡王赏水,饮干归座。

第三个第四个,是前营后营的将军,第五个第六个,又是大帐中的幕僚先生……在座除陈留郡王以外的十一人,主管营内营外粮草马匹器械军纪,只要他们中没有人动摇,陈留郡王的建制就撼然不倒。

头一巡酒倒完,陈留郡王回座,抬抬手,亲兵给每个人各送一小坛子酒,郡王笑道:“下面的自己倒吧,先说好你们互相敬可以,别都对着我来。”他率先端起酒碗,叹口气道:“闷得我好几天难过,今天有你们陪着,我松快松快。”

一仰脖子,把一碗酒一气灌下肚里,长长吐口气,笑了:“舒服!”

笑声又复起来,顾玄武对陈留郡王心思能揣摩十之七八,心想郡王这酒不会是白给喝的,一定有个说法。

就扶着酒碗笑问:“郡王,您叫我们来有什么说的,就直接对我们说了吧?”

陈留郡王回之一笑:“顾先生你猜?”

顾玄武往座中扫上一眼,道:“我这随便一看,小袁将军怎么不在这里。”座中的人全让提醒,前营将军也道:“郡王请客不叫小袁将军,这真是稀罕。”

“这几天看都不想看他!”陈留郡王皱眉,眸底精光在众人面上打量:“你们不烦他吗?我现在烦他。想当年我随父入军中,风里来雨里去,三年五年才升一回,他倒好,没怎么的就起来了,烦着呢,不叫他!”

顾玄武笑道:“老夫我倚我卖老说句话,郡王您不是烦您的内弟,您是不相信我们这些人吧?”哈哈大笑声在座中四起,陈留郡王也笑,笑骂道:“老夫子,你我有什么不相信的。”再看看别人:“不相信你们还给你们酒喝,我这不摆鸿门宴。”

能坐在这里的,都是和陈留郡王出生入死不止三次五次的人,都能清楚陈留郡王请喝酒的意思。

前营将军喝酒上脸,这就红得跟红烧猪头肉似的,低下头叹几声:“唉,没法子比,小袁将军圣眷好,其实乱想的人也混蛋。小袁将军的履历上清清楚楚,在京里是最年青御史,到军中是最年青四品将军,有什么稀奇,没法子比,我就不比了。”

他端起酒碗,对陈留郡王笑道:“我敬您,我虽然不敢同他比。但我就信您,跟着您少不了升官发财!”

陈留郡王和顾玄武都有了笑容。

酒盖住众人脸,大家一个接一个的表明心迹。陈留郡王白天咆哮大帐,晚上就赶快请他的心腹将军,他拿这些人当眼珠子看的心不言自明。座中的人随便一想,都觉得感动上来,忠心的话不用怎么想就争着往外冒。

“不就是快了点儿,小袁将军快,咱们也有好处……”

“就是这样说,我们前面打仗,最怕的是什么,怕你打完了还没有好,京里那些坐轿子的想不到我们的好处,”

“小袁将军圣眷好,总能带带我们一块儿好吧,京里能看到他出生入死,那我们也就一起想到了不是,”

夏直喜欢得把桌子一拍:“大家这样想就对了,要好也是我们一块儿好是不是?”

酒再满上,人人更明白过来,更说升官发财说得帐篷里到处天女落天花。袁训这时候进来,“姐丈,”兴高采烈的他才喊一声,就不乐意了,对桌上酒菜瞅瞅,抱怨道:“喝酒也不叫我?”

话到嘴边,人到桌边,就去拿陈留郡王的酒碗,眼睛瞍着桌上菜,那脸黑得可以刮一层当墨用:“背着我,这菜也就不错!”

一抬手,把陈留郡王那碗酒喝了,抹抹唇边酒迹,袁训还在生气:“亏我不歇不睡给你抓奸细,你倒偏着我吃好的!”

大家都瞅着他笑,舅爷又撒娇了。

陈留郡王装糊涂:“什么奸细?”

袁训黑着脸往外面喝一声:“带进来!”

何安田面色惨白,带着五个死人,一个重伤的张辛,和几个还活着的张辛亲兵进来。

死人往帐篷地上一放,陈留郡王失笑:“头一回遇到这样搅我喝酒的。”索性起身,把自己位子让给袁训:“小弟你坐着吧。”

郡王则负手踱步,先看看跪下满面羞惭的何安田等人,又往死人身上打量。

帐篷里热闹气氛一扫而空,将军们都知道出了变故。这变故这几天就露出苗头,在他们各人意料之中,倒没有人太过惊愕。

帐篷里只有袁训“格叽格叽”地吃东西声,现在就他一个人还能吃得下去。沈渭一旁咽口水,但不敢像袁训那样放肆,就只闻闻香。

何安田跪在地上,鼻子里闻到的是酒菜气味,耳朵里听到的是袁训大嚼声,眼睛看的,却是面色乌黑吓人的几个死人,心里想的,是不知道陈留郡王怎么发作他,更是惴惴不安。

张辛在地上呻吟,那边坐的人全目不转睛看过来。何安田以前也是那座中人,今天却是阶下囚味道。他知道这个人丢大了,正懊丧欲死时,冷不丁的,陈留郡王负手到他面前,淡淡问道:“这些是什么人?”

“是定边郡王,”

“他自称是定边郡王的人,”

活着回来的那几个人七嘴八舌争着回话,奄奄一息的张辛也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定……边,”

陈留郡王面容平静:“不!”

他的话让帐篷中所有人都支起耳朵,袁训也暂时没有咀嚼。听姐丈徐徐道:“这是项城郡王的人!”

正热闹欢笑时,见到出现这一拨人,已经足够让大家吃惊。再听到陈留郡王的这句话,好似晴天起霹雳,在人人心头滚过。

张辛受到惊吓,又一次晕过去。

活着回来的人和何安田一样,全呆若木鸡。

陈留郡王徐徐的继续踱步,半晌,何安田惊呼出来:“天呐,这是借刀杀人!”

……

酒菜很快让收拾出去,这时候谁还有心情吃喝。小袁将军也不再撒娇,正在陈述他追究这件事的始末。

两边厢,将军们正襟危坐,双手按在膝上,聚精会神听着。

陈留郡王还是装他什么也不知道,像这事情他是头一回听说。等袁训说完,陈留郡王板起脸:“没有我的将令,你是怎么调动人去拿他们的?就是调你的人,这深夜出营,我怎么不知道!”

袁训陪笑:“姐丈,我是你弟弟,他们谁敢不听我的?”他有令箭的事情,陈留郡王不说,袁训也就不提。

那些让他调动的人,想来也不敢提。

擅自调动人马有罪,让调动的人也一样有罪。

陈留郡王冷笑:“弟弟,哼!”他喝命袁训:“过来!”袁训瞅瞅他表情,原地不动,笑嘻嘻:“有话只管说,我站这儿听得见!”

“过来!”陈留郡王大喝。

袁训慢慢腾腾的过去,心想这当着人挺丢人的,姐丈你可手下留情才好……想到这里,人也就到了陈留郡王面前。胸前一紧,让陈留郡王揪住衣甲,当胸给了袁训一拳。

将军们眼里不揉沙子,都看出郡王用了力气。不敢说他是全力,但也表明郡王对袁将军连升三级,是十分的不满。

袁训跌跌撞撞退出去两步,他不想再挨第二下,就往后一坐,“扑通!”摔在地上。懵懂着揉胸口委屈,想说什么又不敢说时。把夏直心疼得不行。

夏直怕陈留郡王再打他,走到袁训身前,把袁训挡在身后,对着一脸余怒未息的陈留郡王跪下:“郡王息怒,您把舅爷打重了,最心疼的还是您自己。”

“我心疼他个屁!”陈留郡王火冒三丈,咆哮的劲头儿又拿出来,对着夏直身后的袁训大喊大叫:“给我听好!不管你在京里有什么靠山!到我这里都得收敛!”

别人听到这些话,不过是佩服郡王为人分明。沈渭听到耳朵里,就佩服得如痴如醉。和宝珠一样,陈留郡王同样是沈渭年少时就耳朵里塞得满满的名将。沈渭没出京以前,佩服的只是陈留郡王打胜仗,等到他身边以后,近了看陈留郡王的风采,更让沈渭折服。

看看我家的郡王,明明知道他是和小袁在做戏,明明知道他做这一出子是为了小袁以后在军中好呆,可别人家苦肉计硬是没有郡王做的漂亮。

沈渭对陈留郡王的倾慕已经到了不能自拔,他要是个爱龙阳的人,可以把陈留郡王吓跑的地步。

陈留郡王哪里知道自己在发威,旁边还有一个因此而更敬佩自己的人。他正在对袁训挥舞拳头怒目狰狞:“几乎闷坏我,不给你一顿好打,我这心里气难平!”

“郡王息怒。”

心腹的将军们都起身跪下,为小袁将军讨了讨人情。

陈留郡王这一回见好就收,对袁训绷紧面庞,教训道:“听好!以后不许升这么快!再敢升这么快,我校场点兵,把你揪到那里当着人揍!”

袁训吐吐舌头咧咧嘴,那人才真的丢大发了。他也适时的诉了诉委屈:“这不是我要来的,”

“闭嘴!你倒还有的说!”陈留郡王怒斥,袁训老实的不再分辨。他在心里只怪太子殿下,这要不是在姐丈军中,换成不管是哪一家的郡王,袁训都呆不下去。

那当郡王当主帅的人先要嫉妒到红眼病发。

此时心头一片雪亮,袁训这就明了太子用意。

表兄殿下这是在显威风呢,一来给袁训官职高,方便袁训好当差。二来给太子党们升得快,这是显示太子的威望。

幸好是在陈留郡王军中。

而陈留郡王是袁训姐丈。

太子就是给袁训一路升到一品上去,就是陈留郡王军中真的为此能哗变,陈留郡王也只有向着袁训的。

沈谓服陈留郡王,袁训就只能服殿下。殿下做事从来是好深的心思,让人想一步出来,就又看多一步。

袁训揉着胸口起来,他认了!

遇到这样的表兄,难免姐丈也跟着白受冤枉气。他打两下出出气也罢。

想到这里,袁训对陈留郡王恭敬的行了个礼:“姐丈别生气,我知道你心里不好过,你要是还生气,再打我几下吧。但是您也知道,这事儿不是我要来的,我也没想到。”

陈留郡王装模作样叹气:“所以我说你呀,圣眷太好,我都不痛快。”再话锋一转,一旁跪的还有何安田,陈留郡王淡淡地道:“何况是何将军呢?”

这语气中的开脱人人听得懂,何安田放声大哭,伏地膝行过来:“郡王我对不住你,都是我不好……”

“算了吧,什么大事儿,红眼嫉妒女人一样心眼子小了,”陈留郡王命何安田:“起来吧,有这哭的劲头不如战场上多杀几个,这就对得起我了。”

“是是!”何安田答应着,但心中内疚让他不肯起来,还伏地只是流泪。陈留郡王就随他哭去,对袁训重新瞪眼:“去谢过将军们,不看他们求情,今天让你小子起不来!”

袁训乖乖的,一一去谢过将军们,又去谢先生们。顾玄武呵呵笑道:“小袁将军,老夫我半辈子跟着郡王,家里挣的有宅子有田,我不怕郡王恼,他肯把我打发走,我就回家去抱孙子。我说句公道话,盼着你以后连升四级五级的才好,也把我们这些不走官运的人带契上一带,那该有多好。”

将军们都笑出来:“对啊,你不要连升三级,记得给我,我双手接住。”袁训连连点头:“我要是能给你们,一准儿的给你们。”

欢闹中,陈留郡王悄悄的放下心。这事情,总算可以过去了。

当天走出帐篷,袁训是心情大好自不必说。都在一处打仗,大家见到他全心里乱嘀咕,那脸上带笑说小袁将军你好啊,你却清楚他心里在骂这小混蛋,不过就是个京里有人,心里别扭不能提。

现在好了,袁训心想挨上一拳也值。

沈渭也心情不错,他讨好地道:“小袁,跟你商议个事儿?”

“你说。”

“我不跟你,我跟郡王去行不行,郡王比你威风,比你能耐,比你有城府,比你……”

袁训斜眼睨他:“我是没什么,不过我姐丈他答应吗?”

“我功夫不错,他还挑什么。”沈渭挺起胸。

“功夫是不错,但是姐丈他会不会认为你监视他,这个就不好说。”袁训笑眯眯。

沈谓泄了气:“也是,郡王们对我们全疑心重重,我跟着你在这里还算好的,郡王是你姐丈,有人照顾我们。连渊葛通他们可全是自力更生,唉……”

沈渭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失去倾慕别人的资格。他唯一能倾慕的人,唯有太子殿下。

……

二月一到,春天里一天暖似一天。宝珠深居郡王府内院,更是早早换上春衣。双身子的人更体格庞大起来,往往照镜子时自己都笑。

这一天她正看做好的小衣裳,好奇的用手掌去量:“奶妈,没有做错吗?这衣裳只有我手大小。”

“没错,你放心吧。”卫氏又低头在做小肚兜。

宝珠嘻嘻,把个衣裳在眼睛前面左看右看:“初生下来的孩子就这么点儿大?”卫氏无奈:“郡王妃才拿你当大人看,就又淘气上来。放下来吧,还没洗过呢,等你生下小小爷,你就知道新生孩子有多大。”

“好吧。”宝珠抿抿唇,把衣裳放下还是想笑。一个人正在笑,见郡王妃的丫头叫兰香的,笑盈盈进来。

宝珠唤她:“姐姐说完话了?”郡王妃自那天和宝珠深谈过以后,又有城外两家亲戚没了人,这两家亲戚都有子弟跟着陈留郡王在军中,老王妃年老多病,郡王妃出城呆了好几天,下午才刚回来。

一家子人都等着见她,宝珠就没去凑热闹。

见兰香笑道:“可不是说完了,让请舅奶奶过去说话。”兰香说过,把宝珠身子打量一打量,陪笑道:“舅奶奶换上这水红色春衣,竟然怀的像是个双的身子。”

兰香这丫头在这里只顾着讨好,红花笑话她:“你又懂什么,亲事也没有,就知道是双是单的。让不知道的人听到,还以为哪里出来个稳婆。”

兰香让红花说得涨红脸,又见红花奚落她,嘟起嘴说红花:“我虽然不懂,却说的是吉祥话。倒是你红花,我不懂,你就又懂了不成?一样也是无有亲事,什么婆的你倒懂了。”

梅英笑道:“两个丫头都嘴巴尖,这下子撞到一处天天争不过来。”

红花也红了脸,对兰香扮个鬼脸,去扶宝珠起身。兰香还她一个鬼脸还不快意,又吐舌头笑,对宝珠道:“舅奶奶知道的,我家王妃夸红花儿好,又有舅奶奶来住,这就天天欢喜。不如我帮着红花说说,让王妃做主,在我们府里寻上一个男人,这就红花走不了,舅奶奶也走不了,能长长久久的住我们府上。”

说过,一溜烟儿的走了。

红花恼得紫涨脸着,因当差不能去寻兰香拌嘴,只对宝珠道:“奶奶别听她胡说。”宝珠也跟着半打趣半认真的道:“她的话合我心意,红花,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话说到这里,红花跺着脚不依:“我一辈子不离开奶奶呢,”

宝珠见她脸快成大红布,才放过她,笑着往郡王妃房里去了。

晚饭刚过,郡王妃晚饭也听家人回话,就没和宝珠用晚饭。丫头们正在掌灯,郡王妃见到宝珠就站起来,携上她的手笑道:“跟我往里面去说话。”

红花在外面停下,是知道的,郡王妃和奶奶说话至少也要一刻钟出去,红花这就去寻兰香去了。

正房里间,是宝珠进来坐过的。她最爱一个黄花梨木的扶手椅子,每回来就坐上去。又见条几上新换的一个刻字坐屏,笑道:“这屏风也奇怪,就刻着一个剑字,到底是姐姐肯放这个,这是为姐丈喜欢的才摆?”

郡王妃就笑得嫣然,有点儿宝珠从没有见过的情怀出现在面上:“这是你姐丈的字。”宝珠哦上一声,郡王妃扭捏道:“他随手写的,就让人丢了不要。是我捡了来,寻块玉让人刻好,有时候我就摆上看看。”

宝珠就知道姐姐想姐丈了。难得见到郡王妃娇羞样子,宝珠却不好笑话她。她和郡王妃同病相怜,一样是丈夫不在身边,宝珠油然的,又把袁训想起来。

孩子都会踢来踢去,这几天踢的更是厉害。可能是踢不到父亲不甘心,所以踢得欢吧。宝珠暗想今天写信要把这个写进去,告诉表凶他儿子打算撵着他踢,借此也问问他几时回来,没有确定日期,大约总有个日子吧。

一想到表凶不在,自己个儿生孩子,宝珠就总闷闷不乐。

郡王妃看在眼里,就知道自己想丈夫,惹得弟妹又想到弟弟。郡王妃沉下脸,又把宝珠说了几句:“快别孩子气,我叫你进来,我有正经话和你商议。”

宝珠忙聚起精神,陪笑道:“姐姐请说。”

郡王妃冷了冷脸色:“你遇袭的事,我已经想得差不多。你往这里来,项城郡王就已经在战场上,这事情与他无关才是。想来想去,只能是项城郡王妃的主意。也许,只是项城郡王手下人当的家,郡王妃并不知道。但从以往的事儿来看,项城郡王妃就是知道这主意,也不会反对。”

宝珠不懂,就问道:“以往的事儿?”

陈留郡王妃淡淡:“你可以知道知道了,以后弟弟在朝中为官,你知道这些,处置事情也心中清楚。”

宝珠屏气凝神。

“我和你姐丈的亲事是在我幼年定下,但项城郡王丧妻以后,一直意图求娶与我。”

宝珠讶然失笑:“这郡王太没道理。”

“他只求功名权势,讲什么道理。”陈留郡王妃更是淡漠。

宝珠哑了嗓子,隐隐约约的,大约猜出郡王妃要对她说什么。

“我从小到大,遇劫三次,三次与他有关。在外祖母那里求亲不成,又对你姐丈下手,直到他不是你姐丈对手才罢,就这别的事情,还是不肯罢休。项城郡王妃也因此恨我入骨,”

宝珠溜圆了眼:“这与她有什么相干?”

“她嫉妒。”陈留郡王妃冷冷道。

宝珠不再说话,也缓缓把面上的惊讶放下来。碧窗半开,春风在她周身流动。和坐她房中不一样,这风不是花气袭人,而是冰冰的,不寒只让宝珠格外清醒。又润润的,一绕到她肩头,就周身流动。

宝珠心中今天出现新的境界。

陈留郡王妃没注意到宝珠的心情变化,她只专注地把这段事情告诉宝珠。“我小的时候,舅父府上比现在强盛。可惜你没见到,家中府兵一出,无人不惧。”

宝珠听到“可惜你没见过”这话,就足以满足。笑道:“我听说过。”

“我小时候出门,外祖母常派一百府兵给我,我一个人坐在大轿子里去看父亲,那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威风的。”郡王妃微微地有了笑意。

但随即面色一变:“逼迫舅父放弃兵权的,就有项城郡王在内。”

宝珠对这件事情早就好奇于心,今天姐姐有心倾诉,宝珠自然不放过机会,问道:“国公镇守是先皇所封,郡王们凭什么逼迫?”

“钱,人,地,不然还能为了什么。”郡王妃带出来忿忿:“项城郡王一门心思的想要娶我,也离不开这几样东西。”

宝珠忽然想到:“既然是打这样的主意,那就不止舅父一位国公受到逼迫。”郡王妃叹一声:“你说得没错。咦,”她有了笑容,赞许地道:“宝珠,你很聪慧。”

宝珠展颜,再帮着出主意:“郡王们如此无礼,国公们和舅父就干看着不成?怎么不往朝中上折子说明这事?”

陈留郡王妃苦笑:“郡王是皇家血脉,国公们并不是。再说,他们也没有说撤掉国公。就是亲事上打打主意,经商上打打主意,”她眸子柔和起来:“宝珠啊,这一次要不是你当机立断动用母亲的珠宝,舅父的田地一旦归了别人,以后日子可就更加的难过。”

她叹气:“你姐丈的心里只有打仗,他把家全交给我。但我也不能拿着这个家去补贴舅父的家。就是我当时在大同,让我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的钱,也是为难的。这一次,多亏有你。”

宝珠让夸得美滋滋的,赶紧的谦虚:“姐姐过奖才是,如果是姐姐在,也会和我一样动用母亲珠宝,想来母亲没有不答应的。”

“我并不知道母亲有这珠宝。”郡王妃的话让宝珠愣住。她张张嘴,对上陈留郡王妃带笑的眼眸,宝珠尴尬起来,结结巴巴地道:“这是母亲走的急,忘记说才是……”说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陈留郡王妃扑哧一笑,道:“你不用怕我难过,你说得也对,母亲和小弟一走许多年,走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姑母和表兄做主,自然能瞒过天下人。”

宝珠也笑:“是。”

“以后信件往来,信中自然不能说这些。我这不是对你解释,而是一来母亲没来得及说,二来我知道母亲嫁妆不少,但具体有些什么,我却不知晓。没有你这媳妇到来,就是我当时在大同,有心管这事。我能动用的家中闲钱却不多。我可以变卖我的嫁妆,但风声一出说我缺钱,就把你姐丈的名声也败坏。再者,我管着这家,总不能把家里库房东西变卖为舅父挡这一灾。”

陈留郡王妃又柔声对宝珠道:“宝珠,多亏有你。”

宝珠让姐姐连接的夸,面上光彩滟滟,红着脸儿憨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下一句,陈留郡王妃又把宝珠的得意心情打下去七七八八。她收起笑容:“所以从这事儿上看,你就能明白这里的情势。有些事呢,是上辈子带下来的,到我们这里也说不清,有些呢,就是新起来的。但不管怎么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一直是这个道理。”

宝珠轻声道:“姐姐的意思?”

“本来我不肯善了这事,本想打在他七寸上。后来听过你的话有理,郡王不在家,我不同他大动干戈,我只还他罢了。”郡王妃轻描淡写。

宝珠当然要问:“姐姐是想怎么还呢?”

“太原城里,我了如指掌。哪几家铺子是项城郡王的眼线,包括他来人的藏身地,都在我手里。撵走两家吧,给你我出出气。”郡王妃说得好似随手掐朵花。

宝珠知道没有这么简单,但见郡王妃不明说,知道她因为自己怀着孩子,不想让自己知道太多。

要说她不想自己知道太多呢,就不应该告诉自己。

虽然宝珠完全明了,这是姐姐在给自己上的活生生一课。

宝珠神思恍惚。

她不是怕,她在这一刻,才有整个身心全沉浸到这家里的感觉。

安宝珠打记事起就没有见过父母,在她出嫁前的岁月里,她认为最凶的人,是她的祖母。最会欺负人的人,是她的长姐。最心眼儿不正的人,是方明珠。

当时以为算是世事逼迫,而现在才知道那种日子叫无风无浪,太平无事。

余伯南曾为了她夜踏墙头,当时以为名声系于一线之间。和现在遇到听到的人比一比,余伯南算是有情有意,为情意才做出无礼举动,事后也知错努力的改正,算是能商量的人。

她嫁给袁训以后,更是掌中之宝,无忧无虑。虽有宫中被掳受到惊吓,虽后来知道姑母是中宫,曾为她想过宫中诡异岁月,但宝珠从没有想到这种日子扑面到了眼前。

这一刻,她是感激郡王妃的。

姐姐不等自己生下孩子再说,是她不说不行,她想来是怕自己在外面听到什么,如红花出门儿有新消息自然回来学,郡王妃这是为宝珠出气,还怕宝珠听到会受惊吓。

这就先缓缓的告诉了她,还先把宝珠夸得不行。

要问郡王妃为什么不等宝珠生下孩子再动手,宝珠挑眉在心中冷笑,那些人可曾等我生下孩子再打我主意?

姐姐要几时还他们,就几时还他们好了。她有自己的考量。

生活,忽然在宝珠面前出现新的局面。

这里不再是红杏枝下簪花玩耍,而是换成暗夜无声流风泛凶。

新的日子和旧的日子以强烈的反比出现,宝珠反而稳定下来。因为她爱她的丈夫,她愿意为他千里离家,她愿意为他甘心等候。

从情感上说是这样的。

再从理智上说,郡王妃的提醒也来得相当重要。表凶前程已能一眼看穿,不在舅父之上,也不会比舅父差到哪里。那现在舅父遇到的事情,姐姐遇到的事情,也将是宝珠会遇到的事情。

宝珠在心中叫着自己名字,宝珠啊,你早就应该上这一课,是你丈夫太疼爱你,不忍心告诉你这些,你才一直懵懂喜乐的过着日子。

思绪让宝珠难以安坐,她转向郡王妃,露出感激之色。亲热的唤一声“姐姐”,宝珠坚定的道:“我不怕,你不用考虑到我,为我担心的才好。”

陈留郡王妃宽慰地笑了,但还是缓缓地语气:“若是听到外面传来的话,你不要吃惊,这下子惹恼了我,我不还以颜色,把我气得总睡不着。”

“想来姐姐必有好主意,宝珠如何能懂,宝珠只谢过姐姐就是了。”宝珠说过,起身对郡王妃走过去,郡王妃见到,也对着宝珠走过去。

两个人都伸出手,轻轻的握到了一处,相视一笑。

当晚宝珠回房,倚在窗前久久不肯入睡。月儿明亮过人,把花草映得如披银霜。宝珠想想郡王妃的话,又想想自己十分不喜欢的方明珠,她那些伎俩在现在来看,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难怪祖母能容忍她们,和真正的坏心人相比,明珠不过是个歪心思孩子。

正想着旧事,窗下有两个小婢叽叽哝哝。先是红花的嗓音:“兰香,总算让我找到你!这会子你跑不了,我家奶奶歇下来,郡王妃也歇了。我不用当差,也没有人喊你去才是。我这可就能好好的骂你一顿了,你别走,你衣裳扯破,我也不松手。”

兰香忍住笑的嗓音:“我说中你心事你装羞恼吧?难道你一辈子不配小子,你若敢说不配,我才服你骂。”

两个人渐渐远去,宝珠轻轻笑着,仰面继续去望月亮。

这样的日子悠闲自在,别说姐姐不许有人来破坏,宝珠也不许有人来破坏。同时宝珠又由已推到表凶身上,他在军中,是不是也有人这样的对他……

他当然是不怕的。

宝珠久久的这样想着。

……

在陈留郡王相帮之下,袁训总算把他升得快这风波给平息。虽然他不知道宝珠对他的祝福,祝他不管遇到什么也不怕,袁训在军中也是不怕的。

他是犯膈应的时候多。

比如此时在校场上,正看着士兵操练,旁边就有好几个膈应人。其中有一个或几个不时打量他,让袁训心里直窝火。

龙氏兄弟这表兄们,真讨厌。最讨厌的,就是才回到营中的龙怀城。袁训故意地不看他们,但不能忽略掉他们投过来的眼光。

袁训不得不想,难道自己收到龙怀城带来的宝珠包袱没道谢?不会啊,他清楚地记得自己道了谢。

那龙怀城还揣摩似的打量自己作什么?

难道是自己收到他带来的包袱太过吃惊,全摆在面上让他看出来?

袁训耸耸肩头,看出来就看出来呗。我家粉粉嫩嫩的呆子小宝,一定是让你斯文外表给骗了,才把东西交给你送来。

虽然包袱里有呆子小宝的亲笔信,字字动人;虽然包袱里有呆子小宝做的衣裳肉干。袁训也想说一句,我不领情,以后离我家小宝远点儿!

一定是这心思让龙怀城看出来,所以他不舒服,才对着自己没完没了的打量。袁训自以为想通,更扭转身子把后背给龙怀城,就是眼角也不想再看到他。

龙怀城看得出来袁训的排斥,默默的垂下眼神。在他旁边站的,龙二龙怀武低声道:“知道吗?说是小弟立的功,我不信,一定是姐丈的安排,让小弟去办。”

“张辛昨天才能说话,郡王不肯饶他,抽出两个军医送他回边城,再送他回京,看来一定要打这官司。”这是龙三公子。

龙七公子不无羡慕:“小弟这是官也升了,功也立了,人缘儿也回来了。”

几公子们一起叹气:“全是姐丈帮的忙。”

不!龙怀城一直没说话,听到这里,他在心中道,是小弟本来就能干才是。他一直偷着打量袁训,是总想弄明白娶到聪明弟妹的表弟,他一定是更聪明的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