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这般作为是为谁?/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春光里府门内尽皆翠色,这本是王孙公子悠游的好天气,那一骑却像中了箭的兔子,到家以后,还马鞭子往后甩出,看劲头儿是狠抽上一鞭子,像是马上要狂奔去天边。

顺伯是在宝珠晕倒后,他才赶到。他赶到后,回过郡王妃就套车去大同。他还不知道后面二太太让发现在马棚里的事,顺伯难免担心:“家里又出大事不成?二爷在任上怎么也回来了。”

“哈欠,这有什么奇怪,郡王不在家,当爷们的不回来看看吗?”小贺医生车里探出头,右手握成虚虚的拳头,反手捶着自己的腰,一眼看到影壁在另一边,有几枝青翠藤蔓沿着上面,在日头下面熠熠放光。

小贺医生欢呼,身子一拱,就跳下车。深吸一口青草气,他舒畅地伸展着筋骨:“总算到了!这几天把我颠的,”又想到什么,转脸儿对着顺伯,这几天吃没吃好睡也不足,马车奔得东撞西歪的,心气儿也就不好。

小贺医生直呼名字:“老顺头,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奶奶出了什么事,你没命的把我往这里带,你活的足有一辈子,你不要命不打紧,我可还没活够!”

喃喃抱怨:“有你这样赶车的吗?”

肩头一紧,又让顺伯揪起来,往车里一塞,就听到外面马鞭子又响。小贺医生抱住药箱子嘲笑:“显摆郡王府大,还是怎么回事?到了家也不让人从容,这老头子怎么了?”

小贺医生想我可没有带着治疯病的药。

马车往内宅里驶去,还是飞快的。

……

桃花开在两边,把白石路径掩映出幽静。除去树上的鸟儿依然啁秋以外,家人们走过都是静悄悄的,轻易不敢发出任何响动。

匆匆而来的急促脚步声,就惊动一直到房中。

陈留郡王妃放下手中的信,满面愁容。往外面看去,恰好脚步声进来,一个面目俊美,让人眼前一亮的青年手扶住门边,快马和焦急让他气喘:“大嫂,家里出了什么急事?”

这是陈留郡王萧瞻载的弟弟,二爷萧瞻峻。

萧瞻峻和陈留郡王一样,也有一副好容貌,内在也有,武是家传,文是自己中的科举,陈留郡王把他留在家里管军需,就是对他也信任,兄弟感情不错。

因为兄长的信任,萧二爷更表现出凡事不敢马虎。陈留郡王一出门打仗,他基本不在家里。在任上所管辖的驿站路线上来回的巡视,生怕出一点儿错,他的兄长在外面就要受苦。

陈留郡王什么时候回来,萧二爷在那个时候的前后,才会进家门。

就是陈留郡王妃也在心中记住他的辛苦,把二弟当成可以商议的人。而这一回事情出在他房里,更要把二弟叫回来才行。

见萧瞻峻风尘仆仆,陈留郡王妃先就有几分安心。和二弟妹虽然有隔阂,二弟却还是能实话实说的。

皇帝不差饥饿兵,办事情也要体贴忧虑的人。

陈留郡王妃自己就是满心忧愁,更不愿意让萧瞻峻心急火焚似的办事情。强打笑容,和气地道:“二弟坐,没什么大事,就是母亲说你足有一个月不在家,怕弟妹想着,让你回来看视与她。”

萧瞻峻也聪明,知道大嫂不是乱开自己夫妻玩笑的人,又能看出她眼底藏有忧愁,萧二爷也知道自己太担心,不仅不能起作用,反而把大嫂也带着心情不稳。

他稳住身形,轻呼出一口气,不紧不慢地轻施一礼:“见过大嫂,”走到下首椅子上,再请陈留郡王妃坐下,自己才坐下来。

丫头送上茶来,萧瞻峻用两根手指拎开碗盖,见堆尖翠绿的一汪茶叶,还笑了笑:“好茶,这是上好白毫,去年给我的,我早没了,大嫂这里还有多的,找点儿给我。今年新茶就要下来,横竖再过几个月,就有新茶喝。”

“还有,”郡王妃见他安定下来,心也放下来,往外面唤人:“兰香,去把茶叶给二爷包上。”兰香答应着,扭动小腰身走了。

桃花廊影下,俏婢娇俏可人,先不管家中发生什么事情,在这里,萧瞻峻先把任上的疲倦解开不少。

含笑饮茶,眼角儿追着兰香背影。兰香拐弯,二爷再也看不到,他也有办法,他的眼光也似一转,心神儿就跟着拐走。

陈留郡王妃察颜观色,心头忧愁让这种居家的小插曲更消散不少,她扑哧一笑:“二弟你喜欢?喜欢你就接到你房里去?”

萧瞻峻是得意的,人人都知道萧二爷与王爵之位无缘,但长兄长嫂都关心他,在这样的小事上也能注意到他的眼风,萧瞻峻感激之外更加有礼,起身来作了个揖道谢,坐下后却笑道:“在任上看多当官的龌龊事,回家里就处处清新。我不过就看一眼,再说大嫂房中的好丫头,是给大哥留着的,我就不贪这个心了。”

“你大哥才不领我的情,”陈留郡王妃含笑:“他上一回有信回来,还责备我房中又要多开一桌牌,说我乱花钱,养闲人了,”

萧瞻峻忍不住一笑,笑还没有收住,二爷就想我完全明白大哥的意思。我这位大嫂,治家是没的说,银钱上出入也谨慎,就是给大哥纳妾这上面,简直是全山西,不,放眼全国,估计都是一个大贤人。

但她“贤惠”的专房专宠,别人轻易难沾大哥半点儿边。

这话是有出处的,而且出自陈留郡王口中。有一年陈留郡王从军中回来,那一回算时间久,在家里呆的有三个月。

兄弟们喝酒,萧二爷是随便问了句:“大哥房中倚红偎翠,看的兄弟我好不眼热。大哥,你弟弟我也和你一样,也爱新鲜。就是你家弟妹酸性太重,能请大嫂教导教导她就好了。”

陈留郡王当时就笑了:“二弟你说糊涂话,我就没见过女人不吃醋的。”萧二爷在这个时候,还为郡王妃说话:“大嫂就不是那样的人,大嫂为大哥年年纳新人,城里城外到处选良家女子,这是全城都有名的。”

“是啊,多得我现在有几个妾,我自己都不知道。二弟对你说个笑话,我刚回来那天,我说园子里逛逛去,见有个美人儿,穿红着绿的在树底下站着。我说这不是我们家的亲戚,看打扮妇人模样,又不是丫头,怎么无缘无故逛到园子里,我问了问,才知道是我三年前纳的妾。”

“三年前的妾,大哥你倒不认得?”

萧二爷放声大笑,把酒喷出去一半,手扶桌边才没有从椅子上摔下来:“佩服佩服!”

“这事情多别扭,我的人我不认得,传出去成了笑话。我统领大军几十万,不敢说个个全叫得出来名字,但是我的人见过一面,以后再见到他们,我就能知道是我军中的。这倒好,房里十几个人我都弄不清楚。晚上我问你大嫂,有这样的一个人,白养着当姑娘小姐吗,叫她上来侍候我。你大嫂回我说,病了,不能侍候。”

陈留郡王悻悻然,不知道是因为他的人他不认得,还是因为没让那“姑娘小姐”般养着的妾侍候一回。

这个笑话让兄弟俩笑了半天,萧二爷从那时候起,就对大嫂出了名的“贤惠”有了新认识。但不管陈留郡王妃是真贤惠还是假贤惠,她持家有道,不让陈留郡王操半点儿心,这倒是真的。

郡王娶妻,不是为纳妾用的,郡王妃能持家,就深得陈留郡王敬重,萧二爷后来自然也不提这事。

今天从外面回来,无意中多看兰香一眼,当大嫂的就又“贤惠”上来,她对二爷自然是真贤惠,但萧二爷想到大哥的那个笑话,就笑个不停。

说笑中,陈留郡王妃的忧愁,和萧二爷的担心都稳下来,萧瞻峻就问出来:“家里好不好?”他留意郡王妃的神色,是他收到的不是家书,他在任上正忙着,陈留郡王妃打发陈留郡王外书房留下的一个心腹,去叫他:“速回!”

就这两个字,把萧瞻峻吓得魂快出窍,快马加鞭往回赶,才有在大门上抢先在顺伯前面进家的事。

他是一刻也不能再等。

而现在,他的神色也是一刻不能再等,迫切地想先从陈留郡王妃面上看出内幕。

陈留郡王妃任由他打量,不掩饰的露出苦笑:“二弟,你和你大哥都不在家,说起来这事情,是我监查不严,是我对不住你。”

“是我房里?”萧二爷直了眼睛,迅速地把一个一个人从脑海中排出:“我妻子,不可能啊,我的妾……。”

见他乱猜,陈留郡王妃柔声道:“你别着急,听我慢慢的告诉你。”

萧二爷定定神:“大嫂你说。”

陈留郡王妃就说那天惊马的事,说到七弟妹说闵氏到的晚,后面又有二老太太出来,萧瞻峻面色难看起来,他并没有辩解说闵氏不可能这样做,而事实上闵氏在房里,一直有对大嫂不满的话出来,萧二爷只当女人心眼子小,见到什么都有抱怨,他又经常不在家,就没重视。

现在他有想重视也晚了的后悔肠子,他不但没认为妻子是清白的,反而铁青着脸,是他也隐约猜出请二老太太出来的,应该就是闵氏。

听到这里,他还只是脸色难看。往下面听,惊马!萧二爷眼角跳几跳,想要插口又沉着脸听下去。

“……我弟妹只受到惊吓,这几天看着倒没什么。二老太太呢,也只是受伤,养养就会好。本来以为呢,这事情就是这样,有人暗算罢了。却没有想到,”陈留郡王妃叹口气。

萧二爷的心也跟着一哆嗦,他这个时候更镇定下来:“大嫂有话只管说。”

“马棚里随地丢着刀剑,送到外面书房认过,说是和去年朝廷行文上所写的新制刀剑一模一样,那印鉴不好伪造,京里才出来的,军中还没有收到,我们更没有见过,却在家里丢着,我赶紧的让人收了,可来的女眷们多,有人早看到。”陈留郡王妃又叹气。

萧瞻峻虽然吃惊,也还能定住神:“本地衙门里有人来问过?”

“来问过的。”

“这个不妨事,刀剑运送归我管辖,这是有人在军需上不能发财,对着我来的。大嫂不要担心,你叫我回来得对,衙门那儿我去回他。”萧瞻峻先作这样的猜想。

“这是头一件,我也是想你们兄弟在官场上招风,好似两面旗子,让人不看几眼都不行。看的人多了,自然有嫉妒使坏的人。我见到刀剑在,就让人叫你去。然后,”郡王妃摇摇头。“又怎么了?”萧二爷关切。

“二弟妹,晕倒在马棚外面。”

萧瞻峻腾地站起来,眸子里快要喷火:“什么!”事关到自己身上,萧二爷心乱起来。顾不得陈留郡王妃还没有说完,一撩衣袍:“我找她去!”

“二弟,听我说完!”陈留郡王妃喝住他。

萧瞻峻涨红脸,好一会儿才忍下来。但一旦忍下来,他仰面对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神色便即定下来。

一抬手,把兰香送上的那碗茶一气饮干,萧二爷重新从容,肩头微晃,又自坐下。这一回坐得大马金刀,不再是刚才回家后放松身姿。

他的语声更沉着:“我听着呢。”

陈留郡王妃心中满意,不枉郡王对他信任,也肯花功夫栽培他。郡王不在家,真的有事情,二弟果然是个臂膀。

她接下去不再停留,一气说完:“你我都相信二弟妹不是内奸,我想她是看到什么才是。当然也有可能,是让惊马吓晕的。但现在不管她是有嫌疑,还是她只是人证,我都得保证她的安全,家里有地牢,我让人送她到那里,锦被茶水都有,就只看管住她这一条,让她受委屈。”

“有什么委屈!”萧瞻峻硬声道。

“是,二弟肯体谅再好也不过。随后我不敢擅专,我去问她,她不肯说。请母亲去问她,她也不肯说。没有办法,只能等你回来。”

就在萧二爷以为全说完的时候,陈留郡王妃按住额角:“幸好叫你早回来了,下面一件事,才更不得了。”

萧二爷觉得现在就是天崩地裂他也能接受,还有什么比妻子受到嫌疑更让他痛心的事。他误以为还是他房里的事,沉痛地道:“大嫂,我在听着。”

“要说我能及时发现这件事,还要夸夸我的弟妹安氏。说起来,我以前小瞧了她,真的没想到,她在那天遇到惊马,还能躲过去。就差一线,她就能让马给撞到,可老天保佑,她竟然只是擦碰几下。”

在这焦急得让人不能喘气的时候,陈留郡王妃絮絮叨叨说起她的弟妹来。

萧瞻峻心头发凉,这说明接下来要说的事,该有多让人揪心。

因为揪心,大嫂才先在前面啰嗦这么多话,她是怕自己猛地听到,会不能接受才是。萧瞻峻很想立刻就问个明白,可他还是忍住。

默默的缓一缓焦虑心情,以便平静的接受郡王妃要说的话。

“弟妹对我说,刀剑是用来什么的,好好的有人送我们刀剑不成?而家里可没有死伤人。”陈留郡王妃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是茫然:“她说的话把我提醒,我让人查遍山西有没有死伤重要的人,”

在这里,她嗓子一哑,说不下去。

萧瞻峻不用听完,已经心中有数。他竭力地用平平的口吻道:“谁死了!”

“就在你进门前我收到的信,死的人在大同,叫张辛。”

萧二爷眉目一寒:“张辛?跟我大哥的,有一个叫张辛!”

“就是他!而且信上写得明白,我拿给你看!”陈留郡王妃取来信,送到萧瞻峻手上。接信在手,萧瞻峻认认真真看了起来。越看,他眉目越寒冷。

直到把最后落款也扫了好几遍,确定再也没有别的话没看到,萧瞻峻拍案大怒:“猖獗到如此地步!哪个黑了心敢污陷到我们兄弟头上!”

“二弟,张辛是你大哥用叛变的罪名押到大同,伤得动也不能动的人。你大哥要杀他,在军中不就杀了。既然留他的命往京里押,张辛一定是个人证。”陈留郡王妃清晰有力的分析。

萧瞻峻冷笑:“现在他死了,我们家里出现运送在路上的新制刀剑,而杀张辛的人还死了一个在那里,现场留下的也是新制刀剑!这事情办得周密,要是杀张辛的全死了,可上哪里能发现新刀剑?我又管着这一方的驿站,这事情我和大哥还能跑得出嫌疑!”

这就恼火上来,这不是一件小事!

擅自动用军需,还杀人?

而大哥呢,将成谋杀将军的罪名!

萧二爷再把桌子一拍,怒道:“家里还有一个有嫌疑的在!我先问她个明白。再不开口,我宰了她!”

一扭身子出去。

“二弟,你不要暴躁行事。”

陈留郡王妃跟后面劝,也没有劝下来,打发二门外找两个府兵跟上二爷,别真的把二太太伤了。

看着萧瞻峻身影消失在门外,陈留郡王妃还不能松口气。她适才见到小贺医生往宝珠房里去,因为她房中有二爷在,顺伯又着急让小贺医生去看宝珠,就没往正房里来。

郡王妃再赶到宝珠房里,见小贺医生已经看完,正在写药方子:“受惊吓的事可大可小,这真没办法,我得住两天了,可我大同丢下的还有病人,唉,当医生难呐。”

郡王妃和宝珠房里人都松口气,齐齐对小贺医生行了个礼:“有劳先生了。”

……

天底下所有的地牢,貌似都没有灯。能从地面透下光线来的,像都只能叫地窖。

关押闵氏的这个地牢,也是一样毫无日头,幽幽的烛光在青铜油灯里,是铸死在墙上的。两边墙全是整块青石垒起来,青石全厚约一尺左右,先不说外面不容易攻进来,就是里面的人想出去,也就不容易。

闵氏幽幽抬起眼眸,几天的关押让她的眸子失去神采。从那天起,她就让送到这里,头两天陈留郡王妃还下来看过她,后来老王妃又过来一回。

闵氏凄凉的冷笑,她们像是都认为自己与惊马的人有勾结,她们像是都认定自己是个奸细!她愤然把身上盖的被子用力揭到地上,这被子是她房里的,百合花配上五福祥云,是她平时盖的那床。

对着这被子,闵氏呵呵地放出几声狂笑。笑声在青石墙上撞出回声,好似有鬼在跟着她回话一样。

闵氏可以不怕家里的人,对神鬼魔怪却还是怕的。被子让她踢走,她手忙脚乱地乱扒位着东西掩盖自己的人,又把身下的褥子扯成一团。

看一看,闵氏泪流满面,这也是她房里的。她恨声凄惨地道:“你们好狠,好狠!”好歹我也是这府中的二太太,只因为有点儿嫌疑,就把我关在这里。

撕破脸也就撕破了,又装得一个一个人模人样,为我送来被褥枕头,你们外面的面子是都有了,我让你们关了,我的面子在哪里?

回想陈留郡王妃过来,带着叹气,像是满心里还怜惜自己,闵氏又怒上来,嘶声骂道:“要是你那安氏弟妹,你肯这样对待她吗!”

还有老王妃,老王妃过来是板着脸,严肃地让闵氏把那天在马棚外面看到什么都看出来。闵氏骂道:“换成是你的亲儿媳妇,你会这样对她吗?”

地牢里,响起闵氏的尽情骂声,在烛火下碰撞在石墙上。拐角处往上的楼梯上面,下来一个人,静静的看着她。

看守的人跟着在他身后。

不得不说陈留郡王妃心思敏锐,她派来的看守闵氏的人,是萧瞻峻的自幼奶公和奶妈。别人说话萧二爷还可能不信,会认为大嫂亏待自己妻子。

这两个人看守,萧瞻峻一面佩服大嫂的谨慎,一面心里痛起来。

“就是这样,”他的奶公也知道他心里难过,但话还是要告诉他。奶公叹气道:“从把二太太送到这里,她没有一天不骂的。二爷,我都觉得没脸见你,你不在家的时候多,我和奶妈竟然也没发现二太太对这个家有那么的恨,唉,要是我们早看出来就好了。”

萧瞻峻木着面庞:“不用管她!”

这说话声大了,在地牢里有不同的回声出来。闵氏一惊,骂声停住:“谁!”停一停见没有人说话,闵氏更害怕起来。家里的地牢是从有王府的时候就建成,前几代关叛乱的人都是在这里,据说这里关死的人不少,也处决过人,只怕有不少鬼魂还在这里飘荡。

“谁,我看到你了,别在那暗角里盯着我,我不怕你!”闵氏大着胆子又叫上一声,拐角的地方有一个人影子先露出来。

随后,有一个人暗青色锦衣,面无表情,缓步走到闵氏面前,

地牢分很多间,用粗大的木栏隔开。中间的空隙里又伸不出来一只手,人在里面很难出来。闵氏是惊喜的,扑到木栏上:“二爷!”她痛哭失声:“你总算回来了,你不在家里,这个家没有人当我是个人。”

外面放着小木桌子,是以前有人看管这里时,供他们坐的地方。

萧瞻峻走过去,默默坐下来。闵氏见他没有为自己开牢门的意思,也完全没发现萧瞻峻的神色和以前不一样,她焦急的催促:“你怎么了?你是没有钥匙吗?”她恼恨地道:“什么母亲,什么大嫂,都是……。”

“住口吧,”萧瞻峻淡淡。他觉得心里灰蒙蒙一片,他甚至发怒的力气也提不起来。

闵氏心头大震,本就神思不太明白的她更糊涂上来。她的面容扭曲着,大喘着气:“你也不信我!”

萧瞻峻的语声,像划破多年情意的利刃,夫妻有好几年,总有过欢笑的时候,总有过恩爱的时候。

此时他觉得虚假上来,冷漠地道:“我信你什么!”

“我不是内奸!”闵氏叫道。

“那你在马棚里看到什么,你可以对我说说吧?”萧瞻峻平静的嗓音全无波澜。

闵氏暴怒,用脚在木栏上踢了几脚,嘶声怒道:“我们是夫妻啊,你怎么能跟着别人一起怀疑我?”

她忽然一脸的明白:“是别人对你说了什么!是大嫂是不是!”她恨恨地道:“只怕还有母亲!她们都见不得你好,你不是她亲生的……”

萧瞻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深深后悔的是,自己竟然早没有看出来。闵氏声声怨毒,把郡王妃和老王妃以前对她的不好都说出来:“……凡是有功劳的,全是他们的,你的功劳有没有人看到?凡是出彩露脸的,全是她们的,我呢,这太原府里官场上,知道有二太太的人有多少……。”

萧瞻峻用手覆住额头,面上痛心的有了满把泪水。他微微颤抖的肩头,看在闵氏眼里,还以为自己的话打动他。

闵氏为了早日出去,又添上一句:“这个王爵,你也有份是不是?”

“你说吧,你慢慢想吧,”萧瞻峻缓缓起身,嗓音里强压住哽咽:“我先走了。”闵氏大吃一惊:“你,你真的不救我!”

见那身影真的迈开步子,后背离自己远了几步,闵氏急了,大叫一声:“萧瞻峻!你真的不管结发妻子吗!”

“我爱你,我喜欢你,你还记得吗?你病了,我日夜不睡的守着你,你都忘记了吗?你说这世上对你最好的人就是我……”

绝望的呼声在后背后迸发,萧瞻峻踉跄着停下,慢慢地回过头。他面上的泪把闵氏吓住,闵氏急急道:“二爷,你怎么了,是让家里人逼迫了是不是?”

摆一摆手,萧瞻峻痛心地道:“你别再说了,你要想说,等我走了你自己说个痛快,说给你自己听个足够。我是不想再听任何一个字。”

闵氏目瞪口呆,哭道:“我还不是为你打抱不平!”

“你为你自己!为你自己不安分!”

墙上的青铜油灯都让这指责声带着闪动不停,闵氏的心就更激荡不安。她不敢相信这是她这几天里做梦也盼望回来的丈夫,这是他所发出的声音。

有那么一刻,闵氏认为这里还藏的有郡王妃或老王妃的人,而萧瞻峻这番话是假撇清,而说给他们听的。但就在这想法出来以后,人的自觉占住上风。

这是她的枕边人,他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受逼迫,闵氏还是能听得出来的。但因为他说的是真心话,闵氏的面庞精彩起来。她的面上有幽怨、有哀怨、有不理解、还有不明白。她望向萧瞻峻的面庞,他的眸中还留有水气,这是他刚才流下的泪。难道他不是为自己受到不公平才有了泪?

闵氏泣泪而下:“二爷,我是为了你才落到这般地步,你怎么还能说这样的话再来伤我的心?”一句话说完,萧瞻峻也目瞪口呆。他看着这个糊涂到南墙上,还不知道拐弯的人,原来你自认为是为了我,你才这样的大胆和执拗?

萧瞻峻长叹一声:“我没有让你这样做过。”

“可是,”闵氏焦急上来。她的心头似劈倒一万株大树,再砍成柴禾倒上油燃烧起来。数天里的不安和煎熬和这个时候相比,都成了云渐风轻。只有这一会儿的火烧火燎才真正的灸烧着她的心。把她自认为一片筹划为丈夫的心、一片争风为丈夫的心,都撕成碎片,再空落落的无处可依而落下来。

她正要分辨,正要解释,正要在说她的原因和道理。萧瞻峻铁青面庞举起一只手,拒绝地道:“你的这般好,我消受不起。”

“不!”闵氏悲呼出来,心头一片寒凉,让她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她摇晃着自己,摇晃着手抓的木栏,摇晃着自己让撕裂的好心。

萧瞻峻对她摆摆手:“夫妻一场,有话也应该对你说个明白。以前我以为你是个明白人,妯娌们说几句闲话,在哪一家里都有。我就没理会,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心思,还想的很深。”

“二爷,”闵氏是急切的面容。

萧瞻峻继续摆着他的手,沉痛地道:“你不必说,你听我说。”他目光如电,带着从来没有过的陌生,似能穿透闵氏的内心:“二老太太是你找来的?”

“是我,可我是……。”

“你知道常和走动的吕家三爷?”

“知道,”闵氏轻泣:“我就是不想你像他那样,在家里不受人待见,我才帮你筹划……。”

萧瞻峻心如死灰:“你就是有翻云手,能裂乾坤,也请别家去费心思吧。你不是傻,不是不聪明,你是太聪明了,聪明得眼前的事情看不到,就想无关紧要的。”

手指住闵氏抛在地上的被子,和一张简陋木床上让她卷得乱七八糟的褥子。萧瞻峻轻声道:“这些东西,是你送到这里的当天,就送来的吧?”

闵氏悲愤:“是!可这是装出来给人看的!”

“那你也知道这不是囚犯的待遇?”

闵氏的语声嘎然而止。

“我没回来的这几天,有没有人对你动刑?”

闵氏又激动了:“这是怕让外面的人知道她们不讲道理……。”

萧瞻峻冷笑:“你没嫁进来以前,就没听说过吗?我家陈留郡王府上,跟谁讲过道理!别人要和我们讲,还得看我们心情好不好!”

在这里,他想到莫名的兄弟二人同时让栽赃进去,牵扯到他,萧瞻峻想我还能应付,可把大哥也牵扯进去,这件事实在棘手。

他就怒了,怒目而视妻子:“对你好不好,对你不好,你才认为那叫真实,那叫本心!对你好的,全是虚假不成!”他冷冷淡淡:“刚才对你说吕家三爷,他和我关系最好,他的事情你最清楚。他和我的身份一样,他家的父荫也与他无关,他在家里比跟我差得太远。是我劝他的,家里对你不好,你又不是不能自己挣一份家业,你走吧,远走高飞,他年衣锦还乡,我等着你!”

“我为你也是这样想的!”闵氏泣不成声。

“可你聪明的没有看到我在家里,跟他不一样!”萧瞻峻冷笑连连:“我不到二十岁,就出任山西这一省的重要官职,我上任头一天,就有人当面对着我说,小娘养的扶不起来。你太糊涂了!我不是这个家里可有可无的人,你闲在家里看花弄草还嫌不足,说点儿闲话也就算了!你为我这样想的,我去哪里?平时听你说话,对外面官场上也多少懂得一些。你自己想想,我去哪里,还能有现在更好?”

这一段话说得闵氏哑口无言,她真的按萧瞻峻说的去想一想。萧瞻峻虽然是自己中的科举,但他那一科中状元的人到现在也还是翰林院的闲散官职。

翰林院相当于天子的秘书机构,对外面说是好听,天颜欢喜,升官就快。但三年出一科状元,后浪不把前浪拍死,他可怎么出头?

在翰林院也不是个个都升得高升得快。

小袁大人都说文也来得,武也来得,别人却说他的是,圣眷高。都知道他是文武双全,但没有人面对袁训的升职,说的是小袁大人,这完全是你自己的能耐。

萧瞻峻今天的提醒来得虽然晚,却让闵氏头脑清醒了一大片。她紧咬住唇,如果他的丈夫不在这个家里,凭他自己出去混,不到三十岁想有现在的这个官职还是为难的。

闵氏依然心不死,认为自己做什么都有道理,自己就是拿把刀杀人,也要把错安在对方身上。她颦眉苦思着有什么能劝说萧瞻峻的话:“二爷,这个家你也有份……。”

萧瞻峻不说他现在一直有份,他索性直接回答:“我们现在还没有孩子,如果有两个以上的儿子,都要老子的官职,你这么聪明能干,你分成两半的给个我看看!”

这话多么的实在!

实在到闵氏想装糊涂,想在每件事上都拿自己为中心,用自己的心思去考量别人都不能。

这种看也不看,不看现实,认人不清,拿大象当堵墙,还死钻到底的人,自己不认为自己有错,谁也不能完全的点醒她。闵氏是心里大约的明了,但她想她没有错啊,她为来为去,为的还是自己一片好心为丈夫是不是?

可见人错了不回头,眼睛看错了,还认为自己看得对,白的才是黑的,真可怕。

萧瞻峻看上一眼,就知道妻子还在乱想。他把心里的话合盘托出:“你知道我的名字是哪个字吗?”他问的是哪个字,只是一个字。

他的姓是萧,国姓不用再问。名字中的瞻字,是辈分上排下来。余下的一个字,才是他问的。

闵氏迟疑道:“是峻字不是吗?”

“你会写吗?”

闵氏嗫嚅道:“峻岭的峻字。”

萧瞻峻点头,想立即就说出来,又轻轻吁一口气,先换个别的话题:“还记得有一年,春末夏初,花开得好,我和你夜里挑灯去看花,你对我说,这个季节最好,就是水里有荷花,曲栏里有芍药,树上有桃杏梨无数。你说冬天不好,不是因为冷,是因为冬天除了花房还有其它的花可看,外面就只有梅花。”

他说这些让闵氏心头一暖,泪眼汪汪起来,心中顿时浮出一个心思。二爷还是重夫妻情意的……。

“现在我再来告诉你吧,父亲为我起名字的时候,本来不是这个字,是骏的骏字。这是他临终前告诉我的,也告诉我这字的含意,他希望我辅佐大哥,是大哥的最中用的一匹马。说到这里,你可能又要笑了,以你这样的聪明人,认为这样的意思不好。可让我再告诉你吧,有的人是片荷叶,他不是荷花。南桔北橘,离开远来的地方,再也成不了桔子。”

“家里现在依然鼎盛,大哥战功赫赫,拿命在战场上拼杀。大嫂管家没有过错,我执掌军需,也深得他们信任。信你的主意,是把这个家折腾散也好,一个破烂不堪的家,对我又有什么帮助?再或者你想让我离开这个家,这真是笑话了!用你的聪明脑子想想去,离开这里,换一个地方,别人信任你,给你官职就这么容易!再换个地方,不一样是为衣食住行奔波!”萧瞻峻冷笑:“可能以你能力可以上天,见谅,我这辈子就是个绿叶子,再不然就是墙角里开着的小花,老天是公平的,小花也好,牡丹也罢,风雨露水并没有我少他多。再换个地方,依然是争不过别家的牡丹,不如当我自己家里的叶子。”

他后退一步,对闵氏轻施一礼,俨然就是一对陌生人:“多谢你为我的好意,可我已经很好,不劳你费心。”再板一板脸:“至于你心里藏的话,你愿意说也好,不愿意说也罢。”他傲气地道:“有谁想扳倒我们兄弟,我们还不怕!”袖子一拂,转身就走。

闵氏对着他的背影欲哭无泪,见他挺拔的身影消失,地上的影子也消失后,她打个寒噤:“不是我不说,是我说了,你们也没法有人信我啊。”

她在马棚里见到的那个人,她只要想一想,就清楚把他说出来,全族的人都不会相信。

既然如此,又说她做什么!

而你们全家,你们萧家全家,都对我不好,我为什么要说?

又过两天,宝珠才知道这件事。红花是在安家训练出来的,打听事情很有一手。这一天晚上,宝珠睡下来,房中大小丫头都不在,红花过来回话:“二太太不肯说,偏偏家里人都认为她看到什么,现在二爷都不愿意再见她,她还在地牢里关着。二爷今天又忙上来,更没有心思去管她。”

“二爷在忙什么?”宝珠问道。

“衙门见天儿有人上门,全是二爷应付。说马棚里的丢下的刀剑,是二爷自己管着的,问是怎么会拿回家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