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什么叫有情有意/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春光翠影里,萧瞻峻拐过廊下海棠树,陈留郡王妃就见不到他的身影。当着廊上丫头们的面儿,郡王妃轻叹一声,眉头上有些许轻愁上来,用侍候的人都能听得到的嗓音道:“夫妻们之间,还是相互体贴的好。”

随即,她带着丫头们回房。

陈留郡王妃毫不介意会有人说她是做作,说这话的人你又懂什么!人生许多时候,都需要必要的虚伪。再说我这是盼着二弟能和二弟妹好是不是?

虽然更盼着二弟妹早吐真相,但她不吐真相,着急的不是我一个人吧?

…。

天近四月,点点杏花在绿叶里若隐若出,轻红数点带足妩媚和风流。从这样的花下面走过,不管是谁的心情都会好起来。

萧瞻峻迈步踏上书房台阶,身姿都是轻快的。当家永远是后盾的时候,都会和萧二爷是同样的心情吧?

想到大嫂的铮铮话语,和她流露出来的胆量十足,萧瞻峻打心里感叹一声,果然娶妻要娶贤。难免又想到妻子闵氏,萧二爷眉目一暗,没好气的把妻子又从心眼里撵出去。他都险些要去蹲冤狱了,谁还有心情在这当口儿去管那无情无意的人。

萧二爷愤愤,闵氏才是没有情意的人呢!她虽然让关在地牢里,却冻不着饿不着,不用面对混帐乔知府和阴森庄巡按。比她的丈夫——自己的日子过得好得多。

他马上就要起草奏折,还有一些信件要写,萧瞻峻更把闵氏从脑海里推走,吩咐过来侍候的小厮勤学和苦读:“研墨,取奏折纸,再给我泡壶好热茶。”

勤学苦读都是十一岁的少年,因为他们手脚麻利,察颜观色上又最有眼色,才选到陈留郡王的内书房里侍候。

二爷自己也有贴身小厮,一般儿也收拾出两间给他当书房。但当他写重要东西时,萧瞻峻还是只用陈留郡王的侍候人。

二爷一声吩咐,勤学苦读慌了手脚。勤学忙着在窗下拉开黑色圈椅,让萧瞻峻坐下。又为他铺开纸张,先陪笑道:“爷要写奏折,是要先打草稿的,这纸是郡王妃上个月送到书房里来的,又白又顺,写字最舒服不过。”

萧瞻峻嗯上一声,见勤学早打开砚台,添上水研起墨来。

苦读从外面走进来,把一壶又香又浓的茶放到几案上:“二爷吃这个茶最好,这茶是郡王提神时最爱用的。”

还是家里好啊,萧瞻峻满意的在心里这样道。见小厮送上翠玉管笔,他握笔在手,神思略一斟酌,落笔先是三个字:“各驿站……。”

他要先给驿站里自己历年提拔上来的亲信写信,让他们在明查之外,暗暗访求到底是谁做下这泼天的事情,敢把自己兄弟们往脚底下踩。

一边写,萧瞻峻眼前一边闪过一个又一个经管驿站的官吏。韩世拓自然也在里面,他自从上任后,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会过的,也知道是亲戚。

萧瞻峻并没有因为韩世拓是亲戚,就认为他绝无嫌疑,也没有因为韩世子以前有花花风流的名声,就怀疑与他。

以他现在的心情,自己的妻子都尚且是隔心离德的,何况是出了家门外的一干子人,个个都从长计议的才好。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谨慎小心,是处事之道。萧瞻峻本着这样的心思把信写成,喝了一碗热茶,把精神头儿重新打得足足的,就着窗外一株老树透下来的春光,眯起眼睛把信仔仔细细地再看上一遍,推敲过字里行间没有见疑于下属的含糊不清,也没有居高临下的官架子,更看不出沮丧气馁、气急败坏等情绪,就把信交给苦读,命他:“按我说的名单上人数抄,一人一份,然后发出去给他们。”

他郑重地道:“用快马!”

苦读答应着,双手捧着信走到一旁,另一个窗下摆着窄些的小书案,这是小厮们坐地的地方。苦读把信安放在眼前,提起笔来,落笔如飞,竟然和萧瞻峻的字迹很是相似。

这是一对常为陈留郡王兄弟代笔的小厮,他们模仿萧氏兄弟的笔迹已有九分,一般的人很难看出。

把誊写的苦差事交出去,萧瞻峻也没有休息。另取一张纸,一手按住纸角,一手提笔于胸前。萧二爷眸子微转,我这可就写奏折了,我应该怎么写才有利呢?

用“臣泣血”,不好不好,这点儿破事情,用一句民间俗语,不排除老鼠拉木锹——大头在后面。但事情还只到这里,当臣子的就要泣血,这不是半点儿担当也没有?

萧瞻峻摇头,重新另想一个字眼来,但又觉得不好。如是想了五、六个用以表达他冤枉心情的话,最后都让他否定。

他轻笑起来,君王用臣子,就是扛得起事情!臣我没有别的大本事,但谁想冤枉我,那可不成!这样一想,他索性把修饰字眼儿全摒弃,稳稳落笔,只把这件事情的始末如实写上。

书房里这就只剩下主仆们奋笔疾书,纸张沙沙响的声音。勤学一个人照管两个书案,不时走来走去的帮着研墨,又照管写好的信件装入信封中。

……。

过了年以后,韩世拓在任上算是如鱼得水。先是公事上熟悉得差不多,他本就聪明,无耻浪荡没下限造就他的恶习,但他并不蠢笨。

凡是有恶习的人,像是都不笨,只是心用错地方。

公事上熟悉以后,不用遇到事就问小吏,不用担心受他们的欺瞒,韩世拓顿有轻松之感,虽说他不指着会了以后好摆官架子,但事事在心里有谱,事事能掌握,做起事来也喜悦很多。

就像现在,他带着几个小官吏,除了他以后,都是佩着腰刀军人打扮,从一长排的大车后面走出来。小官吏就问他:“韩大人,这批黄豆我们报多少损耗才好?”韩世拓仰面想了想:“这是春天路好走,比冬天少报一成吧,兄弟们有钱用就可以,不必弄得上官们怀疑的地步,那就不好。”

小官吏自然不敢再说,韩世拓也没有话。喜悦往往从在这时候出来,韩世拓微微有了笑容,我不许你们大发打仗的财,你们都不能发。

当然,风流浪荡子不会是古板的人,韩世拓在公事上一上手,无事就推敲允许手下人拿多少钱合适,既对得住四妹夫让自己在这里的一片心意,又不让手下人抱怨自己拦住财路。

他把用在风流勾搭女人的心放在差使上,没有半个月就门门儿精通,既当差上好看,又手下人基本不抱怨。

真的想让人人都说好,貌似古代圣贤也没做到过。

诸事游刃有余,又恰逢是个好天气。驿站又在城外的多,不用跑马奔远路,抬头就是野桃春杏如云似烟霞,韩世拓哼着小曲子回的驿站。

人有正经事情做,精气神儿也就足。轻快的他偶尔也会想到如果他还在京里,必然是醉酒妇人,晕倒在温柔乡里虽然好,第二天起来身子酸软,哪有现在这滋味儿好。

韩世拓低叹一声,见身边没有别人,自语道:“果然还是出京的好。”在这里没有人纠缠他出去玩,没有人知会他哪家的小娘好,哪个巷子里又搬进一家新良家,有个好妇人,咱们看看去?

又有四妹的信按月送到,按时的敲打韩世拓收收心。

四妹的信又要到了吧?韩世拓掐指算着日子,走进他办公的屋子,就往案几上看。这一看,他笑容满面,那黑色剥了少许漆的案几上,放着好几封信。

信的旁边,放着让他熟悉的蓝色包袱,不由得韩世拓心花怒放。虽然他还没有拿到信确认必然有宝珠的,但有包袱在,信必然也在。

他先打开包袱,这蓝色的包袱,是宝珠以前给他寄过的。韩世拓把里面的东西收起来,就会把包袱皮交给老兵,让顺路去的,把空包袱再还给宝珠,这也是有留待宝珠再给他寄衣裳来的意思在,又有宝珠是一个月寄来一回,又守着驿站送回去方便,如果不送回去,韩世拓这里一年要落下许多包袱皮,而宝珠又要不时的新备下来。

出京以后,韩世拓学到不少。换成是以前的他,从来不会从家长里短上去体贴别人。如今他懂得这是一种好滋味儿,就更对每个月收一回包袱喜笑颜开。

他满怀期待,去看宝珠又给寄的是什么。见两套春衣,全是老成持重的颜色。一件黑色,黑色耐脏,这是宝珠考虑得周到,怕驿站上风灰大。又有一件是暗青色,暗得几近黑色,韩世拓也喜欢。

他是白脸净脸,再穿上这暗色衣裳,驿站的人都要喝彩。

把衣裳爱惜的取到一旁,见下面又是吃的,全是路上不怕坏的东西。韩世拓满心欢喜,这就算看完了,他就取信来看。

见一共三封,韩世拓先笑了笑:“倒有这么多。”见头一封,封皮上落款是萧二爷的名讳,韩世拓就知道是公事,放到一旁,准备等下再看。

目光才落到第二封信上,“哎呀”一声出来,韩世拓在自己额头上拍了一记,对着信笑得见牙不见眼:“四妹夫百忙之中,又给我写信来了。”

这是从他到这里后,袁训来的第二封信。头一封让韩世拓为妥当烧了,事后心里总想着。他曾给袁训回过信,但知道打起仗来今天在东明天在西,不给他回信很是正常。

又知道袁训连升三级,他守着驿站,邸报看到的会比别的人早。那天韩世拓大摆酒席,请这里所有他认得的人都请去尽醉,生怕别人不知道这年仅二十,就连升三级,如今位列四品的将军是他的连襟。

有好事的人对着他打听清楚后,道:“这是堂姐妹。”言下之意不是亲的。韩世拓当即反驳:“都是祖母养活的,在一个房里玩耍看书,比亲姐妹们庶出嫡出的还要亲厚呢。”再把衣裳掸了掸,表露出一种不亲厚,我就能到这里来了的潜台词。

别人把这层意思想明白了,也就无话可说。

愈发重视袁训的韩世拓,收到袁训的第二封信,不由得他摸脑袋先寻思上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又有四妹的信看,又能有四妹夫的信看。大早上的像是有只鸟儿对我叫来着,当时只笑它叫得好听,现在想想那分明是一只喜鹊,叫出来的全是好彩头儿。

第三封的,不用说是宝珠的。

先看哪一封呢,韩世拓觉得先看哪一封都挺好。他认为自己不管先看哪一封,都已经知道信中在写什么。

四妹夫呢,肯定是交待再交待,让自己处处尽心。而四妹呢,肯定也是一样,交待再交待……韩世拓忍不住笑,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的门,果然四妹应该嫁给四妹夫这升官快的人,他们夫妻两个都会交待再交待。

不过有人交待挺好。

继续笑着,韩世拓拆开袁训的信。妹夫的信许久才有一封,先看他在战场上好不好。信才入眉目,韩世拓笑容凝住!

不过三数行,信中刀斧之气油然扑出,那字不再是字,分明是破骨钢刀架到脖子上,那意思如钢刀利刃寒气浸人。

“新制刀剑运送有失,军中大营早早见到,又出命案。收到我信,即刻自查,倘若与你有关,及时报信与我。但是你黑心,我决不轻饶!是你无心,视情节才能商量。”最后是信可寄送到哪一处,就可以及时收到的话。

韩世拓冷汗潸潸而下,对着信苍白着脸,面上血色一瞬间全都退得干干净净,比江水退潮卷起千堆雪还要来得精光。

换成他以前的浪荡性子,对着这信他能跳起来。可现在的韩世拓捧着信手臂微颤,不敢有恼怒的心思。

他太喜欢这里。

喜欢到什么地步,他可以不玩女人也呆得住。

他还在京里风流没下限的时候,就知道都说外官好,但都说外官也受气。当地势力盘根错节,贸然而去的人一个不小心,就让人挤兑回来。

而他在这里,确切来说还没有让人挤兑过。萧瞻峻是他的上司,二爷肯照顾他,别的人不敢糊弄他。

萧瞻峻对韩世拓一般,没看懂这是个人才,萧瞻峻也不肯平白的花力气笼络。但只照顾他新来乍到不受人欺负,就帮的是个大忙。

打军需主意的商人,或者买黄豆,或者弄点儿铜铁,再或者盐布等物资,都是巴结的。手下的人不能欺负他,就只能凡事和他好商议,把韩大人捧在手心里。

酒少不了喝,小曲少不了听,青楼也去过几回,让人硬拉着不去也不行。他要是还在京里,他得守丧,他哪有这么舒服。

他敢上青楼,让御史抓住就又要弹劾他的爹。

在驿站上,谁又管他守不守丧。有的人听都没听说过文章侯府,何况是他家的丧事,更是没数。

接来他的三叔,也是乐不思蜀,说这里比在京里好得多。

更别说月月额外进项韩世拓不少拿,也分给三叔。又有宝珠怕他没钱用就生出贪心,不断给他寄一百两银子。他要是离开这里,上哪儿还去找这样的好地方。

第二个心思,韩世拓涨红脸。有人照顾他还当不好这差使,他以后还能做人吗?就是京中浪荡子们,只怕也要瞧不起自己。

他不是能寒窗下苦立志的人,也不是心思高尚能舍肉喂鹰的人,但再没有底限的人,都是有底限的。韩世拓的底限就是,在这比在家好,有脸面,有人奉承。一旦丢了,他头一个先看不起自己。

这还算是人吗?有亲戚照顾着还当不好差,这真的废的没药救。

来自自己的鄙视,一般很见效。

定定心神,韩世拓把信又看一遍。本着他不想离开这里,他就更能理解袁训写信的心情。在理解袁训的心情上,韩世拓对丢失新制刀剑的人怒火满腔。

是哪个混蛋连累我受猜疑,他要是敢站出来,一巴掌拍死他。

他这样想,是他有底气。在发常例财上面,就是没有袁训前一封信的提醒,韩世拓也小心。盐黄豆萝卜米面,分点儿钱也就算了,这东西损耗数目只要不大,没法子查。

但刀剑铜铁,以至于帐篷马鞍等物,韩世拓都告诫手下人不要动,这些东西流出去,跟盐、萝卜不一样,一看就是军需物资难以隐瞒。他们真的要动一点儿,韩世拓也能容许,但多了就不行。

这是他当花花纨绔时就知道的关窍,为官头一条,轻易不挡别人财路,你只要不连累我就行。

因此虽然手下人也背后说过韩大人太谨慎,但韩大人听到也装听不到,他心想我是谁?我有后台你们怎么不想想?我守好这一摊子就万事皆好,不比你们想升职的没盼头,就只想着弄钱。

和陈留郡王府是拐弯的亲戚,虽然陈留郡王亲口对韩世拓承认过:“我是袁训姐丈,”但韩世拓在任上没过多炫耀,因为从外面的人来看,那是表姐丈。韩大人不肯多贪钱的原因,是在他为袁训大肆请客以后,这就人人知晓,说他胆小的话也就少了许多,前来奉承的人多出许多。

正觉得日子要多好就有多好,后台小袁来上这样的一封信,韩世拓不由得放下信,就要去查帐本子。

帐本全在他手里,腰间取出钥匙开个锁,抽屉里取出来就得。但钥匙才到手上,韩世拓认为自己过于着急。他自己敢对自己担保,这事情与他无关,今天又是收家信的日子,何必没怎么样,先把自己拘得心情阴沉。

不如先看四妹的信,先把心情调节过来再说。

这就取过袁训来信的封皮,打算把信件原样装进去,到晚上夜静无人,心思又清晰,再重新领略他的意思。

封皮握在手上,才发现里面还有东西。韩世拓掏出来,入手不软也不硬,是另一张纸。这张纸比信件小得多,上面写着山西某宝号发出,还有个数额写着:一百两。

两步外的旧木书柜上漆色平整,又映出韩世拓的微红面庞。他才刚一惊,这又一喜,激得他面颊红红的,好似吃醉了酒。

对着银票百感交集,这是恩威并用是不是?

是的!

韩世拓心头闪过这两个字以后,随即出来的是另一番话。四妹夫不看重我的话,是不会这样对我的。

他面皮微动,心思万千。想四妹夫身在战场上,还能想到我用钱。他有这样的情意,我难道就没有约束自己的心肠?

把银票带着敬重,和信件一起放回信中。他不等着用这钱,还先收着,以后不时地看看,也给别人看看,只让他们看银票,也让他们再羡慕一回。

这就来看宝珠的信,打算把信件全阅完,就去办袁训说的事情。

看完宝珠的信,韩世拓不用说呆若木鸡。心头电光火石般,他抓起萧瞻峻的事再看。“噗!”他失神坐着瘫软上来,三封信,全是一个意思。

丢了刀剑,酿出命案,你赶快先查自己。

三个信件全摆在眼前,从这一封信瞍到另一封信上,再从另一封信上再瞍回来,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出大事了!

袁训直接对他说出了命案。

宝珠循循,刀剑这样的军需,可是动不得的。如果以前有犯过,赶快的查出来才好。

萧瞻峻的信本来是不想发给他,在二爷的眼里,这亲戚还没有太大的建树,不过四平八稳,也算过得去。

小厮们最后请二爷核对去信的名单时,萧瞻峻重新把韩世拓加上,关键时候看的就是人心,这种局面下,看看这拐了弯的亲戚心思也好。

丢失刀剑的人,不见得就是奸细。但他丢给了谁,这就可以顺藤摸瓜。

从妹夫到四妹,从四妹到上司,全是一个意思。这件事情里有没有你?韩世拓不敢怠慢,起身把房门关上,从里面闩上,把帐本子取出来,手指点在上面,细细的查验起来。

……。

春天,是生机盎然的季节。不管有没有春雨,春花茸草都攒足劲地往粗壮上涨。几点春雨一过,更是清新无处不在,繁花随处可在眼中。

宝珠在廊下踱步,看着顺伯带小贺医生过来。台阶下他们站住,宝珠先含个笑脸儿出来,听小贺医生欠身道:“奶奶这就算是安好,我得回家去了。”

“是,先生名医圣手,怎么能一直留着您?”宝珠也能理解,小贺医生从接过来,单为自己就呆的有半个月以上。

郡王妃不敢拘住他,由着他为宝珠看视过后,又在这城里看好许多病症。本城有贺家的学生,时常也接他出去。但就是这样,小贺医生也要走了,他道:“大同还有我的病人,我的医馆也在那里,在这里和学生抢饭碗,让人笑话。”

像是跟着富贵人家挪窝子一样。

宝珠就带他去见陈留郡王妃,郡王妃也道谢,唤一声:“丫头们,把我赏的东西取出来。”小贺医生看了看,见红木托盘上,搬出来的是四个金元宝,各是五十两,一共两百两黄金。

小贺医生也不推辞,袁家有家底,郡王府上也有,袁家奶奶肚子怀的这个,打个金人儿跟他们换,袁家郡王府都不肯换的。

收下赏赐,小贺医生又有一个要求:“我带着金子呢,还让老顺头送我回去,路上安全上我就放心。”

没有办法,顺伯虽然一心只想跟着宝珠当差,可只能去套车,和小贺医生当天离开太原府。

宝珠开心了,医生敢回家,说明自己身子没事了。见小贺医生走出房门,她清清嗓子,对陈留郡王妃道:“我好了,姐姐,有件事儿想对你说。”

陈留郡王妃笑容以对。

“二太太还好吗?”宝珠眸子微转。

陈留郡王妃叹气:“饮食上还好吧,倒没有闹不吃不喝。那乱怪人的劲头也下去不少,成天的一个人难过,再哭这眼睛只怕要瞎了。”

宝珠也同露出恻然之色,女眷嘛,都是这样。宝珠也叹:“二爷还没有去看?”郡王妃轻轻地哎呀一声,给宝珠不言而喻的一个眼色。

“前天我说他,二弟你看着夫妻上面,也看在这事情能早水落石出上面,就去暖一暖她的心。女人好似花,给点儿似水温情意,她能把心掏出来。可他不肯,说不用二太太吐口,也能把事情弄明白。这不,这几天又忙着打听钦差是谁,让人往京里去问,忙得晚上都不进来睡,我见不到他,没法子再劝。”

宝珠愕然,她睡了好几天,还没有听说过。“钦差?”宝珠倒没有慌乱,算算日子:“就是本城的监查御史往京里去信,这钦差快马也得一个多月才到,打听上面倒来得及。”

她有些不安,还反着安慰陈留郡王妃:“为这件事派钦差,姐姐你不要忧愁。”

“弟妹啊,二爷又去见过庄大人,说钦差没几天就要到来。”陈留郡王妃对宝珠苦笑:“我只怕二弟打听的人还没有回来,这钦差就要发难。”

宝珠眸光一闪:“何不去信给太子殿下?”那可是嫡亲的表兄。

“去了。”郡王妃把自己的犹豫吐露出来:“墙倒总有众人推,我们现在不算墙倒,也怕殿下一味的疑心我们。”

“不会!”宝珠微笑。

陈留郡王妃让她的坚定弄得一愣,宝珠又笑道:“就是殿下要观望,姑母也是不肯的。”身在事中,难免乱心。但有了宝珠这几句,陈留郡王妃心定不少。她现在只担心一个人,就又颦起眉头。

宝珠看在眼中,柔声道:“我去看看二太太,姐姐你看呢?”

“这?”陈留郡王妃犹豫不决:“你倒看出我的心事,不过我怕你也劝不好她。”宝珠笑了:“姐姐看轻我?”

“不是看轻你,宝珠。”郡王妃无奈:“母亲去,我去,又让侍候过她的丫头婆子去哭求她,她那心啊,跟铁打一样,半点儿不动。”

宝珠抿唇而笑:“姐姐是办大事的人,就把小女儿心思丢下想不起来。”陈留郡王妃好笑:“你打趣我?可有缘由。”

“姐姐你想,二太太有和姐姐别苗头的意思,又让姐姐看管,她应该有满腔怨恨,怎么还会对你说?”

郡王妃一笑:“有理。”

“接下来的话,可就放肆,姐姐不要怪我乱说。”宝珠先卖个关子。

郡王妃也就打趣她:“你这宝珠,天南地北的敢跟着我来,带着兵去闯舅父府上都敢,还有怕的事情?”

催促道:“自家人又怎么生出来这样的疑心,你说就是。”

“二爷不是老王妃亲生的,”宝珠也就放开了说:“二太太和姐姐有心结,与这个也应该有关。老王妃对姐姐自然是亲厚的,只怕平日里二太太没少怪老王妃,现在她不得意,老王妃过去,以长辈对晚辈,那份吩咐是少不了的,二太太正郁结,又怎么会说?”

“也是。”陈留郡王妃莞尔。

“又让她的贴身侍候人过去,如果我是二太太,我也会觉得这出自姐姐和老王妃的授意罢了。又想到能压着侍候的人去看她,那二爷难道压不动,还是只想套我的话罢了。”宝珠嫣然。

陈留郡王妃失声先就一声地笑:“宝珠啊,你呀,”

让她说得不全中,二太太心思也估计*不离十。

想到“二爷难道压不动”这话,陈留郡王妃更要笑。她们说话房中没有丫头,有丫头宝珠也不肯这样的放开说。

郡王妃说起话来就也方便,她越想越好笑,带着忍俊不禁:“二太太怎么想,我不在她肚子里,我不知道。至少你把我和母亲的心思说得对。对母亲回说钦差要来那天,我问母亲,是不是我们压着二弟去看看?”

宝珠凝眸静听。

“母亲说不必,她不肯,你看我又怎么肯?我呢,是说了又说,二弟忙碌呢,我可逮不到他的影子,我能见缝插针的说上一说,就已经尽到大嫂的责任。我是那天天没事儿,要上心他们小夫妻的人吗?”

宝珠听到这里,也会意理解:“就是,二太太要有话,岂不能主动让人请二爷去说?”

“就是这样!所以呢,我不压二弟,母亲也不压,像你说的,真的压他,他怎么敢不去?”陈留郡王妃笑着:“我只尽我的心,我尽得差不多,该二太太表表心迹了。她不表,我也无法。”

宝珠又表示理解:“正是呢,姐丈有威望,不是谁想扳,就能来扳的。姐姐和二爷看重这事,不过是不想在外人的眼里,家里名声有所损污。二太太说,再好不过,就都欢喜。二太太不肯说,这件事儿又算什么呢。”

陈留郡王妃又听到这样的一番话,就冲着她笑:“你继续说。”

“就是二太太,又怎么样?不过是个人罢了。二爷有才有貌有家世,还愁再找不到一个好妻子,我为二太太可惜,她竟然看不到这一点?”宝珠惋惜的模样:“我为二太太叹气罢了。”

对着宝珠微撇嘴角的面容,郡王妃竭力忍住笑:“那你的意思,是一定要去看看她?”

“去看看吧,也免得她以为自己让人忘了。”宝珠询问的看过来,乌黑眼珠子更像深潭水一般幽宁。带着纵然不能抚平别人的喧嚣,也能洗涤她纷乱。

郡王妃笑吟吟:“那你就去吧,虽然这是春天,地牢里也冷,让红花取件暖和衣裳给你披,多带上几个人,你现在可不是能大意得的身子。”

宝珠微喜,起身道谢,没去以前,先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腼腆地道:“倘若是我也劝不动她,”

“不会有人怪你,我都说不好她,让你去,不过是嫌你在我耳朵下面啰嗦,我不能理家务。”郡王妃更要笑。

目送宝珠回房,没一会儿她房中的丫头全出动,簇拥着宝珠往外面去。直到宝珠身影再看不到,陈留郡王妃才嫣然一笑,对自己道:“这是个宝珠,真是的,这亲事是从哪里寻来的,就只舅父和南安侯喝顿酒,就有了这亲事?这世上的事儿真不可思议,竟然给小弟寻来这样一个宝珠。听她一套一套的话,又体贴了我,又关切了二太太,又占着是亲戚遇到家里有事,她要出来关心,条条的好处全让她一个人占全不说,又真的是个心地好。我有话劝她,她就有话给我,聪明伶俐的,也许她能说服二太太也未可知。”

郡王妃自己个儿笑了一会儿,才往外面吩咐:“让管事的婆子们进来回话。”

……。

“叮,”有什么响了一下,像是钥匙碰到黄铜锁。闵氏从半昏半沉中醒来,眸中碰撞上青铜灯罩中明亮,见还是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

她幽幽叹气,这是她这几天里最常做的事。她叹气,总是叹气。内心里随着叹气也早不安,这日子几时是个头?

二爷没回来以前,闵氏还有盼头,盼着他回来为自己撑腰。可现在她完全陷入在绝望中,再也没有人能救她,哪怕是她的娘家。

她也有父兄,但父兄全在这里受管辖。老郡王为长子聘的是国公嫡长之女,要的是主中馈的媳妇。为次子选的是本地官员之女,要的是次媳能安分守已。

她的父兄都老实,又在本城挣钱粮换衣食,别说现在还不知道,就是知道闵氏关在这里,只怕上门来不是质问,只询问一声为什么,不过如此。

绝望中,闵氏也迷迷糊糊想改变心思,把她看到的说出来吧。但随即针刺般的尖痛从心头起,弥散到四肢百骸,让她痛得动弹不能。

一个心思随着痛总会起来。二爷来,她没有说;郡王妃来,她没有说;老王妃来,她也没有说;甚至她的陪嫁哭着求她,她也没有说。现在她撑不住了主动要说,她的心里转不过来。这谈不上犯贱,却也只会更让家里的人看轻她。

闵氏在绝望中苦苦坚持,不说了吧,再拖一拖,难道二爷不肯再来第二回吗?他如果肯说安慰的话、理解的话,闵氏想我也会告诉他啊。

自己丈夫都不信我,我说出来马棚里见到的那个人,别的人他能信?

泪水再流,眼睛真的要坏掉。闵氏只木然的换个姿势,卷抱着被子躺着。在这里关着,手上肌肤呈现出没有生气的白,而握着的被子又换一床新的,粉色绣着百鸟百草,灿烂夺目,把肌肤更衬得憔悴不堪。

闵氏不由得想,那面上呢?一旁有镜台,她不敢去照。她怕照出来的是个枯树皮,那她全部的精神世界从此崩溃,心底维系的仅一丝二爷还会再来看自己的希冀,也就万劫不复。

“你醒着的?”一个轻柔的嗓音突兀而起。

闵氏吓得一古脑儿爬起来,难道有鬼?扑到木栏前面一看,见不是鬼,有七到八个人在外面。萧瞻峻上一次来坐过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美人儿。

这美人儿胖胖的,肚腹隆起,秀丽面容上也银盘一般圆润,肌肤上自然有一段光出来。闵氏嗓子眼里咕碌着,认出她是谁。

“安氏?”

这不是大嫂偏心的那弟妹安氏宝珠。闵氏随即抬起手指,放到嘴里用力一咬。哎哟,会痛。这不是做梦。

闵氏瞪圆眼,不是做梦,她怎么会来看我?这是郡王妃捧在手心里,老王妃待如上宾的客人,怎么会放她到这虽不潮湿却阴森的地牢里来?

“哈哈,你是来对我道别的吗?”闵氏疯狂的尖笑出声,以为自己明白了。这是要私下里处死自己,袁安氏来看自己最后一面。

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死的关头,她反而放正心思,对着露出诧异的宝珠喘着气挤出笑容:“哈哈,不想你倒有情意,还肯来见我最后一面,这就比别的人强。”

宝珠静心倾听,由话意咀嚼她的心思,心中更有底气。你倒还能看到别人的好,这就好说话的多。

她在脸儿上露出疑惑,对闵氏大惑不解地道:“我特地来讽刺你,说什么最后一面?”

疯狂的笑声嘎然而止,闵氏也惊异的微圆了嘴,劫后余生的后怕上来,原来不是让我去死。心头大石落下,激愤也落下。闵氏骨软身麻,双手紧握住木栏才没有滑到地上。她此时什么理论的心都消失不见,有气无力的贴紧木栏道:“你说吧。”

宝珠窃笑,你这一回倒老实,看上去心平气和地让我讽刺。她绷一绷脸儿,慢条斯理的,把傲慢带出三分在眉底,生怕闵氏不受刺激,还拖长个嗓音:“是这样,我留神这些天,见到你对二爷绝情绝意,我看不下去,得来教训你才成。”

“谁说的!”不出宝珠所料,闵氏跳起来。刚才的气若游丝全都消失,她握紧衣角,满面愤怒:“你有什么证据!”

宝珠正眼也不看她,眼神儿对天,继续傲气地道:“难道不是吗?二爷成天忙得茶都没功夫多喝一碗,你呢,你在这里倒安妥,看你是打算呆上一辈子,不愁吃不愁喝。你呀你,你和我比,可就小指甲儿也比不上我。”

闵氏大怒:“呸,你有什么了不起!”

“我呀,我深爱我丈夫。”宝珠陶醉起来。

“呸!我也一样!”

“我丈夫有才有貌有家世,”

“呸,我也一样!”

“我为了他,”宝珠幽幽起来。刚才的陶醉是真陶醉,现在的幽幽也是真幽幽。从和袁训认识开始,回忆如流水重新在心中流淌。

在沉思以前,宝珠微红了脸,对红花等人示意:“你们上去,我和二太太单独说几句话。”接下来的话,当着一堆的下人说,宝珠可没那脸皮能撑住。

红花不肯,她抬眼打量地牢,阴沉沉寒浸浸,就是石头缝隙里都像随时会冒出捧冰雪。红花不但不上去,还把宝珠披的厚衣裳再扯紧,笑道:“我们都在这里,人多人气儿足,岂不更好?”

“不好,”宝珠嗔道:“我和二太太说私房话,不给你们听。”

私房话?闵氏心中起来奇异的感觉,好似还在自己房里看春花。但目光下滑,落到自己凌乱的衣裳上,闵氏冷笑,哼,你不过是想来劝服我的,还说的这么漂亮有必要吗?

见宝珠主仆争执几句,红花如愿留下,把别的人都打发上去。

幽然油灯下,宝珠忽然起了羞涩。这羞涩看得闵氏枯干冻僵的心也跟着一温,有什么缓缓的化了。

感情,本来就是能温暖天空大地深谷,不管什么,都让它化为绕指柔。

羞答答的娇音这就响起。

“那一年,他和表兄们来我们过年。五位表兄都是人中龙凤,我本来并没有中意于他。我安家仗祖母娘家,自家里却不过普通官吏。我从没有想过是他,直到那年十五出门看花灯。”

宝珠甜甜的笑着,红花在一旁也有了笑容。红花那天是躲在四姑娘身后才避的险,她也一直牢记于心。

对红花来说,是裙底的温暖。对宝珠来说,是臂膀的坚实。

“不怕你笑话,我早早没有了父亲,也没了二叔三叔,更无有兄弟们。出门看一回花灯,对我和姐姐们都不容易。我们玩得正高兴,就出了事情,”

宝珠绘声绝色的说着,闵氏孤寂这些天,有人能和她说闲话都是好听的,何况安氏说出来的,带足满腔的情意。

“……他护着我,全仗着他,可怜他让人推来搡去,又挨了好些碰撞,也没有丢下我……”

红花在旁边兴奋的添活:“是啊,没有丢下我和姑娘。”

宝珠垂下眼皮,面颊红扑扑的:“从那天起,我就喜欢上他。”红花张大嘴,对宝珠瞪着。姑娘你那天就喜欢上小爷?红花我怎么不知道。

忠婢这就有了不受信任的感觉,红花把小嘴儿噘起来。

宝珠现在注意不到小婢的委屈,她完全沉在柔情中:“纵然喜欢,又能怎么样,女孩儿难道自己说亲事不成,我就想算了吧,表凶这般的人才,我也配不上他。随祖母进京,本想着见到他问个好儿,却没有想到……”

她语声渐小下去,面庞紫涨着。红花得意嘿嘿又笑,闵氏听得正有味儿,忙问:“没想到什么?”

宝珠扭扭捏捏:“没想到进京的当天,婆婆上门相看,第二天媒人上门,就把亲事定下来。”闵氏松一口气:“有情人成眷属,这好得很。”转而她要难过,自己呢?

自己的那有情人你在哪里?

她把宝珠的故事听进去,完全忘记宝珠声明来,是来教训她的。

“祖母做主,我们八月里成就亲事。接下来,他春闱高中,殿试又中一甲探花,天下扬名,宫中簪花,皇上喜悦与他,表凶年纪轻轻,就在都察院任为监查御史。”

闵氏点头:“这好得很呐。”

“本以为这日子再无缺憾,唉,没有想到,”宝珠又停住,闵氏再追问:“又没有想到?”宝珠苦笑,不无幽怨:“我的丈夫心怀大志,根本不满足于当个京官。他自幼学武,又得过陈留郡王姐丈教导,姐丈往京里去的时候,表凶他就弃官,跟随姐丈去往军营。”

闵氏是听说过袁家公子投军的事,却没有细想过宝珠说的这些。她吃惊连连:“这这这,当个安稳的京官还不好吗?”

“我也是这样说,不怕你笑,我来和他闹来着,可没有能阻拦住他,我没有办法,本以为要过上几年以泪洗面的日子,又有母亲疼我,让我往这里来守着他。没有想到……”

闵氏又急了:“又没有想到什么?”这不是一惊一乍的吓人吗。

红花嘿嘿,又笑了两声。

宝珠羞晕满面:“又没有想到,老天厚爱于我,夫妻在这里团圆一夜,我就有了。”她眸子一直低垂,诉说自己情意不敢看人。这时候眼光在闵氏面上一转,下面的话就不再因难为情而时时卡住。

“我丈夫是袁家一脉单传,我能这个孩子可谓万千之喜。为了他,我不惜远离家中。为了他,我不惜在此守着。这里虽好,却总有离乡之感。可往这里来是他想要的,我只能将就他罢了。”

青铜油灯忽闪忽闪的,在闵氏眼中惊起一片涟漪

她这就明白宝珠不惜把自己的私密心思说出来是为什么?

她这就明白宝珠为什么前来讽刺她?

她这就透彻的理解郡王妃把这个弟妹含着怕化了的心情。

这是袁家一脉单传的孩子……

难怪,难怪。

闵氏面上千回百思的心思出来,宝珠抓住她纷乱的心思,脆生生地责问她:“二太太,你说对二爷有情有意,你的情意在哪里?”

闵氏由不得一惊,听到宝珠又道:“你可知道为了这件事,钦差就要到太原,而二爷与这事有脱不开的干系。”

这些事情没有人告诉过闵氏。过来见她的人,不是询问,就是质问,不然就是哭求。闵氏这就第二惊出来:“这与二爷有什么关系?他那天又不在家里!”

“你还不知道,马棚里那天出来好些刀剑,有人认出来是二爷监管的军需物资上的。”

闵氏第三惊出来,惊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宝珠走近她几步,清清楚楚地又告诉她:“这刀剑在山西的别处还杀了人!”

“不!”闵氏双手捧住晕涨的脑袋。

“死的人与你们府上不合!”

“不!别说了。”

“你看到什么,你那天不会什么也没见到!”宝珠紧紧追问。

闵氏尖叫出声:“是二老太太,我那天见到的,是二老太太从马棚里出来,慌慌张张的往外面走,跟逃跑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