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钦差在此/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等宝珠对自己报的名字错愕,闵氏就尖叫道:“我告诉你了,全告诉你了,我以后可怎么办?”

她看似想对宝珠泪眼汪汪表示可怜,却身子一歪,无力的碰在木栏上。顿时,她失去希望。这个家里本来就当自己是奸细,又是自己去告诉二老太太今天家中靡费过度,可以说,二老太太就是自己找来的,等安氏去见过郡王妃,消息马上传开,这个家里更没有人肯援手自己。

闵氏脑子里一片木呆,中间只有一句话,我该怎么办?

空旷的地牢尖叫传声极远,上面等候的宝珠侍候人纷纷下来看视。宝珠沉着的抬起手,制止道:“不要过来。”

“你诳我的话,安氏,你骗了我!”闵氏歇斯底里的愈发尖叫连连。她甩着发髻,有几绺乱下来搭在额头上,不是疯子也像疯子。

红花担心地把宝珠挡在身后,但身前承受过多的尖叫声,红花毛骨悚然。想往后退,又有宝珠就在背后;原地不动,实在扛不住那凄厉绝望的叫声。

惊恐万状时,红花匪夷所思地想到和梅英说的笑话,关于成亲后男人是热炕还是汤婆子那事。红花哆哆嗦嗦地想,男人还汤婆子呢?像一贴逼疯药倒更合适。

在这个时候,红花想不到她家的奶奶宝珠可不疯。红花只是就闵氏此时的模样而言,认定她要是不成亲,不见得就会这样。

真是疯的不论时候,早半天疯病出来,那嗜茶如命的小贺医生还在呢。红花嘀咕着,没留神宝珠从她身边走出来。

对着闵氏走上两三步,和她相隔有五七步时,虽然有木栏,宝珠也停下来。闵氏不是真疯,只是濒临崩溃。这种时候的人不见得就神智不清,闵氏就还有机灵在。

她也停下尖叫,凄凄然道:“你会为我说话吗?”

宝珠略一沉吟,道:“不会。”

“怎么,你不是个好心人?”闵氏问道。

宝珠想一想,道:“是。”我是个好心人。

闵氏屏住气,黑眼珠子里透出询问的神气。宝珠告诉她:“这件事情由你而起,还要由你而止,这里好心人插不下手脚。”

“你的意思是?”闵氏的条理依然还是清晰的。

宝珠微叹一声:“二太太,我们刚才说了半天,你都忘记不成?”闵氏神气上又狐疑。宝珠道:“你为二爷好,就得投其所好才行啊。”她泛起一丝笑意:“好心人可怎么插得进去?”

“可他,已经不要我了。”闵氏泫然。

宝珠轻叹:“差不多。”

闵氏一下子紧张起来,瞳仁骤然放大几分:“你你,你又是什么意思!”

“这么重要的人,二太太你瞒到今天才说。你知道二爷这几天忙里忙外,你要耽误他多少功夫?你耽误一天,夫妻情分就少一天。二太太,你尊重他的喜好,才是情意。你认为他按你的想法才叫好,那叫操纵。”

宝珠在这里悠悠,她也曾想阻拦袁训出京,不管夫妻们以前有多恩爱,不也没有阻拦住他。倒是随着他来了,像是诸事慢慢的趁心起来。

闵氏面色灰蒙蒙上来,她失神的对着地上凝视着,喃喃道:“我说了,他也不信啊。”宝珠的嗓音又在耳边响起:“所以我说你尊重别人的喜好,才是情意啊。这尊重别人的喜好,难道只指夫妻间不成?”

“反正也这样了,你就细细地说给我听吧。”闵氏灰心丧气地道。

宝珠柔声带着劝慰:“这个家里人多简单啊,姐丈和二爷常年在外,家里就一个老王妃,又不要你早请安晚陪伴的,就一个我姐姐,又忙于家务,并不挑你的不是。二太太,老王妃就是偏疼我姐姐一些,不曾亏待你,也就是了。我姐姐执掌家中,她占的是长媳不是吗?不曾为难过你,你那些心思是从哪里出来的?”

闵氏捏紧衣襟:“反正,你总是派我的不是。”宝珠带着几丝笑意看着她:“所以你的事情,外人再好心也插不下脚去。不过幸好你告诉了我,这就可以告诉姐姐和二爷多加防备。至于你二太太,二爷总要见你一面的,你自己好好的把握吧,别人,可真的帮不上你。这全是自己的事情。”

红花早站到宝珠手边,把她扶起。宝珠说完,这就要走。身后又传来闵氏的一句话,她希冀地道:“那你,会说我是主动告诉你的吗?”

宝珠回身嫣然:“会,我会说你担心二爷,这就主动告诉给我。”闵氏吁了一声,随即垂下头去不再抬起。

“地上凉,床上去坐着吧。”宝珠再丢下一句关切的话,款款的和侍候的人转回房。

“不可能!”陈留郡王妃听完宝珠的话,瞪着眼睛就反驳。宝珠寻思道:“我也觉得不可能,可二太太是这样说的,还请姐姐告诉二爷,就去查的好。”

二老太太早几天就回家养伤,上年纪的人都恋家,老王妃打发人送的她。

陈留郡王妃低头想着:“二太太就不会说假话?”

“不会。”

“不会。”

宝珠和她同时否定。

“是啊,她嫁到这家里也有几年,娘家不欠人的钱,没有官司在身上,她没有理由把心放到外人身上。”陈留郡王妃说过,宝珠接上话,宝珠含笑:“而且二太太对二爷一片情意。”陈留郡王妃微哂:“她那是什么情意?挑唆还差不多。”

宝珠忍俊不禁,姐姐和自己想的一样。听到笑声,陈留郡王妃转向她,见宝珠笑得有几分淘气,也就笑了,放软嗓音:“你这大功臣,去歇着吧,身子才好,可不要淘气乱跑,念姐儿问了你好几回,我也交待她自己去看花,不用等你。”

宝珠苦着脸:“姐姐,是我约的念姐儿去玩耍啊。”

“等你生下孩子,再去玩耍不成。”陈留郡王妃笑着把宝珠打发回房,果然让人去告诉萧瞻峻,闵氏是这样说的。萧瞻峻回说他会当心不提。

第二天,红花告诉宝珠:“郡王妃把二太太挪到她的房里去了,但说她要养身子,让她房里多呆几天。”

宝珠正色的听完,对红花道:“你看,心正人正,别人就正。姐姐没有薄待她的心,望她以后能想通吧。”

红花也说一个是。

……

韩三老爷走进房内,就见到侄子拿白眼珠子瞍自己,那神色是很古怪的。三老爷堆上笑:“世拓,你找我回来作什么?我正和几个人吃酒赌钱,好不快活。北边儿几个商人,一个叫王老弟的,一个叫徐老兄。再叫几个小娘都是新来的,有一个叫吴老艳的,说在京里会过你,我细细的问她,却只是听过你的名字而已。叫你去,你不去,你后悔了不是?”

在他的身后,门外月儿明洁,照得地面似一尘不染。春风春花都似沉睡,这天色已经是三更出去,街上行人不见,正是鬼出来的时候。

三老爷有了酒,跌跌撞撞摸到桌旁,上面有个大提梁壶,绘的是锦上添花。提起系子,三老爷一气,“咕咚咕咚”下去半壶茶水,舔一舔嘴唇面带嬉皮:“什么也不如这酒后茶,”带着满意和舒坦,三老爷放下壶,又往椅子上一瘫,眼睛眯起来笑,就是一句唱出来:“哎哟喂,我的小亲亲,你那个白肌肤儿……。”

“三叔,没醒酒,外面井里打桶水当头浇一桶,清醒得快。”淡淡的嗓音,带着轻微的怒意,送到三老爷耳中。

三老爷没皮没脸的笑了,转着脑袋竭力去看对他的位置来说,角度犯刁钻的韩世拓:“嘿嘿,这是你用过的法子?好样的,世拓,你这是哪一回立志干的事?说起来打你五岁立志偷看丫头洗澡开始,你以后就总立志,”

“我记得,是你带我去看的,祖母房里的丫头雁儿,三叔你说她生得肉多骨头少,我跟你打赌,就同你去看了,”韩世拓平淡的道。

三老爷表情得意,醉眼眯得只有一条线:“好吧,那一回怨我,但你六岁立志摸丫头屁股,可不是我带你去的。”

“我知道,那是二叔摸丫头*,我看过好奇,问他在玩什么,二叔说自己摸一回就知道,我人小够不到*,就摸的屁股。”韩世拓倒不否认。

三老爷莫明的兴奋起来,也许受到丫头屁股的刺激,他呼吸急促几分,喘着气道:“还有,还有你十岁时钻到青楼看嫖院子的,也不是我的主意,”

“那是四叔包的雏儿,在家对你和二叔炫耀,我偷听你们的话,不知道什么是雏儿,就跟着四叔后面去偷看。”韩世拓一拍脑袋,脑子里似多年堵塞的沟渠,一下子让疏通。他本就带着气,这更鼓起眼睛:“好啊,难怪我这么坏,全是你们带出来的!”

三老爷放声大笑,笑得满怀得意。他脖子仰在椅背上,仰得过低,鼻孔对着天,就这样还不能完全释放他的自得,还要再加上话:“我们家里人是天生的坏,不是我带你带他带出来的。世拓,认命吧,阅女无数,章台风流,这是别人家里想也想不到的乐子,你从小就会,比你三叔我足的早了几年在温柔乡里,你还抱怨,那三叔真的出这房门,走到井旁边,打桶凉水,弯下我的腰,把脑袋插在里面浸浸,从此以后就过这水浸脑袋的日子。”

他以为这句话算是有趣,一个人笑得弯下腰。冷不丁的,耳边出来一句闷闷的话:“三叔,你出这房门,再出这院门,带上你的马,带上你的小子,脑袋倒不用往水里浸,就是从此别再回来吧。”

“你,这是撵三叔走?”三老爷一旦明白,斜着眼睛问到韩世拓脸上。韩世拓黯然承认:“是的,明儿一早,你收拾东西回京去吧。缘由我都为你想好,就说,三婶儿舍不得你,让你回家守着她,”

三老爷暴跳:“放屁!我们老夫老妻的,有什么舍不得滴!”

韩世拓强硬地道:“我说舍不得,就是舍不得!”

“你说……”三老爷又要大喝放屁,屁还没有放出来,他滴溜溜眼珠子微转,用了然的语气怒道:“我知道了!你这是过河拆桥,去年你需要用人,你就让我来。现在你有了更好的人,就不想要三叔!”

“来来来,”三老爷强撑着醉后的身子,走到房子中间,青砖空地上,左手高举若打虎,右手低握似伏龙,他摇头晃脑:“看我,看这降龙伏虎拳,你敢欺负自家叔叔,你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你想要我走,休想!”

一个黑影子飞来,三老爷酒意上涌,眼昏花看错,还以为侄子要打他。吓得他往后就退,嘴里嚷着:“你小子厉害,你年青血气壮,三叔我不是对手,等我出去告诉这十里八乡认得的人,侄子打叔叔,凭你是我上官,那也不行,”

他还要再嚷:“好不好的,我告你衙门里去,晚辈打长辈,你还敢横行?”韩世拓打断他:“我不打你,我没那功夫,你自己看看那是什么!”

地上,掉落的是帐本子。半卷微开,有春风进来,就呼呼翻动几页。

三老爷一见笑了:“嘻嘻,你这是,我知道了,你怪我没把账目记清楚,世拓好侄子,你说哪一笔少了,三叔我这就写。我这一手的好字啊,可不是吹的,我这是练过的。我十岁就知道我要当官,当官不得批公文吗?我想我城府不如你二叔,在你曾祖母面前得宠不如你四汉,我就练我的字……”

把个眼睛凑到帐本子上,韩世拓冷淡地道:“没少,多了。”

“啊?”

“你来以后的第三笔帐目,兵部运送的一批刀剑,我说不许扣损耗,从京里出来到我们这里没一个月,路上雪融化无水灾,刀剑要丢就是一整车或一箱子,我说一把不动,你这上面是怎么写出来损耗一百把的!”

韩世拓怒不可遏,如果这不是他的三叔,如果这不是自家的叔叔,如果……他手按按袖子里,那里有袁训的信件,又有四妹宝珠新给做的一块帕子。很想对自家人表现,如四妹夫妻对自己一样的有情意,结果结结实实撞到铁板上。

又让三老爷勾起童年的种种恶迹,韩世拓心灰意冷。算了,果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好好对待。自家叔叔全是让酒色财气浸得骨头里,改过来也不是一朝一夕间。

他沮丧的挥手:“你走吧,三叔,我这里庙小,容不下您这尊大佛,我看过所有的帐本子,你改动的地方不少,也赚了几个,我当没看到,带着银子回京去吧,再花天酒地也好,对了,回京你就不能花天酒地,你守丧呢,小心御史弹劾你吧。走吧。”

三老爷激得血涌上头,脸通红一片。见烛下侄子面上带尽憔悴,这就知道他是来真的。三老爷肯走吗?

不不不,他和韩世拓一样,在这里有吃有喝有乐子,最妙的一点儿是,侄子走的什么运,在京里烂泥扶不上墙的花花公子在这里居然当家,凤尾不如鸡头,侄子当家,叔叔就过得不错,三老爷哪里舍得走呢?

满面堆笑,韩三老爷打个哈哈:“世拓啊,你是气三叔去喝酒了是不是?你别气,听三叔慢慢对你说。这笔刀剑你说不许动,我怎么敢动?这不是常送东西的那商人,”

“我不想听。”韩世拓闷气。

三老爷话锋一转,又继续给自己找台阶:“这不是你这桌子,你看看,你这主事的人,桌子都剥了漆,我想给你换张新的,”

韩世拓几乎没气晕过去,又打断:“我这桌子不错,这表示我清廉。”三老爷抱着帐本子牙快要笑出来:“别开玩笑了,清廉,哈…。”

“明儿一早,回京去!”韩世拓腾地站起来,带着烦恼样子就要回房。三老爷跟后面火了:“侄子!三叔对你好解释你不给面子怎么的?”

“不就几把破刀剑,你至于吗?”

猛地一回身,几步走到三老爷面前,韩世拓揪住他衣领,咬牙狠狠道:“三叔!死——了——人!”他狰狞得像地狱里才出来的恶鬼,话也让人一哆嗦。韩三老爷瑟瑟道:“死了人与我们有什么相干,这刀呀剑的,不就是为了杀人。”

见他还不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其实韩世拓自己也不明白具体出了什么事,他能清楚的就是出了大事。

对着三老爷还想装懵懂的脸,韩世拓痛心地道:“三叔你老公事!别对我装你不懂!这刀剑现在还没有到梁山王手上,他还没有分派,就杀了人!刀自己杀的,剑自己宰的?三叔,这要吃人命官司的!”

“可,这是杀人的那人吃官司,再不然,也是卖刀剑的人吃官司,我们这是损耗……”三老爷正要说与我们无干,见韩世拓面上抽搐几下,显然恨铁不成钢。三老爷又火上来!

凭谁的脸上可以有这样的正经表情,就是你小子不能有。你小子没披几天官皮就当自己从此洗白,东施变西施了吗?

三老爷冷笑,你的底能瞒过自家人?

推开韩世拓,三老爷气呼呼找椅子坐下。他喝过酒回来的人,难免是疲倦的,先坐下再说不迟。

坐下就开骂:“别装相!你是看我在这里存下几个,你想算账你就算吧!我等着你呢。从我到的那一天,你给我二十两银子,我就想坏了,你小子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你要多少,你直说,别装腔作势的跟个爷似的,你就是祖宗,我也是你祖宗的叔叔!”

横眉怒目把桌子一拍,喝道:“出个数儿来我听听!”韩世拓眼前一阵发黑,果然盗泉水和清溪水不一样,对四妹和对自家的人,也不能相同。

他干站着僵住,而三老爷还在气着骂:“当你是人吗?你小子几岁上就知道女人屁股摸着舒服,没皮没脸的活到现在,你对着我装人模样……”

……。

四月的一天,萧瞻峻从书房里出来,后面跟着他的小厮,道:“郡王妃等不及二爷和人说话,套车先去码头。丢下话,让二爷会完人快着来。”

两边花开如锦,天气舒适宜人,萧瞻峻觉得心情依然不能愉快,但也对即将到来的客人们表示欢喜。

他想到大嫂两天前收到的信,信中说大嫂的母亲和袁家弟妹的祖母,外加上她的舅祖父南安侯就要到来。

大嫂和安氏喜欢自不用说,就是二爷也是一样的略解愁眉。南安侯以前在山西历任多年,这里的官员们大多是他以前用过的,就是那惹人厌的巡按庄大人,也是南安侯的门生,由他举荐而来。

萧瞻峻暗道,莫不是老天也助我们家,才把南安侯爷送来。有他在,那最近虽然不屡屡上门,但屡屡有动作背后勘查自己的庄大人,他总要收敛点儿吧?

一眼就能看穿庄若宰动机的萧瞻峻放在平时,恨不能一脚踢死他。可现在是多事之秋,他顾不上对付他,在京中回信到来以前,只能是个先应付他。

出门上马,打马如飞往城外码头去时,萧瞻峻心神还没有放松,又把朝中他所知道的官员猜测过来,还是不得章法时,心中叹气,素有经验,又老辣手段的钦差,你到底是哪一位啊?

先知道是谁,也和早做准备。

在不知道是谁的情况下,又按庄大人的话来说,钦差只怕已潜入太原,郡王府在明,他在暗,萧瞻峻打心里郁郁。

他一路愁眉,直到码头在即,才重新换上见客的笑容。

见一带江水如环翠,绿柳清丽典雅,桃杏花飘落,水面上泛起一片锦丝绦。离码头数几里,已经驱赶行人,威武府兵两边列队,目不斜视的盯着可能会出现的警情。萧瞻峻带马过去,去见下轿候在水边的郡王妃。

他虽然不安,也没有明说。

是郡王妃自己笑吟吟道:“二弟,你看这个码头是最大的,每天货船商船停留不息,我撵了人不让他们驻足接货接人,你看这事儿办得怎么样?”

“大嫂这样处置,自有道理。”萧二爷回道。

郡王妃挑起眉头:“道理?自然的。我要让本城所有随姓庄的昏了头的人瞧瞧,我们家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威风,以后还是这样!”

目视江水滔滔,郡王妃乌眸似能盛得住所有风云事,缓缓却有力地道:“再说来的不是别人,还有南安侯爷钟大人。”她微微一笑:“如今,已经是内亲了。”

叔嫂都明白这句话的分量,南安侯以前在山西时,执政谨慎,又雷厉风行,可不是吹出来的政绩。

“钟老大人一生为官,见过无数风雨,有他能在家中做客,有什么也可以方便请教。”萧瞻峻微微而笑,负手在江边,任由江风吹过衣角,也任由江风带走许多忧虑。

当下没有再交谈,郡王妃和他放眼江上,见天地辽阔,苍穹若洗,远处水鸟若黑点,不管怎么飞也有无限天地容纳,都是精神一爽。

两艘小小快艇在水面滑飞过来,郡王妃更精神一振,道:“来了!”见小船在自己面前的水边停下,一个是自己派去打探母亲几时到的,另一个上面有几个军人,她却不认得。

她的人先回话:“回郡王妃,老夫人和钟老侯爷,安家老太太并两位奶奶的船已过槐花湾,不到半个时辰就要过来。”

郡王妃含笑颔首,再就对另一个小船客气问道:“这几位是谁?”她差点儿以为是自己派人管辖住码头,附近驻军派来交涉的。

省内驻军,并不都在陈留郡王属下。

船上几个人一起下跪行礼:“回郡王妃,我等奉齐良恭将军、罗家骥将军、任杰将军、余守振将军之命,先行一步前来叩见。将军们说,一路护送袁老夫人、钟老侯爷、安家老太太并奶奶们到此,并不敢先行来见,特命我们呈上敬意,稍后船只一起到来,再来叩见不迟。”

郡王妃和萧瞻峻一起愣住。

“什么?”萧二爷先回的话,春风满面地道:“列位请起,这是什么一回事,细细地再说一遍。”

几天收的信萧瞻峻也看过,那信中只说钟老侯爷带着女眷们到来,只字没提有护送的事。郡王妃也是惊喜交集,脱口而出:“姑母表兄竟然如此有情。”

随即,面上多出两道疑惑的目光,是萧瞻峻的。郡王妃忙嫣然一笑,把失言的这句话掩饰过去。

当兵的也不再多说,只回身一看,手指柱天边一长串黑点笑道:“郡王妃和二老爷请看!”陈留郡王妃和萧瞻峻这才信以为真。两个人同时发自内心的欢喜,又不动声色的相互使了个眼色。

郡王妃的母亲有兵护送前来,说明圣眷还好。这真是大喜的事情一件。两个人带着随行的人,皆目不转睛盯住水面。

今天顺风,不到一刻钟,几十只大船已入眼帘。船头上各有大旗飘扬,除去一般的旗帜以外,四面大旗:齐罗任余,在江风中烈烈展开,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萧瞻峻徐徐道:“大嫂,看来小弟深得太子殿下信任。”

袁训母子那一年莫明失踪,萧二爷还帮着在全省找了半天。后来确认在京里,他也知道。袁训的消息,萧瞻峻比龙家兄弟们知道得早几年。后来在太子府上当差,郡王妃也没有瞒他。

去年入军中,他也知道。

韩世拓不就是拜托给了他。

家中出事后,郡王妃往太子府上呈密折,就萧瞻峻来说,他是谨慎的提醒,不要因一件看似严重,却还莫须有的事情去打扰殿下,毕竟小弟已经离开太子殿下。

为什么小弟中探花后还从军,萧瞻峻老成持重的没有过问,却也担心袁训是在京中呆得不开心,这才从军。

如果是这个原因,那就虽然是去年名动全国的太子府上三近臣之一,但也不排除受人排挤,或忽然失宠。

而今天看来,一只船上数百人,这船何其之大。几十只船数千人,这兵何其之多。萧瞻峻不是脓包,自然有数凭南安侯钟老大人的体面,他不能有这样的排场。

再说老大人京中卸任,已把侯爵之位交付给长孙,已经不是官了。他的妹妹安老太太,更不用说与这不沾边。唯一的,只能是为袁亲家太太而发兵护送,这体面是小弟挣的才是。

萧二爷难免有上一问。

郡王妃更是欣喜,姑母和表兄拿小弟如珠似宝,那侄女儿也不能差到哪里。她在出事后的这些天里,笑容头一回完全舒展,用只有小叔子能听到的嗓音道:“二弟,看来我们不用太担心。”

“我本来就不担心。”萧瞻峻心头一宽,说话就跟他的长兄郡王一样,开了句玩笑。郡王妃和他一起笑了出来,齐齐往水边又走上一步。

在这笑的功夫,船头上人都已经看清。

几十只大船沿江而停,江面虽宽,也浩浩荡荡把江面拦住一半。把来往商船小船尽皆吓了一跳。看守码头的小官吏们吐一吐舌头,到底是郡王府上,来客人也与别家的气派不同。有个机灵的脑子转得快,他傻住眼:“这么多兵马到来,怎么没有公文先行知会?”

他多了个心眼,悄悄的出来,打发一个人往城里衙门里报信。这么气派的场面,本地官员等大人们也该来出个场面,露个脸面才是道理。

他这是买了个大人们的好儿。

而码头上,足以供十几人同时上下的跳板搭好,这是兵船,这跳板是可以跑马的跳板。先下来的,是这条船上的齐良恭。

见礼过,郡王妃对他道声辛苦,见第二个人走下来。这个人穿一件深青色道袍,头发白胡须白,仔细看才见到少许的黑色。道袍在一定的朝代里,不是只有道士穿,穷儒生着它最多,士大夫们风雅之人,也弄件来穿穿。

萧瞻峻就哈哈大笑,握住他的手打趣:“钟大人,您这一身仙风道骨,险些我就认不出来。”南安老侯欣然得意,把个长袖子给他看:“二老爷,看我这花色,还是说来的时候,库房里搬出旧年赏赐的,现做,我来这里做客,不是这御赐的衣物,怕丢你的人啊。”

那一段儿青色无花,就让萧瞻峻素然起敬。他为敬上,也要恭敬。为南安老侯到来,也要恭敬。恭恭敬敬地看上一眼后,萧瞻峻满面笑容,与南安老侯见礼,口称侯爷。

“哎,我现在是老侯爷了,再不是侯爷。老了老了,二老爷再不要用以前的称呼对我,让老夫好不感叹韶华易逝,人易老呐。”

南安侯正装模作样感叹,船头上有人跟他后面道:“老了老了,啰嗦上来!这老侯爷就是为挡道儿才出来的吧,劝你走两步吧,我和亲家太太还要下船呢。”

一个白发苍苍,但精神不错的老太太,旁边走的是袁夫人,后面跟着两个遍体行装的中年妇人,出现在跳板那头。

“母亲!”郡王妃欢欢喜喜的叫上一声。南安侯也带笑避开,和萧瞻峻手不曾松,到侧边说话:“呵呵,二老爷,记得你以前常要请我饮酒,我那时官体在身,十次不过去上三回,现在我不当官了,你的酒可还有吧?”

萧瞻峻听他说话客气亲厚,想到他是从京里出来的,就是现在不当官,在山西这里也请教得地方多,这几天里心头的乌云就一抹而散,大喜道:“有有,我当陪老大人尽醉。”

他太喜欢了,南安老侯是什么样的眼力,一看就知道他遇到为难事情。这里不是问话的地方,老侯爷先忽略过去,只和萧瞻峻聊些本省的人情风土,说以前没有玩过的地方都要走个遍,萧二爷跟上说相陪他。

袁夫人母女这就述旧,安老太太站在码头上用目观看,见太原城远远可以得见。那雄立一方的城池,带着古老和沧桑,今天虽是个晴朗好天气,老太太也看到那城头氤氲,带着藏龙卧虎气向。

“好地方,算我来着了。”安老太太自言自语过后,年迈人的自豪上来。老了老了,我还跑这么远,在满京里认识的人当中,同年纪的人我身子骨儿最好不说,这胆量也惊人。

就要见到宝珠,老太太本就是开心的,这就更兴头上来。见兄长和那长身玉面的萧家二爷踱步已下船,袁夫人母女携手而行,也下船。老太太兴高采烈唤一声邵氏:“老二家的,”又唤一声张氏:“老三家的,”两个奶奶都凑过来,听老太太吩咐:“我们下船去了。”

婆媳三个人笑嘻嘻的,并肩下了船。

上车上轿上马的,往太原城里去。

郡王府的正厅上,老王妃带着宝珠在这里等候。宝珠有些不安,祖母年迈的人可怎么经得起路上劳顿;又暗自欣喜,母亲到了;又吃惊不已,二位婶娘怎么舍得丢下姐姐们往这里来?

莫不是将祖母和宝珠看得比姐姐们还要大了?这真让宝珠感动。

总之,她欢喜不禁,欢喜难耐,嘴角边儿上笑容若台阶下花篱下蔷薇,没怎么注意就爬上来一朵,再不注意又爬上来一朵。

老王妃对着她就足够乐的,看看这个孩子高兴的,也难怪,阖家为她往这里奔波,她能不高兴吗?

老太太等人到城门时,就有人回府报信。府门外下车,又有人报信。这一拨一拨报信的人,报的不是信,而是无边喜色,把宝珠等人尽染一遍。

宝珠这就坐不住,带着卫氏梅英红花走到厅口上翘首盼望。离得老远,见一行人缓步过来。萧瞻峻是讲究从容的,他不着急。南安侯到了地头儿上,他也不着急。郡王妃想和母亲说说话,也是个不着急。

余下着急的,袁夫人早就急了。说宝珠有了,有了的宝珠见到这喜悦才能是十分。又有安老太太婆媳来到就是为看宝珠的,她们不好催促主人步子加快,在自己内心里看上十分。

当宝珠能看到她们,她们又能看到宝珠时。老太太乐了,手一指:“那不是宝珠么?”这就不管什么做客的稳重,带着邵氏张氏丢下别人,对着宝珠走得飞快。

袁夫人也哎哟一声,对女儿笑道:“那不是宝珠么?”把女儿也不管了,也加快步子,紧随老太太。

郡王妃在后面跺脚不依:“母亲偏心上来,等安顿好了,天天守着你的宝珠吧,这一会儿倒急什么。”

南安侯才呵呵笑出来,见妹妹等人已把宝珠围住。她们往厅上去,宝珠往下面来。一迭连声地女眷声音:“宝珠你不要乱动,”随便就把宝珠围个水泄不通。

“啧啧,宝珠出落好些?”邵氏夸赞道。

宝珠涨红脸,是整个人全肥肥白白吧。

“哎呀,宝珠这脸儿愈发的中看。”张氏夸道。

宝珠更红脸,如今真的是面如银盘,整一个圆的。

袁夫人握住宝珠左手,从来端庄有风华的人,今天笑得见牙不见眼,眼睛里只有宝珠,把老王妃还在厅里面都忘记。

安老太太这侯府里出来的小姐,今天也失仪,对着自己孙女儿笑得呵呵的,嗓音大得厅里厅外都听得到。

这还不足够,还要问个不停。

袁夫人笑问:“可胎动了?”

安老太太笑问:“可还吐不吐?”

袁夫人再问:“安胎的汤可曾天天吃?”

安老太太再笑:“又给你带了好些来。”

南安侯插句话:“妹妹啊,这要是换一家,人家会恼的。”老太太这才省悟,她们问的话像是郡王妃不给宝珠饭吃。

安老太太收住话头,这就看到一个和她同样年纪的老妇人,手拄着沉香木拐杖,笑容盎然让人簇拥着候在一旁。

不用问,这就是陈留老王妃。

老太太袖子垂下,手在里面扯扯袁夫人衣角,悄悄儿地道:“亲家太太,你的亲家老太太在那里等我们呢。”

袁夫人也这才想到,还舍不得丢下宝珠,对媳妇笑:“你跟着我。”和老太太上前去见礼。当天陈留郡王府大摆宴席,请的是城内的亲戚,就近也方便。袁夫人等人忽然来到,请城外的亲戚也就来不及。安排住处后,让行客们尽情睡了一个好觉。

……

第二天蔷薇花依就大放,到下午时依然精神。窗内,张氏邵氏伴着宝珠坐着,争着把路上的景致告诉她,又问她这般好玩,你可曾看到。

“那水鸟儿,丢点吃的,就下来了,我说捉一只养着给你取乐,都说郡王府里有的是雀子,让我算了吧。”张氏遗憾。

邵氏就跟上问:“宝珠宝珠,你来的路上必定见到很多吧?”

宝珠抿唇而笑:“我们是马车来的,”为了送韩世拓,才没有坐船。

解释几句,邵氏也就清楚,原来是为送她女婿。她关切地道:“多绕了许多路吧?”宝珠含笑细细解释。

宝珠是个不认得路的,她到大同以后,才知道大同离京中,比太原府近。郡王妃带着她先到太原,也是想照顾她的意思,这路绕了一个弯儿。

正在说笑,郡王妃的丫头兰香过来:“牡丹大开,郡王妃请舅奶奶和两位老奶奶去赏花。”张氏和邵氏问了问还有二爷和南安侯在。张氏邵氏不是不想去,而是初到这里,箱笼要看着打开,东西要看着摆放,给宝珠带的东西,一样一样要取出来。

就说玩以后缓缓的来,让宝珠独自去了。

陈留郡王府一般也有个牡丹亭芍药亭的,有几处都开牡丹。老王妃昨天热闹过头,也不来。临水的亭子上,是郡王妃母女,萧瞻峻和南安老侯,再就安老太太和宝珠祖孙。

水天一色,碧水长清。这一处就是观水的,没有荷叶田田挡住视线。只见青山一嶂,隐于烟波之外,数只小船来往穿梭,应该是在打捞鱼儿。

山西很多地方都是缺水的,这里能有这样一片水波,看在南安侯眼里,觉得下榻在陈留郡王府中倒是没有选错。

回身取茶,又把萧瞻峻打量自己的眼神收入眼中。南安老侯纳闷,你从昨天起就不对劲儿,见到我时,把你开心的像高山流水会知音。问题是我不是俞伯牙,你也不是钟子期。昨天酒宴过后,夜已深深,你还扯着我,美其名曰给我散酒,月下东扯西谈,把如今在山西,以前是我属下的官员们说完还不算,又问我都察院中谁最有手段,谁最有可能出京?

这是遇到事了。

南安老侯暗道,都察院中最有手段,最有可能出京的人,就在你面前,你视而不见,一味追问又为何来?

斜眼瞄瞄在座的人,宝珠,是她们的亲戚,只看比出京白胖不少,就知道待的好。而且郡王妃昨天就把宝珠夸了,并不是他们外人。

亲家太太自不用说,也不是外人。

还有自家妹妹,这对老侯来说不是外人。老侯爷就徐徐开口,他要是知道他开口后得到的回应是什么,他也就不选在这里开口,可他不知道,心想这里你们自家人多,言语上不见得还肯推三阻四,也方便我打听一下山西今年政况。

“二老爷啊,怎么我们来了,你倒有心事?”老侯面带笑容。

萧瞻峻和郡王妃都面容一僵,袁夫人也看出不对,握住女儿的手:“有什么说出来吧。”老太太扫一眼,带笑道:“我下去逛逛。”

“老太太止步。”萧瞻峻和郡王妃一起挽留她。家里出的事情早就尽人皆知,客人们再住上两天,不用他们说,也就从外面能知道。

话是南安老侯问的,郡王妃就命二弟:“你说。”

萧瞻峻就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前面是宝珠知道的。后面是这几天的事,宝珠也不知道。萧瞻峻面带悲愤:“可恨庄巡按!让人到我任上查我!我的人回给我,我说让他查,他查不出来我和他大理寺见!老侯爷,边城打得正紧,我管的又是军需运送,让他们插进手去,该停留一天的,现在耽误五七天都发不出去!我知道老大人您是从都察院里出来的,可恕我放肆,这些御史们真心不懂!尽碍事儿了!”

老侯做梦也没想到问出这样的大事,他沉吟不语。萧瞻峻再道:“所以我追问您,讨您的主意,京里最有可能出来的钦差是哪一位。我事先知道,也好做些应变。再出来一个跟庄若宰这样的,我当不好差,梁山王要找我事情,我同他揪到底!”

座中寂静,安老太太心想我刚才应该避开才是,现在避不开,只吃东西喝茶便罢。宝珠微微叹气。袁夫人波澜不惊,反而对女儿说:“有人作祟,终能查出。你们不要担心,不管是哪位钦差出京,也要有凭有握才是。”

又问:“没往京里上折子吗?”

郡王妃会意,道:“已写了。”

老侯抓住机会,就要再打探一下,笑笑道:“袁训是太子近臣,没往太子府中呈折子吗?”

郡王妃也道:“去了。”

这里面袁夫人和郡王妃有底气,安老太太和南安侯是猜测中,也有底气,宝珠也有底气,就只萧瞻峻不明就里,还在担心:“亲家太太说得是,但冤狱经不得。”

对着这些人,他甚至负气地道:“不看大哥面上,冲着姓庄的欺人太甚,我早撂挑子不干!不是我夸口,熟悉我手里的事不是三个月半年能办好的,让梁山王和他对嘴去!”

郡王妃知道萧瞻峻不是爱赌气的人,他这样赌气,只能是为一个目的,激将那熟悉山西官场的老侯为家里帮忙。

有南安老侯出谋划策,多这样的谋士益处多多。郡王妃也就跟着叹气,对老侯略带戚戚:“郡王不在家,我们就让人这样欺负。郡王在前面流血,后面这起子小人同我们做对,为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真是让人伤心。”

袁夫人莞尔,知女莫若母,她帮着说了句:“现放着老侯爷在这里,何不请侯爷帮忙出些主意。”

已经是人家的客人,还要再住上段时间,老太太也帮忙说话:“哥哥你是为送我来的,我到了,你闲着慌,这有事儿给你做,你开心吧?”

宝珠也把希冀的眸光望向南安侯。

南安侯呵呵:“你们担心的不过是钦差?”

“侯爷说得是。”萧瞻峻回话。

老侯又要笑:“但丑话说前头,真的有枉法之事,钦差不饶你,我可不帮忙!”萧瞻峻一笑起身,上前一揖:“老大人,我们以前共过事,怎么能不知道老大人的为人?自是如此。”

南安老侯起身还了半礼,就此站着,眸子微凝,又想上一想。他现在是众人的焦点,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众人眼中。

安老太太又取笑道:“不赶紧的说好,这又装的是什么?”

南安老侯慢条斯理:“我这不装,我这是得想明白。”老太太好笑:“你想你想,亲戚们帮个忙,你还想的是什么?”又对宝珠笑:“你舅祖父以前多爽利的人,这官没了,就婆婆妈妈起来。”

宝珠忍住笑,头也不敢乱点,说是也不好,说不是也不对。

老侯让妹妹几句话,倒打岔得想清楚。他笑道:“说我装,我就装一回吧。”走到亭子中间,面容带上微笑,双手上扶,没带头巾和帽子,整的是发簪。再往下,抚抚衣领是不是正?再来端正衣带,袖子重新垂下叠好。

看得老太太皱眉笑时,南安老侯才道一句:“钦差在此,容老夫我这厢有礼了。”把个双手一拱,把脸儿正容起来。

水声吹过,这一刻唯有水声。

郡王妃愕然惊骇,去看母亲时,见母亲虽然面容不改,但也带着才知道。老太太瞪大眼,像是不认得自己兄长一样。宝珠微张着嘴,又忍不住一笑,舅祖父这般表白,好似戏台上唱戏。

萧瞻峻让震得一愣,随后扭过头去,忍了又忍,最后没忍住,哈哈大笑。

他这一笑,大家都笑起来。把个肃然出来见人的钦差老侯急上了:“我说,我是钦差,你们不信倒也罢了,你们笑话我可不应该。”

“没人笑话你,就是觉得你太可乐。”老太太忍住笑。

老侯抖抖衣裳:“钦差怎么能是可乐?我这是钦差是随行护送,护送到地头儿,我还有差事呢,你当我闲着没事儿做,跟着萧二爷当差去,妹妹,你不该小瞧我。”

老太太大笑:“老钦差,你坐下吧,你怎么越说话,我越想乐呢。”老侯对她拂袖,回去坐下。

才坐下,萧瞻峻过来,亲手给他续上茶,也是一张忍笑的面容:“老大人,不是我们要笑,实在是担心久了,现在见到是亲戚,这是喜欢的笑。”

安老太太大乐:“我可不是,我可是觉得可乐。”

老侯爷嗔怪道:“妹妹闭嘴,钦差现在问案,没事儿你可以回避了。”老太太笑得不行,但是不再说话取笑兄长。

老侯又转向萧瞻峻:“还是我刚才那句话,但有枉法,法不容情,我不容情!”萧瞻峻也大笑了:“放心吧,我只要钦差是个正直的就行,您那法,法不到我。”

萧瞻峻说得没错,南安老侯总与他共事过,知道萧二爷的为人。老侯既然相信他,又见他笑个没完,和刚才悲愤模样天地转变,老侯火了:“我让你笑个够。”

“什么?”萧瞻峻带笑问他。

“我这只是副钦差,还有一个正的。”

萧瞻峻顿时止住笑声:“啊?”

现在该老侯乐了:“二老爷,你总算不笑了?让我告诉你吧,还有一位钦差早就到了山西。”萧瞻峻惊疑起来:“这,侯爷,是哪一位啊,我认不认识?”

“你认识的,”老侯一脸的幸灾乐祸,看看,你又担心上来了吧?他环视亭子上众人一眼,大家都屏气凝神听他说话,现在就他一个人乐。

他道:“这里的人,个个都认得他。我人老了谨慎,先说好,你撞到他手底下,他大义灭你的亲,我可不管。”

“灭亲?”萧瞻峻又听不懂了。

老侯爷继续幸灾乐祸,看看,这你又不懂了。他笑起来:“这个人不是别人,太子府上三近臣,那最得宠的一个。生得是一表人才,文武双全,去年就到了山西,现在陈留郡王帐下,这一科的文探花,本朝最年青监查御史,最近听说连升三级,升得老夫我也眼珠子红,他姓袁名训是也!”

老侯爷笑眯眯打量别人脸色:“你们哪一个是不认得他的,你只管告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