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拿着令箭像鸡毛/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抚额头,为女儿的名字,和以后女儿们的名字默默忧伤。她不信母亲看不出来,这名字实在不大气,也没有口彩。但再想到这是公公逝去以前的一个梦,只能说是一个他盼着的梦,宝珠也无话可说。

加寿就加寿吧,总比不加的好。

好在寿姐儿这名字倒是中听,尚能宽慰宝珠才当母亲的心。其实就是不能宽慰,以宝珠性子,也会答应的。

但有能宽慰的地方,宝珠心情又好过来。寿姐儿让袁夫人抱回她和安老太太房中,并不在这里。宝珠睡不着时,就遥想袁训,他若是知道生下女儿,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还有就是,他几时回来看看加寿。

宝珠再念一遍这个名字,就忍不住嘻嘻。

……

陈留郡王接到张辛让人杀死的消息,是宝珠生产的两周后。帐篷是傍晚才扎下来的,外面夕阳玫丽,还有士兵们在敲实木桩。滚动的汗珠随着他们有力的手臂扬起,大锤落下,也落下一长串汗珠。

紧绷的肌肤像铁,发出黝黑的光泽。持续数十日的交战,给他们身上添上或大或小的伤痕,但他们浑然不在乎。

远山吹来的夏日之风,似乎能抚平他们连日的疲倦,让他们鼓起劲头儿,往下砸着大锤,而且彼此笑骂着:“没吃饱饭吗?这一锤弱的像才睡过你媳妇。”

帐篷中的陈留郡王,清秀的容长脸儿上,也毫无疲倦。袁训记得清楚,姐丈在说扎营的时候,还是看得出来他是累的。但下了马,一盆热水洗过,马上就神采奕奕。

把碗热茶对陈留郡王推过去:“姐丈,给。”小袁心疼他。

“嗯!”陈留郡王手按在茶碗上,但眼睛没看过来。他的眸子,在帐篷里坐着的十几个人面上一一扫过。

这些人分别是辅国公,郡王的家将夏直,袁训,何安田等几位将军,余下的全是幕僚。每个人都面无表情,知道这件事情不小。

“好算计!”陈留郡王面上闪过一抹赞赏,狭长而标致的眼眸里,闪动着凡是熟悉他的人,都清楚的意味。

幕僚顾玄武老先生微微一笑,郡王一向是遇强则强,他这是好战的精神上来了。陈留郡王有名将之称,名将大多都是好战分子。有仗也打,没仗也要找出来打。

他笑着打趣:“别人算计你,郡王倒还夸他。我知道了,指挥千军万马尚且不在话下,何况是官场诡谲?郡王您是闲着反而不自在的人呐。”

帐篷里有了笑声,紧绷的面皮也松下许多。

陈留郡王更是笑得畅快,说一句他常说的话:“他弄我,我弄他。国与国尚且如此,人与人,也当相同。”

三根手指掂起青瓷刻花茶碗盖,见热气蒸腾而出,就此停下,注目那山岚似的白气,微微地笑了:“擅杀将军?他想造反吗?谅他没有这个胆!不过是先想激得我军中哗变,哗变不成,就杀张辛灭口。”

眸子光动,对何安田瞥去一眼,慢慢腾腾的道:“何将军,我也为你性命担忧啊。”

“末将是个活证人,末将知道!不过末将的脑袋虽然不硬,却不是一般人能拿走的。”何安田笔直起身,昂首回话。

话锋激得人人眼皮跳了几跳,独陈留郡王放声大笑:“哈哈,想扳倒我,他没长眼睛!”

“当!”一口茶没有喝,就又把茶碗盖压回碗上。陈留郡王面色沉下来。

夕阳本从外面照进来,帘子缝里,气窗透下的都有。呈放射状的暗黄光线,不仅给帐篷里带来光亮,也带来几丝黄昏的神秘和凉爽。

但随着陈留郡王面沉如水,本来就点点微微的夕阳就此溜走。如果他们有人出去看看,就见到日头隐入地平线上,几点早出的星星微白放光。

夜,这就算来临。

帐篷里传来唤声:“掌灯!”

两个亲兵进去,各拿出十数枝手臂粗的牛油蜡烛,把帐篷各处全放置,再躬身退出。

“交手十几年,这一回让我不解,总算,让我糊涂一回。不过糊涂的好,糊涂再明白,就长见识。”

陈留郡王侃侃而谈:“要说嫉妒我名将的名声,他应该去找排名第一的东安郡王才解气。要说借这件事把我从战场上拉下来,这正打着呢,他弄不下来我,我弄不下来他,有官司也得打完再说。”

“这是顺手的事情。”辅国公沉吟道:“先是想让你的人哗变,哗变不成,就杀了他。”

陈留郡王摇摇头:“这法子太简单,他都用过好几回,这一会还用,竟然不打算长进长进?再说,张辛一直以为拉拢他的是定边郡王,我知道他不笨。他要是还活着,只会死咬住定边郡王不放!与项城有何关连?他落得坐壁上观。”

一直没有出声的袁训道:“有人不希望张辛攀扯定边郡王!”

“对!可为什么。拉拢的时候打定边郡王的名头,就不怕张辛真的拉走一批人,那时候再改口说不是定边郡王,会疑心的人都不会再过去。再说我认得没错,顾老先生,”陈留郡王对顾玄武望去。

顾玄武抚须:“郡王好眼力。死的那几个人,确定是项城郡王帐下的。他在我们这里有人,我们在他帐下也有人。项城郡王两个月前,就派出这几个人,说是打探敌情,面容相貌全都吻合。”

“这是开仗的地方,他们不是从军营里出来的,又能在哪里落脚?”陈留郡王话声放轻,却带着慑人的危险,听着帐篷里人都头皮一麻,知道他动了杀机。

“我看,还得再死几个。我们这里人证可不止一个。”陈留郡王对袁训望去。袁训道:“姐丈放心,小沈天天跟着他们。”

“蒋德,有种!”陈留郡王淡淡地下了这样一个评语。袁训也语气淡淡:“姐丈你擅杀将军,那将军与你不合。我嘛,自然也擅杀与我不合的人,这个人非蒋德莫属。人人都知道他得罪过我。”

这计策真是呱呱叫,袁训想就是我不上当,你奈我何。

话到这里,帐篷外面一阵奔跑声。有亲兵大声喝止:“沈将军留步!”沈渭的嗓音大叫出来:“我要见袁将军!”

“腾!”

陈留郡王和袁训同时站起,往外面喝道:“让他进来!”话音才落,沈渭一头撞进来:“小袁不好了,蒋德不见了!”

帐篷里人全同时站了起来,何安田最为关心。他也是和蒋德一样的人证,也是从表面上来看,是得罪陈留郡王的人,他曾叛变出营,早也有谣言起来,说陈留郡王留着他慢慢宰。

一干人衣襟扬起,帐篷里都似乎震动一下。眼珠子放着寒光,尽数打在沈渭的身上。

“一刻钟前他还在校场上,当兵的现在见到他就当面背后的骂,说他不敬上司,嫉妒不容人。蒋德当没听见,自己耍了一回刀,去帐篷后面解手,这就不见了。”

沈渭扬起手,是一截子汗巾子:“地上只有这个,是挣扎过的。”袁训虎起脸,把手对陈留郡王一伸:“姐丈,令箭!”

陈留郡王取一根给他。袁训接过,带上沈渭就走。等他们走出帐篷,陈留郡王哭笑不得:“我是主帅你是主帅?姐丈,令箭,我怎么就给你了!”

还要接着埋怨,外面起来的动静把他嗓音压住。

无数马蹄声,脚步声,盔甲声,奔跑时的兵器声……。风卷云涌般起来。辅国公笑道:“小家伙调兵挺快,”下一句他没有说,颇有我的家风。

而陈留郡王侧耳听听,那脸上很是精彩:“这小子把全营的兵都调动,他要不是我小弟,我一刀宰了他!”

郡王悻悻然,这小子要是来个哗变,还真的防不住。

辅国公装没听到,他正对着座中的人邀请道:“走走,我们去看看热闹。”陈留郡王是最后跟出去的。

扎营的时候,会留出空地当校场。平时练兵,关键时候点兵。乌压压的士兵全数在校场上,袁训在高台上站立,中气传遍营中。

“限一百个鼓声以内,以小队为建制,点点谁缺了人!”

沈渭在下面催促:“快,开始数了啊!”

“咚!”第一声鼓敲响。

高台上,袁训中气还是提得高高,是不把嗓音传到全营不罢休的劲头:“军中出了奸细,那没到的人就是奸细!奸细你听仔细,你束手就擒,饶你不死。你敢继续下手,小爷我活剐了你!”

大帐门外,陈留郡王对辅国公道:“恭喜岳父,您总算把小弟教出来了。”辅国公也对他道:“这也有你的功劳,你也没少教他。”

黑夜里校场灯火通明,火把中心的身影挺拔如山,目光犀利,扫视如电,像是不管什么都瞒不过他。

顾玄武摇头晃脑:“小袁将军神采,让人折服,让老夫我神醉。我们今天才到这里扎营,能仓促间动手脚的人,只能是我们营中的人。这就点兵,那奸细无所遁形矣。”

他同时恭喜辅国公和陈留郡王两个人:“这里面既有国公的教导,又有郡王的指点才是。国公,郡王,你们都是欢喜的,就不要再互捧了。”

此时,报数声一声催一声,在校场上响起。

……

“耿云龙将军第一小队,人齐!”

“耿将军第二小队,人齐!”

龙氏兄弟列队都有一个地方,都面有不忿,对着高台上那如耿耿星河般照耀全军的身影,全气歪鼻子。

龙氏兄弟在这里是五兄弟。

龙二往地上狠啐一口:“最近越来越猖狂!”

“不知收敛!”怒目的是龙三。

龙六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才好,想叉起腰,又觉得没有袁训威风,他站得高是不是?想抱个手臂,又对着袁训手中的令箭眼热,六公子一边儿生气,一边儿眼红:“那是姐丈给他的吧?这不是乱来吗?”

龙七公子是最胆小的,但见兄弟们全有话出来,他也得跟上才行。这就紧随六公子有了一句:“这不是助长他吗?”

“姐丈糊涂!”龙怀城最后下了句注脚。

话到这里,有一个人奔到龙二身边,对着他耳朵根子嘀咕几句。龙二先是一惊,再就对着袁训没有好脸色。不明就里的他道:“我倒要看看,小弟逞的是什么威风!”

报数声已到这里,“龙怀武将军第一小队,人齐!”

“龙怀武将军第二小队,人齐!”

“龙怀武将军第三小队,缺一人!”

“唰!”

高台上袁训把头转过来,他转得也不见得像闪电一样,但夏风衬托下的他,硬是带给人闪电的眼神。

虽然还一个字没有说,但眼神如奔雷如疾风如江水泄洪如雪山崩塌,不过是两道眸光,居然挟刀带剑般疾射而来。

“谁没有到!”袁训沉声。龙氏兄弟正对他有看法,难免多心,觉得小弟那小面皮上又往下沉了沉。

跟头顶上深邃黑夜快差不多。

龙氏兄弟也是刀剑底下滚出来的,打的仗比袁训多出来。但让他这一眼盯的,都生出心头发毛之感。

不服气虽然也就上来,但怎么也越不过发毛的心头,虚虚地存在着,但好似跟没有一样。

龙怀武怎么会服!

二公子龙怀武调动不上来心头的不服气,索性不要了。用脑子里的不服气主宰,往前气汹汹走出去,仰面冷笑高台:“是我的贴身家人康才,你认得他的!难道他也是奸细!”

袁训眸子闪动,把康才想了起来。

康才是龙怀武幼年时,还不到三岁,就到他的身边。这个人今年总有三十出去,跟龙怀武有二十岁,要说他是奸细,知道的人都不会相信。

但袁训是个相当谨慎的人,而且他看着年青,在太子府上办案已数年。最不可能的事,最有可能发生。最不可能的人,到最后发现就是他。

他正眼也不再看龙怀武,把手一挥,喝命:“传郡王将令,”校场外面,辅国公又要笑,陈留郡王一脸纳闷:“我几时要他传令的,”郡王摩拳擦掌:“岳父,等下我揍他,你可别拦着。”辅国公笑话他:“你就装吧,我不拦,你把他叫到帐篷里,你按一夜揍他。”

“没人拦着,那算了。”陈留郡王也不脸红,放下手,继续听袁训发令。

“全营戒备防御!当值军官,派二十支小队,二十人一组,绕营搜索,大叫康才名字,把他尽快给我找出来!”

陈留郡王才喃喃:“这小子,还有这一手儿。”就见火龙舞动,二十支小队手舞火把,上马奔出校场,以拉网的方式往全营而去。

很快,呼声四起。

“康才,康才!”

袁训听到这样的呼声,心头还不敢放松。他默默地道,盼着这法子能震慑住康才,让他有所顾忌,还能留下蒋德的命才好。

康才是数十年的家人,也会是奸细一流?这出乎袁训意料。他眼角往下一瞟,又和气得脸通红的龙怀武对上眼,电光火石般,袁训明白了。

“二表兄,”袁训压压怒气,还算心平气和,当着众人问道:“康才是你家姨娘的娘家奴才吧?”龙怀武咆哮的回他的话:“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拿着个鸡毛当令箭,你公报私仇,你耍我们玩呢!”

一根令箭伸到袁训眼睛前面,他慢慢吞吞地道:“原来我拿的这是鸡毛?”场中气氛紧张起来。

军令,从来是不能开玩笑的。无意中失言的龙怀武瞠目结舌,此时要解释都晚了,要解释又对袁训不屑。他额头上青筋一根根冒出来,火把下好似盘上好几条蚯蚓。

正恼着呢,有一个声音传到龙怀武耳朵里:“二哥你说什么不好,一定要说是鸡毛?”是龙七公子的声音。

龙怀武涨红脸,他现在不敢再去寻袁训的事,对自己弟弟倒不在话下。转身揪住龙七的盔甲,龙怀武咬牙切齿:“老七,这没有你插嘴的地方!”

袁训在台上面无表情看着,他知道这是龙怀武借故不回答他的话。龙怀武的生母,是宫姨娘。宫姨娘来自定边郡王一族,康才是她的娘家奴才。

抬眸见银河星迢,明后皆是黑暗。袁训心中顿起心疼舅父之感,想舅父这一生过的实在不易,如这繁星一样,表面上是明亮,背后全是黑暗。受倾轧,受暗气,受……台下那堆无能窝囊废表哥的伤心。

他正寻思着,沈渭过来,低声道:“我全听完了,现在少的就只有康才和蒋德。”袁训和龙怀武对嘴,余下的报人数没有听完,袁训让沈渭继续听完。

这结果已在袁训意料之中,他移眸看向最远处的营角,在那里“康才康才”地叫声已经在有。“这奴才跑不掉!蒋德若是出了事,我亲手剐了他!”袁训咬一咬牙。沈渭吐下舌头,表示他对这法子的惧怕,但还是疑惑:“蒋德关安竟然是个好的?”

由今天这件事来看,蒋德只能是个心系小袁的好人。

袁训目光随着对康才的叫声而挪动,他没有回答,但表情已经回给沈渭,蒋德是个好人。

……。

“康才,康才!”

马蹄声中,很快叫声往角落里延伸。马棚后面的暗角里,一个中年人抬起眼眸,他生得一张长脸,眼睛在黑暗中闪动着狡诈的光芒。

这正是那康才。

对于越来越近的叫声,康才把手中举着的石头恼火的丢弃,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看脚下一动不动的一个人,虽然月亮,但那英挺之气,熟悉的人也认得出他是蒋德,康才自语道:“像是死了,他死了,就死无对证,没有人能证明是我杀的他。”

就是见到我,我也不认帐,我就是从这里过一趟。

“康才,康才!”外面继续大叫。

也没有威胁的话,就这两个字叫得康才心烦意乱。

如果后面加上什么要杀要剐的话,估计康才早就畏罪逃走。他潜伏既深,胆子就大,想到二公子龙怀武个性强悍,没有证据不会容人怀疑自己。康才舍不得他呆的二十年岁月,他抖抖身上盔甲,把佩剑扶正,还是往外面走去。

他没有用剑。

因为用剑,就将是个证据,他就解释不清。他是把蒋德掳到这里,打算用石头砸死。没砸几下,骑兵们搜寻过来,让康才不能再下手。

这也架着小袁将军手脚快,跟他射箭一样手脚快,脑子转得也快。久办公事的人,是不一样。很快就查出缺了康才,很快派出巡逻队,这才把康才早早的逼出来。

康才想蒋德在他砸到第二下时就不动了,估计早就死了。一想到蒋德一死,袁家表公子将背个大黑锅——没办法,谁叫他太招眼,定边郡王看他不顺眼,要给他不好解开的难题呢?

蒋德是嫉妒过他,半夜里去伺机害过他的人,为此挨了郡王一百军棍。蒋德要是死了,那矛头直指小袁将军,那全营都知道和蒋德不和的人。

这就乱了。

陈留郡王护小袁将军呢,他的兵不答应。他不护小袁将军呢,那叫不可能。反正是一个乱字,不管怎么写,都是乱。

往前走,就是马棚旁的几个大帐篷。康才格外放慢脚步,只要拐过这几个帐篷,就是营中的通道,谁也不能证明自己往这里来过,而蒋德死在这边。

压根儿就没有从这里走过。

眼看这件事办得不错,康才的心和步子一起飘起来,一步两步……地上多出来一个黑影。原本帐篷的黑影旁边,鼓出来一块。

康才紧了紧眼神,那是……一个人。是个他认得的人,是个他认得而且打不过的人。脑后一紧,再回过身,康才眼角抽了抽,他又看到一个人,这也是他认得的,他打不过的人。

他在辅国公府日久,不会不认得辅国公的四个近身护卫,那新近给了小袁将军的四个人,周何花彭。

这四个人是老辅国公专门为儿子训练出来的护卫,有战场上的功夫,也有江湖上的功夫。轻身能高来高去,步战能打军中拳。康才就是有十个二十个在这里,也不是这四个人的对手。

康才腿软了软,心里闪过一句话,完了。但是还有侥幸,二公子不会不护着我的!二公子不会相信他们的!

……

袁训负手立于高台上,周围寂静无声。响彻营地的叫声似撼山岳,敲击在人心上。龙怀武的心随着叫声怦然跳动着,叫声如果是急促上来,二公子的心跳都跟着快几分。又有几声叫得远,二公子只顾出神而没有听到的话,对他又是一种摧残。

他的耳朵捕捉着远处的叫声,叫声什么时候没有,他的心都随着不会跳了。

天气已近六月,空旷的荒野吹来的风,应该是凉爽的。但龙怀武心里急啊,又有这大校场上停着数万的兵,呼出的气全是热风——陈留郡王手下是有几十万人,但打起来全分开,他的中军余下的就只有这么些人。也正是人数不算庞大,袁训点起兵来很是敏捷。

把校场点缀明亮的火把燃烧出的松烟味儿,又带来热气。龙怀武额头上的汗水,就如黄豆般大,滴滴往下掉落。

他的面容,也在火把中由红到紫,由紫到绿,由绿到青,再雪白一片,光看着就瘆人。龙氏兄弟们皆在龙二身边,早把龙怀武的表情收入眼帘,将心比心,再推敲出二哥的心情,再想到如果小弟发难的这个人是自己——这是小弟发难。

所有人都这样去想,包括因为和宝珠打过交道,而心思近来有所改变的龙六和龙八龙怀城,他们也这样想。

暗夜明松的高台上,小弟似于星辰同立,盔甲下端的一角是软甲,随风摇动似随时若谪仙般离开。

他没有站到月亮上面去,龙氏兄弟忽然觉得奇怪。

看你这威风劲儿,月亮、银河,太虚之处,最适合你不过。

“呼呼呼,”龙怀城的喘气声更急促起来,不管他的心跳加快或缓慢,他都出着粗气。让这声音灌满耳朵,龙氏兄弟们不由自主的,跟着“呼呼呼……。”

夜风带着远山迷蒙、青草幽香、露珠水嫩、星辰璀璨,也抚不平他们心头如松火般高涨的怒火。

松火烧起来,有松油出来,这就烧得更旺更着。有足够的松枝,几可以吞噬一切。怒火如加松枝,再加松枝时,“啪!”

绷紧在龙氏兄弟脑海中的那根弦,断了!

他们全第一时间看到康才,康才让几个人押解着,哭丧着脸往校场里来。他的脸上竭力地表现出委屈,而就是他不表现出委屈,看在龙怀武眼里也是说不尽的委屈。

龙怀武虎的与袁训视线对上,袁训居高临下,嘴角噙着鄙夷的冷笑,仿佛在说看看吧,这就是你的人?

而龙怀武眸子面容都似喷火,就像头发梢儿全身各处,包括不在前面的耳朵都滚烫的红了,也像在喷火。

燃烧到十分的怒气下,龙怀武健壮的手臂一抬,似带出一缕劲风,指住让押过来的康才,咆哮声似震撼天地:“小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袁训还没有回话,又一个声音大叫出来:“二公子,我冤枉,我冤枉啊!我这几天没有净手,扎下营,我说寻个僻静地方无人打扰,听到叫我的名字,我急忙出来,就让拿了,我冤枉,我……”

?

手指有力的轻点点,龙怀武让康才不要再吵吵,吵得他混乱的脑子更乱。龙怀武所想的,不过是袁训报私仇,袁训要收拾自己兄弟。擒贼先擒王,龙怀文有信过来,说近日回来,但现在这里最大的就数龙怀武,龙氏兄弟们背后也说过,二哥你年长,欺负小弟也多几年,他头一个应该找你。

这就来了,是不是?

龙怀武眸如寒冰,心头也一块块如冰般凝住,再碎裂开来,又重新凝住,再碎裂开来。一遍遍的往来复始,把旧事夹杂在其中,把袁训再回来时的英武能干后面有人也夹在里面。

“我和你拼了!”龙怀武悲愤的迸出话来,“呛!”拔出佩剑。

大帐前面,包括陈留郡王在内的人,纷纷转头看向辅国公。月儿皎洁,辅国公的面容在月下清晰得见。

他有一把好胡须,平时整理以后,好似一匹上好的黑色微有白点的绸缎。他的三根手指头,在帐篷里时是不住抚着胡须,现在还是若无其事理着他的胡须,好似校场上就要发飚的不是他儿子,发难的也不是他外甥。

陈留郡王相信袁训有稳重的一面,却不相信龙怀武。龙氏兄弟中,性子暴躁的,当数龙一龙二和龙六。龙二怀武是不发作而已,一发作可以跟街头赤膊汉子骂街相比。

郡王见岳父跟没事人一样,还在这里等着热闹看,就低低的笑:“岳父,我跟你赌,小弟和怀武谁会赢?”

“军中不许赌钱吃酒,瞻载啊,这是你定的规矩,你倒忘记不成?”辅国公稳如泰山的回陈留郡王。再转向顾玄武笑道:“老先生,当时说罚多少银子来着?喏喏喏,你快收下来,我们回边城后好吃酒。”

大家都对着陈留郡王笑,郡王这算是自己踢自己的铁板?

只笑上一笑,又去听校场上的动静。

“你要同我拼命作什么?”袁训满面诧异,对康才后面的人中,有两个是周何看看,再对二表兄转转眼角:“难道你没看到有周大叔何大叔,你信你奴才的鬼话,还是信……。”

“父亲已经给了你!”龙怀武打断他。

另一个人打断他,那人上气不接上气,像身有重伤:“龙二将军,那我的话呢?”校场入口,又进来几个人,有一个人是让搀扶而来。蒋德头上破个大口子,血已凝住,几块怪异的血痂在脸上,看着活似张天师捉的妖怪。

康才惊恐地大叫出来,把龙怀武吓了一跳。让康才侍候二十年的龙怀武这就心凉半截,你不心虚你怕的是什么!

“嘿嘿,康才!好奴才!贼子!你拿个石头把老子头几乎没打扁。幸好你还不敢用刀剑,你要用刀,我早完了!”蒋德摸脑袋上伤:“打小儿练的铁头功果然见效。”

沈渭忍不住一笑:“家传的?”

“三两银子跟一耍把式的学的,回去让我爹痛揍,说三两银子可以请个镖师,不应该乱花钱。”蒋德语气渐流利起来,听着就没有大碍。

扶着他的,是关安。这两个人是跟着袁训从军路上认识的,沈渭对他们一直有疑心,总认为他们鬼鬼祟祟,怕他们对袁训有不轨之心。

可不知怎么的,见到蒋德只是外伤,精气神还算好,沈谓不由得欢欢喜喜,对蒋德说的半是笑话半是认真的话,小沈将军很捧场的捧腹大笑:“哈哈,你们附近镖师三两银子一个?这能保什么镖?”

“你不懂的,高人野叟都是给只烤鸡就行,不要钱,野地里你寻去,三两银子还花不完。”蒋德咧开嘴,一笑又皱眉:“痛啊。”手又捂住伤口。

袁训看着他也心头温暖,眸中有笑意出来,对沈渭道:“他才受伤,别和他再胡扯,送他去军医那里包扎,好好养着吧。”

沈渭笑嘻嘻:“他这是显摆给你看,他没事儿。我这知情识趣的人儿,能不陪着吗?”打马过去:“哎,我送你去治伤,你威风吧,那三两银子一个的功夫,教我几个以后好保命。”

蒋德大笑三声:“哈哈哈!”关安扶着他,和沈渭嘻嘻哈哈地走了。

要不是他说出这么多话,康才还以为这是鬼。他清楚的记得石头光在蒋德脑袋上就砸了好几下,天呐,这个人真的是铁头功!

康才的面如鬼色,龙怀武全看在眼里。他十分笃定这奴才有鬼,二将军也完全清楚蒋德不明不白的死去,对袁训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可就算他的心全凉透,他也不能当着全营人的面,丢这个人,担上这个名声,这可是他的贴身奴才,一贴就是二十年的那种。

他可以事后单独和康才算账,却不能当众无颜。

狠瞪着袁训,龙怀武依然嘴硬:“这又怎么样!就凭一个人胡说八道,天黑也许他看错,自己撞树上了!小弟,你想拿我,拿证据出来!”

郡王的大帐前,顾玄武笑了:“二将军这就打算硬抗到底。”陈留郡王轻松的调侃:“搞不好,他还在想,事后再寻奴才的事,要杀要剐全凭我,别人你管不着。”

辅国公微微一笑,还是没有说话。

“那奴才他不认,二将军又死扛着,小袁将军这一会儿要是拿不下来,虽然有蒋德作证可以治康才的罪,但二将军这里,从此撕破面皮,他不认天王老子也拿他没办法。现场又没抓住,证据不能算足!这就把奴才押下去的话,只怕再起一波刑讯逼供的谣言,小袁将军本来就扎人眼睛,这就又要沾惹点非议在身上。”

顾玄武微叹以后,又有了笑容:“国公,郡王,你们干看着不成?对国公来说,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外甥,都是国公您手心里的肉才是。对郡王来说,可都是舅爷,呵呵,郡王休想怪老夫多话,虽然一个嫡亲一个不亲,看老夫跟随郡王几十年,知道你心里都是有的。”

辅国公但笑还是不语。

陈留郡王想说什么,又咽回去,只扬扬下巴,让大家继续听着。

他们站的地方,看不到袁训神色。就没看到小袁将军面上一闪而过的是狡黠。随即,袁训更板起脸,装出来怒气冲天:“二表兄,你这是死不认帐!”

“你放屁!你随便拉个人出来就说我奴才有罪,你当三军眼睛全是瞎的!”龙怀武多带几年兵,还是老辣的。

当兵的全要确凿的证据,缺一分也不行!

龙怀武原地跳脚大骂:“明天我也弄几个人,把一个人打伤,说是你打的,你袁将军认不认!”他说着说着灵感上来,跳到校场中间去骂:“你升官升的昏了头,这不是你在京里呆的地方,文官们指手划脚也能黑人!这里是汉子们呆的地方,你想黑人,没门儿!”

袁训心想二表兄挑唆果然有一手,你欺负我今天再没有证据了是不是?可惜呀,你就没有想想,你那奴才他是什么人!

看我一会儿打你的脸!

袁训就更怒了,火大的往下一跳。校场上兵没有想到,就见到袁将军身披盔甲,从近两人高的台子上跳下来。

台子要高,才能点兵的时候把四面八方全望到,训话嗓音也传得远。

就有低语声起来:“这么高?”

“还带着盔甲呢,那也加重量,”

“换成我可不成,”

对于这些赞赏的话,袁训好似没听到。大步走到离龙怀武几步外的地方站定,眉沉眼凝,好似压住心头万般火气,袁训道:“二表兄,我有证据,不过只能单独对你说!”

龙怀武不示弱地道:“单独就单独!”

袁训一挥手:“散开!各回帐篷不许出来!”

龙怀武也一挥手,对他的人道:“散开,都回去!”

别人不知道小袁将军闹什么玄虚,但听从军令列队离去。出了校场散开以后,三三两两的才窃窃私语起来。有的人想找个地方围观一下,看看小袁将军还有什么后着,但袁训一声令下,有当值军官们把他们驱散开。

龙氏兄弟们也没法子停留在附近,只能都窝着今天让小弟发难的一肚子气,往自己帐篷里走。

偌大校场上,除去袁训、龙怀武和康才,几乎再没有别人。月儿高悬在校场上,当值军官的几匹马空着马鞍在几步外,主人撵人去了,已走出去几十步。

人离开后,袁训客气上来,敛去面上怒气,对龙怀武道:“二表兄,借一步说话,我这里有几件机密事,你听完以后,就知道这奴才…。”

康才支着耳朵,也只到这里,下面的字再也听不清楚。心急难熬的他自已有数,在短短的这一会儿时间里,康才回想起他往辅国公府来侍候宫姨娘的那一年。

康才不是定边郡王的家生子儿奴才,他的确是宫姨娘家的奴才。但宫姨娘产下二公子以后,定边郡王见了他。

那天郡王穿一件绣有龙纹的常服,但看在康才眼里已经是龙凤中的龙凤。他跪地后,郡王徐徐道:“你的父母都不在这里?”

“是,小的是家中发水灾,逃难过来的。到这里安了身,当奴才的身不由已,还没功夫去见父母亲,只怕早死了也不一定。”

“我为你接来你的家人,你愿意为我效力吗?”定边郡王问他。

康才自然说好,随后几天,他被送到宫姨娘身边,以保护龙怀武的名义,留在龙怀武身边国。他拿两份银子,一份儿是辅国公府的,一份儿是定边郡王处的。

他后来娶妻,说是从家乡找的,媳妇真真正正是定边郡王的家生子儿奴才。这些事情龙二公子并不知晓。

只这一些,康才就要后背冒冷汗。二公子性子急躁,他刚才肯护着自己死扛到底,是因为他还当自己是贴心下人,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是定边郡王的人?宫姨娘和族妹沙姨娘有定边郡王为后台,这是过了明路的。

但康才从来没表露过他听从定边郡王。

龙怀武为人自负,他知道康才是定边郡王的人也许不会生气,但是受到蒙骗,这可比身边多个奸细他更气得狠。

月色均匀的洒下来,而校场周围也寂静下来。当兵的都离开的有上百步,马匹也闲着,拖着长长的缰绳,并没有系在栓上,无人理会。

校场离营门近,为点兵以后就出营门。从这里看过去,能看到营门的动静,和以前一样的人数,不算多,也没算少,但逃嘛,不见得走不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康才知道自己要是留下来,身份暴露将是迟早的事情。瞄一眼,袁训和二公子背着身子正争论些什么,一个人面色激昂,一个人气愤不已,想来不是说保自己的命。

康才一跃而起,没两步就上了马,马鞭子也不在手里,这关系不大,回身一掌狠狠的击打在马上,那马嘶鸣一声,扬蹄奔着营门而去。

袁训没有让人捆他,他就走得自如方便。

马蹄声才一响起,龙怀城面色铁青骤然回身,怒喝道:“你果然是……”你果然是个奸细这话,后半句难为情出来。

不是奸细你跑什么!二公子我为了你,都不惜死扛到底。

龙怀城一低头,把背上弓取在手上,手一抬,箭就到了弦上。

今天才扎下营,饭才吃到嘴,袁训就点兵,弄得人人以为不是有袭营的,就是要去偷袭别人,全训练有素,往校场来的时候,人人扎裹停当,龙二将军也不例外,弓箭背在身上,这就方便他取在手中。

他满怀恨意,瞪着那一骑在营门口儿上,和人厮杀几下,随时能出营去。龙怀武大喝一声:“放他走!”

一堆人厮杀这箭可就没法子放。

袁训也高举令箭,雷霆般大喝一声:“令箭在此,郡王有令,放他离开!”

校场上忽然起了变故,陈留郡王等人大将风度,只把耳朵再尖了尖,还是没有往校场上来看。不看也基本猜到袁训不知用了什么计策,让康才自己暴露出来。

但无声无息的康才这就暴露,陈留郡王也暗暗点头,心想小弟必然有好计谋。正把舅爷夸着呢,就听到这一句郡王有令。

一个字也没说的郡王干巴巴笑了两声:“呵呵,舅爷越发的能干了,这忽悠我令箭,满口说胡话的功夫,不是我教的,也与岳父无关,应该是京中风气,呵呵,京中风气。”

听的人都忍不住窃笑。

陈留郡王在这里说风凉话,袁训在校场上说风凉话。小袁将军双手抱臂,对着牙咬得格格作响,偏头把弓弦一寸一寸拉长,像是拉扯他仇恨的龙怀武,悠闲地道:“二表兄,你会不会射?别射死了啊,有灭口的嫌疑。虽然我相信你,可别人不信你啊。”

“闭嘴!”龙怀武对他怒目一瞪,“唰!”眼神再转回营外。苍茫夜色下那一骑身影,随着马势而动。

他的手臂在缰绳上,他的大腿在马腹两边。

“嗖!”

一箭破空而行,撕裂得空气嘶嘶作响,远处那人哎哟一声,载倒在地。有当值军官追出去,几个去看地上的人,几个去追奔马。

“哎,死了没有?我表兄的箭法可是指哪儿射哪儿,”小袁将军扬声而问。抓住机会,袁训又影射龙怀武想要灭口,龙怀武忍无可忍,一把揪住袁训,狰狞面容似要活吃人。他低沉郁郁:“你再胡说,我揍你!”

把袁训狠狠再一推,龙怀武上马赶到康才身边。他射的箭他有数,康才还没有死,两箭中在他两边肩膀上,让他不能控缰,这就摔落马下。

主仆的眸光对上,康才胆战心惊,畏缩不已。而龙怀武看似没有暴怒,却沉沉眼眸底下一片血红。

二将军都急得红了眼。

仿佛只是来验证康才没死,龙怀武一抖马缰转回营去。他要是再多看一眼,他怕自己跳到康才身上掐死他,踹死他,拧断他脖子。

那小弟可就美了,落他口实:“灭口的吧?”还方便他大报私仇。当众灭口,龙怀武担不起这罪名。

袁训在营门口上翘首盼望,本来还想再给龙怀武几句风凉话,但觑觑二表兄脸色,知趣没说。见到人把康才带回来,袁训带着他去见陈留郡王。

陈留郡王和辅国公等人已回到大帐里,见到袁训兴兴头头的进来,都忍不住一笑。袁训先去对辅国公撒了个娇儿:“舅父您看,全是这奴才坏事,我家表兄是清白的人儿一样。”

辅国公老怀宽慰模样:“好好。”这老怀宽慰没摆一会儿,忽然没忍住,“扑哧”笑出来。

袁训又去见陈留郡王,把令箭恭恭敬敬地双手奉还给他。姿势是无可挑剔的,就是说话难听点儿。

“姐丈,还您的鸡毛。”

夏直等人要是没有听到校场上的话,也许对这话会表示骇然。可他们全听在耳朵里,夏直顾玄武就哈哈大笑。

陈留郡王是想瞪眼来着,可他也笑出来,这脾气就没办法发。只接过令箭后,道:“我这是鸡毛!我明天升帐时,我让你们好好知道知道这是鸡毛!”

袁训翻个白眼儿:“我累了,您要骂人别寻上我。”正要离开,陈留郡王带笑又叫住他,书案上取出一封信给他:“小子,你的家信,这信刚刚才快马到来,那会儿你正在校场上逞威风呢。你姐姐用八百里加急快马,不怕跑死马的送信过来,”

“出了事吗!”袁训着急问道。

郡王斜眼他:“出了事,只怕是你当爹了!”你小子媳妇生孩子,你自己不记日子吗?陈留郡王感叹,年青人啊,丢三落四的。

三把两把信撕开,袁训只看上一眼,就手舞足蹈:“哈哈哈哈哈,”帐篷里人全对着他笑。沈渭从外面进来,吓了腿一软:“小袁,你疯了不成?”

他把“将军”也忘记喊,伸出手去摸袁训额头,自己还犯糊涂:“刚才校场上风大,吹病了不成?”

“小沈,我当爹了,你有女儿吗?对了,你没有成亲,哈哈哈哈,我当爹了,”帐篷里只听到小袁将军一个人的笑声。

所有人都对着他看,没有一个人陪着他大乐。

袁训偶然看上一眼,就大笑道:“你们不为我喜欢吗?”一跳,到辅国公面前,辅国公才要接信,那信一抖,又让袁训随笑而抖动的手带开。

“哈哈,我当爹了。”

沈渭忍不下去,对着袁训肩头,用力就是一掌:“是男还是女,你倒言一声儿。你让我们怎么恭喜你?”这才把袁训提醒,把信双手送到辅国公手上,笑道:“是个女儿,长得一定像宝珠。”

陈留郡王撇嘴,万一像你呢?像你也不错啊。这小子又想老婆了,动不动就提宝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