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韩家总算出来要面子的人/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世上的眼光分很多种,由主人的身份可以分成,圣贤的眼光,帝王将相的眼光,一般人的眼光……

但不管什么样人的眼光,都有一个共同点无庸置疑,所有的人都喜爱沉静的人,或者说叫沉稳的人。

女人贵在沉静,男人贵在沉稳。

人若渊亭,渊亭岳峙,意思是像渊水一样深沉,像高山一样耸立,带来的美感和形容人的品德久久能刻在心中。这大多说男人。

说女人呢,贞静娴雅,光看字面就是种享受。

宝珠的美,就带着这般沉静。

邹宁这“念书人”在头一个照面里让宝珠吸引,就是宝珠虽然行动之中,也带着静女其姝姿态;虽然有面纱,也带着美目盼兮之妙慧。

居能移气,养能移体。固然与宝珠优渥的日子分不开,但一个人成为什么样的人,自己占很大一部分。

在邹宁眼里,她像这经济人家墙角种的一架木香,在夏日静静的开放着,把浓香撒遍东墙西隅。

邹宁已成年,还能头一面就对女人神魂颠倒,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邹宁虽然有钱,却从没有见过真正的闺秀。

他家是做生意的,往来的表姐妹们全是撒欢儿的那种,没有把女儿往闺秀方面培养的环境,也没有哪一家子亲戚是个榜样,眼前没有比头,就都这样,也不稀奇。

太原城里和邹家往来的女眷们中,安宁的倒是成车成船,但邹宁少东家是见不到的。别人家里深闺他也去不了。此时见到宝珠,见到她袅袅婷婷扶着人走进来的姿态,好似大石生生撞在邹宁胸口,撞进他的心扉里。

他这就生出一种“天底下竟然有这种美人儿”的心思,原本不是登徒子,情根儿一系,又情根儿出来得全无道理,这就和登徒子没太大区别。

门外见礼,不过是彼此客气,往门里走时,邹宁怎么看宝珠怎么爱她,爱她肌肤丰润——宝珠才生过产,在家里养足了月,吃好睡好,自然好。

又爱她的行步端庄——宝珠没事儿可东张西望做什么呢?自然端庄。

又爱她的衣裳——自然是锦绣。

又爱她的首饰——可见珠宝这东西,男人女人全爱看。

人入魔怔,顺势而下,有点儿难医。邹宁本是来看热闹的,心想我虽然是要中举的,虽然哪一科中还不知道,但家里旧经济不能丢开。

以后管家人,也得自己懂点儿才行。

现在他把生意学问全抛到一旁,眼睛里只有袁家娘子走一步,又走一步,衣角拂一下,又拂一下。

可见无聊透顶。

“少东家请。”经济没看出邹宁的心思,以男尊女卑的心思,请邹宁先入房中。邹宁却在门槛外停住脚步,对着宝珠深深一个大揖:“娘子先请。”

宝珠倒不客气,她是丈夫不在身边,但也让宠着的忘忧草。又身份不同,并没有把邹宁放在心上,反而觉得这少东家客气有礼,欠欠身子以为道谢,轻易并不开口,红花扶着她先进去。

小小细微的动作,让经济看在眼中,心中把他们重新定位。

本来经济以为邹家并不急着卖,也许是抛售一下,看看市场是个什么价儿?而早打听过红花姑娘是一定要买,那就是红花姑娘和她的主人袁家奶奶为低,求着邹家才是。

求人的事儿,自然是谁求谁低头。

但现在经济犯嘀咕,看上去倒像是邹家急着要卖?没听说邹家最近有急事等银子用不是?不管了,他想再看看吧。

再一看,经济就更糊涂。

邹少东家是晚于宝珠一步进的房中,但抢先一步走到宝珠前面,对着上座笑道:“奶奶请这边坐。”

邹家对外的掌柜邹信,都觉得不对味儿。上前一步扯扯邹宁衣角,低声交待他:“咱们不急,是她急。”

谈生意呢,这位次可不是乱让的。

这就把邹宁提醒,但他并不省悟,尴尬地笑笑,回身也低声道:“那不是个女人,让一让没什么。”

邹信知道少东家是不懂的人,也就没再多话。两个人再看宝珠时,又愣上一愣。

要知道他们说这句话的功夫,有十个人也早坐下来了。

那一位没有。

袁家娘子俏生生还站着,她的丫头,前几天出来谈生意,口吻老道得跟没事就杀鸡宰猴似的,后来才知道是个丫头的红花姑娘。袖子里取出一块帕子,在上坐上擦呀擦。

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红花姑娘擦过椅面擦椅背,擦过椅背擦椅脚。那椅脚又不坐人,你擦它作什么?

邹信忍不住对经济打个哈哈:“你家里的家什原来是脏的,我们刚才没看出来嘛。”经济就着这话,忙解释道:“见天儿都擦的,我这里见天儿有人,不擦干净客人不嫌弃吗?”

“就是因为你这里见天儿坐人,才得好好的擦。”红花回着他话,把袖子里取出的帕子收好,还放回袖子里去。

经济正要说这就可以坐下来说话,又让红花姑娘的动作闪到舌头。姑娘你左边袖子里又取出一块帕子是为什么?

大家憋着气,看着那纤细身影又擦了一遍。再收好帕子,怀里又取出一块帕子来。这下子看的是人人更闷气,都没有坐和说话的心思,看着勤快的红花姑娘把第三遍擦完,又是仔仔细细收好帕子,可见她帕子也是不乱扔在这里的。

端端正正的,对宝珠蹲下身子,娇滴滴道:“奶奶这就可以坐了。”宝珠嫣然,这才坐到椅上。

邹信心想,我的娘呀,这买卖山头不是一次能谈成的,以后这位娘子天天这样的坐下起来的闹,别人光等她就能急死。

掌柜的打定主意,这一回大家分手,再约下次见面,可不占着先儿的到了,得派个小子打听着,几时袁家娘子进门坐稳当了,几时我才能过来。

掌柜的时间全是钱呐。

别人坐下都不费力,这就大家商谈起来。

邹宁频频偷看宝珠,见她并不说话,全是侍立在一旁的红花姑娘说话。但她也不是一点儿作为也没有,抬眸一个眼神,隐在面纱中若秋水烟波动人心魄;侧面一个暗示,如巫山十几峰上来着,好似神女下凡。

他怎么看宝珠就怎么喜欢,竟然忽略宝珠完全是妇人打扮。

妇人又怎么样?邹少东家不过是喜欢看几眼,并没有多想什么,他也就是看一看,他自己心里是这样的想,谁还能在这一会儿扳得过来他?

不是小数目的银子,头一回都谈不拢,不过是大家彼此交个底,你是真心想卖呢,我是真心想买,全是废嘴皮子的事儿,不过却是必废不可的流程。

都说得口干舌燥,茶碗里茶早就没有,经济为他们添上茶水,邹宁这才看到宝珠也有茶水,但一口没动。

“娘子,天这般炎热,怎么不用茶水?”邹宁献了个殷勤。宝珠在面纱里面对他只眼珠子一转,话是由红花回他:“我家奶奶不喝这茶。”

由此,红花催促道:“有话快点儿说吧,这房子倒不凉快,别把我们奶奶热到,今儿再没有说的,咱们下回再说。”

邹信笑一笑:“红花姑娘,这说生意的事情,哪能快?”邹信心想怕热你别出来啊,那面纱罩脸上难怪说热。

是宝珠回了一句:“红花儿,你不要急。”红花这才无话,继续从山林到山脚,把那山头贬得一文不值好压价。

而邹掌柜的则从泉水到石头,把他家山头说得跟天上仙石下凡似的,寸土寸金。

再加上经济在中间说合,这房子里离口沫纷飞不远。他们在竭力的争,宝珠在凝视的听,就没有人注意到少东家溜出去,对着院子里乘凉等候的家人低声交待着什么。

没过一会儿,一碗晃动着冰块的市卖酸梅汤送到。邹宁看也不看别人,自己亲手接过,恭恭敬敬送到宝珠面前,躬身含笑:“娘子请用这个更能解暑。”

经济愣住。

邹信也愣住,想到什么就皱皱眉。

而宝珠也愣住,见那碗梅汤送到面前,又不好不接。可接呢,宝珠不会吃这个。这就看向红花,红花会意接过。邹宁这就喜欢起来:“是是,我应该给红花姑娘才是。”

这句话把殷勤心思表露无遗,邹信带着少东家出来,这就又皱皱眉。

而红花却好笑:“多谢好意,不过,我们奶奶不用外面的碗。”把梅汤又送回到邹宁的座位上。

这下子邹宁的脸色很是精彩,红花姑娘没有说汤不好,人家说不用外面的碗,可见外面的东西袁娘子是不用的。

纵然红花姑娘说得满面笑容,可少东家还是僵着面皮回座。酸梅汤暗红色泽就在面前,中间有冰块晶莹沉浮很是悦目,但红花姑娘的拒人于千里之外,让这梅汤也变得不中看起来。

最伤害邹家的那一刻,他甚至看了看自己的手。红花姑娘言下之意是嫌外面的碗不中吃,也就是配不上和不干净的另种说法。那少东家的手呢,是不是她也嫌脏。

邹宁失魂落魄的扫扫别人,见大家都装看不到这一幕,这一幕也的确凉人,不过是自己找上去的又能怪谁。

他悄悄抽出帕子,在桌子下面擦手指,擦手指,颇有红花姑娘刚才擦椅子的劲头儿。正擦着,腿上让邹信轻碰下,邹信使个眼色过来,再对袁家娘子努努嘴儿,小声道:“您安坐吧。”邹宁涨红脸,这就有些收心时,一股奇怪的香味儿,似甜非甜,带着花香不知不觉到他的鼻端。

宝珠涨红脸,她涨奶了。

奶香味儿加上衣香,这味儿虽然清得似白石水,但又似水面无波水底暗流有迹可寻。略一抬眼,就见到邹宁对自己盯了一眼。

这一眼盯得宝珠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又觉察出这人不地道,就有走的心思。看红花时,却还没有注意。红花在家里闻惯花香胭脂香,这院子里还有一大盘木香,有香味儿很正常。

把宝珠急的,暗示红花好几眼,才把红花弄明白了。这就三言两语约好下回再谈,出门登车往府中去。

车里备的有茶碗茶水,宝珠揭去面纱忙着喝茶,又用帕子掩在衣裳上,道:“吃的回奶药不中用,又幸好不中用,才能给寿姐儿吃几口,我喂得上兴致,舍不得不给她吃。她吃着,奶汁倒像是比原先更多出来。”

这种事儿在家没想到,出门才出来这个警示。这位不是头一回带孩子不是,而且奶汁并不足够,在家让寿姐儿啃几口也就没有,这还是头一回涨奶。

马车急急的往府中去,宝珠还想着赶回家去再给寿姐儿吃几口。

而邹家的人也离开经济家,在路上邹信才慢慢地对少东家道:“这对女人,还不知道来路呢?家里也没个男人出来说话,就一个赶车的也是外路人,少东家,乱花迷人眼啊,太原府里让外路女人骗的可就不少,咱们小心为上。”

说得邹宁脸紫涨着,一个字不敢回。

……

寿姐儿却有客人,她骨碌碌转动眼睛瞅着,这个人自称是姨丈,姨丈是什么呢?

邵氏抱着寿姐儿,送给韩世拓看。韩世拓正在夸着:“生得好,岳母,小姑娘鼻子眼儿像袁家妹夫。”

“明明像宝珠。”邵氏这样说过,又低声交待:“等会儿见到袁亲家太太和郡王妃,你记得说像四姑爷。”

这就还给奶妈:“可不敢多见生人,还小呢,”奶妈这就抱进去。

邵氏对着韩世拓上下一打量,见他风尘仆仆,满身汗水,但不知怎么的,比在京里时中看的多。这就动了邵氏心肠,她扳起指头算着:“你和掌珠要守三年的孝,这就一年过去了。再过上两年,你们也生几个孩子吧。生得像你也好,像掌珠也罢,都会是好孩子。”

韩世拓就陪个笑容,他满腹心事,实在没精神陪邵氏说闲话,话不多勉强陪着。好在邵氏并不要他说太多的话,只顾着说他如今上进,以后和掌珠要过的好日子。

韩世拓苦笑,还好日子……掌珠背着我把家分了。他心中有事又急又燥,虽坐在这花香浮动的凉爽房中,又有热汗出来,韩世拓就再抹汗。

“哎哟,看我竟然糊涂,见到你太喜欢,只想多说几句。”这是邵氏的女婿,在她面前是独一份儿,如今又肯收心当差,邵氏满心里疼他,忙向外唤道:“紫花,”

门帘子一动,紫花进来笑:“二奶奶可是叫我备洗澡水吗?”邵氏笑容满面,手指紫花对韩世拓道:“这个丫头,如今比掌珠还中我用呢。我想到的,她都能想到。我这忘记了,她也能想到。”

紫花也就笑着上来请韩世拓:“水已备得,请姑爷把换洗衣裳给我,我先放到那房里去。”韩世拓干笑:“并没有带。”

在三老爷让拿走以后,韩世拓急得白头发都要生出来。京里这就不能回,先保住三叔最要紧。他现在有公务在身,又不敢随便离开。就频频寄信萧瞻峻,信中言词卑下,就差也学小沈将军的表妹,也弄出一封眼泪信出来。

直到前几天,才收到萧瞻峻信,信中就两个字:“速来。”几乎没把韩世拓命吓没,好在早就准备离开驿站,不是往京里就是要来见萧二爷,公事上早就安排妥当,这就见信就走,跑出半天才发现啥也没带,只有银子是充足的。

为了三老爷,恨不能彻夜奔驰,这就不回转了,衣裳路上买一身丢一身,客栈里上房洗漱东西全有,将就到太原府。

韩世拓对邵氏尴尬地道:“我有公事儿,萧大人让我过来。萧大人衙门不在这里,我就往府上来。来以前,并不知道祖母亲家太太岳母三婶儿全在这里,央人往内宅里送信儿,是门上说萧大人不在,我本来想见见四妹妹和小姑娘的。”

宝珠不是住在这里,韩世拓还不会往内宅里来。

走道儿出门不带动用的东西,邵氏愕然了,我女婿倒有多忙碌?随即她欢天喜地,忙碌好,忙碌不相与混帐女人。

忙道:“衣裳有,”又唤紫花:“这府里别人的衣裳我们寻不来,郡王妃和亲家太太老太太可巧儿又不在,说是给加寿添福气,又去哪个大庙还没回来,这就不用回人,你只把舅老太爷的衣裳寻一件子给姑爷穿,”

“姑祖父也在?”韩世拓一惊。他在三老爷出事以后,是想往京里去个信,讨他那做官经验丰富的姑祖父,掌珠的舅祖父南安老侯的主意,可韩世拓丢不起这人,怕姑祖父对自己家里又添一桩笑话,就打迭精神只和萧二爷去求告。

现在听到老侯在,惊过还是喜欢的。想姑祖父是个有情意的人,姑祖母一生与他不合,可姑祖母去世后,老侯为她守灵,一丝儿不错,又让三个儿子全丁忧。

说起来韩家四兄弟的丁忧,与钟家三兄弟丁忧有关。

钟家三位老爷全是庶生,为嫡母丁忧,博得满朝赞赏。韩家兄弟们怕触霉头,是不得不一起丁忧。

这样有情意的人在这里,怎不叫韩世拓又惊又喜。这就有处儿寻主意了是不是?

邵氏看出女婿喜欢,在等紫花去寻衣裳的空儿,也很喜欢的再说闲话:“老侯来到这里,忙呢,”

“哦,”韩世拓满心欢喜的听着,心思转动心想老天开眼,必然是怜惜我最近为三叔忧愁。四妹妹在这里虽然是好,可指着四妹妹去和萧二爷求人情,这女和男说话,又不是嫡亲兄妹,也为难四妹妹不是?

而且三叔犯的是贪污案子,四妹宝珠每回有信,每回寄银子为的是什么?就是让自己不要贪钱。

为贪钱这事儿来求人,韩世拓也羞于和宝珠提起。事实上他来到以后,在明知道宝珠在内宅居住,却偏偏先往大门上见萧二爷,是有打算先见萧二爷后,请他不要在宝珠面前提前三叔的糗事。

宝珠那一封封叮咛的信,一张张百两的银票,让韩世拓怕极伤到宝珠叮嘱的一片心意。

这下子好了,姑祖父在这里,男人和男人就好说话些……。

“听你祖母说,老侯是有事儿才来的,有公干,”邵氏笑起来:“女婿啊,你要学老侯爷,这老了老了,辞了官皇上还舍不得他,还给他俸禄拿,这里二老爷顶顶敬重他,没事儿就约他出去,应该不是吃酒就是游玩吧。”

韩世拓一个激灵,有什么不请自来的钻到脑子里,他本聪明,这就明了。钦差?

他暗恨自己笨,想想也是,办案手段老辣,又最有经验的人,除去南安老侯爷,都察院里还能再找出谁?

而且姑祖父在山西为官年头儿不短,对这里也熟悉。

在驿站里时,都说萧瞻峻最近呆在家里,是在应付钦差。韩世拓想他倒有功夫天天和姑祖父出去游玩?

必然是一块儿办公事去了。

他缩缩头,这钦差出在自己家里固然是好,但是这笑话可就让姑祖父看得够够的,韩世拓脸上发起烧来。

又说上几句,紫花取来衣裳,请韩世拓去洗浴。宝珠在这个时候回来,先要水洗洗去喂加寿。加寿由四个奶妈守着,吃得饱饱的。见母亲又喂,勉勉强强给面子吃上几口,就用舌头顶出来。

宝珠就丢下她,换下有味儿的衣裳,出来陪韩世拓说话。没多久萧瞻峻和老侯回来,宝珠就打发人去回舅祖父,说大姐丈要见他。

萧瞻峻是上司,而老侯却是亲戚,韩世拓也选择先见亲戚。

……

碧沉沉的院落,溜墙种一排梧桐树,绿叶喜人,添上无数绿荫。带韩世拓过来的,是老侯的旧家人,韩世拓以前常见过他,这就说话随意些。低声地问:“这院子倒好。”

“这里二老爷的内书房,二老爷住这里,老侯也住这里。”家人颇为得意的回。听在韩世拓耳朵里,另有一种滋味。

他更能确定老侯是钦差,萧大人才肯把自己的住处分给他,说公事也方便不是?如果只从亲戚上面来招待的话,倒不必这样的亲厚。

再说姑祖父以前在山西,没听说过他和陈留郡王府很好过。

见家人带着他往厢房里去,就知道姑祖父住在这里。无意中,还是对着上房瞅几眼,细竹帘子高打,两个清秀小厮一个在添香,一个在捧水,互相嘀咕:“可换好没有?二爷洗过就要过来用书案,赶紧的把香薰出来。”

萧瞻峻是韩世拓过来一定会见的人,可不知怎么的,他现在觉得少见一个,少求一个人,好似多留一层皮。

韩世拓暗松一口气,这就走入厢房。见到黑漆楠木座椅中端坐一个人,在紫檀木镶松下老人的大屏风前,面容不怒自威,一口气又重新提了起来。

从猜测老侯是钦差以后,韩世拓来求人的主意就新出来一个。他踉跄而进,满面戚惶,离老侯还有十数步,就扑在地上,一面流泪,一面膝行着到老侯面前,泣道:“姑祖父开恩,从宽发放我三叔吧。”

老侯不奇怪他认出自己来,他还不知道老太太和亲家太太都不在家。老侯暗想女眷们心肠软,宝珠不告诉他,妹妹也露点儿影子。

萧瞻峻写信让韩世拓速来,是老侯和他商议过的。老侯这就不隐瞒,虽然是便衣,也板起脸,拿出公堂上审案的威严,沉沉嗯上一声,冷冷道:“他犯律法,监守自盗,你难道不知道轻重?”

“全是我的错,全是我没约束好他。”韩世拓泣不成声:“姑祖父开恩,我三叔房里还有弟妹们,都指着他养活呢。”

南安老侯暗暗称奇,文章侯府还能出个顺眼的人不成?

韩世拓进门就跪地上,老侯不奇怪,他们家里的人全是不要脸那种,别说往地上跪,这孙子对着自己拿剑抹脖子要胁,也在老侯意料之中。

但他是为别人,不是为自己才不要脸。哪怕为的这个人是他亲三叔,老侯也纳罕,暗道这果然是变了。心想我再试上一试,见他是大进益了,还是油嘴皮子。

“哼!他黑钱的时候,怎么不想到他有儿女?你的错?你以为这是你一个人能扛住的。”老侯更是声如寒冰。

“姑祖父!”韩世拓听出话中的厉害,这就急了。不顾什么的抬起头,就让老侯看得清楚他眸中的惶急。

还有满面的痛泪,每一滴都写着伤心难过,与不要脸扯不上边。

他还有话。

“祖父容禀,您是知道我们家的,几十年大家折腾,自己从家里面往外面败。好容易我得了这差使,这里面有四妹夫和四妹的辛劳,又有萧大人的照顾不少。为曾祖母和姑祖母丁忧,父亲和叔叔们全闲在家里,我怎能不为他们考虑,这才接来三叔,原本指着他是老公事能帮我的忙,没想到……。”

韩世拓重重在地上叩了几个头,哭道:“是我叫他来的,您把我关起来吧,把三叔放回去。再不好,他也是您的侄子是不是?”

老侯爷细细品味自己内侄孙的话,这就发现警句不少。先是他念到别人为他的辛劳和照顾,这真是日头……老侯忙往外面去看,见没错儿,日头还是往西边儿去,今天没打西边出来。

再来他是考虑到家里叔叔们闲下来没有进项……。是几时,这一家子里还会出一个人考虑到别人?

老侯由不得想乐,几十年认识你们家的人,谁不知道你们家人一条心的时候,只能是搂银子玩女人。银子搂到手,女人弄到手,这就分不均可以开吵。

开打也有过。

现在这孙子就能顶门立户?

老侯寻思这驿站倒这么的锻炼人?几时让我孙子们也来。他正寻思着乐,“砰砰砰,”把他弄醒。

韩世拓找不出话来说,只对着他一个劲儿的叩头。

老侯吓了一跳,忙亲手把他揪起来,见他额头上一片的青,这是用了真力气,老侯怒了:“你是讹我是怎么着?省省你的力气听我说话。”

“我不是讹您,就是,您让我代了三叔吧,我留这儿,您放他走吧。你知道我们家的人色胆包天,别的胆都没有,他只是想几个钱,与别的事情都无关。”韩世拓估计叩昏了头,抹泪大哭:“我三婶儿还等着他呢,三叔要有什么事,三婶儿一家可怎么办?把我扣这儿吧,他的事情相与的人我全知道,把我关十年八年的,掌珠是祖母孙女儿我倒不担心,祖母和四妹能不管她吗?”

老侯硬生生让他的话憋出笑来:“这还是讹人,关你三叔,你三婶儿找不到我门上。关着你,掌珠就归我们养活。”这是讹上后半辈子的架势。

他袖子一拂:“去你的吧,你去见你三叔,商议商议谁关在这里。”韩世拓大喜:“真的让我见三叔?”

他来一是求情,二是见三老爷,真的代不了他,给他送点儿银子。所以他虽匆忙上路,银子是早就备好的,到是充足。

“滚!”老侯就一个字。还是带着进门的家人过来,对韩世拓道:“道儿远呢,我带您去。”韩世拓说声有劳,出这院门擦干净眼泪,赶紧的取银子塞给他。

家人推辞一下,笑道:“您现在知道我们老大人是钦差,我怎么敢收钱?您要真心的想给,等我回京过年过节的给您请安,您多给点儿也就是了。”

韩世拓想想有理,这就收起来。手还揣在袖子里没拿出来,又叫出来一声:“不好!”对家人道:“你等我会儿,”撩衣角又去见老侯。

老侯才端起茶,正想着喝几口,再品品韩家这孙子是真的成人了,还是假装的。见韩世拓疾风似的复又进来,老侯也让他吓一跳,沉下脸:“别只和我歪缠。”正经的不赶紧去看你三叔?

“姑祖父,三叔的事儿祖母和四妹可曾知道?”

韩世拓只问安老太太,是他刚才看出来宝珠和邵氏都不知情。

“你当我公私不分吗!”老侯绷紧面庞。

韩世拓抹汗模样,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对着老侯又深深一个大揖:“千拜托万拜托,您千万别让亲戚们知道,这个人实实地丢不起。”说过就走。

老侯捧着茶碗倒愣住,半晌,扑哧一笑:“文章侯府还能出来怕丢人的人?老夫我还真眼福不浅。”

难得,太难得!

韩世拓没听到老侯这话,他出门上马,让家人在前面行,见出城以后,沿着官道就飞驰下去。

天在半下午,地上热气蒸腾上来,没有汗也激出一身粘哒哒汗水,周身像捆着绳索放不开。就马上有风也不凉快。

韩世拓对这个还不觉得苦,他在见到目的地后,才叫出一声苦来。

那地方军旗耸立,连绵一片营地似相连的小山丘。这是太原府当地的驻军。

在这严谨地方关着,好似一盆凉水当头泼下,韩世拓就更明了出的这事情果然严重,严重程度不亚于袁训信中所说。

他自愧的心更是上来,又恨三老爷不出气,又恨自己没早防着他。当时把他弄来,就是为他弄几个钱的,有些事情明明知道,也睁只眼闭只眼的放过去。

果然小事不约束,大事就出来。

他这样想着,第二盆凉水又当头泼下。在这奔马急驰中,从小到大的事情潮水般涌在心头。从他小时候第一把捏丫头屁股,那丫头一扭身子,见是年纪小小的世子时,最多骂上一句:“无耻。”羞急气恼地走开。

韩世拓就有了捉弄人的满足,以后直到他头一回睡女人,这中间全是为了满足,为了把丫头表姐妹们惹到气哭跛脚骂人而动手脚。

对于小孩子来说,这和砸人家窗户,看别人生气差不多。

他的爹并不怎么管他,有时候呵斥,有时候还笑几下,就走开不提。他的娘知道后,骂上一句,随你爹的种!也就这样。

小事不约束,他长大后成什么样的人,这就定型。他不觉得风流有错,也不认为哄几点眼泪有什么不对。

有女人还哄过他的眼泪呢,而且他遇到的女人全想哄他真心,想当世子媳妇不是?当时以他活动的轨迹,遇到的正经人也少。

就是正经闺秀,韩世拓还嫌人家假正经。明摆着就是想嫁人,嫁人不就是睡觉吗?还扭捏个什么劲儿。

那些年头儿,要是有人对韩世拓说这叫不好,韩世子也念过书,能举出一堆的话来反驳。如大诗人大词人,能找出一堆以流连青楼上,蓄妓纳妾以为得意的事。

这些历史上全有,在当时朝代有人骂有人还羡慕。

此时韩世子想起这些旧事,以他古人的思维,并没有大转弯儿的认为以前风流不对,他只着重的想因为没有约束,才致他年近三十而没能出仕。

风流的人也太多,风流的人施展抱负的人也太多。

春花秋草碧水怪石,都没有约束的话,春花将成野山荆,秋草将是乱草丛,碧水无法顺流奔腾而入大海,怪石不过就一粗笨石头,全无钟秀可言。

眼见营门临近,韩世拓却勒住马,仰面泪水滚滚而下,见碧空白云悠悠,不管流动与否,尽数脱不去高空形迹,他长叹一声:“原来……”

原来十数年不能出仕,寻来寻去寻觅不到的原因,却在这里。

“世子爷,您这是怎么了?”带路的家人听到他叹息声,回头对着他泪流满面发怔。随即家人会错意,以为韩世拓只是为三老爷担心,陪笑道:“您不用担心是不是,府上三老爷只要不是大罪,老侯爷总不能不开脱点儿,是亲戚不是?再不然求求才生下姐儿的姑奶奶,她在郡王府里如今是凤凰一般,袁姑爷的头一个孩子,没有人不恭敬她……”

又凑到韩世拓身边,附近没有别人,也像怕人听到,压低嗓音给他出主意:“您说刚才叩那头,那地差点让您脑袋砸碎,那么大声儿,这头上这就肿了是不是?依着我说,我们老侯爷心硬着呢,三老爷真的事儿,您把脑袋叩碎他也不答应。有这大响动,不如去求老姑奶奶,安家老太太说句话儿,比您叩头中用的多。”

“是,可是这人就丢得大了,这就亲戚们全都过了明路,我这脸上可怎么下得来。”

“弄出来人要紧,您还管脸上不下来怎的,”家人这样地道,见营门在即,取出腰牌,把韩世拓带进去。

……

因为长久驻军,这里不是帐篷,清一色全是屋子。三老爷让关在其中的一间,比郡王府的地牢好点儿,有个小小窗户开在房梁那么高,能透进光,却不能看到外面。

他的人都让关得糊涂,每天反复的就是抱怨自己不应该出京,要么就是抱怨自己是冤枉的。门是木栏那种,能透气能看到外面人,不用开门,饭食也能塞进来。

韩世拓出现在门外,三老爷还没有看到。听着里面不住的嘟囔:“我没大事儿啊,这关到什么时候是个头?世拓啊,你怎么还不来,难道你恨三叔以前对你不好……说起来我对你比你二叔四叔好,我一年只告你不下十回的状,说你多用钱,你二叔四叔可见天儿的盯着你,”

“我不怪你,三叔。”韩世拓含泪回答。

骤然有回应,三老爷吓得往后一缩,背砸到墙上后,才看到外面多出个人。看形容儿,像是自己侄子。三老爷揉揉眼睛,认明是他,惊喜交集扑上去就哭:“救我,三叔把私房全给你,”

“我不要,三叔。”韩世拓让他泪水惹得又跟着哭,手伸出木栏,握住三老爷的手,带着哭腔道:“蒙萧大人恩典,让我来看你。三叔,我给你带了许多银子,”

怀里鼓鼓的,是一大包现银子。

取出来往里塞,木栏又进不去。这就当场打开,一块一块的往里递。三老爷接了几块后,忽然不接了,带泪怒目道:“小子!你是不是把我的箱笼打开,这是我的银子!”

隔着木栏门,就要和侄子拼命:“那钱是我准备寄往京里的,你最小的兄弟今年入国子学念书,要钱打点,你媳妇要分家,我让你三婶儿不要动私房,以后你弟妹们成亲嫁人,全指着那个呢。这钱是有用的,你敢动我的?我……。”

高举拳头,手里还握着才得的两块银子,银光闪闪从指缝里出来。

韩世拓听过更是泪流,这全是为一点儿钱。他更羞愧上来,觉得自己一家子人毫无出息。家中自有公产,并不是要过到这般抠门儿的地步。这是让世事逼的,还是让谁人逼的?

他木着脸,继续塞银子:“这是我的钱,你的钱我点过,一共是五百三十六两七钱,还是你的。三叔你也是的,我让你来才半年,你就黑这么多钱,以后再也不要这样,又不是没有俸禄……”

听出韩世拓的话有门儿,三老爷激动的把脸往木栏上凑:“世拓你肯救我?”

“不救你,我来作什么。”韩世拓示意他接银子,继续一个塞,一个接。三老爷从没有遇到侄子有这么好,茫然的欣喜中,竟然没有了话,身在牢狱之中也如置身于春风之下,一时没有话,只盯着银子在手上,再就听着韩世拓说话。

“我对萧大人有信,我说你不好全是我的错,有事儿我顶着。”

“你肯代我?”三老爷喜出望外。

韩世拓点头:“不然三婶儿怎么办?把我关起来,我不担心。”韩世拓又想到老侯刚才说他讹人的话,就更叹气。

掌珠的家人不用说也会照管她,那自己更要照管三叔才是,三叔也是自己的家人啊。

猛地想到一件事,韩世拓沉下脸:“不过我让关着,你也得照管我才行。”手中最后一块银子也塞进去,把银包收入怀中,怀里还有一叠子银票。

“银子你倒不要给我,我既然来了,就带的足够。”

三老爷慢慢的才迷乎过来,认识到侄子与前大不相同。三老爷希冀地道:“你既然这样的好,不如去信告诉你媳妇不要分家,不是更好?”

“我去了好几封信,都石沉大海。”韩世拓垂下头:“倒是收到三婶儿的信,你不在,我就开了,你别怪我,我也是心里急,想看看家里怎么样?”

“信上怎么说?”三老爷就差跳起来问。

韩世拓沮丧地道:“家,已经分了!”

“当当当当……”三老爷手中的银子掉落一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