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倒霉的万大同/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花觉得宝珠把这事情解决得不错,坐在车里喜笑颜开。感叹着邹少东家这个人,红花道:“他就没有想想,凡事儿总有原因。”

邹宁出来搅和这一出,宝珠也睡不着,又就要到家,坐在车中正出神,冷不防的听到红花的话,宝珠呆上一呆,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啊,奶奶说出来,少东家才知道有个缘故儿不成?他自己那天做的不对,这几天他一直倒没有想过,他就跟上咱们。”红花微笑。

宝珠眯起眼笑了笑,自语道:“是啊,凡事儿都有个原因。”

这句话是红花刚才说过的,红花并不明白宝珠重重它的用意,只歪着面庞对宝珠看过去,见宝珠自己嫣然,也对红花看看,主仆眸光相对上时,宝珠笑盈盈道:“红花,你愈发的聪慧。”

“我,有吗?”红花让夸得摸不着头脑,心想三言两语打发走邹家少东的人是奶奶您,可不是红花儿我。

见宝珠轻叩车帘,对孔青道:“孔管家,去这城里最大的书店。”

孔青说了声是,把车赶进附近的小巷子里,准备绕个弯儿再回街上。他可以因为不理解而当差,但问问却没有什么。

就道:“奶奶要找什么书?”

宝珠不瞒他:“红花的话把我提醒,今天我们看的那山头,附近的山头全郁郁葱葱,独它只长着地上一层草药,在密林里生长的草药一样也没有,它就没有大树不是,红花说凡事必有原因,依我来看,那山里面难道有些什么?”

马车停下来,孔青把马搂住,车也不赶了,对宝珠放低嗓音道:“奶奶的话也把我提醒,不过咱们说话小点声儿。”

他神神秘秘的模样,把宝珠乐得不行。宝珠随着他,也低声地笑:“您说,我听着呢。”

“那是我年青的时候,我当强盗呢,和几个拜把兄弟占山为王,”

孔青的来历南安老侯和安老太太是清楚,但红花到安家的晚,她是不知道。听到这话,红花哈哈大笑两声,才把嘴掩上转为吃吃低笑。

红花又想到和梅英说丈夫是汤婆子的笑话,红花窃笑着想,孔青大叔不见得是个汤婆子,但他有这段经历,梅英嫂嫂是个贼婆子这就能确定。

“……抢得东西来,就吃酒,吃醉了满天的走,后山不长寸草,却看得严实。我说这光秃秃的看什么看,他们说我不懂,说后山不长东西,山里面有矿石。是什么矿石,当时醉了没有多问,后来大家不长眼去打劫老侯爷,不是现在的老侯,是老侯的父亲,他收了我,我跟他回京去,从此改邪归正,那山的事也就抛到脑后。”

宝珠亮了眼睛:“这么说红花儿的话没有错?”

红花笑眯眯,看看我们奶奶多好的人,话是红花随意说的,用得好却是奶奶的功劳,奶奶又把这功劳算红花头上了。

车外孔青笑道:“红花姑娘的话至少对一点,就是那山不长大树,说明根扎不下去,下面总有点儿东西。所以我说奶奶低声,别让人把话听走,先我们一步买下来,可就不好。”

“可是,万一啥也没有,就一堆敲不开砸不动的大石头,那不是白花钱,每年还要辛苦收拾,最后只落那表层一点儿草药,这可就亏了。”红花插话。

孔青忍不住笑:“红花姑娘可真的是大管事,输赢账目全在她心里。”

“所以,我们弄几本书来看看吧,孔掌柜的要是这里,也还有个人能问问,可他来不了,也等不及去信问他,只能我们自己揣摩。”宝珠这样道。

孔青还是坐着不动,道:“那这样,书店也不用去。书店全是时新书多,这样水利地理的书如何能有?”

“也是,”宝珠让他提醒,她自己在京里就是个书店东家不是,卖的是什么她也有数。这就叹息一声:“会的人能得,现在找又哪里去找?”

孔青笑了:“我说书店里未必有,却不见得奶奶就寻不着。”

宝珠又来了兴趣:“那哪里有这样的书可以见识见识?”

“奶奶您忘记了,如今我们是在谁的府上住着,”孔青说到这里,“啪!”马车里传来清脆地巴掌声。

宝珠把个手掌一拍,笑道:“有理!”又勾手指敲自己额头:“我竟然犯这样的糊涂,这样的书,姐丈书房里是一定有的。”

这就催促孔青:“赶起车来,咱们快回家。”

“得儿驾,”孔青扬起鞭子,把马车又赶出巷子,直奔郡王府而回。

当天晚饭时候,陈留郡王府上上下下就全知道,舅奶奶从郡王书房搬走好些书,看起来要做大学问的架势。

安老太太头一个等不及,饭碗儿一丢,就扯上袁夫人来宝珠房里打听。南安老侯恰好也在,闻言也来听听热闹。

书是经过陈留郡王妃答应,她让人去搬的,陈留郡王妃晚饭后,也在这里看热闹。

老侯一进来,就“哟哟”地笑了,对着地上的书大眼瞪小眼:“宝珠你这是要做大学问啊?”

见这个房里堆的怕没有一百来本书。

榻上放不下,就堆到地上去。

宝珠坐在榻上翻着书看,红花就干脆坐到地上去翻看。陈留郡王的两个儿子,志哥儿和忠哥儿下了学,和母亲晚饭过后一起来,这是来凑热闹的,也坐在地上帮着翻看。

两个小爷是正经上学的人,红花有不认得的字,正方便问他们。

他们翻看过的十几本书分开放着,念姐儿在上面跳过来跳过去,很是活泼。一不小心让书绊倒,就从书上爬过来爬过去,继续活泼。

加寿睡在她的小木床上,袁夫人和安老太太一左一右守着。陈留郡王妃坐在袁夫人肩下,邵氏张氏坐在安老太太肩后,都对着宝珠主仆和孩子们在笑。

宝珠已经是忙不过来的架势,但老侯说话要回。就丢下书,站起来回他:“舅祖父,我们在看山河地理。”

老侯一听就笑了,脸对地上瞅瞅,见到一本易经,老侯好笑:“宝珠你这是要办天大的学问,这易经你也看过?”

“看过,哥哥你忘记我们家有个书呆子,嫁到书呆子常家,有书呆子系着,我们家的人肚子里都有书。”安老太太打岔。

再嗔怪地道:“宝珠要赚大钱呢,老实坐着,别说话。”

老侯真就老实坐着,对着房里的书总是忍俊不禁。但又不明原因,就自己先忍着。准备等下知道原因以后,再大笑特笑不迟。

房中这就没有人打搅宝珠,她一本翻完道:“不对,”看看书名,叫齐民要术,耕田灌溉都有,就是山石篇无有。

丢下这本再换一本,这下子先看书名,是吕氏春秋。宝珠虽然看书认字,却不精通。正好老侯在这里,就握着书去请教他:“舅祖父,这本书里,可写的有山石地质?”

老侯趁机问道:“你看山石地质作什么?”他打趣地笑:“难道你打算去工部做官儿?”房里诸人就都笑出来。

从陈留郡王妃开始,虽然给宝珠书,却不能知道宝珠要书的原因。过来以后,见宝珠忙得头也不抬,也就没有人打断她。

见这一会儿是个说话的机会,最先问的还不是好奇心重的安老太太,而是端宁稳重的袁夫人,可见宝珠这事儿把大家全惹得暗自寻思。

“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呢?”袁夫人笑道:“难道与你买山头儿有关?”她的话才落地,安老太太就急急地道:“我入一股。”

大家哈哈大笑,南安老侯笑得胡子抖动:“二妹,你才是个别说话,还没弄明白,你就乱掺和。”

“等明白就晚了。”老太太笑道:“凡是宝珠弄的,没有不好的。”

宝珠苦一苦脸儿:“若是能十拿九稳这山头赚钱,我带着祖母、母亲、姐姐、婶娘、舅祖父全入一股儿,可是的,还拿不定主意呢?”

这就把话解释了一通,袁夫人微微而笑,陈留郡王妃乐地道:“我信你,算我一份儿。”老太太忙着道:“你舅祖父不信你,他的那份算我的,我两份。”邵氏张氏则道:“宝珠你能想到,别人就想不到吗?”

“这也是有的。”南安老侯接上话:“我以前办过这样案子,卖的时候他自己不晓得,卖完人家挖出个银矿,卖家后悔,就和他公堂上见,我判他想得不周到,眼力不行,这有什么办法。”

张氏邵氏也就希冀起来,都含蓄的笑出难为情:“宝珠,我们也信你。”

说过以后,邵氏心中寻思,可惜带的钱不多,出京时把钱都给了掌珠。张氏也是一样,她出京以前,把钱大多分给玉珠。

但不拘多少,给入股都是开心的。

这下子没有人打搅宝珠,全自己谈论猜测着,那山头到底有宝没有宝。偏偏这个时候,外面又进来一个丫头,是老王妃房中的留香。

留香进来道:“老王妃听说舅奶奶做学问呢,她说想来是为加寿姑娘,不过姑娘还小呢,还没到白天,这学问只怕还不能懂,她现在睡会儿最是要紧。”

宝珠扑哧一笑,房里的人全忍住笑,宝珠恭恭敬敬起来回过话,说自己乱看的,不是为给加寿姑娘做学问,留香才对着满地的书犹疑的丢下几眼,满腹疑窦的回去。

留香出院门以后,这个房里又是一片笑声。

老侯弄明白原因以后,就帮着出主意:“会看山石的人也多,不过我认得的两个全不在太原,这里府上先生们就没有会看的人,请来帮着看一看省得你们主仆翻书。”

“不巧,他们全随郡王在军中。”陈留郡王妃遗憾:“不然我早唤到这里来。”袁夫人笑道:“就是他们在,也不好叫他们。一个弄得尽人皆知,如果山里啥也没有,就更不好。再一个麻烦他们,到底不是宝珠的人。”

这话也只有袁夫人说,郡王妃才不会多心。

红花见谈得这么热烈,抬头笑道:“我心里有一个人选,就是不知道他行不行,如果他行,这个人也不会离得太远,不在大同就在太原,找出来倒也简单。”

“我也有个人选,这个人能耐不比京里孔掌柜的差,”宝珠道:“我看我和红花想到一起了。”

安老太太笑道:“是谁呢?”

宝珠和红花都对袁夫人笑笑。袁夫人也笑,道:“听你们说完,我也有个人选,宝珠要是用他,不惊动任何人,不过,不知道我和你们想的一样不一样?”

“红花,取纸笔来,我们各自写给母亲过目。”宝珠说过,下榻和红花去往一旁黑漆大案几旁,那是宝珠写信的地方,上面有文房四宝。

主仆各取一张纸,写下几个字后,笑嘻嘻的带着神秘,把纸张各吹了几吹,交到袁夫人手上。

袁夫人就请老太太同看,郡王妃不用相请,自己凑过来。邵氏张氏也一起过来,只有老侯不方便和女眷们扎堆,虽然心痒难熬,也只能忍着。

两张纸上,各有三个字。

万大同!

……

好一会儿,陈留郡王妃才明白过来。万大同在山西算有声名,独来独往,又件件赚钱。有的人在生意场中几十年也没有听过,有的人却和他相交颇深,只不交心就是。

陈留郡王妃迷惑地道:“这个名字很熟悉,有谁对我说过?”又先把宝珠排除:“不是宝珠说的。”

袁夫人含笑注视一下女儿,再对宝珠道:“就是这个人,就是把他找出来,要费功夫,不知宝珠你等得了吗?”

宝珠抿抿嘴唇:“办法是有的,就是……”让红花附耳过来,对她说了几句。

房中众人的眼光全在红花身上,见红花走回书案旁,拿起笔飞快写出来一张纸,双手提着带着得意送过来。

宝珠站到袁夫人身后去看,就是老侯也忍不住走过来,大家往纸上一看,诧异的诧异,失笑的失笑。

上面写着:“兹有不轨商人万大同,在外行骗,罪大恶极……现张贴告示,令其速往陈留郡王府自首,否则严惩不怠!”

就是袁夫人也乐不可支,笑得肩头微颤:“这太促狭不过,不过有意思,倒是能把他尽快的找出来。”顺手,把这个东西给陈留郡王妃,对她道:“这法子很好,明天送到外面书房,找个先生写出来,再送到各州县上去,让他们照样的贴起来。”

“母亲,”陈留郡王妃想问些什么,又没有说下去。就是有疑问,也是母女间的事情,不合适在这里问她。

接过这张纸,郡王妃叫进外面侍候的兰香,让她先送回房中。见房中继续热闹,她也跟着说笑,看不出她有不悦。

加寿小姑娘在这中间睁睁眼,又继续呼呼大睡,惹得都夸她是个有福的小姑娘。

今天这房里真是热闹,月上中天的时候,大家才舍不得的离去。南安老侯早看到陈留郡王妃对袁夫人使个眼色,就知道她们母子另有话要说。

怕妹妹要请亲家太太一同回去,老侯抢先道:“二妹,我送你们婆媳回去。”走出院门以后,安老太太才嗔怪老侯:“我早看到,就是没看到,我也不会乱叫亲家太太,人家母女有话说,难道我不知道?”

月色满天,银光雪亮,人人都神清气爽,见月下不管是花儿也好,叶儿也好,都披着银光似玉雕成,人如走在仙境中,又都有陶醉。

半带醉意的回来,安老太太还不肯睡,坐在房中说宝珠。“又会买山头,又会出主意逼人,宝珠如今是件件都会,在家里的时候,可没见到她会这些个,”

邵氏张氏会意,老太太不管怎么样的说,都是夸自己眼力好,宝珠是她相中的养老孙女儿,不过就是这样。

她们也肯凑趣,异口同声道:“这是随老太太的随机应变,不管到哪里,宝珠都讨人喜欢。”老太太笑得满面开花,还能找出几句谦虚:“我老了,哪里还有随机应变,僵板呆梗还差不多。”

若有若无的在媳妇们面上一瞥,让邵氏张氏不曾防备,老太太的话就出来。“你们入份子的钱,我代你们出了。”

老姜色细葛布袖子里的手摆一摆,还是她一辈子当家作主的决断,并不容人反驳。

邵氏张氏自然是没有想到,她们两个人对着看一看,齐声的来拒绝:“怎么好要母亲的钱?”

“我说出来,自然算话的!但只有一样,分息的时候归你们,但宝珠分多分少,你们可不许争究。宝珠是个好孩子,玩样子山头也把大家都带上,到时候啊,我得为她出出力去。不然长天白日的不是玩就是吃,像是我跑来山西就为吃东西的。”

老太太笑得眯着眼。

原来还是为疼宝珠。

这句话在心头一闪而过,邵氏和张氏也随即压下去。她们都已中年,见过风雨也经过雷霆,心思素来就正,偶然出来一句不应该的话也就甩开。

老太太虽然是为疼宝珠,可实际受惠的还不是她们?

陪着说了会儿话,见老太太有疲倦之色,邵氏张氏告辞出来,在外面携手相对一笑,对方的心思不说也知道。

谁不喜欢温暖吗?再冰冷的人也是需要温暖的,表面看上去再排斥别人的人也是需要的。老太太如今愈发的好了,两个媳妇在陪她来的路上早有习惯,但对婆婆的再接再励都笑容可掬。

青年守寡的两位奶奶,现在的日子愈发的趁心,两个人都发自内心的笑着,不肯去睡,在月下又看一回花,才心满意足回房。

袁夫人还没有回来。

她从宝珠房中出来,故意落后老太太几步,和女儿到她的正房。不等陈留郡王妃问,袁夫人先柔婉地道:“万大同是你舅父的人。”

“哦,”郡王妃隐约猜出,这就没有太大诧异。但是抱怨道:“竟然也不相信我?”袁夫人轻笑抚着女儿面庞:“傻丫头,你舅父不是不信你,是谁也不信。”

这句听上去把家里人一棒全打死的凉薄话,却让郡王妃娇美的面庞上生出凄然。她不是小门小户里,那整天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小媳妇没见识,她是丈夫经常一走就是一年两年,独自撑起王府的管家人。

母亲这句话舅父的处境不言而喻,舅父的心境也俱在其中。有时候,郡王妃也是这样的,她也是谁也不肯相信,就是养父,有些话也不能倾诉解忧。

不但她是这样,郡王妃还知道她的丈夫也时常有这样的心情。

她微叹一声,就能理解舅父兼养父。彼此理解,是这一家人快乐的源泉。彼此理解,也可以是很多人家快乐的源泉。

接下来,母女热烈的说起宝珠的主意,说到开心的地方,郡王妃油然问母亲:“要是父亲在的话,我们一家人像今晚这样说说笑笑,该有多么的好啊。”

“他在啊。”袁夫人对女儿含笑。

清亮的月光下,银发如同月光的袁夫人颜如春花,只有发自内心的喜悦才能有这样的笑容。柔情遍布在袁夫人的面容上,似把她额头上的皱纹也洗去好些。

“在我心里,他就没有离开过。看着你长大,看着阿训出生,看着他成亲,看着加寿出生。”袁夫人像任何一个沉浸在浓情蜜意中的女人一样欣然:“他喜欢着呢。”

郡王妃眸光更加温柔起来,温柔里面还有满满的钦佩。

适才说舅父有苦不能说,而在郡王妃的心底,也有一件事情,她一直没有说。这件事是,她最佩服的,就是她的父母亲。

她佩服父亲在有生之年,把母亲包容在柔情之中,以至于在父亲去世以后,母亲看似孤单,心里却从没有孤单过。

又佩服母亲把父亲放在心中,一直一直的关爱着。哪怕他已经是一杯黄土,一座孤坟。

对着母亲此时难掩的浓情,郡王妃点着头,为父母开心的露出笑容。难免的,袁夫人回房以前,又说了会儿袁训,也有和安老太太同样的心思:“他什么时候回来呢,宝珠就可以再生。”

……

草原苍莽,日头在白天毒辣的舞动着,但袁训没有在乎。他眺望远处青翠的地平线,见到那里出现的小黑点子,嘴角微挑,不易觉察的有了笑容。

他也晒黑了,肌肤上能见到熬战的痕迹。但眸子明亮一如黛峰之巅最接日头之处,有时候让人不敢直面相视。

暗黑色头盔压紧在他发上,把他刀刻斧雕般的五官更紧致的刻画出来。厚重盔甲裹着的身躯,不是因为盔甲的直板而挺立,如石头城后耸峰巍然精神。

有往这里看过来的士兵们,就背后一笑,议论几句:“小袁将军真是生得俊。”

“跟我们那里娘娘庙画的娃子一样。”

沈渭牵着马从他们后面经过,悄声插话:“兄弟,你废话呢,小袁将军都生娃娃了,哪里还像娃娃。”

“他就是生十个八个娃娃,也还像个娃娃,生得俊,这没法子比。”那个人不服气的说完,一扭头,“哟”地一声,这才看到是和小袁将军形影不离的小沈将军。

背后谈论将军总有心虚,说话的人都让沈渭吓得面色一变,沈渭反而陪个笑脸:“兄弟们慢聊,我不打搅你们。”然后不管这些人什么心情,嘻嘻扯上他的马对袁训走去。

袁训还在对远处望着,知道沈渭过来也没有回头。沈渭给他肩膀上来一下,用当兵的话取笑他:“娘娘庙的娃子将军,你站风口儿就是招人爱的吗?”

“鬼扯!他们胡扯你也胡扯。”袁训掏掏耳朵:“顺风,我全听到。”他的马就在身后几步,袁训回身把他的马扯近些,再抬手指住远处,笑容加深:“他们到了。”

高空中有几只大鹰飞过,鹰下面的黑点子逐渐清晰,是一群散开奔跑过来的骑兵。

袁训和沈渭能看清的时候,营地里也就看清楚。巡逻兵先打马奔回来,滚鞍下马还没有喘匀气,袁训和气地道:“你来的正好,去告诉小王爷,我们的援兵到了。”

当巡逻兵的人眼睛都尖,在刚才已经把来的人数大约估计出来。这就愣住,回身再看看,那脸色就更精彩。

这来的人不会超过一千,这些援兵能中什么用?

巡逻兵这样想着,但见到袁训稳如泰山的神色,没有说什么,跑去对萧观报信。

萧观出来的时候,见大部分的人都出来观看。王千金分开他们,给小王爷让出一条路,等萧观走到最前面,和袁训沈渭肩碰肩时,一千来人的面容都能看得到。

他们打马更急,面上笑容也更灿烂。为首的十几个人脸上好似日光飞舞,都抬起一只手,大呼道:“小袁,小沈,嗨嗨!”

袁训和沈渭面有喜色,一起飞身上马,往前面去迎。

王千金掐起手指头算算,笑道:“小王爷,来得还真是快。”萧观端着下巴没什么太喜欢的神色,慢慢腾腾的道:“真是奇怪,这些人离得路程有远有近,这就一起到了?”

“他们出来的日子也有先有后,这就路上碰到。”王千金解释过后,才看到小王爷面色不佳,他忙把嘴闭上。

袁训沈渭和太子党们已经会面,连渊大笑着,扬起马鞭子,对着袁训盔甲上就是一鞭子:“让你小子连升三级!小沈你揍他没有!”

沈渭缩脑袋摇摇头,好一副害怕的表情。

让连渊啐了一口,笑骂道:“我就知道你不敢!”回头对来的人一扬下巴:“兄弟们,我们今天揍他,哪个不出手的哪个以后不生儿子!”

袁训大乐,得瑟的晃着肩头:“一群老婆也没有的混账,也同我相比!告诉你们吧,老子不但升官快,生女儿也快!儿子下回就生!快把老子女儿的见面礼送上来,我满意便罢,不满意我把你们揪回家给我女儿当球踢!”

尚栋骂骂咧咧,对葛通道:“他背着我们升三级,还敢耍嘴皮子!”葛通道:“不是说揍他,都让让,我头一个!”

十几马对着袁训就围过来,袁训放声长笑:“怕你们的,不官大!”当先打马纵出去十几丈,然后没几鞭子以后,这些人一起跑远。

对着他们原地停下的士兵,赶出来的龙怀武按捺不住火气,怒道:“这些人毫无纪律,来到不见见小王爷,这就自己去厮闹!太不像话。”

萧观刚才手抚在下巴上,现在继续抚在下巴上摩娑着,对着远处的身影一言不发。龙怀武想到小王爷最近对小弟的亲热,嗓子里干干的,转身走开。

爱听不听,小王爷都不在乎,龙怀武心想我算哪根葱,走开的最好。

这就有人引着来的人去扎帐篷,而围观的人也就散开。萧观这才慢吞吞的叫王千金:“去看看去,我给姓袁的好机会,让他们兄弟相聚,能不说点什么吗?”

眸光如针盯住一丛草,跑走的人拐了个弯,已从视线内消失。

“跟我玩花样儿,哼,忘记我们都是交手多少回!”萧观怒气冲天,王千金也就上马离开。

离开这里二十里左右,还是树林后的那条河,河边儿上有几块大石,形成屏障。沈渭坐在上面当放哨的,不时拍拍晒得滚烫的石头,吸溜一下嘴:“这上面都可以炒盘子菜。”

好在早就习惯,小沈将军还能坐得住。

下面的人正交谈得热烈,他们围坐在草地上,尚栋在学定边郡王。

挤着和定边郡王一样的笑容,尚栋还要学他的腔调:“嘿嘿,千里驹啊,”笑倒这一圈子的人。“下面还有,我家千里驹啊,你是太子殿下的人,你出战要是有个损伤,我怎么见殿下?”揪根青草往地上一摔,尚栋骂道:“就会和我玩笑面虎,弄得我都没打几仗,听到小袁升官,把我气得几夜没睡好。不割首级就没官升,殿下强着给我升了一级,险些让人给我一冷箭!”

袁训嘿嘿直乐,原来你也有冷箭中。

葛通接上话:“你这不算什么,就是不让你打仗不是吗?我那边更邪乎。靖和郡王那里有我外祖父江左郡王的人,我过去没几天,咱们就分开,我让他能烦死。”

眸光都关切的看过来。

“头一天先是他的亲信副将陪我喝酒,借着酒劲问我,你外祖父的人马应该还你才对。我也借酒醉,啐了他一脸,骂他小看我,我说我是来打仗的,不是来暗算人的。”

大家嘻嘻哈哈笑起来。

“没过两天,又过来靖和郡王的家人,也是问我这话,后来他索性自己也来问我了,反正是防着我呢。”葛通嘴撇得像个瓢。

连渊也把他跟的东安郡王也骂了,余下的人和他一样,都把自己跟的郡王骂一顿,最后问袁训:“连升三级的,你跟着你姐丈日子不错吧?”

“不错!”漫不在乎的嗓音,是坐在高处的沈渭说话。他一面往四面去看,一面往下笑道:“小袁这东西!”

袁训瞪起眼手指住他,这是什么开场白?

“要风有风,要雨有雨,跟在京里一样风光,还有两个大傻蛋从早到晚的粘住他,”说到这里,沈渭抬手大喝:“蒋德关安,我都看见了,再躲也没意思!”

大家一起站起来,见两个汉子在马上过来。连渊先喝一声彩:“那红脸的,倒有关公的威风。”袁训挑挑眉头:“那他太喜欢了,他最爱听这句话。”

连渊听过,就对着关安大喝一声:“那个姓关的,你家祖上也姓关吗?”

“噗!”太子党们全喷出笑声,葛通笑骂道:“小连你糊涂了吗!他祖上不姓关,他从哪儿跟的姓关!”

连渊搔搔脑袋上头盔:“这倒也是。”

这话听上去漏洞百出,但关安没有听出来。他眉开眼笑,催着马过来,就把连渊引以为知己:“哎,那小子,你姓个啥?”

“要不要我把祖宗八代报给你,”连渊嘀咕:“收着收着,随便夸夸你的。”

沈渭冷笑:“你夸他们作什么!”对关安和蒋德把眼瞪起:“怎么又跟过来了?眼睛里只要见不到小袁,你们就着了急!”

蒋德对着他鄙夷:“反正我们不是跟着你。”面对袁训时,才有几分正色,蒋德埋怨道:“王千金往这里来了,你们都没有见到。”眼角对沈渭一斜:“白放了哨兵,就是个睁眼瞎子。”

把沈渭骂得啼笑皆非,这姓蒋的嘴头子就没让过人。他让郡王拿在帐篷里要打军棍,当着一堆的将军面,还没忘记骂自己是个鬼。

对远处看看,天空澄静,万里无云,沈渭道:“哪里有人?就是兔子也没有一只。”他们笑闹着,袁训在旁边只是微笑。

蒋德和关安这就道:“你们说话吧,我们俩去给你们盯着。不过别说得太久,怕小王爷问起来,你们可怎么回。”说过,两个人打马分两边儿走开,远远的巡逻去了。

沈渭不服气地道:“根本不要你们,多事!王千金是吗?他敢过来我一箭吓死他!”悻悻地又回石头去。

草丛里,伏着一动不动的王千金也在骂蒋德和关安:“哪里跑出来这两个兔崽子,多管闲事的货!”

连渊关切的对袁训道:“这两个人可靠吗?”

“可靠。”袁训示意他重新坐下:“我们继续说。”

“叫我们来做什么?”大家的眼光全放在袁训面上。袁训让他们看石头城,雪白的城墙上反出白光,更似高不可攀。

太子党们全都心气儿比天高,纷纷道:“打这座城吗?”

“是的。”袁训沉吟道:“小王爷不知发的哪门子疯,权且当他做立功吧。借这个机会,正好我们见见面,顺便把这城打下来,也为太子殿下长点儿脸面。”他摸摸怀里放的四品将军印信,露出微笑:“我们不能只升官,不给殿下还点儿功劳回去。”

尚栋头一个说好:“也让定边那老死鬼见见我的能耐,这城多有名气,我们从这里绕过好几回,我怂恿着他,他就是不敢打。这回让他后悔死去,不让他有份。”

袁训笑道:“他得有份才行。”

“啊?哦,嗯。”尚栋用三个不同的语气,把他起初的怀疑,和后面的绝对信任表现出来。袁训绷一绷面容:“不但他有份,各家郡王都得有份。”他眸子微闪:“我们攻城,让他们打援!”

寂静片刻后,爆笑声又出来。葛通揉着肚子往后摔在草地上:“笑死我了,让他们打援兵,只怕恨得牙可以咬出来。”

袁训无赖的摊开双手:“那就他们来打这城,我们不管了。”沈渭在石头上听着都要好笑,这是欺负郡王的意思?

笑声收住以后,连渊拧眉头:“可这城怎么打呢?”

袁训的眸子在他们脸上一一扫过,诡异地道:“这城里有水,活水。”

“啊哟!”所有人都望向尚栋,尚栋揪住个草根子不无得意:“这个,我在行。”放眼这里除去自己谁也不行。

“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我和连渊陪你去。”

尚栋大大咧咧道:“但是不许抢我功。”

“还有一件事情,也得要你。”袁训目测一下石头城的高度:“那一年你给我们看的东西,那怪里怪气的东西,”

“腾腾腾腾……”除去袁训和尚栋以外,别的人全跳了起来。就是坐在高处的沈渭听到这话,也在石头上往下一跳,对着尚栋拍上一记:“对了,那东西刚好摆在这里用!”

尚栋歪脑袋故意装出来不得意,但话语把心中的骄傲流露出来:“我就说嘛,肯定有用。”袁训握住他的手,认真的道:“小尚,这一战我们能成名,就全仗你了!”

连渊也把手伸过来,但是带着不乐意:“我们对着郡王费尽嘴皮子才过来,你们只看看我有多少兵就知道了,东安那老鬼,就给我五十人!娘的,他怎么说把我的家人也留给他,我一个人来呢?花这么大的功夫我过来,成了给小尚捧场的。”

尚栋笑嘻嘻:“你放心,太子殿下不会亏待我们的,这一仗里有份的兄弟们又都要升官,哎,记得把薪俸送一半到我家里。”

“去你的!”

萧观在帐篷里坐着,白不是陪着他。小王爷手拧着眉头,都快要扯下来。不停的喃喃:“他们能说什么呢?”

“只能说郡王就是。太子殿下打发这么些人过来,都知道是走个过场,回京好升官的。再么,”白不是嘿嘿两声:“监视。”

“他们也监视我的爹。”萧观哼上一声。

帐外走进王千金,萧观用目光迎上去,王千金手捧着手臂呲牙咧嘴,骂道:“姓沈的贼眼盯着我一步也不能靠近,这也算了,我正笑话他爹是个老花眼,到他这里怎么就不花,又让石头绊到马,我摔下来头晕脑涨,一个字也没听到。”

萧观对他重视,忙道:“出去找军医要瓶药酒,擦上你休息去吧。”

王千金出去的时候,袁训和他擦身进来。萧观的眸子即刻亮了,很想在袁训脸上看出端倪。袁训没让他久等,满面春风地道:“小王爷,咱们攻城吧!”

“哗啦,当啷……”案几让大喜的萧观推倒。纵身一跳,他跳到袁训面前,手脚都没处安置,追问道:“有门儿了?哪天打,”然后自作主张:“明天吧!”

袁训但笑摇头,小王爷本来就不是好性子,把袁训胸甲揪在手中,眼瞪如铜铃:“你耍我呢?”

“明天不行,”袁训用眼神示意示意,你还揪着我呢。

萧观放开手,想一想,讨好地为袁训抚平胸甲,陪个笑脸:“那哪天?”

“一个月以后!”袁训掷地有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