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姑母多情意/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这一行人里,为首的是袁训,但今天最重要的人物却是尚栋。

尚栋肯带上蒋德和关安,袁训也就不再说什么。他在马上,高大的身影似月下玉柱,明月在他肩头之上,似他托举而出。

眸光微寒,轻声叮嘱道:“那就跟上,小心!”

“哎!”蒋德关安喜欢得情不自禁,各自把马缰绳带着,就要往袁训马后面去。

连渊见到,对左右两个少年使个眼色,三个人没有说什么,但把马带出来几步,不动声色的把蒋德关安堵在原地。

蒋德关安愕然一下,诧异对袁训飞过去一眼,又飞快收回探询的眼光,老实的把马退回原地,跟带来的士兵们混在一处。

他们知道连渊等人还不能相信他们,但也乖乖服从。像是能把袁训放在眼皮子下面,就是一件开心的事情,离袁训远点儿,他们可以依从。

把这一幕看在眼中,袁训并没有作任何解释。他知道兄弟们是对自己的保护,只瞥一瞥,就沉声道:“走!”

马蹄声疾风般敲打在草地上,约一个时辰左右,他们在石头城外十里远的地方停下来。这里是城后面的高山脚下,乱石嶙峋,尖刺横生。

看得出来袁训等人熟门熟路,应该是来过这里多次。打一个手势让大家下马,袁训把马缰塞到关安手里,在他肩头上轻轻拍拍,面容上有了一丝微笑:“关兄,你们留下。”

迎上这信任关切的笑容,关安眼眶子微红了红,道:“可恨我水性不好,不能跟着你去!”袁训已走开两步,闻言,回眸一笑:“在这里守着也很重要。”

“是啊,你跟着我就行了。”有袁训在的地方,怎么可以没有小沈将军。沈渭走上来,这一次没有拿关安乱开玩笑,他对着余下的士兵们凝凝眸子,就开始分派:“分成五队,第一队去东面守着,不要让人发现。第二队去西面守着,也不要让人发现……”

关安眼巴巴看着袁训和除去沈渭以外的太子党们全都往山上走,他动动嘴唇,无声地道:“小心!”

小袁将军你一个人,可比这里一堆人加起来也重要啊。

蒋德跟在袁训后面,见他们对上山的路也熟悉,忍不住才问出来:“敢情这几天你都不在,是往这里来了。”

“是啊,就这一次让你们又粘上。”袁训对于前几次来探路,把这两贴膏药甩掉小有得色。

往山上看看,山高险峻,能看到上面守兵的营火。蒋德道:“我们就这几个人上山,人少了些?”

他说这话不是害怕,是萧观小王爷早就探明这山上守兵就有五千人,而且有人攻打这山的话,石头城里的守兵随时可以出来呼应,一首一尾很容易就夹攻,就造成这山和这城都不好打。

袁训面容轻松:“我们不上山。”

蒋德轻轻哦上一声,这里到底离敌营太近,他眸子犀利的前后观察着,就见尚栋的人一闪,不见了。

心头才震惊,袁训扯他一把,把他一步带到一块石头后面,这里有个洞口。

黑黝黝的洞口,往外散发着寒气,像很久没有人居住过。尚栋连渊已经进去,袁训低头正在一钻,眼前手掌一闪,蒋德把他拦住。

“我先进去!”蒋德不容反驳,把袁训挡在身后,他先钻了进去。袁训才要好笑,正要再进去,同来的葛通又揪住他。

葛通把袁训衣甲捏得紧紧的,低声笑骂:“你老实说,这是从哪里收的混帐行子狗腿子?”袁训本来是想笑,让他骂的就更失笑,把葛通手松开,只对他轻轻一笑没有回话,也进了山洞。

在袁训后面再没有人进来,葛通等人虽然跟来,只守在这里。

洞中,连渊亮起火折子。滴水的钟乳石发出美丽绚目的光芒,在这下面是一个往下直通的山洞,寒气大多是从这里出来的。

此时是最炎热的月份,白天日头出来可以晒死狗,晚上旷野无人冷得人又要打颤。但外面的冷和这里的冷相比,一个是高山上寒冷洞中水,一个则是小孩子吃的冰罢了。

但他们没有人颤抖,都是打熬得好筋骨。经过白天的热,在这里反而觉得惬意。对着寒气吸上几口,尚栋开始脱衣裳,连渊一手持折子,一手开始解衣裳,袁训开始解衣裳,蒋德也跟着解衣裳。

四个男人脱得一件也不剩时,尚栋才对蒋德又坏坏一笑:“看你年纪大,称呼你一声哥哥。我说哥哥,等下挺不住,可记得打声招呼。你就是一奸细,也是交给国法处置,在这里弄死你,我还嫌费功夫。”

蒋德忿忿了:“小尚将军你眼神儿到现在还没好过来?我要是奸细,那全天下的人都成了奸细。”

对着往下的山洞,蒋德就要往里跳:“我头一个!”

“这里有绳!”尚栋坏笑着叫住他,把他早系好在石头上的粗绳子握在手上,不无调侃地道:“胆子足够大,但你还真不怕跳下去摔死。”

扯着那根绳,尚栋先往山洞里下去一步,地下寒气让他终于打个寒噤,重又伸出头对蒋德笑道:“不是吓你,死了我可不收尸!”往下面一缩,就此看不到他。

蒋德跟着他就下去,边下边恼火:“等下到水里,还不知道谁瞧不起谁呢?”往下走一步,又对袁训露出笑容:“你别怕,我水性儿至今没遇到对手,遇事儿有我呢。”

他也下去了。

这一会儿换成连渊对袁训吃味,和葛通问的一模一样:“多少钱能雇来这样的狗腿子?”袁训笑着轻捶他一拳,随后下去,连渊举着火折子在最后,四个人攀绳而下,直到地底水面上,松手进入水中。

地底的水,反而是温暖的,一入水中,让寒气薰得冰冷的四个人都舒服的呻吟一声,再一头扎进水里。

这其中尚栋的身姿好似浪里白条,而蒋德如他所说,丝毫不比他逊色。

……。

宝珠在房中,忽然觉得心头不舒服。以手压在心口上,只觉得心惊肉跳更严重起来。她往外面唤道:“红花,”

红花走进来,宝珠压抑住心中不安,强打出笑容:“孔管家和万掌柜的可回来没有?”红花现出诧异:“他们走得晚,今儿晚上是注定回不来了。”

宝珠勉强地道:“原来是这样。”她低下眸子,那这不安就不是他们。回身去看已挪到大床上的加寿,加寿穿着青色一套的小里衣,脖子上可以看到红肚兜绳系,小肚子圆滚滚的,都可以听到香甜的呼呼声。

看到加寿,宝珠的心由不得的舒畅,面上笑容也自然许多。伸手为加寿扯一扯盖的东西,宝珠心想,我这担心也不是为加寿出来的。

下一刻,她变了面容,那就是为表凶……心头好似让滚木重重撞中,宝珠在这一刻慌乱的不能自己,她不敢再想像下去,慌慌张张地起身,眸角已出来几点痛泪,对红花哽咽道:“取香来,我要给小爷烧平安香。”

今天心头的不宁,和平时的担心不安截然不同。

红花是跟着宝珠姑娘长大的,对宝珠姑娘的稳重了如指掌。见到宝珠是从来没有过的慌乱,红花也慌了手脚,一迭连声地道:“是是,我就去取。”

她取来平安香,又取出金质小香炉。宝珠让她安放在窗台上,红花打来热水,主仆都净过手。宝珠握住香在手上,心中才安宁许多。

雨已住,窗外是月色满天。宝珠痴痴仰望月亮,暗暗祝道:“信女安氏,只因夫君执意从军,为夫君日夜心中不宁。望过路的神祉保佑,让我夫君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千里外的营地上,今夜留在萧观营地上的陈留郡王,走出帐篷也在月亮下面发呆。空地上那怪东西还在热火朝天的打造着,陈留郡王看在眼中,心中难免有丝安慰,这东西谁都不认得。但正因为战功赫赫的郡王们都不认得,陈留郡王更有把握袁训他们必有奇计。

“你说阿训去了哪里?”身后出现辅国公。

沉吟一下,陈留郡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去找进城的路去了!”辅国公却道:“我看着这怪东西才像是进城用的,既然有这个,为什么又去找路?”

陈留郡王微叹:“不知道。”

眼角见到辅国公面有担心,陈留郡王安慰他,也在安慰自己:“放心吧,小弟不是莽撞人。”辅国公惆怅地道:“是啊,希望他遇事情不要莽撞才好。”

……。

“哗啦!”

水面钻出袁训等人。

他们大口大口喘着气,尚栋还有心思和蒋德再开玩笑:“你怕了没有?再往前去,可越走越险!”

“你怕我也不怕。”蒋德回过他的话,就往四下里看,笑道:“我们到了哪里?”他再不聪明,也就能知道这是往石头城里去的地下水源。

在他们呆的地方上,上面石壁离水面只有半尺高,只能让他们露出脑袋来。但这一点儿小小的空间,也足够他们换足气,再沿着水中往前行进。

袁训的脑袋紧贴住石壁,下巴在水面上。连渊的发髻扎得高了,就把脑袋横在水面上才能全露出来,但耳朵就有一只还在水里。

尚栋笑嘻嘻的,在他脑袋后面跟着十数个白色羊皮囊,囊中全是空气,在水下面肯定有不少浮力,但尚栋吃水的功夫很深,依然能稳稳沉在水中。

“蒋德,你猜我是作什么的?”尚栋心痒难熬。蒋德翻眼:“我水性这么好,还能看不出来你带上这东西用处。”他不屑一顾:“你想的是挺周到,不过我用不上!”

尚栋撇撇嘴:“你用不上,夸几句又怎么了?”小气鬼模样,好听的话也舍不得说上一句。尚栋精心想出来的水中换气皮囊,结果没有一个人夸他。他没好气地道:“我休息好了,你们等着,前面我探探路,再回来接你们!”

把皮囊留两个在手上,余下的给袁训握着,一头扎进水里,往前面去了。

他走了以后,蒋德才由衷地佩服道:“小尚将军水性真是好。”连渊让他逗笑:“你刚才不夸他,现在夸了也白夸。”

“嘿嘿,夸多了容易翘尾巴。”蒋德开始笑得坏坏的。这一会儿大家全赤条条在水里,无形中亲昵许多,蒋德好奇心大作:“那做的东西,砍倒上百株树做出来的,又笨又沉,要用至少得上千的人才能拉得动的东西,是小尚将军的主意?”

袁训和连渊争着问他:“你猜那是什么?”

“我要是知道,就不问了。”蒋德咧咧嘴:“全营的人一天十八猜,赌的银子都下了一堆,只等着派上用场那天好收钱呢。看在我跟着你们出来,对我说说是个什么?”

水声一响,尚栋从水里冒出来,把脸上水一抹,对蒋德瞪眼:“幸好我回来的及时,不然秘密全让你打听走。听着,少说话多办事!”

再狠狠剜上一眼,尚栋把连渊扯上:“前面那儿有点难过,我把你们一个一个塞过去。”在这里小尚将军最大,连渊跟着他离开。

水面上只有袁训和蒋德两个脑袋在时,蒋德倒不问了。他和关安死乞白赖跟着袁训,从边城分到别人帐下花钱又活动到陈留郡王处开始,就像是袁训背后的膏药,死盯着不肯离开。

为了袁训,他和关安不惜假装让人拉拢,为了袁训,他不怕挨全营的人唾骂,为了袁训,他不顾生死的跟到这里。

现在是单独面对袁训时,蒋德反而沉默下来。

袁训眼睛没有看他,但也忽然想到一件事,就道:“蒋兄,像是你我单独在一起,这还是头一回?”

到边城以前是个例外。袁训叹道:“那时候兄弟们刚认识,什么也不想,心里多快活。”不等蒋德回话,袁训道:“你和关兄,都是哪一年进的宫?”

寂静水面,像突然让寒冰凝住。只有袁训凝视水面的眼神和蒋德不住晃动的眼睫还有生气。

半晌,蒋德笑一笑:“你都知道了?”

“是啊,”袁训这才转动眼眸,对他温暖地一笑:“哪一年到的娘娘宫中?”

蒋德摇头:“我不在娘娘宫中当值!”

“哦?”袁训略有意外。

蒋德也不以小袁将军来称呼他,径直道:“袁大人,您是娘娘的眼珠子。”袁训忍住笑,差不多。

“您就没听说过宫中有隐卫?”

袁训面容微动:“失敬失敬,原来……。”他心头在此就是一凉!

隐卫?

看出袁训的心思,蒋德缓缓解释:“宫中有十二隐卫,有六个在当今我皇身边,还有四个在太子殿下身边,余下的两个,我是其中之一,跟在中宫娘娘身边。”

袁训的心就更冰一下。

在他看来,如今是太平盛世。就朝堂上来说,结党营私的官员们还是有,但皇上和太子父子互相信任,姑母又深得皇上宠爱,虽年纪渐长而不见减少,怎么会出来隐卫呢?

宫中的侍卫们袁训都见过,功夫忠诚都是了得。皇上备下隐卫,又是为着防备谁?随即,他想到自己身负钦差之职到此,要查的那件案子……袁训不寒而栗,水面无波,水底永远是不平静。

这会儿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袁训先放到一旁,又问道:“那关兄,”姑母只有两个隐卫,袁训相信姑母疼爱自己胜过她自己,但她一下子把两个隐卫全送到自己身边,皇上要问起来,她可怎么回答呢?

“关安的来历我不知道。本来我防着他,他防着我。后来出了内奸那件事上,我看出他对你的心和我一样,他也明白我,我们才心思合一。”

蒋德沉吟一下:“难不成是太子殿下?”

“不会。”袁训道:“殿下允我调动的已经很多,他如果派人给我,一定会明说。”暗中派人保护自己,只有姑母才能办得出来。

虽然还不明白关安的身份,但蒋德的身份已经明白,袁训在窄小的空间里,把大拇指对他伸上一伸。

时间也过去很久,怕尚栋随时回来,两个人这就不再交谈,只默默等着。

尚栋再回来,喜笑颜开:“小袁,我们找到往上的一道水井,下面三分之一岩石不平,能踩上去。但再往上面去,那工匠手艺不错,是只飞鸟也站不住。你在这里得先答应我,回去给你找一把好刀剑,要削铁如泥的那种,能在石头上开条路……。”

“有!”袁训满口反应。

尚栋倒愣住:“这么爽快,你难道带着?”

见袁训抬起手臂,贴着手臂往下的地方,绑着一个小小皮囊。皮囊不知用什么做的,和肌肤颜色差不多。

从里面一寸一寸抽出的,是把镶满宝石的短剑。

“天呐!你身上还有这个?”尚栋目瞪口呆,对于小袁将军藏东西的本身佩服之极。他爱惜的接在手中,不用袁训交待也道:“我会小心的。”

袁训解下手臂皮囊给他,尚栋又眯了眼,慢吞吞地道:“我说,这东西眼熟,像皇上御书房里的那把?”

“你趁手就行,管那么宽!”

尚栋长叹一声:“你的圣眷真是不坏啊。”袁训给他一个白眼,这不是圣眷,这是瑞庆小殿下给我的,托宝珠远路带来。

……

月明星稀,眼见得天色已过三更。辅国公还在帐篷外面站着,看似在关注那怪东西,其实心思不住地往营地外面去。

“父亲,小弟没事的,你不用担心。”龙怀城走到他身边,为他披上一件衣裳。辅国公拽拽衣角:“没事就好。”当儿子的体贴他,辅国公也不愿意让他陪着一直不睡。和龙怀城往帐篷那里过去,帐篷不是他们的大帐,是萧观安排的空闲帐篷,辅国公没有和儿子同睡一处,而是和女婿陈留郡王在一个帐篷里。

在帐篷外面,就见到里面还点着蜡烛。辅国公就知道陈留郡王还没有睡,让龙怀城回去睡,辅国公走进去,见陈留郡王伏在书案上,挥笔画着什么。

他嘴里还有自语:“这样攻城吗?不对不对,那是这样,也不对。”原来他在这里没有沙盘看,就自己画出石头城地形,一个人在这里考虑。

抬头见到辅国公出来,陈留郡王放下笔,面上虽有笑容,却还是双眸谨慎:“岳父回来了,我也全弄清楚了。”

“怎么一回事?”辅国公依然没有就睡的意思,坐下来带着准备长谈。

这一对人全在为袁训考虑,这就毫无睡意。

陈留郡王道:“打石头城,是小王爷一时兴起。”辅国公微微一笑:“年青热血。”谁不是打热血的时候过来的?

“但来到这里,定下攻城的主张,却是小弟!”

辅国公这就不笑了,沉默一下,道:“可立下军令状没有?”

“这倒没有。”陈留郡王负起手,若有所思地道“可听小王爷的意思,小弟对石头城是势在必得。”

这是刚才半个时辰以前,几家郡王们不愿意蒙在鼓里,一起去见萧观。小王爷虽然身份尊贵,可到底年青还轻,经不住这四个犀利的郡王一通敲打,也就说出来七七八八。

真是让尚栋说对萧观,萧观幸好是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整个的计策,也能让郡王们逼出来。可他不知道,这就说不出来什么。

东安、靖和、定边郡王是不相信萧观不知道,陈留郡王却是相信萧观不知道内情。陈留郡王太相信自己的小舅子不是个好说话的,这就对辅国公道:“要我信小弟拿那沉得搬不动的东西去攻城,我是不会相信。事实上他做的是什么,都没有人能看出来。”

“名将也没招了?”辅国公笑话他。陈留郡王走出来两步,和辅国公悄声道:“我们没招倒是小事,但是小弟他们有招,我冷眼看着定边郡王不是好脸色。”

“另外两个也不是好东西!全是眼红嫉妒的人!”辅国公抚须道:“换成以前,我才不管。但现在太子殿下是亲戚,阿训又是这些人中为首的,不得不为他们作个打算。他们打下这石头城,回去日子可就不好过。”

他说的是在郡王帐下供职的太子党们。

陈留郡王正要回话,猛然见到帐篷外面有人影子一闪。他厉声喝道:“谁在外面!”一会儿功夫,有人呵呵笑着走进来,东安、靖和和定边三郡王走进来,满面笑容道:“你们也没有睡啊,我们也是睡不着,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子们,真是一天也不让人省心啊。”

陈留郡王对辅国公使个眼色,看看,就因为小弟是个为首的,他们又盯上我们了?

五个人都全无睡意,不管真心假心地在这里聊着。这一夜就这样过去,直到天亮,才听到有人回话:“小袁将军回来了。”

五个人一起走出帐篷,见回来的士兵精神还好,就是太子党们一个一个哈欠连天,知道的说他们做准备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晚上偷女人去了。

“小袁,”尚栋最累,他在水底蹿来蹿去,别人只蹿一趟,他来回的接他们,至少两到三趟。睡眼惺忪喊一声,宝光自尚栋手中出现。

那是一把镶满宝石的短剑,霞光灿烂,云色氤蔚。定边郡王大惊失色,这东西他见过!这是二十年前他往京中朝见,在御书房里见过这把剑,这是异邦进贡而来,只此一把,所以记得清楚。

这剑怎么会出现在他的手里?定边郡王又嫉又恨,恨不能上前去抓过来看个清楚。就见尚栋把剑对袁训一摆,口齿不清地道:“还你。”

袁训也累了,虽然没到眼睛睁不开的地步,但不想对着郡王们解释,也装随时会睡着的神态。随意地扫一眼短剑,摆手道:“你先留着。”

尚栋嗯上一声,装作困得谁也不认得,从定边郡王身边擦身而过,进到他的帐篷里。太子党们都学他模样,装困躲到帐篷里去睡觉。

外面,定边郡王对着陈留郡王干笑:“令亲戚真是圣眷高啊,圣眷高。”陈留郡王也心中一团疑窦,因为他在去年进京的时候,也亲眼在御书房里见过这剑。

这剑太扎眼,更扎武将的眼,陈留郡王也一见就不能忘怀。和定边郡王胡扯几句,陈留郡王就去找袁训,见他一脑袋扎床上,睡得昏天黑地不知道。陈留郡王好笑地拍拍他:“起来哎,告诉我你那剑哪儿买的?”

“什么剑?”袁训迷迷糊糊。

“尚栋要还你的剑!”陈留郡王不客气地提醒他。

袁训半梦半醒:“瑞庆让宝珠带给我的,”

“瑞庆?公主殿下?”

“嗯。”袁训翻个身子:“别吵我睡觉。”

陈留郡王气结,没好气地出来,越想越难过。这不全是亲戚,一样都是小表妹,这东西怎么就不照顾照顾表姐丈呢?

当天小袁将军的圣眷高,又传遍整个营地。就是为了一把惹眼的剑。话说要是不惹眼,瑞庆小殿下也不会费心思弄来。

瑞庆小殿下如果知道,一定会眉眼花花:“呵呵,”

……

宝珠往房外面看,已经是早饭过去一个时辰,但孔青和万大同还没有回来。她知道自己心太急,按路程来算,昨天下午他们出去的,呃,还要算上他们打架的时间。宝珠想这两个人都说要打,肯定是要打的。

再加上回来的时间,推敲那山头的时间,总得晚上才能回来。

越是这样的想,宝珠就越担心。好在加寿醒过来,又分去她一部分精力,又混过去半个时辰。小姑娘加寿明显的有了呵呵笑容,都说她笑得算早的,在宝珠看来奉承的成分不少。但当母亲的听着很是受用,她给女儿理一理衣裳,把她脖子上带的黄金锁放到一边。

说起来这锁,正是老太太在宝珠出嫁时,出于弥补的心情送的七个金锁,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精致,代表她在孙女儿幼年时只提醒衣食住行,并没有多加关注的内疚心情。

加寿在满月那天戴上最小的那个,就这还嫌大,好在小孩子坐不起来,也就当个吉祥物带着。黄金灿灿的,很吸引加寿目光。也好在份量不轻,才没有让加寿送到嘴里去啃。她醒的时候瞅着搬不动,就去啃她的手指头。

有个孩子在身边,宝珠对丈夫的思念不减反而增加。但增加的也是盼着他回来,昨夜的担心和时常出来的不必要担心是少了很多。

这让本来就地位重要的加寿,在当母亲的心里更重似好些座泰山。宝珠每每想到这里,就去勾勾女儿手指头,让她大力握住,笑得颜如春花问她:“你说是不是?加寿是个小泰山。”

“唔……”加寿含糊不清的也会回一声儿。

红花走进来,笑容满面:“回奶奶,孔管家和万掌柜的回来了。”宝珠大喜:“带进来,”又想到什么怔住,揣着疑惑问道:“不然,先给他们找两个医生看看?”

宝珠心想指不定出来两个鼻青脸肿的人,闹不好还见血……她不敢想下去,把加寿拍抚几下,告诉侍候在旁的奶妈:“我去去就来。”

从床上起身,对红花道:“我和你去看看,让他们不要再跑路。”红花是在发愣,让宝珠刚才的话没弄明白。她呆呆地问:“谁要看病找医生?”

眼神儿迅速在加寿和宝珠面上一扫而过,红花这才明白,忙道:“不用不用,他们两个人好着呢。好到……”心想好到什么地步呢?就拿房中一眼见到的东西相比:“就像那个笨笨的博古架,是硬木料,不容易砸坏。”

“有拿人和木料比的吗?”宝珠心想这都什么比喻,但意思完全明白。还是不太放心,执意不要孔青和万大同迈步,带着红花往二门外面走去。

石径上拐个弯儿,就见到二门上站着两个人。看着都站得笔直,而且满面笑容。宝珠心头一块大石这才放下来,似对自己解释,又似说给红花听:“孔管家是祖母给我的人,如果受伤可就对不住祖母。万掌柜的又是舅父的人,如果受伤,以后怎么还给舅父?”

练武的人大多耳朵好,万大同和孔青在大门外面听到,都惭愧地低下头。但随即互视一眼,万大同小声地道:“我是看着你是奶奶祖母的人,才让着你。”

“舅老爷国公的人,我才没有往死里收拾你。”

说过,孔青按一按胸口,那时到现在还在疼痛,这手比骨头还硬的万大同!而万大同把心口烦恶忍下去,暗想姓孔的再同我啰嗦,我一口血喷你脸上去。

宝珠这时候已走出来,面有笑容道:“好好,看得怎么样?”她只字不提他们昨天说要打架,这两个人看上去衣服整齐,压根儿就没有打才是。

衣服整齐?

宝珠溜圆眼睛,这才注意孔青和万大同全是一身新衣裳。宝珠无奈轻叹:“好好的打什么?”不说还好,说过孔青身子一晃,往前倒在地上。万大同才笑一声:“你还是倒在我前面,”腿一软,半跪到地上。

看二门的人尖叫两声,才想到去扶他们。

“别!”万大同一只手支着地,另一只手摆几下:“别碰我,我还有话要对奶奶说完。”宝珠见他面色发白,急得拧几下帕子,放缓嗓音:“你先看伤好不好?”

万大同道:“不好!钟点儿全是钱,奶奶听我说,”他嗓子里有气无力都上来,可还是坚持要把他的话说完,敬意,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宝珠心头。

她感动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人,这人不但是个生意痴,还是个一旦认定,就固执到底的。有这样的人在,作什么会不成?

几个男女家人闻讯过来,宝珠止住他们:“你们先照顾孔管家,我和万掌柜的有话说。”万大同还不满意:“让他们全走远些。”

红花这一会儿也挺敬佩他,也走得远远的。

“那两个山头,就是没有宝贝,买下来也划算。”万大同说话都带上喘息,可见伤一旦发作,就是不轻。

宝珠为要他赶快去治伤,说得飞快:“可以后年年只收那层草药,那不值什么。”

“奶奶想想,下面全是大石头。虽然不是太湖石,也不是摆桌子上的观赏石。但河工上修河道,要石头子儿,把大的砸成小的就行,就是……砸了一个山头就是。”万大同说到这里,再也坚持不住,索性往地上一趴,说得就更慢:“万一……有什么……不是更好,”

宝珠大喜过望,只可惜现在不能过多的夸奖万大同。她答应下来,就要叫人来扶万大同。“奶奶,”万大同叫住她,咳出一口血,低低地道:“要有国公一份儿……”

“好好好,”宝珠心头感动得不能自持,在这里,她发现自己平时想错不少。亲眼看着万大同让扶去治疗,宝珠精神抖擞地没有回房,而是去往府中的小佛堂。她重新跪下来,双手合十,虔诚地念道:“信女安氏,拜请各位神佛。只为我夫袁训执意前往军中,我才来到这里,相夫教女,不敢怠慢。从京中出来,心头总有怨言。担心忧愁,全由怨言而起。现在才知道,一个人愿意办的事情,自有他的道理。望神佛保佑我夫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

不管各家郡王有多少疑惑,攻城的这一天终于到来。大早上萧观就去见袁训套近乎:“马上就要去石头城,昨天走的人他们不回来了?”

小王爷不问也知道这些人必然有另一条路走,可他到今天还不知道,总是心中别扭。

此时他们列队准备出发,袁训在整自己的马鞍。见小王爷问,袁训勾勾嘴角,对远处的石头城眺望一眼,心想小尚他们估计已经进到城里。

今天袁训没有跟去,他是负责指挥的人,没办法出现在任何一个位置上。翻身上马,袁训才回萧观的话,他一脸高深莫测:“该见到他们的时候,你会见到的。”

萧观碰了个钉子,忍气又指住那个怪东西:“这东西做出来,又折散成十几块,一块要两个大车才运得起来,怎么用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到地方你就知道。”袁训说过,丢下他就命全营的人:“我们走。”目光若有若无的在关安身上一扫,他又是什么身份呢?

这目光似看清风静水,关安并没有发觉。

对着石头城行去,袁训忽然生出百倍的勇气。他没有想到今天这一战他会成名,他想的是今天这一战,可以报效太子殿下。

全营走出去十几步,萧观才发现不对。他在后面挥舞拳头:“我才是主将!”龙怀武听到他的话,也没有回头,只寄于一点儿同情之心。

打下石头城,现在也是全营人所想。龙怀武也不例外,而他对自己道,从一开始,小王爷就不过是个摆设,真正起作用的人,是前面那个自己恨又恨不来的人。

小王爷是自己把自己放到摆设的位置上,和很多的主将一样,是个摆设,但他摆设得有功,这功劳还是他的。

但前面那个人筹划有功,他的功劳不会小过小王爷。

龙怀武咬一咬牙,我不信小弟就一直风光下去,这个风头我也出定了!

估计别的将军们全和他是一个想法,他们全让袁训的胸有成竹感染,这就没有人去管萧观在后面跳脚,也不管他从后面又追上前去。

石头城上面的守军早就看到他们,也早就放出许多飞鹰寻求援兵。但援兵一直没有到,也就知道不妙。

守城的城主往下观看,带着不屑:“想攻我这座城,看你们怎么能从光溜溜的城墙爬上来!”

袁训仰面往上面看,与他眼神碰到眼神。

离得相当之远,两个人心中也各有震撼,都似出鞘的刀碰上出鞘的剑之感。

能和这个人交交手肯定长见识。袁训这样想着,挥挥手,中气十足的吩咐:“把那东西运到前面去!”

几十辆大车驶出。

城头上的人见到他们出来不是弓箭手,不是云梯,而是横满木头的大车,都放声耻笑。

“这是打算放火烧城吗?”

“这些木头烧石头太少太少。”

勉强能听懂他们的话,袁训却没有让人还击。他知道最有力的还击,就是拿出让他们不敢小瞧的东西。

这东西是尚栋的主意,但袁训听他说过很多回,早就如同自己想出来的一样熟悉。

这里面带着尚栋的心血,也是太子党们今天一战的威风。

大声道:“装起来!”

“是!”

每辆车旁有五十个大汉,听到令下,他们从每个车上把木头搬下来,搬的很吃力,日头光打在他们黝黑的手臂上,汗珠滚滚而落。

但他们全神贯注,没有人去考虑热与不热,或者成与不成。他们每个人在制作的过程中,对这东西已经清楚。这些以前在家当过木匠的人,都有信心相信手中的东西可以万无一失的攻城。

楔子,斧头,大长的粗钉,一样一样的装起来。

很快,就有了形状。

这似一个睡倒的三角板,但三角板是薄的,用直角抵住墙壁能行,但松开手就不行。如果是几十个三角板贴起来,厚度增加就能松开手而放着不倒。

这东西就是这样的。

尚栋当初想出来的,就是这样一个东西。但太笨又能制造,造出来一回,以后再用光运就是麻烦事。

但用在这里,对着高而难攀的石头城,虽然是没有办法,却是稳当的很。

眼看几十辆大车一起往城墙进发,他们小心的保持平衡,以让上面的东西在攻城前没有运输上的损伤。

“放箭放箭!”城主大人变了脸色,他也看出来这东西如果运到城上,并且竖起来的话,高度完全可以达到城墙。

袁训在他的慌张,笑得阳光灿烂。萧观在他后背上重重一掌,大笑道:“好东西,就是忒蠢笨!现在你怎么把它竖起来,你只要竖起来,我就能爬城头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