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石头城一战成名/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小王爷的大笑声中,几十辆马车稳稳的向着石头城进发。袁训目光紧骤,算着马车离石头城的距离。

他不但是盯着的,而且他带着全军也在马车后面往前行进。在他的身后,不但有萧观——小王爷现在自愿在姓袁的后面,不是他怕死,小王爷从来不怕洒热血,他是怕他站在前面,会影响袁训发号司令的心情。

在此时,萧观回顾一下自己心情。他说打石头城,其实是句狂话。别人都说办不到的事,萧观一定要去办,这不是狂话是什么?

所以他灵机一动,把袁训等人给变相绑架上,跟现在总提的道德绑架差不多。绑上以后,袁训等人果然就有主意出来,萧观一阵狂喜,从头论起来,这是他的功劳对不对?

自然是算他的,谁也抹杀不了。

石头城只有背后一座高山,余下的方圆一百里以内,皆是大草原。离此数里路外,方向在东西南北的地方上,东安郡王占据在东,靖和郡王占据在西,定边郡王占据在北,陈留郡王占据在南。

这几个方位本来就是他们打援兵的地方,但郡王们太好奇,或者说太担心。有担心萧观和太子党们把石头城打下来的,就有点儿不地道。但担心的人不是一个两个。

如西北方向,出现的还有项城郡王。东南方向,出现的还有渭北郡王。他们都想来看个究竟,同时也心中隐隐不爽。

除去陈留郡王以外,别家的郡王们不约而同的选择把太子党们“置之高阁”,看得出他们全是好苗子,也不急着给他们立功。

这中间有一多半儿是想变相冷落一下少年们,等待他们主动吐口对郡王表示恩情。还有的呢,就完全是嫉妒英才,压根儿就不愿意他们立功。

这样的郡王自己帐下的将军都嫉妒,冷落一下少年们并不稀奇。

所以他们明知道援兵到来,却把援兵交给手下去打,他们不约而同在今天来到不远处,齐齐地观看小王爷攻城,将是一败涂地呢?还是一举成名。

萧观为什么要去找和他打架再打架的太子党,而不去找郡王们合计,就是郡王们也不买小王爷帐。

小王爷和太子党没有区别,同样是初出茅庐,同样是来到就想露脸,郡王们决不会轻易答应。他们对梁山王尚且两张面孔,何况是萧观。

不管是小王爷出名,还是太子党们出名,除陈留郡王等有限的几个郡王以外,别家全是怀恨的。

他们认真注目着那怪里怪气的东西,心思全放在几十辆马车上面。

陈留郡王还多看几眼袁训,见到袁训身后的一排人,陈留郡王微微一乐。那一排人全都身背弓箭,面目肃然。

在袁训肩膀正后面的,是一位飘着长须的中年将军。这不是别人,正是早转为文职的辅国公。辅国公的左右两肩外,是他在军中的五个儿子。

除老大怀文,老四老五不在以外,余下五人全在这里。

陈留郡王轻笑自语:“岳父久不穿盔甲矣,不怕你儿子们又怪你偏心,为了小弟,你又穿上。”他身后响起一个粗嗓子:“这就好,我好久没看过辅公射箭,这一回可以解馋。”

陈留郡王回过身,见家将夏直出现在背后不说,在他背后还有一个整整齐齐的方队,足有一万人。

“你来作什么?”陈留郡王生气地道:“我交待你打援兵!”

“打援兵啊,将军们说他们能打。南边儿来的不过五万人左右,将军们就不够分,正在吵架战利品谁占的多。我看不要我,我带着人来帮舅爷攻城多好。”

陈留郡王没忍住,就有了一笑:“舅爷是不怕你帮的,就是小王爷要说你是来抢东西的。”对石头城里努努嘴儿:“这城多坚固,是这方圆最大的给养点,里面养的有马,还有掠夺来的东西,全在这里面。”

又和夏直开个玩笑:“听说雪白女人也多。”

夏直把额头上汗水抹去,笑道:“女人我不要,女人给小王爷吧,让他开黄花。一看他就是黄花男人,可怜见儿的,京里长大居然还没见过女人?我只帮舅爷,不要东西,”

陈留郡王瞪起眼:“那你是来耗费我的人和马,快滚回去吧。”

“顺便碰到我手底下的俘虏和马匹,这个我要。那城我不进就是。”

陈留郡王松口气模样,也抹汗水:“别让我亏本钱,你就对得起我。”

他们说话的功夫,马车更逼近石头城。城主达兰台急得汗往外直冒,在城头上大吼:“放鹰,放烽火,还没有援兵来吗?”

又把弓箭手全敲到城头上,拔出刀来跺脚大喝:“放箭!不许他们再靠近一步!”

但赶车的人,和拉车的马,全是铁甲在身上,轻易还射不倒他们。

嗖嗖箭声一起,袁训这边也有动作。袁训把右手一展,挥得与肩膀同高,大声喝道:“弓箭手!散开!盾牌手,让前!”

见盾牌手小跑着往前面去,把盾牌高高的竖起,萧观皱眉道:“这里还不是射程,除非是强弩……”

小王爷嘎然止住语声。

他借的陈留郡王的八千人,几乎都可以当弓箭手。但往前面去的弓箭手,骑兵加上步兵,不到两百人。

这就是辅国公府的府兵?

小王爷心头闪过这句话,因为他看到出列的弓箭手中,辅国公父子都在里面。随后,他们手持地弓箭映入萧观眼帘。

这弓箭是铁的!

这是萧观头一个心思。再看他们的箭,全是特制的,比军中普通弓箭要长,就是那箭头上铁也重几倍不说,有些还打出来倒刺。

萧观即刻兴趣起来,往石头城上看看,见到城主达兰台的身影,萧观心想如果登城云梯放好,那东西勉强叫个登城云梯吧,距离合适的话,这带倒钩的特制箭,箭后再加根绳子,能一箭把那城主能揪到城下面摔死。

倒钩箭扎进去就不容易出来。

各家观战的郡王们兴奋起来,纷纷对身边人道:“开始了!”大战即来的气息,已经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东安郡王冷冷对他的副将道:“奇怪,指挥的竟然不是小王爷。”副将嘲笑地道:“小王爷他并不懂!”

“放箭!”袁训抬手一指城头,再高喝道:“骑兵出列!”

数百匹身着铁马的骑兵分纵向马车的两边,大家这才看到那怪怪的东西,也就和现在横放三角板一样的东西,尖角的两边都系着无数粗绳。

一半的骑兵握住一端绳子,纵马往马车的横向奔驰。

定边郡王才皱眉:“这是什么意思?不攻城反而打横着走?”他的副将大叫出声:“那东西,竖起来了!”

数百匹马奔驰之力,把增加厚度的超大三角板拽得动了动,然后缓缓的起了来。

城头上,城主达兰台不用说吓得魂飞魄散,不相信还真有人弄出来这蠢笨东西来攻城。而看加上马车的高度,隐约高过石头城。

辅国公这就明白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但是回头对袁训道:“做得太高了,高就增加重量。差两个人的高度,用绳索也就能上得去。”

“舅父说得是,可这是头一回做,估计也没打算用二回,太麻烦了,所以怕不成功,往高里做的。”袁训陪笑。

他背上也背着弓箭,但是他要指挥,所以就没取下来。

萧观如痴如醉,比他在京里打架赢了还要舒坦。他的两只眼睛用不过来,已经不知道看谁的好。

远处看马车,马车上的东西,已经由一边马匹急驰而竖了起来,怕竖得歪到地上去,早又有十辆空马车接住竖起来的那一部分支角,而另一边粗绳也带紧,这就两边固定住,然后三下里一起发力,马车和两边系绳的骑手,方向全对着城墙,用力打马奔去。

难得的,是他们配合得很默契。

中间指挥马车的,是太子党。两边骑手为首的,也是太子党。萧观一愣神就想到,这是他们以前商议过的,而且不只一次,还会这么的默契,能带动士兵们一起默契。

好吧,小王爷不计较这些,他再看近处的。

嗖嗖箭声,压得城头上弓箭手不太敢露头,小王爷没功夫去看,他看的是辅国公父子们举弓箭的英姿。

父子六人,每一回举弓箭,扣的全是三或五枝子箭。每一回发出去,弓弦声震得小王爷耳朵嗡嗡作响,可见力气有多大。

“国公真是好样的!”萧观情不自禁了,在马上把鞍桥上挂的双锤握在手上,对着袁训兴致勃勃:“什么时候轮到我上去?”

袁训微笑,目不转睛盯着城墙:“别急!”

在他们的后面,悄悄的出现五、六个人。梁山王带着他的随从赶到这里,恰好见到小王爷和袁训的站位,听到他们的对话。

随从低低的不满:“王爷,袁将军也太目无尊卑。”梁山王呵呵笑着不放在心上:“这城打下来,不管是谁的主张好,谁的主意妙,全是我儿的功劳啊!”他的儿子不抡锤上去,梁山王想他怎么能忍得住。

此时不能分心,梁山王没有打搅前面的人,只在后面住马,含笑看着。

马车,两边稳住绳子的骑手们,毫不收力的对着石头城奔去。

情况紧急,哪怕下面有辅国公父子们箭压着,乱箭从城头上雨一般下来,有的人是铁甲也中箭在手上,但忍住痛,也不拔箭,依就是纵车而行。

城墙一分一分的近了,马鞭子挥得更急。

离城墙还有一里路的时候,刀光雪亮出鞘,赶车人没几刀就把缚马的绳子砍断,用口哨指挥着马跑开。

他们也随即跳下马车。车去势不停,两边扯住绳索的骑手们不停,饶是城头上箭雨再下也是不济事。

“轰隆隆!”

这一声地动山摇,那加厚三角板和下面的马车重重撞在城墙上。

这一声带着血光飞溅。骑手们有些失势不住,也撞在城墙上。马匹,有些直撞上去不死即伤。

袁训顾不得看伤亡,但见地面震动中,加厚三角板底下虽然不平,也稳稳的搭在城墙上。高度不高不低,只比城头矮上半人左右。

底面的两边为了稳当不会乱歪,左右各加固支架。直角的那一面对着城墙,斜面从上往下的下来。

上面随即就有人放火箭下来,但一露面,就让辅国公父子射死。

而袁训咆哮着催促:“攻城,快跟上去!”

萧观也跺脚大骂:“磨蹭的军法从事!快!”

郡王们倒吸一口凉气,心里都闪过一个心思,他们还真的弄成了!

项城郡王冷笑:“就是一个架子,但我看他们怎么爬?”

那斜面上就一左一右两个从上到下的木柱,是接起来的,单独一株树长不了这么高,可这不得爬不是?

话才说完,项城郡王大叫出来:“还有这个法子!”

见跑在最前面的士兵,四个人抬着一块厚木板,到了斜面下面,往上一卡,这就卡在斜面上,成就第一道阶梯。

这阶梯木板有二人半多长,厚度也有,可以同时登上十几个人,而又不会摔下来。

一道阶梯上同时上十几个人,一直上到城头上,所有的阶梯上人数就相当可观。

项城郡王又是嫉妒又是恼恨,他们卡的这么容易,显然上面原本就做好的有木槽,这是事先留好的。

阶梯木板啪啪啪地往上面堆,就是有士兵受伤,也不会像爬云梯一样掉下来摔死,倒也倒在阶梯上。

城头上不用问是拼命的气氛出来,而此时一声爆炸惊天动地而起,城中冒出浓烟,腾出一块漂亮的蘑菇云。

大白天的,碧空如洗,这蘑菇云好看的似最巧手姑娘绣出来的花。

城主达兰台一个失神,已经不知道是护城头的好呢,还是护城外面的好。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城内有好几处起火,有人在厮杀。

他们是从哪里进来的?这是达兰台此刻唯一的想法。

袁训欢呼,吼声更响:“进城,快进去和他们会合,他们人太少了!”他嘴角叫得冒出白沫,随着呼声,自己也打马往前,准备加入攻城的行列。

萧观也不比他慢,小王爷见阶梯上的人已经潮水一般,他又仗着自己有一把子蛮力,打马大喝:“跟我去城门!”

到了城门前面,见是一道粗重石门,小王爷此时想也不想,脑子里只有两个字:“进城!”拿起铜锤,对着石门就是一下子。

这下子传声可以出去十里。

梁山王的副将急了,这也是王爷的家将,小王爷要出了事,王妃要找他的事。副将道:“王爷下令,已经有人攻城,请小王爷回来吧。”

那城门不带城门洞的,人在城门下面,就完全暴露给上面的人。

梁山王却自豪的笑了,让副将看城头上面:“你看上面乱了,而且刚才里面火起,必然是有人早就潜入城中,而且正在发难。无妨,是我的儿子,就得这样。”

背地时,他在盔甲上擦擦手心中的汗水,一把子全冷汗。

“通通通!”

是小王爷砸门声音。

乱七八糟的动静,是攻城的声音。

头一个上城头的,还不是城外的人。连渊第一个在城头上露出面容,他敏捷身姿似一道阳光出现在城头上,东安郡王倒抽凉气:“他他,他什么时候跑到城里面去的?”

第二个出来的是尚栋,脸上有道伤,鲜血淋漓,也笑出一嘴小白牙,这一仗他功不可没。定边郡王见到,脸都绿了。

葛通带着几十个人也出现,他们中有的人受伤颇重,他们不但急着到城头上支援攻城的人,也急着来寻求援兵。

从水里去的人数不多,城门里面守的人他们不敢去。对尚栋有信心,城头上与援兵会合更加容易,就全上到城头上。

梁山王乐了:“不赖不赖,这群小家伙们真不错!”

而在这个时候,号角声自遥远处传来,一声急似一声。梁山王来了精神,眸子怒张,对他的副将道:“去告诉郡王们,该他们动动手脚了!”

副将听听号角声,动容道:“这来的不会人数少啊。”

梁山王慢条斯理:“是啊,这里的城主达兰台,可是瓦刺第一猛将的爹!”

……

地面震动中,是小王爷还在砸门。他横劲儿上来,不管不顾的只是砸。王千金和白不是带着人为他挡住上面射下来的箭。

号角声,低沉豪壮,带着急促感也越来越近。

“回郡王,瓦刺倾兵而至。”观战的郡王们都得到这个消息,他们在不同的位置上,同时往石头城看去。

见城头上瓦刺大旗早就拔出,后续士兵们最后一批也登到云梯中间。城门不是小王爷砸开的,也让他砸出一个大洞,石屑飞溅中,他住了手,应该有人在里面喊话,随后,带着古老沧桑感的石头门缓缓打开,陈留郡王认得是自己的人把小王爷迎接进去。

城头上,一员老将须发飞扬,看面容极是开心。他面容威严,戴一顶朝天虎头盔甲,两边有尖刺。

肩膀上翘起的甲胄,把他厚挺的身姿衬得如在风中烈烈升起,让人多看一眼,就生出一眼敬畏。

“辅国公?”郡王们都把他认出来,随后项城郡王脸色最难看。辅国公家传的神箭手名声,可惜却归了陈留郡王。

项城郡王骂了一句:“老东西!难怪今年腰杆子硬了,原来是攀上太子!”他和他的副将都不明就里,他的副将也跟着骂几句:“他先把他的外甥献给太子殿下的,京里那些谣言还能听吗?那袁将军,就是个龙阳!”

谣言这东西,是止不住的。不过袁训要是再听到,是不介意宰人的。

“我们走吧,没热闹看了!”郡王们招呼自己的副将,但都又感叹:“前后不到两个时辰!”这城就攻下来了。

看着他们这样的好攻,不由得人人气得肚子痛。这进城的人大多是陈留郡王的人,他也气得肚子不舒服。揉着肚子想,这么好的办法,怎么不把我带上呢?

一群没良心的坏蛋!

小弟就是那最没良心的一个。

号角转为悲壮,他们也没有人去细听,只知道声声震耳就是。转过马头,才各自一惊。见目力所及的地方,有一支队伍横冲直撞面而来。再听号角,还是在远方。但这队人,却能眨眼间就到面前。

好在他们的人也离得不远,这就各出一个万人队来救自己家的郡王。陈留郡王这里是不用,本就有夏直一个万人队,夏直就乐道:“看看我当一回诸葛亮不是。”

万人队各自只想保郡王,而来的那队人也不恋战,而是急着到石头城下。为首的一个人生得面容狰狞,不是汉人模样,嘴大鼻子大眉头粗黑,皮肤乍一看,又颜色太黑,好似粗糙泥地面,才拔了草根子,还没有收拾平整的那种。

梁山王的中军也赶上来,梁山王在簇拥中颔首道:“苏赫到了!”达兰台的大儿子,号称瓦刺第一猛将。

城门,缓缓紧闭。

攻城的东西还搭在城墙上,但下面有各家郡王带兵俱在。城头上站得高,又见到王爷中军也到了。城头上只对着云梯派出五百弓箭手,箭上弦全对着云梯,一副上来一个射死一个的模样。

别的人,全在城头上露出脸来,对着冲到城墙上面的苏赫笑。

苏赫面如死灰,知道父亲凶多吉少。但他心存侥幸,对着上面人张开双手:“还我父亲,我付珠宝黄金来赎!”

上面有一个人,笑容若日光更灿烂,生得是汉人中说英俊的模样,装扮上白粉可以装姑娘那种。他手中提起一个人头,笑道:“你来晚了,早说我给你留着。”

袁训后悔的去怪连渊:“都怪你说杀他杀他,你听到没有,他值珠宝和黄金呢!”连渊坐在地上休息,身上脸上全让包扎得好似木乃伊,艰难地把手臂举给袁训看:“他差点宰了我,我当然说杀他杀他!”

尚栋也包得跟半个木乃伊似的,累脱了力的他靠在城跺子上喘气:“不就是珠宝和黄金,城主府里还能没有?”

“就是,”葛通也跟上来。

下面,苏赫放声大哭,他认出来袁训提的人头不是别人,正是他爹的。他也挺有种,不顾自己只有一队人让四面包围,跳下马对着城头下拜,大哭着唱诵着一些话,好似他们祈祷亲人升天的经文。

古里怪气的经文,让袁训等人全听进去。

龙氏兄弟却暗暗拉开弓箭,对准跪地的苏赫。他们全是训练有素的将军,并不自作主张,又经过这一仗都自知有功劳,而让他们留下来帮忙的,却是袁训。

龙怀城就问袁训:“小弟,宰不宰他!”

袁训谨慎地道:“王爷在这里,王爷发话打,我们就动手。王爷不发话,他又才死了爹,虽说两国交战,无理可言。他跪着不动宰他,传出去不好听吧?”

梁山王那里,他的副将也催促道:“现在杀他正是时候。”

梁山王有他的想法:“苏赫不是一般的人,他力大无穷,能空手撕裂马匹。他敢来,就有对策。”

侧耳听一听:“你听这号角,像是把我们包围起来。打,我们人不比他们少,但兵书上哀兵必胜,是块硬骨头。再说我们打了一年有久,这仗一辈子也打不完啊,从当兵的到我,都需要休息。”

副将想想也有道理,但是打呢,也有道理,他就不再说话。

苏赫唱诵完以后,大哭三声重新上马。手背把眼泪一抹,对着袁训怒目圆睁:“是谁杀我父亲!”

“我!”袁训笑容不改:“你记住了,明威将军袁训是也!”周何花彭站在他的身后。

苏赫见他年青,有不相信的意思。但他也是少年成名,空手撕裂马匹。就含泪悲愤地道:“我记住你!”

龙氏兄弟的箭头在日光下反出白光,打在他面上。苏赫好似没看到,停一停又道:“我父亲已经死了,请不要对死人的身体不恭敬,把他还给我,以后我见到你,饶你不死一回。”

龙怀武火了:“废话多!”

一箭破空而出,闪电般带着疾风对着苏赫射去。见此情景,梁山王则眯眯眼,不动声色的摆摆了手,副将知道这是王爷让作出大战前的准备,他打马就要去传令。

而城墙下面,苏赫往后避让身子,但龙家箭势迅急,他才让半个身子,箭已到面门。龙怀武才要喜欢,就见苏赫闪电般拔出腰刀,当当当几声,把箭接连碰触几下,消去箭势,一刀打飞!

龙怀武面如寒霜。他久闻苏赫的名声,但他也知道自己在箭法上是下过苦功夫的。他甚至没想到当众丢人,只是震惊恼怒于这一箭竟然有人能躲开!

苏赫在城下对他冷笑扬声,说着古怪的汉话:“你!小虫小技!”把雕虫小技说成是小虫小计的苏赫,甚至没有问龙怀武的姓名。

这下子把龙怀武气得够呛,他火大的一伸手,又扣上三只箭,同时冷笑连连,这不是我家的重箭,如果是重箭,谅你也不敢接。

他的重箭早在掩护攻城时早就发射光光。

这就准备开弓,耳边听到一连串的弓弦声响。转脸儿来看,见父亲举起弓箭,也是普通的箭矢,但箭上挟风,比龙怀城要老辣得多,嗖嗖连声,是一排连珠箭对着苏赫而去。

还是普通的箭,弓是和龙怀武一样的弓,但苏赫这一回不敢硬接,他连连后退,粗长汉子也算步子敏捷,又有他后面的人伸出盾牌来护着他,才勉强护住苏赫无事。

但是看那盾牌,已经穿了一个洞出来。

苏赫面容大变,而辅国公不看他,对儿子们沉声道:“这世上最难的,唯用心二字!”

“是!”袁训和龙氏兄弟们一起躬身答应。辅国公这才往下面看,对袁训道:“还他吧,这倒是个孝敬的人。”

不知为什么,龙氏兄弟面色微微一红。袁训答应着,扬手一抛,先把达兰台的人头抛下去,又提起尸身,往下面道:“我舅父说你孝顺,都还你吧。”

苏赫双手接在手上,看一看又泪如泉涌。他操着生硬的汉话道:“看在你有仁义的份上,我今天饶过你们!”

把头一抬,发出一声凄怆的狼嚎出来。“嗥……”这一声如果是在闹市里,可以把孩子吓哭。

梁山王,郡王们面色全都一变,而此时四面狼声呼啸而出,“嗥……”各家军中都有人来回话:“不好,漫山遍野全是野狼!”

空气中似乎都有让人作呕的腥味道。

尚栋才干过大得意的事情,对着大家骤然改变的面色心中不服,道:“难道这狼群是他带来的?”辅国公面色凝重:“只要控制头狼,倒也能带来。”尚栋闭上嘴。

“袁训!”苏赫把父亲尸身放好,往上仰面道:“我一定来取你脑袋!”小袁将军笑容满面点点头:“好,我也想取你的。但今天不行,今天我累了。”

他占据石头城高处,才得这城还没有下去逛过,就让他出去应付一个猛将,袁训也不想今天同他开仗。

仗,是打不完的。人都需要休息,而这一会儿又不是非打不可。

苏赫自然更不想,他才死父亲,伤心难过,如果此时无路可走,也就哀兵有胆。但他带着大批的士兵前来,又怕梁山王是倾营而出,又让会和狼打交道的人撵来路上的野狼群,他后路尽有,也就缓缓退去。

天光明亮,可他的身影上尽显阴暗之感,长长的拖在草地上,落入影子中的野花草也都跟着黯然失色。

……。

日光从没有这样的明亮过,这应该建立在大战过后,一个不可能成立的事情,简称可以叫“奇迹”的东西,这就出现形成为事实上。

所以人心明亮,而目力所及之处,就无不明亮。

明亮中,袁训满面笑容,棱角分明的脸庞飞扬如远方之青岚,神采丰朗中不仅带足昂扬天下的姿态,还有一种明月清风的舒爽。

他应该舒爽,他也应该喜悦。他理当有在天下人面前的喜悦,在自己的表兄们面前的喜悦——当年他们曾经多么的看不起他,只因为他们的姑母是下嫁的,只因为袁训有个病弱而没有功名的父亲。

他还理当面对舅父喜悦,是舅父一手打造出来他到十一岁。

他面对城头疾风,还遥想到京中的太子。他十二岁以后,完全由太子殿下栽培。

在他旁边的萧观小王爷,也笑得咧着大嘴。

再往两边数,辅国公,龙氏兄弟,扶着墙还能站起来的太子党,依靠着起不来的太子党,还有无数站立在城头的士兵,他们全笑得欢畅无比,浑身从汗毛孔里都透着赢后的痛快。

城下的人看着他们,凡有的嫉妒、眼红、羡慕尽皆没有,此时此刻,长风烈日,唯有英雄气概独占心中。

能打下这城,此时站在上面的,毫无疑问从此全有一个称呼,叫“英雄”。

梁山王分外开心,抚须不住微笑,眼睛里只有儿子,在心里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我儿不坏!

陈留郡王正在受夏直等人的恭维,顾玄武等人是疾驰过来恭喜他,他们也乐得反反复复的说着同样的话:“恭喜郡王,贺喜郡王,小袁将军成名有郡王不少功劳,今天攻城得利的将士们,也全是郡王的。”

东安郡王迷惘,定边郡王惆怅,靖和郡王失落,项城郡王难过……。不知道他们后没后悔没有重视这一批年青人。

好一会儿,萧观先想起来,把大脑袋一拍,道:“开城门,迎接我的爹进来看看。”得意迅速把小王爷的心涨满,他开怀大笑,对辅国公道:“国公,您跟着我爹几十年,有没有进过这城看看?”

太子党们全鄙夷他,连渊让包得浑身全是白布,但眼睛和嘴巴耳朵没包上。他仗着自己受伤颇重,出言讽刺:“您这就把王爷也瞧不起,真能耐!”

“关你屁事!”萧观面上微红,提起拳头扭身就要揍他。但见到让包得跟蚕茧似,小王爷这拳头就打不下去,嘴角一撇:“等你好了再揍不迟!”

既然他不敢动手,连渊又出来一句:“居功自傲,是大忌讳!您府上的先生们全是白拿钱的,这也没告诉您!”

萧观火冒三丈:“再说扣你军功!”

连渊张口结舌,嘴唇动了几动,忽然抚到尚栋身上欲哭无泪状,太不像话,拿军功威胁人。

尚栋大叫:“我也有伤,你压到我了!”

辅国公看着他们笑闹,心中把少年一般的豪情也涨起来。呵呵笑着恭维萧观:“老夫我一生之中,还是头一回到这城中逛逛,这全是仗着小王爷指挥有方啊。”

萧观是个顺毛驴,别人恭维他,他就能想得周全。对着袁训笑得不无讨好:“呵呵,姓袁的,”在这里赶快改口:“袁大将军,”

“扑哧!”

葛通哈哈大笑,带出一大片笑声。萧观又恼了:“我说错了吗!”

“没有,我又不是笑你,这地方大,我笑我自己!”葛通说过,捧腹继续大笑。袁大将军?哈哈哈哈,笑死人了。

真稀罕,这位“爷爷”还会说这中听的话吗?

葛通继续大笑。

笑声中,城门打开,一小队人驰出去请梁山王进城。须臾,见到头一个来的打着面旗帜,上书一个大字“陈”,再看看,还有项城郡王的旗帜。

袁训面色一沉,怒道:“抢功的来了!”辅国公也认出来人,微微摇头道:“这是项城郡王的部将,叫陈辙。”

“去,只有您能挡得住!”袁训怒目萧观。萧观现在很好使唤,怒气冲天从地上提起沾满鲜血的双锤,对王千金和白不是一晃大脑袋:“下去看看!敢抢爷爷的战利品,不想活了!”

三个人全怒火满腔,这是刚打完,当“爷爷”的还没顾上看一眼战利品,外三四的人他倒敢跑来!

萧观心头怒火升腾,他在军中有一年,听到多少抢功的事情,从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脑袋上。他把个大脑袋左摆右晃,像是不甘心这事儿落自己头上,大步往下面走,同时大叫:“下面的给我守住,爷爷我来了!”

连渊又忍不住话,纳闷道:“他怎么又当上爷爷?”

“打完了呗,”尚栋翻翻眼:“这也不懂?”受个伤难道脑袋也跟着笨?

袁训受到提醒,回身笑嘻嘻道:“兄弟们,小王爷守门比谁都强,我们赶紧的去逛逛。不然等王爷进来,逛是能逛,自在就没有了。”

挤一挤眼,意思不言自明。

辅国公才微笑,见外甥对自己躬身施礼:“舅父请,”起身又对龙氏兄弟们招手:“走,看看去。”

又把城头上的将军们使个眼色,大家都会意,看看去,自然是看……好东西。

走下城头,见到小王爷威风凛凛,正在城门内大骂,把双锤对着一个人:“不要脸的胚子,我爹没进,你凭什么先进!滚,给老子滚!”

葛通低声笑:“这就又低了一辈。”他伤不重,扶着尚栋;袁训半携半抱着连渊,余下的受伤的人也都有人照料,大家跟到这话,又都嘻嘻。

龙氏兄弟此时是认真的不敢怠慢,每个人手上都扶着受伤的将军。他们不是头一批上城头的人,又是射箭高手,没有太多的近身作战,都受伤较轻。

兄弟们心中俱是羞惭,特别是二将军龙怀武,他没有想到袁训会力主用他们,还力主把父子们全留下来。

这一仗,二将军知道军功不少,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默默的照顾别人。

尚栋他们进城早,对方位比较清楚,指着路道:“珠宝全在城主府,有一个珠宝库。”袁训白眼他:“你小声点!”

“这里又没贼。”尚栋还不服气。

一行人径直进入城主府中,不看精致摆设,不看奇花异草,只往珠宝库中来。这里有五百人守着,足有三个房间。

进去以后,都啧啧舌头。墙壁上排的全是翡翠,桌子上成匣子的明珠和宝石,房顶上全是白玉,黄金成堆的放在地上。

袁训又对辅国公躬身一礼:“舅父先请。”

辅国公笑了:“我不急,以后你先照顾你的兄弟们。今天呢,去请小王爷来看看吧,背着他也没意思。”

“是,这就让人去请他,不过请舅父先挑上一样,”袁训说完,又对大家笑道:“先挑好喜欢的,等小王爷到,再讨要不迟。”

这就打发人去请萧观到来,萧观一进来,饶是他出自钟鼎之家,也骇然:“有这么富!”袁训等人把意思对他表明:“辛苦进来的,我们先留一样你看怎么样?”

萧观觉得这些人顶尊重他,也就答应。尚栋却不干了,他憋屈地道:“我得两样。”萧观瞪眼,正想骂他居功自傲,尚栋解释道:“一样给小袁女儿当见面礼,打完这仗再休整休整,没有战事的话,应该是回边城休整,我们都不在京里,难道送银子当见面礼?”

手一指明珠:“这给我一个,给我干女儿玩,”再一指白玉:“给我一块,我回去给我娘,”萧观听听有礼,道:“那一个人两样,一样给自己,另一个给袁大将军女儿,”

尚栋就这还不满意:“我家亲戚多,这块白玉我娘我祖母我妹妹我表妹我堂妹们分,一个人只有小指甲这么大?”

“以后少生几个!”萧观对着他吼。吼完,袁训也不答应了,他道:“我还有句话呢,”萧观皱眉暴躁:“你说!”

他的表情已经表现出,今天就你们两个功劳最大,难道没有军功吗?难道不升官吗?全在这里要东要西的,不是人!

“得给我姐丈一样。”

萧观面色稍缓,他用的人全是陈留郡王的,他道:“有理。”

“还有我的兄弟们,一同出来的是二十余人,这里只有十几个,他们也得一个人有一样,你不答应就把我的分给他们。”

萧观那眉头拧得,硬生生出来一疙瘩肉。袁训见他沉吟不语,打量他的心思陪笑道:“算小王爷赏他们的?”

“有理!”萧观喜欢了:“算我头上就行,这人情算你们的就不行!”连渊在心里嘀咕,这有区别吗?没有我们,你能想到他们?

当下每个人各取明珠一枚,都打算回到边城去看小袁将军女儿。另外一样,大家随便的拿。葛通能走路,连渊指挥着他:“哎,翡翠,哎,算了吧,这一块不知道给我娘好还是给我姐姐好?你拿宝石吧,那大块的,哎哎,这个给我爹不合适,哎哎,你把那金佛像给我揣上,我把这个给我祖母,”

“你到底给谁!”葛通让他指使火了,吼上一句。

萧观听到倒没发火,他也有同样的烦恼:“是给我爹拿一样,还是给我的娘?”真是头痛。他眨巴着眼睛偷看别人,心中后悔刚才怎么不说全家都有呢,这里这么多,我们的人又不多,拿点儿不显什么。

说起来这与陈留郡王有关,全是他没眼力界儿,不把人全给我。

小王爷指望着有人再提出来爹娘妹子亲戚全有,可没有人搭理他,大家都有就很难得,谁还敢再对着他提。

萧观对别人看得太多回,连渊注意到,紧紧盯住他:“您不是想偷拿吧?”萧观恼羞成怒:“看好你自己!”

连渊怒道:“我还能动吗?”

“你看你靠的地方!那墙上你多抠一块走谁防你!”

“你看我能放哪儿!”连渊对自己周身打量,一圈儿的白布,这又不是口袋。萧观无赖地道:“那谁知道你放哪儿?你塞伤口里怎么办?”

送给连渊一个大白眼儿,小王爷转过身子把个背给他。在他背后,连渊吃力的试着抬手臂,酸重难奈抬不起来。他气得不行,这是欺负我现在一块玉也抠不下来?

接下来去看兵器库,一看又堆得满山满谷,只要东西多,小王爷极其大方,允许每个人又取走一样,自然的,也给没来的太子党和陈留郡王留一件。

他这么大方,在大家心中地位高涨。大家帮着他给梁山王挑一套盔甲,当场试过刀剑不入,萧观眉开眼笑,让他的亲兵赶紧的收好,这东西太好,在场的保不住就有贼,别让贼惦记上。就像连渊他动不了,那眼睛眨巴着贼溜溜的,让小王爷不放心。

梁山王进城的时候,在没见到给他的东西时,先听到儿子说攻城的人不管死伤,每人赏银五百两,伤者加一百,死者加两百时,王爷半天没言语。

等到在城主府里收拾干净的房间里坐下,听萧观说战利品的数目时,梁山王才首肯地点头,同时,他作了一个举动,以王爷之尊,起身对着场中能动,不能动的人,郑重的施下一礼。

“多谢你们辅佐。”

梁山王满怀欣慰,这一战不但成就儿子的名声,也因为赏赐丰厚,而在以后萧观调动兵马时,都会愿意跟着他。

这里年纪最长的是辅国公,梁山王握住辅国公的手,一定要单独再赏赐一件东西给他,又单独赏给袁训和尚栋,余下的人梁山王当众承诺:“军功上决不亏待。”

陈留郡王听到这个消息时,知道他就赚大发了。

…。

这是三天以后,袁训等人归队,陈留郡王打援兵也刚结束。苏赫有能耐弄狼群来,可狼到底不是他的兵,只能震吓别人一时,不会长久跟着他。

郡王们跟在苏赫后面打了个痛快,苏赫无心恋战,只想回去安葬他爹,一气让撵得远远的,陈留郡王收兵归来,在半路上与归队的八千人相遇,这就知道自己发了大财。

他就没拿萧观的狂话当回事情,小王爷的话又说得太满,给出去的全是年青将军。年青将军意味着官职不高,像小袁将军那样上头有人能有几个?

这下子不错,年青将军们齐齐的就要升官,而且他们经过这一仗足的长了见识,以后打仗僵板呆直上会有改变,相当于给郡王白练一次兵。

就在他喜欢的时候,他面前送上一堆光华灿烂的东西。从袁训开始,将军们全把得的东西送到郡王面前,躬身道:“此物由城中所得,呈现郡王。”

陈留郡王当然说不要,经过袁训解释后,只留下袁训给他挑的东西,一把子也镶满宝石的短剑,比袁训的那把差,但多少安慰下郡王不受小表妹重视的心。

陈留郡王瞬间认为自己是这一仗中最得意的人。

还有一个得意的人,是辅国公。辅国公回到帐篷里换上便衣,准备去吃陈留郡王准备的庆功宴,见儿子们走进来。

“你们倒换好衣裳?为父就来。”辅国公以为儿子来接自己,随意地这样说道。不想,五个儿子,龙二、龙三、龙六、龙七、龙八,一起跪倒,双手捧上东西。

龙二将军捧的是白玉和黄金腰带。

龙三送上的是血红宝石和上好战靴。

余下龙六龙七龙八全是一样,捧的是他们在城里得到的东西。

兄弟们齐声道:“此物当给父亲。”

辅国公湿了眼眶,从这些孩子们以来,头一回见到他们这么齐心。他强忍住泪水,想到在珠宝库中的一幕。

凡是太子党们,都嘀咕,别的人也想嘀咕,没有他们动静大。尚栋苦恼:“怎么办?分不均啊。”

沈渭是萧观的亲戚,跟在他屁股后面念叨:“表哥表妹堂哥堂妹,”还伸头问萧观:“您就没有妹妹?”下一句就是:“可怜见儿的?”

小王爷回身就吼:“我爹娘都分不过来,还表哥表妹,滚一边儿去!”

“我表哥,”沈渭完全是膈应他,谁不知道他的表哥长陵侯世子和小王爷是对头,见面就打。

小王爷不听则已,听过恼火上来,握起一块白玉,“卡嚓”断为两半,不管沈渭手里原本的是什么,夺下来,把两半截白玉往他手中一塞,吼道:“这下行了吧,你和你表哥一人一半!”

沈渭也就欲哭无泪状:“我爹的呢,我娘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