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郡王乱点鸳鸯谱/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厅后碧窗下,龙爪槐树冠如伞,亭亭如盖,是个很好的容身之处。陈留郡王和袁训就藏身在这里,袁训在前面,把陈留郡王挤到后面。

听到这里,袁训再一次把陈留郡王推上一把,用低几乎不可闻的嗓音道:“姐丈回去吧,你不能再听下去!”

“我越寻思,你们这老小混蛋,是来监视我们所有人的!”陈留郡王凑近袁训,带着恶狠狠。

袁训奇怪的回头看看他,见姐丈横眉怒目,眉头耸起有一指来高,真的动怒模样。袁训随随便便的抚慰抚慰他:“我不是给你挣军功,你别这样看我。”

“你给自己挣官职!我现在后悔,当初就不应该要你。你现在给我能去哪儿,就滚哪儿去!”陈留郡王在袁训背上轻捶一拳。

见袁训不理他,陈留郡王又想到什么,把袁训耳朵一揪,揪得他不得不回身,郡王再次凶神恶煞的道:“你可不许再升官!听到没有?你再升我日子就更难过。”

“我说不升就不升?”袁训把耳朵扯回来,见姐丈怒火万丈,先就不惹他,对他咧咧嘴,好声气地道:“我说了不算。”

他眼神无辜,仿佛在说打下石头城获得无数战利品,这功劳将带来什么犒赏,难道身为郡王你不知道?

陈留郡王无话可回,只一个人低低叹气:“我的将军们啊,我为他们抱屈。跟了我十年,跟了我八年,跟了我五年的,都没有你一个人升得快。”他为袁训再算上一算,这就又吓一跳:“我的天呐,到今天你从军一年半也没有,你再升官,别人都不要活了。”

“姐丈你真吵,回去回去吧。”袁训抱怨他跟只蚊子似的嗡嗡嗡,让他险些听不到里面在说话。

小厅里面,老侯问完,项城郡王由激愤转为强硬,由初进厅的慌乱转为大刀金马而坐,满身的破釜沉舟架势。

“老大人,你问完了,该我问你了!”暴戾在项城郡王面上闪过,他的声音透着狠厉:“敢问老大人刚才问我的话,第一件,陈留郡王府中惊马与我手下阵亡将军之子有关,您有证据是我主使,”

老侯面带笑容,刚才的咄咄逼人这就不见:“没有。”

“您有证据是我的王妃主使?”

“呵呵,没有。”老侯笑出声来,好似他们在这里不是说生死大事,忽然就成春风细雨的新闲谈。

项城郡王暗道,我想你也没有!你要有证据,就不是我送上门来,而是圣旨在边城候着我。他乘胜追击:“第二件,张辛之死与我有关?”

“这个,倒也无有证据啊。”老侯只是笑容。

“再来,行刺袁家女眷和陈留郡王的女儿,他们能装扮成凌指挥使的人,就不能是别人再装扮我的人,陷害我的?你有证据一定是我主使?”

“无有,”老侯现在就会说这两个字。

“好!你刚才说的陈年旧案,又有哪一件你查出新证据,你只管京里告我!”项城郡王见老侯声势愈发的弱下去,他把身子一耸,盔甲铿锵而起,怒喝道:“现在,我却不奉陪了!戎马倥偬一年有余,落得个处处招忌,真让我寒心呐寒心!”

手把佩剑狠狠一按,对坐在旁边一直落泪的项城郡王妃啐了一口:“丢人现眼的贱人,还不跟我回去!”

昂然当先往外就走。

走出两步,又回身怒目:“郡王妃难道是一个人来的,速把我的家人马车全送出来,不然,哼哼!”

随他过来的一百精兵同时刀剑亮出一半,雪亮寒光划过天际,似能把天空劈成两半。

这附近闲花静草,一向以悠闲示人。骤然刀光加诸,瞬间似十万霜寒至此。有一株兰花开在廊下碧玉盆中,婉转柔媚中瑟瑟几下。

这是别人的家里,项城郡王难免有些得意。眉头才挑起来,就见到一个人着件家常旧衣,缓缓由花丛中走出来。

他面无表情,眉目清秀,却带着能开天地之气势;鼻如悬胆,又像能定海安山川。琼玉面,气血充沛的丹红嘴唇。

但见他从从容容的出来,眸子从左往右扫过来,这里的十万霜寒都到他眼睛里,尽数归他掌握。

项城郡王噎了噎后,随即怒火中烧,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此间主人陈留郡王。

没有等他先发难,陈留郡王责问上来:“谁在我家摆这杀气威慑!”他也不高声,只沉眸微转,徐徐而问:“府兵何在?”

可以说他这一句话,好似风中木叶般平凡。可话出来以后,听的人都像心头打个霹雳雷霆。

随着话,涌进数百的大汉。他们全是黑衣劲装,钢刀玄红二色为主,黑色鲨鱼皮紧裹,刀把上俱是红丝绸缠就。

他们的手中,都握着一把强弩。

项城郡王不看便罢,看到后肠子都可以恨青。据他知道的,陈留郡王府的府兵,是辅国公帮他训练而成。而辅国公在不能阻止郡王们对他家兵马的分割以后,毅然上折子由武将转为文职,有一部分心腹府兵早就送给陈留郡王。

回想适才老侯说的话:“你家郡王妃招供说你对陈留郡王妃怀恨,”项城郡王可不是一般的怀恨呐。

他眸现血色,陈留郡王面如铁板,随时就要一触即发。

北风在这杀气中如水中浸过的刀锋,让庄若宰遍体生寒。他身为巡抚经历有年,不应该胆小如鼠才是。但他由刚才,老侯面对项城郡王问话的一问三不知,推敲一下老侯证据不足。

查案子,从古至今重的就是“证据”二字。庄若宰想这全是老师惹出来的,今天要是喋血王府,老师如何收拾?

忙对老侯颤声道:“恩师,您倒是去劝一劝呐。”

老侯一脸的诧异:“别人打架与我何干?”说过继续品茶,还端详他的小茶壶:“这壶是我外面淘来的,依我来看,比这府里给我备的还要好。”

“哎呀,老师,这事情不是您弄出来的吗?”庄若宰为他着急:“我为你担心不是。”

老侯这才斜过面庞,在庄若宰面前瞄瞄,轻描淡写地道:“你有良心。”继续品他的茶。吸溜一小口,眉眼舒展:“好茶壶。”

厅外的两位郡王,你瞪我,我瞪你。瞪上半天,不用打也胜负自分。项城郡王在用兵上面,本就不如陈留郡王。而这又是在陈留郡王府,都不用打,瞪瞪眼就把高下分出。

项城郡王让恼得极处,是那种你今天敢动我,我就和你血拼的心情。

而陈留郡王在和他“眉开眼去”后,徐徐又说出一句话:“这是钦差征用我家,与我无关。”他摊开双手:“你知道的,我也才进家门。”

项城郡王此时火拼的怒气下去一些,像皮球放出去气,瘪下去一部分,但别的愤怒不降反升。看出陈留郡王没有打的心,项城郡王也“识时务者为俊杰”,暗示府兵们收刀入鞘,一言不发往外就走。

他示威不成,就难免带上几分垂头丧气,而项城郡妃也不敢说话,跟随他匆匆离去。在府门外面,见到跟随人和车一样不少全在外面等候,这对夫妻上马上车,这就行出太原。

在太原城门外,项城郡王怒气难忍,对着地面狠狠啐了一大口。

……

他们走出府门,先吸口长气的是庄若宰。庄大人也有些来火,不能对着老师发脾气,就对陈留郡王抱怨:“您反正要让他走,为什么还要出来对峙?”

“我得告诉他,这事情与我没关系,我是让人坑害的!”陈留郡王也怨言满腹。陈留郡王府与项城郡王府不和,早在数代以前就开始。陈留郡王与项城郡王不和,是在十数年前他意欲求嫁辅国公长女,陈留郡王早早定下的未婚妻开始。

不和,陈留郡王想我自己去处置,和这两个钦差搅和在一起,传出去跳到黄河也洗不清。项城郡王不乱摆威风,陈留郡王也想出来解释解释。恰好,项城郡王乱摆威风,陈留郡王出来的也就正合适时候。

庄若宰想不到他的诸多心情,庄大人继续抱怨:“您要解释,就解释便是,对峙为何来?”陈留郡王眸光微闪,冷哼道:“我的威风不比他强,他能听得进去?”

庄大人张口结舌,是这个道理,可这是你家,你的名头比项城郡王要大,你就不能收敛些,让他一回也行。他摇头,武将争风,没有办法。

陈留郡王已不再管他,面现怒容,拿出比刚才要威风十倍的气势,喝道:“钦差办案这就告以段落,该办我的家事!小弟出来,你也给我去听着!”

袁钦差从龙爪槐下面走出来,颠颠儿的跟上:“我这不是来了。”在前面行走的陈留郡王回身狠瞪他,训斥道:“你不来,你想造反吗?”

袁训陪笑:“呵呵,姐丈在上,这怎么敢。”

萧二爷随府兵出来,刚把府兵打发走,也跟上大哥。他拍拍袁训肩头,意味深长地道:“小弟,你很能屈能伸。”

“二哥不必夸奖与我。”袁训回他。

萧瞻峻失笑,压低嗓音:“我是在讽刺你,钦差大人!”袁训面不改色,一个哈哈打出来:“呵呵,那也不必客气。”

兄弟三人一前一后的去了,全然把还有一位是客人——庄大人给丢下不管。庄若宰也没有心情计较主人不陪客,他目送这三个人消失在树丛中,回身去帮老侯想对策。

“恩师,项城郡王为人心情狭窄,他不会放过这件事的,咱们来商议商议,您怎么对京里回话才稳妥无失?”

老侯定定对着他面上,面上还是云淡风轻:“啊,这倒是个问题。”

“他一定告御状,要出大事儿。”庄若宰快要哭出来:“恩师啊,我的功名官职全由您而来,您的根基比我深,不然,你把我舍了吧,就说这事情是我办的,我还有三个孩子,全托给您,我也放心,比我自己操办的要好,”

老侯啼笑皆非,我要是没根基呢?你小子只怕中箭兔子一样溜了。他故意叹气:“哎呀,这要是替不了,我也倒下,你也完了,你孩子们可怎么办?”

“那没办法,谁叫您是我老师呢。”庄大人哭了:“恩师,您说您办的这事情,多糊涂。这不是以前的您才是。”

老侯让他眼泪膈应到,他又就站得不远,踹他一脚,把眼睛一瞪:“没出息!”把庄大人吓得一愣,止住眼泪。

“知道老夫根基深,知道老夫办事稳妥,你还乱胡说!”老侯不慌不忙起身,对重新思量的好门生斥道:“站这儿候着!”往厅外出去。

片刻后他回来,拿着几份儿卷宗,递给庄若宰,满面恼怒:“不长眼的东西,你自己看!”

庄大人接在手上,先看头一份,见是从大同往太原路上的那个劫案,上面清清楚楚画押,招认出来是项城王府的府兵,受一个伍掌柜指使,意图杀人越货。

“这证据确凿!”庄大人傻眼地问老侯:“您刚才怎么不把项城郡王扣下来?”

老侯一脸你笨到现在总算明白,不咸不淡地道:“打草要惊蛇的。”听到这话中有话,好一会儿,庄大人原地思索明白项城郡王是草,蛇是另有其人。

这就看第二份,却是陈留郡王府惊马,抓住的那哄骗二老太太的人,他招供画押清清楚楚,声明他三年前潜入陈留郡王一族,是受项城郡王指使。

下面还有一句问话:“你确受项城郡王指使,还是受郡王妃指使?”

回话是:“郡王!”

“恩师,就这两份口供,就算项城郡王说五木之下求来的供词,也可以把他弄到京里御审。您刚才面对他的指责,怎么不说呢?”庄大人又板正上来。

老侯抚须而笑:“若宰啊,这就用到你了!”

“老师请说。”庄大人直直身子。

“这个人是他亲自指使,现在人在我们这里,还是个活口,他心中自然明白!这是一。第二,伍掌柜的那个案子,已经把凌家指挥使拿下来,”

庄若宰惊呼道:“那这是冤案啊。”

“你在山西这几年,依你来看,把凌家摘印冤不冤?”老侯把脸一沉。

庄若宰无话可说,讷讷道:“这倒也是。凌家的官儿,本就是攀附辅国公才有。”老侯嗤之以鼻:“你当差还是粗心。看似方正不苟,其实专注一点,别的你全不看。辅国公那里我早问过,凌家的指挥使官职,与他无关。”

“那是?凌家也没这能耐自己能上去不是。”庄若宰惭愧。

老侯淡淡:“不瞒你说,我离任返京以前,就曾密折奏给京中,想把凌家拿下来,但让打回来了。”

庄若宰皱皱眉:“证据不足?”

“不是,”老侯道:“当时我也以为证据不足,后来我又以为是皇上不肯伤郡王们的心,在我来的路上我才明白,”

他虽年老却更睿智的眼光闪烁出来,庄若宰此时不再懵懂,若有所思的点头:“也是,打草要惊蛇的。”

这又是一株草。

老侯见他明白,欣慰不少,语重心长地道:“若宰啊,借这个案子,凌家已经摘了印,这就不惊动该惊动的人。供词自然是另外一份,你手上这份,才是真的。”

“是。”庄若宰知道份量,凛然而回。

“凌家摘印,自有人盯他们动向。姓伍的掌柜,也原地没动,没惊动他。你呢,去把项城郡王给我盯上。”老侯目光闪动:“看他准备的什么对策?按理说他心中有鬼,御状他是不敢告的,要么毁灭证据,要么……。”把嗓音压得更悄:“他得见见什么人吧?”

庄若宰又慢慢红了眼圈,在他心里,那他执法森严厉害的恩师大人又回来了,庄大人不敢怠慢,也心中这就有了依靠,恭敬的跪下行大礼:“是。”

……

自从袁训这当父亲的回来,新任宝贝加寿就挪到祖母和曾外祖母的房里,因为袁家再没有更长的长辈,袁训又是老太太说好的养老孙婿,有时候老太太也以曾祖母自居。

宝珠和袁训每天携手来看女儿,和加寿呆上一会。

今天袁大人公干,把妻子都丢到城外不往家里送,宝珠自己回来,换下衣裳就去加寿房间。加寿现在是快乐的中心,长辈们围着她做针指,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见宝珠过来,老太太让她看个小帽头,做得十分神气,大朵大朵的牡丹花团团簇簇,分别用红色黄色紫色等中看的丝线,中间用小小细碎的珍珠宝石来点衬。

“加寿过年戴的,国公舅老爷上午又送来信,让我们赶快的去大同。这信中,喏喏,可还单独邀请的有我。”安老太太让丫头把信取来给宝珠看。

邵氏张氏分别在绣系帽子的绊子,闻言一笑,见老太太又道:“还特特的邀请你两个婶娘,说也奇怪,你舅祖父的名字倒不在上面,想是我看错不成?宝珠你再看看,加寿的名字都在上面,倒没有舅祖父的?”

一旁,袁夫人轻笑:“兄长和舅老太爷素来交好,他们另有书信才是。”

“也是。”安老太太释然。

宝珠把信看了一遍送回,心想姐姐看到这信,未必见得喜欢。大同迟早是要去的,光宝珠就听袁夫人和老太太商议住处,这事情有长辈安排,宝珠倒不用多上心。

把加寿抱在手上拍着她睡,又伸头见到邵氏和张氏做的针线不一样。

“二婶儿的这个,也是帽子上用的?”宝珠问道。

邵氏就给她看,另是一个大些的帽子,貂皮的,轻暖巧融。宝珠猜出来:“这是念姐儿的?”张氏也欣然,回话道:“这里倒有四个孩子,不怕国公舅老爷知道生气,他府上若是没有几个孩子,我倒还喜欢这里。”

她手上做的一一给宝珠看:“这是大小爷的,这是二小爷的,”宝珠嫣然:“婶娘们想得周到。”哪能光给一个人做呢?

“郡王妃招待的这样好,住这几个月,附近玩了又玩,就要去大同,没别的送她,就我这一手扎针活计过得去,多扎几个样子留下来,给孩子们。”张氏说过,带笑感叹:“我们玉珠哇,几时才有呢?”

“快了快了,”邵氏如今也话语多出来,把针在头油上抿抿,笑道:“三弟妹你的盼头比我大,我们那个,守孝期,想有也不能有。”

两个人说笑着,宝珠在一旁听。这时候兰香走过来,在门外伸个笑脸儿进来:“舅奶奶果然在这里?请去正房,郡王有话要说呢。”

宝珠奇道:“不是姐姐有话说?倒是姐丈有话说?”

兰香踌躇,她也觉得郡王有话要说,为什么请舅奶奶来呢?但正因为她抱着疑惑,所以确定自己没听错,陪笑道:“正是这样。”

宝珠就放下加寿,随兰香过来。

陈留郡王正房里,已坐着好几个人。难得的,除去陈留郡王兄弟和袁训以外,宝珠在二门内又见到别的男人面庞。

她迟疑着,不知道该进去还是不该进去。

袁训起身出来接她:“不妨事的,来的是闵家内亲。”内亲,妻子等女眷的亲戚。就像袁训是陈留郡王的内亲。

宝珠这就明白,来的人应该是闵氏的家人。她因为对陈留郡王不熟悉,面上一白,怯生生起来。

袁训见到,忙握住她手,柔声道:“累了吗?”

“没有。”宝珠知道这会儿和袁训没功夫说,也说不清楚。心中为闵氏捏把冷汗,装着没事儿般随袁训进来。

郡王妃对她含笑殷殷:“快来坐吧,就等你呢。”袁训本是接宝珠进来的,这就除陈留郡王兄弟为长,他们并不起身,余下的三个男人以尊卑计,早早站起身来。

二太太闵氏,面色苍白,眼神中透着不安,显然她也不清楚今天要如何发落她,又见家人到来,无端心存侥幸,还能安坐。

袁训送宝珠坐下来,已经让陈留郡王对他皱眉不悦。袁训没看他,这就没见到姐丈神色。随即,袁训归坐,陈留郡王对闵家人略一点头,让他们也坐下。

西风已转北风,在今天犹为明显。窗户关上一半,房中也安放一个火盆。门帘半卷,本为跑炭气,但陈留郡王一开口,就更是不悦:“门关好。”

兰香在外面听到,忙把门帘扯下来,又仔细端详捂得整齐才算放心。

房中想来是要说要紧的话,兰香这样想。

姐丈要说的话不一般,宝珠在房中这样想。

陈留郡王开口,就给宝珠雷霆怒的味道。这倒不是陈留郡王存心吓人,与他是武将,又是主帅有关。

他时常校场上训兵,嗓门小了别人不但听不到,只怕还要瞧不起郡王没中气。

这房中窗户大多关上,门帘又扯紧,小小的空间对上陈留郡王的中气十足,人人耳朵下面都有他说话的回声。

这与他心中有气也有关系。

他一开口,先把郡王妃骂了:“我不在家的时候多,把家交给你,你就管出一堆事情!”郡王妃起身垂首,宝珠听得好生不解,什么叫一堆事情?

不就出那么一件?

像是听到宝珠心声,陈留郡王接下来噼哩啪啦,把念姐儿掉牙到志哥儿淘气,忠哥儿书背得不好,全算到郡王妃头上。

宝珠是知道姐姐是个性刚毅的人,可今天也成了温柔小兔子。这姐丈还没有寻到宝珠头上,先把宝珠吓了一跳。

按顺序来排,第二个骂的就是萧瞻峻。

“公事忙别对我说!公事再忙,自己的事情里里处处也得管好!这么大了,你还小吗?件件事情要跟着操心,你是作什么吃的!不在家里不是借口!”

萧瞻峻也就起身离座,他离座,闵氏不敢再坐,也随着起来。

宝珠听的又一肚子闷气,就要对这姐丈战战兢兢。请问,姐丈大人不在家,家里出事全怪姐姐。这二爷不在家,就不是借口?

如果不是这姐丈太威严,宝珠可以闷得笑出来。

好在她没有笑,因为第三个说的就是袁训。

陈留郡王对着袁训,眉头拧得更紧,那脸更黑:“探花也中!大人也当!将军也是!少干几件丢人的事吧!你姐姐把你捧手心里都心不安,不像话!现有母亲在,我本来不想说你!你知趣!别撞到我眼皮子底下,让我看不下去!”

劈头盖脸的一通话,宝珠还以为是袁训得了不是。

再往下面听,“不上学不看书了,晨明即起,也不可忘记!不起早不贪黑,这你上学的时候没学过!才大大你就抛脑袋后面,再大几岁你还能记得晨昏!……”

宝珠在这一刻无地自容,姐丈这哪里是说表凶一个人?难怪把宝珠也叫来,这说的其实是宝珠。

袁训是涨红脸无话可回,谁叫他让姐丈看到不分晨昏。郡王妃不安,她也听出来郡王话风不对,竟然是对着宝珠去的。

她张张嘴正想劝几句,陈留郡王见到,对着郡王妃又是一通骂:“你又想劝什么!从小惯到大,你不怕惯出毛病!中探花,应当的!大捷立功,应当的!娶老婆生孩子,应当的!岳父舍不得说,我说几句你还来劝!妇人相夫教子!男人建功立业。应当的事,别再当个稀奇宝贝!”

宝珠羞惭惭,下巴垂得可以贴近锁骨。

从宝珠成亲过后,她头一回听到这么警示的话语。

陈留郡王骂得丝毫不留余地,生孩子,应当的!相夫,远路而来,应当的!别再当个稀奇宝贝。

宝珠反思自己,的确让姐丈说中。她一直过着让人当成宝贝的日子,现在又添上一个小宝贝,更是无数手心中的龙凤。

宝珠也无话可回,这就不敢再坐,离座而起,低头垂手。

这下子房里除去闵家的人以外,就只有陈留郡王还坐着。闵家的人早就不安,见陈留郡王沉着脸,这就转向他们。

吓得闵家老爷和两个儿子一碰椅子就起了来,先送上笑脸:“郡王请说。”

“你可能还不知道!”陈留郡王火气更重。

闵老爷哆嗦一下,本能认为郡王说的事与他有关。“母亲和亲戚们来做客,游园子那天惊了马,”陈留郡王是个很会停顿的人,在这里停上一停,在闵家老爷面上一闪,见他茫然,只回道:“这事下官我知道。”

如果说闵氏出事后反思许多,又最近受到萧二爷冷落更不得不省悟许多,此时她就更明白一件事。

终此一生,萧瞻峻也不能和陈留郡王相比。

她的爹是亲家老爷,但在这里为官,见到陈留郡王就永远是巴结的面容。闵老爷这一声“下官”,把闵氏心头娘家人在此的心情,击了个粉碎。

“你知道,就好!”陈留郡王由雷霆转为冷淡,但那压死人的威慑却半点儿不消。房中,关着门窗放着火盆,也似寒冬腊月般寒冷。

“你知道,这与你女儿有关?”

闵老爷大惊失色:“不不,这件事情怎能与她有关?”他支持不住,跪了下去,他的两个儿子也跪下来,苦苦分辨:“与我妹妹没有关系。”

陈留郡王犀利在他们面上扫上一眼,他们的恳求声这就低下去。宝珠是低着头的,可偷看还是看的。看到这里心头怦怦的跳,干咽口唾沫,匪夷所思地想到郡王妃身上。

姐姐和姐丈过日子,呃,到底有多辛苦?

宝珠和袁训都是轻松活泼的人,宝珠不敢想像姐姐单独对上姐丈,是什么场景。

“你女儿就在那里,你们去问她自己!”陈留郡王冰冷地话,打断宝珠心思。宝珠再看过去,见闵老爷和两个儿子跌跌撞撞般到闵氏面前,都是大难临头的恐怖:“真的是你?”

闵氏滑下泪珠,哽咽着抽泣,却没有辩解。

闵家父子三人面如死灰,他们完全清楚这是什么罪名,喃喃道:“不会,不会……。”

“罪名,我不再追究!”陈留郡王又道。

闵家三人如得天籁,扑地上就叩头:“多谢郡王,”

“人,你们领回家去吧!”陈留郡王严厉的又是一句。闵家三人原地惊呆,看向陈留郡王时,见他板着脸正吩咐萧瞻峻:“还等我交待你不成?休书不会写!”

宝珠也震惊不止,顾不上不应该盯着看,抬脸看向萧二爷。闵氏也在这个时候,泪流满面望向丈夫,盼着他能为自己说句话,到底好几年的恩爱夫妻不是吗?

萧瞻峻让陈留郡王喝骂过,慌的和闵家三人一样,忙道:“是是,我这就写。”窗下有陈留郡王的书几,二爷对着书几就过去。

“二爷!”闵氏完全绝望,哭道:“你一点不念夫妻情意吗?”

萧二爷面寒如霜:“你念夫妻情意,怎么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把袖子还一甩,还是走去写信。

萧瞻峻都这样的说,闵老爷也就绝望到底。他是念书科举出身,有些地方根深蒂固扎在心里,容不得他含糊。

他叩头泣道:“千不好万不好,请郡王看在这亲事是老郡王在的时候定下的,您不能休了她,”陈留郡王虎目圆睁,把杀气腾腾而出对住他。

“您勒死她吧,死后把灵位放在您府上就行!”闵老爷居然说出这一句。宝珠惊呼一声,身子摇摇欲坠。袁训吓了一跳,急忙来扶,把宝珠半抱半扶在手上,陈留郡王狠狠瞪过来,嘴唇微动,显然也在忍着,袁训若是再不放手,郡王又要一通不分晨昏的好骂。

这眼光袁训和宝珠同时看到,事实上,从这位姐丈发飚开始,他的一举一动就无人不加注视。宝珠忙推开袁训,而袁训体贴的把她按回椅中。

本来还想劝几句的宝珠,这就一半是不敢劝,一半是不知道怎么劝,有些为难。

姐丈看上去不喜欢宝珠,任何一个人都一样,对喜欢的人,她说地是天也不会生气。可对不喜欢的人,百般讨好只怕也不中意。

宝珠就不敢去劝,免得为自己丈夫再招来斥责。

书案那边,传来沙沙纸声,萧瞻峻在奋笔疾书。陈留郡王则命闵家三人归座,一一数落闵氏的不是。

“不敬嫡母,”闵氏自己知道这是有的。她看得出老王妃对郡王妃更好,请安的时候,她就故意去晚些,再多告几次病不去。老王妃懒得和她计较,但陈留郡王还是看在眼中。

“不敬长嫂,”这也是有的。闵氏对老王妃都不敬重,何况是郡王妃。

“包藏祸心,”只挑唆二老太太来那件,就可以安个这罪名。

“素有怨言,”

“无子,”

面对恼怒的陈留郡王,看上去房里没有人再敢说话。闵氏只知道哭,闵家的人不敢再说,袁训没有劝的道理,而这个时候,萧瞻峻过来,把休书送呈陈留郡王。

“给你岳父!”陈留郡王每说句话,这房里就冰冻一分。

萧瞻峻依言,把休书送到闵老爷面前。对着闵家悲痛欲绝的眼神,他心中不忍,垂眸道:“夫妻一场,我却不为她求情,实在是这事情不摊谁身上,谁不知道!论起来,只是挑唆,犯了多言,别人家里这种事情也多。可我家不一样,而这事情也不一样,不是我狠心,实在是不能再让她拖累我。”

宝珠动容,二老爷这话,把他在家中的处境说得干干净净。你不能再拖累我?他把庶子的心肠就此说干净矣。

宝珠本就不同情闵氏,闵氏那天差点伤到她和加寿。不同情,和她去诚恳去劝闵氏是不相干的两个心情。

不同情,为了让闵氏开口,也暗暗认为她太过糊涂,宝珠才去劝她。

不同情,宝珠本来也想找个机会,为闵氏求一求情。毕竟不同情与被休弃,被休弃更严重。

但现在二爷一番话,宝珠开口的心再次打消。

她联想到自己,如果她也和闵氏一样自私的只想到自己。在表凶离京时和他生分,对他恼恨,对家人生厌,她还哪里能有加寿呢?

宝珠暗暗叹气,想送闵氏些银两傍身也罢。

闵老爷休书接到手上,这里又不是可以争论的地方。他老泪纵横,对闵氏叹道:“你如果能想想你爹我还要做人,你的兄长们还要脸面,你的侄子们还要去学里,你自尽吧,只别出这个门就行了。”

闵氏放声大哭,还不知道她答应还是不答应,一个人道:“且慢!”陈留郡王妃出言阻止。

房中所有目光都放到郡王妃身上,陈留郡王更是眉头一耸,面色又不好看时,郡王妃对他陪笑:“郡王息怒,要说这事情我有责任,我想着二弟妹与我年纪相差不多,我也没有多加管教与她。”

“哼!”陈留郡王鼻子里出气。

“说起她办的这事,二弟说得是,这不是拖累人吗?可郡王容禀,您不能休她。”郡王妃含笑。

陈留郡王沉着脸:“你倒来教训我?”

“怎么敢教训郡王,不过是我们家从没有休过人,也不在乎出一碗闲饭。郡王休她不要紧,闵家不好看,我们也不好看。这个家,郡王是交给我的,那我的意思,给二弟再纳良妾也好,再纳平妻也好,二弟妹闲院别居也好,您看如何?”

陈留郡王当家作主习惯,是很反感别人反驳她。

这样的男人都有一个恶习,就是公事上,可以受小吏反驳,回家就是知道自己错,也不允许妻子反驳。

而今天陈留郡王是郑重的想过,才这般处置,让郡王妃阻拦,很不高兴的骂了一句:“胡扯!”这就要发脾气。

袁训走出来,他岂能不帮着他姐姐,袁训年纪小,在陈留郡王面前说直白些,“撒娇”是个习惯。

萧瞻峻不敢说的话,袁训敢说。萧瞻峻不敢做的事,袁训敢做。

“扑通!”袁训给陈留郡王跪下,跪下还不算,对着陈留郡王又膝行两步,直到他面前,才陪笑道:“姐丈息怒,姐姐也是为您府上的名声,姐丈英明神武,盖世英雄,英雄家中岂能有污名声?我姐姐这主意多好,您说是不是?”

宝珠见状,陪着跪下。

袁训又喊萧瞻峻:“二哥,您平时辛苦,为的不就是让姐丈在外安心。现在这事情呢,你自己看怎么样才叫安心,你也来说句话。”

萧瞻峻也跪下,泣道:“大嫂说得自有道理,小弟我就是想到,也无颜面说出。请大哥发落,大哥若依原话,小弟我再无二话。”

“那你别说了。”袁训打断萧二的话,继续和陈留郡王歪缠:“您一回来就休弟媳,传出去与姐丈名声有污……。”

“滚!”陈留郡王打断袁训,这不是在军中和老兵胡扯,上弟媳床的话都能乱说。袁训暂时性闭闭嘴,但很快把嘴又张一张,那意思很明显,你不答应我就再说下去。

陈留郡王不愿意他继续胡扯,也要切实考虑一下郡王妃的可行性。又见房中的人都跪下求自己——闵家的人和闵氏也已跪下。

如果说他一开始说这件事,是以出气为主;那他现在就考虑一下家里的名声。休妻这事情薄情意,所以七出又外,又有三不出。

很快,陈留郡王就答应。转过心思对他来说,相当容易。再烈的马再劣的兵,到他手里都能带好,何况是个人。

“好吧。”陈留郡王一开口,房中所有人的面色都一变。闵家的人是好似逃脱生天,闵氏怔怔的还不敢相信,她主要是以前没见过陈留郡王发飚才敢任意妄为,刚才又让房中杀气吓得不轻。

宝珠和她一样头回见姐丈这么的凶,管事好似她公公。她并不认为闵氏对,比如拿牙签扎人不是罪,扎死人呢?那是不是罪?

不能以无意为名,就做任何事情。

但大家这样的求郡王,姐丈他居然答应,宝珠微微轻笑,但不敢让陈留郡王看到。袁训是肆无忌惮,有一个明显的笑容。陈留郡王又瞪他,对郡王妃道:“你的话有理,”这功劳自然还归郡王妃。

“那么你处置吧!”陈留郡王把袖子一拂,余下人道:“都起来吧。”萧瞻峻起来唯唯诺诺,袁训起来后,把宝珠也扶起来,难免欢蹦乱跳。

对着他在自己面上能说上话的欢喜面容,陈留郡王也着实的喜欢他。想这小混蛋现在白眼狼的可以,当个钦差不管姐丈死活,帮他姐姐说话也与姐丈生分……但是,这混蛋愈发的能干。他要是当个钦差公私不分,陈留郡王会着实看不起他。

陈留郡王面容稍霁,看上去表情好些。

郡王妃接过管家大权,先唤闵氏:“二弟妹你过来。”闵氏不敢不来,走到她面前,以前的骄傲气和背后的埋怨全都没有,闵氏这一回头低心低的跪下来,泪水又喷涌而出。

“郡王刚才怪我管不好家,他说得原有道理。我呢,以前当你是妯娌,从没对你摆过长嫂王妃的谱,家里就母亲和我们三个人,我想用不着。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以后你自己存着小心,再有差错让我拿到,我是不客气的。”

闵氏低低道:“是。”

“再来,以你以前的想头,只怕又要背后说我,怪我今天不早出来为你求情!”

闵氏哆嗦道:“不敢。”闵家的人也大惊失色:“她不敢才是。”

郡王妃冷笑:“我说这话有根据,你不止一回这样的说话。有一年母亲说赏花,你到的晚,反让母亲等你,在房里反而说我故意撇下你,故意来得早,这话真可笑,你去早也就是了,自己不勤谨,就不要怪别人,谁是应该等你的!”

“有这话你就该家法!”陈留郡王在旁又冷下脸。

郡王妃对他陪笑:“这不是才说过我以前也错了,”一旁,还有个袁训又使眼色,打个哈哈:“姐丈,你不是让姐姐处置?”

“你少废话!”陈留郡王说过,也真的闭上嘴。

郡王妃接着刚才的话对闵氏道:“由此来推,今天这事,说不定你还要怪我。怪我什么呢?怪我没有早早为你求情吧。这是你这样的人能想出来的,我得单挑出来告诫与你!郡王在发火儿,我不敢说话,今天没有舅爷舅奶奶帮忙,”

陈留郡王又瞪眼:“答应你的是我,与舅爷舅奶奶没关系!说句话,又把你弟弟惯在手心里。”他有一句还没有说出来,捧一个还不够,又多捧出一个来,等那加寿长大,你还不捧三个在手心里!

“是是,”郡王妃对他总是笑,望向闵氏,就面容端起,带出吩咐的口吻:“大家为你求情,这才求下来。再来,不管我早求晚求,总是为你求,这是我的恩典,你牢记住!”

“是。”闵氏颤抖一下。

“我并没有祸心,也不是两面三刀,表面为你求情,背后还害你的人。我要是那样的人,你怨我恨我,也有道理。既然我不是,以后凡事也不再同你客气,你自己记牢吧!”

陈留郡王妃狠狠敲打闵氏一番,怕她又和以前一样,帮了她,她还嫌你来得晚,嫌你帮的不足够。

这一番话扎到闵氏心里,闵氏做何感想不可知。因为郡王妃说完这话以后,就不再管她,并没有给她表露心思的机会。转向陈留郡王,郡王妃含笑:“适才我说的,为二弟纳平妻呢,要细细寻觅才可得。”

陈留郡王点头,娶妻和嫁人这事情,都要小心仔细为上。

“纳妾呢,也要挑选才得。”郡王妃道:“不如把府中的好丫头挑两个给二弟吧,郡王看可使得?”

平妻,纳妾全是陈留郡王妃自己提出来的,陈留郡王既然答应,她一件也不办,像她在说空话。

可妻与妾,全要当心的选。郡王妃又不愿意自己说空话,就道:“先纳丫头便是。”

陈留郡王一听,把眉头拧起,前面说的好好的,这又改成丫头。他问道:“你看哪个丫头好?”郡王妃笑盈盈:“把兰香给二弟吧,再在满府里挑一个爹娘老子忠心的,生得模样儿不轻浮的,能生孩子的,”

沉吟一下,陈留郡王看看二弟,再看看小弟,忽然笑了:“要说二弟房里出这样的事情,不打他已经客气,还给他好人?也罢,既然要给,就痛快的给吧。”对郡王妃一笑:“把你养的姑娘小姐,给二弟两个,再给小弟两个。”

“啊?”

郡王妃、萧瞻峻,袁训一起张大嘴。

见不到有一个是喜欢的,陈留郡王又想沉下脸:“这事儿不好吗!”

“好。”萧二爷欢天喜地,大嫂为大哥挑的妾,没有一个不是美貌的,而且品性上也靠得住。他是大喜过望,上前拜谢陈留郡王,迸出来一句:“大哥,你给我自己挑吗?”

“你少得寸进尺!”陈留郡王骂过,又疑心大作:“敢是你事先相中过谁?”萧瞻峻忙摆手:“没有没有,”他嘻嘻:“我是想说,把兰香给我就行了。”

外面丫头多少有一点儿能听闻,都对着兰香有笑的,有嫉妒的。兰香羞涨脸从头到脚全都软掉,应该避开,这就一步也动弹不得。

“原来你早相中我的丫头?”陈留郡王好笑,把手一摆:“你这就领走,身份相关,不要再到我房里来。再来,再给你一个,话已说出,岂能更改。”

因为这一句,话已说出,岂能更改。宝珠没有反驳,袁训也没有反驳。两个人手指轻扣手指,互相拧上一下。

按郡王的意思,这就唤出妾给二弟自挑。萧瞻峻先辞了:“这事儿不急,我先把兰香带走便是。”

“兰香你也不能急,等我去回过母亲,给她打扮打扮,到晚上摆桌子酒,家里有亲戚们在,大家借此乐一乐,给你送到房里。”兰香是郡王妃的丫头,主张又是她所提议,陈留郡王妃不肯草草。

陈留郡王无话,郡王妃的这主意也好,他肯答应也好,全是警告闵氏离开你还有别人,不是一定要你。

有闵氏在前,郡王妃不肯再匆忙行事也应当,这就袁训也不用就挑人,萧瞻峻带着闵氏给郡王夫妻叩过头,回房准备不提。

……

“过来过来,你过来,”回到房中,宝珠就嘟起嘴,偏身缩在榻上,对袁训勾勾手指。袁训是外面回来就去看老侯对付项城郡王,衣裳没换,宝珠唤时,他正换衣裳,闻言就笑:“我就来审你,你慢慢等着。”

宝珠把嘴嘟得更高:“是我审你,怎么你倒审我?”

“你为什么审我?”袁训换上一件石青色衣裳,看看这件也是新的,满意的道:“小呆子倒也勤快。”

“勤快也不落好嘛,过来过来,是了,我得寻个东西在手里。”幸好针线筐就在榻上,宝珠翻出木尺在手上拍击几下,对袁训把脸儿一沉,重新嘟嘴:“过来挨打。”

袁训走过来笑:“我没功夫打你,同你玩笑倒闲着呢。”

“宝珠不同你玩笑,再说这事情是玩笑吗?”宝珠溜圆眼睛:“你背信弃义。”

“我?”袁训手点自己鼻子。

“你恩断义绝,”

“我吗?”袁训又在自己鼻子上点点。

“你薄情寡义,”

“还有?”

“你无情无意,”宝珠睁大眼睛寻思:“还有什么来着,”她嘟囔:“我没中过探花,肚子里词是少了。”

袁训笑得跌脚:“敢情中探花是为着巧骂人,”自己鼻子点得足够,这就挪到宝珠鼻子上去,抬手在她鼻子上拧一把:“你这是把天下寒窗全扫进去。”

他打趣道:“你有这些词汇,有骂我的,刚才何不去回姐丈?”

“他那么凶,我怎么敢。”宝珠扁扁嘴,又顺手一推,把这话推给袁训,宝珠巧笑嫣兮,歪着个脑袋:“你既会说这话,又中过探花,怎么刚才不回姐丈呢?”

袁训摸摸额头,把宝珠原话奉还:“他那么凶,我怎么敢?”宝珠吃吃笑出来两声,把小脸儿一沉,怏怏不乐:“现在怎么办,姐丈出了个馊主意。”

“让母亲同他去说,”袁训刚才没有说,他就是想到还有母亲在这里。宝珠摇头否定:“这样他更看不起我,一准儿说我用母亲压他。”她忧愁一下:“你还要姐丈手下过日子,我还要在这里呆,凡事儿总请出母亲来说话,这可不好。”

手上一空,木尺让袁训取走,反过来,在宝珠头上一敲,探花郎笑嘻嘻看笑话:“那你想怎么样?”

“我不是探花,我没主意。”宝珠双手摊开,继续搜索袁训,娇滴滴道:“探花给我出个主意吧。”

再嘴儿更噘:“怎么你倒打我?”欠身子取回木尺,眸子明亮:“你没主意,就让我打上几顿也罢。”

木尺才一扬,袁训早跳下榻,玩笑心大作,探花一溜烟儿到书架前。这是陈留郡王的厢房,里面摆着他一部分书。同时还有宝珠前段时间找山石的书,什么周易吕氏春秋,全摆在这里不动。

书房里的人因为不明了,不知道内宅要这些书做什么,送来的不但有周易,还有铜罗盘。

袁训全取过来,抱到榻上笑道:“我出主意了,你慢慢地看,书中自有黄金屋。自然也有好主意。你若也找不出来,也别再欺负探花郎。”

宝珠挑一眼,瞍一眼他,挑一眼,再瞍一眼他,探花陪个笑脸儿:“这还不满意吗?我书坊里给你挑些奇门遁甲,鬼谷妙计,你看可好不好?”

“奇门遁甲,鬼谷妙计,我用来作什么?”宝珠鼻子里哼哼。

探花满面春风来献计策:“你先妙计算过,姐丈哪里给我人,到那一天,嗖,我们遁走。”宝珠笑得花枝乱颤,还是不肯放过表凶,继续拿他出气:“姐丈要说没出息,没有好主意回他,就遁走?”

她皱皱鼻子,撇撇小嘴儿:“为什么不是你的妾遁走,倒是我要走?”宝珠绷一绷面庞:“我偏不走,也不许你走。”

把手在书上罗盘点过,她的夫君在一旁坏笑:“夫人锦囊妙计,哪年才能出来?晚了为夫我可就让押入洞房……。”

“这个,”宝珠憋住气,把罗盘握住。袁训好笑:“这不还是奇门遁甲。”宝珠一本正经:“不是。”随即眉开眼笑:“这个好,这个打姐丈头。”

“哈哈哈哈……”

袁训也来了精神,取过自己佩剑:“拿这个揍他,小宝儿,”他翘大拇指:“为夫的清白可就倚仗你。”

宝珠黑黑脸儿:“你不帮忙吗?”

“我不是说过我怕他,”袁训坏坏地道:“我胆子小,我就不敢打他的头。”袁训决定把这个笑话对姐丈说说,等回到军中再说,到时候姐丈想发脾气也找不到宝珠,只能一个人生气,光想想就是不错的。

“那我找别人帮忙去。”宝珠一脸的我不勉强你。袁训凑上来:“找谁找谁?”顺便在宝珠脸上咬一口,问道:“你不找我,难道找红花儿不成?”

“你忘记了,我还有好女儿啊。”宝珠笑眯眯:“我把加寿给他,让加寿对着他哭去。”

“好主意!”当父亲的拍案称绝模样,又添上一条:“溺他一身,”

“吐?呃,可以吐他一身吗?”宝珠迟疑不定。

“可以!加寿吐他,他有什么办法?”袁训兴冲冲地扯下宝珠:“走,去看我的好女儿,教教她欺负姑丈。”

两个人兴高采烈的走了。

正房里,陈留郡王还不知道他即将面临溺一身吐一身的场面,他歪在榻上正在道:“给小弟挑能生的,免得你们大白天的也纵容他房中嬉乐。不像话,哪一个大家公子像他这样,纨绔才这模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