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我家弟妹不答应/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陈留郡王说给小弟妾的事,郡王妃也知道他是喜欢小弟才肯给他,他们房里的妾可都是郡王妃精挑细选的,个个不赖。

但是,郡王妃暗道,宝珠她能答应?在郡王妃的眼里,宝珠已经不是以前她认为的宝珠,宝珠就是稀奇宝贝。

今天陈留郡王说稀奇宝贝时,郡王妃都知道是在说宝珠。郡王的意思是生个孩子惊天动地,如在城门口儿上哭几声,弄得一家老少都跟着不安宁。

这不是稀奇宝贝吗?谁家媳妇不生孩子,谁家孩子不哭几声呢?就他们家的与众不同,兴师动众般动静大。

夫妻都认为宝珠是稀奇宝贝,但夫妻的认识不一样。陈留郡王送袁训妾,是让他少稀奇点儿。郡王妃却在想,稀奇宝贝不是吗?她不答应,也就送不过去。

但郡王妃此时没有说。

宝珠和袁训成亲前有言在先不许纳妾,这事情宫中姑母处都过了明路,母亲自然也早知道。郡王妃心想等一下怕母亲不来找你吗?

横竖母亲要说,郡王妃就不反驳郡王,闻言后,她说声是,把这件事情先过去。随即,她带兰香去见老王妃。老王妃对闵氏早有不满,只为病弱不想和她生气,又听说萧瞻峻纳妾是她儿子办的,老王妃赞不绝口,赏给兰香一件首饰,给她莫大的体面,并且说不要等,今晚就把兰香送过去,先让老二有侍候的人,另外那个,就可以不用着急。

消息传开,丫头们都去恭喜兰香,兰香的老子娘欣然得意,只等女儿生下孩子就可以更加的得意。

当晚开家宴,老王妃说兰香虽是丫头,却从小养在府里,与外面进来的妾不同,她亲自到场,受了礼,家宴上也坐半天,和安老太太高谈阔论一番,老太太这些人全是去玩的,跟着凑热闹。

外面陈留郡王和来做客的将军们,城里的亲戚们,同样尽欢而醉。

郡王妃亲手操持太忙,就没注意袁夫人当天没来和陈留郡王说话,宝珠袁训看过热闹,袁训不肯再陪到酒醉,早早的和宝珠出来看月色,携手回房。

……

一夜北风紧,第二天骤然霜降,红叶更丹珠子似的红通通,看得人心头明亮。陈留郡王一早打发将军们出去游玩,房中问过两个儿子功课,见志哥儿已到年纪,吩咐他从明天开始,一早习练武艺。

念姐儿养在正房,好想和父亲亲近。但当父亲的才骂过小舅子生孩子稀奇模样,再加上当父亲的本来只有威严的心,不想和小女儿娇娇痴痴,就走出来,往园子里去逛。

古代的父亲如此者很多,陈留郡王不过是其中一个,并非另类。

园中清泉流水,菊花香飘,陈留郡王在这悠闲中,边漫步边想心事。

他先想到苏赫明年不会罢休,卷土重来时必定和小弟过不去,这就难免要为袁训筹划一下,明年怎么再重挫苏赫才是。

地理地势全在他脑子里,这就转上一遍后,又想到一件事,要找王爷索要新兵。好歹他算给小王爷面子,把人马给他八千……

说到八千,陈留郡王忍俊不禁,八千人马对上石头城又算什么?偏偏他们就打赢了,这一仗折子上写小王爷调度有方,但想来京中人人清楚,这是小弟功不可没。

想到袁训,郡王又要骂他。这小混蛋,当上钦差就不认人,他和老侯必然藏的有话有心里,就是不肯说。

身后有树叶声一响,陈留郡王迅速回身。他在内宅里,没带一个人往这里来,这就无人通报,只有自己回头来看。

见一个人笑容满面从树后走出来,盈盈一礼:“见过姐丈。”却是弟妹安氏。、

陈留郡王以为自己打扰到宝珠赏玩,又男女有别,他即刻道:“我就走开。”

见面前好几条路,一条通往水边,一条通往花房,一条通往别的园门,还有一条往园子深处,陈留郡王本是想好好的逛逛,但宝珠在这里,他就不便再逛。

宝珠在身后,虽然地方大,也不便往回走,就迈步往另一个园门去。

才走上那路,宝珠叫住他:“姐丈请留步!”

陈留郡王人是停下来,但身子不转回。宝珠叫他,自然是宝珠有话要说,郡王一言不发,只等候着。

他心中奇怪,弟妹叫我能有什么事情呢?你要东要西,应该去找你姐姐。家下人对你怠慢,也应该去找你姐姐。

总的来说,弟妹叫住姐丈,姐丈纳闷到底。就和昨天姐丈唤弟妹前去,弟妹也满心疑惑一样。

很快,他的疑惑就让解开。宝珠在后面道:“我有话要和姐丈说,见到姐丈单独前来,我特地跟来。”

“什么事情?”陈留郡王还是没有乱想,只是更奇怪。

“请姐丈收回昨天的话,不要管我夫妻房中事。”

陈留郡王这就明白,眸子一寒,他想的是什么?好好教训这不省心的弟妹才是。郡王就把身子转过来,那脸上寒的像早起下的霜。

出乎他意料之外,面对他的冷脸儿,宝珠并没有后退一步,也没有害怕的神色。她从容的神色,充分表示出她有备而来。

再轻施一礼,宝珠好声气地试图说服他:“姐丈容禀,我夫妻恩爱情深,姐丈美意不敢领受,请姐丈多多宽恕。”

“嫉妒是七出之条。”陈留郡王言简意骇。

宝珠见他干脆,更笑上一笑:“人还没有到我房里,我嫉妒的又是什么?”一个空影子吗?

陈留郡王烦恶的皱皱眉头,他是不耐烦和女人动嘴皮子,冷淡地道:“长者赐,不可辞!”

他摆出兄长的谱,宝珠也干脆了,笑容不改,但直接回他:“我不要!”

陈留郡王惊的眼球子快要掉出来,在他印象里,这算什么事情?给你妾跟送你猫差不多。而且长者赐,你不说恭恭敬敬接住,赶紧的来道谢,你不要?

你特地跟上我?

你还敢跑来找我事情不成?

宝珠嫁给袁训,除去袁夫人以外,从中宫到太子到郡王妃到郡王,都潜意识里认为宝珠高攀他们心爱的袁训。

中宫恼火地时常把辅国公和南安侯痛骂,估计最近她不再骂。太子殿下是不干涉,只要宝珠能生就行。郡王妃的态度早表现过,让宝珠狠狠撞回来,两个人最后反而好起来。

郡王呢,是还没有见识过宝珠为人。而且从男尊女卑来看,他也没打算长这见识。

面对宝珠毫不犹豫的拒绝,郡王大为光火,眸子一瞪,犀利血光浮现出来。宝珠表面上不害怕,心里却一直是惴惴的,防备着郡王发脾气。

好在她今天是单独跟出来,陈留郡王就是发脾气也不会让别人见到,不会形成脸面上的难看。按她早想好的,见姐丈怒气上来,宝珠往后退一步,早就站好的位置,手恰好扶上树,免得摔倒后姐丈扬长而去,宝珠想好的话就说不周全。

半边身子倚住树后,宝珠坚定不移,还抬了抬下颔:“姐丈不要动怒,我还有话要说。”

“你说。”陈留郡王面无表情。

“我是他的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律法上规定,与夫君一心一意的人。”宝珠竭力笑得柔和一些,表示自己不是来闹事的。

陈留郡王冷哼一声:“你既然知道你应该与他一心一意,又来找我作什么!”妾在身份上,在很多朝代不受保护。

可以买卖,甚至一天为妾,有的时代还不允许扶正。

“我不相信他!”宝珠掷地有声。

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陈留郡王大为惊奇,微微变了脸:“大胆!夫主为大,这话是你能说的吗?”

“他知道!”宝珠眸子微转,有忍不住的情意出来。就宝珠来看,她对袁训在感情上的不信任,是相当的明显。

如她早在成亲前,就对袁训说过:“宝珠的私房是宝珠的,等你以后变心,也好傍身。”袁训对于宝珠的铺子一直关照有加,而且并不真的想分她钱,他也是相当的容忍和理解吧。

“你说什么?”陈留郡王愣住,心想这都是什么话。以郡王来看,小弟对你算是情意无价,安氏你要做的,就是双手捧得高高的,每天去膜拜还说得过去。

这小弟情深一片,你不相信他?这话是哪个老子娘教出来的!

陈留郡王怒了,本来还有三言两语就走开,懒得和宝珠废话的心,现在他脸黑着,眼眸不自由主的眯着,带足狂风暴雨就要来临的模样,眸中三分刀光三分寒光三分火气,把宝珠从头到脚的打量着。

安氏弟妹是个很美貌的人,这一点儿不用多看。她要是长得不好看,小弟能要她吗?但她美貌下面,却是一颗与小弟不一心的心肠,这不禁让陈留郡王眨眼间就要火冒三丈。

他还没有发火,宝珠抢在前面开口。

“姐丈!我丈夫人才一等,人品一等,聪明一等,用心一等,”

“哼!”陈留郡王冷笑,你还能知道真不容易。

“他再找像我这般的人,倒是不难。”宝珠眼前出现她和袁训玩笑时,一一看过的那些名门嫡女们,她想明白后也没有向袁训求证。

这还用求证吗?不求证也能猜出是姑母曾为他安排相看过的。

宝珠悠悠道:“我要是不嫁给他,再寻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却是难了。”

“你倒还有自知之明!”陈留郡王不屑一顾地道:“是难如上青天!”放眼全国你寻去,哪儿还有第二个。

让他贬低的宝珠却嫣然含笑,就是手把树身再扶上一扶,笑盈盈道:“所以,请姐丈收回昨天的话,姐丈爱妾我们不敢领受。”

下面不等陈留郡王再说什么,宝珠滔滔不绝往下言讲。

“律法规定,妻妾不等,这不是律法也不允许对妾有情意?可人都是有情意的,相处久了,孰能无情?侍候久了的丫头婆子家人,都生出家人一般的情意,哦是了,”说到这里,宝珠屏气瞄瞄陈留郡王的脸:“姐丈特意带您的将士们在家中休养,这不也是有了情意?”

陈留郡王觉得耳朵有些疼。

“日子久了,山石草根子也能生出情意,何况是个人?我成亲以前,夫君答应我不纳妾。这事情,姑母大人也知晓的。我们领受姐丈的好意,夫君就成背信弃义的人。男人呐,”宝珠又轻俏地一笑:“怎么能不重信义呢?”

陈留郡王纳闷,你在骂谁呢?

“姐丈您名将博学,应该听过一句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宝珠略有得意,她能知道这句话的出处,也算她看的书比一般的女眷要多:“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有出处的。”

陈留郡王打断她,阴沉着脸:“这是比江山!”

“我房中,就是我的江山!”宝珠反驳!

陈留郡王噎了一下。

“对姐丈来说,名将名头是您的江山。对我丈夫来说,忠君报国是他的江山。对我和姐姐来说,我们的房里归我们所有。”宝珠心想我不是姐姐,也不是二太太有错在你手上,我为什么要受你两个妾?

“她们也是良家女子,在家里也是父母钟爱,在闺中也曾盼过丈夫疼爱,她们难道愿意过没有情意的日子?姐丈你年年耗费人力物力倒也罢了,我也管不着。我的房里我不要,这事儿我说了算!”

陈留郡王好半天才气急,这才明白:“你在指责我!”

“是!”宝珠这样的回他,心想你做错事不能指责吗?你当大将军说一不二,那不是刚愎自用吗?

刚愎自用的人,是成不了名将的。

同时手在怀里一抽,霞光从衣内放射而出,无数宝石光染上宝珠手指。

她的手中握住一把短剑,陈留郡王认得,正是瑞庆殿下给小弟的那一把。这剑相当的快,割她自己手不成问题。

陈留郡王那脸色黑的跟深潭似的,割我你是休想,你打算割你自己威胁我不成?

他很快明白,他一意孤行下去,宝珠打算和他拼命。

宝珠横剑于身前,不卑不亢地再次责问:“姐丈是名将,请问姐丈,有人占据你的地方,你让也不让?”

陈留郡王怕是不怕的,只是眉头更紧皱起来。

他不回话,宝珠还有一腔话呢。

“乱花迷人眼!我夫妻恩爱正好,为什么要送人过来?我为他千里迢迢来府上打扰,为的是夫妻相聚,从没有做过出让之想!”

陈留郡王又嗤上一声。

宝珠让他嗤之以鼻模样完全惹恼,捎带的心里话全出来:“就是姐丈你,也要惜福才好!姐姐不好吗?姐丈又儿女双全。为姐丈妾的人,我才说过她们也是好人家女子,为让姐丈喜欢一时片刻的,弄得人终身孤守,她们不是人吗?又不是只猫呀狗呀的。为尊者不爱百姓,这是哪儿的道理?”

“姐姐对你情深意重,你怎么从来不担心伤姐姐的心呢?”

“你自己有便罢了,我管不到你,这种事情你也别管我们的,可好不好?”

陈留郡王一言不发。

宝珠说着说着没有了话,握着剑眸子对天上看看,寻思一下,像是也就这些话。第一是我不要,第二姐丈你惜福。第三…。宝珠抿抿唇,对陈留郡王欠欠身子:“姐丈你别生气,总之,我不要!”

说过,把手中剑再对他亮亮,把自己的决心完全尽露,转身慌忙的走了。弄把剑给着人,宝珠没耍惯,总是有点儿心慌。

她走以后,陈留郡王原地怔了半天,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不逛了,换成另外一个人也没有逛的心情吧。

往自己院子里走去,院门上遇到袁训和他一起进来,而厢房窗上,闪过弟妹安氏的面容,多少,总是带上一些不安的。

陈留郡王没看宝珠,把袁训肩头一拍:“小弟,有空没有,来比划比划。”袁训正闲,他还喜出望外:“姐丈肯赐教,我闲着呢。”

先去兵器架上选了一个白蜡杆,才握在手中,陈留郡王一个进步上前来,劈手夺过,反手一肘把袁训打倒在地上。

这是自家人比试,袁训还没大防备,已经顺着地面摔了出去。窗户内宝珠见到,正惊慌失措,听陈留郡王冷笑道:“拿个东西当我怕你!当我吃素的!这次放过你,下回再敢看我收拾你!”

一拂袖子回房。

袁训跳起来,莫明其妙:“不是姐丈要同我比,”跟上去就要和姐丈理论,陈留郡王把眼睛一瞪:“滚你房里去!稀奇宝贝样,不过一个鼻子两只眼,没看出好在哪里!”把袁训推开。袁训也火了,拍拍衣裳上的灰:“你又哪里受人的气,往我身上出!”

一气回房里来,对着宝珠悻悻:“钦差果然是难当的,姐丈还在生气我不肯告诉他,我要能说,我能不说吗?”

宝珠压压“扑通扑通”乱跳的心,安慰袁训道:“姐丈也许外面受了气也不一定,与你并没有关系。”她虽然后怕,在这里也眉眼儿一弯,笑模样出来。

姐丈受气?他早应该受受气不是。

“也是,我们不理他。”袁训握起宝珠手:“我们去看加寿,好女儿比姐丈好看的多。”两个人携手出房,在正房的陈留郡王见到,忍无可忍翻个白眼,恩爱,你们恩爱去吧,当我想管你们的事!

郡王自己生气,像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说的就是自己?

……

辅国公频频的有信来催促,没过两天,袁训奉请长辈们,带着宝珠和加寿,又有他的六个跟班儿,周何花彭外加蒋德和关安。再加顺伯等人,辞别姐丈姐姐,往大同府去。

这几天陈留郡王不提送妾的事,郡王妃自然也不提。郡王想到自己一片好心变成什么肝腑——在当时朝代来说,不能说他一点好意也没有——最让他生气的是,袁训也不提这事。

袁训本来就不想要,他自然不提。

陈留郡王气就气在这一点上,他没有想到袁训是不想要,他以为宝珠迷汤灌下去一堆,把袁训灌得姐丈给人,姐丈如果忘记,他也不问一句。郡王气得就要倒仰,勉勉强强出来送行,十分的不喜欢,又不能表露,就把心思往别人身上去。

北风凛然,见老侯不辞辛劳,车前车前的照看。陈留郡王也不耐烦他,心想这俩钦差滚蛋,我还能心里痛快几天,也不看老侯。

这样瞄瞄,他就没有几个可看的人,眼睛只能放在蒋德和关安身上。这两个人顶着个校尉官职,却活脱脱是小弟亲兵。

要说这次回来,陈留郡王没打算让蒋德和关安同时离营,是袁训求情,蒋德关安才能跟着。他们是名符其实的跟着,袁训去哪里,他们就去哪里。

袁训是担心不让蒋德和关安跟着,这两个人要私自离营。他们花钱调到陈留郡王这里的事能干得出来,也许还能干出来花钱买通别人帮他们当值的事。

陈留郡王不是梁山王,如果知道这种事不会姑息,袁训就事先对姐丈打声招呼,把蒋德关安正大光明带出来。

见马车驶动,两个人紧随袁训不丢,陈留郡王嘀咕:“这不是人缘儿,这是有古怪。”说过他也懒得管,目送马车走远,和郡王妃同回。

……。

袁训带着家人到大同那一天,项城郡王回到他的府上。一下马,就匆忙吩咐迎接的小厮:“让先生们来见我。”同时往他的书房走去。

他要商议的事情太机密不过,项城郡王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内书房。项城郡王妃跟在他后面,面容憔悴很想追上去解释几句,但她再追也没有项城郡王大步流星走得快,看着追不上,在后面流下委屈地泪水。

回来的路上,项城郡王妃吃足苦头。先是日夜兼程,项城郡王让老侯吓得魂飞魄散,还能强撑但内心有鬼,只想急着回来。

又对郡王妃不满,路上恨了又恨,明知道郡王妃从没吃过这样日夜奔驰的苦,也不肯放慢马速。

路上打尖时,郡王妃想和他说句话,项城郡王也避开不谈。当然,他也的确满腹心事。

对着项城郡王绕过甬道的身影,项城郡王妃掩面哭泣起来。

项城郡王就是听到,也没心思理会,何况他没听到。他急急到书房里,北风吹不走他心头的烦燥,反而让他更意乱神迷。

先进来的幕僚,是跟随项城郡王多年的书生叫刘向。随后依次进来的,才是别人。见到人全到齐,项城郡王粗声问道:“是谁给王妃出主意,往陈留郡王府上闹事的?”

大家眼角齐飞向一个人。

那个人生得不高不矮,斯文仪表,姓雷叫雷不凡。

雷不凡见大家全看他,倒不惊慌,从容不迫的起身一揖:“郡王妃当时叫去我们等五、六人,去的人都在这里。陈留郡王府上欺人太甚,郡王妃怒气难压,我就出来这样的主意,本意是惊闹王府,给她们点儿教训。后来听说,”

雷不凡面有试探:“还有什么刀剑在内?”

项城郡王心中鄙夷,你装什么装,你坑老子一把,还装不知道有刀剑吗?项城郡王故意垂头丧气:“见他娘的鬼!你们去找事情,怎么还弄出几把刀剑?”

把头一抬:“新制的,知道吗!新的,到现在梁山王还让封存,没有一把在外面!”

书房中窃窃私语起来,先生们交头接耳,不用怎么想就知道这事情不小。

刘向问雷不凡:“这刀剑是怎么一回事?”雷不凡大叫冤枉:“我也不知道啊。”项城郡王面如寒霜再加上一句:“张辛就死在这刀剑下面!”

刘向身子一晃,惊恐睁大眼睛,这是一出子借刀杀人!他直盯盯对着项城郡王,有些话涌到嗓子眼里,他没说出来,但瞪着的眼睛里完全表现出来。

我以前对郡王说的话,郡王你不在意,现在全应验!

刘向面色剧变,项城郡王则不看他。他倘若看一眼刘向,面上就会浮出内疚。项城郡王也在想,有些话全让刘先生说对,可当初并没认为重要。

深吸口气,项城郡王再想,就是现在,也不能认为他的话重要。说到底,自己也从中得到很多好处,也没有真的留下叛国证据。

此许的证据,当前要赶紧毁了才最打紧。

他静静听着先生们争论。

他的话像在热油锅里浇上一捧水,炸得幕僚们言语中开了锅。

“当初说这主意的时候,你们都是答应的,制订这主意不与我相关,你们谁走漏的风声?”雷不凡质问另外几个人。

另外几个人也傻眼:“主意是你出的,就不会是你泄漏出去?”

几个人的争论中,项城郡王忽然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扼住雷不凡的脖子。他的举动把所有人吓得目瞪口呆,离得最近的两个先生见到项城郡王面目狰狞,吓得面如土色,往椅子上面一软,哆嗦起来。

雷不凡嗓子眼里格格有声,手指用力的去抓最近的东西,最后脖子上压力越来越大,手指还是渐渐无力的垂下。

他最后的力气抬眸对项城郡王一瞥,心头闪过一句话,你杀人灭口。手指竭力地想在椅子扶手上写出灭口两个字,可他手上没有墨汁,只空中急速摆动着,直到闭上眼眸,垂下手指,软软似没了骨头。

足有一刻钟的功夫,项城郡王还紧紧握住他的脖子,握得他的骨头格格作响也没松手。书房里先生们不寒而栗,心头也闪过和雷不凡同样的话,这是郡王杀人灭口。

在他们想的杀人灭口,却和雷不凡想的不一样。如那唯一的不作这样想法的刘向,则沉思着端详,面色还是沉稳的。

“通!”

雷不凡摔到椅子上,早就气绝。项城郡王拍拍手,像他刚才不是杀人,不过是掸去灰尘,很是随意。

重回座中,项城郡王沉痛地道:“我以国士待先生,先生们却误我,让本王好不寒心。”素来阴鸷的面庞上,伤痛很是明重。

“我出征在外,王妃又是女流之辈,留先生们在家以为制约劝导,不是犯下滔天大事……”要说项城郡王刚才的伤痛是装的,现在就是真的。

回想最近发生的事,项城郡王好似让装在鼓里出不来。他一桩桩一件件的想,先从陈留郡王军中反水开始,去的人是他的不假,个个面孔全是他军中的,可那刀剑是谁给他们的,项城郡王一样稀里糊涂。

最让他担心的,还不是那些人是他的,而是梁山王至今没有发难。

军中死了大将,张辛在押送过程中死在大同,郡王们虽在战场上也先后得闻。问过以后,项城郡王才完全清楚他军中少了人。

打起来各将军们分开,又有溃散的兵迷路的兵,他得重新点回兵这才有数。

是他的人就是他的人吧,刀剑与他无关,这只能说明他的军中也有奸细。项城郡王做好硬抗的准备时,的确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梁山王居然一个字没提。

他们大同府相见的时候,梁山王满面春风,备细地夸奖战绩,别的事一个字也没有说。项城郡王正认为这老狐狸又有损招时,果然,出来一位钦差把他的王妃拐走,在太原候着他。

项城郡王暗骂,难怪梁山王老混蛋他不找事,找事的另有其人。

项城郡王边回想,边捡能说的说出来。他的幕僚全傻住眼,挑动哗变,又私盗刀剑,又擅杀大将,又陷害陈留郡王府,或者说与陈留郡王摆明撕破脸……。

“就是这样,看看你们有好主意,再来告诉我吧。”项城郡王说完,已经有气无力。打仗是件劳心劳力的事,他身心疲惫只想回来休息,结果头顶上乌云滚滚隐含雷声,像是哪一个雷都让项城郡王接不住。

先生们告辞,刘向没有走。他陪着项城郡王苦恼:“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皇上历年已经是疑心重重,又有太子殿下长成,权势在握,更对各家郡王猜忌已久。就没这样的事,日子已经不好过。”

“哼哼,好过的好过,不好过的不好过。我看陈留郡王日子就不错,弄个钦差在他府中好吃好喝管着,我……呸!”

忍无可忍,又无从发泄的项城郡王,对着地上就是一下。

刘向闪闪眼皮,迟疑地道:“您有没有听说,钦差是两个?”

“是两个!”项城郡王面皮抽搐着骂:“我问的梁山王,我想他不找我,我就去找他,看看他心里怎么想,没话说,就问他钦差的事。”

“王爷怎么说?”

“他承认是两个,也承认钦差已出京。但另一个是谁,他就不肯说。不过,这老东西说的话能信吗?依我来看,钟老大人才是正的那个,另外有暗访副使好几个也说不定。”

在这里项城郡王吸气,牙疼模样:“伍掌柜的太想弄钱,不分时候就动手,这正好撞上去不说,还把凌家给带累下来。又有我房里那位没见识,只想着出气出气,我也想出口气,我这不是还在忍着。”

对项城郡王的牢骚,刘向没认真去听。他只看着雷不凡刚才死去的地方,雷不凡让拖出去,椅子空着在那里。

“您把雷先生杀了,钟老大人能不查他吗?”刘向担心,雷不凡的来历他慢慢的也曾了然。

“我管不了许多!让他查吧。查出来我都不管,我现在应付陈留郡王和我打官司还来不及,谁拖累我,我就把线索往谁身上引!”项城郡王焦躁。

刘向犹豫一下:“可,若是查不到他身上,南安侯还是要和王爷您说话?”

项城郡王狞笑:“我白看着不成?我给他指指路,让他还回京里查去,别在这里搅和!”刘向完全明白:“难怪您杀他灭口。”

“杀他灭口,其实是指一条路给钟老大人,雷不凡是从哪儿来的,他就让哪儿查去吧。”项城郡王拍拍脑袋,大冬天的上面有一层细汗,心累出来的。

“不杀雷不凡,我纠缠不起啊。”

“可雷先生死了,送他来的人可让您得罪?”刘向担心地道。

项城郡王骤然又火了:“我都快让他连累去京里蹲昭狱,我还怕得罪谁吗?”袖子一拂,冷笑道:“夸口什么大计,说什么擒龙手翻云掌,让我看看他怎么应付这件事情!”

天边,乌云翻腾中,细细的雪珠子簌簌下来,清冷中带着阴沉,阴沉中泛出严寒。今冬的头一场雪这就到了,像在昭示这个冬天不会那么暖和。

……

辅国公倚在窗前看雪景,在项城郡王那里是雪珠子,在大同则是雪花漫舞。风若精灵,雪若魂魄,席卷天地扫去风尘。

在这颠覆般的自然之美中,辅国公有身心整洁的舒畅,让他深深吸一口气,和往年不同的居然生出无所事事的心态,眼睛在最近的书架上寻找一下,弄一本古人诗篇来破破俗。

他自语道:“不是征战,就是勾心,老夫满身俗气,自己都闻不得。”撑起偌大国公府非容易,辅国公想到儿子们你争我夺的,哪一天交给一个,让自己来试试看。

才把白玉壶中泡上香茶,小火炉烹上茶水——世家公子茶酒件件来得,自己弄乐趣更大——国公老爷真的是在享受浮生半日闲,又把诗经握在手中。

诗文之美,最美者还是诗经。当然这个见仁见智,各家不同。

信手翻开,就是美丽的一篇: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辅国公完全渲染在诗篇中时,来了一个打扰的人。

“父亲在吗?”龙怀武在外面问侍候的人。

“进来,”辅国公略提嗓音,龙怀武走进来,二公子挤出个笑容:“父亲,说小弟今天到了是不是?”

辅国公故意略带诧异:“你怎么知道?”

“我,我让小子们在城门上,看到小弟奉着姑母马车进城。”龙怀城迟疑过,还是直接说出来,把笑容再挤大些。

辅国公反正闲着没事,拿逗儿子玩。他更加奇怪:“你这是关心他呢?还是又想寻他事情?”龙怀武满面尴尬上来,听当父亲地道:“他现在不比以前,太子党,新探花,升三级后官职比你高,我要是你,我躲着他。”

龙怀武让这话挤兑得无处容身,涨红脸就着父亲的话道:“我寻他事情做什么,我不是闲打听闲打听。”

“哦,那你太闲了。”辅国公暗笑,把眼睛继续放在书上。他等于什么也没有说,龙怀武也不能就走,见火炉上水开,主动上前洗杯子重放茶叶,就势的又讨了一杯茶喝,品品笑道:“还是父亲会享受,这茶水香。”

辅国公又觉得好笑,但面子上微微紧张:“我就这点闲功夫,要和古人论短长。”把手中书给龙怀武抛抛,示意自己说的不虚假。

“你喝茶就喝吧,不是打算喝到底吧?”

龙怀武面子上实在下不来,干笑道:“我给您泡茶还不好吗?”停一停,不问出来难过,还是问道:“小弟进了城,怎么还不到家?”

从城门到这里,三个来回都足够,龙二将军也没见到袁训的人。

辅国公这才悠闲地道:“啊,他回他自己家去了。”过袁家小镇,从大同城外绕路也能过去,但冬天野外风大,从大同城里走路近些,两边有房屋,风也小些。

加寿在车里必定是珠围翠绕,但能少走风路,袁训自然是少走。

他奉母和祖母婶娘,带着妻儿,相请着老侯蒋德关安,诸家人跟随,这就直奔袁家小镇,龙二将军听到,失声吃惊:“他不到家里来吗?”

紧跟着就嘀咕:“他竟然不来看看父亲?就是他不来看,姑母难道不见父亲吗?”

他嘀咕得实在有趣,辅国公忍不住一笑,解释道:“他过几天才来呢,你姑母自有家,当然先回她的家,再来做客。”

“哦,原来是这样。”龙怀武无话可说。在他是知道的,这个家的人都知道,辅国公兄妹情深,姑母进城回来住也无不可。但小弟不来住,二将军自然能想到与他们兄弟以前不和有关,摸摸鼻子上像是这就碰的有灰,带着这灰,灰溜溜出来。

原来今天不进府?

二将军失落后又松口气,他打迭起来的对袁训的客套中又不讨好,热情中又不温暖的心思,这就可以放下来。

试试双肩,人轻松不少。二将军在雪中回房,在清冷雪中越来越放松,原来今天不回来,那就不用等着他。

少拿多少精神,少费多少神不是?自己养着也是好的。

书房里,辅国公没有让儿子们打扰,继续看书。一碗香茶还没有下去,第二个人又进来。七将军龙怀朴进来。

“父亲在家吗?”

听到外面说话声,辅国公暗道自己糊涂。

外甥现在今非昔比,而且嘛,除非良心坏到根子上——辅国公在这里寻思自己有这样的儿子吗?兴许是有的,但余下的良心还在根子上长着——儿子他们得袁训才有一场军功,石头城之战,注定会被津津乐道好几年,他们对外甥表露出关心,也属正常。

辅国公就往外道:“进来。”见龙怀朴进来,毫不掩饰满面关切:“见过父亲,听说小弟已进城,他就是走也到家,这会子没到,想是贪玩在哪里正逛?”

“也许是吧,”辅国公先装个糊涂不明白儿子用意。

龙怀朴接下来道:“让人去催催他,家里都等着他,他这么大了,不懂道理不成?我们都候着他,他在外面逛个什么呢?”

“你们是谁?”辅国公暗乐,你们?等着揍他,还是等他揍你们?

老七是相对老实的人,在兄弟们中相对而言。就像文章侯府的韩三老爷坑蒙拐骗无一不能,但在兄弟中算相对老实。

龙怀朴笑道:“有我,有八弟,有三哥有四哥五哥六哥,”辅国公又窃笑,你就说你们全等着不就行了?

龙怀朴特意一个一个地说,是对他来说,还少一个人。他嘿嘿:“二哥像是不在意,我才见到他在亭子下面赏雪,说打仗时欠的觉太多,他一会子回去补觉。除去二哥,我们全候着小弟和姑母。”

“你们也回去睡觉去吧,”辅国公心想这不是打搅我吗?全怪我把你们良心没坏到根子上忘记,竟然忘记知会你们。

这里还少一个人,龙大!

龙大伤好后,在梁山王回边城前返回军中,陈留郡王就让他留军当值,龙大不在家中,不在兄弟们之内。

不堪儿子们一个一个来问话的辅国公,对龙怀朴道:“别等了,他早回他家,停两天才来呢。”把手上书翻过一页,想我这看会儿书容易吗?让你们搅和到不行。

龙怀朴比龙怀武还要失落,原地呆若木鸡:“回家去了!这……”辅国公板一板脸:“这什么?”

“都等他呢,八弟弄出来一坛子好酒,说谢他带上我们去打石头城,进城的人军功不一般,往年就是不一样,今年梁山王又亲口说过……他不回来那酒怎么办?”龙怀朴傻眼。

辅国公翻眼,看你笨的。你弟兄几个全精明……过了!就你一个吧,又忒的不精明。相对而言。

“酒还能坏吗?放几天就是。”

龙怀朴陪笑:“如果没热的话,是不怕放坏。”

辅国公忍俊不禁:“既然备下的有酒,就应该城门上拦住他,让他喝完再走。对了,你怎么知道他进城,你也弄个小子在城门上盯着他的?”

“是啊。”龙怀朴想,我没打发人去,怎么知道他回来。

“那你让人拦他啊?”辅国公心想还是一个“笨”字如何了得?

龙怀朴干笑:“这不是以为他进城能不回来,听到他进城,就让人烫酒,现在酒都冷了,再说已经热过,不喝再放着味儿也变了,”

辅国公没好气地哼上一声,谁叫你们办事不周全,没个准信儿,这就热酒的!“这个人,真是的,他不来看父亲,姑母也不看父亲不成?”龙怀朴和二将军一个腔调,也一样的来怪袁训。

辅国公鄙夷他:“他不想看你们兄弟吧!”龙怀朴让骂得无话可说,讪讪又说上几句,说得口渴,也讨一杯茶喝,没精打彩的出去。

辅国公心想这下子没有人打搅看书,吩咐小子们再换新水,把新下的雪水换上,亲手添上银炭,手才把书摸起来,又来一个。

“父亲在家吗?”

听一听,是老八龙怀城的声音。

辅国公叹口气,我这书别指望今天能看成。走到书架前,把书放回原位。背后门帘子微动,龙怀城进来。

“见过父亲,小弟不回来了?”

兄弟几个全一样的问话,辅国公觉得耳朵快生茧。他回身抚须,在儿子面上瞪一眼:“我让老七去知会你们,他倒不说不成?”

“他说了的,我才过来再问问。”龙怀城笑容可掬。

“那你还来作什么?他过几天才来,现在抱着他的宝贝千金祭祖去了。”辅国公说起加寿,就有了笑容。

外甥的孩子,还不知道长得什么模样,但一定是光彩动人,就像阿训和阿娴小时候一样,生下来就是漂亮孩子。

龙怀城同样有这样的意思,随着一笑:“侄女儿生得一样好,弟妹和小弟全生得不差。”他在这里闲话的劲头,辅国公看着烦。

“还有话没有?”当老子的今天只想清静。

龙怀城一愣,道:“有。”怀里取出一个小小包袱,包袱太小,只有他的一个手掌大小,不过他是男人大手就是。

辅国公不知道他弄什么玄虚,就瞅着。

见打开来还有一层的时候,珠宝光泽透出。全打开来,里面是三块血红的大红宝石,还没有镶过,是原样的经过雕琢,皆大得有鸽子蛋般。

宝石不过手心般大小,外面裹得里外三层。

“母亲让我把这个给父亲,”龙怀城笑嘻嘻。

辅国公糊涂了:“给我做什么?”龙怀城闻言,还以为父亲才从战场上下来,人还没清醒。他小心提醒:“给您变卖好过年啊。”

“啊?”辅国公怔住。

当儿子的笑道:“您不记得了,我们家没有什么了,过年田庄子上收成还没有到,军功赏赐也没有下来,我这几天在帐面上看过,平时是委屈不到我们,但姑母和小弟到来,还有加寿,是叫加寿吧?您不给见面礼吗?”

狠狠的往自己母亲脸上贴金,龙怀城笑道:“这是母亲压箱底的了,本来是打算留给我儿子,现在拿出来给父亲使用,父亲,我母亲可一片心思全在您身上,您看看这满府里,谁有我母亲想的周到,也只有我母亲心里只有您…。”

“你啰嗦完没有!”辅国公怒目而视,顺便的,又在宝石上怒瞪一眼。龙怀城赶紧闭嘴,才闭上嘴,见父亲有迁怒宝石的心思,又张开他的大嘴巴:“您可不能说不要,这是我母亲的心意,不是我自夸,从您回来后,有谁这样想过,只有我的娘,”

辅国公怒喝打断他再次废话:“我有!”

“有也不行!”龙怀城顶撞道。

“你什么意思!”辅国公怒容满面。

“有,这个,也不行,就是您有也得拿着。这是心意,一个女人对您的心意,”龙怀城嘟嘟囔囔,全然不管辅国公就快让他膈应到吐。

辅国公只想早摆脱他,烦道:“你丢下来,你放这儿!”

“多谢父亲,”龙怀城欢天喜地还躬身一礼,谢完了不走,对着辅国公再次张嘴:“父亲,”

辅国公几乎要发火:“又有什么!”

“姑母归宁那天,您总得让我的娘出来待客吧,”龙怀城无比讨好地说完,再十分底气地道:“不然小弟家的弟妹不愿意!”

八公子说得得意洋洋,我家弟妹不答应。

辅国公心想这真是笑话,我让谁出来待客,与客人晚辈有什么关系?

“她凭什么不愿意?”辅国公鼻子里出气。

“您不信,听我告诉您,弟妹说我们府上姨娘不像姨娘,正室不像正室,”龙怀城说到这里,“砰!”

辅国公捶了桌子,他下面的话不说也就能明白,辅国公心想我还用听吗?不听也就能清楚,而且家中发生的事情,早有人写信回给我。

国公大人带着要掀桌子的劲头,把儿子怒斥道:“滚,谁敢来教训老子,不想好了吗!”龙怀城所有底气尽皆粉碎,这就应声是,抱头鼠蹿的跳出去。

出去以后,大雪袭身,寒冷让人清醒,八公子回想刚才的谈话,他还是喜悦的。母亲对父亲的情意,他不要也得要。弟妹是说过这话,父亲不认也…。说过了。

八将军这一回来,算是满意而归,要办的事办了,要说的话也说完。

他走出去后,辅国公装着生气坐下来,看着自己的一壶好茶,全让自己一拳震翻。茶水在桌子上横流,好在桌上没有重要公文信件,不过是绕过砚台,又浸到笔架上去。

那由儿子硬丢下的宝石和小包裹,也浸上一半茶水。血红熠熠的宝石添上水珠,雾气横生像美人颠倒众生的眼眸,一见可以*。

辅国公只随意看上一看,动手移开的心都没有。见小厮们拿着布进来收拾,国公起身走到里间,怔怔对雪足有半晌,才自语而笑:“姨娘不像姨娘?倒要你这小混蛋来说!没出息的东西,自己不敢说,借着弟妹的话来说,真真是个混帐行子无赖小混蛋!”

在房中踱步,几上那几块宝石又闪眼睛。小厮们收拾桌子,送到里面来安放。辅国公正眼也不看,一扫就过去,等外面收拾好,继续出去看书喝茶。

虽然让搅和好几回,国公今天半日闲的心半点不改。他要是不半日闲,就得去想心事。选择一下,还是半日闲比较好。

等他看完书用完茶,袁训一行也离袁家小镇不远。

……

北风寒冽中,白杨树木参天般高。高低不等的房屋,前方有一片火红枫林,后面又隐隐山丘。土地收割后烧成灰,黑油油的现出肥沃。

老侯先感叹道:“好地方。”

安老太太,张氏邵氏分别在两个车里,听说到了,往外面去看,也都赞赏不绝:“这全是自己家的?”

“是自己家的。”卫氏如今更受老太太眷顾,和老太太坐在一个车里,解释着。红花和邵氏张氏坐一个车,也为她们指点地方。

宝珠同坐的是两个奶妈,方便加寿随时吃奶。听说到了,宝珠笑对奶妈道:“总算可以不用坐车,我们加寿可以安生睡炕上。”

蒋德关安对着这镇打量几眼,问道:“这里原是个防御工事?”袁训大乐:“不是,”他扬鞭兴致勃勃先指镇口上两边高楼给他们看:“那里,原先并没有。以前也没有这么些的人,不过是个一百来人的小镇子,因为要去卫所,所以过往的人倒多,我父亲生前,祖母在这里开了个杂货店,卖油盐酱醋等东西。”

蒋德和关安迅速在袁训身上瞄瞄,袁训长笑出声:“看我做什么?我不像杂货店少东家吗?”别说蒋德和关安要这样看,老侯也跟着乐:“不到这里来亲眼见到,真不相信你这探花郎是少东家?”

“我会认字的时候,就会看秤,舅祖父,你这般看不起我不能继承父业?”

袁夫人带着另外两个奶妈坐车,听到儿子毫不以父业为不好,有了笑容。

蒋德道:“好吧,我信你是少东家,不过您这父业盖的跟个卫所似的,我看过了,抵御几倍的兵力不成问题,令尊大人倒好见识。”

“不是才说过我是少东家吗?我父亲体弱多病,终生没有应举,闲在家里书看得却多,我虽中探花,却不敢说书看得多过我父亲。”袁训深吸一口气,对着另一个方向看去,那里就是袁父的坟墓所在地。

把眼神儿收回,袁训又笑:“这地方是我外祖父,先辅国公所建。喏喏,那边杨树,是外祖父带着我亲手所种。”又叹息一声:“种下这树时,我还小,我不记得事,只记得我挖了一锹土,没多久,外祖父就去世,我只记得我挖了土。”

遗憾地垂一垂面庞,总是有客人在,不能多伤心,袁训又对客人们介绍:“两边高楼,镇子四角全有,安几个弓箭手在上面,抵挡不时问题。”

又指远处目力所及处的地方:“那边是卫所,这几十年算安生的,以前常有进犯,外祖父就把镇子修成防御工事。说起来一回也没用上,梁山王爷确有功劳。”

车马往前行进,见两边树林也种得密切,里面可以藏人。镇前又有一道大沟,有点儿像城外的护城河。

在关键地点,房屋大多是石头砌成,也有木板泥砖房,但和石头房子相比,是后来才盖的。

没有等袁训多加介绍,镇口上出来一群人。

余氏等管事们满面春风,大老远的行下礼来:“恭迎夫人小爷奶奶大姑娘回来,”余氏等人由信中得知,满面笑容对马车寻找着,猜测哪一辆才是宝珠的车。

还没有猜中,又急切地问:“大姑娘可好?”

响应她们的话,是车中起来的哭声。“哇哇……”

袁训心疼得不行,凑到车前问:“乖女儿怎么了?”

“她醒了,”宝珠嗓音传出来。袁训放一下心,又问:“只是醒了?”袁夫人从车里下来,见状道:“你才回来不成?她醒了总是要闹的,你又白担心什么。”

袁训依然不走,在车外面等到宝珠送出来,大红的襁褓不难抱,袁训抱在手臂上,喜滋滋儿的送给余氏看:“余妈妈,这就是大姑娘。”

加寿撇着小嘴儿,泪眼汪汪地左看右看,还算给面子,没有再哭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