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有劳宝珠定场面/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红绣五福流云的襁褓里,加寿小姑娘雪白面庞,刚醒来泪珠哒哒。这还是在外面,余氏方氏只匆匆见过,就把盖襁褓的粉色巾帛还盖上,加寿应该是正看稀奇,这就看不见,哇啦哭得更凶。

袁训忙把女儿晃几下,看上去倒不手忙脚乱。

关安满面敬佩,捅捅蒋德:“我不佩服小袁将军打仗,我就佩服他会抱孩子。”听上去这位就没有孩子。

老侯在旁边听到,揭了袁训的底:“这是包得紧的襁褓,抱起来跟包袱没区别。等回到房里,把炭火烧上,只着衣裳的小孩子你再看他,还会抱才是能耐。”

北风频吹,袁训听到这话,道:“那样软软的,我可就不会抱。舅祖父你也不会吧。”老侯双眼对天,不回答他这个问题。

安老太太在车里伸出头来,揭了老侯的底:“你舅祖父有儿子时,也是抱过的,跟你一个样子,不包上襁褓就不会抱。”

笑声起来好大一片,老侯装着恼羞成怒:“二妹,带上你就是不好,下回我再出京,我可不带上你。”

“哥哥你弄错了,是我带着你出来,你怎么就敢忘记?”安老太太嘀咕:“当上钦差就不认人吗?”

老侯寻思寻思:“咦,还果真你带我出来的,如此甚好,晚上饭钱归你付清。”安老太太又给他一句:“到我亲家家里,你不用付钱。”

老侯失笑:“也是也是。”对袁训努嘴儿:“既如此,袁大人,这外面风大,把令爱千金送车里去吧,你前面带路,带我们逛逛你的家园,还有你的杂货小店。”

袁训舍不得放下女儿,拿身上大披风一裹加寿:“我抱回去吧。”袁夫人黑了脸:“送回来吧,她小呢。”

见母亲在恼,袁训不情愿的道:“好吧。”把女儿送回车里,半个身子伸进来,犹不忘记和宝珠悄语道:“晚上我把加寿抱到我们炕上去玩。”

宝珠眉开眼笑:“好啊。”

小夫妻这样不觉得有什么,车里坐的两个奶妈均红了脸,低下头不敢乱看。

这就进镇,用过午饭,安置各人住处,忙忙的就到晚上。

……

金簪子挑亮烛芯,房外已是乌沉沉的天。雪在傍晚愈发的大,辅国公再想看书品茶倒是不泛有雪陪他。

袁家小镇上,屋瓦蒙的雪白,和天色相衬,似天地间独峥嵘。

簪子是宝珠手中的,收回来,把镂空红梅金丝簪子放回发上,独坐在炕上的她侧耳去听对面动静。

才剔亮的烛光下面,家常也穿着葱绿盘金小袄,水红镶珠裙子的宝珠,似画中人。

她小巧微弯,宛如山水般自然的鼻子,对着的是一个木书架。乌油油一把子好云鬓,上对的是陈年的旧梁顶。

这是袁家旧居里,袁训的房间,那窄窄小小的一间。隔壁,是郡王妃的旧居。

又一次回到这里,宝珠心头说不出的安宁,有如春山春水春江波,流转起伏总带温存。又似春月春明春无痕,自在总在内心中。

袁训不在她身边,他进镇前大话把女儿今夜放在炕上玩耍,这就去接女儿。宝珠听着房外北风呼呼,斜倚着等候。

又担心这里寒冷与京中不同,不知老祖母可冻手冻脚?又想到舅祖父年高的人,尽管以前在山西呆惯,这一回再来可还能抗得住寒?

在这里住过年的宝珠领教过这里的冷。

好在有炕,她微微而笑。

袁夫人周到,先来信让人备住的地方。

她是旧居,那一间不小,又是大床,带着加寿睡。床前摆下榻,两个奶妈睡且服侍。

忠婆忠心,中间堂屋里设榻汤婆子,她晚上在那里,又说可以支应两边,一处袁夫人,一处是宝珠袁训,夜里好要东要西。

对面是郡王妃和袁训的旧居,住下宝珠袁训,和加寿的另外奶妈。加寿吃最打紧,奶妈们得在最方便的地方。

这小院正房就这几间,安老太太和老侯就住到隔壁。

隔壁早早腾出来,宝珠去看过,刷得一尘不染,红门白墙,并没有刻意摆上名人字画,反而依着这农居小镇的风格,挂的是一对门神,天官赐福。还有年年有余,富贵满堂,摇钱树,聚宝盆等等,不但安老太太婆媳乐得合不拢嘴,就是老侯也连说有趣。

老侯外官多年,也曾下乡私访过,但住这样的房子过年,还是新鲜的。他们四个主人占据两个院子,下房里住下人,住不下的全住到再隔壁去。

婆婆也在,丈夫也在,祖母也在,婶娘们也在。还有从宝珠小到大,潜意识里生活在安家的老侯也在,任凭外面北风呼啸,宝珠的心只在安然中。

还有她的宝贝女儿,那稀奇宝贝加寿也在。人生之美满,应该是家人俱在身边,俱都安乐有余吧。

沉浸在美满中的宝珠听到脚步声,她歪着面庞,先对门帘子打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见帘子打开,袁训空着手进来。

“嘻嘻,”宝珠不出意料的打趣他:“是女儿不肯跟你来吗?”

袁训在她身边坐下,清清嗓子,正容正色地道:“母亲有话,你们自己玩吧。”一笑,把宝珠搂在怀里:“我的亲亲乖宝贝儿,没有女儿玩,玩你吧。”

“我代你没羞,你说出话来今晚带女儿,我就知道你不成。”宝珠在他怀里拖长嗓音:“哎哟喂,这可不像中探花那样的容易的呀。”

烛红摇影,把宝珠如花笑颜映衬得更加的动人心魄。袁训则摆出恶狠狠凑上来:“探花是容易中的吗?你中一个给我看看。”

“人家要生孩子。”宝珠嘻嘻。在这里又想到陈留郡王的话,宝珠借用一下:“稀奇宝贝么,这是姐丈说的。”

袁训跟着嘿嘿:“快别提他,姐丈说话不算,说给我两个妾,我想正好,过年没钱打发宝珠,卖人也是钱不是,来的路上我才想到他没给,竟然给自己省下一大笔。”

他竟然这样比喻,宝珠岂有不跟上的?嫣然噘嘴附合自己丈夫:“就是嘛,这钱让姐丈省回他钱袋子里。”

眨巴着眼睛,这就想到过年的钱。宝珠忙讨要:“去年的,今年的,一起给吧?”

“去年的?”袁训挑眉头装想不起来:“去年没给你吗?”

“没给嘛。”宝珠嘟起嘴,扳手指头算:“前年还有一袋子钱,去年我和加寿两个人,竟然一枚也没有。”

袁训恍然大悟状:“去年加寿不能玩,不给也罢。”

宝珠屏住气对着他看,把个笑脸儿殷勤到十分,十分地提醒他除去加寿好女儿,另外还有一个叫宝珠,她能玩得动钱。

她的丈夫看到后,一脸的我明白,问道:“不是前年给了你钱,大前年也给过?”

“大前年?”宝珠脸儿黑了:“大前年只给一枚,还是借阮家表兄的,你倒忘记不成。”把十分的笑容收起两分,估计揣荷包里慢慢用。

宝珠伸出手希冀:“大前年的今年补一回?”

袁训端下巴:“大大前年我记得多给过你?”

“大大前年宝珠还不认得你。”宝珠叫出来。

“那大大大前年,大大大大……前年?你再想想,梦里也没有给过一枚?”

宝珠吃吃笑得喘不过来气,扯住袁训滚在炕上,彼此的心跳声充斥在耳边。烛晕此时成了色媒人,把红晕层层叠叠地映上宝珠心头和面容。

她心头闪过缱绻,她心头走过旖旎,成亲后有过的缠绵相聚思念全涌上心头,宝珠以为袁训下一步是解她衣裳时,把她按在胸前的袁训静静的开口:“宝儿,对你说件事。”

他语气中不同于此时柔情的镇静,把宝珠从陷于眷恋中扯出。宝珠啊上一声,道:“好啊。”

身子一轻,让袁训拖坐起来。

烛光摇曳,袁训端正而坐,把宝珠还抱在怀里,但他的神情已透出要说正事,宝珠也就跟着端庄起来。

脑袋依靠在他身前,往上抬眼睛瞍他。舍不得刚才的温柔潋滟,宝珠往脑袋后蹭蹭,娇声问道:“是说大事情吗?”

“也大,也不大。”袁训可能察觉自己太过认真,放松一下,把宝珠面颊捏捏,道:“母亲本来打算自己对你说,现在我回来,她让我说。”

听到是袁夫人的话,宝珠为表郑重,动动身子就想要坐直。袁训按住她,柔声道:“不用,就这样听吧,这事情,”

随即他露出不知道如何说起,宝珠不禁奇怪。在她认识袁训以后,就没见到他有什么为难事。唯一为难的,在事后想想,就是他离开自己的那几天。

当时以为他离京绝情绝意,后来想想他一直在为难,只是宝珠心情悲伤,没看到就是。

今天,他又为难,而宝珠是看在眼中的,宝珠握住袁训手:“是什么,对我说说吧,也许我能出个主意。”

“是……”袁训欲言又止,忽然推开宝珠下炕。把烛台放到窗台上去,把炕桌子搬开。靠墙有娇黄正红天青淡紫数床锦被,袁训先把宝珠抱开,把床铺好,扯上宝珠解衣裳睡下来。

他*上身,宝珠只着里衣儿,夫妻相拥到一起,袁训满意地道:“这样说最合适,你听我慢慢道来。”

宝珠见到他这样的举动,缩在他怀里窃笑。

“你知道母亲出身于国公府,”这是袁训的头一句话,随着话,他的眸子也深邃,似回到袁夫人旧时的回忆。

宝珠忙点头。

“只看舅父对母亲就知道,母亲是个娇女。”袁训在这里插话,露齿一笑:“以后我们加寿也是。”

宝珠忙点头,嫣然如花。

旧事,随着窗外北风徐徐展开。

“外祖父母一生,只有舅父和母亲两个孩子。外祖母出自项城郡王一族,”

宝珠在这里愕然,然后才记得自己似乎听说过。

“舅父为人孝敬,在外祖母年高,不能年年归宁后,是舅父年年去看外祖母的母族。有一年,他认得一位小姐,两个人情投意合,遂成亲事,”袁训在这里苦笑:“就是如今的国公夫人,我们的舅母。”

宝珠呼一口气,忍不住用极小的声音道:“竟然是情投意合过的?”

“正是因为情投意合,”袁训嗓音冰冷若院外飘雪:“才有下面的事。”

“舅父成亲后,家里就只有母亲没有亲事。外祖父母对母亲爱若珍宝,怕母亲亲事上不如意,许母亲自己挑亲事。舅父和母亲只有兄妹两人,平时就互相疼爱,新进家门的舅母,由此生出嫉妒之心。”

宝珠大气也不敢喘的听着。

她本就伏在袁训怀中,袁训此时更把宝珠拥入怀中,像是这样反能从宝珠身上汲取些力量,才能从容说下面的故事。

“舅母嫁进来时,母亲离成亲年纪本就不远。这又一年一年的打首饰打嫁妆,你也看过部分母亲的嫁妆,你住城里没住大宅子,大宅子里你去看看,全是上好的木材,没有一件不精心,没有一件嫁妆不是一年两年才打造而成,这就让舅母更加嫉妒。”

宝珠屏住呼吸。

“第二年桃花开,国公府里,专有一处园子给母亲游玩。母亲游玩习惯,时常不带丫头,独自在里面流连美景,或做诗或做画,也不受人打搅。但是,偏偏有一天,母亲正在掐桃花,透过桃花,她看到有一个人。”

袁训的嘴角边,若有若无的有了笑容。宝珠也猜出来,蹭蹭袁训,笑弯双眉:“是父亲?”

“是父亲。”袁训微笑。

透过袁训的笑,宝珠已能看到十里桃花接天红艳,美貌动人的少女,在桃花中见到姿容绝世的少年。

父亲是病弱的,病弱的人大多苍白无力。桃花下的苍白,想必是夺目的美。而红艳下的无力,又让人油然怜惜。

没有亲眼见到,宝珠已瞬间想像到那魂魄相接的头一次注目。

陶醉中,宝珠也想到一件事,她的心头微颤,往袁训怀里缩缩,小声问道:“父亲是怎么进去的?”

国公府的内宅,男子孔武有力也未必进得去。

见问,袁训把面庞又埋在宝珠肩头,在那雪白处不知他是什么表情。只低低地道:“舅母让人带进去的。”

宝珠打个寒噤,这就想到当时母亲正当青春,正是怀春年纪,又是掌中明珠,家有权势,她和父亲是怎生的能般配?

舅母这一计,果然恶毒。

虽然这里面把自己公公扫进去,可宝珠想想加寿长大,遇上这样的事情…。前辅国公夫人的心碎,这就到了宝珠身上。

见袁训动也不动依着自己,宝珠推他要听下文:“后来呢?”

袁训抬起面颊,笑容加深:“父母亲一见钟情,他们在树下说了很多的话,多的没有问父亲的姓名和住址。分开以后,母亲对父亲念念不忘,母亲为人,刚毅坚强。”

宝珠忙点头。

“见到父亲出现,就知道与舅母有关。后来又有确凿证据,父亲是舅母遣人带进家门。母亲径直去见舅母,舅母还不承认,母亲说,要么你告诉我他家住哪里,要么她去告诉外祖母,说舅母私带男人进宅。”

宝珠在这里气愤:“这本来就中舅母下怀吧?”

“是啊,舅母的意思就是这样,不过她也没想到母亲没问父亲姓名就是。但有一条,”袁训又笑得很开心:“父亲能打动母亲的心,她倒没有看错。”

宝珠无话可回,凑上去亲了亲他。再问下面的话。

“母亲拿到父亲的住处后,第二天就套车出城,说去亲戚府上。外祖父母从来依顺,并不禁止母亲出门游玩,也是母亲一直是他们放心得意的女儿,这一回外祖父母没有察觉。”

宝珠又陶醉了:“见面时是怎样的?”

“我也想知道,可母亲说到这里,就不再多说。”袁训含笑,显然他也猜出父母亲再见面,必然是情动山河般。

宝珠心痒痒的:“能再去问问吗?”

“我再三的追问,母亲才说第二面见到父亲,他们长谈有小半天,母亲说她自以为看书胜过大同府所有人,就是山西有名才子,母亲见过也就一般。但父亲,是母亲见过最博学的人。”袁训分外骄傲,再指指自己的脸:“自然的,父亲生得也不差。你看我,就知道了。”

这句话却不是吹嘘或故意炫耀,袁训生得像父亲这一点上,中宫疼爱他,郡王妃拿弟弟当命根子,皆有这原因在内。

宝珠认真的过来,扳住她自己丈夫的脸好好看了一回,点头夸道:“果然生得好,扑哧,”这就明白,宝珠放声而笑:“哈哈,没皮没……”

笑声灵动,似能止住北风。这是袁训爱听的,但今天他一把握住宝珠小檀口,咬住宝珠小耳朵:“小呆,这里屋浅。”

宝珠忍下笑容,待袁训松开手,悄悄地把话说完:“没皮没脸的,你夸自己。”

“你还要听,还是不听?”袁训斜眼。

宝珠嘟嘴告饶,把两只手拱上一拱。她本就雪白,又生产后养得丰满,这就更肥肥白白的似小猪仔般可爱。

“跟加寿快一个样子。”袁训打趣她过,把宝珠重按在手臂上,往下再说父母情事。

“母亲是个谨慎的人,她出城见父亲三次,又把父亲家乡来历全打听明白。身世既清白,母亲不嫌父亲出身平凡,遂对外祖父母提出亲事。”

宝珠心头一跳,眼前浮现出一对老人震怒的场面。她可怜兮兮插话:“很生气吧?”

“生气极了。”事后说起当初,袁训面有笑容,但当时震怒,俱在话中:“外祖父外祖母到舅父,都坚决不许。母亲一定要嫁,就满府里查这件事是怎么出来的?”

探花郎淡淡:“舅父当即要休妻,前项城郡王在世,坚决不许。为这件事前郡王几回登门,红脸白脸全用的干净,好处威慑一样不少,才保住舅母没有被休。”

这件事回想起来,也是一波三折,让人内心不能平静。袁训就说一段,停一停,像在自己品味,也方便宝珠问话。

“这般说来,舅母倒成就父母亲的姻缘,”宝珠嚅嗫道:“那,你和姐姐不是应该感谢她才对?”

袁训耸耸肩头:“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是应该感谢与她。”

“但是,舅母是事先打听清楚父亲命不长久,才定的这条计。”

宝珠哆嗦一下:“舅母是怎么知道的?”

“不但舅母知道,就是母亲当天也就看出。父亲是在祖母肚子里受惊,不足月出生,是个先天不足之症,生下来就医药不断,面相上并不难看出柔弱。”

袁训在这里叹口气:“祖母一家都务农,本来能顾温饱。为保父亲,卖尽家财,又把姑母也卖。也许是太想留住父亲,这就感动老天,父亲竟然一天天长大。卖姑母的钱,祖父不再务农,搬到这镇上开家小店,这里守着官道,有时候往来的人不少,祖父又勤谨,店给祖母守着,他往来大同贩卖,竟然手中有浮财,又买下一些田产。再寻姑母时,确有寻过,已找不回。”

宝珠小声道:“隔壁箱子里,有姑母的旧衣裳。”

“那有几件是姑母被卖到人家里,那家人给衣裳,换下的旧衣。姑母又让再卖后,人是寻不回来,只把旧衣寻回来。”袁训眸子里添上沉重,姑母由被卖而到中宫,不用怎么寻思,也是步步惊心,步步艰难。

故事到这里沉重,宝珠想到父母亲爱恋的不易,又想到姑母经历过的艰辛,难再发出一言,搂住袁训脖子,面容戚戚拧了拧身子。

似这样就能拂去苍茫般沉重。

袁训亲着她,两个人面颊贴住面颊,都要从对方身上得到点温度。那心头一点的寒凉,还得人心的温度才能重新回到融融。

“总算老天是公正的,好人自有好报。”宝珠柔声安慰袁训:“你这般的能干,姐姐也嫁得好,姑母如今是六宫之主,父亲和祖父母泉下之灵,也会得到安慰的。”

耳鬓厮磨中,小夫妻更感受到他们能在一起的理当珍惜。他们把鼻尖抵住对方鼻尖,把红唇接上红唇。贪婪的吮吸的是对方的情意,竭力付出的也是自己的情意。

喘息细细,让心头更涌出澎湃。流连对方,流连对方的方方寸寸。

红烛晃过又晃,晃得烛泪堆出老高。袁训松开宝珠,带着满意的微笑:“你又缠我,话还没有说完。”

宝珠怎么会依这样的话,带着饱食餍足伏在枕上笑:“我就你,谁又让你就我的?”这一会儿温暖感动,能听得进天下的伤感事。就用脚尖踢袁训小腿:“喂,说的哟。”

“我累了。”袁训装睡。

耳边是宝珠的仿佛自语:“不说便罢,母亲明儿问起,你说没有说完,就是加寿那么小,也要笑你的吧?”

这话真管用,袁训睁开眼,对着她笑:“你真的想听完?”

“听完。”宝珠明睁双眸。见这和家中相比算是陋室的房间虽小,却有表凶在此,这就胜似天下所有的美景胜地。就此睡去,很是不愿。

宝珠笑嘻嘻:“你不肯说,看我呵你痒儿,你就肯说了。”

在手上吹口气,果然来呵袁训。

袁训又按她入怀中,佯怒一下脸儿,重新说起来。

“外祖父母不能阻止母亲,只能答应。母亲有了姐姐后,外祖母强行让舅父过继,并为姐姐女家去求男家,为姐姐姐丈定下亲事。舅母在府中备受冷落,她的陪嫁总有怨言。舅父又处死两个,这才平静无事。但她事先打听过父亲命不长久,总是居心歹毒。母亲自嫁父亲,从不后悔。在父亲去世后,虽不见得对舅母怀恨,但也不愿与她走动。我长大后知道这事,也不愿意与舅母走动,我以前见到她,都是避开。姐姐更不用说,从不理她。”

就问宝珠:“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宝珠深吸口气:“母亲实在令人敬佩。”

“嗯?”袁训露出笑容。

“换成另外一个人,嫁给父亲还不过得哭天抢地吗?换成另外一个人,让父亲偷看了去,还不大怒把这事情办成血雨腥风吗?就算也和母亲一样对父亲一见钟意,事后知道父亲身子不好,也必定是一面的深情,一面的痛哭自己命运不好。”

宝珠幽幽地道:“可见人时常怪自己命不好,是自己没处置好才是。”

脑海中浮起无数晨昏,袁夫人手捧手札,如痴如醉的活在旧日夫妻情深里。无数夜晚,袁夫人从容诵经,为丈夫超度,还是活在旧日夫妻情深里。

像是没有一天,她不在情深里面。这情深不仅是她对爱恋的抒发,也同时包围住她,把她的日子点缀得很是滋润。

所以袁父去世,袁夫人白了头发,但又生下一子,女儿也嫁得如意,她面容又极是年青。

因种种情况而没有男人陪伴的女人,日子滋润,人也就跟着滋润。袁夫人即是如此。

小夫妻再次相拥,袁训低低语声在宝珠耳边:“不想你这般了解母亲,也不枉母亲亦是了解你。”

“母亲说我什么?”宝珠眸闪如星。

“母亲说你能干,又说她自父亲去世,就封闭心门,不愿恨舅母,也不愿接纳于她。但看到舅父为她而夫妻失和,母亲心中不忍,却无力也不愿做些什么。这是母亲的话,下面是我的话。”

袁训淡淡:“父母由舅母而成姻缘,才有我和姐姐,看着舅父,本当与她走动。但我和表兄们以前不和,以后呢,能用则用,不能用我也不想来往。”

他唏嘘:“可能我是母亲的儿子,我心里瞧不起她。她的陪嫁看她过得不好,后来还弄出诅咒父亲的事情。虽然与她无关,到底由她才起这事,而且牵线姻缘,也实在想让母亲少年守寡,以为笑话。”

“到底,那是我的父母亲,我不允许任何人碰他们一碰,何况是这么歹毒的心。”袁训嗓音黯然:“可舅父对我慈爱如亲父,舅父也上了年纪,舅母也深受教训,舅父再没有对她好过。给她一个儿子,都知道是酒醉后有的。数十年,舅父不进她的房,数十年,舅父一个人孤单,他内心苦楚,无处去说。”

袁训苦恼:“父亲已逝,旧事我不想再提。但要我和舅母说话,我宁可去跳黄河。”

“那就不说便是,我们孝敬舅父,不用孝敬舅母。”宝珠维护地道。

袁训若有所思:“所以,母亲说宝珠是能干的,宝珠性子好,后天我们去舅父府上做客,如果遇到舅母出来,应酬她的事,就交给宝珠。”

他柔声地道:“小宝,母亲说与舅母走动,或与舅母不走动这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吧。”怕宝珠还不能明白,袁训又道:“我和母亲都不干涉。”

半晌,宝珠回过神。把袁训面颊一揪,就不肯答应。怕忠婆听到,宝珠放低嗓音,但是哇啦哇啦的,内心抗拒到不能。

“上有母亲,又有夫君,什么时候轮到宝珠拿这主意?”

“你能干呗。”袁训哄她。

宝珠脸儿苦苦的:“可我也想跟在你们后面,母亲说走动,我没什么。母亲说不走动,我就不用理会。这事儿怎么能交给宝珠决定?”

把袁训晃一晃。宝珠不无哀怨:“明天你去回母亲,说宝珠拿不好主意,宝珠笨得很。”

“我们就要去舅父府上做客,舅母假如出来待客,我是不理她,母亲也不想说话,你不拿主意,你也别理她。”

宝珠傻住眼;“她若是和我说话,我不理她?”她低低惊呼:“这事儿我干不出来,”对袁训更加的幽怨:“舅母能不出来吗?”

“祖母也去,婶娘们也去,她真的不出来也就罢了。但她若出来,我们都不能看到她,祖母难道不奇怪吗?”

宝珠双眸茫然:“是啊?又不犯着特意对祖母解释这事情,笑话倒不笑话,舅父面子上总不好看。”

“所以这事情交给你,母亲也没说一定要你应酬她,你若不理,你就先去对祖母解释这事,”

袁训说到这里,宝珠奋力打断:“不行!”

她叫得太急,把袁训吓了一跳。

宝珠自悔焦急,重新放松面容,默默想上一会儿,才不情愿的对袁训说出心里话。

“我从小儿没有父母,祖母以前总是恨呀恨的,也不能亲近。我不能去说服祖母改变心思,只能想自己以后嫁的人家,是个和和气气的人家。托赖祖母心思改变,舅祖父和舅父作主,为我们成就亲事。”

宝珠深情地望向袁训:“从我嫁给你,除去你从军那几天,再没有一天不好。姐姐们不明说对我说,也看得出来她们在想,宝珠怎么能过得这样好呢?又有祖母疼你像亲孙子,可怜她一生没有过自己的孩子。亲戚们全是夸赞的,奶妈和红花儿也说趁心。这样的好日子,我不能添上污点。”

她咬住唇,凝视袁训:“我嫁的人家是最好的,也果然是最好的!”半点不如意的事也没有,就是有,宝珠也当它不存在过。

袁训张开手臂,要把宝珠紧紧抱住时,宝珠又哀哀怜怜:“怎么能把主意给宝珠选呢?”又伤心起来。

袁训忍无可忍,哈哈大笑起来。在这笑声中,天大的难事,也不会放在心上。于是,就只有一件难事出现。

忠婆在外面低语:“小爷奶奶睡吧,这屋子浅,仔细吵到小姑娘。”

……

第二天,宝珠不正视这件事也不行。安老太太让人把宝珠叫去,邵氏张氏都在这里。从京里带来的箱笼打开,在给辅国公夫人挑见面礼。

老太太心满意足,自从她出京到了山西,自己揣摩着,没有一天不是更满意。

“宝珠啊,你嫁的这样好,也是你的人好才是。”

宝珠自然要道:“这是有祖母在,有舅祖父看着祖母,才有这样的好人家。”

安老太太日子趁心,人更谦逊起来。像是过得趁心的人,都有几分谦逊。

“这是你的福气,才有这样的好婆婆好丈夫。话又说回来,这样的好人家,我们也不能丢脸面。你是见过国公夫人的,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们听你的主意,好备礼物给她。”

宝珠弱弱,这又是让宝珠拿主意?

当家女主人,拿主意是她的本分才是。

可宝珠如实地说:“没和舅母多说过话,她的喜好我却不知。”

“那你说说见面时,她穿的是什么,戴的是什么,我大约能估摸出一些来。”安老太太是很想把国公夫人头一面就处好。

宝珠心头叹气,先不说不想说母亲让算计的事,再就只看祖母不想丢母亲人的这情意,宝珠更不愿再提旧事。

她就帮着选出几样,一定贵重,也一定精致,安老太太手面不可能比国公府大,但为了亲家和好孙婿,不敢怠慢他们亲戚。

老太太就一个兄长,她一生深得南安侯照顾。由自己推亲家,又亲眼见到辅国公和袁夫人兄妹一样情深,不然这亲事可就出不来,两个手足情深的兄长,才结成宝珠和袁训的好亲事。老太太感激不尽,如果这是在京里,她可以把家底子掏出来送礼。

宝珠不能扫她的兴,又不愿污自己家,一个字没提旧事。回来坐上半天,觉得这事情也是的,只有宝珠能应酬。

这里的人中,只有她是和辅国公夫人说过话,又送东送西的来往过。她对这件事,这就无可推托,当晚对袁训道:“没办法,只有我和她应酬吧。”

不然还能找出来谁呢?

袁训打了一躬:“有劳宝珠。”

……

亲戚们会面这事情,第一要圆满,第二要圆满,第三也要圆满。亲切融洽的会谈,都在圆满当中。

袁夫人是亲切的人,也是高傲的人。她不愿记恨辅国公夫人,是她为自己成就姻缘。不然让袁夫人自己选亲事,只会把王公孙子选到眼睛花,轮不到城外小镇上杂货店的小东家。

没有辅国公夫人,终袁氏夫妻一生,也没有碰面机会。

这是她不恨的理由,也充分说明,袁夫人是个记得住别人好的人。

但她也不愿意理会辅国公夫人,自然也有理由。孟母曾为儿子念书而三迁,怕邻居们影响到儿子,不能给儿子好的学习环境。

袁夫人与辅国公夫人之间,虽然不是为念书,但为居家过日子,谁又愿意来往走动的人心思歹毒,没事儿就让她算计一下。

因祸而得情深丈夫,那是袁夫人情深一片,不曾动摇,又是她为人的好处,不是辅国公夫人做这事的本心正确。

这是她不愿意与国公夫人走动的理由,当时她心肠如毒蛇一般,谁愿意和豺狼虎豹常相交往?

人的一生都有机会,也大多的人做过不能挽回的错事,或大错或小错。而辅国公夫人后来深受公婆丈夫的不屑,她有所改变,但也不是袁夫人能体谅她的理由。

所以这个难题,袁夫人交给亲切柔和的宝珠去决定,她有宝珠这样的媳妇,又算一件福气事情。

和袁夫人相比,辅国公夫人就没有这福气。

同样的一个夜晚,宝珠想通唯有她自己能让明天的宴客圆满这个钟点儿上,辅国公夫人在房中团团乱转。

龙怀城走进来,就看到母亲衣裙纷飞的在房中打圈圈。她从真红雕牡丹百花的榻上走到黑漆嵌玉的高几旁,是神色惶然的;再从黑漆嵌玉的高几走到长条几旁,又是惶然如即刻地陷天塌。

“出了什么事?”龙怀城上前去强扯住国公夫人。

国公夫人泫然泣下:“老八,你父亲让人告诉我,明天去见客人。”她太过惊慌,把明天要来的人告诉龙怀城:“有你姑母一家,还有她的亲家三位女眷,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龙怀城心酸上来,把母亲半搂半抱送回榻上,还不敢放她的手,母子手握住手,龙怀城柔声道:“我已知道,正为母亲喜欢,”他也想落泪了:“从我长这么大,您总算可以招待客人,这不是很好,这说明父亲有转变。”

在这里龙怀城茫然,不仅是父亲一个人有转变,就是龙八公子自己也一样有转变。没有征兆的,他脑海中显示出袁训刚回大同,那天晚上龙大起了杀人的心,让袁训所伤后,龙八公子赶到,也有想拿下袁训的心。

这种心,与当时的那种心,截然相反,让龙怀城屡次回想,屡次震惊。一个人的心,怎么可以滑到至左,又偏到极右?

他不能解释,自己也无法弄清自己的改变,龙怀城唯有陪着母亲悲酸不已:“这不是很好,”他低低的喃喃,已经不是在说辅国公的改变很好,而是说他自己。

“可我,我不……。”辅国公夫人艰难地才表达清楚自己意思:“多年没再见到你姑母。”从袁夫人龙婉秀对父母提出亲事,辅国公就要休妻,把妻子撵出正房,接下来辅国公府过的就是两边日子。

一边是龙婉秀坚决要嫁,一边是辅国公和前辅国公夫妻对辅国公夫人恨之入骨。

她从此再没有正面见过小姑子,家宴祭祖都全是姨娘陪伴,直到龙八公子这意外出生,才稍稍有所改变。

和南安侯夫人相比,辅国公夫人再没有人跟着助长她,她没有什么太妃为倚仗,辅国公府因此和项城郡王府撕破脸面,后面的十数年里,后项城郡王一直放弃她,家人的抛弃,是比丈夫的情绝还要深的教训吧?

一个有人助长,一个没有人助长,究其原因,不过如此。

很多年没有见过的人,又是辅国公夫人很多年都在心底的人。要说她不想招待客人,那是假的。可这一天到来时,辅国公夫人乱了手脚。

龙怀城竭力地安慰母亲:“您不去不行,您去也是给姑母长面子。明天来的不仅仅是姑母一家,有姑母的亲家不是,您不出面,亲家看上去像姑母在这个家里不好,”

“说我病了吧?”辅国公夫人道。

“那亲家明天还得探望您,人家是来做客的,不是来探病的。先不说忽然生病,让亲家不悦。就是真的您病了,为姑母,父亲和姑母兄妹情深,您为父亲,就病也得起来。不然父亲和姑母的面子往哪里摆?”

辅国公夫人以袖掩面:“别人看出来我们不好怎么办?”

“姑嫂不和,家家都有。再不好,有客人到来,表面上好的,这就不错。”龙怀城百般的劝说,最后把宝珠也扯进来:“明天弟妹也在,弟妹和您亲近,您就和她说话,再招待亲家老太太便是。”

要说龙怀城说的这些话,没有一句是巧言令色,全是实实在在的生活中道理,没有人在一生中,敢说自己没用过。对家人对亲戚对朋友对配偶,都是一样。

在一生中。

此时还年少轻狂的走开。

以后也一样能用过。

最后让辅国公夫人安定下来的,是有宝珠在。她想想这就能有依靠:“也是,还有你弟妹在呢。”

见过的宝珠,从来不是刻薄人。

国公夫人静下来,就开始准备菜单,又备见面礼。一一写好后,龙怀城送出去给辅国公看。辅国公无话,没有褒贬,这就足够国公夫人欣喜,说明至少没错,这就准备起来。

她花心思的时候,姨娘们在房中也各自心思。

老二的母亲宫姨娘问儿子:“明天有客人?”

“有啊。”宫姨娘进来时,龙怀武正闷闷坐着,也就闷闷回话。

宫姨娘没注意他,自己纳闷:“没有人来告诉我啊?”

龙怀武吃惊抬头:“告诉您做什么?”

“我不去陪,难道让凌姨娘去陪?”宫姨娘鄙夷:“她最近越来越疯颠模样,每天把老大媳妇骂上好几回,可怜老大媳妇真是可怜。”

她用上两个可怜,像这样才能把文大奶奶谢氏的境遇表现明白。

龙怀武才不管龙大的房中事,淡漠地道:“这与我们没关系。”

“那明天请客,也与我们没关系?我都听说,是你姑母和她的亲家过来是吗?”

龙怀武再淡淡:“母亲,这与你没有关系。”

宫姨娘负气地道:“不让我去,明天谁招待女眷?有沙姨娘去,自然就要叫上我,我刚才问过她,也没人告诉她。好笑,鲍姨娘她们能上台盘?”宫姨娘展展袖子,自然还是我才能见客人。

“我说了,明天您房里呆着。”龙怀武再道。

“你这不省心的孩子!我想让你现在去问你父亲,是不是他见到姑奶奶要回来,乐得想不到这一点上。你父亲亲自招待姑奶奶合适,那亲家呢?他也自己招待女眷?你去问问他,也许他忘记不一定。”

龙怀武无奈,略提嗓音:“我说!您明天房里呆着。”见母亲怔怔,龙二将军提醒她:“姑母一家明天全到,弟妹也在。”

宫姨娘稍有吃惊:“对啊,她也在!”宫姨娘不由自主面色难看:“我明天就偏穿个大红给她看看,当着你父亲的面,看她这晚辈敢上天?”

一盆凉水浇她头上。她的儿子阴沉沉道:“您还是别碰这钉子,她才生过孩子,现在是宝贝一样。明天再当众把您教训,我的脸面可就没了。”

摆摆手:“听我的,明天您别出去,还有,别管父亲让谁招待,哪怕让扫地婆子待客呢,与您无关。”

宫姨娘也是聪明人,这就听出话外之音:“您的意思是,让她?”

“是,我才收到消息,父亲让人往老八房里送的话,明天是国公夫人待客。”龙怀武静静。

“哈哈哈……。”宫姨娘大笑不止,像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龙怀武见母亲不信,还坐在自己房里不走,他一言不发走出去,你不走我走。在门外交待自己妻子:“去劝母亲,明天少出去丢人吧。”

二奶奶为难:“母亲说一不二,我怎么能劝得住她?”

“那你就说,我的话,我现在不是小弟对手,明天打起来我不上去。”

“怎么会打起来?”二奶奶也觉得可笑:“不是来做客的?”

“明天弟妹再说那一通话,母亲能答应?她不答应就要吵,吵完了不就打,你先告诉她,弟妹那嘴皮子,我吵不过她。打架,我输给小弟,明天她出去,我就不去。”

说完走开,一个人去梅花深处赏雪去了。

不但宫姨娘是这样,所有姨娘们全是这样。凌姨娘是最不服气的那一个,坐在房中冷笑叉腰:“我不信,我就偏去!”吩咐丫头:“把我大红百蝶穿花的衣裳收拾出来,我明天就穿那个。”

谢氏低头冷笑,同时心中安慰,你明天再碰个钉子也挺好,让我看看笑话。

房外走来辅国公的丫头,含笑道:“国公吩咐,明儿有客,老姑奶奶归宁,还有袁家小爷奶奶,新得的大姑娘。另有她的亲家老太太并两个媳妇,让大奶奶收拾好衣裳,明儿去帮忙招待客人。”

谢氏忙站起答应。见丫头说过就要走,凌姨娘大喝一声:“站住!”丫头回身陪笑:“姨娘要说什么?”

“你这作死的丫头,眼睛里没有我不成,你只对大奶奶说话,我呢?”凌姨娘大骂。

辅国公府里呢,是姨娘与姨娘互相不服,都有儿子谁怕谁?各房丫头也互相不服。犹其姨娘太多,没有最得宠的,也没有最不得宠的,贴身侍候国公的人,是不怕她们的。

丫头闻言,并不还嘴,但也不惊惧,直接回道:“国公只让我来告诉大奶奶,没提姨娘一个字儿。姨娘有气,请对国公说去!”

一昂脖子走了。

把凌姨娘气了个倒仰,见到谢氏在一旁暗笑,又把谢氏骂上一顿。谢氏装没听到,晚上在自己房里睡下还是乐的。

……

第二天,辅国公府装扮一新,褥设芙蓉。袁家离大同城不近,又有女眷们不能行得快,近中午时,袁夫人一行才到门外。

大雪下上一夜,厚约半尺。车轮格叽格叽地停下,老太太就往外面看。老了老了和小孩子一样,对做客兴趣浓厚。

见国公府正门全开,这是招待贵客的级别。老太太先乐得说声:“好。”本来想把大门细细的观摩一番,却让过来的人晃动眼前,就先看人。

辅国公是在京里会过一面,老太太认得他。见一年不见,国公脸面儿还好,胡须一般的精神,黑绸子间白花般的飘在身前。

满面笑容,在胡子上方,是件崭新的衣裳,以示对客人敬重,快步走来,也足见心情之殷切。

“好。”老太太又说出第二个好字,再去看跟着国公出来的人。

龙家有八虎,老太太今天头一回见。见八位公子皆长身英武,在古代儿子就是资本,让膝下无子的老太太好生羡慕过,眼神儿就放到女眷们身上。

辅国公都出迎到台阶下面,国公夫人更不敢怠慢。国公父子们一动步,她带着身后的八个媳妇也往车前来。

她的心是怯懦的,几十年的教训,把她曾飞扬跋扈挤成玻璃心,步子也跟着软弱无力,看上去拖泥带水,难免会让人怀疑她不想出来招待。

幸好龙怀城早就想到,让妻子田氏扶母亲要快步,走得欢快,如见至交的才好。如果不是怕失仪,老八可能会让母亲倒履相迎,学曹阿瞒迎谋士许攸那种。

安老太太满意了,表面上看着,他们很有诚意。又说出第三个:“好。”这就下车。

国公夫人是这里最慌乱的人,国公兄妹是这里最欣喜相见的人,宝珠就成今天最忙碌的人。她下车以后,打量下场面,迎上去和国公夫人等见过礼,就对八奶奶田氏使个眼色,低声道:“你去陪我母亲。”

宝珠则迎上国公夫人。

田氏顿时明白,对宝珠又敬又佩过后,上前去搀扶袁夫人。袁夫人对她自不拒绝,款款的把一只手扶住她,由田氏扶住。

宝珠扶上国公夫人,主要是怕她今天失态,让老祖母怀疑。而国公夫人呢,一生受教训,却是久受闺训的人,接人待物是学过的。

她也和宝珠一样,见女眷们下车,审视过,匆忙的对袁夫人远远的行个礼,袁夫人对她也欠欠身子,都远得不能再远,但至少不夹生后,国公夫人就去陪老太太。

宝珠扶上她时,国公夫人搀扶上安老太。诰命夫人的礼遇,让安老太太乐得险些忘乎所以,没口子道:“这可使不得,”已和国公夫人往里面走。

她的左边,是国公夫人,国公夫人肩下是宝珠。

右边,是邵氏张氏紧跟住婆婆,看上去热热闹闹,亲亲热热的往府中而去。

龙家老八暗松口气,见宝珠无意中瞥来,飞快对宝珠轻下一礼,惹得宝珠一笑,扭头不再看他,怕这位表兄又要行礼。

后面是袁夫人和田氏,又有谢氏等媳妇们相陪着,也是花团锦簇般进去。加寿由忠婆抱着,忠婆得意非凡,似抱龙驹子一般,走在让家人簇拥之中。

辅国公见到也就放心,从容请老侯进去,袁训和表兄们也能闲谈几句,踱步而进。

第一个照面像是很容易,辅国公夫人也好,袁夫人也好,都算满意。

正厅上安坐,辅国公要看加寿,袁夫人也同时道:“把孩子们带来给我和老太太见见。”几个媳妇都应声说是,正要走时,宝珠笑容可掬走出来。

她一出来,视线难免全看过来。宝珠往上面,对辅国公夫妻行了个礼,陪笑道:“舅父舅母请听我说,大冷天的,请出小公子小姑娘们见见也罢,姨娘们就不敢再劳动。”

袁夫人忍住笑,辅国公夫人长长的在心里出气,又对着宝珠湿了眼眶。外甥媳妇是怕国公犯糊涂,才出来说这句话。

宝珠为了接下来是圆满的,就要出来敲打舅父这句话。

要知道姨娘们以前的不守规矩,全与舅父不理睬有关。

袁训拿额头在拳头抵几下,就便窃笑。龙怀城也和他一样,低下头装抚额头,也暗暗好笑,又暗暗称赞。

弟妹不但聪明,而且有胆量,而且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这算是敢担当。

这厅上人人清楚,只有老太太婆媳三个人是奇怪的。邵氏张氏只觉得宝珠说话不对,你是晚辈,又是客人,怎么就敢出来把长辈的房里人拿出来说话?

老太太年纪高见识足,就知道有了缘故,把疑惑暗放心头。

辅国公估计也是想笑的,好在他正在待客,本就有笑容,这就更一笑,道:“外甥媳妇说得有理。”

对八个正要回房的媳妇们吩咐:“只把孩子们带来。”

八个媳妇走出来,不管平时好与不好,全相视一笑。都是一个意思,这位表公子奶奶又站出来了,但她们心中各各称意。

八个奶奶全是好人家女儿,以姨娘为母亲,她们也并不认可。不过这府里全这样,大家全混着称呼。

文大奶奶谢氏,雀跃地往房里去。一进院门,她愣上一下,见到辅国公的侍候人,在这里站着几个。

再听听房中凌姨娘正在怒骂:“不长眼的王八淫妇,你敢拦我?你凭什么不让我出门!”另一个声音慢条斯理的回答:“姨娘省省嗓子吧,这是国公的吩咐。今天有客上门,国公想是怕客人惊到姨娘,也是有的吧?”

谢氏忍了好几忍,才把笑忍下去。

说什么客人惊到姨娘,是怕姨娘吓到客人吧?

谢氏走进房,见不但凌姨娘披头散发,大红衣裳在脚底下踩着,就是二姑娘龙素娟,也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不让母亲去也就罢了,为什么也不让我去?”

房中安坐的妈妈,是辅国公的奶妈。老奶妈近六十岁,还是嗓门儿清楚。

“这个么,也许是客人也吓到二姑娘吧?”老奶妈笑得不能自己,不让你们去,难道还不明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