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家产九开/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冬天本就寒冷,辅国公的话就更能冰冻死人。更有一种诡异感,产生于国公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但凌姨娘却莫明其妙的回想起来,就在此时和此刻,她对辅国公的怒眸反而出来熟悉感。恍然中,仅次于国公夫人进府最久的凌姨娘,想起来威严,才本是国公的本来性子。

后来国公就不威严了吗?不是。

他只是在家的时候更少,就是在家又有六个姨娘,凌姨娘见到他的时间更少。再中年以后,姨娘处也很少去,又加上他一直的助长和助长,他的妾和孩子们都快忘记父亲还能威严。

在今天就让他们震撼一把,人人呆若木鸡,都有不敢相信这个人是自己父亲的心思。冷风,随即也嗖嗖刮上心头。

打破她们寂静的,是二姑娘龙素娟。

“父亲,你不能杀我母亲,全是别人欺负我母亲,”龙素娟不说话还好些,她一开口,就出来指住宫姨娘、沙姨娘、鲍姨娘、洪姨娘、姜姨娘。

唯独没指国公夫人,是国公夫人在府中太不得宠,姨娘都能在她面前穿大红,也算是欺凌到底,凌姨娘母女眼中没有国公夫人,也就对她没有恨意。

一斤的份量,是不会嫉妒一两的份量,何况凌姨娘母女一直当国公夫人是一厘也不到的份量,在这里反而独不指国公夫人。

宫姨娘冷笑。

沙姨娘蔑视。

鲍姨娘装没听到。

洪姨娘板起脸。

姜姨娘漫不经心的一笑。

“啪!”国公拍了桌子!

他怒目自己的长女,府中排行在二姑娘的龙素娟。从她一出生起,就由她的娘和陈留郡王妃争排行。

再过过她大了,也在她的娘“教导”下,和郡王妃争排行。

争来争去,不过是为陈留郡王府的亲事。

这亲事本就是老夫人为自己外孙女儿安排的,与陈留郡王府定亲事时,有言在先:“如果我女儿生下是一男,你们能等,就等我女儿再生。不能等,就解约自择亲事。”从没有过先生一男,就把亲事往下推给别的姑娘们这话。

陈留郡王当时已能拉弓习武,郡王妃却还在娘肚子里没有出来。郡王府肯答应,和项城郡王、定边郡王一样,也是相中辅国公府的府兵。

这是利益婚姻,大家你情我愿。在贵族中最寻常的姻缘,不会受到任何人笑话。

所以龙二姑娘曾试图往陈留郡王面前去蹦哒,在陈留郡王——当时还是世子——来送年节礼时,二门上截住陈留郡王,总想和他说句话,表白一下自己才是他要定的人。

陈留郡王自然不理她,在府中早成笑话。

辅国公也早耳闻,一直不曾理会。见今天龙素娟又出来丢丑,国公勃然大怒:“贱婢不知羞耻!我在说话,哪有你出来的道理!”

厅上人心都跟着一震,只有龙二姑娘震过以后,因从小由亲娘“助长”长大,她也算是受到“助长”吧?

助长她的骄傲,助长她的不分黑白,不知丢人,唯独没助长的,就是她的品德。这是凌姨娘自己也没有品德的原因。

二姑娘一直“含恨抱屈”,信凌姨娘的话,认定亲事上是父亲偏心,才有自己独身到今。又在弟弟龙怀文的身上,怨父亲偏心,一直不肯给长子应该的名份。

比如立长,这总没有错吧?

还有一件事,她也怨辅国公。她怨父亲数十年不进国公夫人的房,虚摆着木头菩萨谁要理她?这一句是凌姨娘的话,龙素娟恨父亲不把母亲扶正,把自己这本该是“嫡女”的姑娘委屈至今。

“本该是”,这是二姑娘一直的想头。

哪怕她的娘不是聘进府,而是纳进府,龙二姑娘从小受到凌姨娘的影响,坚信不疑自己“应该是”。

这就造成她头上没天,脚底下没地。见父亲震怒,二姑娘嘴唇哆嗦几下,手指本来是抬着指证别人对她们母女不好,现在打个横,指住辅国公。

谢氏看得清楚,不由得冷笑心中解气。又庆幸昨儿晚上同她们撕破面皮,这就有不拉她的理由,只准备看笑话就行。

“父亲你,才是没有道理的人!昨天你不帮我和母亲出气,今天又不向着母亲,你不对,你才不对!”龙素娟大叫大嚷。

辅国公眼皮子跳几跳,面沉如水,轻描淡写地道:“人来掌嘴。”

跟他的人中出来一个丫头,对着二姑娘挽几挽袖子。斜次里出来一个人抱住龙素娟,苦苦的大叫:“国公不要打她,”是凌姨娘上前来护住女儿。

到这会儿,凌姨娘已认清她初进府的那位国公回来了,凌姨娘是害怕上来,泣泪交加地求道:“您不要打她,这是长女,这是长女啊!”

可见日常的举止,可以养气质。可见日常的语言,也决定很多。这些话是凌姨娘平时一张嘴就说出来的,这会儿她想说句中听的,却把这句带出来。

所以有句话叫居移气,养移体,十分的有道理。能从日常生活中就斯文友爱的人——助长别人的例外——她在关键时候也会说出动人心肠的话。

而在日常生活中不注意自己言行,以为毒舌、随便说、怎么难听怎么说的人,到想用斯文的时候,找出来也用得别扭。

辅国公听到这样的话,不怒反笑:“长女?”他抚须反问:“老太太在世时,她面前养的才是长女,哪里又跑出来个长女!”

姨娘们听到这话,个个趁心。长女现在陈留郡王府,在这里的你算哪门子长女?

凌姨娘没了指望,泣道:“可,素娟到底是您的女儿啊!”

这本是求情的一句普通话,但却让辅国公面上骤起狰狞。他是威严的,他是冰冷的,他是让人见到可怖的。

他不带半分情面的眼睛,在厅上除国公夫人、袁训宝珠外的人面上缓缓扫过,好似冰水流得浸润般速度,要把看的人心全冻住。

让他看到的人全打个寒噤,把眼睛垂下来。当然他们都有一种表情,叫不明就里。不清楚父亲今天这是为什么?

把这表情看在眼里,辅国公沉声道:“我的孩子们不少,都说我膝下有八虎十四凤。哼,好藤上也结劣果子!昨夜北风吹掉多少梅花苞,秋风起时又吹掉多少青果子!不长脸面的东西,要来何用!”

如果说姑娘们对这段话还不清楚的话,留在家的七位公子全紫涨面庞,同时涨红脸的还有他们的娘。

这就有点儿明就里了。

辅国公正眼也不看他们,此时没功夫打量他们心情,径直对凌姨娘母女道:“凌氏,你有一子一女,哪一个有出息!老大是你的孩子,你以为那几点军功是他自己挣来的。”忽然恼火:“那全是老子脸面,才有他一点儿薄功劳!”

儿子们继续低头。

“以后他好自为之便罢,不然,”辅国公在这里面无表情,又出来他最爱说的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厅上的人心头皆是一惊,辅国公夫人早在国公发火时就垂下头,此时更是泪水涟涟,一滴一滴的掉落在衣裙上。

没有人看到会笑话她,别人都和她差不多的心情。宝珠算是轻松些,这里话说不到她,可宝珠正在为舅父难过,也顾不上去看别人。

国公还没有发作完,有点儿口渴的他,用两指揭起茶碗盖,徐徐抹着碗边浮沫,徐徐而言:“你以为你凌家的官职也是自己挣?那也是看我面子,你虽没有见识,却不见得这一点儿上也糊涂吧?”

“是。”凌姨娘这会子吓得不轻,一敲打,她就明白。不敲打,她不是装糊涂,就是真的想不起来。

“你不在我家,谁会送官职给你娘家!你为我生下一子一女,我理当感谢与你,可你把孩子们又教成什么模样!就说她,”对龙素娟怒瞪,辅国公恨恨地道:“这是什么德性?老大的年纪不嫁,你以为还能想出美事不成!这样的女儿,扼死也罢!”

龙素娟惊天动地地叫起来:“你不能杀我,我是你的女儿,你不能……”叫得辅国公都恨不能掩不住耳朵,眸子中狠厉一抹出现,宝珠忙起身出列。

此时除去宝珠劝,别人皆都不敢劝。宝珠陪笑道:“舅父息怒,到底二姑娘是您的孩子,这就赶紧的寻上人家,一年两年生下孩子,这性子也自然转变。”

龙素娟满腔怒火让父亲压住,却转向宝珠发作。话说她本就是个看不清眉眼的人,这就叫嚷得更厉害:“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来说我……”

一道黑影沉沉地压向她,是袁训站起身子,他本个头儿高,居高临下的瞪住龙素娟,那身影气势压迫,完全盖住龙二姑娘。

二姑娘吓得“嘎”一声,就此闭嘴。

宝珠见袁训也带着山雨欲来风满楼,随时也要发作。心想上有舅父在,轮不到表凶来火,忙推袁训坐下。

本可以忍下龙素娟,她的娘就要不死即苟活,宝珠还不想和二姑娘对嘴。可见袁训那脸沉得跟墨汁似的,宝珠看着都害怕,怕表凶要不客气,宝珠急忙忙自己回了龙素娟。

她带笑道:“我不怕你恼,我不配说你?你真是说笑话!舅父才说我们是他的孩子,就算只是个亲戚,你老大的不嫁,成天乱想心思,我要是早在大同府,早早地要来说你!”

把龙素娟几乎快气晕过去,宝珠又冲她眯眯地笑,半点儿不生气的模样:“二姑娘,寻个正经人家嫁了,你就没这么大脾气,日子好着呢,比你当老姑娘好。”

“呼!”龙素娟气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而袁训低下头,窃窃地笑了一下。他想宝珠当了娘,还是这样的顽皮,以后加寿长大。可不能跟着学这顽皮。

辅国公也忍俊不禁,笑过再把脸一绷,不耐烦的用手敲敲桌子,对龙素娟道:“贱婢安生吧!你老大不小,今年就寻亲事,年前还有一月有余,嫁妆现有,嫁了吧!”

想到凌姨娘一直留着她不肯嫁,实属讹人之举。国公这又余怒未息,道:“你的亲事就交给……”眼角微转,先看到的是坐得最近的国公夫人,辅国公又把眼神收起来,在厅上转了转,没找到一个人能办这事情。

姨娘们是可以办,可辅国公懒得给她们,姨娘不是吗?这不是又越过正室的头去。他今天并不想与国公夫人和好,但也没打算继续让家里没规矩。

又看媳妇们,也不放心。他再一口一个“贱婢”地叫着,龙素娟也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不指望给龙素娟找个有前程有才貌的,只求人生得周正,不缺物件儿,有官职也行,有营生也行,生下孩子,能过日子就行。

以国公之尊,对女儿失望到极点,才能这样的女婿也接纳吧。

看过一圈无人可以交托,辅国公就喊宝珠:“这事情交给你,你年前别的不理论,先把她亲事定好,能年前过门最好不过!”

宝珠含笑起身,却不扭捏的推托。她笑道:“舅父既交给我,我不敢辞。不过还得舅母和大表嫂一起办这事儿,三个人掌眼,最后再请舅父看过,这才稳妥。既不会把人看走了眼,也不会由着二姑娘性子东不依西不从的。”

宝珠代辅国公寻思一下,也无法交给别人。

国公可以交给稳当的下人,可这事情总得有个女眷出面张罗,不能让下人直接回国公,大事小事烦到国公。

他也可以交给姨娘们,宝珠想还是算了吧。二姑娘是教养坏了的,好似捏泥人儿走了样儿,可她有个正经亲事,也就能过出一家人。

姨娘们第一不能再当家,第二也怕她们把龙素娟黑了再黑,或者把亲事拖了再拖。二姑娘再拖,可就奔三十了。

宝珠想我倒不会黑她,也不会和她一般见识,她就欣然接下。

至于把国公夫人揪出来,不是宝珠抬举国公夫人,而是现放着偌大国公府,央媒纳聘的由外甥媳妇出面,别人看着不成模样。

又有谢氏是二姑娘亲弟妹,她出面合适不说,也不怕龙大公子回来要说不好。

辅国公为什么不交给谢氏,她们昨天不是刚撕破脸。

宝珠想的这般周到,辅国公也能明白。沉着脸的他,又笑上一下,随意地把国公夫人和谢氏吩咐起来:“外甥媳妇说得有道理,交给她一个人,她年纪小,又管着姑奶奶的家,得抽空办这事,你们帮帮她。”

国公夫人喜出望外,但强压下去,和谢氏离座说是,接下这个差事。国公夫人更感激宝珠不说,谢氏也持感激心思。

谢氏想二姑娘肯出嫁,真是谢天谢地,给她添箱自己也肯。让谢氏独自一个人给龙素娟办,谢氏一定是不乐意的。有宝珠在前,谢氏倒肯同行。

姨娘们见到宝珠肯揽这事,又说得在情在理,又对宝珠刮目相看,多出一层认识来。在别人都对宝珠放心时,独二姑娘眼前一黑,心想落到她手里,可就掉到黑煤洞里,从此这就出不来。

她气得眼白翻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辅国公再望向凌姨娘,直接道:“愿死,还是?”

凌姨娘面如死灰,颤抖着嘴唇发抖:“我,我还有儿子,我要活着。”辅国公抬抬手:“带她出去,废去双腿!”

“不!”凌姨娘真正的听到时,才是真正的万念俱灰,爆发出一声惨叫:“不,我不要,我有儿子,我……。”

让人拖出去。

“母亲,母亲!”龙素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是追出去的。

厅上安静下来,辅国公轻呼一口气,像是解决一个大麻烦。随即,他眸子如刀,定定的打在鲍姨娘面上。

鲍姨娘身子一软,吓得不用问也就出声:“我没什么啊。”

“你出府都见的谁?”辅国公对她,显然更没有耐性。鲍姨娘面上骤然没了血色,没等辅国公再问出第二声,就惊慌失措的尖叫:“没见人,我就是自己出去,”

“父亲!”龙四龙五跪下来,也有些瑟缩:“母亲对父亲从无二心,儿子们可以担保。”

辅国公劈面就是一口唾沫:“呸!”差点儿就要骂谁是你母亲!再想国公夫人,辅国公就懒得说。

他骂的是:“送你们回来读书,白读圣贤书!”长身一耸,辅国公站起,大步走过去。儿子们坐在一处,龙四龙五跪下来,就离鲍姨娘很远。

等他们察觉时,已经来不及救。姨娘们坐在一处,辅国公走到鲍姨娘面前,一抬手握住她脖子,似乎要把她拉站起模样,但鲍姨娘嗓子眼里格格有声,龙四龙五大惊来救:“父亲饶了母亲!”

辅国公一挥手,鲍姨娘如个抛物线似的,飞出客厅摔到雪地里,看她落地软软,已经气绝。

“母亲,”龙四龙五飞奔出厅,在雪地里扶起鲍姨娘放声大哭。客厅上,国公夫人吓得腿间一热,已经溺了。

宫姨娘滑坐在地上,沙姨娘张大嘴合不上去,洪姨娘姜姨娘全衣袖瑟瑟时,辅国公大步回座,大马金刀坐下,喝一声:“痛快!”

再对厅外哭的龙四龙五大喝:“给我进来!”

把龙四龙五叫进厅后,辅国公嗓音更是怒声,先骂龙四和龙五:“哭什么哭!那不是你正经的娘,也不许入家庙,一把火烧了把灰撒了!”

辅国公怒气不能遏制时,才算说出姨娘就是姨娘的话。龙怀城此时也顾不上得意,他也让父亲吓得有些失神。

“扑通!”龙四龙五跪下来继续大哭。

“不许哭!我哪有这样蠢的儿子,你们在家里也看不住一个妇人!她几次三番去会外人,客栈里一呆就是半天,做什么去的!这样的人我还留着,给你们当娘你们肯要!”辅国公眼睛再次横扫在姨娘面上,宫姨娘哆嗦,沙姨娘也哆嗦。

辅国公狞笑:“我不说,你们就当我看不见,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全不是好东西,生下孩子往歪里教,自己也往歪里长。凌氏我留她一条命,是她还守贞德。别的人,我今天先不理论,只有一句话,先说在前头,要滚蛋的,我这就不要了!哪里寻不出个人来?要留下的,什么叫安生自己清楚,别等我再说!”

他每一回都是这样的说话法,谁还敢等他再说这样的一回。

国公坐下来面色铁青时,厅上终于多出来别的声音。公子们让吓怔,姨娘们让吓傻。姑娘们则让吓呆,这一会儿反应过来,“哇!”有人头一个哭出来,第二个第三个跟着响应,厅上哭声成片的出来。

宝珠在袁训拍抚下,也面色苍白。

随后拖凌姨娘出去的人来回话,龙二姑娘又跟着回来哭,让辅国公撵回房。龙四龙五求情要把母亲土葬,古代土葬认为死人才得安宁,火葬全是无家无主无人认领的,是件丢人事情。辅国公不许,而且道:“你们不服,滚出这家门,我当没有两个儿子!”

话到如此地步,龙四龙五也没有办法,含悲看着人把鲍姨娘尸首抬走,按国公吩咐送往化人场,这就烧成灰。

辅国公不发作则已,一发作不是一鸣惊人,而是吓死人。宝珠早在舅父行凶时,就缩到袁训手上。顾不得丢脸面,先不受惊吓为先。

因为在袁训手上,宝珠害怕少得多,还有余力去疑惑。舅父是明白人,怎么几十年里他不发作,一直忍到今天?

本能的,宝珠看向袁训。连升三级的探花郎,莫非是你撑足舅父底气?此时还在这里,宝珠不便询问,就先闷在心底。

就在人人以为今天可以结束时,平静下来的辅国公,又再次开口。这又恢复他平平缓缓的语气:“都不要哭了,听我还有话说。”

……。

国公集齐全家人发难,府里不受影响,各司其职,不曾慌乱。

帐房里还不知道里面的事情,大雪天气冷,几个管事的暖炕坐着,泡着热茶在当差。各人手中都有纸笔账本,老八龙怀城最信任的管事钱三:“扑哧,”把自己和别人都打断。

“老钱你笑什么?”就有人问道:“昨天夜里敲开寡妇门不成?”

钱三笔尖指向手中账本:“我正盘点家里的玉器皿,想到外面新传的新闻,这就笑出来,不知列位,你们可听到没有?”

“街上新闻多,你听到的是哪一个?”

“我正写玉想到的,是和玉有关的。”钱三也想休息休息,放下笔,捧上茶碗,神秘地道:“各位最近可曾听到万大同的新闻?”

就有人叹气:“又是他!这人好运气,作什么赚什么。听说最近买了个秃山头,硬是让他挖出玉矿洞。”

钱三点头:“就是这个消息,列位,这人的运气到了,要多背就有多背,要多走运呢,又有多走运。姓万的前一阵子还让我们姑奶奶郡王府上张告示捉拿,这转过脸儿就要发财,我适才想到,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你们想想看,是也不是?”

“姑奶奶府上看不上他吧?”

说到这里,还有人问:“谁是万大同?”别的人呵呵一起笑,钱三笑道:“说起来这个人,是在认得他的人中间,大大的有名。但说起来不认得的人呢,现在也还不少。这个人啊,”

在这里语声听住,钱三瞪直眼睛看着外面走过的人。

一共两个人,一个人是侍候国公的人,另一个是中年男人,着件黑色老棉袍子,本来个头儿就还行,脸上也稳重。让老棉袍子一衬,都知道老棉袍子又鼓又肿,再单薄的人也能衬得稳稳当当,又是黑色的,这男人就像块山石似的,稳稳当当。

钱三的表情有点怪,有两个人跟着看出去。这两个人偏偏不认得黑衣男人的,闲话猜测道:“这是谁?不是官也不是家里人,是国公要见他?”

“万大同!”钱三吐出这三个字。来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挖出玉矿的独行掌柜万大同。

别人没听懂,还以为钱三接着刚才的新闻在说话,就转回刚才新闻上去:“姓万的算发财,不过在我们这地方,有财发还得有命拿才行。”

钱三的脸“唰”,白了。

龙八公子猜测万大同与父亲有关,这心思他闷在心里。钱三是此时受到启发,也想通一件事,在山西这地方也好,在别的地方也好,都是发横财得有命拿才行。

姓万的独行这么些年,他一个人吃得下去还不闹肚子?钱三的心“通!”摔成好几片。他刚才是疑惑万大同为什么进府来,现在是惊惑姓万的真的是……。与国公有关?

他心痒痒的,很想跟后面去看看。可手边儿有事,他又走不开,一个人心思转了又转,那脸跟着白了又青,青了又灰。

府中八公子各为自己,都有捞家里钱的事情。钱三帮龙怀城做过好几回勾当,拿家里钱买八公子的东西,高价的付银子,这些事情有个中介经济就做得隐密,不会让家里人知道。

可瞒内容易瞒外面难,万大同如果是国公的人,或者和国公来往,那钱三要担心自己脑袋哪天掉下来。

姓万的是老经济,有些事是瞒不住他的。

公子总是国公的儿子,不是要紧大事国公都会放过。钱三想我算什么呢?不值钱小命一条。他心神不定,手中茶碗对着嘴上就凑,一口热茶全烫在嘴上,“哇呀!”叫出一声,反把别人吓上一跳。

钱三忙找凉水漱口,见国公的人又过来一个,站在门边儿上道:“国公说吩咐弄的账目弄好,让送去厅上。”

管事们答应着,其中钱三是心怀鬼胎,大家各捧账本,往厅上来见国公。

厅上已经哭的人不再哭,受惊呼的人呢,却更受惊吓,这是缘与万大同正进来。

龙怀城面无血色,眸子闭上一闭。在他心头盘旋一年之久的想法尘埃落地,万大同果然是父亲的人。

余下的公子们中,也有几个听说过万大同,甚至还有是和万大同做过生意,拿家里的东西卖给他,或托他经济的,这下子全白了脸。

宝珠则摇晃袁训的手,悄悄对他诉苦:“就是他,把我和红花欺负的好。”袁训早听宝珠说过买田地的事,安慰宝珠道:“等下我骂他给你出气,”又道:“孔管家现在是我的人,他怎么敢和他打了又打?”

宝珠得到安慰,扭扭面庞放下这事。

“见过国公,”

第二句话,万大同就对宝珠欠身子:“见过奶奶。”宝珠还没有回话,万大同对辅国公先告上状:“就是奶奶她把我欺负的苦,府中八公子出售的那块田地,现在奶奶手中。”

“腾!”龙怀城一跳起来。他要是再能坐得住,他就真的是个傻子。

头一个他跳起来,第二个是和他一起筹粮草的龙六,龙六明白得稍晚,但一样即明白即跳起来。

去年回来筹粮草的是三兄弟,龙六对龙二道:“二哥,我对你说过……”

“腾!”

龙二也坐不住了,也一跃而起。

别人没经手筹粮草,别人是去年让他们兄弟三个逼着出钱的人,就不解的看兄弟三人,这吃错什么药?一个比一个动静大。

兄弟三人,龙二龙六和龙八,则虎视眈眈在万大同和宝珠面上瞄来瞄去。

先是姓万的,你他娘的黑心压我们家粮价,去年谁不知道你和洪氏一唱一和,把老八欺负到哭。

再来……弟妹你说不借钱不借钱的,姓万的却在这里指认你去年其实没闲着,你做了什么?

宝珠抛一个无辜的脸儿给他们,再对万大同摆摆脸色。

今年虽把万大同收拾过来当管事的,可提到去年的事,还是宝珠和红花的小小恨事。万大同对辅国公告状,宝珠黑了脸儿,对袁训正式告状:“就是他,去年欺负人!”

“奶奶,是你欺负我吧?”万大同叉起腰。

宝珠恼火地站起来:“分明是你欺负我!”

宝珠还没有落音,红花是在外面等候的,在厅外面接上话:“全是你欺负人,你倒还有理!”万大同扬眉冷笑:“红花姑娘,洪奶奶,你不说话不成席面!”

一句洪奶奶出口,龙怀城嗓子眼里格格有声,惊恐万状的瞅瞅红花,往后就退。他后面就是椅子,用力过大,把椅子顶出去几步,扑通跌坐椅上。

八公子后来为找洪奶奶,把大同府地皮几乎揭遍,一个人毛也没找到。却原来,就是她,是弟妹身边的贴身丫头!

龙怀城唯有再瞪宝珠,只有瞪住宝珠,去年你不借我们钱,你这又是哪一出!耍我好玩吗?

这六个人分成两大拨,龙二龙六龙八瞪住宝珠和万大同。宝珠红花和万大同分成又两拨,主仆瞪住一个人。

万大同算一个人对上五个人,毫不示弱,一步不让。他不好对宝珠多说,红花出来正好成他话题:“洪奶奶,小丫头家家的,装神见鬼的,险些把我骗到河里去!”

“你几时沉河,记得找我帮忙。”红花才不让他。

“我沉河也拖上你。”

“哎……”红花给他个大鬼脸。

厅上才缓和不少的气氛,让这六个人又弄成紧张万分。好在,这就有笑声出来。“哈哈哈哈……都不要闹了,这是一家人,几时闹到大水冲了龙王庙。”辅国公开怀大笑。

他由万大同信中早详细知道炫富的那一幕,但今天再听到,国公还是笑出声来。他先欣赏红花:“你就那洪氏?”

红花从厅外进来,蹲身红着脸道:“回舅老爷,洪氏是我。不过,”红花对万大同一噘嘴儿,一瞪眼:“坏蛋是他!”

“你不跟我抢,我早就得手!”万大同没好气。

“你不同我争,我少花多少力气!”红花白眼儿一个接一个,一气抛出来三个,也算相当重视万掌柜的,浪费的不少。

龙氏三兄弟气白了,再红上一层,最后又气得发白。把我们兄弟耍得团团转,你们还敢说出来?

宝珠早就扯住袁训不依:“你说你教训他,”袁训刚才说的不过是让宝珠出气的话,他轻笑着哄宝珠:“你乖,你不要闹,管事们吵,你也跟在里面吵,你是加寿吗?你是加寿这般吵闹,倒不让人笑话。”

“哈哈哈哈,”辅国公再次用笑声分开红花和万大同,抚须笑道:“不要吵,都有功劳,再吵就没功。”

红花立即眉眼儿带笑,垂头老实模样。

这次是万大同翻白眼,变的还真快。

龙二龙六满嘴苦水,不能控制的喃喃重复父亲的话:“他们还有功劳?”龙八听到,深深的叹气:“这姓万的是父亲的人。”

龙二龙六刚才就明了,但窗户纸的捅破却是龙怀城的这句话上。他们也吓得往后就退,和龙怀城一样退到椅子上,把椅子撵出去好几步,再摔坐椅中。

“父亲?”龙二龙六苦水满腹的出来。

辅国公瞪瞪眼:“栽我手里,算你们不冤枉!”袖子里取出一堆纸张,往红木雕花鸟桌围的桌子上一摔,辅国公冷笑道:“我有八个好儿子,却没有一个真的能为父分忧!这是旧年里你们卖的田产,是外甥媳妇自作主张动用你姑母的嫁妆,为我才留下来。”

龙氏兄弟的苦水马上转为苦笑,互相看看,都尴尬不已。

“红花丫头,不要再恼怒了,你是有功之人。”辅国公带笑夸奖红花,没忘记又把儿子们损上:“比我的儿子都强。”

儿子们五味杂陈,龙二龙六龙八三兄弟是苦水从头又到脚,打他们兄弟生出来直到今天,头一回觉得“苦”是什么滋味儿。

以前认为的相中个古董一时钱不够不能到手,以前遇到的好刀剑落入别人手中,还有别的兄弟姐妹们又在父亲面前要走什么东西,和现在心里的滋味相比,都不叫苦。

只有这一刻那很想为父亲尽心尽力,结果落得让父亲耍弄,最后还不如亲戚家的一个小丫头,这才真的叫苦。

除去他们仨儿,余下的还有龙三在这里,龙三早就蒙了;还有龙四龙五在这里,新丧母亲,悲痛中难免有怨,怨还没有起来,就让辅国公的一通话也打蒙。

最后一个龙七,在兄弟中是个胆小的人,素来不敢和兄弟们相争,只依附他们。龙七连兄弟们都怕,何况是父亲。

龙七傻住眼,呆上半天,脊骨上压力渐重,往地上一跪,觉得这样才舒服些,口称道:“父亲息怒,全是当儿子的不是。”

他这话一出来,带动姨娘们坐不住。姨娘们的心思,由发作凌姨娘,骤然处死鲍姨娘,心头就差这最后一根稻草。

龙七往地上这么一倒,这么一说,姨娘们再也坐不稳,下饺子似的全跪下来。随后是姑娘们媳妇们,国公夫人。

宝珠瞄瞄袁训,那意思我们要不要陪跪?袁训是最讨厌这些人,他喜欢舅父和舅父所在的家,却不喜欢这个家的别人,就坐着不动,还对宝珠使个眼色。

我们凭什么陪他们?

除去小夫妻还坐着以外,厅上,按辅国公吩咐接踵而来的管事们,有库房上的,有帐房上的等等管事们,他们是站着的。还有站着的人,是龙氏兄弟们。

他们心中是不服的,特别是去年为辅国公回来筹划粮草,逼迫全家出钱的龙二、龙六和龙八,他们微红着眼眸,身子微微颤抖,都压抑住心中难过。

由父亲划上的伤痕,必然是最深的那条。

辅国公面冷如霜,噙的不是冷笑,而似风刀雪剑。他双目狠戾满满对着地上,一字一句地道:“家里就这么些东西,你也要,他也要!要的时候没想到公中就不足够!白长一双眼睛,还有脸明争暗斗!公中没水,你们争这枯河我都好笑!本以为散光了,你们中能出来几个自己有志气,自己能撑起的!现在自己照镜子去,你们哪一个比得上阿训!”

龙怀城这才重染上羞愧之色,刚才让红花出现,让父亲自己证实万大同是他所为的恼怒,缓缓的不知去向。

而随即,龙三先跪下来,一言不发,垂头丧气。

“不要脸的东西!阿训他就是空身子,他前程似锦,大概都有数了吧!还有哪一个敢站出来,敢夸口你前程似锦的!耍老子的,老子就耍你们!”辅国公咆哮起来。

这下子好了,最后几个也跪下,厅外的管事们也跪下来。袁训是心不甘情不愿,到这个时候才和宝珠跪下来。

舅父在发怒,跪上一跪让他息怒,不过就是这个意思,反正不是陪跪的。红花万大同也早跪下来。

耍老子的,老子就耍你们。这几个字没有一个污脏难听,没有山石般的重压,也没有江水滔滔的洪流,却似万年不能挪动的重担,把龙氏兄弟们一起压得抬不起头。

“啪!”辅国公又拍桌子,怒道:“我有难的时候,谁出力谁混帐,不用我再说吧!我指着人帮忙的时候,谁会一直留在我身边,也不用我再说吧!”

“啪!”国公这一会儿不拍桌子就难过,心头数十年怒气全在此刻涌出,争先恐后的像少出去一星半点,国公能憋死。心头出得慢,他就全靠拍桌子来帮助泄愤。

“啪!家产从现在开始,再不分给你们!”

“啪!姑娘们嫁妆,一色一样,不许再添,要添是有道理的,全都添上。出门陪几个人,管你外家有多少钱,不许从我门里出去,你们私下交接!”

“啪!哪个是劣果子,自己接下来的我不再管,凭你死活,都大了,自己担!”

“……。从现在开始,家产收息,除府中动用以外,分为九份。我有八个亲生子,我不偏不倚。我有一个外甥,我也不偏不倚。你们九个人,一个房头以后只拿一份,我渐老,不指望存下私房死了分给你们。就从今天开始,你们各领一份,前程功名各自去挣!”

辅国公收起手,估计也拍得发红。抚住他一直引以为傲的长须,怒气渐消,淡淡地道:“这爵位,等我不在以后,由皇上分派吧。”

余音袅袅,和着他最后的语声,似在厅上盘旋不绝。

暴烈的语声,大雨倾盆似的语声,山雷震动的语声……。是当着所有管事们,全家的人面而说出。不用再肯定,也就是从此不会更改,也是辅国公想过又想,深思熟虑而出。

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宝珠疑惑更深,儿子们也生出疑惑。父亲有这样耍动家里人团团转的手段,为什么不早说,不早整治家里,而是在今年说出。

不少眼光,偷偷地打量袁训。他们固然是想不到原因,但宝珠也没想到。宝珠对有些事情还不了解,宝珠就忘记一件事,辅国公在去年进京,进京后他遇到什么事?中宫太子皆是他的亲戚。

袁训又回来到他身边,是他极大的一个安慰,也是他极大的一个助力。他敢和儿子们发难,已经老子和你们谁也不怕谁。

不担心你们全滚蛋。

他的儿子们后面,可全是郡王。当父亲的也算手急眼快,经由老国公夫人出面,有陈留郡王在身边,如今又有袁训这圣眷高,中宫的命根子在,国公发难,可谓是时机成熟,正是时候。

也可怜他隐忍到现在,也不容易。

要知道郡王们,可全姓萧,是皇家一脉。

十大重镇,十位包括倒台的钱国公,他们全是外姓人。他们享受的是萧家的土地,享受的是朝廷的世袭,他们还不姓萧,一代又一代的下去,这凭什么呢?你们又不是皇族血脉。

这些话,当儿子们的现在想不通。以为长辈恩泽,能泽被子子孙孙。当父亲的也懒得说开,全是只可意会不可言谈的话,懂的人不用说,说出来也不懂,只怕还不服气。

不说也罢。

国公说到做到,当下让众人起来,让管事们进来,把他吩咐整理的总帐全丢下来。手按住账本,看住宝珠和八个媳妇:“以后家里的事情,由你们揽总儿,遇事多商议,再有只想到自己不想到别人的,你们就分成八份!再出来一个这样的人,你们就分成七份。分到最后只有一份,纯属自找!”

“是。”媳妇和宝珠拜领。

这也是国公考虑很久的,一直不得要领。他早发难几年,把家交给谁合适?他不想再助长姨娘们,也不想让国公夫人名符其实,养她许多年,也给她一个儿子,这还不足够吧?在国公看来,她膝下有养,府中有她的衣食,已经足够。

推想以前,没有夫妻失和这件事情,就不会有后来的许多姨娘存在。辅国公深恨国公夫人,也不无道理。

这就很好,宝珠深明大义,既不自私,也能为别人着想。她和万大同争田契争得不惜把他掳走逼迫,这一片心思完全是为舅父,不是为自己。

可见为别人着想,所以佛道儒洋诸教派,都奉为上上之道。但总遇到为别人着想,那人反而黑心黑肺,冷眼旁观不值得的人,离开也罢。

总有同路之人。

上上之道,从古到今,经历春秋无数,经历几度烽火,走过无数自私的不知感激的人流大潮,这大道从没有改变过。

不因为君王蛮横而改过,也不曾为某一人的行错做错而改变。

为别人着想,也是宝珠今天得到一份儿家产,这个家里大多的人并不难过的原因。

宝珠还有谦辞之意,是辅国公对她微笑:“这田契,你母亲对我说明,多半儿是她的嫁妆,小份儿是你的私房。我不还你了,也是我抚养你丈夫一场,有点儿回报还真不错。你呢,也接受我的一点儿心意,家产九开,你们只得一份吧。”

就是有人心中不舒服,听到这话也干眼睛,无话可说,这田契里面还有宝珠的私房呢,人家可是先填在里面,而后又把田契双手送回。

客厅上重新归座后,出来一点儿皆大欢喜气向。

除府中动用以外,这个家里所有人的使用,都包括在内。日常饮食,头油里衣,都算日常使用。

姑娘们嫁妆,又有定例,从此按例而添,无须再担心五姑娘多讨一件,六姑娘就跟着着急。

余下的家产概不分派,收息却归九人。公子们不用再为争东西乱想心思,人人不少,每人平均。

至于袁训分走一份,公子们从小到大用“小弟”称呼他,就是袁训没有现在的荣耀,也都心中早有这意识存在。

姨娘们搂钱为什么,起先是怕别人比自己多,就想比别人多。后来是为儿子,为女儿。

姑娘们搂钱为什么,怕别人比自己多。

公子们搂钱为什么,怕别人比自己多。

现在你不多,我不多,余下的再想也没有,以后还想什么呢?

管事的这就离开,能当管事的人,钱财上头脑总清楚些。暗想国公这主意,他自己也不留私房,都点头称是。

辅国公接下来又重赏红花,重赏万大同,这就要散开众人,又出来一件小小插曲,让家里人对宝珠又一回刮目相看。

有人来回话:“衙门里赵大人带着几个囚犯来见老爷。”辅国公奇怪:“我没请他?不素之客,又带着囚犯,他来做什么呢?”

宝珠盈盈起身,陪笑道:“舅父容禀,这是去年大表兄的侍候人,凌三和他的小子们,半夜里去为难我,让家人们拿下。本该就还大表兄,但虑到大表兄管教不力,又虑到这些人狼子野心,不顾亲戚不顾大表兄要落下得罪亲戚的名声,就没还他,看押在狱中。又不敢自己发落,如今舅父回来,请舅父发落才是。”

龙氏兄弟迅速把眼睛一抬,他们在去年出来这事情后,找不到凌三等人,也曾想过宝珠投状子,衙门里看押。

但以公子们本地长大的手段,竟然没找到凌三等人的一点消息。

在辅国公说好以后,赵大人押着凌三等人进来,龙怀城气不打一处来。他去年和姓赵的吃饭,就托的他帮忙寻找。

难怪没消息,全在这位心里,他不说,自然就没消息。

再看别人,也对赵大人恼火。公子们对本地衙门诸人熟悉,也皆是托的赵大人。赵大人说:“呵呵,没见到没见到,一定没在本城狱里。”让公子们最后认定是早送往太原,估计早死了寻不回来。

辅国公如何和赵大人寒暄,公子们都没听到。他们一会儿瞄瞄赵大人,一会儿瞄瞄宝珠。这姓赵的几时成了弟妹的狗奴才,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直到赵大人和国公见礼完毕,走向袁训满面春风:“袁大人,咱们又见面了。”他依官场礼节,撩袍就要行大礼。

袁训一把握住他,笑道:“京中一别已经数年,相见欢喜,不必拘泥。”

赵大人见这样说,亲昵的在袁训肩头捶上一拳:“还记得我说过的话,我走那天,你代殿下来送我,我说弟必非池中物,他年相见要在青云之上。现在呵呵,京里的消息你听到没有,你又要升官了。”

龙氏兄弟无语,这小弟走的什么运,果然又要升。

这在袁训是意料当中,但辅国公很想打听,打断两个人的寒暄:“我们才回来,军功也才报上去,你这是哪里来的消息?只怕不真。”

“国公您忘记,石头城大捷,早在王爷军功折子上去以前,京中就收到消息。”

辅国公道:“这倒也是。”他们从大捷到回来修整,近两到三个月,京中足可以收到消息,再回来消息。

但他沉吟:“可王爷请功折子?”

“您又忘记,这里面有小王爷一份功劳,梁山王爷自然请功得早。”赵大人笑道:“这是他的亲儿子,又不是后的。”

辅国公也笑了,颔首道:“说得是。”

“八月里,金殿上为军功就争论好几回。争的最凶的,就是我这位兄弟,小袁将军。”赵大人再看袁训好笑:“为你,兵部吏部户部礼部见天儿吵,就差把工部和刑部也扯进来。”

袁训自己也好笑:“不知道哪些混蛋反对,等我回京去再和他们算账。”

“兵部是现管,吵架有理。户部管钱,想来是赏赐上他们有意见。礼部总管天下诸礼,军礼也在内,他们吵也有道理。这关吏部什么事情,他们主管天下文官,管么管到老夫头上来,管不到将军头上。”辅国公为外甥鸣不平。

袁训但笑不语,他还是吏部的官儿。

赵大人在这里怔上一下,袁训的薪俸由他按月送给宝珠,这里面有太子府上和监查御史两份儿钱,宝珠不懂,他却明白。

怔上以后,赵大人就笑了,有个解释出来:“这不是素来如此,兵部要的赏赐多,文官们他们能不跟着吵吗?看着眼红不是。”

这解释真不错,也是历来的弊病。辅国公释然:“确是如此,也一直如此。”接下来关切地问:“可有结果出来?”

“吵呗,说是袁兄弟年青高官,上一回已经叫不适合,再给官更不合适,就议说赏赐上加重,这就把户部扯进来,户部见天儿哭穷。兵部侍郎沈大人说那不行给个爵封吧,礼部又扯进来,说他查得清楚,骂沈大人假公济私,沈大人家公子现在袁将军帐下,说沈大人实是为自己儿子提出,袁将军往上升,对小沈将军自然有好处,”

辅国公骂道:“这群龌龊官儿,有能耐打仗自己来。”

“吵上好几天,最后说荫及子嗣。偏生一打听,袁兄弟又是个女儿。”赵大人放声大笑:“这就接着再从头开始吵。”

“噗!”辅国公也喷出笑声,袁训更是笑得肩头抖动,半晌正色道:“这是欺负我不在京里,我要是在京里,”

赵大人说得性起,又有显示他虽然不在京里,却消息灵通的炫耀在,大笑轻捶袁训:“你在京里又能怎么样?忘记吏部让你摘走多少官员印信,尚书大人恼恨你不是一天,差点弹劾你,后来一打听你当时还不是官,他就差把太子门槛踩平去告你状,别说你已经忘记这事。”

辅国公一听这是事出有因,早把人家得罪在前面。耸眉问袁训:“你在太子门下当差,摘过多少官印?”

袁训慢吞吞:“有一回就五十七个,加起来这几年总有一百来个吧。”

“难怪人家恨你。”辅国公又是得意,又是埋怨:“得饶人处且饶人,”埋怨过,又立即为外甥找个理由出来:“年青不懂事,你气死我了。”

“我中探花后,去领御史官印,吃他好长时间冷板凳,让我等足了才见我。”袁训诉下苦:“他不算是报复过了?”

这里谈话实在热闹,龙氏兄弟又眼热不痛快想攀谈等一起上来。龙二将军怀武想到一件事,嚷道:“小弟你当时在太子府上当差?”

“是啊。”袁训回答。

龙二也想起来,和龙二一样不客气地问:“那你摘别人官印以前,有没有知会过吏部?”袁训嗤笑一声:“知会他作什么?摘完了又不是不告诉他。”还得他除名,这一步要吏部来完成。

兄弟们一起对袁训白眼:“难怪!”

你不把掌柜的当掌柜的,拿管天下文官的机构不当回事儿,人家不恨你像是有点儿傻。

面对舅父的满面责怪,龙氏兄弟的一起白眼,袁训捏拳头:“他有侄子在这里呢,也回京成亲去了,等他回来看我收拾他。”

这下子宝珠也要冲他白眼,悄悄地道:“你就省省吧,少让人担心不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