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有个好媳妇/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珠也来埋怨,袁训笑出一嘴白牙,在宝珠面前,他再把下巴昂一昂:“我偏不听你的。”宝珠娇嗔的拂袖对他,把脸儿扭到一旁,一个人悄语叽哝:“等回房去,再和你细说说。”

厅上因为袁训这就寒风转为春风,都乐意在春风里呆,就都听得很入神。辅国公最关心的,还是:“结果呢?”

“小王爷不是回京了,他听到吵得不可开交,当时回禀皇上,说谁都可以不升不封不赏,独袁兄弟不能不封不赏不升。”

辅国公喜笑颜开:“小王爷明见。”国公心想那看着怎么也是粗了更粗的小王爷,也有细心的一面。

他倒有数,而也是事实。他不把袁训带在身边,还有谁能给他找来许多的太子党助阵。

“后面暂时没有结果,只知道小王爷当殿奉本,皇上说再议。但以我来看,袁兄弟再升官儿,这是跑不掉的。”赵大人说完,就来恭喜袁训,和袁训亲亲热热:“兄弟,恭喜你,也是为兄我眼力不差,几年前就看出你必有一飞冲天之时。”

赵大人笑得见牙不见眼,跟辅国公有得一拼。

国公又把袁训叫过去勉励几句,让他谦虚的话又说上几句,这就让人备酒,要请赵大人在家中用饭。

闻言,赵大人是喜欢的。但是对厅外几个囚犯看看:“先把这几个人您发落了,是杀还是埋处置安定,”在这里对宝珠一笑,又看向辅国公:“您发个话出来,袁家弟妹交给我的差事这就完了,完了完了,我就有心思大喝您的酒,久闻国公府有佳藏,今天我就痛醉一回。”

宝珠抿唇含笑,欠身子对赵大人感谢。

赵大人还过礼,和厅上众人一起等辅国公说话。

囚犯们满身肮脏跪在厅外,目光呆滞,已不知惧怕也没有波动。想来这一年里他们在牢狱里过的日子,不能叫好。

面庞上沾的有黄泥黑土,还有暗红色似血迹。但五官上,能认出来是凌三和龙怀文在那天以后,再也没有找到的小厮。

辅国公在这里意味深长的又道:“这就是跟错了人!”怕儿子们由此生出误会,去跟江洋大盗怎么办?

再道:“为人一点正气,还是要的。”

虚抬一抬手,辅国公漫不经心:“杀了吧。”这就不用赵大人再费心,国公府的人把凌三等人推出去,因为女眷们在,不一会儿只来回话,并没有送首级来看。

这就吩咐摆宴,请赵大人,又把本城的官员们,能抽出身来的请来一同用酒。袁训要陪客,不然算冷落赵大人,他留下来。

宝珠挂念家里,这就告辞回去。国公夫人外加姨娘,媳妇们同着姑娘们送她,都认为今天算是领教宝珠的厉害。

看着这是不显水不露水的温柔人儿,居然能把几个人下到大狱里,闷在心里一年不见露出。她们各自叹息,竟然有这样的厉害?

再想想,这娇容俏丽的温柔人儿,面对舅父满心维护,面对舅母礼节不错,面对姨娘不卑不亢,面对撒泼的二姑娘,你有来言我有去语,但还肯为她去寻亲事。让人又是敬她又是怕她,又有点儿不敢接近她,又怕不亲近少点什么,卡在那里前后不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随即再一想,这位的厉害不是露出好几回。如闯府如闯祠堂,全让她干了一个遍儿。

宝珠在众人的心思中走出二门,没走上几步,走来龙怀城。八公子迎面过来,对宝珠定定地看看,一开口压抑不住恼怒:“弟妹好手段,把个大人也指使得团团直转。”

那赵大人简直是言听计从。

从适才赵大人进来后说的话,都看得出他与袁训交好。但龙怀城也有交好的官员,他若是不在家,不是危难临头的大事,八奶奶可是指使不动。

龙怀城干搓着手,心头浮现出一笔银子。这是他请姓赵的吃饭花的钱,吃完喝完,最后让他耍弄完,现在他依然是家中的座上宾客。

老八恨到郁闷,我该怎么看待这事呢?姓赵的这混蛋太子党!

赵大人的来历本来是模糊的,模糊就是无派系的意思,都只知道他是朝廷安置的官员在大同。他以前没举过牌子,上写我是太子党。今天是他自己露出来的,他出京袁训代殿下送过他,这就是脸上写得明白,本人太子党中人。

太子?

当朝储君,下一朝的九五至尊。

这个名字对龙怀城越来越远,龙怀城却发现他离小弟越来越近。又要升官儿,又要升了……多灸手可热的“小弟”,六部里有四部为你吵得焦头烂额,小王爷又为你当殿保本,热啊,热得老八心里头滚烫,不是熨贴舒服的那种烫,是烫到他自己。

眼看着这水泡由里往外的出来,老八再不出来晃晃,怕自己让烫熟了。他走出来,就很想来和宝珠说上几句,不闹不恨,我说几句总没什么吧!

说几句就几句,龙怀城就在二门外蹲点儿守着,见宝珠出来,当表兄的迎上来就是这一句:“看上去年纪不大,你也太厉害了不是?”

他说以前总认为自己能不带火气,可一张嘴那闷闷全在话中。

宝珠带笑:“八表哥见笑。”

龙怀城拂袖就要走过,又忍无可忍回身:“红花姑娘,好久不见!”红花嘻嘻:“不敢劳动表公子问候,我这就随奶奶回去,不劳相送。”

八公子拂袖而去。

主仆忍笑往大门走去,见前面深绿桂花树下面,又出来一个人。龙六公子绷个脸,倒是有礼,还肯打下一揖:“多谢弟妹聪明机智才识一等学超古人胜过花木兰智夺鬼谷子,归还我家田地。”

兄弟们找你借钱的那天,弟妹你话说得忒得漂亮中听。什么让我们自己担当,我们既然自己担当,你又为什么又插手往父亲面前去买好?

你为小弟挣孝敬,当表兄的不生气,可你这算眼睛里没有表兄,当表兄心想,嗐,聪明机智才识一等学超古人胜过花木兰智夺鬼谷子,你眼睛里没有我们。

宝珠带笑:“六表哥见笑。”

龙六公子拂袖而去。他不是龙怀城见识过“洪奶奶”,倒没有“问候”红花。

接下来跟风似的,龙七过来,倒是真心的道谢。老七看看风向,还是依靠父亲比较好。但依靠父亲呢,父亲如今拿小弟当亲儿子看,老七是唯一不带任何火气来感谢宝珠的人。

龙四龙五才死了亲娘,辅国公不许安葬到家庙,他们兄弟心中不能接受,见父亲有客人饮酒,想来顾不得看住兄弟两人,他们正中下怀,私出府门给鲍姨娘去办棺材,盼着在化人场上还能截住鲍姨娘没烧化,就没顾上来和宝珠“道谢”。

这就龙三龙二再依次出来,宝珠一一带笑:“表兄见笑。”一直见笑就见大门在即,顺伯赶车在这里等候,主仆登车,这就不用再见笑,安安生生的回家。

红花怀里抱着个一尺见方的大匣子,这是辅国公重赏给她的,俱是黄金。红花跟着宝珠进过宫,炫过富,见过珍宝和稀奇。但自己忽然拥有这么多的金子,是头一回。

她太喜欢,又为奶奶和小爷喜欢,认为国公舅老爷处置家产明白。红花就打量相邻的两个宅院,出主意道:“何不开一道门,以后奶奶过来管家也方便,夫人归宁也方便。就不用顺伯在门外面吹风雪等我们。”

宝珠失笑:“开道门倒可以,但你还真的当我要来管家不成?”

“舅老爷亲口说的。”

“那是舅父疼爱,我呀,急流勇退正是时候。年底分我钱就行,这里有八位嫂嫂,我还是别来指手划脚到最后惹人生厌的好。”宝珠妙目流盼,扑哧一笑。

红花噘上半天的嘴,咱们不管事吗?最后转为欢喜,对宝珠敬佩上来:“奶奶说得有道理。”回去告诉袁夫人,袁夫人也把宝珠夸上一通。老太太面上光彩焕发,像织女手中五色纱。邵氏张氏背后笑谈:“原来是要当国公府管家奶奶,所以那天是练了练手,原来如此。”

她们又是这样想的。

这边辅国公数十年积怨一朝而出,心中痛快,丝竹乱耳,觥筹交错,热闹可以到半天上去。在这热闹中,又狠狠把姨娘们敲打一层。

鲍姨娘新死,府中没有举哀没有伤心,国公乐去了,还乐得非同寻常,郑重的用行动声明,姨娘不值钱,有你无你都可以。

这儿是古代,谈不上说辅国公薄情。自然的,从现代人权主义来看,没有姨娘人权。不过,这里是古代,国公是一个古人。

侍候鲍姨娘的人总有悲戚,但不敢露出。于是家里就只有一处哭天抢地,还与鲍姨娘无关。

……

“我不活了,我要去死。这个家里全是淫妇贱人,在父亲面前挑唆,你们治死了我,你们也没有好下场。”

二姑娘龙素娟在房里疯了一样,冲过去就抱剪刀。她的丫头们把她拦上来,她又冲到衣箱前面扯出一条腰带:“我要寻死,我要化成厉鬼把他们一个一个的勾死!”

丫头们再拦下她,二姑娘就拿头撞她们,顶开她们以后,对着墙笔直去撞:“我要死!”

让她折腾得都没有办法,二姑娘的奶妈去找谢氏。谢氏和妯娌们全在小客厅上用茶,当媳妇们的自进这个家门,在这一天才算扬眉吐气,正在商议着合伙儿管家。

八奶奶田氏遗憾地道:“表弟妹这就回去,不然一起合计。”

五奶奶段氏看得清楚,道:“只怕她不肯插手,往前面想想,她闹祠堂也好,闯进来在大奶奶房里闹也好,全是有原因的。”

奶奶们点头感叹,能进能退,表弟妹聪明过人。

“横竖年底分钱,谁又敢不给她?”谢氏居长,这就拿主意:“我们这里有八个人,有事情商议不定的时候,再去找她,想来她到那时候,没有推托的道理。”

奶妈就这个时候走进来,往谢氏面前双膝一跪,哭道:“求大奶奶救二姑娘的命吧,二姑娘寻死觅活的直到现在,没有人拦得下她,白天这样的闹还能找动人看着,到晚上能有几个人肯看着她,如今姨娘倒运,房中就这几个人,白天让她闹的这就没有力气,晚上看不住,死了可怎么是好?”

谢氏撇嘴冷笑,欲待不管,这里面只有她和二姑娘是亲的。又新管家,威不足以服众,德上也不管亲姐姐死活,妯娌们保不住有怨言,家人们也难免要指点。

她就起身,对妯娌们告个假:“你们商议吧,我们有八个人,还怕弄不好这家。我去看看,要是没事儿,我再过来。”

妯娌们都能理解,笑说你去。见谢氏出去,也没有人多谈二姑娘。二姑娘本就是个府中笑话,妯娌们又能青年就掌家,兴冲冲感谢父亲还不来及,谁有功夫管二姑娘是死是活。

离开这兴头的地方,去看那素来会欺负自己的二姑娘,谢氏满心里不情愿。见院门在即,又听到里面尖叫怪呼,好似刀子划人耳朵,谢氏无名火上来。

“我不活了!”

“扑通!”

一个东西砸出来,在院子里青砖地面上滚上几滚,叮叮当当的响动不断,谢氏一见脸都变了颜色。

这是一个外面雕刻十样锦纹,里面是西番莲花的大铜盆,这是谢氏的陪嫁让二姑娘丢出来。

谢氏今天今非昔比,凌姨娘和二姑娘却已是国公不悦的人。谢氏恨的想这样的姐姐,如国公所说,还不如扼死。

这心思只能想想,却不能真的扼死她。但不扼死她,她见天儿这样的闹,又有谁能招架得住。

素日的仇恨涌上心头,面对耳边是龙素娟的大叫大嚷:“不许拦我,我要上吊!”谢氏走进房中。

她在门槛内站定,往房中看。见跟二姑娘的大小丫头有五个,在这里拦住她。还有一个不在这里,是缩在一角,脸上抓出几道指甲血痕,正在呜呜:“我破相了,这可怎么办,这就嫁不出去……”

而二姑娘呢,让丫头堵住不能乱动。一只手抓着一根淡紫色万字流云的长汗巾子,一只手还乱搔丫头。

“哎哟,”有一个丫头的发髻让龙素娟攥在手里,头皮揪得生疼,丫头哭道:“姑娘放手,您要把我头发揪下来。”

龙素娟张牙舞爪,恶狠狠地道:“你先放手让我死,我就放手让你滚开。”

“这可怎么行?国公要是知道,一定不答应。”这里面的丫头哪怕在厅上听到辅国公说的话,说这女儿不如死了算了,丫头们也只能当国公是说笑话。

见龙素娟只是要去死,丫头们一个个魂飞魄散。让龙素娟折腾这么久,也都累了,但还强撑着挡她。

谢氏进来,见到的就是这个场面,她厉声喝道:“住手!”

丫头们一愣,就有人劝龙素娟:“您看大奶奶也让您住手。”

“我让你们住手!”谢氏生怕丫头们还听不明白,阴沉沉再吩咐道:“都是你们不会侍候,才惹得二姑娘寻死觅活。出去吧,还在这里添气生吗?”

这样子再糊涂的丫头也就明白,她们果真的松开手往外面退去。反正有大奶奶在这里,二姑娘有什么差池不与丫头们相干。

龙二姑娘如果不是这房里的姑娘,如果是别的姨娘房中姑娘,当丫头的最多挡上一下,见二姑娘行凶,估计早就跑开。

刚才拼死拦龙素娟,丫头们是怕自己身上要担责任。现在来了大奶奶,大奶奶又这样的说,丫头们忙不迭的出去,出去就往院外面院后面走,装着另有差事,借这个空儿好歇歇。

那个脸上破相的丫头,赶紧的去寻医生抓药,还想把脸补回来。

余下的人等,这院子洒扫的粗使婆子,她们自问上不得台盘,如果二姑娘闯到院子里寻死,或丫头们拦不住她,婆子们才敢上去拦,不然轻易的碰到二姑娘贵体衣裳,平白的让她骂倒是晦气。

还有隔房头看热闹的人,皆在院子里。

大家眼睛看得真真的,见没有人拦龙素娟,她反而不张牙舞爪。应该是也闹得累,只坐着没有站着。

就坐着,也把腰一叉,不管身上衣裳闹得凌乱不堪,里面的小袄露出来半截,先大骂谢氏:“贼贱人,泼淫妇,浪得没男人就不能过的贱货,你不是搬出这院子,又回来作什么!”

谢氏恼得眼前金星直冒,面庞一摆就要回骂,又见到院子里站的有人。身后有丫头跟上,还有二姑娘的奶妈,谢氏沉下脸先把奶妈打发走,对她道:“奶妈,要么你劝,要么你出去。你也看到二姑娘又疯病犯了,你在这里听我挨她骂吗?”

奶妈对龙素娟还有一份儿真心,抹着眼泪陪不是:“大奶奶别生气,二姑娘这不是在生气吗?”谢氏冷笑,就她一个人会生气吗?再说她生的都是什么气?是她自己寻气生才是。

要寻气生,就自己一个人寻去,还每回不把别人都扯上不罢休。

谢氏阴沉着脸:“我知道,我来劝她,你去打热水,等下好给姑娘收拾体面。”奶妈听着这话有道理,就出这房门。

“关上门!”谢氏只命一个丫头进来,心想我们两个人还弄不住这一个疯子吗?

丫头把门关闭,谢氏又吩咐:“把门闩上。”丫头依言闩上,外面的人这就进不来。

在她们主仆说话关门的空里,龙素娟还一直在骂。她折腾自己半天,又拿房里侍候的人出气半天,谢氏送上来,正好是她出气的。

在她的骂声中,谢氏仔细检查过房门紧闭,这就昂头怒气冲冲,往日那隐忍的人怒气勃发。谢氏也大骂道:“贱人不要脸的胚子!从小吃的不是奶水,吃的竟然是污泥水长大!长成你满脸子的肮脏泥渍,你还以为你挺美!”

“你敢骂我?”龙素娟有生以来,头一回挨谢氏的骂,而且谢氏骂的比她要恶毒怨愤的多,把二姑娘气势压得死死的。

谢氏继续骂:“你不要脸想郡王,呸!郡王哪一回见到你不躲着走!家里都当你是个笑话,你还以为你有脸面!”

把手一指梁头,谢氏狠狠的骂道:“有能耐你去死,你不是一直要去死,去死个给我看看!”

恶人遇到人更恶的对她,龙素娟嘴唇哆嗦着。她一直依性子成习惯,这就打着颤道:“好,你好!你让我死的,等我死了,看你怎么收场!”

谢氏鄙夷,你都死了,还管我怎么收场去?

见龙素娟拖过红木扶手椅,梁头高,一张椅子不够,但幸好这是个扶手椅,椅面上宽,又搬个梅花瓷凳放在上面。

娇生惯养,上个楼梯都要丫头扶的二姑娘,今天不用人扶,手握腰带,自己个儿站到凳子上,把腰带在梁头上打个结,垂下来一个圈子,居高临下对谢氏恨恨地道:“我这就死了,是你让我去死的,你等着,你等着我弟弟回来把你剁成十七、八段……你等着……”

在她摇摇晃晃登上去时,谢氏的丫头先就不安上来。见谢氏无动于衷,丫头轻扯谢氏衣裳,示意谢氏真的不管?

谢氏对她摆手,让她不要多话。

丫头在担心中,就把二姑娘的举动语言看得认真。见二姑娘手握住那绳圈,说出十七、八个“你等着”,就是不动真格的,丫头不由得失笑,回想二姑娘从来就是只会说不会真练的人,丫头这就明白,原来又是吓唬人的!

谢氏的丫头是丫头,二姑娘的丫头也是丫头。当丫头的对当丫头的同情上来。想自己是大奶奶的人,平时还没少受二姑娘的气。再由刚才看到那破相的丫头,这个丫头也怨愤上来。我们当丫头已经命贱,遇到好主子是烧高香,遇到你这样胡乱作践的姑娘,那是倒上八辈子血霉。

也罢,你死去吧。

当丫头的眼睛也不眨的看着二姑娘,心中骂着,却已经确定,二姑娘你不敢死,换句话说,你根本就不想死。

龙素娟见下面两个人都不慌张,更来拦她。她叫得就更凶:“这贱人逼我去死,都听到没有?我要是死了,鬼魂头一个就找她……。”

她叫嚷着太起劲儿,自然而然的,把个脑袋往圈里一套,反正她站得高,她这么套套也没什么。

冷眼瞅着的谢氏说时迟那时快,以从来没有过的敏捷步子,从门到梁头距离不小,谢氏却感觉自己一步就走到,双手狠狠的一推椅子上瓷凳,把凳子推翻倒地,“当”地一声,谢氏用力过大,也摔在地上。

院子里的人听到龙二姑娘忽然没有骂声,骂声是嘎然而止,都有不妙预感上来,扑到窗户门上去看。

就见房中丫头才把谢氏扶起来,而谢氏头上,吊着一双脚。

二姑娘的脚拼命挣扎,拼命的在动,双手死命握住腰带圈,但她手臂上能有多少力气,潜能突现,只能保住自己没有即刻毙命。

她这就不能骂了,不但不能骂,刚才那寻衅的眼睛里,也没有了凶光,换上的是乞怜和恐惧。

如果她不是选择吊颈的话,龙素娟一定会大叫:“救救我!”

房门窗户让猛烈打响,有人在外面大叫:“不好了,二姑娘上吊了,真的上吊了,还把大奶奶踢一跤。”

怎么看,谢氏都像是去救二姑娘而摔倒,而凳子么,自然是二姑娘自己踢倒的。

房中丫头急上来,她应该是去搬凳子救龙素娟。可关键时候,人的真实情绪最容易浮出。丫头在这个时候,偏偏不想去救龙素娟。

她不想救,但耳边呼声叫声,嚷着快放下来,又有人寻东西砸门,撞门声也出来。丫头身子僵直,脑子里不能想心思,浮现而出的,全是龙素娟以前的打骂以前的跋扈以前的凶狠……。

“怎么办?”她焦急的低声问谢氏。

谢氏低声急问:“扶我,别动。”她手上在地上擦伤,膝盖碰到椅子上有一片疼痛。不用装也慢慢腾腾的起来,抬头见龙素娟已翻了白眼,谢氏才和丫头把瓷凳搬回来,放到龙二姑娘脚下。

龙二姑娘并没有死,谢氏撞飞凳子,也只是怀恨的心,真的杀死她,谢氏倒没有想过,只是怀恨,把凳子撞飞让二姑娘从鬼门关里走一趟,尝尝滋味。

龙素娟既没有死,脚尖下忽然有了实物,恨不能的即刻踩住。一踩,凳子又歪下来。她脖子上才得轻松,又往下一坠,重重勒在喉咙气管上,当即晕厥。

谢氏和丫头把凳子重新垫在她脚下,慌慌张张把门打开,粗使婆子有力气,把龙素娟解下来,掐人中,再掐人中,人中掐出紫印子,血都快出来时,龙二姑娘呻吟一声,这才醒来。

她一醒过来,谢氏怒了。

“以后你要死,别捡有人在的时候,也别捡大白天!河上没有盖子,随便你跳去!不然你等没有人在的时候,拿头往假山上一撞,这就死了,还不折腾人!”

骂过,谢氏面如寒霜吩咐这房里的人:“有力气就看,没力气看不住,就死也不与你们相干!岂有此理,你寻死又能吓住谁!”

怒气冲冲走出去,丫头在后面跟着。

龙素娟气得头发晕,手指抬起来要指谢氏,只是嗓子不好使,让勒的,所以没得骂。粗使婆子们劝她:“二姑娘,好死不如赖活着,今天幸好大奶奶救下你,”

换成龙素娟是别人,今天这事情就很奇怪。谢氏进去就让关门,关上门后龙素娟搬椅子凳子,她们主仆竟然不拦?

但龙二姑娘为人一直粗劣,都知道她想上天,就要上天的主儿,也就无人去疑惑。只觉得救回来就不错,哪有个看着人真的去死的呢?

在院门外面,谢氏的丫头才问她:“可惜的……奶奶刚才是真心的吗?”以丫头来想,谢氏不是这样的人。

谢氏停下脚步冷笑:“我要是做到,我也做了。但今天是在家里,有这么些的人,只能吓她一吓罢了。”

龙二姑娘骂的话,如果放在市井汉子中间,早就动刀子不稀奇。

丫头抚胸口后怕,但吁一口气放下心。谁会愿意跟的人,身边的人,是有杀机的人呢?见谢氏果然不是真心想害二姑娘,丫头觉得北风虽然呼呼,但眼前还是大光明。

她展颜道:“可吓死我了,不过,奶奶这样吓她,也吓得我不行。”

“你跟着我陪嫁过来时,才十岁。你还记得我娘家表叔吗?”谢氏淡淡。

“记得,他是衙门里办案子的。”

“我们爱听他说故事,他有一回无意中说过,死过一回的人,再不会想死第二回。又说过吊颈的人,不会套上去就气绝。”谢氏呼出一口气,在北风中升出一片白雾。不知道她是为二姑娘没死而呼气呢,还是为二姑娘还活着而呼气。

主仆这就无话,想再回小厅上去商议家事。半路上,辅国公打发人来让谢氏去见他。

……

这是一个可供四、五人坐的小客厅,厅前厅后全是梅花,还有冬天深绿的桂花树。平时用的不多,不过是给女眷们游玩累了,歇脚儿的地方。

辅国公选在这里见谢氏,是他出来散酒,无意中走到这里,想到有几句话要交待,就让人把谢氏叫到这里来。

谢氏走到厅下面,见到公公满面通红,支肘斜倚在几上,就要睡过去。谢氏害怕吗?她并没有。

她对凌姨娘母女有愤恨,她也没有杀人的心。所以她在厅下面见到辅国公酒意上来,露出的是关切。

悄声问带路的小厮:“不要惊动父亲,我在这里候着。”

辅国公不过是打盹儿,这就睁开眼,对谢氏微笑:“进来。”谢氏进去,在他面前静静等候吩咐。

“看过你姨娘?”辅国公问的是凌氏。

谢氏并没有去看过,但庆幸的是,她让人去问过。就如实的回答:“送走弟妹,就和家里弟妹说管家的事情,父亲抬举媳妇们,不敢不用心,就还没去看过。但我让人问过医生,说性命无妨。”

“哦,”看上去辅国公不过也是随意的一问。他接下来还是轻描淡写的语气,但谢氏已不敢再当他是随意说话。

国公淡淡道:“她虽不好,也是老大的生母,老大不在家,她又伤残,从此只能在床上。你搬回去吧,那是给你们的院子,你不住那里住哪里?再者,你得照顾她。”

“是。”

“以前她对你不好,以后她再也虐待不了你。你这孩子呢,又是个细心的人。我把她交给你了,好不好的,我不再管,你自己经心吧。”

辅国公抚一把面庞:“我可再也不想管太多事情太多的人,以后各房归各房管,衣食归公中,按例有制,我也轻松许多。”

谢氏心头一颤,泪水掉落下来。公公居然理解她,居然知道她以前总受凌姨娘虐待。一句暖心的话儿,能把万年冰冷的心融化。而辅国公在理解之外,处置凌姨娘之外,又对她后绪事情的安排,让谢氏羞愧上来。

多年的愤恨,在这一刻全都消散。谢氏战战兢兢应道:“是,我会照顾她,请父亲放心,不会再给父亲添麻烦。”

“那就好。”辅国公又露出笑容。

谢氏轻咬嘴唇,低下头紧接着讨方意:“回父亲,二姑娘她……”

“她要怎样?”辅国公不悦。

谢氏就把龙素娟从回房就寻死到刚才的话回上去,谢氏哭道:“姨娘我可以照管,可我管不住二姑娘。她是姐姐,她性子也差。她再这样闹下去,总有看不住的一天。”

辅国公怒目,看样子龙素娟要在他面前,国公指不定让她去死。就这不在他面前,辅国公也生气地道:“回去传我的话,都不用拦。真心要寻死的人,谁也拦不住。只看着她别伤到别人!”

怒气上来,酒醒不少。辅国公恢复精神,又不愿意听这些事情,话也交待完,起来又往酒宴上去了。

把凌姨娘交给谢氏,辅国公并不能算对凌姨娘还有什么缠绵旧情什么的。他若真的有什么缠绵旧情,也就不会处置凌氏,或者来说,早有二十年前,就不会任由凌家和项城郡王来往。

当时他既恨国公夫人以后,又继续恨上凌家。

所以不为凌家谋官职。养大了叼自己吗?

国公交待谢氏,也许有龙大不在家,他多说一句话而已。他是一家之主,他没有杀凌姨娘,交待一下也没有额外意思。

而且借此,让谢氏搬回去。这就凡事有了交待。

真正的情意,要么认为对方是天仙,一心一意无怨无悔跟着对方走,哪怕走错也不回头。要么呢,认定自己是对的,一心一意想法子让别人跟着自己的方向走,因为认为我的方向是你我最好的。

国公这种不是。

好在谢氏也能明白,这就算把大房完全交给谢氏。

目送他的背影,谢氏软了身子依靠在厅柱上,呆呆地对着雪地上看。她的丫头见到跟的小子全走开,这才走上来。见到吓了一跳:“是国公说您了吗?”

“没有,”谢氏低低地道:“是,这个家里总算还能回来正模样,我本以为,这辈子也盼不到,本以为……”

直起身子,谢氏精神回来不少。对丫头道:“你去找几个人手,把咱们的东西还搬回去。”

“藏春坞挺好,为什么又搬回去?”丫头扁嘴不愿意:“姨娘才受到责备,指不定天天骂人。又有二姑娘再寻死上吊的,要是死了,住一起的人难道没有责任?”

谢氏听听丫头想的,就是她在见到辅国公以前想的。用帕子在面上擦干净泪水,有了一笑:“不妨事,父亲说要照顾她,她要骂人,让她在床上好好的骂吧。二姑娘要寻死,我们也没有办法。明天我再去见表弟妹,让她把亲事抓紧些,过年前赶紧的打发出去就是。”

谢氏底气十足,这个家里既然和以前不一样,那样样事情只要不亏心行事,都不用再害怕。她不由自主的想到宝珠,表弟妹可真是太能干了,她要是不回大同,哪里还有现在的好日子呢?

……

在这一天,注定认为宝珠能干的人,不会只有谢氏。

最为明显的,当然是府中的男主人们。

辅国公大摆宴席,把园子最好的一处景致,名叫听风藏雪,是个轩亭打开。轩亭这种建筑,轩有窗,亭四面无挡,是个观赏风景的好地方。

有佳客至,主人又得意于自己的园林,又想和他长谈,做雅兴之宴,天气好,轩亭上最合适摆酒。

大冬天的,这种地方可以冻死人。

所以辅国公设在这里,让来客们赞不绝口。

这里四面梅香,又有无数高大常绿树木,香樟冬青在外围包绕,不用问了,风是进不来的。但偏偏叫听风,是这里梅香无数,没有风,哪里能传梅香?

又能藏雪,这里见不到雪,雪都藏在梅香里。都知道梅花雪中香彻骨,所以听风藏雪,说白了在这里叫梅花轩。

座中高朋满座,城里的亲戚们也寻来不少。国公今年大捷而回,梁山王大捷,等于全军大捷。全军大捷,其实是陈留郡王大捷。国公又在陈留郡王军中,又有这次大捷其实是小王爷和太子党大捷,不管从哪头数,都有辅国公的身影在内。

再说他也进城了不是?

这就都来恭贺,把国公回来后已经恭贺过的话重说一遍,探花转将军的表公子袁训,又是焦点人物。

“探花郎探花郎,过来倒酒。”紫檀木嵌象牙雕刻罗汉的椅子上,老侯歪着身子嚷着。老侯到大同后就办案,把张辛死前见过的人尽皆提审。

他随袁夫人到大同没有几天,还没有提审完。不过老侯也要休息,赶晚上的让辅国公找来。见到有这样的好地方,又不冷,又梅花高雅,老侯不用国公灌他,自己先干三杯。

举着空杯子,老侯笑眯眯使唤探花:“那探花,过来倒酒。”

袁训手中握的就有酒壶,是有人和他说话,他走到一旁。回来给老侯倒上酒,又对辅国公陪笑:“舅父,您也干了。”

国公装作不喜欢,磨磨蹭蹭去握酒盏,同时把老侯一通的埋怨:“你喝你的,把他招来作什么?这是倒酒的不是劝酒的,”

无奈模样一饮而尽,这就眉开眼笑,对袁训又语重心长:“阿训啊,你要谦虚,谦虚知道吗?”老侯暗乐,心想国公这几天成碎嘴子,就跟上一句:“你会写吗?写出来给你舅父看看。”

听到的人全笑出来。有人笑道:“探花还能不会写谦虚?”

在这热闹的中间,龙怀城默默走到廊下去看梅花。暗夜雪梅,晶莹得似不可触摸。他回身去看那热闹的中心,自己的父亲和小弟,父亲正满面慈爱握住小弟的手,面上笑得可以乐开花,他不住说着什么,不用去听也知道是叮咛是嘱咐。

收敛了,注意了,年少高官要有人缘了,不要瞧不起人,不要摆架子,诸如此类等等。

酒气和周围的烛火,把父亲和小弟周身绕上光晕。光晕明光里,他们一个说,一个听,都散发出欢乐。

龙怀城心里不是滋味儿,眼窝子微润,心头微酸似苦。见一枝梅花无端伸到廊下,抬手抚摸着,任花蕊上冰冷触到指尖。

父亲对小弟说的话,都对他们兄弟说过的。但以前有哪一个人能听得进去?所有人眼睛都盯着钱,盯着爵位。

“老八,你在这里做什么?”冷不防的,肩头让拍一巴掌。出其不意的,龙怀城打个激灵,见是二将军在身后。

龙二的神色也是不知去哪里,他心神不能归一的走过来一步,又扭头去看辅国公和袁训。眸光触碰到那光晕外面,就针扎似的慌张回头,眸光无处可去,就在龙怀城面上剜几眼。

没剜到时,又匆匆忙忙退回去,这下子眼神还有处放吗?

二将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看哪里才好。

对着兄长不知所措的眼神,把龙怀城的沮丧全勾出来。他也乱晃脑袋,左晃晃右晃晃,在梅花绿树上逛来逛去,迸出一句:“该清醒了。”

龙二愣住:“你说什么?”他是听清楚的,可出乎二将军意料,龙二傻住,清醒什么?他知道该清醒什么,可是他一旦认承这话,内心就要经过很大变革。

改口容易,改心思很难,这等于颠覆以前的自己。二将军就继续发呆:“啊?”微张着嘴,好在这里全是梅香,要喝也是芬芳,也不是雪花。

“你们在说什么?”后面又过来一个,龙六也到了。龙六也和兄弟们一样,经过今天这事,父亲表现出从没有过的雷厉风行,龙六一直发蒙到现在。

同样的六神无主,眼神儿乱瞟,就瞟到老二和老八凑到一起在说话。六将军一想,他们偏着我在说什么?内心既无主张,就很容易跟风就来,龙六凑过来满面狐疑:“二哥,你和老八在说什么私房话?”

龙怀城还没有回话,后面又来一个。三将军也持同样心态,在轩内到处全是“探花”和“石头城大捷”,三将军也进过石头城,可这功劳打内心里来说,是小弟的。三将军听大捷都听到要吐,也和兄弟们一样的心思,要他承认这大捷是“大捷”,等于颠覆自己内心,等于承认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全是错的。

三将军也无事乱看,这就走过来,他一过来,也是满脸不高兴:“我说二哥六弟和老八,你们仨人又扎上堆了?没听父亲白天说吗?说我们不是人。你们合计的又是坏事吧?”

这里只有兄弟们,三将军不掩饰自己的嫉妒,扭身瞅瞅袁训:“没听到耳朵堵吗?那大将军是探花,你们省省吧,还想打他主意不成?”

“打,为什么不打!”龙怀城起初是想掩饰自己对二将军的失态,说出清醒的那句话。后面完全是让三将军提醒。龙家老八瞪住那还和父亲粘乎在一起的高大身影,小弟这一会儿看上去,哪里只是大将军,分明是顶天立地顶起龙家门的神祉了。

岂有此理,这里不是还有好几个儿子吗?

老八怒道:“灌他酒去!”舌头一绕,先把六将军绕进去:“六哥,你在军中让小弟煽几巴掌,你都忘了?”

龙六大概齐也明了老八的话意,一拍胸脯:“没忘,灌他去!”兄弟几个人重新进来,爱跟风的龙七也跟上,龙四龙五白天不负苦心,终于在鲍姨娘让火化以前赶上,私下用口棺材把鲍姨娘停灵在鲍家,不敢让辅国公知道,和鲍家说好停上三天寻块地埋葬。

他们是心虚,也跟上来。

辅国公正握着袁训的手,越看越喜欢,乐呵呵地对老侯招摇:“我家的探花,”老侯正鄙夷他:“经你牵线,也是我家的。”

龙氏兄弟一起上来,一个人端一个酒杯,又一个自斟壶,都从中午陪到晚上,应该有酒意才是,可却目光炯炯,好似清醒人。

袁训这会儿正天不怕地不怕,去年他中探花吐气扬眉,今年他官升三级扬眉吐气,石头城大捷宽宏度量,奉请舅父带上表兄,人人都要好军功。

他又怕哪一个表兄呢?

探花郎反而来了精神,把手中酒壶也一举,叮叮咣咣的只有小半壶。袁训不过瘾,对旁边有侍候的人道:“给我换个满的。”

酒壶还没有到,左手一擎,把席面上自己的酒杯握在手上。挑眉对表兄们:“是车轮战,还是一起干?”

一个表弟对上七个表兄,你们是车轮战,还是一起干?

轩上静下来,全带笑看着他们。他们是兄弟不是吗?

而老侯爆笑出声,握紧拳头挥舞道:“好!”他站起来,笑意盎然:“你们七个欺负一个,这不行,老夫我,站探花这边儿。”

辅国公大笑:“你倒抢我前面,”国公也起来,对儿子们笑容满面:“怎么又七个对一个了,我站阿训这边。”

客人们这就有笑声出来,赵大人也把肩头一耸,还没有站起来,龙怀城看在眼中,急了,道:“你坐下!”

再对父亲也急道:“我们几时又欺负他,他现在可以欺负我们。”

辅国公笑了:“这倒不错,那我,也坐下。”老侯一笑,也坐下。

侍候的人这时候把袁训酒壶送回来,袁训打开给他们看:“满的。”龙怀城气急败坏:“满不满的又怎么样?我们是来恭喜你的,恭喜你有个能干媳妇!”

袁训惊得差点把酒壶掉地上,恭喜我有个好媳妇?拿我媳妇来劝酒吗?男人席面上你说这是什么话。

他还没有惊完,龙二已经明白老八意思,也举举酒杯帮腔:“是啊,小弟,这贤妻让你得着,我们特地来敬你。”

这几个人真不愧是兄弟,一人明了,所有人明了。三将军翘大拇指:“小弟啊,妻贤夫有福啊,你福气真不错。”

如果说国公府大部分人对宝珠的到来,现在是持感激态度。那龙四龙五新死亲娘,恨宝珠和袁训还来不及。

有人认为弟妹带来好事儿,有人认为弟妹当初没来多好。

龙四龙五笑眯眯:“小弟啊,家有贤妻,好有一宝。”

龙六抚抚脸,你去年打我,我还记得呢。六将军挤出一脸的笑:“呵呵,所以说这人要成才,媳妇最重要,弟妹和你成亲,弟妹是慧眼,慧眼哈哈,”

龙七说什么,袁训也不想听了。对着面前这几张笑比哭还要难看的脸,袁训忽然很想一酒壶摔他们脸上。

媳妇是我娶的,军功是我带你们的,不认账就不认账,怎么成了我娶了个好媳妇!

还有比这更不讲理的话没有?

老侯都看出来,悄悄问国公:“他们兄弟关系有这么差?”

“以前是,希望以后能好些。”辅国公倒不瞒他。

老侯看看对峙的八个人,七兄弟加上袁训,都高大英俊。他对袁训了解,知道人才一个。又早认得辅国公儿子,知道八虎名声并不虚传。

但居然以前不好,老侯摇了摇头,对辅国公又道:“这是你教子无方吧?”辅国公还是不瞒他,轻叹口气:“世事逼人呐。”

“你省省吧,你就是夫妻不和,我也夫妻不和。”南安老侯指住鼻子,本是想劝国公的,旧事一上心头,无端心上一酸,把手垂下来,后面的话不翼而飞,叹道:“算了吧,孩子们都长大成人就是。”

辅国公对他一笑,心想你夫妻不和,却没有人窥视你的封爵府兵田地不是?但他也没有多说,继续看儿子们拿外甥媳妇来恭喜外甥,国公在心中暗骂,真真七个混账,感激他你们说不出口,就恭喜有个好媳妇。

再想外甥媳妇也当得起这个恭喜,国公就不言语。他眸光略微的在老四老五面上扫过,知道他们白天不见人影子去做什么,但母子亲情能有,也是亲情,国公放过他们,不理会这些混帐们劝酒,对老侯举杯:“我们来喝。”

耳边,七言八语中,袁训还是喝下去三杯恭喜媳妇酒。他办的许多事,最后成恭喜宝珠。袁训是窝火的,拿酒出气,这就大醉。

经由辅国公白天把家产分给他一份,袁训就是此间主人之一。就是没有家产,他今天也要客人走光才走。

老侯陪着他,两个人互相扶着,也不用车也不用轿,说散酒,徒步往袁夫人宅子里去。

两个宅子中间,还真的是有门。本来就有,一直紧闭。国公让人取钥匙打开,孔青来接他们,在后面跟着。

走出国公府,老侯在雪中对袁训瞪眼睛:“我说,哎,你醒醒,”袁训乜斜着眼睛,嘻嘻道:“舅祖父你说,你有话别藏着,”

“你酒真的是到了八分,”老侯这样说他,自己脚一滑,一屁股坐地上。袁训和孔青把他扶起来,老侯酒意上涌,一个劲儿往地上坐,对袁训道:“你这混小子,别人恭喜你有好媳妇,你还当真,要是恭喜,应该恭喜你有个好媒人才对吧。”

老侯在席面上才听说,嚷道:“分了份儿家产不是,没有我,没有舅祖父,你娶个别人,你只能分到个母夜叉。”

“那那,我来说,恭喜我有个好祖父,”袁训身子一软,也往雪地里一坐。孔青和老侯又来扶他,让袁训一把握住,嘻笑道:“坐下吧,这里凉快,”孔青推开他,老侯却又坐雪地里了。

大雪飞舞,袁训和老侯酒多了不冷,索性就坐到地上理论。

“谁给你找的老婆?”老侯气呼呼。

“您呐,舅祖父,祖父……。”袁训嘟囔。

老侯气不打一处来:“那今天,你们怎么没有一个对我说好的?你有个好媳妇,你才中探花,你才当将军。我今天都听明白了,你的好媳妇把这家里的人全收伏一个遍儿,这是谁的功劳?”

“老了老了,爱抢功了,”袁训嘀咕着回他,再用手扶脑袋:“晕,舅父的酒就是好!”把大拇指翘翘。

孔青拉得起老侯,却拉不起袁训,没有办法,把这两个人丢在雪地里,进去回话。

老太太都睡下来,也披衣起来。邵氏张氏跟上,袁夫人床上睡着加寿,就让她不要起来。她们过来时,见宝珠同时也到。

大家瞠目结舌,那边雪地里,老侯抓把雪在挥舞:“谁给你找的好媳妇?”

袁训点头:“您,是您,”

“这是怎么了,”老太太抱怨:“明儿生病了,不给你们吃的,饿上三天看你们还坐雪地里?”老侯见到她,眼睛放光,不用人扶,自己起来见老太太:“二妹,谁给你找的好孙婿?”

“我!”袁训在后面接话,手点自己:“我自己好,我比宝珠好。”宝珠扶上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们进去吧,看你喝这么多。”

“我比宝珠好,”袁训对她嘿嘿。

宝珠点头敷衍他:“你好着呢。”

他们进去后,老太太继续对老侯惊奇:“好孙婿?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与你有什么关系?”老侯语塞:“这个人没良心,”认认屋子,往自己屋里去。

老太太一语把他打醒,自己就更纳闷,对邵氏张氏道:“今天是论理的日子?”邵氏张氏忍住笑:“今天是宝珠得家产的日子。”

老太太恍然大悟:“原来侯爷也犯红眼病呐。”她回身往屋里去,学着老侯语气,自问自答:“谁给我找的好孙婿?嘿,我有个好孙女儿配他。真是的,谁给我找的,这话说得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没道理。”

把这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话带回来的人,正在房中抱紧好媳妇。

“宝珠,”袁训嗓子有些沙哑,也许是酒醉也许是动情。

宝珠满面懊恼:“睡觉去可好不好?”

“不,我要抱紧我的好媳妇。”

宝珠无奈,求个答案:“这话是你说的?不像你探花的口吻?”

“是,我不告诉你。”袁训嘿嘿。

宝珠嘟起嘴:“我总要知道我好在哪里?”

“好在,”袁训扬扬眉:“你把我的妾全撵了,”

宝珠咕一声笑,娇滴滴:“人家本来要过年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袁训咧嘴:“我太惊喜了,”

宝珠嘀咕:“定是姐丈写信告诉你的,姐丈怎么乱告状?”

“姐丈说,宝珠是个好媳妇。”袁训笑出一嘴白牙。他脑海里浮现出龙氏兄弟最后的话,龙怀城喝到最后握住他的手,袁训要甩开,龙怀城再握住,如是几回,袁训瞪直眼睛让他握着,龙怀城泪眼汪汪:“小弟,你就是有个好媳妇啊,你没有别的能耐,你知道吗?你就这一个本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