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加寿的大红包/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侯自以为猜出蒋德的来历,没想到让辅国公一语辨倒。再对蒋德看几眼,老侯奇怪地笑道:“我不信老夫也有走眼的时候?”

“你家那个,给你老姑奶奶的那个,”辅国公手指孔青:“这才是个贼出身吧?”老侯点头一笑,辅国公取笑他:“是以,你就拿他当比方,比出来蒋德将军也是贼出身。”一扭身子,带着老侯一起去看万大同。

“你要是在外面遇到万大同,只怕也拿他当个贼出身来看。”辅国公带着尽情笑,今天只管笑话老侯的笑容:“老大人呐,多少年你让我刮目相看,今天在我面前,你威风扫地矣。”

“去你的吧。”老侯笑着骂上一句。北风里有点儿什么,或者是他多年的敏锐,让他出来一句,凑近辅国公低声询问:“我们俩半斤又八两,别说你是没收到消息就能自己看出来,只怕你是听我孙婿说过,才能在我面前这般猖狂。”

“这个……”辅国公让噎住,但是个干脆人,也肯承认:“事实嘛,的确如此。”两个人相对一看,各有一笑。

城头风烈,此时是一片宁静。宁静中北风的呼声也似无人去听。雪,由刚才的渐小,淅淅簌簌地又大起来。

雪珠子从天而降,似要扫平世间的肮脏。

袁训伫立如山,目光平静地往下扫视。他并没有特意去看先发难的鬼脸人,也没有刻意去看妖精似的艳姬。更不看向孩子的他,此时心中排斥他们得不行,唯有想到自己的娇宝贝女儿,才好过不少。

世上有山也有水,有风景秀美的山谷,也高而嶙峋的险峰。有低而潺潺的春江水,也有湍急吞噬的疾流。

人,也有好也有坏。

下面这群人,不能说他们中全是坏人,但相对道德水准和律法水准来说,都是有的。

巡视似的目光把一圈都看完,袁训缓缓的,一寸一寸地似要抬起他的手,辅国公在此时,握住他的肩头。

舅甥两个人在雪上四目相对,辅国公微笑责备:“阿训,这里舅父是长辈,你怎么敢我的光呢?”

随着话,他越过袁训,辅国公走上前去,把胸脯面对天地,也面对城下。

此时谁是做主的人,以后谁就得罪混混们。让辅国公推开的袁训张张嘴,还想阻止辅国公时,另一个人大步走上来,把辅国公后衣襟不斯文的一扯,却是老侯。

南安老侯呵呵笑道:“国公退后,这是钦差站的地方,没有你的位置。”雪花扑簌落到老侯的白发和白胡须上,却不能让他的筋骨在此弯上半分。

越过袁训越过辅国公,老侯就要走到最前面去时,辅国公笑了:“老大人,这是本国公的地盘,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不信你回头看看城内,这城里也有混混,今天他有一个敢露头出来?”

老侯还真的看上一眼,见城内果然平静。老侯笑道:“我就说这城里怎么没动静,却原来是国公您这土生土长的大同老混混在这,没有人敢作乱。”

大同老混混这话,辅国公不但不生气,反而仰面大笑,得意与平时不同。“不是老夫自夸口,我龙家不出混混,谁人敢在这城内当混混?”

城头上的人都有笑容,袁训也随着一笑。

“好吧,你和我,我是钦差,你是个本地老混混,看上去旗鼓相当。论理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今天我还有正事情,这地方我说了算!”老侯目光闪动,里面有一种叫老友温暖的东西存在。

辅国公故作吃惊:“哎呀喂,老钦差啊,您这谱可是摆不得的。”

“摆得地,摆得地。”老钦差笑眯眯撩起袍角,往前就走,边走边笑:“天天羡慕你们战场上当将军,一发令而三军从。今天,我也当回大将军,等下我吩咐你们,有哪一个不从的,我可是打军棍的。”

老侯硬是走出几分得意:“今天我这强龙,就压你这地头蛇。”

袁训笑得吭吭几声,就见老侯完全把他撇到一旁,径直吩咐庄若宰:“我说门生,今天你来给我当个副副使,如何?”

闻言,庄若宰诧异地道:“老师,闻听说您不是钦差正使,看来竟然是真的?”这恩师总是话藏心里,庄若宰早心中有数。

老侯无意中说错话,但决没有后悔失言神色。回眸反生出嗔怪:“怎么,你怕下面这些人以后寻你事情,你不敢来吗?”

“老师命我,虽千万人吾亦往矣,只是学生糊涂,此时又是机会,问上一问也罢。”庄若宰笑着走上来。既然有说他不敢的话,庄若宰就与老侯并肩而立,眼望天地苍茫,人在高处豪情自然而生,脱口吟出古人诗句:“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泣下。”

老侯白他一眼:“你泣什么?敢还是笑话我不是正使?”假意发怒卷袖在手中:“岂有此理,老夫我出京之时,就没见到有人和我同行。”

“老师言之有理,但,听说正使比您早出京。”当学生的很想恭维他,但为弄明事情,却不能不揭个短儿。

南安老侯吹胡子瞪眼:“那就两趟差使,有两个钦差可以不假,怎么老夫为副他敢为正?”他嚷道:“信不信他敢站到我面前,老夫让他跪下磕几个头。”

对学生白眼珠子为主翻着,老侯嚷道:“你信不信我这话?”

庄若宰让他噎住,庄大人性子耿直,没事儿就想不傲王侯一下,可傲视天家派出的钦差,到天家这里,庄大人就不敢傲视。

干巴巴地竭力想为老侯打圆场:“老师这话没道理,玩笑啊玩笑。”拼命的使眼色,让老侯看这里全是人,老师说话当心啊当心。

直眉瞪眼一定要钦差叩头的话一出来,辅国公先笑了,插话道:“老大人呐,叩头你给多少钱?”

“怎么还要钱呢?”老侯瞪圆眼睛。

辅国公抚须而笑:“过年叩头,他携家带口的来了,你倒不给钱不成?”庄若宰松口气,对国公投去感激的一瞥,打个哈哈:“是哈,凭他哪位是钦差,见到恩师您,不是晚辈就是门生,过年叩头这倒应该。”

老侯把袖子往雪地里一拂:“老夫我两袖清风,我是无钱的人。”

“哈哈哈……”这下子城头的人全笑起来,赵大人见他们说得热闹,早就想插上几句,这就笑道:“侯爷您还没钱用,我们这没有爵封的人,那更是穷光蛋。”

老侯对他苦一苦脸儿:“小赵你不知道,老侯老侯,就是老穷光蛋的意思,家产全给了儿孙,我哪里还有。”

眼珠子一挪,就放到辅国公身上,老侯对他堆出笑容:“幸好有国公在此,国公借我吧。”赵大人也笑得吭吭有声:“原来老侯爷还有这个招儿,卑职不才,容我也学上一学吧。”也对辅国公堆出个笑脸:“过年给我年酒喝就行,钱我就不要了。”

庄若宰不用说干瞪眼睛,才瞪得有些难过时,见老师转脸对自己,老侯对着他笑:“好门生,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和权贵打交道吧,你呀,同我好好学着才是。”

手一点辅国公,再一指袁训:“这全是权贵一流,不要白不要。”庄若宰是最古板的人,对着这一幕也嘻嘻一笑:“老师您这我学不了,国公是您的亲家,袁将军是您的孙婿,我倒是想讨,只怕不给。如果你讨钱不介意掉几个下来,门生我往家里寄钱,倒能多出几个来。”

“学得端正,你就有出息。”老侯好笑着把他一顿的好夸。

这样的一通说笑,城头上全然没有对峙的紧张气氛,反而有点儿像过年哪年暖客厅上聊家常。老侯是喜悦而不害怕的,庄若宰是喜悦而不担心的,起初那生出害怕的小官员们,也就把惧怕一一消去,见老侯言语亲切,走上来同他巴结几句,官场上讨个好人缘儿。

你报上名来,我报上籍贯,老侯看着上年纪,却记性还了得,一一暗记于心,已备回京后殿下询问大同官场,就能直接报出。

对小官员们来说,能和钦差这样的闲聊实属难得。平时没事,就算有巴结的心,也不敢上老侯的门,让他抓住钻营的把柄倒不好。

对老侯来说,他也不会随便同个小官员们套近乎,此时机会正好,这就皆大欢喜。

欢喜完,老侯微微一笑:“城下这是怎么了,老夫我说笑半天等他们还出招数,这就没有了不成?”

清清嗓子,开始办正事,吩咐自己嗓门儿大的家人:“问问他们,还有招没有,没有招数可就看我的吧。”

……

风更迅急,雪也更浓厚。适才的雪珠子不再下来,换成大雪鹅毛般飘落,暴露在雪中的人瞬间披上一身洁白。

有超过一半的人吃不住这风雪,纷纷往混混头子看去。

在城上说话寒暄的时候,城下到来的十几个城镇的混混,倒有二、三十个头目,聚拢在一处商议。

“他们竟然不怕威胁?”当混混的,历朝历代全是暗箭伤人的多。见鬼脸人让放暗器没伤到一个人,他们中有些先气怯上来。

“民与官斗,我们也没打算就此揭竿上山。”

七嘴八舌的说过,都看向一个人。那个人是个半高大汉,看上去有几分瘦弱,从表面上看不像混混,倒像个落魄秀才。

“王三哥,你出主意让我们来,现在怎么收场?”

“三哥我当时就说你在开玩笑,大同城是边城,外敌兵马都攻不破,我们这些人,以后还要在各处讨生活,当妓女的还要去当,讨钱的还要上街去讨,现在我们算和官府公然撕破面皮,以后我们还能安生吃饭吗?”

指责中,王三面不改色,眺望一下城头,淡淡道:“兄弟们不要慌张,今天来也来了,不闹出个名堂,就如这位兄弟说的,以后我们可就没处讨生活,只能揭竿上山。”

“这附近是梁山王常驻军的地方,在这里揭竿可不是好呆的。”有人反驳。

王三对他一斜眼睛:“谁说在这里揭竿了,兄弟们,天底下山头多的很,哪里不能呆。真的当强盗,依我看,倒比这里快活。”

这里正争执不下,有人提醒他们看城头:“有人要说话。”

城头之上,有话喊下来:“钟老大人问你们,还有招数没有,再没有了,可就轮到他老人家说话。”这是跟老侯的家人中大嗓门儿的一个。

混混们全抬眼,王三冷笑:“看他要说什么。”

风中,却不是先有话出来。很快,城头上推出来几个人。见到这几个人出来,下面顿时乱起来。

“大哥,你还好不好?”

“老大,兄弟们来救你!”

原来推出来的这几个人,是让老侯抓走的人中的一部分。

老侯这时才在城头上再露出面容,把身子往下微俯,像是根本不怕下面的人再发暗器。他这一手,把城下的人全吓住。

“这老家伙竟然不怕?”

“大哥们刚才就没收拾下来他,他又有能人在手边,他是不怕我们的。”

怨言就此起来:“对我们说这一趟来有好处,现在看来好处有点儿难。”

有人道:“能吓得他们把大哥放回来,也算没有白来。”

下面这些议论,老侯是听不到的。他和袁训早商议的有对策,这就依计,侃侃而谈。他年老怕嗓音不高,说一句,家人在旁边传一句。

“这里有明偷暗抢的,明娼暗门子的,背后干不法勾当!你们胆子不小敢往这里来,你们中有人是无家无业,有人却是有正当铺子生意,回去还想有个正经脸儿对人吗?”老侯上来就是严厉的,带着毫不妥协。

王三在下面冷笑,他嫌鬼脸人不中用,不再用他,叫几个粗嗓子大汉:“别和他废话,让他把抓的人全放出来,我们就走,不然,就跟他们拼了!”

大汉们喊话过,老侯哈哈大笑。

他说话嗓音不能及远,这肆意不把别人放在眼中的大笑,却让北风吹得到处都有。就是听不到的,看到他大笑,也就能明白老侯的目中无人。

“一群不成人的东西!就凭你们也敢来威胁老夫!”老侯面上忽然现出狰狞,城头上有些没见过他凶狠的人吓了一跳。

老侯全然不注意旁边人的骇然,只顾着对传话的家人徐徐道:“对他们说,立即退走,总时限一个时辰退完。”

家人喊过,王三听到大怒,放声大呼:“兄弟们,官府不把我们当人看,我们和他们拼了!”

混混们鼓噪起来,把鼓噪声一起传到城头上。

老侯笑了笑,话也不再肯说,只轻轻摆了摆手。一个混混头目这就让推上前,把他的脸对着下面,让下面的人能看得清楚。

这头目硬气,往下大呼:“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话说到一半,脑后白光一闪,他的话嘎然而止,人头坠落,掉在城下。

有人捡起来送给王三,道:“三哥,这是你大哥的脑袋!”

没等他们有更大的动静出来,城头上又飘下来话。

“混帐东西!你们前来不就是逼得老夫我杀了一个又一个,你们自己好当大哥!”

王三眼前一黑,这老家伙黑心,出语就是挑拨。

“都看看吧,你们的大哥哪一个带的有伤?眼睛瞎的人,你自己进城来看!,就怕你不敢进来!”老侯满面怒容:“老夫我有几件公案,请来你们的大哥问问话而已!过年后无事,自然放出。真心想救他们的人,赶紧回去吧!”

有混混大叫:“你说你只是问话,你们官家的人说话能信吗!”

“不信你能怎样!”老侯眯起露出寒光:“我若是想杀他们,早就一刀杀害,还等到这会儿推给你们看!”把手一摆,老大人也不用家人了,自己扯嗓子呼出来:“限一个时辰内,全数散开!谁鼓噪,就杀谁的大哥!你们中王三是个为首的,你们清楚,我也清楚。先杀王三大哥,固然趁他心意,也是让他逼迫,老夫我不得不为之!”

扭扭头,再对余下几个混混头目淡淡:“知道你们硬气,真的想死,你说出来,我痛快给你一刀,也方便你们小弟上位!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肯为老婆孩子着想的人,也信老夫我会放你们的,让你的人回去!”

“老匹夫!……”有一个人大骂。才骂出三个字,一刀从后面砍来,“噗!”他和别的头目站得近,这就喷得别人一脸一身。

老侯目光更冷,对余下的人直直注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话,你们也不知道!”

有一个小官员完全弄不懂老侯大举抓人是为什么,悄悄问赵大人:“不怕以后出大事?”赵大人也不懂,但他执行命令的心思很准,回道:“不可问不可问。”小官知趣闭嘴。

要说混混们,因各种原因成为社会最底层的人。他们阴险有,狡狯有,但中间不乏有义气的人。

这话不是单指社会最底层的人,就一定最有义气。而是每个阶级层面上,都有一定的义气人比例,也有一定的坏人比例,不可一概抹杀之。

还是那句话,说白了,自己去相处自己用心。恶者远,亲者近。

他们中有人来围城,完全出于义气。

城头上又掉下一个人头,不用说他的兄弟放声大哭,真心的要哭,假意的装给人看也要哭。哭声大作,另外几帮人早叫出来:“不要杀,不要再杀,我们走!”

当大哥的在城上让绳捆索绑,为当众不丢人表示不听老侯指使,但听到这样的话,也就热泪滚滚,哽咽道:“好兄弟。”

老侯颇有得意,他还真会不论时候的炫耀:“你们要感谢老夫才是,没有老夫这一着,怎么能看出来兄弟的好坏!”

这得意还没显摆结束,下面的人破口把他大骂,什么脏话全都出来。重点只有一句:“按你说的,我们走!但一不是怕你,二来,以后你敢反悔,我们再来!”

听到自己祖宗全让问候进去,老侯大怒:“再骂再杀!”混混们不再骂,但各自用手势比划出最难听的话,肚子里乱骂一通,有几帮子人这就转身,准备打道回府。

却见雪地中,方圆一百里以内,不知何时,静静有一队铁骑早把他们包围。

这是名符其实的铁骑。他们铁盔甲罩住脸,马脸到马身全披铁甲,稍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对付最硬骨头的敌人,他们各有建制,但一般人统称他们为铁甲军。

随着惊呼声四起,恐慌在城下弥散开来。老侯对袁训偏偏头,老侯是赞赏,心想孙婿说话算话,并且,他还真的能随意调动军队。

这种军队,并不是袁训帐下骑兵。他的骑兵在城外休整,也不是轻易就能调来。

袁训回他一笑,又要打趣他:“舅祖父,人已齐集,听凭你使唤。”这句话含糊的很,就有几个官员们满怀讨好,对老侯陪笑:“老大人好权势,好威风啊。”

他们还以为这人马是老侯的手段。

老侯今天承担一切威风和风险,不介意把这事也揽在身上,吓吓混混们也是好的。他大包大揽地呵呵:“好说好说,”

下面混混们炸开锅似的骂他:“直娘贼,你老小子是让我们走,还是不让我们走!”那些原先说不想走的人,现在东张西望,也都生出最好就走的心。

有人甚至骂王三:“你说梁山王驻军远,是你说的!你说你懂,大军休整,没有各家主帅将令,调不来。也是你说的!你还说附近卫所你全打点过,说他们不会来,这全是你说的!”

“这一队人是哪里来的!”

王三也傻住眼,喃喃自语:“卫所的人不会出来,就是出来也会先给我送信,这不是说好的,说好我才煽动他们过来,和官家的人打交道,果然不管红脸白脸,全是说话不算的……”

城头上老侯笑得很开心:“稍安勿噪!”

没有人理他。

“不要说话,听老夫一言。”

这就别人能听明白,城下乱中稍有安静。

“让你们走,是我说的,怎能不真!不过,走以前,约法三章!”

城下完全寂静下来。

“第一,你们往这里,我不追究,但回去各城镇继续作恶,当地官府依法办案,不要扯到老夫头上!老夫让你们走,没答应万年你们无事。”

“第二,都看清楚看明白,今天把你们就地拿下,易如反掌。但你们家人儿女,从此流落,长大后又和你们一样,倒为不美。这是皇上的仁德,老夫的好意,都给我记牢!”

“第三,给你们看一样东西,再走不迟!”

说过,老侯往后面一闪,而在他后面同时闪出一排人。

强弩长弓,握在数百人手中,瞬间把城头排得满满当当。

下面有人叫出来:“王三这混蛋,我早对你说过龙家的弓箭厉害,你不信,你不信现在好了吧!”

龙氏兄弟中以二将军为长,龙怀武面有骄傲,高声喝道:“原地都别动,包你们无事。有乱动的,死了白死!”

一声大呼:“放!”

城头箭矢怕没有上千的下来。

“嗖嗖!”

穿过混混们耳根发线,头顶身侧。这中间有乱跑的人,死伤在箭下。那些不敢乱动,或吓得不动的人,让弓箭洗礼一回,怔忡着毫发无伤。

老侯再闪出来:“哈哈,别当你们在暗,我们在明!以后老夫同我的公差但有事情,老夫我也是会放冷箭的!”

“威风,真是威风啊。”老侯回头就去夸辅国公和袁训。国公和袁训都袖手而站,这一回没有举弓箭,他们见到老侯手舞足蹈,都有了笑容。

没到半个时辰,城下混混们走得干干净净不说,就是刚才的趾高气扬也全都没有。凭他是谁,在铁骑的监视下离开,不敢再生骄傲。

这骄傲尽数到老侯面上,让他直到回府,还不肯丢弃。

老侯先抓住安老太太:“二妹,为兄我刚才实实的高人一等,你没有看到不是,听我对你说上一说。”

“说了说了,有人回话说你当大将军,行了,我们早就知道,你走开吧,我在给加寿挑鞋头花样,开春要穿的,”老太太头也不抬。

女眷们全在这里,宝珠含笑:“舅祖父,祖母关心您,让人不时的打听呢。”

“我不关心他,钦差不是,得多关心关心我们才正经。”老太太继续挑花样子,目不斜视,坚决不看老侯。

老侯气馁,赌气道:“不听拉倒。”拂袖出门。宝珠让人去打听,红花很快回话:“老大人在会客,那里有的是人奉承他,他说今天饭加宵夜都不进来用,说生气了。”

大家莞尔,加寿见到长辈们全在笑,也乐得滴出一堆口水,笑得一个大胖脸儿。

……

鞭炮声在大年三十的夜晚喧天般响动,袁府年夜饭早早结束,老太太年高都劝她保养早睡,袁夫人每逢佳节更思丈夫,早回房去相思。

今年要说的话,光有了加寿就好似有一堆的人,就有说不完的话。

又有袁训升的官职已定,京里传来的消息,梁山王父子为袁训力争,袁将军又升官,毫无悬念地越过三品下,直升为三品将军。

赵大人来讨酒喝,说得眉飞色舞:“梁山王多年不曾回京,今年是小王爷成亲,才有恩旨命他回京。皇上说王爷辛苦,赏赐众多,又给恩典,亲自赐婚而且主婚,对王爷父子的话言听计从。”

再大拍袁训肩膀大乐:“不过兄弟你这可就把吏部尚书得罪得更结实,据说他气得摔了杯子。”袁训不放心上:“他侄子在呢,成亲后回来我问问他,他不把他伯父给我哄好,我就收拾他。”

大家尽皆太子党,但这与尚书大人恼谁气谁无关,他继续生气。

官印赏赐,要等梁山王回来才有,但挡不住全登门恭喜。袁夫人回房眸子明亮得胜过繁星加在一起,乐颠颠的洗手焚香,准备和丈夫好好聊天。

宝珠月事到来,把加寿抱回房中守岁。

鼓打二更,袁训从外面进来。红花率房中丫头迎上去,袁训解大衣裳给她,先问的就是:“奶奶和小姑娘睡下了?”

“睡,扑哧,”红花迸不住的笑出一声。

“在玩?”袁训也跟着带笑。

红花笑盈盈道:“请爷快进去吧,奶奶和小姑娘准备好,正候着您呢。”说完,又有忍俊不禁出来。

袁训笑道:“看来必有古怪,我自己去看。”走到门帘子外面,悄悄儿的往里面打量。这一看,他也没忍住,放声大笑,一抬腿进去,对宝珠和加寿乐不可支:“太促狭了,这断然不是加寿的主意,必定是你那淘气的娘干的好事。”

房中红木梅花雕刻多子多福的大床上,加寿穿着大红色金线绣鲤鱼的小锦袄,娇黄色小锦裤,百花齐放的小鞋子,又有一个小帽头儿,镶着父亲带回来的白玉中一块,肥肥又白白,好似一块圆滚滚胖嘟嘟的白团子。

这打扮只见可爱并不能引出父亲的爆笑,让袁训爆笑的原因,是肥白的加寿脖子上,套着红绳子。

红绳子的那头,系着一个做工精致,绣着元宝瑞草,正中是一个大摇钱树的……大红包。

这红包有多大,是袁训见过最大的红包,大得可以把加寿装进去。此时套在加寿身上,加寿半坐着,小身子前面就铺出一大块红包。

摇钱树,金光灿灿,都有加寿身子长,让宝珠摆得端正,正对着袁训在放光。上面片片金钱,都好似在招手摇摆,讨钱的模样。

宝珠坐在加寿身后,见袁训进来,把加寿双手一拱,嫣然笑着代女儿道:“给父亲拜年,给加寿金钱吧。”

“格格,”加寿像很喜欢拱手讨钱的姿势,随着笑声,口水对着袁训流得更厉害,也笑得大声和响亮。

袁训没到床前,就笑得要跌脚,瞅瞅女儿和那大红包,袁训道:“看来是把加寿当红包给我,我就笑纳了吧。”

伸手抱起加寿和大红包,袁训作势要走:“乖女儿,你母亲拿你当红包给,咱们别处睡去,明儿起来,也把她当大红包送人好不好?”

加寿笑呵呵,看表情没有不愿意的意思。

宝珠嘟起嘴,叫住他:“那,还有宝珠不给红包吗?”袁训给她一个鬼脸:“你都大了,讨红包不难为情吗?”抱着加寿重回床上,往外面吩咐:“拿进来吧。”

两个小丫头笑嘻嘻的,各捧一个袋子进来。宝珠才要喜欢,这袋子像是鼓囊囊的,有不少钱。就见袋子到了面前,而小丫头们全笑得古怪退出。

“算你知趣,给我们许多的钱。”宝珠拎起一袋,上手分量先就不对。“咦,这么轻?”急忙打开来,见里面黄灿灿,绿盈盈,白生生,红通通……一包子和金钱一样大小,上有花样的金钱。

宝珠还没有去拿,加寿小手更快,她正让父亲扶着,瞪大黑宝石似的眼睛瞅着,见到无数好看的东西出来,伸手就抓起,往小嘴里一送。

宝珠大惊失色,又心里先入自主当这是金钱的心思还没有消去,不及细看加寿能一把抓起好些,她只伸手去拦:“乖宝贝儿,这不能吃。”

“格叽”脆响一声,已让加寿咬下一半金钱,露出白生生的断口。随即,炒米的香味儿散发出来。

加寿笑呵呵,像是在说好吃。

宝珠愣住半天,抓起一个也塞到自己嘴里,咀嚼几下:“我知道了,这是米粉做的,”额头上让袁训敲上一下,袁训笑骂:“小笨蛋,真的给你金钱,女儿见到一定要啃,不给她又要哭闹,你想让她哭吗?”

宝珠扁嘴:“这倒有理,可是我们今年的金钱就此飞了不成?”

她的丈夫和她理论:“当家奶奶,我的薪俸全是你收着,你该给我钱才是,倒找我要钱?”袁训摊开大手,另一只手把女儿一只小手抬起,学着宝珠刚才语气笑道:“拜年给钱吧。”

宝珠笑倒在锦被上:“好可怜模样,看你可怜,我就不要你的,再给你一份儿东西才好。”枕头下面抽出一个小包袱,看样子就是早准备好的,送给袁训得意洋洋:“你看可喜欢吗?这是我的心意。你若不喜欢,我也再想不出来好东西给你。”

打开来,是一方砚台。袁训一见眼睛放光:“这是,”送到眼前来看,细细推敲:“这是前人古砚,是……”

冷不防的,加寿张开小嘴儿,对着就咬。袁训手快拿开,加寿得不到,泪眼迅速出来,汪上一包子泪水,小嘴儿一张,随时就要大哭出来。

宝珠忙拿金钱糕饼哄她,但小孩子眼里见到新奇东西,得不到是不会依从。“哇!”第一声大哭出来,袁训不再喜欢,而是埋怨宝珠:“看看你想得没有我周到,她现在看到什么不咬?”

宝珠搔头:“这一回又让你有理,”转脸儿一想,宝珠也噘嘴:“不给钱还有道理。”

把砚台拿开,袁训又下床哄了加寿一会儿,加寿挂着眼泪水,继续回来吃她的糕饼。没多大功夫,先抹父亲一脸,又蹭母亲一身,把个床上抛得尽是糕饼还不算,继续对没咬断的糕饼进军,大有不蹭满一床不罢休。

宝珠嘀咕:“这可怎么好,今天夜里就睡糕饼上面吗?”

“你女儿送你的,你就睡吧。”袁训从头发上拿下半块糕饼,瞅一瞅,上面还有加寿的口水,当父亲的不以为然,往嘴里一送,咽入肚中。

“给,你女儿吃剩下的,从此全归你。”宝珠见状,从女儿脚下又翻出半块,送到袁训嘴边,坏坏地道:“今天就指望你还我一个干净床铺,好人儿,这是你弄来的,快全吃了吧。”

袁训果然吃了,笑道:“她是干净鞋子,我早看过。”

他也不客气,找一块沾口水最多的,也送到宝珠嘴边,坏笑一堆:“好人儿,女儿大家有份,你不肯吃,明天休想分红包。”

一本正经地看着随加寿在床上滚动而拖动的大红包,袁训还嫌太小:“怎么不做个大些的,明儿好问长辈们讨钱。”

宝珠大喜过望,身子一扬:“对极了,明儿就拿这红包去讨钱。”

额头上,又挨一下敲打,袁训继续坏笑:“先说好,主意是我出的,明天我分大份的,”他寻思上来:“祖母婶娘舅父舅祖父母亲,”撇一撇嘴,再道:“表兄们……”

“你不喜欢他们,却要向他们讨钱用?”宝珠抿唇又笑。

“不喜欢,也是表兄,平时不喜欢,过年这钱是万万不能省的。”袁训说到这里,红花在外面回话:“孔管家让我回小爷,龙家大公子回来,刚刚才进家门。”

袁训面色淡下来,倒不放心上,只对宝珠道:“你看,这给钱的又来了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