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红包是今天的主题/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袁训讨钱,龙氏兄弟们中,除龙大和新死亲娘的龙四龙五以外,别的公子们都在意料之中。

这倒不是袁训以前就爱讨钱,而是在这一回的军功上,各位公子们都有收获,都想过奉送一些也正常。

这算是世家公子的精明,你带我有军功,我也有所表示,以后大家可以再共事。

在钱还没有到的时候,几公子就没有进去。他们都在离正厅不远的地方,也能彼此见到对方。但都没有选择同行,还是单独一个人在附近踱着步,都是若有所思。

最早过来的不是钱,而是宫姨娘。

二将军龙怀武迎上去,宫姨娘小声问他:“好好的,你要和袁家的和好?”龙怀武揉揉北风吹冰的鼻子,低声回道:“他肯答应?”

宫姨娘瞠目结舌,才说:“这倒也是。”听儿子又压下嗓音道:“以前的事在那里,风吹不走雪盖不住,他不计较最好,他要是计较我还是防着他。但防着他,与以后还能一块儿共事是两回事情,母亲,”

叫出这两个字后,龙怀武面现尴尬,宫姨娘也下意识地对正厅上寻找宝珠身影,而且手也摆起来:“小心别让训大奶奶听到,她呀,凶起来就是那探海夜叉。”

国公府让训大奶奶宝珠闹过两回,一回是回骂“姨娘不像姨娘”,一回是往这里做客,当众就回国公:“不敢劳动姨娘出来,都在房里歇息最好。”

舅父的姨娘,听上去像宝珠在管。

这两件事情,让宫姨娘心里刻出一道痕。又有国公发作凌姨娘,处死鲍姨娘,袁训又一路高升,光从消息面上听,袁训圣眷是高的,又有梁山王父子一起保他,让宫姨娘心头这痕就刻得更深。

话说当姨娘的人,儿子乱喊她自己难道不知道?

宫姨娘拍抚胸口提醒儿子:“训大奶奶今儿在,你说话小心着,别又让她骂一顿,大过年的没的讨晦气去。”

龙怀武“哧哧”笑上两声,答应道:“是。”表弟妹如今是全家人见人怕的那个人。又问宫姨娘:“倒没带钱来?”

“你说要多多的,小哥儿回来又说加寿有个那么大红包,”宫姨娘两只手比划着,也是不相信,对儿子颦眉头:“不看是过年,我一定骂他。小小孩子就会撒谎,哪里有这样大的红包。丫头就回来,说你有一句话,这红包像口袋般大?我就让你媳妇备钱,我说自己来看一眼。”

龙怀武更要笑,把宫姨娘袖子一扯,带着她蹑手蹑脚走近能看到的地方,轻轻指指忍住笑:“您自己看。”

只看一眼,宫姨娘就用帕子掩住嘴,目光也直直的,黑眼珠子溜圆:“那是红包?”她嗓子干干的:“真的不是加寿睡下来盖的被子?”总感觉袁家今天不是过府拜年,像是来讹人。

“不是。”龙怀武又要笑,用力点头:“是红包。”轻推宫姨娘:“您快回去备钱。”宫姨娘算算那红包大小,不情愿地道:“就我们一个房头出?”

“那倒不会,跟小弟这一回得军功的兄弟们,都会给的。还有父亲呢,您赶紧的去吧。”龙怀武怕母亲心疼钱,再加上一句:“我带回来的那东西母亲喜欢,我说过是石头城里得的,您要舍不得钱,就当那玉壁是花钱买的,另外还有军功和升官,我还是赚钱的。”

概念做了个转变,宫姨娘这就释然。二将军带回来的,也是一块白玉。曾呈给辅国公,国公说不要,过了明路让给他们的娘,这就到宫姨娘手上。

宫姨娘爱不释手,本来要和二奶奶打件好首饰,又婆媳都爱惜那玉壁大水头儿好,光对着看就是件珍宝,舍不得破开,就让工匠打出来座屏底架,把玉壁放上去,当插屏放着观赏,是她房中如今得意的一件东西。

她笑嘻嘻:“就依你,我回去多收拾钱送来。”又想到一件事,由不得的扑哧一笑,对龙怀武道:“再给你儿子也缝个大红包,咱们光给钱吗?都知道训大奶奶最近发财,又是什么山头又是什么玉石的,她占着是小公子们的长辈,也得出几个。”

龙怀武失声而笑:“还有这主意?”

“自然的,有给有还是不是?”宫姨娘内心这就不但平衡,而且喜滋滋儿。为什么呢?因为龙怀武有两个孩子,一个是刚才乱跑的那个,另一个才一周出去,走路腿软所以没跟着跑。

“我把小的也收拾出来,给他也弄个大红包套脖子上。”

龙怀武骇笑:“小的就别出来了,”这样给下去,小弟今天还要赔钱。

“老姑奶奶今年归宁,不给她见见孩子们,这叫失礼,这叫不敬重她。对了,老姑奶奶也有钱,这红包儿是得大些才行,不然装不下。”宫姨娘提起裙子就往回走,边走边兴冲冲:“这件事情我当家,我来作主不会错。”

这边龙怀武对着宫姨娘背影失笑,另一边桂花树下,龙八奶奶田氏也是兴兴头头的,抱着一个,跟着一个的出来。

老八一脸随时会摔倒的模样,抚额头也是忍笑不止。他大的是个女儿,四岁左右,生得粉妆玉琢般,兴高采烈的抱着一个红通通的东西。过来就展给父亲看,欢天喜地的道:“父亲看我的红包比加寿的大吧?”

“吭吭……”龙怀城让口水呛到。这就不及说话,眼睁睁看着他姑娘拖着红包往正厅上跑,红包太大,也是按加寿那身长比例做的,也有他姑娘身子般长,一小部分拖在地上,上台阶就要进门,一脚踩中红包,人还没有进到客厅,就地先叩一个头。

客厅里本就笑声鼎沸,这就笑声更欢腾。

这是辅国公夫人的亲孙女儿,国公夫人含笑伸出手正要招她,心神一闪,又把手放下。果然的,她的直觉很准。在她手微动要伸又放的时候,辅国公满面笑容已出声,他慈爱的对着那小姑娘伸出手:“到祖父这里来。”

“祖父过年好,祖母过年好,”小姑娘进来以前,是有人交待过。脆生生的叫过以后,睁大乌溜溜的眼睛,两只小手把个红包撑开,小眼神儿早放到桌上一大盘金钱上面。

这是辅国公准备的两盘子钱中,给完加寿剩下的那一盘。

老八和八奶奶都没有进来的心,原地笑得浑身打颤时,就见到女儿收过祖父母的钱,伶俐地跑到袁夫人面前。

她是袁夫人进京后生的,却能准确的认出姑祖母,可见八奶奶功劳不小。小姑娘趴地上就磕:“给姑祖母拜年。”

“呵呵呵……老八笑得脚下一打滑,几乎没摔倒。转脸儿笑问妻子:“这是你的主意?”八奶奶颇有得色:“这不能算是主意,这是应当应分。姑母是最亲厚的亲戚,好几年不在大同,父亲常年的想念于她,别说你不知道。今年归宁是件大事情,孩子们总得去行个礼。”

老八又大笑,道:“有道理,这话我服你。”笑到一半,缓缓止住,对正厅上敏锐的扫上一眼,见母亲正和安家老太太说话,而姑母坐在父亲的另一侧边,正和父亲在笑语。

老八又心头一凉,默默地想如果姑母和母亲,或父亲和母亲,能这样的笑谈那该多好。如果今天能有这样的场景出来,这个年才真是趁心如意。

正寻思着,见眼帘内又出来一个孩子。

他的儿子,今年也是一周多,正学走路的时候。龙氏兄弟都跟着父亲出征,就造成要生孩子,那年纪都差不多。

这一个,也和二将军的小儿子差不多大,走路也是一样的软。奶妈跟着他,看着他摇摇摆摆“爬”过门槛,进门后应该累了,先往地上一坐,把个手指头吃起来,对着客厅里笑出几颗小白牙。

见到这小小孩子,辅国公打心里喜欢。坐他旁边的袁夫人,对侄子们的行为不以为然,但小孩子没有得罪她,她素来度量宽广,今年又抱上孙女儿,见到孩子更加喜欢。

兄妹一起张开手臂,对着那小孩子笑:“过来叩头给钱。”

那孩子瞅了瞅,还有个选择。见袁夫人更中看,站起来,对着袁夫人去了。袁夫人把他抱在怀里,笑着问他:“你怎么没带大红包呢?”

“姑祖母,母亲说弟弟的钱全放我红包里,我们共用一个大红包。”老八的姑娘蹲在宝珠面前回答出来。

老八斜眼妻子:“你女儿把你卖个干净,正厅里也没有地缝给你钻,你等下不出去我不奇怪。”八奶奶还是她眉开眼笑模样:“孩子话,姑母不会信的。”

手一指客厅,又帕子掩住口笑个不停:“看你家女儿,这叫贪心鬼儿不是?”

那姑娘的大红包里装出来一个底子,她这个红包更大,她这会儿就拖不动。又急着去帮弟弟收钱,背后红包又动不了,小姑娘小嘴一撇,急得小脸儿涨得通红,使出吃奶的力气再去拖。

辅国公大笑,国公夫人也大笑,袁夫人也大笑。笑过吩咐跟的丫头:“把咱们带来的钱送过去给她,别把小姑娘急哭出来。”

袁夫人和宝珠带的都有钱,红花儿安排几个丫头轮流往这里送。这就送过去,金钱落入红包中,小姑娘幽幽地叹气:“唉,这我可就更背不动了。”

她一直在宝珠面前蹲着,不但是想和加寿玩耍----这大红包是由加寿开始的,就想和她亲近亲近---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一路收下来,想离开也拖不动钱袋子。

老八夫妻在外面更笑,都没有进来的心思,只觉得风雪中看到这一幕,怎么看怎么喜乐。八奶奶先想起来,轻推丈夫:“八爷,从我到你们家,这还是头一回,”

“头回什么?”老八装糊涂。

“头回像一家人。”八奶奶不放过他,还是说出来。

老八嘻嘻一下,随手就是一个理由。对打扮得花团锦簇的宝珠努努嘴儿:“那不是弟妹坐在那里,这就没有人敢生事情。谁敢惹她不喜欢,不是白讨她骂没办法。”

宝珠在这里,又当上辅国公府安定团结的引路人。

八奶奶轻笑:“八爷说得是,早起我就想交待你,后来我看早饭,就没顾得说。现在我交待您,等下进去见弟妹,她说什么,你就跟着说什么,大年下的可别招惹她,讨她的骂可就不好。”

“你也说得是,横竖以后她说东好,我就说西不好。”老八忍俊不禁。

闻言,八奶奶把他一通的夸奖:“这样就是对的。”

夫妻正相视而笑,后面有一堆的脚步传出来。回身一看,红灿灿的一大片先入眼中。过年孩子们穿红衣的多,手中又握着大红包,又都一起过来,红通通的似一堆红苹果滚地溜圆的往这里跑。

“讨钱讨钱。”

“加寿就是这样讨钱的,”

大的小的一窝风的走得快的自己跑走得慢的奶妈抱着,一拥而进。

辅国公笑得满面开花,看到哪个都乐得不行。抚摸一下这个,又揉揉那个,一个劲儿的催小子们:“取钱来。”

龙怀文进来时,对着这一幕怔住。

……

凡是热闹的地方,都能生出打动人心的一处。笑语中飘浮在上方的氲氲,看不到摸不着,却似珠宝的光华、日头的光泽,明月的银辉,洒落在心头最柔软处。

但有些人天生冷酷,或后天培养出来的冷酷,让他们对热闹温暖很不适应。

龙大公子就是这样的人。

他站正厅外面,还没有迈过那门槛时,就怔怔的不敢进去。

他不是不想进,事实上所有的温暖和温柔,是所有人希冀和需要的。不过他很少给过别人温暖和温柔,本能的对温暖和温柔起排斥。但内心天生的渴望又很想得到,就造成他此时进和退全是两难。

正厅的中间,龙怀文看到他的父亲。辅国公早看到他过来,头也不抬继续和孙子们玩笑。国公不是有意忽略长子,而是不管哪个儿子进来,都是他们来见老子,老子总不会主动出迎?

如果这会儿只有国公一个人坐在这里,进来一个儿子,国公还会主动抬眼注视于他。现在眼前全是孩子们,乐颠颠的数钱的、讨钱的、年纪大些得过父母交待和祖父献殷勤的……让辅国公尽享天伦之乐,哪还顾得上谁进来谁不进来。

辅国公只微一抬眼见到老大过来,心思就让孙子们勾走。

他满面慈爱,乐此不彼的笑容,是阻止龙怀文进去的一个原因。龙怀文在十岁以下的年纪,就很少见到父亲笑过。这笑容对龙怀文来说,陌生得像忽然而来的春雨,哪怕春雨是滋润的,也让当事人有不敢接受之感。

挪一挪眼光,龙怀文下意识的避开,去看厅内的别人。

眼角一动,就先看到和国公同坐的国公夫人。龙怀文眸中闪过一丝憎恶。在他能记得住事情的时候,他的耳边就是凌姨娘诅咒似的话语:“全是那个女人挡道,不然你是嫡长子。”这里面自然少不了那句话“本该”。

“你本该是嫡长子!享受一切兄弟们不能享受的东西。”

“本该”这话是真害人。没有人本该对你做些什么。

另外还有他的姐姐二姑娘,也是“本该”。二姑娘动不动就哭哭啼啼:“我本该是嫡长女!”这一对姐弟都“本该”,一个嫡长子,一个嫡长女,自然是把国公夫人往死里恨,又把辅国公恨得不行。

是他们的亲生父亲,他们也不管了。

这样的苗头一露出来,辅国公就打消休妻的心思。虽然当时老项城郡王已去世,没有人再制约辅国公休妻,辅国公为牵制姨娘们,为这个原因不再休妻。

国公夫人放在房里,也不妨碍国公不是?

今天是国公夫人难得的新年坐在正厅上,她打起百般精神,竭力地招待着安老太太婆媳。老太太自然不会对她失礼,就是邵氏和张氏见到国公夫人这样的贵夫人寒暄备至,二位太太不明内幕,也是竭力地对国公夫人表示亲近。

看上去这四个女眷都笑得合不拢嘴,像阖家亲厚的交情。

龙怀文一眼也不能再看,又挪动目光到一旁。这一看,他更是不痛快。心头像生出来一根刺,这刺落地生根,在他心上盘旋环绕,如藤蔓般处处扎在他的心上,小刺生大刺,大刺生巨刺,巨刺生硬骨,不把他的心扎出千疮百孔决不罢休。

他看到了谁?比看到那阻拦他不能成为“嫡长子”的国公夫人还要生气。

是袁训。

光是袁训,还不能让龙怀文挨千刺万刺扎。在袁训旁边是几个兄弟,而且大家满面笑容在和袁训说话,这才让龙怀文有大势已去之感。

几年前见面就你死我活,虽然最后也没有真的你死我活,不过当时打起来就你死我活的人,还能有和好的一天?

龙怀文极不舒服的拧拧脖子,觉得内心的冷酷也不足以抗住厅内的温暖时,他竟然生出犹豫不决的心思,我还要进去吗?

进去像是个多余的不是吗?

正犹豫的时候,一个红通通的东西送到他面前。宝珠手捧大红包,加寿却不肯送过来,到底是防着他不是?

“加寿来拜年,给钱吧。”宝珠笑吟吟的,把加寿的大红包对着龙怀文撑开。

“哈哈哈哈……”在宝珠身后,是大笑声传来。这笑声让龙怀文更蒙住,怎么?弟妹找我要钱,竟然是大家都商议过的不成?

龙怀文疑心上来,我没到的时候,他们背着我都商议的是什么?

以龙大怀文的冷酷心思,是想不到哪怕正厅上各人都有事做,宝珠也无疑是这里的焦点,人人都不时的要看看她,宝珠可以让人心情更好。

头一个辅国公心里眼角都有她,宝珠为国公府做的有形无形事情,也当得起国公疼爱。

国公夫人是分外感激宝珠,没有宝珠今年到大同,这样的大年初一,国公夫人只能还在她的房里坐着。外面许多的热闹,都与她无关。

这一切是宝珠带来的,虽然宝珠并不想给她这个附加福利,可国公夫人此时能坐丈夫身边,没有宝珠在,谁能办到?

她的儿子龙八公子每年想尽法子也没有做到的事,是宝珠一不小心、纯属无心的把这事儿给办了。当然这中间姨娘们龙怀文也助力不少,把宝珠逼到受国公夫人感激的地步。

宝珠的附加福利还有一条,是带来三个女眷,老太太和邵氏张氏。她们来做客,免去国公夫人的许多尴尬。

国公夫人这就有事可做,招待这婆媳三人让她不用去和袁夫人有交流。袁夫人不愿意和她说话,国公夫人是不敢和袁夫人说话,大过年的惹起旧事上心头,对彼此都不是件舒服事情。

国公夫人的心里都一时半刻的放下宝珠吗?不能。见到宝珠走到龙怀文面前讨要红包,国公夫人嫣然含笑,对老太太婆媳道:“看宝珠多能干啊。”

老太太呵呵一笑,邵氏捏捏张氏的手,两个人不言而喻的好笑起来。要钱还叫能干?这国公府上竟然钱多的只喜欢别人来讨要?

这边四位女眷满面笑容望着宝珠,成了龙怀文眼中助长宝珠的第二份助力。

老侯是大笑,龙氏兄弟也笑,宝珠做什么,龙氏兄弟都是跟后面笑,有点像傻子。袁夫人对儿子投去赞赏的一眸,心想这个媳妇选得好。

龙怀文过来时,袁夫人面上无妨,心里却为兄长紧上一紧。袁夫人看着龙怀文长大,看着他长歪,也就了解他的性子。

兄长在他不在家,发作他的生母,嫁走他的姐姐更是笑话一件。兄长辅国公虽然不怕儿子,但今天年初一,争执起来也好,负气也好,这个年就过得有遗憾不是?

有宝珠上前去讨要红包,又有厅上笑声助阵,有什么僵板板的让打开,龙怀文要是知趣的,坐下来说笑一阵,还是热闹场面。

袁夫人也含笑看着宝珠。

袁训是最讨厌龙怀文,以前的事和龙怀文对有孕的宝珠做的事,都让袁训有杀他的心。完全是为了辅国公,袁训才按下杀机。

石头城外,如果龙怀文在,袁训是一定不会带上他的。养狗咬人养鸡啄人,但养狼吃人,袁训不会干这种事。他在刚才见到龙怀文走来,拳头在袖子里捏巴捏巴,眼神儿一凛杀气腾腾,本想着龙怀文敢闹事,袁训就想接时。宝珠就走上去,把个红包一展:“讨钱的来了。”

袁训微微一笑,紧攥的拳头慢慢松开。在心中安慰自己,杀他的机会有得是,不急不急。又怕龙怀文急躁的对待宝珠,袁训带着笑容,完全是为了宝珠而发,徐步往宝珠处走上两步。挺拔的身躯仿佛在宣告,这是我的人,谁也不能再欺负她!

龙氏兄弟正和他在说话,见到袁训不经意的动了动步子,兄弟们都不傻,都看出袁训用意。但看出袁训在向龙怀文宣告的用意,龙氏兄弟也想也不想的都动了动步子,保持着刚才和袁训刚才距离的他们,看在龙怀文眼里,他自然当成兄弟们此时和小弟一条心。

他们竟然一条心了?

龙怀文有点儿慌乱,又带着对热闹的不适应,僵在原地,瞅着加寿的大红包,大脑一片空白,这就不知所措上来。

宝珠才不容他就在这里僵着,宝珠带笑再提醒他:“加寿来拜年,加寿来讨钱。”宝珠想,我们也得解点儿气不是?

你这个大坏蛋!

你这个以前欺负表凶,后来欺负我和加寿的大坏蛋!

你这坏蛋偏偏又是舅父的长子,不然早对你不客气!

亲戚中的坏比起坏人的坏,更让人痛心。因为好心地在这种时候总会受到欺负,收拾起来他难免多想心思。

宝珠就正在想,她想上有舅父,又有表凶,我不对你以牙还牙,只等老天有眼,舅父不是总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吗?宝珠把个红包摇一摇,暗道我等着。但是现在,快给钱消消我的火气!

把个大红包举得更宽。

好在里面的钱早就倒走,不然宝珠一个人也举不动。

厅上笑声依然出来,可是离龙怀文越来越远。他瞪着大红包,他身上没有带钱,他以前哪有给钱的心?他的心是冰石头冻过又冻,只想到自己从不考虑别人。

他也知道僵在这里不对,可红包似他的定身符,硬是把他定得一动也动不了。就在他全身拘束似绳捆索扎时,“问大伯讨钱去,”一堆孩子们又冲上来。

十几个红包一起张过来,孩子们一张张笑脸展开在面前。“大伯父,给钱就给你拜年。”这个不知是谁说的,厅上又爆发出一大阵笑声,辅国公笑得胡须抖动,笑骂道:“这是哪个淘气的?”

后面还有。

“没带钱吗?没带钱给东西也成。”那孩子盯着龙怀文的发簪和玉佩。龙怀文嗓子里咕哝几声,无奈的挤出一个笑容。

对着孩子们,他又能怎么样?

老天像也不愿破坏这热闹,谢氏慌慌张张过来,离得老远就扬着帕子笑:“我们来给钱的,”丫头抱着她的孩子在后面跟着,谢氏再笑道:“我们也来讨钱。”

谢氏今天管中饭,正在厨房上看着忙活,就听到这里在讨钱。先让丫头来打听过加寿红包的尺寸大小,匆匆忙忙给自己儿子也做得一个,也是挂在脖子上,又收拾出钱,就来得最晚。

宝珠和孩子们齐声欢呼,宝珠欢呼得最响,带着孩子们,都把红包张得大大的,对着谢氏奔过去,宝珠和孩子们一起嚷:“拜年了,给钱了,”

在这热闹中,龙怀文悄悄的走了。

没有人注意他,或者说注意到也当没看见。目光所看的地方,是门外新生出来的热闹。谢氏面对一堆红包,心想今天真是热闹啊,油然生出和八奶奶同样的心思。

从她过门以后,头一天这般的喜庆过年。

谢氏一定要多给宝珠钱,可她带的钱又不多。她给儿子做了个超大红包,可带钱出来时并没有想到这些。

对着无底洞似的个个大红包,谢氏笑道:“别急,先给表婶娘。”抓一大把钱先给宝珠。几个孩子都不愿意,噘嘴道:“表婶娘大,我们小,该先给我们。”

“表婶娘是为加寿讨的,加寿最小不是。”

加寿在房里很开心,她耳朵里让“讨钱、拜年”灌满,见红包一亮,就要把两个厚袖子往处一合,上下摇晃几下。

老侯就要大乐了:“你先学会的倒是这个。”唤一声:“二妹。”安老太太转过眼神,老侯笑道:“几时带加寿回京去,也得这么个大袋子才成。”

“那是自然的,”老太太笑容满面:“我们给出去多少钱都没处收,有了加寿,自然是全讨回来。”

加寿乐呵呵,听到讨钱,把小手又摇晃几下,把口水卖力地滴出一大堆。

当天酒宴结束后加寿回家,一堆孩子们跟后面相送。老八的女儿抬高自己手臂,扯住加寿袖口儿不丢。

她恋恋不舍:“加寿你明天还来吗?”袁训欣然扬眉,回到自己府中后,一个人得瑟:“看我女儿多讨人喜欢,都要同她玩耍。”

宝珠给他一大盆凉水:“他们都跟着你后面讨三遭儿钱,能不喜欢你女儿吗?”她轻咬住唇,去拧袁训手臂,埋怨道:“你呀你,讨钱就讨钱,怎么讨一回把红包倒空,又去讨一回。我给你记着呢,你一共讨了三回,每个人都让你要三遍钱!”

小夫妻在前面说笑,后面跟的长辈们又乐得不行。老侯对老太太咬耳朵:“记下他这招儿,等回京去,亲戚面前也得讨三遍才行。”

“岂止三遍,五遍也成。”老太太算算帐,更觉得自己往年全亏大发,给出去一圈子的钱,收回来的不多。

以前她心里没有孙女儿,满月什么的也没有好好的办,亲戚们上门,也不让她们出来见。现在老太太肠子可以悔青,但有加寿,她又顿觉有盼头。

对兄长一笔一笔地算:“光忠勇王府,我就给出去几拨的钱,这下好了,有了加寿,这钱都得给我还回来。”

“多讨几遍,啊哈,多几回也没什么。”老侯总是会赞成老太太。

宝珠正和袁训还没有理论明白,后面又传来这样的话。她笑眯眯凑到袁训耳朵边上,带足讨好:“回房去,宝珠也讨三遍钱,你看可好不好?”

“那你女儿不答应吧?”袁训斜睨她:“这是加寿才能办的事情,你怎么能学?”宝珠扁扁嘴。

……

初六那天,袁夫人和袁训出去拜亲戚。安老太太连日热闹说累了没出门儿,这一天风雪大,袁夫人舍不得让加寿出门,又邹家要来人说话,就留下宝珠母女在家中。

老太太这就得已和宝珠单独说话,她沉吟半天才问出来:“亲家太太和国公夫人?”老太太自己就和嫂嫂不好,对这样的关系敏锐度高。

就是她敏锐度不高,也能看出国公夫人和袁夫人的不对,那也太明显了。

宝珠不奇怪,祖母从来犀利,看不出来才叫不对。她叹气道:“不好呢。”老太太点头道:“我说呢,国公夫人像巴结她似的,眼睛一看到亲家太太,就矮上一半。亲家太太是从不失礼的人,可初一那天,我们在国公府里呆上一天,她一句话也没有和国公夫人说。”

“还有表凶,也没有和舅母说话。”宝珠也看在眼中。既然说出来,就把能说的说个干净:“郡王妃姐姐从不归宁呢。”

老太太瞪大眼:“有这么僵吗?”

“去年姐姐来大同,只是来看我怀着加寿,舅父又不在家,她一步也没回去过。”宝珠抿抿唇。

老太太喜欢上来,眯着眼睛只有一条缝:“只看你啊?她就这一个弟弟不是?”宝珠含笑:“弟弟是多,亲弟弟就这一个。”

“所以是宝贝,宝珠你也是个宝贝,加寿也是个宝贝。”老太太即刻就把国公夫人的事情抛开。

和宝珠又说上几句,才又回到国公夫人上面时。宝珠半吐半露:“过去的事情,不说也罢了。打个比方,祖母不要生气,就和舅祖母当年是一样的人,后来没了势力,也就消停下来。”

说起去世的南安侯夫人,安老太太叹气:“你舅祖母那个人呐,就是喜欢别人让着她,不管大小事情都要让着她,都要她说了算,这可能吗?就是皇帝也受气呐。”

宝珠点头微笑:“是啊。”

“再说你看祖母我,是让人的人?我年青的时候,跟你大姐一个性子,你大姐不给比我的,是亲戚上更差。祖母我当娇闺女的时候从不让人,但安家的亲戚我从不怠慢。你祖父和你父亲叔叔们不在了,亲戚们不上门的,我也让人送年礼去。花点儿钱落个好名声,你大姐就看不开这一条。”

宝珠为掌珠寻个理由出来,陪笑道:“祖母手中有钱不是?大姐不能和您相比。又祖母和祖父情投意合,大姐嫁大姐丈,我一直怀疑她心里有姐丈没有?”

“她心里不需要有别人,她心里有钱就行!”老太太一语中的得模样,让宝珠莞尔。

说到掌珠,老太太有些堵心。掌珠分家的事情,已经有亲戚写信给老侯,当成笑谈一件。老侯又告诉老太太,老太太也干瞪眼睛没办法。

老太太年纪越大,反省越深。寻思从她丈夫去世以后,拖着两个寡媳,带着三个孙女儿,几曾有今年这样热闹过。

珍惜欢乐,就不再说掌珠。说上几句国公府的话,老太太心头“格登”一下,自然明白。辅国公富贵逼人,袁家却是小镇上居民。又来到大同后,知道袁父的身体早年就是病弱,老太太这就能明白国公夫人做了什么。

她只是猜测,却猜测得准。

只看袁夫人陪嫁的这宅子,就能知道她是国公府的爱女。把爱女嫁给平民的就不多,更别把爱女嫁给身子不好的人,这不明摆着让她去守寡?

老太太打个哆嗦,又怕宝珠见到,把这心思压下去,欢欢乐乐地来说加寿。说加寿总是开心的,可说来说去,又有些话不能说。

“我们加寿是个招弟的孩子。”这话没什么。

“我们加寿生得随父亲,长大后必然是个美人儿,这就开始打嫁妆,以后挑人一定要最俊的。”

话到这里就说不下去。

宝珠含蓄地笑着,又是半吐半露:“祖母,我们都不能操心,加寿的事情,我们当不了家。就是母亲,也只能当上一半的家吧,这是以我来看。”

老太太也想起来:“你对我说过的,袁家还有亲戚?”老了老了,好奇心并不少。老太太带着神秘感,问道:“你说不是淑妃娘娘,那会是谁?”

宝珠陪笑:“不能说啊,祖母,以后,总有能明白的时候。”老太太乐了:“你这日子过的,亲家太太的事情,不能说。国公夫人的事情,不能说。加寿的事儿,也是个不能说。不过,我倒觉得你过得好,这事儿真是奇怪,你这样反而是个好?”

宝珠这一回是发自内心的笑:“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