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父女说话/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己女儿把别人家孩子打了,当父亲的不是先说女儿,而上来就是:“她还小呢,”宝珠面上发烧,对着在侧的妯娌们难为情。

袁训能说出这句话,就是他没打算难为情。他正对着怀里的女儿心疼,看着小加寿到他怀里以后,就哭得更凶。

“哇哇……。”

小小的面庞泪水喷涌,贴住父亲的身子左拧右动,让袁训满意地叹口气,这时候才说句公道话:“是你这么小小的,就打别人啊,看你哭的。”

旁边红漆梅花面儿的几旁,是个扶手椅。

袁训坐下来,把还在大哭不止的加寿安置在一侧腿上,取出自己帕子,细细地给加寿擦泪水,抖着腿轻哄她:“不哭,我们加寿是最乖的孩子,”

他耐心的为女儿擦拭小面庞,把泪水揩得干干净净不说,还用帕子在女儿眼睛下面接着,又逗她笑:“哭吧哭吧,咱们哭湿一个,再拿一个接着哭。”

加寿在这样温声轻哄下,撇着嘴慢慢的不哭。但还觉得自己委屈,她没得到东西不是?小嘴儿撇的尽是委屈,小眉头颦成两个尖尖角,泪眼婆娑在父亲怀里,“吸哧”一声,把鼻涕不知吸去了哪里。

袁训骇笑,忙用帕子给她擦了又擦,看着她怎么也擦不干净的泪眼汪汪,越看越可爱。低下头蹭蹭女儿面颊,柔声道:“你要什么,等父亲在再要不迟,怎么就闹别人呢?”

面庞上一暖,是加寿抬两只手抱住他面颊,贴近他耳朵边上,小嘴儿一张有了声音,“呜哞呜哇”地悄声细语的说起来。

让加寿引过来的老太太、袁夫人喜气盈盈,邵氏和张氏跟在后面,也有带孩子的经验,悄声道:“在说话呢?”

“呜哞……”

袁训耐心的听着,还不住点着头,用自己额头抵抵加寿小额头,加寿就用自己的小肥手再接着拍拍她爹的脸。

这场景,暖得人心融融温温的,让人目光流连不能离去。

谢氏动上几步,在宝珠背后碰碰她。宝珠回过身,谢氏低声笑:“看你丈夫,他多疼孩子。”不但谢氏是这样想的,房中妯娌们全是这样的表情,她们带着看不足够的笑容,对袁训抱着女儿这一幕,心中荡起涟漪。

不约而同的走近宝珠,妯娌们低声地笑指自己孩子:“换成是她的爹,从没见过这样的耐心。”

宝珠方嫣然地笑,另一个奶奶又悄声地带着羡慕:“弟妹,你可真是好福气啊,小弟这样的疼女儿。”

“就是,换成我们这个,生下女儿时只见到他不喜欢。”

在这样的议论声中,宝珠也觉得面上光彩与别人不同,握着个帕子心满意足对着父女俩看。她没有见过树熊这种动物,只见到女儿如同只肥猫咪般,而袁训又打迭出万般精神来对待,宝珠吁一口气,父女的欢喜这就染到她眉尖上,似春山上点缀的云岚,淡红轻黄总是春天。

辅国公在外面抚须,和老侯相视而笑。两个上年纪的人,也似让这一幕给感染,眸中尽是喜色。

国公夫人闻讯而来,见到不住点头,暗想,他倒肯这样的疼他的孩子。

公子们都在外面笑时,龙怀文迈步过来。他伸头一看,不禁皱眉。怎么又是这种场景,一家子人围着袁训夫妻三个人看不够?

龙大公子转身就走,一眼也不再多看,每多看一眼,他的心底就百般的生疼。冷酷与僵硬让打开时,也破冰般的会有疼痛。

龙怀文不知道这是他的心底在破冰,他心头一疼,他就要走开。谢氏用眼角瞄到,幽幽的说不出话。

他几时肯这般对待他的儿子?不说这般,哪怕百分之一呢?他也没有过啊。

龙四龙五也走过来,见到这一幕,更是心头疼痛不止。他们想到生母鲍姨娘,眼中痛出几点泪水,匆匆忙忙地走开。

正月的这十五天里,辅国公要和妹妹团聚,又有亲家老太太在,怕老太太冷清,时常接袁夫人全家过来用饭。

有三个人大多是缺席的,龙大和龙四龙五。

好在国公也不见怪,他不想把儿子们别扭的弄来,最后弄到大家全别扭。别的兄弟们就更不想他们,他们打石头城打出甜头,见天儿的大家聚着商议的,就是怂恿袁训叫上太子党们去打别的城。

而且一定要背着所有人,不然怕有人抢功劳。

父子都有正事情做,不来的人不来也罢,没有人奇怪。

还有当媳妇的人,龙怀文出不出现,对谢氏来说不放心上。四奶奶五奶奶现管着家,是知会过龙四龙五,他们可以不家宴,奶奶们要露面,这就三个公子们不出现,也有心安理得处。

媳妇都在呢。

这就大家看着袁训哄好加寿,把她一直抱在手上。龙氏兄弟和他还没有说完话,弄个沙盘放到客厅那边去,加寿看着新奇,好半天都是喜欢的。

当晚家宴过,鞭炮声中套车备马,一家老小带着凑热闹的家人,和往年一样,往城头上去放鞭炮。

……。

古老的城墙,北风中呈铁青色,又带足黝黑的边框。像是一块青砖,也默默诉说曾经历过的劫难。

府兵们护送马车,经过层层人群,在墙下停住。

车帘打开,车旁袁训青衣挺直,气若渊亭,伸出一只手,来接宝珠。宝珠嫣然回应,手抚上他手心,没有下车,先仰面去看城头。

见硕大红灯都有一人多高,点的蜡烛一定不同凡响。宝珠嘟了嘴儿:“加寿竟然不能看。”

加寿还太小,当祖母的是走上一步看着一步。

袁家今年携媳抱孙在旧宅过年,本应该大放鞭炮庆祝。可袁夫人说惊到加寿不好,二门内不许放,宝珠要看,都是躲到二门外面。

抱着宝贝女儿看花炮,小夫妻想到许多回,光谈论就笑得合不拢嘴。都争着说给加寿看大地花开的花炮,再给她买二踢脚。

到现实当中,这些全作废。想想也是,哔驳之声,小孩子都经不起。加寿就乖乖随祖母回去,当祖母的宝贝儿。

袁训亦是遗憾,把宝珠放到地面,凑上耳边诉苦:“我说抱到马上玩会儿,都会坐了不是?不怕伤到腰,母亲不肯……”

“你说的这是什么?”宝珠眼睛一圆,也和袁夫人一样着恼。

袁训嘀咕:“看来你也不肯?”

“自然的不肯,”宝珠找到他手心,轻打上一下,犹把脸儿黑着:“从明儿起,我得看住你,别我不留神,就和加寿猴在马上,你是将军,我们加寿是小将军吗?”

袁训微笑:“那自然是小将军。”

见宝珠说出“明儿起看住自己”,袁训眸子微微留恋,把宝珠温柔搂入手臂,带着她走上城头。

明儿……不说也罢。

“弟妹坐这里,”

一溜排的大红暖毡椅子,奶奶们已先过来。见袁训扶着宝珠走近,都低头掩面轻笑。宝珠绯红面庞,几回对袁训使眼色,却挣不脱他的手臂,只能作罢。

最里面的椅子,袁训让宝珠坐下,自己又端详,满意了。他柔声交待:“你在这儿可就不要动。”

谢氏和别人换个位子,贴着宝珠。对袁训陪笑:“叔叔放心,有我照顾她。”袁训一个字也没有说,只微微一笑当成回答,再对宝珠欠欠身子,大步走开。

他应该是去收拾花炮吧。

宝珠这样想着,眼角就见到谢氏抬手按住胸口,长长的吁一口气。

宝珠不解:“大嫂不舒服?”

女眷们手在胸口上,不是心口痛,就是受惊吓。宝珠一个花炮还没有看到,先让谢氏吓一跳。关切地问道:“过年累到?”

“你不怕他?”谢氏所问非所答。

宝珠微张着嘴:“谁?”

谢氏眼角在走开的袁训背后瞄一瞄,宝珠瞠目结舌:“怕……他,何来?”谢氏再呼一口长气,和宝珠咬耳朵:“没见到你丈夫身上有杀气?”

“伯伯们都上战场,大嫂不怕伯伯们,只怕我丈夫?”宝珠取笑谢氏。

谢氏狐疑,又把袁训看上几眼,还是问宝珠:“你真的没见到吗?”

“我自己个儿的丈夫,他有杀气我怎么会看出来?”宝珠轻笑若银铃。

谢氏攀上她肩头,低低地道:“不是我一个人在说,弟妹都这样说。你看你丈夫,”宝珠就看过去,见到袁训半弯身子看家人检视花炮,似老松怪石,别有韵味。

弯腰也是好看的,宝珠笑眯眯。

耳边又有话。“再看别的兄弟们。”

二将军笔直在北风中,头上星辰似手可摘。三将军在和老六咬耳朵,老七立于台阶上,盯着家人搬花炮,老八还没上来。

仅四个公子,就一样是玉树临风。

宝珠就更糊涂,问谢氏:“依我来看,伯伯们也很好啊。”这就取笑谢氏:“嫂嫂过年书听多了,自己会编古记儿,杀气这话也就出来。”

“不是不是,”谢氏摆手,呼出的气息拂在宝珠耳上,有了微笑:“我听八弟妹说的,她说过后,我寻思这两天,也是一样的认为。你看小叔叔那表情,眉头上似能压住山盖住海,别的叔叔全让比下去。”

宝珠恍然大悟。

表凶现在是钦差,又属于“背后有人”的将军,他面上沉稳过于龙氏兄弟,他是底气。这个倒能叫杀气?

不能和谢氏解释,宝珠装着懂了,把头一点,装模作样:“哎呀,果然好杀气。”帕子把脸一蒙,在下面偷偷地去乐。

“所以我又佩服你一条,你行事正自然不怕他。可别人呢?小叔叔衣锦还乡,以前亏待他的人,自愧还是好的,若是再敢犯他,不正中他的杀气。”谢氏幽幽,得罪袁训最凶的,就是她的丈夫。

谢氏实在太逗,宝珠一本正经:“正是呢,一不小心,表凶他还有飞刀出手呢。”谢氏怕袁训因旧帐也记恨到她,却知道宝珠为人。

一听宝珠就是胡说,谢氏娇嗔地拍她手心:“你呀。”宝珠和她相视而笑,不由自主眸光飞向袁训。

恰好,袁训回头。见宝珠黑白分明的眸子望来,袁训面带笑容,想也不想就飞个眼儿回来。宝珠甜蜜蜜收到,侧一侧面庞颜若春花。

抓住空儿,这对夫妻就表露下恩爱,让谢氏怅然不已。

谢氏想到自己的丈夫,订定的时候她百般的敬仰这门亲事,对就要嫁入国公府内心骄傲。她曾想贤惠良德地对待他,却没有想到嫁过来后,遇到个姨娘当婆婆不说,还心思歹毒。遇到个过了年纪还不出嫁的二姑娘不说,还总生邪念。

最让谢氏伤心的是,她的丈夫还肯听凌姨娘母女的,不知道他念的书都去了哪里?

安氏弟妹的笑容,更衬出谢氏心情的灰暗。好在她不是凌姨娘母女,不会由别人的好而生出嫉妒。谢氏是更握住宝珠的手,轻轻抚摸她细嫩的手指,嘴角噙上笑容。

如果没有安氏弟妹的话,谢氏想这日子还要难过。哪里还会有最近管家的好时光。

宝珠格格笑上一声:“嫂嫂弄得我痒。”

谢氏松开她手,笑道:“我是在想,你怎么生得这么的好呢?这手就不由自主的放到你手上。”宝珠对她扮个鬼脸儿。

侧脸去看别的妯娌们,也个个是对自己在微笑。在一堆的感激上常坐着,总觉得这滋味儿会把人飘起来。宝珠为了脚踩地面,装着看热闹,起来在附近走上几步。

这一走动,就让她看出不对。

城头上烟花已经架好,有些鞭炮放成一堆,光看着就让人期待。可袁训也好,龙氏兄弟也好,他们的重心明显不在鞭炮上,都或侧脸儿或装着和人说话,目光越过别人肩头往城下看。

这是大同府的内城,今天出来的应该是百姓才对。

可下面的这些人,在路边屋檐的灯笼下面照着,要么眼神犀利,要么眼神乱瞟。

“你怎么不去坐着?”袁训从后面走来。

城外就是无边的旷野,风若狂风,从四面八方刮来。似能撼动天地般的狂风,到了这里,经过城墙的过滤,挟着狂野,却温和许多。

宝珠在风中不是不能立足,而是大红雪衣也让吹得似随风就要离开,似偶然落下的谪仙。不但袁训看得满心欢喜,就是辅国公、在这里的老侯、龙氏兄弟和奶奶们,也都生出一句话。

天生一对。

宝珠的袁训,不管怎么看,总像是天生成的一对,曾经生生的分开过,这就重新在一起。

袁训握住宝珠肩头,似山岭上青松高大英武。宝珠依偎在他怀中,娇娇若女萝草,一定不是依赖的菟丝花。

在别人眼中以为他们在恩爱,他们却是在谈话。

宝珠仰起面庞,直看到袁训眼睛里:“你有什么没有对我说吧?”她瞄瞄城门内街上的人,还是和刚才一样,有的眼神逼人,有的眼神狂乱。

“你真是水晶玻璃心的人,”袁训把宝珠更温柔的纳入怀中,多少带着歉意:“我们家的媳妇,都经过这样的事情。”

宝珠眨眨眼:“你是说舅父家的吧?”

只有世代国公之家,才有不断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袁家以前穷苦贫民,想有这样的事情,别人还会说没空。

见宝珠并不害怕,袁训露出欣慰的笑容。但是在宝珠鼻子上一捏,低声笑骂:“你这是看不起自己公公?”

“才没有呢,我只是赞美舅父。”宝珠微嘟着嘴,不接受这个罪名。

夫妻手指互握住,感受着彼此的温暖。宝珠继续追问:“今晚要出什么样的事情?”

“你往下看,”袁训带着宝珠身子半转,更方便宝珠看清城内的人流。那行人着的绸衣,和他们眼神的委琐,总是格格不入。

宝珠明白了:“这是那些混混们?”

“是啊,他们岂是一吓就走的人。当上混混的人,以与官家对抗为荣耀。特别是新死了大哥的那几拨,新选出的大哥要逞威风才能服众,我们家每年十五放烟花与全城的人同乐,这是定例。他们就选在今天动手,想借机杀杀官家的气势。”袁训淡淡。

宝珠呼一口气:“难怪,”她又嘟高嘴:“加寿不能来玩,你都没说什么。”自比加寿会坐起来,而且这两个月不断的坐着,袁训足的打上两个月的主意,想带加寿骑马,想给加寿弄个小小秋千在房里玩,都让袁夫人拦下来。

今天大放烟花,虽然小孩子怕鞭炮响声会惊动,但抱在怀里捂着耳朵也不是不能观看。袁夫人抱回加寿,袁训居然没有意见,让本来想指望袁训帮着说话,好把女儿带出来的宝珠大为失望。

现在答案就出来,宝珠摇头晃脑的嫣然:“才刚我认为你不再是好父亲,只顾着你自己玩。现在我弄明白了,你还是个好父亲,是个最疼女儿的好父亲。”

袁训对这大把金子贴脸上颇为骄傲,把下马故意一昂,显摆下宝珠的夸奖多要紧。宝珠又责怪他:“但,你和舅祖父也好,舅父也好,此地官府也好,比如赵大人,都是可以阻止这件事的啊。”

宝珠清澈的眼神分明在说,你们可以不让混混进城啊。

混混们中有些人是气宇轩昂,放对地方也是英雄一流。有些人看上去到死也改不了行为举止,一看就不是好人。再说宝珠也相信此地官府一定有混混名单,有些人是一眼能认出的。

为什么许他们进城来闹?

宝珠代加寿委屈:“不然女儿可以抱出来玩,女儿现在多好玩。”加寿胖胖身子抱在怀里,虽然比以前更沉重,但实在是个好玩的大宝贝。

袁训绷一绷面庞:“女儿是用来玩的吗?”宝珠用力点头不说,还袖手嘻嘻:“以后生下儿子,一定更加好玩。”

袁训忍俊不禁,陪宝珠笑上一会儿,再细细地告诉她:“舅父我们有不在家的时候,不给他们狠狠惩治一下,他们不知道怕怎么行?”

宝珠心头温暖。她觉得成亲以后,就像迈入一间有无数屏障的箱子,不管看向哪边,都是想得周到。

袁训是这样的人,他离京以后,家中看似再没有成年男人,但铺子上有孔掌柜,就是宝珠私下里的铺子,表凶也私下里交给孔掌柜。薪俸,是交给宝珠。外面行走的事情上,又有太子殿下。现在看看,舅父也是这样的人。

由舅父安置家人妥当,宝珠难免想到没有到来的龙大、龙四和龙五。这三个人中,宝珠只为龙四和龙五觉得可惜。

龙大早就让宝珠和袁训一起放弃。

宝珠暗暗的想,舅父理家,是与宝珠一家人在大同有关。但鲍姨娘没有错,舅父也就不会管她。盼着四公子五公子把心放正,不要因没有生母,而生出歪心思才好。

还是两层的高楼上,龙四和龙五携手在这里。

龙四不知道龙五的事,龙五也没告诉他。但这不妨碍兄弟们携手在这里看烟花,没有往城头上去的心。

下面行人的异样,这对兄弟也能看出。龙四轻叹:“父亲还是想得周到的人。”龙五点头,多少有些佩服。他是这样佩服的:“没想到,今年父亲回来大变样子。”

“可是,母亲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龙四面现郁郁:“五弟,你我是一母同胞,我们都知道母亲不是那样的人。如果母亲是不清白的人,我头一个就不答应,你也不答应,你说是不是?”

龙五眼神躲闪几下,但龙四正沉浸在疑惑和伤痛中,就没有见到。龙五勉强接话:“应该是有人进谗言吧?”

“我也查过了,家里没有人对父亲乱说什么。”龙四闷闷不乐:“能对父亲私下进言的人,只能是父亲书房中的小厮和丫头。可那全是家生子儿,好查的很。我背着父亲叫过他们的老子娘,都对我赌咒说他们没有乱说过。”

龙五吓上一跳:“四哥,你不怕父亲知道吗?”

“母亲死得不明不白,她是个姨娘,我知道。可姨娘就该不明不白的死吗?”龙四激愤上来,以手叩在楼栏上。

龙五小心翼翼地神色,龙四就没有看到。龙五不安地问道:“哥哥,你在家里问也就罢了,这不名誉的事可千万别传到外面去。”

“我知道,我对你四嫂甩的是狠话,不许她在娘家说一个字。你呢,也交待你妻子没有?”龙四这才把神色放到龙五面上。但即使他把龙五的不安收入眼中,也只当龙五是担心不名誉。

毕竟死者已逝,生者还要活着。

龙五眼角一跳:“我早交待过她。”再惴惴地问道:“哥哥,有句话,你不会去打听客栈吧?”龙四奇怪,像不认识龙五一样的盯住他:“母亲就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客栈?”龙五干巴巴地挤出一个笑容:“是啊,出去打听,这城里就可尽人皆知。”

“这个不用你交待我,我还没有乱了分寸。”龙四继续去看雪,寻思地道:“本来我以为是小弟和弟妹,但你想想,弟妹我们不能算了解,由她目前办的事情。闯凌姨娘房中,是老大不省事。为父亲买田,这是买好和为小弟尽孝心。还不能说她品性过人。倒是她新年家宴上能和我们的嫡母周旋,让家宴不至于失了热闹,这一点上,我相得中。姑母和母亲可以算有天大的仇气,姑丈就不是母亲让人诅咒而死,姑母守寡也与母亲有关。但弟妹能和她维持大面上交情,我想就算我们母亲有错落在弟妹眼中,弟妹也不至下此毒手?”

“母亲哪里有错呢?”龙五凄然。

“是啊,错有哪儿呢?”龙四也凄凉:“父亲说的话,是从哪里听来的?母亲平时不过回个娘家,只是这样。”

大雪纷纷冰冷落下,在带来严寒的同时,也似能掩盖一切不平事。龙四龙五对雪又空滴下泪水,泪在面上化为寒冰时,兄弟们的伤心才好上许多。

龙四取帕子拭泪,见城头上只没有动静,道:“到时辰了,还不放烟火吗?”话才落音,“轰!”一声巨响,一大丛烟花腾空而起。

这烟花不是从城头上升起,却是从街上行人中升起。

“这是怎么回事?”龙四吃惊。龙五却不慌张,双手扶住楼栏,对下面面容平静:“混混们进城来闹事。”

龙四跺脚大骂:“他们不怕父亲在吗?”

“他们是给父亲和钦差下马威。”龙五说到这里,总带着嫌弃。他嫌弃的是那些混混们,五公子认为混混们不足以和他共事。他看向白雪后的夜空,就像这人世间一样,有善良有凶险。就像这大同城内一样,今夜灯笼高挂,有烟火璀璨也有背后贿赂。

龙五公子认为他是扫清这世界的人之一,他也欢迎与他同等身份的人加入。在五公子心里,只有受到教育的人,也就是士农工商中的“士大夫”一流,才有资格参与变革。

混混们大多出身不好,无知无识,他们能做什么?

烟花继续腾空,街上不少原来穿着绸衣的人,把衣裳一脱,露出里面的短打衣裳,还有扎在腰带上的大刀长剑。

“龙家的人全在城头上,还有小娘子,兄弟们,到城头上去报仇啊。”

随着喊声,老侯隐在暗影中鄙夷:“人是我让杀的,怎么不来找我?”他对国公扭脸儿,表示出嫉妒:“你抢老夫的光彩?”

“不是对你说过,老夫家居此地数代,附近混混我第一。你这强龙是比不上地头蛇的。”辅国公半点儿不慌,和老侯笑谈:“他们吃大户,只能来找我。找你,难道往京里去?”

老侯闻言也笑了,道:“可惜啊,这些人瞎了眼!”

除着老侯这句话一出来,街上又有一批人,他们杂在行人中,好似是看花灯的。但见到混混们全露出形迹,这些人也双手一分,把他们外衣去掉。

他们有的扮作掌柜的,有的一身粗衣扮成穷苦人。宝珠和妯娌们在城头上看,最让宝珠好笑的几个,是正扭捏走路的女眷,把衣裳一脱,发髻一拔,就成大汉。

衣裳分开,露出他们衣内黝黑的铁甲。

“铁甲军!”

不知是哪一个吃惊高叫。

龙四龙五在楼上更是吃惊不小:“铁甲军?这是老侯第二次调动他们!和以前的钦差相比,他们要调动军队必须通过当地衙门。而老侯权柄显然比他们大,他竟然能随意的调动?”

另一处高楼上,龙怀文也往下看。他是独自一个人在这里,往下也干瞪眼,也是吃惊张大嘴。

铁甲军!

龙怀文是带兵的将军,自然明白铁甲军是支神秘的军队。以龙怀文在军中这么些年来,他没有真正见过几回铁甲军。就是见到他们,他们也全蒙着脸。

而就回忆下刚才见到的那些面庞,也就发现他们盔甲罩住脸后,他们的面容就从脑海中消失不见。

居然个个生张大众脸,让人看过也很容易忘记。

有人说铁甲军归梁山王管,还有人说不尽然,说铁甲军一部分是梁山王在管,还有一部分化整为零,平时是老百姓,关键时候才出现,办完事脱下盔甲,还是去当老百姓。

又个个功夫了得,查都难查。

街上形势这就大变。

混混们解去衣裳,还是乌合之众。挥刀劈附近店铺,这就想就近抢钱的;大呼着去抢国公府的,反正国公府的人大多在城头上,保护的人也应该全在城头上,此时抢国公府最合适。

可铁甲军们一解衣裳,立即把脸罩住。他们从手中的包袱、菜篮子里取出头盔。还有人从附近的水缸里面,屋檐下面摘下头盔。

这就让看到的混混们更认为不妙。有人高叫:“不好,他们早有准备。”

辅国公在城头上嘿嘿冷笑:“这不是废话吗?老夫征战一生,是你们能比的吗?”

街上甚至没有人喊话,铁甲军不管是盔甲也好,武器也好,全比混混们精良。他们用身子,用刀剑,把混混们赶出这条长街,往外城逼去。

宝珠并没有看到太多的流血,有的混混们还想拼死一战,但让后退的混混们把他们卷着退走,地上也有鲜血,是挤伤或受伤的人留下。

很快,随着铁甲军的逼退混混,后面出来一些人,把地上鲜血清洗。他们只洗血迹,不管杂物。

在他们退走以后,有几个打更人出现,手敲梆子高叫:“看花灯了,全城百姓听着,出来看花灯了。”

店铺也好,住家也好,大门打开,人流潮水般出来。他们都没有惊奇,见到门外丢的东西,需要的人全捡起来收回家中。

铁甲军的速度真的是很快,外城也出现叫喊声:“看花灯了看花灯了。”人流越来越多的涌往城头,辅国公和儿子们,老侯和袁训全在灯光下含笑注视他们。

今夜,是十五闹元宵,是个热闹和平的节日。这热闹和平,属于所有的人。

“嗖!”

一个钻天雷,在天空中绽开无数花朵。

宝珠拍着手笑:“好看好看,再放一个。”她对着空中默默许愿,愿她的丈夫在战场上永远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她没有去想混混们,这些人聚众,为的全是自己私利。他们不想全城百姓的死活,如果刚才不是铁甲军,而是手无寸铁的百姓,不是他们的人质,就要遭他们的伤害。

为袁训许过,宝珠又为加寿许愿,愿加寿早点儿能陪父母看烟火。

宝珠要的,没有人不答应。

龙氏兄弟现在可以放下心,就专门的应付女眷们看烟火。他们放给百姓们看的,自然是先满意自己家女眷。

二将军又放一个钻天雷。

“噗!”

一个更大的烟花让龙怀城放出来。

宝珠吸引力又过去,兴奋的把手都快拍红:“这个好,再放几个这样的!”龙怀城对宝珠的话也无不依从,笑道:“就来。”

又放一个一模一样的。

袁训负手在旁边,看到宝珠满足的面庞,袁训忽然也就满意了。爱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让别人满意,而后自己满意。

他们是相爱的不是吗?

……。

当晚回去,已经近四更。宝珠在马车里清清嗓子,难为情地对红花道:“像是有点儿哑。”红花献殷勤:“奶奶这是用心不是?叫好儿呢。”

“呃,只是自己想玩。”宝珠哑着嗓子自己评价得很中肯。

下车回房,袁训和宝珠坐在床上不睡,对着宝珠取笑:“来,再叫个哥哥听听?”宝珠怒目:“叫不来了!”

这嗓音,已经沙沙的搔人心肠。

袁训笑倒在枕头上,还没有起来,就捏嗓子吭吭半天,学着宝珠嗓音:“格,哥,叫不来了。”他再次大笑:“哈哈,这嗓音可看好听,我得记着,免得以后你赖账。”

宝珠气得一扭身子自己睡下来,半晌没有动,袁训看时,真的睡着。袁训出神的看着宝珠,从她琼玉的鼻子,看到她雪白的小手。把那小手握住,爱惜而又轻轻地揉了又揉,袁训就这样足足坐上一个更次。

五更鼓响,袁训虽然没有睡,也精神尚足。俯身在宝珠面上轻轻一吻,凝视于宝珠面上足有一刻钟,似乎这样就能把宝珠一直刻印下来,袁训才轻捷的,不发出声音的跳下床。

打开衣箱,那里有袁训昨天打好的一个包袱。他怕宝珠无意中见到难过,昨天,也就是十五凌晨,宝珠熟睡的时候才匆匆收拾。

可当衣箱打开时,袁训微一怔。

他打的包袱旁边,另有一个整整齐齐的包袱。袁训心头感动,这是他和宝珠的房间,除去他和宝珠,再没有人会打这样的包袱。

想到宝珠时,身后有人走来。宝珠急急披衣裳,急急的过来。烛光下,袁训回身,和宝珠的影子相印在一处。两双手,也互握住。袁训柔声道:“把你吵醒?”

“没有,”宝珠还是她沙哑的小嗓子。她的丈夫特地带她去看烟花,宝珠是很捧场的。宝珠有些懊恼:“昨夜我没和你多说话,是担心你今天上路,我想让你多睡会儿,”她憋住气:“你睡了没有?”

此时的假话最可爱不过,袁训柔声道:“我睡了,睡得很好。”他也屏住呼吸来解释:“我没早对你说,怕你早几天就心里不痛快,我知道你不想我走……”

“别说了,”宝珠打断他,把他重重的抱住。

在这一刻,宝珠什么也不想听,只想在他怀抱,只想把他怀抱贴近自己,把温度一直留在怀里。

烛光幽幽地晃动着,把这一对无言的人儿圈在一处,圈得亲密无比。就像那衣箱里,一大一小的两个并排放的包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