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苏先逞威风/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留郡王这就安心睡觉。久经征战的人,都知道一夜好睡难得。此地安全,正是睡觉的好时候。

第二天是梁山王点兵的日子,陈留郡王醒来,只带着大小军官过去。全军都过去,也站不下。见到龙怀文出现,日光这时候又正好,陈留郡王就在他面上装作无意,其实认真的找了找。

果然没有太重的伤,嘴角有点儿肿,眼角有点儿青,这些放在龙怀文面上,并不明显。

袁训是在陈留郡王身侧,陈留郡王也看看小弟,见小弟也是一样,面颊上有稍青,对练武的人来说,自己在家里摸打滚爬都可能发青,也不会让别人察觉异样。

暗放下心,陈留郡王肚子里骂袁训,这小混蛋,揍人的功夫见长。

“走,”不再打量,带着他们去见梁山王。

……

边城外有很多不错的景致,因离中原繁华地方远,很少有人来,纵然有名山景致,也就无人知晓。像梁山王今年选的这一处高山和幽谷,因出谷的地形盘旋,隐藏这么多大军,轻易不会让人发现。

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离边城很近,过年中有敌进犯,随时可以支援。

各家郡王们都没有带齐兵马过来,但单只是军官,梁山王的帐篷里就站不下。王爷把点兵的地方选在半山腰,有一块平整大石,旁边有几株怪松,枝节古朴,似老螭枯龙。

山风,从白云中出来,吹得人面上生疼。但这些全是生死中无数次出来的将军,他们又怕什么?

热血豪情,是男儿壮志的基础。梁山王陪同苏先走出来,往下面随便扫一眼,就为一张张坚硬的面庞生出自豪。

几十年征战,妻子儿子全都抛下,梁山王也有自豪的本钱。

风衬笑声,似更深而响亮,直到所有人心中。

“老夫我不废话,咱们直接正题。”梁山王没出来以前,就知道来的这些人,全盯的是京中出来的苏先。

苏大人是来颁发军功赏赐的,他才是今天所有人关注的那个。

梁山王对后面侧身:“苏大人,有请。”

下面有许多人没见过苏先,只知道京中来人。还有人,来的是谁都不知道。这些不知道的人中,包括谁呢?

定边郡王、东安郡王……几乎都不知道。

梁山王不肯早对他们说,自然也有看笑话的意思。

见一个年青人,在随从的簇拥走到台边。他的面色略显苍白,可能与他幼年常时间在水中有关。

但除去苍白,他鼻子高挺,眼眶略深,是一个病态美男子相貌。

给人的感觉,也单薄。

京里出来的文官全是这模样,风一吹就倒那种。大家看一看后,并没有把这位大人多想什么。东安郡王还在想连渊这小混蛋,不想让他这么早升官,却因为小王爷要打石头城,连渊升官这就无人能挡。

靖和郡王想葛通是前江左郡王外孙,他的来意真的不是取走江左郡王人马?

定边郡王又气尚栋出的好主意没告诉他,其实攻打石头城的那笨重东西,尚栋就是先告诉定边郡王,他也不会采纳,嗤之以鼻还差不多。

石头城打下来以后,尚栋亲手放火烧了那东西。没法子带,拆开也得几十辆大车才能带走。和游牧民族打仗,带着是个拖累,

有几十辆大车,带粮草和伤药更实际。

除去生尚栋的气,定边郡王还气龙二。这小崽子,有官升就忘记当初谁奶过他!郡王把个眼珠子冷嗖嗖去寻龙二,如果眼睛能放冷箭,早就放出去一堆。

各家郡王各自心思以外,还有一个共同的心思,就是一起看陈留郡王不顺眼。他们中有人早在暗骂,颁吧,颁来颁去,也是他的赏赐最多。

陈留郡王才不怕,他名将十几年,遇到的红眼嫉妒不知道有多少回。别人越是嫉妒,陈留郡王越是把下巴昂起来,把个笑容打得光彩万分,好好的展示一下。

圣旨还没有念,台下千奇百怪的表情早出来。苏先看在眼中,打心里瞧不起。这些当武将的,背后还有脸说文官最龌龊,真好意思说出口!

看你们脸上那勉强的笑,和眸底鹤顶红似的红,这不也同一个人身上出来的?

轻咳一声,苏先开始宣圣旨。

他把军功一一的念出来,小半个时辰才念完。就这还只是大小军官,士兵们的赏赐另有花名册,由郡王们领走,自己回去发。

去年一年,有军功的人很多。但招眼的,还是石头城那一战。念出来时,郡王们倒没有太多的不痛快,这是因为他们过年前全让人在京里打听,先行知道消息,心里落差早就落定尘埃。此时再听到,不过再对陈留郡王多瞪几眼就是。

念完圣旨后,把他们吓了一跳。

台上这白脸儿文官,把圣旨收起后,后退一步,不敢再站到梁山王之前,徐徐说了一句,由山风送出清晰入耳。

“王爷,出京前,我曾在太子殿下面前请战,太子允我苏先,在王爷帐下打一仗再走。”

苏先?

郡王们心还沉吟在军功中,随意地收下这个消息,哦,这个年青人叫苏先。

苏先!

最早醒神的,是定边郡王。苏先这两个字,头一遍似耳边风,第二遍它不请自来,从耳朵外面钻进来,在定边郡王脑海中逛了逛。

定边郡王目瞪口呆,苏先!

有什么从他的后背上往下溜,应该不是冷汗,冷汗出不来这么快。只能,是他的心情。山风在这一刻狂野扑打着他,他的位置并不孤单,却感觉风只吹在他身上。

定边郡王茫然抬起面庞时,见到在他对面站着的东安郡王、项城郡王都和他是一样的神情。以前骂过太子近臣的人,郡王和国公们中,都有份。

苏先报出名字时,大家全呆若木鸡。

陈留郡王也咧一咧嘴,以前他也骂过。那是袁训成为太子近臣以前。三近臣出来以后,陈留郡王才闭上嘴。

他们不是柔弱的草,他们是彪悍的战将。刀头上舔血,铁骑下饮浆。现在让苏先的名字震住,内心都是怔忡的。

他们惧怕的,是太子殿下。

阳奉阴违,从字面上看不是品德,但却是大多数人具有的共性,有时候也是一种保护色。

太子作为储君,没有几把刷子是休想收伏一些人。这一些人,有本事,却也最刺头。就像梁山小王爷,在京里聚众,共然和太子党对抗,太子殿下表面上也是没有办法,随便打去吧,他佯装不管。

远隔千里的边城,桀骜的郡王们,更有的是点子和太子打擂台。拿太子近臣们开个玩笑,更是家事。

直到去年。

直到石头城大捷。

对太子非议的人,这就嘴堵上一大半。他们在领略到太子门下不可轻视以后,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心思稍加改变,不像以前那么轻视太子殿下。

不轻视殿下,也就不再轻视他的人。

连渊在东安郡王帐下,葛通在靖和郡王帐下,尚栋在定边郡王帐下……打压收买还是会有,但心里的认识已经大不一样。

东安郡王都盘算好,让连渊这小子好好为自己立点儿功。靖和郡王也打算对葛通更加的防范。他们对太子党们这就算有忌惮时,苏先出现。

自己曾说过什么话,自己总还记得。苏先还没有发难,他们自己先内心一惊。这时候,石头上苏先面如墨汁,就大骂起来。

“我是水匪出身,还有哪一个敢当我是小白脸儿好侮辱!柳至托我带话,他虽出自柳丞相一族,却也是幼学勤读,不敢有一日怠慢!我七岁上死尽家人,江水中埋伏足有一个月,三天三夜我没出水面,尽杀我的仇人!”

话语声如炸雷般,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

不管以前非议过苏先的人是什么心情,别的大小军官听得很入神。

文官骂武将粗野,武将骂文官龌龊,道不同,就互相看不顺眼。如果这是个文官在上面斤斤计较,说有人背后说他坏话,只能成为军官们的笑谈。

但苏先破口大骂,钦差身份也不管不顾,反而更合当兵的心。

而他骂出来的话也很惊人,有人没听过他的身世,这就眼皮一眨不眨,不敢错掉一个字。

三天三夜没出水面?

已经有人在纳闷,你吃什么,你喝什么?你是鱼不用呼气吗?

“没有人敢审我的案子!勾决,我年纪小,”苏先把手一抬,在自己腰上比比,瞪圆眼睛:“那时我还没这么高!不勾决我杀的不是一个两个!水底下比的是水性,哪怕你是丈八汉子,别对着我称英雄,我七岁时到水底下,一刀一个,切瓜剁菜!”

陈留郡王也听入了神。

“后来蒙殿下开恩,说我有血性,为家人报仇可留活命!又说我杀的也是水贼,贼窝内讧不在律法之中。从此我到殿下身边,先习文,后当差。我是前朝文武状元,哼,本朝能有几个!”

袁训露出笑容。他一直服气苏先名气比他大,是苏先从没有胡扯过袁训,而且文才武功,样样比袁训为强。

袁训英俊过人,在太子府上先生出无数谣言,当时没有小看他的,就有苏先一个。

苏先自己出身就不好,一直是让人小看惯了的,他深受其痛,发愤用功,时常安慰袁训:“有朝一日,让别人全瞪眼睛去,现在不理他们。”

文武状元?

军官们中有啧嘴声。

“十五岁,我奉命调查江西布政使贪污一案,拿下江西大小官员六十七个!十六岁,铜铁走私案,我独战大盗一阵风,把他生擒。十七岁……。”

下面的人都不再是吃惊,而全用心去听。

就是梁山王,也听进去。

江西重大贪污一案,兵部外放官员与大盗勾结,私运铜铁一案,全是举国震惊的大案子。

权钱,从来与贼污分不开。没有年年有事情这一说,人心受到诱惑,年年不同。去年不贪的人,今年想的就不一样。

今年清廉的人,明年也许手头缺钱。这缺的钱中,并不全是他们花天酒地,也有为急病为有难事……

但贪污,总不是正道。

萧观在他爹身后,见他的爹负手静听。小王爷腆腆肚子,心想我一直信中就没有说错不是?姓袁的最会和稀泥,柳至最狡猾,苏先最难缠!

这个难缠的,知道自己背后让人骂,他怎么能忍得住不来?

不过萧观暗暗担心,小王爷不是绝对粗人,他想太子党们在各家郡王帐下本就不受待见,姓袁的在自己姐丈帐下吃香喝辣的除外。

苏先这一骂,他拍拍屁股没事人一样走了,别人关系就要更僵。

太子党们不招人喜欢,小王爷可以拍手称快。所以他担心一闪就消失不见,反而越听越想笑。最好太子党们落得无处容身,小王爷就一一收下,先得告诉他们,跟收流浪狗似的,好好跟着“爷爷”,不然就没有人要你。

他想得这么得意,自然是越听苏先大骂,他越想笑,与别人不同。

苏先足足大骂一顿饭功夫,每段后面都加上“柳至让我带话来”,有时候让人哭笑不得。这跟孩子吵架拌嘴似的,但又让人不能忽视。他在上面骂的,不就是下面这些人。

郡王们是和他生气也不是,脑子里正消化他说的话,来不及生气。不和他生气,他到底几时才骂完?

陈留郡王对袁训使个眼色,示意他上前去劝阻一下。袁训回他摇摇头,小声道:“快完了,他平生的牛吹得差不多。”

龙氏兄弟窃笑,龙八忍不住开个玩笑:“这牛也足够长了。”辅国公白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能有这么长,那是祖上生福运。”说得当儿子的立即闭嘴。

现在轮到袁训和陈留郡王窃笑龙氏兄弟。

袁训对苏先的了解,是准的。石头上苏先闭一闭嘴,余音袅袅似还在众人耳边。他的牛就此吹到这里,接下来的话,苏先说得非常之快。

和吹自己牛皮抑扬顿挫大不一样。

他刚猛狂摧的劲头儿:“既然来了,不打一仗就走,让人更不知道我!”微侧目在梁山王身上。昨天和袁训说时,苏先根据细作消息,想用最少的人,打最强的兵。但袁训帮他分析一下,道:“你在这里,就得给王爷几分面子。哪怕你把所有郡王全得罪光,王爷面前还要有礼的。”

这就不自作主张,声明自己要去的地方,苏先对梁山王微欠身子,大声道:“请王爷准我带一支小队,迎战苏赫的先锋军!”

苏赫今年是一定会来的,没有细作消息的人,也心中有数。苏先说出请战的话,就没有人意外,只皱起眉头,这个人是彻底揭脸皮而来。

郡王们在心中盘算,去年太子党们出人意料,今年苏先这从没有打过仗的人也能有场军功,让久经战场的人脸放哪儿?

东安郡王和定边郡王同时张张嘴,正要出声拒绝。

“先锋是我的,有你什么事儿!”暴喝一声,萧观走出来。他斜眼睛歪鼻子,鄙夷地伸出大手忽闪着,好似苏先是只苍蝇,这样就能把他撵回京。

小王爷瞪圆大眼,把个脑袋顶着:“我们自己都嫌仗少,没得分给你,走开走开!”

郡王们暗暗解气,难得对小王爷有赞赏之意。

这话回的好!

“我不动军中人马,我只要太子府上出京的那些人!”苏先大声道。

就有军官们算算,尽皆吃惊。任何一支先锋队伍,都不会低于五千人。军中太子党们,不过二十余人。

想让萧观服气,特别是他现在脑袋上顶个“大捷”名声,难于上青天。

萧观冷笑:“我也不动军中人马,我只要去年跟我打石头城的那些人,还不要当兵的!”

苏先和袁训对视一眼,他们昨天商议的,是苏先只用太子党,而太子党再举荐龙氏兄弟,这个人情就还是袁训的。但现在,全让小王爷打乱。

苏先慢吞吞地道:“原来你也相中他们?”

萧观横眉以对,一语揭破:“你当我傻吗?你打算一步一步的要是不是?去年跟我大捷的人,哪一个不是宝贝,我等着你要,不如我自己要!”

苏先清嗓子,袁训摸鼻子,你不是傻,你就是总坏人事情?

但苏先就是苏先,他不会让小王爷难倒。用手一指龙氏兄弟:“这样,我就要他们,去年跟你大捷的别人,我不要了。”

龙氏兄弟又惊又喜,都对袁训看看。小弟不说话,这位平生经历能当牛皮吹的苏钦差怎么会知道他们。袁训低头看地,让陈留郡王踢一脚:“你做人情,等的不就是这时候,装什么装!”

“他昨天问我要人,我才说的。”袁训再抬头看天。龙八离他最近,见到小弟微微脸红,像是难为情上来。

龙八正要笑,听苏先又道:“不过,我只要去年进过石头城的几位,没进过城的,我一个不要!”

这话让萧观听着喜欢,去年的功劳,全是他脸上的金子。萧观道:“有理!”把手一甩,叉在腰上,那架势分明在说,我也不要。

龙怀文怒气上涌,可又无可奈何。

这分明是踢出他一个人的意思,可他偏偏没有办法。

龙怀文以为丢尽脸面,其实没有人管他心思。看台上越争越凶,苏先大声道:“不把前锋给我,把最难打的给我!我不加兵卒。”

“胡扯!全是我的。”

最后还是梁山王把他们分开,王爷道:“苏赫兵马如何出动还不知道,想来不会只出一路兵马。不要争了,苏大人为太子所派,既然有这样的意思,老夫我当成全。大倌儿啊,仗打不完,你别争了。”

项城郡王回去后,怒气难忍。一个人在帐篷里生闷气,如今是太子府上的狗,也不能小看一眼!

想京中拿我们这些出生入死的人,看得比他府中的狗也不如吗?什么人想到军中来骂,他就敢跑来骂人!

陈留郡王也找来袁训,单刀直入地问他:“苏大人是想逼反谁?”

袁训眨眼睛:“姐丈这话我不懂。”

“他牛皮再长,和我们几十年血里火里不能比。太子纵容你官职一升再升,又纵容他跑来骂人。当兵的认为这人爽直,你认为我会这样看吗?别说是我,只怕别的人这会子都在骂他!”陈留郡王目光冷峻。

袁训微微一笑:“依姐丈看来,谁最有可能反?”

陈留郡王语塞,他急切走上几步,喃喃道:“我明白了,你们这些人到军中不怀好意,为的就是挑出不安分的人。”

“姐丈以为军营里还不够乱吗?”袁训淡淡。

陈留郡王面色剧变:“你这话,我也不懂。”

“张辛兵变,还只是一件小的。在各家郡王中,这种事屡见不鲜。太子殿下在京中运筹千里,他说当断不断,必为所乱。既然要乱,那就乱吧。”袁训笑笑。

和他年纪不相衬的沉着,让陈留郡王张口结舌:“这……。”随即脑中电光火石般一闪,脱口道:“有人要谋反吗?”

袁训不动声色:“不是年年都有人要谋反吗?”拉杆子起义的,反对朝政的,年年都有。他再想含糊过去,陈留郡王也已经明白。

他负手回想京中见过的太子面容,仪表高华,灼灼如珠。但这份儿心思深远幽长,敢想也敢做。

殿下还真不怕逼反几个。

“好吧,殿下要四海宇清,也有道理。”陈留郡王轻轻叹息,不知是为太子的胆色,还是为太子党们的胆量而叹。

一旦明白,他不用再说,挥手让袁训出去。袁训走出来,见晴光正好,雪有消融之势。而雪一化,下面盖住的花草也好,泥地也好,全都要露出来。

袁训也把手负起来,独自出营,在一处早发绿叶的树下走着。殿下雷厉风行,就像日头把雪消融,不管有什么也不能再隐瞒。

军中将是如此,官场上也将如此。老侯那里,也快要动手了吧?

……

二月的边城外,春风一吹,绿得比江南早。无山遮掩,日头光充分照下来,没有春雨,却有积雪的湿润,早发桃杏树都绿叶盈然,间有小小的花骨朵出来。

这花是得春风就生,如果倒春寒,只怕又冻死不少。

邵氏走出房门,紫花告诉她:“老太太又去吃年酒了。”邵氏莞尔:“还是这样的爱热闹。”紫花却持另一种看法:“这里的人好客呢。”看看天,紫花笑道:“这才早饭过不到一个时辰。”

“是啊,好客。”邵氏温暖的笑着,带着紫花往宝珠院里来。

她们正月回小镇上,还是以前的住处。宝珠和袁夫人带着加寿住在杂货店后面,老太太带着两个媳妇住在隔壁,老侯和家人在又隔壁。

“二太太你好啊,”经过的人都对邵氏招呼,笑脸似比杏花骨朵还要让人心中暖。邵氏从不敢得罪人,现在是别人不敢得罪她的境地,更笑盈盈的尽显亲切。

对面,是这镇上的酒馆。老太太的嗓音传出来:“中午吃这个好,我爱吃。”邵氏和紫花同时一笑。

袁夫人的陪嫁补请年酒,一请就请到二月还没请完。袁夫人素来清静,不管住在哪里,最先恢复的,就是她以前的日子。

上午,宝珠把加寿接走,带上她半天,袁夫人继续沉浸在她的相思中。下午,才把加寿带在身边。

年酒她不吃,老太太却喜欢去做客,这乡野风味难得,又不用和京里一样,端端正正坐席面,老太太从正月十七回来,正月十八开始吃年酒,吃到这二月中,还没有吃完。

紫花道:“不但夫人的陪嫁请她,这镇上的外来户也要请老太太,他们过年要自己垦荒,要种四姑奶奶家的地,不敢不恭维老太太。”

咽口水:“昨天送的腊肉真是香。”

主仆说着话,走进杂货店。和守店的婆子打声招呼,往后院里来。进到后院,邵氏心头最柔软的地方,又让撞击一下,生出无数感动。

回来已近一个月,邵氏几时见到这院子,几时就这般感动上来。

加寿近九个月,能自己蹒跚几步,有时候也会叫人。袁夫人让人用黄土重垫院子,铺得平平整整,压得结结实实。台阶上去年还有几点青苔,取的是野意儿,而没有拔去,今年则全没有,石缝中也填得平整,预备着加寿出来逛,路平不会绊倒。

天气温暖,门帘高打,可见房中也是青砖重铺的地面,粗使婆子每天用水洗,加寿着薄薄的小棉裤,在地上坐着扒着墙。

慢慢,她站起来,就把胖脑袋沿墙对着房中看去。和母亲对上眼儿,乐得格格的,小手一拍,“扑通”坐地上。

过会儿,又慢慢爬起来,再去和母亲逗乐子。

奶妈们在后面照看她,按袁夫人和宝珠的吩咐,并不禁止她行走。

见邵氏进来,加寿扬起一个笑容。多出来一个人,她就懒得玩,扶着墙挪步进去,在炕下抬高手,会说:“抱抱。”

宝珠给她拍拍衣上不曾见到的浮灰,把她放到炕里,用自己身子堵住她。炕上,为她准备许多玩的东西,加寿抱过一个,欢乐的玩起来。

“该给她挑几个玩的人,”张氏早在这里,做着针指,让邵氏坐,再为加寿出着主意。邵氏坐下来,也道:“你们三姐妹小时候,在一处玩得好。互相有陪的,也不孤单。”

宝珠也想到她还记得的片段,她在很小的时候,经常和掌珠玩,就在邵氏房中睡。和玉珠玩,又在张氏房中睡。但最记事的年纪,知道那不是自己的母亲,就不再去了。

她点着头:“是要挑玩伴给加寿。”

卫氏也在这里,这就回宝珠:“开酒作坊的张记家里,有个丫头五岁,冷眼瞅着懂事儿;余妈妈的外孙女儿,六岁,会唱山歌,也懂事儿,”

举出好几个来,可见早就留心。

她们热烈讨论起来,加寿面对炕里,却一声不吭。宝珠就去看她这一会儿倒不闹人,一看之下,掩嘴窃笑,对着婶娘们和卫氏指指加寿,让她们都看。

身后的笑语声停下,加寿歪脑袋看下,再扭回去,继续扯块花布头,用胖肥小手指,在上面戳戳戳。

戳几下,对手中有针指的人大眼睛一瞄,像在看自己戳的对不对,再就去戳那花布头。

那是块孔雀蓝色的布头,做衣裳余下的,加寿见到,留下一块在自己玩具堆里。

“她在绣花呢,”张氏一本正经,不肯再笑加寿:“这孩子,多乖巧啊。”宝珠点头,邵氏点头,卫氏和候在外面的侍候人都点头。

小加寿也有闹人的时候,淘气的时候,但在疼爱她的人眼中,是天下第一乖。只看此时,她绣得不耐烦,把布头放在小腿上蹬,也不闹别人是不是?

她在的地方,忠婆永远给她蒸最好的糕饼。软软的,好消化的,不会噎着的,放在她手边,一盘子有十分之九,全揉在衣裳上坐的地方上,把母亲睡的炕上全涂上糕饼,宝珠晚上睡时,红花扫炕,能扫出半簸箕的渣子。

至于她自己的头上,更是经常满头的点心渣子,吃着玩着,就糕饼渣子里去睡,等到给她收拾好,那衣裳可以不用要。

收拾得再勤,也挡不住这边换过衣裳,那边点心一捏,又到自己身上。

但邵氏张氏卫氏一起感叹:“多乖的孩子啊。”长辈们的眼睛,全是拐弯的。

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能没有陪伴的孩子?

邵氏张氏卫氏说的,全是:“挑懂事儿的,”宝珠却多加上:“要稳重的,仪态大方的,不畏手畏脚的,出身要好,愿意知书达礼,”

邵氏骇然地笑:“宫里公主挑伴读,也不过就这条件。”宝珠眯眯地笑,在心中道,我们加寿迟早要进宫,而且还不会少进宫。

在这里她有些怅然,姑母从没有说过想见加寿,难道是嫌女孩子?加寿少见一个长辈,宝珠都心中闷闷。

但她每怅然过,就能欢颜。姑母虽没有想见加寿的意思,却按月给加寿送衣裳吃的玩的。加寿正在玩的一个东西,就是京中出来。

瑞庆小殿下却表露喜悦异常,时常写信问坏蛋哥哥的女儿,小坏蛋加寿淘气吗?淘气,瑞庆就喜欢她,这叫颇有表姑姑之风。不淘气的乖孩子,公主姑姑是不喜欢的,准备打她屁股。

宝珠回信,把她眼中最乖的小加寿,写成相当淘气的孩子,和回中宫的信大不一样,瑞庆殿下貌似也没有看出来,回信这样很好,继续保持。

把她玩的东西送来一大堆。

红花从外面进来,才把热烈的谈话打断。“奶奶要见的人,名册我已写出来。”红花送上册子。宝珠接过翻看,问道:“哪几个会写?”

红花报出来。

“会算的又是哪几个?”

红花也报出来。

宝珠颦眉头:“会写会算的人太少了,等草场买下来,只怕管不过来。”揉揉眉角,最近几天她常为没人使用而头疼,这就落在众人眼中。

邵氏若有所思,张氏代宝珠烦心,卫氏正惭愧自己不会写字,而兄弟卫大壮又在京里不能过来帮忙时,宝珠已有主意,吩咐红花:“这几天我就在想,真的再抽不出人,底细不明的人也不能要。”

“奶奶说得是,过年又过来许多外来的人,许他们在这里安家,但他们中有些肩不能扛的,都想到家里来找差事,这中间就有几个能写会算,自荐着要当管家。”红花笑道:“我去和他们说上几句,才看出来,他们当我们土财主,没见过世面没见过能人。我让万掌柜的去震吓他们几句,这才服贴。”

卫氏插话:“这不可靠的人,可千万不能要。”

宝珠说声是,正要说话,外面老侯声音过来。老侯年事已高,中气十足,时常和年青人比声调,嗓音洪亮:“加寿在哪里?”

“哇…。”加寿还他一大声,把手中正捣鼓的东西丢下,欢快地往炕外面爬。

宝珠站起抱起她,邵氏等人皆站起。房中太小,红花退出去给老侯让位置,老侯徐步进来,笑容满面:“我要进城,和小加寿道个别,”

接过加寿在手上,老侯乐了:“你这满脑袋又成了糕饼,你呀,长大一定四德具全,治家是不用说的。”

加寿在他手上欢蹦乱跳,老侯每回出去就和加寿话别,回来又给她带好吃的,加寿说话不得利索,但疼她的人她知道,对老侯啊啊几声,笑出一长串子口水,外加小嘴里两颗半露小白牙。

老侯端详着她:“我瞅瞅,下个月就会啃羊排骨,”还给宝珠,笑道:“走了,看着这么小的孩子,我都曾祖父了,能有差使,我格外用心才好。挣得薪俸,给加寿买首饰。”

“啊啊,”加寿对着他背影欢快。

送走老侯,加寿早成习惯,并不闹,宝珠放她炕上去,又去捣鼓她半炕的玩意儿。宝珠接着刚才的话,吩咐红花:“那草场主人约哪天见?”

“他家里缺钱用,说越早见越好,像是家里着难?”

“那三天后吧,这日子真是紧。”宝珠无奈,把册子还给红花:“下午把这些人找来,天暖和,就在这院子里吧,让会写会算的人,教不会的人。让他们用着点心学,我急等用人。实在没办法,说不得拿进来,你我帮着算吧。”

红花陪笑:“奶奶算的自然比别人好,可奶奶是个掌大局的,不能做这小事情。”宝珠叹气:“这也没有办法不是。”

打发红花出去,宝珠要夸她:“幸好红花儿要念书,在京里跟孔掌柜的又学会打算盘,当时不熟,在这里万掌柜的又教她许多,不然我可忙不过来。”

邵氏继续若有所思。

大家互相伴着到中午,和袁夫人一同用饭。老太太是不用管她,她吃得高兴,要吃到晚上才回来。

饭后,宝珠照例要睡会儿,她管家熬神,袁夫人也让她午睡。袁夫人抱走加寿也去睡,邵氏张氏回房,在日头下面晒暖儿,看隔壁的鸡跑来找虫子吃,邵氏忽然对张氏道:“我们去给宝珠帮忙怎么样?”

张氏一惊,这话由邵氏这最怕事沾身的人说出来,张氏不认识她似的凝住眼眸。邵氏局促不安上来,以为自己的提议不好,涨红脸解释:“我想,不肯白吃亲戚茶饭,三弟妹别多心,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闲着我也是闲着,亲家太太按月给月钱,老太太辞过几回,说她出我们和丫头们的这份,亲家太太不肯,总是送来,这不是白花人钱吗?”

她垂下头。

“好啊!”耳边是张氏兴奋的一声。张氏丢下针线,双手用力一拍,笑得夸张:“二嫂好主张,我就没想到。我听宝珠说没人用,我就急去了,我只想着京里还有什么人可以打发来,就没想到我们自己,”

握住邵氏的手,张氏满意的眯起眼:“我们不比管事的强吗?这也说不好,我们只是放心的人,论当差,不如管事的,不过你会算,我会写,二嫂,别说你这主意想的,真是我们跟着老太太算来着了,在这里还能当个管事的人,也不算你我都没有用不是?”

张氏是说办就办,把邵氏拉起来:“走,去找宝珠说说去。”

邵氏好笑,把张氏拉回来,指指地上日头影子,才打在院中新出的菜青苗上,这是种着好玩,也能添个水菜。

“宝珠歇着呢。”

几只鸡咕咕的叫着,昂首走来走去,仿佛也在说,这才是中午。中午的暖阳,让它们精神更佳。

张氏失笑:“看我,喜欢得糊涂。”和邵氏坐下来,商议着这事。主意是邵氏出的,她一时冲口而出,但真的商议起来,邵氏又有诸多理由。

“宝珠不会笑我们吧,”

张氏胸有成竹:“我们不拿她钱,就是给她帮个忙,再不中用,也多两双眼睛四只耳朵。”在这里,张氏舒展地吐口气:“女儿大了,嫁的不错,我这心里没有牵挂,在京里没跟老太太的时候,有时候我主动去看她,我想这是怎么了,换成早十年地里,我恨不能从此不见她。”

“就是这样。”这话也说到邵氏心里。

“跟着来了,多热闹,亲家太太多气派,招待的多好,可我想长天白日的这样打发可惜,就帮着做个活吧。那天一想,我又笑了。换成十年地里,我曾对自己说,我们玉珠嫁个好女婿,我就跟老封君似的过,诸事不管,我只吃饭穿衣去玩。”

邵氏微笑。

“十年前的心思,到现在全改了。老太太每天吃百家,面皮都年青不少。我寻思我是高兴的,可就是没有老太太那么高兴。我想这是怎么了?那天见到红花挑管事的,让红花挑到的人,面上兴高采烈,我当时想,我要是能这样开心就好。当时没想明白,今天听二嫂一说,我也有想当管事的心思呢。从早忙到晚,为宝珠挣几个银钱,是二嫂说的,我们没白吃她家饭,还有事儿干不是?”

把丢在一旁的针指捡起,张氏有些感伤:“这里做针线的人,比我好得太多。我做这个,也只是寻件事儿办罢了。”

上了年纪,小绣花远不如年青人眼神儿仔细。

邵氏见她难过,把自己的畏缩丢下,反过来劝张氏:“我们还有用呢,不必伤心。”自己的话,把自己打醒。邵氏一怔,失笑道:“是啊,要说在这里吃得好穿得好,还觉得有缺憾。我总怪自己不知足,现在我彻底明白,老侯那么大年纪的人,皇上还要用他。弟妹,我们和老侯比,是年青人。”

“是年青人,可不是年青咋的。”张氏乐不可支,看看地上日头,道:“宝珠该醒了,我们去对她说吧。”

邵氏在今天,总是想得周到的那个人,把张氏一拉,又拖住,笑道:“别急,索性等老太太回来,得回过她吧。”

张氏就乐去了,再加上老太太最近通情达理,说什么都说好,就把这件也忘记。这就让提醒,捡起针指慢慢作着,和邵氏等老太太吃酒回来。

两个中年妇人闲话着,为给自己打气,说着老侯。老侯偌大年纪,筋骨健壮,这不是有差使的好?

让她们谈论的老侯,已经在大同城里。

……

衙门积雪也化得干净,有株槐树发新枝。赵大人在日头暖地儿站着,手按在腰刀上正出神,

就见到老侯进来。

须发皆白的老人,这一回重到山西,几乎全是乐呵呵的,精神好得让赵大人都羡慕。

见老侯满面红光,赵大人笑道:“您老又偏了我用饭。”

老侯从小镇到城里,刚好中午,他就去最好的酒楼上用饭,用过舒坦,再来办公。他的日子,舒服得很。

“我说请你,你不来。”老侯简直像在自己家里,手捧他在山西得的小茶壶,跟个闲人二大爷逛街市似的进来。还在赞叹:“今天这鱼正宗,凿冰现取的黄河鲤鱼,加急快马运来,我约你用饭,你不给面子不是。”

“我给您押犯人去了,依着我也想去吃。”赵大人走过来,凑近低声:“关上几个月,看似都老实,不过等下您见到,还要小心防范。”

“不就是混混们,老夫我见过狠角色。”老侯若无其事,往厅上走,道:“带来吧。”身后脚步声响,是赵大人走开。老侯自语着:“我放你们,还闹什么。总关着,也费粮食不是。”

很快,赵大人押来一批大汉。狱里关几个月,也关不住他们的狂野气势。眼睛瞪起,带着生吞人的架势。

老侯三言两语,说一句你们的罪状,查无实据,就让出城放他们走,又警告不许闹事。有人送他们出城,赵大人对着他们背影悠悠:“老大人您这一计,不但混混们乱,山西也要乱了。”

手指背影中的一个,赵大人道:“这个叫入地龙,他的二瓢把子,不但把他老婆强奸,还把他女儿卖去青楼,”

老侯淡淡,也把手指住一个:“这个人,他的兄弟早就想干掉他,在他被抓以后,勉强在城外闹过一回,回去就说我把他们全杀了,把他的妻儿老小全撵走。山西最近铺子大贱卖,房产大贱卖,有相当一部分,是这些人家里受挤兑,过不下去低价出售。”

在这里老侯微微一笑,宝珠最近想买的几个草场,也是混混们家里出售。老侯那天收到消息,发现自己为宝珠办马场,无意中出一把力。

不过他没说就是。

“您再把这批人放回去,新大哥遇上旧大哥,这是分外眼红呐。这动静可就大了。”赵大人也没有半点怕的意思,反而在看笑话。

老侯沉下脸,哼上一声:“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东西!提审几回,都不肯说!那入地龙能耐一般,也能让上头目,有乐善好施的名,周济一方穷人。我查过,他手下偷盗者不多,他出身贫寒,他的钱从哪里来的!”

“这是有人给他。”赵大人目光凝重。

“还有我把他们一关数月,外面谣言说全都被杀,没有数天,所有新瓢把子全出来,整齐的跟军队似的。这些人不可忽视,无事时无人注意他们,到处都有这样的。但一旦有所约束,能用上,关键时候就是另一支军队,而且防不胜防,他本来就存在!我历任大员,在各地都不轻视他们,就是这个原因。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老侯面沉如水。

赵大人心头闪过,这是有人在背后支持…。还没有说出来,此地府尹过来,面有埋怨:“老赵,咦?钟老大人也在,”

府尹抹冷汗状:“几处卫所的指挥使又来了,您看您看,老大人呐,这铁甲军您也调动,卫所的人不服,说这一方的治安是他们在管,他们又来吵闹不休,我应付不来。”

老侯不屑一顾:“那请进来吧,我现在清闲,会一会也罢。”

几个将军扬着马鞭子冲进来,这中间有老侯认得的,也有老侯走后又调来的。

“钟老大人,您不知会我们,就抓走太多混混,以前管治安,也没有这样管的。水于清则无鱼在这里谈不上,不过您这是官逼民反,让我们很为难。过这个年,到处打架闹事,都快打到卫所门外。老大人,这人还在不在?您是要杀,还是要放?”

老侯好笑:“我说,你关心的是杀,还是放?杀他们,对你有好处?还是放他们,你更喜欢?”

说得那人哑口无言。

另一个人口沫纷飞:“钦差大人,我们没接到您能调动我们的指令,您怎么就能调动铁甲军?你调动铁甲军,也要知会我们。一共两次从附近过,险些就当他们是强盗进城。这要是打起来,各有损伤,钦差你担着的?”

“我调动铁甲军,与你卫所没有干系,为什么要知会你!”老侯提高嗓音:“要不要京里单独给你一道圣旨,你才知道什么是钦差!”

七嘴八舌中,老侯把桌子一拍,怒斥道:“混混们在各处讨生活,找不了给你们好处吧!要我放人的,只怕是收有的好处。要我杀人的,也没少收!想他们出来,和怕他们出来的人,跟你们全有接触!我今天亮明话出来,下一步,我就要和各位将军们谈谈心了!”

他怒目而视,指挥使们往后退上一步,都有撞上铁壁之感。

他们中有人和赵大人有来往,对他使个眼色,希望能有点儿提示。赵大人高深莫测,嘴角微勾,还是在看笑话。

他想,我不是提醒过你们,这一回来的钦差,可不是能小瞧的。他心思飞出边城,脑海中浮出一张英俊面庞。

能调动铁甲军的那个人不在这里,要是在这里,早把你们全叉出去。

------题外话------

今天多更了,继续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