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关安的来历/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地碧绿,烟波春意巧夺天工。天接绿地寂静无声,只有新回来的雁声,和行军的踏地声,打破这春回大地的沉梦。

天气,是催诗兴的明媚。日光无遮无挡,远比江南暖得要早,早晚也寒得更冷。

往远处看去,目力所及的地方,郡王大旗招展,皆在方圆百里之内。和姐丈紧随梁山王的袁训,每看到大旗一眼,就和陈留郡王古古怪怪对个眼色。

这对姐丈和小舅子,对各家郡王们紧随觉得可笑。

梁山王命郡王国公不要离得太远,随时呼应。郡王们就把能散开的人马全散开,他们的中军,和陈留郡王的中军一样,都不离梁山王左右。

袁训的军功,和他为陈留郡王所带来的军功,让郡王们嫉恨以外,今年格外留心于他。像是这样的紧跟袁训,就能和军功沾上边。

暖融融的日头晒得陈留郡王在马上眯着眼,好似打盹儿般。他懒洋洋的对袁训道:“小弟,你看这些人都想保护你呢。”他只字不提其实是沾军功。

袁训咧出一嘴白牙:“那我多谢他们。”让苏赫盯上当眼中钉,袁训非但不害怕,反而优哉游哉:,问陈留郡王:“我脑袋在他眼里,比姐丈你值钱吧?”

“偶尔一回,不要骄傲。”陈留郡王顿生不悦,翻脸就骂:“早知道你夺我风头,就该不要你。”袁训耸耸肩头,继续鼻子朝天,下巴对远处,冷不防的风吹到鼻子里,小小打个喷嚏,揉揉鼻子,袁训道:“一定是我家加寿在想我。”

辅国公在陈留郡王另一侧,家将夏直在马后,闻言微笑。

陈留郡王沉下脸:“打仗呢,不许想家事!”你家的加寿?陈留郡王耳朵已起茧子。他过这个年袁训并不在耳朵根下,但架不住还有一位,郡王妃每天加寿、加寿、加寿……然后引得女儿念姐儿说加寿、加寿、加寿……。

郡王现在听到加寿就耳朵疼,他才说过不许提家事,但回想到家人后,就忍不住自己提起来:“你老婆这一回肚子不争气了?你守着她几个月也没怀上?”

“我们,贵精不贵多。”袁训竟然回这句,搔脑袋觉得话不对味,再添上一句:“我儿子金贵,陪的次数多他不出来。”

陈留郡王满面糊涂色,道:“你这是什么回答?”心思一转,又想到一件事,陈留郡王先忍俊不禁:“但你的话,勾出另一件事情。小弟,听我慢慢告诉你,”

“别又说我家宝珠不好,又要说我女儿是稀奇宝贝,我女儿就是稀奇宝贝。”当父亲的更加傲气。

“不说你那宝珠,不说你那宝贝,说说你家的老太太。”陈留郡王笑容加深,笑得目光闪动,鬼鬼祟祟。袁训凑上耳朵,辅国公也好奇的看过来,大有想听的意思。

见吸引到好奇心一堆,陈留郡王压低嗓子,用只有他们才能听清的声音,笑嘻嘻道:“小弟不是从我家走的吗?老太太我是见过的。那天,”在这里把脸一沉:“我吃饱撑的在园子里逛,让你老婆气了一场,”

“咳咳,她是和你说事情,她怎么敢气你?”袁训打岔。他自己为宝珠说话还嫌不够,又把辅国公拉上:“不信问舅父,宝珠从不敢不尊敬你们。”

辅国公自然说好,陈留郡王嗤笑:“岳父当然说好,不好就能把家产分给你,”扬马鞭子轻抽袁训一下,郡王不服这事:“倒没有我们的?”

“你,对我姐姐不好,家里妾太多,舅父不喜欢你,所以不给。”袁训胡扯得一本正经。

辅国公又呵呵而笑。

陈留郡王鄙夷:“姐丈房里,舅爷管不着。”继续说那天:“你老婆走以后,我心想哪天不好逛,一定那天逛?等你回大同过年,我慢慢逛多好,也没有人气我。我就寻思回房去吧,回去找你算账。还没有走两步,就遇到你家老太太,你养老的那位。”

“说什么?”袁训隐约猜到和自己有关。

“你猜?”陈留郡王同时看辅国公:“岳父也猜猜看。”

袁训道:“说你疼我不是?”郡王摇头。

辅国公道:“自然是说你多照应他。”郡王也摇头。他是个稀奇古怪的笑:“不是我亲耳听她说出来,我也猜不中。”对左右看两眼,像是生怕这话让别人听到,会有一堆爆笑声出来。郡王低声道:“老太太说,麻烦郡王,多用点儿心,半年让小弟回家呆上一天,她的宝贝孙女儿啊,正等着生儿子。”

说过,自己笑个不停。

辅国公和袁训对他奇怪的看看,国公没笑,反而点头:“这话有理。”袁训也面色认真:“祖母想得周到,也许我这一次是呆得太久,以前在京里一年多也没怀上,偶然一度,就有了加寿,再偶然一度,也许就……”

他轻敲脑袋,有些后悔大军开拔前没有回去春风一度。

陈留郡王瞠目结舌:“你,还真信这话?”他莞尔含笑:“我早就知道这一回你呆得再久,你老婆也怀不上。”袁训瞪眼:“早知道?”

“你姐姐也是这样,生过孩子至少一年没动静。那一年我呆在家里久,我想年头生一个,年尾生一个不是挺好,两个孩子可以做伴。后来找人一问,说女人生过孩子,身子受损,没有一年的休养根本休想。”

袁训瞪大眼睛,姐丈问这样的事情,在他意料之外。

姐丈既然成妇科通,在袁训眼中光芒万丈,他讨教道:“那成亲后有一年,怎么也没有?”他在这里年纪最小,用手把腰一扶:“那一年我最辛苦。”

陈留郡王语塞,他本来是说老太太的话是个笑话,却引到这里来,他接不上话,面对袁训崇拜的眼光又不肯承认自己不能回答,素有智计,就有一句话出来:“你见过哪块地不是施足肥,才长庄稼。”

袁训欢天喜地拍手,道:“有理,”就差说姐丈呱呱叫时,瞬间明白。袁训撇嘴:“你又找着机会说宝珠不好,”说宝珠地不肥。陈留郡王嘻嘻:“要是好的,怎么不是一年就怀上?小弟,你姐姐也一样不好,成亲有两年才有,但一旦有,就连着生,”袁训黑着脸:“那是你不在家!”

绕着弯儿,又把姐姐也说进去。

这里全是男人,话题荤也无人介意。反正回家是不能说,不然郡王妃和宝珠还不和他们翻脸?

这话题袁训不再喜欢,就把脸一沉,学着陈留郡王平时口吻:“打仗呢,今天没遇敌,明天就遇上,这一刻没遇敌,下一刻就遇上,姐丈,你要以身作则,不要再乱说笑话!”

辅国公在他们说女儿和外甥媳妇时,就装听不到。现在和夏直则又呵呵笑出来。陈留郡王骤然让袁训教训,一脸的恼羞成怒,抬马鞭子:“我是你骂的!”

袁训一带马,一溜烟儿的跑到前队里去。

陈留郡王冷笑:“没几天就成精,难怪升官快。”说起来升官快这事,别的郡王看不顺眼,就没有人来体谅陈留郡王也一样不顺眼。

他装模作样的叹气,哎,和当年的我一比,我是苦命的,小弟是甜瓜命。

一个人想上一会儿,又把甜瓜找回来,伴在左右说话开心。

这一天没有遇到敌情,苏先和萧观让人送信,也平安无事。

……。

梁山王这一次是等苏赫来寻仇,走得不紧不慢。日头完全升起,才拔营收拾帐篷行军。他算算日子,已离开边城有十天,距离还近,苏赫不来也正常。

在马上眺望远山景色,梁山王的心也走神,回到京里想他的妻子,也想他新过门的媳妇。萧观是独子,王爷也盼着儿媳妇有孕的信,随时会到。

正想着数十年圣眷从来不减,回京去天子赐婚,天子主婚,大倌儿亲事荣耀非凡时,前营有人带一骑快马过来,梁山王收敛心思,认出是萧观的人。

“什么事?”梁山王关切。

那人回话:“小王爷前天夜里遇袭,苏赫最得力的副将蒙买。”梁山王皱眉,他是知道蒙买的。眉头还没有皱住,回话的人先露出笑容。

他太知道梁山王的心思,话说得慢,笑容可以快出来。

梁山王见到心情一宽,也有了笑容:“胜了?”

“小王爷重伤了他。”

梁山王快活的笑了两声,抚须含笑:“我知道了。”

“小王爷让我来报信,说苏大人遇到的敌兵也没多,虽然也是苏赫手下的强将,但兵马都少,以小王爷和苏大人的推断,苏赫的大军,应该是对着王爷而来。”

梁山王对儿子更加满意,点头道:“你去告诉他,让他小心。凡事儿,不要总和苏大人争,苏大人虽然没带过兵,却经验不弱于久经战阵的将军,有事多多和他商议。”

话才到这里,号角声平地生出。刚一出来,就猛烈得似千军万马往这里冲,壮烈激动。梁山王面色一变,离他不远的陈留郡王面色一变,远处方圆内的郡王们,也面色一变。

辽阔的平原上,有道黑线御风疾雷般袭来。离得近时,前营回话:“回王爷,来的是巴特尔部落。”梁山王的面色,又生出第二变。

陈留郡王在号角声出来时,就让人往前面去打听。也收到回话,他冷哼一声:“小弟,苏赫还真的不要你命不罢休!”袁训懵懂:“怎么我从没有听过这个部落?”

“我打仗这几年,遇到他们的次数,也不过三次!”陈留郡王面沉如水:“他们制胜不是靠人。”袁训想到去年苏赫出现在石头城下面,道:“又有狼不成?”

“狼这种东西,性子最残忍撒野,不是狗能养得驯服。他上一回不过是碰巧,哪有天天养群狼在家的道理?狼群饿上来,可什么都吃。巴持尔部落,养的就是狗,藏狗你听说过没有?”陈留郡王斜眼袁训,你在边城长大,别说没见过藏狗。

袁训一惊:“我记得我小时候,姐丈带来一只给我看过。”

“我那只是一只,这个部落却是数千只!”陈留郡王凝重面容:“他们平时在山中狩猎,就是有这藏狗是得力帮手。他们自给自足,一般不招惹人,上千只藏狗比狼群还凶,狼群见到都要躲着走,何况是人?别人也不惹他们。”

话到这里,只能停下。因为前面的队伍已摆开阵势,弓箭手开始放箭,袁训站到高处去看。见一头头黑色的藏狗,凶狠得似熊,灵活敏捷又似狼,体形高大又有半人多高,身上还披着皮甲,弓箭手并不容易伤它。

梁山王也看出不对,让人来请辅国公:“这些狗骨头坚硬,还需要国公的府兵重弩才能阻挡。”辅国公自不推辞,命袁训原地留下,带着府兵疾驰往前。

郡王们往这里赶时,听号角声更重。又有一队人,面上涂着花花绿绿的色彩,看着狰狞吓人。他们的马快得闪电,手中挥着长长的绳子,一甩,无数石头飞起,狠狠砸在盾牌中,有些去势太急,砸得盾牌往后倒下,能把士兵压倒。

“孟和部落,他们擅长飞石击人!有力气的,能甩出几十斤的石头。”陈留郡王喃喃,面色已然铁青。袁训却不管这些,他擅长弓箭,在后面跃跃欲试:“姐丈,让我也上去吧,他们要的就是我,你看那箭,根本没力气!”

陈留郡王不发话,袁训也就上前不了。

一刻钟前还是春风拂面,一刻钟后就如沸水翻开的战团。最后到来的,是一队杀气腾腾,披着皮甲,手握弯刀的人马。头一个的,是苏赫。

有藏狗开道,也就是现在的藏獒前身。又有飞石挡住两边兵马,苏赫带着人似尖刀一样,插进梁山王军中。他轻易就分辨出袁训的位置,对着袁训不管不顾的奔来。

陈留郡王留下的将军们,一一被苏赫绕过去。他根本不恋战,是轻骑直取袁训。他的马快,马术也好,又有开道的,很快就又近一截距离。

“小弟退后!”陈留郡王马鞍上摘下大刀,拍马迎上前去。

苏赫见是陈留郡王,心也往下一沉。他是算过的,陈留郡王一定会拼命保袁训,听说这对汉人是亲戚。他早有人对付陈留郡王,也想到陈留郡王会利用袁训当诱饵,但他没算进去的,是梁山王亲自来保护袁训。

等他知道梁山王也在,已经是两天前。他请来两大部落帮忙,不动手也得动手,不然只能好好送回去,白花这一笔请人的费用。他能直冲到这里,心中存着侥幸,认定是父亲在天之灵帮助自己,但也有遗憾,就是他用来阻挡陈留郡王的人,让梁山王的将军挡住。

他能直冲到这里,不仅是藏狗飞石开道,还有两边的郡王们并不出力的缘故。

苏赫要的是袁训,王爷暂时可以无恙,郡王们为什么要出力过来?再说还有飞石大狗,他们有不过来的理由。

项城郡王在自己大旗下阴笑:“升官快,赏赐多,不是吗?那你今天就该再好好出力!”

定边郡王也止住人马看热闹:“那是陈留的舅爷,又是你我的舅爷,我们且看一时,等他们力疲再帮不迟。”

东安郡王等人也是一样的心思,他们不但住马,还在分辨出苏赫只是急攻,人马占尽彪悍,并不太多时,暗暗让人去知会附近分散的军队,让他们没有将令,原地不动。

梁山王老谋深算过于他们,不用一个一个叫到面前来看表情,也知道他们心思。只急得梁山王在马上大骂混帐,让鼓手用鼓声再次催促郡王们前来。

王爷甚至骂道:“这些人把老夫的命也不要了吗?”他的副将劝他:“王爷息怒,他们只是眼红病还没有好。”梁山王气得话也说不出来,恨得眸中快要滴血。

袁训在这个时候,是不会闲着的。他不是后退的人,紧随陈留郡王身后,抽出兵器去战苏赫。

几十只黑色藏狗,在这时候冲上来,苏赫手一张,一个东西对着袁训掷来。陈留郡王眼神好,见到是个香囊,抬刀去砸,却没有砸到,大叫:“小弟,让开!”

袁训比他眼神还要好,也看清是什么。他心神一动,就知道这东西能让藏狗跟着走。不闪避,反而伸臂握在手中。陈留郡王吼道:“不能沾的,傻蛋!”

袁训嘴角噙笑,他的马是太子府中良驹,有很多人表示过羡慕。这就一带马,从苏赫旁边冲开,笔直对着外围驰去。在他的后面,蒋德关安紧紧跟随,周何花彭一直不离,藏狗们也蜂拥而至,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让路!”袁训大叫周围的人。辅国公见到,分出一半人手,弓箭转向,对着袁训身后藏狗。但弓箭虽猛,也架不住狗越来越多。这狗白牙森森,一口能撕裂一个士兵的喉咙,紧追在袁训后面不丢。

郡王们见到,都猜出袁训用意。但不来救的他们难免害怕,他不是往我们这边来的吧?项城郡王等人,这才催动人马,擂鼓助威,开始参战。

梁山王又猜出他们心思,气得就快吐血,骂道:“这群混帐们!”

袁训又成场中焦点,他身后的人,也顺理成章的成为焦点。

周何花彭,都弃了马,在周围马匹和狗头上跳跃,抽空就击毙藏狗。那狗头骨坚硬,往往要好几掌才能击毙,辅国公知道周何花彭功夫,看在眼中更为袁训担心。

辅国公亲自上阵,单人独骑长弩重弓冲向袁训。

陈留郡王纠缠住苏赫,两下里都拼上命,苏赫暂时一步也不能过去。余下的人,有梁山王死命令,也尽数挡住。现在最精彩,就是越来越多的大狗,追着袁训到处跑。

蒋德和关安,还在袁训后面。

蒋德在这时候,把一身功夫尽显无疑。他刚开始的武器,劈了几只狗后,反让狗夺走。那狗凶猛,头上挨着他的兵器,受伤痛走,蒋德没夺过它,把兵器丢失。

他毫不气馁,半空中有人兵器让砸飞,抬手接住,见是一把短棒,蒋德马上挥舞,棒法也相当精妙。没打多久,那棒又劈开,狗骨头太结实,蒋德又夺过一个人的长枪,枪法也用得不错。

陈留郡王挂念袁训,百忙之中看一眼,就要为蒋德喝彩:“好样的!”你倒是十八般兵器,样样来得。项城郡王鼻子快气歪,蒋德关安这两个人,是梁山王分派给他,他们私下用钱打点梁山王的军官,把另外两个人换下来,他们改去陈留郡王帐下。

看着蒋德这一身精妙的功夫,不比任何一个将军差,项城郡王恼得牙咬得格格响,更恨陈留郡王。

项城郡王啥也不知道,他以为蒋德关安是冲着陈留郡王名声比他大才去,换个字面,也就是因为有陈留在,别人嫌弃他。

陈留郡王的家将夏直,跟着他竭力去挡苏赫,百忙中也为蒋德喝彩,夏直也是啥也不知道,抽空对陈留郡王道:“蒋德居然是个好样的将军!”

乱军之中不慌不忙,不乱不惊,不是一般的士兵可比。

“当!”陈留郡王奋举大刀,接住苏赫一击,对夏直快活着哈哈大笑:“他当将军?他不会肯的!”人家是从宫里出来的,一个将军怎么会看在眼中,他来这里,是当舅爷侍卫的。

这一会儿蒋德又换一个兵器,这次是铁锏,那锏法耍的,一样颇有名家章法。

天下名将数第一的东安郡王都注视他良久,叹道:“没有想到陈留郡王帐下,人才济济。”他的副将认得蒋德,对他道:“这个人和小袁将军最好,他是花钱买到陈留郡王帐下的。”

东安郡王面色一变,怎么不花钱买到我这里来呢?

生气归生气,东安郡王还是一直关注袁训,见他就要冲出包围,和那甩飞石的人遇上,东安郡王收起私心,传下军令:“他要祸水引回去,帮他一把!”

握着香囊不丢的袁训,嘴角笑容更深。他看着距离,近了,又近了,只要近到他能开弓的地步,他就把这香囊送到飞石部落里,让狗咬去吧。

娘的,上一回用狼欺负人,这一回用狗欺负人,能不能正经打回仗?

袁训暗暗鄙夷,同时避开对他抛来的飞石。

眼见他越来越近,飞石孟和部落也注意到他的举动,有人指挥:“打他的马!”几十块飞石甩出,袁训座骑长嘶一声,马失前蹄,摔倒在地。

“汪汪!”

藏狗大声咆哮着,发力奔来。有几只很快就冲到袁训面前,对着他张开血盆大口。

这一刻,看得人心紧绷。

周何花彭来不及,蒋德正让狗缠住,或者说他缠住狗,陈留郡王辅国公一概有距离,梁山王眼前一黑,怒吼:“救他!”自己都觉得晚。

他此时只恨袁训争功,可袁训只想到他想一下子解决难题。

马重重摔在地上时,压住袁训一条腿。陈留郡王大喝:“抛开你手中的东西!”袁训却算算狗的距离,竭力平静自己,对座骑沉稳地道:“起来,快起来!”

这是太子府上的马,能承受多少伤痛,袁训知道。只要这马还能起来,再出去十步,就是开弓箭的距离。

狗嘴上的腥气,袁训已能闻到。许多大战最终能赢,凭的全是将军强于对手的毅力吧。袁训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心思,再次对爱骑道:“乖,快起来!”

那马动了动,又趴回地上。

所有人都看出袁训没有放弃的意思,陈留郡王陡然又生出无穷力气,大喝一声,把苏赫死死压制。辅国公大叫:“阿训,把它射给舅父!”

东安郡王等人,也生出敬佩之意。东安郡王对左右将军们道:“这就是大将与别人不同的坚毅!”再惋惜一下:“马再起不来,他只怕是重伤。”

血盆大口,对着袁训咬去,袁训似没有看到,只身子一动,有躲避的意思,但还是默默对马道:“起来!”他一遍一遍地重复这两个字,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这两个字。

白牙森森,已不在他考虑之中。

辅国公也觉得眼前发黑时,蒋德总算抛下狗过来救时,周何花彭全在路上,另一个人,一直跟在袁训身后的关安,纵身一跃,用自己身子挡住袁训,举起一只手臂,想也不想,塞到最近的狗嘴里。

“哧!”

郡王们全倒吸凉气,你救人不要自己命了?

再看关安,又用自己肩头往前,送到另一个狗嘴里!他表现的就是狗要吃东西,可以,你吃我吧,别吃小袁将军!

混战当中,激烈很少在一个非主将人的生死上,但看到关安的人,全觉得悲愤莫明,心头怒火完全点燃。东安郡王吩咐自己的人:“全力去救,去救王爷!”

口号,自然不能是救小袁将军,小袁将军在郡王眼里算哪根葱。

项城郡王发完将令后,对着关安更余怒未息。我把你们这些不长眼,眼睛里没有我的混蛋们,以后别犯我手里,不然我整好你们!

这种人不在他的帐下,由不得项城郡王怒气满腹。

关安的献身感动许多人,也似感动受伤的马。那马动了动,挣扎几下,忽然站了起来。袁训大喜,轻抚马头夸奖着它,俯身去救关安。

关安一只手臂在狗嘴里,因为有盔甲没咬碎,但骨头像是断了,另一个肩头也塞住狗嘴,也是盔甲没碎,但骨头像是格格有声,他疼得黄豆大的汗珠往下掉,但神智还清醒,见到袁训伸手,一脑袋顶开,吼道:“别管我,回来再救我不迟!”

关安,显然也是上好的盔甲,才能在狗嘴里抗到现在。

袁训对他深深而又飞快看一眼,打马如飞,眨眼间近前十步,在这十步中,他早取下弓箭在手,把香囊套在箭上,说时迟那时快,一箭飞出,飞石部落有个头目模样的人正在指挥,让一箭钉在地上,那箭尾,犹在嗡嗡颤动。

这个人死得不能救。

藏狗,潮水般奔去。

它们受过训练,那味道没出来时,还能只指挥作战。那味道一出来,就只跟着味道走。

梁山王大喜,郡王们大喜,陈留郡王也大喜,苏赫却面色黯然叹息。袁训回身,见蒋德救起关安,蒋德一摆手:“他死不了,你去杀苏赫,给小关报仇!”

关安为了表示自己命长,扯嗓子大叫:“兄弟们,杀了姓苏的!”

蒋德大笑:“他不姓苏!”

“杀了不姓苏的!”关安还能耍宝,可见小命真的还在。

辅国公冲向苏赫,周何花彭冲向苏赫,梁山王的将军冲向苏赫,袁训冲向苏赫,苏赫已开始逃跑。他来时强悍,逃时也一样强。对着他的背影,袁训抽出五枝重箭,扣到弓弦上,认真无比的一寸一寸拉开。

“嗖!”

五箭齐出,却只有一声破空。

苏赫回刀来打,回过身再见到是五枝子箭,已经晚了。“噗!”有一枝狠狠插在他手臂上,疼得苏赫痛叫一声,再也不回头,在手下掩护下离去。

他带来的人,有三分之一因此留下,再也没有回去。

这足够苏赫回去点兵心疼死,随他奔袭的人,可全是精锐。

郡王们乘胜追击不在话下,苏先和萧观也派人来回援。梁山王亲自来看关安,见他面上血色顿失,佩服他是个好汉子的梁山王,只说了一句:“你的盔甲不错。”

换成别人的盔甲,关安手臂早就在狗肚里。

关安中气嘶哑,还要大笑:“十两银子鬼市上淘的,王爷喜欢,回去我给您淘一套。”他对盔甲的解释,和蒋德对他铁头功的解释,三两银子街上买来的一样,全是胡扯的话。

梁山王听得懂,也不追究。当兵的家里有宝刀战甲,他不是头一个。让送他去救治,梁山王这里叫过袁训。

对着袁训,梁山王不知道骂好还是夸奖他。但最后,他还是浮出一丝笑容。今天能这么快把苏赫和狗撵走,袁训有功。但训诫不可以没有,王爷笑容中教训道:“下次,不可自作主张,现在是围着你打,你要牢记!”

袁训唯唯诺诺说是。

退下后,见日头已过正中,这么一战,已经过去大白天。

……。

晚饭做好,各帐篷里已点起蜡烛。袁训走到关安帐篷中。蒋德在这里守着,见他进来,就退出去,留给袁训和关安好好说话。关安浑身缠着白布,咧开大嘴笑:“我他娘的跟茧宝宝似的,这模样丢人,别告诉小沈将军。”

沈渭是袁训撵去跟苏先,想他再有军功,好升官。

袁训微笑答应,在蒋德刚才坐的地方坐下,是对面的行军床,应该是蒋德打算在这里陪睡的。烛光,把袁训和关安相对的笑容映得满满,两个人都有满腔心思在其中。

袁训没有先问,见到关安伤重如此,再想到他险些不是伤损就是没命,袁训内疚不已,张不开询问的口。

关安忍忍痛,重新露出笑容以让袁训安心,道:“我,是任保的外甥。”

袁训哦上一声,眸中有泪出来。握住关安的手,动情地道:“以后,也要顾到自己才行。”任保,是中宫娘娘的大太监。

“舅舅让我来时,我发的死誓,你在,我就在,你不在,我先不在。”关安咧咧嘴,伤口让袁训抽动。

袁训埋怨道:“你傻啊,你对我说过,你家还有老娘等你。现在任总管不在,我说了算,听我的,保存你自己最重要!”把脸一板:“这是军令,不听话我打你军棍。”

关安眸子也湿润了,半晌,他缓缓道:“如果没有你,老娘也早就不在了。”

“啊?”袁训微笑,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关安慢慢的讲起来。原来他是任保的表亲,他的母亲是任保的表姐。任保在净身入宫前,不姓任,也不叫任保。净身入宫后,自知羞辱到祖宗,改名为任保。

他的运气不错,居然到中宫身边,颇得中宫信任。中宫寻找袁训母子,托的人是太子殿下。在太子与中宫之间往来传话的人,就有任保。

传的不多就是,任保参与这件事情。

他借便利,回奏中宫,也想寻找他的家人。中宫身受与家人离别之痛,由已怜人,默许任保。在还没有找到袁训母子以前,先找到任保的亲戚,关安母子。

“我和娘姐姐就要饿死,天天讨吃的,舅舅找到我们。我娘让我报恩,舅舅说想报恩就得有本事。找到同姓的一个武将,把我母亲许给他。”

关安由衷的微笑闪动:“我娘现在过得很好,我爹也拿我当亲生儿子看,小袁将军你看,如果不是有你,怎么会有我和我娘的今天,我姐姐也嫁得很好,家中不大富贵,也不愁衣食。”

袁训还是觉得这和自己没关系。

“你往军中来,舅舅写信给我,说我一直想要报恩,机会来了。我在你出京后第二天动身,你的马可是真快啊,你赶路也狠,我好不容易才追上你。多亏舅舅给我的好马,盔甲也是他给我的,说我没有好盔甲,没法保护你,这马和盔甲,全是宫中出来的。”

袁训微微笑,他早猜出还是与姑母有关,现在真的证实,心中感动不用明言。

“蒋兄与我,一开始互相猜忌,不过是我先把他认出来的。”关安颇有得色。袁训笑了两声,姑母的隐卫分给自己一个,作为大太监的任保,他应该知晓。

关安道:“他防着我的时候,我已经不防着他。我也没办法和他说,只等他自己明白。”笑容在烛光中加深:“今天,他总算对我放心。”

袁训眸中又有了泪,把关安手轻轻握着,还是那句话:“以后先顾自己,这样我才喜欢。”关安表面上答应,以后应该不会执行。在他的心里,他的命已经是袁训的,原来是中宫的,现在由中宫交给袁训,他生命的意义,就是保护袁训。

袁训又叮咛几句好好养伤,出来去见陈留郡王,又请来国公。

陈留郡王听过,又要生气:“怎么没有我的?宫里侍卫那么多,随便给我一个看门的,也让我喜欢喜欢。”他犯孩子气,道:“可见生女不如男,在姑母眼里,你姐姐完全不值什么。”说到这里,又取笑袁训:“只有你,拿个女儿当稀奇宝贝,小弟,以后你有儿子,只怕就不疼加寿。”

袁训白眼他:“我再有一百个孩子,也是个个疼。我的女儿,我不疼谁疼?”

他没想到陈留郡王笑道:“你不疼我来疼她。”

“不会吧?姐丈看上去,就没有喜欢过我的加寿。”袁训嘟囔。

陈留郡王道:“你还说得出来,从岳母开始,到你姐姐到你,把加寿围得水泄不通,我想算了吧,我还是退后的好。免得你家的稀奇宝贝看着烦,嫌你们这一堆人天天围着,她要不喜欢。”

------题外话------

码字中,看到票票一点一点多起来,感动。

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