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宝珠大撒英雄贴/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加寿在军营里,也是长辈们热烈的话题。袁训对陈留郡王的话表示欣赏,殷勤地道:“等再回去,把加寿送给姐丈看两天,让你好好和她亲近。”

“咦,不对啊,”陈留郡王怔了怔神:“我得先陪我女儿,”把袁训轻推:“不用送来了,我自己没有女儿吗?我倒要去陪你的玩耍。”袁训主动往旁边让让:“我就说你其实不疼她。”

“有一堆人疼,不用我。”陈留郡王鄙夷。

他真的回家,也不是疼女儿的那种人,不过能及时想到自己还有念姐儿,也算难得。

袁训走向辅国公,再次要把周何花彭归还,辅国公想王爷今年都陪着外甥,虽然关安重伤也不妨事,也就收下。

……。

夜色深重,春天的夜晚风呼呼,不弱于北风。梁山王的帐篷算厚重的,点起的蜡烛也拂动不停。王爷坐在烛光下,淡黄明亮的烛光忽而往东,忽而往西,他的面容就在烛光下成为阴晴不定。

暗影轮流落在他脸上,但他的心情却不是阴晴不定。

喃喃细语,缓缓出来。

“和稀泥的本事?”这句对袁训的评语,是他的儿子萧观信中最爱写的。三两封信中,就有一封对着父亲骂袁训。今天打得正痛快,姓袁的又跑来,结果没痛快。今天逮到太子党中的谁谁正要揍,姓袁的跑来…。

梁山王重新审视袁训此人,眸底全是沉思。

袁训是辅国公的外甥,随母独自到京中。对这一点,梁山王没有多想。他的眼线也在京中,都说他是淑妃的同乡,淑妃又是中宫的同乡,同乡见同乡,引见到太子门上,顺理成章。

这个人独得太子重视,才是梁山王今天花点儿功夫,推敲袁训的主因。让他用一句话表达的话,梁山王想赞叹的说,太子殿下是慧眼。

王爷有好些年没有回京,上一回奉旨回京中,太子殿下还稚嫩年青。梁山王由儿子和幕僚的信来推断未来储君的品行,今天又从袁训身上深刻感受到,殿下是天生的人中龙凤。

只看太子殿下用的人,就都不一般。

用柳至,是柳宰相一家,太子妃一族,是势必要笼络的大家。

用苏先,早些年就让梁山王啧啧有声,认为殿下手段与别人不同,雏凤之声已清扬越出。

袁训到军中的时候,梁山王是放在心中的。石头城大捷,不是袁训一个人的功劳。是萧观起意,袁训的调度,尚栋的好主张,太子党的英勇无畏,这里面缺一不可,梁山王当时并不多加关注袁训。

太子党名声在外,没点儿不一般的手段,枉为太子党。

只有今天,在生死关头,袁训不惧不怕,镇定安抚马匹的执着,让郡王们震撼一把,也给梁山王心中刻上一道痕。刻上一道叫袁训,绰号太子门下的印痕。

梁山王不会担心袁训在军中对他不利,他几十年圣眷不衰,揣摩上意这一条上,比郡王们都强。梁山王甚至知道不管袁训有多英勇,太子不会把这样的人久放在军中。

文探花,武将军,这样的人最适合放在高处为高官。烛光之下,梁山王凝眸,已经花足心思在想这事。

他是从都察院出来的,难不成还回去当御史?

工部在六部中相对权柄弱,太子不会让他去工部。

刑部?也有可能。

吏部,他现在武将出身,虽然是文探花,径直去吏部难以服众。

兵部?也有可能,但资历太浅。

户部管钱粮去么?那可是个肥缺儿。不过现在户部两侍郎,全是柳家的人,柳宰相家正一门鼎盛,轻易换人朝野不安。

春风总是不经意的从帘外进来,似在窥视帐篷里尊贵的这个人想心事。

白天才有一仗,晚上梁山王能余暇中沉思,不是这王爷犯懒,是他为儿子的一片心思。王爷老了,虽还没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今年在京中也流露告老之意。

他要为自己的儿子挪位置,虽然提出来之前,也知道以萧观资历不足以服众。那干子郡王,随便出来一个,都可以把萧观耍得团团转。

但父慈爱子,是这样的道理。梁山王并不指望袁训能在军中帮萧观,毕竟王爷还要再干些年头,估计袁训比他走的还要早。但为了萧观,早早揣摩这些年青人,早对以后朝中官员安置有所心知,是件必须做的事。

花一个晚上来想袁训,梁山王心底放的,只有他的宝贝儿子。

……

还有人,和梁山王一样,也在此时此刻寻思着袁训。

一望无际的草地,夜色黛黑,草色也近乌色。在人的眼中,绿油油现在是乌油油,润滑感觉并没有改变。踩在上面,跟大帐中毡垫一般儿柔软。

繁星明亮,远山如不可知的深渊,银河深邃似银丝带,月儿在其中淡而又淡。

山坡后面,几个人隔开各有几步,静静站着。阴影中见不到他们的面容,但东安郡王的虎头盔甲把他暴露,靖和郡王的猱金丝铸造的盔甲独特,也能分辨得清。

还有定边郡王的乌甲暗沉无光,如果不是他的眼珠子发亮,还以为那里是块大石头。

项城郡王清咳一声,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他,咳声远比别人粗重。

气息不匀的咳声,一听就是心气儿不匀。

白天见到袁训又逞威风,还有蒋德关安那两个难得的死忠,项城郡王心气难平,不仅是不匀顺那么简单。

北斗星光流转,若明若暗。这是备战时刻,军营中没有打梆声,却只能换防能知道时辰。四个人站在这里,已经默默无声有小半个时辰。

一直站下去也不是办法,东安郡王悠悠道:“老主意?”

“老主意。”靖和郡王和定边郡王接话。

项城郡王皱眉,他不能确定老主意和他想的是不是一样,对东安郡王皱眉:“杀了他?”还是这样说话最明了。什么是老主意?这三个字项城郡王根本就不懂。

但别人都懂。

东安瞄瞄靖和,靖和瞅瞅定边。定边郡王的眼珠子邪乎的亮着,对项城郡王摇头。项城郡王急了:“难道看着他天天长光彩?”脚尖狠狠捻碎草茎,项城郡王喘的粗气声清晰可闻。

“灸手可热,碰不得,只能笼络。”东安郡王缓缓出声。

灸手可热这话,把项城郡王提醒。他是能要袁训的命就要,不能要也不能把自己搭进去。没错,他们在说的,就是陈留郡王最近风头出得太足,要有个主意打下一部分才行。

害陈留郡王出风头的根源,是他的小舅子袁训。

项城郡王和别人相比,憨了点儿,并不憨厚,总想把袁训往死里害。

让东安郡王提醒,项城郡王干咽唾沫,想到小袁将军的赫赫身分还不是他的三品将军,是他身为太子门下,太子三近臣之一。好吧,自问自己摊不起这官司,这也不像杀个雷不凡,老侯在没有证据下,也不敢上门把他怎么样。

那是太子近臣。

项城郡王装出很懊恼,后悔失言的模样:“也是,他的来头不小。”故意挑一下别人的嫉妒心,冷眼看看,也架着这是晚上,他们选这里碰头,地方又太黑,像是没有人对这话流露不悦。

另外三位郡王淡淡的笑了,东安郡王道:“老主意,是笼络他。”

“怎么笼络?给他买糖吃还是给他打酒喝?”项城郡王反应有点儿过激,嗓音略高起来。出于嫉妒,他自己倒先嫉妒起来,项城郡王故意道:“一刀杀了省事!”

山坡后面的深草丛中,有人不安的动上一动,看上去就像风吹草动,好在他很快平静,也就没有人发觉。

面对项城郡王的“恼怒”,东安郡王低声道:“这个好办,等到前面还有大战,苏赫今年就是要他人头,一击不中还会再来,前面浅草滩,沼泽地都有,看着这里平坦,其实仗一样不好打,有的是机会。”

目光闪动,对项城郡王道:“你想杀他,也有的是机会。”这个还不是随便你。但杀人这句话,东安郡王想可不是我说的。

天色也太晚,几个人这就散开,各回营地。营地至少都在几里路以外,他们上马离去后,草丛下面钻出一个大汉,慢慢走到山丘上坐下,草盖住身子,对着郡王们背影纳闷:“他们不愁穿不愁吃的,咋就这么心狠呢?”

月光有几丝打在大汉面上,把他粗犷的面庞照出一半。

……。

春暖二月,回温最快。万大同搬个板凳,坐在杂货店外面晒暖。小镇上的人不是下地劳作,就是去城里帮工。只有几只鸡在日头地里走着,咕咕的寻食吃。

鸡和万大同在做伴儿。

他正懒洋洋要睡不睡,耳边传来马车声。万大同精神一振,眯出一条眼缝,面上还装着没动静,见青色马车过来,果然是进城的孔青和红花。

红花在车没有停稳时,就把脸儿露出来,笑嘻嘻地催促:“孔大爷快点儿,”

马车停下,红花正眼没看万大同,跳下来,手中张着一封信,往里就跑,边跑边嚷:“孔掌柜的来信了,”孔青跟在后面乐呵呵的,把马车绕个弯儿,往后门外面棚里赶。

万大同鄙夷:“跟没见过信似的!”

红花进后院的步子一滞,返身气冲冲出来:“没见过,怎么了,你心里不痛快吗?”

“我为什么不痛快,”万大同翻眼。

红花冷笑:“别装了,不痛快就赶紧哭去吧。”把手上信对着万大同摇一摇,一字一句地道:“这是京里来的,孔掌柜的亲笔信,他的字,我一看就认得。这信一到呀,奶奶就有锦囊妙计,这信呀,”

“您赶紧进去吧,晚一步,只怕误了奶奶的妙计,红花姑娘,你吃罪得起吗?”万大同陪出一脸不咸不淡的笑,讽刺意味十足。宝珠的确在等这封信,红花就甩下狠瞪的小眼风,气昂昂进去。

万大同重新去晒暖儿,不服气的喃喃:“不就情郎来信,看你喜欢的。一个在京里,一个在这里,指不定早就三妻四妾不要你,就是要你,你也是第十八妾说不好,做生意的有几个好人,守身如玉的平生所见就我一个。”

搔搔头,在鸡的咕咕叫声中,重新得意。就我一个好人,别人全坏蛋。京里这孔掌柜的,也一定不是好人。

宝珠今天不在炕上,在正中那间,宅门里叫起坐间,乡下叫堂屋的地方坐着。这屋里全是笨粗的,乡下常见的扶手椅子样式,据袁夫人说,这是袁家以前的旧家什,是以袁夫人喜欢,宝珠喜欢,看上去加寿也喜欢,和母亲挤在一个椅子里开心的狠。

手上捧的糕饼,又簌簌散在母亲娇黄色绣宝相花银丝衣上。

加寿已经胖嘟嘟,忠婆还给她许多好吃的,加寿最近奶水吃得少了,但胖面庞一点儿没减。

除去宝珠母女,还有袁夫人、和老太太上坐,邵氏张氏在宝珠对面。袁夫人面容安静,能惊动她的事情像就不多。老太太呢,觉得宝珠的生意可做可不做,也不是太忧愁。

邵氏和张氏愁眉不展,想到才帮宝珠忙,宝珠的草场就风波不断,让她们遗憾担心这活计干不下去。更担心的,是怕宝珠亏钱。

“宝珠啊,既然这起子混混们看中这一处,你就卖给他们吧,再换一个生意做就是。”邵氏怕事的性子又上来。张氏也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和这样的人没有道理可讲。”

宝珠欠身陪笑,心中却不认可。

这附近的草场多呢,混混们难道全能占完?他们一定要自己这一块,不过是想难为辛五娘。宝珠后来没有找岳天林的麻烦,也是她虽有陈留郡王府、国公府和赵大人为倚仗,但能不惹事就不去惹。再说混混们,真的是个没道理的群体,宝珠是个肯息事宁人的人。

但现在看来,不教训他们不行。

嘴上答应着邵氏的话,宝珠心中是暗暗打定主意。她这一回要是不教训这些人,她觉得自己生意做不下去。

宝珠可以不和方明珠母女计较,在她们上门走动时予以接纳;可以忽略龙怀文,只严密防备。也可以把龙怀文抛开,和谢氏走动,和龙氏兄弟们保护和谐,但对混混们,不能示一点儿软。

前面示弱,后面就没办法办。

混混们不是龙氏兄弟,心中有数宝珠不是怕他们,而是看在辅国公面上,不和他们一般见识。也不是方氏母女,翻不出来花样,而最后,不是宝珠压迫她们,生活会让她们明白以前全是老太太祖孙不计较罢了。

但混混们,才不会这样想。你软,他就当你弱。你强,他就怕。强食弱肉,有一些群体或人中间,是颠扑不破的真相。

不管邵氏的软语,张氏的退让,宝珠想的完全是教训他们。

红花就在这个时候进来,还是满脸喜色,手把个信举得远远的,嚷着:“孔掌柜的来信了。”宝珠一喜,抱起加寿就站起来。加寿正揉着点心开心,见自己身子到了母亲手上,乐呵呵对母亲瞟瞟,就让袁夫人接走。

袁夫人见宝珠不方便,抱走小加寿。加寿到祖母怀里,先给她一个大大的笑脸,再继续揉手中的半块点心。那是块红枣糕,又软又糯,最适合小孩子和老人吃用。

袁夫人身边也有一盘,是她和老太太的。加寿揉完这一块,抬手又举一块,继续揉在小手上,染出一手红颜色,伸长舌头就舔几口。

老太太见到她就心肝宝贝的乐,见到她每回这样揉点心吃小手,就笑得开心莫明。

袁夫人见孙女儿活泼健壮——她和袁训宝珠都不禁止加寿到处搞破坏,至今为止加寿搞坏好些东西,在桌子旁边玩,推到十几个茶碗,还有一个装满茶水的茶壶也让她推到地上,揉的点心可以救济一堆人,大人们不但不阻止,反而认为加寿身体好,不像祖父——从祖母到父亲母亲,都可以安心。

有活泼可爱,搞乱第一的孙女儿,袁夫人总会悄悄扫扫宝珠身子。说也奇怪,老太太只要在这里,就总能看在眼中。老太太就想着下个初一,约着国公夫人还得去上香。而袁夫人并不见怪宝珠,也寻思着晚上虔诚的烧炷香才好。

袁夫人有过两个孩子,两个孩子相差有年纪,这里面有袁父身子弱的原因,但袁夫人也因为打听多受孕,而听过生过孩子需要休养,不是所有人即刻就会受孕这话。

宝珠认真看信时,长辈们又为宝珠几时再生多想了想。

她们的目光很快回到宝珠面上,见宝珠露出笑容。信的内容,和宝珠想的几乎一样。

“当地势力,鱼龙混杂。以强势而压,惧怕者也只限于守法百姓。”

混混们,怕什么律法。

“走江湖者,可以义气约束。江湖义气,贵重者可撼山岳,背弃者,一文不值。但义气为江湖人所用,比律法约束为强。但义气二字,奶奶女流,小爷远离,非奶奶可以使用。今后山西若想安定长久,唯遇强者,以强撼之。遇猛者,唯猛相对。现奶奶强权在手,想郡王国公府中必不会袖手而观。又有太子殿下交付之人可用,府上亦有能之人,奶奶可迎头痛击,不必客气。”

宝珠兴奋的手颤抖几下,纸张哗哗地响着,老太太和袁夫人齐声问:“信上说什么?”宝珠就告诉她们。孔掌柜是有经验的人,老太太和袁夫人都微笑,但没有反驳的话。邵氏张氏却大吃一惊:“这不是让宝珠去和人争斗吗?”

“二婶三婶儿,争斗这话,用不着。”宝珠眉头挑起,有孔掌柜的话,她更胸有成竹:“是我欺负他们吧!”

邵氏的话,就是:“不要麻烦亲戚府上才是。”

张氏的也差不多:“亲戚们难道不说我们不太平?”

宝珠笑了:“现在是我们太平,别人不想我们太平。”

宝珠一向是个亲切的人儿,她在山西发狠的时候邵氏张氏没见到,现在见到宝珠“一意孤行”,两个人都不安。转向老太太和袁夫人,准备请她们说句话时,外面传来万大同的朗朗笑声:“邹掌柜的还亲自来一趟。”

“不瞒你说,你走那天我就想来,但我手头有事,这不耽误三天功夫,我还是得来。”邹信和万大同走进来。

见礼过后,宝珠并不把信给邹信看,只问候他:“邹掌柜的往这里查账?”不然好好的,他跑来做什么?他在外面的话是“我早就想来”,宝珠想我并没有事情麻烦到他,只能是邹家自己的事情。

邹信坐下来,闻言后,欠欠身子却道:“我为奶奶的事情过来。”红花殷勤地过来,用托盘捧着个红地黄花的小茶碗,送上来:“掌柜的请用茶。”

万大同看在眼中,心中又生不服。这丫头眼力真是差,不管见谁都比见万掌柜的客气。万掌柜的好有能耐的人,你怎么见天儿看不到?

又一出闷气在心中。

房里的人谁也想不到他们,都在听邹信说话。邹信道:“万掌柜的带辛家五娘去见我取银子,我打发了,当天因抽不开身,就没让万掌柜的带话说我来。本来我是来告诉奶奶,混混们的麻烦事全在后面。没想到我没来的这几天,就听到几家混混们要和奶奶过不去,路上打听得就更详细,奶奶那块地,这几天可太平吗?”

宝珠叹气:“正是不太平呢。”

邵氏张氏见过来这样一个稳重生意人,邹信在大同会见宝珠红花,邵氏张氏没见过。袁训回家,醋意大发把邹信叫到大同,邹信住上一夜,二位太太也没见到。但见他说话端正,往那里一坐,哈腰弓背,神气内凝,灵活生意人就出来,又听说他就是邹家的人,争着告诉他。

“一天一帮子人跑来捣乱,害的这几天房子也盖不成,那是盖给看草场的人住的,他们放火烧了木头,差点儿打伤人。”

“来的全是凶神恶煞。”

有她们帮着说,宝珠就不言语。直到邵氏张氏诉完苦情,才不慌不忙地问邹信:“掌柜的您往这里来,总是有主意教我才来的。”

“主意不敢说,不过说出来奶奶自择就是。”邹信面色沉着,对这样的事情总不能表示开心。

他举出例子给宝珠听:“我们家在外,没少遇到。奶奶听我说,江上有水贼,山上有强盗,幽林处有剪径的,就地有地头蛇。这些人跟雨后的乱草似的,大军来剿好似放把火,野火烧不尽,随时又再生。”

宝珠听得入神。

而邵氏张氏吓得乱颤:“这可怎么好,宝珠,这生意不做也罢。”老太太扁起嘴瞪眼她们,看你们吓的,这不是人家掌柜的大老远的跑来,还能没个主意就来。

“这种事解决,说难办也难办,说好办也好办。难办呢,是找不到压他们的人,又和他们价钱谈不拢。”邹信侃侃而谈,光看他神态就是熟门熟路,在他面前是不难的模样。

“说好办呢,约他们当家的出来吃顿酒饭,问他们想要什么。不过是想要钱,给得起,给他们,可保以后安宁。压得起,就压下去,他们抗不过,也只能忍着。”

宝珠含笑:“能保以后安宁,钱也合理,我倒愿意出。但现在担心的是,他们要的钱给不起。您在这里是事事通,应该听说这地原先他们要买,如今我还想再买几块,也全是这样的事,真是忧心。再来他们不要钱,只要地我可不给。”

袁夫人和老太太一起点头,道:“宝珠好容易相中的,光去看就去了几回,红花和万掌柜的见天儿辛苦,马也累得不行,哪能说不要就不要。”

这两位,是很给宝珠打气的。宝珠更笑容出来:“所以,你来以前,我正在想这事。姐丈府上,我是不想找的。”邹信目光一闪,有些诧异,打断宝珠反问道:“奶奶的意思是?”

“我不能见天儿把姐丈的府兵用着,虽然姐姐肯给我。”

邹信暗暗点头,这位奶奶从来没给他是个软角色的感觉。听宝珠往下道:“用,我是用得上,我也打算和姐姐去信借人过来。但归根结底这事情,他们是混混们,就得找和混混们上的人和他们说话。总不能全山西的混混们,全都这个德性?”

宝珠隐然生怒。

她前一刻还嫣然娇柔,下一句就怒气顿生。她在说话,加寿看的是说话的人,见这个一直自称母亲的人像是不喜欢,加寿把一手的点心渣子伸过来,小手晃晃,笑呵呵发出“哧哧”的音。

宝珠即刻转怒为喜,走向女儿,在她小手上啃一口,乐得加寿格格笑几声,把小手收回来,又送到嘴边去啃。

忠婆端着新出锅的,冷到不烫手的点心进来,见到桌子原先的全让小姑娘揉碎,散落桌上桌下全是的,她也乐得眯起眼,把这一盘子再放上去,收回旧盘子,对加寿姑娘笑:“多能吃啊,再吃再吃。”加寿很捧场的把新点心扔一块到地上,这下子房里的人全乐了。

邹信是乐着想,这家也太娇惯孩子。

有加寿打岔,宝珠不再恼怒。和邹信商议地道:“钱,我可以出,但不能低声下气的出,不然他当我怕他们。得敲打完了,再给几个哄哄他们也罢。其实要我给出这个钱,我宁愿出钱找些新护院,”目视万大同:“万掌柜的,这山西能人备出,帮我找些来。”

万大同一听就笑了:“奶奶,真正有能耐的人,像孔青管家这样的收伏很难。听完奶奶和邹掌柜的话,我倒有个主意。”

“你说。”宝珠忙道。

邹信也看过来。

万大同笑道:“本省有好些门派,德高望重的镖行也有不少。奶奶说得对,有钱给他们,不如花在别处。邹掌柜的也认识一些人,国公府中也有这样的门路,郡王府更不用说,现在交府兵功夫的教头,以前就是剪径的出身。这样吧,大撒英雄贴,约齐人和混混们斗一斗,他们斗不过,自然服贴。”

邹信微笑不语,大撒英雄贴,约人去打架这事,邹家也干过。不过从生意人家角度来说,不到没有办法,不用这样的办法。斗完了,生意铺子还在那里不是?人家是暗,铺子就成了明。

邹家生意人,干不起这事。

不过这奶奶,倒有点儿例外。她家现守的就是律法,有郡王和国公两府坐镇,官府也得听她的。邹信倒没说不行,只周详的想上一想,道:“这样一弄,只有卫所倒要担心。卫所历年收混混们的钱,有官匪结交的事情在。”

宝珠接过他的话:“卫所不妨事,小爷虽不在家,也有人去和他们说话。”她说的本是赵大人,但老太太听进去,在这里双手一拍,喜笑颜开:“对啊,现放着舅祖父在这里,白给他许多茶饭吃,侍候上叫好,也得让他出点儿力。”

老太太想到老侯身上。

宝珠和红花一起对她笑,您和我们想的不是一个人。

但这也提醒宝珠,还有舅祖父可以商议,也可以帮着定夺这主意可用不可用。宝珠当下说好,因老侯进城不在,就说晚上再和他商议。请邹信住下,红花去安排他住处,邹信说不必,他和万大同挤挤睡就行。

万大同带邹信去用饭休息,宝珠在房里忙开了。宝珠大撒英雄贴,在准备上最先要做的事情,不是准备场地,不是准备酒水,是做衣裳。

青色的绣花?

没有英雄气概吧,不要。

象牙色的,倒是不绣花。

这颜色会不会像女人?不要。

袁训以前的衣裳,凡是宝珠能穿的全搬出来,再次来个大挑选。

簪子,除非过度装饰的,基本上男女都能用。但宝珠为了逼真,说白了是满足她的感觉才是。用袁训的。腰带,用袁训的。靴子,穿不来,现去办。

这样到晚上,女眷们对衣裳首饰最兴趣浓厚,全在这里看着宝珠和红花一身一身的换衣裳,老太太都生出羡慕:“我都想去看看热闹了。”

热闹的地方,永远少不了加寿。加寿早抱着一团水红色衣裳在手中,揉得很开心。

晚上老侯回来,宝珠和红花已经挑好五件衣裳,六个簪子,七个腰带,让人去办好几双靴子。

……。

月倚窗外,老侯矍铄面容上眸光闪动,似乎若无其事,心中却早惊骇不已。他的吃惊,完全是种惊喜。

他没有想到宝珠有这样的胆量,就一般女眷来说,就是与宝珠具有相同的条件,首选的可能是以权压人,直接抬出郡王府和国公府。

但就老侯对这事情的了解来看,抬出国公府还真的不行。

这群混混们不是一般的混混,他们受人指使,只要好的草场以供养马。而在宝珠草场隔壁的有几块地,主人全来历可疑。那些草场上养的马不算多,也有近万匹。随时的,再配上近万的混混,就是不容忽视的一支军队。

虽然散沙了点。

这是老侯昨天才收到的消息,再加上他今天进城后的验证,老侯觉得自己将逮到平生没有抓过的大鱼不说,而且这草场现在归不归宝珠,像是有点儿要紧。

他回来的路上,把和赵大人想好的主意想过很多遍,总是担心宝珠不敢而不安。但现在来看,老侯想我的担心全是多虑。宝珠这孩子,胆子大得很。做起事儿来,也是认定就不会罢休。

“舅祖父,您看我们的主意行吗?”宝珠见他沉吟不语,有些着急地催问。催问过,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着急上来,羞涩地垂下眼皮,又忽闪几下,抬起来悄悄窥视老侯。

月光如镜,把宝珠神态表露清晰。她弯弯的双眉,黑亮的大眼睛,晕红的面容,不管怎么看也只是宅门里的女眷,但她的骨子里,却坚强如山。

老侯如宝珠所愿露出笑容,一口赞同:“好主意!”

宝珠欢呼雀跃,喜欢得蹦跳一下,身在半空中时,才发现自己失态,调皮的吐吐舌头,脚踩中地面继续扮难为情。这样子,又十足孩子气,和刚才那坚定的宝珠判若两人,让老侯呵呵笑出声。

见宝珠行礼就要走,老侯叫住她:“你哪天办英雄宴,给我也留个位子。”

“舅祖父也肯去吗?”宝珠笑盈盈。有老侯捧场,宝珠面上有光。

老侯笑道:“吃酒这事,我从来跑得快。”又问宝珠:“你那天要去吗?”宝珠手点住自己鼻子:“我扮个小子,”神气地道:“袁家二爷。”

“哈哈,好,那我,就扮个老学究吧,走过遇到,主人客气不收钱,自然吃上一顿再说。”老侯哈哈大笑。袁二爷?太好笑了。

他的隔壁,是万大同和邹信屋子。两个人睡下来,在低声说话。万大同火眼金晴:“我说,你这狡猾的鬼,素来怕事,也肯和我们奶奶一起撒英雄贴,不怕你们东家找你事情?”

“你不是都知道,什么事情能瞒过你。”邹信打个哈欠。

“你是相中我们奶奶有人撑腰,你邹家想跟在里面沾光。”万大同一针见血。

邹信笑骂:“我们家也是那天东道主人,我们还担干系呢。这件事情一过,不管好坏,都得罪混混们不是?”

“那你赚得还多呢,你的算盘能不灵光?”万大同算算:“这就算和郡王府上,国公府上,关系更加不同。而且,你也抱住小爷这条大腿。”

邹信正好奇,就问:“多大的腿?”连升三级这事情,已经是个传闻。

万大同却不肯告诉他,因为他也不清楚。继续揭发邹信用心:“你这是想为你们家进京赶考的小爷们铺路吧?”

“凡事儿都瞒不过你,你也知道的,官场不比生意场中明亮多少。我们家的少东家,几房有好几个,这几年也不和啊,但都卯足劲都想当官。前几科,我们东家都花足了钱,可京里找不到认识的人,虽说不指望有什么指点,但有个人总比没有强。袁家这位将军,不是探花,中举上能给我们指点指点,我们东家重谢。”

万大同嗤之以鼻:“你看我们家缺钱吗?”

“这不是凡事绑一块儿,奶奶要上刀山,我们东家说,去。奶奶要下火海,我们东家也说,去。”邹信嘿嘿。

万大同以生意人的眼光,毫不客气地指出:“饶是这样,你们家也是赚钱的。”想跟个圣眷高的人扯上关系,岂是容易的?

------题外话------

端锅等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