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大闹醉白楼/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门上站得全是人,就有几个人挤下去。他们身法油滑,在人堆里一钻就能过去,这身手是掏包的见不得人功夫。

小巷子里,有十几个人站着。见到他们过来,气喘吁吁道:“真的是金刀六爷,和和和…。和邱老镖头。”

这是混混们事先找好的下处。

守在这里的人不敢怠慢,进去回话。院内大马金刀坐着的,足有二十几人。袁二爷手笔大,把本省有名的混混们全请来。

这里坐着的,还不过只是和他作对的人。

消息让当家的全闭紧嘴,诧异于两个洗手不干的人,还真的让袁家和邹家弄出来。半晌,有一个人骂骂咧咧:“金刀六当年摆金盆的席面,我曾去过。他老小子不是养老,是有把柄让官府握在手里,不得不洗手。”

有人听出端倪:“他今天出来,官府能答应?”

揭秘辛的人嘿嘿冷笑:“我们今天把事情闹大,他就吃不了兜着走。”闹事,是混混们的强项,不约而的,全露出坏坏笑容。

“那邱镖头呢?”

“他和邹家好,当年他走失一件镖,要赔许多银子,没人肯借,是邹家帮他过难关。”

沉默又出来。

以为是传言,不过是袁家和邹家造势,谁也没想到这两个人真的出来。

“当!”

大门让踢开,王三带着几个人进来,张嘴就骂:“你们他娘的到这里才缩头,想缩头就不要来。当着许多人面,这人你们还真丢得起!”

“你缩头我们也不缩头。”

“没说不去。”

“就是商议事儿!”

王三森森冷笑:“不就是金刀六和姓邱的,走,去会会!”他后面站的几个人,面容淡而无奇。别人听着震撼的名字,在他们水波不动。

有王三的鼓动,混混们重打精神,吆五喝六的一拥而出。大街上人来人往,也主动给他们让出路。

醉太白楼下,金刀老六和邱行忠并肩到达,正在下马。混混们就在此时到地方。

四下里一看,王三也动容。这里没有一个人长得像袁二爷。接人的,是邹家的掌柜们,还有一个是万大同。

袁二爷出房门,王三也打发人去看过面容,说生得好,生得怎么怎么好。这里站着的,可没有人是生得怎么怎么好的。

清一色的大汉和瘦老头子。

有人从身后碰碰王三,是个跟他来的中年人,不服地道:“主家不下来接着?”他的话是另一层意思,能把客人丢给管事的去接,这主人来头不会小。

王三把脖子一梗,斜眼道:“我们来头能小吗?走,难道现在还退缩,上去看看吃他一顿!”抬腿就要走,又收回来。

他是抬过又收,在他后面的人,除去刚才跟他的人,在暗中打量金刀六和姓邱的,别的混混们全瞪住王三腿,他们一步也没有动。

王三知道他们不敢先走,干笑打个哈哈:“好好,我们礼让前辈。”

话难免传到这边,金刀老六和邱行忠正眼也不看他们,在他们眼里,是没有这些混混们的存在。

金刀老六对邱行忠抱拳:“老镖头,您先请。”

邱行忠同他客套一下:“六老爷先请。”

围观的人中间,有人纳闷。对同来的人低声道:“我要是没有记错,金刀老六和邱老镖头不好吧,他劫过邱家的镖啊。”

“这是袁家根基深,他们现在坐一条船上,不和也暂时地和气。”

这两句话一说,旁边又有人嘀咕:“哥哥,外面赌注你下了没有?没下,再去买袁家一注,我看袁家今天准赢。”

“兄弟,你我还是原地站着的好。能下打起来这里看得清楚,好不容易占的地儿,一挪窝,等下回不来。”回话的人嘴一努:“你只管看看,混混们也请了人。”

楼梯上,已鱼贯而上。

先找的,自然是主人袁二。

见正中一个红漆梅花雕喜鹊登枝桌围的大桌子,席面上只坐着两个人,也只摆着两副碗箸。翩翩一个佳少年算年纪大的那个,眸子比雪峰都亮,除去面容露出半边,手都藏在袖子里。

在袖子里,也不耽误他握着个雪白丝帕,拭嘴角,再拭嘴角。

宝珠在挡半边脸,不想让人看走全面容,所以就拭个没完。

一个人独坐一席,已经足够让人吃惊。再见到她迎接客人,就更让混混们。这位爷见到他请的贵客过来,只略一点头,然后继续帕子拭嘴角,拭嘴角……

倒是他旁边坐的小公子,忠哥儿不到十岁,面无表情起来抱了抱拳,一字没说,也没等客人还礼,又重新坐下。

混混们惊骇莫明时,忠哥儿兴奋莫明。他得竭力忍住,才绷住面庞不笑出来。

忠哥儿当成大人来迎客,这是头一回。

混混们有一多半儿是晕晕乎乎坐下,都知道他们是准备妥当才来。而对面那位呢,一个少年带着一个孩子,这算怎么一回事儿?

这是看得起人,还是看不起人?

袁家没有能说话的大人是怎么着?

他们定定神,还是把楼上仔细看过。

袁二爷那一桌,一目了然,一个半大人,一个完全不成人。

在他一左一右的两桌,上坐的分别是金刀老六和邱老镖头,是邹家的掌柜们作陪。

这楼面不小,雅间帘子全去掉,隔板也去掉几层,无层中大出一圈。中间留出空地,预备着等下好打斗,余下空地方,还是能摆出近二十桌。

一半的桌子,分给混混们。允许他们的人随便上来,有些就站到后面。

另一半的桌子,盛远、长林、绿林三家镖局俱在,还有昨天楼下挡道的云里苍鹰等人,也都是这一处的有名好汉。

一个老学究,旧衣烂衫的,手捧着本书,在这里还在看书,他心无旁骛的样子,让人猜测他是哪家老前辈。

一群戴斗笠的人和他同坐,像是别人都受不了他的穷酸气,只有他们能坐到一处。

这是赵大人和老侯。

两下里一比较,王三安心不少。从人数上,他不认为他的人少,楼下还有呢。从能人上面看,王三也不觉得示弱。

瞟瞟他带来的几个人,都面色阴沉,眸中有火,王三微笑。他带来的这些人……等下再介绍不迟。

四面春风徐徐,喧嚣是一下子止住。人心都默默盘算着,只有杏花还开得肆意。

……

这一刻,宝珠的心里是紧张的。她也能看出,混混们的心也紧张。眼角斜扫,见到似乎老侯、赵大人都很轻松。

请来的贵客们,倒是带出几分紧张。宝珠知道,这是他们怕把今天的事情弄砸锅,他们才生出谨慎。

金刀六爷的把柄在官府手中,赵大人轻而易举的就把他弄来。而邱行忠出身于绿林,后来饭碗是镖局,也不敢不听官府的。

邹家出了个面,老侯找了个人稍稍给他暗示,他也就过来。

还有余下的人,像云里苍鹰这些,宝珠都不认识,但看得出他们神气内敛,不是一般的人物。打量一圈后,老侯的安定如山,让宝珠也跟着安宁下来。她在想幸好舅祖父也在,随即,帕子下面掩的眼神,抛向邹信。

邹信站起来,缓步走到中间,那一方足够打架的空地方。

目光,似一盏盏燃烧的小火苗,全放到他的身上。

邹信半哈着腰,还是他弓背的生意人模样。笑容满面,对混混们把手一拱,慢条斯理地道:“列位好汉,二爷请诸位到这里来,想来也不必多废话。二爷的规矩,我这就对各位说一说。”

“啪!”

“啪!”

“啪!”

好几声桌子暴响,腾腾跳起十几个大汉,七嘴八舌吆喝:“放屁,”

“胡扯!”

“他凭什么有规矩!”

“放屁,放屁,放屁!”

楼上动静传到楼下,楼下围观的人潮水般往上涌,“看热闹去喽,”但说也奇怪,楼下看守的全是大汉们,手扯住手把楼围得水泄不通,不管他们挤的多用力,也没放一个人上去。

附近高楼上,陈留郡王妃微微含笑,往下面徐徐地夸奖:“府兵们的功夫有长进,”还有一半不是府兵,郡王妃悠悠:“赵大人安排也得力。”

这是太子表兄的人,郡王妃自然要夸奖一二。

看上去,就是郡王妃也不闲着,但离此不远处的花楼上,本城官员衙役们全在这里。对着一桌子好酒菜正吃得痛快。

“大人,我们今天真的不管事情?”一个衙役问道。

县官神秘兮兮:“本城今天让人接管,知道吗?这几天全让接管,我们没事情,就在这里喝花酒。”

“那我想回家去陪老婆。”衙役们中有好几个全这样说。

县官嘿嘿:“为防有人走漏风声,一个也不许走。

今天就他们是一帮子闲人。

酒楼上,暴喝声继续吼着,忠哥儿把小剑紧紧握住,见舅母却不动声色,让忠哥儿好生佩服。宝珠拿个帕子在鼻上前面擦来擦去,那边大汉怒骂:”放……“

忠哥儿乐了。

这个热闹真好看,回去告诉志哥儿听,他一准会羡慕得今晚睡不着。

混混们三五个接五六个跳起来,宝珠这边人还没有人动过。王三正有些得意,混混们要的,就是三斧头的气势。

他正要接着再拍桌子,见一个人不声不响起身,走到中间。金刀老六不是白请来的,头一个站出来,把上衣一脱,宝珠和红花、丫头们”唰!“,垂下眼帘。

随即,又亮晶晶的抬起,舍不得不看。

楼上静止下来。

楼上声色一静,楼梯口走出一个店伙计,对下面喧闹的人群喊道:”各位不用挤,二爷说了,今天来的全是他的客人,保证人人都知道真相。“

他一闪身子,后面走出一个说书的。这个说书的,是这小城里的人都认得,是本城最有名的花楼说书的。

他竹板一打,绘声绘色说起来:”话说袁二爷大撒英雄贴,今天各位好汉到这里,为的是什么,为是二爷立规矩。“

下面没上去的混混们大骂:”去你娘的!“旁边的人回骂:”闭嘴,老子们要听书!“

说书的才不管,回头往楼里看几眼,接着往下再说:”金刀六爷走出来,在场中一拱手,道:各位兄弟们,已经到这里,自然是大家商谈,不让别人说话可是不对。“

金刀老六气定神闲说完,双手一较力,身上生铁似肌肉全数鼓起来。他偌大年纪还有这样的精力体力,让混混们愕然,骂声也就止住。

红花眼睛都快用不过来,还让宝珠看:”奶奶快看,他会变戏法。“

”嗤!“忠哥儿笑出来。

”嗤!“万大同笑出来。

红花只寻万大同的事,怒目而视:”你笑什么!“

”红花姐姐,这是功夫,不是戏法儿。“忠哥儿回答她。红花应了声是,但还是把万大同狠瞪几眼才算罢休。

这万大同大概是红花上辈子的仇人托生。

”邹掌柜的,你继续说。“金刀老六站在场中声如洪钟,楼下都听得到。

邹信哈哈腰,刚才避到一旁的他,笑眯眯再次走出来。还没有说话,王三喝道:”邹大掌柜,你们家真的要和我们这所有人过不去。“

”这位是?“邹信刚才出来自我介绍过,王三就知道他。但王三不在邹信地面上混,名头儿也一般,邹信还不认得他。

王三目露凶光:”爷爷王三!“

要是小王爷在这里,听他这样自称,一定要他好看。

邹信打个哈哈,并不生气,知道这些人就爱这样自称。他笑容不改:”三爷,不是我们邹家和你们过不去,现在是你们和二爷过不去。我们家和二爷合伙做生意,你们给面子呢,高抬贵手,送兄弟们一笔银子,回家吃喝去。“

”不给面子呢?“王三怒道。

邹信含笑:”那就听我说完。“

”你说!“

”让他说完!“

”看他有什么招儿!“

王三瞪眼:”好,你说!“

”二爷让我说三件事情!“邹信举三根手指头:”二爷的规矩,一,以后他在本省的各处生意,不许袭扰。二,以后见到袁字招牌,不许生事。三,以前损坏的东西,照价赔钱。“

骂声四起,污言秽语雪山崩塌似砸过来。

先开始几句还能听,红花还跟在里面回骂几句,尖声小嗓子骂得正痛快,听到难听话出来,把红花又噎得张着嘴,说不出来话。

宝珠的人,请来的贵客也好,几家镖局和云里苍鹰等人也好,全反唇相击。这下子楼上开水沸腾般热闹开来,骂声你来我往,都是中气十足。

楼下听到,也开始往楼上大骂,接下来就是对骂。骂得宝珠眼睛又直了,悄悄地叫回红花:”你听得懂吗?“

红花咧咧嘴:”听不懂。“再一指万大同:”等回去,不懂的问他。“万大同也好,孔青也好,全走上前去,黑话白话一起上去。

孔青骂得再难听,红花是不会怪他的。红花只瞪着万大同,见他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每听到一句,红花姑娘就羞惭惭涨红脸。

这个人怎么这么会骂人呢?在这个地方上,红花姑娘甘拜下风。打认识万大同以后,红花头一回服气他。

红花的小心眼子里在想,呵呵,虽然挂在舅老爷门下,可你一说话就暴露出来,出身不好,出身不好,你出身不好。

红花很不愿意服气,就找出一堆的理由来鄙视万大同。万大同在前面骂人,红花在心里想着法子的贬低他。

骂的不到一刻钟,请的几位老少镖头走上去,分开骂架的人,在口沫纷飞喝问混混们:”你们是来吵架的吗!“

王三还想看看情势,在他后面的人忍不住。混混们的职业,打架算其中一个。有人想也不想就问:”打!“

”对,谁赢谁说话!“

话已经说出来,王三狞笑:”打就打!“阴笑一声,不怀好意地对金刀老六看几眼:”六爷,我们不怕你。听说你来,也为预备一个对手!“

目光往后一瞄,和王三一直在一起的几个人中,有一个人默然走上来。把脸一扬,是个鹰钩鼻子,他满面怨毒:”师兄,多年不见!“

”师弟!“金刀老六吃惊过,就笑得有些自得:”你还敢出来,你当年随大盗一阵风让围剿,算你命大你跑得快。怎么,不怕官府逮你!“

宝珠赶紧的看稀奇,大盗?深闺中女眷一生能见到几回。

见王三嘿嘿冷笑,从他后面又出来一个人。对那金盆洗手的绿林总镖头邱行忠抬抬手,他的面上尽是伤痕。

”邱镖头,我们也多年不见!“

邱行忠腾地站起来,他的眸中怨毒出来,厉声道:”杨四,你还敢来见我!“

”哈哈,上一回我劫你的镖,后来听说你命大,有邹家帮你还上钱。这一次,我要你的命!“

宝珠和丫头们赶紧再看这边的热闹,帕子挡脸都忘记。忠哥儿一拍小胸脯:”舅母,有我保护你!“但又见到出来一些人,各各把脸一亮,看模样不是大盗就是悍匪。忠哥儿也忍不住,把剑一扬,上前三步,夹在别人的高个子下面大叫:”打就打,谁怕谁!“

他手中的短剑,扬起白虹云霞光。

”好剑!“有人脱口赞道。

忠哥儿欣然有得色,这剑是陈留郡王从石头城里得的。郡王没有进石头城,是袁训为他挑选带回,郡王心爱这剑,但他除自己兵器以外,早有护身短剑,就把这剑给了长子。

忠哥儿一向爱如珍宝,母亲带他到这里见世面,料想一定会打架,这才带出来。

混混们的眼睛亮着,不再看袁二爷的金簪子,不再看他的丫头们也各有一件不俗的首饰,只看这把短剑,就觉得今天来得值。

十几个混混头目放声狂笑。各人把衣裳一甩,全露出赤膊。王三满面喜色,对宝珠放声鄙夷:”袁二!你还真当我们是来和你谈规矩的吗!“

宝珠慢吞吞地,是想问上一句。但犹豫着和这样人对嘴有*份,机会一失,就让忠哥儿抢走。

红花正在为万大同的骂人话脸红到现在,一闪神,话到忠哥儿嘴里。

忠哥儿意气风生模样,其实在这里当家喜欢得不行。小嗓子扬声,把手中短剑再晃晃,上面宝光可以闪瞎混混们眼睛:”呸,谁要和你们谈规矩!“

宝珠红花一起夸他:”说得好!“忠哥儿微红着脸,在这百忙中不忘记害下羞。

短剑上镶的珠宝无数,大小宝石全是上品。混混们贪婪的看着,王三面容狰狞:”兄弟们,不和他们客气!“

混混们一起大呼:”我们今天,是来绑票的!“

”大鱼,先绑袁二!“

”那小子也值钱。“

”丫头水灵,能卖好价钱!“红花眨眨眼,把手点在自己鼻子上,自我陶醉,我红花是最值钱的吧?

万大同担心她害怕,回身一看,见到红花面颊红扑扑似桃花,正在开心啊开心。以万大同对她的了解,一看就在算银子。

算自己被卖的银子?万大同随时让她吓晕的模样。

几个人扑出来,长呼:”盛远镖局,早就看你们不顺眼!“

绿林镖局早奔向其中一帮人:”抢我们的镖,当我们不知道!“

楼外说书的激情昂扬:”说明迟,那时快,有一个人站出来,他旁边有一个人大喝一声,住手!“

楼下有人骂:”怎么是他旁边的人大喝一声,那他站出来有个鸟用!“

”住手!“

站起来的是老侯,大喝的是赵大人。

老学究旧衣飘动,手中旧书放下。他嗓门不高,所以是赵大人大喝。场中还是有人注意过来的,像王三,就得随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但打起来的人,可就不管不顾。混混们想撒手,对方也不肯才是。

没加入战团的混混们,和王三鼓着眼睛看过来:”你是什么东西!“

宝珠在这个时候,才慢慢腾腾站起来,帕子挡住半边脸,不慌不忙地道:”你们也当我,是来和你们谈规矩的不成?“

”难道你还来抓人!“王三呸上一口。

”呸呸!“一堆丫头们全呸他,把王三气得干瞪眼。

宝珠忍住笑,等丫头们呸完。慢慢吞吞:”让你说对了!“

”嗯哼,钦差在此。“老侯的声音,在中间好似轻风吹过,没有人起反应。邹信帮忙,扯开嗓子:”各位我说,钦差在此!“

刀剑拳风声中,还是没有人注意。

赵大人火了,吼道:”钦差在此!“

”钦差在此!“

”钦差在此!“

在他两边的斗笠人全推开帽子,起身随他一起大叫。老侯咽口唾沫,这人老了,果然嗓门也不洪亮。

楼上有片刻的寂静,寂静如面上春风一闪而过。随后,炸锅似的热闹起来。”抄家伙!“哗啦啦亮出一批刀剑棒棍。

忠哥儿兴奋了:”我也上!“

孔青忙把他拦住:”小公子,您后面站着。“

”为啥?“忠哥儿翻小白眼儿给他看,孔青没功夫看他。

”先抓姓袁的!“

”赶紧的跑!“

面对这一锅热腾腾的气氛,老侯摊开双手,问赵大人:”你看他们有鬼吧,要是没有鬼,怎么能不问我是来作什么的。“

”那边都要绑肉票,当然见到您就跑。“赵大人回他。

老侯凑近他,忽然问道:”你说,是我值钱,还是袁二爷值钱?“赵大人笑道:”这哪里能比,绑您是要命的事,绑二爷只要钱。“

说书的还在楼梯口竹板打得响:”只见钦差大人一声怒喝,本大人在此。哎哎哎……“几个混混冲出,嫌他碍事,抓起来就往楼下一抛。

楼下有人轻施猿臂接住说书的,不等说书的道谢,往上面大笑:”你们还能跑去那里,都好好呆着,铁甲军在此!“

城外,快马奔腾往城里进,迅速就接管城门。大喝声,很快在街道上响起:”关门闭户,不许出来,不许私藏,不许放走一个!“

花楼上,县官和衙役们继续喝酒,眼睛不时看看身边放的,不是刀就是剑。县官举杯:”来,盼着我们不要往上面冲才好,我们继续喝。“

郡王妃在楼上,让人取出大旗。旗语之下,府兵层层逼近酒楼。城内,铁甲军占住各处路口。

”二爷,我们下去再说。“

邹信等掌柜的来请宝珠下楼。

宝珠看看热闹正好,再看看楼梯还远,中间血肉横飞显然是过不去。笑道:”这会儿过去多费人手,我们还是看着的好。“

”二爷要下,早备的有路。“邹信指指宝珠身后楼栏外。宝珠回身一看,见楼栏打开半边,下面俨然是个楼梯。

走过去后,一看就忍俊不禁。上这座楼只有一道楼梯,这楼梯竟然是活的。从刚才那处推过来,在这里就可以下楼。

虽然害怕流血断肢,但也恋恋不舍这热闹。宝珠心头闪过表凶和人打仗,应该比这个还要凶险万分才是,但也不肯让邹信等人担心,往楼梯走,一面招呼老侯:”舅祖父,我们走了。“

老侯让赵大人护在身后,听到叫声,对宝珠摆摆手,示意让先下去。老钦差许久没经过这样的激战,也有怀旧的心。

大叫声中:”绑最大的,绑袁家二爷。“袁家二爷从容下楼。

这一天,小城到处是砍杀声。这一天,忠哥儿有小小的满足,还是伤了一些人的。而客栈楼顶上,坐上宝珠和红花。

”红花,你说小爷遇到的,也是这样的事吧?“宝珠见到一个人倒在血泊中,侧侧脸儿不看,又想到袁训。

红花瞪大眼,正在寻找万大同。刚才他还在楼下和人打架,这会儿就不知道去到哪里。红花担心上来,不会有事吗?

无端的关心,红花这伶俐的人,居然没有发现。

见宝珠在问,红花心思这才回来,对下面认真观看着,心中是戚戚的,红花的小爷想来天天在这水深火热之中。但怕宝珠难过,红花笑容满面,翘起两个大拇指:”小爷不管在哪里,都是顶尖的。再说小爷是箭法好,郡王嘛,一定舍不得让小爷上前,一定像咱们这样,坐在高处,往下瞄准,一箭过去,就倒一堆。“

宝珠嫣然才要笑,见下面又溅起一捧血,眉头颦起,把脸转开来。

她的心,悠悠然飞过关山,飞向在远方的那个人。

……

”他们全长得凶模样,最前面的那个,跟个猴子似的瘦弱,把刀一拎,就要来拿奶奶当肉票,“红花眉飞色舞。

聚精会神听着的,是家里一干子女眷。宝珠抱着加寿在房里笑:”看红花儿在说书呢。“她几天没见到女儿,见到她的头一件事,就是喂她吃奶。

加寿就要过一周岁生日,但奶还是照吃的。

郡王妃还没有回到太原,忠哥儿在马车里大吹法螺:”我把剑一亮出来,他们就要冲着我来,知道父亲给我的剑值钱。嘿嘿,我杀了好几个。“

志哥儿问他:”你真的没丢舅母的人?

“你确定你没丢舅母的人?”一面眼馋哥哥的剑。

忠哥儿胸脯一挺:“没丢!”

“要是丢了呢?”

陈留郡王妃好笑阻止:“不许闹了,要说故事就好好说,要听也就好好的听。”忠哥儿生气:“我不说了!”

抱着他的剑缩到一旁生闷气。

过上一会儿,志哥儿又来怂恿:“下面的呢?”忠哥儿顿时没了脾气,重新眉头扬起,大说特说。

说不到十几句,志哥儿又气了:“这里没丢人吗?丢人的。”

“没丢!”忠哥儿再次恼怒:“不说了!”

老侯忙的家也不回,晚上睡在赵大人的衙门里。喃喃点着名字:“数来数去,除去死人,就这几十个逃走。那王三,是放走的,他居然还没有到这里?”

话音才落,又一个人来回话:“回两位大人,王三适才已进城。”让他出去,老侯和赵大人相对一笑,赵大人举起拇指:“老大人高见。”

老侯淡淡:“丧家之犬,自然寻找能依靠的地方。”

……

“掌柜的,有位大嫂要见你。”伍掌柜的正在房中算银钱,见一个伙计送进来一个蓝布巾扎头的瘦小妇人。

伍掌柜的先看她的衣着,皱一皱眉,这衣裳带土沾泥,料子也是农家粗布织的。这样的人不会有大生意,带路的伙计真不懂事。

伙计对着他笑得奇奇怪怪,见伍掌柜的要发脾气,一扭脖子就走:“你们慢慢聊。”他一头扎到前面柜台前,见客人不多,笑得前仰后合:“伍掌柜相好的来了。”

“在哪里?”

“才送去见他,我看他衣裳旧不肯招待,他说他和伍掌柜的相好好几年,家里房子让火烧了,丈夫孩子全没,他就来找我们掌柜的讨生活。”

前面笑得嘻嘻哈哈,后面伍掌柜的鼻子没气歪:“我就找相好的,也不要你这种。王三!你怎么敢大白天的跑到这里来!”

他把房门紧紧闭上。

有个伙计的探头探脑地过来看,见到门关上,掩嘴一笑,回去前面报信:“关门了,这门关得贼快。大白天的,孤男寡女关在一个房里,有事儿。”

房中,王三狠扯下包头布巾,露出脸上横七竖八的伤痕,这是夏天又没有药,有些地方泛白,已经化脓。

“送我出省!”王三恶狠狠。

伍掌柜的瞠目结舌:“我没有办法……”

“你有,你要不送我走,我就去衙门里自首,把你也带出来,把你给我银子的事也带出来,”

伍掌柜的大惊:“那不是我给你的,你明知道不是我,你怎么不去找他们!”

“我这个模样,城门上贴着告示,你让我去哪里找他们!”王三再次威胁:“我只找得到你,就只有你。你送不走我,先给我找个呆的地方,你帮我告诉他们,我要出省!”

伍掌柜的大怒:“你知道的!全是他们找我,我也没地儿找他们!”他心中暗暗后怕,早就应该和他们断开,早就知道…。不就相中他们的银子,现在看上去后患无穷无尽。

王三冷笑:“他们找你,这是你说的!那好,我就住你这儿了,一直住到他们找你为止!”显然,他往这里来以前,就生出这样的主意。

伍掌柜的怒火升腾,他们要从此不找我,你还一辈子住我这里不成!他颇有恶向胆边生的味道,但是没杀过人,只在心里有杀王三的心一闪而过,却没有深想。

他束手无策,王三现在是通缉犯人。城门上是前天挂出他的头像,好在画得不太像。为什么画得不像,有时候告示画得不像也正常。

伍掌柜没深究这事,搓着手在房中走来走去。偶然看一眼王三,正在大吃大喝。看他吃相,这几天就让追得没轻松过。

祸水到了这里,还是亡命之徒。伍掌柜的知道王三不好对付,他自己也不是年青人有力气,就算下毒杀掉他,抛尸都是个问题。

得把龙家五公子扯进来。

他不用去找龙五,龙五在自己书房里正在发怔。要说他前几天还在发愁谁是袁二爷,那现在他就完全清楚。

老侯出现,还有一干子丫头侍候着,这不是别人,这是袁家弟妹才是。

龙五暗骂自己笨,怎么把那不弱于男人,不,凶起来比男人还凶的弟妹给忘记。她买草场?她守着小弟在这里,办个营生也正常。

是她,却是她!

他的手边也有一张告示,这是小子们揭上来送进来给大家看热闹的,现在到五公子手里。上面写得清清楚楚,通缉逃走的那些人。

龙五不单独去看王三的名字,也没有想到王三是老侯放走的。手指轻点上面的名字,越点嘴里苦水越多。

点到他恨怨上来。

早就说过这样的人不能成事,偏偏要和他们打交道。

阳春白雪和雨水泥地怎么能混到一处去?

他也很快想到伍掌柜的只怕要见自己,虽没有料到王三去找伍掌柜的。但伍掌柜的支持他们许多钱财,想来有漏网之鱼,只能投奔他。

弟妹,老侯,官府……

把这些字眼反复掂量过,五公子嘴唇紧抿。不!我现在不能见他。这是多事之秋,明哲保身最为合适。

可保不住伍掌柜的要想尽办法来找自己,龙五暗道,还是想个主意的好。正想着,房门让人敲开,龙四走进来。

他神采奕奕:“五弟,你听说没有,老侯这钦差当的,把弟妹也用上。还有弟妹,竟然买一大片草场,家里人都要去看她,都想跟着染指,你去不去?”

“什么我去不去?”龙五一怔。

龙四笑道:“家里就你和我两个男人,嫂嫂弟妹们要去城外看袁家弟妹,你陪着去,还是我陪着去?她们打算住十几天,把草场看看规模,这路儿远,你要是不愿意去?”

“我去。”龙五忙道:“我正在家里闷气,还是我去吧。”

------题外话------

端仔要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