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龙五的敲打/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五回答得足够急迫,龙四公子怔住。见到龙四的神色,龙五噎一下,赶紧地解释:“我,”再急切间也不能说自己想躲开几天。

迸出来一句话:“我知四哥你不想去。”

说过怕龙四不肯承认,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

“让五弟看出来了。”龙四回答的尴尬。

龙五松口气,见龙四还是面有难为情,若有若无的冷淡上来。亲兄弟心照不宣,他们因为母亲鲍姨娘的原因,都不太愿意和袁家接触过多。

就这么说定,龙四说去前面告诉女眷们,让她们可以备车,这就有人送她们过去。龙五总要收拾一下,留下来吩咐丫头们收拾几件行装,再告诉不跟去的小子们:“有人来见我,就说我出远门儿,没有一个月不回来。”

把出门的时间放大一倍,龙五觉得放心不少。

他不相信以伍掌柜的那狡猾不愿意担事的人,他会不来找自己,伍掌柜的倒不是怕事。如果他是怕事的人,项城郡王也不会让他出来管铺子。

但他凭白无故的,为什么要为混混们担事情呢?

龙五公子想出门一个月,就是有事情,伍掌柜的找不到自己,只能自己处置。

客厅上,国公夫人、姨娘们和奶奶们欢声笑语。女眷们出嫁以后,除非春天踏青,夏天赏荷,秋天烧香,冬天走亲戚这等时候,才能出个门。

就这还得家里答应,有公婆的要问公婆,有丈夫的要问丈夫。

国公府的八位奶奶,是公公不在,丈夫不在,婆婆国公夫人诸事不管,姨娘们现在也不敢乱管,恰似出门的好时候。

新管家的她们,有时候想出门去玩,也只是回个娘家,或去看宝珠。成了想玩也找不到好地方丢不下家。

去宝珠草场,则人人愿意,是不仅在玩,而且有不一样的原因。

“我们家里草场也有好几个,一年也能养一些马匹。但和养马大家相比就差得远。毕竟呐,我们不是专门养马的人家。年后我们几个人还商议来着,把家里的草场扩大,没想到弟妹快手快脚的,倒先给自己弄了一个。”谢氏看似叹息,其实一直笑脸盈盈。

凡是夸宝珠的话,八奶奶田氏紧紧跟上:“不然的,我们也弄一个。现在这一行当里乱,都说让老侯收拾的,地价也低,房价也低,弟妹真是好时运,听说买的便宜。”

“半价儿,”大奶奶谢氏笑容满面:“弟妹就是个机灵鬼儿,凡她做的事情就没有不好的。”瞄瞄众多妯娌们,谢氏笑道:“我看啊,我们可以跟上她。”

八个奶奶都管家,都知道家里还有余钱,彼此一笑,都有首肯的心思。

辅国公夫人只听着,还不能明白她们把自己请出来的用意。国公今年把府中清理整顿,但国公夫人自问,夫妻依然不算修好,她还是在自己房中呆着,只给自己的儿媳八奶奶田氏出主意管家,余者并不多问。

闻听媳妇们有事请她,国公夫人过来,见到姨娘们也在,又诧异一下。坐下这半天,媳妇们只说宝珠宝珠的,国公夫人面有笑容,猜测道媳妇们又想去见宝珠是吗?

就见宝珠,也不用告诉自己啊。

直到外面走来一个丫头,答案才出来。

龙四公子打发个丫头过来:“请奶奶们备车驾,五公子送奶奶们前去。”女眷们都是矜持人,也笑得哄然一声。

国公夫人糊涂的问:“你们不是去见宝珠,又怎么还要五公子来送?”袁家小镇道儿并不远啊。

“母亲,”八奶奶田氏走上来,带着几分娇滴滴:“我们要和宝珠弟妹出个门儿,我和嫂嫂们商议好,想请母亲帮着管几天家。”

国公夫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她虽不得势,却看事明白。就是以前犯糊涂的时候,也不过是因为犯了无明嫉妒,清醒的时候,还是闺训严格的精明人。

先是沉吟,本想说这样不好,你父亲把家交给你们,你们给我这不合适。眼帘内又见到姨娘们堆上笑脸,看来媳妇们倒是先和她们说好。

国公夫人有了主意。她是乐意自己媳妇和宝珠走动的,她无事也接安家老太太来走动,解不少寂寞。

原在嘴边的拒绝推辞话,经过这一番思虑,徐徐出来的,尽是周全。

“你们父亲走时,把家是交给你们的,你们再给我,倒是不妥。但是,国公就是在家,也愿意你们多和姑奶奶门上走动,宝珠又有新生意,理当去道喜。这样吧,横竖姨娘们也在,管各处的又全是老家人,就是国公在家,出门几天也是放心的。不如都叫过来,把差事吩咐给他们,再有我和姨娘们盯着,也算没有遗漏吧。”

几十年岁月的熬煎,辅国公夫人并没有因可以管家而得意忘形。她谨慎又和气地对姨娘们看看,把她们也拉扯进来。

家嘛,都有份儿。

姨娘们以前是瞧不起她的,今年对她稍有敬重,也是因为怕宝珠见到又要说话,和国公虽没有明立规矩,其实已然不许府上再和以前那样。

这样的敬重,都不是当事人自己挣来的,不是自己挣的就不值钱,随时可有,也随时可无。

但今天国公夫人的话,在姨娘们心中增添只针对她的敬意。

她倒是不肯拿大儿?宫姨娘这样想着,头一个心里最美滋滋。

宫姨娘仅次于凌姨娘进府,国公夫人依然退后,凌姨娘已不能再争,这里最大的,不就是她吗?

宫姨娘带头是一个大大的笑容。她的笑中,还有别的意思。国公夫人不争,自然的龙八公子也要守兄弟排行。

龙大怀文眼看是国公面前也了宠的,龙二怀武,宫姨娘的儿子,想当然站在上游。

宫姨娘的为人,从来精明。她欠身把国公夫人好一通吹捧:“看夫人说的话,这里哪有我们说话的份儿,她们妯娌们不在家,自然是夫人当家。”

姜姨娘暗哼,这个家里就没有不厉害的人。宫姨娘恭维国公夫人,国公夫人又谦退,这头一份儿的,还是宫氏自己。

聪明人,都是人捧人的。

国公夫人听得出宫姨娘的意思,但她本来就是谦退的意思,也不觉得这里面有试探。笑说:“一家人,不说两家的话。”

奶奶们见到妻妾相安,也心中放心。这就叫过管事的来交待辛苦,各回房中收拾衣裳,给姑母和宝珠加寿带东西,车马行轿安排停当,再给宝珠送信,明天一早好出门。

…。

宝珠收到信,又给她们回信,约好明天官道上相见,一同往草场上去,已经是傍晚。再打发万大同先过去,把住处安置好,又看过明天出行的车轿,回来已经星月满天。

进屋,见到烛光跳跃,到处是加寿的影子。

四月春晚,是现代日历五月的日子,有蚊虫上来,又有杏桃李花无数,飘落院子里,带来春意浓浓。

袁夫人和加寿在堂屋里玩耍,加寿仰着小脸儿,笑嘻嘻学说官话。但见到母亲进来,快活的张着小手儿:“娘,”还是这一句。

宝珠忍不住笑,把女儿抱到怀里,狠狠亲亲她的小手,装作生气:“叫母亲。”

“娘,”加寿认定她不会生气,抱住宝珠脖子,笑眯眯:“娘娘。”

袁夫人也笑,道:“这是个淘气孩子呢,宝珠你看出来没有?”

“看出来了,她会叫呢,就偏不叫。”宝珠抱上女儿就舍不得丢下,想到这几天自己忙,都没带着加寿睡,就对袁夫人嫣然:“母亲,”

她还没有说出来,袁夫人已知道意思。道:“让她陪你一晚吧,不过明天到草场上,还得和我睡。”

把孙女儿小脸轻轻一拧,加寿知道和她玩,乐得格格笑上几声。

宝珠大喜,并没有就回房。这里房浅窄小,和宅门里房子相比,方便家人多在一处说话。以前到晚上,就是冬天冷,老太太邵氏张氏也会留下来说会话,宝珠也亦然。

抱着加寿坐下来,宝珠道:“沉了呢。”

“还长高不少,”袁夫人接上话。

加寿听说,挣开母亲的手下地,走到桌子腿前,在上面比划一下,回头翘鼻子:“比爹爹高!”这一句话奶声奶气的,却完整,让袁夫人和宝珠惊得一愕,随即屏气凝神:“宝贝儿,你再说一遍。”

桌子腿上,有许多刻痕。宝珠初来时以为是袁训调皮刻的,后来才知道是袁训长一年,袁夫人就带着他刻一道。有时候当母亲的性急,盼儿子长大的心所致,一个月就刻上一次。

加寿还小,不会懂得这些刻痕的意思。不过袁夫人有时候带她过来比划,加寿现在已经记住,往桌子前面一站,就可以说:“比爹爹高!”

小加寿是得意的:“加寿高。”奶嗓子软软的,一直软到袁夫人和宝珠心里。袁夫人太喜欢,没防备地对宝珠道:“一个都这样讨人喜欢,再来一个,姑太太可以喜欢得睡不着。”

“姑母又来信了?”宝珠笑笑。

有时候中宫来信,并不是给所有人的,袁夫人只对宝珠转达一下,并不给她看信。

轻轻嗯上一声,袁夫人的仪态在烛光中宁静娴雅,进入沉思。“下个月给你姐丈去信,让你丈夫回来一趟吧。”

宝珠骇然模样,轻笑道:“母亲吩咐,姐丈是不敢违背,但表凶他会答应吗?”

“也是啊。”当母亲的无奈,对媳妇遗憾的道:“如果不是他在战场上,我就打发你去看他了,他不回来,你去不也一样。但打仗呢,我把你往哪里送呢?”

“母亲,”宝珠握住袁夫人的手,轻轻晃了晃。

当婆婆的盼孙心切,当母亲的又何尝不是盼子心切。烛光下,婆媳心无隔阂,都看出对方求子的心意,同时的,就有了一个笑容。

“爹爹不在这里,”加寿从椅子下面露出小脑袋,上面已可以扎上一个小花钿,红宝石的熠熠放光。

自顾自又玩找父亲游戏的小加寿,把袁夫人和宝珠的心再次打动。盼孙盼子的心,全消融在加寿的笑容中。袁夫人把加寿抱回来,给她擦干净手,疼爱的道:“一天到晚的找父亲,明儿再玩吧,总在地上爬,碰到你可怎么好。”

加寿才嘻嘻一笑,外面就有老太太的声音过来:“加寿在哪里,”加寿蹬蹬小腿儿,吐吐舌头,已经会做鬼脸儿:“加寿在祖母这里。”

老太太和邵氏张氏出现在门外,进来先把加寿疼上一通,再问宝珠明天出行的事情。明天袁家的女眷们全跟去游玩,老侯去不了,昨天就抱怨个不停。

当晚夜深人静,宝珠哄女儿睡着,披衣起来,剔亮烛火,取出她没有写完的信。

这信早应该写好发走,但宝珠一直没想好,就还只有一半。

夜宁无声,春风拂落花悄然着地。宝珠的心,也似这落花一般,柔软的想着自己丈夫,怕想重了,又不敢想太深。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宝珠就是相思闲情不敢抛弃,又不敢由着它“春来春去”,不然实在惆怅还有。

就像此时提笔在手,墨香薰染得宝珠都娇嗔了,也还是不知道该怎么下笔,把宝珠最近的“事迹”详细的告诉袁训。

说宝珠大摆英雄宴,慢来慢来,表凶是出入千军万马的人,他难道不笑话吗?弄几个人就英雄宴,他一定笑说宝珠见的世面小。

小嘴儿因此,微嘟上几分。

那就写宝珠这事儿办得如何好如何好,舅祖父夸奖,赵大人也说弟妹女中豪杰…。且待且待,宝珠不是男人,宝珠是个女人。

宝珠并不想比男人强,就是宝珠想比男人强,也是先当好女人,才能比男人强。

小嘴儿因此,再嘟上几分。

这信看样子今天也写不完,但不写完它,表凶等信难道不怪宝珠吗?

左思右想没有主张,宝珠回身用手指轻搔女儿小面颊,低笑道:“加寿,来拿个主意吧。”加寿肚子腆的高高的,戴着绣麒麟送子的红肚兜,睡得呼呼,全不理睬。

红花上夜,摆张榻睡在床前。本来宝珠写信时间,是她的相思时间。红花无意中看过一回,宝珠满面晕红,不管白天是疲倦的,晚上这会儿也对着烛光痴痴的,红花赶紧装睡,以后就全装睡。

见宝珠去和加寿讨主意,红花不得已睁开眼,陪笑道:“小姑娘如何知道,依我说,奶奶如实地写倒好,再不然,不写也使得。”

宝珠笑盈盈:“怎么叫不写也使得?”

天气暖,红花只盖个薄被,这就直接坐起不必披衣,悄悄地道:“奶奶担心小爷,小爷岂不担心奶奶呢?小爷若是知道奶奶出入危险的地方,小爷接到信,该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呢?”

宝珠溜圆眼睛,炫耀的心不多,也让小婢完全提醒。

按住信纸,不由得地笑了:“让你说完,我这信倒好些了。”这就什么也不用说,只说宝珠买下草场,在养马呢就可以。

还有加寿是必写的,每回要写在信的前半部。这信都耽误好几天,再把加寿今天会说完整话也写上,宝珠呼口气放下笔,好了。

爱,总是挂念别人,比挂念自己的多。

……

关于见过世面这事情,古代通讯不发达,都是长者的见识比别人多。他或她们年纪活得长久,经历和听的事情想不比别人多都难。

但马车到地方后,老太太也微愕一下。

草场这东西,都知道是一片大空地,有绿草茸茸,和春风无数。但亲眼见到,辽阔的风直吹到胸臆中。有多少不平事,俱化为金风悠然。

绿草带给人总想浓睡,远山又催人欲醒。老太太笑上一笑:“这个地方好。”这和京外的田庄子,因一眼望不到边——宝珠的地方并没有这么大,一眼望到天际,那里是别人家——总能带走许多心事。

“哇!”

放风似的,孩子们从车上跳下来就跑开。宝珠把加寿加上,奶奶们也把孩子们一起带上。见到这里放风似的可以跑,冲到宝珠车前面,齐声叫道:“加寿,加寿!”

加寿,每听到一声,袁夫人就喜悦难言。加寿不是吗?多好的吉祥话儿。她怀里的小加寿,早拧着身子“唔唔”连声,祖母祖母地叫着,手指着外面往外挣。

“好好,”袁夫人哄着她,把她的小衣裳理好,发上的小首饰也端正一下,在加寿急不可耐的小脸上,还要亲上一亲,加寿就拼命的推她,眼泪一汪,已经快哭出来。

引得当祖母的微笑:“看把你急的,跟你父亲当年一个样子。”她思绪回想到袁训小时候,也是每回跑出去玩,急得一刻也等不住。能当将军,也和小时候爱玩耍有关吧。

当母亲的把儿子的诸多优点,全加在他小时候爱玩上面。这就对孙女儿诸多爱怜,把加寿交给外面跟车的人,自然不忘记交待:“别摔着。”

“加寿出来了。”孩子们欢呼着,把加寿带着跑开。草地长草,看上去风中起伏如轻毡,但并不是平整的。

没跑几步,加寿就摔一跤。但有很多孩子们相伴,随即就起来,又往前面冲,嘴里还喊着:“跑,跑。”

宝珠微笑着,奶奶们也微笑着。一旁的龙五见到,让什么狠撞一下。

龙氏兄弟都没有来,只有他在这里。龙五脑海中浮现出他们小时候,他们都不和袁训玩,因为从哥哥们起,就不和袁训玩耍。

但龙五在和别的人玩耍时,或者看到袁训和家人小子们玩得开心时,总有想冲上去,或叫袁训一起玩的感觉。

但最后,还是没有叫成。

兄弟们心中,都烙印下和袁训一生也不能玩耍的印迹。在今天见到彼此的孩子们冲在一起,龙五心中怪怪的。

他的女儿,正和加寿手扯着手,在地上揪野花。揪一朵,两个人对着笑一下,再揪一朵,又对着笑上一下。

这笑容若灿烂阳光,暖得人心不化也化,让龙五微叹一声。

叹过,龙五还是有很多的话要问宝珠。他躲开伍掌柜的,不见得就放过宝珠。对于宝珠大撒英雄贴这事,龙五总认为是老侯的主张,那宝珠弟妹,自然也就知道一些事情吧。

比如铁甲军的来历。

这是一支只有部分归梁山王训练,梁山王能知道他们藏身处的人。但据说还有一部分,平时化整为零,藏在哪里都不能知道。

徐步,龙五走到女眷们身边,宝珠弟妹让围在正中,回答她买草场的话,真的好似一颗万人瞩目的宝珠。

见龙五过来,宝珠在裙钗中也注意到,就对龙五瞥上一瞥。

“弟妹,”这位果然是来和自己说话的。龙五公子彬彬有礼:“听说弟妹不止这里一块地?”宝珠心中嘀咕,你难道要和我抢地?

还是我无意中又和你争上。

但不管和谁争上,宝珠都不让。她含笑道:“正在看的,还有几块,不过我还嫌不足。”

这样的回答,让女眷们惊呼不止。

谢氏拉住宝珠的手,笑道:“你呀,你是想把全山西的地全买下来吧?”

“是啊,再过几年,放眼这里,山西就全是弟妹一个人的了。”龙五不阴不阳的道。

宝珠冲着他笑:“五哥,托你吉言,我正有此意。”龙五清清嗓子,好似嗓子哪里不太舒服。

等他抬起头,见宝珠眸光还没有走开,似还在等着他。

宝珠都想问他,你有什么说的?你就直说吧。

在这样的眼光下,龙五也不客气,对宝珠笑道:“换成别人有弟妹这样的心思,只怕做不成,不过弟妹和别人不同,弟妹想做的事,总和别人不同。”

八奶奶田氏以为这是好话,忙跟上道:“是啊,弟妹的手段哪里还有第二个人能敌。”引得奶奶们全笑起来:“那些混混们不是也让弟妹压得服服帖帖。”

“袁家二爷的名字,现在是没有人不知道。弟妹也真真的是厉害,有陈留姐丈府上压着,就是邹家也由着弟妹使唤,我们府上的嫂嫂弟妹们,没有一个是你的对手。”龙五悠然。

宝珠好笑,自是不会对龙五解释实话。一口承认:“是啊,我要办田地,姐姐自然帮着我。”

龙五公子再次清嗓子。

他心里想,却不想说出来的话,让他妻子说出来。五奶奶笑道:“姐姐是弟妹亲姐姐,谁都不帮,也得帮上弟妹才行。”

宝珠还是一口承认,大大方方地道:“说真的,从我到山西这里来,姐姐一直照顾我。”

在这里,奶奶们忍不住一笑,只有谢氏有些脸发白。

陈留郡王妃砸的,可是她的房里,当时谢氏也受到牵连,旧事还在心中,总是透着不痛快。

几句话的功夫,龙五已清完嗓子。

慢悠悠地,他总带着似与春风同在的模样,但话出来,总似不砸到人他就难过。

“所以弟妹办事情件件能成,有官府撑腰,还有什么事不成的?”

宝珠终于没忍住,失笑道:“听上去五哥您是草莽里出来的,还是种田人家长大?”

五奶奶揪一揪龙五衣裳,埋怨道:“五爷,您打听弟妹的能耐,也不能说话吧,要说官府撑腰,您也没少做过。”

龙五愕然:“我什么时候做过?”

“你和四爷虽然还没有出仕,但是买古董会人什么的,别人敬你,不就因为您是国公府里的公子。”五奶奶品品丈夫刚才到现在的问话,误以为他是眼红宝珠的草场。

他帮着自己讨主意,五奶奶心头喜悦。但说什么撑腰不撑腰的话,五奶奶想,你难道少让人撑腰了?

五公子让妻子说到无话可说,理理衣裳,假装沮丧:“原来是这样。”就在宝珠想这个人总算可以让人清静时,五公子眉锋一转,又对着自己过来:“我只是想弟妹的闹事英雄宴,总是有人帮你出主意才闹那么大的吧?”

闹事?宝珠咀嚼这两个字,对龙五转为淡淡:“有时候,我不闹事,别人要闹事的。”

话说到这里,加寿突然大叫起来:“娘,娘!”她在百步远的地方,小手指住地摇晃着。宝珠还没有过去,袁夫人头一个奔过去。

家人丫头总比她奔的快,宝珠也随后就到。

还没有到地方,就见到龙五的女儿把加寿搂在怀里,哄着她:“不看不看。”而别的孩子们,也叫出来:“这里有人。”

血迹,拖的有数尺长,把宝珠的心提得高高的。见袁夫人已把加寿抱在怀里,按着她的小脑袋不让她看。

但加寿眉头攒着,是一定要看。

草地上,倒着两个人。

家人们把他们面容翻过来,宝珠和红花都讶然,袁夫人注意到,就问:“红花认识的?”红花在外面见的人杂乱,认得的人也多。

“是这草场的原主人,那辛五娘的儿子。”

这是那个少年。

另外一个,是个相当小的孩子,只有五、六岁。说他相当小,不是和这里的孩子们相比,是和他手中的钢刀相比。

裹着红布的钢刀,足有他身子长,真不知道他是用这刀杀人呢,还是用这刀当拐杖逃到这里。

“我们救他们吧?”红花问宝珠的示下。

宝珠眉头轻挑,是有一丝的犹豫。如果这是路人,或者逃难的人,宝珠一定会早说救他。但这是两个小混混,救下他们以后,再引来他们的仇家,可以说是后患无穷。

她才沉吟下更好的法子,比如救过以后打发他们去哪里可以安身,又可以不再当混混,总不能救下两个以后还当混混害人的人,加寿急了,一手搂住祖母脖子,一手去对宝珠张着,叫道:“母亲,母亲。”

老太太都乐得不行,催促道:“宝珠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说你看你女儿可说话了。”

“我们加寿啊,打小儿就是慈悲心肠,长大肯定不是一般的人。”邵氏张氏赶紧的去夸加寿,女眷们从来是心软的吧。

水,给他们灌下去。跟来的家人们中间,有懂简单包扎的。而宝珠的家人,像孔青是草莽出身,金创药这东西并不陌生。

还有万大同,以前总是独自行走,又做过伤药生意,也略通医道。但自然的,是顺伯这以前当过大将军的人为首。

两个受伤的人,衣裳带血全沾在身上。顺伯半蹲地上:“请太太奶奶们避一避,这衣裳是要撕开的。”

女眷们依言走出去两步,但加寿不肯扭过脸,在袁夫人肩头上探出小面庞,眼睛瞪得大大的。宝珠扭她几回,加寿嘟着个嘴儿,用足力气,斜过小眼神儿。

“随她看吧,看到害怕,也就不看。”袁夫人说过,宝珠才忍笑放开手。在这里,又要夸加寿:“和父亲一样有胆量。”

加寿马上就喜欢了:“一样。”

女儿在看,宝珠也跟着看。预备看到不好的东西,就把女儿眼睛挡上。她的帕子,就放到加寿旁边。

加寿嘟囔:“母亲,要看。”叫得宝珠欢欢喜喜,就差念声佛,心想我的女儿总算会说官话,这声母亲叫的娇滴滴活泼泼的,让宝珠恨不能拿个镶珠匣子装起来。

少年们的刀伤,全在手臂上和肩膀上,顺伯叫万大同和孔青来帮忙:“这伤不致命,不过砍在骨头上,伤筋动骨一百天。得送去城里找正骨张医生,还要找小贺医生看别的伤口。”

国公府的奶奶们倒不是不想救人,只是为宝珠盘算着:“弟妹,这得一笔银子呢。”宝珠不在乎这笔银子,只是一直在想混混们都没有道理,他们的伤不要是打家劫舍来的,那救人反成救狼。

和刚才一样,才沉吟,加寿又大叫起来:“母亲,母亲!”宝珠对着女儿扁扁嘴,拿她开玩笑:“救他们可以,加寿的点心可就不能再吃。”

加寿这年纪她懂什么,她能看懂母亲心思,都不是因为怕宝珠不救人。是她常和宝珠一处做伴儿,小心思里早领略到母亲眉头微颦,就是有话要说。

她就在宝珠沉吟时,大叫:“母亲。”潜意识里也许有让宝珠救人的意思,但还有一个月不到的天数就到一周的孩子,思绪不完全,根本不是完全有意。

但两次叫出母亲,把宝珠乐得不行。

这就抿唇含笑:“腾一辆车出来,把这俩孩子送到大同。”草场离大同,有将近一天左右的距离。

她们起个大早,到这里才能是下午。

国公府的奶奶出来要公子们陪护,就是路远,她们要在这里住上几天。还打算去和宝珠住几天,就需要十几天才能回去。

加寿的几次说话,把孩子们的心思也勾出来。

人之初,有性本恶之说,也有性本善之说。见顺伯跳上车:“小姑娘要救,只能我带个人去一趟。不然这是刀伤,他们说不清楚,张家未必肯救,贺家也一定肯管。”

两个怪癖医生,这里的人都闻名。目送顺伯带个家人带他们走,龙五的女儿仰面道:“父亲,我的点心不吃了,给他们当医药钱。”

众人才要失笑,一只小手粘乎乎的过来。加寿已放到地上,正在吃点心。听到说点心,加寿很聪明,已经知道什么是点心。以为小姐姐要吃点心,就把自己手上揉得半碎的点心给她。

加寿的揉碎小点心,在家里从来是给谁,都要喜出望外的吃。

曾祖母是这样。

祖母是这样。

叔祖母和母亲全这样。

加寿就想也不想,她这年纪也想不到什么,把小手伸给龙五的女儿,笑出两个长到一半的小白牙:“点心。”

这里有点心。

如果加寿能想心事,估计在想看看加寿多大方,给长辈们吃的点心都肯给你吃。

龙五的女儿就原地呆住,你这块点心还能给人吃吗?

加寿小眼神儿清灵灵的,吃吧。

宝珠笑得弯下腰,在女儿小手上啃上一口,加寿格格一笑,把小手收回,自己再接着啃。龙五的女儿张大嘴:“原来真的能吃?”

她顿觉得在家里受到委屈,对自己母亲嘟起嘴:“天天说洗干净手,天天说吃得不许掉渣,天天说斯文着吃,加寿都这样吃,”

点心在丫头手里,这位小姐姐立即学事。拿过一块点心,大力捏扁。柔软的点心捏上一捏,先有愉悦的感觉。

狠咬一口,小嘴塞得鼓囊囊,点心渣子掉得裙子上地上到处都是,龙五的女儿开心地笑出来。一笑,又喷出去不少点心。

五奶奶骇笑:“加寿小呢,你倒学她?”

加寿快快乐乐的,继续揉点心,揉碎过后,给母亲吃,也给祖母吃。脖子上的小金锁,也沾上不少。

盘子里眨眼间就空了。

孩子们都喜欢无拘无束,嚷着加寿就这样,一人拿上一块,把加寿带着跑出去。小孩子学会走路以后,又在这可以肆意奔跑的地方上,跑得飞快。

卫氏人在中年,腿脚还好,也跟不上去。梅英就带着丫头们跟上去,拿着巾帛等东西跟后面收拾。

地上,蚂蚁很快让吸引过来,成了追在孩子们后面。

…。

老侯人在衙门里,还想着家里人出游的这件事。闲余中,正和赵大人遗憾:“差使在身,圣恩不敢辜负啊,不然,我约上你,我们去打些兔子就地烧烤,那味道是很好的。”

赵大人就要呵呵:“老大人,您这哪里是当差的模样,不信你看看外面,”脸儿对外,让老侯看衙役们:“他们最近抓人,几天几夜没好睡,家也不能回,他们才是苦呢。”

“我这是享受?”老侯把自己也打趣进去。

“是享受,不过好像享受不成了。”赵大人和老侯同时看到有一个人走过来,那是赵大人的得力手下。

老侯和赵大人同时走出去,在滴水檐下齐声而问:“出了什么事?”

伍掌柜的把王三安置在小巷子里,老侯和赵大人一直让人盯紧。

这个人眉头紧锁,看面色出的就不是好事。“回两位大人,混混王三和伍掌柜的两个人,”在这里,他眉头更紧。

“怎么样!”老侯和赵大人全都急了。

“在今天早上,让人一箭射死!”

老侯和赵大人急步下台阶,也顾不上多问:“带路,我们去看看。”

往小巷子里去的路上,老侯已经不急不恼,问赵大人道:“你从这事情里,发现点什么没有?”赵大人冷笑,胸有成竹地道:“这要是找不出线索,老大人呐,您就得把这里官场重新滤上一遍了!”

“没有线索,只能是这城中的人所为,而且还是一直在这城里的人所为,才能藏身!哼。”老侯面无表情,心头已经大怒。

------题外话------

砸锅卖仔要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