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袁家的亲事很抢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置王三的地方偏僻,出了命案后,把这小巷子封锁住,周围并没有引起太大骚动。

带天井的小院子内,伍掌柜和王三已让抬走。一个衙役带路,指给老侯和赵大人看。

“他们是清晨死在这里,大早上的,伍掌柜的来给王三送吃的。”

老侯打断他:“他以前也是这时候过来?”

“回大人,伍掌柜的不愿意王三让别人看到,他都是晚上或早上过来。”衙役面上一红,接着说下去:“兄弟们见到他们一直不出来,起疑心到墙头上看看,才见到他们都让弓箭射中,死在这里。”

面对他涨红的脸,赵大人是面色寒冷,不悦地斥责道:“无用的东西,两个人都看不住!”

衙役无话可回,跪了下来。

“不要骂他了,”老侯卷了卷袖子,像是准备大干一场。目光在院子里瞍了瞍,在墙头上生出的几茎绿草上看着,看似随意地问道:“出事以后,这两边的邻居,你们有没有骚扰?”

老侯虽然为他说话,但衙役看看赵大人还板着个脸,亦是不敢起来。回话道:“按大人的吩咐,城中中人必有嫌疑,并没有敢审问他们。”

他双膝跪着,人矮了半截。

老侯对赵大人微笑,赵大人才余怒未息状,冷冷地道:“起来吧。”衙役这才起来,垂手依然不敢抬头。

把余下该问的问完,老侯和赵大人出门回衙门。走在路上,老侯笑了笑:“小赵,看不出你御下倒严。”

“老大人,我们这是边城,随便抽出一个人,都要能挡兵马,更别说这一点小事。他们监视这里,在眼皮子下面死了人还不知道,不责备还能行。”赵大人有悠悠神色,似在回想什么。

他想到出京的前一天,太子殿下单独见他,每一个字赵大人都不敢忘记。

“边陲重镇,是国家门户。用一人,得一勇士。以灌溉千万人之心血,培育一人、十人、百人、千人亦足够。”

赵大人眸色转暖,刚才让他责备的衙役,和他手下的衙役,亦是那暗中的兵马之一,铁甲军的一部分。

能让铁甲军也不能察觉的杀了人,赵大人问老侯:“老大人素来明察秋毫,要不要去看看尸首?”

“不必了。”老侯露出嘲讽的冷笑:“不看,也能猜出他们的用意。”微叹一声:“他们就是要乱啊,要军中乱,要官场乱,妄想利用混混们,让百姓们乱。辅国公府在本城,国公家传神箭,他们偏偏用弓箭无声无息取人性命。”

停顿一下,神色转淡:“小赵啊,对你说件事。”

“老大人请说。”

“我不在山西为官,是在福建。当时有一桩命案,就是刀子杀人,伪装成飞刀。刀都可以伪装,这弓箭近距离杀人,伪装成远矢,又有何难?”老侯板起脸。

赵大人顾不得是在街上,长笑两声,收住道:“我就说您不好欺瞒是不是?”老侯微笑:“他们想嫁祸国公府,当我是傻子吗?”

“但国公府,不可不查。”赵大人侃侃而谈。

老侯奇怪地看看他:“这是自然的,我和国公是亲家,也完全相信他,不相信他,就能和他成亲家。但我们办案子,不以相信为凭据。再说国公清白,也不代表他府中的人清白。”他抚须,眸中沉思:“他的儿子们,也还有两个在家中呢。”

“龙四公子和五公子都会弓箭,就一定不是他们,这栽赃太明显不过。”赵大人说过,又急急找补一句:“今天这案子不是他们。”

老侯笑笑打趣:“你也这般谨慎。”

赵大人摸脑门:“在这里,遇到的三教九流的人多,这边城地方,比内地复杂得多。昨天看着好的人,转脸就不是人。再说国公府的公子们,嘿嘿,”

他在这里也是笑。

龙氏兄弟们不一条心,各有郡王支持,不是秘密。

这是国公的家事,老侯不愿意多说。见天光大亮,想着妹妹和宝珠等人去游玩,又羡慕上来。这个时候,是宝珠她们还在路上,还没到草场的钟点儿。

…….

这个晚上,老侯睡到袁夫人在城里的宅子去。辅国公夫人居然能想得到,让人给老侯送来饭菜。

袁宅里备的也有,但国公夫人这亲戚的体贴,也让老侯安慰。

老侯是知道国公夫妻也不和,他和国公夫妻不和,是促成袁训宝珠亲事的其中一个原因。不过老侯也没功夫去管国公夫人,他道谢过,用过酒菜,就去睡下。

国公夫人收到回话,倒笑了:“老侯忒般客气。”她也正用晚饭,这就不慌不忙用完。丫头们走上来:“姨娘们到了。”

“我就去。”国公夫人忙去正厅上和姨娘们会合。这是她们上午商议过的,奶奶们和一个公子不在家,龙四公子又一心攻读,要赶明年的春闱,晚上不出去。这就早关门闭户,宅院安宁的好。

她们坐上小轿,凌姨娘卧床,鲍姨娘已去,妻妾只有五人。五顶小轿把家中各处看过,各门一一上锁,再回来经过凌姨娘院外,国公夫人让轿子停住。

轿前灯笼把她面上犹豫映出来,宫姨娘轿子与她并肩,国公夫人也不在意就是。宫姨娘猜测一下,道:“夫人想去探望?”

“从她不再出来,我就没有再见到她,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国公夫人面色不定。

姜姨娘的轿子从后面上来,插话道:“不然,我们去看看她吧。”姜姨娘的眸子闪动:“想到她以前的坏,我躲着走。但,也认识这几十年,还是想看看的。”

宫姨娘暗骂,你指桑骂槐呢?

这家里能和凌氏打个平手,以前就是宫姨娘和沙姨娘。

无心的话,宫姨娘多上心,别人都想不到。沙姨娘和洪姨娘从后面赶上,大家住轿,以国公夫人为首,等下凌姨娘说看笑话,让她恨国公夫人去吧。

这里凋零。

谢氏出门,并没带走很多人。但管事的说关门闭户,余人早就睡下。每院各有两个上夜的,一个跟在国公夫人后面,一个走出来。偌大院中,人声几无,好似秋风扫过。

“凌姨娘睡下了?”国公夫人轻声询问。

由院中清冷骤然生出的退缩,让国公夫人想到凌氏会当她是看笑话的。

“我还在!要进来的,就进来吧!”上夜的人还没有回话,房中出来阴沉沉尖声,把宫姨娘吓得尖叫出来。

凌姨娘随即听出有她,冷笑如夜猫子般寒人的动静:“宫氏,你也进来吧。”

沙姨娘不服气了,扶一把宫姨娘,冷淡地道:“夫人,姐姐,已经到这里,还是去看看吧。”沙姨娘是不会忘记凌氏以前怎么对待她们姐妹。

堂姐宫姨娘没有沙姨娘帮忙,而凌姨娘当时有二姑娘这个已会骂人的小疯子帮忙,总是受气的。

二姑娘会说话后,就会帮着母亲骂别的姨娘们。犹其随后进府的宫姨娘,在怀二公子怀武的几个月里,时常让二姑娘气得私下哭。

街上难听的骂人话,真不知道二姑娘从哪里学来的。想来,这与凌家脱不开关系。

背后有沙姨娘扶撑,宫姨娘定下神,怒从心头升起。以前种种也上心头,宫姨娘的机灵也跟着回来。

她暗捏沙姨娘的手,主动去扶住国公夫人。沙姨娘会意,绕上几步,扶住国公夫人另一边。

凌姨娘见到进来的人,就是国公夫人冉冉在妾室的搀扶下,气度不凡地进来。

“你!”

这个场面,把凌姨娘打击得不轻。

她心高气傲,又没有学识。因没有学识而让辅国公挑中,又因为学识缺少而带来的见识缺憾,而让辅国公很快失望。病卧在床后,自己并不能排解心头痛恨。正是日日怨毒没完没了,在今天又见到她的老对头,当家主母似的进来。

国公夫人,是凌姨娘意识中的老对头。

但凌姨娘,却不是国公夫人的老对头。

因此,凌姨娘红了眼睛,国公夫人却长长吁一口气。

以前,国公夫人也是恨过凌氏的,但很快,她就弄清楚她应该恨谁。接下来,辅国公又纳姨娘,国公夫人幡然悔悟,她不能恨所有的姨娘才是。

当你面对的事情都不对时,那只能是自己改变,或者说自己错了。

她不恨她。

她却恨她。

她曾因为她的进府,而痛哭终夜。也曾因为她的飞扬跋扈,而觉得遍体鳞伤。但现在的她,坐在床上,人瘦是枯干如失水老树。不出房门不见日头,面容更白,但白得惨烈,让国公夫人心头痛苦。

真是相煎何太急。

到最后,不是都有了儿子,都有依靠。

清风明月轻入房中,国公夫人在凌姨娘的仇恨目光下更省悟的彻底。一人不过一衣一食,求的不过是孩子和暖饱。

凌氏母子几十年里花费无数心血,坏事做的无数,现在呢,得到的不见得比自己更多。

“你得意了吗?你猖狂了吧?……”凌姨娘怒声大骂中,国公夫人只是怔怔。

宫姨娘是得意的,挑眉欣赏着凌姨娘的“病姿”。

谢氏对她不算体贴,也照顾得周到。衣裳被褥都是干净的,发上的金首饰,也黄澄澄的不显老旧。

宫姨娘想起来过年前,谢氏打发小子们把首饰拿出去炸,金首饰炸过,就是清洗得跟新的一样。

看来,她倒遇上个良心摆正的好媳妇。

撇嘴才有轻蔑,就落在凌姨娘眼中。凌姨娘怒瞪宫姨娘,沙哑着嗓子恶毒地道:“别看我现在不如你,我会活到你后面,活着看着你去死!”

她没有别的话骂,就打算耗日子了。

宫姨娘正要回骂,让国公夫人劝住。国公夫人道:“我们走吧,应该是我们打扰到她休息。”床前站着一个小丫头,刚才应该是她告诉凌氏自己这些人进来。

把宫姨娘劝出来,在院门外并不服气。生气的时候,宫姨娘尖酸性子就没压住,对国公夫人道:“夫人你怕她一辈子,还打算再怕到老?”

国公夫人眼皮垂下,幽幽地道:“我不是怕她,也从不怕她。不过是想到她以前的得意,再看她的今天,心中痛苦。”

水光在她眸中闪过,国公夫人不愿意在这里流泪,匆匆上轿,在轿内无力地道:“容我,先去睡了,明儿再见吧。”

这就催促小轿离开。

留下姨娘们原地怔住。

片刻,姜姨娘头一个反应过来,道:“容我,也回去了。”轻施一礼,上轿离去。洪姨娘也逃似的离开。

月光下,夏初夜风和暖,还在这里的沙姨娘却抱住手臂,嗓音有些打战:“姐姐,今儿怎么冷上来?”

“是你心里冷。”宫姨娘说过,还是抱住她肩头,也就垂头丧气:“这夫人,真的是修成佛道宽容不成?她的话把我的雄心壮志全说没有了,还灰溜溜的打不起来精神。”

沙姨娘也是一样的灰心,只强打精神,对宫姨娘笑道:“儿子们都这般大了,姐姐还敢有雄心壮志?”

看周围花木扶疏,并没有别人。沙姨娘低低地道:“就有雄心壮志,看看凌氏以前的猖狂,再想想夫人以前的难过,还有国公已老,以后是儿子们的天下,轮不到我们了。”

“唉,是这个道理。”宫姨娘回答过,见一旁小轿还在等,吩咐道:“你们也去吧,交了轿子,就早歇息,月好,我和沙姨娘逛回去也罢。”

家人谢过离开,宫姨娘和沙姨娘相伴着慢慢往房中走。

见月皎洁,也冲不淡见到的凌姨娘“病姿。宫姨娘轻声道:“这一个是倒得彻底,袁家的呢,又起来的彻底。”

“话说回来,公子们和姑太太家不好,又和姑奶奶不和,还不是全看着老大行事而行事。”沙姨娘抱怨道:“现在尴尬的不行,儿子们要去和训表公子和好,还怕人家不肯呢。媳妇呢,又跟着训大奶奶转。就是孩子们,还要去打点加寿。全是凌家的害的。当年想姑太太嫁妆,她是头一份儿。”

宫姨娘让中间几句话逗笑,掩面失声:“打点加寿?哎,真是白混这几十年,一个小小孩子,现在是小小爷和小姑娘们的榜样。一张嘴,就加寿这样,加寿那样,”

“可不是这样,老的没相处好,只能把小的送出去打主意。偏偏的,他们又爱在一处玩耍。”沙姨娘悠然对月:“这一会儿,不会玩得不知道睡吧?”

……

月到草场上,无垠如雪。辅国公府安歇得早,宝珠等人此时,还在用饭。

新盖的大屋子,原本就是预备以后帮工多开饭的地方,这就摆得下几张大桌子,装得住许多笑声。

主人一桌,老太太婆媳带宝珠,和国公府八位奶奶坐在一起。主人第二桌,龙五公子在首位,余下的是亲信家人们陪同。

坐不下的家人们,再开两桌。

袁夫人就热闹了,她和孩子们坐在一桌,看着哪个都喜欢,照管她们用饭。

加寿坐在祖母旁边,因别的孩子们都自己用饭,袁夫人也鼓励孙女儿自己用饭。给她一个小木碗,这里面食多,但宝珠是吃米饭的地方长大,就给加寿小半碗米饭,一碗蒸鸡蛋摆在面前,随便她舀,袁夫人给她分鱼刺,拌肉汁。

真是事事看加寿。

加寿最小,都自己用饭,别的孩子们跟后面学,全是自己用饭。

奶奶们看着心中喜欢,五奶奶对宝珠道:“我家这个,这么大了还端着碗跟着喂她,不然就泼得到处都是,”

宝珠斜斜眼角,让她看。见加寿笑嘻嘻的,一勺子鸡蛋舀着,直泼出一尺多高。“啪!”,落到桌子正中间。

孩子们大笑起来。

“我也会!”

五奶奶的女儿面前,也有一小碗炖蛋,她也把小勺子插进去,用力一挑,哈哈笑声中,落到加寿面前。

这个桌子特别的矮,是孩子们要在这里用饭,现把大桌子腿锯断,供孩子坐得舒服。加寿这就麻溜的站起来,小身子欠着,把她碗里的炖蛋,更是往桌子上泼洒。

“弟妹啊,姑母也太惯着加寿。”五奶奶还没有呵斥女儿,就见到加寿这一举动,五奶奶好笑,但是有点尴尬:“这样可不好,长大了……”

大人最爱说的,就是长大了以后会怎么样。宝珠嫣然:“五嫂放心,孩子们长大,也就好了。”

再看那个桌上,袁夫人在轻声提着加寿什么。加寿得意洋洋坐回去,小嘴里嘟囔着:“粒粒皆辛苦,粒粒皆辛苦,”一面把一勺子饭送到嘴里。

头一回用,伸长脖子,还是有一半倒到衣裳上。

加寿自己不能组织过长的话,但念个五言绝句,倒不成问题。

“我也会,我也会,”五奶奶的女儿又跟上来:“汗滴禾下土呢。”见加寿念过吃饭,她也跟着吃饭。

“粒粒皆辛苦,”加寿忽然大叫:“骨头,”袁夫人笑着把分好的排骨肉放她碗里。

没吃几口,想到母亲,加寿扭头找到宝珠,嘿嘿笑了。她一转脸儿,宝珠那桌子人哄然大笑。自己吃饭的小孩子,面前衣裳上有饭,小嘴里动着,两个面颊上全是酱汁米饭和鸡蛋。

加寿让笑怔住,对母亲看着。

宝珠取出帕子拭自己面颊给她看,笑道:“擦干净。”

加寿想想,小手把放到一旁的帕子已拿在手里,但是走过来,把小脸儿往母亲衣裳上一埋,蹭几蹭,再抬起头笑,这就干净了。

“你这个小坏蛋,”宝珠笑骂,扯过自己衣角,丫头们过来帮着收拾,请宝珠去换衣裳。宝珠打趣道:“不用换了,她还有半碗没吃完呢。”

不说还好些,说过加寿跑回去,急忙忙吃着,再过来,先把脸儿对着母亲扬一扬,给她看看脸上的酱汁,再就一埋面庞,蹭几蹭,再跑回去吃饭。

这里的人都笑得不能吃饭,看着加寿倒是飞快把小碗里饭吃完。

老太太笑道:“我们加寿很会欺负母亲,”宝珠娇嗔:“可不是,以后欺负父亲才好。”但见到女儿过来,还是把干净衣角揪过来,看着她在上面蹭啊蹭。

八奶奶田氏握住谢氏的手,凑到她耳边道:“这哪里是加寿,简直是活宝贝。”那灵活的小身子跑来跑去,从姑母到宝珠,都不说她。

谢氏看着倒觉得欢乐,她正在想欢乐就好,膝盖让碰上一下,见自己的独子,比加寿大,过来的更利索,站在自己面前,眼珠子黑亮有神,也是一脸的酱汁子。

“你可不能害我换衣服啊,”谢氏话没说完,小子已经把脸蹭上来。而五奶奶已经离席,她的女儿追在她后面嘟囔:“加寿是这样的,加寿也是这样的,”

五奶奶求饶:“小祖宗,我可没带几身衣裳,你给我弄脏了可怎么办?”看看身上的茜红色镶珠挑线衣裳,这是旧年做的,却才上身,五奶奶舍不得。

小姑娘追不到母亲,也是极聪明伶俐的,眼珠子转几转,走到父亲膝下,仰着满脸饭粒子,笑得不言而喻。

她不敢和父亲贸然造次,所以先等着。

龙五看着可乐,取过自己帕子给她擦干净脸,再把自己衣角递给她。只是这样,小姑娘已经大喜,把脸在父亲衣上蹭过,得意而回。

袁夫人让换热饭给他们,虽是夏天,也不能吃冷饭。

这下子热闹了,孩子们吃几口,就去找大人们热闹。袁夫人交待侍候的丫头,不许他们手中有食具,免得伤到自己。

她一面照管,一面喜悦更多。

繁花着锦的热闹中,她依然是娴雅的似谷中兰花。

在屋子里孩子们制造的喧天热闹中,她笑吟吟的,也似带着万年不曾尘世沾惹的优昙花,让龙五不由得就生出感慨。

父亲的一生中,姑母像是大过儿子们。

感慨如潮,龙五在这里坐不住,说一声吃饱,走出去散心。别的人没放心上,五奶奶借此吓唬女儿:“父亲让你吓走了。”小姑娘对着她扮鬼脸儿:“哎,我才不信呢。”

远山,在白天看似青空中虚影,在晚上看倒能轮廓出来,似心事淡淡勾描。龙五心潮起伏,回想到几年前。

那是袁训母子离开的那一年,辅国公带着儿子们匆忙赶回,在家里大发雷霆,把儿子们一个接一个的审问,又派人四处打听。但好端端的四个人,姑母、小弟、忠婆和顺伯,就此不见踪影。

尸首都找不到。

辅国公一夜间似老了好几岁,又过上几天,几乎不眠不休。龙五知道凌姨娘母子拍手称快,已经向父亲进言,应该接管姑太太家业,辅国公给了龙怀文一巴掌,当时面如寒冰:“她们母子真的死了,所有家产全数烧化,给她们地下用去!”

鲍姨娘回房,对着儿子长吁短叹:“国公又是一夜没睡,眼睛里红血丝一堆,谁劝他也不听,也没有人敢劝他。”

龙五公子走出房门,见到的是家人进进出出,和父亲伤痛欲绝的面容。回房,是母亲的叹息。他索性出府,叫上几个知己,都是同年纪的公子们,往城外游玩。

大家看他有心事,他也不肯说。直到酒用得多,在野店里他迸出一句:“这世道,真是没天理。”

同桌的人都有了酒,在家里家外都有烦心事,你一言我一句的说起来。龙五的话匣子打开,和他们谈论着家中待遇的不平。家有好几个儿子,以辅国公府以前的乱劲儿,更是难平。

五公子曾在军中呆过,他说的还有军中的黑暗。世家公子们,算和官宦们打交道长大,也知道官场内幕。

一出接一出的说下去,就引来一个人。

野店里还有一个人,就此留心。第二天就和龙五攀谈,他时政军事无一不精,龙五以后和他是书信往来。

他说清平世界,有清君侧的,有犯龙鳞的。龙五当时年纪小,袁训走的那年十一岁,龙五也才少年长成,就是现在,也不能算是老于世故。

满腔热血的五公子,觉得跟池塘每年清淤一样,有时候君侧也好,官场也好,也得清清。

他倒不见得反对父亲,相反的,他和龙四没有靠山,龙大有项城,龙二龙三有定边郡王,龙六公子单打独斗,龙七最喜欢附和,龙八恨项城郡王入骨,还有个嫡子身份可以握住,龙四和龙五常有悲戚之感,自问在军中再呆,不受陈留郡王重视,就听从辅国公的话,弃武从文,重回家中。

在这个安排上,龙四龙五都是感激辅国公的,认为这是一条正确的路。因为他们的父亲就是弃武从文职,这说明父亲的重视不是?

龙四龙五回到家中后,更能感受到各家郡王的恶意森森。他们不止一次怜惜辅国公,龙五的清君侧想法就更清晰。

但不管他怎么本着去为国公着想的心,兄弟们要东西,龙四龙五也不曾落后。谁落后,谁就吃亏不是?

君子道义,用在现实上,常遇挫折。你忍让大度,别人当你好欺,这是最常见的事情。如你是皇帝,你对平民客气,平民说你有仁德。你是平民,对人太客气,总会遇到不正确认识的人。

原因呢,不过是你在对方眼里,不具备威胁性。或者说,不强于他

这个原因很滑稽,但处处得见。

基于这种原因的认识,龙五更愿意和他那个知己联系,愿意和他倾诉一切不平事。但他也小心防范对方利用自己,虽然已经让人利用,他接触上很小心。他的母亲,曾为他送过几封信,顺便的回娘家上街,帮儿子去收个信。

信在客栈房内,房是长包下来的,有人住,但白天鲍姨娘去的时候,大多没有人。

雷不凡死去,鲍姨娘死去,伍掌柜的才露面,虽然他也不想露这个面。

袁训母子的离去,可以说是龙五认识那人的导火索,也是他情绪发泄的导火索。

在今天见到姑母笑得满足而无遗憾,龙五遗憾的恨不能咬牙。姑母是母亲,自己的生母也是母亲。

脚下是柔软的青草,远山在繁星之中。夜风似能洗清他的胸怀,让龙五长长的,深深的,叹了一口闷气。

“唉……”像是总不如意。

他正在叹气,一个事事如意的人儿走过来。宝珠离开几步,轻声唤他:“五哥,”龙五让打扰到,回头见到又是宝珠,带着很想沉下脸,又怕宝珠起疑心,最后浮现出一片尴尬。

“弟妹有事找我?”龙五冷淡。

宝珠原地没动,她看不到龙五的冷淡,也似没听到龙五话中的冷淡,自顾自笑吟吟:“没事儿,见到五哥好似有心事,我来看看你。”

“房里热,”龙五硬生生把“热闹”地最后一个字吞回去,依然目视远方。

宝珠笑道:“是啊,这儿的天气,和京里大不一样,又一年过去了,我还是不太习惯。”

龙五倒诧异了:“你不是习惯得很好?”买草场生孩子,不管从哪里看,都不错。

身后传来宝珠的微叹声:“这不是我丈夫在这里,”语声转为甜蜜:“我丈夫在哪里,哪里就好,我就得竭力去习惯,五哥,你说是不是?”

“啊?”龙五想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不适应,你可以走啊。

宝珠也想等他回答,还是笑容沁在语声中:“他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为了我家的完整,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龙五正在想生母,正好让宝珠扎中心病。面色一沉,扭转身子有几分气势汹汹:“你这话什么意思!”

“就这意思,”宝珠笑容不改,看上去丝毫不惧怕他。而龙五也知道,这位敢撒英雄贴招惹混混,她也不会怕自己。

宝珠在笑容中,认认真真地再道:“我说,谁敢动我家人一下,我要他好看!”说过,也不是拂袖而去,而是客气的欠欠身子,嗓音亦是柔和:“五哥眼光不错,这地方足可以赏玩,请自便。”

倒退几步,才徐徐转身,衣裙拂过青草地,袅袅婷婷回屋。

在她身影重新融入那屋内的喧闹时,龙五才鼻子里出气,重重地:“哼!”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介女流罢了。

和天下所有的男人一样,凡是不如女人的时候,嘴上出出气也是好的。

当夜孩子们全要和加寿睡,倒也没难住袁夫人和宝珠。

这里有给以后帮工盖的大炕,全是新盖的,像客栈里的大通铺。盖的不是直长条,是拐个弯到门后。

袁夫人带着加寿睡在拐弯的那一处,孩子们睡在另一边。说笑吵闹直到宝珠睡下,这里还没有停。

红花把纸笔收起,把宝珠才写的信折叠,侧耳倾听,笑道:“奶奶们是由放心把小公子小姐们交给我们,到现在是完全撒手,只是累了夫人,她也倒肯。”

宝珠莞尔没有接话。

自从年后出城回小镇上住,孩子们就时常来和加寿玩上一天,过一夜才走,国公府的嫂嫂们,从来没有不放心过的模样。

至于说婆婆辛苦,宝珠理解她。她和舅父是一样的心情,这一代不好,但下一代还是俱多疼爱。

宝珠忽然想到,小时候的龙氏兄弟们,也一定得到过母亲的疼爱吧?想到这里,宝珠扁起嘴,亏他们以前还对表凶不好,真真的是好意思啊。

……

袁训揉揉耳朵,对坐在身侧的苏先笑道:“我媳妇肯定在想我,我这耳朵发烧滚烫的。”

“噗!”

苏先把嘴里的酒全喷出来,笑骂道:“不要脸,想媳妇就明说,还找理由说耳朵烫。”

沈渭坐在袁训另一侧,慢条斯理地道:“依我看啊,是苏赫在想他。”

他们坐在梁山王的大帐里,牛油蜡烛一点几十根,把帐篷各处照得通明,每个人面前几案上的饭菜酒迹全能看清。

别人看他们在说话,也一样能看清。

沈渭愁眉苦脸:“小袁,你说起嫂夫人,我就想到我儿媳妇。”小沈将军要定小袁将军的女儿,早让他扯着嗓子说过十几遍,苏先闻言就不奇怪,只大笑着问:“想儿媳妇怎么苦着脸?”

“你想啊,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儿媳妇一天天长大,可我儿子还不在娘肚子里,以后媳妇儿大上几岁,这可怎么好?”沈渭唉声叹气,看似天底下就他一个大愁人,把酒倒进肚子里。

梁山王居中而坐,郡王们在他左右两边,离他最近的,是他的宝贝儿子萧观。

先有苏先的大笑,引起大家的注意,小王爷也看在眼中。他离得远,没听清沈渭说话,见他们在乐,萧观心痒痒的,大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沈渭没好气:“在说我儿媳妇。”

萧观吃惊的眼珠都定住,上上下下把沈渭打量,话吃吃的都快不流利:“你儿子已经能娶媳妇?那那,那你几岁生的私生儿子?”

梁山王呵呵笑了起来。

“我还没儿子呢!我自己还不到二十岁,上哪儿生能娶媳妇的儿子!”沈谓火冒三丈,没事儿又拿我瞎掰,当着这些人拿我胡扯。

萧观忽略他的怒气,直接松口气,拿个大手在胸前乱拂,他还要怪沈渭:“好险,险些我让你吓死,好好的你尽胡扯!”

“没胡扯!小袁的女儿,是我定下的儿媳妇,我说的是她。”沈渭气呼呼,你把我吓死还差不多。

萧观眼睛又直了:“什么时候定下的?”小王爷撇着大嘴似个瓢:“小沈,你家大人全在京里,没见过下定礼。”

“不要你管!”沈渭回过他,低声再道:“这没你的事儿。”

“再说,我儿子还没有出世,你们都不许乱下定。”萧观的话让沈渭跳起来:“为什么?”

萧观翘鼻子:“等我儿子慢慢的挑过,你们才能定亲事。”

袁训嗤之以鼻,对苏先低声道:“他以为他是谁?我有再多的女儿,也不给他挑。”话才落音,萧观面对他,一脸的小心翼翼:“姓袁的,”

“在!”这带足温柔的一声姓袁的,把袁训膈应掉。

小王爷下一句话,更能膈应人。萧观揣着不安:“你家女儿生得挺好,但长大了,不会越长越丑吧?”

袁训也火星要乱冒了,忍下去,一指沈渭:“我女儿已定给他家,长丑也是他家的事。”袁训并没有明白答应沈渭,但今天的话是这样回的不是?

沈渭眉开眼笑,这是他从袁训那里头一回听到准话,他对萧观咧咧嘴:“就是,我家的人,不要你管。”

他们两个说得跟真的似的,萧观急了。大手一展:“慢来慢来,我儿子没定亲,你们都不准定亲。”

辅国公和陈留郡王一起好笑。

今天是给苏先送行,他明天就要离去,太子党们全在这里,闻言不服,一起质问萧观:“凭什么!”

萧观大脸对于,摇头晃脑:“等我儿子挑一挑。”

“真没道理。”太子党一起对他嗤之以鼻。

都不理萧观,大家互相劝酒。萧观看着他们热闹,眼珠子骨碌碌乱转,又出声道:“姓袁的,”梁山王都听不下去:“大倌儿,你怎么总这样称呼袁将军?”

萧观嘻嘻:“这样叫着亲热,”他还委屈:“打我认识他,我就这样叫他来着,是不是,不是越叫咱们越近,”他对袁训嘿嘿。

袁训一脸拿他没办法,问道:“您又对我说什么?”

“你女儿,”才出来三个字,让袁训打断。袁训略提嗓音:“我女儿去年就定给小沈儿子。”萧观不想放过谁时,就一直揪着不放。小王爷笑眯眯:“让你老婆再生就是。”

连渊立即举手:“我要。”

萧观得意上来:“这儿全是见证,你说在我后面了不是?”看向郡王们,看向国公们,再看向有资格在这里吃酒的将军们,小王爷面有得色:“是不是,我说在先。”

袁训才不要和他结亲家,不管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张张嘴要说什么,让萧观立即堵回来。小王爷火了,他见到沈渭恼火,袁训恼火,总算他也可以恼火。

“话是你才说的!沈渭去年说的,所以归他。我说在连渊前面,你再生女儿自然归我。”小王爷悻悻然:“当我好欺负吗?”

袁训眉头一挑,就是一个主意。这下也不敢和小王爷发火了,免得他真的定自己女儿可就不妙。

王爷家世是没得说的,就是小王爷生得怎么不像王妃,倒像王爷……这话像是不能说出来。但小袁将军心里转转,心想我的女儿全是花容月貌的,真的让小王爷要走一个,以后生下外孙,长得像他,这事儿不能接受。

袁训陪笑:“我家女儿生得不好,全是越长越丑那种。”

这是明摆着拒绝,帐篷里人全不喝了,听他们说话更可乐。

萧观满面的大度:“没事儿,我不计较她长大了丑,反正我说了,你得给我等着,她长大变丑,我就不要了。”

袁训让他噎住。

太子党们看着不服气,连渊阴阳怪气:“亲事原来能这样定。”尚栋叹息:“唉,看你们抢,我都不敢说话。现在既然是这样,小袁,你第二个女儿给我吧,怎么着我都喜欢。”

萧观把大脸一抬,想激将我没见到模样儿就定亲事,休想休想休想!

我家的门楣,可是不差。

骄傲到这里,忽然止住。小王爷想到对面那位是郡王堂兄的舅爷,自己也说过相当于自己的舅爷,既然是自己的舅爷,就不能说他门楣不好。

但门楣再好,不看过孩子,绝对不定亲事。

苏先看他眼珠子乱转,怕他等下又要出来锼主意,执杯对连渊等人道:“我说,你们还是先生儿子再说这话。再说小袁下边,指不定全是儿子。还定什么定。”

连渊等都说有理。萧观更是摸脑袋要冒冷汗,也是。万一袁家全是儿子,自家全是女儿,不行不行。

只能往家里进人,不能往外面给人。

幸好这亲事刚才没吐口,小王爷笑容满面,幸好幸好。

让他这样一闹,苏先喝酒的心都没有了。匆忙敬过梁山王和各家郡王国公,就说不胜酒力,回去休息,明儿早上路。

他住袁训帐篷,袁训就和他一同回去。出来见月光似银,又就要分别,两个人悠闲的在空地上散酒聊天。

“你这一回可算堵住许多嘴。”袁训微笑。

依着苏先和萧观本意,不要很多兵马就想出战。但梁山王得为他们考虑,各给相同数量的兵马,两个人走两条路,均大获全胜,拿回很多战利品,给梁山王和太子党们长不少光彩。

苏先是从没有进过军营的人,带兵就能胜仗,非议过的郡王们这就哑口无言,相信以后也不敢再乱说话。

苏先却不满意:“要是人再少些,我也能打赢。”

“你给我们留点儿脸,还要继续在这里混呢。”袁训笑道。

苏先低笑:“你不要和我比,你和你媳妇比,老侯来信,你媳妇敢撒英雄贴,把我们全比下去了。”

“哈哈,”袁训畅快地大笑。

宝珠在信中没有告诉他,但老侯和他时常通信,袁训早就知道。袁训颇为骄傲,再一拳捶在苏先肩头,旧话重提:“所以我让你赶紧成亲,挑个和宝珠一样的人吧。不不,挑你喜欢的,你喜欢的,决不会比宝珠差。”

只有自己兄弟,才会把自己媳妇往下面比。苏先正要感动,耳边听到草丛簌簌,袁训也同时听到,两个人一起转身,喝道:“谁!”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抛过来,同时有人急步跑走,看背影,袁训竟然生出熟悉感。他心头闪过异样,直觉他没有恶意,拦住苏先:“别追了,那是项城郡王的人。”

衣裳上有标记。

项城郡王军中,除去太子党以外,袁训想我没见过几个才是。

低头沉思刚才那个人是谁,见苏先捡起一件东西。是个石头,上面裹着一张纸条。展开来,上面写着:“前有毒计,凡事小心。”

这字丑得也不能看,好似才学字的人东涂西画。得认一认,才看清是这几个字。

苏先递给袁训:“这是给你的。”他明天就要离开,应该与他无关。

前有毒计,苏先想他前面的毒计还能少吗?不需要人来提醒。

“应该是给我的。”袁训的直觉也这样认为。两个人这就没有散步的心,回到帐篷里去,对着纸条推敲着。

直到第二天,袁训也没有想到那个人是谁。他一向记性不错,这一次竟然酒后失灵?想不通的事,他不会多耽误功夫。一大早起来,同着太子党们把苏先送走,再各回帐篷。

过不了几天,也各自就要散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