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吉瑞和妖法/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女儿担心而进京的宝珠,以前为她自己的担心重新出来。

那是宝珠还在闺中的时候,她不愿意嫁王侯公子的原因。

负心、薄幸、争宠、毒计等等,宝珠自己都不情愿,何况是她心爱的宝贝女儿。加寿怎么能面对这些呢?

光是想想这些是加寿潜在中会出现的,宝珠就心疼不已,让她在边城坐立不宁。有身孕的她,知道自己进京,会让祖母难过,会让婆婆难过,甚至会得丈夫的责备,但加寿和未出生的孩子同样重要。

而好在,这个消息虽是加急快马送给袁训的,宝珠收到却有时日。她收到消息,是她胎相已安稳,最危险期已过。又有邵氏张氏虽然阻拦,卫氏红花梅英孔青,包括万大同,都理解宝珠心情,这就主仆收拾上路。国公府,自然是不知会,怕她们一个一个前来阻拦,光解释就费唇舌。

此时倚着船舱里红漆雕五福桌围小桌子坐的宝珠,一面想着心事,眼角中斜斜还有别人。那个人四十岁年纪,肿眼泡,不是日子过得太肆意,就是酒色上沾的有一样。

生得倒不错,眼睛里也有精气神,正搅和着一碗药汁子。

小贺医生也让“抓来”,没有顺伯抓他,还有一个万大同。万大同做事和顺伯一样有“匪气”,到贺家说也不说,一包袱金子往地上一丢,抓起小贺医生就走。小贺医生让绑架出诊不是头回,贺家药童并没多想。

等到小贺医生身在船上,而且知道是出远门的时候,已经下不来船,无奈叹气只能跟随。

“奶奶喝了吧。”药汁子送到宝珠面前。

宝珠对他陪笑,总觉得让他随行,颇为对不住他,甚至有对不住全大同人的想法。但对不住归对不住,宝珠从不后悔让他同行。

接过药汁子在手,小贺医生这就出去。男女有别,这又在夜里,不是为侍候这位奶奶吃药,小贺医生只安生呆在他自己的船舱里。

外面,三老爷由红花引进来谢宝珠。

灯光一晕,半黄半红。像一把温暖的泉水,把倚坐的妇人笼罩其中。“不必客气,大姐的长辈,就是我的长辈。如今船上多了一位长辈,这是欢喜的事情,三老爷有什么要的,以后只管张口。”

娇媚的嗓音之中,三老爷抬眸定睛。一看之下,魂飞天外。

面前的年青妇人,白生生的面庞,养胎的原因,双下巴,似婴儿肥带到现在。杏仁儿眼,似会说话,随意的一瞥,都似把满船舱无处不看到,无处不是柔和春水般的眼波,亲切温柔。

三老爷是个纨绔子,最会相看女人。但他也和韩世拓相同看重手中的差事,给他天大胆子他也不敢轻薄宝珠。但他为什么还要大胆相看呢?

看看生出有福气女儿的妇人,是什么模样。

果然有福气,三老爷嘀咕着退出,红花打发跟随进京的天豹送他回他的住处。随即,一桌子热酒菜送进去,天豹笑得憨厚:“奶奶说赶远了路,请爷暖暖身子,才能睡得好。”三老爷取出碎银子赏他,就来看这酒菜。

这一看,三老爷又吃一惊,袁家竟然有这样的富贵不成?

见满桌子十个碗,盛的腊鸡腊鸭腊鱼腊鹅毛。古代肉食是自然生长,按正常成长期来算的,肉食比较长,就贵。但这些对曾经富贵过的文章侯府老爷来说,这不稀奇。

稀奇的是另外几个碗,难得的山珍海味都有,熊掌炖得稀烂,还有上好大虾。这晚上的便饭就吃得这么好,三老爷愣住,袁家倒底多有钱?才容许孤身上路的媳妇这样挥洒。

但他还是感动的。暗想难怪世拓出来以后,就变得有人情味道。与这位奶奶时常给他寄信送衣,应该不无关系。

吃完这一餐,三老爷香甜一觉,第二天起来,他才知道后面那只船上,带的全是吃的。一半儿是宝珠路上的吃食和滋补药材,一半儿是带给加寿的。加寿爱吃的干果子野蜂蜜肉干等,宝珠是全带上。

得到很好照顾的三老爷,就很想报效一下。船不经常在码头上停,除非是缺水菜。但有时候缺水菜,也有小商船主动来叫卖。三老爷就常去看新鲜菜,自掏腰包买给宝珠。

有心讨好,总有法子。三老爷想宝珠是闷的,他又常和隔船打听古记儿,隔着帘子,宝珠坐在里面,他坐在外面,说给宝珠听。

这一天,离京中还有几天的水程。码头上船只更为拥挤,往京里去的商船行人船挤得不透风。三老爷从隔壁船上回来,面色沉沉。

船头上转好几圈,红花纳闷他倒不怕冷,三老爷袖着一包新买的豆腐皮,和往常一样丢给红花,问声宝珠起来坐着,三老爷走进去。

红花不放心上,当他还是说故事来的,把豆腐皮送去厨房,由卫氏收拾。

“有个事情,不知道当说不当说。”三老爷隔帘子低声。

见京都就要到,虽然可能大年三十在船上过,但没几天就要见到女儿,宝珠笑吟吟。正对加寿做小荷包的她柔声道:“三叔有话请说。”

三老爷踌躇,透着谨慎:“说出来,你可别生气。我想上半天,若是不说,咱们是亲戚,又路上这么照顾我,我不说对不住你。”

宝珠才稍有留心,但还是没有想到加寿身上。她想女儿养在宫里,除去有人嫉妒以外,还能有什么事情。

就眉头颦起问袁训:“是我家丈夫又得了不是?”

袁训受到训斥圣旨的事情,驿站里也是后面才得知,经三老爷的口,就告诉宝珠。而且这是个老公事油子,细细地为宝珠解释:“天威难测,而且有大喜事,为免臣子心生骄奢,这圣旨倒不用担心。”

宝珠在这件事情上挺感激有三老爷解答,又有这件事情在前,闻说有不高兴的事情出来,宝珠只担心丈夫:“是他吗?”

外面沉默片刻,“是小姑娘。”

船舱里寂静片刻,宝珠嗓音重新响起,还能平静,却也能听出波动。“请三叔里面来说话。”三老爷陪笑:“好,待我请红花姑娘一起进来。”

真是跟着谨慎人,就学出谨慎来。虽是亲戚,但不便单独相处一室。三老爷把红花找进来,宝珠事事不瞒红花,这就红花侍立在宝珠身前,三老爷在对面椅子坐下。

“刚刚我下船,说奶奶这几天竟然没用到豆腐,”这东西是现磨的,船上没有。宝珠在这里谢过,听三老爷说下去:“见小商船过来,我就打隔壁船借路。这船多的,不借路,挤中间的都甭下船才是。”

手一指隔壁,三老爷压低嗓音,眸中透出气愤。这事情太可气,三老爷有理由先为加寿姑娘生回气。

“那个大船,写着个大字的,奶奶知道里面是什么人?”他也不是要等宝珠回答,同时把大腿一拍,恼怒道:“这帮子没王法的,竟然不把宫里的圣旨放在眼里。”

宝珠的心提到嗓子眼里,心头一酸,心想幸好我进京来了,不然我的加寿宝贝儿,哪能经得起让人揉搓。

和红花主仆眸光关注,三老爷一字一句地道:“他们运一船的孩子,最小的和加寿姑娘差不多大,最大的和英敏殿下一个年纪,全是些什么人?全是有吉瑞的孩子!”

“天呐!”红花惊呼掩住口,吃吃道:“这是,冲着小姑娘来的!”转身,红花就对着宝珠泪水滚落:“这可怎么好,这起子坏人,他们这是要冲小姑娘的喜气才是。”

宝珠心头如琴弦拨断般,一惊。这事情太重要,她反而冷静镇定下来。见红花跪下,扯着自己衣角就开始哭:“开始奶奶说进京,我还说不行。还说小小哥儿更要紧,小姑娘有老太太,有夫人在身边,没有事儿。现在看来奶奶是对的,从哪里出来的这坏人,打量着我们小姑娘有吉瑞,他们也跟上来,这不是诚心的吗?”

宝珠抚着她的肩头,还在压抑自己心里的乱腾腾。

“三老爷,老太爷,您可打听这是为什么出来的?”红花哭完,心里发泄一空,心定下来心思重新清明,就来问三老爷。

三老爷面沉如水,眼光阴霾密布。恶狠狠的道:“柳家!”

红花懵懂。

她随宝珠出京那年,还只是个才管铺子的小姑娘,对京中的各方势力并不清楚。但宝珠明白过来,冷冷中带着无奈:“太子妃殿下不中意我的加寿,是不是?”

红花明白过来,哦,原来是太子妃的娘家。

三老爷带着满面劝解:“想来是如此的,但我另有一个想头。”

“三叔请说。”

“三老太爷请说。”红花坐地给三老爷这一辈长得实在。

见宝珠红花带着殷切急促,三老爷颇有重要之感。更是面上表情做得丰富。

这个公事上老油子,上司面前献殷勤讨好从来在行,把个脸儿一绷,这就活似柳家和他结下万年不解的仇,恨恨地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太子妃前两胎没养住,这一胎英敏小殿下是她的命根子,也就是柳家的命根子。柳家的富贵全系在英敏殿下身上,他们岂不早打英敏殿下亲事的主张?”

这是不用怎么想,就能想到的事情。宝珠不知道,因她不是对京里官场宅门龌龊熟悉的老油子。

闻言,宝珠直了眼睛。随即,她带着冷汗潸潸而下的模样,扶着小几起身,肚腹隆起多高的她,艰难地道:“多谢……三叔……教我,本该行礼……但恕我现在不便,呜……”

宝珠泪如雨下。

红花大惊失色:“奶奶坐下吧,您怀着小哥儿呢。”从宝珠怀头一胎,就人人都说怀的是小哥儿,哪怕生下来是加寿姑娘,话也是往吉祥如愿的方面去说。

帘子揭开,红花也顾不上船舱里只丢下一男三老爷和一女宝珠,她奔出船舱就嚷:“小贺先生,贺先生,大爷,您快点儿来啊,”

把小贺医生吓得“哧溜”一下,险些就地摔个跟斗。

袁家小姑娘进宫的事情,小贺医生也已经知道。他对袁家奶奶肚子里孩子的金贵,不亚于宝珠自己。

这要是有个闪失,小贺医生也不敢担。而且他家医术着实高明,他不但把脉出宝珠肚子里是男胎,而且…。不止一个。

但为防出错,小贺医生先就没说,小心为上,等生下来是男胎,袁家自然欣喜。等生下来如果假如可能出了错,就冲着加寿小姑娘受到的疼爱,袁家又得孩子,也一样欣喜。

何必现在说出是男胎,以后有个闪失,给袁家带去的反是失落。

多年医生,这点儿方寸把握还是有的。因此见红花嚷着,先把认为只要奶奶平安生产就行的小贺医生吓个半死。

随即,跟船的家人全都出来,都是面如土色。吓得最厉害的,自然是三老爷。他溜出来,在外面懊恼自己不应该说吧,身后走过来一个人,红花抽抽泣泣过来:“老太爷,您说的话可真实吗?”

“我指天为誓,句句是实。”三老爷抚额头叹气:“唉,但我不应该说对不对?”

“不,应该说。”红花虽哭了,但还是愿意早知道。

小贺医生看完,说宝珠并没有事情,但还是开安神药,船上开始熬,宝珠让请三老爷重新进去。问的也是这一句:“三叔,你哪里听来的?”

“这事情不小,我不敢大意。我听那船上艄公带出一句,笑说新年就要到了,我们船上最喜庆,满船的好兆头。我当时心中一动,不知怎么的就想打听。”

宝珠幽幽:“这是三叔有心了。”

“我想啊,这船是往京里去的,若是说我也进京,他有勾当也不会说,怕我泄露才是。但聊天拉话这事情,都愿意做。我就从码头上过来,装作找商船往京外去,和他们说上话。我说认定他们大船,不是进京,一定是往口外。我说我是往口外的商人,他们不疑心,就说出来。”

红花动下眼睫,想这位老爷还会装生意人?

“以前在京里认得的生意人多啊,”三老爷恰好补话,才把红花姑娘疑心打消,仔细再来听三老爷打听的过程。

“我笑说你们船上咿咿呀呀的,怎么有许多孩子声音,又说的全是好听话。他们问我怎么知道,我说天生一双好耳朵,隔三道墙能听到嗓音,”

在这里,三老爷撒了个小谎,他对着几个押船的男人,说的原话是:“隔三道墙能听到妇人叫春。”把男人们逗得哈哈大笑,笑声中,彼此距离拉近许多,说话也放松下来。

“他们对我说,没听到袁家的亲事吗?一个小姑娘弄点儿鬼,肯定是大人弄的鬼,就能当得起太子嫡子的亲事。亏他们也装商人,还敢在我面前弄鬼,对我说打听得清楚,这亲事是由中宫定下的。是以中宫娘娘一定喜欢好兆头,他们是想弄赏钱的。”

宝珠更加安定,是啊,这亲事还有姑母做主呢,姑母难道不护着宝贝儿加寿。同时,也对三老爷刮目相看。

这应着那句老话,不管什么人,都有中用的地方。换成宝珠没有好心肠的问韩世拓要不要带书信东西进京,换成宝珠不肯带三老爷上路,就是万大同孔青打听到这件事情,在眼界谈吐上面,没有公事油子三老爷的独有长处。

三老爷没想到他在宝珠心目中地位升级,正绘声绘色说着:“我当即反驳,我说我生意上也走官场,你们一看全是当官的,别蒙我,我有数。而且我说,我从邸报上看得明白,没说这亲事是由中宫娘娘做主,我们老百姓只知道是明旨定下的亲事。”

宝珠微笑,红花也有佩服。

“他们见我是往京外去的,我又塞给他们银子,我说我也想沾这种赏钱,我说我女儿比袁家小姑娘伶俐得多,但没路子往宫里送不是,他们一听就许给我地址,让我回家把女儿送来。说只要伶俐,是一定要的。”

宝珠莞尔。

“我天南海北扯一通,说我京里做生意,练就的好官话,但家眷全在远地方,要了个地址,我这就回家去接。”

三老爷对宝珠说以前,地址早写在纸上,袖子里取出,送到宝珠面前:“收好,以后为这事情打官司,这是个证据。”

宝珠接过地址扫上一眼,三老爷笑容满面:“你不信我的话,回京后只管打听去,这个宅子,是柳家的。哪个房头的,我倒不记得。”

欠欠身子,三老爷往外面退:“歇着,不要为事情担心,现今在长辈在这里,”说到长辈,三老爷内心陡然骄傲起来:“我这就去继续打听着,有事儿,只管叫我。”

出去以后,对着寒冰霜冻的水面,三老爷不由自主的自语道:“这件好事儿办的,我痛快。”

这件好事儿办的,红花在他出去以后,对宝珠进言:“以前我们在京里,都说文章侯府老爷们不成人,但今天这老太爷办的事情,奶奶,他是个办事周全的人。”

“是啊。”宝珠悠悠含笑,有亲戚们在多好。

下一句,红花忠婢拐到宝珠身上,认真的道:“会过奶奶的人啊,全都是好的。”宝珠满腹心事,也让红花逗得骇笑。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宝珠也能想到三老爷用心,也包含加寿这亲事为亲戚面上长光的意思。但宝珠不多做这样的想法,毕竟,三老爷帮上大忙。

喝过安神药,宝珠在睡着以前,仔细地推敲这门亲事。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进京前的心思。只要加寿宝贝儿好,宝珠情愿做任何事。

朦胧欲睡,让药抚平的心思,又把袁训想起来,又想到没几天就是年初一,独自在路上过新年,对宝珠是头一回。

……

今年的年三十,宫里安排的,和往年一样热闹,而且有个新话题,就是袁家养在宫里的小姑娘,也是会随中宫出席的。

袁小姑娘养在宫中没有几个月,但恩典到她的祖母、曾祖母都能留宿陪伴她,这是前所未久。而皇上皇后旨意下来,大年夜允百官命妇们进宫共同守岁,也就让解释成,因为袁家的女眷们在,所以才有这种旨意。

老太太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只有喜欢。袁夫人更是不闻窗外事的人,随别人谈论不休。

外殿中的正殿开放,她们按品级,坐在最末席面上,但获得的注视,不比坐在中宫席面上的加寿少。

安老太太,是五品官员的夫人。在京中京官挤满路的地方,她的诰封小而又小。而袁父压根儿没有中举,袁夫人是由儿子才得的诰命。眼瞅着三品官员的夫人诰命中,全是目光灼灼,袁夫人识趣的和老太太做伴,心想还能免去无数诡异对话。

三品官的女眷诰命,不能算小。但京中有公主王妃郡主郡王妃,还有一二品的大员们,并不显什么。

她们的目光里,只有加寿。

女眷们的目光里,只有加寿。

坐得更远的,是官员们,他们也想关注内殿中的袁佳寿,但眼神儿差的,就看不清楚。只看到一抹黄色,还有一抹大红。

眼巴巴的眸光,和内殿中皇孙们的巴巴眸光相似。

殿外的香樟树下,暗影中有一双明亮慑人的眸子,过于明亮,又在暗中,反而透出妖异。就像猫眼石美到极致,像被禁锢的魂灵。

有不甘,有厉杀,有许久不得志的残忍。

“看到没有,中宫对袁家的小孩子,与别人不同。”有双好眼眸的主人,嗓音也是说不出的丝滑,似陈年窖藏的好酒。

另一个宫衣锦绣的俏丽身影,只一个翘首仰望,就有无尽的痴迷。她不错眼睛的望着那双罕见的明亮,让人爱怜的柔柔道:“殿下不必担心,千秋大计,当属天之骄子。”

在她心里,这位殿下就是天之骄子。

“我是说,你没看到皇后娘娘和那小孩子面庞儿相似?”眸中笑意浓多。

宫衣女子低声道:“奴婢的意思,娘娘这是笼络袁家,这没什么。”

“皇后娘娘,得天独厚,前有皇上宠爱,后生太子殿下。厉害!”

“但殿下妙计百出,不是也把钦差的目光引开,就是太子殿下,听闻最近为钦差所奏之事烦忧,并不会在京里多回关注。”

“殿下”微微一笑,若有所思:“是啊,把他视线引开不少。不过,我想到一件事情。袁家是山西人,钦差中最老辣的南安老侯爷,也是派到山西。而淑妃和袁家是同乡,又和中宫娘娘是同乡,这里面有联系吗?”

“哦?殿下所想的,奴婢从不敢想。不过没想到的,也许更为重要。殿下何不派人去往山西查看,皇后娘娘若是隐瞒出身,必有原因。”

温润白晰的手掌,轻抚上宫衣女人小巧圆润的下颌。轻如雪花抚过的嗓音,低而柔切:“可人儿,你最知我心事……。”

“哈哈哈哈……。”

殿室中的笑声,把他们打断。但随即只看上一眼,两双嫣红的嘴唇,还是不管不顾的凑到一处,胶着起来。

殿室中,中宫掩面笑得花枝乱颤:“加寿呀,你怎么和姑姑一样的淘气呢?”让点名的加寿听得出这是娘娘对自己的赞赏,更把手上红包张开,对着瑞庆殿下。

一道大红影子,是加寿背的,母亲宝珠做的大红包。加寿又长个子,大红包只到腰际。而手上张的,那道黄色影子,是个杏黄色,绣着百花齐放的袋子。再看瑞庆殿下身上,也背着一模一样的袋子。

瑞庆殿下愁眉苦脸,手按住自己的袋子,在母亲的笑谑中,对加寿皱鼻子:“怎么你要了一圈的钱,又要打我的主意。”

加寿对她笑嘻嘻,把手中袋子张得更大。

宝贝袁加寿大年夜里,是一周岁又七个月,和以前相比,更能领会陪伴的大人们喜乐。“欺负”瑞庆姑姑,让她呀呀大叫,让她装舍不得,她是喜欢的。

把大人眼眉更看得仔细的加寿,把自己红包袋子清空,就来打瑞庆殿下的主意。

淑妃含笑看着这一幕,耳朵里又能听到周围嫔妃的窃窃私语声。

“真是胆大?瑞庆殿下的东西她也去要。”

“小贪心鬼儿才是,才刚要了一圈子,害得我不给也不行。”

“她又没到你面前,她找淑妃讨钱,你凑上去给的,现在又抱怨。”

淑妃笑得淡淡,侧侧面庞,又去听另一边说话。

“母妃母妃,给我做她那样的袋子,我也要讨钱。”

“听话,那叫丢人,叫没规矩。”

“不嘛,我就要和她一起丢人。”

把帕子掩住嘴唇,淑妃轻笑不止。

加寿走到哪儿,就火到哪儿。大红包又把皇孙们也勾得撒娇不已。

而加寿站在瑞庆殿下,还在“挤兑”她的瑞庆姑姑。

“好吧,”瑞庆殿下百般不情愿的把红包打开,里面是锞子等金银制品。抓一把放在桌子上,英敏殿下不知从哪里溜出来,凑过来笑哈哈:“加寿最能干了,姑姑总算给钱了。可是,我没有红包怎么办?”

加寿大方地把自己手中的袋子端起来:“我的借你用。”

“好。”英敏小殿下和加寿四只小手,拽住红包,眼珠子都紧盯着瑞庆殿下拿出来的东西。“姑姑,”加寿笑眯眯叫上一句,分一只小手,握住一把金银锞子,老实不客气的塞进自己红包里。

看到的女眷们都有笑声。

老太太分外得意,而袁夫人也笑得嫣然。她的孙女儿不受任何委屈的模样,时时让祖母笑容可掬。

“姑姑。”加寿觑一眼瑞庆殿下,又抓一把给自己红包里。

就是皇上也笑了:“这孩子真是可爱。”她拿东西以前,先用可爱的黑白分明大眼睛,瞄瞄瑞庆殿下有没有生气,再带着灿烂笑容,开始收公主的大红包。

瑞庆殿下哭丧着脸,却一把又一把地从红包里取东西出来。“我的红包袋子,就是为你做的吗?加寿,你真真真太可恶了。”

加寿笑眯眯,姑姑说过的,她说加寿可恶什么的,这是喜欢加寿,就和曾祖母、祖母说加寿讨人喜欢是一个意思。哦,是了,还有娘娘。

说加寿好的,如今还多出一个娘娘。

加寿不知道什么是娘娘,但娘娘疼她,加寿知道。

年纪小些的皇孙们也凑过来,太子府上的梁侧妃更是把儿子推一把,使个眼色:“去和加寿玩耍,你也找姑姑要东西去。”

这个孩子比英敏殿下大上一岁,懂事不少。他走上去后,带的别的殿下家的孩子——皇上自宠爱中宫以后,倒是专宠,他除去瑞庆殿下以外,没有别的小殿下——没有红包,都握着荷包走到加寿身后。

对大黄袋子伸头看看,都惊讶地:“呀,有这么大。”

瑞庆小殿下呢,不是不和别人玩。她是中宫的宝贝,中宫担心她受到别人伤害,还有就是别人也不敢多高攀她。

现在大胆加寿的出现,把别的小殿下全勾来。

一双双希冀的眼睛看过来,瑞庆殿下更加忧愁:“哎呀,都要分啊。”但年事渐长,而且不是藏私孩子,给了加寿不好意思不给别人,就分起来。

这一分,就分得眉开眼笑。

“你一个呀,我一个呀,加寿一个呀,你一个呀,你一个呀……”

还能给自己留下一份。

分完了,瑞庆殿下对着的一小堆露出放心的笑容,而别的孩子们欣喜的握着金银离开。公主殿下一口长气还没有呼完,再一看,加寿和英敏还没有走。拽住大红包,对着公主殿下的那一小堆,笑得很讨好。

“母后,我又让英敏和加寿欺负到了。”瑞庆小殿下跺着脚,去找中宫撒娇去了。

在她身后,加寿和英敏两个人,“你一个呀,我一个呀,你一个呀,我一个呀,”把那一小堆也给分了。英敏殿下没有红包,他的姑姑做红包时把他能忘记,以为男孩子用不到红包。你一个我一个的,全进了加寿的大红包。

拖着红包,“呼哧呼哧”,英敏和加寿出去,估计分钱去了。太子妃怨毒的盯着,却不敢说什么。随即,她的笑容展开。

殿下有人进来回话:“回皇上皇后,河南送来两个吉瑞的孩子,为皇上和皇后添喜。”太子妃眸光搜索到自己的母亲柳夫人。柳夫人对女儿微微颔首,让她放心。借着今天晚上,一定把袁佳寿给打下去。

什么吉瑞不吉瑞的,人有心为之,都能做出来。

中宫闻言,眸子微眯。见皇上起身要离开,中宫悄挺起胸膛,对各嫔妃女眷若有若无的扫视,杏眼中毫不示弱一闪而过,朗声道:“既然是好兆头,皇上,何不叫来这里,一起观赏。”

……

外殿中坐的,是百官们。见几个太监引着两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大红衣裳,穿得跟散财童子似的走过去,柳丞相清清嗓子。

董大学士坐在他旁边,眸光如鹰隼,把两个童子扫视过,和坐在他隔壁的靖远侯缓缓出声:“看上去,这又是两个有福气的人。”

靖远侯冷淡:“真是奇怪,京外一找就是几个,只怕后面还有成车成船的。怎么我家的孩子,就没有出来一个?”

“你家连个亲事都求不到,还敢求有福的孩子吗?”董大学士肆无忌惮的话,把柳丞相面皮扎得一抽。

靖远侯呵呵笑了,但嗓音冰着:“什么东西!”

怒火在柳丞相眸子里一跳,他昂然看向两个人。

靖远侯好似没看到他,自顾自说下去:“大学士,你岂不闻人都会做几件错事。是我错了,我闻听,”

“闻听?”董大学士微笑,在这里加重语气。随着他的语气,柳丞相眼皮也跟着跳动不止。

“是啊,闻听,所以是道听途说来的。有人说啊,什么人家的孩子好啊,我想他家里出过一个大福气的人,这余下难道还有好的不成?”

靖远侯把太子妃撇开到一旁。

“大学士你说是也不是?”

董大学士抚须扬眉:“昔年老子的母亲怀他几十年,几十年里就只这一个大圣人。所以一般家里出一个很大福气的人,结一个好果子难呐。”

“哎,办错了事情,我们以为沾点福气,却让别人很瞧不起。什么东西!”靖远侯以“什么东西”开始,又以“什么东西”结束。

柳丞相眉头跳动,但隐忍着只是不发作。

历史上肆意妄为,敢不拿臣子们当回事的皇帝不多,柳丞相也是一样,他想保英敏殿下登皇位,就不敢乱得罪这些人。

见他们一唱一和的讽刺自己,柳丞相暗暗怒骂,少时才让你们知道老夫的厉害。他平白无故找来许多自称有吉瑞的孩子,可不是白找的。

这些孩子们各有所长,有些是天生的,有些是后天特意培养的,袁加寿和这些人相比,一根头发丝儿也不如。

柳丞相静静等着,他等着皇帝震怒,等着把袁加寿撵出宫……。

新年夜里进献吉瑞,新年夜里点醒皇帝,新年夜里把袁家带着安家老太太全撵出去,也给以后敢打英敏殿下的人作个榜样,看你们还敢乱攀附亲事。

“啪!”

里面果然震怒了!

……。

皇帝怒拍了龙案!

酒水和上面的瓜果菜肴,纷纷跳得啪啪响,好似在助声威。

有几个年老的命妃素有心疾,骤然见到皇帝阴沉下脸,狠厉肃杀在面上浮现,吓得眼前一黑,就此晕倒。

从中宫开始,嫔妃命妇们尽皆跪倒。皇帝的咆哮声也随之出来:“大胆!不管什么人都敢往宫中来献!这是哪个糊涂官员送上来的,顶带不要也罢!娘娘相中一个有福气的孩子,这就全国都跟着去相看!你们的眼光,敢和娘娘相比!”

“好兆头只能是偶然,处处好兆头,那是妖法!把这两个小妖人,推出去斩了!”

……

太子悠然走出宫门,在黑夜中踩着跟的小子上马,往他的府中回去。

大雪飘飘,雪中碎火光闪不断,京中各处都有鞭炮声。硝烟味儿四面八方都有,太子反而有畅快之感。

他在马上,甚至是微笑的。想母后做事情,怎么会不考虑周全。当初从柳家选太子妃,是冲着柳家忠心元老,以后是太子可用之臣。

而现在看来,忠心变成愚忠,柳家不但想对自己忠心,还想忠心到英敏面前。

太子鄙夷,一群蠢人!

他对太子妃说过不止一回,当然也懒得同她说太多次。母后把袁家的亲事许给英敏,就是疼爱他过于别人。

侧妃们都对太子说过,太子妃不情愿,何必勉强,还有别的孩子呢,可不要伤到中宫娘娘的心才是,太子也是一样的不听。

他是嫡子,自然立嫡子。面对一干子从太子妃开始糊涂,从丞相都开始糊涂的人们,太子只觉得可笑。

他会为那两个无辜孩子觉得可怜吗?才不会。太子殿下嘴角微勾,想到父皇雷厉风行杀了两个,更觉得心情大好。

这下子看谁还敢来阻拦这门亲事。

他当时刻意去看过柳家及攀附柳家的那些人,他的老岳父还不错,脸不是吓得最白的那个,但人僵在原地,连新年夜不能杀人,讨人情都忘记。

为两个“小妖人”讨人情的,是中宫娘娘。皇上不许,执意推出宫门,就此斩首。接下来宫宴正好,太子已不想再呆。皇上能时时留宿中宫殿中,是他把政事一半儿推给太子。太子殿下离去,皇上皇后都不说什么。

宫中,继续欢宴,但大都吓得战战兢兢,不敢随意。安老太太自然是笑谈自若,袁夫人也依就安然。

皇上发脾气的时候,瑞庆殿下就把加寿和英敏全带出去。现在见里面恢复宴乐,瑞庆殿下嘀咕:“饿了。”

“我也饿了。”英敏道。

“我渴了。”加寿钻到帷帘里面,去看席面上好吃的。

老太太远视眼神,就看得分明。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顶着红绿宝珠的花翠,顶进帷帘看上几眼,走到皇后案几旁,拎着几片鹿肉干就走。

再随后,又一个鬼鬼祟祟的小脑袋,顶着一个镶上好美玉的帽头儿,顶进帷帘看几眼,走到皇后安几旁,讨上几个点心就走。

加寿最后出现,鬼鬼祟祟的和瑞庆殿下、英敏殿下一样。但她却不习惯拎着就走,娘娘多疼爱,加寿是正大光明的去讨要。

瞍着好吃的,奶声奶气:“要个涮锅子。”中宫才为她赢得一局,见到加寿就更喜欢,含笑道:“你们三个可不许多吃肉,仔细闹肚子。”

“要梅汤。”给瑞庆坏蛋姑姑。

“要杏仁茶。”给英敏。

“要奶妈。”

皇帝才怒过,本来还没缓过劲儿,听到最后一句,也乐了:“这才是她喝的东西。”中宫笑得肩头乱颤,吩咐加寿的奶妈跟着她们出去,重新收拾吃的,送过去。

和安老太太交好的忠勇老王妃,位尊离皇后的案几近,把加寿的话听在耳朵里,忍不住暗想,这孩子真是福气大,面圣丝毫不怯,而且嗓音软软的,听得老王妃都想疼她。

老王妃心想,风平浪静了,又一出子事情过去。但接下来只怕不服气的人不止柳家,袁家这孩子能走多远,还得看她的福运才是。

这近深夜,北风呼啸狂舞不休。城外,狂奔而来的三骑停下来。对着幽暗沧桑的雪晶城墙,推开雪帽,蒋德粗着嗓子道:“小袁将军,咱们到了。”

京门就在眼前。

袁训后面另一个人,不用说是关安。

他们是紧随袁训出营,丝毫不管明天点卯他们不在,这是犯军纪的事情。蒋德不在乎军功,也不在乎军规。关安更不当回事情。蒋德和关安直追过边城,把袁训追上。问明袁训进京的用意,两个人二话不说:“走。”三人结伴回京而来。

------题外话------

继续要票票……天气终于不是速冻型的,虽然还是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