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加寿发飚/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黑压压城墙上灯笼光明,守护兵将盔甲鲜明。关安只把眼神儿对上蒋德,粗声大气地道:“哎,老蒋,我们怎么进去?”

关安心想让我试上你一试吧,看看蒋德这宫里派出来的,拿点能耐出来。关安道:“小袁将军是回京公干,不是紧急公干。这又是大年夜,上面的不见得肯开门。”

蒋德哈哈一笑,笑声响亮震动城头上人皱眉,往下大喝:“明早五更开城门,半夜不许喧哗!”他没有想到城下回他:“宫中侍卫,在急事回京,请开城门!”

下面大汉举起一块腰牌。

上面刻云符虎头,狰狞阴霾,栩栩如生。质地非金非铜,又似有金有铜,隐有光泽闪出。

上面灯笼照下来,认了认,语气缓和许多:“稍等,这就请当值将军来验看。”没多久,一个黄铜盔甲的将军走上城头,往下一看,即命开门。

城门上的小门打开,袁训三个人径直而入。在京城街道上,袁训笑笑:“现在是我带路,你们跟着我来。”

带着两人先往太子府上。

……。

大红灯笼高悬,把晋王府第四个大字照得清楚。大门和平时一样洞开,可以见到门房里火盆冒出的气雾。

四个值夜的门房正抱着茶水在说话。

“你们两个睡上半夜,我们两个睡下半夜,太子和太子妃已经回府,大半夜的有人上门,也只能是紧急军情。有人守着就行。”

话刚落音,外面有马喷响鼻儿,马蹄声近。门房对着笑:“说曹操曹操就到,这又是什么地方来的要紧事情?”

紧门近的人就走出来,见三个人裹着雪花,北风呼啸雪花中都有杀气,这三个人又都高个头儿,马又打得急快,好似三个杀神来到府前。

看他们容貌,左边一个红脸大汉,右边一个魁梧端正。而正中那一个,鼻如悬胆,目如朗星。雪夜中星光迷离,他面上就似消失于雪中的星辰久聚于此,炯炯繁明。

门房叫出来:“袁……。袁大将军,这不是袁家小爷吗?”随着叫声,他快步走下台阶,来帮袁训牵马。

手才挽住马缰,他已是一长串子的话出来:“哎哟,您老回京?殿下见到一定大喜。哈哈,你现在是这府的亲家老爷了,得给赏钱才行。”

“给!”袁训对见到太子后如何,还是忐忑的,但听他说得恭敬,抛一锭银子给他。

这么一嚷,四个门房全都出来。其中有一个是袁训出京后来的,只听说有袁将军这个人,从没有见过他。这就认真的认上一认,后来的门房心中称赞。

难怪他女儿可以入宫中的法眼,这当父亲的就生得活似个美人。虽然他有英气,但五官俊秀比后街上最美貌的大娘子还要好看。

他家后街上那娘子,他就拿出来和小袁将军相比。

袁训赏过他们,让他们中有人带着蒋德、关安找个地方用热茶。有人忙着把马牵进去,还有人就去通报,道:“殿下从宫里才回来,还在看公文。”言下之意,小袁将军你回来的是时候,不用等到明天就能见到太子殿下。

他在前面走,袁训在后面缓步行来。行过公事房,见里面走出一个人,也是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小袁,你怎么回来了!”

柳至又惊又喜,惊的是他最近因为柳丞相对袁家打的主意,让柳至见到袁训生出不安。而喜嘛,他们以前很好,几年不见,骤然见到自然喜悦顿生。

袁训张开手臂,和柳至重重抱了抱。兄弟四目相对时,都油然生出尴尬。

柳至不知道袁训知道多少家里做的事,但有一件事可以明白,就是袁训只要在京里呆不上三天,他就会全知道。

而袁训呢,他在路上,离京里近的地方,就听到各地献吉瑞。小袁将军以前在太子门下干的活计,专门缉拿不轨官员。催逼问供对他不在话下。他半夜装成强盗蒙面闯进一家驿站,把献吉瑞为首的小官绑到野林子里,装着他家孩子丢了要他偿命,那人为保命说出实话:“是柳丞相的意思,我这里有你家的孩子,我就还你。要是没有,你别处找吧。别处还有好几队进京。”

他天天打雁,自己啄回人,手到擒来。人还没有进京,该清楚的已经清楚大半。而袁训对柳家、柳至在柳家的地位也清楚,他相信柳至不见得就和柳丞相一条心,但柳丞相不会不找他商议。

也就是说,柳家的意思,柳至完全知道。

明亮双眸在柳至面上扫过,颇有看到柳至内心的意思。稍待上一待,见柳至并不说,袁训也默然不问,听着柳至有些结巴地问:“外面……打仗还好吧?”

“好。”袁训回答他。

柳至第二句话才顺溜,勉强挤出笑容:“走,我带你去殿下。”伸出手臂要搂袁训,又觉得陌生起来,停在半空中。袁训也觉得陌生,长呼一口气,主动往前一凑,用肩头接住那手臂,也有一个笑容:“走。”

……

太子殿下烛下黑了脸,他听到回报表弟回京,就只有一个想法。表弟在信里没辞成亲事,他不是为叩谢而回京。

袁训以前在府中时,是太子殿下最宠爱的人之一。而今,又是亲家老爷。回话的人以为可以遇上个大彩头儿。没想到话回上去,太子摔下手中笔,表情山雨欲来风满楼,活似要吃人。

回话的门房心中惴惴,不知道自己做错哪条时,太子阴沉沉开口:“带他进来。”

“是。”门房如临大赦,逃也似出来。

遇到袁训和柳至并肩而来,门房为袁训捏把子汗,一定是太子就要去睡,你这亲家老爷大半夜的回来搅了殿下,殿下正在生气呢。

多一个人在旁边,门房就不多话,只请袁训进去,他还是回门房的好,至少那里暖和。

红纱绣蝴蝶宫灯旁边,太子沉着脸望着表弟。袁训默默进去,跪下来时,还是跪得远点儿。他自知不用自己说,表兄也知道自己来意。而等下再说辞亲事的事情,离远点儿,就离太子怒火远些。

柳至在猜测袁训回来的原因,就在外面偷看一眼。这一眼,他见到太子似要喷火,随时都会发作。而小袁进去就跪下,和以前回话时不太一样。

这是怎么了?任凭柳至千想万想,也想不到袁训敢辞亲事。

不敢再看下去的柳至,今晚他当值。外面来的公文等,都说自己最紧急。就要有几个人值夜,把真的紧急事情剔出来,为这种公文才能连夜去回,就是太子睡下也得请起。别的,丢下来明天再回。

公事房里,冷捕头偏偏今夜也在。他早看到袁训回来,也冷眼旁观的,把袁训和柳至初见面时的尴尬看在眼中。

这是个公认最精似鬼的人,又消息最灵通。柳家的主张,没有人告诉他,也瞒不过他。见柳至思索着进来,冷捕头嘿嘿坏笑:“小柳啊,真让我觉得稀罕啊。”

柳至不在状态,就一愣道:“什么事情稀罕?”

“你和小袁居然没打?”冷捕头坏笑一地。

柳至愕然过,随即无言以对。他也知道凡是事情都不能瞒过冷捕头,但面对冷捕头的当面取笑,柳至才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冷捕头知道的事,太子殿下多办都知道。

也就是说柳丞相所做的事情,太子殿下是心中明镜一般。

想到今晚是三十夜晚,民间习俗过年都少动刀剪,而宫中却杀了两个孩子的事情,柳至茫然。

烛火闪动,把他不能聚焦的眼神映出。冷捕头有些不忍。大家是同僚,冷捕头就收到犯坏,笑着道:“我开玩笑呢,你和小袁是好兄弟,好兄弟有什么说不开。”

知道冷捕头是劝解,柳至咧嘴苦笑,回去自己位置上坐下,那心情不是一时半会儿的能恢复过来。

柳至在公事房中的心情,和太子殿下的心情差不多,虽然不是一个滋味的不痛快,但却是一模一样的不能恢复。

太子紧拧眉头,厉声厉色,气得嘴唇都哆嗦了:“你再说一遍!”

“殿下!求您了,我女儿是放养长大。她在家里撵鸡打狗无所不至,就是规矩上面,因她还小,因她是我第一个孩子,娇纵顽劣,从不约束。她怎配得上英敏殿下?”袁训又给太子叩上几个头:“求您了。”

太子一纵身子,直接跳了起来。

以他天潢贵胄的教养,平时讲究的是体态安舒,能让袁训气得跳多高,小袁将军也是有本事的。

太子从书案后直冲出来,直到袁训面前。那速度,有点儿像闪电。“啪!”再次闪电般出手,。狠给了袁训一记巴掌。

随即,殿下跳脚大骂:“放肆!你太大胆!都是平时惯的你。”这话一出来,就想到袁训才说他家加寿宝贝的话,殿下就骂得更凶:“以前把你就是放养长大,也是撵鸡打狗无所不至!就是规矩上面,你是宝贝,你知道自己了不起,娇纵顽劣,从不约束!啪!”

太子把袁训的话原封全数奉还不说,又给袁训第二记巴掌,咆哮出声:“配不上也得配。知道你教养出来就配不上,母后亲自教养,你给我滚,滚出京再也不许回来。滚!”

在太子殿下此时的心里,天下第一不识好劣的人,表弟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殿下震怒,侍候的人伸头来看。又有门帘子虽然厚,也挡不住殿下的大怒声,也能由窗纸隐约见到殿下跳脚。

殿下跳脚,这可是千年难见一回。侍候的人知趣回避时,也听到几句。

消息很快传回公事房,柳至倒吸凉气:“退亲!小袁他敢辞亲事!”柳至在佩服袁训的同时,这才想到自家丞相百般的不喜欢这亲事,但袁家也未必答应是不是?

冷捕头嘿嘿着,对公事房中人交待:“这话只到这里,明儿不许外传。”大家点头,而柳至忍不住,抓起才到的公文。在太子办的事情中,这公文并不紧急。但对于地方官来说,急死了,半夜快马也要送来。

借着回话,柳至走进去。

才过梅花株,就见到太子怒气冲冲负手出来。灯笼下面,他脸上五官都拧着,可见气成什么模样。

边走他边骂:“不滚是不是,不滚就跪着!跪上一夜!”

殿下恼怒万分,柳至也不敢上前。要知道惹太子生气的事情,虽然是袁训辞亲,但这里面也有柳丞相不少事情。

柳至怕太子殿下本来没想到柳家在背后折腾,自己上前去,反而招惹殿下想到,把自己也骂上一顿,那就不好。

见太子往内宅里去,应该是去睡觉。柳至原地不动,反正手中公文也就一般,不是必要今夜打搅殿下休息回的话,他就在梅花中等到太子走远后,去看袁训。

太子发话,袁训老实在跪着。

背后传来担心的话语:“小袁,你真的要辞亲事吗?”

是柳至。

袁训没好气,他初始见到柳至还能装着掖着。现在让殿下发作一顿,又挨两记巴掌,又遇到一个柳家的人,偏偏还是自己兄弟,可以出几句气,袁训怒道:“你当我愿意!”

骂得柳至无话可回,手握公文,在袁训身边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和跪着的袁训面对面,见袁训面上一左一右两个巴掌印子,殿下怒狠了,下手就不留情。

殿下想到表弟是自己娇纵出来的,恨的没命打板子已经很客气。在太子自己心里,认为他还是客气的。

但袁训的面颊上,十根手指清晰可见,让柳至叹气。

袁训不理他,柳至也无话可说。半晌,他站起来:“殿下应该气消,我去帮你求个情,你跪上一夜也不是事儿。”

袁训语出讽刺:“有劳!”

讽刺意味太浓厚,让柳至步子一滞,又无奈的笑上一笑,没说什么出去。在二门上,叫起值夜的老妈子,吩咐她:“去问殿下,说外面那人是不是让他先去歇息,要紧,这事儿要紧!”

把老妈子吓得还以为什么大事情,屁滚尿流的,也不敢说冷,进去随后出来,道:“殿下说随便打发他睡下。”

柳至赏过她银子,出来告诉袁训。袁训起来,柳至陪着他出来,见雪夜晶莹,鼓打四更,干笑道:“明天百官进宫朝贺,要不是怕你脸红着不好看,就同你喝几杯。”

袁训指着脸:“你看我这样子,能叫好看吗?”火辣辣的疼,身上都没面上热腾。

柳至瞅瞅:“咱们有药,走,我给你上。”

“不上。这是殿下打的,明天他要是还没出气,见到这印子消了,再给我补上怎么办。”袁训一口拒绝。

柳至却知道他用意,好笑道:“你顶着两巴掌印子,还想明天接着打擂台?”也就不管袁训,带他去公事房,和冷捕头等人见过。

冷捕头等人,对着袁训面颊好笑,都叫他亲家老爷,把袁训膈应得听不下去,又不敢说别这样叫。他怕传到太子耳朵里,一句小小的话,都会让太子再次恼怒。

和边城相比,京里处处方便。冷捕头等人常当值,藏的都有酒。有人就备下肉和花生等物,拿将出来,和袁训慢慢喝着,说着别后的话。

……。

元旦正岁的朝贺,是朝会制中级别较高的一种。古代没有阳历,全是农历,此元旦,和现代的元旦不是一回事。

正月初一,天气寒冷,宫门上结出无数冰雪,冰绫有小儿手臂粗。红绸在北风中招摇,和着新朝服进宫的百官们,新衣裳的太监们一起,添上新年气向。

百官们先至等候,皇帝后面才来。等的时候,三三两两的,并不按金殿班次站立。御史常大人在人堆中找到靖远侯。

丁忧官员不行婚嫁之事,不参与庆贺大典,南安侯府和文章侯府的人都不在这里。常大人只能来和靖远侯说话。

把阮侯爷扯到一旁,常大人板起脸:“我说侯爷,我记得我们是亲戚?”

阮侯爷莞尔:“过个年你糊涂不成?你是我的内亲姨表妹,安家老太太的三孙女儿家公公,当然是亲戚。”

“那好,我来问你,既然是亲戚,出了事情,你们怎不知会我呢?”常大人面庞绷的好似地上冰雪,紧板板的。

靖远侯愣住:“出了事?”大过年的对于官宦人家来说,出事最是让人担心。靖远侯心头才一寒冷,心想常大人是御史,难道是我们家的子弟让弹劾?

还没有问,常大人自己揭开谜底:“你们和柳家的作对,怎么不告诉我?”靖远侯恍然大悟:“原来,”

又咬牙笑骂:“你险些把我吓死。有大年初一,说出事这话的吗!”

常大人对他还是面如墨汁:“恭喜加官,恭喜发财。这话够吉祥了吧,现在你源源本本对我说个明白,不然,哼哼,你们眼里没有亲戚,老夫我虽然官儿没有你大,也不怯侯爷的!”

靖远侯失笑,示意这里说话虽然无人听到,但不远处全是官员:“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吧。”

“就这里说,”常大人面有得色:“昨天宫宴上,我听到你和董老大人在唱戏,听的人呢,却是柳丞相。我想,这就有事了不是。把我气得一夜没睡好,你们有事居然不叫上我。本想冲到你家去问你,但想到扎堆在你家,我本就是御史,知道这举动不好。在这儿大家遇到说上几句,谁知道我们说的是什么?”

“你就说你心里急吧,等不到吃年酒的日子再说。”靖远侯嘲笑过后,压低嗓音简单把事情说明:“柳家早有意把女儿许给英敏殿下,人都安排好,袁家的亲事挡他们的道,柳家要对宫里的小加寿下手。”

常大人听过不奇怪,他昨夜就想明白这事。而虽然英敏殿下才七岁左右,就安排下人这事情也无可诧异之处。

“我们正需要御史,已找下好几个,再有你老大人加入,那就更妙不过。”靖远侯抚须微笑。常大人目光闪烁,板一板脸:“我可不与你们同流合污,我行事光明磊落。”说过,就走到一旁,只和出仕同在这里的儿子们说话,不再理会阮家和董家。

鼓乐奏响时,皇帝登殿,百官朝贺过,皇帝照例问下有无朝事。一般,大年初一的,不是有人谋反,都不当天回。

也得让皇帝过个年是不是。

但常大人稳稳走出班次,回奏道:“回皇上,臣回奏宜黄库银失窃之事,现已查明沿路巡视官员赵大理,是由柳明大人保奏……。”

董大学士和靖远侯对视一眼,垂下眼敛。

这常大人,他倒来上头一箭。

柳丞相和柳家的子弟们提高警惕,柳明,是柳至的堂兄。就是没有加寿的事情夹杂在内,凡是牵扯上柳家人的,柳丞相都得关注不是。

也有不少官员骂常大人不知趣,大年初一啊,你让不让人过年?换成寻常,这就散朝,除去重臣老臣子们,和皇帝再说说话,余下的官员们,早就坐轿上马,回家去过年。

但这也符合常大人呆板方正,不会通融的本性,并没有让柳丞相起疑心。接下来的事,才是继昨天斩杀小妖人后,让柳丞相又遭一击。

“回皇上,梁山王帐下昭勇将军袁训,宫门求见。”

柳丞相才愕然,皇上也奇怪了,遂问太子:“谁让他回来的?”太子出列回话:“他奉梁山王之命,回京公干。”

“哦,”皇帝释然,说了个:“宣。”

袁训现在是外官,他得先到兵部里报备,这才到宫门请见。随着带路太监到金殿门外,太监退下,袁训进去山呼万岁,行叩拜之礼。

皇帝见到他,并没有太喜欢的表情。让一些认为袁将军女儿定下亲事,他这就是皇家宠儿的官员们吃惊。

官员们难免,在这时候悄悄的打量皇帝神色,好从中得出袁将军的受宠程度。但一看之下,大失所望。

皇帝淡淡:“袁将军,你回来是什么事情啊?”

“奉王爷军令,回京禀呈明年军事计划。还有,”袁训在这里迟疑,对太子投过询问的眼光。关键时候,表弟还是得依靠表兄,袁训在犹豫,我这话能不能回?

太子给他一白眼,有能耐你就回吧。见表弟脸上已经没有手指印,这是昨天喝酒过后,血液循环加快,指印就消得快。太子恨恨,昨天怎么不再打狠些。

柳丞相过于关注,接近于直瞪的面容,让袁训把天威敬畏给忘记。他毅然回话:“还有,就是臣女得蒙皇上皇后娘娘恩典,得配亲事,是臣满门之幸。臣自接到圣旨,惶恐不安。臣女年幼,不到两周,长大后媸妍还未可知,臣自知难配英敏殿下……。”

百官震惊!

小袁将军你太大胆!

天家的亲事,也是你敢左右的?

而太子冷笑,坐在金阶之上的皇帝怒容呈现,一字一句震响金殿各个角落。他甚至没等袁训说完,就怒斥:“此事由娘娘和朕相看,轮不到你来说般配!美玉出深山,一直是与石头相伴!因此,袁佳寿由宫中教养,就是怕好玉也让你家雕琢成废料!今天听你的话,如朕所想,果然糊涂!念你去年军功颇有,朕饶你死罪。来人,传旨。”

秉笔太监应声:“是。”

“昭勇将军官降一等,降为四品广威将军!”这不是降一等,这是把从三品也跳过去,直降下去。

秉笔太监再应声,就要去拟旨时,皇帝再次怒气冲天:“传旨,”

“是。”这太监幸好还没有走,转身就算回来。

“袁佳寿贞淑仪德,许亲皇太孙英敏,因其年纪幼小,无人教养礼仪,着皇后养在宫中教导。按月八十两银子为俸,许至亲家人入宫陪伴。”

在这里,顿上一顿,皇帝对太监示意,表示他的旨意就到这里。在太监欠身倒退而出后,皇帝对着袁训也是冷笑:“糊涂家人嘛,以后可以不必再见!”

幸好这话不是旨意,但已经把袁训惊得背上冷汗出来,目瞪口呆,原地僵住。

太子殿下对着傻眼的表弟冷笑冷笑,从容的出列谢恩。

英敏殿下本来并没有封皇太孙,由今天开始,就算是下下一任皇位的继承人。

对于这样的结果,柳丞相是应该喜悦的。可听着袁佳寿又一次有明旨养在宫里,而且还有月银八十两,以后宫中御膳房上,就得备上袁佳寿一份儿例菜,柳丞相又满嘴全是苦水。

不用说,董大学士和靖远侯等人,全是喜悦的。但他们的喜悦也没出来太久,因为袁训呆在那里,居然还没想到去谢恩。

这要是能随意走动的地方,董大学士和靖远侯一定走上前去,给袁训几脚,把他踢醒。但这里是金殿,他们只能对着也发呆,像在陪着袁训,心中暗暗着急他失仪。

这里是金殿,所以,不用太着急,有太监走上来提醒:“请袁大人谢恩。”袁训失魂落魄,谢了恩典。皇帝还对他生气,拂袖道:“出去,朕不要看到你这糊涂人!”把袁训撵出殿外。接下来照例有新年赐酒三杯,就可以结束朝贺,这就没有小袁将军的份儿。

……

“小爷,小爷,”任保颠颠儿的从雪地里小跑着过来。

就要到袁训面前,“哧溜”一跤摔倒。从金殿出来,就觉得茫然的袁训这才回神,急忙去扶时,任保已自己跳起来,拍拍衣上的雪,满面堆笑过来:“您回来了,您回来是件高兴事儿,看看您把这事办的,让皇上撵出来了不是,跟我来,娘娘要见您,还有加寿姑娘,还有袁老夫人,还有安家老太太,”

以任保来看,袁训已成家立业,又有官职,袁家奶奶可以称作是个夫人,而袁夫人可以当个老夫人了。

袁训让撵出来后,还是要去见女儿的。他让皇帝话说以后有不能再见女儿的可能,吓得真的快糊涂,一边想着理清思绪,一边往内宫门上去,又有雪地,就走得不快。

而任保呢,是听到袁训回京,一面让人往娘娘面前回话,他一面就内宫来接。内宫里还不知道金殿上的事,任保就先知道。

他絮絮叨叨:“多好的事儿啊,英敏殿下也喜欢加寿姑娘,加寿姑娘也喜欢英敏殿下不是,一桌吃一床睡,一处玩耍……”

“一床睡?”袁训打断他,那表情跟地上冻的雪地差不多。

任保掩嘴笑:“都是孩子,英敏殿下过了年过生日,才真正是七周岁,而加寿姑娘,这才两周还没到不是,她是夏天里生日,她会说呢,开石榴花儿的时候,就有加寿姑娘。”

加寿是快乐的石榴花变的,这是宝珠说的女儿。

袁训想到女儿,就有了笑容。任保继续絮叨着,把他带到皇后宫中。“不用通报,您只管请进,娘娘一定是喜欢的,袁老夫人也一定是喜欢的,安老太太也一定是……”

在背后的碎嘴子声音里,宫女们含笑打起厚锦门帘,里面的人目光纷纷看过来。

中宫已收到侄子让金殿撵出的消息不,又是可气,又是疼爱;袁夫人就全是一片疼爱,安老太太和她一样。而小桌子旁边,加寿正在吃早饭。

百官朝贺都早,等袁将军往兵部走一圈,再上金殿让骂出来,加寿不过才起床,她素来一个人吃饭,还是自己拿着勺子在吃。

一个桌子四个边,还有两边是英敏小殿下和瑞庆殿下,最后一边是空的。侍候她们的宫女,负责给小殿下们擦嘴,在她们身后。

大人们包括瑞庆殿下都听得懂袁训是谁,而加寿和英敏殿下虽然听到袁训将军回来,也不知道是谁。

乍见父亲带着风雪进来,加寿愣住。

女儿小面容出现在眼前,袁训深吸一口气,本该先见驾的他,不能控制自己,对女儿伸出手臂:“宝贝儿加寿,父亲来了。”

加寿黑而又亮的大眼睛直怔怔,手里小银勺子里的粥往下落着,她也没有看到。

所有人的目光全放在父女身上,见袁训真情流露,而伶俐的加寿今天似傻住,中宫娘娘笑吟吟提醒:“寿姐儿,你父亲来看你了,”

这话音一落下,“哇哇哇哇……”加寿把勺子一抛,对着袁训冲过去。跑得太快,小身子似带起风,把英敏殿下看呆住。

袁训打起笑容,准备女儿到面前就抱起她时,却见加寿冲到他面前一步以外,挥紧小拳头,两只小脚一上一下的蹦哒着,“哇哇哇哇!”

对着袁训大哭起来。

“好宝贝儿,”袁训忙进前一步去抱,让加寿推开他手臂。

“哇哇哇哇!”加寿仰着小面庞,对着他继续大哭。

“乖乖,父亲来晚了,你别不高兴,”

“哇哇哇哇!”

中宫看着心酸,想说点儿什么解开这心酸,对袁夫人道:“她这是和父亲在吵架?”袁夫人却一直在笑,她见到儿子父女相见,而孙女儿一直发脾气,说不出的喜欢,这说明父女感情亲厚才是。

袁夫人笑道:“是啊。”

“哇哇哇哇!”

不管袁训怎么哄,加寿就是对着他踢着脚,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哇哇大叫,泪珠儿也滚落不断。

袁训蹲在女儿面前陪笑:“好宝贝儿,父亲错了,父亲说陪你躲猫猫的,这就来晚了。”

加寿忽然一扭小身子,又对着自己饭桌子冲过去。她的粥还在那里,加寿把小脸儿往粥上一埋,好在她是小碗,而粥是她自己吃,拿不滚烫的给她。

把脸上糊的全是粥米,加寿再冲回来,这一回,直冲到袁训怀里,把糊上粥的小脸蛋子,在父亲面颊上蹭来蹭去,使得力气太大——小孩子有时候力气可以让大人吃惊,因为她是全心全力的发力——半蹲着的袁训差点坐地上。

女儿小脸狠狠的蹭上来,袁训由着她蹭。蹭完这边蹭那边,蹭得父女脸上全发红,加寿还不算完,推开父亲搂着自己的手臂又折回去,这一回不在脸上涂粥,把英敏小殿下面前的酱汁鹿肉,一把抢过来,把小脸儿在盘子里一埋,还扯动几下,再一抬头,乐倒一片人。

眉清目秀的小姑娘,眉毛鼻子尖上全是酱肉汁子。

加寿再回去,不论鼻子眼睛,把她爹脸上蹭得到处都是,累得呼呼喘气时,“给,”酱肉盘子出现在面前。

凡是捣蛋之事,瑞庆殿下岂有不出现之理?她端着盘子送过来,眉开眼笑:“加寿太能干!”能看到坏蛋哥哥出这么大的糗,还是头一回。

有人助长,而当父亲的又低头认错,加寿抓起两满把酱肉,又糊他爹一身。

英敏小殿下也乐了,寿姐儿真会玩啊。酱肉盘子没了,他端起一盘子小菜,也送来给加寿,又让加寿糊到袁训脸上。

中宫早就不再心酸,而是笑得让人揉背。袁夫人手指着袁训,想说话阻止,却说不成一整句:“你呀…。别由……着她……”安老太太在宫里,是时时提醒自己注意仪态,不要带累寿姐儿的,现在也笑得掌不住,有个侍候她的宫女有眼色,走上来给她捶着背。

袁将军此时脸上那才叫好看,要是萧观见到,可以笑话他一辈子。

他头发上粥米,眉毛上先刷一层酱汁,又来一层小菜,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加寿最后哇哇几声后,见她的爹实在好笑,“格格,”带着泪水又笑了出来。

而袁训看女儿,也是一样。加寿两边小脸上是粥,又糊上酱汁子。小菜本来她脸上没有,但她手抓着后,又无意中往自己脸上抹上一把,鼻子尖上粘着一块,要掉不掉。

见女儿总算笑了,袁训一把抄起她,笑道:“小坏蛋,父亲陪你换衣服去。”任保让宫女们跟上侍候,加寿的衣服这里本有,而宫中衣裳不少,动不动才能就赏出来一套宫衣什么的,也给袁训找出一身衣裳,玉红色锦袍,俊秀的小袁将军重新出来。

加寿不离开父亲,由父亲给洗脸给换衣裳。当父亲的换外衣,不怕女儿瞧,加寿乖乖坐着,等父亲换完,抱着她出来。

这才想到行礼,行礼时袁训也不丢下女儿。而安老太太这才让他提醒,这才意识到袁训大大的失仪,他进来以后,理当先对娘娘三拜九叩,而看娘娘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反而笑容亲切:“你啊,你来的不是时候,把她招得饭只吃一半。”

“哇哇哇哇!”加寿闻言,又冲着她的爹来上一嗓子。加寿是会说话的,可她就是不说,扯嗓子对着她的爹干嚎,继续吵架。

袁训陪笑:“父亲这就来喂你。”

粥重新送上来,加寿让安置在父亲一侧腿上,吃上两口,就长长抽泣一声,抽得中宫袁夫人老太太女官都笑。

徐夫人进言:“小姑娘在撒娇呢。”

“是啊,所以啊,我得养着,丢给他养,看看,娇惯得不行。”中宫这一会儿见侄子又长高不少,两年里为他的担心可以下去,但对侄子在金殿上的表现,这就开始生气。

“喂完饭,你就出去吧,她等下还要认字呢,进宫没多久,已经会背三字经,你别耽误她。”

袁将军今天是在哪儿都让撵。

袁训舍不得离开女儿,而且对姑母的话有异议,陪笑道:“这么小,就压着背三字经,”中宫对着他翻脸:“不要你多口!这孩子,归我了!”

袁训在心里嘀咕,幸好宝珠是在边城生,下面的孩子我们可不送回来了。他还不知道宝珠自投罗网,也就要到京门。

中宫撇嘴,把他心意看穿,眉头轻抬,似笑非笑:“袁将军,听说你家的宝珠,她又有了。”瑞庆殿下笑眯眯,推波助澜:“母后,加寿太可爱了,以后她的弟弟妹妹啊,也一定可爱。哎呀,我缺玩伴呢。”

袁训对着瑞庆殿下没好气,黑黑的甩过去一个眼色。你都这么大了,用不到那么小的玩伴!

瑞庆殿下给他坏笑:“就这么说定了,再生下来的孩子,先得送来给我瞧瞧顺眼不顺眼。”

袁训敢怒不敢言,瑞庆殿下得意非凡。今天真是好日子,不但见到坏蛋哥哥出糗,还能让他在瑞庆手上放老实。

如果不是碍着安老太太在,瑞庆殿下还要更好的“收拾”一下。但就是这样,安老太太也更证实她早就想明白的心思。

中宫娘娘疼爱的,是她的好孙婿才是。

由疼爱袁训,才疼爱他的孩子。这不,宝珠肚子里的,还没出来,也让惦记上了。

吃完饭,袁训也赖着不说走,把女儿抱在怀里摇着,瑞庆殿下带着他去看天天玩的玩具。等他出去,中宫娘娘才翻个白眼儿:“不是我和加寿有缘分,不看他会哄孩子,我应该让他赶紧出宫吧。”

任保进言:“娘娘不看别的,看在加寿姑娘份上,也得让父女团圆不是。这就中午要赐宴吧,奴婢去让御膳房中送来。”说过就走了。

中宫等他出去后,对着任保的背影也冷笑:“我倒让你指使一回。”装着不悦,回她的内殿去了。

……

柳丞相从金殿里出来,回家后闷闷不乐。往他家拜年的人很好,拍马奉承以前他也能听进几句,今天是一句也不能听。

有个相好知己请他品茶,柳丞相就出来散闷。坐轿子在路上,对着风雪不住,好似他的心情。

金殿上看得明白,袁训的圣眷并不像有很多。难道,真的是他女儿小小年纪,就有出人头地之风采。

这种抬举女儿,却斥责父亲的事情,往往都预示着皇上并不是真的生气。但最后把袁训撵出金殿,这是丢脸面的事情。

柳丞相越思越想,心中越是不安。他看不懂,这就不安。

------题外话------

家里冻住没有水,希望天快暖和,水管恢复供水。

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