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发作太子妃/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妻说笑一时,袁训陪宝珠出去散步,在廊下看花。日光恰在此时出现,浓云滚着金边,淡金色直上花树。

廊下一对人,袁训是家常柳青色罗袍,更见丰神俊朗。而宝珠一袭宽松朱红锦袍,肌肤熠熠生辉。

家里人是常见他们的,也在心里说一句,好生般配。

……。

天在下午,过年的日子里都是悠闲的。这时候不是才散酒席,就是午后舒展。连大人在自家客厅上品茶,闲闲听连夫人说话。

四十岁出去的连夫人,是东安郡王一族,出身决定她的举止得体,就是为难也带着优雅。“老爷你说,渊儿定下袁家的亲事,这事情荒唐吧?”

连渊也是没有孩子,就和袁训定下亲事。而袁训当时也一样没有孩子。

“荒唐什么,他们相处的好。”连大人倒是从容。

连夫人笑着:“但是有一件,袁家生出儿子来,你儿子没有女儿去配怎么办?”

“呵呵呵,”连大人轻笑出声,像连夫人的话有可笑之处。

连夫人半带嗔怪:“老爷有好主意,怎不告诉我,你就一个人去笑?”见夫人眉带焦急之色出来,连大人眯眯笑着,就要对她开口,见外面有一对夫妻走来。

认了认,而家人也同时报出来:“老爷,兵马指挥司尚大人尚夫人到了。”这是尚栋的父母亲,和连家走动。

“老连啊,听说袁训媳妇要生孩子没有?”紫檀木座椅上落坐,尚大人就直言来意。连大人和连夫人全是一点就透的人,都有诧异:“你们家孩子也和袁家说过定亲事?”

尚夫人满面笑容:“但听说你们家也定下,所以我们来问问。”

“我们是来商议,袁家这一回生的孩子,是你家先定,还是我家先定?”尚大人说完,连大人就乐了,摆手笑:“慢来慢来,他得生的是儿子才行,要是生女儿,老尚啊,你就没听说沈大人要定?”

连夫人尚夫人同笑:“袁家的孩子只怕不够分。”

“所以不得不来问个秩序。”尚大人微笑。

见尚家夫妻胸有成竹,连夫人讨教:“我刚才在想,若是以后没有女孩儿配?这可怎么好?”尚夫人一听就笑,主动告诉连夫人:“我家别的儿子有女孩儿,就是没有,还可以再生。若是几个儿子都生不出来女孩儿,我和老爷商议过,袁家这门亲事是必要定的,先不说孩子们说话不能食言,再说也能解决,堂兄弟们膝下,也寻得出来女孩儿的。”

“哦,我竟然没想到!”恍然大悟中,连夫人想想连渊也不是她唯一的儿子,她还有别的儿子,连大人也有兄弟,连家总有孩子配袁家。

女眷们说笑声中,尚大人对连大人使个眼色,连大人会意,道:“夫人,你们慢聊,我们去书房说话。”

……

一炉薰香点上后,书房里春意顿生。红泥小火炉烹上茶水,连大人才吁一口气:“这是今年的雪水,梅花雪,不是至亲知己,我舍不得拿出。”

抬眸生出笑意:“不过,你也不是来喝茶的。”把胡须抚一把,又道:“你也不是来和我论亲事谁先谁后?”

“有你的!”翘起大拇指,尚栋父亲开门见山:“袁家和柳家的事情,我们可插手吗?”

“为什么要插手?”连大人稳稳回答。

尚大人敏锐的捕捉他面上每一丝变化,再次试探地问:“就要成亲家?”

“那我是不管的。”连大人稳如泰山模样。

但随即:“亲事,也是要定的。老尚啊,我比你年长几岁,我家先定。”

尚大人也不是软果子,道:“你把原因详细分析给我听,我听得不错,袁家长子让给你。”连大人更狡猾,装着心里话很要紧,轻易不肯往外说,沉吟道:“这个么?”

“长子!嘿嘿,老连啊,我让的可是以后能袭爵位的长子给你家。”尚大人毫不示弱。

连大人一听笑眯了眼,但是反问:“袁训还没有爵位呢,你让我的这长子,能袭什么?”

长叹一声,尚大人摇头:“没想到啊,”

“什么没想到?”连大人糊涂。

尚大人对着他苦着脸儿:“我认识你几十年,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糊涂瓜!”

“只有糊涂蛋,哪有糊涂瓜……。哎,我说错了。”连大人对自己自投罗网,又反应过来。

“你自己说糊涂蛋的,哈哈,老连啊,你肚子里有话只是瞒我。去年袁训报军功,金殿上就差没打起来。吏部尚书老梁报旧仇,铁了心要和袁训过不去,最后怎么商议的,不是说给他袭个爵位,”尚大人边调侃边说。

“可礼部不答应啊,”

“说他官升得快,最后又商议给他儿子弄个什么尉来着,又说他没儿子!迟迟早早的,少不了他的爵位。”

尚大人说到这里,连大人含笑打断:“我已知道,你心里想的和我想的一样。”

“那你说吧,你怎么想的?”

一带碧窗下,几枝红梅映照下,连大人满面红光,语气谨慎。在他这种郑重面容下,尚大人就看房门,自语:“已关好。”

“我家里没有奸细。”连大人好笑,尚大人立即摆出洗耳恭听模样。

连大人一出口,语出惊人。

“袁家的亲事,来得蹊跷!”

似石投水中,惊出水天。

尚大人嘴角噙笑,这和他想的一样。他也就是想到这儿,也顺从儿子心意,要和袁家定亲。但为什么,要成亲事,却不肯帮袁训过柳家这一关?

“柳老头儿是个城府深的,文官多心机,我不是说老连,而且就你自己说,我的话对不对?”

连大人瞅瞅京都兵马指挥使尚大人,阴阳怪气:“武将也龌龊。”

……

半晌,翘胡子瞪眼睛的两个人才分开,连大人接着刚才话说:“我内宫中打听一个遍,硬是没找出袁家的内应!只淑妃是袁训的同乡,那加寿小姑娘,你还别说,这名字真好记。她凭什么定太子府上小殿下的亲事?”

四道黑眸全是炯炯,交织到一起。

“只凭是个同乡这话,别说柳老儿不服气,我都不服气,满朝百官都不会服气,袁训即刻就是箭靶子。”

和我想的一样,尚大人又在心里这样道。

“好在他聪明,他亲身回来辞亲事。”

“当着百官辞亲事,这件事做得不坏,但也有可能是年青热血。”尚大人中肯地评论。

连大人眸子眯起:“这件事我没多话说,我说的是后面,他越辞,他女儿就在宫中呆得越稳,老尚你素来狡猾过人,想来你也看出。”

“我是个憨厚人呐。”尚大人满面憨厚。

白他一大眼,连大人悠然自得:“所以啊,我就看着,看看柳家和袁家过招,最后谁赢!”

“你是想捡大便宜!”个中心思,让尚大人揭破。

连大人用眼角睨他:“别说你不想!前年,光禄寺的官职,你家没争过柳家,你难道忘记?”尚大人反唇相击:“我也提醒提醒你吧,你堂侄放的大理寺官,又是败在谁的手下?”

无话可回的连大人憋闷半天,憋出来一句:“这算我的话说完了吧,袁家的长子归我家!”尚大人没好气:“归你家就归你家,反正袁家宫里有人,是谁,我们找不出来,但这一回闹得越大,那人就不得不出来,我还怕第二个儿子没有好前程吗?”

“那你也是坐山观虎斗?”

“是!”

尚大人才回答过,“咚咚……”巨声爆出。这声音比炸雷还要惊人,直震到人心底深处。桌子椅子人跟着一起晃动,摆在上面的小火炉摇晃几下,一头栽倒。

上面放的水壶中热水在地上横流出去,直对着乱晃不停的红漆雕花木门。

连大人摔在地上,尚大人摔在地上,手按住地面,觉得地面似奔驰马车,没有一处不是晃的。尚大人喘息着问:“地震了?”

“不,这是虎斗开始!”连大人侧耳倾听:“巨震的中心,是柳家的宅子。”离连大人这里不远,所以他家受损失严重。他怎么知道那是柳家的宅子,连大人是京中长大,对附近宅子出入什么人,倒是知道。

……。

浓烟滚滚,爆炸声不断。附近的居民全遭了殃,哭喊声成片。扶老携幼,搬东抬西,妇人顾不得头巾,老人顾不得拐杖。

附近高楼上,有一座楼几个人眺望过来。

“这烧得并不够大,”

从这里可见柳家宅子着火院墙倒塌,但和想像中的不一样。说话的人疑惑:“暗中投放的火药,本可以把这条街都炸平。”

“兵部新制出的火药,也不是吹的那么神乎!”另一个人接话。

“你看!”有人手指下面。

柳家燃烧不停的宅院里面,一个妇人蓬头乱衣,大哭不止逃出来:“是你,你这个狠心的……”她似让吓疯,围绕着着火的宅子成圈行走,嘴里说着什么。

有人去看过回来:“这妇人让吓疯了,我要拽住她,她力气大得惊人,她嘴里不住说着,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楼上的人都满意了。

他们互相嬉笑:“韩家老三并不难扮,这一回呀,是旧相好杀人灭口,火烧柳宅。”

“文章侯府韩家和袁家是至亲,韩老三昨天还在袁家吃饭,这就出现这事情,而他今天上船离京,这事情真是太巧太巧了。”

“太巧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几个人嘻嘻下楼离去。

……

“砰!”柳丞相勃然大怒,大手怒击红木镶玉小几,手随即就红起来,而他气怒攻心,并没有发觉。

在他面前,有两个黑面灰头的家人回着话:“才刚进那宅子里看过,除去张保家的疯了以外,别的没有一个活人。”

“全是尸首?”柳丞相又气又怒,想也不想问出这一句。

家人左右对视一眼:“还不是尸首,”在柳丞相的怒瞪之下,感受出丞相内心的巨浪掀天的家人怯怯道:“全烧糊了,一堆骨头!”

他们是听到爆炸就赶去,奋不顾身冲进还在燃烧的火场,但见一地的,全是骨头,和烧得不能辨认的焦炭。

柳丞相怒道:“这就没有线索可寻了吗!”头脑一晕,人摇晃起来。家人急急扶住他,先劝丞相为重:“丞相放心,张保家的已经让顺天府带走,想来很快就能查出谁是元凶!”

狠狠推开他们,柳丞相暴怒:“这还要查吗!谁是凶手不是一目了然!”他浑身颤抖,脚跺着地面,咆哮道:“袁训,小儿你太猖狂!”

那宅子里住的孩子们死得一个不剩,最解气的是谁?

是谁会铁下心和他们过不去?

袁训!

闻讯而赶回来的柳家子弟们,在院子里就听到柳丞相大骂袁训,大家正猜疑的时候,房中又咆哮出来:“把柳至叫回来!”

柳至的父亲已走到房门外面,急步进去,见柳丞相面色通红似醉酒,人又气得不住哆嗦。生怕他得病,柳至的父亲更放软嗓音:“至儿昨晚出城公干,是太子的意思。”

“太子,是了,我家还有太子妃殿下。”

柳丞相在听到爆炸地方是他家的宅子,死的人是他精心准备的一帮子孩子时,人滞得呆呆的,只狂怒去了。

当想起来太子妃时,似一道银虹从天际划到他脑海中。柳丞相慌乱着:“备轿!”头一句又惊又惶,第二句又是用力跺脚,像是他的脚不值钱,跺碎就可以不要。

“备轿,我去见太子妃殿下!”一长串子的咒骂声,随即从柳丞相嘴里吐出。有些字眼又污秽又生僻,听得见惯柳丞相端着个架子斯文肃穆的柳家子弟们,都想去掩耳朵。

为人还能斯文,是他没到伤心处。

柳至的父亲心头冒出这句话,同时也让柳丞相的脏话蹦得眼皮子跳个不停。见柳丞相疯疯颠颠模样就要往外冲,衣裳也凌乱,头上帽子也半歪就要掉下来,柳至的父亲拦下他,皱眉道:“兄长你就是要去,也得换件衣裳再去太子府上!”

柳丞相一怔,随即扫过面前走进来的子弟们,不管是兄弟们,还是侄子们,全面带诧异。他这才发现有异,低头一看,身上家常的湖蓝色锦衣,可能是跺脚时弄的,腰带也歪,衣扣也扭。

见他总算发觉,柳至的父亲再抬眉头。柳丞相摸下头上小帽,才看到这是个家里戴戴的帽头儿,不能出门见人。

“唉!把我气糊涂了。”柳丞相神智回来半边,叹气含泪。

扫过进来后就各归位置的子弟们沉默面容,他们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反正是和袁家过不去就是,全静静等候。

伤痛欲绝的柳丞相泣泪下来:“袁家,欺人太甚!”一烧一个宅子,一个杀一院子人!还有惊动附近,不怕害死邻居之举。

房外有人听到,怒气几不能忍,一跳进来,他腰上有剑,只手按住,另一个手臂高举而呼:“宰他去!”

腾腾腾腾,登时跳出四、五个年青人,全是年青人,才这样不顾后果的热血。在加寿姑娘定亲以后,柳丞相的无数次煽动,柳家子弟早就是备战状态,有人带头,这就一起出来。

大步都要走开,让柳至的父亲喝住:“柳明!太胡闹了!”

子弟们回眸,杀气俱在面上。

柳至的父亲面色铁青,走过去想也不想,一甩巴掌,狠狠的给了柳明一记。柳明并不是他的儿子,但也让他打愣。这一记巴掌又狠又重,挑头闹事的柳明捂住脸傻眼:“叔父,你怎么能打我?”

“混账!凡事要听丞相的,不是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太子妃还在,宫里又才赏出来人,你们这就冲去袁家,你们也没有证据说是袁家作的!”

柳丞相也让这段话打醒,他略一思索:“这样吧,我们先去问问张保家的。”他家里当官的不少,这就看着一个人:“你在顺天府任职,去把张保家的带回来,我们先问个明白。”

那个人陪笑:“丞相,顺天府尹还是董大学士的儿子,董大人。顺天府归他管,他不会让我抽人出来的。”

“砰!”

柳丞相才从呆中出来,就又怒摔了东西。气得似风中落叶,一端还挂在枝头不掉,西风中唯有不住摇动。

好在他们家人多,有一个人走出来,缓缓地道:“我看这事情不简单,”

“是袁家作的!”

柳丞相真是气昏了头,又口不择言。

他家里人自是不敢逆着丞相说话,那个人欠下身子,话说得略快。本来是为缓和丞相情绪,才慢慢说话。现在发现不说快些,丞相会误会,干脆直接一气冲出。

“我是说这是大爆炸,损伤附近人家必有,这案子顺天府不见得管得下来,”

柳丞相亮了眸子,面容对住另外两个人,叫着他们的名字:“让大理寺提人,把张保家的提到大理寺去。”

“提到大理寺也棘手,大理寺左少卿左家和我们有嫌隙。”

怒骂一声:“这些不自量力,总想和我们家比拼的不上台盘东西!”柳丞相负着手,气咻咻在房中走个不停。

没一会儿,他走到自己头晕。再次权衡张保家的是呆在大理寺好,还是留在顺天府好时,外面有个家人气喘吁吁进来。

他是柳丞相最初派出去的家人之一,另外两个回来,他是最后回来的。

“丞相,这案子太大,顺天府说不敢自查,又怕张保家的在他们狱里呆不住,已转到刑部!”

柳丞相目瞪口呆:“为什么要转到刑部?”

“据说,”家人不敢回的模样。

吹胡子瞪眼睛的柳丞相正要骂出来,柳至的父亲猜出来,道:“这是要三堂会审吧?”

抽气声此起彼伏的出来。

由刑部、都察院、大理寺合审的案子,一般是很政治敏感的案子为多,怕牵涉到官员众多,可能还有皇家,一个部门不敢决定,就三司同审。

……

半晌,柳丞相认为自己完全清醒,而且很有理智。他重端起威严,很想和平时那样清清嗓子,自己都觉得威震子弟。

但今天他心中凄凉,没想到袁家敢闹这么大,他嗓子里堵着,都说出话就不错,勉勉强强地,才保持住镇定。

“袁家的意思我已洞悉,”柳丞相有气无力。

“唰!”目光投过来,让柳丞相又生出一些威严感,实在的,是这一场“袁家引起的”——他是一定这样想——的爆炸,把丞相脸皮一揭到底,点滴全无。

“他是在皇上斩杀小妖人以后,揣摩到我留下那些孩子们可以利用,这他也手脚快,我还没来得及送走作别的用场,他这就下手。现在顺天府又推走,不知他用什么借口,但想来他往宫中回禀过,不然不会三司会审。三司会审啊,那宅子是我家的,这种大事情出来,推到别人头上也晚了。里面烧死的人是皇上不喜欢的,如果我们不能找出与袁家有关,柳家圣眷将不再矣。”

人人面色紧绷,都知道丞相说话并不虚假。

“现在,我去见太子妃,而你们去想法子见张保家的,看她能不能说出点什么。”柳丞相重重叹口气,吩咐备轿。

……

天色已黑,朱红绣榻上,宝珠倚着迎枕,榻前有好几个人。

爆炸声离得远,但这里也受震动。幸好当时袁训在家,在震动一出来,就把宝珠抱在怀里,直回房中安置下来。

他倒没有就出门儿,而是陪宝珠到天黑,见震声不在,才说出门。宝珠知道总有事出来,而且袁训是太子门下,京里出事不管是哪儿,他出去看看理所应当,就不阻拦,只叮嘱他小心。

红茶、卫氏、梅英,以至跟进京的辛五娘,怕等下再有事情,都进来陪伴宝珠。

宝珠默默的,只想着刚才震声奇怪。难道是地震?难道是谋反,难道……。

“奶奶,”跟进京的丫头红荷回话:“万掌柜的回来了。”红花立即黑了脸。

宝珠悄悄看过红花面容,徐声道:“请他进来。”不用对红花使眼色,红花一溜烟儿的就回避出去。

卫氏梅英跟后面笑,把辛五娘也带出去。

万大同愣是装眼里没有那道纤细灵活身影,走到榻前回话。

烛光摇摇,宝珠悄声问:“今天又打听多少?”她已坐起,手指榻前一张海棠花式样的椅子。万大同坐下,宝珠才想到那是红花才坐过的,怕说出来万大同也要发毛,宝珠忍住笑不提。

“柳家计有十几个房头,柳丞相那一支,就有四个房头,还有别的同曾祖的,就只这些人。”

语气轻松的万大同,把宝珠也带着心头轻松:“就只这些人,我们对付的可是柳丞相家哎。”宝珠撇嘴,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人多点儿,在京里呆的日子久些,就想欺负我的加寿宝贝。

万大同更不屑一顾,他以前是辅国公的人,但国公府对他毫无助力,他总是独来独往,出事情全是自己解决,视一切难关全不在话下,这是在京里是吗?万掌柜的也敢闯。

“奶奶您想,人多,房头多,嫌隙就多。”

宝珠嫣然,这话深得宝珠心。

“我们走野林子,那野猪也好,野豹子也好,不到饿的时候它们不捉食。这人不一样,越是宅门,老世家,越是人吃人。别看他们外面光,里面为一两银子一个首饰一顿酒,都能结怨。”万大同云淡风轻:“柳家以为他们人多势众,却忘记人多也有人多的麻烦。”

宝珠欠欠脑袋,对这话表示尊敬。抬眸,又生希冀:“那你对我说说,是个什么局面?”

“奶奶听好,大宅门里三件事,升官发财承家业。还有三件事,升官总在后面,分钱永远不均,家业吃口汤水。”

万大同气定神闲:“他们家每个房头,都出浪荡乱花钱的子弟,所以房头多不是好事情,这些事情一定爆出来,当家主的得收拾多少银子来买回名声。”

“有欠债?”宝珠杏眼生辉:“怎么买?”

“有些是旧年债务,欠得久了,债主说五成银子就卖给我,我出三成,等他回话。”

宝珠喜悦满面,由衷地夸道:“万掌柜的,您太能干。”宝珠由此,又一次想到每一个人都有用处,以前见过孔掌柜的,就差捧在脑袋上顶着,认为再找不出能干如斯的人。

后来,又来一个万大同。

回想到和万大同过招那天,他一身黑色衣裳,扯开里面满怀白玉。腰带内又装满明珠,就是里面衣裳上,也绣的到处是珍珠,宝珠要不是有袁夫人的嫁妆,站出来人再多,也不能和万大同比财力。

他的诡计多端,在今天听过他的一番话,更让宝珠心生庆幸。幸好万掌柜的是自己人,幸好……宝珠就想到有一件事情,心中一直转着,赶紧地问问吧。

“万掌柜的,听说您家里都没了人?”宝珠陪笑。

万大同默然,把脑袋动一动,权做点头。

宝珠殷殷地道:“那,您也不小了,成个家吧?”

万大同面生警惕。见他察觉,宝珠笑盈盈:“红花儿你要相得中,我给你们做大媒!”

……

万小糟!

我要打死你!

红花正在外面心里翻腾这话,听门帘一响,万大同兔子中箭似跑出来,随意的一扫外面人,好巧不巧,眸光恰落在红花面上。

这一眼看上去,万大同更见鬼一般,飞也似跑了。

“啐,我又不是鬼!”红花啐地。

……

宝珠无奈,难道八棒子也打不到一处去?想做大媒总碰钉子,宝珠懒洋洋让打击的歪下来又要睡,外面又来了人。

“太子妃传袁将军夫人。”

宝珠睁大眼睛,左右眨眨,鸿门宴?

……

“你得意吧?”清莹梅花,映照在窗前可夺月华。太子妃瞪住下面跪着的俏丽妇人,眸子里就要喷出火来。

侍候她的妈妈不安的动动身子,低声道:“殿下,她有身孕,是不是免跪赐坐?”太子妃才眉头一横,妈妈又道:“说到底,她的女儿和英敏小殿下定亲事。”

暴怒在太子妃眸中一闪而过,其中疯狂把妈妈吓退回到原位不动。太子妃脑袋嗡嗡更响个不停,而且疼也上来。

两边太阳忽忽的跳着,让太子妃眸光全是歪的。

心口,也抽疼上来,太子妃强忍住。

而宝珠此时回话,她心平气和:“臣妾不知道殿下所问何事,是臣妾应该得意的?”她面上清灵,并不似作伪。

但太子妃更认定宝珠这是伪装,指甲尖掐住楠木椅子扶手,恨恨地道:“别以为你们用了招数,就能攀附上我的儿子,就能一飞升天,就能……”

宝珠静静:“殿下,亲事是宫中所定。”

“你!威胁我?”太子妃面色直接变绿。

宝珠定定地看着她,见她也曾有过柔和面容才是,但今天一片狰狞。宝珠更坚定让万大同买回柳家子弟所欠债务欠条,也暗暗告诉自己,我要保护我的加寿宝贝儿。

“殿下,亲事由宫中所定,这人人知晓,而我夫妻定亲事时,都不在宫中。我夫金殿上辞亲事,想来殿下也曾耳闻!”宝珠也想眸子里喷怒火,心想谁又不会呢?

心想不是为了连累表凶和加寿,谁又不会呢?

位尊者强横,宝珠再次烙印在心头。

“腾!”太子妃歪斜着面容,梗着身子跳起来!指住宝珠就大骂:“你们袁家也不照照镜子……”话才说到这里,外面进来一个人。

“放肆!”

“太子殿下!”

乌压压的人跪下来。

……。

太子也气得心头冒火,他幸好在府中,他甚至有后怕。这个宝珠肚子里的,可不是小宝珠,而是儿子。

母后对自己说时,眉毛眼睛全是笑的。

母后这就不再骂辅国公和南安侯私下成就表弟亲事,反而喜悦万分:“这门亲事定得好。”由此也能看出加寿很讨母后喜欢。

加寿是个开心果,在家里就养成无忧无虑,凡事加寿自拿主张,讨红包也行,哄人也行,并不畏缩,很得中宫喜爱。

她那一张酷似祖父的面庞,在中宫面前晃几下,中宫就不知怎么疼爱才好。

而表弟就要有儿子的,母后的娘家就要有传承人,太子为表弟喜欢的成分,远不如为母后喜欢的多。

宝珠,忽然就在太子心里也有了位置,太子甚至记得住宝珠生孩子的日子,宫里推算过,大概是那几天。

他自己生孩子,他可不会去记。

闻听太子妃传宝珠过来,太子火冒三丈,匆匆忙忙过来。

“扶袁夫人起来!”太子先要安置宝珠,沉声吩咐。房里丫头今天当值的,偏偏是个没眼色的。有一个悄悄瞅太子妃面容,太子见到,怒更催生。一步迈过去,当胸就是一脚,把丫头踢得惨叫一声,直飞出去,落到地上也无人敢扶,摔得重重一声,这和摔茶碗不一样,“通通”一下,丫头晕过去。

在她头边不远,有一口鲜血。

嫣然似梅,却见者恐惧。

“殿下息怒。”宝珠忙求情。太子恼得面色也变了,也不用别人来扶。他本可以伸手去扶宝珠,这并没有什么,也是给宝珠的体面。但太子这么气怒之下,也很体贴宝珠。他垂下自己长袖,道:“你扯住,我拉你起来!”

红花跟进来的,但让阻拦在台阶下面。见到,心想这局面太子妃吃瘪,她跑进来就要扶,却见宝珠已让太子拉起,红花只扶住宝珠。

骤然多个人进来,太子略一打量,准确叫出:“你是红花吧?”

“是。”红花受宠若惊,太子也知道红花的名字。

太子有了微微笑容:“你是个淘气丫头,你怎不扶好你家奶奶?”红花是个淘气丫头,这话只能是淘气人说出来的。瑞庆小殿下几年前常去找宝珠玩,在宝珠成亲前,就认得红花。

而且红花是随宝珠去山西的唯一丫头,太子听多了也就记住。

他的听多,不过只听个三、五回罢了。

红花陪笑,心想太子妃在上,我怎么敢进来呢?

太子皱起眉头,也想到红花所想。他正生气,也不再用太子妃房里的人,对着外面吩咐:“去,叫我的人备软轿,好生送袁将军夫人回去,再从宫里叫两个积年的老宫人,会照顾孕身子的,去袁家照看,直到袁将军夫人生产。”

柳丞相躲在耳房里,吓得大气也不敢喘,虽不服气,也得听着。太子嗓音冷冽:“以后,除母后宫中所传以外,再不许别人乱传袁将军夫人。有孕呢,白活着,母后父皇新年还祈祷上天降福于民,这里倒作践起来!”

最后一句很是严厉,太子妃眼睛一黑,直接晕倒。在满房中殿下的呼喊声中,太子面容丝毫不缓,甚至也没走上来看视,扭头走了。

他不用吩咐,也自有人去找太医。但一声儿也不问,看也不看,终是寒凉人心。

须臾,太子妃醒来,见床前父亲老泪纵横,她想见的人,却不曾留下。太子妃痛哭不止:“我这过的是什么日子!父亲,您当初怎么送我这里来,我恨不能去死。从英敏订下亲事,他就没有往我房里来,新年宫宴上我实在撑不得,为见他才撑着去了一回,也没有个暖心话儿,父亲,我只怕从此不能好了……。”

柳丞相应该劝几句的,但他让太子刚才的行事,心碎片片。他本来是让太子妃吓袁家几句,却没想到太子转眼就到,还吩咐出一堆的话。

如果不是袁将军夫人几年不在京中,柳丞相真会认为袁将军夫人怀的,是太子的孩子才是。

他自己已经不知道怎么哭才好,哭得面上泪花一片,见女儿大哭,寻死觅活的,更是灰心丧气,觉得眼前灰暗,似一生不能渡过。

可他也不能一直这里守着,胡须上挂着泪走出太子府,往里传话请他出来的,是柳至父亲:“刑部里说通,他们肯让我们去见张保家的。”

一抹泪水,丞相冷寒面容:“走!”走上几步,想到跟自己出来的柳明等人都不在,柳丞相一绷面皮,但还是没问。

……

袁家大院灯火通明,过年正月里,样样都像这样,差不多的灯笼点得很晚,晚上虽不是拜年时候,也保不住有人上门,照明道路是主人本分。

十几个青年,包括家人小子,跋扈惯了的,又认定是袁家先出手,这一出手就炸人家宅子,死人家人,这是血仇不是。

闹哄哄的来到袁家门外,柳明头一个红着眼睛,嗷嗷大叫:“兄弟们,小子们,进去不要客气,砸翻姓袁的!”

“是吗?”

灯笼暗影里,袁训缓步而出。看他不是大门里走出,袁训一直就在,而且看他打扮,他一直是在等候。

他一身劲装,扎裹得整齐。手中没有兵器,也没有带剑,但腰带上三段黝黑的三截棍,散发着危险。

眉头斜飞,不屑俱在其中。负手的袁训勾勾手指:“你们谁先上来?”

“好小子,你敢挑衅我们!”袁训早年在京里,打架也有名声。柳明见他早有防备,倒心生忌惮,把兵器抱手上,先喝问一声。

袁训才对他撇嘴角,后面传来一声怒喝:“和这些贼囚们废话不必!关爷爷来也!”关安从右边墙头上跳下来,手舞动大刀,直冲入柳家子弟中。

几个人乱叫着,飞了起来。

孔青见到,忙走快些:“关家小爷,你别全打光了,给我留几个。”关安不耐烦:“这还有呢,我就打几个,看把你急的!”

一转刀柄,“卡嚓”一声,让他砸中的那小子骨头碎裂开来。关安把脸上雪一抹,乐了:“打仗这事儿可真是好哎,小子,你这骨头接不好了!”

街口,蒋德斜倚着墙站着,嘟囔:“老关还是啰嗦话最多。”

孔青冲向一个人,还没抓住,眼前一花,一只手把那个人当胸一揪,就夺到一旁。“万掌柜的,你歇会儿吧你,红花等着你吵架,快去,吵架一样热闹。”孔青手一长,握住那人脚跟,而万大同揪的是胸,那个人魂飞魄散,这是想大分活人?

袁训对上柳明,袁将军从容的步下台阶,还是空着手。眸中似刀光无数,嗖嗖的先在柳明面上刮一眼。

“姓袁的,你不要狠,这是京里,这是有王法的地方!”柳明破口大骂。

黑影子似平地而起,袁训快得柳明看不清楚,只知道袁训手一动,他手中就多出一根齐眉棍,闷声一响,砸在柳明肩头。

重力袭来,柳明半跪于地时,才看到袁训腰上带的三截棍消失不见。换而出现的,是他手中黝黑铁棍。

凌厉,直指柳明眉间。袁训鄙夷:“你还知道王法,这就好。你上我家来闹,我打死你,只怕不犯法吧?”

棍带风声,直击柳明额头,柳明侧身让过,肩头一痛,又让袁训击碎。

胆战心寒中,柳明心中闪过,莫非他以前隐瞒功夫,以前他也有不错的功夫,但自己不见得这么弱?

“呼!”

铁棍再次下来,这一回让柳明闪过。棍头在地上砸出无数火星,袁训心中压抑已久的怒气,冲破什么而出。

他宝贝滴滴的女儿,在家里是说一不二,没有人不依着她的,谁敢欺负。柳家瞎了眼,看不出这亲事是宫中所定,也要明白这事情不能再改吧!

袁训怒气冲天,作对是不是?

你们家起火,与我何干!

让人利用,还有脸找上我家大门!

铁棍飞舞凌空,有的人吓得往回就跑。早就打落下马,甩开脚步就要开溜,还有个美其名曰:“我回去叫人!”

“叫你娘吗?”蒋德在街口叉起腰,有我这么大个人在,你还跑得了?

------题外话------

票票。

话说快过年了,快过年了,又要多一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