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宝珠也出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何况是愤怒的袁训,和他愤怒的亲戚们。

在袁训身后的人们,南安侯府是一定恼怒的。事情是因为加寿定亲而起,加寿是谁?是老姑奶奶安老太太满心里守护的人。

为加寿,安老太太不顾年迈跑去山西。为加寿,安老太太住在宫里。住宫里可体面了,但诡谲风云也多,不是个一直能长久呆的地方。为加寿…。也为加寿以后的前程给家里带来的好处,也为袁训的前程给家里带来的好处。

帮人很多时候,等于帮自己。

南安侯爷钟恒沛恼得眉头眼梢全是黑的。

靖远侯要恼怒,不但他看好袁训,就是他的两个儿子,长子阮梁明和袁训交好,次子阮小二更是不用说,阮家父子全出现这里,也是要和袁家绑成一团。

董家大学士上年纪没有来,他的孙子董仲现带着家里的堂兄弟表兄弟也赶来。

还有连家,还有尚家,长辈们没有出现,全是年青孩子们在这里,满面嘻嘻哈哈,好似看热闹。但柳家和袁家再打起来,他们也会打太平拳取乐。

余下还有苏先、长陵侯世子等人,最难缠的是混混们。他们抽冷子给人一刀就跑出京,上哪儿去找?

满目中黑压压尽是瞳仁,一簇簇尽是火苗。一刹时,柳丞相似身处火圈中,瞬间蒸烤得他全身干焦。

他口也干,舌也干,但大汗淋漓布满手心脚心。

“我们回去……”话明显可见的虚弱起来,柳丞相已不能再呆在这里。他不能再看这些精小却强的火光似眸子,面对着他就不能想事情,他就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他要逃离,他离走……

……

“柳老儿外强内干,他居然真的走了?”镶珠烛台下面,明亮眸子的少年嘴角上勾,有几分意料之外。

这是一个锦绣房间,榻上绣的慵懒芍药,一排楠木椅子上铺的是桃花绣垫灼灼风华,但和少年眸中的清冽高华比起来,都相差得远。

他天生带着神思飞扬,手捧着腮勾头想心事,鼻尖唇角也勾勒出一段情怀。竟然是不管眉眼也好,还是嘴鼻也好,都如诗如画。

生得十分好。

和太子殿下相比,他多了一段柔婉,少了一段高贵。和袁训比起来,他多了一段春暖,少了一段强硬。

比阮家小二还要俊秀,比苏先又多出红晕。这本应该是个桃花下面笑春风的人物,却说的全是字字惊心之语。

“今儿晚上走也罢,打也好,总之袁家和柳家是好不起来了。”少年轻扬眸睫,又生出泉水白石般的清爽之态,轻轻一笑:“那你们没有去帮帮忙?”

几个人在他面前一直躬着身子,闻言,最前面的一个人恭敬地笑问:“殿下有什么好主张吗?”

少年伸个懒腰,似谁家女儿闺中养的懒猫一只,哈欠声中:“我啊,是说太平拳这东西多好玩儿啊,你们抽空就给柳家一拳,再给袁家一下,只要挑得他们怒火上来,又不让人发现,这不是很好?”

扶着案几坐起,少年临走前嘻嘻:“玩大些总是助兴的事情,是不是?”

几个人直候到他走过绘山水金漆屏风,交头接耳一阵,都生出笑容往外面走去。在最外面,是个朱红大门。

门上一道匾额,上书几个字:福王府。

……。

袁训这一夜没有回来,他离开太子府后,就去南安侯府,亲戚们都在那里商议足有一夜,当天写折子,又有常大人御史也在,第二天一早,弹劾柳家的折子雪片般呈上,而柳家弹劾袁训的折子,也是一样梨花落满地那种。

宝珠一觉醒来,就让人去请万大同。

万大同孔青,在昨夜就回来,告诉奶奶小爷不回来,同时让她不要担心。宝珠勉强睡了,但哪能不担心呢,梦中总有心事。

家里的事情,不能总给表凶一个人是不是?

净面过漱过口,万大同进来。宝珠抬手屏退丫头,红花也要跟着出去,让宝珠叫住。宝珠面容认真:“红花儿,你不要走。”

家里出事情呢,红花也不再和万小糟闹别扭,留在这里。

宝珠眸子柔和起来,万掌柜的和红花,是宝珠得力的两个人。她打起笑容,慢声轻语:“指着你们办事呢,最近不闹别扭好不好?”

红花小嘴巴从来快,而且奶奶又和气的来商议,红花立即一抬下巴:“我才不和他别扭呢!”万大同觉得自己琢磨出来,红花小姑奶奶是不能让的。你让她,她还不又抱个门闩在后面撵?

就得让她在后面撵到累,撵得她见到影子追不上人,她就能相安无事。

话,也同样不让。

万大同一梗脖子:“我一般的,不和人一般见识。”

红花反唇相击:“我对你是二般三般的人,”

万大同吃惊模样:“哪里,你何止是二般三般,你是万般千般百般的没见识!”

宝珠有心事,也对着他们由衷的好笑。

“哼!”红花鼻子出气,神气的把脸扭开,奶奶说不要吵,我才不同你吵。

“哼哼!”万大同来两声。

红花又火了,忍无可忍:“哪有这样的男人,一定要比我多!”

“和你家老糟相比,我甘认不是男人。他是男人,他那满身老树皮……。”

宝珠轻咳两声,你们打算吵到中午?宝珠纳闷,你们平时也还共事,难道共事时,就这样一直吵着来?

是了,宝珠恍然想明白。这里夹着自己,所以他们各争面子,吵个不停。既然如此,早打发去办事也罢。

“万掌柜的,柳家的欠条那事情,得抓紧了。五成银子就五成银子吧,买下来,就能派上用场。”

转向红花:“你给万掌柜的准备银子。”钱由大管事红花管。

宝珠这就要让他们走,万大同摇摇头:“奶奶不必着急,生意这事情,是再着急,也不能着急的办。”

红花也道:“出三成银子已经是底限,柳家在外人眼里,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官架子一撑,他说不还钱,就可以拖着。”

喘个气的功夫,万大同接上:“幸好小爷昨天闹上一出子,来我们家门外受伤的人里,有一个就是欠债的。”在这里忽地一笑,把脑袋缩缩:“所以我昨天下重了手,让他废了,”万大同得意洋洋:“就为了今天去买欠条好说话。”

他们两个人一人一句,配合默契,宝珠暗想自己想的不错,真的办公事,怕他们不一心吗?又听到话句句安抚自己,又在情在理,宝珠嫣然:“万掌柜的好生能干!”

“哼哼哼!”红花借机,把刚才的债还了。

宝珠忙又哄她:“红花儿也越发的历练出来。”

万大同一拧鼻子,正要哼出四声来,红花抬起脚,用力踹过来,万大同闪身避开,鼻子哼哼的债就没还,红花占在上风上,得意非凡。

宝珠装看不见,听他们说完话,赶快打发出去:“你们再去商议商议,这主意很好,还要什么,就来回我。”

这一对人出去,宝珠笑容满面长长的呼口气。他们是不讨厌对方的,但什么是你们家老糟?万掌柜的话是在吃醋,为了谁?

宝珠嘀咕:“现在不去惹他们,等这事情办完,再慢慢的问出来。”分明都看出互有情意,但当事人自己浑然不觉。

吩咐丫头摆早饭上来,看了看,有一盘子腐竹包子,又有一小锅羊肉粥,这是准备送往宫里,给姑母、祖母和母亲加寿的,宝珠先尝尝,道:“味儿好,”对丫头红荷道:“趁热装着,赶紧让顺伯送去。”

红荷就往厨房里去说话,一时回来掩着面笑。宝珠也笑:“又吵上了?”

“可不是,万掌柜的和红花姐姐又争呢,”

他们吵架,如今是袁家见怪不怪的事情,好似一道风景线。

……

“我去怎么不行!”红花怒目:“我是要去帮你,你一个人当不了差,没我,你当不好。不过你别得意啊,我是为奶奶等着回话,怕奶奶等得着急。”

万大同冷笑:“没听过女人逛青楼的?”

“你倒是常逛是不是?小心得一身病!”红花翻眼。

万大同抱起手臂:“吆嗬,谢谢你关心我。”

“我关心你的差使!真不要皮,谁会关心你?有功夫也看蚂蚁打架去。”红花挑眉头。

万大同越看她越不顺眼:“挺水灵一姑娘,这话倒这么干!”

“我水灵不水灵,关你屁事!”红花眼睛都快要翻出来。

万大同撇嘴:“奇怪,和枯树皮在一起,糟透了的,怎么生出水灵来的?难道你是香茹银耳,就是得枯树皮上长出来?”

“万!大!同!”

万大同搔耳朵:“有人叫我吗?哎,这一个人就是没福享,耳朵堵上没有人给掏,和老糟三十六十房的妾不能比。”

家里的一个小厅,给他们办公事。厅外早围着几个家人,跟老太太的门房老王头,虽年老人还精神,再一次充当神算:“又要打了,我老王头不会算错,接下来开打一刻钟……”

在他后面的年青家人互相怂恿:“还赌吗?”

“反正赌嗓门儿高的,是红花。赌跑得快的,一定是万掌柜的。”

“万掌柜的是兔子托生的。”

万大同面皮一抽,随即恢复面无表情走出小厅,红花和他并排出来。红花走他前面,万大同不答应,让红花走在后面,红花也不肯干,就一起出来,有点儿同行味道。

家人见不打,一哄跑了。老王头罩得住场面,打个哈哈:“你们今儿和气?”红花咬牙:“和气。”万大同切齿:“和气。”

红荷出来看他们的热闹,这就小跑去回宝珠:“让奶奶猜中,他们今天没吵,出门儿办事去了。”

宝珠含笑,又多吃了一个馒头。

……

“陛下今天不上朝。”

太监们再一次对柳丞相回话,柳丞相双眸涣散,宫檐上琉璃瓦在他脑海中映出一片七彩,让他思绪应接不暇。

他真正不能接受的话,是今天不上朝。

从朝房中看过,袁训说他家受到暗杀的折子,袁家亲戚们攻击他的折子,还有御史们弹劾的折子,都察院,五军都督府,京都兵马司等等的折子,也包括柳家针对袁家的折子,柳家所找御史弹劾袁训的折子,足有一箩筐。

皇上今天居然不上朝?

往年正月里,皇帝也想休息,没有事情也就不上朝。但今天不同,昨天京里乱的足有一夜,皇上他也不上朝?

昨夜柳丞相是回府,袁训也去南安侯府。但别的帮忙的人,比如连家尚家还有别的人家里,都有和柳家不对路的人,他们不回家,借这个名头儿,大街上开打,打到顺天府兵马司都督府全出来,就换个地方再打。

顺天府兵马司都督府也并不认真管,全是世家子弟,他们管不了,又知道这是柳家和袁家要大作一场,都随便出来逛逛,嘴里还骂不让睡觉,逛完就回去火盆边上继续呆着。

混混们借机闹事,背街上拦住柳家的子弟,问一声:“你姓柳?”说姓柳的人就等着让人围攻吧,唯有机灵的说我不姓柳,就可以回家。

顺天府兵马司都督府也并不认真管,这事情是柳家和袁家要大作一场,管这边得罪那边,管那边得罪这边,出来驱散人,再继续火盆边上聊这段新闻更快活。

这不是小事情,皇帝居然不上朝?

柳丞相心灰一半,他以为自己是老臣子,他还有许多的功绩可以比过袁训军功,他要告袁训,他要让袁训去坐牢,没想到皇帝居然不上朝。

没人管了是不是?

有心往太子府上再去,太子昨天的冷漠还在心中。想想没办法,还是去了。门房破天荒的挡道,是柳丞相长这么大,头一回让人拦在自己女婿府门外。

“太子殿下说昨夜头疼,还在歇息。丞相,您要爱惜体贴才是。”

你有什么头疼的事情,能比京里就要大乱还重要?柳丞相再次恳请通报:“我有要事必要见殿下。”

门房不耐烦起来:“您昨儿晚上还没说清楚?这么一夜的,边关还没出事情,您这儿倒有大事情就要出来?”

他不但不给找,反而还是这个口吻,柳丞相寒透心,脚步蹒跚上轿回府中。在路上勉强理理不清楚的思绪,才进府门又乱了。

十几个女眷,有年老的有年青的,哭哭啼啼跪过来:“丞相给我们做主,一定要把袁训绳之以法!”

“这要是不能好,我不活了!”

柳丞相低头一看,这些全是柳明等人的母亲妻子和姐妹,还有几个通房也不顾什么,跟在这里吵闹。

“医生看过怎么说?”柳丞相心知有异。

柳明的妻子放声大哭:“说手筋脚筋全让挑断,是不能再好的!呜,我好苦命,天杀的袁训,你怎么这么心狠!”

还有柳青柳泽柳策柳绘……家眷们都泣不成声,膝行着过来,手攀住柳丞相衣袖衣角鞋子,口口声声:“不杀袁训,我们一头去碰死!”

柳丞相浑身冰凉,他没有想到伤势这么严重。他昨天还去看过,当时柳明等人在身有官职,是由都督府拿下,送到都察院中。

当时尽数昏迷,全身是血,柳丞相以为不过就是伤损胳臂骨折。闻言,柳丞相直了眼眸,直到衣袖让扯得带动身子,才一惊醒来,顿足道:“快快,拿我名贴,从都察院接回来家中请名医诊治。”

柳明的母亲泣道:“丞相,您还不知道呢,都察院说这事情他们不敢管,”

柳丞相怒道:“这是什么话!”

都察院不就是管官员犯法的地方!

“他们一大早先是送到大理寺,大理寺也不收,”

“柳均呢!他就在大理寺任职,他怎么不收!”柳丞相对着家人大骂:“给我叫柳均来!”

柳明的母亲哭着:“袁家的人去闹,险些把柳均也打了,柳均见不是事情,躲在房里不敢出去。”

“那我们家的人呢!”柳丞相怒火攻心。

柳明的妻子大哭:“袁训在大理寺大骂咱们家,说柳均收下犯人是想循私,他说我夫去寻他的事情,又说再有寻他事情的,就和我夫是一个模样!”

“那他们人现在哪里?”柳丞相胡子抖动瑟瑟。这不是让风吹的,这是气的。

“大理寺不敢收,转到刑部!刑部里我们家是七房里两个爷在那里,我们刚才去看我夫,他们正让袁训指着鼻子在骂,”话说到这里,雪地里有两匹马过来。马上人面色狼狈,过来的灰溜溜。

“柳坊,柳坤,”柳丞相叫着他们的名字,这是柳家在刑部里为官的两个子弟。“你们不在那里看着柳明他们治伤,你们回来作什么!”

柳坊下马苦笑:“丞相,我们再不走,就让袁训打!”柳坤更是紧皱面皮:“阮家的人在那里看着,我们去看一眼,他们都跟着,说怕我们做手脚!”

“小儿小儿!”柳丞相大骂不止,女眷们不容他多骂,一起再来扯他衣裳,拽他袖子:“丞相,救我儿子(丈夫)(兄弟)的命!”

柳丞相这才想起,他从昨天开始,就一会儿让气糊涂一回:“柳坊柳坤,柳明他们真的医不好?”

“骨头断了能长好,他们是断了筋!袁训带着两个副将回来,一个姓蒋,一个姓关,都会下杀手,战场上练出来的功夫,柳明他们又算什么,哪里能比!袁训带他们是三个杀神!而柳明不过是京里的花拳绣腿,自家门上玩玩还可以,去寻袁训事情……对了,丞相,他们打到袁训家门上,听说您知道,您也不拦着!”

柳坊反过来指责柳丞相。

柳丞相怒道:“这当口儿你以下犯上!”吼得柳坊不敢说话,柳坤的话却又憋不住:“不是我们以下犯上,就是打架,也不能明目仗胆打到人家门上,送别人把柄吧。”

柳明等人的家眷瞪住柳丞相,用目光迸出,你怎么不拦,你怎么不拦,你为什么不拦!

柳坊的话又让招出来,事后诸葛亮一句接一句:“就是,要黑袁训招儿多呢,怎么和他硬拼去了!我们犯得着吗?我们家是什么人家,可以说是金镶玉,袁训呢,都说他是新贵,我呸,他以女儿贵!没能耐!丞相,玉不和石头硬顶啊!”

柳丞相一个劲儿的发晕,是啊,他也不想和袁训硬顶,他从没有想过和袁训硬顶不是,这不是宅子让烧了以后,就一切都变了。

“我们还有张保家的,柳坊柳坤,你们赶紧审这案子!张保家的到底看到是袁训,还是别人!”柳坊更叹气:“丞相,这案子我也想今天就审,可刑部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捕头们得去我家宅子检查完,一切证物等都收集好,而且这案子要三司会审,三司不同时审,袁家能我单独审!”

柳丞相才勉勉强强有一笑:“那就三司会审!”柳坊又出来一句:“再说……”

“再说什么!”柳丞相斥责,你真是胆小怕事。

柳坊吞吞吐吐,如果不是这话早说早好,柳坊也不愿意这时候顶柳丞相的怒火:“再说张保家的疯了,她就是指认袁训,疯子的话哪能当真。”

“那依你说,这事情就这样我们不管了!”柳丞相吼得柳坊一缩脑袋,柳坊和柳坤本来是想回家来躲避,没想到家里更不能呆。

两个人使个眼色:“那我们去想辙。”重新上马走了。这天寒地冻的,青楼里吃几杯,不比去让姓袁的骂,让丞相指责快活。

对着他们背影,柳丞相长长叹气,见女眷们都仇恨地瞪着自己,像自己是造成柳明等人伤残的原因——事实上,他难道不是吗?

“进来吧,全是我的子侄孙子,我不会不管。进来说话。”

进去以后,柳丞相夫人也正哭泣:“我去见我女儿,才知道让太子殿下禁足,袁家倒有这么厉害,太子只偏着他。”

有个家人没头没脑来上一句:“不是龙阳吗?”

柳丞相脑海中如一万头什么马呼啸而过,满目全是眼泪,什么也听不到,只是叹息。几个家人在厅外伸头探脑,听听女眷们诉苦情,就悄悄走开。

后门上,好几个等着来听信的人。

“是真的,明少爷和泽少爷他们,是好不了。听说这就是残废啊。”

……

“真的残废了?那我的钱就更难要。”肥胖的中年妇人,看得出五官轮廓曾秀丽过,不过现在只有个影子还在面上。

万大同坐着她对面,漫不经心:“甘妈妈,所以我出三成你还肯?你自己去要钱试试?”万大同吐舌头:“吓!那可是柳家,再说柳家现在事儿正烦,昨夜我倒霉住得离吵闹地方不远,一宿没睡好。你倒上门去讨烟花债试试,柳家正火头上呢,先把你打发了。”

他们坐在房里间,外间,一个丫头低头在哭:“你们怎么不给我东西呢?我家大爷说那东西值几个银子,你们不肯给我,难道扣下来自己用,我们可是柳家!”

她一仰面庞,凶巴巴。这不是红花吗?

不过打扮上差了,换的几件旧衣裳,首饰也单薄,妆容也有意改变很多。

从红花的地方往外面看,白雪皑皑,院内寂静无声,似是个空院子。但脂粉香无处不在,比种的几株梅花还要浓。

红花随时都想吐,这就是青楼?有什么好?听说男人们都往这里来,喜欢得不想走。随即骄傲,我家小爷就不往这地方来。眼色往里面瞟瞟,姓万的倒知道这地方有柳家的欠条,真不是东西啊!

是东西的怎么往这里来呢?

让她吵得烦,往柳家打听话的人,是个大茶壶。进去告诉甘老鸨:“柳家来寻他们爷丢下的衣裳,那丫头又哭上了,说他们爷是好不了,不会再往这里来,让取衣裳走,给不给她?”

“给她个屁!一件衣裳不值钱,但上面也有块碎玉,再说,他们来玩欠的钱,我这就不好回来!虽说她不来寻衣裳,我们就不能知道这几个人从此就残废,但撵她走,以后上门还银子可以,寻东西没有!”

甘妈妈瞪眼。

大茶壶陪笑:“我是说,柳家几个小爷不是欠我们钱吗?这丫头生得水灵。”

他们在低语,但万大同也察觉。万大同装作不经意开口:“甘妈妈,别商议了,正经的,把欠条卖给我。柳家吓!别说你们敢上柳家要银子去!再说这是烟花债,小爷们全睡倒,奶奶们还不把你们打出来,一分也没有,看你怎么办!”

他说话又软又硬,甘老鸨笑得干巴巴:“我猜出来了,”

“呜,还我的衣裳!”红花在外面又哭起来,万大同微微一笑,哭得不错,跟柳家真死了人似的。

甘老鸨想起来外面还有一个,对大茶壶道:“让她走,我们这里正说话呢。”大茶壶出去,甘老鸨露出精明:“您贵姓什么来着,张大爷,依我看,你应该姓柳吧?”

万大同但笑不语,他大马金刀坐着,气势不比一般爷们差,也活该老鸨看走眼。

“你们柳家这是明抢!子弟们天天吃我的喝我的,”

万大同将错就错,打断她:“也花过不少银子在这里吧,您这里是无底洞,怎么戳也不见底。”甘老鸨媚笑,脸上肥肉太多,眼睛挤得没了。

“但后面欠我的也多啊,”

“柳家这二字,还不是个招牌?”万大同板起脸:“再来我也来了不是。”

“五成,张大爷,我认倒霉,吃的喝的玩的姑娘们,五成银子我把欠条给你。”

万大同站起来:“妈妈你家从此挂金招牌吧,欠的也不是金子打的,三成银子,你不亏本!你家姑娘们打小儿十两银子几个的买回来,三餐老米饭就长得如花似玉,现在接一个人就上百上千两的,你好意思赚这些利钱!”

“喔哟,”甘老鸨嘴张得圆的,把桌子一拍,起来叉腰:“大爷你说得好轻巧,十两银子一个的姑娘哪里去买,还一买几个?还接一个人就上千,大爷你今儿歇这里,付个上千给我。”

她口沫横飞:“买回来,至少五十两一个,还有三贞九烈,进门就撞死的,这不是我亏的!三餐全得肉养着,吃肉才长肉不是?到长大了更是珍珠粉这些闹不清,再加上欠钱的,像您这样顶着家里招牌,嘴完说一声下回来再给,今儿不方便,我敢收吗?五成,少一文也不成!”

“劝你识相!”万大同沉下脸:“大过年的我来找你这事,为什么!你细想去!这是长辈们不想过年眼前不干净,给小辈们解决点麻烦。三成,你不答应,行,我不管了,小爷们全废了,以后别说当官,进项都得吃公中的。你指望他们还钱,嘿嘿!”

一抖衣裳,万大同就要走。

“哎哎,我没说不行,我们再商议商议……”

外面门上,一辆马车缓缓过来。孔青赶车,红花在车里寻思,万小糟又半天过去没出来?他在里面说什么起劲着?

正把万大同想得不堪,就见万大同出来,甘老鸨在后面送他。红花怕让见到是一路的,她上车都跑到街外面才上,车里总暖和,就把身子往里缩缩。

人是看不到,但话可听得真。

那媚声媚气的嗓音:“张大爷,晚上来啊。”

“行,我有空就来,我来啊,只找你甘妈妈,早听说你是有名的干妈妈,”万大同说着,往车里一钻。

随即愣住。

车外甘老鸨娇笑:“死鬼,打趣老娘。”

马车的的出了这街,红花还铁青着脸瞪住万大同,又鄙夷又躲避,像万大同忽然变成老鼠一只。

见离开青楼,万大同才吃吃:“你怎么在这里?”刚才说的话全让红花听去?红花这小快嘴儿,她能说出好话来?

“我不在这里,我在哪里!”红花惊天动地大发作,呸,真是…。不要皮!要不是当着差,红花早回去洗耳朵。

什么……妈妈?

红花又想打死万大同。

万大同是恼羞成怒:“马车是来接我的,你可以…。外面那条街上等着!”

“外面不冷吗!”

“冷,你可以找个茶馆里坐着等,你为什么躲车里听我和人说话!”

红花撇嘴:“和人说话?不是一头猪!”

万大同瞪住她,严肃认真:“是猪,我是在和猪说话!”

红花拔下金簪子,对着万大同扑过来。

车里一通乱晃,孔青在外面忍住笑,这车震的,让经过的人以为里面关两条狗在打架。但怕羞到他们,又不能提醒。

再出来时,停在另一个街口,红花从容下来,簪子衣裳件件整齐,对着孔青面不改色,去向柳家纨绔的另一个债主家。

走拐过弯,镇定的红花姑娘吸口凉气,把手举起来泪眼汪汪:“我的指甲。”指甲劈了两根。泪眼儿来得也是时候,就这样一直走到债主的家,是个商铺。

进去愁眉苦脸:“我是柳家七爷的丫头,七爷让我来找熊掌柜的。”熊掌柜的早听到风声,出来接着:“姑娘,少见,你的面生,往这里是头回。七爷,好不好?”

“正是不好,听说好不了,要好药呢,七爷让我来寻掌柜的,说以前时常的赊,再赊一回。”

熊掌柜的心里寻思,七爷等几个小爷,以前来是寻春药方子,寻欢作乐久了,要补身壮阳的药,以前欠的没有还,现在还赊?

铺子里对欠账,全是年底清算一回。柳家那么大,反正不会走,清算不完,留到明年的常事,这就成了习惯。

熊掌柜的细问七爷病情,红花说得十分之残废,熊掌柜的不肯给她,红花哭着出门。万大同擦身而来,同时进来。

“伙计,这天贼冷,给我配副补药,暖身子。咦,掌柜的也在?”万大同凑过来,带着幸灾乐祸:“听说没有,柳家小七小五小十三那几个,全残废了。”

“听说了。”熊掌柜的没精打采。

万大同跟他后面不丢:“哎,我说欠你家的钱,年前有没有清算完?”

“我正烦呢,”万大同最近常来,又有生意人见人就活络手段,和熊掌柜的已算熟悉。熊掌柜的诉苦:“世家子弟们,没当官以前,吃的全是公中的,再不就是老婆嫁妆,父母处讨钱。过年才分一回大的,但他们花的也凶,年年结不清是有的事。这下子,唉,这就不能当官了?”

万大同取笑:“你放心,柳家那么大,柳家还在,不会欠你钱。”

“京里世家,每家都十几个房头,哪里管得了许多。哎对了,万掌柜的,上回你说有人要买欠条,他还是只出三成?”万大同在这里,用的是真姓名。

这是草药铺子,宝珠也有草药在卖,同行总会遇到,万大同并不隐瞒名姓。

在青楼用假名字,这太正常不过,去青楼的太多这样的人。

见说到欠条,万大同嘻笑:“我打听明白了,这是个外官儿,想往京里调,想让丞相说话,就想出这主意,买下欠条讨小爷们的好,让小爷们在丞相面前,为他美言。”

压低嗓音:“这几个全废了,人家还肯买吗?”

走去柜台敲着:“快点儿配,我还有事呢。说话功夫,可就是钱。”

“万掌柜的,你我再商议商议,”熊掌柜的现在粘上他:“废人也姓柳不是,说话还能帮不上?只是以后不能当官就是。”

万大同装着缠不过,去和他低低说话:“你放聪明,你的草药本钱不到三成。这人参,两千两一枝子,你买回来不过四百两左右,你权当不挣钱吧,人家出三成,不少!再说,他们以后都不能当官,你听过哪个残废当官的,罗锅当官这事,也是有才能。他们有吗?只会玩,再走父萌。不当官,在家里就没地位,还说个屁话。三成你肯,我帮你找个没听到风声的,卖了就少一笔债!”

“唉,行吧。不然我们去柳家要钱,最后还是都不愉快。”万大同把草药本钱算得清清楚楚,熊掌柜的只能认倒霉:“三成就三成。”

…。

到了下午,街上更乱。趁火打劫的成堆。柳丞相在家里气得不时怔住,见几家老亲一起走来。书房里坐下,他的儿女亲家急急便道:“丞相,外面事情你都知不知道?”

“知道。”柳丞相木着脸。他唯一的回答就是:“我让人在宫门中看着,皇上总会见我的。”

“您死了这条心吧,皇上不上朝,也是为您的面子着想。”

这里坐的全是老亲家,儿子的,女儿的,也有隔房头的,但平时官场上走得也好,说话可以不避。

柳丞相呆着脸不说话。

“这事情的起因,您不满袁家的亲事,满朝皆知。换成别人家里,也这样想,这并不稀奇。但问题,您遇到的是袁家。袁训血气方刚,再或者他聪明过人。”

柳丞相眼珠子略动,有不服:“聪明过人?打得满京都是,他还倒聪明了?”

“您只想同他玩背后的,他就一定同你撕破脸!这还不聪明吗?”儿女亲家脚尖都重力点住地,心想丞相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背后阴人这事情,是有苦说不出。现在全揭开,打开来满京都看得见。丞相,现在不是一家两家扯进来,我们几十年在京中为官,政敌不少。”

“那袁训年少,他没有太多政敌,阮家呢?钟家呢……”柳丞相气得干咳起来。

“可您是丞相!”儿女亲家一锤定音:“皇上不管,太子也不管,丞相,您的官不小吧?”

“不小也让袁训欺负!他更大过我!”

“这京里您官不小,您带头挑事情,而不是出面平息事情,丞相,您这个官,当到头了吧?”

嘣!

心若有弦,也在此时断掉。

柳丞相茫然。

迷惘。

再就战瑟。

“我现在就是平息,也平不下来!”

“我们从外面看了一圈,钟家的人在都察院,阮家的人在刑部,袁训在大理寺。董老头儿没出来,但他儿子管顺天府。街上借机打架的,混混们也到处都是。兵马司只管不扰民,他们就不抓人。老百姓们拍手在自家墙头上看热闹,都说今年热闹真好看。您看这么乱,你守着宫里,让人在太子府上频频求见,有意思吗!”

柳丞相怒了,他是半点儿颜面也没有。

当官,不说他有为民作主的心,至少不是乱贼,不带到处制造混乱的。丞相吹胡子瞪眼睛:“你要我怎么样!”

“去和袁训坐下来说说,英敏殿下定的他女儿,你们两家是亲戚才是!”

柳丞相阴森森:“可你知道他一把火烧死我家多少人?你知道他伤残我家多少子弟。”丞相眸中迸出泪水:“一上午请来不少太医,全说不中用了!”

“那,多寻些能续筋的方子再试试吧。这事儿放一放,您要再不管,您还当什么丞相!”

来的人纷纷道:“就是,宰相肚里能撑船是不是?”

“不然这要打到什么时候!”

柳丞相沉着脸。等他们说完,痛心疾首:“太子妃让禁足,我的子弟们让打伤,老夫我让他们当面恐吓,”

说到这里,外面奔进来几个人:“不好了!”

“又怎么了!”柳丞相怒瞪双眸。

“袁训带着人!跑到我们家的酒楼上面正砸着呢!”

柳丞相嗓子眼里格格作响,有什么涌上来堵住。他的儿女亲家本来是劝丞相的,现在也怒了:“凭什么!”

“他说,他说丞相答应他的,昨天是丞相先动手,今天轮到他!”

一干子目光,飘飘的落到柳丞相面上。

------题外话------

感谢上个月投票的亲们,这个月再接再厉。过年不断更。

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