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让袁训坑的教坊司/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星光璀璨,一大一小女孩儿叽叽哝哝。小孩子不管美丑,只要不是黑得吓人或营养不良,肌肤都透着细嫩。

让精心照顾的宝贝加寿,披着月光,更似白玉雕成。

她一只手抱住父亲脖子,一面不忘记回身和瑞庆殿下胡闹:“真的吗姑姑,不是加寿生得最调皮最捣蛋最好看?”

瑞庆殿下也哈哈大笑起来。

袁训用冷眼瞅她,什么叫最捣蛋就最好看。瑞庆殿下扮鬼脸儿相还。加寿见到,自然是从不后于瑞庆殿下,也急急忙忙扮个鬼脸儿出来,大眼睛挤成一条缝儿,一定要给父亲看,问他:“加寿好不好看?”

“真难看。”袁训表示不捧场。

加寿也知道鬼脸儿不叫好看,和瑞庆殿下笑得很开心,更把个鬼脸儿对着父亲眼睛晃来晃去。

“小爷,太晚就住这里吧。”任保出来巴结。

袁训在北风中吁口长气:“我得回去,家里还有孩子呢。”那肚子里没出来的,不也是心肝宝贝。

任保笑得眼睛眯得只有一条缝,不住点头:“那是那是,小爷您就要是老爷了,要有好些孩子。”

他们只是闲聊这些,并没有就袁训和柳家争斗的事说话。任保是谨慎的,袁训也是谨慎的。任保传递消息,都是这样的。

望望天,星月不明,雪花还有。“您要不留下,再和小姑娘玩会儿,就可以早回去,皇上在不是,还留着宫门给小姑娘和公主呢。”

皇上歇在皇后这里,无形中是给袁训一个定心丸,宫里依然安定。

袁训会意,也就到该走的时候,对任保笑道:“那我回去。”加寿抱住他的面庞,嘟起嘴儿:“明天还要来哟。”

“来,”袁训对女儿十分的宠溺。又和女儿顶顶额头,把她放下来。瑞庆殿下扯起加寿的小手,早把大包小包交给跟来的人,一起对袁训摆摆手走开。

小靴子踩在雪地上,“格叽格叽”地声音,静夜里很是清脆。袁训微笑注视女儿直到看不见,这才转身离开。

内宫门上,当值的人把门关上。外宫门上,邹明走出来,攀住袁训肩头,低声嘿嘿:“小袁,打得痛不痛快?”

袁训沉下脸:“这里是能胡扯开玩笑的地方?”他一翻脸,邹明忙解释:“我又不是看笑话的,我是问你要不要帮忙?”

“要!你打算帮我去柳家砸门?”袁训白眼他,你邹将军有这胆子吗?

邹明笑笑:“别的忙,我帮你一个吧。”

“什么?”袁训好奇心上来。

“柳家的官职你打算卸掉几个,哥哥我想要一个。”

袁训忍俊不禁:“你这是明着打抢来的,还敢对我说你是帮忙!”

“得官职的人有好处给你。”邹明含笑,更把嗓音放低:“五千两,买柳家在刑部的官。”袁训见他来真的,也低声:“柳家去几个官,我也不知道。去哪些,我更不知道。”把邹明的手打开:“再说我更不收钱,这哪能收钱。”

邹明对他翘拇指:“行!你小子有种,这话算你亮明白,你是要对柳家动真格的。”袁训又要板起脸,邹明怕他打断自己,说一通我小袁很清白,很正经的话。把话头放快:“换成我是你也这样做,不把柳家的弄下来,后患在后面。再说,等着有圣眷的世家太多,他柳家不端好,嘿嘿,也怪不得你。”

“我是被逼的好不好。”袁训严肃。

“噗!”邹明笑出来,大手为袁训抚抚胸前:“哥哥我给你顺顺气,”又调侃袁训:“谁不知道你是让逼的,柳明带人先打的你不是,”

袁训这就想了起来,对着邹明瞪眼睛:“柳明的功夫是你教的吧?”

“胡说。”邹明不承认:“我就指点过,几时拜过我的。我要是收他当了徒弟,我早寻你事情去了。”

“我就早把你打趴下。”袁训说到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又胡扯几句,袁训出宫回家。在路上月色清冷,他的心思更清明。

想对柳家落井下石的人倒有多少?君王改朝换代,臣子们也是要不时的换换。袁训倒不是在这里笑话柳家,而是想到他的宝贝女儿。

他的宝贝加寿,以后将是太子妃,再以后就是皇后。当父亲的,以后会犯这样的错误吗?当父亲的,以后能保护女儿一生后位无忧吗?

袁训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他不怕挑战。这就更加一马鞭子往家回,更想早点儿见到宝珠,或见到宝珠的胖身子。

真的要生儿子才行,当父亲的总会老,有儿子才能保护加寿一辈子。

……

月光幽幽,把床前雕花衣柜照得像陆离鬼影。楠木雕百子嬉戏的大床上,英敏殿下并不害怕那影子,他床前有守夜的,可以陪伴他,也等于看着他不可以乱起来。

为什么加寿就可以不睡觉?

加寿是等她的父亲。

她的父亲每天给她送很多好吃的,送好玩的。英敏殿下贵为太子嫡子,也是羡慕的。虽然加寿从不小气,加寿长大的环境里,从没有家人让她小气,但英敏殿下还是常为加寿有人专门送东西而嘟嘴儿。

他不大也不小的年纪。

过了年就算七周岁,在现代还是小孩子。在古代也是小孩子,不过早就有奶妈跟的人步步交待要这样要那样,弄成个半成熟小孩子。

正是夹生饭。

小殿下一面知道自己羡慕加寿玩不对,一面打心里让加寿的玩吸引,最后就想到他的父母亲。他的母亲都说病了,小殿下从小就不是养在太子妃房里,也没有加寿那样没事儿就窝在父母亲怀里过,并不是太粘乎。

他按太子吩咐,回府看过一回,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过去生病了,就怕过了病气,大家离远些,孩子小抵抗力弱,更是一个就此少见的理由。

他的母亲不像加寿的母亲,虽然不来,也常送东西。他的母亲也送东西的,但不是单独给孩子玩的东西,端上来让大家全喜欢那种。

他的母亲让人送些给中宫孝敬的菜式,不过如此,小殿下从没有觉得好过。

再来他的父亲,太子倒是时常来看他。太子要来看中宫,也要来看皇帝。但太子也不像加寿的父亲,再晚也一天来一回,抱着加寿不松手,加寿还可以揪父亲面皮,揪父亲耳朵,父女一起哈哈笑。

在等加寿回来的时候,英敏小殿下忽然很难过,也很希冀加寿早回来,想从她和姑姑的笑声中,分辨出加寿又得到多少好东西。

“哈,”鱼儿出水般只一声,随即就不笑。英敏殿下来了精神,回来了。

天太晚了,看似别人都睡下。安老太太低声交待着:“不要吵醒别人。”

“姑姑,嘘!”加寿“警告”瑞庆殿下。

瑞庆殿下把头一缩:“嘘,”

脚步都踮起来,跟做贼似的走进去。在这里,就可以乐了。加寿让宫人把她去了鹅黄色小风衣,立即活泼:“把吃的给我看一眼。”

父亲说不吃,一口也不吃是记不住的。

再加上还有一个瑞庆殿下,也是雪衣一扯,和加寿坐下来:“东西拿来。”

两个人开始拆,油纸包里是好吃的,羊头肉,牛肉,薰肠呢,干净的包裹里是玩的。拿出来,“哇!”

加寿和瑞庆殿下同时叫出来,这是一个木头做的玩意儿,可以拆可以装。加寿抱住一半,瑞庆抱住另一半,顿时就折成两半截。

瑞庆殿下还有更淘气的,掂起一块羊头肉自己吃了,再掂一块,送到加寿鼻子上面,摇摇,道:“加寿,谁生得好看?”

加寿眼皮子活:“姑姑好看。”把肉吃了。也原样拿上一块,手不够长,小身子要凑上去,凑到瑞庆殿下面前,笑嘻嘻晃着那块羊头肉:“姑姑,谁好看!”

瑞庆殿下也一样很灵活:“加寿好看。”加寿笑眯眯,把肉塞进她嘴里。

吃不到几块,安老太太走出来,装着只抱怨加寿:“就要睡了,吃了睡不好怎么办?”哄着加寿再吃两片,洗手漱口,打发和瑞庆殿下睡觉。

这里没有玩笑声,隔壁的英敏殿下怅然才睡。他一直是和加寿同床睡的,但过了十五就要上学,单独有老师进来教他,怕加寿玩到半夜他也睡不成,这几天才分开。

“又吃了一顿,”小殿下嘀咕着,同时也想到明儿一早,加寿还要拿出绣花荷包帕子等,声称是母亲给的。

“倒有这么些的东西。”睡着以前,英敏殿下还这样的在想。

……

“母亲给绣的,母亲的,”加寿这年纪,有点儿小贫嘴的味道,生怕有人听不到,举着个荷包到处给人看。

因皇帝在这里,袁夫人和安老太太都不过来。瑞庆殿下和加寿洗漱过,叫上英敏殿下过来。加寿进来就显摆她昨天得到的东西,宝珠给绣的一个藕荷色夹粉红淡黄的小荷包。

在宫里住这些日子,总有人教,很聪明的去给皇帝先看。皇帝接在手里忍不住笑:“加寿你说话越发的快了。”

跟个小雀子似的,吱吱喳喳个不停。

中宫眉头扬起,见到加寿总是笑得合不拢嘴:“我就奇怪哪有那么多的话,从早到晚的说个不停。”

那边加寿又和英敏殿下说上了:“这是糖,这是干果子,这蜜饯没有我家的好。”

加寿家里有个店,只卖给加寿吃的东西,这是加寿说过很多遍的。加寿为什么说这么多遍,还不是有人要听。

头一个,中宫总是听得眸中水光闪动,那是她不曾去过的家,那是用卖她的银子置办的。中宫很爱听,不管加寿说多少回,她都听得津津有味。

“后院门外面有这么大的牛,是牛,”加寿张开小手臂。

瑞庆殿下也爱听,她在宫里根本见不到牛。

“前面有好果子,有瓜子儿,母亲许我吃蜂蜜,舔一舔……”加寿把小舌头伸出来,换来瑞庆和英敏殿下的流口水声。

皇帝用眼角余光打量中宫,见她陷在沉思中。轻轻一碰,把中宫推醒,皇帝打趣她:“你也喜欢小店?”

“看她说得,我也入神。”中宫掩饰着。

“蹬蹬蹬,”加寿抱着吃的过来,分给皇帝和皇后,有骄傲:“父亲给的。”又把小荷包握在手上,回头又开始大吹加寿小牛皮:“母亲给我装钱在里面,好买东西。”

她进宫的时候一周出去,要不是家里有个铺子总去吃东西,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买东西。

“买东西?”瑞庆殿下眼睛亮,嘟囔加寿:“过这个年,我就陪着你,我一回也没有出去买东西。”

加寿想也不想:“我们自己有个店,就可以随时买东西。”

唯恐天下不乱的瑞庆殿下微圆了嘴,这就走去给皇帝皇后撒娇:“给盖个铺子,这样就不用出宫买东西。”

中宫心里是肯答应的,但皇帝在这里,对着女儿微微沉下脸,嗔怪她:“你又不是加寿那么小,你大了,别胡闹。”

“加寿要的。”

皇帝呵呵笑起来:“瑞庆啊,自从加寿来了,帮你背了好些回黑锅。”好多主意是瑞庆殿下的,瑞庆殿下手一指,加寿的主意,就与她无关。

偏偏加寿很爱代她背黑锅,加寿奔去中宫身边,仰起小面孔,角度都是迷人的。“家里的店,好多吃的,”

英敏殿下也凑过来,他不说话,却希冀在面上。

三个人,三张小面庞。瑞庆殿下过了年十四岁,算大姑娘,但那神气和加寿一般无二。有时不经意的角度,瑞庆殿下和加寿很相像。

血缘亲,这是正常事情。

中宫继续装黑脸:“你大了,都有婆家的人,就要走了。”

“就要走了,给盖个小店吧。”瑞庆殿下哇啦哇啦。她一哇啦,加寿就会跟上,小手轻扯中宫衣裳。娘娘虽疼爱加寿,但袁夫人老太太包括女官们都会告诉加寿尊卑,加寿就不哇啦,只陪着,笑嘻嘻帮腔:“姑姑要走了,给她盖个小店吧。”

中宫还没有笑,加寿忧愁起来,转向瑞庆殿下:“姑姑你要去哪里,姑姑你不陪加寿了吗?”瑞庆殿下扮个鬼脸儿,加寿也回一个,这话立即丢开。

皇帝微微地乐:“好吧,给盖个小店。”

三个人一起欢呼。

“不过,玩归玩,瑞庆要更乖,”

瑞庆殿下点头。

“英敏要用心念书。”

英敏殿下点头。

“加寿你要好好吃饭,”皇帝翻翻加寿抱出来的东西:“看你父亲见天儿送的是什么,全是勾你馋虫,不按点儿吃的东西。”

加寿也点头。

“按加寿说的盖,她家里那个是怎样的,是盖成怎样的。”皇帝含笑望向中宫:“你看这样可好?”

中宫心头一颤,这不就等于她能亲眼见到娘家的院子。忙起身带着三个孩子道谢:“多谢皇上。”

早饭就全在这里用,加寿自己吃饭,又挑到桌子上,弄自己一身,然后去换衣裳。皇帝今天还是不上朝,带着英敏到一旁,教他认几个字。

瑞庆殿下也走开,独留中宫在这里时,对着宫室中才点燃起的薰香,想她的一腔心事。

她时常爱这么想想,对旧事做个流连,再对新的事情做个策划。

皇帝夜夜留宿在这里,中宫并没有问过柳家,可以说一个柳字也没有主动提起过。在六宫中风浪至今,中宫能把握分寸。

主动问皇帝柳家,就像在帮着侄子袁训。这个侄子并没有过明路,但加寿养在膝下,不说帮也是在帮。

从袁训和柳家闹腾开来时,中宫就日日思忖一回皇帝的心思。见他来时和颜悦色,中宫也能欢笑以对。

唤出孩子们,总是欢乐的。

怕问,会影响到加寿。怕问,让皇帝疑心。还有太子在外面,中宫又何必问,在皇帝面前造成进谗言的局面?

又好在每一天,都看不出皇帝有对加寿不喜欢。而今天又愿意盖个加寿家里的小店,这不是更疼爱加寿了?

是疼爱自己吗?中宫完全不去想。

雕刻云山纹草的窗外,远远有瑞庆和加寿的哈哈大笑传过来,让中宫勾起嘴角微笑。她要把加寿留下来,许给太子嫡子的意思,并不完全是为加寿着想,还有一层早对太子说过。

当时母子促膝,中宫轻笑:“还有瑞庆呢,皇上多疼爱她,太子你也疼她,可到底不是你的女儿,只是你的妹妹。”

太子殿下忙分辨力证:“我很疼爱妹妹。”

“先皇的公主,太妃膝下出的那个,你小时候还见过她。太妃太胡闹了,皇上不喜欢她,太上皇一去世,皇上虽然不薄待她,也不厚待她,她自己郁郁想不开,就去了。从繁华热闹景中,掉落到凄凉地面上,她又上了年纪,受不得。太上皇一去,文章侯府立即没落,你没见过的那太妃先没了,随后没几年她女儿也没了。”

中宫说得悠悠然,嘴角边还含着笑,似乎在说别人家的事情。也是的,中宫入宫时,太妃还在,但中宫受皇帝影响,对太妃也不持好看法。

“她的女儿,封的公主,我封后以后,总是要见的。我想你父皇是个仁厚的人,他虽不喜欢太妃,也从不克扣她衣食,我也愿意见公主。但怎么样呢,到底太妃不是太后,太上皇没了,她自己都照管不了,女儿是公主,也还不如个重臣家的夫人,在宫里的体面上,全是由圣眷而来的。没多久,她也是个想不开的,她也没了。如今太妃的孩子,只有福王留下来。”

当时母子在说的,还是先由柳家的话题引起,又说到太子妃上面,再才是瑞庆殿下。并不只袁训宝珠会担心太子妃亏待加寿,中宫也一样担心太子妃亏待瑞庆。

中宫若是不在,太子妃是皇后,瑞庆殿下现在的天地立即就变了。太子再说疼爱瑞庆殿下,皇后总是皇后,防不且防。

“所以我和你说接加寿进京,并不单是疼你表弟,不是只为国舅,还为你的妹妹能一生安乐,无人让她烦忧而起。”

加寿以后会亏待她的瑞庆姑姑吗?肯定不会,加寿和她的瑞庆姑姑一刻也不能分开,学会许多淘气捣蛋花样儿,每天玩得不亦乐乎。

中宫淡淡一笑,喃喃自语:“柳家…。”

衣裙闪动,女官进来,含笑回话:“回娘娘,梁老夫人求见。”中宫笑言:“请她进来。”

……

柳至再一次让找回柳家,还是不情愿的。走进去,见到满房的人,柳至打心里别扭。幸好这是过年,过年家里人多不觉得奇怪。

如果不是过年,天天家里水泄不通,像是家里天天有事。

虽然事实上,也是家里天天在有事。

“坐这里,”柳丞相对柳至招手,而他身边的人给柳至让出一个位子。柳至很不愿意坐过去,那旁边坐的全是长辈,白胡子飘飘,咳嗽的吸水烟的都有,还有他们上了年纪,说话难免以自我为中心,柳至以前不反感,最近进家门见到片雪都反感,何况是人。

但众人眼光殷殷,柳至只能过去。对面是他的父亲,对着儿子笑容满面,柳至很想给他爹一个大白眼儿,但还是勉强回之一笑。

“至儿啊,今天太子府上忙不忙?”柳至的爹和儿子套近乎。

柳至无奈:“父亲,太子府上的事不能问。”

“啊。”柳至的父亲自知失言,不再说话。

这里还坐着柳老夫人,柳至进来她就在哭。柳至直接就问:“难道袁训现在打家里女眷?”柳丞相听到都觉得尴尬,斥责柳至胡扯都忘记。

径直回答:“没有的事情,你听一听就知道。”

“和命妇们一起去对娘娘请安,今天元宵节不是吗?”柳老夫人哭哭啼啼,她受到活一大把年纪以来,最大的羞辱。

“娘娘以前常赐坐,和我单独说会儿话。今天不但没有赐坐,反而把孙侧妃的母亲叫起来,单独留了会儿话。我进去前,又有梁侧妃的母亲也在,正和娘娘在说话。”

房中都是皱眉沉思,就柳至冷笑不止。

“叫你回来是拿主意,你只笑是为什么?”老婆受辱,柳丞相脸色也不好看。

柳至冷淡:“这事情没出来以前,就应该想到有不是吗?”

“这不是小事情!”柳丞相激动上来。

柳至跟着就是一句:“您当太子妃很大,还是丞相大过天!”柳至也激动了:“这亲事是宫中定的,宫中定的,与袁训没有关系。要我说多少遍,您才听得懂!”

柳丞相张口结舌,喃喃:“我也没说不是宫中定的……”

“这说明宫中对我们家不满!”柳至越想越气,整件事儿从开头起,就像一个笑话,演到最后,滚雪团似的收不住。

握紧拳头,对着桌子捶上一下,把几个正吸水烟的老太爷吓得身子一抖,有一位水烟袋直接掉地上,发出巨大一声。

“这还只是开始,后面还长着呢!”柳至吼一嗓子。

柳丞相面容绷紧:“所以叫你回来商议,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有!别再和袁训折腾了!”柳至吼声转对柳丞相。

见小辈怒容上来,柳丞相也怒了,拿出丈夫敢为敢当的气势:“你叫他来,我和他说!”柳至立即像皮球泄了气,把头一低:“我不去!我和他的交情完了!”

“怎么能说完就完?前几年他在京里,你们不是总在一起,他过来吃饭也有过,在你房里留宿也有过……”柳至的父亲说到这里,柳至对着他,总有点儿讽刺露出:“您这会儿,倒记得这些!骂他的时候,怎么不记得!”

气又上来,柳至怒气冲天:“对于各位长辈们来说,袁训是子侄辈,你们看他哪件不顺眼,直接叫过来骂就是,看着我,他也不敢怎么样!现在呢,柳明带几个人去宰他!”

“也没打算宰他吧?”一个长辈慢慢腾腾。

柳至火冒三丈:“那为什么带着兵器去!”

长辈闭上嘴。

“好好的事情,看看让你们办的!英敏殿下的亲事,丞相您有什么资格去做主!”

柳丞相让他吼得苦恼万分:“你别再说这件行不行!”

“为这件起来的不是吗!”柳至瞪圆眼睛。

“不说这件,说正经的。正经的事情,就是家里还有多少能留得住的官职,现在赶紧的盘点,守住!”

所有人大惊失色,都来追问柳至:“你也听到风声?”

“我没听到风声,不过以我自己想,是这样的。今早我遇到冷捕头,他就是个无事不灵通的人,他对我说,”柳至在这里叹气。

“什么?”追问声急急。

“他说恭喜,恭喜以后柳家由我承当。”柳至面无表情。

……。

半晌,柳至的父亲却欢喜不尽,对几位长辈道:“冷捕头眼光独到,想讨他主意的人不少。他说得也对,我们柳家人虽然多,在太子府上当差的也有几个,但唯一让太子青睐的,只有至儿一个,”

略一沉吟,柳至的父亲笑了笑:“不然,从现在开始,以至儿为首吧?”

柳至不敢相信他爹能在这时候出这样的主意,无话可回。柳丞相一阵伤心,伤心过,一挺心气儿,又硬朗起来。

柳至也是他心爱的,柳丞相不介意让柳至为首,但是:“我到底比他经得多,现在是我们齐心合力把这件事情过去,谁的主意对,就听谁的。”不是现在就要全听柳至一个人的。

柳至也伤了心,家里真的到了很困难的时候,不然自己父亲也不敢借机会力挺儿子。柳至叹气:“丞相说得对,这会子分谁对谁错也无意思。我们还是来说说官职的事。”

大家全聚起精神。

虽然不再说柳丞相以前办事不对的话,但在众人心中已烙下一个印子。

……

柳老夫人在宫里不受中宫单独会见的话,当晚就飞遍京里。太子妃这里,是柳老夫人亲身过来告诉她。

太子妃让禁足,但不限她在院中走动。正房院子不小,她要是愿意走动的话,和现代的一个花园差不多大,还是能养精神的。

但心情不好的人,给她十个花园也不会好。对着母亲说的话,太子妃直愣起眼睛。

“让你的堂妹们进府,也帮你一把。”

话说得虽然委婉,但两个堂妹太子妃是见过的,她气得泪珠儿滚滚:“这是两个心气儿高的,送她们进来,还有我的份儿吗?”

她嚷道:“我可是你的亲女儿,她们呢,不过是堂侄女儿。”

柳老夫人也哭了。

“这话是丞相说的,让我先进来告诉你,再就托人去和太子殿下说。想来太子不能不念一点儿老臣面子,不会不答应。别说这个了,你堂兄弟柳埴在教坊司,正送人进府。她们你就不用担心了,出身不好,就生下孩子,也动不了你。”

太子妃问她:“我的堂妹们呢,她们打算替换我?”

“怎么会!”柳老夫人一口否认:“你有英敏殿下不是吗?”

“英敏?”太子妃茫然:“他在哪里?从他进宫以后就回来一次,”一把握住母亲的手:“他在宫里好不好?”

“好。”柳老夫人这倒不是违心的话,而是英敏殿下真的很好。白天老夫人进宫,亲眼在中宫院子里,见到英敏殿下和袁加寿小姑娘打雪仗,满头满脸都是雪。

和袁加寿好着呢。

“好就好,几时太子允他回来住?”太子妃语气飘忽。

女儿气若游丝一般,柳老夫人满心里担心,还要强打担心安慰她:“英敏殿下由中宫娘娘养着,你放心。”

太子妃更没了精神:“是啊,由母后养着呢。”

……

前面的偏厅里,和柳老夫人同时进府,柳家的柳埴,在教坊司任职,他在这里。

柳埴和教坊司的官员,袁训上回见的那个,姓吕,同是世家里最爱玩的那种。爱曲子爱美人儿,正经官职不愿意做,教坊司呆着是极乐世界。

吕大人也在这里,对着新送来的两个美人儿看着,无处不满意。但是,这两个美人儿的满意之处,有袁训出的力,吕大人这就不能安心,心是提着的。

歌舞疾急,两个美人儿在鼓点中停下步子,娇笑着走向太子殿下行礼。太子不是色中饿鬼,但相当会享受美色,眸中露出满意。

他正在饮酒,旁边有个摆酒的案子上,酒品繁多。柳埴目光在酒上面一扫,就兴奋的上前回话:“回殿下,她们家传的会调酒,”

太子欣然:“哦?那调来我看。”

一个美人儿倚上太子,用纤纤手指为他剥水果,另一个走向调酒的案几,看得出来她相当熟练,没一会儿,就调出一杯味道浓厚的酒水,双手捧着,送给太子。

有人先行尝过,太子让倒出一小杯,自己品了品,笑容更深,在柳埴身上打个转儿,重回美人儿面上,温言道:“你还会调什么酒?”

“回殿下,奴婢会调的有十三种,”

柳埴暗乐,但吕大人却还是觉得哪里不对。他只回想自己这件事情做得谨慎不谨慎。

那天袁训说过调酒方子,吕大人没有直接回去教手下的女子,他怕让袁训装葫芦里跟着倒霉,他自己弄来一堆的酒,请同司的人喝酒。

喝着喝着,他装糊涂,把两种酒混倒在一起,大家喝过都说好。调酒这事情,古代也有之,就是不多。

柳埴逞能,说他也会。东一试西一试,大家在旁边起哄,几个调酒方子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让柳大人给自组出来。

这是柳埴自主的,吕大人只在旁边添上几句话,又是醉中,想来就是有事,也查不到他面前。

略放下心,吕大人再去看那美人,见她果然一样一样的调出来,有些是原来就有的方子,有些是袁训来告诉的。

太子只喝两种,余下的就闻闻香。当调到第八种时,太子眸光微紧,吕大人以为自己看错,悄悄再注视时,见太子表情也跟着紧了。

“教坊司像这样的美人,还有多少?”太子淡淡。

吕大人是正职,太子自然问他。但柳大人素来因太子妃的原因,抢先回答习惯,还是抢着回话,他像在卖弄他知道的多:“回殿下,这样技艺娴熟的美人,一共有三十二名,她们全都歌舞绝技,十六名预备殿下要看歌舞,十六名送往宫中。”

太子不动声色:“已经送去宫里了?”

“回殿下,今晚元宵佳节,宫中要备歌舞,早就吩咐下来预备。如果殿下喜欢……”

太子抬起手:“不必了!”随即站起,对着两个美人儿笑了笑:“把她们留下吧。”一侧身子,案几后出来,转入后厅走了。

柳埴开心的不行,对两个美人千交待万交待,像是她们进府后就会得宠,得宠后怎么办呢,为太子妃说话不是?

同吕大人出府的路上,柳埴也语气狂傲起来。吕大人只让着他,先回教坊司。

门外见到宫车回来,正是进宫的舞者。柳埴纳闷:“不对啊,太子喜欢,皇上难道不喜欢?”他的话,在吕大人脑海中电光火石般一闪,吕大人脱口而出:“你再说一遍?”

“我说的全是汉话不是,太子都喜欢,皇上怎么能不喜欢呢?”柳埴嘟囔:“我去问问怎么了?”抬头看天,明月正圆:“难得的今天不下雪,月亮出来得好,正是看歌舞的时候不是吗?”

吕大人在他身后,大脑一片空白。

太子喜欢,皇上怎么能不喜欢呢?这话一直在吕大人耳边嗡嗡作响。

袁训!

这小子太会耍人玩儿!

幸好老哥哥早知道他不是个善茬,早防着他呢。

吕大人恨得咬咬牙,似乎在咬袁训的肉。现在就想去找袁训算帐,但还得安置眼前这批舞者。进去听柳埴问话,果然这批人还没有到圣驾前歌舞,就让打发出宫。

原因很随意,说她们中有人礼仪不端。

柳埴干瞪眼睛,只能说下回逢节日再进宫吧。你们能到圣驾面前,也就能中圣意。

吕大人出来的路上,还为这话暗暗好笑。圣意圣意,这话是什么份量?

打马不回家,直到袁家门外。夜了,又是佳节,料想没有客人,袁家大门紧闭。因袁训回京,门上早挂上将军府第,吕大人看着眼睛里出火,心想这坑人的将军险些害死我。

“咚咚!”

把大门砸得震天响。

佳节团圆,顺伯让孔青回房夫妻团聚,他过来开门:“哪位啊,小心砸坏喽!”

“砸坏我也不赔!”吕大人这会儿脾气冲。

袁训正和宝珠在房里说笑,说白天去看加寿的事情。听外面有人找,袁训都纳闷:“他不过节吗?”

“找你都是公事,快去快回来。”宝珠推他。

袁训出来,见是吕大人,一愣后露出笑容:“我倒把你今晚当值给忘记,”走近兴致勃勃问:“怎么样?今晚宫中有歌舞,你的美人一堆全有了彩头,你跑来分给我?”

一记拳头晃出来,吕大人忿忿:“小袁啊小袁,我说你不是东西,”

“为什么骂我?”

“骂别人对不起你。你说,”吕大人欺进身子,对着袁训耳朵:“你跑来告诉我的那些,到底是谁的喜好!”

袁训摊开双手,满面无辜:“谁也不是,”

吕大人眼珠子都可以瞪出来,在月下看着,好似两个琉璃珠子。

看在他这么怒容满面上,袁训就装着想想:“是我回来路上听到的,我心里记挂你,想你能用上,”

“我啐你一脸你信不信?”吕大人带着随时就要飞沫伤人。

袁训满面疑惑:“你什么意思?”

“你就装吧,你再装,我就去殿下那里,说这些是你说的!看你小子怎么应付!你要对付柳家的人,用我我不生气,可你不用把我蒙在鼓里!”

袁训微微一笑:“哥哥你说话,我听不懂。你要往太子面前告我,等我进去拿件衣裳,我就同你去。”

转身就要走,吕大人恨得从后面揪住袁训腰带:“混蛋,我和你说不清楚,我就问你,为什么害我,为什么借我的口,告诉柳埴?”

他恼得满头是火,袁训轻笑,低声道:“你就知道,也不会明着告诉别人,你只会用个法子让他自己想出来,”

“你!”吕大人火气消一半:“好吧,我的确也防你。”

“你不是防我,你是养就这性子,做事防人。”袁训好笑,所以这是个不二的人选。

北风呼的吹过来,屋檐上雪洋洋洒洒,落两个人满身。冰雪带给人清醒,也带给人震撼。虽然这震撼,完全压不过吕大人心中的震撼。

他最后只凑近袁训骂上一句:“你小子,柳家惹上你,是倒了八辈子霉!”悻悻然的他离开,还是没敢说出来那是谁的喜好!

……

“你父皇的喜好,教坊司是怎么知道!”中宫眸子如雷霆前的风起云涌,语气中也随时会带着震怒。

宫宴还在继续,出宫回府的太子匆匆进宫,又把中宫请过来。

中宫是震怒的,太子也是震怒的。

“这又和柳家脱不开关系!”中宫现在受到影响,有点儿事情就要想到柳家。

太子也能把持得住:“不见得是教坊司的柳家人,但柳家的人多,有没有人做这样的事,就说不好。”

中宫也就平缓下来,恢复镇定,分析也重新谨慎:“柳丞相未必会做这件事情。”

“但别人呢?柳家的人可不少。”太子亦算冷静:“在有些人看来,母后您已不中意太子妃,只怕有更换太子妃之意。”

“就有人想换掉我?”中宫嗤笑,对儿子慢慢地道:“太子,这是有人想换你才是。”

中宫因自己早年让卖,给儿女们都相当疼爱,太子和中宫感情亦深。母子心事,很多时候一致。

如太子虽然手握大权,但历史上不缺老年糊涂的皇帝。如中宫虽然冠宠后宫,也不愿意能打动皇帝的女子离得近。

能和皇帝很近的女子,几乎都是让中宫和太子放心的人。

而今天,就出来一群不放心的人。

“年青也罢,漂亮也罢,这些我都可以不放心上!但她们用的香粉,是我爱用的!皇上的喜好,她们也知道,这还得了,太子,柳家也到严查的时候,别人也到严查的时候,你不要手软才好!”

中宫掷地有声。

------题外话------

票票…。新年就要近了,过年不断更。过年不断更。过年不断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