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产子/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说中宫和太子以前和柳家还有几分等待之心——这不是心软也不是不正确的等待,为上位者,永远怀着一言不合就杀戮的心,那是街头市井,可以杀到没有人追随——现在这等待心完全没有。

历史上可以找出很多的宽容的例子,而太子殿下所处朝代,表面上盛世太平,他没有杀戮再杀戮的心。

柳家,是太子的岳家。太子妃所生的孩子,是他的嫡子。这些完全是柳家拉分的地方,但在今天的事情出来,这些也就不再是柳家能占到光彩的地方。

想要替代柳家的人数不清,除了柳家是老臣,还有侯家章家丘家凤家……自然的,想要替代皇后的女子,也数不清。

想通的一件事情,可以正着想,也可以反着想。中宫斜倚在朱红雕刻盘龙戏珠的宫椅上,这是在宫宴殿室的偏殿之中。

她轻咬嘴唇,沉思半晌,还是对太子低声道:“太子妃,就这样吧。”太子温和的对母亲笑着,试图在她面上找出什么,却只见到中宫凤眉扫轻愁。

“她是从没有想过,想要换下她的人,也有千千万。”中宫由已推人,由无数人想到换掉自己,而想到太子妃还不自知,因而对她生出无端怜惜。

但想到的一件事情,可以正着想,也可以反着想,又引出中宫新的冷眸:“我又说错了,只怕太子妃不是想不到千千万人想换掉她,她是有倚仗才是。”

太子莞尔附合:“母后说得的。”

“所以柳家有铲除异己的心,以前没有刀举得快,怎么会把英敏的亲事想成他能左右?以前没有刀举得快,怎么会无视这亲事由我所定。以前没有刀举得快,怎么会不想到你表弟是他的亲戚,而不是仇人!”

这就是中宫由自己想到太子妃,再由太子妃而想到的心思。

听中宫“表弟”二字都出来,太子忙对左右看看,见不到有人,但还是微笑提醒:“母后噤声。”

这不是自己宫里,表弟这两个字不能乱说。

中宫正想心事,让儿子打断,有点儿嗔怪,斜斜白了太子一眼,轻咬嘴唇眸中又泛起难过:“国舅竟然不能正大光明的去祭奠……”

“儿臣知道,儿臣放在心上。”太子含笑。母亲又孩子气了,从没有见过面的国舅,在太子和瑞庆殿下心里总是好高大。

中宫每逢年节,就要难过。国舅竟然不能去祭,过年的时候犹甚。她被卖是为什么,为国舅。她在宫中倾命挣扎是为什么,为早回去找国舅。她……总传递给太子的意思,总是为国舅。这样一进去,还就要半天出不来。

太子就想个法儿把中宫拉出来,侃侃而谈模样:“母后仁德,还是这般的疼爱太子妃,太子妃却只想到她有柳家而没有想到她是皇家人,她应该倚仗的是母后才是。又有今天这事情出来,且说今天以前,我也在想外戚功高总不是好事,柳家虽不是尾大不掉,也是削弱的时候。”

“外戚功高,以后阿训也功高,你怎么办?”中宫娘娘这会儿闹上别扭。太子笑嘻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噗!”

中宫让儿子逗笑,心思也就回来。想到自己还在参加宫宴,就侧耳去听正殿中动静。“娘娘,”女官们在外面见到中宫有想到宫宴也没有结束,抓住机会轻唤她。

“什么事儿?”中宫明知故问。

“皇上问怎么还不来?”

中宫慢慢的笑了:“去告诉皇上,我这就来了。”太子近前一步扶上她,送了几步,看着中宫过去,太子收了笑容,转身出宫。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人笑不出来,几时想到几时火上来。

……

正殿中,宝鼎散香,歌舞正急。但皇帝斜倚在榻上,眸光不时地扫向另一边。那地方雕刻精美,是通往偏殿的宫门。

位份高,坐得离皇帝近的嫔妃见到,总是生出醋意。在这里面,丽妃进宫时间最短,她是三年前进的京,至今还是处子之身。除去年节上的宫宴以外,平时几乎见不到皇帝。好容易今天有机会见到,特意打扮过来不说,还频频对着皇帝抛眼风。

正抛个不停,旁边有一句讽刺的话出来:“眼睛闪了风吗?拿个杯子挡着就当别人全看不到,我说你省省吧,皇上哪只眼睛里有你?”

“难道眼睛里有你?”放下挡脸的酒杯,丽妃见到说话的是信妃,年约五十,不比中宫年纪长,却早就姿色减少,丽妃毫不客气。

昂一昂下巴,把小巧的红唇嘟得明显一些,上面闪动的青春好颜色,年长的信妃自然是懂的,信妃一时怒不可遏,面容上闪过阴冷:“别当你年青就以为好资本。”

“我本就年青,还不能说了?”丽妃说到这里,见到信妃阴沉沉笑上一笑,透着古怪。丽妃也同时觉得背后不对,扭转身子看上一看,见中宫徐步走来,离自己后面只有几步,虽然她面上笑容满面,但丽妃并不能判定自己的话,有没有让中宫听到。

她是嚷着说的,虽然低,也是嚷的腔调,传音会远。

丽妃吓得一缩脖子,首饰叮当轻撞在一起,响了几声,把丽妃也同时打醒。她心里不是滋味,她的内心,她说我年青这话的内心,是一直认定自己年青于宫中所有嫔妃的。

要是让中宫听在耳朵里,中宫那年纪?丽妃在内心中撇嘴,她和皇上的年纪可差不多。暗对自己道,这事儿要赶紧地告诉家里人才行,该防备防备,该……

和皇上差不多的年纪,这话也此时在中宫心里闪过。

含笑,对上那迎来的笑眸。

皇帝清隽的面容上笑容盎然,轻声责备:“太子有什么事情要见你,你撇下朕一个人在这里?”只这一句话,中宫悄停了停步子,不易察觉的对着左右瞄瞄,怕可以引起无数醋海滔天吧。

加快步子,中宫接住皇帝的手,对他娇娇一笑。饶是她上了年纪,但还是有无数丽色。加意关注的丽妃是从侧面见到,也屏了屏呼吸。

随即,丽妃还是不服气的。

她还是认为自己年青,年青大于一切。这和许多的现代男女的想法,分毫不差。

中宫的美,却是由时间的沉淀而来。

最美的东西,总是精华,而精华,是沉淀淘澄出来的。

也许就是有过岁月,才能得到身边这个人的相爱吧?中宫这样想着,她已坐到皇帝身边,对嫔妃们是不是有醋意不再去想。

话说她们哪一天,没有醋意呢?话说宫里哪一年,不进年青新鲜的女人,就像丽妃说的,我年青,明年再升位份的人,将比丽妃还要年青。

再年青,也动不了中宫。这不是因为中宫有太子,中宫是先有宠爱才有太子。中宫发自内心的感激一笑,对皇帝执杯:“皇上,万岁千秋。”

“皇后,朕愿与你万岁千秋。”皇帝回她。

盈盈笑意中,似有无边的宠爱。无边宠爱中,总有原因。中宫扪心自问,她多少知道一些。就像太子妃是太子的原配,太子对她并无太多的感情,也是同样的原因。

这个原因,照常出现在生活中,从古代到现代。

先皇宠爱太妃,太妃不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女人。皇帝宠爱中宫,中宫是他的第二任皇后。现代原配夫妻轻易就爱上另外的人,男女都是,不过也是这样。

年纪渐长,渐为成熟,对枕边人的要求渐明朗,符合要求的那个人出来,就是她(他)了。

和文章侯府的老太妃相比,老太妃更跋扈,而中宫更朴实。老太妃只想永远居于人之上,中宫只想为家人为家人为国舅。

只想居人之上,就像柳家一样,正主意不想,心先歪了。而中宫是没有退路的,她要照顾她的弟弟,她要再见家人一面。

因为这个,有时候中宫是有底气的。但有底气不表示什么都忽略,中宫饮下杯中酒的时候,眼角瞅瞅装着若无其事的丽妃,今年才升的丽妃,这就不想要了?

……

没出正月,朝堂上乱成一团。针对柳家的折子雪片一般涌来,让人看着就头大。太子每天对着一堆的奏折,不到深夜不能休息。

但他看的不是柳家的申辩,而是手边的名单。

拿起一个弹劾柳家刑部官员的奏折,太子执笔,在手边名单上迟迟不肯圈下。把柳坊换下来,要换上去的是……

“殿下,已三更,请去歇息。”

“嗯。”太子不说什么,侍候的人也不敢催促。

停一会儿,“殿下,四更了?”嗓音悄悄的,带着不敢惊动。

太子正拧眉苦思,让打断怒目把他瞪跑。

“五更了,”回话的人动静就更小。

太子啊上一声,对沙漏上看去,讶然道:“又熬一宿?”放下笔,吩咐送热茶,喝一口在肚子里,太子长长呼一口气,只觉得双眼酸,手也酸,疲累这时候上来。

侍候的人送上热巾帛,太子接在手中,还没有擦在脸上,见外面蹿进来一个人。太子吓了一跳,那个人也是面有惊吓:“不好了!”

他五官英俊,眸如明月,正是袁训。

太子把热巾帛一扔,起身动容:“什么事情不好了?”是边关,是…。袁训嗓音带颤:“宝珠肚子痛!”

太子呆上片刻,从案几后冲出来,对着袁训就是一脚,骂道:“让你把我吓死!”这一脚踢上去,太子又忍不住大笑:“哈哈!”

袁训对着他的笑,忍无可忍:“早了!”

手指袁训,太子乐不可支:“你的衣裳,哈哈……”

袁训自己低头看,这才看到衣带全都系错,胁下十字盘扣上系的不是扣子,而是长长的腰带。腰带的圈,还在腰上,把衣裳带得斜拽着。

“我说怎么处处不对,”袁训自己说着,更把太子惹得大笑不止,忽然顿住,凝神也变了脸色:“早了!”

袁训边整衣裳,边焦急满面:“日子早了,一直说三月!”这才正月还没有出去。

太子在他肩头上一拍:“我和你看看去。”

袁训松了一口气,满面感激:“如此太好,我,我实在有点儿怕,宝珠在呼痛。”太子随口问道:“那为什么你不在家里陪着?”

“宝珠让我出来,说男人不能看。”袁训说过,对太子上下看看,疑惑道:“殿下你也是不能去吧?”

“我又不进去看!”太子说过,总觉得这话有点儿贫。而袁训这时候也才想到体谅太子,刚才那一看,看出来太子殿下像是没睡过,刚起来洗漱过和没洗的面容总不一样。

袁训迟疑:“您真的要去?”

“你不是让我去,你跑我这儿来作什么?”

袁训嚅嗫:“宫里没开门,我没有地方去……。”

太子说声备马,揪起袁训就走,心中总是有点儿暖的。在路上,太子想到一件事,沉下脸问袁训:“教坊司的官员去你家说的什么?”

“没说什么啊,”袁训自然不会承认。

他以前在京里,是奉命接触各种官员,教坊司的吕大人也知趣,只往袁家去过一回,太子是无意中想到表弟只怕在里面做过手脚,并没有证据,只把袁训敲打几句,袁训说好,表兄弟往袁家而来。

冬天亮得晚,漆黑天色中袁家灯火通明。走到房外,见里面人影憧憧,“哎哟,”宝珠痛叫声出来。

袁训吓得又一哆嗦。太子皱眉教训他:“亏你还战场上将军?”再看表弟眉眼儿都惊得变了:“有人说凡是生孩子,都是鬼门关!”

“痛!”宝珠再次大叫出声。太子不打量窗户里面,赶快又去打量表弟表情,表弟表情更好看,见袁训面皮抽几抽,一跺脚,一头冲进去。

太子一把拽住:“你不能进去!”

可能是太子在这里,袁训底气足,把太子甩开:“我要去告诉宝珠,让她不要怕!”对着不管不顾进去的身影,太子嘀咕:“又不是头生,你倒吓成这样!”随即,太子也害怕上来。

这不是头生,太医看视却一直说是两个。想到的太子心想幸好没早告诉表弟,不然他更受惊吓。

但这又是早产?见袁家的婆子进进出出送水,太子叫住一个:“里面有几个稳婆?”

“回殿下,有四个。”

“叫一个出来我有话问她。”太子说过,站在走廊下寒浸浸上来,吩咐一个丫头带路,找个暖和屋子去问宝珠情愿如何。

袁训在房里,早握住宝珠的手。

他不记得是在哪里听到的话,当时宝珠正怀着加寿。有人告诉他女人生孩子是鬼门关,袁训记在心里,本想在宝珠生加寿的时候提笔写信,算好日子不差的到宝珠手上好安慰她,但当时他在打仗,一混就忘记。

这一回生,他在身边,这话浮上心头。

自己吓自己是最厉害的,而且日子又提早,小袁将军把自己吓了个半死,得找个人来陪他才行,急切之间只有去太子府上,现在太子在外面,袁训心里安定不少。

而他在,宝珠也安定不少。女人生孩子总是痛的,疼痛又总能打开一些心扉。宝珠忍住痛:“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在这里,你只管说。”

做准备的稳婆们面有为难过来,提醒袁训该出去。宝珠却道:“你们出去,”稳婆们面面相觑,但宝珠坚决,她们只能出去。

“表凶,我有件事情一直想问你。”宝珠竭力对着袁训凑近,看出她的意思,袁训主动贴过面庞。

夫妻面庞上温热相连,宝珠哭了,轻泣道:“我一直不敢问,只敢对菩萨说。我知道加寿是你最疼的,都疼她,可是柳家是太子妃的父亲不是吗?”

“别担心,你别担心,”袁训不住的亲着她,反复的告诉她:“我说过事情交给我,你别担心,安心生孩子。”

“我,收拾好些柳家的消息,皆是因为没有让他们震慑的地方,就是我们有和解的心,也得先有打他的心。”

袁训抱紧她:“我知道。”好闻的香粉味儿,和宝珠的汗水味儿一起出来。袁训是怎么知道中宫用什么样的香粉的,说得详细就像他用过似的,就是宝珠也用,宝珠是宫中赏出来的。

见妻子痛得面无血色,还在想加寿的事情。袁训不能明白直说,却能泰然安抚:“你只管放心!”

一只手臂抱住宝珠,一只手指天为誓:“终我在一天,不会让柳家,不会让任何人动我的孩子。加寿也是,以后的孩子也是。”

“不必发誓,”宝珠想要阻拦,就是现在形动慢,晚上一步。她忍痛微笑:“不是这时候我要求你,我这时候再也不能把话放在心里。我不要你发誓,我也信你疼孩子。我只想说,”

袁训急急:“你说。”

“我瞒着母亲和你,从山西带回来一件东西,就在我的衣箱里面,我想把它给姑母看看,你去看看,可使得?”

描金的衣箱,袁训打开,看上一眼,立即放下箱盖,重新回来抱住宝珠,狠狠的亲着她:“宝珠你做得对,等你生下儿子,姑母一定出宫来看你,至少满月她会来的,你送给她看!”

“全是为了加寿,再告诉你,我不想和柳家生分,我知道你也不想,我想到我们成亲后,柳大人三天两天来家门外叫你,当时我总怪他把你找走,现在外面有人叫你,我倒盼着是他。”宝珠断断续续说着,外面的稳婆着急扣窗:“小爷,我们东西还没有准备周全呢。”

袁训在宝珠面上再狠亲一下,亲得那处红了,宝珠露出笑容,觉得这样让他揉着,疼痛都像是好些。

“记得那东西!”宝珠再交待袁训过,把袁训推一把:“去吧。”

……

顺伯去的宫中,他白天总候在这里,方便加寿要买东西。加寿姑娘总不是应在宫中的人,常使唤宫中的人让人看着也不好。

这就宫门上的人熟悉,内宫门开,就有消息传进去。袁夫人和安老太太全慌了手脚,换好衣裳甚至来不及辞中宫,只对女官们说一声,就赶紧出宫。

她们也让吓得不轻。

在路上,安老太太抿抿唇,对袁夫人略有气愤:“一定是柳家害的,宝珠劳了神思,这才早产。”

袁夫人也眉头不展,她的丈夫就是胎中受惊,又早产而生才致体弱。老太太不说袁夫人算着日子就已经害怕,听老太太把“早产”在耳边说到,袁夫人心惊肉跳。

同坐车中,袁夫人的心情安老太太也感受出来。这就歉意上来,搜寻出话来缓解自己刚才说的话:“不过吉人自有天相,我们别担心,有话叫七活八不活,宝珠这身子,还在七月里。”

“是啊,孩子不是八个月的早产孩子。”袁夫人笑得勉勉强强。

因皇上在,中宫是起来后才听到的信,把她吓得魂就快没有,血色骤然似抽去,要说她美丽容颜本来是一块温玉,现在则冰雪一块。

“你怎么了?”皇帝轻碰她面颊,触手的寒冷。把皇帝也吓得变了颜色,往外面就道:“传太医来。”

这一嗓子,把中宫的魂给叫回来,中宫强笑:“我想袁家的媳妇没到日子不是?”皇帝随意地反问:“她是什么日子生?”

中宫这会儿倒留着神,对女官:“有回过我没有?”

徐夫人伶俐地过来:“说是三月里生。”

皇帝也皱起眉头,整一个忧国忧民顺带忧孕妇的好天子:“这是早了。”外面走进来瑞庆殿下:“母后,我要去看生孩子的。”

见只有她一个人,中宫问道:“加寿呢?”瑞庆殿下手指着外面:“天还黑着,加寿睡懒觉。”又去纠缠中宫:“我要去看生孩子,看看加寿有弟弟还是妹妹。”

皇帝板起脸:“这有什么好看!瑞庆,你是公主,你也不小,不要再孩子话!”瑞庆对他扮个鬼脸儿:“父皇,您今天虽不上朝,等下总有事情。”

“你自己不许去,你去再加上一个加寿,天天就玩去了!”

这话把瑞庆殿下提醒,她走出来,把英敏摇醒。英敏殿下睁开眼,困意浓浓:“姑姑,现在什么钟点儿,皇祖父说吃过早饭再教我认字,我要睡觉!”往被子里一钻。

瑞庆殿下进来,为说话方便,把侍候的人全撵了,这就没办法,只能自己揪他出来。姿势总不是雅观的,好在公主殿下素来自然为好,又没有人见到。

“英敏,想不想要兔子,”

“想,哪里有?”英敏殿下眼睛一亮,随即没了精神:“姑姑你是把加寿的兔子给我对不对,那加寿玩什么?”

“我单独给你一只,让人单买给你。”

英敏殿下睡意让打飞一半,咧开嘴儿笑:“好。”

“成交!”瑞庆殿下迅速在他手上拍一记巴掌,随即笑得像偷吃到什么。

英敏殿下呆怔怔,主要是还没有醒:“成交什么?”

“父皇教你认字时,你要一直缠住他,直到我们回来,不然就没兔子,只把加寿衣裳上沾的兔子毛给你几根。”瑞庆殿下自以为恶狠狠的威胁。

在兔子毛和兔子之间,英敏殿下选择兔子。虽然早饭时,听加寿又大吹她就要有弟弟,勾得心痒痒的,但还是乖乖的和皇帝去御书房,按瑞庆殿下教的东问西问。

半个多时辰出去,宝珠还是呼痛不止,袁夫人和安老太太呆坐忧愁苦等时,两辆宫车停在外面。

“娘娘来了!”红花一溜小跑的进去报信,袁夫人和老太太还是惊的,见中宫满面怒容,左手上是瑞庆殿下,后面任保抱着兴冲冲的小加寿,袁夫人错愕的说不出话:“这这,”迎上去悄声劈面就问:“怎么能出来?”

“让公主吵得我头痛,我送她去见皇上,请皇上打她才好,皇上正教英敏认字,没功夫理会,我不放心她出来,再还有一个加寿,跟着她一块儿吵,”中宫黑着脸:“先说好,我们只坐一会儿!不像话!”

安老太太机警的找出几句奉承话解开:“这是娘娘疼爱公主,素来是如此的。”

“惯得不成体统。”中宫步入房中,袁夫人给她捧上茶水,侍候的人一概打发开。中宫看看,见少一个人:“袁将军倒不在这里?”

帘子揭开,太子带笑进来:“母后,您怎么出宫来了?”

中宫愕然而笑:“太子,你却也在这里?”

太子才睡了一会儿,精神不错,把大早上的笑话说给中宫听:“可见有张有弛这话不假,都说袁将军老虎胆子,今天是老鼠胆子,跑到我府里吓得面如土色,把我也吓住,我问过了,说早产是有的,不妨事。”

没想到宝珠会早这些天,大早上的稳婆是外面请的,后来袁夫人出宫,才从宫里带出来两个,中宫叫过两个来问话,都说不算多异常,中宫放下心,继续要对女儿摆脸色教训她,却见到女儿和加寿都不见。

袁训在宝珠房后面的走廊下面转圈圈。

宝珠呼一声,袁训的心跟着抽一下。幸好他没有心疾,不然总透着危险。

瑞庆殿下过来,在他后面学着他负手,转圈圈。

加寿跟在瑞庆殿下后面,负手低小脑袋,转圈圈。

袁训是知道她们过来,但想着宝珠没放心上。无意中停下来一扭头,再多的心事也让逗乐。瑞庆殿下和加寿全学着他,一停步子,一抬眸,滑稽透顶。

“走开走开,捣乱的。”

瑞庆殿下翻翻眼睛,加寿跟着翻翻眼睛,瑞庆殿下笑眯眯:“母后叫你去。”加寿跟上:“娘娘叫父亲去。”

骤然寂静,袁训啊地一声,他从没有想到姑母敢出宫,顾不上撵两个人,拔腿就往房中去。在他身后,瑞庆殿下和加寿对着挤挤眼睛,这下子可以痛快的听,两个人往窗户下面一坐,雪衣围紧,侍候的人见到,又送上锦垫食水,这就更加舒服。

袁训一气到房中,一揭帘子进去,对着中宫呆如木鸡。中宫给他一个大白眼儿:“袁将军,见到本宫你就站着!”

“娘娘,您…。请回宫!”袁训心想这不是吓人吗?皇上怎么看这事情!

中宫冷笑:“袁将军,如今你见驾的话儿,可越发的生疏。”

安老太太笑看着。

袁训定定神,重新行大礼:“臣见过娘娘千岁,娘娘凤驾至此,臣不胜惶恐不胜惶恐……”

“你惶恐我也来了!起来吧!”中宫也想对着他翻翻眼,但强忍住,捧着手中茶水自在的坐着,只和太子闲闲说话。

袁训正想借机再提醒皇上怎么说,外面传来人声:“小袁将军在哪里?”听上去人还不少。中宫有点儿心慌,眉头微动一下,太子见到,悄声而笑:“父皇竟然不知道吗?”

“他让英敏缠着,又让瑞庆吵得说头痛,我说不放心,就送她们出来,”

“那您还担心什么?”

中宫心定不少,遂问太子:“外面来的是谁?袁家可没有亲戚在京里,难道是安老太太娘家?”中宫由袁训和柳家之争中,老太太的亲戚才入她的眼。

太子微笑细听:“像是连大人,像是尚指挥使?”

“他们为什么要来?”中宫才这样的说,脚步声走近。却是两个女眷。袁训跟在后面:“夫人请小厅上坐,”

正房帘子高打,里面分明可见有人,袁训把连夫人尚夫人往小花厅上让,连大人尚大人都不舒服。

连大人取笑:“小袁啊,你家正房不给我们进?”

“伯父,您误会了,”

里面有人吩咐:“来人,宣!”

袁训满面为难的笑容,变成苦笑。连尚夫妻呆住,什么,宣?

门帘子打开,两个少女走出来,宫中的衣饰……

又是两个女官出来,面容端庄:“皇后娘娘有旨,宣进见!”

两对夫妻四双目光,全在袁训脸上生根,像是这样就能从袁训脸上看出什么一样。袁训弯腰伸手:“娘娘在这里。”

打春雷也不过就袁训这话的效果,两对夫妻手忙脚乱,也顾不上和袁训理论,说他不早知会,他一直不让进不让进不是?

进去见驾,中宫赐坐,夫妻们看一看,果然是娘娘本人。

他们奇怪,中宫更奇怪。中宫更想问你们来作什么?就见袁训进来,他要陪客人,他是家中唯一男丁,他不能离开这里,又担心宝珠,就在房里负手,低头,转圈圈。

中宫怎么看怎么头跟着晕,又隐约能听到宝珠呼痛,这心就更烦。有客人在,不再好直说袁训,中宫就问老太太:“你晕不晕?”

安老太太会意,忍笑唤袁训:“孙婿,你要是心里急,外面站会儿。”袁训一听正合心意,揭帘出去。

他一出去,连尚夫妻有些傻眼。袁训在这里,视线还能有个落脚,就是回话像也有底气。但这就看不到袁训,心里空落下来。

又听中宫问话:“你们是袁家的亲戚?”

连大人尚大人一起回:“臣等不是。”

连夫人尚夫人一起回:“是。”

话说过,夫妻们相对瞪眼,都觉得对方说得不对。连大人尚大人的意思,是亲事还没有定,自然说不。夫人们的意思,不是亲戚往这里跑,又不是吃满月酒,随便就可以来恭喜。

中宫狐疑的左右看看,夫妻们不能让娘娘等着,老爷们不作声,夫人们说是亲戚,由夫人们回。

连夫人陪笑:“回娘娘,我们和袁家是儿女亲家?”中宫就看袁夫人,袁夫人张了张嘴。尚夫人纳闷:“袁将军没对您说吗?”

太子都没想到,把脸一沉:“叫他进来问问。”他的脸一沉,连尚夫妻都跟着心一沉,随即想不通,我们定亲事,太子为什么不喜欢?

只想太子去了,就没同时见到中宫也面色一沉,随即恢复原样不笑也不嗔。安老太太看在眼里,有点儿担心,对中宫进言:“想是他们战场上说的,我们就不知道。”

“是啊,加寿生得伶俐可爱,再有孩子,我倒还想再说门亲事。”中宫说到这里火上来,压住火气,先对太子道:“先不必叫他,这里问就是。”

她怕侄子进来就是一通鬼扯,没有实话。就问连尚二夫人,想来不敢说假话。

“袁将军能掐会算,算到自己一生就是两个,所以一许就是两家?”中宫是知道没有人告诉袁训过是双胞。

连夫人陪笑:“回娘娘,还不止我们两家呢?”

中宫紧绷住脸,还没有问,说曹操曹操到,外面沈大人夫妻过来,他们是从南安侯府打听到的消息,南安侯府是老太太送的消息。

外面有人说着:“生下女孩儿,是我们家的,”中宫怒道:“宣!”沈大人夫妻进来,也就老实坐着。

话说明白以后,太子都生气。不等中宫说话,太子面沉如水:“我也想说门亲事,这倒好,他不打招呼,全自己作主!”

沈大人、连大人、尚大人三家不知所措时,“哇!”一声婴儿啼哭声划破天际。沈大人先笑道:“这是我家的。”

中宫很想骂他,你家不是要女儿,你就跑来胡扯生不出儿子?

连大人抚须:“这哭声洪亮,必然是儿子,这是我家的!”

尚大人道:“慢来,你我哪个先?”

“不是说好,我家定长子!”连大人愕然。

中宫很想啐他一口,你家定长子,你家就敢定长子!想到袁训不打招呼就私自定亲,中宫这气窝得下不来。

太子也闷声生气不说话。

连大人和尚大人争来争去,虽有中宫在不敢争吵,也一人一句不罢休。直到袁夫人和安老太太送进来孩子,才停住。

先请娘娘看,中宫娘娘早就伸长脖子,小心翼翼抱在怀里,和孩子小面庞一接触上,面上笑容顿时就化不开。

“宝贝儿哟,长得可真是可爱。”

外面跑进来两个人,瑞庆殿下早在房门外看过小孩子,就这时候才进来:“母后,还有一个,说还有一个!”

尚大人乐了:“那第二个是我家的。”中宫已经顾不上理会他,细看孩子生得五官俊秀,中宫落泪:“一样,一模一样。”这就唤太子:“快看,长得一样。”

太子微笑为母亲圆转:“是和加寿长得一样?”

“是是,”中宫娘娘这才意识到自己话中的不对,忙改过来。

太子也抱在怀里看看,对着那眼睛笑:“这眼睛生得不像,”又圆又大又有彩,像一对宝珠。这是宝珠的眼睛。

中宫不愿意听:“像像,怎么不像!”

“像像!”太子不和她争,再看孩子鼻子嘴巴,外面又来了人。孔青来报信了:“梁山王府来人贺喜。”

中宫让连、尚和沈家刺激到,把脸一板:“这又是许了亲事的?”袁夫人微笑:“请进来。”

梁山王府来的是世子妃。

世子妃是镇南王府的嫡次女,她的姐姐宝珠见过,同在宫中吃宴席时,萧凤鸾姑娘的妹妹,叫萧凰鸾。

凤鸾姑娘是个美人儿,凰鸾姑娘生得有点儿胖,五官不差,但从身子粗壮上看,和萧观有夫妻相。

世子妃进来,见到小襁褓,就乐得对中宫道:“娘娘在正好,请娘娘给我们做主,袁家的孩子我们家定下的。”

中宫闷气到现在,觉得连大人家世不好,沈大人也一般,尚大人是武将以后生出女儿不斯文,家家不合心意,这就来上一家合心意的。

中宫笑容满面,因满意而盘算,因盘算中宫失笑:“你还没有孩子呢,不过也没什么,等你生下女孩子,女孩儿比男孩子小几岁,这叫般配。”

世子妃诧异:“娘娘,我们家定的是袁家的姑娘,”对小襁褓中注目,世子妃道:“生得眉清目秀的,这个不是姑娘?”

“这是男孩,哪里是姑娘。”中宫挑眉头:“你们家定的是姑娘?”沈大人见再不说话像没自己什么事情,抢上来:“娘娘,我们家亲事定得早,”

中宫淡淡:“有多早?”

“早,最早……”沈大人眼角瞄瞄早就进来的小加寿,最早定的是加寿姑娘。中宫察颜观色,听过能喜欢吗?

就凭沈大人这没说完的话,中宫就想把沈大人撵出去。

望向世子妃笑容可掬,中宫亲热地握住她的手,打小儿她就常进宫,中宫亲切无比:“定女孩子好,你抓紧的生个儿子下来。”

凰鸾姑娘有点儿憨,刚才还要中宫作主,现在中宫真的要作主,她实话实说:“小王爷写信说我看着点儿,说生得好看,我们才定下。”

中宫把她手松开,对沈大人似笑非笑:“下一个女孩子,归你家。”又慢慢地道:“小王爷生得也不怎么体面。”

……

第二个男孩子抱进来,大家又欢喜看过。由萧观的混帐话,中宫娘娘现在看着尚家也不错,就许给尚家定下。

袁夫人让上酒菜,请客人们去坐。花厅上钟家阮家董家等亲戚们都已到来,正好陪着。抽空儿,对中宫道:“请娘娘更衣。”

把中宫请到自己房中,袁夫人爱静,这里本就是院中最偏僻的地方。

呈上一个匣子,袁夫人柔声道:“这是宝珠从家里带出来的,请娘娘一观。”中宫仿佛能感觉出里面的东西份量,步子忽然就迟迟。

匣子是新的,打开来,里面一件旧衣裳。

粗布做的,肩头袖口领子…。足有十几个补丁外,还有撕扯过的痕迹,但又让人补上。补的是粗线,针脚儿也不能说好,和中宫在宫里的衣裳完全不能相比。

但,扑簌簌泪水从中宫面上滑落。

她抱住衣裳在手,泪落不止,哽咽出声。

这是她的旧衣裳,是她让卖的那天,她的娘本来给她是半旧新衣裳,没有补丁,中宫说穿最破的走,反正去别人家,归别人置办衣裳。

头一家后来失火损伤财产,又卖了她,卖的地方不好,而且中宫担心以后家人找不到她,不肯离开,衣裳就是这样扯破的。

见到这件衣裳,中宫泪如泉涌。她由袁夫人话中,和袁父的手札内,都得知过家人曾找过她。衣裳,更是铁证。

没有去找过她,就不会有这件衣裳。

这是她的,上面的补丁是什么形状,她都牢记于心,她最认得。

“我知道,”中宫泣不成声:“你让宝珠放心,我知道她担心加寿,我知道……”袁夫人送上帕子,柔声道:“宝珠还有话让我回你,宝珠说加寿离开她,她是舍不得的,但加寿是到你身边,她愿意舍得。由此,想来太子妃不情愿亲事,也是人之觉情,看着英敏殿下和太子妃,也应该有同样的母子之情。宝珠说请娘娘不必为难太子妃,她才真的不担心。”

中宫抹抹泪水,这不是放心能哭的地方,又有宝珠先送来衣裳,后面有这样的话,深意也就也来。

“让她放心,我因此为难太子妃,太子妃只会记恨加寿。我在,她不敢。不是我不信太子,而是我身为皇后,我清楚的很。告诉宝珠,太子妃的事情急不来,但我会处置妥当。再告诉她,柳家的风光,马上就不会在!”

袁夫人没有说什么劝的话,只是叮咛:“小心。”

“我晓得。”

接下来袁夫人就催:“回去吧,出来也有半天。”中宫把衣裳看了又看,恋恋不舍的放下。告诉袁夫人:“我想带走,又怕宫中不能安稳放着。放这儿吧,等你进宫去带着,再给我看看。”

袁夫人答应着,送中宫离去,再去回宝珠话。

宝珠听过,吊着的一口气松下来,沉沉睡去。

……。

袁训一举得两个儿子,消息传开,去贺喜的人很多。消息到柳家,柳至的夫人匆忙去见他:“我问过了都去了,”

这个都去,是指太子党们。柳至是和沈渭等人一年成的亲,宝珠不在京里,女眷们走动中就没有她。

柳至夫人由夫人们那里知道,陪笑问道:“你不去看看?”

柳至侧着面庞,若有所思。

“你们曾好过不是?如果不是家里闹出事,我应该去拜会她。”柳至的夫人自顾自说着,柳至只是听着。

“小爷,有信。”

小厮送张极小的纸卷儿过来,柳至夫人掩面轻笑:“爷又玩鸽子呢。”柳至摆摆手,柳至夫人出房。柳至看这种信,从来不让夫人看。

很快,他就出来,对着自己夫人发脾气:“什么袁家不袁家的,什么东西,打了我父亲,打了我兄弟,我要同他算帐,谁要去贺他,以后别再说这话!”

把门一摔,不知去了哪里。

柳至夫人在后面又愧又气:“好好的我提你一声儿,你不去就是,倒来发作我。你们不好,又不与我相干!”

------题外话------

总算转过来了,以后生孩子不先说最好,不然挺着急。

春节前送上,提前送上,挺开心。

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