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救助/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的直觉一般很灵,但直觉往往建立在自己所想所做的事情上面,却不是所有人都知道。

以柳丞相近日所做的事情上,先不说圣眷骤减,只光御史们弹劾就够他喝一壶。

但他认为是直觉。

直觉上,哪里糟了,哪里出了问题。其实有这直觉,何不检查自己的行止?

“老了,”一声叹息算暂时这里的结束,但真的是老了?也许真老了,才会轻视袁训吧。

……

“权势到一定的地步,眼里哪还有皇上呢?我告诉你,你这一回彻底的放心吧,柳家这就算眼斗栽得大了。”

过上几天,袁训才和宝珠说进宫去说的话。宝珠在坐月子,袁训当天只对她说恢复官职的喜欢话,让宝珠心宽体舒的安心养着.

话里深意不小的,是缓上一缓再对宝珠好,想她总是要跟着东想西想。

宝珠倚着枕,金银刻丝团花的枕头,骨子里还是古代的硬枕。习惯的人并不觉得硌人,还正好靠着身子。

她听到以后,果然是愁眉的。杏眼儿微转,嘟了嘴儿:“听上去柳家是不让皇上满意的,可是,也同时敲打了你呢?”

外戚都不能独大,把袁训也一起说进去。

袁训坐在床边儿上,宽背像是宝珠的屏障,一条腿横搭在床上,侧着脸儿和宝珠说这件事情。他故作轻松:“这是气话,等我再有了军功,”

宝珠屏住气凝视。

刚生产过,又肥白了一圈,在宫里出来的杏黄色绣满祈福经文的帐里,似开朵百合花。

“怎么,你不想我回去,威风八面的当个将军?”袁训伸指,挑挑宝珠的胖下巴,感觉好顺手,又捏一把。

宝珠慢吞吞:“总要回京的吧,加寿在京里呢。”

“我可是大将军,”袁训继续卖弄。

宝珠高嘟起嘴:“大个儿的将军吧,还大将军呢,不知道人家晚晚怕呀怕的,想你就睡不着。”

“姑娘大了,不想我可想谁呢?”袁训继续玩笑着。

“以后想儿子,”宝珠歪着脑袋:“你以后也得想儿子才行。我几时想的,你就要几时想着。”袁训悄悄打量着她,见宝珠颇有认真,那并不怎么说的只想丈夫在安静地面上的心思,不知何时又浮上来。

本以为自己一路高升,虽有姑母太子照应,也是尸山血海中杀出,同僚们间没的说嘴的,母亲可以面上有光的,宝珠自然也就能理解的,但现在看一看,宝珠心中仍有芥蒂。

恩爱夫妻往往一个人快活了,另一个人也就能快活。而一个人难过了,另一个人也要跟着遭殃。

宝珠又是才生下儿子的,本就捧手心里的那个,现在都快不知道捧哪里才合适。她这一噘嘴,当丈夫的怎么忍心让她难过?

脑海里再转着宝珠坐月子,宝珠不能生气,宝珠这里只能说好听,袁训把个手在心口处一抚,半俯身子带着讨好:“要说我,是你想我也想,你不想我也要想。哪能宝珠想我才想,总要随时随地,吃饭出恭都想着才好。”

“哈,吃饭和出恭也能放一处说?”宝珠就笑了,花枝没颤多久,就斜眸袁训:“以前你何等的斯文,何等的儒雅,去军中没几年,这就变得语无伦次,话也不会说。”

她娇嗔浅笑,颊边还有薄薄的嗔怪,似杏花春风中含俏,又怨春风不解意。袁训低下身子:“这样子,竟然从没有见过的…..娇态,可见我不陪着你,夫妻间少许多的欢乐,也罢,只用诰封赔你吧。”

宝珠也只是抓住机会抱怨抱怨,轻哄之下,早就柔情缱绻。

如果说宝珠在成亲前,是对袁训动情而不了解;在成亲初,又因为动情而生出戒备。那今天的宝珠,三个孩子的母亲,她深爱着丈夫,孩子们的父亲。

看着他低声下气哄自己,想到他在外面的不容易---在军中的袁训宝珠不懂,想来只是凶险。难道这一回对柳家,宝珠不是亲眼所见吗---宝珠似春水般化了,低下头不再责备他,也不肯就此放过他。

三根手指搭上袁训的衣带,系着不丢开。

小小的动作,是宝珠的深情。袁训的心,也绕指柔般浸着醉,柔和的注视着宝珠。

“看什么?胖了的。”宝珠见到,就撒个娇儿。

“好看。”

“走了模样吧?”宝珠揉自己面颊,不等照镜子,也知道圆滚滚。没有女人不爱容颜,宝珠也不能例外,幽怨幽幽地上来:“不好看了。”

“好看,像女儿的大红包,装满了钱,撑得圆了,但是没有人见到是不爱的。”袁训拿手比划:“这么圆,这么大,这么响动的,肚子里有货是不是?”

宝珠鼻子朝天,满面忽视他的取笑,还就着话刁难:“都有什么货呢,说得明白便罢,说不明白…..”

“有聪明有伶俐,”

宝珠笑盈盈。

“有淘气有捣蛋,”

宝珠把脸儿一黑,得意上来:“我可拿住你的错了吧,又聪明又伶俐又淘气又捣蛋的,哪里有这样的人,你找出来给我看看,”

扮个鬼脸儿:“难道你对着我说,看儿子陪母亲的,还抽空儿去见了你的王府姑娘?”

“王府姑娘啊,”袁训拖长嗓音,还没有说,宝珠笑着把帕子掷过来:“说好听的。”

“自从那年你抢走她的貂皮衣裳,她就不再理我。”袁训煞有介事的垂下面庞,看上去伤心模样:“都怪宝珠你太凶,看得严紧,”

宝珠笑得肩头抽动:“胡说,那是我的衣裳才对,再说,不是你从她手里抢的?”宝珠的心里甜滋滋的,坐个月子也有表凶陪着说笑,再想想以前为王府的姑娘吃过许多干醋,就更自己笑得厉害。

说说笑笑中,袁训重回军中的话题这就放下,而外面,响起一个小嗓音:“母亲!”

“加寿来了,”

宝珠喜动颜色,轻推丈夫,这会儿宝珠不无讨好:“把宝贝儿抱过来给我可好不好?”袁训往外面走,边笑:“聪明伶俐淘气又捣蛋的人儿来了一个。”

宝珠笑着,抬手来解衣裳。

玫瑰红万字流云的小袄解到一半,袁训抱着加寿,嘴里嚷道:“乖乖的女儿来了。”加寿格格笑着,背着她的大红包儿,里面鼓鼓囊囊的,装满东西。

每一回加寿回来,红包里不是糖就是点心,宝珠早就习惯,看着袁训给女儿脱鞋子,愈发觉得奶水没吸就要出来,迫不及待伸出手去接。

加寿把小眉头拧起,却只看着。

“你不肯吃了吗?”宝珠又有点儿幽怨:“母亲给你留着呢。”

加寿犹豫:“曾祖母说加寿吃了,弟弟就没有好吃的。”见母亲雪白一抹胸脯露出,加寿到底小,上前握住,笑嘻嘻:“为什么弟弟要吃加寿的?”

袁训和宝珠相对傻眼,他们只沉浸在有孩子的喜悦中,从没想过还有这样的问题出现?

宝珠机灵不是,对袁训使个眼色,你回答。

袁训不肯得罪女儿,回个眼色,你回答。

夫妻正眉眼儿上打官司,觉得这事情真是有趣,都露出笑容。加寿的疑惑已经说完,钻到母亲怀里,轻车熟路的啜住,小手抓住另一只,这就开吃。

吃完了,不肯走。倚在母亲怀里,懒洋洋的小模样,揉着母亲。刚才的问话没有得到答案,犹在追问:“弟弟不乖吧?”

不管宝珠还是袁训,都不愿意回答女儿的这个问题。在他们的心里,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一样的对待。

寿姐儿是长女,先到父母身边的,自然先得父母的疼爱,也就便的,把父母亲给霸住。这种霸占,不表示当父母的不再喜欢别的孩子,不给儿子们留出疼爱来。但也不表示让女儿问到面前,当父母的不尴尬。

加寿还不是懂事的年纪,说得凝重她并不懂,说得轻飘飘,她更不放心上。加寿让老太太提醒,而袁训宝珠让加寿的话提醒,忽然迎面对上这话,不可避免的想到,原来孩子们都要疼爱才是。

袁训并没有怪宝珠惯着加寿,他知道宝珠是怕回到边城后,不能再喂加寿,所以这会儿才偏心她。

而就袁训自己来说,他也一样的偏心加寿,心思也和宝珠一样,儿子们他是一定要带去大同养活,虽说他出京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会回京,但在不回京的几年里,父子相见,总比父女相见要容易得多。

他愿意偏心女儿,但现在却到了要和女儿明白说话的时候,哪怕她还不懂事儿。

张开手臂,袁训做出抱的姿势,对女儿小心翼翼地笑:“父亲抱着寿姐儿,你喜不喜欢?”加寿这会儿还不肯离开母亲,往母亲怀里缩缩,但伸出小脑袋:“喜欢。”

“现在有了弟弟,弟弟也要抱着,你说好不好?”

这样同小孩子说话,加寿想当然嘻嘻:“不好。”软软地就要把父亲怀抱也占住:“是加寿一个人的。”

“可加寿是姐姐,是个好姐姐?”袁训吃力费劲的解释,宝珠忍不住微笑。给她一个白眼儿,袁训笑道:“你倒不帮忙,只是笑?”

宝珠清清嗓子,一本正经也对加寿道:“母亲的怀里,以后也要一、二、三,这边是寿姐儿,这边是弟弟,同时有你们三个人。”

“为什么呢?”加寿疑惑得不行,这些不都是加寿一个人的吗?

“加寿是姐姐呀。”

加寿瞪直眼睛,懵懂得眼神都带着朦胧:“什么是姐姐?”

“最可爱最好看最能干最讨人喜欢的加寿,就叫姐姐。”宝珠觉得就要出汗,好似把命也拼了。

再看床前的袁训,嘿嘿几声,他开始幸灾乐祸。

狠瞪他一眼,宝珠同女儿都嘟着嘴儿:“就是你的点心以前分给别人吃,现在要先给小弟弟,”加寿点着脑袋这就明白,吃奶时大红包儿取下,在脚边儿上。拿起来兜底子一抽,一堆子东西倾在床上,加寿笑出了声,小手指住:“这些,全给弟弟。”

再骄傲的梗起小脖子:“叫我姐姐!”

加寿回来,是全家的宝贝。这又当上姐姐,就要去看弟弟。这几天全是老太太陪她在宫里,每天来往回来吃奶。袁夫人守着孙子,是孙子在哪里,她就在哪里。这就打发人来接加寿过去亲香。

她出去以后,袁训和宝珠相对抹汗模样,失声笑了出来。

“以后再生几个,都追着我问最疼谁,还不把我问倒了。”袁训想着以后这种场景,膝上好些个孩子,大的挤小的,小的拽大的,就看自己的两个膝盖。

他个头儿高,本就是大长腿。以前从不认为腿短,现在就生出怀疑,总觉得孩子们就要坐不下,这可怎么办?

让他说宝珠不再生吧,他是万万不肯的。先不说欠下一堆的儿女亲事债还没有还清,只想到一堆的孩子在身边吵,再烦恼也是喜欢的。

小袁将军由这件事儿上,瞬间就理解辅国公,感叹地道:“舅父真的是不容易,”龙家兄弟全是隔母的,那是更难。

望向宝珠,袁训温柔上来。袁训骨子里既有学父母亲的海誓山盟情意,又遇到宝珠只要一心一意,说起来,膝下一女两子,这就其乐融融上来,虽让女儿问话尴尬,也能回答,这里面也有宝珠一份儿功劳。

他是这样想的,宝珠也在联想。在丈夫说过舅父,宝珠面容淡淡,这是针对她的话:“难怪的,小孩子都争宠,何况是丞相呢?一个小而不懂事,一个老而不懂事,反正,都是个不懂事罢了。”

这话里有话,袁训揽住宝珠:“你安心休息,又想这些。母亲奶妈都说月子坐不好,到老了骨头疼,你不听话,到时候哭去,我可不心疼。”

“可不是,我也没功夫去想。”宝珠又想到一件事情,对着袁训不依:“苏家的亲事定日子,可不许定在这个月里,我要帮忙操办,是你的知己,我不操办可怎么行?”

“那是自然,没有我家宝珠出面,苏先怎么敢成亲?”袁训取笑着,宝珠自然是笑了,笑过,又有点儿不悦:“还有柳家,也罢,等我出了月子,才能想法子。现在呢,想想我的好女儿和好儿子…..”

“哇哇哇哇……”

加寿哭着进来。

当父母的齐齐慌了手脚:“谁惹哭的我们?”卫氏送小姑娘进来,只是要笑。加寿跺着小脚,哇啦哇啦:“弟弟不能吃我给的东西,也不对我笑,我不要当姐姐,我要当弟弟!”

袁训和宝珠哈哈大笑起来。

……

二月初一的这一天,天气回暖的迹象更重。日头从墙头屋角过来,灿灿的装饰上金色。方姨妈对着桌子上的小包袱,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半旧的缺一角桌子,最寻常的木头,做工粗糙的桌腿上还有毛边,上面经常擦拭的地方,才是光滑。

也是旧东西,才能用出这光滑。

这还是褚大在的时候,为和方明珠成亲置办的东西。

当时家具办的有限,但日常用的东西不少一件。当时方姨妈抱怨说东西不好,委屈她的女儿。但渐渐的,她才知道衣裳也好,家什也好,首要的是方便。

那身边的人呢,首要的是可靠,能让明珠靠得住。

她还敢再说褚大是个不能依靠的丈夫吗?对着桌子上银包,小小的,但里面装的银子能让母女们衣食无缺,坐地升天般成为街坊邻居眼红的一家。

“当当当,”门让敲响,方姨妈和以前大不一样,这就把愁眉放下来,热络的嚷着:“就来就来,是哪位啊?”

打开门看,一个竹箩先伸过来。隔壁娘子满面笑容:“方妈妈,新蒸的馒头,送几个给您和娘子尝尝。”

这馒头比方明珠蒸得强得多,雪白粉嫩的,上面点着红颜色,嫣红的直暖到人心中。

方姨妈笑得嘴张多大,一时半会儿的是不打算合上:“这可使不得,过年的缘故儿,面还贵着呢,又是辛苦蒸的,不能要不能要。

推上一会儿,到底收下来。把门关上以后,方姨妈的笑容如狂风暴雨瞬间来临般,冲走了。冲得干干净净,冲得毫无痕迹。

把竹箩放下,方姨妈叹气:“这又算个什么呢?”

以如今她的心思,是不会看不上白面馒头,再不好,也是白面的,人家肯送来就叫不容易。但人家肯送来,更把方姨妈刚才在想的心肠揪得紧紧,似绷紧了的纸张般,随时会裂开。

她的后悔心肠。

自从宝珠找到褚大,先是送回来几十两,说是褚大的积蓄。接下来,就按月一号,不错日子的送来褚大的俸薪。

方姨妈并不是傻子,现在也没有怀疑宝珠私瞒的心。但她还是托着邻居,什么王大棒,什么张小脚的,人托着人往兵部下最小的衙门里打听过,当兵的银子并不是按月发放。

也就是说,这是宝珠垫出来的,也可以说,这是宝珠自己的钱。她拿出来送过来,方姨妈垂下脑袋:“宝珠这个人,是多么的好喂。”

悔不该当初,

悔不该从前,

悔不该……

而邻居们的客气,也是由每月准时有人给她送银子而来。见喜而贺,人之常情。

这客气,把方姨妈压得背也直不起来。坐上一会儿没意思上来,现在又不用做活,身上懒懒的,头也晕是臂也酸,寻思着睡会儿去吧,正要站起,方明珠推门进来,抱着一大棒子东西,开心地嚷道:“今儿肉便宜,我一气割了两斤,”

方姨妈转身子对女儿笑,急了,急得欢喜,不是为今天有肉欢喜,而是想到女婿是女儿相中的,没有女婿就没有今天的肉,又和女儿相依为命过苦日子过来的,着急的欢喜,气血上冲,头上一晕,眼前一黑,往地上就倒。

“砰!”

把方明珠吓得原地不敢动弹。

才见到母亲好好的站起来,就这么一笑,就倒下去。桌子让她撞出去几步,上面的东西跟着乱响。

“娘,你怎么了!”

把东西一扔,方明珠回过神就扑上去,抱住方姨妈要哭时,见到她面容淡金,眼目紧闭,一副有出气没进气的模样。

方明珠慌了手脚,她没有照看过病人,家里也没有别的人可以使唤,这会儿清醒着给出个主意。

她放声大哭,号啕着摇晃方姨妈:“娘,娘,你不要死啊!”

都知道褚大如今有出息,在军营里当官----如果不当官,哪有人月月上门送银子---又是好些年的邻居,邻居们闻声过来,方明珠这才有了主心骨。不然她慌手慌脚的,没经过这样的事情。

送方姨妈上床。

请医生。

全是邻居们帮着在做,而方明珠坐在床边还是大哭。等医生的功夫,有个邻居好心的提醒:“大娘子,你只得一个人照看着,只怕不行。你年青,不会照顾病人,我们都有活计,不能日日相伴,你不是有得力的亲戚,生儿子的那家,请客满京里无人不知,我家二小子从那里过,说声道喜也吃上一顿好的回来,我这里帮你看顾一时,你快往他家告诉,求个主张。”

把方明珠提醒,方明珠本就乱了方寸,见母亲让掐人中掐醒,却还是口不能言,眼珠子转动都难,听到这样的指点,也不管身上是一件旧衣,拔腿就往外面跑。

她慌的车也忘记雇,跑累了就走,走累了就扶着墙,边哭边行,喘着气儿,见袁家大门在即,大哭着过去。

加寿刚回宫去,这又是大白天的,顺伯往宫门上侍候着,怕小姑娘要买东西,守门的是孔青,孔青认得方表姑娘,皱眉心想,我们家才有喜事,表姑娘又不着三不着两的跑来哭,又犯混了不是?

就拦住她:“表姑娘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孔青在这里玩个话上的小花招儿,你这哭,事情只能出在你们家。

不出在方明珠家,方明珠倒也不哭了。

站在袁家门上,见到孔青是个认识的旧人,方明珠如见亲人,把话说出来,孔青也吓了一跳,难怪她哭,心想这是件大事情。

有心把方明珠往里面让,但见她没有分寸,在人喜事里面去哭,孔青怕冲撞到袁夫人和袁训,奶奶是个善心的人,倒不会怪吧。

就想寻个人去通报。

张着眼睛看,只有万大同今天没事做,在和自己说话,他是个闲人。

“万掌柜的,里面通报一声,就说方姨太太病倒,表姑娘没主意,在门上哭呢。”

万大同一听就后背“哧溜”一声,瞪起眼睛:“你让我通报给谁!”

万大同有把子好记性,不然算帐上不是要吃亏。家里有小小爷那天,方姨太太母女上门,他记得的,知道这是老太太的亲戚,也就是奶奶的亲戚。

说起来,这是大姑奶奶的亲戚,但为什么总和老太太走动,最近和红花见面如见乌眼鸡,万大同又没像孔青打听,别的家人就更不打听,他还不知道原因。

老太太的亲戚上门,自然是呈给奶奶。奶奶坐月子呢,自然是告诉红花儿姑娘转进去。

这一长串子的,也亏得万掌柜的想得飞快。

红花,这个名字一出现,万大同就恼了:“你让我通报给谁!”

孔青无事就看他和红花的笑话,一眼看穿万大同心思,忍俊不禁。如果不是方明珠在这里,孔青要拿万大同好好的开开心。

但方明珠痛哭不止,好似方姨太太这就要西去似的,孔青没功夫和万大同开玩笑,遂笑道:“褚表姑爷现今跟着小爷,您只管去告诉小爷。”

万大同长长的松口气,孔青抓住机会,飞快地就是一句:“不是让你去见红花。”万大同狠瞪他一眼,抽身进去。

院子里探头探脑,见到丫头们或坐或站,或行或走的,独不见红花大管事的,万大同又松第二口气,到袁训面前把话说了。

很快,袁训和袁夫人出来。方明珠见到他们,更是泪眼婆娑:“我娘病得不能说话,”她旧衣烂衫,裙子上一个大补丁,袁夫人见到心疼上来。

方姨太太是寡居养女。

袁夫人是寡居养子。

也知道方姨太太以前不好,但人在病中,总有可怜之处。

袁夫人又是一个比宝珠还要好心的人,上前把方明珠抱在怀里:“我的儿,快不要哭了,凡事儿有我呢。”

方明珠乍得这样温暖的怀抱,又闻到衣裳上馨香扑鼻,又自惭形愧,又顾着母亲。双膝一软,以前不会说这样的话,但总听过戏,戏里的话涌出来。

揪住袁夫人袖子:“我大恩大德的亲家太太,求您救救我的母亲,我给您当牛做马也愿意,我……丈夫不在家,就只有母亲一个人了,”

呜呜哭得就更是凶狠。

要说袁夫人本来对方氏母女是观望的心,有一半融化在褚大那里,余下一半就融化在此时此刻。

扶方明珠起来,而袁训已吩咐:“套车备马,请小贺医生。”

袁夫人也一喜,这真是的,偏遇上病人,偏小贺医生在。小贺医生在京里是呆不住的,挂着他的病人早就要走,袁训许给他宝珠也会离京,让他同行,小贺医生是没有办法,才一直住着。

每天给宝珠开开药汤,瞄一眼孩子,新出生的孩子活泼健壮,能需要他什么,把小贺医生急得火星子乱迸的就要跳,袁训有招儿,知道他好医术,太医院里寻来几本古医书,着实的花了袁训一笔银子,就这书还只是借看,才把小贺医生安抚。

听说有病人看,小贺医生风风火火的冲出来,到门外袁夫人已上车,小贺医生不用人说,抱匹马就上去,手一挥,颇有大将军之态:“走!”

袁夫人带着方明珠同坐,指给她看,笑道:“那是个名医呢,全山西有名气,宝珠只信他,把他从山西带来,你安下心,他一去啊,你母亲就能好。”

“谢谢谢谢。”方明珠在这样柔声的抚慰下,果然安静下来,偶尔的,只泣上一两声,又把袁夫人心疼得不行。

先行的家人先到方家,两男两女,进去扫地擦桌子,放夫人和小爷的坐垫,喝茶用的杯子。邻居们看着啧啧称赞:“都说袁家怎么怎么升官,只看人家做事的心地,来得这么快,当官也应该。”

没多久,车马过来。见一个俊秀英伟的青年,目光如电,犀利间看得人喘不过气过。恭恭敬敬的向马车前,扶下一个满头银发,初看以为是老夫人,再看面容,还清秀年青,仿佛三十岁人,一位中年夫人下车。

随后,方明珠下车,也有跟的人扶着,以表姑奶奶称之。

方明珠的旧衣裳,和跟从的人相比,都是寒酸的。

邻居们看在眼里,只是想袁家不嫌弃方家,倒是难得。

袁夫人看在眼中,对儿子使个眼色,你们也太不经心。亏他家丈夫还跟着你,就穿这样的衣裳,比家里最次等的奴才也不如。

袁训陪个笑容儿,不用母亲明说,就知道意思。因扶着呢,低声道:“宝珠送银子来的,想来是没送尺头,等我回去骂她。”

“骂你才是,宝珠养着呢,你又骂她做什么,她想不到的,你要想得到才是。”袁夫人反过来把儿子骂了。

袁训点头,随后低笑:“宝珠如今是说不得的大功臣。”

“给你生儿子,姑太太都说这亲事真般配啊,”袁夫人都忍不住笑,见到孙子,中宫娘娘改口改得飞快,再不像以前那样,骂南安侯乱许亲事,也不照镜子,看看他家的门楣。

袁训都是好笑的,但是来看病人,这就笑容收起,家人围随着,把母亲送进去。看上一看,方姨太太气色不佳,但并不是方明珠哭得要死要活模样。

小贺医生诊完,道:“家里最近出了什么事情?”

袁夫人更要白眼儿子,低声又骂他:“怎么宝珠养着,我看着孙子,老太太跟着寿姐儿,可怜她老天拔地的,一天跟着往来一回,你又在家,他家里出事你也不知道?”

这是袁夫人的好心地,为来为去又为的是谁,关心褚大,还是关心在儿子身上。袁训再次陪笑。

方明珠哭道:“没有事儿啊,就今天袁家四表妹送来我丈夫的养家银子,我出去给母亲割肉去,回来她就这样。”

小贺医生年过四十,因医术高,常在宅门里走动。又因为病人至上,穷苦人也处得多。扫一眼这屋子里,房屋整齐干净,但并不富裕,点点头道:“喜事儿出来,也会这样。”

又想到什么,笑问:“您丈夫的安家银子,是几时有的?”

“去年才有,全是四表妹托人送来…..”方明珠竹筒倒豆子似的说着。

小贺医生已不用再听,止住道:“我已尽知,这就可以开药方。”开药方的还需要问家长里短,在外面围着看热闹,且看名医手段的邻居们是不懂的。

气滞不通的方子,开上一副,方明珠要来接,袁训先接过去,交给同来的蒋德。蒋德关安进京后,还是跟着他。

“劳烦蒋兄,抓了来就送来吧。”

跟宝珠进京的天豹也跟出来,但怕他不知道药铺,还是京中出来的蒋德最便利。不过拿蒋德拿小子使,小袁将军又对蒋德陪笑。

蒋德倒不放心上,反而笑道:“做好事儿的事情,允我插一脚,这是行善带着我。”正说着:“这附近我熟,我就回来。”

“慢着,”袁夫人深吸口气,想想蒋德说“行善”,袁夫人觉得这话不妥当,什么是行善,对别人无所求,那是行善。

就是别人自己回报,但无所求了,也是行善。

而今,袁家是报答褚家才是。褚大虽不算直接救过袁训一回,却也是抛下身家性命的过去。袁夫人扫扫这简陋的屋子,主意拿定,对儿子满面笑容,到底,儿子现在是当家人。

“接回去吧,不是不打紧的病,可以移动,现又有车,接进去,看病也方便,熬药也方便,指着明珠一个人又照看又熬药又有衣物饮食要料理,我们全是白看着的?他丈夫现今在你帐下,就不是亲戚,你也理当照看。”

袁训一向唯母命为遵,又能和宝珠是好夫妻,夫妻都是好心人。

说个好字,吩咐跟来的人:“按小贺医生的吩咐移动,把姨太太扶到车上去。”

方明珠睁圆了眼睛,哪里还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见到跟来的婆子去扶母亲,不知道上去帮着的好,还是先对袁夫人母子道谢的好。

最后,还是想明白要先道谢,扑通一声跪到袁夫人面前:“等母亲好了,我们就不打搅。”

袁夫人笑了:“说什么打搅不打搅,你是我媳妇的亲戚,老太太跟着长大的,老太太随我孙女儿在宫里呢,不然她也是赞成的。快起来吧,不用收拾东西,动用东西家里都有,以后啊,你丈夫跟着我儿子出兵放马,你跟姨太太就跟着我和媳妇吧。”

就是小贺医生见到,也上来恭维一句:“看到这里,我觉得京里愿意多呆几天,这里有病人不是,再来夫人的心,我看着也就不能辜负,做成了才好。”

袁夫人倒谢过他,又同他客气几句:“莽撞的把你带京里,不过我的孙子不是有你这医生在,换成别人诊视我可是不放心。”

爱好听话是人的本性,小贺医生也就舒服了。

袁家来的人并不多,但不到一刻钟,也就把方姨妈送车上。让方明珠检查灶火锁好门,一件东西也不必取,重新上车离开。

邻居们早就看得呆住,对着车尾巴私语声不断。

“哪有这样肯帮人的人家?”

“你没听到吗?褚大就是跟着他出兵放马,”

“跟着出兵放马的多了去,肯这样帮人的还是少见不是,”

“这是遇到好人家了,”

“说是亲戚以前怎么不照管?”

有一个老者抚须笑:“以前?要说以前方氏母女刚住到这里,天天门上站着招男人,这条街上有几个喜欢她们家的?自从嫁给褚大,这才好了,这是亲戚,应该就是这样褚大跟着亲戚当差吧,好事儿也好,坏事儿也好,一环全是扣着一环的,她们如今好了,人家自然也就好了,”

另一个汉子路过,笑了:“你们只顾着说,倒是去问问,袁家以前不在京里才是?”

“是吗?”无数八卦的眸光转过来。

“袁家的姑娘,在宫里养着,是过年前出来的事情,袁家紧接着才进京,人家不在京里,可怎么照看?”

众人这才释然,倒是还想再说上几句,但有人叫出来:“婆婆,饽饽发好了,你回来蒸吧……”

“哎哟,我还做着饭呢,”先跑回去一个,随后的也就散了。

但闲下来时,还是要津津乐道袁家的这些事儿,真是好心人不是?

……

宝珠虽房中不出来,有人早回来,丫头们回进去话,也是欢喜的。在袁夫人等人回来以前,先让房屋打扫好,库房里取新被褥出来,又睡多了睡不着,家中房子又是烂熟于心,阁几窗户在哪里都知道,方姨妈让抬进家门时,宝珠已经在筹划茶碗摆设。

又打发红花去谢袁夫人,袁夫人笑说这很不必,又说老太太在宫里,明儿还要回来就不回话,文章侯府,倒是让人去知会。

“是这个道理,说到底,正经的是大姑奶奶的亲戚。”袁夫人在京里,就这样称呼掌珠。正经的,方氏母女都不是老太太的亲戚。

掌珠知道后,总有抱怨的,说宝珠烂好人,烂好心,帮这样一家子人。管家总是忙的,就说第二天过来。

……

城外溪水横斜,早知春意。数点梅花开得晚,独自遥开。龙五在水边诵道:“……寂静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有人和出来一句,嗓音清越,似雏凤之声。他笑问:“是龙公子怀战?”

随着声音,一个少年走出来。

他就一个人,来得似潇潇洒洒,不惧天地之间万事万物。虽然是头一回见面,却显得洒脱。

他来的地方,几点新绿在枝头。

这是春天,到处都生绿芽头。想找个没有绿意的地方,全是蛮难。

绿意喜人,生机无限。少年的面容,愈发熠熠生辉。像是一块枯木头,上面生出木耳什么的,也很生辉吧。

更何况,少年眉若春山,眸如秋水,直条条鼻子如琼玉雕成一般,嫣红的一张嘴唇,是个极女相的面貌。

娇女出于春意中,龙五公子不震撼也震撼了。当然,震撼的还有一点,就是他居然这么年青。

“是仪殿下吗?”

少年轻笑,满面不知愁模样:“故人远来,恕我相见来迟。”走得近了,他的一双眼眸更似能夺魂魄般,神采满满。

他身着一件流云花纹象牙白色春裳,衣裳虽做工锦绣,但看上去不像衣裳衬着他,是他衬着衣裳才对。

这位贵公子,通过学里的知己介绍,而一直书信交往,他的信里有无数的抱负不得施展,他的抱负里有无数济世救民的胸怀,他的胸怀…..

他是福王殿下的第七子,空有胸怀,他不是太子。

太子殿下已有三十出去,萧仪七殿下生得还要晚,在太妃去世好些年才有他,还是少年。

“知道你过来,日日期盼。”少年微笑。

龙五含笑:“殿下,思君终见君子,是我之幸也。”

萧仪携起龙五的手,在林间大笑,笑声似能夺梅香:“走走,我先带你逛逛去,野趣儿还是边城好,但你来了,把我心爱的地方,指给你看上一回,也许助你春闱兴致,也说不定。”

他久候的山西消息,终于来到了。

------题外话------

亲们新年快乐,吃好喝好,不要忘记投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