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加寿争宠/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孩子满月的前一天,袁训从外面回来,径直去看宝珠。门帘自揭进来的,小袁将军搓着手,满面坏笑:“宝珠,明儿就三十天了吧?”

他们分房而睡的日子,这就可以结束。

宝珠没听出丈夫调笑的话意,站在铜镜前的她,听到自己丈夫进来,更加的懊恼。“不许你进来,快点儿出去,”

袁训一听很奇怪,走到里面的门外,见真是有趣,这里总不怎么用的帘子也放下来。

猩红色绣五福的夹帘子直垂着,好似一道银河挡面前。

“你我就是牛郎织女,也到鹊桥会的日子,你放帘子又为什么?”

他们住的房三间打开,一边是睡房,一边是袁训看书的地方,从成亲那天起,就很少放下两个侧门的门帘子。

又要去揭这个门帘,宝珠在里面又羞又愤:“赶紧的出去,我没换好衣裳,不许你进来。”嗓音里都带上哭腔。

袁训是赶紧的……进去,慌了手脚:“谁敢给你气受,让你躲起来哭?”见房中宝珠对着镜子轻泣,在她的手边高几上,摆着一堆的衣服。

“呜呜,我不让你进来,你一定要进来,你都看见了吧,你看让你看个够,”

袁训摸不着头脑,把宝珠抱到怀里追问原因:“出了什么事情?是女儿又不肯吃你的奶水?”宝珠拿拳头捶他,本来是假意儿的装哭,从他进来,就恼羞成怒,真的泪珠滚滚:“你明知道的,你偏装不知道,你进来看不就是为了气我,我不理你了,明天晚上不许你回来睡,”

袁训喃喃:“看起来像是我得罪的你,可是我几时得罪过你,我除去办事情,就在家里陪你看儿子接女儿,多一步路也没有出去过,难道是我不出去,在家守着你,让你见到就不开心?”

“呜呜…。明天我怎么办?”宝珠又哭出来新的一句。

袁训福至心灵般的想到一个原因,对着小山似的衣裳看看,道:“是没给你做新衣裳?也是的,宝珠要满月了,没有新衣裳明天没办法见人。”

“不是新衣裳,是衣裳…。”宝珠哭得就更伤心。哭着哭着,想到原因是对他说过的,他现在乱猜,要么是有意的取笑,要么就是不放心上,早把那个原因给忘记。宝珠在袁训肩头上蹭来蹭去,把泪水全蹭他衣上,哭道:“你取笑人。”

孩子气的举动,让袁训失笑:“我说你女儿怎么天生就会这一手,果然是你的家传。”把宝珠扶去坐好,扳住她的面庞,取出帕子细细给她擦泪水,好声好气地再问:“到底是怎么了,你别让我闷在葫芦里行不行?”

宝珠在他恳切的面容上打量好几回,才又往他怀里一投,哭道:“真的胖了。”这一回是真的很胖很胖:“比有加寿的时候更加的胖。”

外面等使唤的丫头,见到小爷兴冲冲进去,都暗笑必然是和奶奶有一腔的话要说,就听到里面放声大笑出来。

“哈哈哈哈……。”

然后奔跑声,东撞西撞的动静出来。

丫头们不是红花和卫氏,是经过袁训和宝珠玩耍的,就都浮起狐疑,不知道里面怎么了?

耳房里,袁训又坐到梁头上面,对着下面大笑:“我当怎么了,不就是你胖了,你早就胖的,而且胖的别人不能比,哈哈,这也值得哭吗?”

宝珠叉着腰在下面气势汹汹,脸上挂着泪珠,怒道:“你再说,我就知道你是存心进来笑话我的,不许你说!”

拖个椅子坐下,宝珠守在下面:“我看你一天都不下来不成?你敢下来我就不客气了。”把个拳头晃上几晃,对着袁训把脸儿一黑。

“你这样子,哈哈,好贤淑的人儿。”袁训倚坐梁头乐不可支。

宝珠想想也要笑,对袁训道:“知道大姐那天来说我什么,说我是好气的人儿,”宝珠笑眯眯:“你下来我不打你,我和气着呢。”

袁训皱皱鼻子,这是一个鬼脸儿:“你当我会信你?”

“我只罚你说一百遍对不住,就放你过去。”宝珠乐着去找纸笔:“说一遍写一遍,探花郎都说字儿好,大前年撇得我和加寿独自儿过,母亲和祖母也还没有来,欠我的拜年钱,欠我的春联对子,欠我的好听话儿,欠我的……”

不大会儿,纸也找来,笔也找来,更把水盂砚台都取来,兴致勃勃拿椅子当书几,在上面研起墨来。嘴里还嘀咕:“白纸黑字的给我写欠条,以后只索慢慢的还就是。”

袁训在上面瞠目结舌模样,腿勾牢梁头,往下探身子:“你还真是和气啊。”

“怕了宝珠了吧?怕了宝珠你就讨个饶吧,”宝珠追赶出来一身汗,做月子睡出来的懒怠消失好多,又玩上来,在下面乐颠颠,见水不足,又加些进去。

袁训好笑:“你玩欠条玩上瘾了,还敢要我写欠条?”

“说起来欠条呢,我有好些话要对你说,”宝珠抿唇一笑,面庞肥白白的只想让人咬上一口。袁训就一跳下来,不偏不倚落到宝珠后面,把宝珠吓了一跳,袁训低头看墨汁:“这些我几时才写得完?”

宝珠笑盈盈只顾着研:“所以这是罚你,写不完的,明儿接着写。”

袁训陪她研上一会儿,并不写字,把宝珠搂起来:“进来是和你说话,偏偏你胖了瘦了的闹腾,走吧,也陪你玩了,该去说正经话了。”

丫头们在窗外听着里面没有了动静,大家松口气,像是争吵结束。大家看花逗雀子,同时静候着里面随时会叫。

……

“就是胖了的,正伤心明天好些人来,沈将军夫人,连将军夫人都过来,肯定会说我胖,以后不敢出门,所以难过,你就那时候一定要进来,不和你闹,难道和宝珠自己闹吗?”

倚在袁训怀里,宝珠同他叽叽哝哝,坚持:“生过加寿就是没这么胖。”

袁训一语揭破:“那时我不在家,你没处抱怨才是?”说得宝珠又黑了脸儿:“算你说得有理吧,但你也得有句话儿吧,不要气人的话。”

袁训露出苦恼神色:“不就是让我发个誓吗?”

宝珠黑眸盯着他。

“不见王府的姑娘可好?”

宝珠嫣然笑了,在袁训手上轻拍一下:“好。”心满意足地往袁训怀里偎偎,耳边又传来丈夫的取笑声:“都说开来,你说的那姑娘,只怕是我没见过的,这干醋还吃它作什么?”

宝珠也知道自己无聊,不过有时候吃醋撒个娇儿,像是挺好。眯着眼睛笑:“那就不说她,来说说你要说的正经话。”

“明儿满月,我去请了太子殿下,还请太子府中我以前的同僚。”

宝珠会意。

姑母是再出不来的,皇后娘娘一举一动都有人猜测,她再往袁家来一回,指不定又引出什么非议来。

非议未必到姑母那里,全在袁家这里担着。

姑母一定是想来看的,但不出来,也是一种体贴。她不出宫来过孙子的满月,太子殿下是一定会来的。

“瑞庆殿下明天也来,加寿就更不用说。”袁训神色三分认真起来:“才刚去定下十个酒楼,就这不知道够不够。”

听起来,像是满京里的官员明天都会过来。

宝珠轻咬嘴唇:“和你说件事儿。”

“嗯。”袁训转转面庞。

“你说沈将军夫人她们,和哪一个说话更可靠些?”

袁训一哂:“你问我,我又问谁?”疑心忽然上来:“你想对她们说什么?”他眸光似流星飞至,迅如闪电一般。

宝珠嘀咕:“你怎么就想得这么快呢?”

“是你话里有古怪,不是一般的事情,你会个女眷,还用对我说?”

宝珠轻笑一笑:“没有古怪,是苏大人的亲事,我说过我帮着母亲操办,那天我们全家都在他新赏的宅子里,我想见见柳大人的夫人。”

“见她作什么?”袁训伸出手抚摸宝珠发丝,轻轻的搔着,而宝珠舒服的嗯了嗯。

“我让她帮我约柳老丞相,我要见他。”

袁训的手停下来,并没有就问宝珠目的,而是想上一想。宝珠轻推他:“不用想了,我去见他最合适。”

扳着手指头:“我手里还有柳家一半的欠条,不用你告诉我,我也知道用这些,还能扳倒他家几个官儿,但是,这要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眸子忽闪一下,宝珠柔柔地道:“你又说皇上亲口说的,外戚不可以独大,横竖的,皇上已经这样想,我不想再落井下石,有皇上做主,当然皇上不是单为我们家做主,不过他是这样的想,就已经柳家的不幸,借这个机会,和柳家和解吧。”

袁训又绕起宝珠乱发来,轻声道:“我们和解不了,太子妃一天不喜欢加寿,我和柳至就一天不是朋友,和柳家也要多加防备。”

“和解,与防备他是两回事。而且看你乱说,你和柳至还是朋友,只不是知己就是。和你成亲也好些年,你是念旧的人,不然怎么会抛下京官不做回山西,还不是为了报答舅父。”宝珠悠悠:“我一直没多问你和柳大人,就是想着有什么,也许你们不好,是另有原因。”

袁训微笑:“聪明,是另有原因。但就是没有那原因,还是我才刚说的话,太子妃一天不改变心思,我和柳至一天好不了。”

“太子妃?”宝珠斩钉截铁:“我相信姑母,如今我百般的信她,她接加寿的心思不是忽然就有,应该是我有了加寿以后,姑母就想这样。想明白这一点儿,我现在倒不担心太子妃。我只担心,”

冲袁训一笑:“我只担心我们能不能把儿子带走?”

语气中,已经想离开的意思:“想家里院子种的菜,绿绿的肥肥的,”

“跟宝珠似的,”

宝珠白眼儿他,接着说下去:“中午想吃,就去现采。我要是京里长住着,就在家里开一片地,让人种菜去。就是不吃,看着也是喜欢的。”

“嗯。”袁训的手把宝珠握得稍紧些。

“在我们离开以前,把这事情赶紧办了,也能对加寿多放一份儿。”宝珠唏嘘。

她的面上,似还有刚才的泪痕,又带着对孩子们的顶顶认真。出于真挚,让袁训无端的感动一下。

他也暗问自己,为什么要感动?宝珠是自己的妻子,是孩子们的母亲。她在做她应该做的事情,为什么还能又一回打动自己的心?

这是应该做的事情。

……

柳至的夫人在家里,瞄瞄房外,是有点儿为难的。

袁家生孩子,柳至就不去,袁家孩子满月,柳至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去,还是不去?

她没有去问公婆,她的婆婆是个老实人,凡事都听公公的。她的公公…。凡事都听丞相的。

年青人一分为二,一部分认为丞相凡事都是对的,带头的全成了废人,睡在那里据说用药得当,可以起来走动,成亲生子皆不是问题,但手脚无力,这是没办法接续。

还有一部分,就是爱存着疑心,对柳丞相一直持以看看再说的心思,在柳明等人睡倒以后,他们更有理由认为丞相不对。

柳夫人就是这后面的一类人。

但不管她看得再怎么清醒,她只是个女眷,还是当媳妇的。她不是宝珠,上面的婆婆并不拘束,宝珠想做的,和袁训商议好,就可以随心所欲。

当她再一次听到陪嫁的人回话:“太子殿下已到袁家,”柳夫人站起来往外面走。丞相她是不打算问的,她想去问问柳老夫人,女眷们都心软,也许她愿意去也说不定。

哪怕以柳家最和袁训不熟悉的人的名义,去送份儿东西呢。和袁训最不熟悉的人,也就和他没有太多的纠纷。

春光暖融融,走在下面,哪怕心情最不好的人,也愉快几分。在柳老夫人的正房门外,见没有丫头,只有一地暖阳,柳至夫人疑惑,难道不在家里吗?

也难怪,最近经常的去看太子妃,解她的寂寞,还要劝解她。柳至的夫人带着失望,就要离开的时候,窗户里面出来低低的嗡嗡声,是有人在说话。

她虽然不是有心的偷听,只为了想听听里面是谁,还是把耳朵贴上窗户。

“这东西无色无味,只要混一点儿酒水里,就能要了性命。”

里面传出来的一句话,把柳至夫人先吓得一惊。等到她回味自己听到的意思是个十足的*时,已经听在耳朵里。

恐惧沿着她的发梢直到指尖,这里面可是老夫人的正房,这是谁这么大胆?

又一句话传出来,带着年老:“这么一小瓶子,怕不是要死几十个?”柳至的夫人肩头抖动起来,她听出来这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柳老夫人本人。

她们打算害谁?

袁家立即跳出在柳至夫人脑海中,她往后退着,再退着,还算能把得住,直退到台阶下面,见左右没有人,想也不想,茫然的飞快往家里就走。

这一路上,走得急匆匆忙碌碌。进门撞见她的丫头,见她哆嗦着,不由得惊叫:“出了什么事,天呐!”

柳至的夫人这才上气不接下气的意识出来,扶上丫头,嗓音颤抖:“扶我回房,快点儿,我病了。”

血色全无的她,也真的是有点儿生病模样,手按住丫头手,眼睛对着地上,正想赶快回房去平复心情,就听到有人笑吟吟:“嫂嫂,我来看你。”

抬头一看,见一个少年妇人,生得鹅蛋脸儿,五官似画上去一般精致,正是沈渭的妻子。

“弟妹!”柳至的夫人扑上去抱住她,为什么要这样的热烈,她已经乱了心思,抱住后,就急急地问:“你不往袁家去吗?你倒往我这里来?”

小沈夫人也吓了一跳,招呼着家人把柳至夫人往房里送,又问她要不要医生。柳至夫人摆着手说不必,这个时候,冷静才上来,抱住迎枕,好似身前多个挡头,气色慢慢定下来。

她本来不笨,这时候才想到听得不真不实。

只说药他性命,也许人家说耗子药是不是?柳至夫人暗中念了声佛,祈祷说的正是耗子药,心才算归位。

也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为掩饰拂了把乱发,柳至夫人对小沈夫人陪笑:“你来看我?”

小沈夫人也是个伶俐的,见她明明是见到妖魔鬼怪的神色,但万幸的她又稳回来,不说就不说的,先说自己的最要紧。

“我要说的话呢,也许你听过心情反而好了,也许你听过心情反而更差。”小沈夫人先卖个关子。

柳至夫人挤出笑容。

“今天袁家儿子满月,你知不知道?”

柳至夫人没来由的一喜:“你是约我同去的吗?”

小沈夫人啊上一声:“你愿意去?”现在换成她受到惊吓。她同时明白柳至夫人是愿意去的时候,柳至夫人也同时明白女眷们是愿意约她的。

小沈夫人苦恼地道:“我和连夫人尚夫人我们背后说了说,我们是愿意来约你的,但是,怕你不去,就没有来。”

“你们若是来约我了,为什么我不去?”柳至夫人半带埋怨:“反要怪我可是不对?”

“这不是我们自作主张,是我在家里问过公婆,连夫人他们也问过公婆,都说我们自己去就行。让我告诉你吧,袁家今天可好玩儿了,加寿,就是进宫的那个,正在和弟弟吃醋,我去的时候,她扯着瑞庆公主,让她说她的弟弟都不好,公主不肯说,她又去让英敏殿下说,可把我乐得不行,”

柳至夫人嘟起嘴:“还真热闹,不过,我没看到,你是来气我的吗?”面颊上血色,这就回来几分。

“不是我要气你,是看你刚才进来鬼赶脚似的,先说个笑话让你喜欢喜欢,”小沈夫人本是好意,但说过以后,柳至夫人立即就是一个寒噤。

“别说了,说别的。”柳至夫人抚胸口,还有余悸。

小沈夫人这就不说,道:“好吧,听我告诉你别的。”她满面笑容:“袁家嫂夫人托我过来,问苏大人成亲,嫂嫂和柳大人可去不去?”

柳至夫人眸子亮了亮,推敲一下,这是好意才是。“去,怎么不去?”柳至夫人小心翼翼:“从她进京,我就算没有正式见过她,苏大人成亲那天,你带着我,让我去见见她吧。”

小沈夫人也是个年青的,在这里就叹口气:“唉,男人们不好也就便罢,你们两个可不能不好才是。”

颦起眉头:“从事情出来,我一个,连夫人一个,尚夫人一个,还有别的人,我们都为你们着急。本想来见你,但你又不当丞相的家。本想去见她,但她就要生孩子,这不是还早产了不是,幸好孩子好好的,不然这怨气可就结得更大。”

柳至夫人垂下头。

“现在好了,她托我来说合,”小沈夫人抿抿唇:“不过只说合你们两个,你们家丞相,我可不管,她也不答应。”

“是。”柳至夫人微笑:“谁要管他们呢,他们自己难道不会管自己?”关切上来:“她就让说这个?”

“她要见丞相,问嫂嫂能不能给牵个线。”

柳至夫人心神没有完全回来,听到这话也是一转:“袁大人不知道这事情吗?”

“看样子是不知道,我没有问,是以你也别告诉柳伯伯,我看她胸有成竹的,像是有什么要给丞相看。”小沈夫人缩了缩脖子,兴头上来:“看她和你就要好,我这心里不知道多开心。以这样的心地,见丞相也未必是说不好的话吧?”

柳至夫人思忖半天,才答应下来。小沈夫人说袁家正好玩,她就走了,带来的有宝珠送的东西,柳至的夫人又回了两样,送她出房。

再回来,坐下来心潮奔腾。这主动和解的心,怎么又让袁家占了先呢?自己倒是一直想着,而没有去?

又想到正房里听到的话,柳至夫人长长呼气,盼着这事情早和解了吧?

……

鞭炮声传到方姨妈耳朵里,她已经能坐起来,也能下地走,就是难为情。发病的时候是难为情以后见女婿,现在难为情是怕见到袁家的人。

只喊女儿:“明珠,你是不是往前面去帮忙,也免得白吃茶饭?”

方明珠面庞反而一亮,她快乐了。“我早就想去帮忙,可又怕说我不中用,还要守着母亲,我就没有去。母亲要是自己能行,我就去帮着扫个地也行。”

“去吧。”方姨妈笑着打发方明珠走,自己慢慢的下床。试了试,走路没有妨碍,先把这房里打量一圈。

清一色描金的柜子,这间房因为没怎么住过人,家什一半以上是新的。方姨妈向着椅子坐上,想着以前的事情。

外面的热闹,凑上她的沉思,带给方姨妈奇怪的想法,像是她一直生活在这样的院子里,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

这就叫好了伤疤就忘记痛吧?

方姨妈微微笑着,面庞上少了很多的算计,人也跟着慈和起来。人的面相,不就是自己的内心吗?

放下负担似的动动手臂,内心羡慕起热闹来,就要往窗户上去趴着看。

“殿下,这边请。”

耳边传来这一句,把方姨妈吓得往里就躲。殿下?她想起来。恍惚地听到送饭菜的丫头们说话,说今天来的是太子殿下。

方姨妈招架不住,赶快回床上还是睡下来的好。

院子里,太子在往外面走,袁训在后面送他。“真的不用几杯酒再走?”袁训不死心的问。

“不用了,我能来一趟,都是抽的空闲。”太子踩在散开的炮纸上,见碎金片银满地欣喜,不平上来。

“我回去可是处处奏折,声声诉苦。春耕都哭穷,要银子要粮食,我没有心情喝酒。”太子板起脸,颇有头疼之态。

袁训窃笑,那您还往这里来?姑母对孩子的重视有几分,小袁将军就有几分把握把宝珠母子弄出京。

太子还是看到,不用想就猜到表弟心思:“想来就来,想走你就走是吗?你当你是谁!”太子把脸绷得紧紧的:“你给我老实呆着吧,等到母后把孩子看到不想再看……你也知道这不可能,要走可以,你们夫妻自己走吧!”

一拂袖子,太子出门。袁训跟后面欠身子相送,等到太子离开,他直起身子,自言自语:“就知道来了不好离开,但为女儿也得回来。”又手上一拍:“宝珠她是自投罗网,这个小呆子。”

客人一拨一拨的来,想不了许多,袁训自去招待。

到下午的时候,来了一位袁训没想到的客人。

孔青来通报:“梁晋梁大人来贺。”袁训和座中的人互相看看,钟大老爷使个眼色:“去看看他说什么?”

钟大老爷没有说请进来,而是说什么,是来的这位不是别人,是公开声色和袁训有仇的那一位。

吏部尚书梁大人的亲弟弟。

袁训没经过科举出仕以前,就摘下吏部不少官印,后来当官受到梁大人不少刁难。他要不是太子党,换成别的没有根基的人,早就让欺负到没官做。

这一次和柳家不和,梁大人也说过好些风凉话,虽然梁大人的另一个兄弟之子是太子党,但袁训对梁家也一直提防。

自从加寿进宫以后,小袁提防的人加上好些。以前他不在乎,他不放在眼里的,哪怕再看小袁不顺眼,也离小袁八丈远的人,全都加在黑名单上。

梁家,算写在前面的。

梁家来人,这就出乎意料。袁训依言出去接他,脑子里可能有酒的缘故,晕晕乎乎不能明白他的来意。

见客人已经让到小客厅上面,袁训走进去堆出笑脸,说过几声恭喜的话,梁大人就道:“实不相瞒,我来是有事相求,这里说话方便吗?”

前后光走家人就川流不息,还有外面送菜进来的,乱成一团。

袁训往外面笑了笑:“乱是不是?乱反而说话是方便的。”拍拍脑袋,想了起来,面上生出恍然。

原来你是为她来的?

而梁大人也同时在道:“袁大人,想来你已经猜到我的来意。”

袁训见客的笑容足的收起来一半,淡淡地道:“您来晚了,太子殿下早就回府。”

“我不是找殿下,我就是来找大人您帮忙。”梁大人开门见山:“去年新晋妃位的丽妃娘娘,是我的内亲,是我夫人的侄女儿。上个月,降为敬嫔。”

对着他黯淡的面容,袁训毫不掩饰自己的好笑:“都知道我女儿养在宫里,但宫里说得上话,我办不到。”

“我家舅爷本来是想亲自来,但他和你没见过面,怕登门冒昧。没办法,我代他走这一趟,小袁将军,你来看看,这几样礼物,是他办的,余下的才是我的。”

袁训在几件古玩上面扫过,心里就有了一个数目。但数目再高,又能怎么样,袁训心想你是在和我的姑姑争宠,姑姑不容你,我也不会帮你?

他心里其实早有主意。

姑母一般是容一些人的,不然六宫无人,当皇后的也算失德,以前是怎么让丽妃上去的呢?

“我家舅爷是在工部里当差,河工上辛苦,没日没夜,不到四十的人,去年回京,把我吓一跳,熬得像个老头子。”

小袁将军自然是个英俊的容貌,而梁大人也不差,是个保养得当,手中扳指,袖子里揣鼻烟壶的人。

“我有四个舅爷,自从敬嫔娘娘进宫,就感圣恩,政事上宁可苦自己不敢苦别人。要是不辛苦,我也不敢来找你。我知道你是太子府上得力的人,比苏先大人去得晚,却最得太子重用。没有柳至大人是名门,却胜过名门世家子弟。”

袁训忍不住一笑,让他恭维得很舒服。

“京里当差你不含糊,打仗你也不含糊。帮帮忙吧,娘娘面前探个口风,帮着说几句好话,如何?再有重礼谢你。”梁晋盯着袁训的表情,揣摩着他的心思。

袁训在珠宝上再扫几眼,有点儿松动:“不是我不帮你,我是外臣,怎么能到娘娘面前探口风?你要是让我去探敌将的口风,都容易些。”

“你家老夫人老太太你家夫人,总是在娘娘面前常请安的?”梁晋早有准备。

袁训斜眼他:“你倒厉害,能我全家都指使得团团转。”他这个眼光十分的不尊重,对着熟的人是没有什么,对方不会见怪,但对着一直有嫌隙的梁家人,就不妥当。

但梁晋并不恼,反而借这个眼光,往袁训身边凑了凑,亲热起来:“举荐有功,小袁你想想,不是让你贪赃枉法,不是让你推举奸臣。你不信,打听去,我拍胸脯保证,敬嫔娘娘家里不出无用之人,有用的人,皇上也要用人不是?”

没想到梁家还能出来官油子?袁训抱着手臂听完梁晋说话,心里就冒出来这一句。

“哦……”长长的拖着嗓音,梁晋再凑近些,小声道:“我兄长那里,我去说,保你下次升官职,他不再拦着。”

袁训一愣,随即正色,放下手臂,恢复正经,但是倒没带出和梁晋即刻生分的神色,也凑近梁晋耳朵,低声道:“不长眼的,你看看我是谁?我有军功我升官,谁拦也没有用,谁要你帮!”

梁晋讪讪,以为袁训不肯帮忙时,袁训道:“我帮你说说看,说不成你别怪我。”梁晋大喜,对着袁训感谢三两句:“你也知道,才升上妃位没一年就下去,宫里的日子不好过,咦?”

他收住话,收起面上刚才的随和,官油子立即板起脸,冷淡地道:“你帮我,却不让我帮,你这是瞧不起我?”

眸子一翻:“再或者瞧不起我全家?”从头到脚,都凛然起来。

袁训鼻子里哼一声:“京里的世家子全是你这德性,几十岁了,长我一辈,你也是改不过来。平白收人情,却放不出去人情,你这就不服气了。好吧,我还真有个忙要你帮?”

“你说。”梁晋面色又好看些。

“是你说的,你的长兄尚书大人那里你说得上话,”话才到这里,梁晋兴奋的打断袁训:“我就知道,你还是要我帮忙的,我是没拿得出手的,我也不来找你。”

袁训鄙夷:“听我说完,你再说话。”说得梁晋闭上嘴,袁训清清嗓子,很是认真的道:“帮我告诉他,去他奶奶的!”不管升什么官你都拦着。

有一会儿,梁晋站在原地傻眼。袁训对着他,寸步不让的对看着。

“吸溜”一声凉气入肚,梁晋会动了。“好好,你小子!好好,你当面儿骂我,我兄长的奶奶,也是我的奶奶,你你,”

袁训无辜的摊开手:“此时此刻,我要你帮的忙,就这一句。以后估计找你的事情还有,但你现在就要人情,你爱说不说,要说就这一句。”

然后把手往前引引,重新笑容满面:“既然来了,请厅上用酒。”梁晋怔着原地还是不动,袁训疑惑地道:“你不会恼得酒也不喝吧?”

“我喝,我为什么不喝!你小袁,我听说过你不是好惹的名声,你怎么这么刁钻!”梁晋皱眉扭脚似的随袁训到厅上,阮梁明把袁训拉开来:“你打他了?”

袁训忍住笑:“没有,就骂了一句。”

“我说呢,你看他坐下来就死灌酒,跟心疼送多了银子似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袁训让阮梁明帮着招待,兴冲冲往后面来。

……

宝珠没有陪女眷,正在劝女儿。加寿摇晃着脑袋上五根朝天辫子,正对着母亲不依:“那小床是我的,我要搬走。”

说上一句,就拿脑袋去顶母亲,朝天辫子居然不散,可见公主手艺不错。

袁训进来就看到这一幕,莫明奇妙:“宝贝儿,母亲惹你生气了?”

加寿噘着个嘴到父亲身边,抱住他面颊继续告状:“弟弟睡的是我的床,还吃了母亲的奶!”宝珠格格轻笑,幸灾乐祸对着丈夫。

袁训忽然就满嘴苦水:“我一进来就摊上这句话?”加寿梗着脖子:“是我的,是我的,是加寿的!”

“宝贝儿,要听父亲的话才好。”

袁训白眼宝珠:“别添油加醋行不行?”宝珠忍住笑,点头:“好,我不说话了。”把嘴紧紧的抿起来,但是对女儿使着眼色,让她去找父亲。

袁训试图对加寿解释:“你的小床在山西,那床是给弟弟现打的,”加寿立即反问:“为什么没有加寿的?”

“哈哈,”宝珠大笑两声,就赶快再闭紧嘴。

加寿把个脑袋上辫子摇得更起劲儿,袁训就看到眼睛下面一片红色,伴的是女儿的小嗓音:“把加寿的床还给我,我要带走,把喝加寿的奶吐出来,”

袁训也哈哈大笑了:“吃进去的可怎么吐出来?”他进来是打算和宝珠说话,不是来和女儿争论,袁训笑嘻嘻:“宝贝儿,你没问瑞庆姑姑是怎么说的?”

宝珠挑眉头,你可真是找个好人转移她视线。

加寿严肃的绷着小脸儿:“姑姑说闹母亲,闹父亲,把吃了加寿的,用了加寿的,全还给加寿。”

袁训也挑眉头,知道这条路指错。再嘻嘻:“好宝贝,去找祖母,让祖母还。”加寿气呼呼晃着一脑袋辫子出去,去讨要让弟弟偷吃偷用的东西。

在外面等着的瑞庆殿下和英敏殿下跳出来:“哈,要回来没有?”瑞庆殿下一会儿不出个调皮招数,就浑身不舒服。

英敏殿下跟着凑热闹,看加寿怎么要回弟弟偷吃的奶水。

加寿得意:“去找祖母要。”

房里门帘内,袁训让宝珠放下心:“真的走了。”又怪宝珠:“你喂儿子,怎不背着女儿?”宝珠手抚胸口大喘气儿,活似受到很多惊吓:“我是背着她的,就是忘记背着公主。”

袁训干瞪眼:“那你还怪谁呢?要背就一起背着。”

宝珠也瞪他一眼,随即都笑起来。

“不是女儿缠着我,我就要出门招待客人,你怎么反倒进来?”宝珠笑他。袁训神采飞扬:“宝珠,你有个担心,这就可以解开。”

宝珠奇怪:“什么担心?”又道:“是说柳家是吗?小沈将军夫人是个热心的人,听我说完,等不到明天,刚才就去跑了一趟,柳夫人给儿子做了两件小衣裳,一模一样的,可见心里是想着的,柳家没有可担心的,我想好怎么对他说。”

“那有劳夫人,不过,我说的不是柳家。”袁训微微笑。

“那我可就猜不到。”

袁训把梁晋来说的话告诉宝珠,神采奕奕:“他的话把我提醒。如今宫里的嫔妃,很少近君颜,但也有进妃位的,为的是什么,是安抚她们的家人。宝珠你这就不用担心外戚不能独大,我为什么要独大,我只要带着儿子守着加寿就行,兢兢业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谁也不能动寿姐儿半分。”

宝珠心头一松,喜滋滋儿的透着感激,就取笑道:“仔细姑母听到,你可是抢了她的功。”袁训目光明亮的注视过来,含笑道:“还有宝珠的功劳,太子走的时候,让明天想见见袁二爷。”宝珠愕然,而后嘴角儿微微一勾,轻轻地笑了:“我也有功劳吗?”

“殿下想知道山西的事情,”袁训只这样解释一句,就抱住宝珠,夫妻心头都轻松,不再让皇帝的话给压抑住,亲上一亲,携手往外面去待客。

女眷们坐的客厅上,加寿正在胡闹:“小弟弟的衣裳,吃的,玩的,全是我的。”宝珠无奈走上去,对着旁边窃笑的瑞庆殿下没好气。

怎么竟教她这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